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流亡藏人出版《良知——汉族知识分子眼中的“3-10”西藏抗议事件》

 

ljÛP-Xï-hP-zŤ-ÁïÅü

M-¼ÛGÅ-ÁïÅ-»ôm-qºÛ-¤ÛG-mP-GÛ-[3 10]zôh-ˆÛ-Pô-Lô¾-hôm-Aïm

Compassion and Understanding:

Through the Eyes of Chinese Intellectuals on

the Latest March 10 Tibetan Uprising

 

良知

 

——汉族知识分子眼中的“3-10西藏抗议事件

 

 

出版前言

这次从拉萨开始并逐渐蔓延至整个藏区的抗议事件,不论中国政府还是许多汉人似乎对藏人尤其对达赖喇嘛咬牙切齿,恨不得有一口吞下去之势。在让人大失所望的时候,一些有良知的汉人知识分子出于对一个弱势民族艰难处境的关注,站出来表示同情和理解,同时理性地研究西藏与中国的关系和历史,分析中国统治、管理西藏的政策所积累的错误。他们的理智以及仁善之性,不仅闪现出汉人悠久文明中最为可贵的那部分光芒,同时展现出作为中国主流民族中的现代社会之汉人的文明形象。这确实是难能可贵的,尤其在今天极端民族主义高涨的中国社会,他们的这种行为就更加显得高尚,令人为之敬仰。

被极端而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冲昏了头脑的任何一个人,都应该了解他们的这种理智和胸襟,在借鉴的同时若能反省,乃是中国之幸,包括汉族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之幸。这就是我编辑这本书的初衷和理由。

和平的请愿游行本是中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正当权利,但由于中共拉萨当局强横干预、从中作梗,使民愤上升到极点。继而当局有意延伸事态的渎职行为,加上新华社的推波助澜以及让各大宣传咽喉的沆瀣一气,似乎颇具先见性的北京用早已驾轻就熟的伎俩迫不急待地加以定型,指认是一场“暴力”事件,并一口咬定达赖喇嘛是这一事件的“策划者”。与此同时,从来信息封闭而单一并因已被政治化的奥运点燃激昂情绪的大多汉人,这一次似乎很容易地信以为真了。

当然,暴力毕竟是暴力,暴力没有好坏之分,我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但我也不相信中共一厢情愿地宣传,就这次事件蔓延的区域之广、参与的抗议民众多达几十万的情势来看,以及早在310便已在拉萨有和平请愿游行的事实,显然不是中共官媒——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咽喉媒体所宣传和报道的那样,是所谓“一小撮”藏人为了阻碍北京举办奥运会而发动“打砸抢烧”的“暴力”事件。我们暂且不必争议这次抗议事件的原委由来,事实是从这次事件中,已有一些被中国军队杀害的和平示威者那血淋淋的现场照片披露于世。

中共报道这次事件中有多达21位不幸遇难的无辜汉人,虽然我们无从考证,但若属实,的确是不应该的,对此我感到难过,若有可能,我愿意以任何可能的补偿来弥补所有的不幸。将心比心,我相信只要是人,是谁都会有同感的.

这些报道都是在没有任何自由媒体独立调查的情形下,由中共单方面发布的。即使如此,达赖喇嘛代表所有藏人在国际上公开地对遇难者的家人以及所有汉人表示了歉意,并在达兰萨拉亲自和无数藏人僧俗民众就这次事件中遭难的所有无辜藏人和无辜汉人举行了夜以继日的祈祷法会,并以西藏人的方式对亡灵做了超度。

314所发生的事件究竟详情如何,对于中共的一面之词,许许多多的人难以相信,因为共产党一向太善于伪装,太善于嫁祸别人,按其一贯做法,让人不由不联想到它以往所策划、导演的种种丑恶昭著的血腥事件,以及铺天盖地误导国内外舆论的那些行径。

从往事来论,毛泽东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望和帝王之梦,把人民和国家玩弄于股掌,制造各种政治运动并一手策划灾难深重的文化大革命,使多少无辜中国人丧生,也使国家几乎崩溃。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以及和毛出生入死打天下的各大元帅沦为死囚,无辜百姓成了权力斗争的工具。但这不是毛个人的问题,而是中共政权的问题,可是后来却搬出所谓的“四人帮”,转移民愤,找人替罪。这倒好,把共产党和毛泽东的一切罪责嫁祸给别人。再后来因为确实无法向中国人民交待,就假惺惺地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什么“三七开”,却不从根本上去检讨共产党的罪恶体制。

1976年发生“天安门事件”,北京市民对周恩来的去世表达哀悼,本是一场人民对国家总理的拥戴,却被毛泽东以及同僚定性为“反革命”,认定邓小平为幕后策划人,并对许多无辜的人加以整治,进行秋后算账。

1989年以北京为主爆发全国性的大学生爱国示威游行,被共产党定性为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联合发动的“反党反社会主义”事件,64直接把坦克开向天安门广场上,对抗议的学生和市民进行残酷的血腥镇压。当时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为对学生的爱国情怀表示了一点同情,就被邓小平罢免,终身软禁至死。而参与“六·四”的人们后来遭到怎样的处置,除了遇难的和失踪的人以外,绝大多数人还健在,也可以看到部分人撰写的回忆录,世人有目共睹,其真相无需我在这里赘述。

还有一个悲剧就是对法轮功信徒的残酷迫害。好好的一个有利于民众身心健康的法轮功,不知怎么得罪了江泽民,被其定性为“邪教”,在全国范围内大张旗鼓地迫害,不择手段地捏造各种伪证。后经好多资料证实,残酷镇压法轮功据说没有正当理由,只因法轮功信徒的数量超过了共产党员的数目,这是多么地荒谬。

这就是共产党的嫁祸之术,一向就是这种颠倒是非、非友即敌的黑白二分式的强盗理论,霸道哲学。真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更加可怖的不是共产党的残忍与暴力,而是它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污染力度。几十年的政治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民坑害得也许还嫌不够。文革时期的那种乱批乱斗乱扣“帽子“的流氓习气,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能从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身上再次显现出来,而且还理直气壮,真让世人大开眼界。再加上共产党的故意放任并煽风点火,把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给引发得淋漓尽致。据悉许多汉人还将那种狭义的民族主义情绪和爱国主义相提并论,沾沾自喜,似乎已达到狂妄的地步。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些极端民族主义者居然错误地认为中国这个国家就是汉人的国家,而其它55个民族只是一些靠汉人“养家糊口“的异族人,除了只应该对汉人的统治者俯首称臣,没有资格与汉人竞争国家公民的权利。在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眼里,汉人的文化就是整个国家的文化,汉人的节日就是整个国家的节日。这是多么蛮横而霸道、变态而狂妄的极端心理。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何必称中国为共和国,干脆把中国的宪法彻底改写算了,又何必假惺惺地弄个什么民族区域自治法来蛊惑人心?反正人多势众,谁又能奈何他?!事实上,多少年来,对于少数民族尤其是有着完整的历史、文化和地理的少数民族,从军事到经济、文化和宗教一概实行帝国殖民主义政策,连日常生活都被干预,连思想信仰都被蹂躏,若有任何反对在以前是“反革命”罪,而现在则是以“分裂国家”罪处置,严惩不贷。那么,中共宣称要建设“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基础何在?

 2008 年北京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许多中国人为之兴高采烈,热情期盼。不要说中国,这对世界来说也是一大盛事,谁都希望北京能将奥运办得出色。当然作为中国人,大多都有借这次办奥运之际扬眉吐气的心理,这种情怀谁都可以理解,也很正常。

达赖喇嘛从最初中国政府申奥时,就向国际社会呼吁支持北京举办奥运,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呼吁。但他更加希望通过举办举世瞩目的奥运会,使北京变得更加民主和自由;在国家富强的同时,把人权普及到每一个普通中国公民身上,让广大的中国公民不但物质生活得到改善,精神生活也变得更加充实。我想这不仅仅是达赖喇嘛的愿望,也会是世界人民的希望。全世界都希望看到一个真正法制、真正和谐的民主中国。而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的巨大声誉和威望,并非中共所说那样,是所谓的“反华势力”所给予或吹捧起来的。在东西方社会的许多国家,达赖喇嘛走到哪里,就会受到热烈的欢迎和支持。若按照中共的思维逻辑,把欢迎和支持达赖喇嘛的国家、团体和个人都列为“反华势力”的名单中,实在荒谬。达赖喇嘛的影响力可以和任何一位国际上最知名的人士媲美。就像世人普遍所赞誉和肯定的,今天的达赖喇嘛是一种和平的象征。而他尽毕生之力所遵循和倡导的非暴力精神,已如阳光照耀着每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们。这样一位被世界所公认的世纪伟人,怎么可能指使藏人去使用暴力,去杀害汉族同胞?中共声称达赖喇嘛阻碍北京奥运,完全是一派胡言。而所谓"达赖喇嘛想复辟西藏奴隶制社会"之误导,我想谁也不会相信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西藏的文化已传遍世界,西藏人也早已经步向世界各地,作为西藏年轻的一代,在外的都是在一些自由而民主的社会体制下生活以及接受现代教育长大成人,在境内的更加是在"社会主义"的体制下接受教育,处世立人.比较境内外西藏人,还有谁会去复辟什么所谓的"奴隶制社会"?事实上,在印度的西藏流亡社区从二十世纪70年代开始在达赖喇嘛的倡导下已经很成功地施行了自由而民主的社会体制.这些成就全世界是有目共睹的.

对于“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一如既往地向中国领导人传递善意,并且在国际社会坚持宣布不追求西藏的独立,而希望通过与中国政府的和谈来实现藏人的高度自治。这实际上也是民族自治法赋予每个少数民族的基本权利。但中国政府硬将这种诉求和愿望称之为“分裂国家”,强迫藏人们对达赖喇嘛进行文革式的批判,难道非得将藏人逼到绝境、赶尽杀绝方可罢休吗?

据悉现阶段以拉萨为主,中共在整个藏区对藏人以军事手段加以严厉清算,惨不忍睹。采用严刑逼供的手段,致伤致残者不计其数,其中有些人因为医院不接受治疗而死亡。还听说有些人不堪忍受日甚一日的折磨而绝望自杀。至于死者,除了看到遍体鳞伤、血肉模糊的尸身以外,不让家人检查尸体,不让拍照,只能在警察的监督下处理丧事,甚至恐吓家人不能向外界透露。更令人发指的是,甚至派军警抢走尸体,毁尸灭迹。真不敢想象现在的藏人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恐怖之中。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共才能免除对达赖喇嘛以及藏人所怀有的敌对态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共才能停止对境内藏人的残酷迫害。从1950年代起,共产党对藏人进行地严酷镇压并将事态扩大化加以清算和整治的结果,导致了深深的伤痕直到今天也难以愈合。但我想多数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和“89学潮”的汉族人,以及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信徒、家庭基督教会和众多维权人士,对藏人的处境一定会深有体会并加以同情的。

其实,让达赖喇嘛回家,让几十万流浪在外的藏人回家,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难道中国只能任由几个极端者骑在国法之上为所欲为,而不能让其他人过正常人一样有尊严的生活吗?藏人信仰自己的宗教领袖,给达赖喇嘛的画像敬香磕头,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中国宪法上说“每个国家公民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藏人信仰达赖喇嘛,这本是符合国法的并且属于宗教份内事,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一直以来,藏人坚持理性的态度,把共产党视为父母官,不止一次地请求共产党与达赖喇嘛对话,让境内外西藏民族得以团聚;知识分子上书,广大群众请愿,怎么就成了“分裂国家”?

