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甘孜县的普布次仁仁波切于18日被捕

 

中国当局逮捕甘孜县著名宗教人士普布次仁仁波切

 

根据西藏人权民主中心2008519TCHRD)提供的可靠消息,中国当局逮捕在西藏甘孜县逮捕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宗教人士。

2008518日上午4点半左右(北京时间),中国安全部队在没有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普布次仁仁波切从其住处逮捕。他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县是一位深孚众望的宗教人士。

对这位著名宗教人物的逮捕,在当地藏人中引起了广泛的愤怒和质疑。普布次仁仁波切因其宗教修为以及关注当地藏人的福利在甘孜县受到普遍的爱戴与尊重。目前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下落、拘禁和健康状况的消息。

普布次仁仁波切是(甘孜县最大的寺院)甘孜寺(Tehor Kardze Monastery)的一位声誉崇高的转世活佛(也是第四世布绒朗活佛)。他是甘孜县Pangri 寺(又名布绒朗寺)和雅地(Ya-tseg)尼姑寺的寺主和总法台。作为一名慈善人士,他是当地藏人精神引导和希望的源泉,并为当地藏人创办了一家养老院和两间药店。

2008514,中国当局抓捕了来自甘孜县斯俄乡(Su-ngo)他属下布绒朗尼姑寺的55名尼姑,这些尼姑抗议在寺院进行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

对普布次仁仁波切的抓捕,让人们想起中国政府在西藏内部开展的针对著名宗教人士的运动,中国当局认为这些人士是对他们权威的直接挑战。过去,有许多著名的西藏宗教人士因莫须有的罪名遭到软禁或逮捕,其中包括:色达五明佛学院创建者堪布晋美彭措(Khenpo Jigme,已圆寂,生前被软禁过);康南雅江县那兰陀寺(Kham Nalanda Monastery)的创办人丹增德勒活佛(在狱中,被判无期徒刑),他积极倡导藏人的福利事业;以及拉萨嘉措孤儿院的创办人邦日仁波切(在狱中,被判15年)。

西藏人权民主中心(TCHRD)就普布次仁仁波切遭到无理抓捕一事向中国当局表达了深切关注。中心敦促中国当局尊重他的基本人权以及中国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和政治权利。中心同时敦促联合国及其相关机构对中国政府进行干预和施加压力,以寻求解除无理拘禁并立即释放普布次仁仁波切。

 

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http://219.153.20.221:8080/buruna/home.htm

以下资料为2005年撰写:

布绒朗寺普布活佛1957年出生,现年47岁。活佛出生后8个月被确认为转世灵童,(布绒朗寺第四世活佛)并举行了坐床典礼。1958 年至1978 年因政治原因宗教被废除,其间放牧务工。到1978年宗教恢复,活佛身份才得以恢复。并于1992年进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学习,1994年学习结束。活佛在身份恢复后开始着手重建布绒朗寺庙,在重建寺庙过程中普布活佛靠当驾驶员跑运输一点一点筹集资金经过十多年努力恢复了寺庙建设,并于1995年修建创办了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除开办敬老院外,普布活佛还收养了三个孤儿,并做了大量慈善之举,帮组贫困群众的生活,为贫困家庭的孩子提供上学机会避免了这些孩子失学,在当地群众中享有极高声誉。

布绒朗在藏语里的意思是“绿山坡”布绒朗寺正是座落于甘孜县城外一个高高的绿山坡上。布绒朗寺为居姑庵,现有觉姆(尼姑)89人,属于藏传佛教中的黄教。寺院曾在1959年被毁,1983年开始重建,1994年扩建,200086扩建完成并开光。布绒朗寺共有四世活佛,其中第三世活佛洛戎呈次,历时数年花费大量精力、物力为甘孜人民建成甘孜第一座铁桥,避免了当地群众因过河而不幸死亡的悲剧,并开办学校、为百姓治病。上一世活佛的善举对普布活佛有极大的激励作用,普布活佛以上世活佛为自己的榜样,努力为当地群众办好事和实事。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于1995年建成于布绒朗寺旁,建院是借用布绒郎寺的旧房开办了,由于年久失修,房屋已破旧不堪,冬季室内无取暖设施,居住条件很差,夏季房屋渗漏严重,当初开办时由于条件限制许多设施设备不键全,距县城约 4km,且位于一小山上,对老人们的行动及就医很不方便,曾发生过因条件艰苦,有老人在送医途中来不及救治而死亡的情况。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属全部免费的老人院,所有照料孤寡老人的服务人员全部由布绒郎寺内的尼姑无偿的进行服务,所有生活来源和保障全部由普布活佛个人负担。建院至今历时 9年,从建成到现在共收养老人28人,现有孤寡老人、残疾人 21人。此外,普布活佛还掌管着另一寺庙雅底寺, 雅底寺为布绒朗寺下属寺庙,位于甘孜城外,在雪山的山腹之中。雅底寺重建于 1983年,在2003106扩建完成并举行了开光仪式,目前共有阿尼60人。

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由普布活佛创建,于1995年建成于布绒朗寺旁,建院是借用布绒朗寺的旧房开办的。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属全部免费的老人院,所有照料孤寡老人的服务人员全部由布绒朗寺内的尼姑无偿的进行服务,所有生活来源和保障全部由普布活佛个人负担。建院至今历时9年,从建成到现在共收养老人28人,现有孤寡老人、残疾人19人。

 

甘孜布绒朗寺普布活佛访问记

作者:达摩流浪汉 

 

