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在不平等的位置上

台湾悬钩子说:这篇评论是吾友米那娃之枭的赐稿。小枭正义感比较强烈,对于我先前翻译的法兰奇(Patrick French)〈他也许是神明,但他不是政治家〉、与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被吓坏的僧人〉、〈受够和平的藏人〉等三篇文章的观点,他提出了批评,认为达赖喇嘛所代表的图博与图博人,与中国政府乃是站在不平等的位置上,却要弱势者退让,此种言论既不合理亦不公平。欢迎读者留言跟他讨论其中的论点。

在不平等的的位置上,要求弱势者退让?

 

三月十四日西藏事件爆发,西藏,这个长久以来的问题又浮现到了台面。特别是今年正是中国努力营造“大国崛起,和谐盛世”而承办2008年的奥运会。在一片歌舞升平的营造气氛中,却因此事件出现,成为与主旋律不和谐的异议杂音。而急于维护此情起景的盛世苗裔及大国子民们似乎被这些杂音干扰,而愤然地与所有与其主旋律声音不同调者开战。从全球性的自由媒体、跨国公司乃至于各式各样的异议团体,似乎都成了大国子民的反击对象。

 

西藏议题,似乎应该是这众多杂音中的一个。但是,三月十四日的镇压,以及随后衍生的冲突却使得图博问题再度成为焦点。这使得其它的抗议声音相形见绌。这当然是因为这个议题涉及了一个人数众多的族群,也涉及了长久以来的压迫,更涉及了一个大国战略却牺牲了一个有着长远历史与文化并一直拥有自己国家的民族的丧国悲歌。复以,这个失落国家的民族,有着全球瞩目并受许多人景仰的领袖。其具有明星与智慧、慈悲的特殊宗教领袖魅力更赢得许多各式人物的认同与同情。对照其受迫害的同胞与敌视他与他的追随者的敌对势力的异常强大、不妥协与强横粗暴,更使得所有他与他民族的故事平添许多令人深思与召唤献身的传奇色彩。

 

这个弱小对抗强大、温和非暴力对抗强大帝国暴力机器,这样的对照,都使世人对于关注图博或所谓西藏问题时,更多地关注这种强弱对比下的图博人的现在处遇与未来前景。事实上,图博人只能呼吁,只能试图去尽力去维护那几乎被摧毁,而且仍是摧毁目标的文化与价值。强调宗教与文化价值的被压迫者们,可以期待呼吁能够使压迫者从道德层面反省?显然这是个梦想!事实上,那些总不忘举起道德大旗的西方国家领导人与知识分子也正在悄悄的……喔,不,已经是逐步地公然从道德位置上退却。因为,那个压迫者据说正在崛起,经济正在腾飞,而远不是客居偏僻山区的的僧侣、灵修者或是流亡难民所可以比拟的。

 

政客的翻脸无情,市侩狡诈,我们见得多,也早知这是政治权谋的常态。但是公共知识分子的沦丧批判与关怀义务才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当我们看到中国通如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或是公共知识分子法兰奇(Patrick French)的言论才是让人吃惊!其操弄攀附强权与鼓吹叩头外交的熟稔程度,宛若久经外交场合打滚的外交政客。而兜售以外交现实主义的娴熟,恐怕连吾友梅菲斯特君(Mephistopheles)(注)都为之拜服羞赧吧?

 

达赖喇嘛的成功,成了他罪无可恕的罪状之一?确实,他的宗教领袖与心灵导师风靡了许多西方文明世界的人民。确实,他的行止风仪,使得他宛若摇滚巨星一般的灿烂夺目。更因为这样,对照某个专制而没有民主自由的政权,这个政权与政治势力在人性的光辉与神采下显得益发的不堪。于是乎他们用妖魔化、诅咒、栽赃与污名去攻击诋毁他。这些强度与力道与这个政权对他的怒气与妒意成正比,而与世界其它人们对他的亲善成反比。

 

这个广袤的却人口稀疏的香格里拉,一直跟中国的汉族文化关连稀疏而有自己独特深邃的脉络。于是,中国以解放者之姿,强调他们带来“文明”,打破“封建”与“奴役”。并且以改善物质条件作为其功绩与来到此地的合理性。诚然,过去,这片土地看似并未跟随历史的脉络产生连动性的变化,然而,这究竟是出自谁的版本与诠释?我们能够对以过往的历史假设他人不会采取类似我们先人相同或相类的行动。特别是在内外交迫底下,人类总是可以透过参照与学习,突破自己既有的窠臼。如果,西方能在东方文明的刺激交流下,让自己发展出文艺复兴、航海大发现、工业革命等;而东方也可以在西方的叩关之后,造就维新、改革或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有什么理由,图博人不会走出自己的路与世界交流与相处?

