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达赖喇嘛为汶川大地震中逝去的所有生命和伤者祈祷!

 

 

I am deeply saddened by the loss of many lives and many more who have been injured in the catastrophic earthquake that struck Sichuan province of China.  I would like to extend my deep sympathy and heartfelt condolences to those families who have been directly affected by the strong earthquake on 12 May 2008.  I offer my prayers for those who have lost their lives and those injured in the quake.

 

我为在这次袭击中国四川省的灾难性地震造成的重大伤亡深感悲痛。

 

我谨向在512强烈地震中受到直接影响的家庭,致以我深切的同情和诚挚的哀悼。

 

我为地震中逝去的所有生命和伤者祈祷!

 

 

    达赖喇嘛

       2008年5月13

 

http://www.dalailama.com/news.248.htm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9.47 K
尺寸: 275 x 400
浏览: 4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44.47 K
尺寸: 500 x 354
浏览: 4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7.08 K
尺寸: 500 x 298
浏览: 3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89.36 K
尺寸: 120 x 96
浏览: 55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91条记录访客评论

前几天还说人家是人面兽心,披着羊皮的狼来着。这又临时来抱佛脚了?

引用 搞不懂 说过的话:
哦 前人大常委副主任达赖同志终于想起我们灾民了,可喜可贺

Post by tsiaojian on 2008, May 22, 8: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哦 前人大常委副主任达赖同志终于想起我们灾民了,可喜可贺

Post by 搞不懂 on 2008, May 22, 6: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我感觉,这流亡分子,不仅挑拨藏汉关系,还挑拨藏族内部关系。
简直不可思议!

Post by 22 on 2008, May 19, 4: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流亡分子,你们应该真正考虑自己的处境!

Post by 77 on 2008, May 19, 3: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一个很小的问题,乘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大问题;
  一个很大的总量,除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小数目。
  现在我们要说:
  一点很小的善心,乘以13亿,都会变成爱的海洋;
  一个很大的困难,除以13亿,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Post by 77 on 2008, May 19, 3: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引用 火山 说过的话:
流亡分子从不认为嘉绒是藏人,因为他们血统不纯!!!

汉人败类就不要徒劳地挑拨藏民族之间的关系了。面对中共法西斯的暴行,包括嘉绒藏族在内的藏民族是不会像某些汉人那样甘当奴隶或走狗的。

《血祭雪域》第八章:

嘉戎的战斗
在嘉戎「25」,藏人的反抗运动是具有很悠久的历史渊源,从大小金川战争到国民党时期的战争,一直贯穿始终。1956年中共在西藏各地进行民主改革时,嘉戎地区也爆发了战争,可惜由於未能采访到当事人,所以本文的内容都是根据中文资料整理,以求抛砖引玉,使有关者或有条件者将这些我们祖先用鲜血写成的历史纪录下来,留昭后世。
嘉戎黑水扎窝乡罗若寺第五世喇嘛安波原被中共任命为黑水县卫生科科长和芦花县人大常务委员,但他绝绝任命,不参加工作,不领工资,拒绝使用人民币等,1956年终嘉戎地区推行民主改革时,他以学习为名被中共留置在县城。1956年5月14日,安波逃离县城返回家乡后开始组织反抗运动,次日他召集有关人员在扎窝罗若寺召开会议,并派人前往木苏、维古、小黑水联络各地藏人,16日他召集人民,提出我们不分彼此都为一家人,号召人民起来,并机智地将在扎窝乡进行民主改革的20余名中共工作队全数消灭。18日再次杀死六名中共干部,后来中共大军赶到时,安波亲自率军抵抗,失败后逃亡毛尔盖,最终在敌军进逼下投降。「26」
除了扎窝乡,在其他各乡推行民主改革的中共工作队也普遍遭到藏军的消灭,如黑水县石碉楼乡的工作队在格依村被藏军包围,5月26日,中共工作队企图突围未遂,全部被击毙。「27」黑水县下阳山乡工作队「28」、马尔康县草登乡工作队以及绰斯甲地区等。在戳斯甲,藏军200余人在旺洛率领下在宗斯曼宗木刻峡谷伏击敌军工作队,当场击毙30人,随后又将逃脱的另五名中共官员击毙。「29」
在若尔盖发生了惨烈的战斗,根据中共《阿坝州志》的记录,一直到1963年在南坪和若尔盖还有中共工作人员被藏军打死的记录。而仅仅阿坝州籍中共工作人员在五十年代的反抗运动中丧生的军政人员数就达498人,其中仅仅在黑水县、绰斯甲、金川丧生的近二百人。而在上述死者中,1956年就有200人丧生「30」,这些人全部都是当地人,其中不包括从外地进入阿坝后在阿坝丧生之中共军政人员,而中共军政人员绝大部分却是由外来人员组成的。
由此不难判断,当时被藏军消灭的中国军队和工作人员不会仅仅是三位数。
在黑水,1935年曾有一些人参加红军,结果绝大部分在战争中丧生,有些甚至是被中共处死,如布汝卡尔格江根,参加红军,“战绩优异”,为“统帅2000余人的总司令”,但也仅仅由於在阵前使用藏语就被暗杀,另有三名藏人战士也因此被杀。怪不得也在当时参加红军的天宝后来坚持不用藏人姓名,不说藏语。
25、嘉戎是分布在大渡河流域的藏人,至今仍保留和使用古藏语,其语言有别于卫藏和康、安多三大方言,历史上有嘉戎十八国的说法,笔者虽然认为他们是一个独立的区域,但在本书还是根据一般的西藏三区划分方式,将在行政上属于阿坝的作为安多,将在行政上属于康区(如甘孜丹巴、打箭炉等地区)的作为康巴处理。
26、参见《阿坝州志》(中文下册)第2627页,人物志,安波条下内容。(阿坝州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民族出版社,1994/10。)
27、参见《阿坝州志》(中文下册)第2706页,人物志,李泽新条下内容。
28、参见《阿坝州志》(中文下册)第2706页,人物志,龙富荣条下内容。
29、参见《阿坝州志》(中文下册)第2708-1209页。
30、参见《阿坝州志》(中文下册)第2735页。英名录项下内容。

Post by 自由中国 on 2008, May 19, 3: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TCL 说过的话:
这群流亡分子又来了
又不是说它们的同胞就没有被震死的
这样幸灾乐祸,真是没道理

  流亡分子从不认为嘉绒是藏人,因为他们血统不纯!!!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17, 2: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為四川、緬甸災害受難者安魂祈福法會

今年三月開始的西藏自由抗暴活動以及中共對此的血腥鎮壓尚未結束,5月2日緬甸受風災預估造成十萬人罹難。十天過後,5月12日四川和西藏安多的邊緣地區又遭遇震災,至今已造成一萬六千多人罹難。在緬甸,軍政府仍不讓國際救援組織進入。在震災區,數以萬計的人民還被活埋在廢墟中,承受著無盡的痛苦、黑暗和絕望……

天災人禍接二連三,造成數以萬計的無辜、貧苦人民飽受家破人亡、生活陷入絕境的悲劇。

慈悲為懷的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於13日致函慰問四川地震災區民眾,並對死難者家屬及傷亡民眾表示沉痛哀悼和慰問。同時,西藏流亡政府與各地佛寺亦發起超度祈福法會,為殉難者超度,為傷者祈福。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台灣西藏交流基金會、在台藏人福利協會亦將於5月19日,共同為緬甸風災及四川震災的受難民眾舉行安魂祈福法會,希望以宗教的力量超渡亡魂,撫慰傷難者的傷痛。並為賑濟四川災區進行募捐活動。

時間:5月19日(星期一)下午1430-1630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三A室(台北市濟南路一段2-1號3FA)
主辦單位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台灣西藏交流基金會
                     在台藏人福利協會

Post by ann on 2008, May 17, 8: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青海隆务寺僧侣及活佛解囊赈灾
2008-05-16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englu-05162008170522.html


本星期,中国遭遇了建政以来,损失最大的强烈地震。死者者人数继续在上升,地震发生后,大陆各地僧人也在为灾民募捐,为他们祝福。不久前被武警打伤的青海隆务寺活佛卡索仁波切及寺院僧侣,纷纷向灾民捐款。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四川汶川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星期五上升至两万二千多人,西藏许多寺院的僧侣近日都在为遇难者念经,超度他们的亡灵。

4月17号,因反对当局镇压西藏藏人而被武警打成重伤的青海同仁县隆务寺夏日仓院的活佛卡索仁波切,在电视上看到四川地震的消息后,日前向四川灾民解囊相助,捐款一万元人民币。而隆务寺僧侣也向灾民捐款近五万元,并每日为灾民念经。

卡索仁波切的弟子星期五对本台讲述了活佛近期的身体状况和对地震灾区的关注。该名守候在卡索身边的弟子表示:“各寺院的哀悼肯定有,黄南州政府也捐了一万块(元)钱给灾民,灾民伤亡太多了,卡索本人捐了一万块(元),还有寺院念经,隆务寺也捐了四、五万块(元)钱。”

卡索仁波切目前仍在青海省人民医院治疗,每日需要输液。记者顺便向卡索的弟子询问他的近况。

记者:卡索仁波切最近的身体状况呢?
弟子:身体状况可以,但还是打点滴(吊针)。

记者:每天要打多少?
弟子:每天打五瓶,他有些伤痛,还是痛得厉害。

记者: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弟子:那就不知道。

记者:周围有人看守他吗?
弟子:那当然那(带着苦笑)。

本台还致电隆务寺,向僧侣了解卡索仁波切的情况。一名僧侣对本台表示:“卡索还没有回来”。

记者:他最近可以出来吗“
僧侣:我不知道,我(最近)也没有见过。

记者:不久前去看过吗“
僧侣:嗯。还记得吗?打点滴呢。

隆务寺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僧侣,曾在上个星期五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寺内僧侣生活恢复正常,武警基本撤走,取而代之的是政府派出的工作组。

另据西藏之声星期五引述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指出,中国公安于本月12日和13日先后在西藏昌都芒康的隆巴寺和威色寺(译音),分别拘捕了18名拒绝与当局合作的僧人,其中包括6名未成年僧人,公安把被捕僧人装进一辆军用卡车上,并用黑布裹住他们的头部进行游街示众。14日,在芒康县再拘捕两名藏人。目前威色寺处于关闭状态。

此外,西藏拉萨市大昭寺星期五恢复向公众开放。信教群众和游客开始络绎不绝地朝拜和参观这座千年古寺。

据大陆新华网星期五报道,在大昭寺主殿内,上百名信教群众正排着队有序地朝拜主供佛释迦牟尼佛像。大昭寺民管会工作人员曲扎告诉新华网记者,早上8时15分大昭寺恢复开放,上午共接待信教群众超过400人,3个旅游团体共40多名游客。中午12时关门,下午3时30分针对游客开放。目前大昭寺旅游门票每张70元,信教群众免费进入。

拉萨314骚乱事件发生后,大昭寺曾一度暂停开放。

大昭寺是藏族群众朝拜的圣地,始建于公元7世纪。寺内供奉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由唐朝文成公主进藏时带来,无比尊贵。

拉萨市小昭寺已于4月30日恢复开放。星期五小昭寺共接待信教群众超过100人和8名游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Post by 蘇姍 on 2008, May 17, 8: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谢谢比目鱼,谢谢许多藏人们!谢谢加拿大人!!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迄今,地震已导致400万人无家可归,确认死亡人数2万,估计地震致死人数会超过5万。另外还有2万人被埋在废墟中,凶多吉少。
这次灾害导致上万个家庭骤然间失去亲人;父母失去独生子女,小孩失去父母成为孤儿。人生最大悲痛:儿时丧父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这是多么令人悲痛的事情。你们不得不在失去至亲骨肉的情况下独自面对人生。在此向灾民致以诚挚的问候,望鼓起勇气。
这次天灾牵动亿万人的心。加拿大民间已筹到善款300万加元,政府表态,民间筹到多少政府就再捐多少,而且不设上限。加拿大民间医疗队应该是已进入中国,这个医疗队可在一天左右搭起一个中型的野外医院,对伤者实施有效救助。
再次请广大灾民勇敢面对这次的飞来横祸。加拿大人,藏人,包括众多的中国同胞都在深切地关注着你们。我们愿和你们一道,共度难关。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17, 7: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这群流亡分子又来了
又不是说它们的同胞就没有被震死的
这样幸灾乐祸,真是没道理

Post by TCL on 2008, May 17, 6: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转载<美国之音>最新报道:

五百藏人游行尼泊尔抗议中国镇压
记者: 中文部
华盛顿
2008年5月16日
  


大约五百名以女性为主的西藏流亡人士星期五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郊区游行三公里,抗议中国镇压西藏示威,要求西藏恢复自由。示威者与警方发生了冲突,但没有人员被捕。

自从中国3月10号在西藏采取镇压行动以来,西藏流亡人士几乎每天都在加德满都中国使馆和联合国机构附近示威。中国驻尼泊尔使馆发表声明,批评示威人士对中国地震灾情既不同情,也不悲伤。

Post by Haoshi on 2008, May 17, 5: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迄今,地震已导致400万人无家可归,确认死亡人数2万,估计地震致死人数会超过5万。另外还有2万人被埋在废墟中,凶多吉少。
这次灾害导致上万个家庭骤然间失去亲人;父母失去独生子女,小孩失去父母成为孤儿。人生最大悲痛:儿时丧父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这是多么令人悲痛的事情。你们不得不在失去至亲骨肉的情况下独自面对人生。在此向灾民致以诚挚的问候,望鼓起勇气。
这次天灾牵动亿万人的心。加拿大民间已筹到善款300万加元,政府表态,民间筹到多少政府就再捐多少,而且不设上限。加拿大民间医疗队应该是已进入中国,这个医疗队可在一天左右搭起一个中型的野外医院,对伤者实施有效救助。
再次请广大灾民勇敢面对这次的飞来横祸。加拿大人,藏人,包括众多的中国同胞都在深切地关注着你们。我们愿和你们一道,共度难关。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17, 4: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阿佳伟色:康桑!
  首先我先声明我也是个地地道道的藏人(博巴人(我知道你代表着藏人另一个声音.而这声音只有你用着最形象,最有力的证据,用文字,来呐喊,来表达,你对当局的控诉.这也是我们这些许许多多在外求学藏人值得敬佩的地方.然而,你的有些文章,有些观点.并不能代表另一些藏人的观点.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不是藏族愤青.我读过很多你写的书,包括王力雄先生的,也包括许多境外藏人,华人,外国人写的书.我觉得在我们藏人里有些真的很虚伪,关于这次藏人的暴动,我不赞成它是对的!它违背仁波彻和平的观点.甚至有些藏人竟然搞种族歧视,宗教歧视.阿佳味色难道你对这些原始.愚昧的思想的藏人没什么要说的吗?难道他们这些极端的思想也是正确的吗?

Post by 阿佳伟色:康桑! on 2008, May 17, 12: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你就不要在细节上吹毛求疵了,在民族交界地区,互相同化是很正常的现象,外加上很多人都是混血,只是因为政府对藏族有很多照顾政策,因此选择藏族,但是在姓名选择上,选择汉族的命名方法。

我知道有一个父母都是藏族的小孩,因为父亲患病死了,结果嫁给一个汉族男子,于是改了汉族名字,但是仍然是藏族。

引用 wd 说过的话:
该女孩从名字上咋没看出来是藏族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16, 9: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该女孩从名字上咋没看出来是藏族

Post by wd on 2008, May 16, 8: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12岁藏族女孩为救同学被埋废墟身亡(图)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16日04:01 大洋网-广州日报
12岁藏族女孩为救同学被埋废墟身亡(图)
邹雯的同学、11岁的映秀小学四年级一班学生张春梅被救出。 本版图片 新华社

  “女儿,你为啥子不‘自私’一下哦……”昨天上午9时,在汶川县映秀小学坍塌的教学楼废墟旁,43岁的藏族汉子邹丁望着女儿邹雯的遗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着。他的妻子任朝秀和另一位亲戚正在给邹雯的遗体换上干净衣服,邹丁80岁的老父亲也站在旁边望着孙女,流出混浊的泪水,身体止不住地抖动,口中喃喃低语,“好乖啊,老师都爱得很啊!”

