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执着言说:一个藏人孤独的声音

执着言说:一个藏人孤独的声音

A Lone Tibetan Voice, Intent on Speaking Out;

Writer Seeks to Chronicle Events in Areas Hit by Crackdown

 

作者:Jill Drew  译者:John Lee

来源:《华盛顿邮报》2008-5-6 A10

网址: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8/05/05/AR2008050502218.html

 

每天早晨,一如往常。她起床,然后到电脑前去写作,去打破层层包裹住近来西藏事件的沉寂。西藏是她的故乡。

唯色,一位41岁的西藏作家——她习惯按照藏人的传统只用单名——明白她冒着被逮捕的危险。她是外界唯一可以获得的来自中国境内的西藏的声音。目前,中国政府已经逮捕了数百人,并基本上切断了与藏地的通讯联系。

尽管她住在北京,唯色依然与藏地保持着广泛的联系,自从314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严重动荡以来,她通过这些联络将消息发布到她的博客上。政府方面已经说过暴乱与动荡是由暴力的分裂份子闹事造成的。而唯色则在构建另一种叙述——一个长期发酵的民怨点燃的抗议行动,反对北京压抑西藏文化与佛教信仰。

这并非易事。上个月底,黑客攻击了唯色的博客,致使她无法发表文章。先前,安全人员还将她软禁过。一名警察曾警告她不要再写西藏了。

我告诉他,除了西藏,我对写其它没兴趣。’” 唯色,这位当代最著名的西藏作家说。我希望完整地记录历史,并成为现在所发生的事件的见证者。

政府控制

现在奥运火炬手正准备从西藏一侧攀登珠峰,达赖喇嘛的特使已经开始与中国方面就最近的西藏危机进行正式会谈。关于如何解读遥远的喜玛拉雅地区所发生的一切,在世界范围产生了激烈的争论。但是,所有这些讨论几乎都缺少来自生活在西藏的藏人的声音,他们可以描述自己的日常生活从而使他人判断他们是否被误解。

哥伦比亚大学现代西藏研究所主任罗比·巴聂特(Robbie Barnett)说:她是主要的声音,她是为数非常、非常少的可以在这个讨论中提到姓名而仍然不会沉没的藏人之一。

唯色的作品不合中国政府的口味。她的书籍在中国遭到查禁,过去两年,她在中国的服务器上开设的三个不同的博客被关闭。这是受到政府的命令,一位在网站的朋友这样告诉她。她目前的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设在美国的一个电脑服务器上,尽管如此,在426也因遭到攻击而瘫痪。

不只是我而已。许多学者也都没有言论自由。他们的博客以及网站都被封锁。唯色在电话访问里这样说。她的住处位于中国首都的一座公寓楼的20层中。虽然对她的软禁已经解除,但是来自当地安全局的警察们仍然会监视她的住处,她说她有时被跟踪。

这表明了中国政府对言论的严格控制,她说。他们不想我留下这样的记录,这些记录从真实的角度谈论了西藏发生的事情。这种声音是政府不愿意听到的。

41,在青海省会西宁,另一位西藏作家和研究者加羊吉(Jamyang Kyi)在青海电视台她的办公室被逮捕。作为一位著名歌手和电视主持人,加羊吉写作了一些关于妇女权利的文章。她曾经为唯色写过一首诗,称赞唯色所做的工作——

从你那充满活力的心声里

我看到了我们祖辈在高原山川留下的足迹

意外的异见者

从很多方面看,唯色不应该是一名异见人士。她出生在拉萨,家庭成员中有不少人是共产党员。她的父亲是解放军驻藏某部的副司令员,这使得他的家庭很容易获益于中国对这个地区的控制。

“我过去曾经相信,军队到西藏是来解放藏人的。”唯色说。

她四岁时,她的家庭搬到四川省的藏人传统地区。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浩劫结束后,学校重新开放,唯色和她的同龄人们接受的是汉语教育。没有一堂课用藏语。虽然她可以讲藏语,但是和她这一代的很多人一样,从来未曾学习如何阅读母语以及用母语写作。

在获得中国文学的学士学位后,她回到拉萨。“我当时的想法没有建立在现实基础上,”她说,“我一心想的只是写诗。”

在回到拉萨之前,她对佛教并没有太多的思考。作为党员,她的父母不怎么信仰宗教。但是一回到拉萨,唯色说,她便为佛教的教义所吸引并开始珍惜起佛教的文化。

她的政治观点也开始发生变化。有一位朋友从香港带来一本达赖喇嘛的传记,唯色如饥似渴地一再读着。在中国干预11世班禅喇嘛的转世,并将他们选择的候选灵童任命为藏传佛教第二号领袖的时候,唯色跟她的藏人朋友一样,感觉受到侮辱。她解释说:“中国对僧人的控制非常严格,如果你生活在西藏,你每天听到和看到这些事情,你的观点肯定会有变化。”

1999年,唯色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用抒情和隐喻的手法探讨了藏人的民族认同感,并间接地涉及了一些敏感话题。她的第二本书,是一本散文集,则直入主题,当局不久就查禁了这本书。唯色被告知除非她检讨自己的政治错误,否则她将失去她在政府主办的文学期刊的工作。她失去了收入、退休金,也失去了安全保障。

她说:“我的写作变得很明确。我父亲过去一直教导我听党的话,在写作的时候可以有自己的感受。我只好在我的感受和党的话之间寻求平衡。但我最终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她搬到北京,并在第二年与异见作家王力雄结婚,他在她的人生转折关头一直给予支持。她不仅没有承认政治错误,反而成为一个揭露西藏真相的声音。如果作品不能在中国发表,她就在台湾或香港发表。如果中国不愿意听到真相,那么外界也许想听。

在唯色离开拉萨时,她以对70多名亲历者的访谈为基础,投入研究另外一个敏感话题——文化大革命在西藏造成的苦难。这项工作——后来成为在台湾出版的两部作品的主题——实际上是受她父亲拍摄的照片所激励,这些照片记录了寺院被毁、人们被当作阶级敌人而在群众斗争大会上受到殴打和侮辱。几乎没有人记录那个时期藏人的经历,而学者们都很渴望她的书翻译成英文,其中一部已被翻译成法文。

