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藏人学子在网络表达心愿

 

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5 10:10:00 | By: 藏人心愿]

http://tibetanwishes.tibetcul.com/45373.html

 

这里是藏族人民的一点小小的心愿,希望国家可以给予支持:

 

1、希望制定藏语普通话(86%的藏族认为拉萨话为藏语普通话) 为了解决来自不同藏区的藏族沟通困难制定藏语普通话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2、希望国家承认藏族寺庙教育的文凭。 藏族的寺庙教育有着永久的历史和完善的教育体制,很多杰出的藏族学者都是从寺庙学校毕业的,由于得不到国家的认可都无法在民办学校和国家单位里从使工作,这导致民族高等院校缺乏教师和优秀人才。“多让” 学位应该定为本科,“措让”学位应该定为硕士研究生,“拉让”学位应该定为博士。

 

3、希望全藏区实施一类模式教育(除了汉语文外,其它课目都用藏语来授课)。藏区有些地方已经实施了一类模式教育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由于学生受到语言障碍很难接受课程的内容。比如“老师用藏文来讲1+1等于多少, 学生都知道等于2。反过来用汉语来讲1+1等于多少,学生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有人称他们为世界上最小的翻译家。

 

4、希望藏族民间音乐和藏族的传统艺术,藏族的历史等都纳入五省藏区的小学到大学的音乐、美术、历史的课程。

 

5、望藏族聚集的地方和城市里建立藏文小学、中学、高中和大学。 由于工作的需要很多藏族同胞到城市里生活,在城市里藏族同胞都遇到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因为他们都想让自己的子女学习藏文和藏族文化,但在这些地方没有藏文学校。比如“青海西宁,四川成都,甘肃兰州,云南昆明等城市。 我知道在四川康定有个学校叫藏族小学,但藏文课特别少。可以说几乎没有。我们特别的希望国家在藏区建几所藏文大学。

 

6、希望藏区所有的政府机构里使用藏文。在藏区的大部分政府机构使用的语言和文字不是藏文而是汉文。比如“开会时候都用汉语,文件大部分都是汉文等。

 

7、希望国家在藏区建更多的藏语电视频道。目前藏区最受欢迎的藏语电视频道有青海藏语频道和西藏藏语频道,但这些频道有些藏区接收不到。所以我们希望国家在四川和甘肃,云南建立藏语频道。尤其在藏族自治州和县的电视台设藏语频道。 我们老百姓非常喜欢看有民族特色的电视频道。

 

8、希望在内地西藏班里开设藏族文化和历史课。

 

9、希望国家培养更多的藏族技术人员。

 

10、希望藏区所有的考试都用藏文来考试。比如:公务员,事业单位等。目前很多藏区的大部分考试都汉语为主,所以学习藏文的学生失业现象比较严重.

 

希望国家重视以上的那些心愿。

我们预祝2008年北京奥运会圆满成功!!!

 

 

过一个祈祷节

43

http://tibetsheep521.spaces.live.com/blog

 

来自一位朋友的日志:

 

过一个祈祷节

A的节日附加在B身上本身就很傻逼

今年的流血

很讽刺,很讽刺

复仇的邪恶快感

很强烈,很强烈

让我们过一个藏式祈祷节!

 

初中时不知道“扫墓”是什么意思,每年学校要安排我们去烈士林园,为烈士鲜花,哀悼!那时只是觉得有趣,还有一天的假期。现在明白了“清明节”,还有法定的假期日。

 

然而,今年的流血,内心的创伤,使我明白了很多。其实我们也有必要过一个藏式祈祷节,而且顺着“清明节”的假期日我们照样可以祈祷,哀悼,为那些受伤和死去的无辜的人,为民族而牺牲的同胞们,英雄们!

 

雪域儿女们,我们也过一个祈祷节吧!并每年此时缅怀我们的民族英雄,祈祷家乡和平,祈祷世界和平!

 

若大家觉得我们也有必要过一个祈祷节的话,分享此日志,让更多藏族学生加入,让更多人来祈祷!祈祷!祈祷!!!

 

 

藏人发言【转】

[ 2008-4-23 0:18:00 | By: 布达 ]

http://buda.tibetcul.com/45292.html

 

     1:要不是国家政策规定要发展西藏旅游业,我真的不欢迎没有信仰的人,或者信仰不好的人,进入这一片领地。

  

  2:请不要说藏人愚蠢,其实我们最精明的事就是,尽量的为子子孙孙留下点什么,而不提倡“能用的就用完”这样的思想!

  

3:请不要问我们姓什么,我们都信佛!

  

4:请不要说西藏人无法自立更生,要靠兄弟省市……之类的话,因为头一次打破我们与世隔绝局面的,并不是我们自己!

 

5:请不要说其实藏族对你们很有抵触的心,请理解我们有着独一无二的信仰,也不想任何事物对我们的信仰构成威胁!

 

6:请不要说,拜佛的藏民穿的衣服很脏或者根本不讲卫生之类的,因为他们的心灵,比什么都干净!他们干净的心灵,脏的是衣服,而我们干净的是衣服,肮脏却是心灵!

 

  7:请不要说我们藏族普通话不好什么的,普通话再怎么说也只是我们的第二语言!也不要忘了,我们落到这个人间后说的第一个语言是藏语!

  

  8:请不要把你们所谓的绅士,文明,科学,赶时髦,奔小康等的价值关带到西藏,因为藏族人都懂得为万物祈祷!而不是为自己!

  

  9:请不要因为有些藏族瞪了你一眼,或骂了你一句你听不懂的,而耿耿于怀,那只是他们最无力的戒备!

  

  10:请千万不要把我们的信仰说成是迷信,因为有句话说“你不懂就是迷,我懂就是信,这就叫迷信!”

  

  11: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这辈子的一切换取下辈再做个西藏人。。。。。

 

 

是谁在砸我的信仰?

[ 2007-2-13 18:37:00 | By: Green ]

http://glun.tibetcul.com/24413.html

 

据说“中国人都可以信仰自由,如舆论自由一样”,可在我的世界里我的信仰自由都要看别人脸色;信仰无处不在,可我的信仰却处处碰壁。

 

  其实在中国人人都有信仰,但是并非人人都可以信仰自由!

 

    你正在备考英语4级,你相信你能成功,这就是你的信仰!你有信仰的自由,但条件是你必须用功。不过这条件不是别人强加于你的,而是规律。就如你上厕所,必须先把裤子弄下来一样。

 

    中国共产党人相信中国能实现共产主义(现在是所谓的社会主义是它的初级阶段),那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信仰!他们有信仰的自由。但条件是必须先稳定政权,孜孜不倦的奋斗。这条件也不是别人制订的,而是规律。 就如你吃饭,必须先张口一样。

 

    藏人相信藏教(即喇嘛教),它对我们绝对有好处,至少需要的时候能让我的心灵静如止水,没有仇恨,没有鲜血,没有欺辱, 这就是藏人的信仰!可我们没有信仰的自由,因为中国法律说了算。这就是藏人信仰的条件——被别人强加的条件。

 

    假如你相信你能过英语四级,而别人不许你如此,我相信你会给他一拳的;或者跟共产党说共产主义是空想,我也敢打赌,共产党人不会让你见到明天的太阳;可是为什么藏族学生不能去拜见活佛,藏人不能说“嘉瓦仁波切万岁”,藏族喇嘛不能表达对自己上师的崇敬,却只能千言万语憋在心里让其腐烂……为什么? 

 

  为什么说喇嘛教是歪理邪说,麻痹思想? 

 

   藏教告诉我一株小草也有生命,和平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博览群书可以拥有大智慧——科学、共产党、马克思都这么说的,难道他们也是歪理邪说? 可是我听到的是人们都说科学、共产党、马克思是好样的,为什么偏偏藏教是歪理斜说?

 

    为什么藏教的大智慧共产党看不到或熟视无睹?

 

    为什么信仰到我们头上就失去自由?

 

    为什么别人可以轻松的拥有自己的信仰自由,而我们必须要看别人脸色或者跟他斗争才能得到信仰自由?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我的信仰,我的藏地

[ 2008-3-25 16:27:00 | By: Green ]

http://glun.tibetcul.com/24413.html

 

我是个藏人。

 

     不管我在哪,藏地在我内心永存,但是我碰到了太多歧视我的同胞,嘲笑我们的信仰的事,(特别是最近这段有些特别的时段,西藏成了人们的主要话题),我想这是源于对西藏的无知。所以我想在此用心灵去介绍我的民族,用事实告诉人们藏族是怎样一个民族,藏人是怎样一种人。

 

    说到西藏,谈到藏族,最吸引人的是西藏的神秘,美丽,纯净,但是我要介绍的是的藏族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因为我觉得这些才最需要让人们知道,也是人们误解或者妖化西藏的原因。

 

    藏人信仰的宗教有两大种:一是苯教,一是藏传佛教。苯教是在西藏土生土长的一种古老宗教,以占卜类为主,主要分布在卫藏。赞布松赞干布时期,佛教传入西藏。接着由印度以及内地传播来的佛教,与西藏当地的民族习俗和原有的宗教(即苯教)相结合,吸收苯教的某些教法和特征,利用自身的特点,形成了具有新的特征和形式的藏传佛教。从此藏传佛教在藏人的生活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而藏人也决定了藏传佛教的形式和特点。现在在西藏,以信仰藏传佛教的居多,信仰苯教的较少。因此我想重点讲讲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分为四大教派:由宗喀巴大师创建的格鲁派,是藏传佛教最大的教派,形成了达赖和班禅两大转世体系。其分布广,影响大。位于拉萨的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等都是格鲁派的代表寺;由莲花大师创建的宁玛派,是藏传佛教最古老的教派,主要分布在昌都.阿里等康区(宁玛在藏语里指旧);由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八思巴,萨钦·贡嘎宁布,索南孜摩,扎巴坚赞----萨迦五祖为代表的萨迦派,是藏传佛教唯一一个由家族传承的教派,萨迦寺是其代表寺;由玛尔巴,米拉日巴,塔波拉杰代表的噶举派,是藏传佛教支系最多的教派,主要在西藏止贡,止贡梯寺是其代表寺。值得一提的是噶举派的支系竹巴噶举是不丹王国的国教,所以不丹人自称为“竹巴”。由此可见噶举派的影响力。

 

    藏传佛教虽然教派较多,但是宗旨是统一的,即生死有轮回,相信因果业报,提倡行善。由此可见宗教信仰对藏人的生活习俗,行为作风的影响有多么大,也就是信仰对于藏人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但是我知道还是有很多人不尊重藏人的信仰,嘲笑藏人的习俗。

 

    前几年在网络上传播天葬过程的视频,居然还有很多人看着觉得好玩,评论更是叫人看着心痛和无奈。这是对藏民族的不尊重,是对藏人风俗的不尊重,更是对死者家属的不尊重。所以我特别在此介绍一下“天葬”,以盼幼稚无知的这些人能懂得点什么。

 

    在佛教传入藏区之前,藏人的葬礼主要为水葬(水葬:让尸体沉入湖中,为鱼类所食),土葬。由于佛教的传播,很大的影响了藏人的风俗习惯,使得藏人的葬礼主要由水葬转为天葬。藏传佛教相信人死灵魂尤在,藏人相信人死后灵魂会升天。因此秃鹫(鹰的一类)作为青藏高原上飞的最高的,人死后助灵魂升天的大任自然由它担当。这就是天天葬的来源。但是光说天葬的来源我觉得不够,因为从人们对天葬的误解,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认为天葬是对死者的惨无人道的行为。可是又有谁承认过自己偷拍天葬,观看天葬视频是对死者家属的“惨无人道”呢? 多么可笑!就我看来,天葬是科学的,是人道的,是值得提倡的。为什么?因为人死,尸体为秃鹫所食,不留痕迹,没有污染,没有破坏,没有火葬般的乌烟漫天,没有土葬般的自私自利(为什么人死了还要给自己占一块地?),所以是科学的。藏人相信人死后灵魂能升天,天葬师为死者做天葬,是对死者的一种人道行为,一种对死者灵魂升天心愿的理解和帮助,这难道不人道?当然,没有信仰的人肯定不会理解。还有我为什么说天葬是值得提倡的呢?谁都知道现在地球超载,人多地少,弄得楼房挤得跟上公交车的人似的喘不过气。所以才提倡控制生育,计划生育。那么天葬难道不是对人类的一种贡献?人死了为什么还要占一块地?我说这是死者对活者的不尊重!

 

    这就是天葬,一个善良人对人类做出的最后的,也是他此刻唯一能做出的奉献。

 

    介绍完了藏人的宗教信仰,对于藏族的风俗习惯,我想应该会有很多人会开始理解吧,那么我介绍一下我的家乡是怎样一个地方,我的同胞们是怎么样一种人吧。

 

     西藏,雪山如串联的珍珠环绕着这个神秘的土地,灿烂的阳光抚慰着整个大地,清澈的湖水,犹如仰面的大镜子,映衬着洁白的云朵和圣洁的雪山,天空蓝的有些透明,藏人爽朗的笑声和悠扬的牧歌,使得藏地空气虽稀薄,依然充满浓厚的人情味(够俗的吧?)......我的同胞们是豪爽的,是善良的,当然,有时脾气还有点倔,但是倔的可爱。

 

    所以欢迎四面八方的朋友前来我的家乡做客,但是请记得,在西藏,必须是顺时针转,特别在转寺庙,转神山圣湖,逛八廊街时。还有不管您是旅游的还是朝圣的,千万不要在寺庙吐痰,高声喊叫。不然您有被人瞪眼的后果,甚至会骂您衣冠楚楚却毫无素质。当您到藏地,男性同胞都有佩刀,请别误会(除非你本来就有害人之心),那不是越狱暴徒的左轮手枪,不是街头流氓的棍子,仅仅是因地理环境和风俗习惯延续而来-----主要为吃牦牛肉,二为防身。如果您有幸前去藏人家里做客,请千万不要客气,如果您客气了,主人不会觉得您是有修养的,反而认为这是您对主人家的鄙视,这就是我掘得可爱的同胞!

 

    当然,西藏经济是落后的,这是事实;可哪个民族没有经历落后到发展的过程?这也是事实。牧人袍子看着有点脏,有的还有一点奶味,可是抽烟的人身上会有烟味,那么整天跟着羊群的牧人身上有奶味,也是应该的吧?所以请别鄙视西藏落后,如果真是56个民族才是一个中国,一个大家庭,那么你要是爱你的家的话,你应该不会鄙视你的兄弟英语成绩差,而是最大可能的帮助他。请别嘲笑藏人土气,如果你生长的地方气候,也像青藏高原那样恶劣,相信你也会穿的那样“土气”。

 

    记住了这些,那么,来吧,请来我的家乡做客,放下所有的傲慢,丢掉所有的偏见,在灿烂的阳光,清新的空气,在缭绕的佛烟间,在安详的诵经声中,接受自然的洗礼,从此让自己心胸如无垠的草原般坦荡,心灵如圣洁的雪山般洁白,内心如湛蓝圣湖般宁静。

 

    请记住:求同存异,尊重对方!

 

图为西北民族大学藏人学生在校园举行和平抗议游行。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3.2 K
尺寸: 304 x 400
浏览: 9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78条记录访客评论

One more thing -- this is a response to Hakkha member. It's very interesting that you are highlighting the 'most important function of language'. As a student of linguistics, let me gently remind you that you are slightly off on this. Your view on language is quite limited and depressing at the same time. While you are correct in pointing out 'one function' of language, there are so many other aspects to language that you cannot sum it up in 'functional' terms. I don't know if you will ever come to this realization, since you don't even speak Hakkha, but let me tell you this. Another use of language is its amazing ability to allow you to see yourself as a person and as a community member. Psychological aspect of experiencing a language is also quite important!

Post by response on 2008, May 6, 2: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I don\'t understand what people mean by saying \'giving back to the state\'. Aren\'t the Tibetans already giving enough back to the state? What are they giving -- well they are giving themselves up to the state, literally, because they are the objects of fascination for Han tourists. And the state reaps the benefits of Tibetans just for being different from Han. We are objectified for the enjoyment of you Han people. Well let\'s see, the mountains right next to village get destroyed because the Han want marble countertops in Shanghai and Beijing. Do I need to continue more? What is state anyways? What is government? How is this (state) a separate entity from the ordinary Tibetans and Han Chinese? I just wonder ....

