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两篇关于达赖喇嘛的最新报道

 

 

 

兰伯斯谈话

译者台湾悬钩子注:这是今早泰晤士报社论,主要是劝告英国首相高登布朗应该在唐宁街与达赖喇嘛晤面。

From The Times May 21, 2008

The Lambeth Talk

Brown should be meeting the Dalai Lama in Downing Street

达赖喇嘛昨天抵达英国,展开为时十一天的访问,用意不但是宣讲佛教的讯息,也是为了他故乡西藏的文化自治权。他的拜访已经吸引了可预期的争议。一些流亡的藏人,对他反对他们坚决的反中国路线感到愤怒,已经准备抗议。另一个人数比较多的团体,则是为了高登布朗拒绝在唐宁街见他,并将此动作视为首相的懦弱、想讨好北京的企图,而相当生气。而中国则重复之前的说词,谴责达赖喇嘛的“分裂活动”,又警告西方不要利用他来“介入中国内政”。

中国对这个四十九年前流亡的男人的感冒,以及在他的家乡甚至只要提起他的名字就加以严惩的行为,已经接近偏执。中国领导人责怪他两个月前单手煽动反中国抗议,怪他激励全球反奥运火拒的示威,怪他激起反中国情绪,怪他主导西藏独立的“分裂”运动。北京一致地谴责任何已经与这位七十二岁藏人见面的西方领袖,抵制任何他出现的国际场合,并且下令对欢迎他的国家展开政治与经济的报复措施。

这种粗糙的勒索手段已经几次得逞。要为德国总理梅克尔加分的是,她曾经在去年九月与达赖喇嘛在柏林见面。而让她感到丢脸的是,上星期德国联合政府表面上冷落了他,只让发展部长非正式与他见面。德国政党之间仍然为去年九月会面后的歧见而刺痛着,他们决心不再激发更进一步的(来自中国的)贸易反挫。同样的威胁似乎对唐宁街一样有效。虽然约翰梅杰与东尼布莱尔曾经邀请达赖喇嘛到唐宁街十号,布朗先生坚持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只能在纯綷宗教的场合里出现,所以他会与他在兰伯斯宫见面。

这个决定实在可耻。感觉起来就像是一种胆小如鼠、两边讨好的措施。达赖喇嘛由坎特伯里大主教出面迎接,是恰当的;毕竟他具有极大的属灵成就。然而他也应该由首相给予恰当的政治尊敬,这不仅是恰当,甚至是必要的。布朗先生想两边讨好,让自己看起来十分荒谬。这似乎与他过去迟签里斯本条约,决定迎接奥运火炬、却又不碰它,以及他对于美国扩大北约的主张保持沉默一样,都是贬低身份、想要骑墙的企图。

达赖喇嘛的政治重要性是不用争论的。他不只是在自己的家乡广受尊敬;他和解圆融的方法,政治主张的温和,以及坚持西藏性灵与文化的自由,而不是领土的独立,应该能向中国显示如何调和政治控制与地方情感的方法。他的风范与维吾尔分离份子、以及穆斯林西部地区那种刚刚开始萌芽的恐怖主义不同;这是一种北京能够——并且应该——使用在台湾的模式。全世界都已经展现对于中国可怕地震中受苦的灾民的同情心。这是一个北京应该接受达赖喇嘛怀柔的佛教讯息的时候。这不是一个唐宁街以抵制的方式减弱该讯息的时候。

 

“我为中国领导人祈祷”

译者台湾悬钩子注:这一篇文章是登在五月十二日的德国《镜报》上,两位德国记者到达兰萨拉访问达赖喇嘛的对话录。其实是他提出四点回西藏条件之前,也在访问德国之前。翻译出来,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访谈里,达赖喇嘛其实对于帕特里克·法兰屈的文章作了响应,另外一方面他也谈到对于主张武装抗暴的西藏青年会的看法,以及他对于继任者的安排的想法,或者有助于我们更加了解他的立场。

SPIEGEL INTERVIEW WITH THE DALAI LAMA

May 12, 2008

I Pray for China's Leadership

镜报:圣上,您已经收到北京奥运开幕典礼的邀请函了吗?

达赖喇嘛:中国政府选择了另外的选项:不邀请我,排除我。还责怪我。就在昨天,拉萨的西藏日报又再一度以严苛的字眼骂我。你们在西藏的同行很有创意。

镜报:几个礼拜以来我们记得的某些说法是:罪犯、叛徒、分裂份子,然后是西藏自治区的共产党头子:“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怪物。”这些骂名会伤人吗?

达赖喇嘛:噢不,一点不会。你们忘了说“恶魔”了。这些只是空洞的话语。如果使用此类语言来描写我可以让中国官员高兴的话,他们应该继续下去。我会很高兴提供血液样本,让科学家决定我是人还是禽兽。但我确实谴责,认为严重违背人权的是,中国当局强迫我故乡的藏人们污蔑我,并且强迫他们书面写下谴责我的话语。

镜报:北京承认这种方法,称它是“爱国教育运动”……

达赖喇嘛:……事实上,违反了宗教自由,也违反了人民共和国的法律。

镜报:除了这些骂名以外——甚至在骂您的同时——中国政府也说要跟您见面。这对您来说有道理吗?您认为北京的共产党领袖真的相信您煽动拉萨与其它地方的民众,甚至要鼓励他们使用暴力?

达赖喇嘛: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相信,但如果他们真的这样想,也许他们应该到奥斯陆去要他们收回求诺贝尔和平奖。不,我当然对非暴力是非常认真的——我一辈子都是。我已经邀请中国当局前来达兰萨拉,检查我所有的文件与演讲,我会让他们尽量地查看。然后他们可以呈现他们这些指控的证据。

镜报:但您不能否认,除了僧人的和平抗议,遭到残酷镇压以外,拉萨的藏人年轻人也犯下了劫掠与纵火罪。

达赖喇嘛:我假设事实就是如此。我谴责这种行为,而我也很难过看到我的藏人同胞们作出这样的事——即使它几乎肯定是因为他们对成为自己国家的二等公民而感到深层的失望与绝望。暴力是不应该的。我已经提请国际调查西藏事件,让一个受认可的独立机构来完成这个调查。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大体上说起来,是无辜的藏人在忍受军警的残暴行为。我们哀悼超过两百人丧失生命。但我们也缺乏西藏过去所发生、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完整与详细的报导。

镜报:您从哪里得到您的信息?

达赖喇嘛:我们有一点独特的讯息来源:偶尔有人打行动电话来,或者传一封电子邮件。当然,这些新媒体也受到严密的监视,但北京很难完全控制。

镜报:您收到三月大难消息、看到第一个死者照片的最初反应是什么?

达赖喇嘛:我哭了。我跟我流亡政府的总理坐在一起,我们俩坐在一起抹眼泪。这么多痛苦,这么大的绝望。我很难过,深深感到哀伤。

镜报:但不生气?

达赖喇嘛:有时候会说一个生气的字眼,但这样已经满糟糕的。不,怒气与我无缘,因为愤怒意谓着想要伤害他人。我的信仰帮助我克服这种负面的情绪,帮我找到平衡点。我的每一个佛教仪式都是给予与获得的过程。我受到中国的不信任,而我发出同情心。我必须承认在最近这几个礼拜这样做并不容易。

镜报:您也为中国人祈祷吗?包括犯行者?

达赖喇嘛:除了恐惧与担忧之外,我与自己的潜意识达成和谐,所以我能够正常地尽我的义务。我睡得很好。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也为中国人祈祷。为了他们的领导人。也会那些手上染血的人祈祷。

镜报:您不只是为了中国人祈祷。最近您还跟他们再度协商,透过两个代表。这两位使节最近才回到达兰萨拉向您报告在深圳的谈话内容。您对于此次会谈的评估如何?

达赖喇嘛:在这个非正式、一天的会议里,我的两个代表与两位中国官员同意,愈早举行第七次的会谈愈好。未来几天内,双方同意的话,就会定下一个日期。在这次会议里,双方就西藏动荡的原因与性质都有相当不同的看法。但虽然他们的看法不同,两方都显示愿意继续努力克服西藏的问题。

镜报: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关于程序问题的讨论。

达赖喇嘛:是以这种精神,双方都提出具体的方案,未来可以用在下一轮的正式谈话里。

镜报:这是进步吗?

达赖喇嘛: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就像邓小平所喜欢讲的,而这也是对的。不论如何,这一次的谈话气氛表面上是愉快的。他们采取了尊敬,而不是侵略的立场。但这离突破还有很大的距离。在深圳的会谈只是对话,但至少在中国这边,第一次主动事先要求对话,并且在媒体宣布要与达赖喇嘛的代表会面。

镜报:许多人假设北京提出对话的建议,只是为了策略的理由,好停止世界各地对北京在西藏行为的谴责,让它有时间进行奥运,而不必面对抗议。让它有办法对西方领袖说:“看,我们正在协商。”您被共产党领导人欺骗了吗?

达赖喇嘛:确实,只为了谈话而谈话是没有用的。我只对于严肃讨论如何解决问题有兴趣。这样的讨论我们很欢迎,也不设任何限制。但这些谈话必须以外在世界都能看到的透明形式进行——别再关起来门搞密谈了。当然,国际对北京的压力是有效的。我只能鼓励每一个自由社会,特别是德国,继续施压。整个世界都应该帮助我们。中国人对他们的国际声誉是非常在意的。

镜报:具体地说,您希望从中国那里得到什么?

达赖喇嘛:中国人一定要承认有一个西藏问题。这就是我们刚刚同意要举行的下一次会谈的焦点。不像之前的动乱,这一次的不安不只影响了拉萨,也不只是所谓的西藏自治区。抗议的活动遍及了整个说藏语的中国土地。即使是北京的西藏大学生都在抗议。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政府压倒性、完全的反驳,而它的政策不能再受忽视。北京必须了解过去五十年来,某些事情大大出错了。

镜报:什么事?

达赖喇嘛:他们曾经试过的每件事。压迫与折磨在西藏没有带来任何好的效果,而政治的再教育也失败了。政治洗脑,与愈来愈多的汉人移民西藏,未能成功让藏人闭嘴。然后北京共产党的领导人试图采用改善生活水平的方法,把钱砸在硬件建设上,只发现藏人们更珍惜自己的文化独立与精神生活。多年的镇压下来,藏人不再相信汉人了。现在北京的当权者,那些政治局的九位委员在决定十三亿人民的事情,正站在十字路口上。我希望他们会选择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政策,一种实际的政策。

镜报:您认为可能的解决方案是什么?而北京会朝哪个方向走呢?

达赖喇嘛:我们的政策是希望西藏广泛地自治,这是最有愿景的方法。藏人必须拥有决定所有关于文化、宗教、环境议题的权力。这与成为一个独立国家完全不同。在国际法之中,这个新西藏仍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而中国仍然负责外交与国防政策。如果北京同意这种模式,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再见到暴动,以及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了。这是不同的,正面的方法。

镜报:有负面的可能性吗?

达赖喇嘛:有一个危险是中国领导人相信他们没有机会安抚西藏了,也相信他们永远失去藏人的忠诚感。在此同时,中国希望能够完全控制一个富有自然资源的国家。在该版本中,他们会更加残暴地压迫我们的人民,甚至把他们变成自己家园里的极少数。第二种版本就是把西藏变成汉人的。这将是我们终止对话的时候,也是停止建立互信措施的时候。

镜报:北京会走哪一条路?在六月二十日饱受争议的奥运火炬经过西藏首都,而可能出现更多抗议时,我们会感觉到吗?

达赖喇嘛:我已经劝告我在拉萨以及其它地方的国人,包括旧金山在内,不要抗议奥运火炬。我不知道这样做可以达成什么效果。也许我应该再作出另一个请求。中国政府一直指控我破坏奥运以及火炬接力。事实上,我一开始就欢迎北京得到奥运主办权。

镜报:许多藏人看到火炬在珠穆朗玛峰接力,这对于藏人而言是圣山,又经过拉萨街道,经过您之前政府所在地,布达拉宫,认为是一种挑衅。您也这样认为吗?

达赖喇嘛:如果时局是平静的话,我不会难过。但现在我的确了解这些抗议,虽然我不支持他们。我亦劝导所谓和平步行的组织者,他们想从达兰萨拉一直步行到人民共和国的国境,我希望他们取消活动,因为这样只会跟边境的武警发生冲突。但我可以做的,只有给他们忠告,不能压制其它人的意见。我希望中国政府不会使用这个来作为借口,再犯下另外的血腥暴行。

镜报:您的非暴力路线正在失去您流亡国人的支持,虽然您还是被尊为西藏的象征。西藏青年议会的好战派,坚时为了独立不惜暴力,也正在赢得影响力。中国领导人最近说西青会是“恐怖组织”。

达赖喇嘛:当然我了解年轻人都没什么耐性。但他们没有概念,只有情绪。我也熟悉他们的这种梦想好几年了,我一直希望这种梦想能够早早停止。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是说藏人应该拿起武器来达到独立?什么武器,又要从哪里取得?也许从巴基斯坦的穆斯林暴乱份子?如果我们取得了武器,又要怎么运到西藏?一但武装独立战争开始,美国人会来帮我们的忙吗?德国人会吗?

镜报:当然不会。虽然如此,有些藏人相信您太容易妥协。您的偶像,圣雄甘地,宣扬的是非暴力反抗,与公民不服从运动。拒绝与外来入侵者合作与在国境内步行,对他而言似乎是个好主意。

达赖喇嘛:对。然而有一点很大的不同:甘地可以在法庭上陈述他的理由。试试在拉萨这样做。英国帝国主义者很坏,但与今日的中国帝国主义者没得比——他们更糟。而且,另外,我相信绝食至死的抗议是一种不能许可的暴力活动。而且在中国人眼中也不算什么。

镜报:现在您很广泛地谴责了人民共和国了。中国肯定不是宪政国家。但无可否认的是有一个缓慢成长的公民社会:勇敢的记者、律师、环保人士。而中国的经济成长也是很可观的。

达赖喇嘛:那是真的。你该知道的是我是该党领袖目前在提倡「和谐社会」的大粉丝。但说词后应该接着实际的行动。我对中国长远的未来感到乐观。因为长期暴力镇压人民是很困难的,就像苏联与东欧国家所显示的。中国的社会今天确实是在改变,也带来了许多正面的发展。中国人正在重新发现宗教。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是个佛教徒,前总理朱融基也是。许多生意人与艺术家开始对佛教感兴趣。令人振奋而与众不同的批评政府文章正在出现在网络上。这可能导向他们对西藏问题有愈来愈多同情与团结心。

镜报:您有乡愁吗?

达赖喇嘛:乡愁?没有。家是你觉得自在,获得好的对待的地方。当然在印度这里是如此了,在瑞士,在美国——在我很喜欢的德国也是如此。

镜报:您放弃了再见到拉萨的希望了吗?还有布达拉宫,您长大、治理国家的地方?

达赖喇嘛:噢,没有,当然不是。我很乐观,我认为有一天一定可以回去。

镜报:什么时候?什么条件呢?