不论是我自己讲,或是听别人讲,借此能想起他,总是我莫大的快乐 ——斐多

    在一个我以为如此偏远的地方发现如此众多的人口是一桩大可惊异的事,人口稠密得你只能在大街上躲闪地行走。县城建在平坦的河谷边上,,河流浅得只有轻载的舟船能安稳地航行。从那城里向西望去,你能看见西藏的雪山。县城不大,快步的人一只烟的功夫就能轻松完全的穿行。这里离最近的铁路有七百五十公里,距长江上游的都会城市有一千公里之遥,这里没有影院、电车、大型超市,在这里,你会思考平常我们习以为常的那些方便利行物品的真正意义。在这个海拔一万一千英尺,不是酷寒,就是炎热的雪域高原里,却有超过五万人在这里孜孜从事农业、畜牧、商业、修行。

    在这个小城住着一位德高名重的圣者,去拜见他的愿望是我这次跋涉的一个诱因。他是这个城里最受人尊敬的权威人物之一。一些藏族牧民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信徒对他的尊崇达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他们把对活佛的膜拜视为是一种强烈的需要和巨大的安慰。不管是普通人或是有钱人,全都经常在整年的某个星期的一天到活佛的寺院那里,对他叩拜致礼,向他忏悔自身的疑虑,自身的痛苦,央求他给予忠告和训示。他的传奇式经历是小城里稍有文化的人都耳熟能详的故事。据说他的汉语也很流利── 这得益于他多年的汽车驾驶员及北京雍和宫佛学院求学的坎坷经历,现在他回到了甘孜县城,成为一位政协委员,参与管理一些当地的行政事务,同时他也欢迎寻求智识的僧众去找他,同他谈论佛陀的学说。他有两个寺院,和一大群女尼,一个福利院,其中收养了二十三名贫寒的孤寡老人。这一切花费巨大的开支均来自于他在最热闹的大街上拥有的两间店面:它们分别经营着医药和电器。从一切我所听到的关于他的话,我的结论是他是一个和蔼可亲、友善、有着圣人般好心肠的人。

    我和一位朋友在初二的那天从重庆出发,节节推进到道孚却再也无法前行。已经是初五了,心急的活佛得知我们无奈坐熬的窘况后,命令我们在五个小时后等待他从甘孜专程过来的小车。我靠在雪域哑拉旅舍的门上,眼望着对面皑皑的雪山,感激地期待着。

    随后我坐在一辆小车上。路似乎是无底止的。我经过了荒凉凄寂的小村庄,也经过了行人拥挤的大街,直到最后我来到一条清净的僻道上一间朴素的藏式房屋前,车才停下。一位女尼很快下来打开铁门。我在一个稍嫌窄小的庭院下了车,经过一段漆黑不平的低矮走廊,顺着一排窄而不规整的楼梯我艰难地爬行到二楼,绕过一只硕大的卫星天线,我被领进左面的第一间房屋。这是一间低而略宽但通风的房间,室内设备局促,两只异常长而且肥大的木椅分别占据了内墙与靠窗的位置,一只藏式火盆、正面是法床,上面稀散地放着几本书:大半当然是藏文佛经,可是其中也有几本汉文的册子;覆着藏式花毯的桌上放置着一些藏传佛教里常用的法器;墙上没有装饰的地方,挂着几位法王的图象,我猜想那些都是藏传佛教里的至圣;地板上没有地毡。一盏六十瓦的照明灯悬挂在房屋正中央,辉散出绚丽的光斑。那是一个温暖、浓烈、色彩斑斓的房间。房间里凝重沉郁的空气由两盆桌上怒放着的淡紫色娇柔花朵调和起来。一位裹着赤豆色喇嘛僧袍、坐在一只番红花色绸缎上、手拿弥勒佛像的胖乎乎的老人从火盆上方抬起头来,用他爽朗而具感染力的笑容、大声、热情地表示欢迎。我连忙表示他容许我来访见他的荣幸。他一边顽皮地斜视着我,一边微笑着指我就座,斟出酥油茶来。

 

天堂在我们头上,天堂在我们脚下。—— 戴维·梭罗

    “哈哈,你好、你好,路上很辛苦吧”?他用浓重的川西口音含糊不清地笑呵呵地问。

    “还好,不累,挺顺利的“。我说了些客套话。

    “欢迎你们到高原来玩,不过我们这儿冬天可没什么景色哦,夏天来了,你才明白什么叫美。”说完他自得地一笑,我惊讶他居然有着和他左手一直握着的那尊弥勒佛像相似的笑容。

    “谢谢你惠然接受我们冒昧唐突的访问,还给你添了那么多的麻烦。”我尽可能地保持着礼貌小心地说──我恐惧在这位神灵般的人物、这位甘孜著名寺院的四世转世活佛面前如何举止,我害怕暴露出连自己都没感觉到的、甚至是无意识的习惯动作,而惊动了这位大人物,犯下不可宽恕的错误。

    “不要客气,我最喜欢有人来看我了”。他大大咧咧说完,重新端坐在法床上,以真诚平和的表情打量着我。

    “不过我们这里的条件可不上你们城里哦,你们汉地过来的人最喜欢到这里来看热闹了”,活佛幽远地说。看得出,他在防备着,他采取了一种保护的策略。

    我想抗辩,但我还未曾明了他的意思,竟一时答不上话来,只好拘谨地端了碗茶放在嘴边。

    他是个老人,其实也不太老,年约五十。身形高大,骨骼如牦牛般粗壮。冒着红光的圆润脸上光洁溜顺,不多的灰白且短的头发,褐色细长的眼睛时常眯缝着,耳廓清晰,唇和下巴都迥异常人的宽厚,五官轮廓很深,有着康巴藏人特有的那种坚毅强悍。嗓音浑厚饱满而且非常健谈,仿佛总在炫耀着他那演说家般的优异天赋。他随意地跌坐着,微妙地显露出那种拥有大智的坚定,和那种只有长年寺院生活才有淡定飘然的气质。

