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西藏 枯萎的莲花 / 真实的西藏vs.想象的西藏

 

西藏 枯萎的莲花 / 真实的西藏vs.想象的西藏   

——两篇关于《看不见的西藏》的书介

 

西藏 枯萎的莲花

文/黄启聪《META》撰稿人 明报200846

西藏、拉萨、布达拉宫、圣湖、帕廓街、冬虫夏草就是香港人的西藏,对于一个遥远的地方,人只能牢记一鳞半爪以取代真实。最近半个月,西藏又添上了“暴乱”的意思。真相如何?消息封锁下谁也说不准,倒不如读一本书认识西藏。作者唯色是拉萨人,丈夫王力雄是西藏研究专家,两人的作品能为读者提供不同的切入点,掌握西藏这一个概念。这书是唯色最新的作品,书中以不同的文体记述作者的见闻想法。

有论者认为“西藏暴乱”的根本原因是藏族文化在愈趋开放的环境中处于弱势,书中的记述亦似是为此提供证据:藏族文化一方面需面对世俗的挑战、商品化的入侵,如传统藏乐要以萨顶顶的包装呈现,一方面要面对不同文化的竞争,如汉族、伊斯兰文化。独处一隅的西藏,不惯于和各地文化交流,突然间需要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异族文化犹如拉萨的硕鼠一样,逐步进占寺庙、佛像,藏族人的恐惧油然而生自然不难了解。来自官方的压迫,亦加强了这种恐惧,书中讲述燃灯节的段落正是最佳注脚。燃灯节是纪念藏传佛教上师宗喀巴圆寂的传统节日,政府却以关卡、罚款,甚至是刊登新闻“告谕”市民,禁止拉萨市民参加庆典。一丝一点的印象,反复加强,配合政府公然的昭告,“文化灭绝”的恐惧可说是其来有自。

面对文化压迫、经济发展、政治阻力的弱势不止西藏,也可以是香港,可以是本土文化。时代巨轮下,人不一定要在成为巨轮一份子或是牺牲品中二择其一。只要有人发声,有人愿意聆听,那看不见的地方终有日会被看见,但一切得赶在消音之前,否则就如书中的诗句一样:

这正在枯萎的莲花不是我的莲花,我的莲花是往昔的莲花。

 

真实的西藏vs.想象的西藏

文/廖志峰(台湾允晨文化发行人)

关于西藏,我们彷佛已看得太多,又听得太多,多到像水晶球里的风景,璀璨绚丽,变幻无方,却没固定面向。以西藏之名出版的书,大多美得像是风景明信片,或是让藏人衣着色彩斑斓的民族服饰从风景明信片走出,或是聚焦转经僧侣的清圣身影,传递追求心灵自在的宗教氛围……,但西藏就仅是如此表面吗?这真是藏人的生活内涵吗?还会有人去追问真实的西藏面貌,以及西藏沉重的历史命运吗?

外部人写的西藏,事实是把西藏客制化“customization”,描述成符合观光客所需要的观景期待和文化想象,童叟无欺的旅游观点。观光/旅游本是极端个人主义,但在日益蓬勃的消费社会中,消费对象的客制化,满足观光客所需要的异文化想象和文明的体验,已然是主流价值。这样经过异化的主体意象,取代了真实的主体存在,所以当我们翻山越岭终于抵达风景彼岸,看到了地理上的西藏,却见不到真实的西藏。了解到这样的现实,你才能深刻体会唯色写《看不见的西藏》,内蕴的愤怒和沉痛,假做真时真亦假。

“我想要描绘的拉萨,并不是我描绘的拉萨;而我正描绘的拉萨,已是五蕴炽盛的拉萨。”这是唯色写作本书的出发点。唯色生于文革的拉萨,籍贯为藏东的德格,母亲是藏人,父亲却是中国驻藏解放军军官。她曾长期担任《西藏文学》的杂志编辑,出版《西藏笔记》后,被中国当局查禁。因不愿意接受思想教育,并作检讨,就此离开国家事业单位体制,成为独立撰稿人,出版多本关于西藏的重要专著:《西藏笔记》/(名为西藏的诗)、《西藏:绛红色的地图》、《杀劫》、《西藏记忆》等, 被西方媒体誉为“在利用现代传媒表达观点方面,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圈子里的第一位西藏人”、“第一个把西藏问题从私人谈话圈子带到公共空间的境内西藏人”。这种响应自身知识分子的反省良知,即使衡诸台湾公共知识分子圈和媒体人,也属凤毛麟角,巾帼独胜须眉。

本书原名《看不见的拉萨》,主要从拉萨投射出当今西藏的整体缩影。唯色从各种角度再现消失,或游客眼中看不见的西藏,让西藏的真实面貌重现,让听不见藏人的哀歌藉文字浮现。这本书的书写采用丰富的纪实手法,随笔、札记、诗歌、游记、散文、报导、评说,更搭配在藏地旅游所拍摄的照片,以及拉萨当地画家的艺术作品,浓重鲜艳的油彩和强烈的民族影像,渲染出在地的真实情感,可以说是藉伪游记的记游写法,剥落被遮盖的真实,拉萨/西藏,于焉重现,还本来面目。

2005年青藏铁路全线贯通以来,虽然带来大批旅客,却严重破坏生态,也冲击到这原本与世无争的香格里拉。事实是,今日的西藏变貌,早在中共入藏就开始了序曲。铁路构建只是撘起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桥梁,跟随铁路而来是更多的汉人商业侵略和解放军,更便于统治。所谓高度自治的理想,从此天高云汉;独立之路,遥遥无期。中共口中说解放,要“翻身农奴把歌唱”,反讽的是,藏人再也翻不了身,汉化西藏,是一种不流血治理的便利法门。藏人的地位日益边缘化和弱势。竭泽而渔的开发模式,注定真正的西藏就此消亡。唯色透过拉萨消失的“吱吱”,对照外地入侵的“硕鼠”,隐喻一种变形侵略的无奈;叙述“天葬”仪式在商业利益的趋动下,被毫不遮掩的拍摄播送,这种愤怒达到顶点。长驱直入,视文明为无物,刚好反衬入侵者的蛮横无礼和无知。无奈和愤怒就是全书的基调。明信片式的西藏风情是外部想象。

作家王力雄新著《我的西域,你的东土》,藉地理方位的东西对举,彰显民族主义本位的帝国迷思︰谁来界定中土与边界的相对关系?谁来决定他民族的存续,或存续方式?西藏问题和新疆问题,应一体同观。这是阅读《看不见的西藏》可以做的深层思考。某种程度来说,我们在无意识的世界移动/旅游中,既消费一个民族的精神,又加重帝国主义下弱势民族被剥削的痛苦,也加重自身的罪恶,成为精神上隐形的共谋。当你旅游西藏,却看不见一个千年民族的真实面貌和哀痛,这是现实的吊诡。人道主义终于退位到商业帝国主义之后。于是,就像诗人白华英在《雪山泪》所说,只有白茫茫白雪,献一条铺天盖地的哈达。

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为难民。

 

书名:《看不见的西藏》

作者:唯色

出版:大块文化/台北

 图为200851的拉萨,在经历“3·14”之后,凸显某种意味深长。

图片附件:
大小: 30.17 K
尺寸: 500 x 309
浏览: 44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7条记录访客评论

观点有些偏颇!

Post by 好好先生 on 2008, August 3, 10: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我们的某些汉族人素质之差令人发指,你们知道有些藏人为什么想独立嘛?就是不想和你们这些人在同一个国家里面。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吧!至少学会尊重对方人格。

引用 oudai 说过的话:
虽然和唯色姐有了观点上的冲突,也正因为有冲突我们才会去寻求解决。但是有人在这里拿老姐的私人问题说事儿,进行人身攻击,而且非常恶心和下作!比目鱼已经说了我该说的!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19, 11:4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为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者默哀!

Post by 77 on 2008, May 19, 6: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虽然和唯色姐有了观点上的冲突,也正因为有冲突我们才会去寻求解决。但是有人在这里拿老姐的私人问题说事儿,进行人身攻击,而且非常恶心和下作!比目鱼已经说了我该说的!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y 19, 5: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为什么这里的西藏人没想想如何和汉族同胞融合呢?中共的或国民党的政策,你们也应该很清楚,得到大部分汉族同胞的支持,这个是毫无疑问的,

Post by 寒地 on 2008, May 19, 5: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你们的教义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你们还是做好事吧,流亡分子!

Post by 33 on 2008, May 19, 4: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Hexie 说过的话:
既然两夫妇没有自由,那就在家好好培养下一代好了
免得王家绝后了,还被佛法弟子拿来做《因果报应实录》的大好题材......

你这种人真丢中国人的脸,别再来了!

Post by 自由中国 on 2008, May 19, 3: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自由西藏,你该认真考虑你的处境了!
Dalai Lama 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了,而你呢?
不要做丧家之犬!

Post by 00 on 2008, May 19, 3: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唯色是否养育后代是个非常私人的话题,在这提不合适。无论如何,任何人生养出你这样的人渣才是人类最大的悲哀。
你们汉人的古训:养儿不教不如养猪,养女不教不如养驴。不知你这样的人渣存在,是你的错还是你父母的问题。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19, 1: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既然两夫妇没有自由,那就在家好好培养下一代好了
免得王家绝后了,还被佛法弟子拿来做《因果报应实录》的大好题材......

Post by Hexie on 2008, May 19, 12: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唯色有没有自由我不知情,不敢乱说。
不过王力雄满世界到处逛,还跑到美国专程去见达赖喇嘛,你说他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我是一点不信!