达赖喇嘛:我已经认为我自己是半退休状态了。政府每天的例行公事已经交由总理仁波切在处理,他是由流亡藏人民主地选出来的人。我在几年内就会完全退休了。

镜报:您最近说了,拉萨暴动最严重的时候,以及达兰萨拉这里举行激烈抗议的时候:“如果事情不可收拾的话,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完全辞职。”有些人诠释您的话,认为是威胁青年议会的激进派,告诉他们不能再得到您的支持了。其它人则视这种话言为威胁中国领导人,这就是最后寻求妥协的最佳机会了。

达赖喇嘛:它的意义就是字面的意义而已。我期待将来只作一个和尚的简单生活。好吧,也许是有点警告的,就像你所提到的。

镜报:中国人会要求您做出更多让步,甚至在考虑让您回到拉萨以前。至少,您声称为所有的藏人说话,您已经呼吁大西藏地区应该广泛自治,包括目前的西藏自治区,以及青海省的一部份……

达赖喇嘛:……我出生的地方……

镜报:……四川、甘肃与云南,这接近人民共和国领土的四分之一。

达赖喇嘛:为六百万藏人说话是我的道德责任,而文化的权利与自由应该适用到所有的藏人身上——这是明载于宪法之上的。

镜报:您可能以达赖喇嘛的身份辞职,特别是交出宗教与政治的头衔,及其中包含的责任?

达赖喇嘛:我不会再扮演政治角色,或者有名的宗教角色了。当我圆寂的那一天到来,当多元化、意见自由表达、法治回到西藏时,我会放弃我所有的历史权威,将之交给地方政府。

镜报:您会是最后一世达赖喇嘛吗?您打算涉入选择您的后继者到什么程度呢?

达赖喇嘛:就在前几天,我们在达兰萨拉这里才与一个高层团体讨论了这个议题。有各种模式,但主要的因素将是藏人的意志。我已经考虑就此问题举行公投。每件事都是可能的:像天主教廷一样的一小块土地,选一位女性为我的继承者,或者达赖喇嘛不再转世,甚至转成两位,因为令人惊讶地,共产党已经给了自己选择转世灵童的负责权利。

镜报:最有可能的版本是什么?

达赖喇嘛:我被大家一致要求要参与选择继承人,并且让此制度延续下去。但我希望还有很多时间,而我希望还有十年或二十年可以想这件事。当然,如果届时我们都还在流亡的话,我的继任者应该要在印度某处出现,确定会在西藏之外。

镜报:您常常旅行世界……

达赖喇嘛:……而将来也会继续这样做。即使我回到拉萨,我仍然想要继续旅行。我认为我自己是世界公民,并且对科学与佛学之间的关系很感兴趣。我主要的目标就是推动基本人性价值,并且促进宗教之间的交流。然后才是西藏。

镜报:您下礼拜要来德国几天——这是您常常拜访的国家。

达赖喇嘛:对,我很喜欢你们的国家。我会发表谈话,然后也许会跟几位政治人物见面。

镜报:总理下礼拜人在拉丁美洲,但德国国会主席,诺伯特·拉默特(Norbert Lammert),北莱茵西发利亚州的州长约根·鲁特格(Jürgen Rüttgers),显然想与您见面。

达赖喇嘛:好,让我们希望中国人这次不太抗议。

镜报:您知道您在德国很受欢迎,许多德国人都把您当成模范,而不是也是德国人的天主教教宗?

达赖喇嘛:我不能负责。这太令人不好意思了吧。

镜报:圣上,我们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采访记者是Erich Follath Padma Rao两位,在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政府的总部进行此项访问。

图片附件:
大小: 35.84 K
尺寸: 500 x 238
浏览: 47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97条记录访客评论

唯色女士 您好 !

请原谅, 我不精通网上联络, 冒失地找到此机会试试与您联系. (会否被监督及刁难 ?) 我的目的是寻二十年前的几位朋友, 其中一位名叫 : 索朗顿珠, 当年在西藏社会科学院, 预计此时已退休, 约有六十岁上下. 此名 我从网上看到过, 如 : 与您联名签字 及写一文  « ‘西藏’是什么 ? »等等, 我总猜想是否 他就是我在寻找的朋友之一:索朗顿珠 ? 我留存当年的照片. 今日就写到这里.
盼能收到回音 ! Tashi Delek !
Toya

Post by Toya on 2008, November 21, 2: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太天真了,宗教未必是纯洁的。
请为所有的人考虑吧!我们汉族才是二等公民,得到的越多越不满足,不切实际的空想只会带给大家痛苦,有没有实际一点的? 怎么样改造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的痛苦?怎么样带给众生幸福 而不是单独的藏人。为藏族单独争取所谓的没有实际实施方案的幸福是空洞的。一旦成功了,带来的只是你本人,或是略带心理压迫的宗教领袖,不是平等的佛陀,而是凌驾我们所有人之上,世俗的权力果然迷人。
我不说啥了,说啥也没用,不论是政府或是达赖 里我们都太远,看好自己,渡了自己,才能不增加社会的压力。

Post by 抱朴子 on 2008, November 13, 10: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桑杰嘉措 说过的话:
你懂个瓜子。

  呵呵,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说到痛处了???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24, 1: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昨天有人说,你看老人拿最高奖,你们心理不舒服。
此言差矣,看到别人拿奖,自己心里不舒服,那是变态。
1。此奖与科学奖是两个国家、两个机构颁奖,不可等同。
2。此奖颁发,其意在于攻击中国政府,1989年的事件众所周知。老人发表的领奖谢词也看得清楚。
3。想要得奖,容易得很,GCD可以给你做一个火车皮给你。
4。自从CIA没有资助他后,就拿这些一文不值的东西哄你。去年的美国国会也是这样。西方国家的目的达到了,老人的目标落空了。
写一篇小小的论文,论论我们的民族精神,也比去拿那个什么奖要值得。
你们自己考虑考虑吧!

Post by 想说话 on 2008, May 23, 9: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来自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西藏和达赖的看法:
一位叫“ISLE”的人谈的对西藏的看法是德国官方媒体中完全看不到的一种。他后来自己声明说他是德国人。他写道:“西藏现在没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达赖十五世统治下西藏会更自由。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会惊讶地看到,在达赖十三世和十四世的时候,统治是多么的残酷……比今天的缅甸和今天的西藏要残忍一千倍。第十五世达赖只是在1951年后失去了他对西藏(更糟糕的)绝对统治的一个骗子。”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Post by hao on 2008, May 23, 9: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他的欺骗实际上并不高明。在他的统治时期,西藏的人权问题比现在的不知要差多少个级别,他却闭口不提,一味的指责现政府压制藏民的人权。他知道,这样能迎合西方的政客,他们是不会揭穿他的老底的。达赖不是为喇嘛们的人权抗争,他是想恢复喇嘛的特权,他是想恢复旧制度!
尽管我反对西藏独立,但如果达赖作为宗教领袖,号召藏人为独立而和平抗争,我会敬重他的。但他现在的所做所为让我感到失望,感到恶心。

赞同此言,此乃微言大义!

Post by 不想说话 on 2008, May 23, 9: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一直以来,西方的大部分人对西藏问题都抱有偏见,他们把达赖捧为“微笑的天使”。谢盛友文集(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05&postID=22370)

上有一篇文章“达赖不是为喇嘛们人权抗争”,写的是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电话采访德国外交协会中国问题专家桑德施耐德,我觉得桑德施耐德的谈话还是很客观的。

我个人不信什么宗教,但很多年以前,我对达赖喇嘛是非常敬重的,因为他是西藏的宗教领袖,他是圣人。自从他拿了诺贝尔和平奖后,我对他的看法就有了根本的改变。他已经像他所说的是一个凡人了,因为他确确实实在做凡人做的事,开会领奖什么的。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罢了。他还染上了多数政治家虚伪甚至欺骗的毛病,这就只能让人不齿了。

怎么虚伪呢?他明明要的是独立,却偏要高喊反对独立。他明明是利用西方政客的软弱(不敢得罪“民主斗士”),对中国政府进行挑衅(谁都知道中国政府反对外国政府与达赖的官方接触),却要把自己装成和平的使者,到处周游。他明明是在利用作为达赖喇嘛所享有的受崇拜和受欢迎,却偏偏要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普通的僧侣”。

他的欺骗实际上并不高明。在他的统治时期,西藏的人权问题比现在的不知要差多少个级别,他却闭口不提,一味的指责现政府压制藏民的人权。他知道,这样能迎合西方的政客,他们是不会揭穿他的老底的。达赖不是为喇嘛们的人权抗争,他是想恢复喇嘛的特权,他是想恢复旧制度!

尽管我反对西藏独立,但如果达赖作为宗教领袖,号召藏人为独立而和平抗争,我会敬重他的。但他现在的所做所为让我感到失望,感到恶心。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8: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一直在想,达赖如果只是个普度众生的宗教领袖,而非四处乞讨的政客,那该多好。政治是最丑陋的东西,再美好,高尚的事物一旦遇上政治,都会扭曲变形。

Post by 喇嘛也要性生活 on 2008, May 23, 4: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墨索里尼对西藏的启示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Opinion/2008_5_21_8_51_45_134.html
供大家参考。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3, 9: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宗教迫害”,“违反人权”,“争取宗教自由”。如果你从一个流亡藏人那里听到这些,你可能认为他们在指责中华人民共和国。你能想象这可能是在说西藏流亡政府么?

1996年12月,在印度的喇嘛进行了一场抗议示威。起因是当年5月,达赖喇嘛开始禁止藏人崇拜“多杰雄登”(Dorje Shugden 或者 Dholgyal)。达赖认为,对多杰雄登的崇拜会危害西藏的利益,并且威胁他自己的生命。没有遵守他指示的藏人不断地收到匿名信 [1]。西藏人民议会要求所有的藏人在听完达赖喇嘛录音带并且打消了对这项禁令的疑问后,“独立”决定立场(1996年6月)。

多杰雄登的塑像从寺庙中被抬出来,销毁,然后碎片被扔在垃圾场。一场签名活动也在流亡政府的监督下进行。藏人们被要求签名承诺不再崇拜多杰雄登。拒绝签名的人每天生活在恐惧中。他们的姓名地址,他们孩子的姓名学校被张贴在公共场所。其他藏人向他们的房子扔石头,有时候甚至把他们赶出去然后放火烧屋。在他们一直生活的社区里,别人都不愿意和他们交流,“就像是二战前德国人对待犹太人一样”[2]。Swiss public TV在1998年的时候制作了一部纪录片[1]。一位接受采访的老喇嘛表示了不满和困惑。在纪录片还未完成前,他就被人用刀袭击,侥幸活了下来。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一直在否认暴力活动的存在:“有人在传谎言,说有人被骚扰,还有人被从政府中提名。这些案例都不是真的”。达赖喇嘛在接受Swiss public TV采访的时候也加以否认。甚至在记者告诉他自己亲眼看到了暴力的受害者,他也继续否认。

在流亡政府的法律里,不遵守达赖喇嘛指示是违法行为。藏人们被一遍遍的教育,信奉多杰雄登将会危及到达赖喇嘛的生命。有些积极主张信奉多杰雄登的藏人被指控为杀人犯。他们只能再次选择流亡。在西方社会中,信奉多杰雄登的藏人得到了很多支持。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组织以争取宗教自由。但是流亡政府一直认为这些组织得到了敌对的中国政府的支持。

西藏流亡政府坚持他们没有剥夺宗教自由,因为宗教自由不包括选择信奉对象的自由。

2008年2月13日,西藏流亡政府举行了一次投票。不信多杰雄登的选择黄签。坚持信奉多杰雄登的选择红签,但是必须解释原因。巧合的是,黄色是藏传佛教的代表色(黄帽教),而红色一般是“共产中国”的代表色。

有讽刺意味的是,1959年达赖逃离中国的时候,有人借多杰雄登的“神谕”告诉他赶紧跑。在多杰雄登的神谕里,还包括详细的逃离路线,CIA后来就在这些路线上为达赖喇嘛空投补给。当时达赖喇嘛的保镖(武装喇嘛)现在都感到困惑。因为达赖喇嘛告诉他们多杰雄登实际上希望要他的命。

从1963年以来,达赖喇嘛就是流亡政府的领袖。流亡议会的议员是由选举产生的,但是达赖喇嘛永远是“西藏国”的元首。从未有人提案反对达赖喇嘛。据一位守访的西藏流亡政府官员说,永远也不会有[1]。每一个议案都必须经过达赖的批准才能生效。好莱坞明星理查.基尔说,达赖喇嘛是活着的最伟大的人。但是即便最伟大的人也会被45年绝对的权利腐蚀掉。不知道达赖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是怎么打算把“多杰雄登”冲突从一个11万人的印度小村庄,带到一个有600万藏人的240万平方公里的大藏区去的?

English (original):

Tibetans’ demand for religious freedom - Tibetan’s Dorje Shugden Conflict (www.TibetPedia.org)

"Religious prosecution", "Human violation", "Demand religious freedom". If you heard these words from a Tibetan in exile, you would think they're talking about P.R.C. Can you imagine they may refer to the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In December of 1996, a protest was held in India against a newly issued ban of worshipping "Dorje Shugden" (a.k.a Dholgyal), a respected religious deity Tibetans have been worshiped for 300 years. The ban was issued by His Holiness the 14th Dalai Lama. He regarded the worshipping of such deity harmed the Tibetan cause and his personal health. Anonymous threats were spreaded against anyone who obeys his directness [1]. The Assembly of Tibetan people's Deputies also officially instructed the Shugden worshipper to make "independent" decision after they listened to the teaching of His Holiness and cleared the doubts in their minds (Jun. 1996).

The statues of Dorje Shugden were removed from temples and destroyed. A forced signature event was also held to make people promise to stop the Shugden worship [2]. Those who refused to sign lived their life in great fears. Their names and address and their Children's names and schools were posted in public. People threw stones at their houses. Sometimes their houses got burned. They were treated as outcasts in their communities. Swiss public TV filmed a documentary about the Shugden conflict in 1998 [1]. An interviewed old Lama who expressed his discontent was later attacked by a knife and barely survived. The response from Dalai Lama and the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was negative. "Some people have been spreading lies that individuals were harassed and their objects of worship seized for propitiating Shugden, and that government officials were expelled from job, etc. Not a single of these allegations were found to be true"[3]. When Dalai Lama was asked about the violence during an interview by Swiss public TV [1], he insisted that those did not happen, even so after the interviewer told him that he had seen it with his own eyes.

In the Tibetan in exile community in India, it's against the law to object Dalai Lama's teaching and decision [1]. And it's been repeated told that practicing Shugden worship would endanger His Holiness's life. Some Shugden activists were declared murderers and had to go exile again. The exiled Shugden activists often found supports in the west. They have also established their own organization to demand their right of religious freedom. The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declared that those organizations are funded and supported by the Chinese authority.

The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insisted that they didn't violated religious freedom, since religious freedom does not include the freedom of choosing which deity to worship.