  县运动会100米拿了第五名

  身高1.6米的藏族姑娘邹雯是映秀小学五年级一班的学生,也是该班的班长和学校少先队大队长。

  5月12日大地震发生后,邹丁和妻子赶到映秀小学,发现教学楼已经夷为平地,只剩下楼梯还突兀地立着。废墟里传来小孩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当时他们夫妇俩坚信,女儿邹雯会活着出来,“她的心一直是那么善良,在学校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她很大方,自己有啥子吃的都会分给同学吃。老师也很爱她,她经常帮着老师批改作业。在家里她也很懂事,很听话。”

  邹丁回忆起女儿,滔滔不绝又痛苦不已,“她学习成绩一直是年级第一名,字写得好,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范文在班上诵读,班里的黑板报也是她主持办的。可以说她是德智体全面发展,她自学绘画和音乐,最爱好体育,4月底她代表学校去汶川县城参加运动会,100米和200米都拿了第五名。”女儿从小就身体好,跑得快,这也是邹丁夫妇一直坚信女儿会及时逃生的原因。

  但是14日下午,人们在废墟里发现邹雯的遗体,邹丁的心,就像他自己形容的那样,“一下子就碎了”。

  “她本来是可以活着的”

  “她是他们班跑在最后面的一个,发现她时,她的手还紧紧搀扶着一位同班同学,一看就知道是她在帮老师组织同学撤离。”邹丁边哭边说,“她都跑在二楼楼梯上了,要是她不帮助老师救同学,以她那么快的速度,自己一个人跑下来,肯定就不会出事啊!她本来是可以活着的,都是为了救同学啊!她的心太好,太善良了!我们平时一直教育她跟同学要和睦相处,要爱别人,只有你爱别人别人才会爱你。她要是‘自私’一回,就不会……”

  最让邹丁懊悔不已的是,女儿曾经跟他说过学校教学楼是危楼,想转学,但他没有答应。“她跟我说过好几次,今年春节后她又跟我说映秀小学教学楼出现裂缝,是危房,想转学到都江堰去,但我们家经济条件不允许,我就没有答应。她也很听话,没说什么。哪晓得会……”

  昨天,邹雯的妈妈任朝秀最后一次给女儿穿上了她最喜欢的衣服——灰色长袖休闲服,蓝色长运动裤。她拿出半个月前给邹雯拍的照片,“她过12岁生日,我给她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这却成了她的遗照。”

  邹雯遗体旁,停放着数十具在地震中遇难的映秀小学师生遗体,有的遗体旁还摆放着小书包。不远处,挖掘机正在搜寻埋在废墟里的师生,校方说,还有200多人埋在下面。

Post by wd on 2008, May 16, 8: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强大的军事通讯到哪儿去了?连个乡都联系不上。
绵竹市的清平、天池、金花三个乡镇就有受困群众2万多名,至今无法联系,人员伤亡情况不明。

Post by 资源都成了军火 on 2008, May 16, 3: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四天过去了,还找不到他们。
四川仍有43乡镇无救援 绵竹三乡镇失联。

Post by 资源都成了军火 on 2008, May 16, 3: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伤患多资源缺 四川医生看着伤患流血至死。
(中央社四川武都十五日法新电)李瑞(译音)一直都知道,当医生是件辛苦的事,但他从没料到有一天会看着病人在一个混乱的临时医院流血到死,而他几乎完全无法给他们任何帮助。

为了救治四川震灾的生还者,这位武都医院的外科主治医师和手下四十名年轻的医护人员,在没有电力和医疗用品短缺的情况下连续忙了三个昼夜。

Post by 资源都成了军火 on 2008, May 16, 3: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把我笑死了 说过的话:
所谓流亡政府全是一帮饭桶。我去过那个地方,那个地方能够造原子弹吗?
   低智商啊!
   你们就别瞎闹了,连外国人都回看不起你们的!



忍不住想問你, 你死的時候需要原子彈來送終嗎?

Post by hanabi on 2008, May 15, 11: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1.Tang Dynasty (618 – 907)
The marriage of Princess Wen-Cheng and Songtsen Gampo happened in 641 A.D.. The King of Tibet built a palace for Princess Wen-Cheng and sent royal members to Tang to be educated.

2.Yuan Dynasty (1271 – 1368)
In 1246, Tibet was incorporated into Mongolian Kingdom. In 1271, Mongolian conquered Song Dynasty and established Yuan Government. Yuan Government established Minorities Political Council to be in charge of Tibetan affairs.

3.Ming Dynasty (1368 – 1644)
Ming Dynasty (1368--1644) established mDo-khams Commanding Office, and dBus-gTsang Commanding Office, the mNgav-ris Civil and Military General Office.

4.Qing Dynasty (1644 – 1911)
In 1637, Güshri helped the Fifth Dalai Lama to establish himself as the highest spiritual and political authority in Tibet. In 1713, emperor Kangxi of Qing Dynasty conferred the Fifth Panchen Lama. Afterwards, Dalai Lama in Lhasa ruled most of Tibet, while Panchen Lama in Shigate ruled another area of Tibet. China (Qing Government) began sending long-stayed high commissioners, or Ambans, to Lhasa in 1727. The Ambans' presence was an expression of Chinese sovereignty. Qing Government incorporated eastern Kham into neighbouring provinces of Sichuan and Yunnan in 1728.In 1793,Qing Government creates a new method to select the Dalai and Panchen Lamas by means of a lottery administered by the Ambans in Lhasa.

5. Republic of China (1911 – 1949)
The National Agency of Mongolian and Tibetan Affairs (NAMT) ware established in charge of Tibetan affairs. President Jiang Jieshi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of R.O.C signed the proclamation that Lhamo Dhondrub was approved as the Fourteenth Dalai Lama.

6.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1949 – now)
Since New China was found in 1949, Tibet maintains its status in the entire country, and the history of Tibet opens a new era for developing its unique culture and preserving its tradition. After the reform movement in 1959, the over thousands years’ slave hierarchy system ruled by Lamas and slaver-owners was abolished. The Tibetans obtain their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reedom and as well as other human rights which they never thought, and become the host of entire country as other55 brotherhood races in China. The following evidences are briefly to demonstrate the status of Tibet in China, and illustrate the developing situation and the efforts for promoting and improving the living standard by other neighborhood provinces and Central Government.

a. The National Tibet Work Forum (NTWF) has held in Beijing in 1980, 1984, 1994 and 2001. The State Council discussed and approved the Tibetan development plan from 2006 to 2010 in 2007. All of the NTWF as well as such projects in Tibet are exceptional not only compared to other parts in the mainland of China but also compared to other minority autonomous regions in China.

b. The Chinese Law stipulates that Tibetan language is one of the official languages in all Tibetan area. There are 24 universities around China which have courses held in Tibetan, and the cutting score of entrance examinations for Tibetans students are far bellows. There are some special policies to assistant Tibetan graduates in term of employment, such as providing 700 public jobs for Tibetan between 2006 and 2007.

c. Tibetans people account 96.4% for total population in Tibet in 1964, 94.7% in 1982,95.5% in 1990,97.4% in 2005. Tibetan is the majority in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he “One Child” policy doesn’t implement in Tibet.  At the same time, more and more Tibetan people move out to other part of China for their business, work and study recently.

d. For preserving Tibetan’s culture, art and literatures, Tripitaka Collecting Agency was established in Beijing and Chengdu, There are the Office of Gesar Language at all levels from county government in Tibetan area to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 Tibetan Senior Buddhist Academy was found in Beijing. Such Temple as the Patla Palace, Johkang Temple, Samye Monastery, Luobu Linka, Shajia Temple and so on was protected and maintained on large scale. There are over 3,700 Tibetan Temples and more than 12,000 monks and nuns in Tibetan area.

e. For promoting and improving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the Tibetan local government has gained financial aid every year. The fiscal subsidy provided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ccounts for more than 90% of their budgets during 1980 – 2007.

f. Agricultural Tax was abolished since 1981 while it took place in other part of China in 2006.

g. Since 1980, the policy of “three guarantee” which provides food, accommodation and  tuition free as well as clothes to students from primary to high school has carried out while the same policy was carried out in other part of China in 2007. The cutting score of entrance examination for Tibetan students are far below the Hans.

h. Since 2006, the Safe Housing Project (PHP) supported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s carried out in the Tibet. This project includes a total investment of 7.022 billion RMB (about one billion US dollar), building houses for 114,000 families.  Each family can get subsidy from 10,000 to 25,000 as well as enough loaned from state-owned bank.

i. Since 1983, the health care plan for farmers and nomads in Tibet is carried ou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has financed them 15 RMB per capita from 1983 to 1992, 60 RMB from 1992 to 2003. The number increases quickly from 80 RMB in 2005 to 90 RMB in 2006, 100 RMB in 2007, and 140 RMB in 2008. The kind of plan is carried in neighboring Sichuan since 2005. The government provides to farmers 20 RMB per capita in 2005, 35 RMB in 2006, 40 RMB in 2007 and 2008. 2.37 million Tibetan farmers and nomads benefited from this plan.

j. Central Government has built highway or main roads accessing to 1,490 villages of 219 Townships, and has laid pipeline for providing cleaning water for 1.02 million of farmers and herdsmen, and has built  electricity power for 650,000 farmers and herdsmen, as well as building post accessing to 111 central townships.

k. The food security plan has carried out since 2007, and maximum support of 420 RMB per person in Tibet by Central Government.

l. Farmer’s income in Tibet increased 2,788 RMB per capita in 2007, by 14.2% per year from 2002 to 2007, which doubled the rate vs. a counterpart of other part of China.

m. As the Qinghai-Tibet railway opened up new page of Tibetan transportation, Tibetan medical science and medicine, tourism as well as Tibetan traditional handicraft industry have developed very quickly.

Post by 77 on 2008, May 15, 11: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所谓流亡政府全是一帮饭桶。我去过那个地方,那个地方能够造原子弹吗?
   低智商啊!
   你们就别瞎闹了,连外国人都回看不起你们的!

Post by 把我笑死了 on 2008, May 15, 10: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流亡藏人为所有遇难者举行祈愿法会
(博讯2008年05月15日发表)

     挪威西藏之声5月15日报导 居住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流亡藏人今天(15日)
    
     在大乘经院特为从3月10日以来在藏区各地发生的连串示威活动中被中共军警枪杀的数百名藏人和在缅甸风灾及四川震灾中的所有遇难者举行[超度亡灵祈愿法会]。这场全天法会是由设立在达兰萨拉的10个非官方性藏人社团组织举办的。 (博讯 boxun.com)

    
    西藏流亡政府紧急情况协调小组也发表声明,对本周一(5月12日),北京时间下午2点28分,在四川省汶川县发生7.8级地震深表惋惜和同情,并为死伤者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同时为中国政府的抗震救灾工作表达了讚赏。
    
    西藏流亡政府紧急情况协调小组指出,这次地震主要发生地为西藏安多阿坝州隆固(今汶川县)。该地临近的理县、松潘县、小金县、茂汶等周边各藏人县区也遭受了严重的灾害。其中部分地区由于通讯中断,公路塌方,致使外界无法了解灾情。对此,西藏流亡政府紧急情况协调小组表示为居住在该地区人民的安全深感忧虑。
    
    此外,设立在达兰萨拉的五大非官方性组织联合成立的[西藏起义运动筹备组织]将于今晚在达兰萨拉举行烛光游行集会和祈愿会,哀悼在缅甸风灾和四川震灾中失去生命的死难者。
    
    据BBC消息,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网站报道,四川地震中的最新死亡人数已近一万五千。投入抗灾的解放军和武警官兵达十万。但由于灾情太重、道路被毁、通讯未能全部恢复,所以预期死亡人数将会持续增加。
    
    地震五小时后抵达成都的中国总理温家宝星期三察看了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汶川、绵阳和北川等地。他呼吁抓紧时间尽力救人。而温家宝察看的距震中最近的汶川县映秀镇,近万居民中只有两千三百多人逃生。整个汶川县现在仍有六万人生死不明。
    
    另据希望之声消息,由于四川地震导致伤亡人数不断攀升,世界多国伸出援手随时准备出动救援,但中国当局除了接受外国的钱物援助以外,拒绝外国救援队伍进入中国大陆。虽然空降兵和武警部队已经进入汶川震中地区,但他们仍然没有获得重型装备的支持,还在用简单的工具甚至是徒手营救废墟下的灾民。中国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表示,当局拒绝外援是不人道的行为,可能是好面子或出于「国家秘密」的心理,也或是掩盖事实,不排除四川有核武基地的可能。
    
    希望之声还报导说,据四川知情民众透露,从震中纹川县往西、南方向的山里去的交通要道早就被中共特种部队戒严了,还有人看到在往山里去的大队军车里有身穿白色「防化服」人员的身影。目前,前往该地区救援的人员主要以军队为主,社会救助人员一律不得靠近。甚至新闻界也不例外。据说一是为了严守机密不能外泻;二是深怕大爆炸引起的核放射物质对人、畜造成污染从而引发社会动荡以及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继而对中共的政权统治带来危机。该民众怀疑,此次四川大地震的真实原因或许是中国军队藏在川西深山洞府中的核武库发生意外事故而引发的大爆炸所导致的。(www.vot.org)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08/05/200805152202.shtml)

Post by 蘇姍 on 2008, May 15, 10: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quote=一个汉人][/quote]

是不是开脱,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
为什么一定要揪住历史的辫子不放?这对现在改善我们的现状有什么好处?我们只知道,中国现在的很好,人民希望过团结、安定的生活,我们不想国家分裂、主权受到干涉。

文革的那些事,共产党已经承认做错了,后来也积极改正,没必要每次都拿这个说事。而且那又不是只是针对某个民族,跟民族压迫没有关系。

Post by 慈悲 on 2008, May 15, 3: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不翻旧账,只提醒您注意点礼貌
不在灾区的非专业人士,除了捐钱和祈祷
还怎么把慈悲投到最前线,您给说说?

引用 气愤的人 说过的话:
祈祷不能让埋在瓦砾中的生命破瓦尔出
那些正在流血流泪的人们需要的是关爱和救助
不是你们活佛的祈祷  致函
需要的真实的药品和医护力量 救援队伍
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冒死空降 争分夺秒抢救灾民
收起你们你们所谓的慈悲吧 如果你们真的还有慈悲
请把你们的慈悲 投入到最前线去!!!

Post by tsiaojian on 2008, May 15, 2: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论藏传佛教与西方思想的结合
作者:Mary Phillips

【摘要】当今藏传佛教在西方的传播不仅仅限于媒体,它已经成为西方思潮的一部分。藏传佛教思想已经开始与西方科学进行对话,或许在“新物理”学界及认知科学和心理学领域的辩论尤为显著。西藏喇嘛到西方,推动了藏传佛教与西方科学的对话。西方科学家一贯认为宗教是人类发展的初始阶段,但是随着藏传佛教被介绍到西方,这一偏见逐渐被改变。为了寻找线索去解答一些一直争论的问题,西方的科学家们正在分析藏传佛教中关于“心灵科学”的观点,如:自然、宇宙和时间。本文将探讨一些方法,使科学和宗教之间的分歧通过这个对话架起桥梁。

科学、工业和技术带来了显著的效益。但是,当科学把人性降低到自然规律的时候,就变成了“科学至上主义”,这是一种狭隘的意识形态,破坏了传统文化中有价值的道德规范,以及精神和医学上的洞察力。与此相反,一些科学家认为宗教是个大问题,而科学本身并不是问题。他们认为,在任何文明中,宗教信仰都是阻止人类进步的。寻找传统遗产和文明进步之间的平衡点,已经成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当中的首要课题。然而,很多科学领域正在探讨佛教,本文仅讨论几个相关的研究。我们将会特别讨论西方的神经科学家正在用新的研究计划来评估禅定对大脑的作用以及在心理学领域的研究成果。社会学的研究也会探讨西藏喇嘛的辩论是如何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的。

在物理学领域,美国关于量子物理学的书籍和佛教神秘传统的书籍已经畅销多年,但是现在的科学出版物中,已经出现了真正的研究成果。这些以及其它的一些研究清晰地论证了藏传佛教思想从大众科学走向主流科学,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改变了西方文明史。
西方的文明传统,像西方文明本身一样,是古代世界两种思潮的结合:犹太基督教和希腊罗马的传统。这些传统的历史,也是科学与宗教之间分歧的历史,这些传统也试图在科学的理性主义和传统的智慧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西藏的心灵科学
藏传佛教有时也会被解释成科学和精神信仰的结合。在《西藏大小五明》和精神造诣中所体现的藏传佛教理论,被认为是藏族文化的基础。今天,越来越多的东西方学者在西方哲学和藏传佛教上都做出了很好的研究成果。有些西方人出家很多年了,有些西方人拿到了格西学位。学者们打破了预言和概念上的障碍,因此科学家们现在可以对最复杂的藏传佛教理论进行讨论。

西方的科学家们正在讨论藏传佛教关于心灵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在Dharmapada中,释迦牟尼的一段说法,清晰地阐明了心是理解万事万物的基础。

控制欲望和情感以保持心灵的纯静,理解自然界的本性,这两点都是基本的藏传佛教因果理论。这段精华语录,简明扼要的表达了加强对心的修炼是基本的方法。在美国,藏传佛教喇嘛与西方科学家之

间关于心灵与生活的讨论非常有名。虽然关于这项研究的广泛讨论不在本文的范围之内,但是一个更大的研究计划能展示一个迅速蔓延的趋势,即:在比较学领域,继续将藏传佛教推向主流的科学对话中去。现在,我将阐释神经科学家是如何看待佛教的禅定境界,来解答心灵如何起作用。

佛教禅定境界中的神经科学
以往的西方学术关注外界对心灵的影响,现在的科学家开始注重内在的影响。Sara Lazar博士是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总医院的神经科学家,她指导关于禅定和脑皮层深度的研究。她和达赖喇嘛在神经科学学会举办的一次会议上讨论禅定中的神经科学,在这次会议上,Sara Lazar博士提交了她领导的小组的研究发现。Lazar博士的假设是:“修行禅定或许与大脑物理结构的变化有关。” Lazar博士领导的小组观察了20位参加者的大脑,这些参加者接受核磁共振成像仪实验,他们有着广泛的禅定经验,Lazar博士领导的小组发现,年纪大的参加者大脑前面的皮层明显很厚,这说明禅定会抵消年龄带来的“皮层变薄”。因为有证据显示禅定和身体变老之间有关联,所以这些研究暗示了禅定对大脑的衰退有一定的影响。很明显,这会在很多方面吸引更多的科学研究和支持。此外,有些研究探讨了禅定能改变身体状况,如:心理学家测量个人身体的温度变化。以前,心灵能改变身体被看作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不同的学科都很渴望对更多先进的思想进行实验并且倾听不同的见解。

