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在西藏开矿的故事

 
有着“世界屋脊”之称的雪域大地,虽然蕴藏着极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但是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加上本身所具有的独特文化和所面临的特殊现实,开采矿藏必须慎之又慎,绝不能无序开发,否则后患无穷。我在拉萨听到不少开矿的故事,从中可以看出开发与资源、开发与生态、开发与民生之间日益显著的矛盾和危机。
 
一位曾在墨竹工卡县甲玛乡的矿区工作过的藏人告诉我,仅仅这一个乡就有六个矿区。由于在开采过程中,有的矿区没有处理好污水系统,有的矿区甚至就没有设置污水处理,导致含有化学药物的污水横流,使得附近几个村庄不但人和牲畜不能饮用水,连田地里的青稞也收成锐减,牧场上的牧草也含有毒素。
 
一位正在内地读大学的藏人学生,去年利用暑假考察了藏北草原上的某个矿区,亲眼目睹矿区周围被挖得乱七八糟,附近牧民不但要给矿区提供牦牛和马运送物质,还让自己的女儿跟来自内地的矿工睡觉,原因就是生活贫困,只要给钱,什么都愿意做。而乡和村的干部为了自己的利益,不但争先开车运输沙子和石头,而且打压反抗开矿的牧民。
 
另一个故事具有神秘色彩,是一位老家在阿里噶尔县的藏人讲述的。去年夏天,噶尔一带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飞虫,状如蝗虫,颜色乌黑,成群结队地飞来飞去。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虫,但见黑压压一片,实在令人恐慌。领导们下令用农药杀死飞虫,于是从县城到乡下,到处都在喷洒农药,但却没有太大效果。在当地工作的援藏干部做过试验,发现一个飞虫在第二天会神奇地繁殖五六个飞虫。据说这一带遍布珍稀矿藏,吸引了各路矿老板前来开采,从此打破了当地人祖祖辈辈恪守的禁忌。许多人都认为飞虫的出现是因为滥采滥挖的缘故,老人们和僧人们更是认为这是不祥之兆。
 
还有一个故事令人好气又好笑,是说藏北羌塘的一座有名的神山被测出矿藏优质,一家有着国营背景的矿产公司企图开采,但总是遭到当地百姓的反对和驱逐。矿老板于是勾结当地的一位专靠辱骂达赖喇嘛起家、而今已爬上相当高位的某活佛,这位显然得了不少好处的活佛便召集百姓开会,宣布他已经专门修法,将居住在神山中的山神迁移到附近的另一座山上,因此原先的那座神山从此再也不是神山了,可以开矿。一位老人当场巧妙地反驳说:如果朱古你通过修法就可以迁移山神的话,那么就请朱古你把雪域最神圣的山——岗仁布钦的山神迁移到我们家乡来吧,省得我们这里的人年年都要跋山涉水地去朝拜岗仁布钦。
 
上述故事中,最令我反感的就是传播佛法的活佛变成了利用宗教的掮客。虽然资源被掠夺、生态被破坏很不幸,但更不幸的是我们的文化和尊严也随之而丧失。
 
2007-4-10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片附件:
大小: 77.82 K
尺寸: 320 x 210
浏览: 3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0条记录访客评论

........已爬上相当高位的某活佛........
騙子  假活佛太多了太多了    

根本不相信因果的人根本不是佛弟子

Post by 泡泡 on 2007, July 27, 5:4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阻圣山开发 藏民骚乱数人丧生
中国时报 2007.06.12  朱建陵/台北报导

    四川道孚县八美镇于上月廿七日发生一起藏民骚乱事件,四百余名藏民因不满汉族开发圣山,愤而砸毁警车及政府官员车辆十余辆,砸毁房屋二十余间。有消息说,数名藏民在这场骚乱中丧生,但此一消息仍无法获得证实。

    《路透》昨天指出,维持社会稳定,尤其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稳定,被中共主政者视为重中之重的任务,对于社会骚乱事件,中共一贯采取压制的作为。