唯色多次申请护照,但总是被拒绝,所以不能到国外旅行。她说,在过去这其实无所谓,但现在不同了。她在北京的小公寓是一个很温暖的地方,以藏族的风格加以装饰,在那里她感觉很自在,除了去藏区进行写作和旅行,她的许多时光都在电脑前度过。

但是314以来,她说,生活在北京变得十分艰难。“有太多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他们对西藏知之甚少,对其它很多事情也仅知皮毛,”她说。“我对此实在反感。”

在灵感闪现时,她会创作一些短诗。但大多数时间,她都在尽可能地记录藏地内部的局势。根据她的报道,在拉萨动乱中有至少150名藏人丧生,而不只是政府所声称的22名汉人死亡。

“有时我会害怕,尤其当我听到我的朋友遭到殴打,”她说。“但是我觉得我有责任要这么做。有些事情目前实在难以了解,但是,我了解多少就会写多少。”

此篇报导得到研究者Liu Liu提供资料。

图为西藏艺术家次仁念扎的作品。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5.13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4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9条记录访客评论

引用 Icybo 说过的话:
至于宗教本身,我也比较困惑,问什么这么强调心灵净化的宗教,以前会有喇嘛用人皮,人骨拿做宗教法器和法事呢?而且西藏的各喇嘛教派之间的争斗和战争也没有停止过啊。


我觉得每一个民族都有一些(对其他民族来说)奇怪的习俗吧。
比如,洋人都觉得为什么华人喜欢吃猪的内脏,太恶心了。也觉得为什么华人喜欢吃鱼翅,太残忍了。

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有喇嘛用人皮,人骨拿做宗教法器和法事,可能是从苯教流传下来的吧。佛教在世界各国都采用当地的习俗,这是大家能够看得见的。

泰国僧人用的修行方式是以尸骨来提醒无常。难道泰国僧人都很残酷吗?

或许印度人还觉得洋人吃牛肉很野蛮呢。。。

Post by 阿牛 on 2008, May 8, 8: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悉尼时政焦点论坛之:袁红冰揭西藏暴力事件真相 (图)

5月4日下午,历时3个半小时的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在不同族裔与会者热烈探讨的氛围中结束。这个研讨会主题涉及目前全球关注的西藏问题、对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出现的暴力事件,以及台湾新政府与中共的关系等问题。

《时政焦点论坛》由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作家、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教授主讲,由中国当代政治研究学者、作家陈红莘女士主持,与会演讲嘉宾还有原西北大学法律系教师、悉尼大学荣誉法学硕士袁铁明先生、六四学运领袖冯海光先生。其中袁红冰分三次阐述了对几个热门话题的看法。
  
以下是袁红冰演讲的第一部分(根据录音整理):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的心情很沉痛。藏人,我们的兄弟和朋友正在流血。

从2008 年的3月份开始,出现了所谓"西藏事件"。西藏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从中共申办北京奥运的那一天起,中共暴政就在持续一个政治阴谋,那就是借北京奥运的名义,通过对人权,特别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全面封锁来强化中共暴政专制的一党统治。谁在使北京奥运政治化?不是别人,正是中共暴政。而这次对藏人的大屠杀,就是中共暴政使北京奥运政治化的政治阴谋的组成部分。目前正在西藏发生的中共暴政对藏族人民的屠杀,是中共暴政50年来所犯下的种种反人类罪行的最新证据。
  
现在中共暴政正在制造两个谎言。第一个是,这次西藏事件是汉人和藏人之间的冲突。这完全是谎言。这次事件的真相是:中共暴政用铁血手段迫使人们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同藏传佛教文化之间的冲突;是中共暴政企图全面控制人们的心灵,与西藏人争取自己的精神信仰之间的冲突;是自由的西藏人同中共暴政之间的冲突。

汉藏之间无冲突。现在汉人和藏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无论是汉人的文化,还是藏族的藏传佛教文化,都处于灭绝的边缘。

中共暴政现在制造第二个谎言是,这次的西藏事件是藏人的一次暴力事件。这更是一个无耻的谎言。藏人无暴力。为了创作《金色的圣山》,我曾七次进藏。藏族的僧侣完全不可能有暴力,他們是精神修炼的群体,属于一个全民信教的民族。他们怎么可能有暴力?现在的中国在西藏只有一种暴力,那就是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而现在藏人正在这种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下被杀戮。

据中共内部一些警察系统内有良知的朋友透露,在3月10日,有10名左右的藏族僧侣和平地进行抗议,要求保留他们自己民族的文化。当时中共暴政没有制止和实施镇压。3月14日,中共暴政对另一次新的藏族的和平抗议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打死打伤了很多藏人。在这次抗议之后,拉萨街头有12个小时没有警察。中共最高层下令,在这12个小时之内,所有的警察都撤回他们的驻地。与此同时,由中共暴政的武警和其他特务人员所扮成的藏族僧侣和平民开始制造暴力动乱的假象。12个小时之后,当暴政已经收集到足够多的这种由他们伪造的证据之后,军警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活动。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中共暴政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统治的政权。大家想必还记得在几年之前,当SARS已经在北京大规模流行,当时中共的卫生部长居然还在电视台上向全世界宣布:北京是安全的,北京没有SARS。这只是众多一个例子。从中共建政以来,它们的所作所为使人们有理由相信,它们确实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來维持自己统治的专制政权。所谓专制之下无真相,专制的铁幕之后无真实。

Post by dw on 2008, May 8, 5: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西藏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这片崛起于云端之上的高原,她是万河之母。东亚大陆,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的所有的大河几乎都是从这片神圣的高原上发源。长江、黄河、湄公河、恒河、印度河都发源于这片雪域高原。从这片雪域高原流下来的河水养育了东方文明,养育了中华文明,也养育了印度文明。我们本应该对这片高原满怀着崇敬之心。这片高原上生活着一个民族--藏族。

在历史上,他们曾经极其强悍,就是当中原的帝国最强大的时候,也就是唐朝的时候,吐蕃的兵锋曾經直逼长安城下,迫使当时的唐朝皇帝不得不用自己的公主去交换和平。但是自从藏人信奉藏传佛教之后,他们改变了。大海平静了,风暴平息了。在高原上出现了一个信奉以慈悲、悲悯天下的情怀为主要追求的精神修炼团体。

