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年轻藏人说:我们的喉管被人给割了!

 

没有对等平台的一种对话

 

(作者是一位不知名的藏人青年)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989828/

  

“请用激情和斗志点燃民族的生命,请用你的行动给所有同胞以希望……”

——卓玛嘉《骚动的喜马拉雅山》

  

对话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因为我们的问题太多,所以很渴望在对等的条件下交流,渴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可是有人不愿意提供这样的一个平台,也有对我们的言论和真诚熟视无睹,更有迎合官方的腔调,助纣为虐,这一切使得我们这个群体,失语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想发出声音,甚至主张降低格调,退步说“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以言论反击,如在见到ANTI-CNN上的那些言论后,很多人想发言。可是我说这一切都是无用的,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喉管被人给割掉了,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即是发出了那也会是变了原味的声音,甚至稍微有所不恰当,就会变成带有奴性的一种声音,与其如此还不如,不发出任何声音。我要说的是,如果我们的言论不符合规则的制定者的话,所面临的结果是一样的——那就是被取缔。所以不要发那些为了让人理解、让人同情、让人赞同你观点的论断!

  

  遗憾的是我们的有些同胞,直截了当地阐明自己的观点,或者是为了划清界限般的曲折的发表些观点,曲折发表观点。我知道,许多人有所回避的发表观点是不得不这样做,但是我想说的是,主流的观点会因为我们的这些言论而停止侮辱尊者和TIBET民族吗?就会停止以一种不对等的、居高临下的姿态来约束我们的行为吗?答案是否定的。任何想在不对等的交流平台下获取别人理解、渴望别人同情的行为是不切合实际的,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它处于明处,而我们处于暗处;对方是自由的,而我们受到了约束;对方可以激情地发挥,畅所欲言,而我们是遮遮掩掩,顾虑重重。敢问在这样的一个平台下,有人会因为我们的言论而改变那种根深蒂固的带有专制机器傲慢和偏狭的国家主义的情绪和言论吗? 敢问在这种曲折表达的言辞中,会让人能够聆听一个民族的真正呼声吗?答案还是否定的。

  

  所以我呼吁同胞们停止那些软弱而无助、甚至是那些带有奴性的言论,因为这丝毫无助于让那些在国家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狂热情绪下被鼓动起来的人停止,他们的行为将丝毫不因为我们那些苍白无力的言论而停止,甚至会变本加厉。但是可以交流,无论和什么人,前提是要个对等的平台,前提是他允许你吐露真言,畅谈心事。如果没有这样的话语交流平台,我还是敬请你们停止那些为了争取理解,为了苟合人意的那些言论!!

  

  在患难中,在内心经历前所未有的痛苦的过程中,我们需要的是什么?

  

  是同胞,和我们同出一脉的吐蕃特人的团结,哪怕是一句问候,一个坚定的话语,一个充满激情和力量的言论,一条心系西藏民族命运的短信,一个关心家乡热爱自己同胞的电话,都是对自己民族的贡献!作为青年,吐蕃特民族的青年,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激情,一种昂扬的斗志,一种愿意付出一切的姿态!只有我们的激情和斗志才能够点燃这个民族的生命力,只有一种战斗的意志才能够免除困惑和迷茫!~~ 消除颓废和隐隐作痛的精神状态!!!!!

  

  让我们大声地说,我们是吐蕃特的人,我愿意为我的同胞所做出的行为承担同样的压力和责任,我们也将继续渐行我们的斗志!!~~ 但是,请所有想在网络与西藏人展开交流的人止步,因为现在我们发不出声音了,原因是我们的喉管被人给割了!!~~ 所以敬请你们原谅~~!! 对于吐蕃特民族展开恶毒言论攻击的人们,请继续吧,你的行为将会造就我的行为,你的恶毒将会促使我走向更加地激进!!

  

  最后,请同胞们不要靠划清什么界限来换取一些妥协性的理解,这一切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现在的问题是吐蕃特人究竟该走什么样的道路的问题,是整个民族的问题,是任何人都摆脱不了的,就如同我们所感受到的那样!

  

   (最后请所有同学(包括在监督我的网络警察)做证,我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无法逾越的鸿沟

(一位藏族女大学生写的)

 

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一家人,却一直在深深地伤害着我们。

从位居高位的领导到象牙塔里的大学生!

面目狰狞!口出狂言——

他们声称不是针对我们所有的人民,却毫无顾忌地诋毁着我们心中最为神圣的那位。  

从属于“权威”的新闻联播到一个毫不知情的普通百姓!

口无遮拦,毫不留情——

 

他们自以为是最了解我们的人,却毫不顾忌我们内心的痛楚和创伤。  

—— 一群学子在无助地辩驳,一位老人在默默地承受!

我们满含热泪地喊——不要再伤害我们,不要再诋毁那位老人!

然而他们似乎没有听见,流言蜚语和诽谤之声却来得更凶猛!更肆无忌惮!

从此,任意践踏我们的信仰,丑化我们的图腾,诬蔑一个与世无争的民族!

似乎成为了他们最大的乐趣!

我们疑惑了,我们无助了,我们愤怒了!

而他们却似乎始终无法理解 !!

 

 

藏獒变为宠物就是我们的当代历史

huazhongcuo

 

雕塑在人民大会堂门口的布达拉

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被拴在那里

 

在那遥远的都市 我还看见勇猛的藏獒

也早已变成富婆们的宠物

 

藏人的梦想无疑就是那些随风而去的隆达

和拴在山顶上的经幡

 

从失散的赞普世家到如今的三分五划

篝火烧去了藏獒的忠诚

 

诗情虚幻了藏獒的勇猛

变成了都市最可爱的宠物

 

我们还重复着跳不完的锅庄

我们还继续着唱不完的史诗

 

藏獒变为宠物就是我们的当代历史!

 

 

您们的“拉加”被狗吃了?

http://tibet028.tibetcul.com/45574.html最后的西藏的BLOG

[ 2008-5-2 20:51:00 | By: 蕃巴 ]

 

曾经您们滔滔不绝地提起拉加拉加......

曾经您们教育后代如何如何地讲起拉加拉加......

曾经似乎感觉您们身上除了拉加还没剩什么……

也曾经似乎感到您们为了“米日拉加”而生存……

 

如今 您们的声音呢?

当自己文化遭到污蔑歧视的时候,

您们在哪个角落正发反自己民族财,

正升反自己民族官?

在这一切的一切面前一声不吭!

啊哈 曾对您们的期望太高太高了……

 

当我们这些无名的蕃巴力图维护她的时候,

您们在旁边取笑我们如何的幼稚,

如何如何的可怜……

喇嘛宫确松千……

您们的“拉加”被狗吃了? 

 

(“拉加”、“米日拉加”:大意指的是民族特性。

“蕃巴”:藏人。

“喇嘛宫确松千”:祈求上师和佛法僧三宝护佑。是祈祷也是誓言。)

 

图片附件:
大小: 66.75 K
尺寸: 500 x 298
浏览: 5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70.85 K
尺寸: 469 x 313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50.76 K
尺寸: 500 x 349
浏览: 2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0条记录访客评论

都民族主义的乡巴老·
一群啥也不懂的孩子·
某些东西不要也得要·
某些东西要了会被剿·
某些东西没了谁提供·

Post by 逍遥班智达 on 2008, November 3, 5: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大家都呼吁民主的中国,我也同意。

不过就西藏而言,如果投票的话,会有多少汉人支持政府把钱象现在这样不计成本地往西藏投呢?民主国家的财政支出是需要经过议会和人民监督的。

另外,实行普选之后,除了西藏之外,有多少藏族能被选到政府里面去呢?你们的总人口才2-300万。

那些汉族农民要是知道藏族农牧民比他们提前几十年享受了免税及其他福利,会不会造反呢?藏族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

上面的话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骂中共和汉族,但是也讲点良心。你们在这里留言的很多人不需要过多的奋斗,就可达到汉族中等以上的生活水平,然后开骂。而汉族学生必须到市场中去拥挤,找工作。他们抱怨过你们享受的特殊待遇吗?