    根据当地居民的说法,五月底,八美镇一群愤怒的藏族居民对当地中共政府官员、车辆及房舍发动攻击,攻击地点是一家矿产公司设在当地的分支部门附近。

    据指出,藏民主要是抗议该矿产公司不顾藏民的反对,在被藏民视为九大圣山之一的雅拉山企图开发铅矿与锌矿,至于当地中共官员,则在双方间来回斡旋。

    一个要求匿名的当地藏民在接受《路透》电话访问时表示:「对我们来说,雅拉山是神圣的」,因此「当矿主开始开发时,我们都很愤怒,并试着去阻止」。

    熟悉这场骚乱事件的一位当地藏民表示,有数名藏民在这场骚乱中死亡,但这项消息至今无法获得证实。当地中共官员在受访时则否认有人死亡。一名八美镇官员说:事件「已经平息了」,当地接到电话的中共官员都拒绝评论此事。

    当地藏民表示,自他们为雅拉山问题向四川省政府提出相关诉求以来,已经有八名当地藏族长老失踪,藏民相信这几个长老已经被官方逮捕。

    八美镇位于四川西部地区,传统上被藏民视为文化西藏的一部分。另据网络论坛(cn.bbs.yahoo.com)的报导指出,骚乱发生时间在五月廿七日,参与的藏民超过四百人,他们共砸毁警车及政府车辆十余辆,房屋二十余间。

Post by 唯色 on 2007, June 12, 9: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转贴雪红雪白推荐的文章,看看蒙古人,再看看西藏,何其相似啊。


扎进吐蕃心脏的钢刺
 写在青藏铁路通车之际
巴雅古特
  早在九十年前,内蒙古喀喇沁旗人罗布桑却丹(1875-1920?)在他蒙古民俗学奠基之作《蒙古风俗鉴》(成书於1914-1918年)跋文中写道:“目前……铁路已经通入犹如蒙古之心脏的达尔罕旗之地,原本招架不过汉人经商的蒙古人,今後怎麽能抵挡得住日本人和汉人双重的商贸势力呢!"(见罗布桑却丹著:《蒙古风俗鉴》(蒙古文)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呼和浩特,第368页。)他深刻地认识到现代交通对还没做好现代化准备的弱小民族的致命破坏性,因而他对蒙古民族的未来前景表示深深的忧虑。当时,由日本人经营的“满铁"开始铺盖东部蒙古地区,他已经有预见性地指出铁路将对蒙古民族将带来灾难性掠夺。

  达尔罕旗是科左中旗,是蒙古抗垦英雄嘎达梅林(1892-1931)的故乡。罗布桑却丹写出此言後不到十几年,果然达尔罕旗平原天然优良草场被大量开垦,汉族殖民者在东北军阀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的保护下蜂拥而入。被迫失地而走投无路的蒙古民众,於1929年在嘎达梅林的带领下举起义旗,走向武装抗议的悲壮之路。

  说实在,铁路本身也许没什麽害处。然而,在强权制度下,铁路输入的是经济上的殖民、文化上的摧残和生存环境的人为大破坏。这在中共统治内蒙古的六十年中更加突出。

  中共视少数民族为野蛮人和落後者,自己则以现代文明的代表者和对野蛮人的拯救者自居。

  铁路对蒙古、吐蕃民族不是没有用,但它应该在民族自治的基础上,当地族采取一些自我保护措施,然後让交通按经济能力和社会需求自然发展,这样无论对蒙古族和汉族都有好处。

  但是中共往往出於政治统治需要出发,总是不顾後果地强行予以发展。他们把目前所不需要的东西,以及也许永远也不需要的东西强加於人。这样还不算,还让人们对此歌功颂德。

  五十年代,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通达火车,中共文艺宣传部门让著名民间艺人毛依罕(1906-1979)演唱“铁牛"赞(“铁牛"是蒙古族对火车的比喻),让蒙古人感恩戴德。的确,铁路给蒙古人带来了一些交通上的方便。但是他们的脚步刚刚快了一点,而他们脚底下的矿产资源更迅速地被掠走了。金矿银矿露天煤矿等,在内蒙古草原遍地开花。它通过破坏性的和掠夺性的开采而使蒙古民族自古以来的落脚生存之地日益遭到破坏,因而造成今日草原沙漠化已经不可遏制的局面。内蒙古大量资源通过火车装载运出内蒙古,而当地蒙古人得不到一点补偿。对於巨大的资源暴利,当地人就没有沾边的份儿。这种仅为“他人做嫁衣裳"的铁路,不是为蒙古、吐蕃民族而造福,而是为中共专制的次虐而提供便利。铁路铺设的不是钢轨,而是扎进当地民族心脏的锐利无挡的钢刺。