在信奉佛教的藏人心中只有慈悲,他们使人的生命变成一次朝圣之旅。他们忽视、轻视物质的享受,他们追求精神的信念。在今天整个人类都疯狂追求物欲的情况下,有这样的一个民族,用他们对自己精神情怀的崇敬的追求,来表现出一种敬宗教净土的伟大的时候,我们难道没有想到,对于整个人类都是一个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
  
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极,上面布满了冰川雪壁。西藏的这个第三极的地位使它成为整个地球生态平衡的一个支点。如果这个支点坍塌了,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将受到人类难以承受的破坏。而上苍让藏人--这样一个忠实于自己的精神信念,把生命作为一次朝圣之旅的民族生活在雪域高原上,是整个人类的福祉。

我所见到的藏人,男的都像高原上的岩石,女的都像高原上的花朵。他们和整个的自然融为一体。他们的生存只是为了表达对自己精神信仰的虔诚。他们不会去疯狂地追求物欲,他们不会用掠夺式的经济开发来破坏雪域高原上的生态环境。他们没有去惊骇任何人,他们只是想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面对这样的民族,中共暴政进行了50年的政治压迫和血腥屠杀。这样的压迫和屠杀今天仍然在进行。
  
我说过,藏人无暴力。我坚信,当中共暴政对手无寸铁的藏人进行屠杀的时候,藏人拥有正当防卫的神圣权利(掌声)。我也相信,就像伟大的先哲卢梭先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在暴政面前,人民拥有起义的权利(掌声)。

最近,中共又企图要与藏人和谈。有一些奴性露骨的人又开始为中共这一虚假的表示欢呼。中共屠刀上的血还没有干,他们还没有洗干净自己屠杀藏人的手,他们有什么资格和藏人进行谈判?他们是一群反人类的罪犯。他们首先应该做的是向藏人低头认罪。现在去和中共暴政谈判,那将侮辱西藏人为自己的精神信仰自由而永流的血,那是侮辱了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而死去的那些最勇敢的藏人的英灵。

西藏的高度自治不可能通过和中共的谈判来获得。在中国,各个少数民族,不仅是藏族,包括其他的少数民族,不仅没有高度自治,他们连低度的自治也没有。所谓的几个自治区的设立,都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也是为了欺骗中国人民。每一个所谓的自治区实行的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绝对统治。中共暴政的天性就是绝对的集权专制,在和中共暴政去谈论什么高度自治只能是与虎谋皮。
  
在很多年之前,我当时在北京大学读书,我认识了一批在北京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学院读书的藏人同学。藏人的脸部的轮廓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他们那被高原上的阳光烧成铁黑色的脸,使他们看起来像英俊的铁汉。有一次,我和这样一群英俊的铁汉一起喝酒。狂饮之后,这些藏人兄弟痛哭失声。那时候我才知道,一群铁汉的哭泣真正能够震天撼地。我问他们为什么哭?他们说,你不知道,当官的要把我们藏人的心挖出来,换上一颗肮脏的心。就从那刻起,藏人触动了我,我于是有了创作《金色的圣山》的冲动--这是关于藏人苦难命运和心灵苦难的愿望。
  
今天,我希望整个人类,特别是中国人,让我们唤醒自己的良知,让我们帮助藏人,保住他们胸膛里的一颗圣洁的佛心吧!

Post by dw on 2008, May 8, 5: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悉尼时政焦点论坛之:袁红冰揭西藏暴力事件真相 (图)
袁红冰 看中国 2008年05月07日     字体大小: Decrease font Enlarge font 

5月4日下午,历时3个半小时的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在不同族裔与会者热烈探讨的氛围中结束。这个研讨会主题涉及目前全球关注的西藏问题、对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出现的暴力事件,以及台湾新政府与中共的关系等问题。

《时政焦点论坛》由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作家、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教授主讲,由中国当代政治研究学者、作家陈红莘女士主持,与会演讲嘉宾还有原西北大学法律系教师、悉尼大学荣誉法学硕士袁铁明先生、六四学运领袖冯海光先生。其中袁红冰分三次阐述了对几个热门话题的看法。
  
以下是袁红冰演讲的第一部分(根据录音整理):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的心情很沉痛。藏人,我们的兄弟和朋友正在流血。

从2008 年的3月份开始,出现了所谓"西藏事件"。西藏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从中共申办北京奥运的那一天起,中共暴政就在持续一个政治阴谋,那就是借北京奥运的名义,通过对人权,特别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全面封锁来强化中共暴政专制的一党统治。谁在使北京奥运政治化?不是别人,正是中共暴政。而这次对藏人的大屠杀,就是中共暴政使北京奥运政治化的政治阴谋的组成部分。目前正在西藏发生的中共暴政对藏族人民的屠杀,是中共暴政50年来所犯下的种种反人类罪行的最新证据。
  
现在中共暴政正在制造两个谎言。第一个是,这次西藏事件是汉人和藏人之间的冲突。这完全是谎言。这次事件的真相是:中共暴政用铁血手段迫使人们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同藏传佛教文化之间的冲突;是中共暴政企图全面控制人们的心灵,与西藏人争取自己的精神信仰之间的冲突;是自由的西藏人同中共暴政之间的冲突。

汉藏之间无冲突。现在汉人和藏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无论是汉人的文化,还是藏族的藏传佛教文化,都处于灭绝的边缘。

中共暴政现在制造第二个谎言是,这次的西藏事件是藏人的一次暴力事件。这更是一个无耻的谎言。藏人无暴力。为了创作《金色的圣山》,我曾七次进藏。藏族的僧侣完全不可能有暴力,他們是精神修炼的群体,属于一个全民信教的民族。他们怎么可能有暴力?现在的中国在西藏只有一种暴力,那就是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而现在藏人正在这种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下被杀戮。

