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黑夜不会总比白昼漫长&猥琐的威权

 

/晋美朗嘉(北京)

 

黑夜不会总比白昼漫长

 

    上周五(425),中央台在《新闻联播》中向全世界传播了一条当日新华社的消息:“考虑到达赖方面多次提出恢复商谈的要求,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准备在近日与达赖的私人代表进行接触磋商。”从形式上看,这条消息是块猛料,以前中央台哪会把这样的信息通告各方呀!于是激起了四面八方的反响,态度各各不一,有人认为仍是中共圈套,是为了应付国际上越来越大的压力、为了止息国内的大众疑虑、为了把奥运扛过去而搞的一种手腕,实质上对达赖喇嘛的政策不会有真正变化;也有人认为既然对外公开说了,那么作为一个大国政府当不会诚信全无,对内忧外患思前想后,还是有可能要考虑对谈的,等等。

 

     我以为,上述各方见解中均有不可忽视的道理,富有启发性,值得深思。毕竟,奥运在即,世界各国(当然大部分为民主国家)的政府和民间组织纷纷就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对中国施压,甚至不惜以“干扰奥运”的方式来强烈呼吁我们的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谈,以妥善、长远地解决西藏问题。在这种有些像是人人喊打的台面上,完全硬着头皮和全世界过不去,怕是有点众怒难犯,不一定真有那种胆气和力量。那就换一种面目吧,或者说把原来一直被压着的中央内部的另一种意见展现出来,这便要显示出积极的姿态。应该说,这次在国内主流媒体上公开表态要与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对谈,虽然并不能准确得知其后的策划者是谁,但不应该算是一个很寻常很容易的举动,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中央有高层领导在积极努力,想在舆论上先定下一个有利于事情往好的方向解决的调门,因为2002年以来的历次对谈,国内外的受众哪会得到政府这种形式的提前告知呢?

 

    但是再一次(我一会儿要说到3月份的另一件类似事情),我们的思路又被快速地、硬性地阻断了:第三天(427)就出现的、由《人民日报》发出的相反方向的强音使大家的热望顿受重挫,这篇题为《分裂祖国必遭失败》的署名文章再次牙尖嘴利地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等思想进行攻击,并几乎毫无变化地照着以前的腔调攻击他是分裂势力及藏地事件的主导。同时,如果我们现在看一看西藏自治区内的情况,还会发现眼下这段时间也正是拉萨的《西藏日报》开展针对达赖喇嘛和“达赖集团”的系列文字攻击的阶段,在那里,从421起已经开展了新一波针对达赖喇嘛的“狂轰滥炸”了,据说还要搞一个系列下来。

 

    425427,短短两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反差巨大的信息传播的效果呢?如果真的是由“同一个”传播者在发布信息的话,那么这种传播行为是十分荒唐和有害的,因为它在剧烈动摇着受众的判断尺度,随意伸缩其想象空间和期待值,并且会因此分裂受众的心理准则和相应行为。但我不愿意把一个二十一世纪大国政府的理性想象成这种程度,我不相信中央政府会是这样随意地来回自我抵消对达赖喇嘛和处理藏地事件的姿态,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对于中国政府的诚意和公信力,我可就没理由再有丝毫信任了。

 

    如果不是这样,难道说国内钦定媒体上前后发出的互相抵牾的不是同一个声音吗?

 

    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时,突然一下子联想到了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情,当时是2008331,正在老挝进行访问的温家宝总理说了这样几句话:“只要达赖喇嘛放弃独立的主张,特别是施加他的影响,停止西藏当前出现的暴力活动,承认西藏和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我们就可以和他恢复对话。” 当时,我听了消息以后,心底里觉得这些话是很有理性的,既体现了对时局的一个比较恰当的评论,也阐述了一个明智的政治家解决事态时的善意和正确思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呀,如果当时中央意见统一的话,就此连贯一致地行动起来,在中央政府、达赖喇嘛和广大境内外藏汉族同胞的合作之下,可以共商并实践应急对策,可以在此基础上使中国政府把西藏事件的长远处理向良性发展的方向上推进,这可是一个关键的契机!可和这次一样,对这种奇迹的盼望几乎刚刚开始,紧接着41,从《人民日报》等主流传媒的评论到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出的话,直截了当地和温家宝总理的表态唱起了反调,又对达赖喇嘛和所谓的“达赖集团”大肆抨击,其无任何理性和诚实可循的严苛刺利已经完全遮盖住了前一天温家宝总理发出的和善之音。

 

    今天怎么又是这样?周五主流媒体刚刚通过听觉和视觉两方面向全世界展现出中国伸出了橄榄枝的手,看到这只手,有海内外包括藏汉族在内的天真学人甚至在想,国际内外的压力终于使中共不得不与达赖喇嘛对谈了,这下藏地的民族和宗教问题的解决算是有希望了,藏民族的前途有望了……但这愿望被两天后同样由主流媒体发出来的对立性言论碾碎了,我们度过了一个严重失望的周末。

 