在人类社会已迈入21世纪的今天,北京至今还放任张庆黎之流在拉萨高呼“文革”口号,采用“文革”式的高压手段对付藏人。难道用血来清洗一个民族的和平请愿,就符合国家宪法、符合共产党的党章吗?那是极不人道的法西斯行为。而且是要付出代价的。勇敢的雪域藏人不会为共产党的武力和监狱所屈服的,从1950年代开始,共产党已经不止一次地在藏人身上施加腥风血雨的所谓“平叛”,而藏人从来没有被共产党的那种极端殖民主义的武力所吓倒。相反,今天的藏人比以往显得更加团结,更加有信心,虽然在政治觉悟、政治斗争的方式上还不够成熟,但雪域民族已经在觉醒。“愿意站着去死亡,而不愿跪着求生存”,这已成为新时代雪域藏人的座右铭。而这也是今天雪域藏人的普遍诉求。真切地希望共产党能够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西藏问题在达赖喇嘛健在的时候解决,不仅对西藏更对中国助益良多,既满足了藏人长久以来最为迫切的夙愿,也获得国际社会的赞誉和信任。让西藏问题不留下后遗症,让几代人久经未决的事情一劳永逸地得以解决,从历史的角度而论,又何尝不是共产党对中国的一个巨大的贡献呢?

我深信,共产党留给几代藏人内心难以愈合的伤痕,只有达赖喇嘛才有能力去抚平。六百万藏人心目中的达赖喇嘛不仅维系着雪域藏人的今生和来世,还能够指引雪域藏人的生生世世。这种永不动摇而刻骨铭心的信仰,只有藏人自己知道得最为清楚,也只有藏人自己理解得最为深刻。当然,这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也很难解释得清楚的。我希望这不是危言耸听,也希望共产党正视藏人的愿望,请正视并善待达赖喇嘛的今生,而不要将希望寄托在达赖喇嘛的来世。请敞开国门,以一个大国的胸襟和风度,伸出兄弟般的友情,请达赖喇嘛参加北京的奥运会开幕式,让奥运成为中国人最为永久的骄傲和奥运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而不要将奥运精神连带雪域藏人的生命和鲜血成为人类历史上永久的耻辱。果真能如此,世界将一定会赞叹不已,西藏人也会拥抱中国。而对西藏对中国也对世界,一切也将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非常感谢这些仁义理智的汉族知识分子,也感谢帮助我编排书稿以及提供建议的境内外作家和学者。感谢博讯、大纪元、多维新闻网、唯色女士的博客等中文网站,给中文读者提供了便于交流和了解事实的平台,并感谢 Tibet Relief  Fund 和该组织负责人:Philippa Carriok 女士的慷慨资助。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援助,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远不足以这么快就完成这本书的编选工作。

若这本书或有可能对汉族人以及其他民族的中国公民有所助益,使相互间能够实现理解和尊重,并能够以同等的公民身份处世立身、和睦相处,那么,我想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愿望,同样也是这些具有良知的汉族知识分子的愿望。那且让这些汉族知识分子的《良知》来唤起更多人的良知吧!

编者:更特东珠 

2008417日深夜

 

(注:若需要电子版,请发tthouse36@yahoo.com

 

附:

目录

Table of Content

 

                           

出版前言... 6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12

中国民主人权人士 就西藏局势的公开信... 15

中国和解智库呼吁保障藏民游行示威权利... 18

世盟在中领事馆前参加西藏同胞举行的抗议活动... 21

全美学自联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22

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23

至海外的留学生们———身在中国国内的中国公民... 30

吴弘达对西藏事件的声明... 34

中国民主运动特别行动委员会呼吁全球都来支持 声援西藏高度自治的要求    35

中国过渡政府 敦促罗格立刻停止在西藏屠杀的中共当局的严正声明... 37

以和谐为重同达赖喇嘛对话... 39

中国山东大学教抗议开枪镇压藏民示威---给两会公开信之五... 41

王力雄系列文章... 43

民族问题的从量变到质变... 43

我为何对玛曲发生的“打砸抢烧”不惊讶... 44

今天,我想起六四的一个场面... 45

西藏事件的责任该由谁负... 47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49

请支持达赖喇嘛... 52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54

就西藏危机,向中央紧急建议... 56

西藏危机的罪魁祸首... 58

中共的真面目--是奥运会的主办者,还是镇压西藏的暴君?... 61

栽赃陷害而后残酷镇压是中共的一贯伎俩... 63

以力制人与利诱人——从西藏事件看中国当局的无德之治... 66

弃中共话语系统 藏人是抗暴不是暴乱... 69

面对西藏,我们必须忏悔!——从公民爱国主义看西藏事件... 75

最近西藏事件的根源何在... 79

藏人为何要抗议?——也谈西藏问题... 85

西藏的希望---境外藏人的声音... 91

不断升高的西藏焦虑... 94

李怡:温家宝的自我否定... 97

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100

学习藏人的五点和平建议... 104

能给西藏人一次和平示威的机会吗?... 107

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111

为什么一些中国公众难以正确理解西藏问题... 114

CCTV“西藏暴乱录像质疑... 118

中共的西藏暴乱. 120

CCTV西藏暴乱画面的五点质疑... 123

西藏骚乱的16大疑点... 126

这一次,温总理为什么不哭了... 129

到底谁在歪曲事实——西藏事件中外媒体的公正性比较... 134

人发杀机,中共屠戮西藏,嫁祸精神领袖达赖... 138

不要相信中共在西藏问题上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141

温家宝逼达赖喇嘛上梁山... 144

西藏事件的联想——中央之国心态掩盖了传统真相... 146

西藏之乱再现中共暴政和欺骗... 149

西藏咏叹调... 153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162

西藏:她的痛楚,我的耻辱... 165

中共是祸害之根 还民众抗暴正确称谓... 174

汉人和藏人之间的误区... 178

奥运前枪声凸显藏民信仰困境... 180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182

十一世假班禅和不敢转生的真达赖... 184

毛大哥你到底做了什么?. 187

为什么藏人不领中共的情... 190

请别再挥舞脏衣服... 193

文化种族灭绝政策下的血泪西藏史... 195

仇恨,如不消解就会爆发施化... 201

雪山雄狮的反叛... 203

支持藏民的和平抗暴行动... 208

呼唤民间的理解和包容... 211

怀念和寻找藏汉民间友情... 217

保守图博文化,澄清移民责任... 220

缄默不语,是助长「不正义」滋生蔓延的肥料... 230

第一次因为是汉族而汗颜,第一次因为不是党员而庆幸!... 234

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 239

东拉西扯西藏,海外愤民,崛起了崛起了... 242

当我们的专制暴政受到别的民族反抗的时候... 246

中国人为何喜欢本拉登 不喜欢达赖喇嘛... 249

西藏:请大家保持宽容和忍耐的心... 253

应支持西藏人争取自由... 256

西藏抗暴让中共宗教问题浮上台面... 259

响应达赖喇嘛呼吁... 262

读达赖喇嘛的呼吁书之后... 264

西藏屠杀牵动台湾与全球... 268

达赖的智慧与汉人的愚昧... 271

把目光從西藏移向东海... 274

中共为何不与达赖喇嘛对话?... 278

北京欲批倒批臭达赖... 280

西藏复国主义与中国沙文主义... 282

阻击中共,西藏做先锋... 285

世界能为西藏做些什么?... 289

西藏事件背后有什么阴谋?... 294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299

中央的少数民族政策错在哪里?... 307

张庆黎,你才是披着人皮的恶魔... 311

关怀西藏 深入了解与反思... 314

西藏问题起因的思考和解决的建议——纯粹第三方建议... 316

也谈对西藏问题的看法... 328

藏民启示录 ──中国未来的方向... 331

西藏问题考验中共的政治智慧... 336

西藏骚乱与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339

胡温弱势,无力处置西藏危局... 347

西藏危机,诱发中国革命... 350

西藏是谁的国家... 353

汉人无自由 藏人无自治   刘晓波... 356

中国留学生:记与达赖喇嘛的单独会谈... 359

处理西藏问题要有新思维... 369

附件: 373

达赖喇嘛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373

达赖喇嘛的最新呼吁(42日)... 377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全球信教华人的呼吁... 378

哈维尔等人士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380

图图大主教关于西藏和中国的声明... 382

350位各国藏学家和学者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383

欧盟外长29日当天就西藏局势发表声明: 388

三笔会呼吁中国:让自由新闻讲西藏真相... 389

中国律师说:我们愿意为被捕藏民提供法律帮助... 391

西藏事件安多阿坝县3.16事件起因... 392

给向巴平措主席提意见... 395

请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归来... 399

有感于重新播放电影《农奴》... 406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6.51 K
尺寸: 297 x 400
浏览: 7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50条记录访客评论

好的,云丹加措,这就发给你。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November 11, 9: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如果不忙的话给我也发一个吧!呵呵!`感谢您!

Post by 云丹加措 on 2008, November 11, 4: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扎西 说过的话:
从哪里能买到此书?  还有阿佳唯色的书从哪里能买到啊!!!大家告诉我 我太想买!但找不到哈哈 我在内地上学哦!
扎西,你好,才看到你的留言。我保存了你的信箱,这就给你发过去电子版。我把你的信箱的留言删去了,以免被人用我的名义给你发病毒等等。在这个虚拟空间里一定要多加小心。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November 11, 4: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RIKAZE.HAPPY@163.COM这是我的电子邮箱!! 谢谢!!

Post by 扎西 on 2008, November 10, 2: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扎西 说过的话:
从哪里能买到此书?  还有阿佳唯色的书从哪里能买到啊!!!大家告诉我 我太想买!但找不到哈哈 我在内地上学哦!

告诉我一个信箱,我可以把这些书的电子版发给你!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November 8, 1: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从哪里能买到此书?  还有阿佳唯色的书从哪里能买到啊!!!大家告诉我 我太想买!但找不到哈哈 我在内地上学哦!