Post by 冒一泡 on 2008, May 17, 1: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辛辛苦苦跑来看看这些人有什么看法,结果大失所望.一帮傻13,所有中国社会失败者的大联合。各种各样的独们,加上二十年前的那一批,你们能不能长进一点?

Post by 狂笑 on 2008, May 17, 12: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一哭二闹三上吊。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这是藏民族学习先进汉文化的优异成绩。
不过穆斯林一般不谙此道,也不屑此道。^_^


西藏将为低收入家庭发放临时生活补助zt
据新华社拉萨5月7日电 (记者 颜园园) 记者从西藏自治区民政厅获悉,为保障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不因物价上涨而降低,从5月1日起,西藏将为城乡低收入家庭发放临时生活救助。据介绍,民政部门对全区享受城镇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在原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平均标准每人每月260元的基础上,每人每月增加临时生活补助15元。对西藏年人均收入850元以下的农牧区贫困人口,在原最低生活保障的基础上,每人每月增加10元的临时生活补助;目前,西藏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实行三类救助标准,重点保障对象每人每年为470元,特殊保障对象每人每年290元,一般保障对象每人每年194元。(来源:三秦都市报)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May 8, 11: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拉拉 说过的话:
第一幅照片是这期国家地理中国特刊里面的照片,不知道唯色帖它是什么意思。

因为它看上去像遗像

Post by ysjj on 2008, May 8, 10: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引用 拉拉 说过的话:
第一幅照片是这期国家地理中国特刊里面的照片,不知道唯色帖它是什么意思。

因为看上去像遗像

Post by ysjj on 2008, May 8, 12: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凤凰卫视 说过的话:
凤凰卫视砸了自己的牌子
凤凰卫视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多数工作在大陆制作完成的电视台,覆盖面较广,在其中曾有李熬的傲慢节目里对西藏问题拿出中共宣传部和统战部编辑的西藏真相的所谓“证据”资料,引起一片哗然。
最近,西藏和平示威遭到血腥镇压演变成骚乱事件,中国的媒体当然只有中共党政一言堂。凤凰卫视的节目主持人萨文、吴小莉,事实评论员秋郑海、郭一鸣、阮次山为代表的一群人都异常的情绪化,对西藏人言论恶毒,“这些西藏暴民”“西藏佛教是原始不文明的宗教”“达赖集团”等等有些话我很难写,小孩都不该看的侮辱性的词汇,制作很多的力挺中共的节目,任意删减西藏的影视资料,甚至节目中出现了歪曲西藏人受采访的对白,任意发挥,为我所取,为我所用。
很多人与我一样非常失望,他们作为掌握华人眼球的新闻媒体帮助中共压制西藏人,与中共狼狈为奸。把他们标榜的金牌形象砸得粉碎。
但也有一些保持沉默的或者间接的暗示真相的节目,如梁文道、窦文涛、陈晓楠比较努力的保持媒体道德。


照你那么说CNN早就臭大街了 哈哈哈哈

Post by 拉拉 on 2008, May 8, 12: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枪杆子里面出
政权”,这是极权主义的两大支柱,可以概括为洗脑与暴力
But if ZD want use gun, what is different to ZG?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May 7, 5: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凤凰卫视砸了自己的牌子

凤凰卫视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多数工作在大陆制作完成的电视台,覆盖面较广,在其中曾有李熬的傲慢节目里对西藏问题拿出中共宣传部和统战部编辑的西藏真相的所谓“证据”资料,引起一片哗然。

最近,西藏和平示威遭到血腥镇压演变成骚乱事件,中国的媒体当然只有中共党政一言堂。凤凰卫视的节目主持人萨文、吴小莉,事实评论员秋郑海、郭一鸣、阮次山为代表的一群人都异常的情绪化,对西藏人言论恶毒,“这些西藏暴民”“西藏佛教是原始不文明的宗教”“达赖集团”等等有些话我很难写,小孩都不该看的侮辱性的词汇,制作很多的力挺中共的节目,任意删减西藏的影视资料,甚至节目中出现了歪曲西藏人受采访的对白,任意发挥,为我所取,为我所用。

很多人与我一样非常失望,他们作为掌握华人眼球的新闻媒体帮助中共压制西藏人,与中共狼狈为奸。把他们标榜的金牌形象砸得粉碎。

但也有一些保持沉默的或者间接的暗示真相的节目,如梁文道、窦文涛、陈晓楠比较努力的保持媒体道德。

Post by 凤凰卫视 on 2008, May 7, 4: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中國共產黨政府<照顧>人民的模式是?.....<6.4事件>一群十來歲的孩子, 只不過在廣場上, 喊口號抗議, 有必要率大軍加坦克去鎮壓嗎?....對一群孩子, 也沒錢, 也沒武器, 有必要如此嗎?....為什麼要那麼輕易地殺人?...他們又不是牲畜....為什麼要用他們的父祖輩所交的稅金, 來養的軍人,買的武器, 殺自己的孩子呢?....

同樣地,對待藏族及維族的方法也一樣, 都是拿人民的錢買的槍,對準人民. 原來共產黨對待敢抗議的人民,是不分種族, 一律用槍桿子解決?...

原來, 傳說中的一手用紅蘿蔔(賞個小恩惠...都用人民的納稅錢),一手用皮鞭(現在是機關槍和戰車....也是人民的稅金買的), 來管理人民, 就是這麼一回事?.....怎麼聽起來, 像是在管畜牲....

好奇怪...為什麼解放後的<農奴>, 一轉眼變成了畜牲?....寵物還不需要自己謀生...畜牲是又要為主人賺錢(交稅), 不聽命令(抗議)又會招到一頓鞭打(鎮壓)....

原來如此! 明白了!

Post by 心中有愛 on 2008, May 7, 3: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藏民的诉求看来还是要达赖喇嘛回来。如果他是一个单纯的宗教人物,事情简单,请他回国就是了。但是他后面还有一群海外藏人,还有一堆诸如独立和高度自制的不切实际的想法,难啊!

Post by 谈谈 on 2008, May 7, 3: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quote=拉拉][/quote]
  好像美元贬值了!!!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y 7, 2: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kvk 说过的话:
六四和西藏就是一回事,中国纳粹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吗?还什么“我们汉族的大一统精神,你们不懂”?中国纳粹的“大一统精神”无非就是“我做主子,你做狗”,有什么不能懂的?你愿意做狗吗?如果你不愿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要统一也可以,前提有二:第一,中国被改造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充分保障人权的国家;第二,少数民族进行公投决定“统一”与否之意向。要想强制“大一统”,没门!中国纳粹不服?德国纳粹的昨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顺便告诉你,我是正牌的汉族,跟你这种马克思邪教和希特勒种族主义的怪胎完全是两码事!
===================================
理解
不过在将来的民主中国
会有多少人站在你这一边呢?