引用 自由西藏 说过的话:
唯色他们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
中共统治中国特务化军警化是首屈一指的。仅仅网警网特就有几万人。唯色的网,把他们给吓坏了。
在美华人,你拿着美元,说这种话不觉得害臊吗?你应该滚回中国去。

Post by ygygod on 2008, May 19, 12: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那个叫“自由西藏”就是一个弱智嘛, 湖北水塘消失了,地震却在四川, 你去地图上看看, 少说也有几百公里。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18, 2: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呵呵,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东西,你要是说湖北有地震,湖北的水塘消失了,还有道理。

引用 自由西藏 说过的话:
四川大地震是人祸!
其实这次地震早有预兆,湖北恩施地区的一个水塘的八万多吨水在一 夜之间消失了,这个新闻大家应该早就看过,已经好多天了,没有一 个所谓的专家来解释这件事情。其实稍有点地理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 这是地壳发生重大变化的前兆,可是没有引起国家地震局的注意,所 以才导致了这场惨剧的发生!有时候,人祸比天灾更可怕!!!! 希望在这次地震中逝去的亲人们安息.
〔原载《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18, 12: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埃及也是中国的,罗马也是中国的,发现古物,就说明世界是中国的,真是胡说八道!
================================
新疆不是中国的,那是哪个国家的?
是维吾尔人?请记住,他们也不过是政府西域土著人的侵略者后裔而已。

与其把这块土地交给伊斯兰教徒,不如交给和西域民族有着相似信仰的汉民族。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May 18, 12: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恬不知恥的現代“偽漢人”:鳩佔鵲巢、數典忘祖之“狄蠻”後裔
作者:沙陀皇
    關鍵詞一:偽漢人 恬不知恥 楚猴沐冠 鳩佔鵲巢 數典忘祖 如假包換 攀附成性
    關鍵詞二:洪武血洗 扯江西填湖廣 燕王掃北 大槐樹 洪武奉旨入蜀 八大王剿四川 湖廣填四川
    ★“偽漢人”的直系祖先,在漢晉代,不過是古代漢人眼中的“不開化”的南方馬來or苗越“蠻人”、北方匈奴“狄人”。
    ★“偽漢人”最好笑的是他們還自以為自己是漢人,經常漢人,漢人叫個不停,並引以為“榮”!
    ★“偽漢人”總是愛指責別人“數典忘祖”,可笑的是,搞不清楚自己祖輩的這些歸化後裔,又有誰不是“數典忘祖”的呢?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15893


引用 濯缨楼主 说过的话:
我觉得,我们汉人是作为古代西域民族的文化继承者占领新疆的。
因为我们的文化和楼兰啊、车师啊、精绝啊这些西域人国家的文化关系最大。我们和他们同为佛教国,当然有理由继承他们了。

Post by 恬不知恥“偽漢人” on 2008, May 18, 12: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四川大地震是人祸!

其实这次地震早有预兆,湖北恩施地区的一个水塘的八万多吨水在一 夜之间消失了,这个新闻大家应该早就看过,已经好多天了,没有一 个所谓的专家来解释这件事情。其实稍有点地理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 这是地壳发生重大变化的前兆,可是没有引起国家地震局的注意,所 以才导致了这场惨剧的发生!有时候,人祸比天灾更可怕!!!! 希望在这次地震中逝去的亲人们安息.

〔原载《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11: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蜗牛救灾法与零装备救灾队        (美国)刘宗正

◆来自灾区前线的声音            自由亚洲电台
◆地震灾区500多水库受损.专家称情况紧急   自由亚洲电台
◆一条难以置信的新闻!               佚名
◆就汶川大地震发问            (湖南)金海涛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也谈汶川地震中的 刘自立
◆汶川地震破坏性超过唐山地震          美国之音

◆中共救灾中的非人性          (台北市)林保华
◆拿你们的头来!──地震反思(之3) (广西南宁)东海老人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洛杉矶)王丹
◆美副国务卿向中国地震灾民表同情        美国之音
◆胡锦涛挽救团派衰落           (纽约市)方觉
◆危险的游戏──看龙永图发火       (纽约)李大立
探索道路
◆关于更有效地推进全民抗震救灾的建议    中国和解智库
◆抛弃政治,挽救生命高于一切!      (贵阳)吴玉琴
◆民主人士海外募捐可以争取大陆民心    (深圳)郭永丰
◆假如是你,被埋在废墟下……?     (新泽西)陈奎德
◆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  牟传珩
◆中国,路在何方?──评达赖喇嘛、胡锦涛和马英九 李对 龙

文艺春秋
◆〔朗诵诗〕震灾中国,中国拯灾      (成都)刘斌夫
◆孩子,就在天堂上课吧──为汶川大地震中死难的学 韩杰生
民主论坛 2008-05-16 新闻与评论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11: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埃及也是中国的,罗马也是中国的,发现古物,就说明世界是中国的,真是胡说八道!

引用 濯缨楼主 说过的话:
吐火罗人也好,突厥人也好,新疆区域历史上有不同的人种无数个民族的更替,但是她从未真正被汉人占据过,所谓的“中原文明”从未在那里璀璨过。有时间的话你去多研究一下中亚和东北亚的历史再过来说这个问题吧。
======================================
笑话!你知道“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预言是在哪里发现的吗?就在新疆尼雅!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11: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唯色他们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
中共统治中国特务化军警化是首屈一指的。仅仅网警网特就有几万人。唯色的网,把他们给吓坏了。
在美华人,你拿着美元,说这种话不觉得害臊吗?你应该滚回中国去。

引用 在美华人 说过的话:
维色天天在上网缅怀西藏的文化,那为什么你不去西藏,扎一顶帐篷,放几只牛羊,过真正藏族人的生活?你老公王立雄这么为少数民族忧心,怎么不去藏区、维区去生活,去救助他们呢?干吗非要设个网站吃反华饭?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11: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吐火罗人也好,突厥人也好,新疆区域历史上有不同的人种无数个民族的更替,但是她从未真正被汉人占据过,所谓的“中原文明”从未在那里璀璨过。有时间的话你去多研究一下中亚和东北亚的历史再过来说这个问题吧。
======================================
笑话!你知道“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预言是在哪里发现的吗?就在新疆尼雅!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May 18, 10: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维色天天在上网缅怀西藏的文化,那为什么你不去西藏,扎一顶帐篷,放几只牛羊,过真正藏族人的生活?你老公王立雄这么为少数民族忧心,怎么不去藏区、维区去生活,去救助他们呢?干吗非要设个网站吃反华饭?

Post by 在美华人 on 2008, May 18, 9: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我觉得,我们汉人是作为古代西域民族的文化继承者占领新疆的。
因为我们的文化和楼兰啊、车师啊、精绝啊这些西域人国家的文化关系最大。我们和他们同为佛教国,当然有理由继承他们了。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May 18, 8: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引用 TCL 说过的话:
切,故作悲情。西藏被汉化固然是事实,但是藏传佛教不也在内地开疆拓地吗?互相影响实属正常。
至于新疆,本来就是吐火罗人的地盘,维吾尔人比汉人到得还晚呢。就算谈到文化,难道汉人不更有资格做古西域人的继承者吗?他们维吾尔人崇佛?缅怀鸠摩罗什大师?尊奉华严经?这些东西都是西域民族留给我们汉人的,他们东突继承了什么?


吐火罗人也好,突厥人也好,新疆区域历史上有不同的人种无数个民族的更替,但是她从未真正被汉人占据过,所谓的“中原文明”从未在那里璀璨过。有时间的话你去多研究一下中亚和东北亚的历史再过来说这个问题吧。

至于你所谓的藏传佛教在内地的“开疆拓地”,内地人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他们有选择的权力。但是西藏对于汉化却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被动的接受却不能拒绝。

Post by 阿甚 on 2008, May 18, 8: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3343063,00.html
探索自由西藏运动的背后
期间谈到美国NED在自由西藏背后的影子。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18, 7: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冒一泡:
不争是得不来的。哪里没争辩?哪儿没有风?你心里难受,说明这个网站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以后不来这里了,争辩得越多,心里越难受,这个地方也不是一个讲得清道理的地方。"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3: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国际媒体不应为中共政权所误导
黄慈萍
以下是我对国际新闻媒体就中国地震进行有深度的报道的几条相关问题及建议:
    
    1. 为什么是大多数学校的楼房倒塌,而不是政府大楼?中共的一胎化政策是否加深了这次的悲剧?
    
    2. 为什么一些学校的官员逃出来了,学生却丧生?与新疆克拉玛依市1994年12月8日大火是否很相象?
    
    3. 为什么军队进入如此缓慢,以及在最重要的72小时内拒绝国际援助的真实原因。
    
    4. 明知道坐落在地震断裂带上,是否对学生和民众予以有关地震时求生技巧的教育?靠近可能的核泄漏地带,居民们是否曾接受有关最基本的核泄漏时的保护教育?(答案是:没有。)
    
    5. 中共在1999年就声称有一万多全天候的空降兵。那么空降兵在震后头三天没有空降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6. 为什么在地震前不久,政府发公告压制所谓"地震传言",掩盖有关地震前兆的事实?
    