    很快我们的谈话转到了藏传佛教的一些趣闻逸事上来,其中有我最感兴趣、也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神通现象── “他们全是依靠自身的力量修行出来的,在自己身上找到的。不依靠外在,纯粹靠自身的佛性生发,这就是佛陀伟大的地方。”活佛感叹道。

    既然谈及了佛及佛法,我发现我的主人非常乐意有人向他请教。

    “你晓得,经常有汉地的学佛者不远万里来雪域求法。”他说。“今年还来了一为女大学生,现正在我的寺院里学习藏文。等她能读懂藏文,就可以接下来深研佛法了。我参观过内地很多寺庙,发现在汉地几乎已没有严正的佛法存在了。”

    我说,“汉地也有过不少高僧大德,他们对于佛学界并非全无贡献的。”

    “是的,但现在几乎看不到了。你知道,修行是要靠这个的。”他用手指了指左胸的某个地方。

    我问他道:“不知活佛对那些穿着牛仔裤,染着黄发,骑着大马力摩托车在城里横冲直撞的年轻藏人怎么看。

    “他们抛弃了我们祖先一直保留下来、赖以生存的最美好的一些东西,他们是没有信念的一代。”话音未落,我的一位同伴站起来大声表示抗议,声称这个问题太艰深了,建议换个简单轻松的话题。

    随后我们重新坐下,再喝一杯茶。

    “西藏人的祷词为什么是:埯!嘛呢吧咪磨!他们为什么相信人人都有不朽的灵魂呢?”我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继续发问。

    我的主人唱赞了一声,抓了把豌豆放在口中,缓缓地说“这句六字大明咒语一般可翻译为‘敬礼莲中宝’,这句真言太伟大了,我无法用汉话来解释它。对于第二个问题,我的观点是:正像人晚上要睡觉一样,灵魂在肉体睡觉时也要离他而去,衣服穿破了就会被人丢弃,肉体在不堪使用时,灵魂便会将它丢开。死也就是生。只不过在另一生存空间活动了。所以我们相信人的精神是永恒不灭的。肉体只是披在精神上面的临时衣服,外在是无关紧要的,只有内在灵魂才是根本性的。你晓得苦修吗?修行者就是在完全无视周遭严酷的环境而定一心念,虔心修道。你可以从这个意义上理解。”

    在起初,他的声音是平和而温厚的,可是他既然对他说的发生兴趣,声音便逐渐宏大而急切了。他厚实的手臂不停地比划着。他说道:“学佛之人关键是虔诚,是善,是绝对的诚实。”

    他近乎不屑地谈到马尼干戈的一位修行者,指责他是一位伪善、注重身外名利的假行僧。他告诉我他厌恶那些虚伪、假装生活的人,喜欢和那些真诚率真、可以真心相待人交朋友。他有些愠怒地回忆起他在内地一些不愉快的经历:他看了几部胡编乱造的电影,会见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说了些不盐不淡的话。

    “可是你们、你们汉地的一些学者、导演在胡说些什么?”他喊道:一见面,那些身着喇嘛服的人先唱句佛号,然后就用——这时他用双手像握做一个什么钹状物体在空中对碰了一下,大开杀戒,不问青红皂白的乱杀人。我猜想他说的一位专写古代犯罪小说的畅销书作家在一部低劣小说里描述的歪曲了的喇嘛形象。“我们喇嘛教的信徒是这样的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信奉的教条吗?你们以为肤浅地翻过一两页《菩提道次第论》就想阐释喇嘛教的全部奥义吗?你知道‘扎巴’与‘喇嘛’的区别吗?你们以为花上二三天时间研究我们的信仰便认为无所不知,就可以对我们的祖先(这句话好象应该是:就可以对我们的上智)费了毕生精力建立的东西评头品足吗?你们以为人死了以后就什么没有了吗?你们以为世间没有神明,没有无上的存在就可以乱来吗?

    可是在那时候我们的谈话被阻断了,一个藏族小女孩轻曼地走了进来,挨近这位圣者的身旁。她用那异常明亮的双眸惊异地凝视着我。活佛告诉我那女孩是他弟弟的孩子。他用手臂围做她,低声地说着珍爱的话,很亲热地吻她。她穿着一件小小的汉式羽绒服,手拿一只短短的棒棒糖。活佛告诉我她才三岁。

    他从桌上的橘子篮中拿出一只叫给她,叫她出去。

    现在他能比较温和地对我谈话了。他谈到了宗教,谈到了拉萨,谈到了一些令我们都惶惑不安的问题,谈到了几个汉地来的人不顾藏族人民的生活习俗,偷偷跑到城外捕鱼的事件。他还语词恳切,激动地谈到了怎样在身无分文的窘困下发愿建成全县第一个福利院的事情。他博闻广见,赋于形象、幽默地将一对德国夫妇来甘孜玩耍,大意地将七万人民币捐给一耍滑喇嘛但最终供奉给布绒朗寺的精彩故事有声有色地描述出来。但有时,他又悲观地讲到目前他在这个城里无足轻重的地位及由此带来的失落感和枯竭感。慷慨激昂之处,他痛苦地抱头不语,“我现在是说不起一句话,做不成一件事。”他哀叹道。我不能自己地把他看做一个近乎悲哀的人物。