中国纳粹了?美国赶紧来解放我们吧!!

Post by 拉拉 on 2008, May 7, 1: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六四和西藏就是一回事,中国纳粹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吗?还什么“我们汉族的大一统精神,你们不懂”?中国纳粹的“大一统精神”无非就是“我做主子,你做狗”,有什么不能懂的?你愿意做狗吗?如果你不愿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要统一也可以,前提有二:第一,中国被改造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充分保障人权的国家;第二,少数民族进行公投决定“统一”与否之意向。要想强制“大一统”,没门!中国纳粹不服?德国纳粹的昨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顺便告诉你,我是正牌的汉族,跟你这种马克思邪教和希特勒种族主义的怪胎完全是两码事!
===================================
理解

不过在将来的民主中国

会有多少人站在你这一边呢?

Post by kvk on 2008, May 7, 12: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kvk 说过的话:
六四归六四,藏独归藏独
就算是民主中国建立
也不会放过藏独分子的
因为民意才是王道
有谁蠢到为了西藏的独立失去广大人民的选票呢?
我们汉族的大一统精神,你们不懂。
你们以为我们是英国?是苏联?太幼稚了。


六四和西藏就是一回事,中国纳粹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吗?还什么“我们汉族的大一统精神,你们不懂”?中国纳粹的“大一统精神”无非就是“我做主子,你做狗”,有什么不能懂的?你愿意做狗吗?如果你不愿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要统一也可以,前提有二:第一,中国被改造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充分保障人权的国家;第二,少数民族进行公投决定“统一”与否之意向。要想强制“大一统”,没门!中国纳粹不服?德国纳粹的昨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顺便告诉你,我是正牌的汉族,跟你这种马克思邪教和希特勒种族主义的怪胎完全是两码事!

Post by 自由中国 on 2008, May 7, 12: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這樣不是很矛盾嗎?...

如果舊時代的藏民, 過的日子非常悲慘, 是中國共產黨解放了他們, 應該他們現在很快樂,幸福才對.可是為什麼?...什麼都沒有的藏人, 要冒著生命危險, 坐牢的覺悟, 去和富欲又有極端先進武器及龐大軍隊的政府抗議呢?....明知是以卵擊石! 明知是死路一條! 還要去做....

為什麼都沒人去思考呢?....去想想是什麼?....逼得人民不得不站起來!如幸福快樂為何要獨立?....為何要反?.....

清朝要不是太腐敗,林覺民也不用寫<與妻訣別書>了....不是嗎?...林覺民自己也不是窮得沒飯吃, 又能受教育,又有嬌妻, 活得好好的....他幹嘛自找死路?....

想想吧! 當初清政府也說林覺民是亂民賊子....是什麼原因讓應該是幸福快樂的人民上街抗議......

人民的生命在暴君的眼裡是卑賤的, 有如螻蟻...
不知道中國共產黨政府的眼裡, 人民的生命是什麼份量?....

Post by 心中有愛 on 2008, May 7, 11: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六四归六四,藏独归藏独
就算是民主中国建立
也不会放过藏独分子的
因为民意才是王道
有谁蠢到为了西藏的独立失去广大人民的选票呢?

我们汉族的大一统精神,你们不懂。
你们以为我们是英国?是苏联?太幼稚了。

Post by kvk on 2008, May 7, 9: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从这四点可以看出,中共处理民族问题是从利害关系出发,完全没有
顾及自决理论的民主实质。第二、三条表现的实用主义最为明显,列
宁是强调“一切民族”而且“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也可以分离。这当
然可以理解,因为毛的革命之随心所欲,远超过苏共。
=======================================
苏联已经分裂了
难道你想中国走向分裂?

Post by kvk on 2008, May 7, 9: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王力雄在雪原之夜的感受

即使以周恩来的解说来看,第一条尤其不适用于西藏。雪域高原的藏
民族的聚居,已是高度的罕见的聚居,应有分立条件。民族自决权在
战后尤其是联合国成立后,已成为一个普世的重要价值观,是公认的
人民享受一切人权的前提和基本条件,是一项人类社会的集体人权。
这比列宁时代带有革命功利性的自决论,已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十次进藏的北京作家王力雄在深入探索西藏问题的来龙去脉之后,充
满了无奈感。说了他在一次攀登珠穆朗玛峰途中的故事,他遇到一个
美国人布朗和他雇用的一名藏人扎西。是晚,大风雪。他和装备精良
的布朗都有如末日来临的感受,但扎西和他的藏人同胞在享受酥油茶
和糌粑中阵阵喧哗,若无其事。这种对比让他毕生难忘,他写道:
“那夜里,我深切体认到西藏高原永远属于藏人,无论主权、国境、
法律归属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如果有一天末日来临,布朗
会死,我会死,缺乏抗受苦难能力的文明也会死,而扎西不会死,他
是自然之子。只要人类还剩下一个种族和文明,那一定是藏人和他们
天人合一的古老文明。”

(2008年4月24日香港)

(作者: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

〔转载自《开放》。提供者:作者〕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周恩来解释为何否定民族自决权

今天,被中共称为三大祸害的三独:台独、藏独、疆独,其本质上都
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民族自决权,适不适用于中国?中共早期是完
全承认适用的,甚至在苏区起草宪法大纲时完全照搬苏联宪法,称中
国各少数民族可以加入中国,也可以脱离中国,少数民族包括蒙古
族、藏族、台湾族、回族等。

但1949中共建国后,便只字不提“民族自决”。对此,权威的解释出
自总理周恩来之口,他在1958年8月的报告《关于我国民族政策的几
个问题》,已收入《周恩来选集》下卷。其中为中共民族自治作辩甚
详,理由如下:

1、俄国周围各民族是沙皇的殖民地,比较聚居,中国许多民族则是
  杂居状态,而且彼此同化,不至于象苏联那样成立独立的民族共
  和国,而宜于实行民族区域自治。
2、列宁提出民族自决权,允许民族分立,可以参加苏联,也可不参
  加而独立建国。有利于争取这些民族支持苏俄革命。中国则不
  同,革命中已与各民族结成友谊关系,命运是共同的,不需要实
  行民族自决,民族分立政策。
3、中国如果强调民族分立,将会被帝国主义利用,造成民族关系中
  的麻烦。如东土耳其斯坦曾发生过分裂活动,故我们不称“维吾
  尔斯坦”,只称维吾尔自治区。
4、中国各民族发展不平衡,需要各族合作互助,民族宜合不宜分。
  不能分立,也不要想“单干”。

从这四点可以看出,中共处理民族问题是从利害关系出发,完全没有
顾及自决理论的民主实质。第二、三条表现的实用主义最为明显,列
宁是强调“一切民族”而且“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也可以分离。这当
然可以理解,因为毛的革命之随心所欲,远超过苏共。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胡锦涛这位从来是言不及义的总书记,这番话似乎接近了要害。中共的意识
形态,经过毛的暴虐革命和邓的全民走资,已经颠覆了加载宪章的马
列教条,剩下的可共利用的资源只有民族主义一途。因此,胡的谈
话,便将统一与分裂摆上神台,赋予至高无上的价值。

但是,这个最高价值观是否不可以被质疑、被挑战呢?共产党人也否
定绝对真理,就如毛天神般的权威,实际上被抛弃一样,大一统观早
已在思想界贬值。中国宪法“总纲”32条中,没有一条明定“统一”
是高于一切的立国原则。胡的讲话,也表明他们为了统一,可以不顾
人权、宗教和民族。

