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幽灵的“力量”——藏地风暴的背后

文/晋美朗嘉(北京)


      近期,效率似乎很高但其实用错了方向的中国各大媒体大概是为了给中共里某个主导集团有关西藏问题的论点找一些“论据”,纷纷谈起了西藏的历史(虽然论证方法显然不对),谈起了达赖喇嘛五十年代初和中央政府的那段接触,以及五十年代末在藏民族和平抗暴被镇压以后出走印度之后的言行,更摆出了国家档案馆里的一些文件(其中涉及到西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只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为拥护《十七条协议》致毛泽东的电报以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给毛泽东的赞文),部分已经被近期各媒体偏颇的宣传搞得心火难消的普通公民一看,原来达赖喇嘛是一个“摇摆不定,出尔反尔的人”,“受了中央那么多恩待,做到人大副委员长,还要搞叛乱,出逃印度”,更有当年从事过具体工作的高官回忆他是一个“可坏可好的人”,表明达赖喇嘛是对不起中共的,原来那么公开地表明要接受我们的统治,现在又搞“藏独”、“大藏区”,“公然分裂祖国”,实在是不像话,云云。真是这样的吗?

 

 

 

      1950年昌都战役失利后,为保全藏族和藏传佛教,西藏地方政府被迫与中央政府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而且,在五十年代初,达赖喇嘛(1935年7月出生)尚是少年,由于一直在藏地,对内地共产党的一套社会更动的理论和如火如荼的“革命”事件虽有耳闻,但亲历甚少,而《十七条协议》签订以后,其中一些条款看上去似乎对藏地的未来发展还是有益的,遂于1951年10月24日致电毛泽东,表示拥护《十七条协议》:“……双方代表在友好的基础上,已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护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谨电奉闻”。

       包括达赖喇嘛在内的藏人单纯诚朴,且在中共军政重压催迫之下,无暇细思《十七条协议》深深隐藏起来的主旨,导致其后的8、9年的时间内,赤诚相见,和中央政府“与西藏工委合作,认真执行了《十七条协议》的每项条款”(见《再读《十七条协议》),但“每项条款”都执行了,中共真正的意图也就渐渐展露。在“西藏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后,在“巩固国防”已经完成后, 在中共看来,西藏已经到了要按他们的社会更动思路和计划来进行变化的时候了。达赖喇嘛那时尚是抱着天真的想法,想在共产党的帮助下使西藏社会在不破坏正常社会结构的情况下获得良性的进步和发展,而急着动手的中共则利用达赖喇嘛对他们的这种好感进一步行动,当时年轻的达赖喇嘛哪里会想到共产党的这么多心机?我们看到,1954年秋,中共力图更多地控制住年青的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时又任主任委员,共产党在这时便以为立好“傀儡”可以大行其事了,但是智慧的达赖喇嘛此时已经有所警醒,遂有1956在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佛教法会期间滞留达3个月之久的事情,究其原因,除了当年(1954年)在北京时和毛泽东谈话过程中被他有关宗教的肆言无忌所震惊外,也因终于体察到了中共要在藏地进行毁坏根基的社会更动计划。由此警醒,终于在1959年藏地和平抗暴被无情镇压后决然出走,以延佛法精脉。

      如此看来,中共受部分权势集团所操纵的媒体向世人展现出来的达赖喇嘛“反复无常”的真相是,五十年代,处于中共军政重压下的年轻的达赖喇嘛为求藏地和佛法之保全,表示拥护中央与西藏地方政府所签之《十七条协议》,其条款初看上去言辞甚善,遂以为中共产生了真诚的亲近共产党之意,但睿智的达赖喇嘛虽然年幼,感知与洞察力均极其敏锐,已经在协议签订后的日子中发现了问题,有所疑虑和担忧,可为了保全藏地和佛法以及以最大的善意来揣度共产党,所以那些疑虑和担忧又每每被一种天真的轻信和希望所否定,但最后希望还是破灭了。现在媒体所展示的那段历史时期中的达赖喇嘛态度上的变化决非“受好人坏人影响”或是他本人“反复无常”,而是他内心为了藏民族的福祉和未来痛苦挣扎的结果,这就是真相:一开始他相信共产党,相信《十七条协议》的内容,相信共产党不会损伤藏地的社会结构、宗教意识和人心,诚朴的藏人本性和虔诚的佛徒心怀使得他尽力与共产党合作,在遇上一些暴露出中共本意的事情上,他还是抱着极大的希望和幻想,一次一次地退让着,世人能够体会到其中的痛苦吗?但最终,达赖喇嘛身上也充满着藏人和佛教徒的坚韧和刚强,忍无可忍之际,还是要痛下离去的决心的。