    有一两次我说我该走了,可是他不愿意让我走。可是最后,我不得不走了。

    我站了起来,他握着我的手。我恳请他在我的一本书上留下手笔。

    他想了一下,微笑着坐在桌前,拿出一支笔,开始写起字来。

    我接了书本,看看那些藏文字,那些字在纸上显出悦目的模样。

    我向他说再会,他很客气地挽留我。当我回到重庆这个物质城市后,一个懂藏文的朋友恰好来访。我把那本书给我朋友看,当他翻译给我听时,我不禁鼻头一酸:

        愿神灵赐你予幸福与安宁

                                 普布泽仁

图为从“布绒朗私立敬老福利院”网站上下载的照片。拍摄的是普布次仁仁波切、以及他的信众和寺院。拍摄者是仁波切的汉人弟子。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7.46 K
尺寸: 314 x 400
浏览: 44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4.71 K
尺寸: 500 x 336
浏览: 2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55.39 K
尺寸: 500 x 334
浏览: 2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8.11 K
尺寸: 500 x 334
浏览: 2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5.34 K
尺寸: 500 x 375
浏览: 2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31.08 K
尺寸: 500 x 313
浏览: 2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3.66 K
尺寸: 500 x 334
浏览: 2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33.26 K
尺寸: 500 x 312
浏览: 2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9.71 K
尺寸: 500 x 314
浏览: 2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0.18 K
尺寸: 313 x 400
浏览: 2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8条记录访客评论

看来在这里只有骂中共的评论才能得以幸存,很好,言论自由的实现就是这么简单。

Post by 喇嘛也要性生活 on 2008, May 23, 4: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又是抓捕,又是镇压,中共无时无刻不在重复做着同一件事情,关键是,这样有用吗?

Post by 喇嘛也要性生活 on 2008, May 23, 4: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虽然我不赞同这里很多人的很多观念,很多,但赞同这句话:
tseringdhondrup "说老实话关键是中国怎样对待西藏人。怎样对待西藏文化,怎样对待西藏历史。这个很重要。因为,他过去怎样对待西藏文化和历史,直接影响到将来的西藏和中国的继续,实质上的继续。心理上的继续。而不是豢养的,布施的概念。我们不要救世主。"
对于共产党,改变笨拙和显得粗暴的直接管理作风,改变刻板的宣传模式,放宽宗教事务适度的权限,维护国家安全和居民生命财产不受伤害,改善与宗教界的关系。
对于西藏流亡政府,放弃独立诉求和武装暴动,放弃以宗教干预国内政治甚至国际地缘关系,以此博得信任的基础。
对于民众,放弃过于不切实际的美化,基于无知的偏见,被政治势力煽动的仇恨,以平等的-真正双向平等的方式加深交流。
最后希望能够略微的平衡一下论坛的偏向性和客观性。

Post by 骏马 on 2008, May 23, 7: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to 结束中共独裁政权:
救李世民的武僧是哪的?你家派去的?李世民那个朝代叫“汉唐”?地震预报之类的你震惊个P啊,没经历过啊?还内部消息,我还说阪神地震之前日本提前一小时内部预报了,给个准确的消息来源OK不?你去日本问问他们地震预报的具体过程和预报的准确率

to tseringdhondrup :
您哪的大学教授啊?北大焦国标啊?我这北大学生不少啊,提起焦国标好多人从学文的到学理的都没听说过,也有听说过的,一脸不屑。瞅瞅您一甩就是一箩筐的文革语言,愤青这个词不知道用在您身上合不合适,估计您年龄也不小了都过了“青”的年龄了吧?说出来的话跟满大街撒野的teenager一样没有逻辑。说实话我对中国真的真的很失望,教授都你这水平的难怪中国教育上不去,科技政治都被搞的一趟糊涂,咱国家智囊团都是吃干饭的,这教育改革不知道改哪去了,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能混个教授当了。

Post by 我服了 on 2008, May 22, 10: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这一切花费巨大的开支均来自于他在最热闹的大街上拥有的两间店面:它们分别经营着医药和电器。”
那他在甘孜县闹市区的18间铺面是怎么回事?伪善!

Post by 伪涩 on 2008, May 22, 5: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关了更好,不许他转世,要转到印度转。

Post by tony on 2008, May 22, 11: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合十祈祷:
尊敬的 普布次仁仁波切平安无恙!

合十祈祷:
震灾中的受难者平静住生净土!
震灾中的生还者转危为安!心无窐碍!

南无大悲观世咅菩萨!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于诸众生远离贪瞋痴心住平等舍。

愿来此博客的每一位好朋友能远离颠倒言语梦想,
常住慈悲喜舍四无量心!

Post by 四依 on 2008, May 21, 6: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不是豢养?不要救世主?(笑)小心CIA听见不高兴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说老实话关键是中国怎样对待西藏人。怎样对待西藏文化,怎样对待西藏历史。这个很重要。因为,他过去怎样对待西藏文化和历史,直接影响到将来的西藏和中国的继续,实质上的继续。心理上的继续。而不是豢养的,布施的概念。我们不要救世主。

Post by 遊客 on 2008, May 21, 8: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说话前先请提高智商。知道汉唐是什么意思吗

引用 结束中共独裁政权 说过的话:
武僧不救李世民,你们能有汉唐?