  中共在以前,一向标榜内蒙古是模范自治区,而如今倒不提了。我看内蒙古不是模范区,是文化退化、环境恶化和民生贫困化的大示范区。内蒙古蒙古牧民的现状已经展示了吐蕃(西藏)明天的去向。象内蒙古今天这样的草原荒凉和民生艰难,通过铁路通车将在吐蕃加速重演和再现。

  我最近听说在阿拉善盟一辈子勤劳放牧而维持生活的一位老额吉,因被剥夺了放牧的权力,“无事闲著"竟发疯了。因为当地政府以“保护环境"为理由,不让牧民养牛羊,而政府曾经许诺的每年15000元人民币的生活补贴也无法按时全额到位,逼得老额吉精神崩溃。

  在曾为内蒙古的自治而献身殉职的德王(1902-1966)的家乡苏尼特旗,牧民一家7口人,因乾旱持续、牛羊死亡和生活无著,就全家喝农药s自杀了。後经抢救,只有大儿子得以保命。蒙古人是勇敢的民族,性格刚烈。但过去也总没有听说过有蒙古人自杀的。而经过中共几十年统治,蒙古人不但失去了故土草原,也被抽空了自己精神家园的信仰支点。这是中共无神论宣传机器的胜利。蒙古人在身心两方面遭受贫困和重创,最後落得只有寻短见的份儿了。

  铁路当然是现代化的交通。但在中共这种体制下,它本身不会给蒙古和吐波民族带来什麽现代化。现代化不是由物质材料和工具技术堆成,首先民主政治和民族自治才是现代化的社会基础。少数民族在没有真正民主和自治的情况下,通达的铁路其实就是通往中共奴役地狱的一条死路。

------(博讯 boxun.com。2006-8-3)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y 2, 12: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矿主的确都是人渣,双手沾满劳工的鲜血。

Post by 康采恩 on 2007, April 27, 5: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建议大家读一读蒙古人的故事:
http://www.xizang-zhiye.org/gb/nl/60/index.html#13
在内蒙古,中国人开矿,最后将有的蒙古人逼上了自杀的绝路。
藏人不可不居安思危啊。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April 23, 6: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thank  you so much tibet

dont be sad friend .......
one day we see snowcountry,
one day we see parents,
one day we get free,
one day we get peace,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April 21, 6: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for yamarraza :
althouth my english is poor ,but i will thaslate your
poem into chinese  ,for it is my my duty ,my responsability !!

Post by tibet on 2007, April 21, 5: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Going for Refuge)

The red mountain wolf has come.
the poisonous blak sanke has come.
The tirned the Dharma snow country
into a dark hell.,

My kind parents
I lost in the snow country  Tibet.
To a foreign country
I had to go for refuge.

I crossed the Himalaya Mountains
in hunger cold.
To meet the protector, the wishfulfilling jewel,
I thought have to go,


who help me this translation  plaese?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April 21, 3: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是谁驱散了你的羊群

留下你守在最后的草原

摸不到亲人的手

喊不出的声音留不出的泪水

在那里 在那里生长着你的梦

彩色的云 银色的河

青青的山坡上建起的家园

一双小手捧起光明的灯盏

小小的弟弟 满怀深情的弟弟

要走一条认定的路

深情的弟弟 掩去伤痕的弟弟

让我们手牵手 一起往前走



在那里 在那里生长着你的梦

彩色的云 银色的河

青青的山坡上建起的家园

一双小手捧起光明的灯盏

小小的弟弟 满怀深情的弟弟

要走一条认定的路

深情的弟弟 掩去伤痕的弟弟

让我们手牵手 一起往前走

在那里 在那里生长着你的梦

彩色的云 银色的河

青青的山坡上建起的家园

一双小手捧起光明的灯盏

小小的弟弟 满怀深情的弟弟

要走一条认定的路

深情的弟弟 掩去伤痕的弟弟

让我们手牵手 一起往前走

让我们手牵手 一起往前走

Post by Gesar on 2007, April 21, 2: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在这样一个仅仅追求物质文明的时代里,
处了金钱和利益人们似乎可以抛弃一切.
传统, 信仰, 文化...... 甚至可以背叛自己的灵魂!
这样我们还算是人吗?
没有灵魂的躯体, 这应该叫什么呢??? 是尸体吗?? 但还在呼吸呀!

Post by kawalamo on 2007, April 21, 1: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