 

达赖喇嘛的广受世界上不分种族人群的欢迎,其实就是最有力说明图博人有能力加入世界的典范。但可惜的是,在强权压倒这个希望与机会后,图博人没有机会证实自己也有能力在保持自我的特色、文化的前提下与这个广大的世界交流与融合。如今,他们不但失却他们的国度,也可能失却心灵中的那一片仙境乐土。流亡于异域数十载的图博人,越过天险,投奔印度的荒山,寻求的很难说是权力与利益,而却是追寻心灵与内造的追求。透过信仰,透过文化,图博人被识别与自我识别,而这样的识别的过程,不是一种血缘或生物学的,而是一种文化与信仰层面的。由是,物质并不能丰足他们的心灵,不能达到生命的彼端,却足以成为生命中难以出脱的业缘与障碍,使其迷惑、困顿,终至迷惘。因之,统治者宣传再多的物质进步与便利,都不能填满他们干枯饥渴的心灵。而对于心灵信仰的否定与迫害,使得他们与统治者更加的排斥与疏离。而统治者的所有作为,只是在他们的故土上加深远去的乡愁,而这个乡愁曾是故土上的风华,记忆的归属,而如今这故土仍在,但与心灵的距离却宛若置身于异邦他国。达兰色拉,那远在山另一头的异域,反而离心灵更近。

 

因此,这是一个曾有国家的老和尚的故事与传奇,也是一群失却故国流散世界的图博人的传奇。然而,作为精神象征与宗教领袖的老和尚,由于不见容于大国的利益与帝国的秩序,他成了帝国秩序下的异端与邪恶的化身。而他的存在与追随他出境子民们对帝国的抗议,更成了对帝国“威胁”的来源。帝国剥夺他们的选择、他们的文化与他们自我决定的可能。帝国也正改变这片土地上的风貌,但没有一样经过生长于这片土地上人群的同意。图博人对此有所抗议与争取,这是非常的容易可以理解的,也同样的让人想要予以支持。如果,人类进步到今天,仍然不容许对国家与强权提出批判与质疑,那么是否可以冠上“文明”这个文字,时值思索再三。

 

而老和尚一辈子争取让所有人理解图博人的困境,在这个强权即公理的世界中是多么的不易,也多么的容易遭到反叛与出卖。曾经,达赖喇嘛与其它的图博人,着意争取西方的理解,特别是民间与公共知识分子。因为人们总设想,西方的民主自由社会,总是宽容地可以倾听各种不同的声音,也可以去理解弱势民族的处遇与悲情,并会伸出友谊的手,给予支持。而更多的西方知识分子更会本着公共知识分子的理想性与批判性批驳并支持受压迫者的呼吁与抗争。然而,从纪思道与法兰奇的文章中,我们绝对是失望的。我们看到本该批判强权论的公共知识分子,竟然试图扮演起玩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政客嘴脸。也看到了犬儒主义式的技术操作。更了解了其实,“强权即公理”并不是在国际权势竞争的场域才会出现的。同样地,也会出现在这些得享大名、舒适优渥的知识分子的笔记型计算机屏幕前与他们的脑子中。

 

所有这两位可敬的先生所说的“不该触怒”,都在于“因为中国没面子,所以中国会打压得更厉害”这种逻辑上面。从这句话的逻辑上说,中国“只”关心“面子”,而这个“面子”似乎是他们的“核心利益”。且不说中国没有傻到“只”要面子这样的颟顸,就说我们循此逻辑反推,给了或无损了中国的面子,中国就会改善图博人的处境,甚至让图博人重返过去的祖国?事实上是,从四十九年前达赖(喇嘛)从西藏出奔以来,西藏的文化、生活价值正在遭受毁灭性的破坏,从未停止,还在恶化。这都是因为达赖(喇嘛)“不给面子”所造成?设若真是如此,因对一人的好恶而持续对一地之人民持续施加恶政而持续数十年而未歇,究竟是谁才该被谴责?

 

更讽刺的是,这两位可敬的先生,甚至连达赖(喇嘛)与世界政要会面照相都可以成为指责的对象,真让人不知该莞尔一笑,还是愤怒!而纪思道甚至认为他(达赖喇嘛)不去照相而让美国的顶尖外交官去跟中国寻求可能的解决方案会更务实。这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原来住民自决的理想早就被知识界除名,而改易以第三国买办主义。图博人的前途原来自己没有权利参与也不该知悉,这真是人类文明的大跳跃!只是,这是往二十二世纪跳跃呢?还是往十八世纪跳跃?

 

达赖喇嘛的明星光环确实是耀眼,但这应该不是他的罪恶,实际上反倒是一种无奈。试想,面对中国这样的强权,这人口不多的图博人,在这世界边缘生存的权利,从来不是攸关国际格局与西方世界利益的。由是,这种与明星、形象有关的运作,其实是必要甚至是唯一的策略与手段。达赖喇嘛确实不是政治家!但政治的场域,或者说是国际政治的场域可曾对这个孤独而丧国的老僧敞开过门窗?美国也许曾经有过这样的企图,但很快的就放弃、遗忘。达赖(喇嘛)努力扮演非暴力的角色,以期获得更多的同情与了解。然而慈悲的老人呀!如果你在初始就走恐怖主义、激进路线,这可敬的先生们就不再会指责你的应对轻忽、不当与错失良机。如果你够激烈,手段果决到足以让可敬的先生们也忧虑再三,那们,他们反倒要呼吁全世界尊重与理解你们。就担忧您们不小心或不高兴就在他家后院点燃了TNT所制作的烟火炮仗。。