Post by 扎西 on 2008, November 5, 6: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操你妈的拉几人!!你 睁开眼睛研究下历史再说!!!操你丫的分裂党!!!!

Post by 操你母亲的!! on 2008, October 21, 5: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Greetings;

I visited your websites quite a few time; thanks to what happened in the past two months, it may be the last time I visit your site.

In the past, I believed that we were brothers and sisters; now I recognize that the assumption could be incorrect.

Please give my regards to your husband; I read his books. In my opinion, the policy influence of his works, if any, would be limited; he may not be mature yet - he fails to note that there are some problems which could not be solved, and there are some problems which could not be solved to everyone\\\'s satisfaction.

I would encourage him to read more history - a people(or person) living in peace may decay, and a people (or person) living in challenges could become stronger, if the challenges are not fatal. From this perspective, China could be a lucky country.

At last, I would like to share you my observations: fortunately or unfortunately, for most Chinese - I am not sure whether you and your kind could be termed as Chinese, a clap on China or its Government by outside powers is deemed to be a clap on them; they share her pain, and therefore her glory.

Take care - from now on, we are enemies.

Post by 博士 on 2008, May 23, 3: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能真诚地欢迎远道而来的汉人,献上哈达,敬上酥油茶和青稞酒,说:您辛苦了。
   我梦想有一天,汉人能对藏人说,我不懂藏文化,不懂藏人,不欣赏藏人的生活方式,但我尊重你们。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能对即将返乡的汉人洒下依依不舍的热泪,真诚挽留。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在海外自愿而骄傲地宣称:我是中国公民,我持中国护照。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能为自己找了一位汉人配偶而骄傲。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官员不用像间谍一样地活着。藏人百姓不用担心解放军象打杀牲畜一样地打杀他们。
   我梦想有一天,喇嘛们不用学政治,发言,签字揭批达赖等一小撮人民公敌,而是专心,安全而自由地修炼佛学。
   我梦想有一天,藏汉两族坦然,愉快地相互面对。
   我梦想有一天,中国的大地上人们正常,自由,有尊严地生活。


有梦最美,希望相随!
也许还需要几十年,当这一切的磨合与冲突渐渐平息,和平与安宁终会回到这片土地的。

Post by leo_ on 2008, May 8, 4: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请不要随便使用“知识分子”这种来表达矫情和做作的词汇,现在餐厅里的服务员都是大专文凭的知识分子

Post by ysjj on 2008, May 8, 12: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又开始删贴了,果然是民主阿

Post by ysjj on 2008, May 8, 12: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尊敬唯色女士,我一直十分尊重您的看法,但是这片文章有失您作为佛教徒的身份,请不要将这些支持法轮功的文字放在您圣洁的网页,法轮功实在是诋毁佛教,我恳求您将此文撤下。

祝 一切吉祥

Post by 弓长 on 2008, May 7, 9: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陈维健: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7日 来稿)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藏会谈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日前在深圳举行,达赖喇嘛派出私人代表甲日洛迪和前中藏会谈代表格桑坚赞,与中共派出的统战部副步长朱维群和藏族干部斯塔进行会谈。会谈在五月四日只举行了一天。这次会谈一如北京所说是接触和磋商,没有达成任何成果,中央电视台公布这次会谈内容,除出强调中共对西藏的立场和对达赖喇嘛的谴责以外,表示:双方会晤后,同意在适当的时候再进行会谈。这次会谈,公布了在这以前中藏之间已进行了多达六次的会谈。这个信息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是第一次获知。
    
    中藏会谈,从表象层面上看,是中共在国际社会强烈的逼迫下的一次应付性的会谈。但实际上,也是中共对北京奥运形势躁虑所促成的。因为西藏事件使北京奥运从扬威北京政权和显示中国的崛起,转而变成众矢之的而狼狈不堪,致使还有不足一百天的北京奥运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加上国内的社会矛盾都在集结暴发,从年初的雪灾到股灾,再到火车相撞,巴士爆炸,和安徽肠炎死亡加剧,疫情波及各省直达北京,以及每天都在发生的群体维权抗暴事件,中共已是焦头烂额,穷于应付。虽然中共凭借武力还能维持着政权,但是武力除出对包括西藏民众在内的中国群体抗争事件以外,无用武之地。它既解决不了天灾,也解决不了人祸。西藏的镇压事件,使中共“六四”事件以来所一再强调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处在失控之中。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共集几十年的统治经验所达成的共识,可以说是中共的治世宝典,是中国近年来虽然社会矛盾日益加剧,但政权依然稳定的秘诀。但是中共在奥运前夕,对在西藏大开杀戒,引起国际社会强烈的反弹,中共又煽动愤青向西方社会抗议示威,不但搅动了国际社会,也搅动了中国社会,使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国社会处在解体之中。那么是谁导致了稳定压倒一切的结构解体呢?它的责任人又是谁?现在虽然还未明确,但从西藏事件中我们可以见到一些端倪
    
     按中共对西藏的控制来看,完全不可能形成这样大的一起暴力事件,几个寺庙喇嘛出门纪念性示威游行,也非突发事件,完全不必进行如此大规模的镇压行动,应该可以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解决问题,按中共的说法,就是扼杀在萌芽之中。如何会引发出这么大的事件,是不可思议的。据说公安部长周永康在执行镇压命令时,有九个常委的签名,也就是说,作出这个决定以前存在着分歧,为了共同承担责任,主战派才要求共同签名,把大家绑在一条战舰上。镇压的结果很快体显出来了。中共在遭受国际社会的谴责的同时,西藏问题和奥运也绑在了一起。为此,各国政要纷纷表态,将不出席北京奥运,以抗议中共在西藏的暴行。而此时又正逢奥运火炬传递开始之时,于是奥运火炬所到之处,皆成众矢之的。中共为了挽回火炬在各国所遭受的阻击所失去的颜面,迅速利用海外的留学生,组织他们进行护卫火炬的示威抗议集会,但那种五星红旗泛滥和对西藏和支持西藏人士的暴行,更激起了西方的愤怒。从而使中共处于四面楚歌的局面。要扭转这样的局面,不使奥运流产或惨淡开幕,唯一能做的就是同意西方各国一致的要求,与达赖喇嘛进行谈判。但要与一个被中共长期诬蔑攻击,妖魔化的达赖喇嘛举行会谈,中共需要承受对达赖喇嘛的政策调整尴尬。不过对历来厚黑的中共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重要的是一当谈判真的进行,那么当时主张镇压,也就是因镇压西藏造成的外交危机,从而引发奥运危机的人,就必须承担责任,至少在党内的地位将下降。这是中共主战派所不能接受的。
    
    从西藏事件我们回看二十年前的“六四”镇压,当时党内也存在不同的意见,主战派占了上风。好在这次镇压中国渡过了政权危机。于是主战派成了功臣,非主战派被压下去了,赵紫阳还承担了支持“动乱”的责任,被软禁至死。二十年后的今天,出现了相同的情况。也是主战派占了上风,但主战派的行动却使中共出现了内外交困的灾难性的危机,这是中共始料不及的。于是出现了接受西方提出与达赖喇嘛谈判解决危机的意见,促使了这次中藏谈判。因此这次中共与达赖喇嘛的会谈,与其说是中藏谈判,还不如说是中共党内不同意见的谈判。非主战派一方,看到了不谈判不能解决当前的危机,很可能导致中共崩盘。主战的一方,以“六四”为例,认为危机是暂时的,只要坚持下去就会转危为安。从这次中藏会谈的情况来看,虽然谈判是进行了,但是中共不同意见派别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还是主战派占了上风。因此,出现了一边在进行谈判,一边仍然不停止对达赖喇嘛的诬蔑和攻击,完全没有营造谈判的气氛。这样的谈判当然不可能出现任何结果。中藏谈判能否成功进行,这不仅仅关系到藏族的命运,也关系到汉族的命运。但是中共作为一个利益集团,他既不会考虑藏民族的命运,也不会考虑汉民族的命运,他考虑的只是集团的利益,甚至是这个集团中的小集团的利益。
    
    奥运临近的中国社会,已经是危机四伏,西藏事件又撕开了中共的裂口,使中共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中共每当面临危机之时,总是迷信暴力,较为理性的声音总是显得微弱无力。面对奥运临近,面对中国民众的维权抗暴,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看来中共决心以暴力来赌他的输赢了。“六四”镇压,中共逃脱了一次政权崩溃的危机,但是不会因为“六四”逃脱了,就能次次逃脱。中共只要坚持暴政,迷信暴力,总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耶稣说:“把你的刀收回去吧,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博讯来稿](博讯 boxun.com)

Post by 专职 on 2008, May 7, 3: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陈维健: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07日 来稿)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中藏会谈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日前在深圳举行,达赖喇嘛派出私人代表甲日洛迪和前中藏会谈代表格桑坚赞,与中共派出的统战部副步长朱维群和藏族干部斯塔进行会谈。会谈在五月四日只举行了一天。这次会谈一如北京所说是接触和磋商,没有达成任何成果,中央电视台公布这次会谈内容,除出强调中共对西藏的立场和对达赖喇嘛的谴责以外,表示:双方会晤后,同意在适当的时候再进行会谈。这次会谈,公布了在这以前中藏之间已进行了多达六次的会谈。这个信息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是第一次获知。
    
    中藏会谈,从表象层面上看,是中共在国际社会强烈的逼迫下的一次应付性的会谈。但实际上,也是中共对北京奥运形势躁虑所促成的。因为西藏事件使北京奥运从扬威北京政权和显示中国的崛起,转而变成众矢之的而狼狈不堪,致使还有不足一百天的北京奥运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加上国内的社会矛盾都在集结暴发,从年初的雪灾到股灾,再到火车相撞,巴士爆炸,和安徽肠炎死亡加剧,疫情波及各省直达北京,以及每天都在发生的群体维权抗暴事件,中共已是焦头烂额,穷于应付。虽然中共凭借武力还能维持着政权,但是武力除出对包括西藏民众在内的中国群体抗争事件以外,无用武之地。它既解决不了天灾,也解决不了人祸。西藏的镇压事件,使中共“六四”事件以来所一再强调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政策,处在失控之中。稳定压倒一切,是中共集几十年的统治经验所达成的共识,可以说是中共的治世宝典,是中国近年来虽然社会矛盾日益加剧,但政权依然稳定的秘诀。但是中共在奥运前夕,对在西藏大开杀戒,引起国际社会强烈的反弹,中共又煽动愤青向西方社会抗议示威,不但搅动了国际社会,也搅动了中国社会,使稳定压倒一切的中国社会处在解体之中。那么是谁导致了稳定压倒一切的结构解体呢?它的责任人又是谁?现在虽然还未明确,但从西藏事件中我们可以见到一些端倪
    