Post by response on 2008, May 6, 2: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我愿意看到这样的文章,不是仇视,不是怨恨,而是努力使更多的人了解西藏和西藏人。从西藏出来的学子,你们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因为你们看到了外面更了解外面的人有哪些无知。只要你们愿意讲,肯定会有人愿意听,西藏的纯洁不需要流血!

Post by 旅者 on 2008, May 4, 9: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English translation continued, comments on "Wishes of A Tibetan" 网友对“ 一个藏族人的心愿”的评论 英文翻译续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8 8:24:00 | By: 访客u85Bsf(游客) ]
  
虽然我是个汉族人,但我仍然很理解您!支持您!您说得对!  

Although I am an ethnic Han, I still understand you very well.  I support you!  You are right!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8 4:12:00 | By: 访客01Uhy4(游客) ]

I understand the feelings of the Tibetan nationality.  I am confident that with economic progress these problems can be resolved.  Just as we in the ethnic Han areas are urgently discussing how we can move ahead while we are under encirclement by western culture, by developing our own culture and arts. It will gradually get better, this is really an economic question.  Once the country is rich, culture can bloom.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8 1:51:00 | By: 访客Nsj7MY(游客) ]
  
[original in English] Hope the government can respect Tibetan culture and monastic Education System. Tibetan monastic Education System has very high reputation in the world and hope that the world can see its process in the modern society.
Tibetan students are facing very hard problem to get jobs because the rapid changes happened to the government exam policy, more and more Tibetan students lose their confidences and hopes from the result of failing the exams which should be taken in their own native language. Most of those students couldn't write their names in Chinese. Hope all the exams for Tibetan students be in Tibetan and they also let them use their own language to apply for job interview or for other opportunities.
Hope we can change and process in our society!!!!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8 0:26:00 | By: 15(游客) ]

--- Perseverance is right.
But language isn't everything, because the most important function of language is communication.  Communication is why language exists.

I am an ethnic Han of the Hakka [Kejia] group.  Elderly Hakka people used to say "We can sell grandpa's field, but we can't forget grandpa's words.  I think "grandpa's words"
means an excellent tradition.  I already don't speak Hakka – I speak Cantonese, Bai, and Mandarin.  However I did inherit the hardworking tradition of the Hakka, and did well for myself in Guangzhou.

I like Tibet because it is a sacred land in our hearts.  I also like Tibetan compatriots because they are warm, friendly, good-natured people.

I want to say something to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the Tibetan nationality.  China is also your China.  You can't just be content to making contributions to your own Tibetan area but should make contributions to the whole state. This land needs you. Everytime I hear the tune Tianlaiban, I think of the clear skies.

The Zhuang, the second largest ethnicity of China has already become sinicized. The feel they are just as good as the Han and have the same place in society, except for some special minority policies that favor them, they are indeed the same as the Han.  I have some friends who support Tibet – they have become Tibetanized (they believe in the religion, married a Tibetan girl and their children write in Tibetan).  We are all a family.  If the Tibetans were a majority in China, then we'd all Tibetanize.  It is just a matter of being able to communicate, nothing more.

The transmission of an excellent tradition should not be confined to one nationality alone.  I believe that Tibetan people are excellent; I hope that you will do well, and win glory for our national and people and enter into the glorious pages of history books just like King Gesar.

---- I know that that before May 4 an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hat Han culture was very deep and broad.  We have been studying Chinese for quite a while (just look how all these Tibetans use your nationality's script to express the feelings of Tibetans).   I don't know if the Zhuang nationality of today feels the way you think they feel.  I don't know if they really have the same status as the Han nationality (this is referring to your original meaning), as a Tibetan, our national culture has been recognized and promoted throughout the world.  As for ourselves, we are constantly aware of how our culture is well suited to our environment.  That kind of adaptation has been going on for thousands of years.  It has already become a kind of instinctive custom for us.  You are friendly and broad-minded.  Your desire for exchanges with the Tibetan people is certainly sincere.  

So, please try using the Tibetan language for exchanges with us.  At least in Tibet.  Would that be alright?   That is because what is in our hearts and on our lips is the same.  Therefore our language cannot be thought of as just "a tool".  
Thank you for your good wishes.
Wishing you a long life and good luck.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23:08:00 | By: 02Vi04(游客) ]
  
Thank you.   Everyone is thinking about this problem, and have for a long time. I support you 100%. You are saying just what we hope for; I hope that by all us Tibetans working together, that we can realize this dream before too long.  I hope that our glorious culture will continue to brighten up the world.  And thank you for giving voice to our heart-felt desire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21:00:00 | By: 15(游客) ]
  
Actually, I don't want the state to implement some policy favoring us.  Especially with regards to students, a favorable policy makes us less hardworking.

I understand that if person A and person B speak the same native language, and A and B are tested in their native language,  then if 60 is a passing grade for A but 50 is a passing grade for B, then B is benefiting from a favorable policy.

Another situation is that if A and B have different native languages.  The two take the same test but the test is in the native language of A, so if a passing grade for A is 60 and for B 50, this is what modern society sees as a preliminary try at being fair, so this is not a "favorable policy".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20:30:00 | By: 访客pULw50(游客) ]
  
I absolutely support this!
This is not an extravagant request for any minority.
I hope it can be realized.
I hope the government will take this seriously and implement these measures.
Wishing the 2008 Olympics succes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20:18:00 | By: 访客0gw3Am(游客) ]
Support, support.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20:15:00 | By: 访客K5FRi7(游客) ]
  
Support this forever
Very well said.
I hope the state will take this seriously.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9:59:00 | By: 访客sWNa61(游客) ]

Support.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9:53:00 | By: 访客K52Rjv(游客) ]

I agree with this approach.
This is really "doing what one should done"
As a Tibetan, I believe that our national culture should not be buried. The beautiful Tibetan language and Tibetan script should not be forgotten.  We need to get started with education and build up a foundation.  This is the hope of many Tibetans. I hope that the state can help Tibetan culture be attractive forever.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9:49:00 | By: 访客G30Ner(游客) ]

"Actually, I don't want the state to implement some policy favoring us.  Especially with regards to students, a favorable policy makes us less hardworking. "

You aren't certain just what a favorable policy is?  Haha. Depressed, you are not hard working because you don't have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for the nationality and the state.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9:19:00 | By: 访客G4CNf6(游客) ]
  
Very good. I love you.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start from ourselves.
LONG LIVE THE TIBET~!!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8:49:00 | By: 访客0f72Yl(游客) ]

I also want Tibetans to speak a common language. No matter whether it is Lhasa dialect or Amdo dialect or Kangba dialect, just as long as we are all speaking the same language I will be very happy.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6:55:00 | By: 一个心愿(游客) ]
  
Yes, most of this is what we feel deeply in our hearts.  I hope the government will take this seriously.  I just want to add one thing:  
I hope that Tibetan government employees and Party members will be able to have the same rights to believe in religion and participate in Buddhist activities as ordinary Tibetan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4:41:00 | By: 访客vAQd7G(游客) ]
  
A good suggestion.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in China, we need to hand down and develop the culture that the various nationalities have created over thousands of years.  All these cultures are our treasures, and we must not lose them.  Now China is rich, and should be considering these kinds of problem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4:20:00 | By: 访客sWn0QD(游客) ]
  
I support this 100%.   What you are saying is what we are all hoping for.  I hope that with all Tibetans working together, we will realize this dream before long. I hope that our glorious culture will brighten the world. Thank you for saying what is in our heart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3:55:00 | By: 央卓雍措 ]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3:52:00 | By: 访客1JAm15(游客) ]
  
I support this all the way.  Let's go, everybody.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3:51:00 | By: 访客1JAm15(游客) ]

Well said!
I am sure that is will most Tibetans feel in their hearts.
We absolutely will not sinicize!
Compatriots, let's persevere.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3:49:00 | By: luoojiangbai(游客) ]
  
You have said what is in the hearts of all Tibetan people.  Thank you!  I support you very much.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3:46:00 | By: 雪狮(游客) ]

You have taken what has been in my heart for so long and said it out loud!! Thank you!! Thank you for saying what is in the hearts of the several million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snowy land.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3:01:00 | By: 访客I4DOg6(游客) ]
What you are saying is what is in the hearts of all the Tibetan people.  I hope that it will be realized one day.  This will need the support of the government. Thank you, your article is very good.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7 10:35:00 | By: money ]

A beautiful dream, but it can't be accomplished.  Because you are placing all your hopes on other people.  Only if you take action yourself can you succeed.  Tibetans or people who call themselves Tibetans need to be realistic.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20:43:00 | By: 游子(游客) ]
  
You are very talented. This is my hope.  I hope that some Tibetan leaders can play a role.  Thank you.  Wishing in advance the success of the 2008 Beijing Olympic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8:38:00 | By: 微笑者 ]
  
Thank you,
This is what everyone has been thinking about, and has been thinking about for a long  time.  But you are the first one to write it (I saw it).
I thank you very much.
I also hope that the Beijing Olympics will be successful.
Blessings [note: zhashi dele – transcription of Tibetan in Chinese character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7:53:00 | By: 访客0GVi0M(游客) ]
  
Finally we hear a moderate voice!!!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6:36:00 | By: 访客L5HSk8(游客) ]
  
You have said what is in the hearts of all Tibetans, I strongly support thi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6:32:00 | By: 访客8et2Xk(游客) ]
  
Support, support, I love you.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5:17:00 | By: 15(游客) ]
  

I especially support adding Tibetan to the exam for Tibetan government officials.  It can start with testing in oral Tibetan.   If Tibetan officials can use basic Tibetan in their exchanges with the people and in their service to the people, they will certainly greatly improve their administrative and management capacity.  I also suggest that in important industries in the Tibetan areas should increase the numbers of Tibetans they employ.  For example the travel industry, which requires its personnel to know the local attractions and culture, and has lower technical requirements than other industries, are particularly well suited for increased employment of Tibetans.  Tourism is a pillar of the economy in the Tibetan areas.  What makes it a pillar is it has the greatest potential to employ more local people.  I hope the state can pay special attention to this (actually this meets the needs of the travel market.  We have done surveys.  Tourists prefer to be led by local guides.)   This can be a very practical matter for making Tibet more harmonious.

Here I also want to wish our country success in holding the Olympics!

I thank the website for giving me this platform for expressing the wishes of ordinary Tibetan people.  I have two hopes.  
1)  I hope that real government officials will see this blog and can hear our voices!  
2)  We are not politicians who make up big slogans; we are only people who use our imperfect Chinese to express our feelings.  So please don't put on your political eyeglasses when you come and read thi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4:35:00 | By: 访客s84Ar1(游客) ]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3:42:00 | By: 热巴人(游客) ]

This still needs work.  The Tibetan language is a [language] of one nationality of the PRC.  The Tibetan as one of the large nationalities of China should see to it that Tibetan becomes an official language of the PRC. This is very important.  This is important for the handing down of Tibetan culture.  For the modernization of education,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nationality, and the spread of literacy [in Tibetan], developing commerce and the economy of the Tibetan people, the position of the Tibetan nationality in China and in the world.  This is also very important for the religious workers of Tibetan Buddhism who are being held down at the grassroots level.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3:30:00 | By: 访客tYPb6F(游客) ]

Yes, my friend has spoken very well.  With just a few changes it should be sent on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nd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sultative Congress.  I hope that our country's leaders accept these wishes of the Tibetan people.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2:05:00 | By: 访客IMDp26(游客) ]
  
1.  The hope a common language for Tibetan will be designated.  ---- The Han nationality has dialects too, and they don't all speak Mandarin.  However education in Tibetan schools should be mostly in Lhasa dialect.

2.  We hope that state will recognize Tibetan monastery diplomas.  – They should be recognized in the religious system.  But like Party School diplomas, they should only be accepted in certain environments.
3. We hope that all the Tibetan areas will have the same educational system. (Except for Chinese language class, all other subjects should be taught in Tibetan.)   If you want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world, two or three languages should be taught.

4.  We hope that Tibetan music, traditional arts and history all become part of the music, fine arts and history course from elementary school to university in the five provinces and autonomous regions of the Tibetan areas.
--- This should be done if it is a Tibetan school, same as for Uighur and Mongol nationality schools.

5.   We hope that Tibetan elementary schools, middle schools and universities will be established in areas and cities in which there are concentrations of Tibetans.  –-- This should be done, but it should depend upon efforts of the nationality people themselves because enrollments will not be stable and it will be hard to implement.

6. We hope that government organs in the Tibetan areas will use the Tibetan language. ---- Both Tibetan and Mandarin should be used.  In Singapore, English and Mandarin are the official languages.

7.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establish more Tibetan language television channels in the Tibetan areas.  --- I don't know if each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 has its own Tibetan language program.  Each city and county will have to support it from its own finances.

8. We hope that schools in the Chinese interior that give Tibetans a Chinese education will have classes in Tibetan culture and history.  ----- Agree.  Not only Mandarin language education but also education in the culture of the nationality.

9.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train more Tibetan technical personnel.  ---- That will depend more on Tibetan compatriots studying hard, and not just on a favorable policy.

10.  We hope that in the Tibetan areas, all tests will be given in Tibetan.  For example: for civil service and government funded institutions [shiye danwei] etc.  -----  It should be a bilingual test, as in Singapore, that will need skill to pass.

I am an ethnic Han, I hope that the 56 nationalities, the 56 flowers,  can all live happily.

This is my response to the desires of the Tibetans:
This is not something some Han came up with in the office, but is the result of thinking these problems over Tibetan compatriots.  This for our Tibetan compatriots is a very important problem and one that needs to be resolved quickly.  Thank you for your views.  You cannot compare China with Singapore.   Switzerland has four official national languages and China has only one.  This has particularly to do with the Tibetan areas and not other minority nationalities.  I welcome your comments.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2:03:00 | By: 扎西(游客) ]
The leaders of the Tibetan culture network should let more journalists in China and abroad know about this article.  These are very good suggestions and very important ones.  All people on the web should introduce this article to others or let friends who are journalists know about it.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1:53:00 | By: 访客2KBn1R(游客) ]
  
This represents that wishes of the Tibetan nationality.  Thank you.  I hope the state will take this seriously.  Here is the response to "wishes of the Tibetans" .  Thank you.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6 11:51:00 | By: norbu(游客) ]
  
This is just what is needed in our current situation.  I strongly support and hope it can be implemented.

Post by David on 2008, May 4, 7: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英文翻译:
The Wishes of a Tibetan

These are the some hopes the Tibetan people have.  We hope that the state support them.

1.  We hope that a common Tibetan language will be designated. (86% of Tibetan want Lhasa dialect to be designated the common language.) Establishing a common Tibetan language will solve the problems people from different Tibetan areas have in communicating.
  
2.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recognize degrees granted by Tibetan monasteries.  Tibetan monastery education has a long history and excellent record as an educational system. Many outstanding Tibetan scholars are graduates of the monastery schools.  However since their degrees are not recognized by the state, they cannot get jobs in schools set up by the public (min ban xuexiao) or in state work units. The result is that institutions of higher education for Tibetans are short of teachers and talented people. The Dorampa  degree should be equivalent to the bachelor's degree, the Tsogrampa degree should be considered equivalent to the master's degree and the Lhamrampa Degree equivalent to the PhD.
  
3.  We hope that all the Tibetan areas will have the same educational system. (Except for Chinese language class, all other subjects should be taught in Tibetan.)  Already in the Tibetan areas, experiments in implementing this type of education have been very successful. The language barrier has made it very difficult for students to understand the coursework.  For example, if a teacher explains to students in Tibetan that one plus one equals two, all the students understand.  However, if the teacher explains in Chinese that one plus one equals two, then the students don't understand what the teacher is saying. Some people say that these young students are the world's youngest interpreters.
  
4. We hope that Tibetan music, traditional arts and history all become part of the music, fine arts and history course from elementary school to university in the five provinces and autonomous regions of the Tibetan areas.
  