    这两次类似的前后冲突使我强化了以前曾有过的一个念头:是不是有另一股势力总是要将中央高层明智伸出的橄榄枝立刻掐断呢?不然一个很好的思路怎么会那么快就要被扑灭呢?有人或团体害怕橄榄枝带来的和平吗?现在看来,可能有。我在《请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归来》一文中曾简单提过有关长期在涉藏的“反分裂斗争”中渔利的利益集团,当然,本质上是一己之利,断非国家之利,这些逐利者或群体在中央内部有,西藏地方更有:“……在权者绝大部分都在混日子,有一套既定的说法对他们来说是很方便的,任何理论上的风险和实际上的风险都是不能担当的,那样的话,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职位和这个职位所带来的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利益就没有了,请记住,中共是一个思维态势很固化的‘农民党’(但现代真正的农民恐怕要比他们强太多),在被其组织化了的大多数干部心中,个人的物质利益(名利兼有)是最重要的。此外,如果中央真的要向有利于事件最终解决的方向上进步,也就是说,要和达赖喇嘛对谈,最终请达赖喇嘛回来,那么这帮人将不会再在现在的行政岗位上驻留,无论在中央一级还是在自治区一级,利益更会严重流失,说不定还会因自己曾有过的愚昧恶毒遇到其它麻烦,所以,他们也是怕死了达赖喇嘛回来。”我想要是真能对谈的话,谈下去,中央和达赖喇嘛都会离解决问题的共识越来越近,那样的话,恐怕这些利益集团就呆不住了,所以话得咬死,万万松口不得,如果有观念要通向事件良性发展的方向,那么即使这个观念来自最高层,也是要赶紧扑灭的。

 

    他们经营了许多年的西藏,此处已是仕途和物质利益的宝地,要是和达赖喇嘛对谈,达赖喇嘛若是归来,此处社会管理思路一变,民族宗教政策转型,他们就是无路可走了,所以会疯狂地维护。但他们真的能得逞吗?中央不是死板一块,其中不乏智者仁者,虽仁者声和,智者声微,不像这些粗浅的唯物主义者(严谨地说应该是物质主义者)会高音喝号,但终究因为声量虽高,其中全无佳音,国人和世人受其频繁无序之野蛮冲撞之下,最终不会真当回事拿来听闻。

 

    想到这里,应该说,包括中国藏汉民族在内的全世界对于中国中央政府似不必完全失望,毕竟还有高层领导人关注着藏民族的前程,关注着以合适的方式处理西藏问题,这样,理性善意的观念若能外化为现实,那么藏民族就有作为一个真正的民族在历史中延存下去的希望。

 

    当然,严峻的问题在于,如何让仁者智者的思考成为作为一个整体来表现的统治者的以一贯之的思路呢?如何能在现代的中国政治进步中逐步取消掉那些心怀恶意的权势利益集团的影响呢?难度极大,牵一发而动全身,更何况要牵的不是一发,而是千丝万缕!

 

    但是,从长远计,再难也要牵,也要动,中国政治的进步或许正是从今天开始!具体怎么做,已经有了很多建议,我也会在今后再续赘言,这里简单提一提其中一点。虽然我们的宪法不是很完备,毕竟是一党执政嘛,但是如果真的要实践了这本并不很完备的宪法,中国国情也要比现在的状况好太多,甚至在许多地方会有近乎于质的良性改动。那么,就西藏问题而言,我们也按宪法来吧,比如说,在处理民族问题时,我们要能对全世界做出我们有关的民族自治的合法解释,对其中的包括政治自治权在内的各种权利进行合法解释,并且拿这种能公而广之的解释来比照我们的民族区域自治的实践行为;在处理宗教问题时,我们也应该能有一个说得出名堂的有关国家对宗教的关系的合法性的系统阐述,然后再去校正政府、藏地寺院和僧众那里的关系模式,等等。当然,很难,但一定要坚持。

 

    变革吧,依法变革吧,以道德而变革吧!要想有一个强大的、受到国际尊重和国人发自内心对之忠诚的中国,就必须创建并巩固一个善意理性的政府,克服政治进步中的障碍。政府要善待包括藏汉民族在内的所有民族的公民,把那些和他们有关的旧有的社会管理体系中的痼疾去除掉,这才能获得长久而充满生气的统治能力。我在这里且不说佛法,就拿中原先贤孟子的话来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

 

    四海之内,当有我藏族立身之所,苟中央政府能以仁心善待我族,何惧不能治包括藏地之“天下”于掌上?

 

    幸好,在中央和地方,我们还是能发现这样的领导者的,虽然其人数或许很少,团体或许很小,但毕竟是以其理智和公正为藏族和藏人带来了明天的希望。

 

对于藏族和藏人来说,等待明天来临的时间究竟会有多长?我曾在《饮鸩岂能止渴》一文中说过,希望中央政府真的能好好以贤人善士为任,仔细研究一下笃信佛教的藏民族的文化心理,他们会知道我们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如果我可以把藏民族现在的态势比作黑夜的话,那么,对于我们来说,黑夜也是一种宿命,我们并不抗拒黑夜,也不会因为这沉重不堪的黑色而幻想一种过早到来的晨曦,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相信白昼也是一种宿命,它终将在黑夜之后到来,在它来的时候,不会再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挽留得住黑夜中的这片黑暗。

 

    20084月某夜 (博讯北京时间2008429首发)

 

猥琐的威权

 

    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人和达赖喇嘛私人代表之间的第七次对谈在一个远离西藏的浮华之地进行,持续了不到一天,4日白天开始,结束于当日黄昏;在我的眼中,这是一个真正沮丧的黄昏:和许多朋友预料到的那样,中共除了丢下一句空话——下次合适的时候再谈——之外,没有为这次机遇难得的对谈带来任何有益的结果。

 

     包括极少有识见的中央高层在内的温和派被无赖势力再一次打败。但如此玩弄和践踏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关注西藏问题之解决的殷切期许是中共内政外交上的一大危险败笔,自以为走得高,实际上在盲目之中已经到了悬崖之上,再不摘下自欺欺人的眼罩,再不勒马,后果不见得好看。一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政府,哪有这么干事的?倘若整个对谈只是为了面对面训责对方要是驯服一些的话下次还会赏脸给机会继续“接触磋商”,那么开一个电话会议也就把事情说清楚了。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嘉日洛地和格桑坚赞来了,这是一个多么宝贵的机会(当然中共以前已经糟蹋过若干次这样的宝贵机会了),作为中央政府,应该能与西藏代表有持续的接洽和彼此对问题见解的充分透彻的交换,应该有更高领导的接待与倾听,应该有在藏地进行的实地考察,等等,不应该只是为了应付日本(日方对胡锦涛访日提出了有关西藏问题的要求)、欧盟、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压力做做秀的,又不是一个演砸了就能跑掉的假戏班子,“大国形象”在那儿,这么不负责任地处理严重事态,就让人完全没有办法高看这些执政者的道德信用和政治素质了。

