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敬仰和感恩像他这样的藏人!



在我的博客上,前几天转发了路透社记者对藏人平措汪杰先生的报道:《藏族共产党元老称中国政府强硬派阻挠达赖回归》,随后引起了很有意思的讨论,其中有两个回复值得我们思考。就我自己来说,赞成达瓦的评说,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提到我的缘故(注:括号内的文字是我的修改)。

Post by on 2007, March 8, 7: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平王(汪)最年请(青)的时代(给)我们藏族人带来了汉族敌人。老了没用,说些话也没用。只是破例中的饼子。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所做(走)错的路多是他自己的目的。现在有些他的家乡人说是他是我们西藏人的伟大的革命者,真的错了,它(他)不是一个革命者,也不是一个好人,他所(走)错的路藏族任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的。他利用的是统真(战)部,多是他的老乡,他们现在再(同)共产党一起站起来了。不用说他的事,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

Post by 达瓦 on 2007, March 27, 12: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我认为第二条跟帖""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要知道,共产党军队不是彭旺(平汪,下同)带来的---他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彭旺随共产党军队一起来到西藏的.五十年代末,当共产党和西藏贵族还在一起称兄道弟时,彭旺已经开始被肃整,谁为了西藏民族的利益而与强大的中国共产党进行了抗争,共产党的反应是最可靠的判断标准.我不认为彭旺有所谓老了后悔的问题,他一直都在为西藏民族谋求利益。试问,有几个西藏人在四十年代或五十年代为了西藏民族的统一而四处奔波?并冒死诉诸实际呢?更不要说现在万马齐暗的时代.

所以,我赞成""(的)"永远不会忘记"的说法,一个民族如果忘记了历史,就永远不可能自立和发展.对彭旺而言,西藏民族或者是""需要记住的不仅仅是他和共产党军队一起进入西藏的往事,而且也"永远不能忘记"彭旺之前为西藏民族所做的努力和之后为西藏民族所做的牺牲,当然还有现在的努力(几百万西藏人当中,有几个男人像彭旺那样站出来,向中国当局发出自己的声音?更不要说没有几个人具有像唯色这样一个"女流之辈"的勇气?),所以,我们西藏人不仅要学会记忆整个的历史过程,还要学会不侮蔑自己民族的英雄,当然,如果想堂堂正正地作一个高尚的西藏人,还要学会敬仰和感恩那些为了西藏民族的自由和幸福而努力和作出过牺牲的仁人志士.

共产主义的信仰本身是一种很高尚的信仰,是一种寻求世界大同平等的思想.问题应该是从列宁开始,共产主义者寻求通过暴力(而且被认为是唯一的途径)实现自己的理想,由此走火入魔,变成为世人所唾弃的类似法西斯的主义.佛教如果也以暴力强制推行自己的主张,其结果也肯定和共产党是一样的.

图为1951年西藏噶厦政府与中国政府签署《十七条协议》后的合影,其中就有担任翻译的平措汪杰先生。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1.87 K
尺寸: 500 x 282
浏览: 2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3条记录访客评论

Hi, Woeser, i am from a german weekly \"Die Zeit\", the biggest weekly in Germany, of which the former german chancller Helmut Schmidt is the publisher. We want to do a big report about Tibet, tibet people, culture and life and we\'d like to interview you and your husband Mr. Wang Lixiong. But i don\'t have your telephone number. I wrote yesterday an e-mail to Mr. Wang, but it was returnd to me. I just want to ask you, if you and Mr. Wang have time at this weekend, Apr. 5th, 6th or 7 th for a interview. I think it would be very important to let the people outside know, what really happened. We would feel glad and honoured, if you take one hour to talk to us. My Mobile is 13911102984; My e-mail is: liufengfreewind@yahoo.com.cn
By the way we have great respect for you and Mr, Wang, for your achievement and for all you did.  Best Wishes!

Post by xiaochong on 2008, April 3, 1: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那么究竟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什么什么主义谁也说不清了,跳进黄河洗不净了!

Post by 青唐城游子 on 2007, May 28, 10: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实际上社会主义也好共产主义也罢是被人利用了!暴力革命颠覆了理论的伦理基础!最后葬送了它们!