 

然而,不论是老和尚或是图博人,都不是激进与极端主义的拥抱者。也许他们的信仰、他们的文化,使得他们从来就无意也未曾真正采取过这样的路径。然而,他们除了拥有深邃的信仰之外,我们始终不该忘却他们也始终是被压迫者。他们与压迫者的力量差距如此悬殊,是如此的无力。当中国的盛世祭典来临之际,也同时是图博人文化消逝的危急之秋。即使是无力者也要发声,也要呼求。纵使,这些作为确实让压迫者的祭典失色或难堪。然而,叫被压迫者遵从驯服太沉重!这样的论述,既不合理也不公平!这种完完全全赤裸的强权论,从压迫者口中出现虽令人痛恨,但不稀奇。但是,从自诩为社会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笔下口中出现,才是让人难过与心碎的。强权与利益,总是滋生犬儒与现实主义。达赖(喇嘛)确实不是政治家,因为他不知道,在面对这些矫饰之词背后的怯懦也许有机会用心灵的追求得到解决,但却不会得到政治解决。因为,贪婪与懦弱正侵蚀那些本该坚持批判与关怀的人们!

--------------------------------------------------------------------------------

 

注:梅菲斯特就是歌德小说「浮士德」一书中,诱惑浮士德博士出卖灵魂的魔鬼。

唯色注:1、台湾悬钩子的博客:http://rosaceae.ti-da.net

       2、文中的“图博人”,即藏人。谢谢米那娃之枭!

       3、文中的“(喇嘛)”是我添加。

图片附件:
大小: 86.14 K
尺寸: 500 x 352
浏览: 52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51条记录访客评论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当然,你是指二十年前的共产党,我同意你的观点,因为共产主义本来就是一种非常类似宗教信仰的意识形态。但是现在共产党基本上已经抛弃了共产主义信仰,宗教只要不涉及政治,自然有自己的空间可以发展。

我说的是今天的共产党,它开始在说宗教是“鸦片”的论调。达赖喇嘛一直在谋求西藏人的权利,他们丑化宗教。不是明的,是暗的。在明地里说宗教信仰自由。在暗地里使劲给西藏的不同教派之间制造矛盾。鼓励穿着袈裟的“共产党员”。多吃多占。甚至教唆那些穿红色袈裟的“党员”,修路达桥不让村民过桥。他们才是制造新西藏奴隶社会的指使者。你们知道全国人大委员拉卜楞寺的寺主嘉木样吗?就是把他培养成,不识西藏人民疾苦。在关键时刻不保护自己的教民。自私自利自己在河上搭桥自己过。在西藏历史上恐怕没有这样蔑视自己教民的寺主。这就是共产党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他代表的是什么人?西藏人民在军人的刺刀下受苦受难的时候他却缩头缩尾。不敢对世人表述真实的民情。有人说在西藏大多数人,实际上就是既得利益的西藏人。他们大多数有两条心。看见汉人说汉话,看见藏人说藏话。两面三刀。他们必须要依靠共产党才能够生存。他们和那些既得利益的汉族官吏一样吃政府给西藏的救急款生活而已。我以为现在的共产党变成资本家了。实际上还在独裁的路上越走越远。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5, 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引用 心中有愛 说过的话:
全部的人民絕對有權利, 參與政治, 國家政策, 以及監督政府機關及官員!
因為政策的優劣好壞, 關係著全民的利益, 生活的健全, 生命的保障, 甚至子孫的幸福......
因為是人民納稅, 支撐著國家財政! 政府官員只是受雇於人民, 為人民做事! 老闆當然有權要求如何制定制度!
神職人員也是人民, 當然有權利說自己的訴求! 本來就可理直氣壯地管政治! 政治可是關係著人民的福利!.....又不是封建時代, 皇帝怕百姓聽教宗的話, 礙了自己的權威, 才創了宗教不可理政治的說法, 後代的人也不去思考, 是否有道理.....像隻鸚鵡般, 學著說! 想不到古代的愚民政策....直至今日還愚弄著人民......
大家好好想想吧!
祝福人民都有智慧, 為自己和子子孫孫....創造幸福, 平安, 快樂,自由的未來!

没错,人人都有独立的自由,也有不独立的自由。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5, 12: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其实就是让主张藏独者不要再利用宗教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要是主张藏独,就离开寺院,出去跟反对藏独者做斗争,和平也好,暴力也好,随他们的便。
不必把宗教给扯进来。既然主张藏独者硬要把宗教给扯进来,那就不要怪政治干涉宗教了,因为首先是这个宗教已经干涉了政治。

共产党其实最狠的就是宗教,恨任何宗教。他们一定要把宗教和独立连起来打的。希望你别在这里挑拨了。宗教本身就是政治范畴。宗教不可能回避政治。但是和独立不独立没关系。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5, 12: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全部的人民絕對有權利, 參與政治, 國家政策, 以及監督政府機關及官員!