 

    我和周围的一些藏汉朋友曾对这次对谈寄予厚望,并曾为出现真正有益于双方的结果而祈祷,但现在看来,对中共积极诚恳地和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一起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定性为我们一厢情愿的善意的幻想,至少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是如此。虽然我一直在体制之内从事民族工作和民族问题研究,深知中共这方面的许多错误观念和造成的严重现实后果,但从长远计,总希望中国政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缓慢的进步,总希望中共会利用一个好的机遇自我改进或作良性变革,但这次中共的政府行为使我相信,在二十一世纪,这依然是一个极其罕见的完全没有责任意识、没有公信力、智力低下得令人匪夷所思的无赖政权,它根本没有脑力去想清楚,再把西藏问题的解决这样拖下去,今后是否有能量去解决未来出现在藏地和整个中国的危机,尤其在达赖喇嘛过世以后?

 

    我不得不相信前些日子尽力不让自己去相信的事情:“泱泱大国”数天前面对全世界做出的对谈表态最终证明只是一个龌龊的玩笑,一言既出,全世界那么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那么多政治领袖都曾对这种表态诚挚欢迎,境内外的藏族兄弟和无数关心西藏问题的汉族兄弟和外国公民都对这种表态充满热望,但事实证明是一场空,再一次令藏人心碎。

 

    但想一想,其实并不奇怪,没有一个真正想让问题解决的主脑在控制对谈,怎么能期待它成功呢?正要谈的时候,政治局一直指导统战工作的贾庆林跑到罗马尼亚去了,刘延东又有其它事情,新上任的杜部长情况不熟,派了两个只具有鹦鹉学舌功能而根本缺乏处事能力和意愿的副部长,那能谈出个什么出来?这两个人以前就参与过双方对谈,有什么结果?二人混了多年的“反分裂饭”,怎会自毁行当?这样搞一次对谈,岂不是成心不想有人负责任地处理好对谈事宜吗?两位原为“反分裂”先锋的副部长巴不得事情快点结束,不是自己的事情,磨蹭什么?虽然说起来是把半天的对谈时间又略作延长,但恐怕不是应中共两位副部长的要求吧?大半天的时间被那些早被媒体说了多少遍的废话、指责和恐吓占用了不少,不延长点时间说说正经事怎么行?就是这样我也相信中央统战部不可能留下足够的时间给藏方,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官方媒体上相关六段文字里只有一句话提到藏方的谈判言词。另外,把对谈地点选在深圳而不是藏地,又是和以前6次对谈一样,让你在一抹黑的情况下听中共耍嘴皮子,或者是色厉内荏地重复指责达赖喇嘛。藏地是万万不能让嘉日洛地他们去的,除了怕引起新的民众心理上的动荡以外,更因正在大规模进行黑箱操作,不能干扰这种复杂工作的正常进行啊!

 

    我后来了解到,3.14事件后,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允许对谈的说法早已经有了,但是意思下去了,却一直没有能做一套对谈的预案上来,有可能是做不出来,更有可能是根本不想做,对比之下,倒是知道又有新的有关藏传佛教的一些“规章制度”会于近期出台,想来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次也让我看到了温和派的实力依然是十分微弱,在人事控制上处于绝对劣势。而那些吃“反分裂”饭喝“反分裂”汤穿“反分裂”衣裳的是一个至少乍一看十分厉害的庞大团体,这么多年的经营下来,他们有对中共方面参与对谈的垄断权,这种情况下,谈什么?其实,正如西藏流亡政府格桑坚赞议员所说的那样,如果对谈仅仅是谈一些“事情”,那就对西藏问题的解决不会有任何积极意义,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共能够做出妥协,接受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在一个中国的框架内,赋予藏地包括政治自决权在内的完整的自治空间,但在可以垄断中共方面对谈的“反分裂”的威权下,这一点是极其困难的。因为他们完全不会愿意将政治自决权赋予藏地和藏人,按照这些人的思路,连把藏人自行处理藏地宗教事务的权利下放都很困难,因为他们并不是要像政府在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时所宣扬的那样奉行“政教分离”的治国原则,而是像我在前些日子写的一些文章中所说的那样,为了一己之利,要借助于一种站在理性、正义和良善对立面的丑恶的意识形态强加于藏地,强加于藏传佛教和藏人的心灵之上。现在要求能以对谈来解决西藏问题,赋予藏地政治和宗教自治权,保全全体藏族,那等于是要彻底放弃自己的非正当利益,放弃和非正当利益一样非正当的职业,从曾被他们肮脏的脚践踏的西藏圣土上永远离开,果其如此,岂不等于要让这些反分裂的同志们自残嘛。

 