藏传佛教科学对心理疾病的治疗和恢复
藏传佛教的教义是如何影响美国科学家的?对此,有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即:对心理疾病的治疗和恢复。例如,化学教授Sylvia Daunert 认为请求藏传佛教的僧人帮助科学家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在处理诸如飓风等的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时,善于进行分析的化学家们也会面对巨大的挑战,因为对他们来说,双重的灾害就是对无常这一事实的冷峻提醒。Daunert教授认为,当科学家被送到灾难现场面对悲剧和健康问题时,佛教的教义和实践对科学家的精神健康很重要。在遇到危难时,用佛教的教义和实践训练心灵保持平静、坚强、富有同情心,这对治疗心理疾病是一个很重要的方法。
一些科学家注意到,为了整个人类社会,藏传佛教可以在科技方面支持一个强大的人类价值观的转移。这些科学家警告人们,科学处于危险的地位。现代西方文明将会成为一个巨大而悲惨的戏剧。20世纪的世界大战证明了西方文明是脆弱无力的,尽管西方文明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除了对科学发展的贡献,佛法教导人们一切都是无常,唤醒人们对自然界所有宝贵生命的感激。一些科学家认为,关于心灵所起的积极作用,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例如对同情的心理学作用。美国顶尖的科学家和医疗机构正在做一些研究,承认藏传佛教在人类自身,如健康、康复、尊严以及博爱等问题上所做出的贡献。

总结:

本文主要讨论了藏传佛教在科学领域,对西方科学产生如下几个方面的影响。第一,理解基本粒子之间是如何相互作用以及如何不依靠心灵而独立存在。第二,禅定境界这一现象学告诉我们心灵是如何起作用的。第三,禅定能够对心理疾病进行治疗和恢复。在哲学方面,我们已经谈到藏传佛教经院传统对理性和辩论所做的贡献。然而,当佛教在多方面影响了科学,它也在更细微的方面影响着西方文明的生活。我想,以本文这么短的篇幅来完美地探讨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西方,尤其在美国,这个问题会被争论。藏传佛教思想已经渗透到小说、诗歌、文学评论、艺术、历史方法论、精神疗法、运动心理学、经济分析学、养育、性、死亡及出生等等领域。我们需要做一个更加广泛的研究,更多的理解这种思潮在科学研究上的文化内涵,例如,在宗教学、社会学及跨文化交流研究领域。正是在宽容与积极精神的结合下,藏传佛教得以在美国文明的进程中继续发展。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5, 2: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科学、工业和技术带来了显著的效益。但是,当科学把人性降低到自然规律的时候,就变成了“科学至上主义”,这是一种狭隘的意识形态,破坏了传统文化中有价值的道德规范,以及精神和医学上的洞察力。与此相反,一些科学家认为宗教是个大问题,而科学本身并不是问题。他们认为,在任何文明中,宗教信仰都是阻止人类进步的。寻找传统遗产和文明进步之间的平衡点,已经成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当中的首要课题。然而,很多科学领域正在探讨佛教,本文仅讨论几个相关的研究。我们将会特别讨论西方的神经科学家正在用新的研究计划来评估禅定对大脑的作用以及在心理学领域的研究成果。社会学的研究也会探讨西藏喇嘛的辩论是如何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的。

在物理学领域,美国关于量子物理学的书籍和佛教神秘传统的书籍已经畅销多年,但是现在的科学出版物中,已经出现了真正的研究成果。这些以及其它的一些研究清晰地论证了藏传佛教思想从大众科学走向主流科学,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改变了西方文明史。
西方的文明传统,像西方文明本身一样,是古代世界两种思潮的结合:犹太基督教和希腊罗马的传统。这些传统的历史,也是科学与宗教之间分歧的历史,这些传统也试图在科学的理性主义和传统的智慧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5, 2: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西藏的心灵科学
藏传佛教有时也会被解释成科学和精神信仰的结合。在《西藏大小五明》和精神造诣中所体现的藏传佛教理论,被认为是藏族文化的基础。今天,越来越多的东西方学者在西方哲学和藏传佛教上都做出了很好的研究成果。有些西方人出家很多年了,有些西方人拿到了格西学位。学者们打破了预言和概念上的障碍,因此科学家们现在可以对最复杂的藏传佛教理论进行讨论。

西方的科学家们正在讨论藏传佛教关于心灵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在Dharmapada中,释迦牟尼的一段说法,清晰地阐明了心是理解万事万物的基础。

控制欲望和情感以保持心灵的纯静,理解自然界的本性,这两点都是基本的藏传佛教因果理论。这段精华语录,简明扼要的表达了加强对心的修炼是基本的方法。在美国,藏传佛教喇嘛与西方科学家之

间关于心灵与生活的讨论非常有名。虽然关于这项研究的广泛讨论不在本文的范围之内,但是一个更大的研究计划能展示一个迅速蔓延的趋势,即:在比较学领域,继续将藏传佛教推向主流的科学对话中去。现在,我将阐释神经科学家是如何看待佛教的禅定境界,来解答心灵如何起作用。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5, 2: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佛教禅定境界中的神经科学
以往的西方学术关注外界对心灵的影响,现在的科学家开始注重内在的影响。Sara Lazar博士是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总医院的神经科学家,她指导关于禅定和脑皮层深度的研究。她和达赖喇嘛在神经科学学会举办的一次会议上讨论禅定中的神经科学,在这次会议上,Sara Lazar博士提交了她领导的小组的研究发现。Lazar博士的假设是:“修行禅定或许与大脑物理结构的变化有关。” Lazar博士领导的小组观察了20位参加者的大脑,这些参加者接受核磁共振成像仪实验,他们有着广泛的禅定经验,Lazar博士领导的小组发现,年纪大的参加者大脑前面的皮层明显很厚,这说明禅定会抵消年龄带来的“皮层变薄”。因为有证据显示禅定和身体变老之间有关联,所以这些研究暗示了禅定对大脑的衰退有一定的影响。很明显,这会在很多方面吸引更多的科学研究和支持。此外,有些研究探讨了禅定能改变身体状况,如:心理学家测量个人身体的温度变化。以前,心灵能改变身体被看作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不同的学科都很渴望对更多先进的思想进行实验并且倾听不同的见解。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5, 2: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藏传佛教科学对心理疾病的治疗和恢复
藏传佛教的教义是如何影响美国科学家的?对此,有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即:对心理疾病的治疗和恢复。例如,化学教授Sylvia Daunert 认为请求藏传佛教的僧人帮助科学家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在处理诸如飓风等的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时,善于进行分析的化学家们也会面对巨大的挑战,因为对他们来说,双重的灾害就是对无常这一事实的冷峻提醒。Daunert教授认为,当科学家被送到灾难现场面对悲剧和健康问题时,佛教的教义和实践对科学家的精神健康很重要。在遇到危难时,用佛教的教义和实践训练心灵保持平静、坚强、富有同情心,这对治疗心理疾病是一个很重要的方法。
一些科学家注意到,为了整个人类社会,藏传佛教可以在科技方面支持一个强大的人类价值观的转移。这些科学家警告人们,科学处于危险的地位。现代西方文明将会成为一个巨大而悲惨的戏剧。20世纪的世界大战证明了西方文明是脆弱无力的,尽管西方文明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除了对科学发展的贡献,佛法教导人们一切都是无常,唤醒人们对自然界所有宝贵生命的感激。一些科学家认为,关于心灵所起的积极作用,需要做更多的研究,例如对同情的心理学作用。美国顶尖的科学家和医疗机构正在做一些研究,承认藏传佛教在人类自身,如健康、康复、尊严以及博爱等问题上所做出的贡献。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5, 2: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总结:

本文主要讨论了藏传佛教在科学领域,对西方科学产生如下几个方面的影响。第一,理解基本粒子之间是如何相互作用以及如何不依靠心灵而独立存在。第二,禅定境界这一现象学告诉我们心灵是如何起作用的。第三,禅定能够对心理疾病进行治疗和恢复。在哲学方面,我们已经谈到藏传佛教经院传统对理性和辩论所做的贡献。然而,当佛教在多方面影响了科学,它也在更细微的方面影响着西方文明的生活。我想,以本文这么短的篇幅来完美地探讨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西方,尤其在美国,这个问题会被争论。藏传佛教思想已经渗透到小说、诗歌、文学评论、艺术、历史方法论、精神疗法、运动心理学、经济分析学、养育、性、死亡及出生等等领域。我们需要做一个更加广泛的研究,更多的理解这种思潮在科学研究上的文化内涵,例如,在宗教学、社会学及跨文化交流研究领域。正是在宽容与积极精神的结合下,藏传佛教得以在美国文明的进程中继续发展。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5, 2: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我就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历史上14个达赖喇嘛(包括现在的那一位)只有3个能活到成年?这样的帖子也被删了。由此可见唯色也就那么点容忍度。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15, 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靠,你删也没用,老子天天发,你别让老子在北京看到你,老子废了你全家,强烈要求黑社会清理人渣,强烈要求政府把人渣王力雄和他老婆空投到灾区。什么时候你这里有民主了,老子就不骂你

Post by 我操你祖宗, on 2008, May 15, 1: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抗灾没有藏汉之分

新华网丹巴(四川)5月14日电(记者茆琛 肖林)扛着50斤大米和几块腊肉,阿
热爬了一个多小时山坡,赶到灾民安置点:“这是家里的大米,给大家熬粥喝吧。”阿
热是阿娘寨藏族群众,在5月12日的地震中,全寨170多户藏汉居民受灾,房屋损
毁严重。阿热冒险从受损房屋中抢救出粮食,给大家解决晚饭。灾情发生后,丹巴县民
众不分藏汉,都像阿热一样,积极投入到紧急救援之中。

    5月12日下午,四川丹巴县发生地震,导致5人死亡,5人受伤,倒塌房屋94
户,房屋受到损坏8480间,受灾人数8707户、3万9千多人。交通、教育等方
面的损失达到9500万元,水、电、通讯全部中断。到目前为止,受灾群众已经全部
得到安置,大米、面粉、清油等物资和慰问金已陆续发放到受灾民众手中,全县恢复水
、电供应,恢复对外通讯。

    丹巴县县长杜德青介绍,丹巴县藏族民众占县总人口的78%,此次受灾的多为居
住在山上的藏族群众,因为通讯中断使他们无法向外求援。很多汉族群众听说后,都带
着附近的亲朋好友前去救援。

    藏族同胞扎西介绍,灾情发生后,县领导立刻深入各乡调查了解、核实灾情。晚上
8点召开碰头会,对全县灾情进行初步汇总。研究成立了丹巴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安排
部署了具体的抗灾救灾措施。县里要求1个乡干部联系1个村,1至3位县负责人联系
1个乡,干部、党员深入百姓中稳定百姓情绪。

    截至13日晚9点30分,共安置灾民3290户、15820人,其中投亲靠友
1440户、6935人,借住房屋118户、567人,搭建临时帐篷184顶、救
灾帐篷10顶,安置1732户、8318人,共发放大米、面粉、清油1000多斤
,安排5户因灾遇难者家属慰问金1.5万元。

Post by TB on 2008, May 15, 12: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从维色和达赖身上,我看不到藏民族的希望。维色对所有不合己见的发言全部删除。达赖把不同信仰者打为信仰邪神。面对大灾难,达赖和维色集团更多的是宣传“救灾反分裂两不误”,佛家所云慈悲心肠,普渡众生,在你们追求独立者的眼中,皆为泡影。即时你们成功,建立的不过是另一个专制神权政权。

Post by 在美华人 on 2008, May 15, 12: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五十年前,达赖就搞过另立班禅的丑剧
五十年后,他还在搞
你站在他一边就是犯罪!对藏传佛教的犯罪!

Post by 班禅喇嘛千诺! on 2008, May 14, 11: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唯色你这条走狗,你不能剥夺我们崇拜班禅喇嘛的权利!

Post by 班禅喇嘛千诺! on 2008, May 14, 11: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班禅喇嘛千诺!

Post by 班禅喇嘛千诺! on 2008, May 14, 11: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班禅喇嘛千诺!
班禅喇嘛千诺!

Post by 班禅喇嘛千诺! on 2008, May 14, 11: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

Post by 为什么删我的帖子~! on 2008, May 14, 11: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没想到阿佳伟色也和中共一样,在这里没有言论自由.只有自己是对的!看错你了!!!

Post by 为什么删我的帖子~! on 2008, May 14, 11: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当佛法遇上了科学
达赖喇嘛
我从来没有受过科学训练。我的科学知识主要来自三方面:阅读杂志上重要科学故事的报道,象《新闻周刊》(Newsweek)之类的杂志。或是收听有关科学事件的广播,例如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科学节目。最后,是我近年来阅读的天文学方面书籍。
    近30年来,我有很多机会和科学家开会及讨论。过程中,我总是企图掌握科学思想的潜在模式与法门,以及特殊理论或新发现的涵义。但我对科学,却还有另一种更深层的想法:科学不仅涉及了对“现实”(reality)的了解,科学还涉及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它如何影响伦理道德与人的价值”。
   这些年,我接触得比较多的科学领域有:次原子物理、宇宙论、包括神经科学在内的生物学、心理学等。由于我受的智慧训练主要是佛学思想,因此我当然会常常想到佛学核心观念和主流科学想法之间的出入。这本书是我长期思考得到的结果,也是一位来自西藏的僧侣,对我们这个充满了气泡室、粒子加速器、功能性磁振造影等现代设备的世界,所进行的一趟知性之旅。
    在我到印度之后很多年,偶然看到一位西藏佛学思想家在1940年代的一封公开信。写这封信的人叫根顿群培,他是西藏学者,不但精通梵文,还兼通英文,这在当代是绝无仅有的。1930年代,他在英国统治的印度到处旅行,足迹遍及孟加拉、尼泊尔、锡金等地。这封信是他旅行各地20年之后所写的,令我着迷。信中明白指出,佛学和现代科学之间的对话,在很多地方都能使双方互蒙其利。我也发现,根顿群培的观察有很多都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可惜这封信没有引起预期的广泛回响,部分原因可能是在1959年我到印度之前,没有正式印行。但是看到这封信,一股暖流在我心里涌现,原来我在科学世界里的摸索并不孤单,早就有西藏前辈做过同样的事了。更令人开心的是,根顿群培还是我同乡,是安多人。在这么多年之后,看到这样的一封信,真让我感动。
    记得就在几年前,我和一位嫁给西藏人的美国女士有段有趣的会谈。她听说我对科学很感兴趣,并且计划和知名的科学家们对谈之后,很担心,她警告我科学对佛教的生存是有妨害的。她告诉我,历史证明科学是宗教的杀手,也认为我想和科学界的代表建立友谊,是不智的。
    在个人探索科学的过程中,我认为,我是把脖子伸出去了。我之所以有信心在科学界探索,乃因为我有个基本信念:科学和佛学的基本目标是一致的,均是以严谨的验证来追求现实的本质。如果科学分析很明确的指出某些佛学观点是错误的,我们就应该接受科学发现的事实,放弃这些观点。
   在我的内心,算是个有国际观的世界公民。因此,科学家有一项共同特质最能感动我:他们乐意彼此分享知识,丝毫不受国界的限制。即使冷战期间,国际的政治局势形成极度危险的两极对峙,我发现东西两方阵营的科学家还是有非常好的沟通管道。对身处于政治领域的人来说,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我认为,这就是真正四海一家的精神。知识不是哪个团体或国家的私有物品,而是全人类共有的资产。
    我对科学的兴趣还不仅是个人因素而已。对我和很多其他人而言,西藏主要原因就是我们不够改革开放、不够现代化。因此,到了印度,我们为西藏难民儿童设立学校,使用现代化教材,这是西藏首次的科学教育。至此,我终于了解,现代化的本质在于引进现代化的教育,而现代教育的核心则必须掌握相关的科学与技术。我亲身参与这项教育改革计划,鼓舞了那些处理僧务的同仁。他们的主要任务本来是教授传统的佛学思想,现在也把科学放进僧侣训练的课程里。
   随着对科学的认识慢慢加深,我逐渐了解,科学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还是只在物质世界打转而已。当然,传统的佛学在这方面和科学相比,不管是理论或诠释,都是非常粗浅的。但是,在此同时,就算是科学发展最进步的先进国家,人民仍持续经历到各种苦难,尤其是在情绪和心理层面。科学所能带给我们的最大好处,是有助于缓和人类在物质上或肉体上的苦难;至于精神上的苦难,则只能靠对人心品质的提升与态度的转化,才能处理与克服。换句话说,要追求根本的喜悦,增进人的基本价值是绝对必要的。因此,从人性本善的角度来看,科学与灵性(spirituality)并非毫不相干,两者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们需要这两样东西,来缓和生理与心理的苦难。
    这本书并不想把科学与灵性(或许我应该说佛学,这是我最熟悉的思想)统整在一起。我只是想探索这两个人类最重要的领域,看看能不能建构出一个更全面、更整体的方式,来了解周遭环境;利用已发现的合理证据,去深入探索可见与不可见的世界。
我不是以做学问的方式,来处理佛学与科学之间那些可能可以融合与不能融合的论点。这一点就留给学有专精的学者去做。然而我相信,灵性和科学都追求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就是真理。因此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两者应该是具有互补功能的法门、应该都能从对方学到许多,若能够充分合作,将更有机会扩大人类知识和智能的视野。不仅如此,经由两大学门之间的对话,我希望科学与灵性能对人类的需求和福祉,提供更好的服务。
    除此之外,我把自己学习科学的历程公诸于世,正是希望遍布全世界的数百万佛教信徒能严肃看待科学,并且接受它的基本发现,把这些看法纳入自己的世界观。科学与灵性的对话,其实已历史久远,尤其是在基督教的信仰世界里。但在我自己的佛教系统,也就是藏传佛教,由于不同的历史、社会与政治因素,和科学的全面接触都还是很新鲜的事。关于科学能带来什么东西,目前尚不明朗。不管每个人对科学的观点如何,对于自然世界的了解和对人类生存的事实来说,你我都不能忽略演化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真知灼见。    这就是我在本书里强调的世界观。或许,和灵性的接触当中,科学也可以有所学习,特别是碰触到更宽广的人世议题─从伦理到社会的各层面。当然,佛学自身有其特有的见解,如古老的宇宙论和初浅的物理观念,这在科学知识帮助之下,可以做些修正而提升。我希望本书的出现,能有助于科学与灵性之间的愉快对谈。
    由于我的目标是想探索当今世界最深奥、最重要的议题,我希望能尽量和最多的人交换意见。有监于科学和佛学在推理和立论上都非常复杂且大相径庭,我知道这并非易事;为使讨论能够顺利进行,我偶尔会简化议题。
    我很感谢两位编辑,即我长期以来的翻译图丹金巴(Thupten Jinpa)和他的同事艾斯纳(Jas'Elsner)。他们帮助我理清自己的想法,同时以尽可能流畅的英语表达。我还要感谢很多人,他们对原稿提供了许多意见。最重要的,我感谢所有和我见面的科学家,非常有耐心的为我这样一个迟钝的学生,不厌其烦的解释复杂的科学理念。他们都是我的老师。
(摘自《相对世界的美丽-贡顿的科学智慧》,达赖喇嘛著 蒋伟文 译)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这些年,我接触得比较多的科学领域有:次原子物理、宇宙论、包括神经科学在内的生物学、心理学等。由于我受的智慧训练主要是佛学思想,因此我当然会常常想到佛学核心观念和主流科学想法之间的出入。这本书是我长期思考得到的结果,也是一位来自西藏的僧侣,对我们这个充满了气泡室、粒子加速器、功能性磁振造影等现代设备的世界,所进行的一趟知性之旅。
    在我到印度之后很多年,偶然看到一位西藏佛学思想家在1940年代的一封公开信。写这封信的人叫根顿群培,他是西藏学者,不但精通梵文,还兼通英文,这在当代是绝无仅有的。1930年代,他在英国统治的印度到处旅行,足迹遍及孟加拉、尼泊尔、锡金等地。这封信是他旅行各地20年之后所写的,令我着迷。信中明白指出,佛学和现代科学之间的对话,在很多地方都能使双方互蒙其利。我也发现,根顿群培的观察有很多都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