五年前,香港刘慧卿议员赴台出席研讨会,说了一句“台湾前途应由
台湾人民决定”,返港后竟然遭到大肆围攻辱骂,指她“支持台
独”。我曾写文声援,引述毛、邓谈台湾独立问题的资料。结果被左
报指为“误导读者”,称毛是支持台湾从日本统治下独立出来。和今
天台独分裂祖国不同。──和他们争论下去是乏味的。其实,这些统
派论者完全脱离历史事实,中共领袖及党的决议在三、四○年代至少
八次论及台湾,表示支持台湾独立建国,而从未提到要与中国统一或
回归。2003年11月我再次论述《台独与民族自决权》,谈到共产国
际、列宁、苏联的民族自决政策和联合国宪章对民族自决的肯定。其
中也提及中国怎样从支持民族自决转变为“民族自治”。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大汉族怎能理解纯朴天然的藏人

这样的大汉族意识,怎能理解一个纯朴天然、天人合一,慈悲为怀的
佛教民族的心灵与生存方式?汉人以为给了你数百亿的财物支持,一
条耗费数百亿的铁路,死了五千人的一条公路,你应该归顺了。遗
憾,他们不明白藏人不是一位见钱眼开的妙龄女郎,他们是一个独善
其身,可以“适应缺氧状态的独特人种”;他们不希罕丰田、奔驰的
风光,而宁可跋涉数月,五体投地长跪磕头去崇拜心中的神灵;他们
不仰慕备极哀荣的八宝山追悼仪式,而情愿死后粉身碎骨,让苍鹰啄
食,灵魂升天。

和追逐声色犬马、荣华富贵的现代世俗相比,这样的民族怎能不落
后、不封闭?又怎能为汉人所接受?这样的族群矛盾如何调和?奇怪
的是,现代化程度早超过中国的西方民族,发现这块高原的香格里拉
之后,他们有更多的包容、疼惜和欣赏,北京的汉人们却以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的主子心态,在西藏推行“民主改革”,要“百万农奴站起
来”走社会主义道路。他们毁掉2,700座大小庙宇,只留下八座。僧
侣们成为革命斗争对象,逼走达赖,关押班禅,西藏天空的“太阳”
和“月亮”消失了,雪域高原成了“黑地方”。胡耀邦去视察时,才
发现可怜的藏民连一只吃饭的木头碗也没有!

这是1989年去世的班禅喇嘛生前撰述的《七万言书》中记录的斑斑血
泪。我们看到从历史到现实,都提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为甚么生
活在中国大陆的600万藏民如此“顽冥不化、软硬不吃”?胡锦涛最
近对外宾说:“西藏问题不是人权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民族
问题,而是统一和分裂的问题。”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推到极致的戈培尔化的国家

大陆又放映毛时代电影《农奴》,给人民灌输达赖回来就要复辟人头
骨当碗、剥皮抽筋的旧西藏的印象。研究西藏的大陆作家王力雄在其
著作《天葬》中,专门调查过西藏的酷刑问题。他指出,那不是从活
人身上剥取的器官,而历史上西藏当局的刑罚,绝不比中国历代的刑
罚更残酷。透过这三大谎言就彻底颠覆了事件的真相,混淆了中外的
视听。共产党这样的手法用了何止一千次,对西藏、对西方,一贯如
此。每当中国人权被指责时,他们便轻而易举地拿出西方传媒上的材
料,让人民相信资本主义社会如何黑暗、反人道。而对他们50年残民
以逞,害死数千万人的暴政,则绝不准报导,官方档案也不解密,不
择手段堵绝党内外的政治异见,若有违抗者,动辄以泄密罪严惩。同
时,豢养大批专家精英炮制谎言,愚弄人民。

在官方垄断的媒体上,高分贝地、数十年不断地,大面积覆盖地宣
传、教育、灌输、洗脑,使谎言变成真理,再变成集体行为,这样推
到极致地戈培尔化,比纳粹高超一千倍的统治术──就是今天泛滥全
球华人的民族主义疯狂的根源,再辅之以金钱的引诱收买,这个巨霸
民族的精神堕落和腐败就锦上添花,无以复加了。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20世纪极权主义两大名言

令人关注的是,大量愤怒的网民,都把西方传媒比作希特勒的宣传部
长戈培尔(1897~1945),用“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这句话
形容西方媒体如何欺骗民众,污蔑中国。他们利用个别镜头的失真,
或是个别词句的失当,拿自由社会的传媒和一个极权社会的谎言治国
相提并论,重复着历史性的错误。

研究20世纪极权主义的人们,千万不能忘记两大经典名言,那就是戈
培尔的“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和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
政权”,这是极权主义的两大支柱,可以概括为洗脑与暴力。纳粹和
苏联帝国相继沉入历史之后,中国共产党接棒,藉以维持政权迄今不
堕。靠的就是这两个支柱。CCTV和人民日报领军的庞大传播系
统,50多年的假新闻和党八股说教,涂脂抹粉,颠倒黑白,掩饰祸国
殃民真相,“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何止一千次!那是千万
次,亿万次而不止。他们那些从中宣部到风情万种的大小主持、名
嘴,是戈培尔的毫无愧色的真传和发扬光大者。

从林彪铨释“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到邓小平镇压“6.4”学生、江泽
民镇压法轮功到胡锦涛镇压西藏,他们都是枪杆子夺权、枪杆子保权
的毛的血腥暴力论的接班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敢于向百姓出手。和
平统一,也不会忘记武力。对台的武力恐吓,大骂收回香港不驻军的
耿飙、黄华“胡说八道”,他们深信毛的遗诏:“这个世界只有枪杆
子才可以改造”,视民主自由为无物。

这次处理西藏事件,继承戈培尔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自己。且看
他们在事件一个多月来撒下的三大谎言:

一大谎言是,只提“3.14”打砸抢烧,不提“3.10”开始的要求独
立的和平示威,不提藏人的政治诉求,不提藏人高喊达赖喇嘛万岁。
掩盖事件的实质,反复播放砸商店、纵火烧房场景,把事件描绘成只
是一场“暴力犯罪事件”,为镇压有理铺路。

二大谎言是,把藏人示威、暴乱之因,归罪于“达赖集团策划、煽
动”,甚至由国家最高当局温家宝总理,宣称“有足够证据”。但至
今没有任何显示,完全无损于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崇高信誉与形象,
这样国家规模的诽谤运动,举世罕见。

三大谎言是,4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竟然指达赖是农奴制总代
表,发动暴乱是为了在西藏恢复农奴制,要把百万翻身农奴打入黑牢
笼。这种弥天大谎可以欺骗大陆人,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达赖领导的
达兰色拉流亡政府早已实行民主的代议政制,甚至达赖提出以选举代
替灵童转世制度。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一个戈培尔化的国度
金钟  



中国民族狂热蜂起,把西方媒体比为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但究竟
谁超过戈培尔千万倍?大汉族主义怎能理解独善其身的藏人?周恩来
怎样解释中国不接受民族自决权?