    善良的人们可能又在满怀希望地翘首等待着下一次对谈,我想或许会有下一次,但是谈什么呢?在这种态势下,中共的谈话思路总是不切本质,而是期望以表面问题的处理来混淆视听,一如当年六•四事件前李鹏在会见学生代表等人时说的话,只“救命”,不谈其它事情。二十一世纪中,包括这次会面在内的藏汉第七次对谈表明,中共就没有展示出任何意愿要认真解决西藏问题。对谈本是一种协商或共同研究的机制,更何况是涉及到像西藏问题这样攸关中国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的大事,但中共看来不是要和别人一起对有关问题进行诚恳和专业的共同研究,而是要让对方“认错认输”,弃让民族自觉,弃让宗教上师,弃让精神追求和文化自存,弃让价值和伦理系统,答应成为变质的社会主义中国体制下的驯服的奴隶,这样的话,奴役者怎么会和被它看作天然的被奴役者进行对谈呢?当这些不愿成为奴隶的人在最低的程度上根据中国自己的宪法解释、在最高的程度上根据人权、民主和自由等普世价值理念来质疑中共的奴隶制度的合法性时,可以想见那些奴隶主们心底深处有多么害怕和畏惧,也可以想见对谈之路会有多么艰难。

 

    从技术层面说,第七次对谈又失败了,但还是要谈下去,达赖喇嘛指出这是一条重要的道路,所以不管多难,我们还在祈求进一步的政治变革,还在祈求有一个能逐步健康起来的中国中央政体来妥善处理当下和未来的西藏问题,作为藏人和藏族,我们在内心深处都会平静地等待着宿命的安排。不知道会不会有具备实质意义的藏汉之间的下一次对谈,但我们将等待着去看见,我们将在进一步逼来的现实中看见,虽然无人能知今后将看见什么,但正是这种未知未见让我们依然保留着对不可预测的明天的梦想。

   

    当年,疯狂的尼禄在罗马放起了大火自我愉悦,绚烂的火光吞噬着城市,尼禄被自己的这一毁灭行为所带来的感官上的刺激激动不已,但没过多久,他的喉咙上就插上了一把利剑。感觉中共是否从整体上来讲具有类似于尼禄那样的扭曲人格,不会惧怕恶果来临?藏传佛教在中共手下遭到这么大的系统的破坏,藏族和藏人遭到这么大的侮辱甚至被夺去此间的生命,他们的过去和未来遭到可怕的篡改和污骂,中共是否会在这个时候自我陶醉于寺院和藏民住家屋顶上强制插上的国旗上刺目的鲜红?是否会自我陶醉于使用“非杀伤性武器”、杀伤性武器和牢狱而强迫藏僧和百姓遗弃对达赖喇嘛和藏族历史的忠诚?是否会自我陶醉于用强权、来自纳税人的大把大把的金钱和被这些金钱养肥养恶了的贪官们搞出的一个“稳定和谐的新西藏”?尼禄和那些被他蒙骗的不明就里的罗马人曾被斗兽场上狮虎豺狼撕扯碎裂的囚徒们身体上的鲜血而刺激得狂喊,难道今天我们还要以无辜弱者的血和哭喊作为共产制度下那种低贱的欢愉的资料吗?

 

    够了,欢愉终会结束的。

   

20085月某夜(博讯北京时间200857首发)

 

图为海外藏人画家Samchung的作品。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2.52 K
尺寸: 303 x 400
浏览: 46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6条记录访客评论

肯定談不下去,晋美朗嘉有一個錯誤的想法,感覺是有點指望北京方面內部,這個不是什麽人的態度問題,也不是什麽人來談就能有一個好的結果,根本上就沒有可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北京政府垮臺後後的民主政府才有可能。

還是現實點,首先解決達賴喇嘛在西藏的現實地位,能在歷史留下重重的一筆,要比在西藏臨時政府謀什麽高官重要多了,確立達賴的領袖地位的唯一方法,就是解散對西藏問題毫無意義,只會添亂的臨時政府,全體藏人的利益第一,就要看高官們的品格了。

只要達賴喇嘛可以回到西藏,除非關進監獄,在西藏的威望和影響遠遠非北京政府可比,什麽問題都解決了。

59年武力不能解決問題,50年的國際社會支持不能解決問題,也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了,前提是達賴喇嘛必須回到西藏,除此外既無意義也沒有必要,條件越多,北京的藉口越多。

Post by 和平愛好者 on 2008, May 9, 1: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晋美朗嘉的这文章写的真好,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国务院的温家宝集团和中共中宣部的李长春集团的内斗.现在看来胡锦涛还是偏向国务院的温家宝集团.就不知道未来的领导习近平李克强是怎么看的了.

Post by juce on 2008, May 8, 4: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to 恋恋图伯特: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非要说中国青年怎么怎么样的话,那这个对象是很泛的,我也搞不懂你到底是和谁说.可能你对中国BBS的行情不清楚,我推荐几个区分中国青年的词给你:愤青(FQ,FF),精英(JY),五毛(WM),小资(XZ).下次欢迎对号入座.

Post by juce on 2008, May 8, 4: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退一步,就是达赖宣布独立,就一定泼妇一样骂吗?世界上号召独立的地方很多,魁北克、北爱尔兰、美国个别州、、、、那些号召独立的,并没有被骂,他们有些仍然是政府的官员。藏人之外,其他人的态度只是一种观点,看看海外青年华人对同情西藏人的暴力行为,可以断定,这些人心理上是有缺陷的,人在西方国家,享受言论自由,打着五星旗在人家国土上招摇,却不允许不同观点。在美国游行的场所,华人面孔的同情西藏者不敢进入“爱国”青年人群中,否则会遭暴力。白人还好,大概惧怕洋人是中国的传统。但韩国就不同了,韩国人外表和中国人很难区分,因为如此,发生了中国人在韩国领土上殴打韩国人的“义举”。
=================================
这是因为你不理解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区别。
西方国家仅仅是国家而已。
但是中国不仅仅是一个国家
更准确的说,它是以国家的形态存在的一种文明,这种文明天然有追求统一的愿望。