据中共内部一些警察系统内有良知的朋友透露,在3月10日,有10名左右的藏族僧侣和平地进行抗议,要求保留他们自己民族的文化。当时中共暴政没有制止和实施镇压。3月14日,中共暴政对另一次新的藏族的和平抗议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打死打伤了很多藏人。在这次抗议之后,拉萨街头有12个小时没有警察。中共最高层下令,在这12个小时之内,所有的警察都撤回他们的驻地。与此同时,由中共暴政的武警和其他特务人员所扮成的藏族僧侣和平民开始制造暴力动乱的假象。12个小时之后,当暴政已经收集到足够多的这种由他们伪造的证据之后,军警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活动。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中共暴政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统治的政权。大家想必还记得在几年之前,当SARS已经在北京大规模流行,当时中共的卫生部长居然还在电视台上向全世界宣布:北京是安全的,北京没有SARS。这只是众多一个例子。从中共建政以来,它们的所作所为使人们有理由相信,它们确实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來维持自己统治的专制政权。所谓专制之下无真相,专制的铁幕之后无真实。
  
西藏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这片崛起于云端之上的高原,她是万河之母。东亚大陆,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的所有的大河几乎都是从这片神圣的高原上发源。长江、黄河、湄公河、恒河、印度河都发源于这片雪域高原。从这片雪域高原流下来的河水养育了东方文明,养育了中华文明,也养育了印度文明。我们本应该对这片高原满怀着崇敬之心。这片高原上生活着一个民族--藏族。

在历史上,他们曾经极其强悍,就是当中原的帝国最强大的时候,也就是唐朝的时候,吐蕃的兵锋曾經直逼长安城下,迫使当时的唐朝皇帝不得不用自己的公主去交换和平。但是自从藏人信奉藏传佛教之后,他们改变了。大海平静了,风暴平息了。在高原上出现了一个信奉以慈悲、悲悯天下的情怀为主要追求的精神修炼团体。

在信奉佛教的藏人心中只有慈悲,他们使人的生命变成一次朝圣之旅。他们忽视、轻视物质的享受,他们追求精神的信念。在今天整个人类都疯狂追求物欲的情况下,有这样的一个民族,用他们对自己精神情怀的崇敬的追求,来表现出一种敬宗教净土的伟大的时候,我们难道没有想到,对于整个人类都是一个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
  
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极,上面布满了冰川雪壁。西藏的这个第三极的地位使它成为整个地球生态平衡的一个支点。如果这个支点坍塌了,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将受到人类难以承受的破坏。而上苍让藏人--这样一个忠实于自己的精神信念,把生命作为一次朝圣之旅的民族生活在雪域高原上,是整个人类的福祉。

我所见到的藏人,男的都像高原上的岩石,女的都像高原上的花朵。他们和整个的自然融为一体。他们的生存只是为了表达对自己精神信仰的虔诚。他们不会去疯狂地追求物欲,他们不会用掠夺式的经济开发来破坏雪域高原上的生态环境。他们没有去惊骇任何人,他们只是想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面对这样的民族,中共暴政进行了50年的政治压迫和血腥屠杀。这样的压迫和屠杀今天仍然在进行。
  
我说过,藏人无暴力。我坚信,当中共暴政对手无寸铁的藏人进行屠杀的时候,藏人拥有正当防卫的神圣权利(掌声)。我也相信,就像伟大的先哲卢梭先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在暴政面前,人民拥有起义的权利(掌声)。

最近,中共又企图要与藏人和谈。有一些奴性露骨的人又开始为中共这一虚假的表示欢呼。中共屠刀上的血还没有干,他们还没有洗干净自己屠杀藏人的手,他们有什么资格和藏人进行谈判?他们是一群反人类的罪犯。他们首先应该做的是向藏人低头认罪。现在去和中共暴政谈判,那将侮辱西藏人为自己的精神信仰自由而永流的血,那是侮辱了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而死去的那些最勇敢的藏人的英灵。

西藏的高度自治不可能通过和中共的谈判来获得。在中国,各个少数民族,不仅是藏族,包括其他的少数民族,不仅没有高度自治,他们连低度的自治也没有。所谓的几个自治区的设立,都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也是为了欺骗中国人民。每一个所谓的自治区实行的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绝对统治。中共暴政的天性就是绝对的集权专制,在和中共暴政去谈论什么高度自治只能是与虎谋皮。
  
在很多年之前,我当时在北京大学读书,我认识了一批在北京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学院读书的藏人同学。藏人的脸部的轮廓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他们那被高原上的阳光烧成铁黑色的脸,使他们看起来像英俊的铁汉。有一次,我和这样一群英俊的铁汉一起喝酒。狂饮之后,这些藏人兄弟痛哭失声。那时候我才知道,一群铁汉的哭泣真正能够震天撼地。我问他们为什么哭?他们说,你不知道,当官的要把我们藏人的心挖出来,换上一颗肮脏的心。就从那刻起,藏人触动了我,我于是有了创作《金色的圣山》的冲动--这是关于藏人苦难命运和心灵苦难的愿望。
  
今天,我希望整个人类,特别是中国人,让我们唤醒自己的良知,让我们帮助藏人,保住他们胸膛里的一颗圣洁的佛心吧!

Post by dw on 2008, May 8, 5: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悉尼时政焦点论坛之:袁红冰揭西藏暴力事件真相 (图)

5月4日下午,历时3个半小时的悉尼《时政焦点论坛》在不同族裔与会者热烈探讨的氛围中结束。这个研讨会主题涉及目前全球关注的西藏问题、对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出现的暴力事件,以及台湾新政府与中共的关系等问题。

《时政焦点论坛》由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作家、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教授主讲,由中国当代政治研究学者、作家陈红莘女士主持,与会演讲嘉宾还有原西北大学法律系教师、悉尼大学荣誉法学硕士袁铁明先生、六四学运领袖冯海光先生。其中袁红冰分三次阐述了对几个热门话题的看法。
  
以下是袁红冰演讲的第一部分(根据录音整理):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的心情很沉痛。藏人,我们的兄弟和朋友正在流血。

从2008 年的3月份开始,出现了所谓"西藏事件"。西藏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从中共申办北京奥运的那一天起,中共暴政就在持续一个政治阴谋,那就是借北京奥运的名义,通过对人权,特别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全面封锁来强化中共暴政专制的一党统治。谁在使北京奥运政治化?不是别人,正是中共暴政。而这次对藏人的大屠杀,就是中共暴政使北京奥运政治化的政治阴谋的组成部分。目前正在西藏发生的中共暴政对藏族人民的屠杀,是中共暴政50年来所犯下的种种反人类罪行的最新证据。
  