5.   We hope that Tibetan elementary schools, middle schools and universities will be established in areas and cities in which there are concentrations of Tibetans.  Many Tibetans move to the cities for the sake of employment.  In the cities, all Tibetans run into the problem of getting education for their children.  They all way their children to study the Tibetan language and Tibetan culture but there are no Tibetans schools in the areas.  For example, cities like Xining in Qinghai Province, Chengdu in Sichuan Province, Lanzhou in Gansu Province, Kunming in Yunnan Province.  We know that there is a school in Kangding, Sichuan named the Tibetan Elementary School, but there are only a very few classes in Tibetan there, nearly none really.  We especially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establish several Tibetan universities in the Tibetan areas.
  
6. We hope that government organs in the Tibetan areas will use the Tibetan language. In most of the government organs in the Tibetan areas, the language used is Chinese, not Tibetan.  For example, meetings are held in Tibetan and most of the documents are in Tibetan.
  
7.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establish more Tibetan language television channels in the Tibetan areas. At present, the two most popular television channels in the Tibetan areas are the Qinghai Tibetan language channel and the Tibet Tibetan language channel. In some Tibetan areas these channels cannot be received. Therefore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establish Tibetan language channels in Sichuan, Gansu and Yunnan. It is especially important to establish Tibetan language channels in the Tibetan autonomous prefectures and counties. The people very much like watching television channels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ir Tibetan nationality.  
  
8. We hope that schools in the Chinese interior that give Tibetans a Chinese education will have classes in Tibetan culture and history.
  
9.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train more Tibetan technical personnel.
  
10.  We hope that in the Tibetan areas, all tests will be given in Tibetan.  For example: for civil service and government funded institutions [shiye danwei] etc.  Presently most people in most Tibetan areas take examinations in Chinese.  Therefore there is a severe unemployment problem among students who study Tibetan.
  
We hope that the state will take our wishes seriously.
  
We offer our best wishes in advance for the success of the 2008 Beijing Olympics!!

[网友评论 Comments on the blog]:
  
[2008-4-28 9:17:00 | By: 访客138Ldp(游客) ]
  
--- When we hope to get the support and help of the state, we also need to ask everyone to think what they can give to the state. It can't just be gimme gimme.  I am a citizen of the state and so have responsibilities. Only if I  give back to society and the state can I get more respect.

Re:一个藏族人的心愿

[ 2008-4-28 9:09:00 | By: leo(游客) ]

--  I support part of this.  Some of the initial premises are good, but the result may not benefit the state, other minorities 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ibetan nationality.  The proposal, in addition to considering the welfare of the Tibetan people should also consider how this could benefit other nationalities and the expansion of interchange among the various nationalities such as trade. This would benefit the Tibetan nationality and the welfare of the Tibetan people.

Post by David on 2008, May 4, 7: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以下引用访客8Cs1VJ(游客)在2008-4-2 10:56:00发表的评论:
唯色应该把她身上的汉血给抽光了.一个不会藏话的人也可以成为藏人的代表?她跳出来与政府作对,是因为她外婆家原来是西藏的上层贵族,可以享受特权,现在新社会了,她不平衡了,所以才披着宗教民主的幌子,其实是以前贵族利益的代言了,不能代表广大西藏人民的愿望.

支持你的观点,唯色应该把她身上的汉血给抽光了.并且和汉族丈夫离婚了,学会藏话了,才可以说自己是不是代表藏人的问题。

Post by 有口难言 on 2008, May 3, 3: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唯色的往日
[ 2007-8-9 15:01:00 | By: 小平措格拉 ]

0
推荐

  我虽不是网虫,但在闲暇之时也爱到网上晃荡几圈、冲冲浪,跟着年青人学时髦。可最近在浏览唯色的几篇文章时令我大大的吃惊。这个我曾经的熟人,何时有了这般能耐,时而“叱咤风云”,时而“指点江山”,大有普天之下唯我唯色独尊的味道。对于不知内情就里的人你蒙蒙也就算啦,但在知道你唯色底细的人面前无所顾及的信口雌黄,真是让人不可容忍?

  我与唯色曾经共事有些时日。她作为西藏自治区文学联合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文联这样一个人才济济的环境里并没有显示出过人的本领和出众的才华。上班迟到早退、工作吊儿郎当是常有的事儿。本是默默无闻的主,却因男女那桩事的前卫和出格而名声大噪。但不知为什么文联组织上对她的偏爱却不因这些毛病而有丝毫的减轻。尤其是对唯色这个作风前卫的青年,文联对她可以说是关怀备至、恩爱有加。还把唯色派到北京进修学习。这是西藏多少年青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不知道唯色耍了什么手段轮到了她,而唯色却不知恩图报。拿着纳税人的钱学了两年后她却逾期不归。此时我作为秘书,按单位规定向其发出了回单位上班的通知。但唯色置之不理。又过了两个多月,组织上再一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向她陈述了人事纪律,但其依然充耳不闻,自得其乐,在北京与一名混迹社会的无业游民过起了富有刺激的同居生活。

  就是这样一位既不爱岗、又不敬业,丧失了做人的道德底线的人却在时时拿出“精英”的架势来到处指指点点,叫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阅读全文(358) | 回复(13) |反映问题 | 引用通告(0) | 编辑

    * 下一篇:唯色,请别再拿“皮子”说事了

Post by 有口难言 on 2008, May 3, 3: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唯色,请别再拿“皮子”说事了 
[ 2007-11-21 15:06:00 | By: 小平措格拉 ]

5
推荐

  不久之前,藏区境内那么几处零零星星“烧皮子”的呛人焦烟还没随风散尽,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维色就又开始拿“皮子”说事了。而且这一次说的可是西藏十七大党代表,很能捕捉热点,非常吸引眼球,也赚够了网上的点击率。
可是,说到“皮子”,说到身穿镶了“皮子”的藏装,凭心而论,实不敢苟同维色之见。

  穿镶了“皮子”的服装在西藏由来已久,实在不必大惊小怪,更不必动辄“上纲上线”,除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任何一个民族的发展演变,都受到其所处自然环境的深刻影响,主动适应环境、利用环境开拓生存之路,在人类发展史上非但不是不文明的标志,相反体现了一个民族面对乖戾环境、主动谋生求发展的智慧和能力。藏民族主体世代居住于高原,在主动适应高寒缺氧的生存环境过程中,于衣食住行各方面均形成了独特的习俗和传统。穿着温暖的动物皮毛藏装在早期就是出于更好地抵御风寒、适应生存环境之需,并在后来的演变过程中逐渐沉淀文化色彩,被赋予象征生活富裕幸福等内涵,成为藏民族服饰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丰富多彩的藏族服饰,具有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民族特点,是藏民族创造的一种独特的文化和艺术,体现着它的创造者——藏族人民的智慧、创造力、艺术修养和审美情趣。

  事实上,穿动物皮毛藏装在和平解放前一度还是当时上层权贵、领主头人们的“专利”,对动物皮毛藏装“深恶痛疾”的达赖喇嘛当年所垫的褥子就是用野熊皮制作的,他在罗布林卡打坐念经时披的斗篷也镶饰了虎皮。只不过如今换了天地,当年只有“上等人”才能享有的特权、穿戴的服饰,在今天,对于普通藏族干部群众,已不算什么特别希罕的事儿了。曾经存在的一切人与人格的区别,都已成为历史。生活,已使生息在雪山、草原上的藏民族每个成员,都能平等地、尽情地抒发自己对生活愿望的权利。

  今天藏族身上这些色彩斑斓、争奇斗艳的以动物皮毛装饰的传统服装,有很多都属世代相传,具有鲜明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和艺术特色,寓意吉祥、象征威严,包含着丰富的文化信息,体现了我们藏民族主动适应恶劣自然环境的强悍生命力,是我们藏民族以辛勤汗水创造的物质财富,容不得任何人随意诋毁、谩骂,更不该毫不珍惜地付之一炬。不知在一度甚嚣尘上的“烧皮子”跟风中,有多少人眼看着烈焰腾腾、痛往心里去。

  我总觉得,如果只是出于保护野生动物或生态环境,那么动辄鼓动“烧皮子”、群起围攻穿动物皮毛藏装的同胞,除了进一步抬高动物皮毛黑市买卖价格、毁掉我们藏民族辛苦积累的物质财富、伤害无数颗原本并不残忍的心之外,实在有些“不知其所以然”。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世界上生态环境质量最好的地区之一,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环境的理念和意识深入人心,青藏铁路沿线留下的专用通道旁,越来越多的藏羚羊正在成群结队漫游,拉萨河畔成群的斑头雁、黄鸭等怡然嬉戏。拿“皮子”反复说事,借“环保” 频繁鼓噪,要不是对历史茫然无知、对现实视而不见,就是醉翁之意真的不在酒。

  将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与穿动物皮毛藏装联系在一起,有断章取义、借题发挥之嫌。

  为说明问题的“严重性”,维色不惜在文中大段引用她长久以来视同异己的中国政府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相关法律规定和资料,竭力渲染中国政府对西藏党代表给予了“特别爱护”,并格外“网开一面”。但事实恰恰相反。殊不知,法律规定弹性有限,法律语意不能以文学性笔法随意引伸。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明确禁止和惩治的是“非法捕杀及出售、收购、运输、携带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行为,穿家传的或过去制作的野生动物皮毛服饰并不属于前述法律规定的禁止和惩治之范围。如果按照维色的逻辑主导中国法治实践,我估计喊冤叫屈的不在少数,而且很有可能招来世界上那些“人权卫士”更为声嘶力竭的谩骂和 “控诉”。

  事实上,保护珍稀野生动物是中国政府的一贯政策,并有一系列硬性措施限制珍稀野生动物皮毛的使用范围,对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一些地方的群众采用珍稀野生动物皮毛等制品作为装饰,政府早已明确不应提倡;对包括藏族在内的全国各少数民族群众家传的和过去制作的野生动物皮毛服饰,明确可容许穿戴,但强调今后应严格执行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严格地说,西藏党代表出席党的十七大时穿着具有特色的民族服装,既是个人的自主选择,同时也是为了与全国各民族代表齐聚一堂、共襄盛会时,充分体现作为藏族代表的鲜明特征,共同参与党和国家的民主决策,见证中华民族的复兴与繁荣。如果非要说“特别关心、特别爱护”,那也是中国政府充分尊重少数民族党员代表权利的具体体现,是我们藏族在社会主义祖国大家庭中应有地位的充分体现。

  我总觉得,如果真的有所谓“众生情怀”和“国际视野”,那么靠断章取义、无限上纲来制造舆论、引发轰动,除了继续为流亡政客忠实代言、制造新的无谓闹剧、达到某些不言而喻的政治效应之外,实在有些“背离初衷”。今天的雪域高原正在以越来越矫健的步伐融入时代潮流,各族群众享受着诸多惠民政策带来的温暖,正在科学发展理念指导下、为共同建设更加团结、民主、富裕、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新西藏,付诸远比“袖手旁观、吹毛求疵、空口谩骂”有力得多的实践。时间将会证明,践踏“众生情怀”、背离“国际潮流”的人究竟是谁。

  但愿唯色别再拿“皮子”说事了,否则“皮子”在某些人中间可能真的又要“涨价”了。

网名  扎西平措

Post by 有口难言 on 2008, May 3, 3: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哈哈,真的可以发言了?感谢黑客,给我们带来了言论自由!

Post by 有口难言 on 2008, May 3, 2: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转发一个苗族同胞对藏人心愿的反应(发表在原作者博客),由于西方国家与GCD之间的政治斗争,藏人在一定程度上成了被宠坏的孩子。请这里的藏人们三思:

[以下引用访客I41Pht(游客)在2008-4-29 20:50:00发表的评论:
我只想说你们的希望还真多,也许将来DL回来能做到,看来我得好好想想我们苗族的心愿了。想到了,我想得到跟藏族平等的待遇,多给我们一点投资。]

[您好!
我们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有得到世界推崇的藏文化。请您仔细看一下这些心愿,会发现,我们这些藏人的心愿主要是希望能够保护自己的文化,而不是向国家要钱。 ]

[但是你说的这些难道不用资金的投入吗,恐怕得不少吧,我这里很多人是上不起学的,你那里听说(也许是错的)免费供你们上都有些人不去上学。还有那就是你们藏文化应该是不会消失的,起码你们的山那边应该搞得挺好吧,到时候你们的上师回来不就恢复了吗。有时候我还真有点妒忌你们,你们有个大人物在国外要搞独立,国家就得重视你们,当然我知道你们是不在乎的,你们要的是信仰,你们的文化很高尚(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宗教文化吗,我想泰国的不会比你们差,内地的禅宗也未必比你们差)这种世俗的有铜臭的东西是污染了你们。但是我们需要,我们很多人为了上学都是欠了一屁股债,这其中就包括我。有时候真觉得你们是"饱汉不饿汉饥'。]