On Feb 13 2008, Tibetan Government in exile tried to resolve the conflict once for all with a vote, which has been taken in 14 monasteries of Gelug establishments. Those who do not want to share spiritual and material relation with Dorje Shugden followers would pick the yellow colored vote-stick. Those who continue Dholgyal worship and who want to share spiritual and material relation with them need explanation of picking the red colored vote-stick. Coincidently, yellow is the color of Tibetan Buddhism (yellow hat religion) and red is usually regarded as the color for the communist China.

Ironically. when Dalai Lama fled China in 1959, it was Dorje Shugden's oracle that told him to run. The specific escaping routes were also told by the oracle [1]. Along the routes chosen by Dorje Shugden, U.S. military and CIA dropped numerous supplies, otherwise he and his body guards could not survive. Some of his body guard were confused after they learned Dorje Shugden was indeed a demon and was trying to harm Dalai Lama's life.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led by Dalai Lama since 1963. The deputies can be elected but the Dalai Lama is forever the highest government official. Not even a single bill has been passed against Dalai Lama and, according to an interviewed official, never will be. More on that, the passed billed has to be approved by Dalai Lama before it's effective. This again shows how important a fully democratic system is. Even the holiest and greatest living human being can be drowning in absolute power. It's unimaginable how will Dalai Lama and his government bring the Shugden conflicts from a small Indian village of 110,000 Tibetans, to a 2400,000 square kilometers land of 6 million Tibetans.


[1]The documentary filmed by Swiss public TV in 199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5sOm-uQH9Y&feature=related
[2]An open letter to Dalai Lama
http://www.cesnur.org/testi/fr99/gkg2.htm
[3]Tibetan Parliament in Exile's Resolution of June 1996
http://www.tibet.com/dholgyal/CTA-book/chapter-3-1.html

Post by youke on 2008, May 23, 9: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所以,语言这东西有它敏感的地方,希望藏族朋友明白这是动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将来操朝鲜语,越南语,俄罗斯语,哈萨克语之类的民族都甚至都会提出类似的要求,如何界定这个事情是一个敏感而富有挑战的事情。不过中国有几十种官方语言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好像印度就有好多种官方语言。而且,如果汉族人当中有许多人持双语者,是不是对汉族自身的发展也有好处呢?而且,其实中国的各大方言也处在被普通话消灭的过程中,如何尊重各地的方言,也是中央政府需要考虑的事情。马英九先生在就职演说中,采用了国语,台语,客家语,原住民四种语言来说某几句话。那么未来中国民主选举以后,中国的领导人是不是要说几十种呢? 如何平衡这个国家的总体性和地域的特殊性是一个富有挑战的问题。

引用 骏马 说过的话:
我觉得有些朋友的想法偏向性太明显了。
英国是否把占人口比例接近20%的苏格兰语,威尔士语和爱尔兰语和康沃尔语作为官方语言?
法国是否把阿尔萨斯语,科西嘉语,不列塔尼语同样作为官方语言,甚至至少作为当地的官方语言?
西班牙是否把巴斯课语,加泰罗尼亚语,阿拉贡语放在和卡斯蒂尔语同等的地位?
恰恰相反的是,这些语言的使用者都在急剧减少,甚至像阿尔萨斯语根本不被教授--即使德法关系如此紧密。
按照某些逻辑,我首先支持把使用人口上亿的吴语、粤语作为官方语言,然后再进一步扩大,以500万人口作为官方语言的低限。届时中国将出现至少几十种国语--但这样对历史同样悠久的彝语、白语公平么?对使用人数更少的语言和民族公平么?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3, 9: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我觉得有些朋友的想法偏向性太明显了。
英国是否把占人口比例接近20%的苏格兰语,威尔士语和爱尔兰语和康沃尔语作为官方语言?
法国是否把阿尔萨斯语,科西嘉语,不列塔尼语同样作为官方语言,甚至至少作为当地的官方语言?
西班牙是否把巴斯课语,加泰罗尼亚语,阿拉贡语放在和卡斯蒂尔语同等的地位?
恰恰相反的是,这些语言的使用者都在急剧减少,甚至像阿尔萨斯语根本不被教授--即使德法关系如此紧密。
按照某些逻辑,我首先支持把使用人口上亿的吴语、粤语作为官方语言,然后再进一步扩大,以500万人口作为官方语言的低限。届时中国将出现至少几十种国语--但这样对历史同样悠久的彝语、白语公平么?对使用人数更少的语言和民族公平么?

Post by 骏马 on 2008, May 23, 8: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不可能一个宗教领袖下这样的命令。愿意独立或不愿意独立那都是个人表达的自由。可以提倡劝阻。不可能强加给人民。

一个宗教领袖对自己麾下的喇嘛和尼姑自然有这个权力,要搞独立的喇嘛们和尼姑们,应该脱下僧侣的衣服,爱搞独立自己搞去,不必把整个藏传佛教给绑架,这样其实恰恰是对藏传佛教最好的保护,要是没有这条,藏传佛教的寺院如果成为藏独的孳生地和庇护所,那么共产党对宗教的控制和约束也有其正当性。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还是那句话。人们有人们自己的思想表达的权利,在没有触犯法律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以强迫人们干这干那。

有独立的行动,自然违法,尤其是暴力的活动。例如,要求独立的示威,共产党不批,就是一种违法的示威,自然有权力镇压。暴力的藏独自然是要彻底镇压,至于和平的独立要求,现在肯定是不可能被容忍的,但是在将来应该是得到宽容。但是西藏独立要求中国修改宪法,自然要得到大多数汉族人的同意,所以西藏独立根本不可能。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至于语言,少数民族的语言只有和汉族的语言有同等的社会地位的时候才能够称得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文化。也就是说藏语、维语、蒙语、壮语、满语成了中国的国语的时候。才能够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同文化。不是你说的中华民族文化。

我个人对这个没有意见,其实我说的意思就是要鼓励各民族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国语不国语只是形式,但是可能会招致汉族愤青们的反对,我说的方式比较缓和,其实也是把少数民族语言提到一个比较高的位置。这样的话,有助于缓和民族关系,把民族这个因素淡化掉。例如,现在有很多优惠政策,例如,少数民族能多生几个孩子之类的,其实都是对汉族的逆向民族歧视,倘若,改为以语言为基础的方法,那么学习了少数民族语言,并达到一个水平的汉族也可以生二个孩子,其实比原来的以民族为基础的方式更平等一些。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这个不可能也不需要,达赖喇嘛从来没有要求过政治地位。不过,是他的人民把他放到别人不能替代的位置。共产党怕的也就是这个不是?

这个主要是到国外访问的时候方便对方接待,对方会根据来访嘉宾的级别给予相应的接待的。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23, 7: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来自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西藏和达赖的看法:
一位叫“ISLE”的人谈的对西藏的看法是德国官方媒体中完全看不到的一种。他后来自己声明说他是德国人。他写道:“西藏现在没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达赖十五世统治下西藏会更自由。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会惊讶地看到,在达赖十三世和十四世的时候,统治是多么的残酷……比今天的缅甸和今天的西藏要残忍一千倍。第十五世达赖只是在1951年后失去了他对西藏(更糟糕的)绝对统治的一个骗子。”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唯色:请你宽容不要再删我帖子,这是我第5次把帖子转发在这,唯色一再删不同声音的。可我做事非常执着的。

Post by ?????? on 2008, May 23, 6: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你敢批评达赖喇嘛,你唯色姐姐要跟你发飙了,希望你的唯色姐姐能够宽容你这个小弟弟。

回到你的话题,政治就是争权夺利的斗争而已,其实老百姓不过政客桌子上的筹码而已。既然是政治斗争,就无法避免尔虞我诈,彼此讨价还价。某些人口口声声要为西藏人民奋斗,其实也就是想某些机构申请一些基金,为了自己混口分裂饭吃而已。西藏人权什么时候最好? 难道不是现在最好嘛? 自然离西方发达国家还有距离,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但是从历史上讲,难道不是现在最好嘛? 难道扎西次仁笔下的贵族统治人权比现在还好嘛?难道平汪措杰平白无故会想在西藏引入共产党嘛?是的,朱瑞提到某些农奴主对农奴很好,现在有的农奴还是很感恩戴德,但是并不能否定这种制度的残酷性。

达赖喇嘛要想成为神,只有脱离肮脏龌龊的政治生活,才有可能。如果他继续谈论政治话题,从事政治生活的话,自然,无论他愿意与否,都会不可避免地沦为一种政治工具而已。这其实是达赖喇嘛最大的悲哀,也是藏传佛教的最大悲哀。藏独们拿他当工具,西方国家也拿他当工具,共产党其实也在拿他当工具。

引用 oudai 说过的话:
一直以来,西方的大部分人对西藏问题都抱有偏见,他们把达赖捧为“微笑的天使”。谢盛友文集(链接: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3, 5: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达赖在班贝克


作者:谢盛友


达赖喇嘛在班贝克报告的前夜,班贝克大教堂广场举行大型烛光晚会,象征给西藏光明和希望。
2008年5月18日,达赖喇嘛在班贝克的报告:宗教:促进和平还是挑起战争。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的盗版?

报告的前后,笔者与德国支援西藏协会(Tibet-Initiative) 主席Wolfgang Grader先生交流,这次达赖喇嘛的德国行是由他邀请和负责安排的。

我:德国记者问我,抵制奥运会不会有效果?
主席:您的说法?
我:抵制奥运,没有效果,也没有必要。达赖喇嘛本人也声称,他支持北京奥运。不管他内心如何想,至少他已经公开声明支持。汉人有五千年的忍耐能力,但是,忍耐与忍让是不同的,况且,如今经济、通讯全球化,抵制奥运,不可能像二十年前那样,具有效果。现在的人比以前理智多了,千万不要疯狂地种植愚蠢,愚蠢地种植疯狂。我害怕!为什么达赖喇嘛现在本身遇到西藏内部的压力,德国境内不少西藏年轻人组织抗议达赖喇嘛的活动?
主席:这说明藏人比汉人更加文明、更加民主,藏人内部年轻人反对达赖喇嘛放弃独立的诉求,年轻人比较激进。如果汉人在内部也允许表达不同意见,不是更好吗,不是一种进步吗?

我:为什么安排达赖喇嘛来班贝克?
主席:班贝克是国际文化遗产保护城市,西藏也是,所以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笔者:Wolfgang Grader 是班贝克人,多少有点私人感情在里头。)

我:德国联邦总统、总理和外交部长都拒绝接见达赖喇嘛,你们觉得失望吗?
主席:当然失望。以前的总统魏泽克,外交部长金克尔和菲舍尔都接见过大赖喇嘛,有象征的政治意义。不过,达赖喇嘛已经是全德国人的好朋友了,每次来,不可能都得到最高级别的接见。媒体有时候过分炒作。

我:我想起艾登。
主席:您想英国人干嘛?
我:他当英国外交部长时说过:外交的最高艺术是会说“不”,说“不”,其实是表达“是”,这才是外交的最高艺术。我个人的感觉,德国的上层个个都是出色的外交家,达赖喇嘛则是很高的艺术家。“是”就是西方社会配合达赖喇嘛造就了一个“热爱达赖喇嘛”的公民社会。德国的上层个个懂艾登,德国的下层没人懂艾登。
主席:西方人并没有造神。
我:我没说西方人造神。你们协会的宗旨和活动效果如何?
主席:给西藏希望,如果世界上没有我们这些支援西藏等等协会的长年努力,西藏在世界上的声音则越来越小,我们为西藏游说。

我:西藏问题很复杂,而你们西方人喜欢把复杂的西藏简单化。像刚才达赖喇嘛演讲前你们的文宣片:西藏自古以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西藏是独特的种族,具有独特的语言、习俗、传统、文化和宗教。文宣片把西藏问题一刀切:1950年之后……,之前一概不谈。至少我说,你们西方人“不”是把西藏描绘成黑白分明。听达赖喇嘛的演讲,我迷迷糊糊想入睡,我找到了两个等号:西方人有意无意协助达赖喇嘛把西藏和达赖喇嘛划等号,西方人有意无意协助中国执政者把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划等号。难道不是在伤害藏人和汉人的感情吗? 难道不是在破坏世界和平吗?

走出会场,看见左边是支持中国的抗议的留学生,抗议人群高喊:达赖喇嘛欺骗世界!
右边是支持西藏的藏人示威者,示威者高喊:中国欺骗世界!

一左一右,有意无意地为达赖喇嘛的报告《宗教:促进和平还是挑起战争》评分。是讽刺还是黑色幽默?


写于2008年5月18日,德国班贝克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23, 5: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达赖不是为喇嘛们人权抗争


如果想促成中国转变,采取建设性态度至关重要


达赖喇嘛周四开始访问德国。一下飞机,他便接受了德国电视二台著名主持人麦布丽特-伊尔纳的采访。达赖和西藏又将成为今后几天德国媒体的首要话题。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电话采访了周四晚间刚刚从中国回来的德国外交协会中国问题专家桑德施耐德。

德国之声:达赖喇嘛又来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正在拉美访问。外长施泰因迈尔拒绝见达赖。好几位联盟党政治家指责施泰因迈尔缺乏勇气。不过考虑到大多数德国人都赞成外长会晤达赖,对外长来说,坚持不见达赖是否需要更大的勇气呢?


桑德施耐德:这不是一个勇气的问题。对外长来说,他应当维护德国的外交利益。谈勇气的那些人只是想利用达赖喇嘛的访问为自己赢得政治上的支持。是否见达赖涉及德国外交的核心问题。而德国外长在这一问题上坚持原则。我认为这是十分可贵的。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您指责联盟党政治家将达赖的访问工具化?


桑德施耐德:当然见达赖的主要是联盟党政治家。但让我们回到问题的核心:我认为很可惜的是,对于一个德国外交上的问题,各方不能就事论事的讨论,大联合政府的执政伙伴将外交与内政混杂在一起。一般来说,这样的做法不会给外交政策带来益处。达赖一方面被此间的政治家工具化,另一方面也被藏人工具化,结果可能会在德国制造一些吸引眼球的新闻,但是西藏的状况不会因此有任何好转。

德国之声: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社民党籍的维乔雷克-措伊尔宣布将于周一会晤达赖,她可以说是代表德国政府的。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已经提出抗议。您认为德、中关系又会经历去年9月默克尔见达赖之后的挫折吗?


桑德施耐德:去年9月之后,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德中之间的信任关系遭到破坏。通过德中两位外长的反复通信,这一信任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修复。现在,中国方面可以指责我们在破坏信任之后,又食言,这对两国关系的未来发展不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目前双边关系本来就处在一个很艰难的大环境中。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维乔雷克-措伊尔作出这样的决定,这样的行为是一种政治上的精神错乱。

德国之声:施泰因迈尔周五表示,他将继续坚持所谓的"平静外交",以不使已经取得的成就受到威胁。他说,前不久北京政府与达赖代表举行对话也是他幕后努力的结果。德国外长对中国政府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吗?


桑德施耐德:很显然,他对中国政府的影响力大于其他任何一位德国政治家。如果想在中国促成转变,采取建设性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我刚刚在中国进行了一系列高级别的谈话,中国对建设性的对话持非常开放的态度。

德国之声:现在在北京与达赖代表展开对话的背景下,您认为从达赖喇嘛方面来说,是否也应采取"平静外交",暂时不寻求与西方首要政治家的会晤呢?