    最后,我想说一下我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三十年前,我有幸跳级考入中国科 技大学。我选择了近代物理是因为那是当时竞争最激烈的专业,也是我所崇敬的居里夫人所从事的职业。然而,当我到原子能研究所(后改为"研究院")工作后, 我目睹的却是中共对巴基斯坦等国家进行的核扩散以及一个不负责任的政权可能所造成的核威胁。也因此才将我追求自然之谜的骄傲转化为成对人类的良心和责任。
    
    (魏京生基金会供稿)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3: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养这帮专家还不如养几只蟾蜍呢!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172359.shtml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y 18, 3: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西藏的伊斯兰

“藏回”是很有意思的人群,与之相关的就会有很多问题?他们是否也是西藏民族的一部分?藏传佛教与西藏民族又是怎样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很有意义的问题。不过与之相关的资料很少见到,这里收集两则。
    个人的看法是:西藏是宽容的西藏。另外,觉得“藏回”这个词语不恰当,回族是说中文的信仰伊斯兰的民族。以西藏语言为母语,那些热爱西藏,自己认同是西藏人,以西藏语言为母语的的穆斯林也许应该叫西藏穆斯林。特别说明一下,斯坦依然有几十万使用古藏语信仰伊斯兰的巴尔蒂人。在印度拉达克有三十万的使用西藏语言的穆斯林。另外坚决反对有计划的有目的的向西藏移民,其中当然包括那些中国回族人{汉回}。
以下两则资料,一份来自国外的一位西藏穆斯林官员Masood Butt先生,另一份来自长期关注西藏的中国记者茉莉女士。

西藏的穆斯林

Masood Butt攥稿

在西藏境内有许多穆斯林,虽然没有明确的文件资料记载他们是什么时候在此生活的,实际上,关于西藏的穆斯林信息资料是非常少的,但是对于全世界整个穆斯林世界来说,西藏穆斯林的存在早在有历史记载的很早时期就有。阿拉伯历史学家Yaqut Hamawi, Ibn Khaldun 和 Tabari 曾在他们的著作中提到过西藏。
克什米儿和东塔克斯坦是距离西藏最近的伊斯兰教地区。据说早在公元12世纪,第一批穆斯林移民就从克什米儿和拉达克来到西藏。逐渐的,婚姻和社会生活的交流使一批又一批穆斯林来到西藏拉萨---西藏的中心,并且这个人数不断增加,最后竟形成一定规模的社区。
对西藏人来说,穆斯林被广泛称为“Khache". 这也许是因为最早的穆斯林来自克什米尔,在古藏文中,克什米尔被称为“Khache Yul" 。
随着穆斯林的到来,在西藏的各个地方也相应的伴随着关于清真寺的矛盾冲突。在拉萨有四座清真寺庙,两座在日喀则,一座在Tsethang. 西藏的穆斯林主要聚集在清真寺周围,因此在西藏,清真寺也成为穆斯林社会生活的中心。
实际上正是第五世达赖喇嘛(1617-1682)对大量的穆斯林涌入西藏这个藏传佛教为中心的地区起到了关键作用。他颁布法令,允许西藏的穆斯林拥有特别权利,这些权利他们一直享用到1959年。根据这项法令,
1西藏的穆斯林能够独立的处理自己的事务,同时穆斯林社区还允许选出五人委员会,被称为“Ponj", 来保护他们的利益。
2他们可以自由建立商业企业,而不用交纳任何税费。
3他们同时也免除“禁食肉令”,而这项规定则是在佛教月里对每个藏族佛教徒都实施的。
4他们也可以面对藏族喇嘛而不用脱帽表示尊敬,这种礼节曾经在喇嘛统治的时代盛行。
此外,穆斯林还分得了他们自己进行葬礼的土地。现在拉萨附近仍有两块墓地:一块在Gyanda林卡,离拉萨城大约12公里,另一块是Kygasha,大约距拉萨15公里。Gyanda林卡的一部分现在已经改为花园,成为穆斯林们举行他们公众活动的场所。同时在Gyanda林卡内,一些未做标示的墓地被认为是一些来西藏传道宣教伊斯兰教的外国人的墓地。
随着穆斯林群体的不断扩大,一些小学也开设有伊斯兰课程,包括《古兰经》和Urdu语。在拉萨,这样的学校有两座,还有一个在Shigatse。
在这些学校完成学业后,学生们被送往印度,去更高一级的伊斯兰教组织进行学习。1875年一年一度的Darul-Uloom 报告曾提到有两个外国学生也参加了,一个是缅甸人,一个是西藏人。伊斯兰教徒Jamia Millia 于1945年接受了他的第一批藏族学生。
那时候,西藏的交通并没有发展,学生们随同一些做外贸商业的商人一起到达印度,参加每年一次的朝拜。他们每次都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走路或者骑马,骑牦牛赶路。因此这些学生一旦得到允许去印度,他们大都在完成一定阶段的学习后才回家。
只有一少部分藏族穆斯林能够成功的全部完成他们在印度的学业,完全精通阿拉伯,波斯,Urdu 语。在这些人中,其中最著名的是Faidhullah,他曾将多部著作翻译为藏语,他最为藏族人所熟悉的是他的书《一位穆斯林的一些建议》。直到今天,在世俗的一些争论中都会引用他书中的一些藏族谚语。这部书的英文版也由Dr. Dawa Norbu 翻译出版。
西藏的穆斯林对藏族的文化做过非常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在音乐领域。朗玛,西藏非常流行的传统音乐,据说是由西藏的穆斯林引入西藏的。实际上“朗玛”这个词被认为是urdu语“Naghma"音译。这些高声部的音乐在世纪的转折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在1959年后,一大批西藏人流亡印度。但是,大部分藏族穆斯林,特别是那些居住在拉萨的却只能在一年后才能离开。在那个年代,藏族穆斯林自己组织起来,来到印度驻拉萨的代表团,重新要求印度公民的身份,并提到他们的克什米尔的家世。印度政府最初对穆斯林的要求是不积极的。他们只承认在印度或者克什米尔拥有永久居住权,和经常出访印度,或者父母双方,或者主父母有一方是在印度出生的才是印度的潜在公民。
但是1959年末,印度政府突然承认所有藏族穆斯林都拥有印度国籍,享有公民权。
从1961年到1964年,这些西藏的穆斯林能够越过印度边界的一些城镇,如Kalimpong, Darjeeling and Gangtok 逐渐到达他们祖先的古老家园克什米尔.印度政府把他们主要安置在克什米尔首都Srinagar的in Idd-Gah 三个大型的建筑群.加仁波切哇曾派他的代表团达到这去慰问他们的生活.
在最初二十年里,藏族穆斯林曾试图重新建立和组织他们自己。但由于缺乏适宜的引导,团体的领导能力成为他们发展的阻碍.同时居住在in Idd-Gah 不能够满足一个不断发展的家庭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藏族的穆斯林开始移民到土耳其,尼泊尔,沙特阿拉伯.也有些人移民到印度的其他地区以求得更好的生活条件。
在in Idd-Gah 加仁波切哇曾不断关心关注这些藏族穆斯林.1975年他出访Srinagar ,曾向克什米尔总理Jammu 提出了藏族穆斯林的问题,在他的要求下,总理为藏族穆斯林提供了他们住宿所需要的土地。同时他还促进建立藏族穆斯林流亡福利组织。该组织开展的项目包括经济和教育等。他们的原始资金由神圣仁波切提供,并且在日后的运做中,也不断得到在纽约的西藏基金会的帮助。一个手工制作中心,一间合资商店,一所学校都已建立。一些年轻的藏族穆斯林被派到达兰萨拉去学习卡垫编织和市场贸易。在达兰萨拉的卫生部还建立有初级卫生护理中心,专门为穆斯林们的日常医疗护理设立。
萨特阿拉伯曾经为这个新社区提供了修建144座房社和一座清真寺的资金援助。这些建筑在1985年全部完工,而这些房舍也分配给穆斯林们使用,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居住得上,有的人仍继续留在原来的居住地。现在有个藏族穆斯林青年协会,他们在穆斯林社会活动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并且与西藏青年协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但对于在西藏境内生活的藏族穆斯林我们没有太多的资料,根据一项报告显示,现在仍有3000名藏族穆斯林居住在那里。而生活在境外的藏族穆斯林人口总数大约有2000名。在他们中间,大约有20到25名家庭生活在尼泊尔,20个在一些海湾国家和土尔其。而大约有50个家庭生活在东印度Darjeeling-Kalimpong 地区,靠近西藏边境。
他们不断的关心和寻求穆斯林世界对西藏事务的关注和帮助,他们仍希望有一天能重新返回家园,重新过上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尊严的生活。一个流亡在外年轻的藏族穆斯林当被问到他是否愿意回到西藏,他回答道:“宁愿居住在自己土地上的桥梁下,也比当一个流亡者居住在国外好。”

仁波切和西藏回教徒
      
  茉莉
   
 一九九七年仁波切访问台湾时,台湾回教协会的马会长代表现居台
湾的回族,向仁波切特别致谢,感谢西藏有史以来从未迫害过回教徒。
  西藏人善待伊斯兰信徒,回族人自然懂得感恩。可是,自美国911恐怖
事件以来,一些中国网友突然放下大汉民族的身段,争相充当“伊斯兰之
友”,大肆怂恿伊斯兰文明与基督教世界对抗。其中不乏在笔者看来属于
“爪牙”一类的学者,他们在宣扬西方对穆斯林的敌意时,也趁机也挑拨
一下藏人和回族人的关系,信口雌黄地说“目前藏阵营对中国回族特别
仇视”(《都人:九一一和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性》)。
  这件事启发了笔者,追溯一下回教徒在西藏生活的历史,阴险的“爪
牙言论”便不攻自破。
    御赐鲜花回民平安
  在佛寺林立的圣城拉萨,人们居然可以看到几座圆顶清真寺。一个宽
容、慷慨的佛教文明,容得下另一截然不同的文明存在。关于伊斯兰教在
西藏的历史,美国已出版了一本英文书叫《西藏的伊斯兰》,达 赖 喇 嘛为
之作序。在序中,达 赖 喇 嘛强调,西藏文化既受佛教的强烈影响,同时也
有回教的影响,这些共同形成了西藏文化。
    视麦加为圣地的穆斯林们,在西藏获得他们的宗教信仰的一席之地。
据史书记载,大约公元十七世纪,一位来自克什米尔的穆斯林阿訇向五世
达 赖 喇 嘛辞行,因为拉萨“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
措明白阿訇的意思,马上派人“射箭赐地”,让回族人在拉萨建成聚居的
林卡,形成一块自治的地盘,当时在拉萨建成的大小清真寺就有五座。藏
族人去世不留坟茔,回族人却在拉萨的西北郊按照他们的风俗,建立了穆
斯林墓地。
  