Post by 遊客 on 2008, May 21, 8: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胡萝卜和大棒的问题。胡萝卜吃完了还要闹,就免不了大棒了。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共产党真是没有一点诚意,就想靠武力打压西藏。

Post by 遊客 on 2008, May 21, 8: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说老实话关键是中国怎样对待西藏人。怎样对待西藏文化,怎样对待西藏历史。这个很重要。因为,他过去怎样对待西藏文化和历史,直接影响到将来的西藏和中国的继续,实质上的继续。心理上的继续。而不是豢养的,布施的概念。我们不要救世主。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CIA的事我不知道。美国人想什么和西藏人没有关系。只有中国人想什么和西藏有关系。西藏人,达赖喇嘛说什么和中国有关系。到目前为止。达赖喇嘛想到哪里去和中国没有关系一样。一个国家想干什么也和中国没关系一样

引用 小喇叭 说过的话:
to tseringdhondrup
'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我在中国也是教授怎么了。尼泊尔是个什么东西。是中国只喂水的一条狗。就吃的都不给它。

引用 小喇叭 说过的话:
To tseringdhondrup
你引用的话,是尼泊尔教授的话,不是我的话,请注意!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to tseringdhondrup
你真正读一下,这个文章,也是一位反对GcD的藏族学者写的,
我与他未曾谋面,在网上偶然找到的。
你去读一读,好叫Dalai 向CIA报告,然后。。。
T.T.Moh, Professor of Department of Mathematics, Purdue University, a member of Tibet Study Association (formerly America-Tibet Association). He was invited to tour Tibet in 1988 with novelist Chen Jo-shi (Lucy Tuann) and essayist Dorothy Weissman by http://cc.purdue.edu/~wtv/tibet/history0.html`All-China Union of Authors'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小喇叭 说过的话:
To tseringdhondrup
在西藏驻军是国家主权,讲藏语是受法律保证的,不存在主权问题不需要公投。
如果允许魁北克、北爱尔兰、阿拉斯加公投,那就好了!

会的,我以为政治家就可以永远奴役人民吗?会有那天的。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各民族平等吗?你们打汉语是国语,我们藏语为什么不能是国语?别玩了。你就直接说,就是要镇压得了,你又不是总理怕什么,还想一个人物一样玩高雅。一看就是知道骨子里卖的是什么。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To tseringdhondrup
你引用的话,是尼泊尔教授的话,不是我的话,请注意!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你们在爱国,也有到北边抗日的丑恶历史。边玩这一套了。就是想占领西藏。我们不是说不独立了吗还说什么。你们那套陳糠烂芝麻能说服人吗?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To tseringdhondrup
在西藏驻军是国家主权,讲藏语是受法律保证的,不存在主权问题不需要公投。

如果允许魁北克、北爱尔兰、阿拉斯加公投,那就好了!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鬼一样变来变去的我已经不存在了。

引用 CDHAW 说过的话:
to: tseringdhondrup
你这样的人少一点比较好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引用 小喇叭 说过的话:
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占领了"西藏的说法是被西藏农奴推翻的"国际社会"和封建奴隶主编造的荒诞的赤裸裸的谎言。主要问题是确定:"自由西藏"的呼声是西藏人民的真正要求还是被推翻的西藏封建统治集团提出的口号。

西藏是中国的一个省的说法是利用西藏这个词和取消了东藏而玩的文字游戏。你如果有本事自己对自己那么有信心,为什么逼着西藏人给你们的伪表格上签字呢?如果那么有信心,为什么现还在西藏三区的所有的兵不撤呢?你们以为不说汉语就是谎话吗?是你们听不懂吧?如果那么有信心,公投一下看看呢?你说的西藏“封建统治集团”根本不存在的。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意在转移目标,就像这次地震,灾情不公布,还强词夺理是一个道理。还假装慈悲。可恶。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小喇叭 说过的话:
中国遭受地震重创举国哀悼 达赖窜访演讲遭质疑
中新社北京五月十九日电 (记者阮煜琳)德国“大西洋之桥协会”名誉主席沃尔特•基普博士一行在中国访问期间特别约见中国记者表示,在中国遭受罕见地震重创、举国哀悼之时,达赖喇嘛在德国柏林集会发表演说显然不合时宜。
    “柏林时间十九日下午六时,即北京时间十九日晚二十四点,达赖喇嘛将会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的集会上发表演说。”沃尔特•基普博士今天说,自己曾要求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德国联邦议会议员向达赖喇嘛转达取消该集会的建议,但没有得到响应。其后,沃尔特•基普博士通过这位议员建议达赖喇嘛在发表演说之前,一定要为中国在地震中丧生的同胞进行哀悼和祈祷。
沃尔特•基普博士表示,自己进行上述努力,只因不想让中德关系蒙上新的阴影。
据德国媒体报道,继德国总理默克尔、外长施泰因迈尔之后,德国总统科勒也表示不会在达赖喇嘛在德期间接见达赖。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丁纯说,这是德国出于自身的现实利益考虑而作出的决定。
据悉,创建于一九五二年的德国“大西洋之桥协会”,为非官方组织,成员主要来自政界、经济界和学术界的知名人士。此次受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邀请,“大西洋之桥”协会名誉会长基普博士率领的包括五名联邦议员在内的代表团二十五人进行对华外交友好访问。