      其实,这个结局早晚都得呈现在历史之中。因为,在达赖喇嘛的视域中,早晚会出现一个佛法的敌人的影子,也许在某段时期某种背景下,这种影子被其它暗光所遮蔽,但迟早还是要在意识和现实中呈现出来。其实,在《十七条协议》中,已经潜荡着这个幽灵,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社会更动思想,亦可称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不管中国人民解放军到了哪片土地,这里最终就得按照中共的意思来搞个天翻地覆。

      请看《十七条协议》之第三条——“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民族政策,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之下,西藏人民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以及第十一条——“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方法解决之”,也就是说,就在“和平解放”刚过,中共已经把西藏的社会更动进程纳入到了一个既定的时间表之中(当然具体的时间会有变动,但大致还是有数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搞“民主改革”和“民族区域自治”。尤其是第十一条,分析起来殊耐寻味,通读下来,藏地改革是不可避免的,但中间语义却又前后矛盾,既然是“中央不加强迫”,正常的理解应该是在藏地社会意识和社会现实的动因都具备以后,因势利导,自然而然的意思,但中央不会硬性地将其意志强加过来,可是,后面的“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却又是一个应然判断,这是一个命令句,意思当然是中央政府根据情况就改革对西藏地方政府下的命令了,命令显然是强迫的最常见的表现形式之一。可见当年《协议》起草者对行文措辞仍未达精擅之水准,否则其意图会隐藏得更深一些。当然,遗憾的是,从以后的经历来看,民主改革并不是人民提出的,而是平叛后趁“胜利之东风”搞起来的,而民族区域也绝对不是本意中首先应有的政治自治,因为作为正常的民主改革后的一个正常结果的民族区域自治已经不可能了,这是一种完全被剥夺了政治自治权的其它自治,在没有政治自治权的情况下,西藏一下子成了社会主义中国中的社会主义西藏。

      制造共产主义幽灵的始祖卡尔·马克思会费解地看到,把他的许多歪理又做了更歪曲的理解的中国共产主义者们把原本还有些思辨色彩的唯物主义理论变成了枪杆子决定论和有保留的均田理论,把辩证法变成了适用于一切人类个体、社会形态和历史形态的更动的根据,在中国共产主义最权威的理论“继承”者毛泽东那里,这种更动的本质就是斗争。马克思可能会惊惧地看到,在亚洲的一片传统悠久的佛土上,秉承着他的名头的一群人正在用枪杆子和土地分配来对另一群虔诚信奉佛教文化及其价值观的僧俗进行“改革”,要把红色中国的辩证法具象化。

      这就是观念的幽灵,毛泽东在1949年取得了战场上的胜利,并且在当时内心信念涣散或沦丧的中原人众那里以物质允诺获得了支持,中原大地一片红旗。毛泽东志得意满,他本质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要”搞唯物主义的主观主义者,他以为枪杆子打来的天下均可以用对“劳动人民”的物质性允诺来维持,他心里的老百姓只有一条路,今生。他没有想到西藏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毛泽东的彻底解构西藏社会的举动恰恰违背了马克思的最关键的理论,在马克思那里,社会的基础性决定动因是生产力及其发展,由此会引起或促动其上的生产关系及其它结构的变化,即便我们暂时从节省辩论时间的角度来容忍这个理论,那么,我们应当看到,在不同地域下的社会形态在一定历史时期中会呈现出一定的持续性,地域的自然条件也决定了生产力发展的限度和速度,对这种限度和速度的反思会有助于我们思考在该地区发展生产力并借此变更生产关系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藏地和世界上许多其它国家和地区一样,可耕作土地资源有限,海拔高,主要是以农牧业为主,气候情况特殊,在历史中,藏地的生产力发展呈现出较缓慢的态势,也因此说明了它为什么在很长的时间内都一直维持在一种被笼统地说成是“政教合一”的“中世纪状态”,其实,事实上,直至今天,藏地的生产力水平也还是不高的,这是自然条件所限。在藏地,发展生产力只能因地制宜,把内地的拔苗助长那一套拿来一样还是要失败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搞过,又在文革的时期,出了很多不幸的事情。