桑德施耐德:当然了!达赖喇嘛说的话,我们都觉得非常好。他表扬中国,对中国表示理解,但这与他的行为完全不合。他到德国来,有意识地、积极地与政治家会晤,他明明知道这样做是在挑衅中国政府,而且也会破坏正在进行的建设性的对话。从流亡藏人的角度讲,达赖的举动也是不符合他们的心意。一方面,他们的精神领袖宣扬应对中国友善,主张非暴力,而另一方面,流亡藏人追求的是完全不同的政治目标。

德国之声:德国前总理施密特以讲话直率著称。他周四在"时代周刊"上发表文章称达赖喇嘛是喇嘛教派的代表,并说今年三月的暴动不是喇嘛们为人权抗争,而是为他们的寺庙,为西藏的民族主义。德国汉学家的主流对此怎么看呢?他们是不是乐于将"亵渎神灵"的任务留给前总理施密特呢?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23, 5: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达赖不是为喇嘛们人权抗争


如果想促成中国转变,采取建设性态度至关重要


达赖喇嘛周四开始访问德国。一下飞机,他便接受了德国电视二台著名主持人麦布丽特-伊尔纳的采访。达赖和西藏又将成为今后几天德国媒体的首要话题。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电话采访了周四晚间刚刚从中国回来的德国外交协会中国问题专家桑德施耐德。

德国之声:达赖喇嘛又来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正在拉美访问。外长施泰因迈尔拒绝见达赖。好几位联盟党政治家指责施泰因迈尔缺乏勇气。不过考虑到大多数德国人都赞成外长会晤达赖,对外长来说,坚持不见达赖是否需要更大的勇气呢?


桑德施耐德:这不是一个勇气的问题。对外长来说,他应当维护德国的外交利益。谈勇气的那些人只是想利用达赖喇嘛的访问为自己赢得政治上的支持。是否见达赖涉及德国外交的核心问题。而德国外长在这一问题上坚持原则。我认为这是十分可贵的。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您指责联盟党政治家将达赖的访问工具化?


桑德施耐德:当然见达赖的主要是联盟党政治家。但让我们回到问题的核心:我认为很可惜的是,对于一个德国外交上的问题,各方不能就事论事的讨论,大联合政府的执政伙伴将外交与内政混杂在一起。一般来说,这样的做法不会给外交政策带来益处。达赖一方面被此间的政治家工具化,另一方面也被藏人工具化,结果可能会在德国制造一些吸引眼球的新闻,但是西藏的状况不会因此有任何好转。

德国之声:德国发展援助部长、社民党籍的维乔雷克-措伊尔宣布将于周一会晤达赖,她可以说是代表德国政府的。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已经提出抗议。您认为德、中关系又会经历去年9月默克尔见达赖之后的挫折吗?


桑德施耐德:去年9月之后,中国政府一再强调德中之间的信任关系遭到破坏。通过德中两位外长的反复通信,这一信任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修复。现在,中国方面可以指责我们在破坏信任之后,又食言,这对两国关系的未来发展不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目前双边关系本来就处在一个很艰难的大环境中。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维乔雷克-措伊尔作出这样的决定,这样的行为是一种政治上的精神错乱。

德国之声:施泰因迈尔周五表示,他将继续坚持所谓的"平静外交",以不使已经取得的成就受到威胁。他说,前不久北京政府与达赖代表举行对话也是他幕后努力的结果。德国外长对中国政府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吗?


桑德施耐德:很显然,他对中国政府的影响力大于其他任何一位德国政治家。如果想在中国促成转变,采取建设性的态度是至关重要的。我刚刚在中国进行了一系列高级别的谈话,中国对建设性的对话持非常开放的态度。

德国之声:现在在北京与达赖代表展开对话的背景下,您认为从达赖喇嘛方面来说,是否也应采取"平静外交",暂时不寻求与西方首要政治家的会晤呢?


桑德施耐德:当然了!达赖喇嘛说的话,我们都觉得非常好。他表扬中国,对中国表示理解,但这与他的行为完全不合。他到德国来,有意识地、积极地与政治家会晤,他明明知道这样做是在挑衅中国政府,而且也会破坏正在进行的建设性的对话。从流亡藏人的角度讲,达赖的举动也是不符合他们的心意。一方面,他们的精神领袖宣扬应对中国友善,主张非暴力,而另一方面,流亡藏人追求的是完全不同的政治目标。

德国之声:德国前总理施密特以讲话直率著称。他周四在"时代周刊"上发表文章称达赖喇嘛是喇嘛教派的代表,并说今年三月的暴动不是喇嘛们为人权抗争,而是为他们的寺庙,为西藏的民族主义。德国汉学家的主流对此怎么看呢?他们是不是乐于将"亵渎神灵"的任务留给前总理施密特呢?


桑德施耐德:我实在不知道德国大多数汉学家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不过,我的回答也许不会让您感到惊讶:在我看来,前总理施密特不仅是讲话直率,他说的也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完全被这位想通过祈祷和微笑改变世界的老人所征服,在他面前放弃批评性的思考。如果我们仔细去看历史,在达赖喇嘛统治西藏的时候,西藏仍是农奴制定。这一制度在50年代中期才被废除。在达赖喇嘛治下,西藏只有百分之一的儿童上学,现在这一比率是百分之八十二。在达赖治下,藏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6岁,现在是76岁。西藏发生了很多积极的变化。当然,这不是为中国过去几十年在西藏的很多错误政策开脱。如果我们在西藏问题上只看到达赖喇嘛的微笑,那么这就说明我们看重的是西藏问题给我们带来的象征意义,而不是西藏本身。所以,施密特所说的完全正确。

德国之声:谈到德国公众,我们今后几天又将经历绿党政治家福尔默所说的"全民亢奋"状态吗?


桑德施耐德:那当然!今天早上一位德国记者说到周一的活动时,(周一达赖喇嘛将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发表演说)称那是一场闹剧。德国的舆论又会批评中国,我们了解中国情况的应努力缓和这样的激动。我们必须清楚的是,政治不应以个人的好恶为依据,中国保持稳定符合我们的利益。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中国在法制和人权方面的进步。如果我们希望中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就必须改变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不要沉浸于西藏旗帜在柏林飘扬一天给我们带来的良好自我感觉。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23, 5: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一直以来,西方的大部分人对西藏问题都抱有偏见,他们把达赖捧为“微笑的天使”。谢盛友文集(链接: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05&postID=22370)

上有一篇文章“达赖不是为喇嘛们人权抗争”,写的是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电话采访德国外交协会中国问题专家桑德施耐德,我觉得桑德施耐德的谈话还是很客观的。

我个人不信什么宗教,但很多年以前,我对达赖喇嘛是非常敬重的,因为他是西藏的宗教领袖,他是圣人。自从他拿了诺贝尔和平奖后,我对他的看法就有了根本的改变。他已经像他所说的是一个凡人了,因为他确确实实在做凡人做的事,开会领奖什么的。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罢了。他还染上了多数政治家虚伪甚至欺骗的毛病,这就只能让人不齿了。

怎么虚伪呢?他明明要的是独立,却偏要高喊反对独立。他明明是利用西方政客的软弱(不敢得罪“民主斗士”),对中国政府进行挑衅(谁都知道中国政府反对外国政府与达赖的官方接触),却要把自己装成和平的使者,到处周游。他明明是在利用作为达赖喇嘛所享有的受崇拜和受欢迎,却偏偏要把自己说成是一个“普通的僧侣”。

他的欺骗实际上并不高明。在他的统治时期,西藏的人权问题比现在的不知要差多少个级别,他却闭口不提,一味的指责现政府压制藏民的人权。他知道,这样能迎合西方的政客,他们是不会揭穿他的老底的。达赖不是为喇嘛们的人权抗争,他是想恢复喇嘛的特权,他是想恢复旧制度!

尽管我反对西藏独立,但如果达赖作为宗教领袖,号召藏人为独立而和平抗争,我会敬重他的。但他现在的所做所为让我感到失望,感到恶心。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23, 5: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如果中共说你,你怎么办?        │
│                            │
│ ◆如果中共说你是台独,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台独数典忘祖;             │
│ ◆如果中共说你是藏独,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藏独分裂中国固有领土;         │
│ ◆如果中共说你是疆独,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疆独是恐怖主义势力;          │
│ ◆如果中共说你是法轮功,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法轮功邪教自焚;            │
│ ◆如果中共说你是有神论者,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有神论者全是迷信;           │
│ ◆如果中共说你是右派,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右派不是法西斯就是大腕的走狗;     │
│ ◆如果中共说你是左派,如果你不但加以否认,      │
│    而且大骂左派都是马恩列斯毛的徒子徒孙;     │
│ ◆如果……,如果……,                │
│    而且……──                  │
│                            │
│ ◆最后,如果中共要对你下手,如果你想找个帮手,    │
│    你会发现大家都袖手旁观、告诉你他“爱莫能助”。 │
│                            │
│                   ──洪哲胜 代编按 │
└─────────────────────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3, 4: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2008年5月20日,正当海内、外华人一致关切和援助四川受灾民众之际,中共的宣传喉舌《新华网》,转发了一篇来自另一宣传喉舌《央视网》的报道,题目是《衡量人性善恶的标尺》。这篇看上去义正词严的报道中,作者自己捏造事实,对我本人进行了极为严重的诬陷。为以正视听,我不能不第一时间做出声明如下:

在上述报道中,作者说:“皈依李洪志的魏京生、王丹、王军涛、伍凡等打着‘民运’旗号的败类们,同李洪志们策划着要借汶川之难‘迫使中共停办奥运’。在他们的网站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同情和悲伤,有的只是嘲笑、谩骂和谣言。”(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8-05/20/content_8215192.htm)这样的报道完全是无中生有。

第一,我本人从来与法轮功没有任何直接联系,也没有参加过法轮功主办的任何活动。我反对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认为那是江泽民的愚蠢的制造敌人的政治决策,也是对人民信仰自由的压制,但是同时,我个人对法轮功的理念也无法认同。作者指我“皈依李洪志”,完全是捏造事实。

第二,5月12日四川发生地震,我于5月14日即发表声明,宣布推迟原定抗议中共外交部不予我的护照延期的非法行为的活动,建议设立国
难日,并代表中国宪政协进会宣布捐款1,000美元。之后,我们海外民运团体陆续发起为灾区人民募捐活动,中国宪政协进会理事长王军涛先生还亲自走上街头,为灾区孤儿募捐。作为今年哈佛大学的毕业生,我还参与了联署致信哈佛大学校长的公开信的活动,呼吁哈佛校友为中国地震灾民踊跃捐款。以上声明和行动,皆有海外中文媒体可以作证。中国宪政协进会的网页如下:http://www.xzzg.org/index.asp,也没有任何如作者所说,对地震幸灾乐祸的言论,可接受公评。事实证明,作者上述指控也完全是无中生有。

第三,我本人自从中国申办奥运开始,始终支持中国举办奥运,同时也希望中国利用这次机会改善人权状况,做一个真正的民主文明的大国。这个立场从来也没有改变过,有我所有的公开言论伪证。作者罔顾事实,蓄意捏造,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正当海内、外华人一心关注救灾工作的时候,中共的宣传喉舌却不忘记利用这个机会,推出这样的报道,其居心无外乎就是利用民众的哀悼心情和民族主义热情,抹黑我们这些政治反对派人士。在举国哀悼的情况下,中共仍然不忘记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搞这些政治动作,才真正是人性最恶的表现,才真正是对受难民众最大的亵渎。

作为热爱中国的民运人士,我们历来明确区分中国与中共.我们热爱自己的祖国,但是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热爱,才坚决反对中共的极权政治制度。当局自知理亏,才会采取这样无聊以及无耻的手法来百般抹黑和打击我们的名誉。我们当然相信人民的判断,当时也不容当局如此肆意诬蔑,故做上述声明,望外界不要被中共当局的宣传手段蒙蔽。同时,我们也不会受当局这样的做法的影响,继续做好我们已经在进行的为灾区募捐的工作。
(王丹:中国宪政协进会主席)
2008年5月20日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3, 4: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三峡大坝诱发地震是预期中的事 黄肖路 摘编
◆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牟传珩
◆专家曾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到压制    (广东)朱健国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3, 4: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真可耻!只有他们才是汉人中的渣滓,垃圾。网上骂人,撒野,
真正的知识分子是不会这样的。

引用 Tromda 说过的话:
Dalai 基本上是一个恶梦!就是在宗教上也是不主张自由。杀死它,就算自杀!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3, 4: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你懂个瓜子。

引用 火山 说过的话:
达赖喇嘛初生的那個村莊是聲音海東專區,那裏是穆斯林的地盤,隻有少量的假西番!!!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3, 4: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万恶的大政府制度
民主论坛 2008-05-21 新闻与评论

认识问题
◆为朱学勤的“天谴说”一辩        (上海)王新旻
◆教学楼垮塌,谁之罪?        (山西汾阳)独光达
◆三峡大坝诱发地震是预期中的事        黄肖路 摘编
◆天安门下,草木皆兵           (济南)李昌玉
◆请公布“奥运火炬”传递费──“北京奥运”千万别 朱健国
探索道路
◆当“国旗”降下时的再次呼喊       (贵阳)黄燕明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北京)刘晓波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纽约)陈破空
◆请依法追究地震部门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中国)舒文明
呐喊呼吁
◆关于记者齐崇怀和贺彦杰被判刑的紧急行动 狱中作家委员会
民主理论
◆民主人权高于奥运             (澳洲)秦晋
运动留痕
◆杨天水无私捐献自由写作奖奖金帮助其他系狱作家   沧海
◆艾滋病与法律研讨会          惟谦艾滋法律中心
迫害实录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英国)沧海一叶
◆孔强:严厉谴责当局打压郭泉            佚名
文艺春秋
◆山祭──为“5.12”汶川大地震而作    (北京)郭小林
◆谭笑风生             (广西南宁)东海老人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中国)槟郎
◆睡吧,孩子!              (四川)严家伟
◆万恶的大政府制度            (美国)刘宗正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3, 4: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达赖喇嘛初生的那個村莊是聲音海東專區,那裏是穆斯林的地盤,隻有少量的假西番!!!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23, 3: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同一的农奴说的
1。一个流亡的老人,没有地位,没有金钱。也不要地位和金钱。你们这些人老说他只要放弃西藏三区的要求,就可以让他当西藏的主席等等。
2。这个不可能也不需要,达赖喇嘛从来没有要求过政治地位。

足见他是说谎!你去给达赖抬。。。。。

Post by Tromda on 2008, May 23, 2: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Dalai 基本上是一个恶梦!就是在宗教上也是不主张自由。杀死它,就算自杀!