一看你转载的这个东西,就知道是流氓写的。用中国惯用的“有关部门”,“有关领导”,“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
文章:
一要打击德国。
二要打击达赖喇嘛。
三要行贿:
“大西洋之桥”协会名誉会长基普博士率领的包括五名联邦议员在内的代表团二十五人进行对华外交友好访问。
四沃尔特•基普做贼心虚:
“自己进行上述努力,只因不想让中德关系蒙上新的阴影”。
实际上是受贿了。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4: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事实上,对dl喇嘛作为西藏地方统治者的任命仪式始于1253年中国皇帝忽必烈可汗(蒙古王朝建立者成吉思汗的儿子)时代。忽必烈可汗因为第五代dl喇嘛(那时是一个蒙古和尚)对发明蒙古文字的杰出贡献而任命其为第一任统治西藏的dl。 因此,1949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政府对西藏的做法即不是吞并也不是占领。它仅仅是进行了民主改革,这实质上是结束了旧的封建制度和那些拼命想恢复旧制度的封建农奴主的特权。因此,这也是被推翻的西藏统治集团反抗中国政府的原因。 1951年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对西藏进行的划时代的变革,其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实行这些改革之前,西藏三百二十万的总人口中有二百万农奴。然而,在一百二十万自由人中也仅仅有一小部分是农奴主。1951年历史性的变革解放了这二百万的农奴使他们成为西藏和自己命运真正的主人。那些叫嚣中国共产党毁灭西藏文化并声称要保护西藏文化的人实质上是想要恢复农奴主的封建特权。 那些构成了西藏广大人口的解放了的农奴现在掌握着他们自治区的管理。而在以前西藏的管理体制下,占统治地位的僧侣集团并不仅仅是宗教人士,他们还是拥有特权的主人。著名的日本和尚伊凯•卡瓦•古奇在20世纪初考察了统治西藏的佛教徒后说,他们并不是神职人员而是伪善的恶棍。这句概括的话并不是指所有的西藏僧侣,而仅仅指封建统治集团。 煽动 1959年,dl喇嘛及其一小撮帮凶--特别是他的幕僚--勾结美帝国主义和印度扩张主义企图推翻解放了的西藏的新的革命政权。然而在失败后,他们逃到了印度。现在这一集团又在美国的鼓动下在西藏制造麻烦。在这样的形势下,尼泊尔政府应当保持高度警惕,不允许在尼泊尔的土地上进行反对西藏的活动。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他们从尼泊尔境内开始了攀登。然而当他们不得不从北麓攀登时,探险队寻求并得到了中国中央政府的许可,而不是"凯斯雅"(dl喇嘛的内阁或在印度的英国殖民政府所谓的西藏政府)的许可。1923年,当划分英属印度和中国西藏省的边界时,英属印度政府与中国政府(而不是西藏政府)的代表们在西姆拉举行了会谈。英属印度提出的以麦克马洪线作为划分印度和新疆、西藏西部的边境线时,遭到了中国国民党政府代表的拒绝,会谈失败了。 1959年,美国和印度策划了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阴谋,并鼓动dl喇嘛到印度避难。美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西藏被中国共产党占领"的问题并要求zd。甚至当时以中国名义占据着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的台湾国民党政府的代表们也说西藏一直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不可能存在它被中国占领的问题。 早在1911年,当孙逸仙博士推翻了中国的封建王朝,建立了自由的民主共和国并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议会的时候,西藏的dl喇嘛政府(当地政府)就要求在中国立法机关里有西藏的代表。随后西藏指派了两名代表就任分配给它的两个席位。更早一点,在1791-1792年,当尼泊尔进攻西藏后,中尼战争爆发。西藏政府向中国皇帝报告说尼泊尔廓尔喀士兵侵犯了"皇帝陛下(指中国皇帝)的领土。" 当任dl喇嘛的前任(还未被中国皇帝正式批准为dl喇嘛)去世时,西藏当局把他的葬礼推迟了很长时间,等待中国皇帝对这位已故dl喇嘛的正式承认和加冕典礼。只有在这之后才为dl喇嘛举行了出殡仪式。这一事实证明dl喇嘛不是一个主权国家的统治者,而是中国政府任命的负责管理西藏自治省事务的地方政府官员。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真正的要求 在这位作者看来,人民有自决的权利,人民完全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因此,每一个民族都有独立地统治自己的无限权利。如果西藏人民有那样的渴望,他们甚至有权利分裂并建立自己的独立国家,虽然我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长期以来就是中国的一个自治省。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占领了"西藏的说法是被西藏农奴推翻的"国际社会"和封建奴隶主编造的荒诞的赤裸裸的谎言。主要问题是确定:"自由西藏"的呼声是西藏人民的真正要求还是被推翻的西藏封建统治集团提出的口号。 看看历史就会发现,在1933年,一支英国探险队想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他们从尼泊尔境内开始了攀登。然而当他们不得不从北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尼泊尔政府报纸社论:西藏骚乱的背后
[ 作者:52china 译 转贴自:gjgy.org 国际共运网 点击数:165 更新时间:2008-3-29 文章录入:gy ] 西藏骚乱的背后 尼泊尔政府报纸《新兴尼泊尔报》社论 2008年3月27日
马尼克•拉尔•希瑞沙教授
最近几天来,中国西藏自治区发生了震惊世界的骚乱,许多公众财产被毁坏,甚至还有少数人失去了生命。制造这些暴行的人称之为偶然的"起义"、表达了"人民"的不满,而有些人竟到了称之为"西藏人民摆脱中国占领的独立运动"的地步。中国官方称之为"一小撮犯罪分子"在"阴谋分子"和"帝国主义代理人"的指挥下所进行的"蓄意破坏行为"。让我们公正地看待这一事件并对它进行客观的分析吧。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1, 4: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to: tseringdhondrup
你这样的人少一点比较好

Post by CDHAW on 2008, May 21, 4: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四川不但是地震的重灾区,也是镇压西藏人最残酷的地方之一。川军镇压西藏人的速度,比出兵救灾要快得多。他们为什么就这么恨这写喇嘛呢?西藏人真的完了吗?我对灾民哀悼的同时,我也为西藏人的命运而流泪。为什么我们西藏人的命这么苦?若果,我们有一点可能性。就像地震中,埋在地下的人一样,只要能看见一点光明。绝不应该为黑暗低头。绝不应该和这些人活在同一个世界上,最起码不能在一个国家生活。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21, 3: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震惊:四川地震被准确预报,政府决策不予发布预警
(编者按:博讯已经收到国内报纸披露个别学校在震前1小时接到撤离的通知,博讯正在调查,稍后发布。估计是内部比较准确预报的直接的证据)
    
     根据刚刚收到国家地震局相关部门专家冒死私下透露出来的消息,此次四川地震国家地震局有关专家小组在地震发生前,根据相关工作程序要求,作出了相当准确的预测,并上报国务院要求发布地震预警预报。
但是,此要求被某位国家领导人以奥运大局和国家社会秩序稳定为由予以否定,以至大地震发生时平民毫无准备,造成我们中国大陆在中共当政近60年以来的最大的自然灾害损失,其惨烈程度远远超过1976年唐山地震。

Post by 结束中共独裁政权 on 2008, May 20, 10: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武僧不救李世民,你们能有汉唐?