所以在西方,可以鼓吹分裂,在中国,就不行。因为分裂是和我们的整个文明特性相违背的。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May 8, 2: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说回西藏问题,大陆媒体开足马力,像泼妇一样骂街,大骂一个国际上声誉极高的老人——达赖喇嘛。海内外中国青年,思维跟着媒体走,丝毫没有自己的思考:达赖到底是不是独立?西藏过去到底比内地是否更残忍?达赖是否有兴趣和可能恢复以前的制度?这些问题上,都是按官方的思路。尤其是海外的留学生,可能不看当地媒体、语言的新闻,对达赖反复声明支持奥运、不独立的呼声,视而不见,齐呼“达赖撒谎”。国际人物在公共场所撒谎,除了中国领导人、发言人,恐怕世界上难找第二家吧?我们的青年,习惯了领导人信口开河,对自己领导人撒谎不气愤,却由此也小人度君子,也理所当然断定国际人物也轻易撒谎。

=====================================
你低估我们了
至少我本人还是看过不少西藏的资料的
包括王力雄的天葬,徐明旭的文章,喇嘛王国的覆灭。

了解了这一切之后,更觉得不把藏独分子清除干净,就做不到雪域和平。我的见地比愤青可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May 8, 1: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中國人民有很多的美德.不過也有一些不好的傳統.
例如, 以自己的認知, 去判定別人.....文革時也有很多人,被安上一堆罪名, 後來不都平反了.....但是當時安別人罪名的人,又是依何種標準, 替人定下了罪?......想想吧!

還有<打罵教育>......所以有不打不成器, 棒下出孝子等..的民間成語出現. 可是如果思考一下的話, 不難發現,那是要正當化對暴力的使用......就如同發現誤會了孩子, 父母長輩不會道歉, 就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打你也是為你好等....混淆過去(所以也不用反省).

中國以前的孩子很可憐, 父母長輩不順心時, 有時就會找家中最頑皮或最不受疼愛的小孩出氣, 美其名是教小孩, 事實上是發洩情緒. 於是小孩成為情緒發洩的對象(受虐兒).但是事情並非就此結束.當小孩長大後, 除非他自己意識到, 非常痛恨這種暴力行為,且發誓不打罵孩子.否則一般的人是會承傳父母長輩的模式, 而且一代傳一代, 形成<家風>. 甚或形成一個民族的文化. 連罵人的口氣及字彙都一樣........像極了口號!

仔細觀察一下吧! 人生是很多樣多彩的.....不同的意見, 不同的思想, 不同的生活形態, 不同的......才能令世界有魅力.如果大家只能有一種想法, 只能喊一樣的口號.....這人生不就太無趣了......

祝福人人都幸福, 平安, 快樂!

Post by 心中有愛 on 2008, May 8, 11: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中国青年,对你不公平?说到哪儿去了,我说的是殴打韩国民众的中国年轻学人,我说的是要灭王千源九族的年轻人,往王千源父母住家门口倒大粪大人.我相信你绝对不会这样.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1: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我觉得独立是一种思想,是不可能被禁止的,能被禁止的只能是独立的行动。无论西藏问题如何解决,无论共产党和达赖喇嘛达成什么协议,藏独的行动可能会衰减,但是藏独的思想会存在很长时间的。例如,就算西藏独立了,可能还有部分藏人要求和中国合并,成为中国的一部分,这也是思想,也是不可能被禁止的。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退一步,就是达赖宣布独立,就一定泼妇一样骂吗?世界上号召独立的地方很多,魁北克、北爱尔兰、美国个别州、、、、 那些号召独立的,并没有被骂,他们有些仍然是政府的官员。藏人之外,其他人的态度只是一种观点,看看海外青年华人对同情西藏人的暴力行为,可以断定,这些人心理上是有缺陷的,人在西方国家,享受言论自由,打着五星旗在人家国土上招摇,却不允许不同观点。在美国游行的场所,华人面孔的同情西藏者不敢进入“爱国”青年人群中,否则会遭暴力。白人还好,大概惧怕洋人是中国的传统。但韩国就不同了,韩国人外表和中国人很难区分,因为如此,发生了中国人在韩国领土上殴打韩国人的“义举”。
    
    无论韩国、澳洲还是美国,近期的“红海洋”影响深远,短期来说,西方情报机构已经感到事态严重,调查领馆和华人组织、学生在政治上互动、运作在所难免,对华人融入西方主流社会,无疑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负面事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8, 11: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火炬珠峰冷 城铁车厢闷

    
    今早乘城铁时,车厢里的电视正直播奥运火炬登顶珠峰。中共当局的宣传大力宣扬,就会使民众“爱共”吗?车厢里空调未开,设计的能开的窗户只有两处,而且能开个斜缝,所以车厢里很闷,有点臭,一些人汗流下腮。再说远点,失业多多,收入低低...民生艰困,人们只会“恨共”,哪会“爱共”?今日如此宣传,有什么用?
网文赞扬胡耀邦当了高官不谋私,他亲弟弟胡耀富仍做普通的农民。我还知道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李锡铭不提携弟弟致兄弟断绝来往的事。李锡铭的弟弟是铁道部一工厂的工人,1980年代李锡铭做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部长、中共北京市委书记时,李锡铭的弟弟希望他提拔自己的儿子,被拒后兄弟就断绝来往了,直到李锡铭的弟弟病故。我亲戚曾在李锡铭的弟弟工作过的车间干活,同事们常闲扯这事。无论如何,就是有些“理想主义”色彩, 20年前的事、40年前的事都好吗?而且现在的中共当权派里这样的人也没了吧?
    