现在中共暴政正在制造两个谎言。第一个是,这次西藏事件是汉人和藏人之间的冲突。这完全是谎言。这次事件的真相是:中共暴政用铁血手段迫使人们接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同藏传佛教文化之间的冲突;是中共暴政企图全面控制人们的心灵,与西藏人争取自己的精神信仰之间的冲突;是自由的西藏人同中共暴政之间的冲突。

汉藏之间无冲突。现在汉人和藏人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无论是汉人的文化,还是藏族的藏传佛教文化,都处于灭绝的边缘。

中共暴政现在制造第二个谎言是,这次的西藏事件是藏人的一次暴力事件。这更是一个无耻的谎言。藏人无暴力。为了创作《金色的圣山》,我曾七次进藏。藏族的僧侣完全不可能有暴力,他們是精神修炼的群体,属于一个全民信教的民族。他们怎么可能有暴力?现在的中国在西藏只有一种暴力,那就是中共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而现在藏人正在这种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下被杀戮。

据中共内部一些警察系统内有良知的朋友透露,在3月10日,有10名左右的藏族僧侣和平地进行抗议,要求保留他们自己民族的文化。当时中共暴政没有制止和实施镇压。3月14日,中共暴政对另一次新的藏族的和平抗议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打死打伤了很多藏人。在这次抗议之后,拉萨街头有12个小时没有警察。中共最高层下令,在这12个小时之内,所有的警察都撤回他们的驻地。与此同时,由中共暴政的武警和其他特务人员所扮成的藏族僧侣和平民开始制造暴力动乱的假象。12个小时之后,当暴政已经收集到足够多的这种由他们伪造的证据之后,军警开始了大规模的镇压活动。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历史已经多次证明,中共暴政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统治的政权。大家想必还记得在几年之前,当SARS已经在北京大规模流行,当时中共的卫生部长居然还在电视台上向全世界宣布:北京是安全的,北京没有SARS。这只是众多一个例子。从中共建政以来,它们的所作所为使人们有理由相信,它们确实是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來维持自己统治的专制政权。所谓专制之下无真相,专制的铁幕之后无真实。
  
西藏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这片崛起于云端之上的高原,她是万河之母。东亚大陆,南亚次大陆和东南亚的所有的大河几乎都是从这片神圣的高原上发源。长江、黄河、湄公河、恒河、印度河都发源于这片雪域高原。从这片雪域高原流下来的河水养育了东方文明,养育了中华文明,也养育了印度文明。我们本应该对这片高原满怀着崇敬之心。这片高原上生活着一个民族--藏族。

在历史上,他们曾经极其强悍,就是当中原的帝国最强大的时候,也就是唐朝的时候,吐蕃的兵锋曾經直逼长安城下,迫使当时的唐朝皇帝不得不用自己的公主去交换和平。但是自从藏人信奉藏传佛教之后,他们改变了。大海平静了,风暴平息了。在高原上出现了一个信奉以慈悲、悲悯天下的情怀为主要追求的精神修炼团体。

在信奉佛教的藏人心中只有慈悲,他们使人的生命变成一次朝圣之旅。他们忽视、轻视物质的享受,他们追求精神的信念。在今天整个人类都疯狂追求物欲的情况下,有这样的一个民族,用他们对自己精神情怀的崇敬的追求,来表现出一种敬宗教净土的伟大的时候,我们难道没有想到,对于整个人类都是一个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
  
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极,上面布满了冰川雪壁。西藏的这个第三极的地位使它成为整个地球生态平衡的一个支点。如果这个支点坍塌了,整个地球的生态环境将受到人类难以承受的破坏。而上苍让藏人--这样一个忠实于自己的精神信念,把生命作为一次朝圣之旅的民族生活在雪域高原上,是整个人类的福祉。

我所见到的藏人,男的都像高原上的岩石,女的都像高原上的花朵。他们和整个的自然融为一体。他们的生存只是为了表达对自己精神信仰的虔诚。他们不会去疯狂地追求物欲,他们不会用掠夺式的经济开发来破坏雪域高原上的生态环境。他们没有去惊骇任何人,他们只是想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面对这样的民族,中共暴政进行了50年的政治压迫和血腥屠杀。这样的压迫和屠杀今天仍然在进行。
  
我说过,藏人无暴力。我坚信,当中共暴政对手无寸铁的藏人进行屠杀的时候,藏人拥有正当防卫的神圣权利(掌声)。我也相信,就像伟大的先哲卢梭先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在暴政面前,人民拥有起义的权利(掌声)。

最近,中共又企图要与藏人和谈。有一些奴性露骨的人又开始为中共这一虚假的表示欢呼。中共屠刀上的血还没有干,他们还没有洗干净自己屠杀藏人的手,他们有什么资格和藏人进行谈判?他们是一群反人类的罪犯。他们首先应该做的是向藏人低头认罪。现在去和中共暴政谈判,那将侮辱西藏人为自己的精神信仰自由而永流的血,那是侮辱了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而死去的那些最勇敢的藏人的英灵。

西藏的高度自治不可能通过和中共的谈判来获得。在中国,各个少数民族,不仅是藏族,包括其他的少数民族,不仅没有高度自治,他们连低度的自治也没有。所谓的几个自治区的设立,都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也是为了欺骗中国人民。每一个所谓的自治区实行的都是中国共产党的绝对统治。中共暴政的天性就是绝对的集权专制,在和中共暴政去谈论什么高度自治只能是与虎谋皮。
  
在很多年之前,我当时在北京大学读书,我认识了一批在北京民族学院和中央民族学院读书的藏人同学。藏人的脸部的轮廓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他们那被高原上的阳光烧成铁黑色的脸,使他们看起来像英俊的铁汉。有一次,我和这样一群英俊的铁汉一起喝酒。狂饮之后,这些藏人兄弟痛哭失声。那时候我才知道,一群铁汉的哭泣真正能够震天撼地。我问他们为什么哭?他们说,你不知道,当官的要把我们藏人的心挖出来,换上一颗肮脏的心。就从那刻起,藏人触动了我,我于是有了创作《金色的圣山》的冲动--这是关于藏人苦难命运和心灵苦难的愿望。
  
今天,我希望整个人类,特别是中国人,让我们唤醒自己的良知,让我们帮助藏人,保住他们胸膛里的一颗圣洁的佛心吧!