Post by Tromda on 2008, May 23, 2: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如果他们率领下的喇嘛和尼姑有支持藏独,思想支持不算,我是指行动上支持,将被从寺院里面驱离。传佛教的作用

不可能一个宗教领袖下这样的命令。愿意独立或不愿意独立那都是个人表达的自由。可以提倡劝阻。不可能强加给人民。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二,共产党宣布从宗教中离开,停止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停止攻击达赖喇嘛,停止干涉宗教事物。但是共产党仍然拥有反藏独的权力。

还是那句话。人们有人们自己的思想表达的权利,在没有触犯法律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可以强迫人们干这干那。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三,关于语言,

至于语言,少数民族的语言只有和汉族的语言有同等的社会地位的时候才能够称得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同文化。也就是说藏语、维语、蒙语、壮语、满语成了中国的国语的时候。才能够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同文化。不是你说的中华民族文化。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四,把达赖喇嘛,班禅喇嘛的位置自动认证为中国的副元首,

这个不可能也不需要,达赖喇嘛从来没有要求过政治地位。不过,是他的人民把他放到别人不能替代的位置。共产党怕的也就是这个不是?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3, 2: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正在英国访问的达赖喇嘛认为汶川大地震后中国已经有所转变

发表日期 22/05/2008 更新日期 22/05/2008 12:21 TU

正在英国访问的西藏流亡精神领袖周三接受英国BBC电台采访时表示,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中国领导人的行动显示他们已经有所改变,但他认为,北京还缺少一个真正的超级强国所必需的道德威信。

达赖喇嘛表示,他对未来“相当乐观”,指出,本月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中国当局的反应证明中国已经有了转变。他希望,这会在其他方面也引向更加透明的态度,包括西藏问题。

达赖喇嘛坚持自己不寻求西藏独立,并说他试图通过“中间路线”寻求西藏的高度自治。但是他警告说,如果西藏问题长期得不到改善,,藏人会更加失去耐心,反对达赖温和路线的声音会更响。在此之前,达赖喇嘛周三在英国议会两院发表演说时,曾呼吁藏人不要干扰奥运火炬在西藏的传递。奥运火炬预定6月19日到21 在西藏地区传递接力。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3, 2: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菩萨为的是众生离苦
  大灾有大爱——这是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文媒体上常见的五个字。的确,像上面的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处处凸显了人性的光辉!
  以上列举的都是有名有姓的,还有许多许多默默地为了抢救灾民而流血流汗的无名英雄,如十多万解放军官兵、武警、民兵、消防队、公安民警、志愿者等等,还有许许多多自己还在受灾的灾民!
  本报第一个深入震中映秀镇的记者韩咏红,在《联合早报》5月19日刊登的新闻侧记《我这样进入汶川》中写道:“同是天涯落难人,尽管大娘家里可能连自己的食物都不够了,她还是煮了晚餐请我们吃。但我没有吃,我在别处采访时,还吃了别处灾民一大碗稀饭……”
  当年,淮阴侯韩信受漂母一饭之恩,终生难忘。我相信,我的同事这一生也不会忘记“煮了晚餐请我们吃”的代玉英大娘和在别处给她吃了“一大碗稀饭”的那个灾民。
     回到张庆黎的那句话。且不说他口中的“共产党”是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这次大灾发生后,在许多灾民,尤其是信仰佛教的藏族灾民眼中,解放军确实是“菩萨兵”:5月18日11时,解放军陆航二团两架直升机飞越群山进入理县杂谷脑地区。这里是藏、羌少数民族的居住地,当天凌晨1点多这里发生了5.7级余震,房屋几乎全部倒塌,400多名藏族、380多名羌族群众无家可归。看到解放军来了,有些藏族老大妈跪在地上,激动地反复说着一句话:“解放军是活菩萨,解放军是活菩萨……”

  是的,不仅这些解放军是活菩萨,连那些为了抢救学生而牺牲的老师,自己家人遭难还在帮助灾民的女民警、村支书,给我们的记者盛了一大碗稀饭的无名灾民,还有许许多多的志愿者,等等等等,都是菩萨。
  为什么说他们是菩萨,因为寺庙里那一尊尊泥塑木雕的并不是真菩萨,真菩萨是《华严经》里所说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人。
  菩萨并不是膜拜的偶像,而是学习的榜样,学习菩萨道离不开实践菩萨行。而在当前这一刻,最最简单的菩萨行就是为了救助灾民而做的种种不为自己,只为他人无私奉献的善行义举。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12: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有一位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平凡到再也不能平凡的女警,在灾区的帐篷里解开了上衣,用她那对象征伟大母爱的乳房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却狠心地把自己半岁大的亲生孩子扔给父母。她就是被灾民们亲昵地称为“警察妈妈”的蒋晓娟。
  还有一位女警员——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虽然知道自己在北川家中的妈妈、女儿、奶奶、外婆等十个亲人已经同时遇难,却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坚守在抢险救援的第一线,帮助其他更需要帮助的灾民。
  “我回去也没有用了,还不如在这里做些事,帮帮这里的受灾群众。”蒋敏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CNN播出的无数个灾区报道画面中,有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男子在受访时突然接到对讲机里传来的最新情况,然后就转头往废墟跑去……跑去……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12: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在上个月的西藏骚乱前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的一句“共产党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他也因此成了一些人抨击的对象。
  暂且撇开张庆黎不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我们确实从各种形式的新闻报道中,看到震后的四川大地上涌现了一个个菩萨。这些菩萨,有的是为了保护学生而牺牲的教师,有的是为了抢救灾民而千里驰援的解放军官兵,有的是把嗷嗷待哺的亲生骨肉扔给父母照顾而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的警花,有的是把所剩无几的米粮救济其他灾民的灾民……
  5月18日晚上,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2008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节目《爱的奉献》上,有一个坚强的少女强忍着泪水,向全世界观众介绍她的父亲平凡却伟大的一生,让无数人潸然泪下。她的父亲,就是那位“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学生救活了,自己却牺牲了的德阳市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导主任谭千秋。
  还有一位结婚才十天的老师,为了抢救学生,身受重伤,当其他教师和村民赶到准备救他时,他还活着,但只留下一句遗言:“我……恐怕……不行了,快……快……救学生。”然后艰难地用手指着顶楼说:“上面……还有学生……还有……”接着就永远闭上了双眼,没有给心爱的新婚妻子留下只言片语。
  他就是巴中市通江县洪口镇永安坝村小学的教师苟晓超。
  像谭千秋老师和苟晓超老师这样为了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而在这次大地震中牺牲的教师,还有好多好多。例如:救下了13个学生,自己却再也没有走出教室,遗下一岁半女儿的映秀小学女老师严蓉;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学生,两个孩子还活着,自己却已气绝的映秀镇小学老师张米亚;已经脱离险境,听说还有学生没逃出来,义无返顾地从三楼返回四楼而被突然崩塌的教学楼吞噬的崇州怀远中学英语教师吴忠红……
  古人云:言教不如身教。是的,这几位教师以身作则地做到了。他们以自己的生命,给存活下来的学生和世人,上了宝贵的最后一课:什么是舍己救人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12: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在上个月的西藏骚乱前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的一句“共产党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他也因此成了一些人抨击的对象。

  暂且撇开张庆黎不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我们确实从各种形式的新闻报道中,看到震后的四川大地上涌现了一个个菩萨。这些菩萨,有的是为了保护学生而牺牲的教师,有的是为了抢救灾民而千里驰援的解放军官兵,有的是把嗷嗷待哺的亲生骨肉扔给父母照顾而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的警花,有的是把所剩无几的米粮救济其他灾民的灾民……

  5月18日晚上,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2008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节目《爱的奉献》上,有一个坚强的少女强忍着泪水,向全世界观众介绍她的父亲平凡却伟大的一生,让无数人潸然泪下。她的父亲,就是那位“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学生救活了,自己却牺牲了的德阳市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导主任谭千秋。

  还有一位结婚才十天的老师,为了抢救学生,身受重伤,当其他教师和村民赶到准备救他时,他还活着,但只留下一句遗言:“我……恐怕……不行了,快……快……救学生。”然后艰难地用手指着顶楼说:“上面……还有学生……还有……”接着就永远闭上了双眼,没有给心爱的新婚妻子留下只言片语。

  他就是巴中市通江县洪口镇永安坝村小学的教师苟晓超。

  像谭千秋老师和苟晓超老师这样为了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而在这次大地震中牺牲的教师,还有好多好多。例如:救下了13个学生,自己却再也没有走出教室,遗下一岁半女儿的映秀小学女老师严蓉;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学生,两个孩子还活着,自己却已气绝的映秀镇小学老师张米亚;已经脱离险境,听说还有学生没逃出来,义无返顾地从三楼返回四楼而被突然崩塌的教学楼吞噬的崇州怀远中学英语教师吴忠红……

  古人云:言教不如身教。是的,这几位教师以身作则地做到了。他们以自己的生命,给存活下来的学生和世人,上了宝贵的最后一课:什么是舍己救人?

     普通人身上的不平凡事

  有一位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平凡到再也不能平凡的女警,在灾区的帐篷里解开了上衣,用她那对象征伟大母爱的乳房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却狠心地把自己半岁大的亲生孩子扔给父母。她就是被灾民们亲昵地称为“警察妈妈”的蒋晓娟。

  还有一位女警员——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虽然知道自己在北川家中的妈妈、女儿、奶奶、外婆等十个亲人已经同时遇难,却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坚守在抢险救援的第一线,帮助其他更需要帮助的灾民。
  “我回去也没有用了,还不如在这里做些事,帮帮这里的受灾群众。”蒋敏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CNN播出的无数个灾区报道画面中,有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男子在受访时突然接到对讲机里传来的最新情况,然后就转头往废墟跑去……跑去……

  CNN的记者John Vause在旁白中说:“……本地的领导救援的共产党书记告诉我超过3000人失踪,当他带着我看他的地区受到的破坏的时候,我问他有多少人死亡。他在眼泪中崩溃了。‘500人死了’,他说,其中包括他的父母、妻子、还有他的两个孩子……正当他极度悲痛的时候,他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来消息需要他,然后他就又跑回去继续工作了。”

  这位共产党书记就是北川县陈家坝村的村支书凌立均。

     菩萨为的是众生离苦

  大灾有大爱——这是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文媒体上常见的五个字。的确,像上面的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处处凸显了人性的光辉!

  以上列举的都是有名有姓的,还有许多许多默默地为了抢救灾民而流血流汗的无名英雄,如十多万解放军官兵、武警、民兵、消防队、公安民警、志愿者等等,还有许许多多自己还在受灾的灾民!

  本报第一个深入震中映秀镇的记者韩咏红,在《联合早报》5月19日刊登的新闻侧记《我这样进入汶川》中写道:“同是天涯落难人,尽管大娘家里可能连自己的食物都不够了,她还是煮了晚餐请我们吃。但我没有吃,我在别处采访时,还吃了别处灾民一大碗稀饭……”

  当年,淮阴侯韩信受漂母一饭之恩,终生难忘。我相信,我的同事这一生也不会忘记“煮了晚餐请我们吃”的代玉英大娘和在别处给她吃了“一大碗稀饭”的那个灾民。

     回到张庆黎的那句话。且不说他口中的“共产党”是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这次大灾发生后,在许多灾民,尤其是信仰佛教的藏族灾民眼中,解放军确实是“菩萨兵”:5月18日11时,解放军陆航二团两架直升机飞越群山进入理县杂谷脑地区。这里是藏、羌少数民族的居住地,当天凌晨1点多这里发生了5.7级余震,房屋几乎全部倒塌,400多名藏族、380多名羌族群众无家可归。看到解放军来了,有些藏族老大妈跪在地上,激动地反复说着一句话:“解放军是活菩萨,解放军是活菩萨……”

  是的,不仅这些解放军是活菩萨,连那些为了抢救学生而牺牲的老师,自己家人遭难还在帮助灾民的女民警、村支书,给我们的记者盛了一大碗稀饭的无名灾民,还有许许多多的志愿者,等等等等,都是菩萨。

  为什么说他们是菩萨,因为寺庙里那一尊尊泥塑木雕的并不是真菩萨,真菩萨是《华严经》里所说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人。

  菩萨并不是膜拜的偶像,而是学习的榜样,学习菩萨道离不开实践菩萨行。而在当前这一刻,最最简单的菩萨行就是为了救助灾民而做的种种不为自己,只为他人无私奉献的善行义举。

  ·作者是《联合早报》中国新闻组助理主任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12: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联合早报】


  在上个月的西藏骚乱前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的一句“共产党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他也因此成了一些人抨击的对象。

  暂且撇开张庆黎不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我们确实从各种形式的新闻报道中,看到震后的四川大地上涌现了一个个菩萨。这些菩萨,有的是为了保护学生而牺牲的教师,有的是为了抢救灾民而千里驰援的解放军官兵,有的是把嗷嗷待哺的亲生骨肉扔给父母照顾而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的警花,有的是把所剩无几的米粮救济其他灾民的灾民……

  5月18日晚上,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2008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节目《爱的奉献》上,有一个坚强的少女强忍着泪水,向全世界观众介绍她的父亲平凡却伟大的一生,让无数人潸然泪下。她的父亲,就是那位“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学生救活了,自己却牺牲了的德阳市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导主任谭千秋。

  还有一位结婚才十天的老师,为了抢救学生,身受重伤,当其他教师和村民赶到准备救他时,他还活着,但只留下一句遗言:“我……恐怕……不行了,快……快……救学生。”然后艰难地用手指着顶楼说:“上面……还有学生……还有……”接着就永远闭上了双眼,没有给心爱的新婚妻子留下只言片语。

  他就是巴中市通江县洪口镇永安坝村小学的教师苟晓超。

  像谭千秋老师和苟晓超老师这样为了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而在这次大地震中牺牲的教师,还有好多好多。例如:救下了13个学生,自己却再也没有走出教室,遗下一岁半女儿的映秀小学女老师严蓉;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学生,两个孩子还活着,自己却已气绝的映秀镇小学老师张米亚;已经脱离险境,听说还有学生没逃出来,义无返顾地从三楼返回四楼而被突然崩塌的教学楼吞噬的崇州怀远中学英语教师吴忠红……

  古人云:言教不如身教。是的,这几位教师以身作则地做到了。他们以自己的生命,给存活下来的学生和世人,上了宝贵的最后一课:什么是舍己救人?

     普通人身上的不平凡事

  有一位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平凡到再也不能平凡的女警,在灾区的帐篷里解开了上衣,用她那对象征伟大母爱的乳房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却狠心地把自己半岁大的亲生孩子扔给父母。她就是被灾民们亲昵地称为“警察妈妈”的蒋晓娟。

  还有一位女警员——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虽然知道自己在北川家中的妈妈、女儿、奶奶、外婆等十个亲人已经同时遇难,却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坚守在抢险救援的第一线,帮助其他更需要帮助的灾民。
  “我回去也没有用了,还不如在这里做些事,帮帮这里的受灾群众。”蒋敏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CNN播出的无数个灾区报道画面中,有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男子在受访时突然接到对讲机里传来的最新情况,然后就转头往废墟跑去……跑去……

  CNN的记者John Vause在旁白中说:“……本地的领导救援的共产党书记告诉我超过3000人失踪,当他带着我看他的地区受到的破坏的时候,我问他有多少人死亡。他在眼泪中崩溃了。‘500人死了’,他说,其中包括他的父母、妻子、还有他的两个孩子……正当他极度悲痛的时候,他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来消息需要他,然后他就又跑回去继续工作了。”

  这位共产党书记就是北川县陈家坝村的村支书凌立均。

     菩萨为的是众生离苦

  大灾有大爱——这是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文媒体上常见的五个字。的确,像上面的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处处凸显了人性的光辉!