Post by 为什么删我的帖子~! on 2008, May 14,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可惜这封信没有引起预期的广泛回响,部分原因可能是在1959年我到印度之前,没有正式印行。但是看到这封信,一股暖流在我心里涌现,原来我在科学世界里的摸索并不孤单,早就有西藏前辈做过同样的事了。更令人开心的是,根顿群培还是我同乡,是安多人。在这么多年之后,看到这样的一封信,真让我感动。
    记得就在几年前,我和一位嫁给西藏人的美国女士有段有趣的会谈。她听说我对科学很感兴趣,并且计划和知名的科学家们对谈之后,很担心,她警告我科学对佛教的生存是有妨害的。她告诉我,历史证明科学是宗教的杀手,也认为我想和科学界的代表建立友谊,是不智的。
    在个人探索科学的过程中,我认为,我是把脖子伸出去了。我之所以有信心在科学界探索,乃因为我有个基本信念:科学和佛学的基本目标是一致的,均是以严谨的验证来追求现实的本质。如果科学分析很明确的指出某些佛学观点是错误的,我们就应该接受科学发现的事实,放弃这些观点。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为什么删我的帖子~!

Post by 为什么删我的帖子~! on 2008, May 14,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在我的内心,算是个有国际观的世界公民。因此,科学家有一项共同特质最能感动我:他们乐意彼此分享知识,丝毫不受国界的限制。即使冷战期间,国际的政治局势形成极度危险的两极对峙,我发现东西两方阵营的科学家还是有非常好的沟通管道。对身处于政治领域的人来说,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我认为,这就是真正四海一家的精神。知识不是哪个团体或国家的私有物品,而是全人类共有的资产。
    我对科学的兴趣还不仅是个人因素而已。对我和很多其他人而言,西藏主要原因就是我们不够改革开放、不够现代化。因此,到了印度,我们为西藏难民儿童设立学校,使用现代化教材,这是西藏首次的科学教育。至此,我终于了解,现代化的本质在于引进现代化的教育,而现代教育的核心则必须掌握相关的科学与技术。我亲身参与这项教育改革计划,鼓舞了那些处理僧务的同仁。他们的主要任务本来是教授传统的佛学思想,现在也把科学放进僧侣训练的课程里。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随着对科学的认识慢慢加深,我逐渐了解,科学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还是只在物质世界打转而已。当然,传统的佛学在这方面和科学相比,不管是理论或诠释,都是非常粗浅的。但是,在此同时,就算是科学发展最进步的先进国家,人民仍持续经历到各种苦难,尤其是在情绪和心理层面。科学所能带给我们的最大好处,是有助于缓和人类在物质上或肉体上的苦难;至于精神上的苦难,则只能靠对人心品质的提升与态度的转化,才能处理与克服。换句话说,要追求根本的喜悦,增进人的基本价值是绝对必要的。因此,从人性本善的角度来看,科学与灵性(spirituality)并非毫不相干,两者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们需要这两样东西,来缓和生理与心理的苦难。
    这本书并不想把科学与灵性(或许我应该说佛学,这是我最熟悉的思想)统整在一起。我只是想探索这两个人类最重要的领域,看看能不能建构出一个更全面、更整体的方式,来了解周遭环境;利用已发现的合理证据,去深入探索可见与不可见的世界。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我不是以做学问的方式,来处理佛学与科学之间那些可能可以融合与不能融合的论点。这一点就留给学有专精的学者去做。然而我相信,灵性和科学都追求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就是真理。因此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两者应该是具有互补功能的法门、应该都能从对方学到许多,若能够充分合作,将更有机会扩大人类知识和智能的视野。不仅如此,经由两大学门之间的对话,我希望科学与灵性能对人类的需求和福祉,提供更好的服务。
    除此之外,我把自己学习科学的历程公诸于世,正是希望遍布全世界的数百万佛教信徒能严肃看待科学,并且接受它的基本发现,把这些看法纳入自己的世界观。科学与灵性的对话,其实已历史久远,尤其是在基督教的信仰世界里。但在我自己的佛教系统,也就是藏传佛教,由于不同的历史、社会与政治因素,和科学的全面接触都还是很新鲜的事。关于科学能带来什么东西,目前尚不明朗。不管每个人对科学的观点如何,对于自然世界的了解和对人类生存的事实来说,你我都不能忽略演化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真知灼见。这就是我在本书里强调的世界观。或许,和灵性的接触当中,科学也可以有所学习,特别是碰触到更宽广的人世议题─从伦理到社会的各层面。当然,佛学自身有其特有的见解,如古老的宇宙论和初浅的物理观念,这在科学知识帮助之下,可以做些修正而提升。我希望本书的出现,能有助于科学与灵性之间的愉快对谈。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由于我的目标是想探索当今世界最深奥、最重要的议题,我希望能尽量和最多的人交换意见。有监于科学和佛学在推理和立论上都非常复杂且大相径庭,我知道这并非易事;为使讨论能够顺利进行,我偶尔会简化议题。
    我很感谢两位编辑,即我长期以来的翻译图丹金巴(Thupten Jinpa)和他的同事艾斯纳(Jas'Elsner)。他们帮助我理清自己的想法,同时以尽可能流畅的英语表达。我还要感谢很多人,他们对原稿提供了许多意见。最重要的,我感谢所有和我见面的科学家,非常有耐心的为我这样一个迟钝的学生,不厌其烦的解释复杂的科学理念。他们都是我的老师。
(摘自《相对世界的美丽-贡顿的科学智慧》,达赖喇嘛著 蒋伟文 译)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1: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慈悲中国之三  –  达赖喇嘛、量子物理与精神信仰
若水如兰
关于达赖喇嘛,这个世界分成了俩大尖锐对立的阵营。十亿多的中国人憎恨他是国家分裂分子,狡猾阴险,笑里藏刀,善于伪装而心存邪恶;而整个西方世界认为他是慈悲的象征,博爱的代言人,非暴力主张的倡导者,和一个跨宗教的精神领袖。为什么对一个人的看法,在如此广大的范围内会有这么大的黑与白的差异呢?


这个现象让我想起了在上世纪早期物理学界的一个很著名的争议,光的本质到底是颗粒还是波。物理学家为此争论不休。科学家们也分成两大阵营,提出无数的实验数据以证明自己的假设。这些实验数据从表象上来看大多是互相矛盾的。在经过几十年的纷争之后,最终大家认识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光既具有颗粒的性质又具有波的性质,或者说,光即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颗粒,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波。之所以科学家会得到相互矛盾的实验数据,是因为他们的实验设计是基于传统的经典物理学的颗粒或波的概念,而这种概念在量子范畴有极大的局限性。所以,这场分歧掀开了人们对物质世界本性的认识的新篇章,标志了现代量子力学的开端。

我认为中西方对达赖喇嘛以及西藏问题的强烈分歧是存在着非常深刻的社会学和心理学的道理,没有纯粹的黑白是非。西方世界不能简单地认为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亵渎他们的圣人, 同样,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认为西方世界是受达赖蒙骗或是对中国心怀敌意。今天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所有国家民族的利益有如一张严密的大网丝丝相扣。任何一场灾难,冲突或是战争带来的伤害都将是全球性的,无人能幸免。所以,不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通过拓宽自己的认识去包容对方以求和解,从而在最大限度上减少未来世界毁灭性冲突的发生。

达赖喇嘛在西方日益受欢迎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因素,而是有着深厚基础的。五十年前当藏人来到西方后,藏传佛教在西方有越来越广的吸引力。尤其是近一二十年,笔者亲眼目睹在美国西海岸的城市里,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皈依藏传佛教,在我们国家近代以唯物论为主的意识形态中,宗教信仰往往被打上“愚昧”的烙印(这里需要区分的是宗教与迷信是两回事。笔者认为迷信是愚昧的,但宗教不是。关于此点请见作者的后续文章。)那藏传佛教中的什么在吸引着这么多有高等教育,经历了发达的现代文明的西方人呢?此篇文章将从现代量子力学的发展和现代西方社会思潮的角度,对此现象作出解释。

在上个世纪, 超大型加速器的技术飞跃把物理学家带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微粒子的世界,从而使他们对世界本质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革命性的变化。之所以说是革命性的变化,是因为在量子力学的领域里,历史上第一次,人们在实验的条件下看到了科学与宗教,物质和意识,实践真理和精神信仰的完美融合。这一融合为人类文明的下一个飞跃性的进展做出了理论上的证明和预测。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变化将波及人类意识的各个领域,尤其在生物学,医学,经济学,生态学,心理学,和社会学上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并带来巨大的变革。有很多人在猜设人类将从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过渡到一个信仰文明的时代。虽然这种观点还没有被主流社会接受(在主流媒体上很少能听到这样的报道),但越来越的人开始意识到并接受这一观点,并为这一转变的到来作积极的准备。在思维活跃的美国西海岸各大城市,集中了很多这样的人。

简单而言,下一个文明的特征将是在物质文明已发展到极限的基础上,人类将迎来一个精神信仰的新时代。这种精神信仰将是超越各种现有的宗教体系,超越国界和文化传统的。 物质文明的发展虽然为人类生存条件的改善做出了无以伦比的贡献,但也为地球的明天潜伏下了生态环境崩溃,能源危机和全球变暖和隐患。而量子力学的发展在把人们引入物质世界的最底层的过程中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精神意识的力量。科学家们经过多年艰苦的捉摸,通过对经典物理的痛苦挑战,终于窥探到了宇宙深一层的实质,而他们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这个实质与千年来的各大宗教典籍里描述的宇宙观是惊人的相符。下面我将简要地通过量子力学对世界本质的三个发现以及与佛教道教的比较来对这一点作出论述。如有对此方面具体实验数据和理论证明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考附录中参考书第7和8:“The Turning Point” 和 “The Tao of Physics”。

爱因斯坦与慈悲情怀
现代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物质世界的本质不存在着独立的,可分割的最小基本粒子。当科学家研究量子范畴的粒子时,他们发现已经无法得到传统定义上的有确定时间和空间坐标的粒子,在这个范畴的粒子更像一个波或是“能量场”,而粒子波和粒子波之间无时无刻地随机地进行着能量上的交换。以次推导,整个宇宙 是一个延绵连续的能量场,将所有的生命,星球,岩石,气体,植物,一切的一切连成一体(见参考书1:“The Divine Matrix”)。这个认识和在佛教最早典籍里的宇宙观不谋而合。佛教中有这样的论述:世界是一张大网,每一个生灵都是节点上的一颗有无数横截面的钻石。每一颗钻石身上都有任何一个其他钻石的投影,而每一颗钻石都投影到任何一个其他节点上的钻石

爱因斯坦在经过毕生的研究后,说了下面一段话:“一个人是宇宙整体的里不可分割的部分,而我们的情感和思想却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是分离的,这其实只是一个光学上的假象。而这种假象象毒药一样毒害着我们,把我们限制在自己的私欲中,使我们的情感只局限于少数和我们最亲近的人。而我们的任务是从这种毒药中解脱出来,将我们慈悲博爱的情怀扩展到世界上每一个生灵和自然界。”(英文载于:http://www.woopit.com/quotes-by-Albert-Einstein.html)
在宇宙的大网中,任何人只是大造的一个部分,就像身体的一个细胞一样。任何伤害别人的行为和语言都会通过这张大网已能量的方式反射到自己身上。所以,伤害别人就等于伤害自己。慈悲和博爱不仅仅是一个人类玫瑰般的梦想,而是符合自然科学规律的最终真理。这不是什么奢求,而是人类能够在地球上生存下去的希望!
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以强权和暴力为工具的社会变革也许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某种功效,但永远不能在本质上解决任何问题。真正的变革在于我们怎样通过合作来创造一种全新的解决社会和个人之间冲突的方式。

在社会学领域,与量子力学的发展平行的是甘地领导的印度独立运动中 “非暴力”解决冲突和纠纷的模式,以及在此之后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和南非的曼德拉领导下的黑人和平运动。有一位西方领导人说过,甘地的“非暴力”哲学可以说是近代史上最有长远意义的变革。在这里有必要对“非暴力”的概念稍作解释,因为人们常常将“非暴力”的和平运动误解成一种消极被动的不抵抗。实际上恰恰相反,非暴力是最有韧劲的一种抵抗。非暴力这一词本身来源于印度语(satyagraha),从词根上解释是 “真理的力量”的意思,具有深刻的哲学,宗教和信仰的内涵。它的含义在于,凡是诉诸于武力和暴力的人,必是受内心恐惧的驱动。当一个人心中充满了慈悲和博爱甚至将自己的生命也置之度外时,她的内心已没有容纳恐惧的空间,因此面对敌人的威胁绝不会退让,但也不可能诉诸武力。信仰非暴力的人的理念里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敌人”,她相信并热爱人性中善的一面,同时也并不否认恶的存在,但她坚信通过包容,宽恕,和不折不挠的努力会唤起敌对者人性中对爱的期求,最终会超越一切恶的念头。甘地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证明。英国的统治者对他头痛无比,原因是所有派到新德里的总督都会最终被甘地无穷的感染力和爱心所感化,成为他的朋友。以至于新总督在上任之前被警告必须躲着甘地。需要强调的是,非暴力的代价也是残酷的,甘地,曼德拉这样的领袖一生有无数日子在监狱中度过;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命运以被刺而告终。(见参考书5: “Gandhi The Man”)

这几年来,对宗教和哲学的浓厚兴趣引导我在美国西海岸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团体,其中很多人都是自然科学界的学者(我本人也是学理工科的)。我深深地感受到以和平博爱为主的非暴力哲学如同一股无比强大的暗流在人们心中流淌,这股暗流所到之处犹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人们将非暴力的准则推行到各个领域和层面上包括处理家庭纠纷,人与人的关系,公司的人事关系,和对自身的修养等等。人们开始用非暴力的准则来探讨对巴以问题,中东问题,苏格兰和英国的冲突,非洲的部落纠纷等等等等。当然这股暗流还没有强大到波及政府和主流社会,但要知道任何一个社会变革都是先从非主流的少数开始,而国家机器和主流社会作为旧的体系的维护力量,往往要顽固的坚持到最后。