      劳动资料缺乏、劳动力有限、劳动对象单一,如何进一步拔高生产力?在毛泽东等人看来,西藏的这种生产力发展的缓慢就是落后的表现,而运用生产力决定论的推理自然会进一步认为,西藏是落后的。但是从物质生活一直匮乏从而渴望改变这种生活的马克思直至从无产者打成有田农民的中国共产党人不会看到,决定社会进步的除了生产力以外还有其它或许更重要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族群和个人内心的信仰以及以这种信仰为文化主体的族群和个人意识。从佛教文化上说,西藏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奇葩,宗教所带来的社会的稳固性、丰富的道德体系以及美好的社会理想甚至在许多方面远远超过了共产主义。共产党人看不到这点,紧盯着生产力,更为要命的是他们准备不顾生产力的状态而在这个不足的基础上进行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全新构建。但一系列事实(尤其是今天的藏地风暴)证明,自治区建立后直至今天,我们在西藏搞的一套上层建筑(无论是政治上层建筑还是观念上层建筑)是失败的,是彻底失败的,因为这是强加于藏地的,不管我们在西藏怎么开山建路,不管我们把拉萨和日喀则搞得是如何的“光彩”绚烂,不管我们在僧俗两界进行多少“爱国主义教育”,西藏的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中仍旧强烈地、从未间断地折射出佛教文化和佛教信念的色彩,从本质上讲,这种佛教社会的精神在几十年中可以说未有丝毫改变。另一方面,在这几十年中,我们的社会主义的幽灵也一直在不加反省和检讨的中共西藏政策下继续徘徊于藏地,佛教理想和不切实际的社会主义观念(必须说清楚,今天的这种社会主义观念更是蜕变到民族主义、享乐主义和沙文主义的田地了)在每一个角落遭遇并且搏斗着。

      是的,半个世纪以来,藏人和整个藏民族一直在艰辛但又从来未放弃希望地勇敢搏斗着,在这次藏地风暴中,大多数和平抗议示威的是僧人们和深受佛教文化熏陶的普通公民,他们一直和先辈那样,在和侵入到他们故土上的幽灵搏斗,这是观念的搏斗,但和历史上的许多对抗一样,观念的搏斗总是需要现实中的人和族群付出甚至是血的代价,但藏民族始终在达赖喇嘛的指引下极富乐观地与幽灵对抗着,幽灵的力量是很强大,但我们坚信不是不可摧毁,因为我们看到,真正的幽灵是那些貌似可怕而实质脆弱愚蠢的观念,我们可以在这个布满希望的世纪中找到许多光明的东西来制伏它,我们可以找到佛教的悲悯,我们可以找到公义、人权,我们可以找到民主和自由,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找到这样一个机遇,在其中,由于全世界都正在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这片正被苦难像皑皑白雪一样覆盖着的雪域高原,以有力的臂膀扶护着我们,幽灵终会退却。我们不想杀死幽灵,我们会宽恕幽灵,佛曾收服过许多妖魔,幽灵的力量也许终有一天会被佛征服之后用在善的地方。
   
    2008年4月某夜 (博讯 boxun.com)

图为毛泽东于1954年4月10日写给达赖喇嘛的信函。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1.53 K
尺寸: 500 x 348
浏览: 12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9条记录访客评论

狗日的你在侮辱藏人就是把藏人推向独立!

Post by truman on 2008, April 29, 1: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有没有网管呀?这种随地大小便都不清理一下?

引用 藏独狗该死 说过的话: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我 on 2008, April 28, 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藏独狗该死 on 2008, April 27, 11: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Somebody wrote a poem for the west and I find this can reflect what the chinese diaspora think.


A Poem FOR THE WEST



When We were called Sick man of Asia, We were called The Peril.
When We are billed to be the next Superpower, We are called The threat.

When We were closed our doors, You smuggled Drugs to Open Markets.
When We Embrace Freed Trade, You blame us for Taking away your jobs.
  