因為政策的優劣好壞, 關係著全民的利益, 生活的健全, 生命的保障, 甚至子孫的幸福......

因為是人民納稅, 支撐著國家財政! 政府官員只是受雇於人民, 為人民做事! 老闆當然有權要求如何制定制度!

神職人員也是人民, 當然有權利說自己的訴求! 本來就可理直氣壯地管政治! 政治可是關係著人民的福利!.....又不是封建時代, 皇帝怕百姓聽教宗的話, 礙了自己的權威, 才創了宗教不可理政治的說法, 後代的人也不去思考, 是否有道理.....像隻鸚鵡般, 學著說! 想不到古代的愚民政策....直至今日還愚弄著人民......

大家好好想想吧!

祝福人民都有智慧, 為自己和子子孫孫....創造幸福, 平安, 快樂,自由的未來!

Post by 心中有愛 on 2008, May 25, 12: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其实就是让主张藏独者不要再利用宗教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要是主张藏独,就离开寺院,出去跟反对藏独者做斗争,和平也好,暴力也好,随他们的便。

不必把宗教给扯进来。既然主张藏独者硬要把宗教给扯进来,那就不要怪政治干涉宗教了,因为首先是这个宗教已经干涉了政治。

引用 西藏大学生 说过的话:
longlive for gyawa renpoche~~~~
有人说要让西藏不同的政治主张者和达赖喇嘛切割,笑话,
一个追求民主和多元话的社会怎么会禁止不同的言论呢~~~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24, 10: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quote=呵呵][/quote]
  印度的那一块原是班禅喇嘛的领地,所以对达赖喇嘛来江可有可无!!!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24, 7: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巴基斯坦的早还给咱们了, 要不关系能那么铁吗?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24, 5: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嗯,不是两块,是三块。
藏南一块,拉达克一块,巴基斯坦手里貌似还有一块。
西藏朋友们
印度你们得罪不起,巴基斯坦总该不用怕了吧

Post by Arthur on 2008, May 24, 4: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引用 kawajian 说过的话:
如果西藏连高度自治和统一都不能够实现,西藏还算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完全妥协,高度自治是底线了,这是境内外藏人的底线~~

统一倒是真没有实现,印度切走了两块,不过,似乎达赖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两个地方。

Post by 呵呵 on 2008, May 24, 4: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如果西藏连高度自治和统一都不能够实现,西藏还算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完全妥协,高度自治是底线了,这是境内外藏人的底线~~

Post by kawajian on 2008, May 24, 3: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longlive for gyawa renpoche~~~~
有人说要让西藏不同的政治主张者和达赖喇嘛切割,笑话,
一个追求民主和多元话的社会怎么会禁止不同的言论呢~~~

Post by 西藏大学生 on 2008, May 24, 2: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我记得有美国的西藏研究者说,在海外流亡的藏人巴不得境内的藏人过得越悲惨越好,越是悲惨,他们向国外控诉的证据和力度就可以更大一些,然后申请到资金和支持的力度会更大。所以,共产党做任何事情都是错误的。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共产党做了很多错事,但是也做了许多正确的事情。这不是我的评价,这是尊敬的十世班禅的评价。

引用 路在何方 说过的话:

从这种结局来看,我不看好流亡藏人现在的策略,不管是藏区地方政府(包括红藏人在内)、还是中央政府,他们未必会认为道理完全在对方一边,因此镇压的时候未必会有手软的时候。
毕竟,西方的批评没有决定性的影响,何况这些批评有时候也很无知,并不被中国人所认可。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10: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这位站在“道义”高度的作者,与达赖喇嘛一样,有一种将复杂问题简单化以误导读者/听众的倾向。

达赖喇嘛不是弱者,至少是在一个全民宗教崇拜的民族中;一个能说会道、掌握话语权的人,说出来的话能够让西方民众相信,但未必就是真理。

如果达赖喇嘛继续聚焦于西方压力战略,而不注重于以中国人能够接受的方式进行沟通,和谈是没有希望的。藏人不能简单地、傲慢地以汉人对西藏问题一无所知来思考,我不否认是有大量只看官方宣传的汉人;问题是不接受官方宣传的汉人,对西藏问题有一定研究深度的汉人,也很少能够接受藏人精英们的说法。他们也有生活在藏区的朋友,有自己来自民间的信息渠道,对他们来说藏人这种“立场鲜明”的报道,与中共的宣传没有两样,甚至更差。

如果继续现在的对抗策略,形势继续恶化,境内藏人对于中共和达赖喇嘛(或流亡政府)双方都相当于是被绑架的人质,最后的胜负与其说是取决于谁更有道义高度,还不如说是谁更能狠得下心来:
一方狠得下心来推动境内藏人不断送命,另一方狠得下心来举起屠刀。

从这种结局来看,我不看好流亡藏人现在的策略,不管是藏区地方政府(包括红藏人在内)、还是中央政府,他们未必会认为道理完全在对方一边,因此镇压的时候未必会有手软的时候。