当然,谁也不会天真地认为实现和平是件容易的事,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暴力和仇恨,能源的紧张和生态环境的破坏加上核武器的存在使人类的未来危机四伏,就算人们抱有对和平和善良的美好幻想,面对这支离破碎的现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下面我将讨论的另一个量子力学的发现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观察者现象和“境由心生”
让我们再回到量子力学家的实验室。量子力学家们很早以前就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实验者本身的状态对实验结果有着深刻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是通过意念来实现的。可以这样说,在某种程度上,实验结果反映着实验者的思维状态。如果实验者用实验去问一个光子,“你是颗粒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颗粒的性质。如果实验者问,“你是波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波的性质。在将概率论引入物理学后,量子力学家们最终认识到:在没有思想意识干预之前,基本粒子的存在实际是各种各样可能性的总和;而最终哪一种可能性被探测到(或是成为现实)取决于观察者用什么样的思维意识来与之产生作用。

在近代的心理学和研究心理与物质世界的相互作用的亚心理学领域,科学家收集了无数的意念与物质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实验数据。受人的意念和感情影响而变化的现象包括植物的生理常数,水的酸碱值,果蝇的生命周期,癌细胞的成活率,甚至包括DNA的结构,等等等等 (见参考书3、4:“The Biology of Belief” 和 “Intention Experiments”)。

在佛教中有这样的教诲:“境由心生”。也就是说,我们周遭的世界无非是我们的思想感情,价值观和信仰的镜像。这一道理的巨大意义有两方面,第一,人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心态用积极乐观的意念来推动客观世界的改变。第二,如果我们不去培养一个积极的心态,那我们意识里消极阴暗的一面,我们内心的恐惧,猜疑和自卑将永远作为一个阴影在外部世界中的现实中追随我们。

意识对外部世界的改变是理论上已经证明的事实,但为什么现实生活中很少有成功的事例呢?那是因为,一个人要通过意念对外部世界起到推动作用需要经过系统严格的训练,并佐以一个热忱,无私和天真率直的心态(是源于对生命的大网的实在的体验)。多年前,中国的“特异功能”和“气功师”很是火过一阵,但都不能长久,为什么呢?因为有特异功并不难,难的是当名利铺天盖地到来时,还能保持一个如止水般天真淡然的心境。

对意念的训练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和技能,在工业革命和现代文明的发展进程中频及灭绝。所幸的事,在现今的很多原著民和土著的文化中还能找到存留的遗迹。我们中华文化的道教佛教里蕴藏着丰富的意念训练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在现今社会里宗教往往蜕化成为人们用于满足自己私欲的迷信工具。在西方,藏传佛教的传入,正好与量子力学对意念的认识不谋而合,再加上西藏由于长年封闭而没有参与近代的工业革命,传统文化相对来说保存比较完整,由它带来的对精神和意念的宝贵文化遗产正应了西方人的需要。这是为什么它如此受西方人欢迎的原因。如今,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参加各种意念训练的培训班,无数教授,博士,科学家都开始训练冥想(meditation)。在神经科学领域,科学家们开始研究冥想对脑神经生理现象的作用,记录到了无数令人振奋的数据。

如果您对此持非常怀疑态度,我很理解。这的确是一个很不容易接受的理念。我想向您介绍一本书 “Limitless Mind”(见参考书6)。作者是一名在斯坦福大学研究超自然现象20余年的物理学家。很多他的研究项目是CIA在冷战中的机密项目。当年美国和苏联各自在冷战中投巨资发展用“特异功能”获取间谍情报的人员。冷战结束后,这些惊人的现象和实验数据才逐渐公布于人世。

所以,我们对未来的问题不应当是,一个和谐美好的人类文明是否可能,而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有没有足够的意志,信心,勇气和韧劲去改变我们的内心世界而以此来推动外部世界的变化?只要是人的意志和想象力能到达的地方,现实世界都能到达。

又有人会说,就算是我有这样的信心,或是少数人有这样的信心,那如果大多数人还是悲观或是愤世嫉俗的,我们不是螳臂当车吗?就这个问题,请大家看对第三个量子力学现象的讨论。
宇宙的全息性和 “一花一世界”

全息(hologram)这个概念始于70年代全息摄影技术的发明。当人们用一种特别的激光技术制造一个物体的全息影像,这张影像上的任何一点都包含这个物体的全部信息。把全息相片截取一部分,还能得到这个物体的整个影像,代价是分辨率会降低。事实上,你可以将全息相片无限地切小,永远不会影响整个影像的复制。另一个全息系统的例子是生命体。生命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这个生物体的全套遗传密码,这是理论上分子克隆可行性的原因。

量子力学的发现告诉我们,宇宙的结构也是全息性的。也就是说,宇宙的每一点包含着宇宙的整套信息,而对于每一点来说,这一点的信息弥散在整个宇宙(见参考书4: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当年释迦摩尼与众人讲经时拈花微笑,就是感悟到了这全息的宇宙在一朵花上的投影。当然,这个信息就像DNA一样,以高度复杂的压缩结构形式存在。DNA要通过繁复的细胞解读机制才能复制出蛋白质,从而达到某种生理效果。同样要解读某一点上的宇宙信息也并非易事,但并非不可能。全息宇宙的概念给人类通过意念训练来获得超自然的能力作出了理论上的铺垫(见参考书3、6)。

这个道理的内涵在于,我们不是汪洋大海中可有可无的一滴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海;我们不是沙滩上微不足道的一粒沙,每一粒沙子都是一整个世界。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蕴含着这整个宇宙。人类历史面临着一个从未有过的全新的时刻,靠少数救世主,政治家,英雄,下凡的神仙,得道的高人拯救我们的时代过去了。这个时代在呼唤六十亿人每一个人的觉醒,任何一个人都能通过全息的效应来影响全世界。我们的信息网络时代已经在证明这一点,历史上从没有过像今天一样,任何普通人的声音都有可能被全世界听到!而全息效应远远不止于在互联网上的影响,每当一个人萌发博爱慈悲之心,她/他的能量就会通过“生命的大网”遍及全世界。你的心中每一个无论是善还是恶的念头都正在参与着未来世界的创造。

纵观历史,每一次的变革都是对原本被认为异己的人的重新认识和接受,奴隶、被统治者、外族人、异教徒、妇女、黑人 …  每一次人类经过痛苦的挣扎都是在打破又一个人与人之间“隔离的幻象”。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原来每一个别人都是和我一样的一个宇宙。我们和西方在西藏问题上的深刻隔阂其实也是这样一个幻像,我们都是在一个局部的片面的角度去判断一个复杂的,多维的现实。怎样打破这个“幻想”需要我们用新的理念和思维方式去创造和摸索。旧的,机械式的概念只能将我们永远锁在陈旧的现实里。
(笔者在所居住城市西雅图正在筹办西藏问题的民间对话论坛,邀请中方,西方和藏方各界人士参加,让西方人和藏族人能当面听到中国人的声音。此项活动完全是平民的草根运动,有意关注者请与笔者联络:TheSingingLark@gmail.com)
参考书录
1, The Divine Matrix: Bridging Time, Space, Miracles, and Belief
by Gregg Braden
2, The Biology Of Belief: Unleashing The Power Of Consciousness, Matter And Miracles
by Bruce H. Lipton
3, The Intention Experiment: Using Your Thoughts to Change Your Life and the World by Lynne McTaggart
4,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by Michael Talbot
5, Gandhi the Man: The Story of His Transformation (Paperback)
by Eknath Easwaran
6, Limitless Mind: A Guide to Remote Viewing and Transformation of Consciousness by by Russell Targ and Jean Houston
7, The Turning Point: Science, Society, and the Rising Culture
by Fritjof Capra
8, The Tao of Physics: An Exploration of the Parallels between Modern Physics and Eastern Mysticism
by Fritjof Capra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2

这个现象让我想起了在上世纪早期物理学界的一个很著名的争议,光的本质到底是颗粒还是波。物理学家为此争论不休。科学家们也分成两大阵营,提出无数的实验数据以证明自己的假设。这些实验数据从表象上来看大多是互相矛盾的。在经过几十年的纷争之后,最终大家认识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光既具有颗粒的性质又具有波的性质,或者说,光即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颗粒,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波。之所以科学家会得到相互矛盾的实验数据,是因为他们的实验设计是基于传统的经典物理学的颗粒或波的概念,而这种概念在量子范畴有极大的局限性。所以,这场分歧掀开了人们对物质世界本性的认识的新篇章,标志了现代量子力学的开端。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3

我认为中西方对达赖喇嘛以及西藏问题的强烈分歧是存在着非常深刻的社会学和心理学的道理,没有纯粹的黑白是非。西方世界不能简单地认为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亵渎他们的圣人, 同样,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认为西方世界是受达赖蒙骗或是对中国心怀敌意。今天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所有国家民族的利益有如一张严密的大网丝丝相扣。任何一场灾难,冲突或是战争带来的伤害都将是全球性的,无人能幸免。所以,不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通过拓宽自己的认识去包容对方以求和解,从而在最大限度上减少未来世界毁灭性冲突的发生。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4

达赖喇嘛在西方日益受欢迎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因素,而是有着深厚基础的。五十年前当藏人来到西方后,藏传佛教在西方有越来越广的吸引力。尤其是近一二十年,笔者亲眼目睹在美国西海岸的城市里,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皈依藏传佛教,在我们国家近代以唯物论为主的意识形态中,宗教信仰往往被打上“愚昧”的烙印(这里需要区分的是宗教与迷信是两回事。笔者认为迷信是愚昧的,但宗教不是。关于此点请见作者的后续文章。)那藏传佛教中的什么在吸引着这么多有高等教育,经历了发达的现代文明的西方人呢?此篇文章将从现代量子力学的发展和现代西方社会思潮的角度,对此现象作出解释。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5

在上个世纪, 超大型加速器的技术飞跃把物理学家带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微粒子的世界,从而使他们对世界本质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革命性的变化。之所以说是革命性的变化,是因为在量子力学的领域里,历史上第一次,人们在实验的条件下看到了科学与宗教,物质和意识,实践真理和精神信仰的完美融合。这一融合为人类文明的下一个飞跃性的进展做出了理论上的证明和预测。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变化将波及人类意识的各个领域,尤其在生物学,医学,经济学,生态学,心理学,和社会学上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并带来巨大的变革。有很多人在猜设人类将从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过渡到一个信仰文明的时代。虽然这种观点还没有被主流社会接受(在主流媒体上很少能听到这样的报道),但越来越的人开始意识到并接受这一观点,并为这一转变的到来作积极的准备。在思维活跃的美国西海岸各大城市,集中了很多这样的人。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6

简单而言,下一个文明的特征将是在物质文明已发展到极限的基础上,人类将迎来一个精神信仰的新时代。这种精神信仰将是超越各种现有的宗教体系,超越国界和文化传统的。 物质文明的发展虽然为人类生存条件的改善做出了无以伦比的贡献,但也为地球的明天潜伏下了生态环境崩溃,能源危机和全球变暖和隐患。而量子力学的发展在把人们引入物质世界的最底层的过程中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精神意识的力量。科学家们经过多年艰苦的捉摸,通过对经典物理的痛苦挑战,终于窥探到了宇宙深一层的实质,而他们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这个实质与千年来的各大宗教典籍里描述的宇宙观是惊人的相符。下面我将简要地通过量子力学对世界本质的三个发现以及与佛教道教的比较来对这一点作出论述。如有对此方面具体实验数据和理论证明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考附录中参考书第7和8:“The Turning Point” 和 “The Tao of Physics”。
爱因斯坦与慈悲情怀
现代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物质世界的本质不存在着独立的,可分割的最小基本粒子。当科学家研究量子范畴的粒子时,他们发现已经无法得到传统定义上的有确定时间和空间坐标的粒子,在这个范畴的粒子更像一个波或是“能量场”,而粒子波和粒子波之间无时无刻地随机地进行着能量上的交换。以次推导,整个宇宙 是一个延绵连续的能量场,将所有的生命,星球,岩石,气体,植物,一切的一切连成一体(见参考书1:“The Divine Matrix”)。这个认识和在佛教最早典籍里的宇宙观不谋而合。佛教中有这样的论述:世界是一张大网,每一个生灵都是节点上的一颗有无数横截面的钻石。每一颗钻石身上都有任何一个其他钻石的投影,而每一颗钻石都投影到任何一个其他节点上的钻石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7

爱因斯坦在经过毕生的研究后,说了下面一段话:“一个人是宇宙整体的里不可分割的部分,而我们的情感和思想却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是分离的,这其实只是一个光学上的假象。而这种假象象毒药一样毒害着我们,把我们限制在自己的私欲中,使我们的情感只局限于少数和我们最亲近的人。而我们的任务是从这种毒药中解脱出来,将我们慈悲博爱的情怀扩展到世界上每一个生灵和自然界。”(英文载于:http://www.woopit.com/quotes-by-Albert-Einstein.html)
在宇宙的大网中,任何人只是大造的一个部分,就像身体的一个细胞一样。任何伤害别人的行为和语言都会通过这张大网已能量的方式反射到自己身上。所以,伤害别人就等于伤害自己。慈悲和博爱不仅仅是一个人类玫瑰般的梦想,而是符合自然科学规律的最终真理。这不是什么奢求,而是人类能够在地球上生存下去的希望!
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以强权和暴力为工具的社会变革也许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某种功效,但永远不能在本质上解决任何问题。真正的变革在于我们怎样通过合作来创造一种全新的解决社会和个人之间冲突的方式。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8

在社会学领域,与量子力学的发展平行的是甘地领导的印度独立运动中 “非暴力”解决冲突和纠纷的模式,以及在此之后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和南非的曼德拉领导下的黑人和平运动。有一位西方领导人说过,甘地的“非暴力”哲学可以说是近代史上最有长远意义的变革。在这里有必要对“非暴力”的概念稍作解释,因为人们常常将“非暴力”的和平运动误解成一种消极被动的不抵抗。实际上恰恰相反,非暴力是最有韧劲的一种抵抗。非暴力这一词本身来源于印度语(satyagraha),从词根上解释是 “真理的力量”的意思,具有深刻的哲学,宗教和信仰的内涵。它的含义在于,凡是诉诸于武力和暴力的人,必是受内心恐惧的驱动。当一个人心中充满了慈悲和博爱甚至将自己的生命也置之度外时,她的内心已没有容纳恐惧的空间,因此面对敌人的威胁绝不会退让,但也不可能诉诸武力。信仰非暴力的人的理念里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敌人”,她相信并热爱人性中善的一面,同时也并不否认恶的存在,但她坚信通过包容,宽恕,和不折不挠的努力会唤起敌对者人性中对爱的期求,最终会超越一切恶的念头。甘地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证明。英国的统治者对他头痛无比,原因是所有派到新德里的总督都会最终被甘地无穷的感染力和爱心所感化,成为他的朋友。以至于新总督在上任之前被警告必须躲着甘地。需要强调的是,非暴力的代价也是残酷的,甘地,曼德拉这样的领袖一生有无数日子在监狱中度过;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命运以被刺而告终。(见参考书5: “Gandhi The Man”)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9

这几年来,对宗教和哲学的浓厚兴趣引导我在美国西海岸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团体,其中很多人都是自然科学界的学者(我本人也是学理工科的)。我深深地感受到以和平博爱为主的非暴力哲学如同一股无比强大的暗流在人们心中流淌,这股暗流所到之处犹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人们将非暴力的准则推行到各个领域和层面上包括处理家庭纠纷,人与人的关系,公司的人事关系,和对自身的修养等等。人们开始用非暴力的准则来探讨对巴以问题,中东问题,苏格兰和英国的冲突,非洲的部落纠纷等等等等。当然这股暗流还没有强大到波及政府和主流社会,但要知道任何一个社会变革都是先从非主流的少数开始,而国家机器和主流社会作为旧的体系的维护力量,往往要顽固的坚持到最后。
当然,谁也不会天真地认为实现和平是件容易的事,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暴力和仇恨,能源的紧张和生态环境的破坏加上核武器的存在使人类的未来危机四伏,就算人们抱有对和平和善良的美好幻想,面对这支离破碎的现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下面我将讨论的另一个量子力学的发现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观察者现象和“境由心生”
让我们再回到量子力学家的实验室。量子力学家们很早以前就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实验者本身的状态对实验结果有着深刻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是通过意念来实现的。可以这样说,在某种程度上,实验结果反映着实验者的思维状态。如果实验者用实验去问一个光子,“你是颗粒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颗粒的性质。如果实验者问,“你是波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波的性质。在将概率论引入物理学后,量子力学家们最终认识到:在没有思想意识干预之前,基本粒子的存在实际是各种各样可能性的总和;而最终哪一种可能性被探测到(或是成为现实)取决于观察者用什么样的思维意识来与之产生作用。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0