When We were falling apart, You marched in your troops and wanted your "fair share".
When We were putting the broken peices together again, "Free Tibet" you screamed, "it was an invasion!"
( When Woodrow Wilson Couldn't give back Birth Place of Confucius back to Us,
But He did bought a ticket for the Famine Relief Ball for us.)
  
So, We Tried Communism, You hated us for being Communists
When We embrace Capitalism, You hate us for being Capitalist.
 
When We have a Billion People, you said we were destroying the planet.
When We are tried limited our numbers, you said It was human rights abuse.

When We were Poor, You think we are dogs.
When We Loan you cash, You blame us for your debts.
  
When We build our industries, You called us Polluters.
When we sell you goods, You blame us for global warming.
  
When We buy oil, You called that exploitation and Genocide.
When You fight for oil, You called that Liberation.
  
When We were lost in Chaos and rampage, You wanted Rules of Law for us.
When We uphold law and order against Violence, You called that Violating Human Rights.

When We were silent, You said you want us to have Free Speech.
When We were silent no more, You say we were Brainwashed-Xenophoics.
  
Why do you hate us so much? We asked.
"No," You Answered, "We don't hate You."
  
We don't Hate You either,
But Do you understand us?
  
"Of course We do," You said,
"We have AFP, CNN and BBCs..."
  
What do you really want from us?
Think Hard first, then Answer...
  
Because you only get so many chances,
Enough is Enough, Enough Hypocrisy for this one world.
  
We want One World, One Dream, And Peace On Earth.
- This Big Blue Earth is Big Enough for all of Us.

致西方的诗



当我们被称为东亚病夫时,我们被称为黄祸。
当我们被宣传为下一个超级大国时,我们被称为威胁。  
当我们关上我们的大门时,你们走私毒品来打开市场。
当我们信奉自由贸易时,你们责骂我们夺走了你们的工作。
当我们被碎成几片时,你们的军队闯进来要求公平分赃。
但我们把碎片重拼接好时,你们有叫嚣解放被入侵的西藏。
好,那么我们尝试共产主义,你们恨我们是共产分子。
当我们容纳了资本主义时,你们又恨我们是资本家。
当我们有十亿人民时,你们说我们正在摧毁这个星球。
当我们实行计划生育时,你们说这是违反人权。
当我们贫穷时,你们认为我们是狗。
当我们借给你们现金时,你们骂我们使你们负了债。
当我们建设我们的工业时,你们称我们是污染者。
当我们卖给你们商品时,你们责备我们助长了温室效应。
当我们购买石油时,你们称是剥削和种族大屠杀。
而当你们为石油而发起战争时,你们称为解放。
当我们在动乱时,你们要替我们制定律法。
当我们依法镇治暴乱时,你们称违反了人权。
当我们沉默时,你们要我们言论自由。
当我们不再沉默时,你们称我们是洗脑式的仇外。
你们为什么那么恨我们?我们不禁要问。
不,我们不恨你们,你们说。
我们也不恨你们,但是你们理解我们吗?我们问。
当然了,你们说,我们有媒体AFP,CNN和,BBCs.

但是 你们有谁能真正了解我们?
思考一下 然后回答
你们 只是想找寻一切机会
永无休止地让世界变得伪善。
为世界 我们祈祷 让这个地球到处充满和平
――蓝色的星球 我们共同的家园

Post by phil on 2008, April 27, 10: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I personnaly think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way to soft.  They need to learn from the American and the British.  Why aren't American Indian or Austria native problems?  The Aericans and British actually wiped any opposition tribes  completely and only kept a controllable numbr of population that are cooperative (and make sure their children must learn English in order to survive /or even taken them away and be raise in english white families). That's the bristish/american way to solve the probblems once and for all.  

To make sure there is no others can compete with English race, divide and conquer are the british's most effective strategy (now also American).  British created the India/parkistan, Palenstine/Israel, divided up the arab empire into many coutries with multiple tribes, Taiwan and China (as it seems Taiwan do consider them Chinese race with the Chinese National Party in power at Taiwan again, we now need Tibet to distract China and damage its image/softpower), creat some islands disputes betwen Korean and Japan, as well for China and Japan,  so that they are always busy with disputing/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and constantly need Brtish/American's support/playing the judge/god.