Post by decrease on 2008, May 8, 5: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像四川

Post by 123 on 2008, May 8, 5: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其实要说被共产党没收的财产和被饿死被加害的家人和朋友,很多汉族人也能列举出一串名单出来.我也不例外.在现在民族矛盾激化的情势下,这又被藏人拿出来往伤口上撒盐了.
共产党历史上对人民的恩怨,在它未来失去政权的时候一定会被总结的,到时候再让佛主或是上帝决定要不要下地狱吧.现在提出这些30年前的恩怨,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还是专注于现在的问题吧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中共统治下,仅仅我的直系亲属中就有五十多个人被杀,被关,被斗。我们在四九年以前一直过着很好的生活。
这就是阿来所说的变化,变得我们没有了房子,土地,山林。

Post by juce on 2008, May 8, 4: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四九年前,我们家乡凡是真真的藏族家庭,没有太穷的人。中共占领藏区后,划分阶级成分,我们家乡凡是我认识和知道的藏族家庭,全都定位地牧主,富牧农。


请问您家住在哪里?是山南吗?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您家乡在“解放前”的情况?

Post by 自由中国 on 2008, May 8, 3: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斯塔和向巴平措都说他们是贫寒出身,是对的,因为他们家庭的财产被中共没收了。在中共统治下,监狱就在他们面前,他们还能说啥?

   您应该就是失去利益的哪一些人吧???
    话说回来,没有阶级就没有社会!!!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8, 2: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雄天也应该参与谈判!!!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8, 2: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其实,共产党国家和西方国家最大的不同在于没有小的,微观的机制来调节内部的矛盾,西方国家由于允许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游行自由,因此细微的矛盾能得到逐步的释放,而中国只能在那里积累着,没有机会释放,而一释放就是暴民式的大爆发。其实,于此对应的是老百姓欠缺民主素养,欠缺公民意识,在老实的顺民和暴戾的暴民二个极端之间来回跳跃。

那次原因之一,就在于共产党根本没有对付这些骚乱的手段和经验而已,对付不住了,只有开枪一途。

现在在内地形成了“散步”类的抗议活动,上几次是在厦门和上海,最新是在成都抗议修建化工厂,参加者面带口罩,一声不发,不打标语,走完一段路。即对当局表达了政见,又不会让共产党感到统治受危险的感觉,因此能比较好的实现这个目的。我觉得这是一种比较积极的方法。

反之观察西藏这次抗议,要么是高喊口号,甚至是西藏独立的口号,打出标志西藏独立的雪山狮子旗,甚至打砸商店。这些抗议活动在目前是肯定要遭到镇压,而对于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好处的。就是说,这些抗议活动很大程度只是情绪的发泄,而不是想表达什么可以实现的目标或者希望。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问题:胡耀邦实行藏人治藏和80年代末的西藏游行之间的必然联系    
    回到80年代末的西藏。当时上街游行的僧人不多,参加的人数也少。如果政府能够和游行者协商,划出游行线路,那次事件只是和平游行而已,不会对藏汉关系,对共产党的统治造成任何威胁和不利影响。但当时,政府内部的意见太不统一,分歧太大,于是中央干脆下令:定性为敌我矛盾,坚决镇压。那次事件,不仅镇压了,而且杀死了很多无辜的人,导致藏汉关系开始恶化,共产党开始在臧人心目中失去威信,并且成了今年的3/10事件的铺垫。
    中国几次大的政治事件,主要原因都是中共内部意见不统一,发生严重的内斗,结果人民成了牺牲品。这也是中国的一个特有现象。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8, 11: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阿佳拉
你們不是孤獨的 也不是無援的
我們可以幫你們寫.幫你們說
告訴世界發生在西藏與西藏人民身上的事( 同樣發生在中國人民身上ㄚ )
我們是人 不只希望自己過的好 也希望大家能夠獲得應有的幸福與權利
假如我們沉默 等同默許傷害.屠殺的進行
在嚴密控制下的藏人們都願意犧牲生命爭取西藏的未來
我們身為自由國家的台灣人 有何理由不為你們說 不為你們寫??