Post by 相逢一笑 on 2008, May 2, 7: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很多東西是再也不能回到從前了,再也不能說沒事了。我們所有經歷過314騷亂的人,都會為這個事件背負一輩子的心理陰影。我絕不能原諒那些人!絕不能原諒那些不法分子毀了我們的家園,毀了我們的生活,毀了我們漢人和藏人之間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兄弟姐妹情誼,毀了我們的信任,毀了我們可以一起圍坐在甜茶館,一起嘻笑怒駡的談笑風生,毀了我對拉薩,曾經那樣溫柔那樣纏綿那樣細緻的心。
   這一個2008年,這一個3月14日,這一個拉薩,如何讓我忘記?
  今天是3月18日,是我們公司恢復上班的日子。按舊制,我今天是晚班,下午一點開始上班。但以我對外面局勢的瞭解,我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盤,提前兩個小時去上班.免得到時沒有公車,讓我的錢包為了打的而大出血。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我等了一個小時才等到公車。
  一個半小時後,進了公司的門,同事們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是問候彼此的近況。我是比較特殊的一個,沒有住集體宿舍,單獨一個人住在沙拉寺附近的一個家庭旅館裏,而十四日那悀U午,我幾乎是逃難回家去的。所以,在他們所有人都聯繫不到我的情況下,每個人都為我捏了一把汗。幸好,
  我那倒楣的運氣在那天還不壞,終於讓我平安地逃回家裏,讓我可以在今天為我的同事們講述我的逃難經過。
  3月14日,那天我也是晚班。十二點多乘公交從林廓北路經過小昭寺前面五十米處的路口,從車上看過去,路口圍著十幾個員警和幾十個民眾,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小昭寺戒嚴了。間隔大概四百多米的區人民醫院站一下車,我跑進月臺旁的店裏,一進門就說,“小昭寺戒嚴!”當時同事們都不太在意,只說可能是出事了。
  客人來來回回,等有時間去吃午飯,已經一點四十五分左右了。我們公司的辦公室在離小昭寺更近的門市上。遠遠就看到同事們聚在大門口,看不遠處的小昭寺路口的騷亂。同事說一個漢族女性拿著個包一直跑一直跑,跑到我們的牙科門診後躲了進去,坐在沙發上就放聲大哭,情緒崩潰,說是小昭寺路口那邊,那些鬧事的藏族人,看到漢族的就打,公車已經不開了。才吃了一口飯,有兩個藏族男青年扶了個臉部沾血的藏族男青年從門口經過,去了對面的120。這時,我們才知道,才相信,前面是真的鬧起來了。但是,我們相信一定不會鬧大的。
  吃過飯,店裏來了父女倆買眼鏡,女兒是拉薩中學的高中生,父親是西藏衛生局的官員。在他們挑眼鏡的時候,相鄰的牙科部門的同事們,和我們眼鏡部門的同事們就圍在店門口,嘰嘰喳喳談論著剛才看到的暴力事件。而我,只能一邊眼巴巴地看著,一邊和我的客人溝通,一逮著機會,就跑到門口去看一眼又跑回來,每看一次就發現人群離我們越來越近,八廓街那邊濃煙四起,看得人心裏發涼。
  差不多三點鐘的時候,那個女兒終於驗好了光,驗完馬上就跑了,讓她父親留在店裏等眼鏡加工。這時,同事已經把側邊的卷閘門拉了下來,就連大門都拉下一半了。我的心跳得很急,忙著開單,收錢,而幾個部門的同事們還聚在門口觀看。差不多十五分鐘後,客人離開了,我們馬上收拾東西,然後關店門,到辦公室集中。
  走了出去,騷亂已經到了青年路和林廓北路的交叉口,濃煙越來越重,迎面而來的是從溫州商貿城(面向林廓北路,靠近小昭寺)和青年路(即朵森格路)躲過來的人流。我幾乎是用跑的在人流中穿梭,還沒到辦公室門口,就聽到有人叫我。我停下一看,原來是我住的家庭旅館裏的藏族小姑娘,才十七歲,很愛笑,很可愛,很能幹,很善良,從小茹素的。
  我們一見面,馬上就抱在了一起。小姑娘抱著我說:“姐姐,好可怕!我好怕!”我雖然比她大上幾歲,但是,這種混亂場面還是沒看過——濃煙滾滾,路上救護車的聲音不時在響,身邊人流如潮,而前面不到十米遠的地方,幾十個藏族青年在扔石頭,在叫喊,在罵人。不時有尖叫聲,呼喊聲在耳邊響著,讓人膽顫心驚。我把小女孩拉到辦公室門口,讓她和我的同事們一起,交待了一下,便跑到相鄰的西藏建築設計院大門口,用手機去拍青年路的騷亂情況。
  青年路今年新開了一家美式速食店——德克士。幾十個藏族青年把進攻的對象主要放在了它的身上,當然,其他相鄰的店鋪他們也不放過,不停地扔石塊,砸東西。
  在他們的後面,偶爾有員警在驅趕他們,不過效果不大。驅趕一次,幾十個人就一起尖叫著往我們設計院方向跑,而他們一跑,聚在設計院門口看的民眾也跟著尖叫著一起跑,情況不是普通的混亂。後面員警一放鬆,幾十個藏族青年又回去繼續做之前的事。我胡亂拍了幾張相片回辦公室找人,辦公室大門已經關了,見不到那個藏族小姑娘,我急得大叫她的名字。半分鐘後,卷閘門拉了條五十公分的縫,小姑娘從裏面鑽了出來。我的幾個部門的同事連同老闆娘一起蹲在地上,偷偷地看著外面,讓我不要回住的地方去,留在公司和他們一起。但是,在那種情況下,我還是決定和那個小姑娘一起回去。
   此時的林廓北路,從阜康醫院的十字路口開始進行了交通管制,除了120和區人民醫院的救護車及一些政府部門的車,全部不准進入林廓北路和青年路那一段。我們坐不到公交,也打不到的士。而娘熱路往北京中路的那段路也進行了管制,幸運的是娘熱南路往二環路的道路還順暢,往林廓北路西段路的也順暢,不時有軍車進入騷亂區。
  和小姑娘步行到雪新村附近,才坐到一輛小巴士。當時車上都是藏族人,我眼前看到的仿佛就是小姑娘在步行時跟我說的,小昭寺那邊,那些鬧事的藏族青年看到漢人就打的情景——那些瘋狂的藏族青年,攔到過路的漢族人,群圍上去就打,用刀,用石頭,用棍棒,口中喊著:“打死他!打死他!”提心吊膽了十幾分鐘,終於上來了幾個漢族人,我一顆心終於可以喘一口氣。然後又上來了幾個藏族人,有一位是老人,有一個漢族小夥子便給藏族老人讓坐,那時突然覺得,漢人和藏人之間,應不致於像小昭寺路口的那樣。
  那個小巴並不是直接到我住的地方的,我們在紮基東路的聖城花園下車,往上拐到沙拉北路,還要走十五至二十分鐘的路才到家。那時,離騷亂區已經很遠的沙拉北路,靠聖城花園的那些店鋪,也全都關門了,行人很少,往上一點的慈松塘中路到沙拉寺的那個十字路口,已有武警駐紮。那種氣氛就好像是戰爭已經爆發的感覺。
  剛進我們住的社區,平時很和善的那些藏族保安,其中有一個還是小姑娘的堂哥,很嚴厲地用藏語對小姑娘說:“你怎麼能和一個漢族的回來呢?不怕別人打嗎?”嚇得小姑娘不敢吭聲。
  回到旅館,到樓頂一看,濃煙把拉薩的半個天空都蓋住了。小姑娘跟我說,小昭寺那邊,那些藏族的在放火燒周圍的店鋪,裏面還有人的也放火去燒,還一直拿石頭去砸漢人和員警,用刀子砍,用木棍打。
  小姑娘被嚇壞了。眼神有點不解,有點茫然,有點悲傷,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晚上,旅館老闆外面接人回來,說我們店的那條街也被砸了,有兩輛摩托車被燒在了我們的店門口。當時,我好慶倖我回來的早,而青年路、溫州商貿城、北京中路、北京東路、沖賽康、八廊街那邊,已經面目全非。當時的我,怎麼想,怎麼想,也想不出,到底是怎樣的面目全非法。
   第二天一醒來,我們的手機全都打不通了,固定電話可以打進但是打不出去,只有網路還通,但是,網上沒有任何關於拉薩的消息。我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到底怎麼樣,我的同事們怎麼樣,我的朋友們怎麼樣。
  窩在旅館裏整整兩天沒有出去,幸好我的房東有時還會出去探探消息,讓我們稍微瞭解一下情勢。而那個小姑娘的神情,隨著消息越來越多而越來越憂鬱,越來越憂傷,那藏族人特有的燦爛笑容再也沒有出現過。有一次,她撲在我的懷裏,紅著眼跟我說:
  “姐姐,我好怕呀!”
  如果我年紀再小一點,我也許就會和她一起抱頭痛哭。那種對事態發展的無奈,那種對朋友的擔心和對外界的無從得知,真的讓人的心靈很脆弱。
  3月17日,聽說外面的局勢終於平穩了,已經有了公車。我終於按耐不住想到外面看看的急迫心情,一出社區,就看到十幾輛軍車停在往沙拉寺的十字路口,每個方向都有武警盤查。
  我到月臺上等公車去公司。等了半個多小時。公車按原來的線路一路駛過去,到紮基東路的公安醫院時,發現那裏守了很多武警,感覺就像軍事重地,很嚴肅的氣氛。再過去的十字路口,也有很多武警,手機開始有信號了;再過二環路,一樣是民警;然後是沙拉南路,路中央不時出現焚燒後的摩托車和自行車。這時,就有進入重災區的感覺了。
  一進入林廓北路,旁邊的市公安局門口堵著一輛綠包的裝甲車,小昭寺路口依然守著武警,而小昭寺斜對面的幾個店鋪,除了殘牆斷壁外,烏黑一片,再也看不出原來的模樣。溫州商貿城下麵的安奇大藥房,被大大的紅白藍帆布遮著,聽說也被砸燒了。那裏曾是我工作了半個多月的地方,在那裏結識了很多藏族的朋友,但是,現在已經是一片廢墟了。
  再往上,到了青年路路口,很悚目驚心地看到120皮膚科連著的八間店鋪都成了烏黑一片的廢墟,那殘牆斷壁上甚至還冒著煙,發出難聞的燒塑膠味道。我無法想像那就是我以前每天都會看到的服裝店,那些店有好幾家都是今年才開的!
   我閉上眼,不看。
  下了車,看了我們公司的幾家店,除了辦公室的招牌被砸了和一塊牆紙被掀了外,其他都完好無損。但鄰近的幾張店就沒那麼幸運了,有一家廚窗被砸了,一家卷閘門連同整個店都被砸了,很多很多家的樓上玻璃窗都被砸得稀巴爛。
  我站在設計院門口,拿出手機,給家裏打電話報平安。掛了電話后。馬路對面的計程車裏,我的藏族朋友在招手,約我去喝茶.坐上了計程車。
  我一直以為我和我的那些藏族朋友會和以前那樣,不會因為314而有所影響,但是,一坐進藏族的甜茶館,我發現一切都變了。那些藏族服務員,對我們這些漢人視而不見,根本就不睬我們,只和藏族朋友說話。而我那些藏族朋友說的那些她們藏族朋友說的話,更讓人怒火四起。在藏族人中,流言四起,那些人嚴重扭曲事情的真相,謊話連篇,離譜的是,那樣白目的謊言都有人信,而且奉為真理。讓他們相信那些是事實的理由很簡單,就只是因為說那些話的是藏族人而己!他們的說法是,藏族人不信藏族人信哪族人?藏族人不幫藏族人幫哪族人?總之,只要是藏族人,不管是對還是錯,都得幫藏族人!在他們的觀念裏,根本就沒有了是非觀念,
  只有民族觀念!和他們溝通,根本就沒法溝通!所以,在我的藏族朋友和她的藏族朋友吃飯時,剛點了菜,只因我朋友稍微有點懷疑她朋友說的那些詆毀漢人的話,
  她朋友就站起來喝問:“你到底是不是藏族的?怎麼幫漢族人說話!”然後就拂袖走人。後來,其她藏族朋友離開後,我單獨和她去喝茶,剛上了東西,我一口還沒吃,她也和我說了一句詆毀漢人的話,我氣得也學她那朋友,站起來就走人。
  在我的觀念裏,是和非才是最重要的,和她們民族才是最重要的觀念格格不入,讓我覺得沒有必要再和她們爭論下去,再說一句話,只有傷和氣的份。所以我選擇離開,先讓大家都冷靜一下再說。當時的情景,我實在不願和她再說一句話,儘管我們曾經無話不說!
  我實在不願意相信,她們那些受過高等教育,也在全國各地實實在在地走過一遍的人,還有那樣狹隘的觀念!不願意相信,她們的主見和判斷力就只限制在“藏族”那兩個原始的字眼裏,親耳所聽親眼所見親身所曆的東西卻什麼也不是!
  我傷心,我痛心,我無比憤怒!比我下午剛出來時,在公車上無緣無故被熟識的藏族售票員罵髒話還要憤怒!之前的所有不相信藏人和漢人會走到那一步的信心全都消褪了。
  我一個人走在馬路上,面無表情。我想到我所知道的那些人的死狀,想到我常去的那幾個地方的慘狀,我就想大吼,想仰天長嘯:“天理何在?!公理何在?!王法何在?!”
  什麼叫慈悲心腸?什麼叫仁義道德?什麼叫熱情好客?什麼叫親如一家?什麼叫天理公道?什麼叫正義善良?哈哈,全是狗屁!西藏電視臺和拉薩電視臺昨天播的那些,用汽油把人“點天燈”活活燒死,把放學回家的回族小孩的耳朵割下來用汽油燒,把無辜漢人回人甚至藏人辛辛苦苦經營的商鋪燒光、砸光,把銀行砸掉,把學校砸掉,把賓館燒掉,把很多很多我們漢藏回人生活的地方燒掉砸掉,把我們平靜安寧、幸福快樂的生活毀掉,這就叫美麗聖潔的西藏了嗎?這就是那些藏族人對待生命,對待生活的方式態度?那些平時說連只螞蟻也不願意踩死的喇嘛們,面對人類的生命時,卻表現出如此冷漠,如此殘酷,如此無情的臉孔,我們還能說些什麼,
  還能做些什麼呢?
  我不敢相信,在鐵的事實面前,在無數的錄影面前,他們還能睜著眼睛說,店鋪是我們那些老闆自己燒的,人是我們自己自殘,那些地方都是我們自己弄來栽贓他們的!
  
  我寧願這是一場夢。我沒有看到那些烏黑的殘牆斷壁,我沒有聽說哪里哪里死了幾個人,怎麼死的,我沒有看過新聞,沒有親眼看過他們在砸東西,我什麼也不知道,我只是在做夢,夢醒後,一切的一切都還是以前的樣子。我仍會和我的那些藏族朋友們,一起圍坐在甜茶館,一起嘻笑怒駡的談笑風生,我仍會一個人背著背包,悠哉地走在八廓街、沖賽康,青年路……
  睡吧,睡醒後就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了。
  但是,今天來上班,一切都是夢中的景象。原來內心所有的平靜,都只是粉飾的太平;所有的笑,都只是強忍的痛;所有的麻木,都只是再也不能挽回的過去的一切關於拉薩的美好回憶;所有的冷漠,都只是再也不能用以前的心情看待拉薩的悲傷;所有的雲淡風輕,都只是漢人和藏人再也回不到從前的沉重。
  
  我真的不想出來,不想上班,不想面對314後的一切。
  但是,在幾乎劫後餘生後,同事之間平安相見的那種喜悅,仍是蓋過了來時的一切情緒。於是,不得不和他們說,314下午是怎樣逃難回去的,不得不說不能出門的那幾天,是怎樣度過的,不能不感謝同事們對於聯繫不上而為我擔心的那份關心,也不得不聽他們在那之後的種種。
   我的同事們,314那天,有家不敢回,在設計院的倉庫裏躲了一個晚上,男男女女就那樣在堆滿了貨物的混雜地方睡了一晚,連話也不敢說,就怕被那些喪心病狂的藏族青年發現而暴力相對。
  我的一位同事,在逃進設計院時,差點被那些藏族青年砍死。
  我的另一位同事,騎著自行車回宿舍時,被藏族青年狠狠地甩了兩巴掌。
  設計院的一個職員,被沖進來的藏族人用刀捅傷。
  沒有住公司宿舍的同事,回到出租屋後,怎樣和同住的漢人一起,組織成自衛隊,用菜刀、鋼管、石頭、木棒做武器,日夜守衛著自己的家園,日日擔驚受怕,草木皆兵,不得安寧。
  沖賽康那個批發市場,我們去採買公司日常用品的地方,如何的被燒得面目全非。
  我們的競爭對手直通車眼鏡超市,如何被燒得連招牌都看不見。
  北京中路的以純服裝專賣店,裏面的營業員被活活地燒死了幾個。
  八廓街的德克士,如何被燒得精光。
  天海夜市,那個拉薩最有名的夜市,如何被燒。
  西郊海關那邊的店鋪如何被燒,那個騎摩托車的漢族男子,如何被他們用石頭砸死。
  剽悍的回族人如何在3月16日晚组织集結在一起,圍攻八廓街的藏族居民區,報復藏人燒他們的店鋪和清真寺,割他們回族孩子的耳朵。
  拉薩的食品物價如何上漲,藏族人和漢族人去買東西時,漢族人是多少錢,藏族人是多少錢,漢人便宜多少。
  今天的醫院裏,又送了多少車人來…… 很多很多,說得我們的口水都幹了。然後,是下午四點半了,老闆娘過來說,聽說西郊那邊和雪新村在鬧事,快點關門。
  再然後,關門,回家,很緊張很緊張,每個人都抱著可能不會再相見的心情說再見。
  明天還要上班,他們說沒有事,再也不會有事了。
  但願吧。
  只是,很多東西是再也不能回到從前了,也再也不能說沒事了。我們所有經歷過314騷亂的人,可能都會為這個事件背負一輩子的心理陰影。我絕不能原諒那些人!絕不能原諒那些不法分子毀了我們的家園,毀了我們的生活,毀了我們漢人和藏人之間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兄弟姐妹情誼,毀了我們的信任,毀了我們可以一起圍坐在甜茶館,一起嘻笑怒駡的談笑風生,毀了我對拉薩,曾經那樣溫柔那樣纏綿那樣細緻的心。
  這一個2008年,這一個3月14日,這一個拉薩,如何讓我忘記?
  

Post by future on 2008, May 2, 7: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quote=天灭中共][/quote]
怪事,疯子也能上网了?怎么从精神病院出来了?