     按中共对西藏的控制来看,完全不可能形成这样大的一起暴力事件,几个寺庙喇嘛出门纪念性示威游行,也非突发事件,完全不必进行如此大规模的镇压行动,应该可以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解决问题,按中共的说法,就是扼杀在萌芽之中。如何会引发出这么大的事件,是不可思议的。据说公安部长周永康在执行镇压命令时,有九个常委的签名,也就是说,作出这个决定以前存在着分歧,为了共同承担责任,主战派才要求共同签名,把大家绑在一条战舰上。镇压的结果很快体显出来了。中共在遭受国际社会的谴责的同时,西藏问题和奥运也绑在了一起。为此,各国政要纷纷表态,将不出席北京奥运,以抗议中共在西藏的暴行。而此时又正逢奥运火炬传递开始之时,于是奥运火炬所到之处,皆成众矢之的。中共为了挽回火炬在各国所遭受的阻击所失去的颜面,迅速利用海外的留学生,组织他们进行护卫火炬的示威抗议集会,但那种五星红旗泛滥和对西藏和支持西藏人士的暴行,更激起了西方的愤怒。从而使中共处于四面楚歌的局面。要扭转这样的局面,不使奥运流产或惨淡开幕,唯一能做的就是同意西方各国一致的要求,与达赖喇嘛进行谈判。但要与一个被中共长期诬蔑攻击,妖魔化的达赖喇嘛举行会谈,中共需要承受对达赖喇嘛的政策调整尴尬。不过对历来厚黑的中共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重要的是一当谈判真的进行,那么当时主张镇压,也就是因镇压西藏造成的外交危机,从而引发奥运危机的人,就必须承担责任,至少在党内的地位将下降。这是中共主战派所不能接受的。
    
    从西藏事件我们回看二十年前的“六四”镇压,当时党内也存在不同的意见,主战派占了上风。好在这次镇压中国渡过了政权危机。于是主战派成了功臣,非主战派被压下去了,赵紫阳还承担了支持“动乱”的责任,被软禁至死。二十年后的今天,出现了相同的情况。也是主战派占了上风,但主战派的行动却使中共出现了内外交困的灾难性的危机,这是中共始料不及的。于是出现了接受西方提出与达赖喇嘛谈判解决危机的意见,促使了这次中藏谈判。因此这次中共与达赖喇嘛的会谈,与其说是中藏谈判,还不如说是中共党内不同意见的谈判。非主战派一方,看到了不谈判不能解决当前的危机,很可能导致中共崩盘。主战的一方,以“六四”为例,认为危机是暂时的,只要坚持下去就会转危为安。从这次中藏会谈的情况来看,虽然谈判是进行了,但是中共不同意见派别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还是主战派占了上风。因此,出现了一边在进行谈判,一边仍然不停止对达赖喇嘛的诬蔑和攻击,完全没有营造谈判的气氛。这样的谈判当然不可能出现任何结果。中藏谈判能否成功进行,这不仅仅关系到藏族的命运,也关系到汉族的命运。但是中共作为一个利益集团,他既不会考虑藏民族的命运,也不会考虑汉民族的命运,他考虑的只是集团的利益,甚至是这个集团中的小集团的利益。
    
    奥运临近的中国社会,已经是危机四伏,西藏事件又撕开了中共的裂口,使中共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中共每当面临危机之时,总是迷信暴力,较为理性的声音总是显得微弱无力。面对奥运临近,面对中国民众的维权抗暴,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看来中共决心以暴力来赌他的输赢了。“六四”镇压,中共逃脱了一次政权崩溃的危机,但是不会因为“六四”逃脱了,就能次次逃脱。中共只要坚持暴政,迷信暴力,总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耶稣说:“把你的刀收回去吧,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博讯来稿](博讯 boxun.com)

Post by zhuan on 2008, May 7, 3: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能真诚地欢迎远道而来的汉人,献上哈达,敬上酥油茶和青稞酒,说:您辛苦了。
   我梦想有一天,汉人能对藏人说,我不懂藏文化,不懂藏人,不欣赏藏人的生活方式,但我尊重你们。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能对即将返乡的汉人洒下依依不舍的热泪,真诚挽留。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在海外自愿而骄傲地宣称:我是中国公民,我持中国护照。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能为自己找了一位汉人配偶而骄傲。
   我梦想有一天,藏人官员不用像间谍一样地活着。藏人百姓不用担心解放军象打杀牲畜一样地打杀他们。
   我梦想有一天,喇嘛们不用学政治,发言,签字揭批达赖等一小撮人民公敌,而是专心,安全而自由地修炼佛学。
   我梦想有一天,藏汉两族坦然,愉快地相互面对。
   我梦想有一天,中国的大地上人们正常,自由,有尊严地生活。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7, 12:4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想听听比目鱼对于所谓胡耀邦现象怎么看?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说,共产党放开一步,感觉有些藏人就紧逼一步,然后历史上又欠下许多债务,双方很难通过一种比较和平和谐的方案把政权一步步交给藏族干部,于是双方困于这个局中。这是网友davidpeng写的。

西藏问题中的胡耀邦现象

Posted by davidpeng on 24th February 2008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各级藏区政府为啥一个比一个左呢?春节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聊天,令人深思。朋友身处四川藏区,虽然不在政府工作,但是和政府各级都打过交道。一些外人看起来不能理解的现象,经他一说,豁然开朗。

如果某一任一把手,在他的任职范围内,对民族政策稍微放得宽松一点。藏人马上会抓住这一点空间,反映对当前以及前任政策的不满。这种不满的情绪,还会在宽松的气氛中进一步蔓延,变成对藏人近年遭遇的总清算。

2006年2月,甘孜州正常进行了换届选举,领导班子的调整具有某种突破意义。前任州委书记刘道平升级到省委任司法厅副厅长兼省委书记。藏族人尧斯丹担任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把手州委书记,而且,2006年2月到2007年1月间,他同时兼任州长。

尧斯丹长期在共青团工作,正属当今炙手可热的团派。据天网的报道,尧斯丹思维开放,形象亲和。

    “尧斯丹书记在被免去职务前还来我们这里视察工作,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亲自来我们这偏远的地方视察的州委书记。”白玉县的一地方官员在接受采访时候说,“尧斯丹书记在甘孜州任职以来其亲和形象一直获得地方官员好评,他开放的思维方式是我们地方官员所喜欢的。”

然而,四川省委的政策突破和尧斯丹的开放思维没有得到回报。2007年的甘孜是不平静的一年。除了外界媒体比较关注的理塘“赛马节独立事件”外,稻城因为当地居民与开发商冲突而发生了暴乱;道孚地方开发商与当地居民冲突动用炸药造成多人伤亡……四川省省委和尧斯丹显然对此准备不足:7月,省委不得不让刘道平回锅担任州委书记。而把尧斯丹安排到省统治部任常务副部长(凤凰网转四川日报)。

当前各地的政策都是稳定至上,做为藏区更是如此。尧斯丹自己可能只是觉得运气差。而回锅的刘道平,第一要务就是不要让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坚决捍卫死一般的稳定!

刘道平回任后,甘孜采取了种种严厉政策。下面这些是天网的报道,从其他各种途径也得到了证实:

    甘孜州藏族自治州正加强对当地老百姓的控制,德格、白玉等县的退休老干部被集中起来,被强迫进入“爱国教育学习班”学习;甘孜州目前正在取缔当地的寺庙办学,部分寺庙接到政府取缔办学的通知;自9月份以来,甘孜州政府已经严禁海外基金会资金流入甘孜地区。

省委和州委的想法大抵如此:这样的进攻性政策,最少能够保证我的任内不出现大的事件。至于这些政策有什么长期的负面效应,对不起,我没办法想那么远……

在这样的互动中,中间地带越来越小,一切都泛政治化,西藏问题遂无可收拾。

引用 dream 说过的话:
我个人觉得这些要求很合理,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完全应该得到满足,这也是最理想的状态。可是政治的现实都是残酷的。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7, 12: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我个人觉得这些要求很合理,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完全应该得到满足,这也是最理想的状态。可是政治的现实都是残酷的。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是啊,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中国想在西藏驻军,驻。如果西藏的资源,比如矿藏,开发对中国有利,在不影响环保和破坏宗教的前提下,可以和当地政府联合开发。如果汉人尊重藏人,懂藏文化,懂藏文,又善于行政,完全可以在臧当公务员,搞科技。如果修铁路,修公路对中国和西藏都有利,可以联合投资。
    藏人和汉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民族。西藏的教育和宗教由汉人插手,管不好还给自己找麻烦。汉人不用在臧作亏本买卖,很多项目可以联合承担责任,依从商业法则和经济规律搞经营。藏人不是乞丐民族,从不奢望中国无条件,无故投钱。
    达赖喇嘛是藏民族的象征;中央政府和汉人当然不用把他当神来看待,但最起码把他当成一位享有人权,可信任的普通老人,不要诬蔑和攻击。
    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可是,这样的想法在中国,仍是大逆不道,反动,行不通的。
    其实,共产党怎么就不能把简单的事情简单化,非要掩耳盗铃,文过饰非地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
    如果中国政府这样客观而通情达理,藏人是中国人又有什么问题呢。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7, 12: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是啊,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中国想在西藏驻军,驻。如果西藏的资源,比如矿藏,开发对中国有利,在不影响环保和破坏宗教的前提下,可以和当地政府联合开发。如果汉人尊重藏人,懂藏文化,懂藏文,又善于行政,完全可以在臧当公务员,搞科技。如果修铁路,修公路对中国和西藏都有利,可以联合投资。
    藏人和汉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民族。西藏的教育和宗教由汉人插手,管不好还给自己找麻烦。汉人不用在臧作亏本买卖,很多项目可以联合承担责任,依从商业法则和经济规律搞经营。藏人不是乞丐民族,从不奢望中国无条件,无故投钱。
    达赖喇嘛是藏民族的象征;中央政府和汉人当然不用把他当神来看待,但最起码把他当成一位享有人权,可信任的普通老人,不要诬蔑和攻击。
    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可是,这样的想法在中国,仍是大逆不道,反动,行不通的。
    其实,共产党怎么就不能把简单的事情简单化,非要掩耳盗铃,文过饰非地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
    如果中国政府这样客观而通情达理,藏人是中国人又有什么问题呢。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7, 12: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1, 你的这个题目并不恰当。文中选择性的录入了支持藏独者发言,其他的却付之阙如。因此,缺乏代表性,或者说,只是代表了极少数知识分子的意见。至少应该改为“部分支持达赖/西藏独立的汉族异议人士的文章”。至少,我觉得这些人打着所谓“汉族知识分子”的旗号,是对我的侮辱。
2、文中提及:“达赖喇嘛从最初中国政府申奥时,就向国际社会呼吁支持北京举办奥运,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呼吁“,可是据我看到的英文报道,达赖最开始是强烈反对中国申奥的,只不过在意识到不可阻挡后,才忽然发现,奥运会是一个羞辱中国政府的好机会。所以,请不要歪曲事实,道义优势不是靠欺骗获得的。
3、原文:”事实是从这次事件中,已有一些被中国军队杀害的和平示威者那血淋淋的现场照片披露于世。“,
  反驳 确实在多维等网站上见到所谓被枪杀的照片,可是照片太假了,枪伤居然不流血……。请提供详细材料证明之。
4、原文”达赖喇嘛一如既往地向中国领导人传递善意,并且在国际社会坚持宣布不追求西藏的独立,而希望通过与中国政府的和谈来实现藏人的高度自治。“
对于政治,不仅要察其言,还要观其行,达赖虽然一直说”不追求独立“,可是其在谈判中的主张却处处显露出独立地意图,不管是大藏区的提议,还是撤出解放军的主张,甚至提出在印度中国之间建立和平非军事区的主张,这些和独立有什么本质区别吗?下一步,就是操纵公决,独立,这些伎俩,在科索沃身上早就体现出来了。只可惜,中国不是塞尔维亚,美欧主子连个伊拉克都搞不定。慈悲名下,不尽然都是善良。
虽然知道这个留言会一如既往地被主张自由的维色女士和王立雄先生滤掉,但我会继续留言的。