西藏的事,真是轮回不息。继1959、1989两次大骚动之后,今年3月
又爆发一次震撼全球的藏人抗议示威,中共的镇压、国际社会的反
弹,再次激起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狂潮,不仅反西方、反藏独,甚至
连西方媒体也成为攻击对象。美国电视网络CNN主持卡弗蒂评论西
藏事件时说:“他们过去50年来基本上是一伙暴民和恶棍。”(根据
美国《世界日报》翻译),此言一出,中共外交部、大陆民众、海外
华人群起而攻之,要CNN为此“辱华言论”道歉,还要CNN炒卡
氏鱿鱼。CNN响应说,卡氏言论只是针对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
如果有人对号入座,他们可以表示歉意。

在言论自由的传媒上,批评一个政府或者某些人,有轻有重,至少香
港新闻界是奉行“事实不能歪曲,评论各抒己见”的原则,认为是非
善恶的判断,绝对是各有各的立场、角度和价值观,那是正当的权
利。在中国组织大规模奥运火炬传递和同时发生的西藏事件中,西方
传媒显然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重要角度,他们同情西藏人的遭遇,抨
击北京奥运飞扬跋扈、践踏人权。这已经使中国一些人很不爽,恼羞
成怒,卡佛蒂一句话便成为发泄的靶子。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一个戈培尔化的国度
金钟  



中国民族狂热蜂起,把西方媒体比为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但究竟
谁超过戈培尔千万倍?大汉族主义怎能理解独善其身的藏人?周恩来
怎样解释中国不接受民族自决权?

西藏的事,真是轮回不息。继1959、1989两次大骚动之后,今年3月
又爆发一次震撼全球的藏人抗议示威,中共的镇压、国际社会的反
弹,再次激起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狂潮,不仅反西方、反藏独,甚至
连西方媒体也成为攻击对象。美国电视网络CNN主持卡弗蒂评论西
藏事件时说:“他们过去50年来基本上是一伙暴民和恶棍。”(根据
美国《世界日报》翻译),此言一出,中共外交部、大陆民众、海外
华人群起而攻之,要CNN为此“辱华言论”道歉,还要CNN炒卡
氏鱿鱼。CNN响应说,卡氏言论只是针对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
如果有人对号入座,他们可以表示歉意。

在言论自由的传媒上,批评一个政府或者某些人,有轻有重,至少香
港新闻界是奉行“事实不能歪曲,评论各抒己见”的原则,认为是非
善恶的判断,绝对是各有各的立场、角度和价值观,那是正当的权
利。在中国组织大规模奥运火炬传递和同时发生的西藏事件中,西方
传媒显然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重要角度,他们同情西藏人的遭遇,抨
击北京奥运飞扬跋扈、践踏人权。这已经使中国一些人很不爽,恼羞
成怒,卡佛蒂一句话便成为发泄的靶子。

20世纪极权主义两大名言

令人关注的是,大量愤怒的网民,都把西方传媒比作希特勒的宣传部
长戈培尔(1897~1945),用“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这句话
形容西方媒体如何欺骗民众,污蔑中国。他们利用个别镜头的失真,
或是个别词句的失当,拿自由社会的传媒和一个极权社会的谎言治国
相提并论,重复着历史性的错误。

研究20世纪极权主义的人们,千万不能忘记两大经典名言,那就是戈
培尔的“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和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
政权”,这是极权主义的两大支柱,可以概括为洗脑与暴力。纳粹和
苏联帝国相继沉入历史之后,中国共产党接棒,藉以维持政权迄今不
堕。靠的就是这两个支柱。CCTV和人民日报领军的庞大传播系
统,50多年的假新闻和党八股说教,涂脂抹粉,颠倒黑白,掩饰祸国
殃民真相,“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何止一千次!那是千万
次,亿万次而不止。他们那些从中宣部到风情万种的大小主持、名
嘴,是戈培尔的毫无愧色的真传和发扬光大者。

从林彪铨释“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到邓小平镇压“6.4”学生、江泽
民镇压法轮功到胡锦涛镇压西藏,他们都是枪杆子夺权、枪杆子保权
的毛的血腥暴力论的接班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敢于向百姓出手。和
平统一,也不会忘记武力。对台的武力恐吓,大骂收回香港不驻军的
耿飙、黄华“胡说八道”,他们深信毛的遗诏:“这个世界只有枪杆
子才可以改造”,视民主自由为无物。

这次处理西藏事件,继承戈培尔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自己。且看
他们在事件一个多月来撒下的三大谎言:

一大谎言是,只提“3.14”打砸抢烧,不提“3.10”开始的要求独
立的和平示威,不提藏人的政治诉求,不提藏人高喊达赖喇嘛万岁。
掩盖事件的实质,反复播放砸商店、纵火烧房场景,把事件描绘成只
是一场“暴力犯罪事件”,为镇压有理铺路。

二大谎言是,把藏人示威、暴乱之因,归罪于“达赖集团策划、煽
动”,甚至由国家最高当局温家宝总理,宣称“有足够证据”。但至
今没有任何显示,完全无损于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崇高信誉与形象,
这样国家规模的诽谤运动,举世罕见。

三大谎言是,4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竟然指达赖是农奴制总代
表,发动暴乱是为了在西藏恢复农奴制,要把百万翻身农奴打入黑牢
笼。这种弥天大谎可以欺骗大陆人,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达赖领导的
达兰色拉流亡政府早已实行民主的代议政制,甚至达赖提出以选举代
替灵童转世制度。

推到极致的戈培尔化的国家

大陆又放映毛时代电影《农奴》,给人民灌输达赖回来就要复辟人头
骨当碗、剥皮抽筋的旧西藏的印象。研究西藏的大陆作家王力雄在其
著作《天葬》中,专门调查过西藏的酷刑问题。他指出,那不是从活
人身上剥取的器官,而历史上西藏当局的刑罚,绝不比中国历代的刑
罚更残酷。透过这三大谎言就彻底颠覆了事件的真相,混淆了中外的
视听。共产党这样的手法用了何止一千次,对西藏、对西方,一贯如
此。每当中国人权被指责时,他们便轻而易举地拿出西方传媒上的材
料,让人民相信资本主义社会如何黑暗、反人道。而对他们50年残民
以逞,害死数千万人的暴政,则绝不准报导,官方档案也不解密,不
择手段堵绝党内外的政治异见,若有违抗者,动辄以泄密罪严惩。同
时,豢养大批专家精英炮制谎言,愚弄人民。

在官方垄断的媒体上,高分贝地、数十年不断地,大面积覆盖地宣
传、教育、灌输、洗脑,使谎言变成真理,再变成集体行为,这样推
到极致地戈培尔化,比纳粹高超一千倍的统治术──就是今天泛滥全
球华人的民族主义疯狂的根源,再辅之以金钱的引诱收买,这个巨霸
民族的精神堕落和腐败就锦上添花,无以复加了。

大汉族怎能理解纯朴天然的藏人

这样的大汉族意识,怎能理解一个纯朴天然、天人合一,慈悲为怀的
佛教民族的心灵与生存方式?汉人以为给了你数百亿的财物支持,一
条耗费数百亿的铁路,死了五千人的一条公路,你应该归顺了。遗
憾,他们不明白藏人不是一位见钱眼开的妙龄女郎,他们是一个独善
其身,可以“适应缺氧状态的独特人种”;他们不希罕丰田、奔驰的
风光,而宁可跋涉数月,五体投地长跪磕头去崇拜心中的神灵;他们
不仰慕备极哀荣的八宝山追悼仪式,而情愿死后粉身碎骨,让苍鹰啄
食,灵魂升天。

和追逐声色犬马、荣华富贵的现代世俗相比,这样的民族怎能不落
后、不封闭?又怎能为汉人所接受?这样的族群矛盾如何调和?奇怪
的是,现代化程度早超过中国的西方民族,发现这块高原的香格里拉
之后,他们有更多的包容、疼惜和欣赏,北京的汉人们却以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的主子心态,在西藏推行“民主改革”,要“百万农奴站起
来”走社会主义道路。他们毁掉2,700座大小庙宇,只留下八座。僧
侣们成为革命斗争对象,逼走达赖,关押班禅,西藏天空的“太阳”
和“月亮”消失了,雪域高原成了“黑地方”。胡耀邦去视察时,才
发现可怜的藏民连一只吃饭的木头碗也没有!