  十三世达赖喇嘛赦免了附逆清军的回民,并安抚他们说,烧毁清真寺
只是藏民一时的义愤,并不代表噶厦的政策,他让回民重建了大清真寺。
当时有些西藏民众对此不服气,他们不时往清真寺里丢石头。大清真寺的
老阿訇为此很伤脑筋,有一次,他趁去布达拉宫给十三世达赖喇嘛讲解古
典文学之机,请求达赖喇嘛赐几盆鲜花给他。
  神圣的达赖喇嘛亲手赏赐的鲜花摆在清真寺的院子里,从此再没有藏
人敢往寺里扔石头。到了1949年,西藏噶厦政府又驱逐了国民党驻藏人员
和几百名汉人,却未牵连西藏的“回教徒”,因为噶厦认为这些回民已经认
同西藏了。
     西藏民间流传着一个“卡基”姑娘和藏族喇嘛的爱情故事。漂亮的卡基姑娘和色拉寺前来买牛肉的年轻喇嘛一见钟情,年轻喇嘛向佛寺请求还俗,一回家就和卡基姑娘结婚,并改信伊斯兰教。拉萨人并未责怪为了爱情改宗叛教的年轻喇嘛,只是开玩笑说:他在寺院里念的原来是《女儿经》。
  在1959年之前,拉萨的“卡基”大约一千多人,大都拒绝与北京合作。59之后,他们中有的随达赖喇嘛流亡到印度,有的陆续出国,到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卡基”留在拉萨。
  不少流亡的“卡基”本来就拥有印度国籍,但他们在印度仍然视自己为西藏人,仍然接受西藏噶厦的领导,并尽纳税义务。在克什米尔的首府斯拉纳嘎,西藏流亡出来的回教徒160多户组成一个定居点,向流亡政府纳税。回教徒也有在西藏流亡政府参与政事的,目前有几位“卡基”回教徒,在西藏政府里单独负责某一部门。他们和藏人一样,为西藏的自由而努力,并期望有一天跟着达赖喇嘛重返西藏。
  与死心塌地跟仁波切走的“藏回”相比,留在西藏的“藏回”却是另外一番命运。他们中有70多户在文革中被打成“叛国集团”,和西藏人一起承受民族灾难。今天,他们的传统手艺又已经过时,无论经商、种菜和缝纫,他们都竞争不过内地大量入藏的汉族民工,因此目前失业的不少。
   “多种宗教”观解决冲突
  每当流亡的西藏佛教徒和回教徒产生冲突,仁波切总是特别保护回
族,有时甚至使一些藏人产生怨言。即使回教徒内部发生了矛盾,他们也
邀请仁波切做调解。
  1998年,台湾女记者林照真在达瓦才仁陪同下
,到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去采访仁波切。当时,闹矛盾的两派回教徒争相
请仁波切吃饭,仁波切说:“除非你们两派和好,一起请我吃饭,否
则我就不去。”闹得不可开交的两派只好言归于好,在一个很大的林园里
共同设宴,把仁波切供在一个很高的法座上,两派回教头领俯首坐在
仁波切座前。这是他们第一次友好地在一起聚宴。假如炸毁佛像的伊斯兰
原教旨主义者知道这一幕,不知会愤怒到什么地步。
  为什么历史上一直反抗汉人的回教徒,会在几个世纪间与西藏人和睦
相处?一方面,是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
世俗生活,少有张承志宣扬的那种动不动就“英勇赴死”回教精神。更主
要的是,由于藏传佛教乐意嘉惠众生,具有仁慈的感化力,使得西藏回教
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
  四十年来,仁波切广泛接触了世界上各种宗教,呼吁不同教派
之间的理解与对话。不少宗教都自诩为“通往真理的唯一道路和唯一宗教
”,仁波切对此有精辟的分析。他说:“在个别的情况下,的确只有一
个真理、一个宗教。然而,从一般的人类社会观点来看,我们必须接受‘
许多真理、许多宗教’的观念。”仁波切举治病的例子比喻说,在医学
上,对某个病人只有某种药物适应,但不等于说,其他的药物就不适用于
另外的病人。
  今天,目睹世界上由宗教偏狭引起的巨大流血冲突,人们倍感仁波切
宽容理念的珍贵。但愿笔者搜索历史撰写的这段藏回友好的佳话,能给
我们战胜宗教偏见和仇恨以信心。
关于茉莉女士的这篇文章,个人觉得需要说一些自己的看法,那就西藏的穆斯林中来自克什米尔的穆斯林,其本来就是西藏民族。他们和今天在拉达克,巴尔蒂的那些说西藏语言的穆斯林一样,和西藏的佛教徒是一个民族,都曾是辽阔吐蕃帝国的臣民。从这个角度再来看茉莉女士的文章很多问题就比较清楚了。一方面从这个角度理解“卡基”为什么保持着对西藏的忠诚和与佛教徒的亲密关系比如:为什么“卡基”回和西藏佛教徒一起选择流亡,为什么流亡印度以后,“卡基”依然认为自己是西藏人,并向流亡西藏交税,另一方面从这个角度理解处于西藏主流的的佛教徒为什么善待穆斯林的另一个比较深层的原因—那就是“卡基”和“佛教徒”只是宗教信仰不同的同一民族。当然世界各地有很多民族因为宗教原因就分裂很多民族或者说因为宗教原因出现很多新的民族 比如,波黑的阿族和塞族。中国的回族和汉族也是仅仅以宗教来区分。等等,一个宽容的西藏,即使因为宗教不同,也可以是亲密的同胞,亲密的兄弟。
以上原因所以对茉莉女士文章中一些观点有些自己的看法,如下:
“为什么历史上一直反抗汉人的回教徒,会在几个世纪间与西藏人和睦相处?一方面,是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更主要的是,由于藏传佛教乐意嘉惠众生,具有仁慈的感化力,使得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对于这个问题,再重复我一下刚才的看法因为很多穆斯林其本身就是西藏人,西藏本身就是他们的家园,这点可能比“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更为重要。因为这个原因西藏佛教徒和西藏穆斯林的关系和睦相处,还有“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西藏穆斯林的母语就是藏语,如前面提到的拉达克,巴尔蒂从来就是藏语言圈的一部分,今天也是这样。
随着西藏容入世界,西藏人接触的文化越来越多,接触的宗教也越来越多,也会有西藏人选择其他的宗教,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精神需要,如达赖喇嘛所说在医学上,对某个病人只有某种药物适应,但不等于说,其他的药物就不适用于另外的病人。今天的藏传佛教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无数人选择藏传佛教作为信仰,仅在英国就有20万藏传佛教徒,在台湾有近100万,在欧洲,澳洲,甚至拉美,有万座藏传佛教寺院,传法中心,哦,还有那辽阔的北美。与此同时,又有什么理由不支持西藏人自己宗教选择的自由呢?一个多元的,一个丰富多彩的,自由西藏,将建立在世界的屋脊,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宽容和智慧是她的基石!

Post by tibetboy on 2008, May 18, 2: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你们当年打进长安
现在我们来占领逻些城
这就是报应!

Post by 哈哈 on 2008, May 18, 1: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西藏的伊斯兰

“藏回”是很有意思的人群,与之相关的就会有很多问题?他们是否也是西藏民族的一部分?藏传佛教与西藏民族又是怎样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很有意义的问题。不过与之相关的资料很少见到,这里收集两则。
    个人的看法是:西藏是宽容的西藏。另外,觉得“藏回”这个词语不恰当,回族是说中文的信仰伊斯兰的民族。以西藏语言为母语,那些热爱西藏,自己认同是西藏人,以西藏语言为母语的的穆斯林也许应该叫西藏穆斯林。特别说明一下,斯坦依然有几十万使用古藏语信仰伊斯兰的巴尔蒂人。在印度拉达克有三十万的使用西藏语言的穆斯林。另外坚决反对有计划的有目的的向西藏移民,其中当然包括那些中国回族人{汉回}。
以下两则资料,一份来自国外的一位西藏穆斯林官员Masood Butt先生,另一份来自长期关注西藏的中国记者茉莉女士。