在社会学领域,与量子力学的发展平行的是甘地领导的印度独立运动中 “非暴力”解决冲突和纠纷的模式,以及在此之后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和南非的曼德拉领导下的黑人和平运动。有一位西方领导人说过,甘地的“非暴力”哲学可以说是近代史上最有长远意义的变革。在这里有必要对“非暴力”的概念稍作解释,因为人们常常将“非暴力”的和平运动误解成一种消极被动的不抵抗。实际上恰恰相反,非暴力是最有韧劲的一种抵抗。非暴力这一词本身来源于印度语(satyagraha),从词根上解释是 “真理的力量”的意思,具有深刻的哲学,宗教和信仰的内涵。它的含义在于,凡是诉诸于武力和暴力的人,必是受内心恐惧的驱动。当一个人心中充满了慈悲和博爱甚至将自己的生命也置之度外时,她的内心已没有容纳恐惧的空间,因此面对敌人的威胁绝不会退让,但也不可能诉诸武力。信仰非暴力的人的理念里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敌人”,她相信并热爱人性中善的一面,同时也并不否认恶的存在,但她坚信通过包容,宽恕,和不折不挠的努力会唤起敌对者人性中对爱的期求,最终会超越一切恶的念头。甘地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证明。英国的统治者对他头痛无比,原因是所有派到新德里的总督都会最终被甘地无穷的感染力和爱心所感化,成为他的朋友。以至于新总督在上任之前被警告必须躲着甘地。需要强调的是,非暴力的代价也是残酷的,甘地,曼德拉这样的领袖一生有无数日子在监狱中度过;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命运以被刺而告终。(见参考书5: “Gandhi The Man”)
这几年来,对宗教和哲学的浓厚兴趣引导我在美国西海岸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团体,其中很多人都是自然科学界的学者(我本人也是学理工科的)。我深深地感受到以和平博爱为主的非暴力哲学如同一股无比强大的暗流在人们心中流淌,这股暗流所到之处犹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人们将非暴力的准则推行到各个领域和层面上包括处理家庭纠纷,人与人的关系,公司的人事关系,和对自身的修养等等。人们开始用非暴力的准则来探讨对巴以问题,中东问题,苏格兰和英国的冲突,非洲的部落纠纷等等等等。当然这股暗流还没有强大到波及政府和主流社会,但要知道任何一个社会变革都是先从非主流的少数开始,而国家机器和主流社会作为旧的体系的维护力量,往往要顽固的坚持到最后。
当然,谁也不会天真地认为实现和平是件容易的事,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暴力和仇恨,能源的紧张和生态环境的破坏加上核武器的存在使人类的未来危机四伏,就算人们抱有对和平和善良的美好幻想,面对这支离破碎的现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下面我将讨论的另一个量子力学的发现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观察者现象和“境由心生”
让我们再回到量子力学家的实验室。量子力学家们很早以前就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实验者本身的状态对实验结果有着深刻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是通过意念来实现的。可以这样说,在某种程度上,实验结果反映着实验者的思维状态。如果实验者用实验去问一个光子,“你是颗粒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颗粒的性质。如果实验者问,“你是波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波的性质。在将概率论引入物理学后,量子力学家们最终认识到:在没有思想意识干预之前,基本粒子的存在实际是各种各样可能性的总和;而最终哪一种可能性被探测到(或是成为现实)取决于观察者用什么样的思维意识来与之产生作用。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1

在近代的心理学和研究心理与物质世界的相互作用的亚心理学领域,科学家收集了无数的意念与物质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实验数据。受人的意念和感情影响而变化的现象包括植物的生理常数,水的酸碱值,果蝇的生命周期,癌细胞的成活率,甚至包括DNA的结构,等等等等 (见参考书3、4:“The Biology of Belief” 和 “Intention Experiments”)。
在佛教中有这样的教诲:“境由心生”。也就是说,我们周遭的世界无非是我们的思想感情,价值观和信仰的镜像。这一道理的巨大意义有两方面,第一,人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心态用积极乐观的意念来推动客观世界的改变。第二,如果我们不去培养一个积极的心态,那我们意识里消极阴暗的一面,我们内心的恐惧,猜疑和自卑将永远作为一个阴影在外部世界中的现实中追随我们。
意识对外部世界的改变是理论上已经证明的事实,但为什么现实生活中很少有成功的事例呢?那是因为,一个人要通过意念对外部世界起到推动作用需要经过系统严格的训练,并佐以一个热忱,无私和天真率直的心态(是源于对生命的大网的实在的体验)。多年前,中国的“特异功能”和“气功师”很是火过一阵,但都不能长久,为什么呢?因为有特异功并不难,难的是当名利铺天盖地到来时,还能保持一个如止水般天真淡然的心境。
对意念的训练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和技能,在工业革命和现代文明的发展进程中频及灭绝。所幸的事,在现今的很多原著民和土著的文化中还能找到存留的遗迹。我们中华文化的道教佛教里蕴藏着丰富的意念训练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在现今社会里宗教往往蜕化成为人们用于满足自己私欲的迷信工具。在西方,藏传佛教的传入,正好与量子力学对意念的认识不谋而合,再加上西藏由于长年封闭而没有参与近代的工业革命,传统文化相对来说保存比较完整,由它带来的对精神和意念的宝贵文化遗产正应了西方人的需要。这是为什么它如此受西方人欢迎的原因。如今,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参加各种意念训练的培训班,无数教授,博士,科学家都开始训练冥想(meditation)。在神经科学领域,科学家们开始研究冥想对脑神经生理现象的作用,记录到了无数令人振奋的数据。
如果您对此持非常怀疑态度,我很理解。这的确是一个很不容易接受的理念。我想向您介绍一本书 “Limitless Mind”(见参考书6)。作者是一名在斯坦福大学研究超自然现象20余年的物理学家。很多他的研究项目是CIA在冷战中的机密项目。当年美国和苏联各自在冷战中投巨资发展用“特异功能”获取间谍情报的人员。冷战结束后,这些惊人的现象和实验数据才逐渐公布于人世。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2

所以,我们对未来的问题不应当是,一个和谐美好的人类文明是否可能,而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有没有足够的意志,信心,勇气和韧劲去改变我们的内心世界而以此来推动外部世界的变化?只要是人的意志和想象力能到达的地方,现实世界都能到达。
又有人会说,就算是我有这样的信心,或是少数人有这样的信心,那如果大多数人还是悲观或是愤世嫉俗的,我们不是螳臂当车吗?就这个问题,请大家看对第三个量子力学现象的讨论。
宇宙的全息性和 “一花一世界”
全息(hologram)这个概念始于70年代全息摄影技术的发明。当人们用一种特别的激光技术制造一个物体的全息影像,这张影像上的任何一点都包含这个物体的全部信息。把全息相片截取一部分,还能得到这个物体的整个影像,代价是分辨率会降低。事实上,你可以将全息相片无限地切小,永远不会影响整个影像的复制。另一个全息系统的例子是生命体。生命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这个生物体的全套遗传密码,这是理论上分子克隆可行性的原因。
量子力学的发现告诉我们,宇宙的结构也是全息性的。也就是说,宇宙的每一点包含着宇宙的整套信息,而对于每一点来说,这一点的信息弥散在整个宇宙(见参考书4: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当年释迦摩尼与众人讲经时拈花微笑,就是感悟到了这全息的宇宙在一朵花上的投影。当然,这个信息就像DNA一样,以高度复杂的压缩结构形式存在。DNA要通过繁复的细胞解读机制才能复制出蛋白质,从而达到某种生理效果。同样要解读某一点上的宇宙信息也并非易事,但并非不可能。全息宇宙的概念给人类通过意念训练来获得超自然的能力作出了理论上的铺垫(见参考书3、6)。
这个道理的内涵在于,我们不是汪洋大海中可有可无的一滴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海;我们不是沙滩上微不足道的一粒沙,每一粒沙子都是一整个世界。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蕴含着这整个宇宙。人类历史面临着一个从未有过的全新的时刻,靠少数救世主,政治家,英雄,下凡的神仙,得道的高人拯救我们的时代过去了。这个时代在呼唤六十亿人每一个人的觉醒,任何一个人都能通过全息的效应来影响全世界。我们的信息网络时代已经在证明这一点,历史上从没有过像今天一样,任何普通人的声音都有可能被全世界听到!而全息效应远远不止于在互联网上的影响,每当一个人萌发博爱慈悲之心,她/他的能量就会通过“生命的大网”遍及全世界。你的心中每一个无论是善还是恶的念头都正在参与着未来世界的创造。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3

纵观历史,每一次的变革都是对原本被认为异己的人的重新认识和接受,奴隶、被统治者、外族人、异教徒、妇女、黑人 …  每一次人类经过痛苦的挣扎都是在打破又一个人与人之间“隔离的幻象”。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原来每一个别人都是和我一样的一个宇宙。我们和西方在西藏问题上的深刻隔阂其实也是这样一个幻像,我们都是在一个局部的片面的角度去判断一个复杂的,多维的现实。怎样打破这个“幻想”需要我们用新的理念和思维方式去创造和摸索。旧的,机械式的概念只能将我们永远锁在陈旧的现实里。
(笔者在所居住城市西雅图正在筹办西藏问题的民间对话论坛,邀请中方,西方和藏方各界人士参加,让西方人和藏族人能当面听到中国人的声音。此项活动完全是平民的草根运动,有意关注者请与笔者联络:TheSingingLark@gmail.com)
参考书录
1, The Divine Matrix: Bridging Time, Space, Miracles, and Belief
by Gregg Braden
2, The Biology Of Belief: Unleashing The Power Of Consciousness, Matter And Miracles
by Bruce H. Lipton
3, The Intention Experiment: Using Your Thoughts to Change Your Life and the World by Lynne McTaggart
4,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by Michael Talbot
5, Gandhi the Man: The Story of His Transformation (Paperback)
by Eknath Easwaran
6, Limitless Mind: A Guide to Remote Viewing and Transformation of Consciousness by by Russell Targ and Jean Houston
7, The Turning Point: Science, Society, and the Rising Culture
by Fritjof Capra
8, The Tao of Physics: An Exploration of the Parallels between Modern Physics and Eastern Mysticism
by Fritjof Capra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4

我认为中西方对达赖喇嘛以及西藏问题的强烈分歧是存在着非常深刻的社会学和心理学的道理,没有纯粹的黑白是非。西方世界不能简单地认为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亵渎他们的圣人, 同样,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认为西方世界是受达赖蒙骗或是对中国心怀敌意。今天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所有国家民族的利益有如一张严密的大网丝丝相扣。任何一场灾难,冲突或是战争带来的伤害都将是全球性的,无人能幸免。所以,不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通过拓宽自己的认识去包容对方以求和解,从而在最大限度上减少未来世界毁灭性冲突的发生。
达赖喇嘛在西方日益受欢迎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因素,而是有着深厚基础的。五十年前当藏人来到西方后,藏传佛教在西方有越来越广的吸引力。尤其是近一二十年,笔者亲眼目睹在美国西海岸的城市里,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皈依藏传佛教,在我们国家近代以唯物论为主的意识形态中,宗教信仰往往被打上“愚昧”的烙印(这里需要区分的是宗教与迷信是两回事。笔者认为迷信是愚昧的,但宗教不是。关于此点请见作者的后续文章。)那藏传佛教中的什么在吸引着这么多有高等教育,经历了发达的现代文明的西方人呢?此篇文章将从现代量子力学的发展和现代西方社会思潮的角度,对此现象作出解释。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5

慈悲中国之三  –  达赖喇嘛、量子物理与精神信仰
若水如兰
关于达赖喇嘛,这个世界分成了俩大尖锐对立的阵营。十亿多的中国人憎恨他是国家分裂分子,狡猾阴险,笑里藏刀,善于伪装而心存邪恶;而整个西方世界认为他是慈悲的象征,博爱的代言人,非暴力主张的倡导者,和一个跨宗教的精神领袖。为什么对一个人的看法,在如此广大的范围内会有这么大的黑与白的差异呢?
这个现象让我想起了在上世纪早期物理学界的一个很著名的争议,光的本质到底是颗粒还是波。物理学家为此争论不休。科学家们也分成两大阵营,提出无数的实验数据以证明自己的假设。这些实验数据从表象上来看大多是互相矛盾的。在经过几十年的纷争之后,最终大家认识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光既具有颗粒的性质又具有波的性质,或者说,光即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颗粒,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波。之所以科学家会得到相互矛盾的实验数据,是因为他们的实验设计是基于传统的经典物理学的颗粒或波的概念,而这种概念在量子范畴有极大的局限性。所以,这场分歧掀开了人们对物质世界本性的认识的新篇章,标志了现代量子力学的开端。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6

慈悲中国之三  –  达赖喇嘛、量子物理与精神信仰
若水如兰
关于达赖喇嘛,这个世界分成了俩大尖锐对立的阵营。十亿多的中国人憎恨他是国家分裂分子,狡猾阴险,笑里藏刀,善于伪装而心存邪恶;而整个西方世界认为他是慈悲的象征,博爱的代言人,非暴力主张的倡导者,和一个跨宗教的精神领袖。为什么对一个人的看法,在如此广大的范围内会有这么大的黑与白的差异呢?
这个现象让我想起了在上世纪早期物理学界的一个很著名的争议,光的本质到底是颗粒还是波。物理学家为此争论不休。科学家们也分成两大阵营,提出无数的实验数据以证明自己的假设。这些实验数据从表象上来看大多是互相矛盾的。在经过几十年的纷争之后,最终大家认识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光既具有颗粒的性质又具有波的性质,或者说,光即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颗粒,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波。之所以科学家会得到相互矛盾的实验数据,是因为他们的实验设计是基于传统的经典物理学的颗粒或波的概念,而这种概念在量子范畴有极大的局限性。所以,这场分歧掀开了人们对物质世界本性的认识的新篇章,标志了现代量子力学的开端。
我认为中西方对达赖喇嘛以及西藏问题的强烈分歧是存在着非常深刻的社会学和心理学的道理,没有纯粹的黑白是非。西方世界不能简单地认为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亵渎他们的圣人, 同样,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认为西方世界是受达赖蒙骗或是对中国心怀敌意。今天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所有国家民族的利益有如一张严密的大网丝丝相扣。任何一场灾难,冲突或是战争带来的伤害都将是全球性的,无人能幸免。所以,不论是西方国家还是中国,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通过拓宽自己的认识去包容对方以求和解,从而在最大限度上减少未来世界毁灭性冲突的发生。
达赖喇嘛在西方日益受欢迎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因素,而是有着深厚基础的。五十年前当藏人来到西方后,藏传佛教在西方有越来越广的吸引力。尤其是近一二十年,笔者亲眼目睹在美国西海岸的城市里,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皈依藏传佛教,在我们国家近代以唯物论为主的意识形态中,宗教信仰往往被打上“愚昧”的烙印(这里需要区分的是宗教与迷信是两回事。笔者认为迷信是愚昧的,但宗教不是。关于此点请见作者的后续文章。)那藏传佛教中的什么在吸引着这么多有高等教育,经历了发达的现代文明的西方人呢?此篇文章将从现代量子力学的发展和现代西方社会思潮的角度,对此现象作出解释。