Post by 在美华人 on 2008, May 7, 11: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逃避是容易的,面对是困难的。如果听任仇恨这么积累下去,终于有一天会爆发民族大仇杀的,实在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在中国上演。所以,至少向周围的朋友宣传自己的观点,反对民族主义。我觉得阿嘉活佛讲得很好,要想反分裂,首先得把其他民族的同胞当作自己的一家人,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而不是采取一种霸道的手段来强迫别人,因此别人要追求独立也不奇怪。

另外,从中可以看出吏治的腐败也是分裂趋势加强的原因之一。要是吏治清明,老百姓生活愉悦,又何苦去闹事呢。应该说吏治的腐败是独立倾向加强的内在原因之一了。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衷心感谢这么多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中国人朋友。其实,如果中国是民主国家,政府能代表最一般大众的利益;如果大多数汉人是人性正常,有良知,有正常是非观的人,我个人的感受,西藏不用非要争取从中国独立出来。如果能处在这样的中国,我也没有理由,千辛万苦地因为逃离中国,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我曾是中国的公务员,也曾尽心尽力地为当地政府效力。可是,稳定的收入,一定的权力和各种福利和保障掩盖不了我每天面对虚伪,邪恶和各种精神压迫,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离开自己熟悉的国家,说着几门他国外语,以他乡为故乡很不容易,这根本不是我的愿望,可我又什么办法。我的家人,朋友都知道我是个平和,没有政治理念和财富追求的人,本不愿意涉入任何政治和意识形态纷争,可是,国破家亡,我哪有别的选择。
    虽然今生无缘与各位中国人朋友成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但我从心底里想对各位中国人朋友说声谢谢。谢谢你们的良知,谢谢你们对藏人的理解。虽然藏人的追求难以实现,你们的好意也影响不了中国对臧政策,但我想到你们的好意,心里仍是十分感动。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7, 11: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衷心感谢这么多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中国人朋友。其实,如果中国是民主国家,政府能代表最一般大众的利益;如果大多数汉人是人性正常,有良知,有正常是非观的人,我个人的感受,西藏不用非要争取从中国独立出来。如果能处在这样的中国,我也没有理由,千辛万苦地因为逃离中国,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我曾是中国的公务员,也曾尽心尽力地为当地政府效力。可是,稳定的收入,一定的权力和各种福利和保障掩盖不了我每天面对虚伪,邪恶和各种精神压迫,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离开自己熟悉的国家,说着几门他国外语,以他乡为故乡很不容易,这根本不是我的愿望,可我又什么办法。我的家人,朋友都知道我是个平和,没有政治理念和财富追求的人,本不愿意涉入任何政治和意识形态纷争,可是,国破家亡,我哪有别的选择。
    虽然今生无缘与各位中国人朋友成为一个国家的公民,但我从心底里想对各位中国人朋友说声谢谢。谢谢你们的良知,谢谢你们对藏人的理解。虽然藏人的追求难以实现,你们的好意也影响不了中国对臧政策,但我想到你们的好意,心里仍是十分感动。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7, 10: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引用 支持藏独的汉人 说过的话:
再看看今天的西藏吧,成了中国富裕省份的粪青们的旅游天堂,很多东部发达地区的粪青新贵们不止一次开着他们的跑车进藏去寻欢作乐,我自己也亲自去过西藏,那里以所谓歌厅洗头房为名的妓院也跟内地一样是比比皆是,连新闻联播里那个工商人员在向记者说谎解释时语气都不敢肯定,因为他心虚么!事实是在拉萨有很多嫖妓场所,四川小姐和藏族小妞都能找到。我一个年轻小朋友是属于小资新贵阶级,他进藏时曾泡过很多藏妞,回来后向我们口沫横飞地学说和炫耀。而我本人后来到拉萨问寻四川老板能否找到藏妞陪夜,他也回答绝对没问题,可见西藏娼妓之猖獗,当然我没那么下贱地去泡过妞。我只是打问过,并且我相信有去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事实,就是西藏现在也不是净土了,也被共党搞得跟内地一样乱七八糟、娼妓四处都是。这就是新西藏的一部分,为啥共党的《西藏今昔》展览部展示一下这个部分呢!还有藏语,事实是藏族人念过书的都懂汉语,而汉人的藏语水平多是零!我都比他们很多人强!而进藏导游都是汉人。看看当今拉萨吧,都快成了四川人的后花园了,不到拉萨不知道四川人多,满拉萨街头都是四川话,似乎拉萨不是藏人的拉萨,而是四川的拉萨了!这就是当今的西藏,藏人只在被宣传时拿出来摆摆样子,给“用”一“用”,而好的工作机会、工作职位都被汉人给霸占了,藏人被那些当权的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素质低下、文化低下、技能低下,只适合干粗活、重活,而好的工作机会和工作职位都是被汉人所占据。这就是我这个良心未泯的汉人在所谓新西藏看到的真实的种族偏见和种族歧视!所谓的改革成果也为藏族人民做共享,只不过是弥天欺世大谎言!共党企图以美轮美奂的图片展览和所谓的今昔对比就能笼络藏人的心,掩饰由它一手制造和煽动起来的极端的民族矛盾,真是痴心妄想!

这么清楚,可见你一定去过。苍蝇总是追惺逐臭。

Post by L on 2008, May 7, 10: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是藏独分子。我的家人,后代,都是藏独。十年,百年,千年,我有耐心,为藏人应有的权益奋斗。中共力量再大,中国人人口再多,就算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真理,我都要走下去。我相信,大多数藏人持有和我一样的信念。
    没关系,慢慢来。

======================================
  没关系,慢慢来。我们慢慢的会拥有一个支持统一大业的班禅大师;支持统一大业的达赖喇嘛

我们同样相信,生活在藏区的汉人会越来越多,永久居民也会越来越多,到时候你们可以和这些汉人商议一下独立。

Post by kvk on 2008, May 7, 9: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是这个汉民族主义运动,是这个愤青们的叫嚣,让你觉得在整个中国的框架内根本无法解决,把你给整成藏独分子世家的吧?

有机会写篇文章吧!《我是怎么样成为藏独分子的?》到底走过什么样的心理路程,才会变成这样的。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是藏独分子。我的家人,后代,都是藏独。十年,百年,千年,我有耐心,为藏人应有的权益奋斗。中共力量再大,中国人人口再多,就算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真理,我都要走下去。我相信,大多数藏人持有和我一样的信念。
    没关系,慢慢来。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7, 5: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是藏独分子。我的家人,后代,都是藏独。十年,百年,千年,我有耐心,为藏人应有的权益奋斗。中共力量再大,中国人人口再多,就算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真理,我都要走下去。我相信,大多数藏人持有和我一样的信念。
    没关系,慢慢来。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May 7, 4: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关于支那=China:真是天大的误会,支那怎么是辱称呢?绝对不是.支那来源于藏语的Rgya Nag,嘉纳,嘉是大,纳是黑.汉地大,多穿黑衣,碗都是黑的.我在汉地参加过劳动,每天和农民吃饭就是用黑大碗. 他们的衣裤也是黑色的.
因为汉族方言复杂,就念成了支那.广东话中藏与壮是一个音.
香港九龙,广东及当地汉人念Hong Kong Kowloon.汉语普通话=Xiang Gang Jiu Long,差别很大.我在北京见过一个汉人,他生在兰州,长在西安,祖籍是广东,但他听不懂,也不会说广东话.
关于chink:一次被蛇咬,千年怕草绳.chink是清客,外人对大清国人的称呼. 是尊称.
关于Hujaa:来源于藏语Rgya嘉.发音关系.
关于Rgya Gar,Rgya Dkar=嘉噶=印度,嘉是大,噶是白,印度人多穿白衣服.
关于Rgyal Ser=嘉赛,嘉是大,赛是黄色,西洋人,头发多黄.
我的电邮箱是:bookand1234@yahoo.com
有问题请来信,我回答不了,我会向有关学者咨询

====================================
干,我又没说藏人用“支那”侮辱汉人

我的意思是,一个词,被用在负面的地方多了,这个词的感情色彩就变了

雪山狮子旗用在污秽的场合那么多次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容忍呢?甘肃那群僧人,就是在赤裸裸的用狮子旗向人民挑衅!

Post by 楼 on 2008, May 7, 2: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别的地方,我不敢说,我跟游行的组织者之一交流过,至少我们这里的领事馆没有参与到游行的组织里面去,基本上是回避,不参与。游行组织者还很有意见,我说,这是为了避免干涉当事国的内政,也是为了保护华侨,华人。国旗很多都是通过特快专递在国内买的,特快专递寄出来不要几天就到了吧!

引用 支持藏独的汉人 说过的话:
再说说“有组织、有预谋的煽动和策划”吧,那些所谓的海外“红海洋”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抗议行动,才真的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煽动和策划”呢!连共党媒体都承认,它在组织和策动海外留学生组成团体去展开有组织的抗议行动,而且海外学生说没钱,共党就国内筹钱,帮他们海外抗议学生买好五星红旗邮寄到海外,又要花去多少国内老百姓缴纳的税款去支援海外的爱国抗议啊!真是崽买爷田不知道心疼啊,共党花纳税人的钱去达成它的政治目的也从来是出手大方,从来就不知道疼惜!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y 7, 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再说说“有组织、有预谋的煽动和策划”吧,那些所谓的海外“红海洋”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抗议行动,才真的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煽动和策划”呢!连共党媒体都承认,它在组织和策动海外留学生组成团体去展开有组织的抗议行动,而且海外学生说没钱,共党就国内筹钱,帮他们海外抗议学生买好五星红旗邮寄到海外,又要花去多少国内老百姓缴纳的税款去支援海外的爱国抗议啊!真是崽买爷田不知道心疼啊,共党花纳税人的钱去达成它的政治目的也从来是出手大方,从来就不知道疼惜!