毕竟,西方的批评没有决定性的影响,何况这些批评有时候也很无知,并不被中国人所认可。

Post by 路在何方 on 2008, May 24, 9: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达赖的自治就是独立的第一部,具体操作参见科索沃。

Post by 木婉清 on 2008, May 24, 6: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中共现在不和达赖喇嘛谈的最主要的理由不是达赖喇嘛好还是不好。其实说达赖喇嘛不好,是嫁祸于人,是手段。最恨达赖喇嘛的事说起来就是赖喇嘛的背景。主要是不让自治,不要宗教,不要除了共产党之外,在中国不能有第二个势力存在。不要在西藏实现民主制度的产生。

民族区域自治是国家的根本制度,达赖都承认,关键你要怎样的自治,如果按照你们说的那种自治,等于独立。
还有,如果现在的制度不好,你们的理想是Copy HK,要不3个月,达赖回第二流亡,因为西藏的老百姓会把驱逐的,我知道我的是什么问题吗。过惯好日子,你要老百姓,既要给你恭香火钱,又要供养政府,他们干不干嘛。80年开始就没有缴纳一分钱的税,而且每年国家投资那么多。我每次谈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们总是回避这个问题。达赖也回避!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6: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http://www.tibetan.fr/

Post by carioca on 2008, May 24, 6: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你说错了先生,你已经到了一种对藏族问题理解和共产党没有区别了。可以说太不了解。老以一种关心的态度出现,实际上你从根本上蔑视西藏人。就是你这种想法的人今天中国太多。所以,藏汉两个民族不能够以诚相见。把一个不愿意使用武力的人们,逼上了“打砸抢”的道路。你错误的“谋求自治,然后在自治的空间里面继续搞藏独”的逻辑不成立。理由很简单。举一个例子,比如:两个人要谈恋爱,还没谈就开始猜他是不是在和别的人谈?有一个人给对方打招呼,就像,那个人是不是他原来的老公?有人来一个电话,就像是不是他的情人来的电话?最初恋爱谈不成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就是根本不爱对方。就只有这两种可能性。中共现在不和达赖喇嘛谈的最主要的理由不是达赖喇嘛好还是不好。其实说达赖喇嘛不好,是嫁祸于人,是手段。最恨达赖喇嘛的事说起来就是赖喇嘛的背景。主要是不让自治,不要宗教,不要除了共产党之外,在中国不能有第二个势力存在。不要在西藏实现民主制度的产生。(你看看达赖喇嘛的【政治指南】)说达赖喇嘛要在中国实现政教合一复辟的说教共产党自己都不信。

===================================
按照达赖喇嘛的弟弟的理解
自治之后就是独立

Post by Arthur on 2008, May 24, 6: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respone:他们只是希望他们的宗教,语言,建筑,文学,风俗得到应有的尊重
你们要能够说出是怎么没有得到尊重的?说出数据,事实,光空喊,就想一个疯子。
我最初是尊敬达赖喇嘛的,但我看到他说,境内有九成的藏民对现有政策不满,而且,把经济生活中的一般性怨气提升政治层面。我一下就觉得他是一个小人物,就像我一样。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6: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引用 dream 说过的话:
某些藏独人士想利用宗教的力量,来谋求自治,然后在自治的空间里面继续搞藏独,


你说错了先生,你已经到了一种对藏族问题理解和共产党没有区别了。可以说太不了解。老以一种关心的态度出现,实际上你从根本上蔑视西藏人。就是你这种想法的人今天中国太多。所以,藏汉两个民族不能够以诚相见。把一个不愿意使用武力的人们,逼上了“打砸抢”的道路。你错误的“谋求自治,然后在自治的空间里面继续搞藏独”的逻辑不成立。理由很简单。举一个例子,比如:两个人要谈恋爱,还没谈就开始猜他是不是在和别的人谈?有一个人给对方打招呼,就像,那个人是不是他原来的老公?有人来一个电话,就像是不是他的情人来的电话?最初恋爱谈不成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就是根本不爱对方。就只有这两种可能性。中共现在不和达赖喇嘛谈的最主要的理由不是达赖喇嘛好还是不好。其实说达赖喇嘛不好,是嫁祸于人,是手段。最恨达赖喇嘛的事说起来就是赖喇嘛的背景。主要是不让自治,不要宗教,不要除了共产党之外,在中国不能有第二个势力存在。不要在西藏实现民主制度的产生。(你看看达赖喇嘛的【政治指南】)说达赖喇嘛要在中国实现政教合一复辟的说教共产党自己都不信。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4, 5: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如果中共能够从西藏抗议的事件出发,反省多年来在西藏行使的极左政策的弊端,给予藏人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就象《十七条协议》保证的那样,西藏人就不会举起独立的旗帜。”
====================================
阁下在发梦吧!胡耀邦同志本来想这样做的,做到一半被藏人生生打断了。

Post by Arthur on 2008, May 24, 5: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To312 ,你到街上去呼口号!真正没有一点教养!
说你没有理性思考,你不晦气。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5: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西方国家要是真想解决西藏问题,就是得非常清晰向达赖喇嘛表明他们绝对不支持西藏独立。可惜,这些国家未必真的这么想。另外,引入西方支持,会激起中国民族主义的强烈反抗,对西藏问题的解决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西方支持了这么多年,西藏的形势并无改变。