Post by ann on 2008, May 8, 11: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联合国宪章赋予民族的自治与独立的权利.
万湖会议所商讨是如何妥善安置犹太人,会议并拟订在德国和波兰交界处划分一块约相当于现在两个以色列国领土那么大的土地,作为全球犹太人建国的基地,同时由第三帝国财政部拨款13亿马克作为犹太人建国经费,这笔钱款将由第三帝国财政部下设的“犹太人问题委员会”和全部由犹太人组成的“犹太人复国委员会”共同管理。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9: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问题:胡耀邦实行藏人治藏和80年代末的西藏游行之间的必然联系
    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在中国的大背景下来考虑。
    其实,汉人太想把自己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好国家了。不仅政治清明,科技强大,文化文明,而且人民生活幸福。汉人人口众多,人民勤劳,自古以来为世界作出了贡献。汉人在这一百多年来从未停止探索,实践,试图复兴中国文明,让汉人重新屹立于世界强民族之林。别的汉人已经走出了阴影,建立了民主,富裕的国家或地区,或已经移居到其他民族和文明为主的国家成为外国人,总体都过上了幸福,安全,有希望,有质量的生活。现在只谈汉人的主体:中国。
    中国成立以来,虽饱经磨难,意识形态的反复,血腥的创伤,但民族性格和良知未丧失殆尽。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中国放弃斗争政策,整个国家快速倾向人性化,整个民族开始反思,大批有良知的人充满中国各个阶层,包括权力高层,政治中心。这段时间,是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一段时间,虽然还有零星的一些运动或政治事件,但中国的确是在越变越好,几乎快要成功达成政治转型,即变成一个民主国家。那时,学术氛围很浓,社会价值观也正常,社会也挺开明。河殇这样的片子可在央视一套播出。那时,无论是政府内部的开明政策,还是民间的游行示威,包括六四,西藏游行,开始时并不带有血腥色彩,没有全面推翻现政府的诉求,只是在不同的领域,试图把中国推向民主。但是,这些运动的确要求中国现政府彻底清除诸如腐败,专制和殖民化。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共产党中的实权派开始后悔了。因为1:改革不会影响共产党的政权,但绝对会影响共产党内当权派的利益和地位,导致权力结构发生变化,这是当权派绝对不允许的。2:共产党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虽想把中国变好,但不知怎样具体实施。3:由于共产党的执政素质太低,当权派从无知变成恐惧,再变成镇压。
    结果,中国,西藏就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中国文化有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所有政治,经济,文化,民族问题最后都变成了权力或利益之争。这和汉人太重利,思维情绪化,考虑问题不客观,做事不理性,没有科学精神和普世原则有直接的关系。
    每当想起中国和汉人时,我的感觉很矛盾。我更多的感觉是厌倦,失望和遗憾,而不是仇恨。因为,这一切缘于贪婪和无知。
    回到80年代末的西藏。当时上街游行的僧人不多,参加的人数也少。如果政府能够和游行者协商,划出游行线路,那次事件只是和平游行而已,不会对藏汉关系,对共产党的统治造成任何威胁和不利影响。但当时,政府内部的意见太不统一,分歧太大,于是中央干脆下令:定性为敌我矛盾,坚决镇压。那次事件,不仅镇压了,而且杀死了很多无辜的人,导致藏汉关系开始恶化,共产党开始在臧人心目中失去威信,并且成了今年的3/10事件的铺垫。
    中国几次大的政治事件,主要原因都是中共内部意见不统一,发生严重的内斗,结果人民成了牺牲品。这也是中国的一个特有现象。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8, 4: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四九年前,我们家乡凡是真真的藏族家庭,没有太穷的人。中共占领藏区后,划分阶级成分,我们家乡凡是我认识和知道的藏族家庭,全都定位地牧主,富牧农。

地牧主,富牧农似乎占30%巴. 只能说你家确实有钱,交往的都是相对有钱人
至少旱区是这样的,不知道藏区怎么情况.不过也太惨了

Post by nameless on 2008, May 8, 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这个你说严重了,要是他们不想干,可以像很多人一样,退居到后面去,不参与这些事情。

那个格勒讲得很绘声绘色,不像是假的。
http://news.sina.com.cn/c/2008-04-29/151315451498.shtml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斯塔和向巴平措都说他们是贫寒出身,是对的,因为他们家庭的财产被中共没收了。在中共统治下,监狱就在他们面前,他们还能说啥?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8, 2: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斯塔和向巴平措都说他们是贫寒出身,是对的,因为他们家庭的财产被中共没收了。在中共统治下,监狱就在他们面前,他们还能说啥?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2: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四九年前,我们家乡凡是真真的藏族家庭,没有太穷的人。中共占领藏区后,划分阶级成分,我们家乡凡是我认识和知道的藏族家庭,全都定位地牧主,富牧农。

引用 dream 说过的话:
你们是贵族吧? 斯塔和向巴平措都说自己是贫寒出身,在过去的社会里面他们根本没有出头之日。还有那个藏族博士格勒也是这么说的。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2: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你们是贵族吧? 斯塔和向巴平措都说自己是贫寒出身,在过去的社会里面他们根本没有出头之日。还有那个藏族博士格勒也是这么说的。

引用 恋恋图伯特 说过的话:
中共统治下,仅仅我的直系亲属中就有五十多个人被杀,被关,被斗。我们在四九年以前一直过着很好的生活。
这就是阿来所说的变化,变得我们没有了房子,土地,山林。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8, 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中共统治下,仅仅我的直系亲属中就有五十多个人被杀,被关,被斗。我们在四九年以前一直过着很好的生活。
这就是阿来所说的变化,变得我们没有了房子,土地,山林。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Icybo 说过的话:
我是生活在澳洲的汉人,看了你的博客,一些观点和想法我确实不能同意,我能理解并赞同宗教自由的渴望和民族文化的保留,但绝对不会支持西藏的独立。我也有些北京的藏人朋友,他们也是表达类似的想法,并没有要求独立的愿望。我相信任何一个政权,在面对国土分裂的情况下都会动用国家机器去粉碎。中国不是南斯拉夫这样的弱国,是美国这样的强国。我相信大部分华人一样,如果不是威胁到国土完整,是支持藏胞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保留的。还有就是不明白的是,达赖确实是宗教领袖,他是西藏4大教派之一的领袖,并不是所有藏族的精神领袖啊。西藏其他三大教派的声音,至今好像没有听到。今天听到一段美国人的电话采访Mp3,里面对西藏的历史和现状做了一些比较客观的论述。http://www.ncuscr.org/programs/china-and-tibet
建议大家可以去听听。至于宗教本身,我也比较困惑,问什么这么强调心灵净化的宗教,以前会有喇嘛用人皮,人骨拿做宗教法器和法事呢?而且西藏的各喇嘛教派之间的争斗和战争也没有停止过啊。


汉人对于已经在手中的领土不希望分裂出去,这点藏人是可以理解的,立场不尽相同,但是如果都能相互理解,起码是个好的开端,大家可以慢慢沟通协商,找出一个能满足双方利益的最好的办法。

HH达赖喇嘛是格鲁派的领袖,虽然我不是格鲁派的人,但是我同样认为他是全体藏人的精神领袖,这个和教派是无关的。而我所认识的藏人中,每个人对此的看法都是一致的。最近这一百年中,藏族内已经鲜有严重的教派之争了,尤其是最近五十年中,大家面对民族的存亡问题,早已把狭隘的教派之见抛弃了。HH达赖喇嘛的身份不光是藏族精神领袖的宗教身份,他同样也有他的政治身份,所以,作为一个政治领袖出来发言没什么不妥的,也没有必要再把其他教派的领袖拖进来。我们藏人非格鲁派的人都没有任何异议,汉人干嘛要对此“抱不平”呢?