再看看那个所谓在法国巴黎激情演讲的爱国留学生李洹吧,就是那个肥头大耳,与毛孙新宇有一拼的家伙。他既然是留法学生,怎么最近火炬传递到三亚,他也要跟随到三亚去“做秀”呢?你一个留法的学生,不好好呆在法国发奋求学,却跑来海南三亚做“爱国秀”。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你是被有组织、有预谋地来做秀的!这难道还不够明眼人看出究竟谁是在“有组织、有预谋”地在“煽动”和“策划”么?

共党现在再也不敢公开它曾经广为宣扬的新闻纪录片《铁证如山》了,因为它最怕的就是人们的觉悟和真正的铁证如山!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7, 1: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再看看今天的西藏吧,成了中国富裕省份的粪青们的旅游天堂,很多东部发达地区的粪青新贵们不止一次开着他们的跑车进藏去寻欢作乐,我自己也亲自去过西藏,那里以所谓歌厅洗头房为名的妓院也跟内地一样是比比皆是,连新闻联播里那个工商人员在向记者说谎解释时语气都不敢肯定,因为他心虚么!事实是在拉萨有很多嫖妓场所,四川小姐和藏族小妞都能找到。我一个年轻小朋友是属于小资新贵阶级,他进藏时曾泡过很多藏妞,回来后向我们口沫横飞地学说和炫耀。而我本人后来到拉萨问寻四川老板能否找到藏妞陪夜,他也回答绝对没问题,可见西藏娼妓之猖獗,当然我没那么下贱地去泡过妞。我只是打问过,并且我相信有去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事实,就是西藏现在也不是净土了,也被共党搞得跟内地一样乱七八糟、娼妓四处都是。这就是新西藏的一部分,为啥共党的《西藏今昔》展览部展示一下这个部分呢!还有藏语,事实是藏族人念过书的都懂汉语,而汉人的藏语水平多是零!我都比他们很多人强!而进藏导游都是汉人。看看当今拉萨吧,都快成了四川人的后花园了,不到拉萨不知道四川人多,满拉萨街头都是四川话,似乎拉萨不是藏人的拉萨,而是四川的拉萨了!这就是当今的西藏,藏人只在被宣传时拿出来摆摆样子,给“用”一“用”,而好的工作机会、工作职位都被汉人给霸占了,藏人被那些当权的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素质低下、文化低下、技能低下,只适合干粗活、重活,而好的工作机会和工作职位都是被汉人所占据。这就是我这个良心未泯的汉人在所谓新西藏看到的真实的种族偏见和种族歧视!所谓的改革成果也为藏族人民做共享,只不过是弥天欺世大谎言!共党企图以美轮美奂的图片展览和所谓的今昔对比就能笼络藏人的心,掩饰由它一手制造和煽动起来的极端的民族矛盾,真是痴心妄想!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7, 1: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刚又看到它共党新华社又搬出藏人作家阿来的话,说是《尘埃落定》也证明了旧西藏的黑暗,但尽管阿来或其他藏人也未免会在威逼利诱下替共党说话,但共党那些版主走狗粪青们,你们难道没看到阿来在《尘埃落定》结尾黄师爷被红色汉人宣布为“人民的真正敌人”,被一枪崩在河滩上了。而这个命运多舛的缺心眼的傻土司,在小说结尾也被红色汉人所煽动起来的红色藏人的仇家,给活活杀害。小说以血淋淋的杀戮结束!事实也是这样,那个年代里,解放军就是杀藏人随便定个性,就可以就地枪决,我大爷过去是解放军,曾在军阀刘文辉手下做过地下党,当年也随军入藏,他说过解放军就地枪毙藏军及藏人的惨状,说开枪后有的藏人没死透,嘴还在一张一合地啃咬地上的泥土。当我们打小听说这些西藏“解放者”以其亲历所叙述的恐怖杀人式的“解放”时,当时都感觉脊背发凉,夜夜做噩梦!再比如最接近我们共党汉人的藏人阿沛阿旺晋美,他曾在电视节目里“很天真”说过如果达赖不“反叛”,那么中央就不会在1959年进行所谓“民主”改革,那么西藏就会避开文革之祸。而事实是,早在达赖喇嘛出席印度释迦牟尼庆生时就感觉到共党革命气焰,想不再回去,而周恩来劝说他时,说无论他回不回去,中央心意已决,都必将“民主”改革,达赖如流亡在外顶多骂骂共产党,而共党认准的民主改革丝毫无损,将一意孤行进行下去。共党的谎言往往就是说了这方面而忘了那方面,压下葫芦起来瓢,自相矛盾怎么都不圆了!而阿沛也够天真的了,毛要搞文革,必是他统治的全境,西藏即使退后所谓民主改革,又岂能幸免而独存?!事实是十世班禅喇嘛那么“爱国”,心意切切上书周恩来七万言书,历数西藏历史沿革变迁,承认所谓“旧”西藏有严重阶级问题和社会弊端,但仍然以真话触怒共党和毛皇,结果班禅被锒铛入狱,大刑侍候!这就是共党的所谓“解放”和“恩惠”。其实又岂止是藏人受到它的挑唆、煽动的扩大化了的“阶级仇视”,将人间地狱描绘成共党的翻天覆地呢!看看共党谎言吧,刘文彩储存大烟的润烟池成了所谓的“水牢”,而女农民冷月英被党教唆成谎言专家,四处做报告宣扬莫须有的阶级压迫和阶级仇恨,或者把实际中的阶级矛盾给夸大化、扩大化,甚至上纲上线。而共党自己的阶级压迫呢,记得共党自己就拍过一个最著名的新闻纪录电影《铁证如山》,宣扬所谓四人帮爪牙在毛泽东时代对人民的压榨和残酷迫害,后来这部影片再也不允许放映了,因为它才揭露了共党自己干部鱼肉人民横行乡里的极端残暴和极端腐败!企图用慌称的或夸大的阶级矛盾,来掩饰民族矛盾和民族压迫,甚至是严重民族压迫,这就是共党惯用伎俩!而当今共党治下的所谓和谐社会,也是阶级矛盾丛生,它却极力讳言这些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对此,明眼人早都看穿,所有智慧和良知的汉人都不会轻易上当受骗!共党的小伎俩就能骗骗它治下信息获取不全的、被洗过脑一些人们,要想骗倒更多的人,没门!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7, 12: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共党宣教的手段就是:以西藏人民的“解放者”和“大救星”而自居,以“阶级解放”来掩盖严重的“民族矛盾”,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与民族矛盾、民族斗争不是同一个议题。共党善于一手遮天混淆是非,搞今昔对比,众所周知它搞过的所谓大地主刘文彩的地主庄园和水牢,向群众宣扬阶级斗争,忆苦思甜,是共产党来了“苦变甜”,什么忆昔思今,要倍加感恩共产党,是共产党大救星拯民于水火,两重社会两重天地,共党领导“人民”翻了身,没有共党就没有今天的新生活!这就是共党的惯用伎俩和欺世之谈!大家都知道旧时代确实有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而且由于时代和生产力局限,这个连流亡藏人也不否认旧时代西藏有阶级矛盾和社会问题,但共党也绝不可以以“救星”自居。事实是共党以杀人和极其残酷的强制和非人道手段来打破阶级樊篱,强制地搞阶级“解放”,即它所谓的“民主改革”。大家想想吧,如果藏人自己自治,他们就不会顺时应变搞改革了么?否!想想吧,台湾那些被共党称做“万恶反动派”的国民党在五十年代也在打破阶级樊篱,搞土地改革,而台湾的土改是以“和平演变”的方式,很平和地解决掉的,而大陆呢,在共党领导下血雨腥风,杀掉了几百多万所谓的地主士绅同胞,才在它的淫威下强制土改“成功”,而某些所谓的地主或富农,只不过是最淳朴善良的农民,甚至是曾强力支持共党的农民,因为旧时代的中国式落后的农业国,土地租种关系非常普遍,而共党强行把许多纯朴农民定位另册地主,在大城市也一样,陈毅在上海天天问“又有多少空降兵”,意思是每天又有多少民族资本家受不了共党的淫威迫害而跳楼自杀!共党就是以血腥方式完成了它的“进步”和“解放”的,完成”阶级革命”和所谓“人民翻身做主”的。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7, 12: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共党宣教的手段就是:以西藏人民的“解放者”和“大救星”而自居,以“阶级解放”来掩盖严重的“民族矛盾”,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与民族矛盾、民族斗争不是同一个议题。共党善于一手遮天混淆是非,搞今昔对比,众所周知它搞过的所谓大地主刘文彩的地主庄园和水牢,向群众宣扬阶级斗争,忆苦思甜,是共产党来了“苦变甜”,什么忆昔思今,要倍加感恩共产党,是共产党大救星拯民于水火,两重社会两重天地,共党领导“人民”翻了身,没有共党就没有今天的新生活!这就是共党的惯用伎俩和欺世之谈!大家都知道旧时代确实有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而且由于时代和生产力局限,这个连流亡藏人也不否认旧时代西藏有阶级矛盾和社会问题,但共党也绝不可以以“救星”自居。