引用 小人物 说过的话:

而这些藏独分子故意煽动民族情绪,并低估中国政府捍卫国家主权的实力,高估西方国家对他们的承诺,包括达赖还在讲,西藏问题的解决,依靠藏汉民族之间的努力,二靠西方的支持。
我要问,西方国家怎么支持你?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5: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回应,藏人也可以向汉人地区移民
我的初步调查得出,藏民向汉区移民至少是汉回移民藏区的3倍以上。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5: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To Dream,
我同意你的一些观点,藏人这边我看基本上是煽动民族情绪,缺乏理性思考。
与汉民族相比,藏民族确实弱不禁风,但他们没有明白汉民族从来就包容万象的,因为汉民族不少本身来自于其他民族。从来作出对不起其他民族的事。
而这些藏独分子故意煽动民族情绪,并低估中国政府捍卫国家主权的实力,高估西方国家对他们的承诺,包括达赖还在讲,西藏问题的解决,依靠藏汉民族之间的努力,二靠西方的支持。
我要问,西方国家怎么支持你?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5: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无知,无畏不表现出来,又怎么知道是无知和无畏啊? 我把观点写出来,就是让人家批评的,并不是说觉得我自己一定是对的。这年头除了伟光正以为,有谁是一直正确的啊。

引用 向往善良 说过的话:
我也是一个汉人。
我不在意西藏沦为谁来控制,我在意的是,西藏那辉煌的绝对对人类有益的文化能不能延续下来,西藏人能不能真正在管理自己的事物。
我在意的是做为一个汉人,如果你还没有真正地达到了解西藏,请不要先在这里指手画脚,过份地表现你的无知和无畏。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5: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其实达赖喇嘛没有学会汉语是很大的遗憾,如果他视中国为对手的话,恰恰应该学会汉语,因为不了解对手,又如何和对手交手呢?

引用 dream 说过的话:
象阿嘉活佛之类,就比较了解汉文化,汉心理的,我看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讲得很是头头是道,确实有水平。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5: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也是一个汉人。

我不在意西藏沦为谁来控制,我在意的是,西藏那辉煌的绝对对人类有益的文化能不能延续下来,西藏人能不能真正在管理自己的事物。

我在意的是做为一个汉人,如果你还没有真正地达到了解西藏,请不要先在这里指手画脚,过份地表现你的无知和无畏。

Post by 向往善良 on 2008, May 24, 5: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移民基本上是经济移民,现代社会底下交通发达,想要求一个很“纯”的社会是可能性不大的,而且你也应该看到多元文化基本上是一个全球的趋势。另外,藏人也可以向汉人地区移民,这一点中国也并无控制,唯色不是说了嘛,她的一个姑姑搬到都江堰了。成都也有藏人街,都搞种族,文化纯净的话,那么这些人难道都要搬走嘛? 那么混血儿怎么办?当然移民应该尊重当地的居民的风俗习惯,当地居民也应该宽容对待移民。

引用 向往善良 说过的话:
可是,当中共政权鼓励移民西藏,污辱西藏宗教和宗教领袖,破坏西藏的古老建筑,抢劫西藏的资源,限制藏人的风俗,让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无以立足的时候,西藏人就不得不喊出独立和人权的口号。如果中共能够从西藏抗议的事件出发,反省多年来在西藏行使的极左政策的弊端,给予藏人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就象《十七条协议》保证的那样,西藏人就不会举起独立的旗帜。”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5: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力争进入一种良性的关系,一方释出一点善意,另外一方就要也要释出一点善意。

中央答应与你达赖谈,应该是一方的善意,但不幸的是达赖仍然往德国跑,你说他是真正不懂,还是假装不懂。
把话说回来,主动权在中央,而没有在达赖,所以,自己应该知趣点,他的高参说不定是GCD的SPy,故意出Y主意!

这些所谓的铁干藏独分子,也是缺乏智慧。。。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5: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象阿嘉活佛之类,就比较了解汉文化,汉心理的,我看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讲得很是头头是道,确实有水平。

引用 dream 说过的话:
我早说了,西藏独立和镇压是鸡和蛋的关系。一个说,你要独立,所以我镇压;另一个说,你要镇压,所以我要独立。如果藏人不放弃独立的诉求,达赖喇嘛不和藏独做彻底的切割,镇压是不会停止的。而只要达赖喇嘛和藏独做了彻底的切割,镇压就师出无名了。现在双方是恶性的关系,而是要力争进入一种良性的关系,一方释出一点善意,另外一方就要也要释出一点善意。
坦率地讲,从历史上,达赖喇嘛一方在对中国的政治决策上的败笔不少,他虽然有深切了解西方文化的高参,但是却没有确实深切了解汉文化,汉心理的一流的政治助手。中国这边对藏文化的了解也是很不够,历史上干了很多蠢事。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5: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我早说了,西藏独立和镇压是鸡和蛋的关系。一个说,你要独立,所以我镇压;另一个说,你要镇压,所以我要独立。如果藏人不放弃独立的诉求,达赖喇嘛不和藏独做彻底的切割,镇压是不会停止的。而只要达赖喇嘛和藏独做了彻底的切割,镇压就师出无名了。现在双方是恶性的关系,而是要力争进入一种良性的关系,一方释出一点善意,另外一方就要也要释出一点善意。