Post by 兼听则明 on 2008, May 1, 11: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漢人民族國家的文字
漢人民族國家將恢服正體字繁體字,簡體字的使用將受一律的禁止。隨著電腦(電子計算機)的普及,簡體字已經失去了實際的價值及功能;因此大明國將於十年之內,逐步取締簡體字的使用。

漢人民族國家的服裝
大明國將恢復漢服,旗人服裝如旗袍等,將一律禁止;唯體現現實需要,西服將會同時成為法定服裝,唯國家節日如春節等,則必需以傳統漢服示人。

漢人民族國家的主張
大明國將以孫文主張的「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基礎上,主張「驅逐共虜,反共復明」,希望全中國千千萬萬的漢人,可以恢復漢統,不做漢奸,重現漢人的光輝,不再做外族,包括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等賣國理論的奴隸。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漢人民族國家的體制
獨立的漢人民族國家,將採取君主立憲制,以明代的官制為基礎,配合現代政府的形式,建立有中國特色的議會。為保持「直通車」,令原本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漢族成員加盟,因此大明國的議會,暫時不會採取民主制度,議員將由國家元首委任誕生。

漢人民族國家的都城
大明政府當年最初的錯失,就是由南京遷都北平;因此,將來大明國的首都將設在應天府(南京),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早日交出南京市的主權,讓朕回朝。

漢人民族國家的語言
大明政府將恢復傳統漢語,拒絕北方韃虜所污染的所謂「普通話」,因此將採取南方保存上古漢族、中古漢族的語言,為法定語言;香港及兩廣的廣東話、客家話、潮汕話,福建省及台灣省的閩南語、閩北語,江南吳越一帶的上海話、蘇州話、無錫話、常州話、寧波話、杭州話、溫州話、衢州話、江山話、昆山話等,都將會成為大明國的法定語言,再重建唐朝的「正音」,作為日後的官方語言;唯北方諸胡的語言,將不受承認。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漢族獨立宣言

我,朱國興(筆名辛維思)將參加 2007 年港島區的立法會補選。希望各大傳媒認真對待本人的出選,及根據選管會的公平原則報導本人參選的新聞;本人不希望各大傳媒故意拒報,以免將來對簿公堂。

有見及近日香港的漢奸論,足證世界各地漢人仍懷念漢族的榮光,因此我朱國興,作為大明國朱三太子的二十一世孫,為了表達對吳三桂放清兵入關,導至漢人民族國家覆滅一事強烈的憤慨,因此本人在此宣佈,將透過參加 2007 年的港島區立法會補選,去推廣「漢族獨立邉印沟睦砟睿M玫饺凼忻裰С帧?

如果我順利當選,朕會在香港建立「大明國流亡政府」,找庋埜魑环磳h奸的議員、傳媒及各界友好,參加大明國政府;為表揚王國興議員,對漢族反吳三桂的支持,朕封王國興為「復漢大將軍」,曾憲梓為「大漢護國公」,曾鈺成為「興漢大元師」,譚耀宗為「左光祿大夫」。

漢人民族國家,將採取 1991 年俄羅斯脫離蘇聯的模式,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漢族獨立宣言

我,朱國興(筆名辛維思)將參加 2007 年港島區的立法會補選。希望各大傳媒認真對待本人的出選,及根據選管會的公平原則報導本人參選的新聞;本人不希望各大傳媒故意拒報,以免將來對簿公堂。

有見及近日香港的漢奸論,足證世界各地漢人仍懷念漢族的榮光,因此我朱國興,作為大明國朱三太子的二十一世孫,為了表達對吳三桂放清兵入關,導至漢人民族國家覆滅一事強烈的憤慨,因此本人在此宣佈,將透過參加 2007 年的港島區立法會補選,去推廣「漢族獨立邉印沟睦砟睿M玫饺凼忻裰С帧?

如果我順利當選,朕會在香港建立「大明國流亡政府」,找庋埜魑环磳h奸的議員、傳媒及各界友好,參加大明國政府;為表揚王國興議員,對漢族反吳三桂的支持,朕封王國興為「復漢大將軍」,曾憲梓為「大漢護國公」,曾鈺成為「興漢大元師」,譚耀宗為「左光祿大夫」。

漢人民族國家,將採取 1991 年俄羅斯脫離蘇聯的模式,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

漢人民族國家的體制
獨立的漢人民族國家,將採取君主立憲制,以明代的官制為基礎,配合現代政府的形式,建立有中國特色的議會。為保持「直通車」,令原本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漢族成員加盟,因此大明國的議會,暫時不會採取民主制度,議員將由國家元首委任誕生。

漢人民族國家的都城
大明政府當年最初的錯失,就是由南京遷都北平;因此,將來大明國的首都將設在應天府(南京),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早日交出南京市的主權,讓朕回朝。

漢人民族國家的語言
大明政府將恢復傳統漢語,拒絕北方韃虜所污染的所謂「普通話」,因此將採取南方保存上古漢族、中古漢族的語言,為法定語言;香港及兩廣的廣東話、客家話、潮汕話,福建省及台灣省的閩南語、閩北語,江南吳越一帶的上海話、蘇州話、無錫話、常州話、寧波話、杭州話、溫州話、衢州話、江山話、昆山話等,都將會成為大明國的法定語言,再重建唐朝的「正音」,作為日後的官方語言;唯北方諸胡的語言,將不受承認。

漢人民族國家的文字
漢人民族國家將恢服正體字繁體字,簡體字的使用將受一律的禁止。隨著電腦(電子計算機)的普及,簡體字已經失去了實際的價值及功能;因此大明國將於十年之內,逐步取締簡體字的使用。

漢人民族國家的服裝
大明國將恢復漢服,旗人服裝如旗袍等,將一律禁止;唯體現現實需要,西服將會同時成為法定服裝,唯國家節日如春節等,則必需以傳統漢服示人。

漢人民族國家的主張
大明國將以孫文主張的「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基礎上,主張「驅逐共虜,反共復明」,希望全中國千千萬萬的漢人,可以恢復漢統,不做漢奸,重現漢人的光輝,不再做外族,包括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等賣國理論的奴隸。

致大明國同胞書:
在人類歷史事件的進程中,當一個民族有必要解除其與另一民族相連結的政治桎梏,並按照自然法則和天意在世界列強中取得獨立與平等的地位時,對於人類輿論的真张c尊重,要求他們必須將不得已而獨立的原因予以宣佈。我們認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受造而平等,天賦予他們某些不可轉讓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建立起來被管轄者同意的政府。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破壞這些目標,人民就有權利去改變它或廢除它,並建立一個新的政府。新政府所根據的原則及其組織權力的方式,務必使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最有可能保障他們的安全與幸福。杖唬髦貢沟靡粋€建立已久的政府不因微不足道的和暫時的原因而被改變,過去的一切經驗也表明,人類更傾向於忍受尚能忍受的苦難,而不去為了拯救自己而廢除他們久己習慣了的政府形式。但是,當濫用職權和巧取豪奪的行為連綿不斷、層出不窮,證明政府追求的目標是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主義統治之下時,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樣的政府,併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這就是我們這些殖民地的人民一向忍受的苦難,以及現在不得不起來改變原先政治制度的原因,恢復大明帝國皇室體制,擁戴朱元璋的子孫擔任立憲國家皇帝之原因。

由大清帝國滅亡明帝國之日始,直至中華民國推翻清帝國,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中華民國本土之日始,就是一部反覆重演的傷天害理、巧取豪奪的歷史。所有這些行徑的直接目的,就是要在神州建立專制的暴政統治。漢族至今,仍未取得適當的地位。反之,像施琅等漢奸得到了歌頌。在王國興偉大的文章啟發下,我們認為這種倒果為因,謳歌吳三桂的情況不能持續下去。

因此,我們大明帝國旳漢族子民們,以大明帝國故土的善良人民的名義,並經他們授權,向全世界最祟高的正義人士呼籲,說明我們的嚴正意向,同時莊嚴宣佈:大明帝國故土從此成為、而且按其權利必須成為自由獨立的國家;它們已經解除一切效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的義務,從此完全斷絕、並必須斷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之間的一切政治聯繫。作為自由獨立的國家;它們享有全權去宣戰、締和、同盟、通商或採取其它一切獨立國家有權採取的行動。為了擁護此項宣言,我們懷著神明保佑的堅定信心,以我們的生命、我們的財產和我們神聖的榮譽,互相宣誓。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漢族獨立指數
Published April 10, 2008 漢族獨立指數
Tags: 朱國興, 漢族獨立

今日看Wisenews做研究,發現一班念念不忘大明王朝的殘舊物體,日日鬧人漢奸,鬧完李柱銘,現在又說陳方安生學得胡兒語。

胡錦濤主席被藏族搞得頭大之際,香港土共呢班福佳又搞漢獨,真係有無搞錯,所以,我決定每周四公布漢族獨立指數。所謂漢族獨立指數,就是香港土共報章出現漢奸兩字的文章,但扣除泛民主派作者寫的文,以及談論二次大戰歷史的文章。

而本週漢奸指數為22。

本週猖狂漢族分子金句:「其實,罵人賣國賊或漢奸,根本不需要中央文件批准。」(《太陽報》,2008年4月5日)
暗批:你個腦生響邊度,炮打司令部都係出自毛澤東一張大字報,未經中央批准就起兵,這叫謀反,這還不是謀反證據?

本週漢獨精品:「都是要借外國向自己的國家施壓,妄圖使本國放棄具有特色的政治體制,向西方靠攏。」(《鏡報》月刊)
橫批:毛澤東咪係老祖宗,中共邊個建立架?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蒙古,维族,满族,藏族地方,绝对不属于中国,有啥证据,请拿出来.
协议书,归属权是如何认定的?不要一开口就是中国不能分裂,
中国是怎么来的?中共本身就是非法集团.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啥叫分裂国家,应该找江贼,葫芦,蚊子算帐才对,他们卖掉了多少中国土地?他们才是最大的分裂主义者.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啥?
汉人当了蒙古,满清的奴隶,当了亡国奴,才要翻身杀鞑子.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中华民国党人志士高喊杀尽满人是啥?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赶走汉人,蒙族,维族,藏族,满族得解放.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汉人杀满人是和平?
汉族独立,只有汉族有这个权利?

Post by 天灭中共 on 2008, May 1, 10: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顺便留下我的MAIL吧 zhengchen308@naver.com

Post by zhengchen308 on 2008, May 1, 7: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麻烦死了!哎 同情受伤的藏族同胞,和我们汉族同胞!尤其是在西藏事件中失去宝贵生生命的同胞!  反正对立和打架是不好的!但也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再怎么说分裂国家我是不支持的!

Post by zhengchen308 on 2008, May 1, 7: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转BBC上的一帖子,很幽默
Friends from western countries

I am so excited to see that a lot of you support "free Tibet", I know that you are all fair people, so can you also please help me to free my country from China, too?

I am from a country called "Yu", China invaded my country 2000 years ago. There were 6 other countries by that time and China invaded them all.

I want my country back, please help me just the same way that you are helping Tibet...

=====================================
这个…………太搞笑了………………

hlh shenzhen

Post by q on 2008, May 1, 12: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一直觉得唯色对不起藏族人,更不用说她不愿承认的中华民族全体。这搏客应该是一个相当好的平台,促进汉族藏族普通人民的互相了解和友好往来。

不过这几个月她并没有利用这个平台。恰恰相反,我觉得她所说的每一句,贴得每一篇文章都充满着偏见。跟CCTV没啥区别。

Post by zqt on 2008, April 30, 4: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可叹,你们这些人,口称民主自由,可是却不允许不同意见在你们的博客上发表,我试图留言3次,没有一次成功,都说需要审核才能发表,试问,你们这种掩耳盗铃、选择性的发放留言的方法和你们谴责的别人的宣传方法有什么不同?你们,不过是另一种暴力的再现,更可怕,更愚昧,。

Post by 在美华人 on 2008, April 30, 12: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在台湾的大汉沙文主义者终于脱下伪装,露出了真面目。《城南旧事》作者林海音的儿子、新竹清华大学教授夏祖焯公开提出,汉人比藏人优越,统治西藏是天经地义的。

雪红雪白,你好啊,好久不见了。唯色疯了?怎么以前好好说话的帖子都不让发呢?现在好了,彻底被黑客攻陷,什么话都可以讲了。不过偶还是要好好说话地。唯色没有利用自己那点影响力来阻止悲剧的发生,反而为之呐喊,实在是令人太失望,太失望。

Post by 云龙 on 2008, April 30, 12: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在台湾的大汉沙文主义者终于脱下伪装,露出了真面目。《城南旧事》作者林海音的儿子、新竹清华大学教授夏祖焯公开提出,汉人比藏人优越,统治西藏是天经地义的。请看:
*********************************************
夏祖焯:西藏應由漢人管理
指強勢文化征服弱勢文化天經地義

【本報記者徐敏子柏克萊/台北電話採訪】西藏事件、北京奧運聖火境外傳遞受阻事件發生期間,從灣區前往台灣新竹清華大學文學院任教的夏祖焯教授一直嚴密關注,並不斷與朋友分享他收到的有關訊息。

夏祖焯日前接受本報就西藏、京奧聖火事件訪問時表示,西藏是「世界屋脊」,深具象徵意義,西方人不希望見到世界最高之地被屬於黃種人的中國人控制。然而西藏屬於中國已經有超過七百年的歷史,他說以前中國國勢弱,西藏被西方操控,如今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三軍事強國,第四經濟強國,不可能不控制西藏及新疆。

夏祖焯說,西藏以前是政教合一的政府,長期實行殘酷的農奴制(Serfdom)。在農奴制度下,90%藏人是農奴,而官家、貴族和僧侶只占5%,也就是識字者及地主占5%。

夏祖焯說,1951年以後漢人勢力進入,農奴制被取消,中國政府大筆投資,藏人生活大幅度改善。夏祖焯認為西藏必須要由漢人管理,也因此必須要接受漢文化薰陶,「社會達爾文主義是自然法則,強勢文化征服或取代弱勢文化乃屬天經地義」。

被問及台灣媒體對西藏事件報導的情況時,夏祖焯表示,台灣媒體對西藏問題極少予以報導,因為離得太遠了,不了解,也管不著,台灣人對西藏問題的態度是冷漠,只有選舉時總統候選人不得不操弄一下,選完了也就忘了。

而基本上,台灣絕大多數人認為西藏無疑是中國的領土,不應與世界性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扯上關係。夏祖焯同時是台北建中校友會理事及建中文教基金會董事。

對於中國政府應如何改善對西藏政策,夏祖焯建議中國政府學習英國成功的殖民地政策及統治方式,今後如果藏人再有問題,不妨参考美國政府如何處置印第安人。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8, April 29, 11: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引用 没有名字 说过的话:
晕倒,
唯色的密码设置的太简单了。。。
不过blog是私人领地
唯色有限制发言的权利

是的,唯色的确有限制发言的权利。但是,最好就不要自我标榜什么:“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了。其实西方人也喜欢听顺耳的、赞美的话。与他们打交道有不同意见时,最好用:“yes, .......but......."这样的句型。尽管他们标榜:“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女士尤其喜欢顺耳的语言。所以,作为成年人,大家就不要把所谓“言论自由”的事儿当真了。不管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标榜自己“言论自由”的一定是骗子,相信标榜者“言论自由”的一定是傻子。

Post by q on 2008, April 29, 11: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引用 没有名字 说过的话:
晕倒,
唯色的密码设置的太简单了。。。
不过blog是私人领地
唯色有限制发言的权利


她允许的都是对臧独歌功颂德, 颠倒黑白与是非, 散布仇恨的言论, 她允许的对她和藏人攻击的留言...

大家理性分析的没有留下, 大家依据事实辩论的留言没有留下...

现在好了,这里真正的自由了, 支持藏独的和反对藏独都可以自由发言了

还有,本人歌颂十一世班禅确吉赞布大师的贴也没有留下

阿弥陀佛,班禅大师千诺啊!

Post by 反对藏独辩护人 on 2008, April 29, 11: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真的可以自由发言了? 这里被黑客黑了? 其实,据我所知,中国黑客这次开始的时候是置身事外的,  他们貌似不太喜欢搞政治的东西, 上次南联盟那个是怒了. 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人都到红客联盟啊之类的论坛跪求攻击西方网站,结果全部被删贴. 但是,后来 可能是西方的黑客把反CNN网站给攻陷了....这就等于下战书了, 汗, 中国黑客才开始行动,想不到把这里也捎带上了, 上面有人说密码什么的, 对于那些职业黑客来说....貌似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防止他们进入, 他们需要的仅仅是时间而已. 试试看能发出不

Post by 云龙 on 2008, April 29, 11: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嗯,她把骂她的帖子,,攻击藏人的帖子留下来了
理性分析的没有留下。

还有,本人歌颂十一世班禅确吉赞布大师的贴也没有留下

阿弥陀佛,班禅大师千诺啊!