西藏的穆斯林

Masood Butt攥稿

在西藏境内有许多穆斯林,虽然没有明确的文件资料记载他们是什么时候在此生活的,实际上,关于西藏的穆斯林信息资料是非常少的,但是对于全世界整个穆斯林世界来说,西藏穆斯林的存在早在有历史记载的很早时期就有。阿拉伯历史学家Yaqut Hamawi, Ibn Khaldun 和 Tabari 曾在他们的著作中提到过西藏。
克什米儿和东塔克斯坦是距离西藏最近的伊斯兰教地区。据说早在公元12世纪,第一批穆斯林移民就从克什米儿和拉达克来到西藏。逐渐的,婚姻和社会生活的交流使一批又一批穆斯林来到西藏拉萨---西藏的中心,并且这个人数不断增加,最后竟形成一定规模的社区。
对西藏人来说,穆斯林被广泛称为“Khache". 这也许是因为最早的穆斯林来自克什米尔,在古藏文中,克什米尔被称为“Khache Yul" 。
随着穆斯林的到来,在西藏的各个地方也相应的伴随着关于清真寺的矛盾冲突。在拉萨有四座清真寺庙,两座在日喀则,一座在Tsethang. 西藏的穆斯林主要聚集在清真寺周围,因此在西藏,清真寺也成为穆斯林社会生活的中心。
实际上正是第五世达赖喇嘛(1617-1682)对大量的穆斯林涌入西藏这个藏传佛教为中心的地区起到了关键作用。他颁布法令,允许西藏的穆斯林拥有特别权利,这些权利他们一直享用到1959年。根据这项法令,
1西藏的穆斯林能够独立的处理自己的事务,同时穆斯林社区还允许选出五人委员会,被称为“Ponj", 来保护他们的利益。
2他们可以自由建立商业企业,而不用交纳任何税费。
3他们同时也免除“禁食肉令”,而这项规定则是在佛教月里对每个藏族佛教徒都实施的。
4他们也可以面对藏族喇嘛而不用脱帽表示尊敬,这种礼节曾经在喇嘛统治的时代盛行。
此外,穆斯林还分得了他们自己进行葬礼的土地。现在拉萨附近仍有两块墓地:一块在Gyanda林卡,离拉萨城大约12公里,另一块是Kygasha,大约距拉萨15公里。Gyanda林卡的一部分现在已经改为花园,成为穆斯林们举行他们公众活动的场所。同时在Gyanda林卡内,一些未做标示的墓地被认为是一些来西藏传道宣教伊斯兰教的外国人的墓地。
随着穆斯林群体的不断扩大,一些小学也开设有伊斯兰课程,包括《古兰经》和Urdu语。在拉萨,这样的学校有两座,还有一个在Shigatse。
在这些学校完成学业后,学生们被送往印度,去更高一级的伊斯兰教组织进行学习。1875年一年一度的Darul-Uloom 报告曾提到有两个外国学生也参加了,一个是缅甸人,一个是西藏人。伊斯兰教徒Jamia Millia 于1945年接受了他的第一批藏族学生。
那时候,西藏的交通并没有发展,学生们随同一些做外贸商业的商人一起到达印度,参加每年一次的朝拜。他们每次都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走路或者骑马,骑牦牛赶路。因此这些学生一旦得到允许去印度,他们大都在完成一定阶段的学习后才回家。
只有一少部分藏族穆斯林能够成功的全部完成他们在印度的学业,完全精通阿拉伯,波斯,Urdu 语。在这些人中,其中最著名的是Faidhullah,他曾将多部著作翻译为藏语,他最为藏族人所熟悉的是他的书《一位穆斯林的一些建议》。直到今天,在世俗的一些争论中都会引用他书中的一些藏族谚语。这部书的英文版也由Dr. Dawa Norbu 翻译出版。
西藏的穆斯林对藏族的文化做过非常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在音乐领域。朗玛,西藏非常流行的传统音乐,据说是由西藏的穆斯林引入西藏的。实际上“朗玛”这个词被认为是urdu语“Naghma"音译。这些高声部的音乐在世纪的转折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在1959年后,一大批西藏人流亡印度。但是,大部分藏族穆斯林,特别是那些居住在拉萨的却只能在一年后才能离开。在那个年代,藏族穆斯林自己组织起来,来到印度驻拉萨的代表团,重新要求印度公民的身份,并提到他们的克什米尔的家世。印度政府最初对穆斯林的要求是不积极的。他们只承认在印度或者克什米尔拥有永久居住权,和经常出访印度,或者父母双方,或者主父母有一方是在印度出生的才是印度的潜在公民。
但是1959年末,印度政府突然承认所有藏族穆斯林都拥有印度国籍,享有公民权。
从1961年到1964年,这些西藏的穆斯林能够越过印度边界的一些城镇,如Kalimpong, Darjeeling and Gangtok 逐渐到达他们祖先的古老家园克什米尔.印度政府把他们主要安置在克什米尔首都Srinagar的in Idd-Gah 三个大型的建筑群.加仁波切哇曾派他的代表团达到这去慰问他们的生活.
在最初二十年里,藏族穆斯林曾试图重新建立和组织他们自己。但由于缺乏适宜的引导,团体的领导能力成为他们发展的阻碍.同时居住在in Idd-Gah 不能够满足一个不断发展的家庭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藏族的穆斯林开始移民到土耳其,尼泊尔,沙特阿拉伯.也有些人移民到印度的其他地区以求得更好的生活条件。
在in Idd-Gah 加仁波切哇曾不断关心关注这些藏族穆斯林.1975年他出访Srinagar ,曾向克什米尔总理Jammu 提出了藏族穆斯林的问题,在他的要求下,总理为藏族穆斯林提供了他们住宿所需要的土地。同时他还促进建立藏族穆斯林流亡福利组织。该组织开展的项目包括经济和教育等。他们的原始资金由神圣仁波切提供,并且在日后的运做中,也不断得到在纽约的西藏基金会的帮助。一个手工制作中心,一间合资商店,一所学校都已建立。一些年轻的藏族穆斯林被派到达兰萨拉去学习卡垫编织和市场贸易。在达兰萨拉的卫生部还建立有初级卫生护理中心,专门为穆斯林们的日常医疗护理设立。
萨特阿拉伯曾经为这个新社区提供了修建144座房社和一座清真寺的资金援助。这些建筑在1985年全部完工,而这些房舍也分配给穆斯林们使用,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居住得上,有的人仍继续留在原来的居住地。现在有个藏族穆斯林青年协会,他们在穆斯林社会活动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并且与西藏青年协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但对于在西藏境内生活的藏族穆斯林我们没有太多的资料,根据一项报告显示,现在仍有3000名藏族穆斯林居住在那里。而生活在境外的藏族穆斯林人口总数大约有2000名。在他们中间,大约有20到25名家庭生活在尼泊尔,20个在一些海湾国家和土尔其。而大约有50个家庭生活在东印度Darjeeling-Kalimpong 地区,靠近西藏边境。
他们不断的关心和寻求穆斯林世界对西藏事务的关注和帮助,他们仍希望有一天能重新返回家园,重新过上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尊严的生活。一个流亡在外年轻的藏族穆斯林当被问到他是否愿意回到西藏,他回答道:“宁愿居住在自己土地上的桥梁下,也比当一个流亡者居住在国外好。”

仁波切和西藏回教徒
      
  茉莉
   
 一九九七年仁波切访问台湾时,台湾回教协会的马会长代表现居台湾的回族,向仁波切特别致谢,感谢西藏有史以来从未迫害过回教徒。
  西藏人善待伊斯兰信徒,回族人自然懂得感恩。可是,自美国911恐怖事件以来,一些中国网友突然放下大汉民族的身段,争相充当“伊斯兰之友”,大肆怂恿伊斯兰文明与基督教世界对抗。其中不乏在笔者看来属于“爪牙”一类的学者,他们在宣扬西方对穆斯林的敌意时,也趁机也挑拨一下藏人和回族人的关系,信口雌黄地说“目前藏阵营对中国回族特别仇视”(《都人:九一一和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性》)。
  这件事启发了笔者,追溯一下回教徒在西藏生活的历史,阴险的“爪牙言论”便不攻自破。
    御赐鲜花回民平安
  在佛寺林立的圣城拉萨,人们居然可以看到几座圆顶清真寺。一个宽容、慷慨的佛教文明,容得下另一截然不同的文明存在。关于伊斯兰教在西藏的历史,美国已出版了一本英文书叫《西藏的伊斯兰》,达 赖 喇 嘛为之作序。在序中,达 赖 喇 嘛强调,西藏文化既受佛教的强烈影响,同时也有回教的影响,这些共同形成了西藏文化。
    视麦加为圣地的穆斯林们,在西藏获得他们的宗教信仰的一席之地。据史书记载,大约公元十七世纪,一位来自克什米尔的穆斯林阿訇向五世达 赖 喇 嘛辞行,因为拉萨“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明白阿訇的意思,马上派人“射箭赐地”,让回族人在拉萨建成聚居的林卡,形成一块自治的地盘,当时在拉萨建成的大小清真寺就有五座。藏族人去世不留坟茔,回族人却在拉萨的西北郊按照他们的风俗,建立了穆斯林墓地。
  