这是1989年去世的班禅喇嘛生前撰述的《七万言书》中记录的斑斑血
泪。我们看到从历史到现实,都提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为甚么生
活在中国大陆的600万藏民如此“顽冥不化、软硬不吃”?胡锦涛最
近对外宾说:“西藏问题不是人权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民族
问题,而是统一和分裂的问题。”

胡锦涛说了一句老实话

这位从来是言不及义的总书记,这番话似乎接近了要害。中共的意识
形态,经过毛的暴虐革命和邓的全民走资,已经颠覆了加载宪章的马
列教条,剩下的可共利用的资源只有民族主义一途。因此,胡的谈
话,便将统一与分裂摆上神台,赋予至高无上的价值。

但是,这个最高价值观是否不可以被质疑、被挑战呢?共产党人也否
定绝对真理,就如毛天神般的权威,实际上被抛弃一样,大一统观早
已在思想界贬值。中国宪法“总纲”32条中,没有一条明定“统一”
是高于一切的立国原则。胡的讲话,也表明他们为了统一,可以不顾
人权、宗教和民族。

五年前,香港刘慧卿议员赴台出席研讨会,说了一句“台湾前途应由
台湾人民决定”,返港后竟然遭到大肆围攻辱骂,指她“支持台
独”。我曾写文声援,引述毛、邓谈台湾独立问题的资料。结果被左
报指为“误导读者”,称毛是支持台湾从日本统治下独立出来。和今
天台独分裂祖国不同。──和他们争论下去是乏味的。其实,这些统
派论者完全脱离历史事实,中共领袖及党的决议在三、四○年代至少
八次论及台湾,表示支持台湾独立建国,而从未提到要与中国统一或
回归。2003年11月我再次论述《台独与民族自决权》,谈到共产国
际、列宁、苏联的民族自决政策和联合国宪章对民族自决的肯定。其
中也提及中国怎样从支持民族自决转变为“民族自治”。

周恩来解释为何否定民族自决权

今天,被中共称为三大祸害的三独:台独、藏独、疆独,其本质上都
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民族自决权,适不适用于中国?中共早期是完
全承认适用的,甚至在苏区起草宪法大纲时完全照搬苏联宪法,称中
国各少数民族可以加入中国,也可以脱离中国,少数民族包括蒙古
族、藏族、台湾族、回族等。

但1949中共建国后,便只字不提“民族自决”。对此,权威的解释出
自总理周恩来之口,他在1958年8月的报告《关于我国民族政策的几
个问题》,已收入《周恩来选集》下卷。其中为中共民族自治作辩甚
详,理由如下:

1、俄国周围各民族是沙皇的殖民地,比较聚居,中国许多民族则是
  杂居状态,而且彼此同化,不至于象苏联那样成立独立的民族共
  和国,而宜于实行民族区域自治。
2、列宁提出民族自决权,允许民族分立,可以参加苏联,也可不参
  加而独立建国。有利于争取这些民族支持苏俄革命。中国则不
  同,革命中已与各民族结成友谊关系,命运是共同的,不需要实
  行民族自决,民族分立政策。
3、中国如果强调民族分立,将会被帝国主义利用,造成民族关系中
  的麻烦。如东土耳其斯坦曾发生过分裂活动,故我们不称“维吾
  尔斯坦”,只称维吾尔自治区。
4、中国各民族发展不平衡,需要各族合作互助,民族宜合不宜分。
  不能分立,也不要想“单干”。

从这四点可以看出,中共处理民族问题是从利害关系出发,完全没有
顾及自决理论的民主实质。第二、三条表现的实用主义最为明显,列
宁是强调“一切民族”而且“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也可以分离。这当
然可以理解,因为毛的革命之随心所欲,远超过苏共。

王力雄在雪原之夜的感受

即使以周恩来的解说来看,第一条尤其不适用于西藏。雪域高原的藏
民族的聚居,已是高度的罕见的聚居,应有分立条件。民族自决权在
战后尤其是联合国成立后,已成为一个普世的重要价值观,是公认的
人民享受一切人权的前提和基本条件,是一项人类社会的集体人权。
这比列宁时代带有革命功利性的自决论,已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十次进藏的北京作家王力雄在深入探索西藏问题的来龙去脉之后,充
满了无奈感。说了他在一次攀登珠穆朗玛峰途中的故事,他遇到一个
美国人布朗和他雇用的一名藏人扎西。是晚,大风雪。他和装备精良
的布朗都有如末日来临的感受,但扎西和他的藏人同胞在享受酥油茶
和糌粑中阵阵喧哗,若无其事。这种对比让他毕生难忘,他写道:
“那夜里,我深切体认到西藏高原永远属于藏人,无论主权、国境、
法律归属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如果有一天末日来临,布朗
会死,我会死,缺乏抗受苦难能力的文明也会死,而扎西不会死,他
是自然之子。只要人类还剩下一个种族和文明,那一定是藏人和他们
天人合一的古老文明。”

(2008年4月24日香港)

(作者: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

〔转载自《开放》。提供者:作者〕

Post by 多杰坚赞 on 2008, May 7, 9: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一个戈培尔化的国度
金钟  



中国民族狂热蜂起,把西方媒体比为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但究竟
谁超过戈培尔千万倍?大汉族主义怎能理解独善其身的藏人?周恩来
怎样解释中国不接受民族自决权?

西藏的事,真是轮回不息。继1959、1989两次大骚动之后,今年3月
又爆发一次震撼全球的藏人抗议示威,中共的镇压、国际社会的反
弹,再次激起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狂潮,不仅反西方、反藏独,甚至
连西方媒体也成为攻击对象。美国电视网络CNN主持卡弗蒂评论西
藏事件时说:“他们过去50年来基本上是一伙暴民和恶棍。”(根据
美国《世界日报》翻译),此言一出,中共外交部、大陆民众、海外
华人群起而攻之,要CNN为此“辱华言论”道歉,还要CNN炒卡
氏鱿鱼。CNN响应说,卡氏言论只是针对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
如果有人对号入座,他们可以表示歉意。

在言论自由的传媒上,批评一个政府或者某些人,有轻有重,至少香
港新闻界是奉行“事实不能歪曲,评论各抒己见”的原则,认为是非
善恶的判断,绝对是各有各的立场、角度和价值观,那是正当的权
利。在中国组织大规模奥运火炬传递和同时发生的西藏事件中,西方
传媒显然是一个具有影响力的重要角度,他们同情西藏人的遭遇,抨
击北京奥运飞扬跋扈、践踏人权。这已经使中国一些人很不爽,恼羞
成怒,卡佛蒂一句话便成为发泄的靶子。