Post by 班禪 on 2008, April 29, 11: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晕倒,
唯色的密码设置的太简单了。。。
不过blog是私人领地
唯色有限制发言的权利

Post by 没有名字 on 2008, April 29, 11: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这里被爱国黑客黑了。
不然,唯色可不是你想象的这么有自由主义精神

Post by 班禪 on 2008, April 29, 11: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赞,真的能自由发言了?
我支持沟通,反对谩骂
虽然我反对藏独,但是我不反对支持藏独的人

Post by 没有名字 on 2008, April 29, 11: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啊?试试能不能自由发言?
这里是维色的blog
要是不能自由发言,也不能说什么。。。

Post by 没有名字 on 2008, April 29,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现在网警开始组织对唯色的攻击,想砸家乐福一样。这些人疯了。除了,他妈的之外。没有词了。


你们臧独真他妈的无知加无耻!海外那么多的华人反藏独保奥运都是中国政府组织的,网特发动的.

我的大外甥3岁就去了国外, 今年高中毕业,准备第一次回中国探亲. 大外甥基本上不能阅读中文, 难道他用英文反藏独也是中国网特煽动啊!

Post by 坑蒙世人的臧独 on 2008, April 29, 7: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我觉得不同民族需要交流,只有互相尊重彼此的文化习俗,才能更好的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
政府和每个兄弟民族都需要反思自己:对其它五十五个民族了解有多深?
我接触过很多非穆斯林民族的朋友,都曾认为某种偶蹄目动物是回族的祖先。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无意,也绝不存在极端民族感情。但有时一些看似琐细的事情会导致不必要的误解和冲突。

Post by 汉民娜娜 on 2008, April 29, 12: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舆论管制不是一个好的举动,没有人喜欢。
但绝不意味着任何和被管制的舆论都是正确的。
我们需要新闻制度的公开透明,而不是打着自由旗号的谎言和阴谋。
另外谴责任何无聊的攻击兄弟民族的行为。说这话的人谁也侮辱不了,除了他自己。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29, 12: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quote=相逢一笑][/quote]
嘿嘿,从这个论坛中的藏人发出的贴子,我就没看到一篇自我反省的,他们可是自称“高贵民族”的,当然,汉族就成了与之相对的民族了。
当年纳粹来西藏认宗,这些藏人还都真以为他们是什么了?

Post by 兼听则明 on 2008, April 28, 7: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引用 濯缨楼主 说过的话:
我觉得在唯色这里发言的一些人也值得怀疑。
比如那个叫阿甚的
她的贴就是部谎言制造机
和我在网上了解到的事实对应不起来。
还有一个雪红雪白
评价很偏颇。


我看过他们几乎所有的发言,感觉阿甚的文章很偏颇,尽力美化藏人的行为,有说谎的嫌疑,但人应该不是唯色这么偏激;
雪红雪白的偏激,是因为他亲眼看到了中国政府做的一件坏事,从此就以自己身为汉族为耻,自认为品德高尚,所有的坏事就不加分析地推给中国政府。感觉头脑简单、没什么分析能力,但不是坏人。

Post by 相逢一笑 on 2008, April 28, 3: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我觉得在唯色这里发言的一些人也值得怀疑。
比如那个叫阿甚的
她的贴就是部谎言制造机
和我在网上了解到的事实对应不起来。

还有一个雪红雪白
评价很偏颇。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April 28, 3: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还有香港记者采访拉萨314的报道中,提到拉萨被烧的所有商店早在3.10就被人做上了记号,证实中国政府所说“有组织有预谋”的说法确实成立,根本就不是应对不当激起“民变”。

含有这一信息和相关链接的相关回复也被唯色给阻拦了,把我给气的。

Post by 相逢一笑 on 2008, April 28, 3: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我觉得唯色用心很险恶。她留下的反藏独的发言都是不理性的,靠不住的,人身攻击的。而真正有意义的质疑,她从来不留。

在这里我要提起一件事:就是有一个叫阿甚的藏人,发了一篇阿坝游行亲历记,说只有一家商店被砸。我对照了相关照片,发现不止一家商店,然后我想质疑一下她。唯色把这个质疑拉下了。

Post by 濯缨楼主 on 2008, April 28, 2: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引用 真诚 说过的话:
在这里,有理有据的反驳的声音几乎都被屏蔽了。
但是唯色倒是愿意留下一些对她的谩骂。
这是为什么呢?


我觉得唯色是为了树靶子啊,让人看到汉人愤青是多么疯狂啊!让人看见汉人都是这样的货色,为了把汉族搞得象纳粹一样让人反感。

说到这,署名“藏独狗该死”的兄弟,你到底是汉族愤青还是藏独、法轮的卧底?如果你是汉族,就不要帮敌人来抹黑汉族好不好?你看看你说的话,实在是太丢我们汉族的脸了!

Post by 相逢一笑 on 2008, April 28, 2: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在这里,有理有据的反驳的声音几乎都被屏蔽了。
但是唯色倒是愿意留下一些对她的谩骂。
这是为什么呢?

Post by 真诚 on 2008, April 28, 2: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人家有天眼通嘛!隔墙视物最拿手不过了!

Post by 反藏独 on 2008, April 28, 1: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那些小喇嘛,说他们被禁闭 [关在寺庙 ] 十多天没自由...
又同时被关后可以亲眼看到死了百多人,好厉害啊!

Post by 行政组织 on 2008, April 28, 1: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Support an independent Tibet.

If you are Tibetan, don't be coward, do some real thing,  blew yourself up there showing the Chinese  you want independence.

Post by sd312 on 2008, April 28, 3: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有没有网管呀?这种随地大小便都不清理一下?

引用 藏独狗该死 说过的话: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我 on 2008, April 28, 1: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2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藏独狗该死 on 2008, April 28, 12: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3

从中学考上大学的中国人大体都记得发生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如何伟大,如何了不得,如何开启了中国的现代化道路,引进了西方的民主和科学精神。可是在我一个读过几本法律书,读过几本非主流历史书者的眼里,具体事件中的“五四”却另有一番景象。
  我们不能否定学生的爱国热情,反对“巴黎和会”对中国的强盗行径确实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权利,上街游行,喊口号,以强烈表达这种爱国热情也是值得鼓励和赞赏的。但是,万事都有个度,超过一定界限的言行就不能再简单地赞美,无原则地倡导。1919年5月4日那天,学生痛打章宗祥,火烧曹汝霖的赵家楼事件,我想就应该有新的视角对待。
  曹汝霖晚年在美国写过一本《一生之回忆》,其中涉及此段巴黎和会前后的事情:“时因东海商借日款,银行方面无意再借,章公使商请外相后藤新平斡旋始克告成,因之青岛撤兵问题,即请章公使与后藤外相直接商议。结果,日外相照会章公使,声明三事:一、青岛租借地,俟与德国签定和约后,仍交还中国。二、日本军队撤入青岛或济南,惟留一小部分保护胶济铁路。三、将来交还青岛时,在青岛内,留一日本居留地等因。并称进入济南的日军系暂时性,不久即撤,并没有涉及其它事项。余将原件交与外部,并在国务会议报告。在会议时,对居留地有议论。余以为居留地等于租界,将来收回各国租界时居留地自当同时收回。遂议决复章公使,章使照复日外相,遂有“欣然同意”之语。此是普通辞令,所谓同意,明明指日外相来文之三项。此即青岛撤兵换文之经过。那知后来巴黎和会竟引为攻击之借口,以为承认山东权益,岂非奇谈,真是风马牛不相及也。”(转引自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中国友谊出版社)根据丁先生的考证,曹汝霖上述说法基本上符合事实。
  如果事实确实如此,那么学生们在并不明白事情真相的情况下即大打出手,火烧民宅,在曹汝霖的回忆中,我们甚至看到冲进曹宅的学生徒有泄愤破坏之志,所谓爱国云云真不知该如何评价,连曹汝霖的父亲请求他们可以将财物拿走,但不必破坏的话都懒得听,因此曹宅在焚毁之前已经被砸得满目狼藉。他们在痛打章宗祥的时候甚至误以为他是曹汝霖(关于这一细节在周策纵先生的《五四运动史》中有较详细的记载),其不负责任之暴民戾气于此可见一斑!在此过程中,警察一直没有动用武力,直到事发后警察才抓获二十多个跑得慢的学生,而带头破坏的人早已逃之夭夭,看来,自己满足破坏欲,让别人受过,即使在如此“伟大”的运动中也不可避免。
  “五四”运动随后波及上海,连续两个月里如火如荼,最后,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都被免职,蔡元培校长也黯然辞职南下。曹汝霖的《一生之回忆》中有如下评价:“此事距今四十余年,回想起来,于己于人,亦有好处。虽然于不明不白之中,牺牲了我们三人,却唤起了多数人的爱国心,总算得到代价。又闻与此事有关之青年,因此机缘,出国留学,为国家成就人才。在我呢,因之脱离政界,得以侍奉老亲,还我初服。所惜者,此事变化,以爱国始,而以祸国终,盖学潮起始,由于学子不明事实真相,误听浮言,激于爱国心,以致有越轨行动,情有可原,迨北大校长蔡孑民先生,发表谈话,劝学生适可而止,学潮似已平息;然反对者以尚未达到目的,又鼓动街头演说,加以背后有组织,有援助,遂扩大范围,游说至上海等处。迨至我们三人下台,钱阁引咎,蔡校长亦辞职南下,反对者已如愿以偿矣。”(同上)
  不管曹的回忆是否都是真心话,但此事现在检讨起来,颇有忆昔抚今之慨。国难之际,政府与人民似乎更需和衷共济,政府的不当行为容易引发民众愤怒,例如,当时中国政府在外交上的密约行为就是非法行径,民众不知就里,愤怒一下也无不当,只是无论怎样,只要政府没有主动使用武力,民众断不可率先用武,否则爱国就会走向反面,害国害己。五四运动无疑取得了巨大胜利,巴黎和会上,中国代表团最后拒绝签字,不能说没有五四的功劳,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粉饰“五四”运动中那些错误甚至犯罪行径,更不能为了意识形态的需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从某种程度上说,长期以来“五四”运动所受到的主流意识形态非理性虚美,开启了学潮过度干预政治的先河,将民间与政府不必要的对立,将民间非理性的打砸抢行为,置于爱国口号的卵翼下完全正当化、合法化、理想化,以至于20世纪中国动辄全民运动,动辄打倒政府,社会一片混乱。至于从更加宏观广阔的背景看待,“五四”上接戊戌时代文化激进主义遗续,下承百年劫难——更加猛烈和非理性地摧毁中国数千年文化传统,这段公案尚需细细清理。
  85年过去了,可是这样的反思却还没有开始,长歌当哭,长夜何叹?

Post by 弓长 on 2008, April 28, 12: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4

搜狐造访游牧藏民 生活富裕想娶城市女孩(组图)
2008年04月27日10:06[我来说两句(55)] [字号:大 中 小]
来源: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官方网站
 

[提要] 今天我们带您来到了念青唐古拉山脉北侧牧区的一位牧民家里造访游牧藏民,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生活的如何……[我来说两句]

乐呵呵的游牧藏民全家生活幸福
乐呵呵的游牧藏民全家生活幸福

他们在此放牧和收获
他们在此放牧和收获

  在西藏自治区280多万人口中,80%以上是农牧民。而游牧民的生活对于生长在城市的人们来说也许会有些陌生。
游牧一家人拥有住地、卡车和摩托车
游牧一家人拥有住地、卡车和摩托车

可爱的孩子吃着大苹果
可爱的孩子吃着大苹果

漂亮的游牧藏民姑娘
漂亮的游牧藏民姑娘

  今天我们来到了念青唐古拉山脉北侧牧区的一位牧民家里。在这位藏族小伙的家中一共有9为成员,有自己父亲、姐妹还有姐姐的孩子等。在他们家帐篷旁面有一辆大卡车和一辆摩托车,小伙子向我们介绍由于这些年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家中才购进了大卡车,这样到了换季牧场的时候,把家里所有的东西搬上汽车赶上自己牛羊走起来很方便。摩托车则是小伙自己出入牧场周边的交通工具。
帅气的藏民小伙想娶城市姑娘
帅气的藏民小伙想娶城市姑娘

  采访中我们问小伙子:“你家现在有多少牛羊?”小伙子回答到:“有50只牦牛、200只羊。”我们按市场价估算了一下,小伙子身价也有几十万呢!在接受搜狐采访的时候小伙子也表示:现在生活非常好,就是还没女友。他很幽默地说“刚才看上了你们的一位女同事,我打算把她娶回家做媳妇了。”

视频回顾·搜狐造访游牧藏民 生活富裕看上城市女孩
视频:搜狐造访游牧藏民
>>>视频:搜狐造访游牧藏民 生活富裕看上城市女孩

  主持人黄锐:现在我们依然是在纳木错,在我身边依然是环绕着我们的念青唐古拉山脉,在我身边有一片大草原,刚才从镜头里面我们在路上偶遇了一位藏民,藏民非常非常热情跟我们进行了友好的聊天,特别有意思的是我们的另外一名队员猪猪头跟他聊得非常开心,搭着他的摩托车顺道来到他的家里。这就是游牧藏民的家里,在一片大草原上显得特别不一样,我们也想进去看一看到底他们家里是什么样的情形,会有一些什么特别之处呢?跟着我们的镜头来吧。

  主持人黄锐:这个车买多久了?

  藏民:五年了。

  主持人黄锐:多少钱?

  藏民:三万五买的。

  主持人黄锐:用来做什么?

  藏民:拉东西,拉我们家的东西,拉走就可以走了。

  主持人黄锐:可以开着车带着家人和物品。

  藏民:对。

  主持人黄锐:你每年搬多少次家?一年搬一次?

  藏民:一年搬两三次。

  主持人黄锐:现在的生活挺好的?

  藏民:对。

  主持人黄锐:你们自己吃的什么?

  藏民:吃藏包还有牛羊肉。

  主持人黄锐:家里养了多少头牛和羊?

  藏民:我家有50头牦牛,还有两百多只羊。

  主持人黄锐:一头牦牛大概能卖多少钱?

  藏民:现在一头牦牛三千块钱。

  主持人黄锐:一年下来收入还是比较多的?

  藏民:对。

  主持人黄锐:什么时候娶媳妇儿?什么时候结婚?

  藏民:随便就结婚。

  主持人黄锐:谈过女朋友没有?

  藏民:没有。

  主持人黄锐:今年多大?

  藏民:我今年26岁了。

  主持人黄锐:是时候该找女朋友了。

  藏民:可以了。

  主持人黄锐:要我给你介绍吗?

  藏民:你给我介绍她(猪猪头)吧。

  主持人黄锐:喜欢她是吗?喜欢她哪一点?

  藏民:好看。

  主持人黄锐:她不会做农活儿不会放羊不会养牛怎么办?

  藏民:没事,我给她养。

  猪猪头:可是我比你大,我29岁了。

  藏民:没事的。

  主持人黄锐:你要找一个汉族的女孩你爸妈会答应吗?

  藏民:没问题。

  主持人黄锐:那你去到城市里面生活去北京生活呢?

  藏民:可以。

  猪猪头:你愿意跟我去北京吗?

  藏民:可以。

  猪猪头:真的吗?

  藏民:真的。

  主持人黄锐:去北京就不能养羊放牛了,那怎么办呢?

  藏民:那没事,有很多朋友在。

  猪猪头:其实我在路上碰见他我觉得他是我见过长得比较帅的,而且坐他的摩托感觉特别好。你刚才不是告诉我你有女朋友吗。

  主持人黄锐:刚才她说你有女朋友。

  藏民:我没说,她记错了。

  猪猪头:我说你有女朋友吗?他说他有朋友有妹妹加上她的小孩还有爸爸。

  藏民:你听错了。

  猪猪头:那我们藏汉一家。

  主持人黄锐:我们想去你家里看看。

  猪猪头:我把这个给那个小孩可以吗?

  藏民:可以。

  主持人黄锐:那个小孩是谁的?