在上个世纪, 超大型加速器的技术飞跃把物理学家带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超微粒子的世界,从而使他们对世界本质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革命性的变化。之所以说是革命性的变化,是因为在量子力学的领域里,历史上第一次,人们在实验的条件下看到了科学与宗教,物质和意识,实践真理和精神信仰的完美融合。这一融合为人类文明的下一个飞跃性的进展做出了理论上的证明和预测。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变化将波及人类意识的各个领域,尤其在生物学,医学,经济学,生态学,心理学,和社会学上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并带来巨大的变革。有很多人在猜设人类将从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过渡到一个信仰文明的时代。虽然这种观点还没有被主流社会接受(在主流媒体上很少能听到这样的报道),但越来越的人开始意识到并接受这一观点,并为这一转变的到来作积极的准备。在思维活跃的美国西海岸各大城市,集中了很多这样的人。
简单而言,下一个文明的特征将是在物质文明已发展到极限的基础上,人类将迎来一个精神信仰的新时代。这种精神信仰将是超越各种现有的宗教体系,超越国界和文化传统的。 物质文明的发展虽然为人类生存条件的改善做出了无以伦比的贡献,但也为地球的明天潜伏下了生态环境崩溃,能源危机和全球变暖和隐患。而量子力学的发展在把人们引入物质世界的最底层的过程中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精神意识的力量。科学家们经过多年艰苦的捉摸,通过对经典物理的痛苦挑战,终于窥探到了宇宙深一层的实质,而他们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这个实质与千年来的各大宗教典籍里描述的宇宙观是惊人的相符。下面我将简要地通过量子力学对世界本质的三个发现以及与佛教道教的比较来对这一点作出论述。如有对此方面具体实验数据和理论证明感兴趣的读者,请参考附录中参考书第7和8:“The Turning Point” 和 “The Tao of Physics”。
爱因斯坦与慈悲情怀
现代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物质世界的本质不存在着独立的,可分割的最小基本粒子。当科学家研究量子范畴的粒子时,他们发现已经无法得到传统定义上的有确定时间和空间坐标的粒子,在这个范畴的粒子更像一个波或是“能量场”,而粒子波和粒子波之间无时无刻地随机地进行着能量上的交换。以次推导,整个宇宙 是一个延绵连续的能量场,将所有的生命,星球,岩石,气体,植物,一切的一切连成一体(见参考书1:“The Divine Matrix”)。这个认识和在佛教最早典籍里的宇宙观不谋而合。佛教中有这样的论述:世界是一张大网,每一个生灵都是节点上的一颗有无数横截面的钻石。每一颗钻石身上都有任何一个其他钻石的投影,而每一颗钻石都投影到任何一个其他节点上的钻石。
爱因斯坦在经过毕生的研究后,说了下面一段话:“一个人是宇宙整体的里不可分割的部分,而我们的情感和思想却告诉我们人和人之间是分离的,这其实只是一个光学上的假象。而这种假象象毒药一样毒害着我们,把我们限制在自己的私欲中,使我们的情感只局限于少数和我们最亲近的人。而我们的任务是从这种毒药中解脱出来,将我们慈悲博爱的情怀扩展到世界上每一个生灵和自然界。”(英文载于:http://www.woopit.com/quotes-by-Albert-Einstein.html)
在宇宙的大网中,任何人只是大造的一个部分,就像身体的一个细胞一样。任何伤害别人的行为和语言都会通过这张大网已能量的方式反射到自己身上。所以,伤害别人就等于伤害自己。慈悲和博爱不仅仅是一个人类玫瑰般的梦想,而是符合自然科学规律的最终真理。这不是什么奢求,而是人类能够在地球上生存下去的希望!
历史已经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以强权和暴力为工具的社会变革也许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某种功效,但永远不能在本质上解决任何问题。真正的变革在于我们怎样通过合作来创造一种全新的解决社会和个人之间冲突的方式。
在社会学领域,与量子力学的发展平行的是甘地领导的印度独立运动中 “非暴力”解决冲突和纠纷的模式,以及在此之后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和南非的曼德拉领导下的黑人和平运动。有一位西方领导人说过,甘地的“非暴力”哲学可以说是近代史上最有长远意义的变革。在这里有必要对“非暴力”的概念稍作解释,因为人们常常将“非暴力”的和平运动误解成一种消极被动的不抵抗。实际上恰恰相反,非暴力是最有韧劲的一种抵抗。非暴力这一词本身来源于印度语(satyagraha),从词根上解释是 “真理的力量”的意思,具有深刻的哲学,宗教和信仰的内涵。它的含义在于,凡是诉诸于武力和暴力的人,必是受内心恐惧的驱动。当一个人心中充满了慈悲和博爱甚至将自己的生命也置之度外时,她的内心已没有容纳恐惧的空间,因此面对敌人的威胁绝不会退让,但也不可能诉诸武力。信仰非暴力的人的理念里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敌人”,她相信并热爱人性中善的一面,同时也并不否认恶的存在,但她坚信通过包容,宽恕,和不折不挠的努力会唤起敌对者人性中对爱的期求,最终会超越一切恶的念头。甘地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证明。英国的统治者对他头痛无比,原因是所有派到新德里的总督都会最终被甘地无穷的感染力和爱心所感化,成为他的朋友。以至于新总督在上任之前被警告必须躲着甘地。需要强调的是,非暴力的代价也是残酷的,甘地,曼德拉这样的领袖一生有无数日子在监狱中度过;马丁路德金和甘地的命运以被刺而告终。(见参考书5: “Gandhi The Man”)
这几年来,对宗教和哲学的浓厚兴趣引导我在美国西海岸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团体,其中很多人都是自然科学界的学者(我本人也是学理工科的)。我深深地感受到以和平博爱为主的非暴力哲学如同一股无比强大的暗流在人们心中流淌,这股暗流所到之处犹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人们将非暴力的准则推行到各个领域和层面上包括处理家庭纠纷,人与人的关系,公司的人事关系,和对自身的修养等等。人们开始用非暴力的准则来探讨对巴以问题,中东问题,苏格兰和英国的冲突,非洲的部落纠纷等等等等。当然这股暗流还没有强大到波及政府和主流社会,但要知道任何一个社会变革都是先从非主流的少数开始,而国家机器和主流社会作为旧的体系的维护力量,往往要顽固的坚持到最后。
当然,谁也不会天真地认为实现和平是件容易的事,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暴力和仇恨,能源的紧张和生态环境的破坏加上核武器的存在使人类的未来危机四伏,就算人们抱有对和平和善良的美好幻想,面对这支离破碎的现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下面我将讨论的另一个量子力学的发现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观察者现象和“境由心生”
让我们再回到量子力学家的实验室。量子力学家们很早以前就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实验者本身的状态对实验结果有着深刻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是通过意念来实现的。可以这样说,在某种程度上,实验结果反映着实验者的思维状态。如果实验者用实验去问一个光子,“你是颗粒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颗粒的性质。如果实验者问,“你是波吗?”,那得的结果往往是光子会反映波的性质。在将概率论引入物理学后,量子力学家们最终认识到:在没有思想意识干预之前,基本粒子的存在实际是各种各样可能性的总和;而最终哪一种可能性被探测到(或是成为现实)取决于观察者用什么样的思维意识来与之产生作用。
在近代的心理学和研究心理与物质世界的相互作用的亚心理学领域,科学家收集了无数的意念与物质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的实验数据。受人的意念和感情影响而变化的现象包括植物的生理常数,水的酸碱值,果蝇的生命周期,癌细胞的成活率,甚至包括DNA的结构,等等等等 (见参考书3、4:“The Biology of Belief” 和 “Intention Experiments”)。
在佛教中有这样的教诲:“境由心生”。也就是说,我们周遭的世界无非是我们的思想感情,价值观和信仰的镜像。这一道理的巨大意义有两方面,第一,人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心态用积极乐观的意念来推动客观世界的改变。第二,如果我们不去培养一个积极的心态,那我们意识里消极阴暗的一面,我们内心的恐惧,猜疑和自卑将永远作为一个阴影在外部世界中的现实中追随我们。
意识对外部世界的改变是理论上已经证明的事实,但为什么现实生活中很少有成功的事例呢?那是因为,一个人要通过意念对外部世界起到推动作用需要经过系统严格的训练,并佐以一个热忱,无私和天真率直的心态(是源于对生命的大网的实在的体验)。多年前,中国的“特异功能”和“气功师”很是火过一阵,但都不能长久,为什么呢?因为有特异功并不难,难的是当名利铺天盖地到来时,还能保持一个如止水般天真淡然的心境。
对意念的训练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和技能,在工业革命和现代文明的发展进程中频及灭绝。所幸的事,在现今的很多原著民和土著的文化中还能找到存留的遗迹。我们中华文化的道教佛教里蕴藏着丰富的意念训练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在现今社会里宗教往往蜕化成为人们用于满足自己私欲的迷信工具。在西方,藏传佛教的传入,正好与量子力学对意念的认识不谋而合,再加上西藏由于长年封闭而没有参与近代的工业革命,传统文化相对来说保存比较完整,由它带来的对精神和意念的宝贵文化遗产正应了西方人的需要。这是为什么它如此受西方人欢迎的原因。如今,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参加各种意念训练的培训班,无数教授,博士,科学家都开始训练冥想(meditation)。在神经科学领域,科学家们开始研究冥想对脑神经生理现象的作用,记录到了无数令人振奋的数据。
如果您对此持非常怀疑态度,我很理解。这的确是一个很不容易接受的理念。我想向您介绍一本书 “Limitless Mind”(见参考书6)。作者是一名在斯坦福大学研究超自然现象20余年的物理学家。很多他的研究项目是CIA在冷战中的机密项目。当年美国和苏联各自在冷战中投巨资发展用“特异功能”获取间谍情报的人员。冷战结束后,这些惊人的现象和实验数据才逐渐公布于人世。
所以,我们对未来的问题不应当是,一个和谐美好的人类文明是否可能,而应该是,我们每一个人有没有足够的意志,信心,勇气和韧劲去改变我们的内心世界而以此来推动外部世界的变化?只要是人的意志和想象力能到达的地方,现实世界都能到达。
又有人会说,就算是我有这样的信心,或是少数人有这样的信心,那如果大多数人还是悲观或是愤世嫉俗的,我们不是螳臂当车吗?就这个问题,请大家看对第三个量子力学现象的讨论。
宇宙的全息性和 “一花一世界”
全息(hologram)这个概念始于70年代全息摄影技术的发明。当人们用一种特别的激光技术制造一个物体的全息影像,这张影像上的任何一点都包含这个物体的全部信息。把全息相片截取一部分,还能得到这个物体的整个影像,代价是分辨率会降低。事实上,你可以将全息相片无限地切小,永远不会影响整个影像的复制。另一个全息系统的例子是生命体。生命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这个生物体的全套遗传密码,这是理论上分子克隆可行性的原因。
量子力学的发现告诉我们,宇宙的结构也是全息性的。也就是说,宇宙的每一点包含着宇宙的整套信息,而对于每一点来说,这一点的信息弥散在整个宇宙(见参考书4: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当年释迦摩尼与众人讲经时拈花微笑,就是感悟到了这全息的宇宙在一朵花上的投影。当然,这个信息就像DNA一样,以高度复杂的压缩结构形式存在。DNA要通过繁复的细胞解读机制才能复制出蛋白质,从而达到某种生理效果。同样要解读某一点上的宇宙信息也并非易事,但并非不可能。全息宇宙的概念给人类通过意念训练来获得超自然的能力作出了理论上的铺垫(见参考书3、6)。
这个道理的内涵在于,我们不是汪洋大海中可有可无的一滴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海;我们不是沙滩上微不足道的一粒沙,每一粒沙子都是一整个世界。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蕴含着这整个宇宙。人类历史面临着一个从未有过的全新的时刻,靠少数救世主,政治家,英雄,下凡的神仙,得道的高人拯救我们的时代过去了。这个时代在呼唤六十亿人每一个人的觉醒,任何一个人都能通过全息的效应来影响全世界。我们的信息网络时代已经在证明这一点,历史上从没有过像今天一样,任何普通人的声音都有可能被全世界听到!而全息效应远远不止于在互联网上的影响,每当一个人萌发博爱慈悲之心,她/他的能量就会通过“生命的大网”遍及全世界。你的心中每一个无论是善还是恶的念头都正在参与着未来世界的创造。
纵观历史,每一次的变革都是对原本被认为异己的人的重新认识和接受,奴隶、被统治者、外族人、异教徒、妇女、黑人 …  每一次人类经过痛苦的挣扎都是在打破又一个人与人之间“隔离的幻象”。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原来每一个别人都是和我一样的一个宇宙。我们和西方在西藏问题上的深刻隔阂其实也是这样一个幻像,我们都是在一个局部的片面的角度去判断一个复杂的,多维的现实。怎样打破这个“幻想”需要我们用新的理念和思维方式去创造和摸索。旧的,机械式的概念只能将我们永远锁在陈旧的现实里。
(笔者在所居住城市西雅图正在筹办西藏问题的民间对话论坛,邀请中方,西方和藏方各界人士参加,让西方人和藏族人能当面听到中国人的声音。此项活动完全是平民的草根运动,有意关注者请与笔者联络:TheSingingLark@gmail.com)
参考书录
1, The Divine Matrix: Bridging Time, Space, Miracles, and Belief
by Gregg Braden
2, The Biology Of Belief: Unleashing The Power Of Consciousness, Matter And Miracles
by Bruce H. Lipton
3, The Intention Experiment: Using Your Thoughts to Change Your Life and the World by Lynne McTaggart
4,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by Michael Talbot
5, Gandhi the Man: The Story of His Transformation (Paperback)
by Eknath Easwaran
6, Limitless Mind: A Guide to Remote Viewing and Transformation of Consciousness by by Russell Targ and Jean Houston
7, The Turning Point: Science, Society, and the Rising Culture
by Fritjof Capra
8, The Tao of Physics: An Exploration of the Parallels between Modern Physics and Eastern Mysticism
by Fritjof Capra

Post by 尼玛措毛 on 2008, May 14, 10: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7

5月12日甘肃天水地震前半小时天空出现彩云
http://you.video.sina.com.cn/b/13414961-81672951.html

Youtube 也有同样的画面
Exceptional clouds before the earthquake in Gans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NRm02KnKiA

彩云可能是一种预兆,还是一种神秘的符号?
这里是否有人认识高僧或修行高的喇嘛?或许他们能解?

Post by 小民 on 2008, May 14, 8: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8

引用 自由中国 说过的话:
?“人民军队冒死空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但是一个人只要是杀了一个人就是杀人犯,就是不可饶恕必须予以惩处的,你的“人民军队”这些年来杀了多少人民?文革时期解放军掘开河堤水淹南宁市区造成许多人死亡,支左军队在各地屠杀包括妇孺在内的同胞枪杀、活埋、砍头……解放军75年围剿云南沙甸等地回民杀死一千六百多人……一九八七、八八、八九年数次在拉萨屠杀民众,八九年在北京、成都等地屠杀了大量学生和市民……2005年12月6日军警在汕尾屠杀民众死伤数十人……还有新疆的无数血案,直至今年的西藏大屠杀,请问你的“人民军队”究竟是屠杀人民更有效率,还是救灾抢险更有效率?


对你实在反感,要追究军队“屠杀人民”之类的话等救灾告一段落再讨论好不好?你是想将“杀人犯”先行惩处了再让他们去救灾?可惜你这话说了也白说,这里没有人是中国的主席或总统,就算有他也不听你的。

“自由中国”是大家的目标,可是你这会儿在这里翻历史的旧账实在不合时宜。至于地震局官员是否应该问责,那也得有专业知识的人才能判断,现在并不急迫。

Post by 路在何方 on 2008, May 14, 3: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9

我剛剛問了達賴喇嘛官方網站的管理員,他說從昨天開始網站有點問題,他們儘快修復。
達賴喇嘛給中國四川震災去世與傷者的家屬的函是5月13 日早上7時發的。特別提示的是5月13日半夜3時特意前往馬頭明王殿給受難的中國兄弟姐妹修法

Post by 印度西藏人 on 2008, May 14, 3: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0

“六•四”遇难者杨燕声的遗孀黄金平的证词:

杨燕声,男,1959年2月27日生,遇难时30岁;生前为《中国体育报社》编辑部电脑室职员;89年6月4日7时在正义路抢救伤员中弹,子弹射入肝部,于体内炸开,不治身亡。

89年6月4日早5点多,当我们都酣睡时,忽听有人敲门:“燕声,燕声,外面开枪了!”我听燕声骂了一句:“真是法西斯!”又过了一会,我回头找他时,他已经离家骑车走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去竟成永诀。杨燕声4日凌晨骑车至正义路,那里还在开枪,路边站着很多人。这时开来一辆卡车,车上的士兵向路边的群众开枪,人们都爬下了,燕声也爬在那儿。这时在前面有人喊:“救命啊!我受伤了!”燕声站起来,要去救那个人,可就在他站起来奔向呼救的人时,狠毒的子弹向他射来,打中了他的肝部。他倒下了,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周围的人:“我是体育报社的,我叫杨燕声...”在周围的人中有北京医院的大夫,他们目睹了这一切,并和周围的人用三轮车将燕声送到他所在的医院,立刻送到手术台抢救。医生打开伤口,发现子弹在体内炸开了,这是中了炸子!因流血过多,已无法抢救了。北京医院的大夫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我们。
我永远失去了初恋的丈夫,孩子永远失去了爱他的父亲。那时,孩子只有一岁八个月。当孩子三岁时,提出了我有父亲吗?他是多么渴望见到父亲啊!我们母子相依为命艰难生活着。沉重的生活负担都由我一人承受着。孩子还特别懂事,从来不要东西,有时,我想给他买,他就说:妈妈,我不要,不要!留着钱交房费、电费、水费吧!就这样为了支撑家里的开销,我不得不再找一份兼职工作。
孩子的追问,催我泪下,我强忍的心在流血;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只有逃避麻痹自己,过着非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作为“六•四”难属,不仅得不到政府的丝毫安抚,反而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对待,每到清明、“六•四”等“敏感日”,不能离开工作岗位,警察都要来我家里“打招呼”。这些年来,我逐渐懂得,象我们这样的“六•四”难属,唯有将痛苦埋在心里,坚强地面对人生!

黄金平1999.1.30

Post by 自由中国 on 2008, May 14, 3: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1

引用 气愤的人 说过的话:
如果你们的信仰真得是慈悲仁爱的话
那么请你放下这些所谓正义的博克
投身到救灾工作中去好吗
别说什么祈祷
祈祷不能让埋在瓦砾中的生命破瓦尔出
那些正在流血流泪的人们需要的是关爱和救助
不是你们活佛的祈祷  致函
需要的真实的药品和医护力量 救援队伍
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冒死空降 争分夺秒抢救灾民
收起你们你们所谓的慈悲吧 如果你们真的还有慈悲
请把你们的慈悲 投入到最前线去!!!


真不知道丫有啥好气愤的?丫能保证流亡者回西藏不会被拘捕不会被屠杀?“人民军队冒死空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但是一个人只要是杀了一个人就是杀人犯,就是不可饶恕必须予以惩处的,你的“人民军队”这些年来杀了多少人民?文革时期解放军掘开河堤水淹南宁市区造成许多人死亡,支左军队在各地屠杀包括妇孺在内的同胞枪杀、活埋、砍头……解放军75年围剿云南沙甸等地回民杀死一千六百多人……一九八七、八八、八九年数次在拉萨屠杀民众,八九年在北京、成都等地屠杀了大量学生和市民……2005年12月6日军警在汕尾屠杀民众死伤数十人……还有新疆的无数血案,直至今年的西藏大屠杀,请问你的“人民军队”究竟是屠杀人民更有效率,还是救灾抢险更有效率?