20世纪极权主义两大名言

令人关注的是,大量愤怒的网民,都把西方传媒比作希特勒的宣传部
长戈培尔(1897~1945),用“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这句话
形容西方媒体如何欺骗民众,污蔑中国。他们利用个别镜头的失真,
或是个别词句的失当,拿自由社会的传媒和一个极权社会的谎言治国
相提并论,重复着历史性的错误。

研究20世纪极权主义的人们,千万不能忘记两大经典名言,那就是戈
培尔的“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和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
政权”,这是极权主义的两大支柱,可以概括为洗脑与暴力。纳粹和
苏联帝国相继沉入历史之后,中国共产党接棒,藉以维持政权迄今不
堕。靠的就是这两个支柱。CCTV和人民日报领军的庞大传播系
统,50多年的假新闻和党八股说教,涂脂抹粉,颠倒黑白,掩饰祸国
殃民真相,“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何止一千次!那是千万
次,亿万次而不止。他们那些从中宣部到风情万种的大小主持、名
嘴,是戈培尔的毫无愧色的真传和发扬光大者。

从林彪铨释“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到邓小平镇压“6.4”学生、江泽
民镇压法轮功到胡锦涛镇压西藏,他们都是枪杆子夺权、枪杆子保权
的毛的血腥暴力论的接班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敢于向百姓出手。和
平统一,也不会忘记武力。对台的武力恐吓,大骂收回香港不驻军的
耿飙、黄华“胡说八道”,他们深信毛的遗诏:“这个世界只有枪杆
子才可以改造”,视民主自由为无物。

这次处理西藏事件,继承戈培尔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自己。且看
他们在事件一个多月来撒下的三大谎言:

一大谎言是,只提“3.14”打砸抢烧,不提“3.10”开始的要求独
立的和平示威,不提藏人的政治诉求,不提藏人高喊达赖喇嘛万岁。
掩盖事件的实质,反复播放砸商店、纵火烧房场景,把事件描绘成只
是一场“暴力犯罪事件”,为镇压有理铺路。

二大谎言是,把藏人示威、暴乱之因,归罪于“达赖集团策划、煽
动”,甚至由国家最高当局温家宝总理,宣称“有足够证据”。但至
今没有任何显示,完全无损于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崇高信誉与形象,
这样国家规模的诽谤运动,举世罕见。

三大谎言是,4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竟然指达赖是农奴制总代
表,发动暴乱是为了在西藏恢复农奴制,要把百万翻身农奴打入黑牢
笼。这种弥天大谎可以欺骗大陆人,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达赖领导的
达兰色拉流亡政府早已实行民主的代议政制,甚至达赖提出以选举代
替灵童转世制度。

推到极致的戈培尔化的国家

大陆又放映毛时代电影《农奴》,给人民灌输达赖回来就要复辟人头
骨当碗、剥皮抽筋的旧西藏的印象。研究西藏的大陆作家王力雄在其
著作《天葬》中,专门调查过西藏的酷刑问题。他指出,那不是从活
人身上剥取的器官,而历史上西藏当局的刑罚,绝不比中国历代的刑
罚更残酷。透过这三大谎言就彻底颠覆了事件的真相,混淆了中外的
视听。共产党这样的手法用了何止一千次,对西藏、对西方,一贯如
此。每当中国人权被指责时,他们便轻而易举地拿出西方传媒上的材
料,让人民相信资本主义社会如何黑暗、反人道。而对他们50年残民
以逞,害死数千万人的暴政,则绝不准报导,官方档案也不解密,不
择手段堵绝党内外的政治异见,若有违抗者,动辄以泄密罪严惩。同
时,豢养大批专家精英炮制谎言,愚弄人民。

在官方垄断的媒体上,高分贝地、数十年不断地,大面积覆盖地宣
传、教育、灌输、洗脑,使谎言变成真理,再变成集体行为,这样推
到极致地戈培尔化,比纳粹高超一千倍的统治术──就是今天泛滥全
球华人的民族主义疯狂的根源,再辅之以金钱的引诱收买,这个巨霸
民族的精神堕落和腐败就锦上添花,无以复加了。

大汉族怎能理解纯朴天然的藏人

这样的大汉族意识,怎能理解一个纯朴天然、天人合一,慈悲为怀的
佛教民族的心灵与生存方式?汉人以为给了你数百亿的财物支持,一
条耗费数百亿的铁路,死了五千人的一条公路,你应该归顺了。遗
憾,他们不明白藏人不是一位见钱眼开的妙龄女郎,他们是一个独善
其身,可以“适应缺氧状态的独特人种”;他们不希罕丰田、奔驰的
风光,而宁可跋涉数月,五体投地长跪磕头去崇拜心中的神灵;他们
不仰慕备极哀荣的八宝山追悼仪式,而情愿死后粉身碎骨,让苍鹰啄
食,灵魂升天。

和追逐声色犬马、荣华富贵的现代世俗相比,这样的民族怎能不落
后、不封闭?又怎能为汉人所接受?这样的族群矛盾如何调和?奇怪
的是,现代化程度早超过中国的西方民族,发现这块高原的香格里拉
之后,他们有更多的包容、疼惜和欣赏,北京的汉人们却以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的主子心态,在西藏推行“民主改革”,要“百万农奴站起
来”走社会主义道路。他们毁掉2,700座大小庙宇,只留下八座。僧
侣们成为革命斗争对象,逼走达赖,关押班禅,西藏天空的“太阳”
和“月亮”消失了,雪域高原成了“黑地方”。胡耀邦去视察时,才
发现可怜的藏民连一只吃饭的木头碗也没有!

这是1989年去世的班禅喇嘛生前撰述的《七万言书》中记录的斑斑血
泪。我们看到从历史到现实,都提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为甚么生
活在中国大陆的600万藏民如此“顽冥不化、软硬不吃”?胡锦涛最
近对外宾说:“西藏问题不是人权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民族
问题,而是统一和分裂的问题。”

胡锦涛说了一句老实话

这位从来是言不及义的总书记,这番话似乎接近了要害。中共的意识
形态,经过毛的暴虐革命和邓的全民走资,已经颠覆了加载宪章的马
列教条,剩下的可共利用的资源只有民族主义一途。因此,胡的谈
话,便将统一与分裂摆上神台,赋予至高无上的价值。

但是,这个最高价值观是否不可以被质疑、被挑战呢?共产党人也否
定绝对真理,就如毛天神般的权威,实际上被抛弃一样,大一统观早
已在思想界贬值。中国宪法“总纲”32条中,没有一条明定“统一”
是高于一切的立国原则。胡的讲话,也表明他们为了统一,可以不顾
人权、宗教和民族。

五年前,香港刘慧卿议员赴台出席研讨会,说了一句“台湾前途应由
台湾人民决定”,返港后竟然遭到大肆围攻辱骂,指她“支持台
独”。我曾写文声援,引述毛、邓谈台湾独立问题的资料。结果被左
报指为“误导读者”,称毛是支持台湾从日本统治下独立出来。和今
天台独分裂祖国不同。──和他们争论下去是乏味的。其实,这些统
派论者完全脱离历史事实,中共领袖及党的决议在三、四○年代至少
八次论及台湾,表示支持台湾独立建国,而从未提到要与中国统一或
回归。2003年11月我再次论述《台独与民族自决权》,谈到共产国
际、列宁、苏联的民族自决政策和联合国宪章对民族自决的肯定。其
中也提及中国怎样从支持民族自决转变为“民族自治”。