  藏民:我姐姐的小孩。

  主持人黄锐:从这个画面里面我们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家人就像好朋友一样,跟家里的大人小孩相处得特别好,可以看出来这边的老百姓特别是藏民们淳朴的性格还有大气的风格让我们觉得特别特别得感动,跟他们在一块儿你会觉得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待会儿我们决定和我们一起去纳木错湖,不知道会不会实现,虽然不能去到里面,但是在外面温暖的阳光下有这么多的朋友在一起这种感觉太好了,有时间大家一定要到这边来和当地的牧民们在一起,你就会觉得世界如此辽阔而我们……我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一种语言吧。

Post by KOF on 2008, April 27, 11: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5

如果在欧美日,所有的大学课程都必须用英语或者日语上。你掌握不了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民族身份没有关系。

写这个不是要说这个政策有多么的好或者不好。是劝告有些人,老在说汉人试图同化藏人的时候,是不是想过,如果中国真的完全按照欧美体制来,藏人所享受的会变得更好。

Post by 讲点道理 on 2008, April 27, 10: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6

[quote=tseringdhondrup][/quote]


理解你们对喇嘛的尊敬,但是如果喇嘛成为了西藏的精英,这个民族前途堪忧!

Post by 说 on 2008, April 27, 10: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7

唯色的4月26日大事记更新


4月26日
香港明报报道《拉萨街头仍见武警,西藏旅游五一开放》,其中“本报特约记者本周在拉萨及周边地区观察,发现曾发生骚乱的大昭寺、色拉寺、哲蚌寺仍然对游客封闭,仅藏族信众可以进入”,通过向拉萨藏人求证,证明这是错误信息。事实上,自从3月10日之后,拉萨著名的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以及拉萨中心的大昭寺、小昭寺等陆续被关闭,迄今不但不准许游客进出,更不允许藏人信众朝拜,甚至连所有通讯设施依然被屏蔽。
昨天,在新华社发布中共将与达赖喇嘛方面对话的同时,拉萨有一千多名中共党员干部参加自治区区直机关反分裂斗争形势教育报告会,还有数百名党员干部参加自治区政协机关“反对分裂、维护稳定、促进发展”主题教育活动动员大会,其他单位也召开同样会议。中国官媒《光明日报》以及中共涉藏网站等,仍然长篇累牍地抨击达赖喇嘛。事实上从拉萨到北京,形势毫无改观。
一些中国人认为(见“自由中国论坛”),“中共无论与谁谈判都是掩人耳目的,这次无非又是要求达赖制止扰乱奥运火炬传递活动,如果谈判开始后,各地仍有藏人冲击火炬接力,则中共即可嫁祸于达赖,称达赖无谈判诚意,为继续妖魔化达赖制造借口”;“个人认为这纯属减压——全方位的减压策略,为奥运开路。……释放这样一个信号,也许是为了要西方各大政府的一个参加奥运的承诺”;“是为了平缓有关西藏问题事态以利奥运顺利举行的务虚磋商”;“中共说谈判是欺骗世界的花招!它没有任何诚意!如果有诚意,先开放西藏的全世界的记者采访和报道并且让联合国人权组织到西藏调查屠杀事件!”
大多数藏人对此疑虑,不抱希望,认为是出于保证奥运不受干扰而做戏,不会有令藏人满意的结果。包括拉萨在内的各藏地人权状况很差,仅拉萨在“3•14”期间至少丧生150多名藏人。据悉,自3月14日至今,在拉萨若有藏人去世被亲友护送到天葬台(如止贡提天葬台),包裹的尸体会被路上设卡的军警解开检查,查看是否是“3•14”事件中被枪击的人,此乃最大的不敬和亵渎,令藏人痛苦且怨恨;而为亡故者举行有僧人诵经修法的法会也是奢望。据悉各藏地已在整肃体制内藏人,拉萨有几个藏人警察被开除,理由是泄密。
中国搜狐网站总裁张朝阳率领搜狐西藏报道队抵达拉萨,在网络发布视频《张朝阳独家记录:我们西藏还是很好的》。他所谓“实地考察”是在拉萨的一个川味火锅餐馆里;所谓“真实的西藏人的生活”是与六七个人进行交谈,除了一个藏人其他都是在拉萨工作的汉人,其中两个汉人声称“父辈在西藏工作,自己是第二代,青春献给西藏。至少有80%的藏人对我们很好,不会违背祖国,会与中国人站在一起”,并宣称“西藏不应该是藏族的西藏,而是全国各族人民的西藏……我们西藏还是很好”,而张朝阳为之叫好,理直气壮地表示要向全世界证明西藏很幸福,他简直比CCTV还CCTV!而视频上那热气腾腾的火锅餐馆,那些充当西藏代言人的“第二代”,以及窗外那两个警察和一幅霸道模样的张朝阳,使3月以来成千上万的藏人们付出巨大牺牲的反抗显得格外微弱——事实上,我们西藏还是很不好!据悉,张朝阳等人住在喜马拉雅饭店,为了营造将有旅游热潮的假象,让“雪巴拉姆”藏戏队佯装紧张排戏,让旅行社的后勤人员搭帐篷、烧水,佯装紧张培训,并让旅行社负责人谈论旅游远景,但据业内人士透露,今年西藏不会有旅游热潮。
南华早报发表对青海省政协主席白玛和青海省玉树自治州一位不愿具名的藏人官员的采访,他们公开批评中共当局的失策,透露教育、惩罚僧侣和藏人的目的“是在西藏高原各个地方和达赖喇嘛争夺人心的一场战斗”,因此,“参与进二十年来最严重的抗争的僧侣以及他们所属的寺院是这一场运动主要的目标;运动预计会持续到八月奥运结束。”白玛还大胆地说:“因为到处都看得见军警,现在好像是稳定了。问题是这样的稳定能维持多久?(政府)的手劲使得这么重,出台的对策也没有什么章法,这只会制造更多的怨怼。”
藏人还在抗议当局。康(四川省甘孜州)甘孜县扎嘎寺的两名尼姑——32岁的拉嘎、30岁的索南德吉,23日因为在甘孜县城抛撒印有佛经的“隆达”和写有“达赖喇嘛万岁”、“西藏是独立的国家”等传单,并呼喊口号而被警察拘捕。
声明:我的博客被攻击,也许再一次被修改密码,使我无法进入博客的后台更新今日大事记。

Post by 阿甚 on 2008, April 27, 9: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8

唯色博客受攻击,目前她无法更新内容及留言,故受托代她在此发表她的一个声明:

唯色博客被攻击的声明


我的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面临网络攻击。昨天(4月26日)下午有人更改博客密码。从那以后我无法进入博客后台贴文,也不能留言。也就是说,在重新修复博客之前,访客跟贴正由更改密码的人所掌控。请各位对北京时间4月27日凌晨1点30分以后的跟帖当心。

我正在设法修复,但目前尚不知何时能解决,也许需要一些时间。也有可能,我另外再开一个博客;或者暂时将新的文章转发在一些网站上。

被攻击的博客收集了来自藏人的,对西藏境内情况以及民间意见的信息及评论。

许多类似的攻击在过去几周也发生在其他藏人或支持藏人的西方学者的网站上。有人频频利用网际战争阻止表达、传播他们不愿意其他人知道的观点与讯息。有人害怕真相,故而试图阻止他人说话。

唯色于北京
2008年4月27日10时36分

Post by 阿甚 on 2008, April 27, 9: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9

引用 相逢一笑 说过的话:
tseringdhondrup 不要这么敏感,我相信这些都是普通的汉族人,而且大多数还是身在海外的汉族人,你以前没有听到这些不同的声音是因为这一类的发言被屏蔽了。如果你全面查看这些“刺耳”的言论,会发现未必完全无用。
我自认为是比较理性、客观的人,不希望藏人反感。

你说的没错,一般西藏人,就我们有时间,顺便来这里谈谈自己的想说。实际上最理性的、最有涵养的是那些喇嘛。他们实际上是藏族的精英。只不过不能和我们在这里用汉语进行探讨。他们是纯真的西藏文化的继承人。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政府的历次镇压矛头始终对准他们的原因。历次抗暴都是因为对喇嘛们动手了,所以,民众不得不动手。我自己是来这里发泄不满。没有什么对中共的奢望。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27, 7: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0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现在网警开始组织对唯色的攻击,想砸家乐福一样。这些人疯了。除了,他妈的之外。没有词了。


想要说话的不仅仅只有网警,不过就是发不了言!

Post by 说 on 2008, April 27, 1: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1

引用 相逢一笑 说过的话:
tseringdhondrup 不要这么敏感,我相信这些都是普通的汉族人,而且大多数还是身在海外的汉族人,你以前没有听到这些不同的声音是因为这一类的发言被屏蔽了。如果你全面查看这些“刺耳”的言论,会发现未必完全无用。
我觉得你们以前只看到支持的观点,心理上可能会有点安慰,但是这对你们改善藏族处境有任何帮助吗?如果只能得到汉人中法轮功学员或“民运分子”的理解,那是远远不够的,毕竟这两个群体在汉人中已经相当孤立。
上唯色的博客这么久,我有个很强烈的感觉,就是藏人知识分子似乎大部分是作家、诗人、艺术家...发表的观点也主要是感伤、愤怒、谴责,几乎都是感性的,很少见到理性的思维。这是不是与藏人中缺乏具有理科背景的人才有关?
希望藏人的知识精英们聚焦于寻找打破僵局的办法,而不是聚在这里自我安慰、自娱自乐。我相信如果达赖喇嘛如果始终坚持现在的条件,并且不以主动进行宗教改革、消除藏人的个人崇拜作为交换,恐怕中国政府就算与西方国家全部翻脸也不会妥协,除非他们想倒台。何况西方国家也未必会因为西藏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我自认为是比较理性、客观的人,不希望藏人反感。



与你同感!
马哈蒂尔曾经对马来西亚穆斯林青年呼吁,希望他们能尽量选修理工科墓,象华人青年学习,不要一味地选秀神学,然后又埋怨就业困难!

不过如果我说这些,藏人会又觉得受伤了,然后说:没有信仰的民族不配来说我们!!

唉!!!!!当信仰成为了一切的挡箭牌,那就太不钱成了!!

Post by 说说看 on 2008, April 27, 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2

tseringdhondrup 不要这么敏感,我相信这些都是普通的汉族人,而且大多数还是身在海外的汉族人,你以前没有听到这些不同的声音是因为这一类的发言被屏蔽了。如果你全面查看这些“刺耳”的言论,会发现未必完全无用。

我觉得你们以前只看到支持的观点,心理上可能会有点安慰,但是这对你们改善藏族处境有任何帮助吗?如果只能得到汉人中法轮功学员或“民运分子”的理解,那是远远不够的,毕竟这两个群体在汉人中已经相当孤立。

上唯色的博客这么久,我有个很强烈的感觉,就是藏人知识分子似乎大部分是作家、诗人、艺术家...发表的观点也主要是感伤、愤怒、谴责,几乎都是感性的,很少见到理性的思维。这是不是与藏人中缺乏具有理科背景的人才有关?

希望藏人的知识精英们聚焦于寻找打破僵局的办法,而不是聚在这里自我安慰、自娱自乐。我相信如果达赖喇嘛如果始终坚持现在的条件,并且不以主动进行宗教改革、消除藏人的个人崇拜作为交换,恐怕中国政府就算与西方国家全部翻脸也不会妥协,除非他们想倒台。何况西方国家也未必会因为西藏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我自认为是比较理性、客观的人,不希望藏人反感。

Post by 相逢一笑 on 2008, April 27, 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3

现在网警开始组织对唯色的攻击,想砸家乐福一样。这些人疯了。除了,他妈的之外。没有词了。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27, 11: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4

求同存异,尊重对方!
唯色做到了没有?
如果这个地方没有不同的声音,跟cctv有什么区别?
求同存异,尊重对方!+互相妥协
我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Post by gaga on 2008, April 27, 6: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5

个西藏人给王千源写的一封信

[博讯论坛]

王千源,你好!

在这里,我想通过博讯这个自由、爱国的平台给你说几句话,表示对你的敬意和支持。

我是在青海生活的一名西藏喇嘛学者,也是一个坚定的爱国者。我深深的热爱着以汉人为多数民族的传统中国,也非常的热爱汉民族的文化,一直在学习和传播着兄弟民族那灿烂夺目的文化。在西藏人的传统观念里,亲情关系,尤其是舅舅的位置和意义是至高无上的,舅舅是整个家族的支撑,他有着代表意义的权威。因为文成公主,也因为金城公主的儿子,西藏历史上影响最大功绩最广的国王赤松德赞,更因为汉藏友谊的历史长河,我一直把汉族人当做自己的大舅舅来看待,因此,对汉民族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自始以来,我一直希望着民族的政治觉醒,从3。14我更加希望我的汉族兄弟民族,尤其是中国大陆的兄弟姐妹们冲破愚民封锁,勇敢的站起来说真话,体现汉民族的传统美德和道义责任。我一直在说对西藏最大的政治上的支持是汉民族自己的政治觉醒。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先生发出的正义之声,以及你,以自己实际的行动表明了真正的汉民族的真诚愿望和立场。在这里我不用多么的赞扬你,也不用多少的说教,我已经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光明和觉悟,看到了一个民族的希望。我一直没有对汉民族失望,我的信念,在你的身上可以说完全实现了。你的行为和思想,代表着一个历史事件的良性转折,正如你自己所说的‘爱国不是爱党,也不是爱政府。真正的爱国是为了国家的进步。’在这个专制奴役民众,混析是非,专制的工具把撒谎当成是一种职业,一群政治文盲激动盲从,肆意攻击,践踏人权的黑暗时期,而中国人民却在政治上彻底觉醒,走向自由民主之民族光明的非常时期,让我们相互鼓励和支持。

请记住广大的西藏人民在支持你,在感谢你。你是深深热爱西藏的文成公主的姐妹,你是西藏的最美丽的女儿。我代表西藏欢迎你,你是西藏永远的贵宾。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让我们共同热爱我们的传统祖国,让我们为中国的繁荣和富强而奋斗,让我们用东方文明造福世界。

正如网络评论指出的那样,一个民族的荣辱,竟然被一个小女子担当。对你的勇气和行为,请记得广大的西藏人民的沉默是对你最大的支持和感谢。正如邓小平所说‘最可怕的是人民群众鸦雀无声’,西藏人的沉默也是对专制最大的抗议。沉默是人性最有力的表现,你也知道,那就是为什么觉者释迦牟尼佛一直是默默无言的坐在一棵丰茂的大树底下。汉文化也宣扬‘沉默是金’,并且你知道我们西藏人,还有很多善良的汉族人对你的感受,‘大恩无谢’的感受。

正如任百鸣先生所说,这是一个被中华传统文化多多善化着的小小-个体,身体里流淌着中华民族传统的血液。请记得你的身后,有着千千万万善良的中国人民在支持,在鼓励。我也愿意和你拼肩一起进步,正如你所说‘不要由于害怕而扭曲自己正确的思维,信心特别重要,不是别人说你好你才有信心,别人说你不好就没有信心。’多么真实的语言呀,多么有启示性的语言呀,这是生活的真谛。坚信自己,坚信每一个众生都是完美无暇的佛,我们面对的,不仅仅只是中共强权,我们面对着建设祖国,发展民族的巨大历史责任,以及探索我们自己的人生意义,你的话,是动力,是坐标。

你说‘不要由于害怕而扭曲自己正确的思维’,在此赠给你《心经》里说的一句话,最能解释你,也祝福你走向更大的觉醒: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代我向你和你的朋友,以及对你的伟大的父母亲问好!感谢他们养育了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儿。

无家牦牛写在被专制迫害,避难途中



中国事务http://www.chinaaffairs.org转载

Post by 蘇姍 on 2008, April 27, 4: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6

水葬传播疾病,科学个屁

Post by 晕。。。 on 2008, April 27, 2: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7

我在水木倒是听说色达五明佛学院之所以被整,诱因是如意宝带着一群弟子跑到军事基地去掘伏藏,这样乱搞法,不被搞才怪呢。

再说,现在他们那里应该也还不错吧,索达吉堪布不是在网上同步开始现观庄严论么。没收到什么影响吧。

Post by XZ on 2008, April 27, 1: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8

引用 XZ 说过的话:
我身边就有公开皈依藏传佛教,去过色达五明佛学院拜见上师的弟子,怎么能说没有信仰自由呢?