Post by 青唐城游子 on 2007, May 28, 10: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嘉楊 说过的话:
我們用理性來探討平汪的歷史定位,而不是用狹隘的主觀意識來褒貶其人的功過。所謂的民族英雄,族人的驕傲等等形容詞,盡量克制少用,若戴上這麽耀眼的光環,對我們西藏人來説,結果產生兩种現象,首先產生骨牌效應,不敢提任何的異議。其次,產生造神運動,成爲部落中的鍋莊主。
嗯,这话说得在理,谢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April 8, 10: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我們用理性來探討平汪的歷史定位,而不是用狹隘的主觀意識來褒貶其人的功過。所謂的民族英雄,族人的驕傲等等形容詞,盡量克制少用,若戴上這麽耀眼的光環,對我們西藏人來説,結果產生兩种現象,首先產生骨牌效應,不敢提任何的異議。其次,產生造神運動,成爲部落中的鍋莊主。

Post by 嘉楊 on 2007, April 7, 4: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回復dongsai :

,“有几个西藏人在四十年代或五十年代为了西藏民族的统一而四处奔波?”  真的如此吗?我怎么没有在《平汪的传记〉中读到呢?

------------------------------回復:
評論一個人,特別是歷史功過,最好能全面了解他的整個歷程,比如,平旺于1939年成立了西藏共產黨,1943年,他在拉薩成立了"所有西藏民族統一解放聯盟",1946年他們以"西藏東部人民自治聯盟"的名義在康區舉行了一次失敗的武裝暴動.
   正如dongsai所說,我們在一定程度上確實在重覆平旺當年走過的路,而且已經是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這是一條符合西藏民族長遠利益的選擇,而這不是正好說明了平旺當年的選擇是超越時代.想族人所沒有想到的,做族人所無法想像的事業,這不是英雄是什麼?
       當然英雄也有另類,有時甚至僅僅指具有勇氣,這個世界有勇氣的人是不少,像那些提筆就寫,拔刀就上的人,也不乏勇氣,但這種人更多的時候不過是文流氓,武流氓而已.而真正具有勇氣和智慧,將勇氣和智慧運用于民族大業,並將此理念貫穿一生的則可以說是寥若辰星,因此,這樣的人才值得我們去敬仰.並引以為民族之驕傲.

Post by 達瓦 on 2007, April 2, 1: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强烈支持德吉拉!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的年代,有几个人真正关心自己的民族, 更别说舍身忘我地呼吁。我们应该视他们为民族英雄,而不应该对他们的历史耿耿于怀。无论如何这些名人的呐喊在国际国内产生了重要影响,强过我们这些普通人百倍千倍!

Post by KawaiBhumo on 2007, April 2, 1: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引用 Sara 说过的话:
谢谢你唯色。能再次麻烦你解释一下我能怎样用代理打开你的blog吗? 我非常希望天天能读你的文章。


谢谢你!代理服务器有好多,如动态网、自由之门等等,我也是    通过这些代理打开海外中文网站。  你能找到这些代理吧?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rch 31, 1: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我也讀過平旺啦的傳記,在這裡不想說他的過去。作爲佛教徒相信每個人都有不同因果的結果。最重要的是現在與未來。我們都作爲西藏的知識分子對自己民族的未來負責,平汪老先生作為一名藏人,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分子,以很負責的態度提出了很有意義的建議。現在我們西藏境內的哪位藏人領導人或哪位藏人的知識份子,能夠用負責任的態度為我們的民族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未來著想?希望每一位藏人精英像平汪老先生一樣,給我們國家的領導人講述西藏人民的心聲,不要欺騙國家和欺騙自己,這也是公民的責任。比起西藏各地的藏人領導者和已退休的老幹部,平汪老先生確實是一位稱職的老革命者。其實大部分藏人贊成平汪老先生的建議,可是有權有勢的藏人精英害怕失去眼前的利益,根本不顧西藏的未來與國家的威望。目前在西藏執行的所有政策背離民心,上欺下壓,極大地損害了人民與國家的關係。。

Post by 白度母 on 2007, March 30, 9: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谢谢你唯色。能再次麻烦你解释一下我能怎样用代理打开你的blog吗? 我非常希望天天能读你的文章。

Post by Sara on 2007, March 30, 4: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来自萍乡的网友说:
“最近唯色女士居然在南方周末上开了专栏 很是开心 能够看到她的文字”
很好的事!扎西得勒


是啊,我也非常开心。我是南方周末地理版的老作者了,呵呵。其实整个报纸,最爱看的正是这个地理版。现在蒙编辑偏心,给开了专栏“拉萨断片”,真的很开心。尤其是今天,居然发了《硕鼠》,我不知道会不会招来“硕鼠”的呵斥。

拉萨的南方周末又少又贵,许多报亭没有卖的,有卖的一张还四元,比内地贵两元,问为何贵两元,说是坐飞机来的。这话真让人费解。难道北京的南方周末是从广州坐火车来的?凭啥都坐飞机,运到拉萨就得贵?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rch 30, 12: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Sara 说过的话:
我问一下,在中国怎么上woeser姐姐的blog呀?听说在那边没发打开...是吗?