  十三世达赖喇嘛赦免了附逆清军的回民,并安抚他们说,烧毁清真寺只是藏民一时的义愤,并不代表噶厦的政策,他让回民重建了大清真寺。当时有些西藏民众对此不服气,他们不时往清真寺里丢石头。大清真寺的老阿訇为此很伤脑筋,有一次,他趁去布达拉宫给十三世达赖喇嘛讲解古典文学之机,请求达赖喇嘛赐几盆鲜花给他。
  神圣的达赖喇嘛亲手赏赐的鲜花摆在清真寺的院子里,从此再没有藏人敢往寺里扔石头。到了1949年,西藏噶厦政府又驱逐了国民党驻藏人员和几百名汉人,却未牵连西藏的“回教徒”,因为噶厦认为这些回民已经认同西藏了。
     西藏民间流传着一个“卡基”姑娘和藏族喇嘛的爱情故事。漂亮的卡基姑娘和色拉寺前来买牛肉的年轻喇嘛一见钟情,年轻喇嘛向佛寺请求还俗,一回家就和卡基姑娘结婚,并改信伊斯兰教。拉萨人并未责怪为了爱情改宗叛教的年轻喇嘛,只是开玩笑说:他在寺院里念的原来是《女儿经》。
  在1959年之前,拉萨的“卡基”大约一千多人,大都拒绝与北京合作。59之后,他们中有的随达赖喇嘛流亡到印度,有的陆续出国,到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卡基”留在拉萨。
  不少流亡的“卡基”本来就拥有印度国籍,但他们在印度仍然视自己为西藏人,仍然接受西藏噶厦的领导,并尽纳税义务。在克什米尔的首府斯拉纳嘎,西藏流亡出来的回教徒160多户组成一个定居点,向流亡政府纳税。回教徒也有在西藏流亡政府参与政事的,目前有几位“卡基”回教徒,在西藏政府里单独负责某一部门。他们和藏人一样,为西藏的自由而努力,并期望有一天跟着达赖喇嘛重返西藏。
  与死心塌地跟仁波切走的“藏回”相比,留在西藏的“藏回”却是另外一番命运。他们中有70多户在文革中被打成“叛国集团”,和西藏人一起承受民族灾难。今天,他们的传统手艺又已经过时,无论经商、种菜和缝纫,他们都竞争不过内地大量入藏的汉族民工,因此目前失业的不少。
   “多种宗教”观解决冲突
  每当流亡的西藏佛教徒和回教徒产生冲突,仁波切总是特别保护回族,有时甚至使一些藏人产生怨言。即使回教徒内部发生了矛盾,他们也邀请仁波切做调解。
  1998年,台湾女记者林照真在达瓦才仁陪同下,到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去采访仁波切。当时,闹矛盾的两派回教徒争相请仁波切吃饭,仁波切说:“除非你们两派和好,一起请我吃饭,否则我就不去。”闹得不可开交的两派只好言归于好,在一个很大的林园里共同设宴,把仁波切供在一个很高的法座上,两派回教头领俯首坐在
仁波切座前。这是他们第一次友好地在一起聚宴。假如炸毁佛像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知道这一幕,不知会愤怒到什么地步。
  为什么历史上一直反抗汉人的回教徒,会在几个世纪间与西藏人和睦相处?一方面,是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少有张承志宣扬的那种动不动就“英勇赴死”回教精神。更主要的是,由于藏传佛教乐意嘉惠众生,具有仁慈的感化力,使得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
  四十年来,仁波切广泛接触了世界上各种宗教,呼吁不同教派之间的理解与对话。不少宗教都自诩为“通往真理的唯一道路和唯一宗教”,仁波切对此有精辟的分析。他说:“在个别的情况下,的确只有一个真理、一个宗教。然而,从一般的人类社会观点来看,我们必须接受‘许多真理、许多宗教’的观念。”仁波切举治病的例子比喻说,在医学上,对某个病人只有某种药物适应,但不等于说,其他的药物就不适用于另外的病人。
  今天,目睹世界上由宗教偏狭引起的巨大流血冲突,人们倍感仁波切宽容理念的珍贵。但愿笔者搜索历史撰写的这段藏回友好的佳话,能给我们战胜宗教偏见和仇恨以信心。

关于茉莉女士的这篇文章,个人觉得需要说一些自己的看法,那就西藏的穆斯林中来自克什米尔的穆斯林,其本来就是西藏民族。他们和今天在拉达克,巴尔蒂的那些说西藏语言的穆斯林一样,和西藏的佛教徒是一个民族,都曾是辽阔吐蕃帝国的臣民。从这个角度再来看茉莉女士的文章很多问题就比较清楚了。一方面从这个角度理解“卡基”为什么保持着对西藏的忠诚和与佛教徒的亲密关系比如:为什么“卡基”回和西藏佛教徒一起选择流亡,为什么流亡印度以后,“卡基”依然认为自己是西藏人,并向流亡西藏交税,另一方面从这个角度理解处于西藏主流的的佛教徒为什么善待穆斯林的另一个比较深层的原因—那就是“卡基”和“佛教徒”只是宗教信仰不同的同一民族。当然世界各地有很多民族因为宗教原因就分裂很多民族或者说因为宗教原因出现很多新的民族 比如,波黑的阿族和塞族。中国的回族和汉族也是仅仅以宗教来区分。等等,一个宽容的西藏,即使因为宗教不同,也可以是亲密的同胞,亲密的兄弟。
以上原因所以对茉莉女士文章中一些观点有些自己的看法,如下:
“为什么历史上一直反抗汉人的回教徒,会在几个世纪间与西藏人和睦相处?一方面,是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更主要的是,由于藏传佛教乐意嘉惠众生,具有仁慈的感化力,使得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对于这个问题,再重复我一下刚才的看法因为很多穆斯林其本身就是西藏人,西藏本身就是他们的家园,这点可能比“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更为重要。因为这个原因西藏佛教徒和西藏穆斯林的关系和睦相处,还有“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西藏穆斯林的母语就是藏语,如前面提到的拉达克,巴尔蒂从来就是藏语言圈的一部分,今天也是这样。
随着西藏容入世界,西藏人接触的文化越来越多,接触的宗教也越来越多,也会有西藏人选择其他的宗教,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精神需要,如达赖喇嘛所说在医学上,对某个病人只有某种药物适应,但不等于说,其他的药物就不适用于另外的病人。今天的藏传佛教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无数人选择藏传佛教作为信仰,仅在英国就有20万藏传佛教徒,在台湾有近100万,在欧洲,澳洲,甚至拉美,有万座藏传佛教寺院,传法中心,哦,还有那辽阔的北美。与此同时,又有什么理由不支持西藏人自己宗教选择的自由呢?一个多元的,一个丰富多彩的,自由西藏,将建立在世界的屋脊,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宽容和智慧是她的基石!

Post by tibetboy on 2008, May 18, 1: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西藏的伊斯兰
“藏回”是很有意思的人群,与之相关的就会有很多问题?他们是否也是西藏民族的一部分?藏传佛教与西藏民族又是怎样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题都是很有意义的问题。不过与之相关的资料很少见到,这里收集两则。
    个人的看法是:西藏是宽容的西藏。另外,觉得“藏回”这个词语不恰当,回族是说中文的信仰伊斯兰的民族。以西藏语言为母语,那些热爱西藏,自己认同是西藏人,以西藏语言为母语的的穆斯林也许应该叫西藏穆斯林。特别说明一下,斯坦依然有几十万使用古藏语信仰伊斯兰的巴尔蒂人。在印度拉达克有三十万的使用西藏语言的穆斯林。另外坚决反对有计划的有目的的向西藏移民,其中当然包括那些中国回族人{汉回}。
以下两则资料,一份来自国外的一位西藏穆斯林官员Masood Butt先生,另一份来自长期关注西藏的中国记者茉莉女士。