请你去了解一下色达五明佛学院有史以来的过程,再来说"有信仰自由"也不迟.

Post by 789 on 2008, April 27, 12: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9

我身边就有公开皈依藏传佛教,去过色达五明佛学院拜见上师的弟子,怎么能说没有信仰自由呢?

Post by XZ on 2008, April 27, 12: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0

真的吗? 今天难道命好,可以让自由发言了吗..

Post by 啊... on 2008, April 26, 9: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1

你这种比喻是荒谬的。

对唯色言论,观点的批评,我想对唯色而言,是促使其进一步思考的来源之一。真理是不怕被讨论,被批驳的,正是在讨论和批驳当中,真理才会成为真理,谣言和谎言才会被一步步消灭。

引用 789 说过的话:
为什么?
你到了别人的家里,却问:这里为什么没有我的睡房?

Post by 土人 on 2008, April 26, 8: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2

引用 少数民族 说过的话:
在这里没有评论自由,为什么???
只要是和博主观点不一,你就没有发言权。
?????????????

为什么?
你到了别人的家里,却问:这里为什么没有我的睡房?

Post by 789 on 2008, April 26, 4: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3

在这里没有评论自由,为什么???
只要是和博主观点不一,你就没有发言权。
?????????????

Post by 少数民族 on 2008, April 26, 4: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4

引用 苦丁茶 说过的话:
在《天安门事件》记录片里,有柴玲到了香港后的向高校学生呼吁的录音:我们就是要流血,我们要用我们的血液唤醒国人

柴玲最无耻的地方就在于,她作为一个学生领袖,让别人流血,自己却逃生
她在采访中说“同学们老在问,我们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们能达到什么要求。我心里觉得很悲哀,我没办法告诉他们,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让政府最后,无赖至极的时候它用屠刀来对着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们真正才能团结起来。但是这种话怎么能跟同学们说?尤其可悲的是,有一些同学,有一些什么上层人士,什么什么人物名流,他们居然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完成自己的一些交易,拼命地在做这个工作,就是帮助政府,或者不让政府采取这种措施,而在政府最终狗急跳墙之前把我们瓦解掉,分化掉,让我们撤离广场”

后来又说“觉得为中国人去奋斗不值得”,“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候血洗。”

真他妈的!

Post by ygygod on 2008, April 26, 4: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5

昨天看新闻说中央政府正和达赖方接触,开始对话。说实话,我心态很复杂,如果没有3。14我会很欣闻这条消息,但现在欣闻中还夹杂了一点痛心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少感觉中央政府有点对西方服软的感觉。接触是肯定要接触,但最好不是现在。怎么能跟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挟持犯,而且对杀人放火一事毫无悔改,对无辜的受难者毫无半点怜悯之心的政治喇嘛谈呢?要谈,也只能跟一个诚实守信,有政治智慧,有开放民族史观和民族利益观的藏族兄弟谈。至少,达赖不是。
去年走了尼泊尔和印度的藏族难民营以及位于西北部他的流亡政府的驻地达兰萨拉后,我不禁深深地怀疑这位被万千崇拜者颂扬为精神领袖的执政能力和造福诚意。在博卡拉(PORKALA),我觉得藏民太可怜了。他们的确很不自由,也很不开心:两排平房,每间屋子就只有四五十平米,收入来源靠贩卖些手工艺品。他们的生活圈子就局限在这两排平方当中,跟当地的村民也不来往,五十年来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了除了小小的博卡拉对世界一无所知。逮着一个游客,就开始痛诉中国怎么迫害藏族,还怂恿游客去西藏解救他们的同胞兄弟。
我听了哭笑不得,我不知他们的偏见和无知是从哪里来的,我觉得造成很多藏族难民不自由的不是中国政府恰恰是你那位“爹爹”。数万民众冒着生命危险翻过喜玛拉雅来朝拜他,可他摸完了头后,却不管子民死活,一年到头忙着飞美国飞德国飞日本和那些政客合影留念。可怜的藏族同胞,千里迢迢过来,花尽了数万盘缠(有的没那么多),却没有得到爹爹更多的关怀与照顾。首先,自由被剥夺了,难民身份,一是无法享受到尼泊尔和印度人的同等政治权利和社会福利;二,行动也不自由,没有身份证,不能办护照,就象博卡拉的难民营的藏民一样到现在已经第三代了,许多人连10公里以外的地方都没去过,而且教育也很成问题。再看看达兰萨拉,不足1万常住人口,按理说,你达赖加上那么多的西方智囊团,应该早就把这里建设成汉人羡慕的香格里拉才是,可真实情况是:镇是小的,路是烂的,街是窄的,物品是缺的,人心是慌张的。一个表面比较安静但却没有未来的小镇。唯色,你身居拉萨,只能说你太好命,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说一些混帐话。你去博卡拉和德里看看你在外的藏族兄弟,再看看中共领导下的藏区的藏族人民是不是自由比他们少了?
我同情在外流浪的藏族兄弟,他们的确很不自由,但麻烦你们擦亮眼睛,在扪心自问一下,他们的不自由到底该归咎谁?一个国家当有一个国家的国法,一个家也有一个家的家法。你们当中很多人没有护照,私自翻过边界去崇拜你们心中的爹爹,其实政府已经是睁只眼闭只眼了,随你们去吧。很多人尤其是这几年出去的年轻人出去后后悔了,当然后悔,天气食物还有就业环境一概不如中国,想回来了可是发现归途路漫漫,一部分人没有盘缠了,一部分人怕回来被抓。怎么办?我估计你的爹爹也不知怎么办?索性暗示他们闹吧。闹到世界,大打悲情牌,博取世界的同情,说不定能迫使中国政府就范。太他妈狠毒了,这招。中国人的人心是肉长的,对犯错的人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和同情心来接纳。但这种下三烂的手法用多后,就不能不让人鄙视了。
在中国,没有哪个城市可以享受到拉萨这么多自由和浪漫,这点你比我清楚。在拉萨的你们尤其在文联,你们一年到头不用坐班,一年的工作便是上午泡泡甜茶馆,下午到茶园搓搓麻将,晚上再泡泡吧或者到朗玛厅疯狂一下。这些自由潇洒惬意的生活方式说出来都不知羡煞多少内地的汉人,太他妈潇洒了吧,拉萨人?唯色大姐,我挺为你感到脸红的,一个享受着中共给予最多自由权利的知识分子,却喊着“要自由”。我不知你要的自由是什么?是可以不受限制的让你胡说乱说,还是让你高唱“达赖爹爹,就是好啊就是好啊”文革之类的颂歌?我不齿于你在背后用笔杆子给人抹黑,有的篇章还带有造谣的成分,煽动民族情绪,这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藏族知识分子该干的!!
奉劝你的爹爹,干点真正的分内事。利用他的影响力劝说爱国闲事的西方政府看能不能给那11万在尼泊尔和印度的流浪藏人多派发些绿卡,或者让佩罗西,默克尔之流跟尼泊尔和印度政府谈谈能不能解决一下在那出生的藏人的身份证问题,让他们有行动的自由。对于那些想回来的,我们的政府就让他们回来。说实话,在对于私自出境然后通过各种途径返乡的藏民,其实中共政府一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最多也就是在樟木口岸的边境上逮着几个关进牢房说服教育两三个月,然后放人。你们竟把这种近乎不合逻辑的宽容反诬成对你们破坏。拜托,唯色大姐,生活在最自由最休闲的中国城市——拉萨的唯色大姐,难道让政府对这些私自偷渡国境的藏人大开国门让他们自由往返于中国与达赖之间,难道让政府对那些没有任何正规手续出入境的藏民不作为?你以为中国的边境是公共厕所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说可以不用正规手续出入边关的,你看看英法美政府如何对待中国的偷渡者,你再说政府到底是对你们太不好还是太仁慈了?
在我看来,你嘴里囔囔的“自由”其实就是一种目无国纪,法规的随便主义,难怪人家说你幼稚。的确,曾经拿着共产党薪水,并且在世界上最优游自由的单位——西藏文联的你喊“自由”让我觉得有几分自私,虚伪和过分贪婪。
小妹话重了点,是因为你你有期冀:作为一个优秀的藏族知识分子,该担当的责任是理性思考问题,理性分析问题,理性书写文章。也即“铁肩担真道义,妙手著好文章”,但你没有担起民族的道义,有愧于中华民族。这个道义是维持中华民族大家庭和睦,不是你单个藏族的利益!!!!!

Post by 只求真理 on 2008, April 26, 2: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6

昨天看新闻说中央政府正和达赖方接触,开始对话。说实话,我心态很复杂,如果没有3。14我会很欣闻这条消息,但现在欣闻中还夹杂了一点痛心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少感觉中央政府有点对西方服软的感觉。接触是肯定要接触,但最好不是现在。怎么能跟一个世界上最大的挟持犯,而且对杀人放火一事毫无悔改,对无辜的受难者毫无半点怜悯之心的政治喇嘛谈呢?要谈,也只能跟一个诚实守信,有政治智慧,有开放民族史观和民族利益观的藏族兄弟谈。至少,达赖不是。
去年走了尼泊尔和印度的藏族难民营以及位于西北部他的流亡政府的驻地达兰萨拉后,我不禁深深地怀疑这位被万千崇拜者颂扬为精神领袖的执政能力和造福诚意。在博卡拉(PORKALA),我觉得藏民太可怜了。他们的确很不自由,也很不开心:两排平房,每间屋子就只有四五十平米,收入来源靠贩卖些手工艺品。他们的生活圈子就局限在这两排平方当中,跟当地的村民也不来往,五十年来已经发展到第三代了除了小小的博卡拉对世界一无所知。逮着一个游客,就开始痛诉中国怎么迫害藏族,还怂恿游客去西藏解救他们的同胞兄弟。
我听了哭笑不得,我不知他们的偏见和无知是从哪里来的,我觉得造成很多藏族难民不自由的不是中国政府恰恰是你那位“爹爹”。数万民众冒着生命危险翻过喜玛拉雅来朝拜他,可他摸完了头后,却不管子民死活,一年到头忙着飞美国飞德国飞日本和那些政客合影留念。可怜的藏族同胞,千里迢迢过来,花尽了数万盘缠(有的没那么多),却没有得到爹爹更多的关怀与照顾。首先,自由被剥夺了,难民身份,一是无法享受到尼泊尔和印度人的同等政治权利和社会福利;二,行动也不自由,没有身份证,不能办护照,就象博卡拉的难民营的藏民一样到现在已经第三代了,许多人连10公里以外的地方都没去过,而且教育也很成问题。再看看达兰萨拉,不足1万常住人口,按理说,你达赖加上那么多的西方智囊团,应该早就把这里建设成汉人羡慕的香格里拉才是,可真实情况是:镇是小的,路是烂的,街是窄的,物品是缺的,人心是慌张的。一个表面比较安静但却没有未来的小镇。唯色,你身居拉萨,只能说你太好命,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说一些混帐话。你去博卡拉和德里看看你在外的藏族兄弟,再看看中共领导下的藏区的藏族人民是不是自由比他们少了?
我同情在外流浪的藏族兄弟,他们的确很不自由,但麻烦你们擦亮眼睛,在扪心自问一下,他们的不自由到底该归咎谁?一个国家当有一个国家的国法,一个家也有一个家的家法。你们当中很多人没有护照,私自翻过边界去崇拜你们心中的爹爹,其实政府已经是睁只眼闭只眼了,随你们去吧。很多人尤其是这几年出去的年轻人出去后后悔了,当然后悔,天气食物还有就业环境一概不如中国,想回来了可是发现归途路漫漫,一部分人没有盘缠了,一部分人怕回来被抓。怎么办?我估计你的爹爹也不知怎么办?索性暗示他们闹吧。闹到世界,大打悲情牌,博取世界的同情,说不定能迫使中国政府就范。太他妈狠毒了,这招。中国人的人心是肉长的,对犯错的人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和同情心来接纳。但这种下三烂的手法用多后,就不能不让人鄙视了。
在中国,没有哪个城市可以享受到拉萨这么多自由和浪漫,这点你比我清楚。在拉萨的你们尤其在文联,你们一年到头不用坐班,一年的工作便是上午泡泡甜茶馆,下午到茶园搓搓麻将,晚上再泡泡吧或者到朗玛厅疯狂一下。这些自由潇洒惬意的生活方式说出来都不知羡煞多少内地的汉人,太他妈潇洒了吧,拉萨人?唯色大姐,我挺为你感到脸红的,一个享受着中共给予最多自由权利的知识分子,却喊着“要自由”。我不知你要的自由是什么?是可以不受限制的让你胡说乱说,还是让你高唱“达赖爹爹,就是好啊就是好啊”文革之类的颂歌?我不齿于你在背后用笔杆子给人抹黑,有的篇章还带有造谣的成分,煽动民族情绪,这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藏族知识分子该干的!!
奉劝你的爹爹,干点真正的分内事。利用他的影响力劝说爱国闲事的西方政府看能不能给那11万在尼泊尔和印度的流浪藏人多派发些绿卡,或者让佩罗西,默克尔之流跟尼泊尔和印度政府谈谈能不能解决一下在那出生的藏人的身份证问题,让他们有行动的自由。对于那些想回来的,我们的政府就让他们回来。说实话,在对于私自出境然后通过各种途径返乡的藏民,其实中共政府一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最多也就是在樟木口岸的边境上逮着几个关进牢房说服教育两三个月,然后放人。你们竟把这种近乎不合逻辑的宽容反诬成对你们破坏。拜托,唯色大姐,生活在最自由最休闲的中国城市——拉萨的唯色大姐,难道让政府对这些私自偷渡国境的藏人大开国门让他们自由往返于中国与达赖之间,难道让政府对那些没有任何正规手续出入境的藏民不作为?你以为中国的边境是公共厕所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说可以不用正规手续出入边关的,你看看英法美政府如何对待中国的偷渡者,你再说政府到底是对你们太不好还是太仁慈了?
在我看来,你嘴里囔囔的“自由”其实就是一种目无国纪,法规的随便主义,难怪人家说你幼稚。的确,曾经拿着共产党薪水,并且在世界上最优游自由的单位——西藏文联的你喊“自由”让我觉得有几分自私,虚伪和过分贪婪。
小妹话重了点,是因为你你有期冀:作为一个优秀的藏族知识分子,该担当的责任是理性思考问题,理性分析问题,理性书写文章。也即“铁肩担真道义,妙手著好文章”,但你没有担起民族的道义,有愧于中华民族。这个道义是维持中华民族大家庭和睦,不是你单个藏族的利益!!!!!

Post by 拉萨过客 on 2008, April 26, 2: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7

引用 无耻 说过的话:
唯色:你很无耻很不要脸,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会地狱的,
我在这里建议各位网友,请有机会去西藏看看,去深入西藏的好好的跟西藏谈谈聊聊,去西藏人家里作客,你将会看听到看到一个与唯色描述的完全不一样的西藏,眼见为实,请网友不要上唯色的当,这是一个心理变态的人,要不然就是对西藏充满仇恨的人,她容不得西藏的进步,她看不得西藏老百姓过上了好生活,无耻啊,唯色愿你这个不要脸的无耻之人早日下地狱,继续瞎编下去吧,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不要激动,维色的博克让人看了确实有一种西藏人民明天就要完全独立,因为过去现在将来藏人都已经被压迫,被欺凌,被侮辱,被伤害到了不得不反击的地步。

你和维色都可能在窥斑见豹,所以让时间来作证吗?俺们拭目以待!

维色让我想起柴玲,在《天安门事件》记录片里,有柴玲到了香港后的向高校学生呼吁的录音:我们就是要流血,我们要用我们的血液唤醒国人!

BTW, 前段时间,我发言都被阻拦了,今天,乖乖个隆冬,我可以发言了,一定要畅所欲言!

Post by 苦丁茶 on 2008, April 26, 2: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