  以上列举的都是有名有姓的,还有许多许多默默地为了抢救灾民而流血流汗的无名英雄,如十多万解放军官兵、武警、民兵、消防队、公安民警、志愿者等等,还有许许多多自己还在受灾的灾民!

  本报第一个深入震中映秀镇的记者韩咏红,在《联合早报》5月19日刊登的新闻侧记《我这样进入汶川》中写道:“同是天涯落难人,尽管大娘家里可能连自己的食物都不够了,她还是煮了晚餐请我们吃。但我没有吃,我在别处采访时,还吃了别处灾民一大碗稀饭……”

  当年,淮阴侯韩信受漂母一饭之恩,终生难忘。我相信,我的同事这一生也不会忘记“煮了晚餐请我们吃”的代玉英大娘和在别处给她吃了“一大碗稀饭”的那个灾民。

     回到张庆黎的那句话。且不说他口中的“共产党”是不是“老百姓真正的活菩萨”,这次大灾发生后,在许多灾民,尤其是信仰佛教的藏族灾民眼中,解放军确实是“菩萨兵”:5月18日11时,解放军陆航二团两架直升机飞越群山进入理县杂谷脑地区。这里是藏、羌少数民族的居住地,当天凌晨1点多这里发生了5.7级余震,房屋几乎全部倒塌,400多名藏族、380多名羌族群众无家可归。看到解放军来了,有些藏族老大妈跪在地上,激动地反复说着一句话:“解放军是活菩萨,解放军是活菩萨……”

  是的,不仅这些解放军是活菩萨,连那些为了抢救学生而牺牲的老师,自己家人遭难还在帮助灾民的女民警、村支书,给我们的记者盛了一大碗稀饭的无名灾民,还有许许多多的志愿者,等等等等,都是菩萨。

  为什么说他们是菩萨,因为寺庙里那一尊尊泥塑木雕的并不是真菩萨,真菩萨是《华严经》里所说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人。

  菩萨并不是膜拜的偶像,而是学习的榜样,学习菩萨道离不开实践菩萨行。而在当前这一刻,最最简单的菩萨行就是为了救助灾民而做的种种不为自己,只为他人无私奉献的善行义举。

  ·作者是《联合早报》中国新闻组助理主任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12: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 一个法国的论坛里看到了一首中国人写的诗
  当我们被称为东亚病夫时,我们被称为黄祸。

  当我们被宣传为下一个超级大国时,我们被称为威胁。
  
  当我们关上我们的大门时,你们走私毒品来打开市场。
  
  当我们信奉自由贸易时,你们责骂我们夺走了你们的工作。
  
  当我们被碎成几片时,你们的军队闯进来要求公平分赃。
  
  但我们把碎片重拼接好时,你们有叫嚣解放被入侵的西藏。
  
  好,那么我们尝试共产主义,你们恨我们是共产分子。
  
  当我们容纳了资本主义时,你们又恨我们是资本家。
  
  当我们有十亿人民时,你们说我们正在摧毁这个星球。
  
  当我们实行计划生育时,你们说这是违反人权。
  
  当我们贫穷时,你们认为我们是狗。
  
  当我们借给你们现金时,你们骂我们使你们负了债。
  
  当我们建设我们的工业时,你们称我们是污染者。
  
  当我们卖给你们商品时,你们责备我们助长了温室效应。
  
  当我们购买石油时,你们称是剥削和种族大屠杀。
  
  而当你们为石油而发起战争时,你们称为解放。
  
  当我们在动乱时,你们要替我们制定律法。
  
  当我们依法镇治暴乱时,你们称违反了人权。
  
  当我们沉默时,你们要我们言论自由。
  
  当我们不再沉默时,你们称我们是洗脑式的仇外。
    
  你们为什么那么恨我们?我们不禁要问。
  
  不,我们不恨你们,你们说。
  
  我们也不恨你们,但是你们理解我们吗?我们问。
  
  当然了,你们说,我们有媒体AFP,CNN和,BBCs.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3, 12: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公元1976年,龙醒了,摇摇头,唐山大地震了,但中国此后30年繁荣昌盛!
公元2008年,龙要腾飞了,先喷一口气,南方下大雪了.
再摆一下尾(它的尾部搭在缅甸的海边),缅甸刮大风了.
又一脚磴在汶川腾空飞起,汶川大地震了.
龙的腾飞一定会有大动静的!
中国从此走上千年繁荣!!!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22, 11: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哈,桑杰嘉措先生引用的消息来源要么是不可靠的,要么是他根本没检查过的,就美国地震局那张图,人家是表示震级的,不是震源移动方向。文化的历史的什么都不对.........大部分内容还都转自博讯。博讯现在雇人的标准降低了?

Post by 晕啊晕 on 2008, May 22, 10: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世间无常,国土危脆,百年一梦,都付戏言中!哀哉!

哀祷震灾中死难的同胞!
哀祷西藏事件中死难的同胞!
嗡嘛呢叭咪吽。。。。。。。。。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大悲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南无嘉瓦仁波切菩萨摩诃萨!

Post by 四依 on 2008, May 22, 9: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来自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西藏和达赖的看法:
一位叫“ISLE”的人谈的对西藏的看法是德国官方媒体中完全看不到的一种。他后来自己声明说他是德国人。他写道:“西藏现在没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达赖十五世统治下西藏会更自由。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会惊讶地看到,在达赖十三世和十四世的时候,统治是多么的残酷……比今天的缅甸和今天的西藏要残忍一千倍。第十五世达赖只是在1951年后失去了他对西藏(更糟糕的)绝对统治的一个骗子。”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Post by ?????? on 2008, May 22, 7: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一个普通汉族人对于解决西藏问题的一点看法
写出来特别是想征求藏族朋友的意见。
我觉得西藏问题之所以错综复杂,本质上讲就是宗教干涉政治,政治干涉宗教,要解决,必须把宗教和政治彻底分开。藏独其实是在利用宗教展开活动,而这种活动不可避免会带来对宗教的控制和打压,于是宗教处于和政治不断冲突的紧张边缘,对西藏宗教构成了威胁。我觉得根据政教彻底分开原则,双方是不是可以达成以下协议。
一,达赖喇嘛和几大教派的领袖宣布支持西藏独立不符合藏族人民的最高利益,因此他们反对藏独,如果他们率领下的喇嘛和尼姑有支持藏独,思想支持不算,我是指行动上支持,将被从寺院里面驱离。这个行动,表明达赖喇嘛和几大教派领袖和藏独势力的彻底切割。藏独势力以后,没有可能利用宗教来从事政治活动。这恰恰能起到保护藏传佛教的作用。
二,共产党宣布从宗教中离开,停止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停止攻击达赖喇嘛,停止干涉宗教事物。但是共产党仍然拥有反藏独的权力。
三,关于语言,在全中国实现一个多语言计划,宣布藏语,维吾尔语,蒙古语,都是中华民族的文明财产,因此不仅仅各其它民族要继承,汉族也要帮助继承。全国实现一个严格控制,防止作弊的语言等级考试制度,考汉语,藏语,维吾尔语,蒙古语。凡是能掌握二种语言以上的人士,将在考大学,考研究生,考公务员,甚至在税收方面得到优惠。然后各个省在根据自己的情况,做一些微调。这样的话,能够鼓励一些汉族人去学习少数民族语言,从而能够避免这几种语言最终可能被同化的命运。然这些汉族人将来也可以到其它民族聚居区当干部,而其它民族的干部也可以到汉族地区当干部。这样的话,留在西藏自治区内的汉族人也会被鼓励去学习藏语,从而避免大家的担心。
四,把达赖喇嘛,班禅喇嘛的位置自动认证为中国的副元首,其它比较大的其它民族也这么给一个到二个位置。但是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将彻底从政治中脱离开,只管理宗教事务。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22, 5: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西藏和达赖的看法
一位叫“ISLE”的人谈的对西藏的看法是德国官方媒体中完全看不到的一种。他后来自己声明说他是德国人。他写道:“西藏现在没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达赖十五世统治下西藏会更自由。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会惊讶地看到,在达赖十三世和十四世的时候,统治是多么的残酷……比今天的缅甸和今天的西藏要残忍一千倍。第十五世达赖只是在1951年后失去了他对西藏(更糟糕的)绝对统治的一个骗子。”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Post by ?????? on 2008, May 22, 5: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Dalai Lama随时准备去参加今年8月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

因为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出席人员,是由国际奥委会做出,不是由北京做出。
对各国元首的邀请也不是由北京做出,国际奥委员会邀请各国奥委员会,各国奥委员会邀请它的国家元首去北京为自己的代表队加油。
各位同仁,要注意这个细节啊!

Post by 小喇嘛 on 2008, May 22, 4: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英国伦敦: 达赖喇嘛呼吁境内藏人不要阻扰奥林匹克火炬从西藏到北京的传递.(法新社报道) 
奥林匹克火炬将在6月19号抵达西藏, 在经过山南地区之后于6月20-21日在拉萨传递. 
"从一开始, 我就很清楚的阐明了我完全支持奥林匹克运动和火炬的传递"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对记者说到. 
"我尤其要呼吁境内的(藏人)不应该阻扰火炬在西藏境内的传递.我们应该尊重并保护他"
在谈到关于出席奥林匹克的可能性时, 他说: "这在很大方面取决与我们的会谈. 如果西藏境内的情况, 和某种长期的解决办法形成, 那我就很高兴去那儿-如果得到邀请的话."他加到. 
达赖喇嘛甚至表示如果他的私人代表和北京方面的关于大西藏自治的会谈进展顺利的话, 他随时准备去参加今年8月在中国首都北京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
达赖喇嘛于本周星期二5月30号抵达英国, 开始了他的五国访问. 访问内容包括关于人权与和平的演讲, 以及与英国首相Gordon Brown在内等要员的会面.
达赖喇嘛表示他感谢Brown对西藏问题的 “关注”, 同时说到孤立中国将会是错误的, 相反的英国应该以朋友的姿态来批评中国.
“我一直反对孤立中国, 不好. 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 我们应该尊重她”. 达赖喇嘛说.
“就象西藏人有的一种说法, 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朋友, 很要好的朋友, 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来指出对方的错误是非常重要的”. 达赖喇嘛说到.

Post by 我 on 2008, May 22, 4: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自從中國共產黨開始管理中國後, 一堆新的名詞, 新的罪名就流暢在人民的口中,大家均能朗朗上口.

例如, 文革時, <反革命份子>, <特務份子>, <階級敵人>, <走資派>, <牛鬼蛇神>, <右派份子>........等的新興罪名紛至沓來, 冠在眾多人的 頭上. 有時一個人也會被冠上好幾個罪名, 雖然當事人心中並不認為, 自己有罪. 但是因為人人都咒罵他, 鄙視他, 唾棄他, 和他劃清界線.........所以他不能反駁. 他知道, 反駁的下場只會招來更大的災難.........問題是, 為何當時的群眾, 都深信政府及媒體的宣傳, 認為自己是忠黨愛國效忠領袖, 所以一定要<批>, <鬥>, <抄>......人民的敵人..........而如今為何大家都覺得那是一段, 連想都不願回想的惡夢. 難道當時的熱情是假的?...當時的理念, 情操是虛偽的?.....當時的振振有辭只是胡言亂語?....

看看現在! 有那麼多的罪名冠在, 達賴喇嘛尊者身上. 難道不覺得批判的口吻, 方式, 口號....幾乎是文革的翻版嗎?.......為什麼人民那麼容易被操縱?....那麼不經過觀察, 思慮, 分析,就輕易地批評一個人, 替人安上一大堆罪名?......人民真那麼無知嗎?.....文革時已被愚弄了一次, 為什麼大家都不知道反思?......

鬥爭一個人對人民有什麼好處?....如果真要好處, 為什麼不把精力放在鬥爭<貪污文化>?....為什麼不批判<豆渣工程>?....不抗議<一胎化>?....不指正任何不合理的政策?.....人民要為人民自己謀求更好的政策, 才能真正的利益自己及眾人吧! 如果人民互鬥, 那不就給貪官污吏, 更有貪污的空間, 不就讓那些光領人民薪資, 什麼事兒都不做的官僚, 更有時間偷懶了嗎?.....

請大家為自己的子子孫孫做做打算吧!

祝福人人都有智慧, 都能平安, 幸福, 快樂!

Post by 心中有愛 on 2008, May 22, 3: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出口转内销, 恬不知耻
回:Post by `萨 on 2008, May 22, 12:27 PM

对不起!请你不要气愤,请问是你写的帖子i?对不起我是在公开网站德国之声看到的,别人可以转发我怎么就不可以啊?望你用词恰当。“出口转内销, 恬不知耻”???

Post by ?????? on 2008, May 22, 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上次在首尔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那位被中国留学生殴打的戴眼镜的49岁韩国人,腰伤还没好,听到汶川地震后,16日,他用手支撑着腰部,去了中国大使馆,向汶川地震灾区捐助了10万韩币。

Post by 我 on 2008, May 22, 12: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出口转内销, 恬不知耻

引用 ?????? 说过的话:
来自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西藏和达赖的看法
一位叫“ISLE”的人谈的对西藏的看法是德国官方媒体中完全看不到的一种。他后来自己声明说他是德国人。他写道:“西藏现在没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达赖十五世统治下西藏会更自由。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会惊讶地看到,在达赖十三世和十四世的时候,统治是多么的残酷……比今天的缅甸和今天的西藏要残忍一千倍。第十五世达赖只是在1951年后失去了他对西藏(更糟糕的)绝对统治的一个骗子。”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Post by `萨 on 2008, May 22, 12: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来自德国之声中文网:
对西藏和达赖的看法
一位叫“ISLE”的人谈的对西藏的看法是德国官方媒体中完全看不到的一种。他后来自己声明说他是德国人。他写道:“西藏现在没有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在达赖十五世统治下西藏会更自由。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会惊讶地看到,在达赖十三世和十四世的时候,统治是多么的残酷……比今天的缅甸和今天的西藏要残忍一千倍。第十五世达赖只是在1951年后失去了他对西藏(更糟糕的)绝对统治的一个骗子。”
ISLE还介绍了西藏属于中国的历史,他说从618年唐朝立国后西藏就多次属于中央政府,从1271年开始正式属于由蒙古人建立的中国元朝。直到现在,每一位达赖和班禅都必须由中国的中央政府认可。

Post by ?????? on 2008, May 22, 12: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提几个翻译上的瑕疵,希望唯色改一改。
一,艾弗勒斯峰是珠穆朗玛峰,这是藏人的称呼,汉语里面大家都知道珠穆朗玛峰,没人知道什么艾弗勒斯峰。
二,"从事实中寻找真理"实际上应该翻译成实事求是。


艾弗勒斯峰不是藏人的称呼,而是英语“Mountain Everest“, 你懂藏语吗?谦虚一点!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22, 11: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尊敬的达赖喇嘛 不是观音转世吗?那么他就是神,德国记者叫他圣上-------哈哈 那他为什么还要用畜牲和人类这两个类别呢?唯色 你崇拜的不是真神 这可怎么办?