Post by 结束中共独裁政权 on 2008, May 20, 10: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我对这种人的被捕一点不同情,打打杀杀永远是喇嘛们的特征,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说起来是为了正义,说白了,就是为了自己一点可怜的特权。从乾隆至今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只不过现在他们反对中共罢了。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20, 8: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换句话说,被废除这段时间,没有什么神迹出现。而恢复身份,是政府的指示。。

Post by 寒地 on 2008, May 20, 3: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中国遭受地震重创举国哀悼 达赖窜访演讲遭质疑
中新社北京五月十九日电 (记者阮煜琳)德国“大西洋之桥协会”名誉主席沃尔特•基普博士一行在中国访问期间特别约见中国记者表示,在中国遭受罕见地震重创、举国哀悼之时,达赖喇嘛在德国柏林集会发表演说显然不合时宜。
    “柏林时间十九日下午六时,即北京时间十九日晚二十四点,达赖喇嘛将会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的集会上发表演说。”沃尔特•基普博士今天说,自己曾要求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德国联邦议会议员向达赖喇嘛转达取消该集会的建议,但没有得到响应。其后,沃尔特•基普博士通过这位议员建议达赖喇嘛在发表演说之前,一定要为中国在地震中丧生的同胞进行哀悼和祈祷。

  沃尔特•基普博士表示,自己进行上述努力,只因不想让中德关系蒙上新的阴影。
  据德国媒体报道,继德国总理默克尔、外长施泰因迈尔之后,德国总统科勒也表示不会在达赖喇嘛在德期间接见达赖。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丁纯说,这是德国出于自身的现实利益考虑而作出的决定。
  据悉,创建于一九五二年的德国“大西洋之桥协会”,为非官方组织,成员主要来自政界、经济界和学术界的知名人士。此次受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邀请,“大西洋之桥”协会名誉会长基普博士率领的包括五名联邦议员在内的代表团二十五人进行对华外交友好访问。

Post by 小喇叭 on 2008, May 20, 3: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所有的抓捕都会结束,所有的“爱国主义教育”也都会结束,当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达成和解之后。

我们都是小人物,无法知道很多事情发生的真正原因,也无法判断事情的真实情况。

我觉得藏人的抗议近期不必再继续,静等双方决策者的谈判结果吧。面临天灾,中国政府的真正决策者们这时候不可能在西藏问题上投入太多精力,都是地方政府在处理,抗议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很多时候,双方大的宏观策略才是最重要的、决定性的。

Post by 路在何方 on 2008, May 20, 3: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我将低下我高贵的头颅,为这一不幸日子的所有死难者;
我将高举我以热血与热泪织就的大旗,来祭奠这一不幸日子的所有死难者的亡魂。

我诅咒这一个春天,她不该让大地孕育出太过奋亢的激情而颤抖于瞬间;我诅咒那一刻的春光,竟至于这般无力穿透满天的阴霾而给生者一线希望;我诅咒依然轻拂脸庞的春风,再不能托起那生命曾有的欢声笑语,来安抚如今孤灯下的千万种思念。

我们素昧平生,但却在同一片兰天下呼吸;我们非亲非故,但却在同一片大地上行走。我们可能在擦肩而过中失之交臂,但我们相信,我们的血脉,一样流淌着亲情的挚爱,友情的关切,和对生命的注重;我们可能因天南地北而从不曾会面,但我们知道,我们的心中,一样蕴藏着人类对生命所共有的希望和爱怜,哀思和眷恋,坚强和无奈。

生命的脆弱,原本在大痛苦大欢乐之间徘徊。为大痛苦大欢乐,我们曾唏嘘不己,曾泪流满面,但又何至于要承受一刻的变化所造成的阴阳阻隔?又何至于那鲜活的画面眨眼需用记忆之刀来镂刻?又何至于要让哀伤的生者,从此收敛起笑容,于无梦的睡眠中惊醒?

那一张张天真无邪的学子的面容,你们,再不能用绽放的笑脸来衬映万紫千红的春色了;那一个个顶起石块拱墙的脊梁,你们,再不能听见被保护者撕声竭力的呼喊了;父辈的你们,藉此终于御下了生活的重担;母亲的你们,由此可以解脱了生活的重负;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可奈何的事实哟,这是一种怎样的自欺欺人的安慰!而我,谨以这苍白的文字,串起我无边的悲哀权作掉念,并在我未尽的生命之旅中,铭记着这一无边的悲哀!