是的,Sara,在中国只能依靠代理才能打开我的blog,因为被封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rch 30, 12: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有几个西藏人在四十年代或五十年代为了西藏民族的统一而四处奔波?”  真的如此吗?我怎么没有在《平汪的传记〉中读到呢?[/quote]

嗯,也许,dongsai 应该再次重读平汪先生的传记。就我的阅读(但不是梅·戈尔斯坦记录的那本),确实从中了解到早在1940年代、1950年代,平汪先生就在为西藏民族的统一而努力。事实上,他之所以会被排斥继而身陷囹圄十八年,正是因为他提出了被认为是“大西藏”的问题。

Post by 唯色 on 2007, March 30, 1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来自萍乡的网友说:
“最近唯色女士居然在南方周末上开了专栏 很是开心 能够看到她的文字”

很好的事!扎西得勒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March 29, 4: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纪念的意义在于通过反思来澄清历史真相,为后人提供真面目,呼吁人们牢记历史教训,不要遗忘整个民族带来的不可弥补的创伤及深重苦难,其它民族的遭遇同样触目惊心.我很受感激这位藏人尊敬的老人说真话和意见,必须同时并举地呼喊..............

Post by 卡瓦格博 on 2007, March 29, 3: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shamo la  nin hoa..  it is truth..but  we must keep our culture, it  is very important ..it is our essence ,our young people..  what is our culture and  what is our life? we will what to do..?  see you soon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rch 29, 4: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凡是以数百万西藏人民的福祉利益为重,敢于在强权压制下不顾个人安危直言不讳进行发声的藏人就是值得人人敬仰的[民族大英雄],不管他或她在年轻的时候、还是在老了以后发声,我们都要懂得如何去尊敬和支持他们,而不应该对其过去走过的路无端指摘,甚至严词攻击。在四十或者五十年代有多少藏人投靠中共,就是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千秋大业欲化干戈为玉帛啊。想一想,第十世班禅喇嘛圆寂后,在西藏还剩下多少藏人敢于直接向当局喊话?平汪先生、唯色女士.....真是寥寥可数啊!他们给我们这个衰弱的民族带来了新的希望。如果不想让藏民族成为一盘散沙,就应该凝聚力量,支持为我们发声的民族英雄们。

Post by 德吉 on 2007, March 29, 2: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我问一下,在中国怎么上woeser姐姐的blog呀?听说在那边没发打开...是吗?

Post by Sara on 2007, March 28, 10: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平汪是我们藏族的民族英雄。在那个历史年代他最少是最早觉悟的藏族人。那个年代,共产主义理念席卷着全世界。他在为藏族寻找一条自卫的道路,可他偏偏碰到了中国的共产主义,他又怎么能辩清那是一个腐朽的...至少那个时候他是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他要救藏族,他在寻找谁能“帮忙”和他一起解救藏族,他找到了共产主义,他希望有一个藏族的共产主义...然而那个希望破灭了,他只有投靠了中国的共产主义。一直在牢里的十八年他都在学习那个他年轻时坚守的理念。

Post by shamo on 2007, March 28, 10: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i thinking phun tsowang gyal la is tibetans hero...becuose  1949.hi got education in chiness.  then he thoght  our same culture and same bad tradition ,  hi like changing ..hi o.k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March 28, 6: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我认为平汪先生,至少是个悲剧式的英雄,西藏本身的历史也如此。现在寻求的道路也不就是平汪先生走过的路和做过的事的重复吗?

另外,“有几个西藏人在四十年代或五十年代为了西藏民族的统一而四处奔波?”  真的如此吗?我怎么没有在《平汪的传记〉中读到呢?

Post by dongsai on 2007, March 28, 12: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通读平汪先生的传记,其中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老先生到了晚年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还抱有希望和幻想。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类的美好愿望,就象佛教里的香巴拉,在现实中是实现不了的,只是目前某些政权以共产主义作为幌子来巩固其执政地位罢了。

推翻了旧的制度不等于西藏人民是西藏的主人。现在许多人陷入到一个误区,那就是谈论西藏的发展时,总与过去相比,而不能做到横向比较和与时俱进。在某种程度上,目前西藏问题已不是历史遗留问题,而是广大藏胞们为我们的民族“IDENTTY”奋斗的问题。首要问题是在过几百年(甚至几十年)我们会不会再现南美土著民族的悲剧:失去民族“IDENTTY”?!

Post by Changtangherder on 2007, March 28, 11: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平汪也许没有背叛西藏,但这并不表示他一开始的作法是对的。或许他现在的作法,是在为他过去所作的忏悔吧!

Post by je on 2007, March 28, 8: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