坦率地讲,从历史上,达赖喇嘛一方在对中国的政治决策上的败笔不少,他虽然有深切了解西方文化的高参,但是却没有确实深切了解汉文化,汉心理的一流的政治助手。中国这边对藏文化的了解也是很不够,历史上干了很多蠢事。

引用 向往善良 说过的话:
第一,我不是在捧唯色,而是可怜那些在无明的苦海里挣扎的人,看不见菩萨的航船。
第二,这个世界里,没有藏独。所谓的藏独,其实并不是想独立于中国,他们只是希望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后,应该得到中国政府的保护,而不是被践踏和欺凌。他们只是希望他们的宗教,语言,建筑,文学,风俗得到应有的尊重,只是希望活在他们的祖先留给他们的财富里,就象今天的不丹,或者拉达克之于印度。可是,当中共政权鼓励移民西藏,污辱西藏宗教和宗教领袖,破坏西藏的古老建筑,抢劫西藏的资源,限制藏人的风俗,让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无以立足的时候,西藏人就不得不喊出独立和人权的口号。如果中共能够从西藏抗议的事件出发,反省多年来在西藏行使的极左政策的弊端,给予藏人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就象《十七条协议》保证的那样,西藏人就不会举起独立的旗帜。”
第三,敬爱的达赖喇嘛,永远是西藏民族精神的象征,他的选择,就是西藏人的选择。
只有对西藏一无所知的人,才会说出“切割”笑话。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5: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引用 小人物 说过的话:
这种切割是必要的,当然也是痛苦的。但这是他的政治智慧。如果他没有这样的胆识,他会饮憾终身的!
我是小人物,我就这样理解。

无法彻底切割的原因之一,就是某些藏独人士想利用宗教的力量,来谋求自治,然后在自治的空间里面继续搞藏独,这种力量实际上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巨大的威胁,其实也是喇嘛们,尼姑们受迫害的次要原因,当然主要原因是土共了。

引用 小人物 说过的话:
马英九抛弃台独,可能也是一种切割,虽然对他来说,也是痛苦。但毕竟切割了。我读了的就职演说稿10篇,我深深为他的政治智慧所震撼。
你也去读读无妨,政治人物的作秀文章也可显示其智慧的光芒的。

确实是,马英九确实是人才,坦率地讲,藏人这边好像除了达赖喇嘛,就没有什么人才,或者是达赖喇嘛的光辉太亮了,其他人没有展现出来了。这里的藏人好像多煽情的情绪宣泄,而少理性的深入骨髓的国际国内形势的分析。一流的政客,政治家是不仅仅要有前者,更重要的是要有后者。我是希望达赖喇嘛之后,藏人多出现一流的政治家,带来藏民族走向新生。而不是被一拨情绪化的藏人所控制,最后引向毁灭的深渊。

我是汉族,我个人认为只要西藏不沦为中国敌手的控制,只要藏汉边界能想法确定而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只要留在西藏的汉人和其他非藏民族的人权,文化,自由得到保障,西藏独立并非不可以不接受。但是,问题是在目前的前提下,只要西藏独立,这三者很可能会立马发生,所以西藏独立对我而言是不可以接受的。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4: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第一,我不是在捧唯色,而是可怜那些在无明的苦海里挣扎的人,看不见菩萨的航船。

第二,这个世界里,没有藏独。所谓的藏独,其实并不是想独立于中国,他们只是希望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后,应该得到中国政府的保护,而不是被践踏和欺凌。他们只是希望他们的宗教,语言,建筑,文学,风俗得到应有的尊重,只是希望活在他们的祖先留给他们的财富里,就象今天的不丹,或者拉达克之于印度。可是,当中共政权鼓励移民西藏,污辱西藏宗教和宗教领袖,破坏西藏的古老建筑,抢劫西藏的资源,限制藏人的风俗,让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无以立足的时候,西藏人就不得不喊出独立和人权的口号。如果中共能够从西藏抗议的事件出发,反省多年来在西藏行使的极左政策的弊端,给予藏人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就象《十七条协议》保证的那样,西藏人就不会举起独立的旗帜。”

第三,敬爱的达赖喇嘛,永远是西藏民族精神的象征,他的选择,就是西藏人的选择。

只有对西藏一无所知的人,才会说出“切割”笑话。

Post by 向往善良 on 2008, May 24, 4: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马英九抛弃台独,可能也是一种切割,虽然对他来说,也是痛苦。但毕竟切割了。我读了的就职演说稿10篇,我深深为他的政治智慧所震撼。
你也去读读无妨,政治人物的作秀文章也可显示其智慧的光芒的。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4: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回应:我个人的理解是要求达赖喇嘛必须痛下决心和藏独做彻底的切割,以博得北京的信任。