Post by 自由中国 on 2008, May 14, 2: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2

如果你们的信仰真得是慈悲仁爱的话
那么请你放下这些所谓正义的博克
投身到救灾工作中去好吗
别说什么祈祷
祈祷不能让埋在瓦砾中的生命破瓦尔出
那些正在流血流泪的人们需要的是关爱和救助
不是你们活佛的祈祷  致函
需要的真实的药品和医护力量 救援队伍
我们的人民军队正在冒死空降 争分夺秒抢救灾民
收起你们你们所谓的慈悲吧 如果你们真的还有慈悲
请把你们的慈悲 投入到最前线去!!!

Post by 气愤的人 on 2008, May 14, 2: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3

当我看到电视上报道死亡的人数在不断的上升, 当我看到很多人在废墟周围哭泣, 当我看到公安, 武警, 解放军还有抢救人员在竟一切的努力试图在废墟中抢救被困者, 我哭了, 我为那些尽力抢救受困群众人员的勇气所感动, 我为那些在灾难中失去生命和失去亲人的人们而伤心. 我自己也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过去的一个多月, 我的家乡雪域高原也经历了一场人为的灾难. 我的亲人被抓了, 被打死了, 被监禁了, 而且还在继续.....但是作为一个流亡印度的藏人, 我不能为他们做什么, 我做不到.....我仅仅能够做到的是点上一盏酥油灯, 为他们祈祷, 今天我会在多点一盏酥油灯, 是为那些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人真诚祈祷, 希望他们来世更好.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待
但是我们藏族人, 作为一个佛教徒视这种宗教礼仪为对死者最高的敬意, 因为我们藏族人相信来世.
我恨共产党政权, 我为这西藏事件中死难的同胞感到不平, 但是我不想, 而且不会将我的恨转化成仇视, 不会毫无目的的疯狂的把我的仇视转嫁到所有的中国人. 毕竟我还懂得明智. 总之我希望政府对此事迟早有个交代.
好了, 现在我要到大昭寺去了(在印度的大昭寺), 听说过一会儿那里要为地震受难者举行祈祷法会. 我会真诚的为他们点上一盏酥油灯, 为他们祈祷的.
一为流亡印度的藏人.

Post by 我 on 2008, May 14, 2: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4

om ma ni bi mi hom for chinese people   we ware all tibetan praing for u

Post by phurbu on 2008, May 14, 2: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5

范冰冰带藏族小朋友看鸟巢 待命援助灾区群众[图]
2008年05月13日 19:28:19  来源:大洋网
【字号 大 中 小】 【留言】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观看鸟巢。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观看鸟巢。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观看升旗仪式。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参观天安门。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观看升旗仪式。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参观天安门。

范冰冰陪灾区小朋友参观天安门。

    5月12日下午14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7.8级地震,四川本省及周边其他地区都受到很大影响。记者也在第一时间致电了一些明星艺人。

    范冰冰工作室工作人员接到记者的电话表示,昨天下午,身在北京的范冰冰正与四川石渠县县长及来自当地希望小学的老师同学们一起,范冰冰当下表示,灾区有任何需要,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据了解,范冰冰在5月11日陪同六位来自四川石渠县贫困山区小朋友,带领小朋友们参观了奥运会的主场馆“鸟巢”“水立方”等,并于昨日共同完成了首次观礼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并此次活动缘起是一场以慈善晚会,其中邀请了六位来自四川石渠县希望小学的同学参加,而这些小朋友的家也是在年初的大雪灾中受到损害,范冰冰听闻此次活动,主动出资赞助小朋友们及老师成都到北京的来回机票,还送出了棉衣棉服等御寒装备。两天的相处让范冰冰和这些孩子建立了深刻的感情。而在昨天下午得知小朋友们家乡的灾情后,范冰冰也积极开始发动身边的朋友,送温暖义不容辞。石渠县目前情况尚不明确,范冰冰表示自己随时待命。

Post by 班禅喇嘛千诺! on 2008, May 14, 1: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6

班禅喇嘛千诺!
班禅喇嘛千诺!
班禅喇嘛千诺!

Post by 班禅喇嘛千诺! on 2008, May 14, 1: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7

引用 慈悲 说过的话:
大家放下一切吧!
真的不要再闹了,闹够了.几十年以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生命短暂而脆弱.
破坏你们的文化,那是过去犯的错误,现在我们正在补救,意识信仰上的不同造成的矛盾,我们会慢慢弥合。以前,政府采取了一些不合理的行为,有时候那是在非常时期采取的非常行为,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理解6.4和FLG中政府的行为,希望你们也能慢慢理解。相信西藏会越来越好。
Free tibet,对于谁都没有好处,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不同意你所谓的“很多人都已经理解6.4和FLG中政府的行为”。你是在为政府开脱吧?!

Post by 一个汉人 on 2008, May 14, 1: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8

原来如此。我在国外用Google资讯查班禅没见到。Google资讯的内地部分很多缺失,不知是宕机还是被和谐了。

达赖喇嘛的中文网站好象落后于英文版,有些声明翻译也较粗糙。另法新社13日报道,达赖喇嘛的发言人Thubten Samphel说"We are full of sympathy for the families bereaved by this great tragedy and we admire the quick response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n deploying rescue teams at such short notice to bring out survivors from the rubble", 并有消息说他准备给胡锦涛递慰问信。
http://news.yahoo.com/s/afp/20080513/en_afp/chinaquakeindiatibetdalai

引用 李自力 说过的话:
中国佛教协会号召赈灾 十一世班禅捐款十万

Post by tsiaojian on 2008, May 14, 1: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9

中国佛教协会号召赈灾 十一世班禅捐款十万
2008年05月14日11:59 [我来说两句] [字号:大 中 小]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五月十四日电(记者徐长安)中国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七点八级地震后,中国佛教协会十四日上午在北京广济寺隆重举行消灾祈福大法会。现场赈灾捐款络绎不绝,十一世班禅大师捐款十万元人民币。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大和尚在法会开始前说,作为佛教徒,我们心系灾区安危,面对灾区人民的困苦,我们感同身受。今天我们隆重举行“消灾祈福大法会”,为地震灾区人民诵经祈福,衷心祈望:佛佑中华,悲心拔苦,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一诚大和尚同时呼呼,各级佛教协会带领广大佛教徒,全面配合党和政府做好抗震救灾工作,各尽所能,积极参与到灾害的紧急救助当中,向灾区人民伸出慈悲、关爱、援助之手。

  此间广济寺大法会持续了三十多分钟,一诚大和尚亲自主法,在场僧众诵念《大悲咒》、《心经》,消灾祈福。

  法会同时公布了佛教界的热心捐款,中国佛教协会捐款十万元人民币,一诚大和尚个人捐款五万元,北京广济寺、灵光寺、法源寺、弘法寺、北京佛教居士林、非洲阿弥陀佛关怀中心、美国洛杉矶法印寺等海内外佛教界纷纷捐款。此外,佛教居士们也都纷纷通过中国佛教协会向灾区捐款捐物,已经收到人民币三十一万元,现场还登记捐款十七万元人民币。

  法会举行当中,捐款络绎不绝。十一世班禅捐款十万元,班禅身边工作人员捐款一万五千七百元。中国佛教协会顾问李玉玲居士在法会结束前又向灾区捐助价值一百万元的物资。

  初步统计,今天法会上,共募集善款一百八十八点五七万元、二千美元和价值一百万元的物资。功德箱中的善款仍在统计中。(责任编辑:曾玉燕)

Post by 李自力 on 2008, May 14, 12: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0

班禅快出来啊!

Post by CCP on 2008, May 14, 11: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1

维色,你做人怎么这么不厚道!当因为不符合官方的胃口官方删你的文章封闭你说话的时候,你骂娘。当我借你的宝地发表我的看法,不符合你的取舍时你把我一小时前发的跟贴删了。我该骂谁?
你的做法和封杀你的官方的做法、思维一致:愚蠢而狭隘。
看来我高看你了。如果藏族人的骄傲、藏族的知识分子维色之流是这么个心胸,藏族的命运可想而知。
这里,我再发一次我的跟贴,这是我的观点,这是我调查的结果,至少今天早上,达赖的官方网站还是没有任何关于此次地震的消息和达赖的表态。对此,我宁愿理解这是技术原因,而不是其他原因。但我的确是在24小时之类,没有看到尊贵的达赖做出的反映!!这是事实!!



    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区汶川县,在旧西藏称为嘉荣地区的隆郭,当地有不少藏胞。周边地区,还有更多藏胞。但是地震发生24小时之后,迄今为止,作为当世最大的活佛、被称为藏族人民父亲的那个人未对此次惨烈的地震发表任何表态、未见任何作为和行动。

本人今天登陆达赖的官方网站,未看到任何表态。达赖官方网站上第一条新闻是:達賴喇嘛呼籲讓國際媒體進入西藏採訪。出版: Monday, 12 May, 2008。截止到5月13日19点,整个他的官方网站没有任何一条关于此次地震的消息。
    作为宗教领袖,应该以慈悲为怀为亡灵祈祷,但是24小时过去了,人们没有看见达赖的采取的任何积极的行动。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总理在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现场,据中国之声报道,温家宝总理在灾区现场说,我们要第一步救人,地震刚刚过去24小时,要不断努力把他们救出来,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不惜任何代价。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第一时间作出批示,当夜就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部署安排救灾工作。中国空降兵冒死伞降灾区,军队、地方政府,社会各界都在积极行动展开救灾。与此同时,我们还看见包括布什、梅德韦杰夫在内的世界各国政要对中国人民的慰问和关切,甚至台湾的阿扁也要求整合民间团体资源、进行人道主义救援,尽力协助大陆赈灾救援及重建工作。

包括藏胞在内众多的生命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最需要救助、安慰的时候,人们没有看到达赖活佛的关怀,没有看到作为一个宗教领袖的应该有的反应:挺身而出:为他的信徒超度祈祷,为亡灵祈福安魂,给生者予以精神上的安慰鼓励。

达赖喇嘛仿佛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世界,地震发生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对生命的消失和伤亡麻木不仁,漠不关心的达赖,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忙于出访活动、关心权利甚于人的生命的活佛。

海外流亡藏人主办的图伯特论坛上,关于此次地震的唯一两条消息是:震救灾不忘讲政治,阿坝州政府党委紧急发文强调:反分裂和救灾“两手抓”,另外是转载BBC13号发布的消息:汶川县地震迄今共9219人死亡,倒塌房屋50余万间。除此而外,人们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关于此次地震的报道,哪怕是转载。

达赖和流亡藏人的沉默在充满悲情的此刻显得那么冷酷,我尊敬达赖活佛,但此刻我想说:请你真正关心你的孩子,你的信徒,你的同胞,请你担当起一个宗教领袖应有的职责,为他们祈祷!

Post by 新之助 on 2008, May 14, 10: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2

还是要感谢达赖喇嘛的祈祷的!!

祝达赖喇嘛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14, 10: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3

达赖喇嘛超度地震死者 肯定政府反应迅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4日 转载)
     据挪威西藏之声报导,达赖喇嘛于13日致函慰问灾区民众。达赖喇嘛在函中指出,这次地震导致无数人受伤和死亡而感到非常遗憾,他对死难者家属表示沉痛哀悼和慰问。达赖喇嘛还表示,他正在为死难者进行祈祷超度。
    
     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图丹桑培表示,达赖喇嘛还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致函表达对这次地震的强烈关注。
    
    西藏流亡政府计划在印度达兰萨拉大乘经院为这次地震受难的亡灵举行超度法会。
    
    此外,正在印度进行“返藏徒步游行”的西藏佛教大师宗喀巴母亲转世祥萨仁波切,12日晚带领参加徒步游行的200多名流亡藏人在印度阿尔莫拉地区举行祈祷法会,超度在这次地震中受难的亡灵,并对其家属表达慰问。
    
    据报道,这次发生地震的四川汶川县,过去在历史上,曾是西藏安多阿坝州的隆固。
    
    因此,挪威的西藏之声说,受灾最严重的是西藏安多阿坝州的隆固(汶川)县,而中国官方目前统计到的死亡人数,主要是在都江堰市等地区,隆固(汶川)地区的死亡人数目前还没有被统计出来。
http://www.rfi.fr/actucn/articles/101/article_7423.asp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Woeser on 2008, May 14, 10: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4

西藏流亡政府已经宣布举行祈祷活动了(May 13 2:07 p.m.)
http://www.tibet.net/en/flash/2008/0508/13B0508.html

鉴于中共政府还在进行对他的攻击,达赖喇嘛公开说太多,反而可能给灾区的藏胞造成麻烦。

倒是十一世班禅确吉杰布,至今在媒体上一点消息没有。

引用 新之助 说过的话:
本人今天登陆达赖的官方网站,未看到任何表态。达赖官方网站上第一条新闻是:達賴喇嘛呼籲讓國際媒體進入西藏採訪。出版: Monday, 12 May, 2008。截止到5月13日19点,整个他的官方网站没有任何一条关于此次地震的消息。
    作为宗教领袖,应该以慈悲为怀为亡灵祈祷,但是24小时过去了,人们没有看见达赖的采取的任何积极的行动。

Post by tsiaojian on 2008, May 14, 10: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5

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区汶川县,在旧西藏称为嘉荣地区的隆郭,当地有不少藏胞。周边地区,还有更多藏胞。但是地震发生24小时之后,迄今为止,作为当世最大的活佛、被称为藏族人民父亲的那个人未对此次惨烈的地震发表任何表态、未见任何作为和行动。

本人今天登陆达赖的官方网站,未看到任何表态。达赖官方网站上第一条新闻是:達賴喇嘛呼籲讓國際媒體進入西藏採訪。出版: Monday, 12 May, 2008。截止到5月13日19点,整个他的官方网站没有任何一条关于此次地震的消息。
    作为宗教领袖,应该以慈悲为怀为亡灵祈祷,但是24小时过去了,人们没有看见达赖的采取的任何积极的行动。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中国政府总理在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现场,据中国之声报道,温家宝总理在灾区现场说,我们要第一步救人,地震刚刚过去24小时,要不断努力把他们救出来,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不惜任何代价。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第一时间作出批示,当夜就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部署安排救灾工作。中国空降兵冒死伞降灾区,军队、地方政府,社会各界都在积极行动展开救灾。与此同时,我们还看见包括布什、梅德韦杰夫在内的世界各国政要对中国人民的慰问和关切,甚至台湾的阿扁也要求整合民间团体资源、进行人道主义救援,尽力协助大陆赈灾救援及重建工作。

包括藏胞在内众多的生命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最需要救助、安慰的时候,人们没有看到达赖活佛的关怀,没有看到作为一个宗教领袖的应该有的反应:挺身而出:为他的信徒超度祈祷,为亡灵祈福安魂,给生者予以精神上的安慰鼓励。

达赖喇嘛仿佛生活在一个不同的世界,地震发生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对生命的消失和伤亡麻木不仁,漠不关心的达赖,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忙于出访活动、关心权利甚于人的生命的活佛。

海外流亡藏人主办的图伯特论坛上,关于此次地震的唯一两条消息是:震救灾不忘讲政治,阿坝州政府党委紧急发文强调:反分裂和救灾“两手抓”,另外是转载BBC13号发布的消息:汶川县地震迄今共9219人死亡,倒塌房屋50余万间。除此而外,人们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关于此次地震的报道,哪怕是转载。

达赖和流亡藏人的沉默在充满悲情的此刻显得那么冷酷,我尊敬达赖活佛,但此刻我想说:请你真正关心你的孩子,你的信徒,你的同胞,请你担当起一个宗教领袖应有的职责,为他们祈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3f40c01009ctz.html

Post by 新之助 on 2008, May 14, 9: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6

两手抓:就灾灭共党。
阿坝州政府党委紧急发文强调:反分裂和救灾“两手抓”。

Post by 就灾灭共党 on 2008, May 14, 8: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7

to 慈悲:

>>破坏你们的文化,那是过去犯的错误,现在我们正在补救

文革时藏人的寺庙都是藏人自己砸的。千真万确,汉人没有参合进来。

藏人,特别是僧侣们,几个世纪以来总是自相残杀。14个达赖喇嘛只有3个活过成年,包括现在那个。请问这里的藏人们,谁能解释这个现象?

我讲的都是历史事实。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14, 4: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8

打倒法轮功!

Post by CCP on 2008, May 14, 3: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9

中国共产党是万恶之源!必须废除!

引用 慈悲 说过的话:
大家放下一切吧!
真的不要再闹了,闹够了.几十年以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生命短暂而脆弱.
破坏你们的文化,那是过去犯的错误,现在我们正在补救,意识信仰上的不同造成的矛盾,我们会慢慢弥合。以前,政府采取了一些不合理的行为,有时候那是在非常时期采取的非常行为,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理解6.4和FLG中政府的行为,希望你们也能慢慢理解。相信西藏会越来越好。
Free tibet,对于谁都没有好处,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Post by 救灾废党 on 2008, May 14, 3: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0

大家放下一切吧!
真的不要再闹了,闹够了.几十年以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生命短暂而脆弱.
破坏你们的文化,那是过去犯的错误,现在我们正在补救,意识信仰上的不同造成的矛盾,我们会慢慢弥合。以前,政府采取了一些不合理的行为,有时候那是在非常时期采取的非常行为,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理解6.4和FLG中政府的行为,希望你们也能慢慢理解。相信西藏会越来越好。
Free tibet,对于谁都没有好处,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

Post by 慈悲 on 2008, May 14, 3: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