我将低下我高贵的头颅,为这一不幸日子的所有死难者;
我将高举我以热血与热泪织就的大旗,来祭奠这一不幸日子的所有死难者的亡魂。

Post by 77 on 2008, May 20, 3: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共产党真是没有一点诚意,就想靠武力打压西藏。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20, 3: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新华社记者

    从北京中南海到偏远山村,从都市的股票交易所到海岛上的寺院,从海外使领馆到苏丹的维和军营,2008年5月19日下午的3分钟里,13亿中国人的步调空前一致。

    下午2时28分到31分,中国各地汽车、火车、舰船的喇叭、汽笛及防空警报同时鸣响,全体国民放下手头的事务,停下急促的脚步,静静伫立,为在一周前发生的汶川大地震中遇难的3万多同胞默哀3分钟。

    从19日零时起,国旗下半旗、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机构设立吊唁簿等一系列措施已经实施。为在自然灾害中遇难的普通民众进行举国哀悼,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在人们的记忆中,只有毛泽东、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逝世悼念,才达到过这种规模。

    作家张抗抗说,举国哀悼表现了中国政府执政理念的转变和公民意识的觉醒,反映了中国30年改革开放的变化,表明中华民族正在走向成熟。

    伫立在中南海怀仁堂前默哀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统一身着黑色西服、胸前佩戴小白花。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地震后立即赶赴灾区指挥救援,其中,国家主席胡锦涛更是在过去3天里冒着强烈余震走访重灾区后,刚刚回到北京。

    就在100米外的天安门广场上,数千民众在默哀结束后,开始挥舞手中的国旗,高喊“四川挺住”“中国加油”。

    19日下午那一刻,中国的证券和期货市场全部临时停市。在上海证交所的大厅里,上证指数在3610.396点上“冻结”了3分钟。

    年过六旬的股民丁德明说,15年来自己没有错过任何一个交易日,但是汶川地震发生一周来,“我最关注的不再是股票涨跌,而是受灾同胞的命运”。

    19日下午2时30分,在西藏拉萨的大昭寺,90多名喇嘛举行祈祷法会,为灾区遇难同胞超度,为幸存者祈福。老城区的不少居民燃起藏香,为受灾地区祈祷。同日,西藏人民捐助的价值1100万元的救灾物资通过青藏铁路运往四川。

    全球各地,包括在美国、加拿大、哥伦比亚、巴西……在这些与中国昼夜相向的国度里,我驻外使节们与国内同胞在同一时间举行了默哀活动,吸引了大量华侨华人前来参加。驻苏丹南部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中国官兵也整齐地列队默哀。

    黑色似乎是中国在这个特别的星期一的主色彩。众多报纸和网站均换成了黑色报头和主页,甚至连电视台都出现了黑色的哀悼屏幕。哀伤紧紧攫住民众的心,人们纷纷为至亲好友的离去、为同胞遭遇的浩劫,洒下了泪水。

    在地震灾区四川安县的高川乡泉水村,11岁的地震孤儿彭豪已经一言不发地在帐篷一角躺了几天几夜。当听到扩音器里传来的默哀仪式提示时,他却一骨碌爬了起来,跑到帐篷外双膝跪地,紧闭双眼、抽泣起来。

    除了悲痛,举国哀悼带给中国人的还有信念和决心。

    34岁的北京奥组委工作人员王平久在北京奥运大厦楼前参加默哀后说:“办好奥运是中国人民对国际社会的庄严承诺,我和同事们希望以一届成功的奥运会来告慰遇难同胞的在天之灵。”

    北京奥组委18日晚间宣布,正在进行的奥运圣火国内传递暂停3天,22日恢复。事实上,地震发生以来,原本以全民享受奥运为主旨的圣火传递,已经增加了募捐支援灾区的“爱心传递”内容。

    19日的哀悼活动遍及中国各处,包括了香港、澳门和台湾。即便在几乎被夷为平地的震中地区,同样举行着朴素、简短的默哀仪式。在北川县城,部分幸存者、志愿者和记者聚集在废墟前,向遇难同胞深深三鞠躬。

    就在现场100米开外,一支救援部队注意到了仪式的举行,却没有停下来加入流泪的人群。他们正忙着从碎石堆中抢救一位刚刚被发现的幸存者。“我们1秒钟也不能停,3分钟的救援时间弥足珍贵!”救援指挥官说:“救起生者也是对死者的告慰!”(新华社记者 周效政  赵博 季明 张崇防 潘清 刘大江)

Post by 77 on 2008, May 20, 3: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19日下午2时30分,在西藏拉萨的大昭寺,90多名喇嘛举行祈祷法会,为灾区遇难同胞超度,为幸存者祈福。老城区的不少居民燃起藏香,为受灾地区祈祷。同日,西藏人民捐助的价值1100万元的救灾物资通过青藏铁路运往四川

Post by 77 on 2008, May 20, 3: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可是你们、你们汉地的一些学者、导演在胡说些什么?”他喊道:一见面,那些身着喇嘛服的人先唱句佛号,然后就用——这时他用双手像握做一个什么钹状物体在空中对碰了一下,大开杀戒,不问青红皂白的乱杀人。我猜想他说的一位专写古代犯罪小说的畅销书作家在一部低劣小说里描述的歪曲了的喇嘛形象。“我们喇嘛教的信徒是这样的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信奉的教条吗?你们以为肤浅地翻过一两页《菩提道次第论》就想阐释喇嘛教的全部奥义吗?你知道‘扎巴’与‘喇嘛’的区别吗?你们以为花上二三天时间研究我们的信仰便认为无所不知,就可以对我们的祖先(这句话好象应该是:就可以对我们的上智)费了毕生精力建立的东西评头品足吗?你们以为人死了以后就什么没有了吗?你们以为世间没有神明,没有无上的存在就可以乱来吗?

===================================
藏传佛教好像不高兴外人把它称作喇嘛教

还有,该喇嘛有历史健忘症,他忘记了历史上拉萨三大寺喇嘛和热振寺喇嘛惊人的战斗力。

Post by Karavika on 2008, May 20, 2: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