事实是共党以杀人和极其残酷的强制和非人道手段来打破阶级樊篱,强制地搞阶级“解放”,即它所谓的“民主改革”。大家想想吧,如果藏人自己自治,他们就不会顺时应变搞改革了么?否!想想吧,台湾那些被共党称做“万恶反动派”的国民党在五十年代也在打破阶级樊篱,搞土地改革,而台湾的土改是以“和平演变”的方式,很平和地解决掉的,而大陆呢,在共党领导下血雨腥风,杀掉了几百多万所谓的地主士绅同胞,才在它的淫威下强制土改“成功”,而某些所谓的地主或富农,只不过是最淳朴善良的农民,甚至是曾强力支持共党的农民,因为旧时代的中国式落后的农业国,土地租种关系非常普遍,而共党强行把许多纯朴农民定位另册地主,在大城市也一样,陈毅在上海天天问“又有多少空降兵”,意思是每天又有多少民族资本家受不了共党的淫威迫害而跳楼自杀!共党就是以血腥方式完成了它的“进步”和“解放”的,完成”阶级革命”和所谓“人民翻身做主”的。刚又看到它共党新华社又搬出藏人作家阿来的话,说是《尘埃落定》也证明了旧西藏的黑暗,但尽管阿来或其他藏人也未免会在威逼利诱下替共党说话,但共党那些版主走狗粪青们,你们难道没看到阿来在《尘埃落定》结尾黄师爷被红色汉人宣布为“人民的真正敌人”,被一枪崩在河滩上了。而这个命运多舛的缺心眼的傻土司,在小说结尾也被红色汉人所煽动起来的红色藏人的仇家,给活活杀害。小说以血淋淋的杀戮结束!事实也是这样,那个年代里,解放军就是杀藏人随便定个性,就可以就地枪决,我大爷过去是解放军,曾在军阀刘文辉手下做过地下党,当年也随军入藏,他说过解放军就地枪毙藏军及藏人的惨状,说开枪后有的藏人没死透,嘴还在一张一合地啃咬地上的泥土。当我们打小听说这些西藏“解放者”以其亲历所叙述的恐怖杀人式的“解放”时,当时都感觉脊背发凉,夜夜做噩梦!再比如最接近我们共党汉人的藏人阿沛阿旺晋美,他曾在电视节目里“很天真”说过如果达赖不“反叛”,那么中央就不会在1959年进行所谓“民主”改革,那么西藏就会避开文革之祸。而事实是,早在达赖喇嘛出席印度释迦牟尼庆生时就感觉到共党革命气焰,想不再回去,而周恩来劝说他时,说无论他回不回去,中央心意已决,都必将“民主”改革,达赖如流亡在外顶多骂骂共产党,而共党认准的民主改革丝毫无损,将一意孤行进行下去。共党的谎言往往就是说了这方面而忘了那方面,压下葫芦起来瓢,自相矛盾怎么都不圆了!而阿沛也够天真的了,毛要搞文革,必是他统治的全境,西藏即使退后所谓民主改革,又岂能幸免而独存?!事实是十世班禅喇嘛那么“爱国”,心意切切上书周恩来七万言书,历数西藏历史沿革变迁,承认所谓“旧”西藏有严重阶级问题和社会弊端,但仍然以真话触怒共党和毛皇,结果班禅被锒铛入狱,大刑侍候!这就是共党的所谓“解放”和“恩惠”。其实又岂止是藏人受到它的挑唆、煽动的扩大化了的“阶级仇视”,将人间地狱描绘成共党的翻天覆地呢!看看共党谎言吧,刘文彩储存大烟的润烟池成了所谓的“水牢”,而女农民冷月英被党教唆成谎言专家,四处做报告宣扬莫须有的阶级压迫和阶级仇恨,或者把实际中的阶级矛盾给夸大化、扩大化,甚至上纲上线。而共党自己的阶级压迫呢,记得共党自己就拍过一个最著名的新闻纪录电影《铁证如山》,宣扬所谓四人帮爪牙在毛泽东时代对人民的压榨和残酷迫害,后来这部影片再也不允许放映了,因为它才揭露了共党自己干部鱼肉人民横行乡里的极端残暴和极端腐败!企图用慌称的或夸大的阶级矛盾,来掩饰民族矛盾和民族压迫,甚至是严重民族压迫,这就是共党惯用伎俩!而当今共党治下的所谓和谐社会,也是阶级矛盾丛生,它却极力讳言这些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对此,明眼人早都看穿,所有智慧和良知的汉人都不会轻易上当受骗!共党的小伎俩就能骗骗它治下信息获取不全的、被洗过脑一些人们,要想骗倒更多的人,没门!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7, 12: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共党宣教的手段就是:以西藏人民的“解放者”和“大救星”而自居,以“阶级解放”来掩盖严重的“民族矛盾”,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与民族矛盾、民族斗争不是同一个议题,共党善于一手遮天混淆是非,搞今昔对比,众所周知它搞过的所谓大地主刘文彩的地主庄园和水牢,向群众宣扬阶级斗争,忆苦思甜,是共产党来了“苦变甜”,什么忆昔思今,要倍加感恩共产党,是共产党大救星拯民于水火,两重社会两重天地,共党领导“人民”翻了身,没有共党就没有今天的新生活!这就是共党的惯用伎俩和欺世之谈!大家都知道旧时代确实有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而且由于时代和生产力局限,这个连流亡藏人也不否认旧时代西藏有阶级矛盾和社会问题,但共党也绝不可以以“救星”自居。事实是共党以杀人和极其残酷的强制和非人道手段来打破阶级樊篱,强制地搞阶级“解放”,即它所谓的“民主改革”。大家想想吧,如果藏人自己自治,他们就不会顺时应变搞改革了么?否!想想吧,台湾那些被共党称做“万恶反动派”的国民党在五十年代也在打破阶级樊篱,搞土地改革,而台湾的土改是以“和平演变”的方式,很平和地解决掉的,而大陆呢,在共党领导下血雨腥风,杀掉了几百多万所谓的地主士绅同胞,才在它的淫威下强制土改“成功”,而某些所谓的地主或富农,只不过是最淳朴善良的农民,甚至是曾强力支持共党的农民,因为旧时代的中国式落后的农业国,土地租种关系非常普遍,而共党强行把许多纯朴农民定位另册地主,在大城市也一样,陈毅在上海天天问“又有多少空降兵”,意思是每天又有多少民族资本家受不了共党的淫威迫害而跳楼自杀!共党就是以血腥方式完成了它的“进步”和“解放”的,完成”阶级革命”和所谓“人民翻身做主”的。刚又看到它共党新华社又搬出藏人作家阿来的话,说是《尘埃落定》也证明了旧西藏的黑暗,但尽管阿来或其他藏人也未免会在威逼利诱下替共党说话,但共党那些版主走狗粪青们,你们难道没看到阿来在《尘埃落定》结尾黄师爷被红色汉人宣布为“人民的真正敌人”,被一枪崩在河滩上了。而这个命运多舛的缺心眼的傻土司,在小说结尾也被红色汉人所煽动起来的红色藏人的仇家,给活活杀害。小说以血淋淋的杀戮结束!事实也是这样,那个年代里,解放军就是杀藏人随便定个性,就可以就地枪决,我大爷过去是解放军,曾在军阀刘文辉手下做过地下党,当年也随军入藏,他说过解放军就地枪毙藏军及藏人的惨状,说开枪后有的藏人没死透,嘴还在一张一合地啃咬地上的泥土。当我们打小听说这些西藏“解放者”以其亲历所叙述的恐怖杀人式的“解放”时,当时都感觉脊背发凉,夜夜做噩梦!再比如最接近我们共党汉人的藏人阿沛阿旺晋美,他曾在电视节目里“很天真”说过如果达赖不“反叛”,那么中央就不会在1959年进行所谓“民主”改革,那么西藏就会避开文革之祸。而事实是,早在达赖喇嘛出席印度释迦牟尼庆生时就感觉到共党革命气焰,想不再回去,而周恩来劝说他时,说无论他回不回去,中央心意已决,都必将“民主”改革,达赖如流亡在外顶多骂骂共产党,而共党认准的民主改革丝毫无损,将一意孤行进行下去。共党的谎言往往就是说了这方面而忘了那方面,压下葫芦起来瓢,自相矛盾怎么都不圆了!而阿沛也够天真的了,毛要搞文革,必是他统治的全境,西藏即使退后所谓民主改革,又岂能幸免而独存?!事实是十世班禅喇嘛那么“爱国”,心意切切上书周恩来七万言书,历数西藏历史沿革变迁,承认所谓“旧”西藏有严重阶级问题和社会弊端,但仍然以真话触怒共党和毛皇,结果班禅被锒铛入狱,大刑侍候!这就是共党的所谓“解放”和“恩惠”。其实又岂止是藏人受到它的挑唆、煽动的扩大化了的“阶级仇视”,将人间地狱描绘成共党的翻天覆地呢!看看共党谎言吧,刘文彩储存大烟的润烟池成了所谓的“水牢”,而女农民冷月英被党教唆成谎言专家,四处做报告宣扬莫须有的阶级压迫和阶级仇恨,或者把实际中的阶级矛盾给夸大化、扩大化,甚至上纲上线。而共党自己的阶级压迫呢,记得共党自己就拍过一个最著名的新闻纪录电影《铁证如山》,宣扬所谓四人帮爪牙在毛泽东时代对人民的压榨和残酷迫害,后来这部影片再也不允许放映了,因为它才揭露了共党自己干部鱼肉人民横行乡里的极端残暴和极端腐败!企图用慌称的或夸大的阶级矛盾,来掩饰民族矛盾和民族压迫,甚至是严重民族压迫,这就是共党惯用伎俩!而当今共党治下的所谓和谐社会,也是阶级矛盾丛生,它却极力讳言这些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对此,明眼人早都看穿,所有智慧和良知的汉人都不会轻易上当受骗!共党的小伎俩就能骗骗它治下信息获取不全的、被洗过脑一些人们,要想骗倒更多的人,没门!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7, 12: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quote]解决民族问题常常是用丛林法则[/quote]