Post by 搞不懂 on 2008, May 22, 5: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Qingchao suowei "zhujun" shi xiangzheng Dalai lama shi zuowei Daqingguo de dishi, zangchuan fojiao zuowei Daqingguo de guojiao, weile zhuangyan Dalai Lama he Daqingguo de huangdi er cunzai de.

erqie tongchang zhiyou 50ren zuoyou renma zai Lhasa,  zhuyao gongzuo shi chuangda dalai lama he daqing huangdi zhijian de xinjian.

Post by fanyi on 2008, May 22, 4: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2

在给你一篇值得翻译的英文文章:
http://www.smh.com.au/news/opinion/shift-from-feudalism-no-easy-leap/2008/05/18/1211049061107.html?page=fullpage

Video records of demonstrations in Tibet show an ugly, racist side to the unrest as ethnic Tibetans (but not monks) kicked, beat and stabbed Han Chinese, along with the ransacking and looting of Han-owned businesses. The Government had no choice but to intervene with force.

Post by sad on 2008, May 22, 4: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3

[quote=阿甚][/quote]

就像美国把恐怖主义扣到中东伊斯兰头上一样,大家都是一丘之貉。

Post by 木婉清 on 2008, May 22, 4: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4

引用 oudai 说过的话:
dream,
你不必对藏独讲什么大道理,国际政治一向是实力为后盾,他们有本事拿起枪来就好了,要拿回去就拿枪来说话!别唧唧歪歪的!!!


哦,到时候再把一顶“恐怖主义”的帽子扣在藏人团体的头上,是吧?

Post by 阿甚 on 2008, May 22, 3: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5

气急败坏否认“藏独” 突然发动“拥抱攻势”

  他招牌式的笑容不见了,低声和身边的助手商量着什么,很快,他还是决定自己出马,音调一下子提得很高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吴黎明发自柏林5月15日,达赖喇嘛开始了对德国为期6天的访问。与以往开展的所谓“宗教之旅”不同,达赖此行要在波鸿、门兴格拉德巴赫、纽伦堡和班贝克这4个德国城市分别进行演讲。“此次访问主要是谈政治。”负责具体安排其行程的德国“西藏援促协会”主席说。

  为了给所谓“政治之旅”造势,5月16日上午,达赖在德国西部城市波鸿市政厅举行了媒体见面会。但他或许没想到的是,《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提出的问题,却令他措手不及。用德国媒体的话说,本报记者的提问打乱了达赖“精心设计的作秀”。

达赖在波鸿演讲时,多年来遭达赖打压的多杰雄登教派信徒举行抗议示威,这让德国人非常惊异。 路透社


  只字不提四川地震灾区同胞
  当天上午9点左右,市政厅门前的广场照常开着早市,如果不是一张“媒体请入”的指示牌,或许没人会知道这里将有一场重要活动。穿过迷宫一样的市政厅走廊,安全人员仔细检查了记者的行头,连相机也要当面拍一张才放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此行只是想听听刚派代表和中央政府举行过谈判后首次出访的达赖说些什么,看看他对震惊世界的四川大地震有什么表示,特别是那里也生活着藏族同胞。

  9点30分左右,达赖在波鸿市长、随从官员和至少6名保镖的簇拥下步入大厅。他展开自己招牌式笑脸,不停地双手合十,不时和靠近走廊的记者握手拥抱。在与本报记者身边的德国记者握手后,忽然一回头发现了亚洲脸孔的我,达赖又走回来与我握手,还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用汉语说:“你好!你好!”

  发布会开始后,达赖对东道主的邀请和组织表示感谢,一个劲地双手合十,不时憨憨地笑——他正是靠这些童趣似的姿态打动了欧洲人,当天也不例外,外国同行们不时发出“会意的笑声”。不过,我没有笑,原因很简单——达赖对刚刚发生的四川大地震只字不提,此时包括很多藏族同胞在内的国人至今生死未知。

  和惯常的宣传方式一样,达赖首先阐述了“人生观点”。德新社和“德国之声”的两位记者也很配合,先后提了两个问题,让他有机会全方位重述自己的主张,不时插入媒体欢迎的玩笑,甚至调侃自己的翻译,记者见面会进展得“很顺利”。

  达赖一个劲地重申“不寻求独立”,一副“责任完全在中方”的做派。

  从气急败坏到低声狡辩

  发布会已经接近尾声,走廊上的组织者已经开始躁动,这时我举起了手。达赖环顾左右,看到了,说:“请来自中国的记者提问。”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我。

  “你老是说不寻求西藏独立,只寻求真正自治。但是,我有一个问题,不久前你派往中国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是你的私人代表甲日·洛迪,我从网上查了"藏青会 "的网站,发现甲日·洛迪是藏青会的创始人之一。"藏青会"网站明确写明其宗旨之一是"不惜牺牲个人生命为西藏的完全独立而奋斗"。你派了一个"为西藏独立而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人去谈判,这是否与你"不寻求西藏独立"的说法相矛盾?第二,你说的西藏自治是指你们提出的"大藏区"还是目前的西藏自治区?”

  放下话筒,我注视着达赖喇嘛。他招牌式的笑容不见了,低声和身边的助手商量着什么。我隐约听见他在说“你们的组织”,好像是让可能也曾是“藏青会”成员的助手回答。

  很快,他还是决定自己出马,音调一下子提得很高:“现在每个人都知道藏青会代表西藏独立。我曾明确地对这个组织说,你们的立场跟我们的立场完全不一样,我们不追求西藏独立。”

  这时,坐在达赖旁边的助手提醒说:“他问的是甲日·洛迪的事情。”达赖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他小声说:“这个问题你可以去问甲日·洛迪本人。”然后他又顾左右而言他,转而滔滔不绝地讲述历史。大意是,甲日·洛迪的确是“藏青会”创立人,一些“藏青会”的成员后来也参加了“流亡政府”,但是人的想法会变的云云。

  从背后“热情”拥抱本报记者

  会场的气氛再也没有之前那么愉快。也许达赖也意识到了,他转而攻击中国媒体,说我们在抹黑他,称他是“头上长角的魔鬼”。达赖此时把双手放在自己头上模仿“长角”,外国媒体同行们终于又笑了。

  接着达赖开始就“大藏区”问题打起了太极。他说:“如果我们要求独立,就存在疆界问题。但是我们不要求西藏独立,只要求真正的自治,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在同一国家内,只要真正实施自治,疆界就不是问题。”

  事实上,众所周知,达赖集团鼓吹的所谓“大藏区”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省全部地区、新疆的五分之一、甘肃的三分之二、四川的三分之二、云南的一半,面积达240万平方公里。达赖谋求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大藏区”以及他所声称的所谓“西藏自治”,其实质都是否定西藏现行政治制度,谋求“西藏独立”。

  由于要赶场,回答了《国际先驱导报》的提问后,达赖结束了发布会。三名德国记者和两名日本记者纷纷过来问我甲日·洛迪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我感到自己被谁抱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达赖。达赖一边拥抱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由于现场吵杂,我没有听清达赖的话,据外国记者在后来的新闻稿中描述说,达赖让我“别生气”,并要我“向中国人民转达他的致意”。

  后来,一些外国同行也围拢过来,本报记者重申了对达赖关于“不寻求独立”态度表示怀疑的观点,同时对外国同行说,达赖今天应该向四川地震受害者表示哀悼,要知道,震区有不少藏族同胞遇难。

  中国留学生场外为灾区募捐

  而5月16日,就在波鸿鲁尔会议中心达赖演讲场外,波鸿大学留学生王鹏以个人名义申请在此举行募捐活动,几个同学也前来帮忙。

  “我们组织这个活动就是让德国人知道,中国发生了地震,灾区民众急需援助。我想,这些人花钱来听达赖讲人权,他们为什么不关心地震灾区人民的人权,尤其地震发生在阿坝,那里有藏族同胞。”王鹏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这些在达赖演讲场外为四川地震灾区募捐的中国留学生们,并未与达赖直接对抗,他们“请帮帮地震的受难者”的标语打动了不少德国人,一些德国当地人默默走上前,向灾区捐款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22, 3: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6

引用 桑杰嘉措 说过的话:
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现在,西藏人如果要说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实只要一条证据就够了:
    中国实行以儒教科举制度为基础的儒生文官制度,西藏从来没有实行科举;从来没有中国的儒生去西藏当县长,也没有西藏人到中国参加科举当县长;自古以来,中国从来没有把科举制度推行到西藏,没有派遣郡县官吏去西藏,怎么叫作拥有主权?......


你这只能说明当时西藏和中国采取的不是一种制度,和主权无关。反过来问,如果西藏是独立的国家,那怎么会有清朝的驻军?

Post by ygygod on 2008, May 22, 3: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7

dream,
你不必对藏独讲什么大道理,国际政治一向是实力为后盾,他们有本事拿起枪来就好了,要拿回去就拿枪来说话!别唧唧歪歪的!!!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22, 3: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8

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主要看二者,一是国际上的其他国家怎么看的。从这个角度上看,各强权国家,甚至弱小国家都从来没有承认过西藏独立,都承认西藏是大清,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可分割一部分。你去各大图书馆,查一查一百年前的地图,可以看看西藏到底是不是被各大国家认为是中国的一部分。二是看治理,大清朝算自治,中华民国是自顾不暇,但是西藏并没有取得国际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又重新恢复了控制,甚至加入直接治理。唯色在讨论1950年前的西藏的时候,其实回避了大清朝对西藏的治理。
从来科举只不过是一个国家选拔文官的政治形式,从来就不是一条判断标准。货币啊,护照啊,之类从来就不是判断标准,西藏是不是独立的国家,就看上面我说的二条。从这种意义上说,蒙古真正完全实现独立,是在加入联合国的时候,中华民国放弃了否决权,让其加入联合国的时候。

引用 桑杰嘉措 说过的话:
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现在,西藏人如果要说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实只要一条证据就够了:
    中国实行以儒教科举制度为基础的儒生文官制度,西藏从来没有实行科举;从来没有中国的儒生去西藏当县长,也没有西藏人到中国参加科举当县长;自古以来,中国从来没有把科举制度推行到西藏,没有派遣郡县官吏去西藏,怎么叫作拥有主权?......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2, 3: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9

你说这些是没用的,就是想挑拨汉族和蒙古族的关系而已。现在中国是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多民族的国家,自己境内哪个民族的人当统治者是次要的事情。

为什么这么定位,因为这么定位对现在中国的利益是最大化的。单纯定位成一个汉族国家,容易让少数民族离心离德。所以,汉族愤青也别傻了,大汉族主义对国家并没有任何好处。

希望中国将来能有非汉族当选国家元首,类似于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这标志着中国真正摆脱民族主义的束缚,进入一个公民社会。那么,难道这个非汉族当了国家元首,整个中国就不是中国了嘛!

引用 桑杰嘉措 说过的话:
中国曾是蒙古的一部分.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22, 3: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0

中国曾是蒙古的一部分.
    先说蒙古人的风俗是“幼子守灶”,就是最小的儿子留在家里,其他的都赶出去立业。所以在成吉思汗的“天下”蒙古帝国,长子术赤、二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都出去建立自己的汗国,其中老三窝阔台继承了成吉思汗的蒙古大汗之位;蒙古老家则成了老四的“拖雷汗国”,首都一直是哈拉和林,至今仍在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
    
    拖雷汗国依次吞并了大金、大理、大宋,所以现在南方的云南属于北方方言而北方的浙江属于南方方言,因为云南是老解放区而浙江是新解放区。拖累的孙子忽必烈吞并“中国”以后,或曰中国成了蒙古的一部分,为了愚弄汉人的正统观念,就取了一个“大元”的汉名,或者“大元”是拖雷汗国的别名。但在蒙古人内部,依然称为拖雷汗国,正如其他的察合台汗国等。
    
    那个时候,所谓新疆,维吾尔斯坦属于察合台汗国,而不属于拖雷汗国=中国,而且是最老的老解放区,是在成吉思汗西征时解放的,又怎么说呢?那些被割掉睾丸的汉人就拍马屁,从未到过中国的、从没听说过元朝的成吉思汗成了元太祖,灭掉汉人自己祖国的忽必烈成了“元世祖”,最后大多数汉人居然也都信了,欣欣然地接受这种奴化教育,同时还要嘲笑台湾人所受的皇民教育。
    
    在元朝,高丽人的地位都要高于汉人,因为蒙古老爷流行娶高丽女子为妾,但对汉人女子只是尝试一下初夜权就踢走。说说元顺帝时,偏偏立了高丽妃子做皇后,引起朝政混乱,汉人乘机造反,自相残杀之后成立明朝。元顺帝一看汉人不可救度,于是带着高丽皇后跑回了蒙古老家哈拉和林[汉人史书称为“北元”]。所以要明白,汉人能够造反建立大明朝,根本不是靠什么朱元璋太祖英明,而是因为高丽女人的肚皮的功劳。......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2, 1: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1

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现在,西藏人如果要说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实只要一条证据就够了:
    中国实行以儒教科举制度为基础的儒生文官制度,西藏从来没有实行科举;从来没有中国的儒生去西藏当县长,也没有西藏人到中国参加科举当县长;自古以来,中国从来没有把科举制度推行到西藏,没有派遣郡县官吏去西藏,怎么叫作拥有主权?......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2, 1: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2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西藏不是中国一部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7日 来稿)
    
    作者:草虾
所谓西藏从中国“独立出去”,说确立蒙藏关系的元朝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就是典型的汉字思维,对中国人所造的伪史之外的历史一无所知,对其他民族的历史一无所知。......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2, 1: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3

中国小学生该死?小学校长缺位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草虾
    
    导言:四川大地震,如果震死了15万人[估算依据后告],如果能够换来国民的彻底觉醒和匪共政权的覆灭,如果能够换来中国人权状况的根本好转,那么就是值得的。所谓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匪共的中央军委胡锦涛、政法委周永康、宣传委李长春所代表的腐恶势力,把这个政权的主要力量,不是用于救灾抢险,而是用于掩盖震祸真相、逃脱震祸责任,空前动员了全党全国和所有海外党崽势力,精心编造和传播各种谎言,使得我们的很多朋友,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迷惑,骨髓深处的奴性再次发作起来。因此,为了彻底揭穿黑幕,本文的篇幅将会较长,请读者给予耐心。......
现在,如果四川震祸地区的小学校长露面,那么必然要扯出小学的教学楼建筑当时的建筑商、批准的教育局领导、分管的乡领导县领导...,以致扯出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每一座倒塌的小学教学楼,背后都掩藏着一个腐败窝。揪出一个小学校长/校党支部书记,就能揪出相关的教育局长、县委文教书记、县委书记、地委书记、省委书记。如果让小学校长们曝光,就能引发四川官场的地震,进而引发全国的官场地震。
    
    所以,那些央视记者们的装疯卖傻,实质是占据视野。顶多你骂骂记者,但你还能想到记者已经掩护了小学校长?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2, 1: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4

引用 土人 说过的话:
提几个翻译上的瑕疵,希望唯色改一改。
一,艾弗勒斯峰是珠穆朗玛峰,这是藏人的称呼,汉语里面大家都知道珠穆朗玛峰,没人知道什么艾弗勒斯峰。
二,"从事实中寻找真理"实际上应该翻译成实事求是。
谢谢土人,你指出来的,我都改了。我没注意到。再次致谢。

Post by Woeser on 2008, May 22, 12: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5

另外我猜“即使是北京大学的西藏学生都在抗议。” 应该是北京的西藏大学生,而不是指北京大学的西藏学生。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22, 12: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6

提几个翻译上的瑕疵,希望唯色改一改。
一,艾弗勒斯峰是珠穆朗玛峰,这是藏人的称呼,汉语里面大家都知道珠穆朗玛峰,没人知道什么艾弗勒斯峰。
二,"从事实中寻找真理"实际上应该翻译成实事求是。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22, 12: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7

作为一个藏人,我们要耐性地争取一切的机会获取民族自由和推动民族文化。我们要对中共服务的藏人干部劝说为咱们自己争取机会, 我们要对汉人劝说别太压迫一个弱小民族,我们要对世界说给一点帮忙。我们要前进,不管他走得怎么慢我们要有耐心和目标,满满地充满信心地往前走。只要我们都记得世界人民会支持人权自由和正义,我们会有信心, 坚定不移的信心是万事成功的动力。

Post by RFA on 2008, May 22, 12: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8

to:你应该去操中共 和 桑杰嘉措
你们两个瞎说什么,政府部门和军工企业损失小是很正常的嘛,当官者的房子当然不会差,军工企业是特殊机构,房子肯定有保障。也不要扯远了。

Post by CDHAW on 2008, May 22, 12: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9

放着世界上最残暴最可恨的中共,不去拼击,不去动员人们推翻。反过来欺负一个小女子,你的良心何在。天下网站千千万,
你到那里撒野,试试看!