这种切割是必要的,当然也是痛苦的。但这是他的政治智慧。如果他没有这样的胆识,他会饮憾终身的!
我是小人物,我就这样理解。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4: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真的,你们别捧杀唯色了,马屁不是这么拍的。
==================================
我觉得我的这个比喻挺强的,^_^

Post by Arthur on 2008, May 24, 4: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去北京参加奥运会意味着和共产党和解,至少是一个开始。

共产党是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我也听说了达赖方面的一些说法。对我们来说,如果达赖方面真正想为祖国、为北京奥运会做一些有益的事,就应该以实际行动,真正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停止策划煽动暴力活动,停止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

我个人的理解是要求达赖喇嘛必须痛下决心和藏独做彻底的切割,以博得北京的信任。

引用 小人物 说过的话: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Dalai Lama 一直就想去北京参与奥运会?
对于我们这种小人物来讲,总是难以理解他的神明啊!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4: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真的,你们别捧杀唯色了,马屁不是这么拍的。

引用 Arthur 说过的话:
下面那位兄弟,是度母不是母度。
度母是藏人心中的女神。
我在唯色身上看到了金刚亥母的形象。向她致敬。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我们是应该向母度致敬!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3: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Dalai Lama 一直就想去北京参与奥运会?
对于我们这种小人物来讲,总是难以理解他的神明啊!

Post by 小人物 on 2008, May 24, 3: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下面那位兄弟,是度母不是母度。
度母是藏人心中的女神。
我在唯色身上看到了金刚亥母的形象。向她致敬。

Post by Arthur on 2008, May 24, 3: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5月19日清晨,柏林超豪华酒店阿德龙门前早已站满了夹道欢迎的人群,雪山狮子旗迎风飘扬,平素冷寂的酒店大厅也呈现出一副宾客满盈的热闹景象。大家都在期待一名特殊客人的到来。十四世达赖喇嘛——用藏学家罗默尔女士(Stephanie Roemer)的话来说,是一个“有着无数刻面的结晶体”。他的周身闪耀着道德、人权、和平以及智慧的光芒,令崇拜者看到了“神灵”,憎恶者看到了“妖魔”。至于这位73岁老人的真实“内核”,恐怕鲜有人能够触及。

不寻求西藏独立是假话,你挂那么多雪山狮子旗干什么用的! 彻头彻尾撒谎!

Post by 看不惯 on 2008, May 24, 2: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台湾悬钩子的博客很有质量。我为这样一位有文化,有善心,有品位的同类,感到骄傲。

在这个时刻,我想起了一则佛教故事。说的是观世音菩萨,已经帮助了许许多多的众生从罪孽的苦海里渡到了安全的彼岸。可是,回首时,又看见了数不尽的人们在恶道里嘶心烈肺地叫喊着,咒骂着,痛苦极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这时,流下了眼泪。后来,这些眼泪,变成了度母,帮助菩萨拯救那些在无明里挣扎的人们。

唯色,在某种意义上,你就是观世音菩萨精神的花朵,是一位度母。

Post by 向往善良 on 2008, May 24, 2: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达赖喇嘛首次在德国会见中方记者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3356016,00.html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4, 2: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我个人认为藏语教育是要改进的
藏人的经济地位是有必要提高的
那些“誓死追求西藏独立”的人,是有必要真的去死的。

这几点实现以后,西藏就圆满了。
PS:我觉得西藏现在会藏文的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一定比解放前高得多。如果还不满,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了。

Post by 拯救者 on 2008, May 24, 1: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引用 拯救者 说过的话:
不行啊。看到该人的博客
一打头就是一幅”FreeTibet  IndependantTaiwan“
的照片
这种认知的人,还是不要来谈西藏问题了。


唯色当然支持台湾独立了,这还看不明白?当然了唯色一样支持新疆独立,内蒙古独立。唯色同学是团结一切反华的力量,什么苍蝇狗屎只要是反华照单全收。

Post by 木婉清 on 2008, May 24, 1: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主权毕竟是不能谈的。
主权之下,我觉得一切都可以。
当然,我觉得大藏区和移民也没有妥协的余地。

Post by 拯救者 on 2008, May 24, 1: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不行啊。看到该人的博客
一打头就是一幅”FreeTibet  IndependantTaiwan“
的照片

这种认知的人,还是不要来谈西藏问题了。

Post by 拯救者 on 2008, May 24, 1: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引用 Tibetanstudents 说过的话:
long live kundun。


别long live了,毛泽东被人喊万岁喊了多少年,不照样死了。达赖都72了还能活几年呀,整天long live,long live的让人觉的文革好像没有结束一样呢。

Post by 木婉清 on 2008, May 24, 1: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唧唧歪歪了半天,没看明白到底说什么。
西藏人的平均寿命从59年前的三十几岁增长到了现在的六十几岁,中共真是惨无人道的迫害西藏人民呀。

Post by 木婉清 on 2008, May 24, 1: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long live kundun。

Post by Tibetanstudents on 2008, May 24, 1: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