    当局的宣传虽然很猛,但里现实越来越远,也就越来越无效。跟随西方媒体起舞,CNN道歉事件,王千源事件,中国学生在韩国施暴事件,中共当局都失策,越来越被动,以致中国大陆民众获知的信息越来越多。这彰显中共的负责宣传的高官的愚蠢,中共用人方面的弊病,进一部说就是中共体制的失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1: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你这话说的,对我是不公平的,我是中国青年,但是我对很多东西一直持质疑态度,包括共产党的宣传,也包括藏人流亡政府的宣传,达赖喇嘛的演说等等,也包括西方媒体的报道。我认为只有质疑才能让人思考,才能让人比较,才能有机会接近真相。一句话,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只有自己的大脑,尽可能多的接受信息,尽可能的思考,才能逃脱被人洗脑的命运。

反而言之,这里的藏人们好像对藏人流亡政府的宣传也没有什么质疑,而是好像全盘接受,这是不是其中也有什么问题呢?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说回西藏问题,大陆媒体开足马力,像泼妇一样骂街,大骂一个国际上声誉极高的老人——达赖喇嘛。海内外中国青年,思维跟着媒体走,丝毫没有自己的思考:达赖到底是不是独立?西藏过去到底比内地是否更残忍?达赖是否有兴趣和可能恢复以前的制度?这些问题上,都是按官方的思路。尤其是海外的留学生,可能不看当地媒体、语言的新闻,对达赖反复声明支持奥运、不独立的呼声,视而不见,齐呼“达赖撒谎”。国际人物在公共场所撒谎,除了中国领导人、发言人,恐怕世界上难找第二家吧?我们的青年,习惯了领导人信口开河,对自己领导人撒谎不气愤,却由此也小人度君子,也理所当然断定国际人物也轻易撒谎。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8, 11: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退一步,就是达赖宣布独立,就一定泼妇一样骂吗?世界上号召独立的地方很多,魁北克、北爱尔兰、美国个别州、、、、 那些号召独立的,并没有被骂,他们有些仍然是政府的官员。藏人之外,其他人的态度只是一种观点,看看海外青年华人对同情西藏人的暴力行为,可以断定,这些人心理上是有缺陷的,人在西方国家,享受言论自由,打着五星旗在人家国土上招摇,却不允许不同观点。在美国游行的场所,华人面孔的同情西藏者不敢进入“爱国”青年人群中,否则会遭暴力。白人还好,大概惧怕洋人是中国的传统。但韩国就不同了,韩国人外表和中国人很难区分,因为如此,发生了中国人在韩国领土上殴打韩国人的“义举”。
    
    无论韩国、澳洲还是美国,近期的“红海洋”影响深远,短期来说,西方情报机构已经感到事态严重,调查领馆和华人组织、学生在政治上互动、运作在所难免,对华人融入西方主流社会,无疑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负面事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1: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说回西藏问题,大陆媒体开足马力,像泼妇一样骂街,大骂一个国际上声誉极高的老人——达赖喇嘛。海内外中国青年,思维跟着媒体走,丝毫没有自己的思考:达赖到底是不是独立?西藏过去到底比内地是否更残忍?达赖是否有兴趣和可能恢复以前的制度?这些问题上,都是按官方的思路。尤其是海外的留学生,可能不看当地媒体、语言的新闻,对达赖反复声明支持奥运、不独立的呼声,视而不见,齐呼“达赖撒谎”。国际人物在公共场所撒谎,除了中国领导人、发言人,恐怕世界上难找第二家吧?我们的青年,习惯了领导人信口开河,对自己领导人撒谎不气愤,却由此也小人度君子,也理所当然断定国际人物也轻易撒谎。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1: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有关西藏的争论:不是西藏本身的问题,而是思维方式问题/天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期看了太多西藏问题激烈的争论,对西藏或者同情者的攻击近乎疯狂,静下来想,问题不是西藏独立与否,问题是中国青年思维方式让人担忧。加上对CNN的攻击,可以说是不可理喻了。攻击CNN的,花30秒想一想,在红旗下生活长大的,整天看CCTV、人民日报,就是海外网站也多被封锁,CCTV每天新闻有几句真的?CNN好歹也是商业新闻机构,有基本的职业操守,他们对中国报道很少,但除了技术错误,大体上,客观偏左(报道中国比实际要好,因为CNN无法了解中国最黑暗的东西)。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1: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趙紫陽原秘書李樹橋先:一九八O年五月下旬,耀邦同志到西藏考察,當時陰法堂同志在那裡做代理第一書記。耀邦同志先在小範圍講話,五月二十九日在自治區幹部大會上講話。《年譜》上冊第 511 ∣ 517頁詳細摘登了這個講話。可惜的是摘錄稿把最激烈的話都刪掉了。如果當時的講話像《年譜》上摘登的這個樣子,其反應就不會那麼強烈了。根據鄧力群《國史講談錄》的記載和當時親自聽過講話的同志回憶,胡耀邦在小範圍講過以後,陰法堂對耀邦同志說,您講的這些內容我們領導班子好好領會,在大範圍講話千萬不要涉及那些敏感的內容。結果耀邦同志在幹部大會上講的比在小會上講的還多。講什麼呢?他說,西藏工作的錯誤是「左」的錯誤,西藏工作的特點就是「左」。西藏的主要領導崗位都被漢族同志佔了,不利於培養和發揮少數民族幹部的作用。現在國家一年補助西藏將近六億的資金,據說這些錢都被進藏的漢人用掉了,藏民沒有得到多少好處。因此,進藏的漢族幹部要求調回內地的,百分之一百的申請,百分之八十的可以批准.