这是Terrorist

Post by 77 on 2008, May 22, 12: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0

镜报:您收到三月大难消息、看到第一个死者照片的最初反应是什么?
达赖喇嘛:我哭了。我跟我流亡政府的总理坐在一起,我们俩坐在一起抹眼泪。这么多痛苦,这么大的绝望。我很难过,深深感到哀伤。
猫死狗悲!

Post by 77 on 2008, May 22, 12: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1

达赖这49年就是跟西方勾结的49年,口口声声说自己多无辜,真当我们是傻子呀。

Post by 木婉清 on 2008, May 22, 1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2

全国怒吼:要求彻查地震门事件 ,两手抓,两手硬!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来稿

Post by 77 on 2008, May 22, 1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3

你应该去操中共 ,很好。
共产党的女的很多!

Post by 操你先人 on 2008, May 21, 11: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4

山东大学0531883665021,13655317356 是法轮功!

Post by 小喇嘛 on 2008, May 21, 11: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5

Dalai Lama 失误在于,一是依靠国外,二是依靠流亡政府。
真正西藏人民,他不依靠!

Post by 小喇嘛 on 2008, May 21, 11: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6

我在西藏村庄作的详细调查,发现,越来越多藏民生活世俗化,只是到节假日想起到寺庙,一天到晚想到是make money ,年轻人想到西藏以外或者拉萨make fortunte .
可能正是这一点,使得达赖喇嘛不安,因为后者不是他们的精神寄托。

但藏族村寨的文化还是很浓烈,因为宗教只是原来藏族文化的一个小部分。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11: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7

放着世界上最残暴最可恨的中共,不去拼击,不去动员人们推翻。反过来欺负一个小女子,你的良心何在。天下网站千千万,
你到那里撒野,试试看!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1, 11: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8

全国怒吼:要求彻查地震门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来稿)
    
    据北京知情者透露:近日来,全国各地的政府部门及从中央信访办到地方的各级信访办,电话均被打爆。有超过100多万的来电来信及网络留言,要求追查地震门事件。很多民众都反映,当地的政府部门和军工企业损失很小,人员都在地震发生前被告知预防地震。为政府挣钱的矿井和国营企业,都被告知暂时性停业。甚至有官家小孩的学校也被告知迅速撤离。一位官员私下透露:中国的老百姓很惨!死到临头还被朦在鼓里。如今大地震已经发生了,超过四万人死亡,三万人失踪。官员们又被告知:谁透露出去,谁自己负责!来电话询问的普通百姓及学生最多。受害者家属拿起电话就泣不成声:要求千刀万剐知情不报者。很多人表示,不相信政府,要求联合国和国际社会介入调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你应该去操中共 on 2008, May 21, 11: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9

我看了Dalai Lama在德国的表演,与以前没有本质区别。
他表演注定,他不可能得到好结果。他真正不想与北京谈判的样子。
那些支持他的德国人很多纳粹主义者。

作为政治领袖要有政治智慧,他缺乏这些。从50年与CIA联系开始,就注定他没有政治智慧。

表演了50年,没有成效,就连他的死党TYC都要抛弃他,气急败坏说,我就退休。

你退就退吧,又没有哪个鼓捣你做。73岁,你想做事。

俄罗斯总统可以叫他爷爷了!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11: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0

我操你祖宗,你不要急嘛!

就凭他们那点智慧就想得天下!

任何一个国家可能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麻烦。

你要相信共产党是强大的,中国是强大的,阴谋是不得逞的。

就看谁消耗得起!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1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1

孙文广人格偏执啊

Post by CCP on 2008, May 21, 11: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2

强烈抗议封锁地震新闻——汶川地震窥析之三。
孙文广
难道今天还要重复唐山大地震的错误吗??
    
    对当局封锁地震消息和新闻的行为,我表示强烈的抗议;
    
    我强烈要求:停止对海外媒体的干扰,封锁;!!
    
    我强烈要求:停止对国内网站的钳制和禁忌词过滤;!!!
    
    我强烈要求:公布汶川地震真相;!!!!
    
    我强烈要求;……
    2008年5月21日星期三于山东大学0531883665021,1365531735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1, 1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3

中国红十字会贪污救灾款 拒绝公布采购的帐篷型号!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转载)
    提交者:胡丽娘
      “1174元,这几乎是全国价格最低的帐篷”,中国红十字会赈济处一工作人员说。
     中国红十字会公然撒谎,网友指出,市面上980元一顶的帐篷比1174元的中国红十字会采购的帐篷更大更结实!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1, 11: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4

美国地震局地震预报:未来2星期内可能有7级以上的强震(图)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http://earthquake.usgs.gov/eqcenter/recenteqsww/Maps/10/105_30.php
    
    四川汶川地震震源向东北方向移动,地壳已经出现大范围持续破裂,震源现在奔着西安方向延伸,目前延伸大致方向是天水和西安中间。
    未来2星期内:天水、西安、甘肃等地有可能将连续发生7级以上的强震,请当地居民提前防犯。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1, 11: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5

“中国不适合举办奥运”:
澳洲悉尼“智力广场”论坛举行论题为“中国不适合举办奥运”的辩论会/澳洲民阵 壁立千轫(图)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Post by 桑杰嘉措 on 2008, May 21, 11: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6

看到的人作个见证,我的帖子马上会被唯色删除,这就是民主,这就是言论自由,抗议达赖迫害藏人

Post by 我操你祖宗, on 2008, May 21, 11: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7

穿着袈裟的政治家

"穿着袈裟的政治家"这篇报导说,达赖喇嘛在德国强调,他这次欧洲行不是政治之旅,他只是一个喇嘛。南德意志报记者采访了既然出版研究西藏流亡政府的一本书的德国政治学家罗默尔(Stephanie Roemer)女士。据此介绍了西藏流亡政府的一些背景和流亡藏人的政治活动情况。

西藏流亡政府建立于1961年。设有总理和3个部。这篇文章介绍道:"无论是选举程序还是政府的工作都不是透明的。所有流亡藏人都有选举权。然而却有两个阶层不同的选举权:喇嘛每人有两票,俗人每人一票。......选出4个佛教流派和佛教前的本教(Boen-Religion)、以及以前的大西藏的3个省的代表。宗教代表完全由喇嘛选出。"

这篇文章说,以前所谓"大西藏"的三个省卫藏,康区和安多不仅画在流亡政府所有的地图里,而且规定在流亡政府的宪法里。这个流亡政府的"宪法"在序言里就明确规定了西藏独立的目的:要把未来西藏建设成一个"联邦制的、民主的、自治管理的共和国"。

文章说,在藏人自己里面就有各种流派,包括"极端的、要求独立于中国的流派,有的甚至诉诸于暴力手段。""在非藏人的支持者里同样有着不同的宗旨:正是在美国,许多基金会把促进民主化写在旗帜上,其它组织则是希望削弱中国,而大多数机构则以重视佛教的、文化的遗产的保护为主旨。1997年时全世界有 350多个支持西藏组织。"

据罗默尔女士介绍,有些西藏运动组织是直接从西藏流亡政府的机构中分解出来的。为什么要把政府机构变成非政府组织呢?文章写道:"达兰萨拉政府有意地把几个部下属的局分解出来,比如原来外交部下的人权局今天叫'西藏人权和民主中心'。

"这种体制转换是有意义的:作为非政府组织,他们可以参加国际会议,比如联合国的。其它组织,比如影响力大而又极端的西藏青年大会和西藏妇女协会同样归政府管辖,但作为非政府组织活动,这有利于获得资金。一个局内人称,出资者,比如基金会或者政治组织,对西藏运动促进资金的申请90%是给予批准的。 "

Post by 我操你祖宗, on 2008, May 21, 11: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8

西方领导人也是为了给达赖喇嘛及其背后的流亡政府压力,促使双方都进行让步,达成统一。

Post by CDHAW on 2008, May 21, 11: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9

5月17日,南德意志报第2版几乎用了全版的篇幅,发表了4篇关于西藏问题的报导。其中一篇讲的是达赖喇嘛在波鸿演讲时,门外身穿喇嘛服装的人(多杰雄登的信徒)举行了抗议达赖喇嘛的示威,让德国人非常惊异。另外3篇分别谈了美国政府资助西藏运动的情况(“通往华盛顿的踪迹”)、支持西藏运动的流派、西藏流亡政府的背景。

Post by 我操你祖宗, on 2008, May 21, 11: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0

达赖突然拥抱中国记者 德国媒体惊讶达赖失态
“如果我们在西藏问题上只看到达赖喇嘛的微笑,那么这就说明我们看重的是西藏问题给我们带来的象征意义,而不是西藏本身”——德国前总理施密特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班玮、吴黎明发自柏林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与达赖交锋第二天,德国的一些媒体即对此进行了大篇幅报道,从本报记者与达赖的问答,到相关的评述,各色评论粉墨登场。而达赖此次德国之行,也令不少德国人对他重新有了认识。
“中国记者让达赖失去和气”
《西德意志报》在一篇题为“笑一笑!达赖喇嘛与中国媒体”的报道中说:“藏人的宗教领袖在访问波鸿期间遇到了很多‘粉丝’,当然还有一个批评者。”报道中称,“当达赖喇嘛发现这帮德国记者里面还坐着骂他是‘恐怖分子的帮凶’的中国官方媒体的一个代表时,他很显眼地老友似地拍了拍这名记者的肩膀。”
《明星》画报则表示,“当吴黎明开始提问时,达赖喇嘛的面部表现首次阴沉了下来。中国驻德记者使这场精心安排的和谐、和睦的作秀出现了几分钟的波动。”对于达赖突然拥抱本报记者,《法兰克福评论报》认为,“热情,非常热情,甚至过于热情了吧?”
德国版《金融时报》的评论是:“访德伊始,达赖喇嘛在波鸿再次为西藏的自主权作宣传。然而在一名中国记者面前他却短暂地失去了他那著名的和气。”
德国人的眼睛未被完全蒙骗
几天来,达赖在波鸿、门兴格拉德巴赫等地马不停蹄地与德国政界人士会晤,就所谓人权问题发表演讲,本报记者几乎都前往聆听。但达赖在各地的演讲内容大同小异,在宗教、人权和西藏问题上不断重复自己的观点。在西方游走了几十年的他深知西方观众需要什么,因此通过玩笑、略显童趣的动作让自己变成一个“明星”,企图让对西藏几乎一无所知的德国民众跟着自己的调子走。
尽管据称,达赖19日早上在柏林与德国联邦政府发展援助部部长海德玛丽·维乔雷克-措伊尔的会面,是默克尔的刻意安排。但德国媒体还是指出,与去年访德时得到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相比,这次达赖受到了“冷遇”,德国政府这次向来访的达赖“伸出的不是手掌,而是一根手指头”。
德国舆论界也发出了不同声音,德国人的眼睛并没有全部被蒙蔽。在达赖访问波鸿的第二天,南德意志报第二版几乎用全版的篇幅,发表了4篇关于西藏问题的报道。其中一篇讲的是达赖喇嘛在波鸿演讲时,门外身穿喇嘛服装的人(多年来遭达赖打压的多杰雄登教派信徒),举行了抗议达赖喇嘛的示威活动,让德国人非常惊异。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的一番话也特别中肯直率。他说:我们完全被这位想通过祈祷和微笑改变世界的老人所征服,在他面前放弃批评性的思考。如果我们仔细去看历史,在达赖喇嘛统治西藏的时候,西藏仍是农奴制。这一制度在50年代中期才被废除……如果我们在西藏问题上只看到达赖喇嘛的微笑,那么这就说明我们看重的是西藏问题给我们带来的象征意义,而不是西藏本身

Post by 我操你祖宗, on 2008, May 21, 10: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1

达赖喇嘛:我们有一点独特的讯息来源

说明他与CIA有

Post by XX on 2008, May 21, 10: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2

达赖喇嘛:我假设事实就是如此。我谴责这种行为,而我也很难过看到我的藏人同胞们作出这样的事——即使它几乎肯定是因为他们对成为自己国家的二等公民而感到深层的失望与绝望。

藏民那么多优惠,我愿意当这种二等公民!

Post by XX on 2008, May 21, 10: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3

Peru 宣布,19日为全国哀悼日,悼念中国死难者!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9: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4

我们的信仰是永远不会变的,哪怕目前给我们的教育是怎样,我们的心事不会变的!!

那么担心什么文化灭绝!不过,想搞暴乱,统统肉体上消灭!

Post by 看不惯 on 2008, May 21, 9: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5

在中国的年轻一代藏人跟汉人交流时会说,您是我们民族慈父,若有人骂了你的爸爸你会怎么想的。
我们对您的信仰是永远不会变的,哪怕目前给我们的教育是怎样,我们的心事不会变的!!

Post by Tibetanstudents on 2008, May 21, 9:4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6

long live kundun!!

Post by Tibetanstudents on 2008, May 21, 9: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