捷克斯洛伐克於一九八九年變天後

「政局動蕩,經濟倒退,人民生活水平降低,原本隱藏的民族矛盾也因為民主化而開始浮出水面。」

經全民公投,於一九九三年和平解體為捷克共和國及斯洛伐克共和國;並立相安,繁榮至今。

如斯文明,哪是丛林法则?


看看维基百科內相關條目:
http://zh.wikipedia.org/wiki/捷克斯洛伐克
http://zh.wikipedia.org/wiki/捷克共和国
http://zh.wikipedia.org/wiki/斯洛伐克共和国

Post by on 2008, May 7, 12: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引用 ysjj 说过的话:
请不要乱用“知识分子”这个词,这些所谓文人的知识并不比餐厅里的服务员多多少,不过笔头子能写点罢了,叫“写手”合适点。


这些知识分子真到了战争时期就是汪精卫,现在知识分子,精英都是贬义词了。

Post by 微微 on 2008, May 7, 1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我现在对“知识分子”和“文人”这两个词特别反感,自作矫情!

Post by ysjj on 2008, May 6, 1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请不要乱用“知识分子”这个词,这些所谓文人的知识并不比餐厅里的服务员多多少,不过笔头子能写点罢了,叫“写手”合适点。

Post by ysjj on 2008, May 6, 11: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Chopathar,这个词汇的意义就是不断转换的,是不是蔑称,是跟当地的文化习惯有密切的关系。一个词也许几十年前,不是蔑称,但是也许几十年以后就是蔑称了。争论这个有什么意义呢? 既然知道我们不喜欢,就不要用这种词来称呼了,何必用这种言语的东西来加深彼此的裂痕呢? 就像类似的,我们汉人知道藏人不喜欢直呼达赖,而更喜欢称呼达赖喇嘛,那么我们汉人就应该叫达赖喇嘛,而不是直呼达赖。

引用 Chopathar 说过的话:
关于支那=China:真是天大的误会,支那怎么是辱称呢?绝对不是.支那来源于藏语的Rgya Nag,嘉纳,嘉是大,纳是黑.汉地大,多穿黑衣,碗都是黑的.我在汉地参加过劳动,每天和农民吃饭就是用黑大碗. 他们的衣裤也是黑色的.
因为汉族方言复杂,就念成了支那.广东话中藏与壮是一个音.
香港九龙,广东及当地汉人念Hong Kong Kowloon.汉语普通话=Xiang Gang Jiu Long,差别很大.我在北京见过一个汉人,他生在兰州,长在西安,祖籍是广东,但他听不懂,也不会说广东话.
关于chink:一次被蛇咬,千年怕草绳.chink是清客,外人对大清国人的称呼. 是尊称.
关于Hujaa:来源于藏语Rgya嘉.发音关系.
关于Rgya Gar,Rgya Dkar=嘉噶=印度,嘉是大,噶是白,印度人多穿白衣服.
关于Rgyal Ser=嘉赛,嘉是大,赛是黄色,西洋人,头发多黄.
我的电邮箱是:bookand1234@yahoo.com
有问题请来信,我回答不了,我会向有关学者咨询

Post by 土人 on 2008, May 6, 11: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傻子都知道藏人在闹独立。再不要说什么支持奥运之类的话。也别尽给中国政府扣帽子,真要是涂炭生灵中国不回是现在的中国。民族问题在哪国都是问题,很难解决。当一个民族不认同这个国家时,所有的问题都变成了种族迫害。
看看西班牙和土耳其对他们的分裂主义者做的。解决民族问题常常是用丛林法则,一方强大到让另一方敬畏和膜拜的地步,自然就平静了。
不行就放马过来!!!!!

Post by 耄耋 on 2008, May 6, 11: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引用 woeser 说过的话:

[quote=Chopathar]关于支那=China:真是天大的误会,支那怎么是辱称呢?绝对不是.支那来源于藏语的Rgya Nag,嘉纳,嘉是大,纳是黑.汉地大,多穿黑衣,碗都是黑的.我在汉地参加过劳动,每天和农民吃饭就是用黑大碗. 他们的衣裤也是黑色的.
因为汉族方言复杂,就念成了支那.广东话中藏与壮是一个音.
香港九龙,广东及当地汉人念Hong Kong Kowloon.汉语普通话=Xiang Gang Jiu Long,差别很大.我在北京见过一个汉人,他生在兰州,长在西安,祖籍是广东,但他听不懂,也不会说广东话.
关于chink:一次被蛇咬,千年怕草绳.chink是清客,外人对大清国人的称呼. 是尊称.
关于Hujaa:来源于藏语Rgya嘉.发音关系.
关于Rgya Gar,Rgya Dkar=嘉噶=印度,嘉是大,噶是白,印度人多穿白衣服.
关于Rgyal Ser=嘉赛,嘉是大,赛是黄色,西洋人,头发多黄.
我的电邮箱是:bookand1234@yahoo.com
有问题请来信,我回答不了,我会向有关学者咨询


谢谢Chopathar!我正和朋友讨论呢。是的,我也记得“嘉纳”是说穿黑衣的地方,“嘉噶”是说穿白衣的地方,这是大概的意思,没有你说得这么清楚,详细,有源头。朋友说后来还衍生出那种“黑地”和“白地”的意思,毕竟后来汉地是无虔诚信仰的,而印度是信仰浓郁的地方。但是在本教中,也就是在最初的传统中黑白并没有什么好坏之分,都是一样的意义,只是不同颜色罢了。呵呵,这是阿甚说的。
[/quote]

我再补充一点儿,本教里最初关于“黑”“白”的观点类似于汉地的“阴”“阳”,是指事物中存在的两种不同属性。后来藏地也许是自身观念的变化或者是受了中亚传来的二元论观点的影响,逐渐赋予了“黑”“白”以意识形态的概念。

Post by 阿甚 on 2008, May 6, 11: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支持藏人独立的正义事业,相信有良知的汉人还有不少!我代表汉人对那些雀占鸠巢并迫害藏人的渣滓汉人垃圾们的罪恶行径表示忏悔和歉意!共党的欺世谎言必将破灭!他们可以欺骗一些人于一时,但无法永久欺瞒所有的人。坚信历史终将证明雪域的天空和大地都永远属于西藏人民,西藏人民终将真正掌握自己命运,成为雪域的真主人,祝福!

请发给我这个书的电子版,我需要了解真相,了解我那些人性尚未泯灭的知识分子同胞的真知灼见!谢谢!

Post by 支持藏独的汉人 on 2008, May 6, 1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关于支那=China:真是天大的误会,支那怎么是辱称呢?绝对不是.支那来源于藏语的Rgya Nag,嘉纳,嘉是大,纳是黑.汉地大,多穿黑衣,碗都是黑的.我在汉地参加过劳动,每天和农民吃饭就是用黑大碗. 他们的衣裤也是黑色的.
因为汉族方言复杂,就念成了支那.广东话中藏与壮是一个音.
香港九龙,广东及当地汉人念Hong Kong Kowloon.汉语普通话=Xiang Gang Jiu Long,差别很大.我在北京见过一个汉人,他生在兰州,长在西安,祖籍是广东,但他听不懂,也不会说广东话.
关于chink:一次被蛇咬,千年怕草绳.chink是清客,外人对大清国人的称呼. 是尊称.
关于Hujaa:来源于藏语Rgya嘉.发音关系.
关于Rgya Gar,Rgya Dkar=嘉噶=印度,嘉是大,噶是白,印度人多穿白衣服.
关于Rgyal Ser=嘉赛,嘉是大,赛是黄色,西洋人,头发多黄.
我的电邮箱是:bookand1234@yahoo.com
有问题请来信,我回答不了,我会向有关学者咨询

Post by Chopathar on 2008, May 6, 10: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比如说,藏人称中国汉地“支那”,菩提道次第广论里称那位倒霉的唐朝和尚“我们不介意;

但是轮到日本人称中国“支那”,我们就介意了。为什么呢?日语里头“支那”是歧视中国人的说法。


同样的,雪山狮子旗既然被这么多支持藏独的,被西藏的流亡政府用过,现在在内地再举这面旗,你说他不主张独立,我都不信。因为这面旗名声已经坏在外头了。

Post by 楼 on 2008, May 6, 10: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雪山狮子旗虽然是西藏的国旗,但在今天,也不一定意味着独立。就像香港虽然悬挂着中国的国旗,同样也悬挂着香港自身的旗帜,按阁下的意思是否就意味着香港已经独立?

===================================
香港挂港旗是经过全国人大批准的
西藏狮子旗没有得到批准

再说,你认为狮子旗不是独立的标志
这个观点,我认不认同并不重要
得让那些在中国驻外使馆拔五星红旗立狮子旗的藏人弟兄认同才行吧。

Post by 楼 on 2008, May 6, 10: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雪山狮子旗虽然是西藏的国旗,但在今天,也不一定意味着独立。就像香港虽然悬挂着中国的国旗,同样也悬挂着香港自身的旗帜,按阁下的意思是否就意味着香港已经独立?

Post by 特尔 on 2008, May 6, 9: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拜托,不要盗用汉族知识分子的名义好不好。一个汉族知识分子干自称代表全体了?
那我还代表地球人呢!

Post by 真诚 on 2008, May 6, 9: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稍有恻隐之心的人,在面对两方纷争的情况下,很自然地会偏向于弱势的一方,更会偏向于正义的一方。藏区僧俗的要求,我们看看是否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所祈求的民族自治,是否正当合理?
======================================
就我看到的示威情况
在甘肃的寺庙里
一边举着雪山狮子旗
一边说不主张独立
令我很费解。

Post by 楼 on 2008, May 6, 7: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感谢博讯、大纪元、多维新闻网、唯色女士的博客。。。。

料想唯色女士看到她的博客能和大纪元并列

一定觉得很自豪。

Post by 楼 on 2008, May 6, 7: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哈維爾的書 Summer Meditations,98 頁有這一段:

"Human rights are universal and indivisible. Human freedom is also indivisible: if it is denied to anyone in the world, it is therefore denied, indirectly, to all people. This is why we cannot remain silent in the face of evil or violence; silence merely encourages them."

沉默就是幫兇,也是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興盛之原因。

http://homepage.mac.com/cherish/images/bookcovers/ISBN0679744975.png

Post by on 2008, May 6, 6: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北京奥运是一次没有言论自由的奥运,我在一些网站上的留言不被允许显示即是明证。中共政府混淆视听,把“中国”“中华”“华夏”这种文化上的、民族上的概念与“中共”“政府”混為一谈,绑架民意,使得许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得不為了祖国而站在“政府”一边。这种利用年轻人的热血以结成统一战线,维持高压统治的手法,综览中共歷史,比比皆是。

  民主程度是判断一个国家是否文明的标準,更是建立和谐社会的要素。那么,民主的前提就是国民知情权的最大维护,也即“新闻自由”。在这样一个由政府把持媒体来操纵舆论的国家里,鲜少听到各方不同的意见。此种状况,如何见容于世界?

  不排除西方人有妒忌中国发展的心态,也不排除有些洋人只是作秀,但是,西方社会的谴责主流是针对中共政府压制和平示威,以及事件扩大之后悍然驱逐媒体采访,此举违背了北京申办奥运时有关“新闻自由”的承诺。这才是近期世界人民大规模游行示威的真实观点。

  当局避重就轻、断章取义的报道,只会让中国与世界的误会越来越深,好的种子才结好的果,我真担心有大的动荡。那时已不是掩耳盗铃、自说自话就能解决问题的了,要知道,世界可是透风的!


  稍有恻隐之心的人,在面对两方纷争的情况下,很自然地会偏向于弱势的一方,更会偏向于正义的一方。藏区僧俗的要求,我们看看是否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所祈求的民族自治,是否正当合理?

  老百姓的呼声永远高于党派的观点,所谓民族的观点(大一统)也只能建立在民族与民族之间平等对话的基础上。

  不想则已,一想到这些荒诞剧在被成为“华夏”的地方大行其道就非常失望,汉族人本来的思维模式不是这样的呀!

  真正高贵的民族是面对不同的意见,能够体谅与包容,目下举国疯狂,动辄就是武力,恃强凌弱,境外媒体说这“上梁”是一群暴徒,其语气诚然过激,实质上一点也不错。

  我若是一个异族人,一个敬仰中华文明的人,说实在话,我不愿称呼现在的大陆当局是中国人、华人。“仁义礼智信”,你的仁爱呢?你处理西藏问题,是否公正公平呢?你的礼仪,你的道德准则呢?指导你一切行为的是智慧吗?指鹿为马、一手遮天,你如何取信于天下呢?

  或许他们也不要这顶“封建糟粕”的帽子,吾党所宗,马恩列斯也。

Post by chenmo on 2008, May 6, 6: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