即使开明如胡耀邦,也不是对西藏完全放手的.一九八一年七月胡与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会面,明确提出五条,其中第四条讲到:"达赖喇嘛回来定居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照一九五九年以前的待遇不变,党中央可以向人大建议还当副委员长----至于西藏就不要回去了,西藏的职务就不要兼了-----当然也可以经常回去看看-----"

Post by 789 on 2008, May 8, 10: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趙紫陽原秘書李樹橋先:一九八O年五月下旬,耀邦同志到西藏考察,當時陰法堂同志在那裡做代理第一書記。耀邦同志先在小範圍講話,五月二十九日在自治區幹部大會上講話。《年譜》上冊第 511 ∣ 517頁詳細摘登了這個講話。可惜的是摘錄稿把最激烈的話都刪掉了。如果當時的講話像《年譜》上摘登的這個樣子,其反應就不會那麼強烈了。根據鄧力群《國史講談錄》的記載和當時親自聽過講話的同志回憶,胡耀邦在小範圍講過以後,陰法堂對耀邦同志說,您講的這些內容我們領導班子好好領會,在大範圍講話千萬不要涉及那些敏感的內容。結果耀邦同志在幹部大會上講的比在小會上講的還多。講什麼呢?他說,西藏工作的錯誤是「左」的錯誤,西藏工作的特點就是「左」。西藏的主要領導崗位都被漢族同志佔了,不利於培養和發揮少數民族幹部的作用。現在國家一年補助西藏將近六億的資金,據說這些錢都被進藏的漢人用掉了,藏民沒有得到多少好處。因此,進藏的漢族幹部要求調回內地的,百分之一百的申請,百分之八十的可以批准.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0: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胡耀邦治藏方略的启示
   藏民由示威到骚乱再到遭镇压,事件发展至今,已成为中国政府与西藏流亡政府、中国传媒与西方传媒的全面对抗,所有宣传机器都沿各自预定的方向运转,让人看不到有交集的地方,看不到西藏问题解决的途径和方向。
   解铃还须系铃人。西藏问题既然是历史问题,问题的解决就离不开历史的轨道,离不开其中的关键人物。作为西藏精神领袖的达赖喇嘛,过去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现在是,在他有生之年都是。相反,中共领导人方面,在赢得海内外藏人尊敬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之后,谁还有他那样的人性和气魄,在西藏推行令人服膺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
   胡耀邦的治藏方略体现在两件事:其一,在1980年5月率中央考察团赴西藏,提出「免税、放开、走人」的政策原则,即豁免西藏的农牧税、放开经济管制、逐步调走进藏的汉族干部。其二,在1981年7月会见达赖的特使和哥哥嘉乐顿珠,与达赖展开积极的对话。
   胡耀邦当年为西藏的贫困、落后所震撼,曾痛切地责问,中央每年给西藏的五、六亿元援助是不是「都丢到雅鲁藏布江去了」?正是因了解到中央的补贴有80%用在进藏的汉族干部身上,他才有「走人」的决断。而他决心落实藏人自治政策,也赢得了达赖的尊重,并承诺不寻求西藏独立。
   有中共「左王」之称的邓立群曾在回忆录中,指摘胡耀邦搞乱了西藏,并盛赞胡锦涛入藏之后才纠正了错误。但正因为胡耀邦被迫辞去总书记、极左路线在西藏回潮,才有89年的拉萨骚乱和长达419天的军事戒严。

   中共一直自以为经济上有恩于西藏,但何时可再像胡耀邦那样反思:有多少拨款其实用于满足进藏汉人的需要?中共一直自以为香火旺盛的寺庙就是宗教自由,但何时会明白禁止张贴达赖画像的寺庙,只是旅游景点并不是藏传佛教弘扬的场所?(香港《苹果日报》:2008/4/3)
   {相关文章见:http://opinion.atnext.com/viewthread.php?tid=15607&extra=page%3D1}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0: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干死楼下那个家伙
一口一个解体
一口一个党文化

一定是法轮功

Post by kvk on 2008, May 8, 9: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如果仔細去觀察, 不難發現, 共產黨體制下, 訓練出的人才, 都有些共通的特點及不變的觀念, 我们稱之為共產黨文化. 而文化中一定有他的禁忌, 且不說它的禁忌是否正確有理(因為他們也從未思考過), 一旦你觸碰到, 非理性的情緒反應, 就如同集體性歇斯底里般地發作!

而一旦發作了, 也能發現其共通的<語言措詞>和<表情動作>, 這即是共產黨官方的反應模式, 當然因階級的不同, 而又分成攻擊型(護衛黨的正當性), 親和型(表現黨的親民)...但都是表演.....想想四人幫與毛澤東吧!

其實共產黨是很制式,又極為僵化....如果仔細去觀察,一定會發現, 他們的<處理模式> 及<作風>!

為什麼共產主義國家相繼在世界中一一解體, 其實說出穿了,很簡單, 因為共產主義只適合管<動物>, 不適合管<人>.例如, 人民公社....不就是牲畜的圍場(共同勞動,吃飯,睡覺).
        
沒事就喊口號....一下又成了鸚鵡.
喊了口號,要做動作.....怎麼變成狗了.....
所以行不通的!