周恩来解释为何否定民族自决权

今天,被中共称为三大祸害的三独:台独、藏独、疆独,其本质上都
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民族自决权,适不适用于中国?中共早期是完
全承认适用的,甚至在苏区起草宪法大纲时完全照搬苏联宪法,称中
国各少数民族可以加入中国,也可以脱离中国,少数民族包括蒙古
族、藏族、台湾族、回族等。

但1949中共建国后,便只字不提“民族自决”。对此,权威的解释出
自总理周恩来之口,他在1958年8月的报告《关于我国民族政策的几
个问题》,已收入《周恩来选集》下卷。其中为中共民族自治作辩甚
详,理由如下:

1、俄国周围各民族是沙皇的殖民地,比较聚居,中国许多民族则是
  杂居状态,而且彼此同化,不至于象苏联那样成立独立的民族共
  和国,而宜于实行民族区域自治。
2、列宁提出民族自决权,允许民族分立,可以参加苏联,也可不参
  加而独立建国。有利于争取这些民族支持苏俄革命。中国则不
  同,革命中已与各民族结成友谊关系,命运是共同的,不需要实
  行民族自决,民族分立政策。
3、中国如果强调民族分立,将会被帝国主义利用,造成民族关系中
  的麻烦。如东土耳其斯坦曾发生过分裂活动,故我们不称“维吾
  尔斯坦”,只称维吾尔自治区。
4、中国各民族发展不平衡,需要各族合作互助,民族宜合不宜分。
  不能分立,也不要想“单干”。

从这四点可以看出,中共处理民族问题是从利害关系出发,完全没有
顾及自决理论的民主实质。第二、三条表现的实用主义最为明显,列
宁是强调“一切民族”而且“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也可以分离。这当
然可以理解,因为毛的革命之随心所欲,远超过苏共。

王力雄在雪原之夜的感受

即使以周恩来的解说来看,第一条尤其不适用于西藏。雪域高原的藏
民族的聚居,已是高度的罕见的聚居,应有分立条件。民族自决权在
战后尤其是联合国成立后,已成为一个普世的重要价值观,是公认的
人民享受一切人权的前提和基本条件,是一项人类社会的集体人权。
这比列宁时代带有革命功利性的自决论,已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十次进藏的北京作家王力雄在深入探索西藏问题的来龙去脉之后,充
满了无奈感。说了他在一次攀登珠穆朗玛峰途中的故事,他遇到一个
美国人布朗和他雇用的一名藏人扎西。是晚,大风雪。他和装备精良
的布朗都有如末日来临的感受,但扎西和他的藏人同胞在享受酥油茶
和糌粑中阵阵喧哗,若无其事。这种对比让他毕生难忘,他写道:
“那夜里,我深切体认到西藏高原永远属于藏人,无论主权、国境、
法律归属如何变化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如果有一天末日来临,布朗
会死,我会死,缺乏抗受苦难能力的文明也会死,而扎西不会死,他
是自然之子。只要人类还剩下一个种族和文明,那一定是藏人和他们
天人合一的古老文明。”

(2008年4月24日香港)

(作者: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

〔转载自《开放》。提供者:作者〕

Post by 索南坚赞 on 2008, May 7, 9: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关于“6.4”的呼吁
中国公民力量  



北京奥运会已进入百日倒计时,“6.4”19周年纪念日又近在眼前,
世界的目光更加聚焦在中国,聚焦于中国的前途。

发生在1989年的“6.4”镇压,针对的是千千万万中国民众参与的一
场和平的民主运动,且发生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所涉及的面之
广,在人们心中留下的伤痛之巨,积怨之深,使其成为任何试图促使
中国社会真正文明进步的政治力量都不应该也不能回避的问题。

在中国的监狱里仍然关押着数十名所谓的“6.4”“暴徒”;
“6.4”通缉令已发布19年,被捕者被秘密审判,权利得不到任何公
正公开的司法程序的保障;而且,仍有大批被通缉人员亡命天涯;
“6.4”后实施的黑名单政策使众多的中国人有国难回有家难圆;
“6.4”死难人数至今是迷,死难家属仍然遭受打压和迫害。

更加严重的是,19年来,中共当局采取种种手段,迫使人们遗忘
“6.4”:严格禁止“6.4”进入公共话题,禁止有关“6.4”的书
籍文章和音像材料的出版和流传,把“6.4”作为敏感词在网络上严
密屏蔽。在国内,人们听不到“天安门母亲”一次又一次的悲怆的呼
喊,著名的抗萨英雄蒋彦永上书两会要求为“6.4”正名,不仅这一
消息被封锁,蒋医生本人也遭到软禁。在这种强制性遗忘的政策之
下,很多“6.4”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当年曾经发生过那
样一桩骇人听闻的血腥事件。有记忆断层的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有
记忆断层的社会是一个残缺的社会,有记忆断层的民族没有能力回望
历史,洗刷耻辱,面向未来。

一个习惯用暴力和谎言维持统治的政权是不可能建立起和谐社会的。
然而,“6.4”屠杀和随后的迫害和掩盖,就是暴力和谎言的集中表
现。如果有人认为中国的崛起离不开“6.4”这样的暴行以及对这种
暴行的维护与粉饰,也就是说,离不开暴力与谎言,那么我们可以肯
定地说,这样的崛起必定会对全世界人民,首先是对中国人民,带来
极大的灾难。

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和谎言,首先是国家暴力和政府谎言。正确
处理“6.4”这样的历史遗留问题,正是根除国家暴力滥用的开始,
正是通向真正的和谐社会的钥匙。共同推动正确处理“6.4”历史遗
留问题,也正是展现中国人民迈向民主和法制的诚意和决心。

为此,我们谨向全球华人,世界政界、学界和商界领袖,体育界人
士,所有爱好人权、民主、和平的人们发出呼吁:敦促中国政府立即

1、释放所有因“6.4”事件被关押的人员;
2、公开取消“6.4”颁发的通缉令;
3、取消出入境黑名单;
4、成立由各界人士组成的“6.4”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们欢迎中国政府决定与达赖喇嘛接触和磋商的善意和解决问题的态
度。我们希望,政府也以同样的善意和解决问题的态度对待中国民主
人权人士,开始与反对派力量对话,逐步实现社会和解。强者的开明
和让步与弱者的宽容和坚持是和解成为可能的关键,而第一步必须也
只能由强者迈出。我们希望,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前,政府迈出这
第一步。果真如此,北京奥运将成为中国文明进步的庆典,成为历史
上最伟大的奥运。

(2008年5月4日)

〔提供者:(加拿大)盛雪〕

Post by 公民力量 on 2008, May 7, 9: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第一幅照片是这期国家地理中国特刊里面的照片,不知道唯色帖它是什么意思。

Post by 拉拉 on 2008, May 7, 8: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让我们大声地说,我们是吐蕃特的人,我愿意为我的同胞所做出的行为承担同样的压力和责任,我们也将继续渐行我们的斗志!!~~ 但是,请所有想在网络与西藏人展开交流的人止步,因为现在我们发不出声音了,原因是我们的喉管被人给割了!!~~ 所以敬请你们原谅~~!! 对于吐蕃特民族展开恶毒言论攻击的人们,请继续吧,你的行为将会造就我的行为,你的恶毒将会促使我走向更加地激进!!


不错,恐怖分子你好!

Post by 拉拉 on 2008, May 7, 8: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