西藏的穆斯林

Masood Butt攥稿

在西藏境内有许多穆斯林,虽然没有明确的文件资料记载他们是什么时候在此生活的,实际上,关于西藏的穆斯林信息资料是非常少的,但是对于全世界整个穆斯林世界来说,西藏穆斯林的存在早在有历史记载的很早时期就有。阿拉伯历史学家Yaqut Hamawi, Ibn Khaldun 和 Tabari 曾在他们的著作中提到过西藏。
克什米儿和东塔克斯坦是距离西藏最近的伊斯兰教地区。据说早在公元12世纪,第一批穆斯林移民就从克什米儿和拉达克来到西藏。逐渐的,婚姻和社会生活的交流使一批又一批穆斯林来到西藏拉萨---西藏的中心,并且这个人数不断增加,最后竟形成一定规模的社区。
对西藏人来说,穆斯林被广泛称为“Khache". 这也许是因为最早的穆斯林来自克什米尔,在古藏文中,克什米尔被称为“Khache Yul" 。
随着穆斯林的到来,在西藏的各个地方也相应的伴随着关于清真寺的矛盾冲突。在拉萨有四座清真寺庙,两座在日喀则,一座在Tsethang. 西藏的穆斯林主要聚集在清真寺周围,因此在西藏,清真寺也成为穆斯林社会生活的中心。
实际上正是第五世达赖喇嘛(1617-1682)对大量的穆斯林涌入西藏这个藏传佛教为中心的地区起到了关键作用。他颁布法令,允许西藏的穆斯林拥有特别权利,这些权利他们一直享用到1959年。根据这项法令,
1西藏的穆斯林能够独立的处理自己的事务,同时穆斯林社区还允许选出五人委员会,被称为“Ponj", 来保护他们的利益。
2他们可以自由建立商业企业,而不用交纳任何税费。
3他们同时也免除“禁食肉令”,而这项规定则是在佛教月里对每个藏族佛教徒都实施的。
4他们也可以面对藏族喇嘛而不用脱帽表示尊敬,这种礼节曾经在喇嘛统治的时代盛行。
此外,穆斯林还分得了他们自己进行葬礼的土地。现在拉萨附近仍有两块墓地:一块在Gyanda林卡,离拉萨城大约12公里,另一块是Kygasha,大约距拉萨15公里。Gyanda林卡的一部分现在已经改为花园,成为穆斯林们举行他们公众活动的场所。同时在Gyanda林卡内,一些未做标示的墓地被认为是一些来西藏传道宣教伊斯兰教的外国人的墓地。
随着穆斯林群体的不断扩大,一些小学也开设有伊斯兰课程,包括《古兰经》和Urdu语。在拉萨,这样的学校有两座,还有一个在Shigatse。
在这些学校完成学业后,学生们被送往印度,去更高一级的伊斯兰教组织进行学习。1875年一年一度的Darul-Uloom 报告曾提到有两个外国学生也参加了,一个是缅甸人,一个是西藏人。伊斯兰教徒Jamia Millia 于1945年接受了他的第一批藏族学生。
那时候,西藏的交通并没有发展,学生们随同一些做外贸商业的商人一起到达印度,参加每年一次的朝拜。他们每次都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走路或者骑马,骑牦牛赶路。因此这些学生一旦得到允许去印度,他们大都在完成一定阶段的学习后才回家。
只有一少部分藏族穆斯林能够成功的全部完成他们在印度的学业,完全精通阿拉伯,波斯,Urdu 语。在这些人中,其中最著名的是Faidhullah,他曾将多部著作翻译为藏语,他最为藏族人所熟悉的是他的书《一位穆斯林的一些建议》。直到今天,在世俗的一些争论中都会引用他书中的一些藏族谚语。这部书的英文版也由Dr. Dawa Norbu 翻译出版。
西藏的穆斯林对藏族的文化做过非常重要的贡献,特别是在音乐领域。朗玛,西藏非常流行的传统音乐,据说是由西藏的穆斯林引入西藏的。实际上“朗玛”这个词被认为是urdu语“Naghma"音译。这些高声部的音乐在世纪的转折期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在1959年后,一大批西藏人流亡印度。但是,大部分藏族穆斯林,特别是那些居住在拉萨的却只能在一年后才能离开。在那个年代,藏族穆斯林自己组织起来,来到印度驻拉萨的代表团,重新要求印度公民的身份,并提到他们的克什米尔的家世。印度政府最初对穆斯林的要求是不积极的。他们只承认在印度或者克什米尔拥有永久居住权,和经常出访印度,或者父母双方,或者主父母有一方是在印度出生的才是印度的潜在公民。
但是1959年末,印度政府突然承认所有藏族穆斯林都拥有印度国籍,享有公民权。
从1961年到1964年,这些西藏的穆斯林能够越过印度边界的一些城镇,如Kalimpong, Darjeeling and Gangtok 逐渐到达他们祖先的古老家园克什米尔.印度政府把他们主要安置在克什米尔首都Srinagar的in Idd-Gah 三个大型的建筑群.加仁波切哇曾派他的代表团达到这去慰问他们的生活.
在最初二十年里,藏族穆斯林曾试图重新建立和组织他们自己。但由于缺乏适宜的引导,团体的领导能力成为他们发展的阻碍.同时居住在in Idd-Gah 不能够满足一个不断发展的家庭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藏族的穆斯林开始移民到土耳其,尼泊尔,沙特阿拉伯.也有些人移民到印度的其他地区以求得更好的生活条件。
在in Idd-Gah 加仁波切哇曾不断关心关注这些藏族穆斯林.1975年他出访Srinagar ,曾向克什米尔总理Jammu 提出了藏族穆斯林的问题,在他的要求下,总理为藏族穆斯林提供了他们住宿所需要的土地。同时他还促进建立藏族穆斯林流亡福利组织。该组织开展的项目包括经济和教育等。他们的原始资金由神圣仁波切提供,并且在日后的运做中,也不断得到在纽约的西藏基金会的帮助。一个手工制作中心,一间合资商店,一所学校都已建立。一些年轻的藏族穆斯林被派到达兰萨拉去学习卡垫编织和市场贸易。在达兰萨拉的卫生部还建立有初级卫生护理中心,专门为穆斯林们的日常医疗护理设立。
萨特阿拉伯曾经为这个新社区提供了修建144座房社和一座清真寺的资金援助。这些建筑在1985年全部完工,而这些房舍也分配给穆斯林们使用,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居住得上,有的人仍继续留在原来的居住地。现在有个藏族穆斯林青年协会,他们在穆斯林社会活动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并且与西藏青年协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但对于在西藏境内生活的藏族穆斯林我们没有太多的资料,根据一项报告显示,现在仍有3000名藏族穆斯林居住在那里。而生活在境外的藏族穆斯林人口总数大约有2000名。在他们中间,大约有20到25名家庭生活在尼泊尔,20个在一些海湾国家和土尔其。而大约有50个家庭生活在东印度Darjeeling-Kalimpong 地区,靠近西藏边境。
他们不断的关心和寻求穆斯林世界对西藏事务的关注和帮助,他们仍希望有一天能重新返回家园,重新过上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尊严的生活。一个流亡在外年轻的藏族穆斯林当被问到他是否愿意回到西藏,他回答道:“宁愿居住在自己土地上的桥梁下,也比当一个流亡者居住在国外好。”

仁波切和西藏回教徒
      
  茉莉
   
 一九九七年仁波切访问台湾时,台湾回教协会的马会长代表现居台
湾的回族,向仁波切特别致谢,感谢西藏有史以来从未迫害过回教徒。
  西藏人善待伊斯兰信徒,回族人自然懂得感恩。可是,自美国911恐怖
事件以来,一些中国网友突然放下大汉民族的身段,争相充当“伊斯兰之
友”,大肆怂恿伊斯兰文明与基督教世界对抗。其中不乏在笔者看来属于
“爪牙”一类的学者,他们在宣扬西方对穆斯林的敌意时,也趁机也挑拨
一下藏人和回族人的关系,信口雌黄地说“目前藏阵营对中国回族特别
仇视”(《都人:九一一和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性》)。
  这件事启发了笔者,追溯一下回教徒在西藏生活的历史,阴险的“爪
牙言论”便不攻自破。
    御赐鲜花回民平安
  在佛寺林立的圣城拉萨,人们居然可以看到几座圆顶清真寺。一个宽
容、慷慨的佛教文明,容得下另一截然不同的文明存在。关于伊斯兰教在
西藏的历史,美国已出版了一本英文书叫《西藏的伊斯兰》,达 赖 喇 嘛为
之作序。在序中,达 赖 喇 嘛强调,西藏文化既受佛教的强烈影响,同时也
有回教的影响,这些共同形成了西藏文化。
    视麦加为圣地的穆斯林们,在西藏获得他们的宗教信仰的一席之地。
据史书记载,大约公元十七世纪,一位来自克什米尔的穆斯林阿訇向五世
达 赖 喇 嘛辞行,因为拉萨“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
措明白阿訇的意思,马上派人“射箭赐地”,让回族人在拉萨建成聚居的
林卡,形成一块自治的地盘,当时在拉萨建成的大小清真寺就有五座。藏
族人去世不留坟茔,回族人却在拉萨的西北郊按照他们的风俗,建立了穆
斯林墓地。
  