Post by 心中有愛 on 2008, May 8, 8: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谢谢维色女士的这个平台 希望有更多的人拜读晋美朗嘉的文章 一种超越狭隘民族主义愤恨,具有理性化分析的写作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y 8, 6: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唯色小姐:
      最近我們與中共的談判,只是談,但不會有判。原因是中共的談判是拖延戰術,拖到奧運結束。也就是大功搞成。
     很不幸,我們的談判代表對中共本質的了解不夠,一廂情願的以談而樂,誇大氣氛。氣氛是無形的個人直覺,不足於表明談判的誠意。再者對同胞的鎮壓是現在進行式,不是過去式。假如北京真誠對談,立即停止對藏人的殘暴鎮壓是最起麽的前提條件,要不這樣不實際的談判氣氛,請他們留給自己用。大可不必對外炫耀。另外對尊者也不忠的嫌疑。

Post by 仁青 on 2008, May 8, 6: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Snowman 说过的话:
ལས་རོགས་ངོ་སྤྲོད་ཞབས་ཞུ།
2008-05-06
རྒྱ་རིགས་དང་བོད་རིགས་ལས་མིར་ཉིན་རེའི་གླ་ཕོགས་ཇི་ཡོད་ཀྱི་གསལ་བསྒྲགས།
༄༅༎བོད་ཀྱི་རྒྱལ་ས་ལྷ་སའི་ནང་འཇའ་ཟམ་ལས་རོགས་ངོ་སྤྲོད་ཞབས་ཞུ་ ཞེས་པའི་ལས་རོགས་ངོ་སྤྲོད་བྱེད་མཁན་གྱི་ལས་ཁུངས་ཤིག་གིས་སྒོའི་མདུན་དུ་ནག་པང་ཐོག་ ལས་མི་བཅུ་གང་མགྱོགས་དགོས་པ་དང་། ཉིན་རེར་ རྒྱ་རིགས་ཡིན་ན་རྒྱ་མིའི་སྒོར་མོ་ཡོན་ ༥༠ དང་། བོད་རིགས་ཡིན་ན་ཡོན་ ༣༠ ཞེས་འཁོད་ཡོད་པ༎
http://www.rfa.org/tibetan/multimedia/employment-agency-ad-in-lhasa-05062008105002.html/employment-ad-in-lhasa


这种事也是司空见惯的了。汉藏同工不同酬的事情在藏地,尤其是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随时都可以见到。里面有一小部分是出于民族间的不平等,但是从客观角度来讲,当中绝大部分的原因也是跟汉藏的不同工作效率和工作态度有关的。

如果我招聘员工的话,我会因为民族的原因而考虑多招一些藏族的,但是如果完全从商业角度来讲,很多工作我宁可招汉人。一些工作出于汉语语言的需要,藏人在这点上一开始就处于劣势了。除去语言的因素,比方说一些服务行业,很多从农牧区来的藏人不知道以何种方式和态度来面对客人,这就需要招聘人员进行更多的“上岗前培训”,而如果招聘汉人的话,这方面的问题会相对小很多。我听过一些汉人老板抱怨过从偏远牧区来的藏人的普遍问题就是,他们干活“不长眼色”,就是说你如果不明明白白的指明让他们去干什么,他们不会主动去做的,没有那种干活的意识。据我自己的观察,也确实如此,这应该是跟文化和生活背景有关的。与汉人相比,藏人的时间观念也薄弱一些,所以很多时候会给人一种效率低的感觉,这在商业社会中,不免会容易被淘汰。不过藏族员工的优点就是,绝大多数都是品性纯良的,对于雇主来说可以相对更放心一些。

写以上这些的目的就是想告诉更多的藏族同胞,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扯到民族问题的角度来看,平添一些民族间的矛盾。很多雇主都是单纯的从商业角度来考虑问题的,藏人在商业社会中的竞争上出于劣势很大程度也跟自身有关。希望大家都能反思这个问题,找出自身的不足,进而加以解决和完善。

我也认识一些雇主,他们比较偏爱雇佣藏族的员工,他们在招聘之后针对藏人身上普遍的不足之处进行了有效的培训,既去除了藏人身上的劣势,又保持了藏人纯良乐观开朗的品性,使得整个的工作氛围变得非常的舒适和愉快。

Post by 阿甚 on 2008, May 8, 4: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a href="http://imageshack.us"><img src="http://img178.imageshack.us/img178/7965/52985781bf1.gif" border="0" alt="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a>

[url=http://imageshack.us][img=http://img178.imageshack.us/img178/7965/52985781bf1.gif][/url]

Post by Snowman on 2008, May 8, 3: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ལས་རོགས་ངོ་སྤྲོད་ཞབས་ཞུ།
2008-05-06

རྒྱ་རིགས་དང་བོད་རིགས་ལས་མིར་ཉིན་རེའི་གླ་ཕོགས་ཇི་ཡོད་ཀྱི་གསལ་བསྒྲགས།
༄༅༎བོད་ཀྱི་རྒྱལ་ས་ལྷ་སའི་ནང་འཇའ་ཟམ་ལས་རོགས་ངོ་སྤྲོད་ཞབས་ཞུ་ ཞེས་པའི་ལས་རོགས་ངོ་སྤྲོད་བྱེད་མཁན་གྱི་ལས་ཁུངས་ཤིག་གིས་སྒོའི་མདུན་དུ་ནག་པང་ཐོག་ ལས་མི་བཅུ་གང་མགྱོགས་དགོས་པ་དང་། ཉིན་རེར་ རྒྱ་རིགས་ཡིན་ན་རྒྱ་མིའི་སྒོར་མོ་ཡོན་ ༥༠ དང་། བོད་རིགས་ཡིན་ན་ཡོན་ ༣༠ ཞེས་འཁོད་ཡོད་པ༎
http://www.rfa.org/tibetan/multimedia/employment-agency-ad-in-lhasa-05062008105002.html/employment-ad-in-lhasa

Post by Snowman on 2008, May 8, 3: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别理睬他,哪个民族里面没有骂人的垃圾啊?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五千年文明哪里去了?这就是他们的水平。和这样的人能成一家吗?能成为一个妈妈的女儿?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8, 2: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五千年文明哪里去了?这就是他们的水平。和这样的人能成一家吗?能成为一个妈妈的女儿?

引用 拉拉 说过的话:
谈判也不对了,看来让老狗死在达兰萨拉就对了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2: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谈判也不对了,看来让老狗死在达兰萨拉就对了

Post by 拉拉 on 2008, May 8, 2: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