至于你说的关于过去做法事的那些法器的材料,我只能说,那并非是残忍的剥活人皮和拆活人骨,如果你对藏地密宗有深入的了解的话,那你自然会理解它的含义,如果始终不能理解,那你也认为这不过是藏人的“诡辩”而已,这个问题在此我就不进行深入的解释了。

Post by 阿甚 on 2008, May 8, 1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Al.Q.=阿来能代表藏族,真是天下笑话。

Post by 恋恋图伯特 on 2008, May 8, 12: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引用 图伯特心 说过的话:
您并不孤独,有600多万的西藏人支持您。


真无耻呀,谁让你代表了?据说程文萨会藏文不?

Post by 拉拉 on 2008, May 7, 11: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我是生活在澳洲的汉人,看了你的博客,一些观点和想法我确实不能同意,我能理解并赞同宗教自由的渴望和民族文化的保留,但绝对不会支持西藏的独立。我也有些北京的藏人朋友,他们也是表达类似的想法,并没有要求独立的愿望。我相信任何一个政权,在面对国土分裂的情况下都会动用国家机器去粉碎。中国不是南斯拉夫这样的弱国,是美国这样的强国。我相信大部分华人一样,如果不是威胁到国土完整,是支持藏胞的宗教信仰和文化保留的。还有就是不明白的是,达赖确实是宗教领袖,他是西藏4大教派之一的领袖,并不是所有藏族的精神领袖啊。西藏其他三大教派的声音,至今好像没有听到。今天听到一段美国人的电话采访Mp3,里面对西藏的历史和现状做了一些比较客观的论述。http://www.ncuscr.org/programs/china-and-tibet
建议大家可以去听听。至于宗教本身,我也比较困惑,问什么这么强调心灵净化的宗教,以前会有喇嘛用人皮,人骨拿做宗教法器和法事呢?而且西藏的各喇嘛教派之间的争斗和战争也没有停止过啊。

Post by Icybo on 2008, May 7, 1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Dear Woser,

I read this when it came out bu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you have my and many other people's support. I am a Tibetan student at a US university and have been passing out information about your blog to my Han friends. I don't expect people to agree with everything you say but I do hope that people are more open-minded enough to read some of the articles on your blog. As a Tibetan, most of the articles sound very true, despite some of them being very painful to read. I don't know how else to improve current condition but to dialogue with Han people and have open conversations with them. It's not easy to do but I am hopeful that changes will happen through gradual steps. I hope you are well and please take care of yourself. You are one of a kind!

Post by response on 2008, May 7, 10: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著名藏族作家阿来谈藏区新变化  
2008年05月06日 18:55:04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成都5月6日电 题:“今天的藏族人正在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思想自由”--著名藏族作家阿来谈藏区新变化

    新华社记者苑坚

    “中国藏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的巨变有目共睹,但藏区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变化是人的变化,包括思想自由和废除等级制度。”以《尘埃落定》闻名中外的藏族作家阿来5日在成都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年近50的阿来,是从四川西北部藏区一个只有20多户人家的小山寨走出来的作家。多年来他漫游在藏区的土地上,透彻地了解藏区的历史与现实,并成为一个从藏区走向世界的著名作家。

    阿来以一个思想者的睿智阐述了他对藏区变化的见解:

    思想自由就是最美的“人间天堂”——今天的藏族人正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思想自由。藏族真正的、最大的悲哀是比全世界人类都经历了漫长的、黑暗的中世纪。到清代时,欧洲已经文艺复兴并走出中世纪的黑暗时,藏区却更加沉入这种黑暗,并一直延续到上世纪中期。

    今天的藏族人可以信仰任何宗教。而在半个世纪以前的西藏和整个藏区,“宗教一统”使藏族人的精神生活完全是接受宗教的灌输。达赖集团在世界面前美化自己,试问在他们统治藏区时,他们给过藏族人信仰别的宗教的自由吗?没有!

    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的牧师或教皇,都不敢说自己就是信教教民的代表,更不可能去阻碍教民个人的发展和在改变命运方面的努力,而达赖集团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以一小撮人代表整体藏族的“神话”早已破灭了,将来也不会再有。

    在达赖集团“政教合一”的统治中,上层集团执行愚民政策,把佛教消极的部分向百姓传播,让百姓承受严格等级制度的束缚,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即主子生来就是尊贵的主子,农奴生来就是下贱的农奴,穷人就应该不识字就应该受穷。在“你上一世有罪”的谎言里,除了极少数高等僧侣,藏族百姓只能相信“天命”并各安其位,把一切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寄托给来世。

    藏族一代人的解放,改变了藏族人落后于世界几百年的价值观。在藏区解放后的半个世纪,普通藏族人通过现代教育,拥有了过去被垄断的受教育的权利,这才有了真正的思想自由。藏族人掌握了文字和语言工具,进入不同的思想、文化领域——我们才知道我们是独立的人,而不是等级制度中像农奴一样可以被随便交换的物件;我们才知道改变今生的命运不必等到来世,可以通过今生的努力来改变;我们通过现代教育获得了建筑、饲养、管理的生产技能,把知识投入物质生产中去,改变了非常原始的劳作方式;我们除了可以了解佛教对人生、对世界的基本看法,也可以信仰基督教、天主教或伊斯兰教……

    我们这一两代藏族人比祖辈一千年经历的变化都大,而且很好地融入了现代社会,有时想想这是不可思议的。况且,我们留下的精神和意识还会自动在下一代人身上继续传播。

    我在瑞士苏黎世一个演讲上,一位在海外的藏族女士对我说:你在小说《尘埃落定》里写以前的贵族杀了那么多人,过去的西藏不是这样的,他们从来不杀人。我说:对不起,大概我们生活在两个西藏,你一个,我一个,我的那个写在我的书里,都是真实的西藏。——达赖集团和他们蒙蔽的人,竟然心安理得地生活在谎言的假象中。

Post by 东赛 on 2008, May 7, 10: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已经英文上看到了。感谢!

Post by 东赛 on 2008, May 7, 10: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希望您安全
虽然我不能同意您的一些见解
但我佩服您的执着和勇气

Post by nameless on 2008, May 7, 9: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您并不孤独,有600多万的西藏人支持您。

Post by 图伯特心 on 2008, May 7, 9: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