  十三世达赖喇嘛赦免了附逆清军的回民,并安抚他们说,烧毁清真寺
只是藏民一时的义愤,并不代表噶厦的政策,他让回民重建了大清真寺。
当时有些西藏民众对此不服气,他们不时往清真寺里丢石头。大清真寺的
老阿訇为此很伤脑筋,有一次,他趁去布达拉宫给十三世达赖喇嘛讲解古
典文学之机,请求达赖喇嘛赐几盆鲜花给他。
  神圣的达赖喇嘛亲手赏赐的鲜花摆在清真寺的院子里,从此再没有藏
人敢往寺里扔石头。到了1949年,西藏噶厦政府又驱逐了国民党驻藏人员
和几百名汉人,却未牵连西藏的“回教徒”,因为噶厦认为这些回民已经认
同西藏了。
     西藏民间流传着一个“卡基”姑娘和藏族喇嘛的爱情故事。漂亮的卡基姑娘和色拉寺前来买牛肉的年轻喇嘛一见钟情,年轻喇嘛向佛寺请求还俗,一回家就和卡基姑娘结婚,并改信伊斯兰教。拉萨人并未责怪为了爱情改宗叛教的年轻喇嘛,只是开玩笑说:他在寺院里念的原来是《女儿经》。
  在1959年之前,拉萨的“卡基”大约一千多人,大都拒绝与北京合作。59之后,他们中有的随达赖喇嘛流亡到印度,有的陆续出国,到现在,只剩下一百多“卡基”留在拉萨。
  不少流亡的“卡基”本来就拥有印度国籍,但他们在印度仍然视自己为西藏人,仍然接受西藏噶厦的领导,并尽纳税义务。在克什米尔的首府斯拉纳嘎,西藏流亡出来的回教徒160多户组成一个定居点,向流亡政府纳税。回教徒也有在西藏流亡政府参与政事的,目前有几位“卡基”回教徒,在西藏政府里单独负责某一部门。他们和藏人一样,为西藏的自由而努力,并期望有一天跟着达赖喇嘛重返西藏。
  与死心塌地跟仁波切走的“藏回”相比,留在西藏的“藏回”却是另外一番命运。他们中有70多户在文革中被打成“叛国集团”,和西藏人一起承受民族灾难。今天,他们的传统手艺又已经过时,无论经商、种菜和缝纫,他们都竞争不过内地大量入藏的汉族民工,因此目前失业的不少。
   “多种宗教”观解决冲突
  每当流亡的西藏佛教徒和回教徒产生冲突,仁波切总是特别保护回
族,有时甚至使一些藏人产生怨言。即使回教徒内部发生了矛盾,他们也
邀请仁波切做调解。
  1998年,台湾女记者林照真在达瓦才仁陪同下
,到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去采访仁波切。当时,闹矛盾的两派回教徒争相
请仁波切吃饭,仁波切说:“除非你们两派和好,一起请我吃饭,否
则我就不去。”闹得不可开交的两派只好言归于好,在一个很大的林园里
共同设宴,把仁波切供在一个很高的法座上,两派回教头领俯首坐在
仁波切座前。这是他们第一次友好地在一起聚宴。假如炸毁佛像的伊斯兰
原教旨主义者知道这一幕,不知会愤怒到什么地步。
  为什么历史上一直反抗汉人的回教徒,会在几个世纪间与西藏人和睦
相处?一方面,是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
世俗生活,少有张承志宣扬的那种动不动就“英勇赴死”回教精神。更主
要的是,由于藏传佛教乐意嘉惠众生,具有仁慈的感化力,使得西藏回教
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
  四十年来,仁波切广泛接触了世界上各种宗教,呼吁不同教派
之间的理解与对话。不少宗教都自诩为“通往真理的唯一道路和唯一宗教
”,仁波切对此有精辟的分析。他说:“在个别的情况下,的确只有一
个真理、一个宗教。然而,从一般的人类社会观点来看,我们必须接受‘
许多真理、许多宗教’的观念。”仁波切举治病的例子比喻说,在医学
上,对某个病人只有某种药物适应,但不等于说,其他的药物就不适用于
另外的病人。
  今天,目睹世界上由宗教偏狭引起的巨大流血冲突,人们倍感仁波切
宽容理念的珍贵。但愿笔者搜索历史撰写的这段藏回友好的佳话,能给
我们战胜宗教偏见和仇恨以信心。
关于茉莉女士的这篇文章,个人觉得需要说一些自己的看法,那就西藏的穆斯林中来自克什米尔的穆斯林,其本来就是西藏民族。他们和今天在拉达克,巴尔蒂的那些说西藏语言的穆斯林一样,和西藏的佛教徒是一个民族,都曾是辽阔吐蕃帝国的臣民。从这个角度再来看茉莉女士的文章很多问题就比较清楚了。一方面从这个角度理解“卡基”为什么保持着对西藏的忠诚和与佛教徒的亲密关系比如:为什么“卡基”回和西藏佛教徒一起选择流亡,为什么流亡印度以后,“卡基”依然认为自己是西藏人,并向流亡西藏交税,另一方面从这个角度理解处于西藏主流的的佛教徒为什么善待穆斯林的另一个比较深层的原因—那就是“卡基”和“佛教徒”只是宗教信仰不同的同一民族。当然世界各地有很多民族因为宗教原因就分裂很多民族或者说因为宗教原因出现很多新的民族 比如,波黑的阿族和塞族。中国的回族和汉族也是仅仅以宗教来区分。等等,一个宽容的西藏,即使因为宗教不同,也可以是亲密的同胞,亲密的兄弟。
以上原因所以对茉莉女士文章中一些观点有些自己的看法,如下:
“为什么历史上一直反抗汉人的回教徒,会在几个世纪间与西藏人和睦相处?一方面,是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更主要的是,由于藏传佛教乐意嘉惠众生,具有仁慈的感化力,使得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对于这个问题,再重复我一下刚才的看法因为很多穆斯林其本身就是西藏人,西藏本身就是他们的家园,这点可能比“由于移民西藏的回教徒大都温和勤劳,安守本分,重视世俗生活。”更为重要。因为这个原因西藏佛教徒和西藏穆斯林的关系和睦相处,还有“西藏回教徒心甘情愿地用藏文向他们的真主祈祷”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西藏穆斯林的母语就是藏语,如前面提到的拉达克,巴尔蒂从来就是藏语言圈的一部分,今天也是这样。
随着西藏容入世界,西藏人接触的文化越来越多,接触的宗教也越来越多,也会有西藏人选择其他的宗教,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精神需要,如达赖喇嘛所说在医学上,对某个病人只有某种药物适应,但不等于说,其他的药物就不适用于另外的病人。今天的藏传佛教在世界各地受到欢迎,无数人选择藏传佛教作为信仰,仅在英国就有20万藏传佛教徒,在台湾有近100万,在欧洲,澳洲,甚至拉美,有万座藏传佛教寺院,传法中心,哦,还有那辽阔的北美。与此同时,又有什么理由不支持西藏人自己宗教选择的自由呢?一个多元的,一个丰富多彩的,自由西藏,将建立在世界的屋脊,对此我深信不疑——因为宽容和智慧是她的基石!

Post by tibetboy on 2008, May 18, 1: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tseringdhondrup:

我的帖子里面絲毫没有要奴役藏人的意思,你既然懂汉语,你就应该看得懂,我是在答复一个叫巴蜀独立宣言的网友关于中国概念的问题,而且答复中并没有只强调一个答案是正确的,如果选择是个人的问题。

如果可能,我回国之后会想办法找地震之后一个藏族的(孤)儿童,每年寄一笔钱给他,或她,让他完成至少小学,最好能够中学教育。他或她的语言问题,尊重他或她自己的选择。我现在虽然拿了奖学金,回去以后也不过是个工薪,只能做到这样了。

以后不来这里了,争辩得越多,心里越难受,这个地方也不是一个讲得清道理的地方。唯色女士自己也要想想,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同情藏人的汉人虽然还在同情藏人,但是都在越来越持保留态度。

阿弥陀佛,祝各位都好。

Post by 冒一泡 on 2008, May 18, 12: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这老兄说,你去过西藏吗?你知道西藏的藏文吗?你会说藏语吗?不知道你别说啦。别以奴隶主的身份发话。因为,我们现在够奴隶的了。不能再继续了。不怕有代价。
你是什么意思,你想找死!

Post by 一位藏人 on 2008, May 17, 10: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绛红色的老人正在德国做什么?一杯水也没有讨上!

Post by 一位藏人 on 2008, May 17, 10: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我们强烈呼吁谈判应该有境内藏人参与而不是达赖喇嘛!

Post by 一位藏人 on 2008, May 17, 10: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引用 PO 说过的话:
你们吐蕃人当年侵略中华领土,凌辱敦煌、迫害道教
这一切总会有报应的


各个王朝都灭亡了,中共政府也即将灭亡。。。这将是报应。

中共政府曾杀害许多藏人,最近也再西藏暴乱丢失性命,最近在四川地震也死了很多人,这些都是共业。

难道大家还不了解因果?不反省反省? 还不悔改忏悔?
中国祖先的福报都被现今的傲慢中国人给消了。

Post by 笑天下可笑之人 on 2008, May 17, 10: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你们吐蕃人当年侵略中华领土,凌辱敦煌、迫害道教
这一切总会有报应的

Post by PO on 2008, May 17, 9: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引用 冒一泡 说过的话:
再普及一下,
国 这个词在古文献里面并不是现代意义的国,而是指政治实体。例如西周王朝就称它分封的三千多个大臣、贵族所领有的土地为 国。你们想骂中国的时候,先研究透它。拜托。

你去过西藏吗?你知道西藏的藏文吗?你会说藏语吗?不知道你别说啦。别以奴隶主的身份发话。因为,我们现在够奴隶的了。不能再继续了。不怕有代价。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y 17, 9: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再普及一下,

国 这个词在古文献里面并不是现代意义的国,而是指政治实体。例如西周王朝就称它分封的三千多个大臣、贵族所领有的土地为 国。你们想骂中国的时候,先研究透它。拜托。

Post by 冒一泡 on 2008, May 17, 3: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我来给那个讲中国的人一个参考答案:

如果按照西方国家的观念,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中国应该是指黄河中下游原来夏商所在地。估计不会大过一个省的面积。中国古代的文献记载就是这样的。

如果按照中国自己的观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中国当然是包括西藏的。

历史是由人打扮的,在于你的动机和价值观。王朔也不过是一家之言而已。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Post by 冒一泡 on 2008, May 17, 3: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我是主张各个族群不要互相打扰的。

但是我始终有个谜团,希望唯色女士不要再删掉我的言论了:既然你认为外人强加给藏人了生活。为什么你本人不住在西藏去过传统的生活,为什么你生病了主要还是依靠西医而不是藏医,为什么你要看电视……?

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更没有贬低藏族文化的意思。因为中医等很多传统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一蹶不振,就像你指出的藏族文化并不比汉文化差异样,从长远看,很多汉文化的传统也有其自在的合理性。但是被西方文化影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只是希望你解释一下你的立场。你是如何象你自己所宣称的那样,代表藏族,代表普通藏人的生活?

Post by 冒一泡 on 2008, May 17, 3: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唾弃中国,巴蜀复国
-中国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
荣耀钱神我肯尊崇,

巴蜀先知引领复国;

走出埃及脱亚入欧,

享受恩荣世世无穷!

[副歌]神在万物里作人食粮,

复国理念为灵供人营养;

巴蜀人之灵给我力量,

我就将我的生命给神全享。

Post by 巴蜀独立宣言 on 2008, May 17, 1: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你问你的老子王朔吧!
你们中国不是要扩到日本去吗?太骚吧!你们连台湾都不敢怎样的。打打台湾看看,中国马上完蛋。

引用 TCL 说过的话:
楼上白痴。你不允许中国扩张的么?

Post by 巴蜀独立宣言 on 2008, May 17, 1: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楼上白痴。你不允许中国扩张的么?

Post by TCL on 2008, May 17, 12: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真真的中国只是现在的河南,山西南部一带。整个陕西及长江以南都不属于中国。请问问你们的大学者王朔,他最清楚。他去年说了这话后,引来众怒,他还是照样坚持他的说法,因为有根据。

Post by 巴蜀独立宣言 on 2008, May 17, 12: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我上面的第二条对新疆的评论,请唯色女士给王力雄先生批阅。

看看他究竟如何反驳我的观点。反正我觉得我们作为古代吐火罗人文明的唯一承续者,有资格获得新疆的一切并排除伊斯兰教势力的入侵。

Post by TCL on 2008, May 17, 12: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切,故作悲情。西藏被汉化固然是事实,但是藏传佛教不也在内地开疆拓地吗?互相影响实属正常。

至于新疆,本来就是吐火罗人的地盘,维吾尔人比汉人到得还晚呢。就算谈到文化,难道汉人不更有资格做古西域人的继承者吗?他们维吾尔人崇佛?缅怀鸠摩罗什大师?尊奉华严经?这些东西都是西域民族留给我们汉人的,他们东突继承了什么?

Post by TCL on 2008, May 17, 12: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