Why aren't those CIA sponsored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 to fight/demonstrate for hundreds of thousands civilian death for the poor Iraqis created by the true invasion/occupation of the American/British Invasion? Where are these wetsern Tibetan protesters for those civilian killed by Isreal in Palestine?  Every day on the western media report, the killing or hurt of one israel are always the big title, with tens or hundreds of palenstine lifes listed as an after though, as a matter of fact or something worthless in one line of text at the end of 99.9% of these western reports.  

The Chinese need to understand the western countries simply use human rights etc to enhance their national, religious and racial interests.  Don't you see no one cares about the dictatorship in parkistan, Saudi Arabia etc, even though I for sure know that China is much open than those countries, as a American of Chinese decent, knowing many Arab Americans? (disclosure: I only visited China once in the past 20 years, but I know many Chinese in person).

Post by John on 2008, April 27, 10: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不敢相信,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维护藏传佛教,我同意,但是维护藏传佛教的什么?维护藏传佛教,不维护人么?不提农奴,忽视农奴,总让人感到惊讶。藏传佛教再好,可跟农奴制度一联系在一起,总让人感觉,藏传佛教也不过是一个统治工具而已,所以说为了维护藏传佛教,似乎也就是为了他们自己。

Post by 无何有之乡 on 2008, April 23, 6: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十分同意Recordhistory的话。我们都是不了解真相的人,我们也希望通过普通藏人的眼睛来看西藏。唯色博客里的一些照片的确做到了,但是我觉得言论里始终有一些主观的个人情绪,就是把某些领导人妖魔化绝对化。我希望大家都能以宽容之心对待彼此。他们做错了,就只需把事实客观地讲出来,告诉我们,我们自会评断是非,绝不会近墨者黑。最后希望西藏稳定繁荣。

Post by Wallace on 2008, April 22, 8: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全世界华人联合起来”将导致中国内战爆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政府派兵保护奥运传递火炬,大大助长了海外华人的威风。目前在“全世界华人联合起来“的口号下,中国策划的亿万华人MSN网上签名运动,已经在一个夜晚把大陆民众唤起。
     (博讯 boxun.com)
    奥运之火最终点燃的若是草根大众,那就是政治型体育的结果,就是中国这个全能政治型社会的恶性发作。
    
    在股市败坏,物价飞涨,失业者遍地的社会背景下,社会中下层无数民众的怒火即刻转移向西方国家,集中到排外,最终不可避免地导致群体式暴力发泄。所有外资企业,外籍人士将成为他们的攻击对象,一场阿Q造反即将在21世纪重现。
    
    中国政府已经在采取措施,防止民众从围攻“家乐福”开始,进而引起少数人哄抢。当民众自以为比政府更强大,自以为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真理,当民族主义高于一切的时候,暴乱必然开始。此时政府的劝告失效,甚至街上会出现“谁不支持爱国群众谁下台”的标语,矛头直指高层。全国各阶层的政治力量在个别野心家以各自利益为诱的驱动下,将迅速分化,内战不可避免爆发。
    
    届时,西方国家,甚至所有国家宣布不参加北京举办的奥运会,就不用找任何借口了。

(博讯记者:小青)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4/17) (Modified on 2008/4/17)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8, 10: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西藏事變:人民日報發瘋的啟示

大陸 伍老

共產黨酷虐本質再次獸性發作,西藏頓陷無間地獄。人民日報積極跟進,在2008三月下旬,集中逆時代而動的文革語言,對世界善良民眾咆哮不止。
諸如:
有組織、有預謀、有計劃;
達賴集團,策劃煽動、境外遙相呼應;
必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醜惡行徑,鬥爭的長期性、尖銳性、複雜性;
達賴集團欺騙性的大暴露;
離經叛道,傷害眾生。

  
……

  

  

  

共產黨徒從江西割據起家,殺人放火、傷天害理,到如今快要一個世紀了,不但毫無長進,反而愈發退化,獸性充斥,不管不顧,一意孤行。

達賴老先生,溫柔敦厚,悲憫蒼生,他寫於一九九五年九月九日的宣言,入情入理,令人讀來一掬同情之淚,牽己及人,不僅潸然,老先生說:

多少世紀以來,西藏人和中國人相鄰而居,多數時間和平友好相處,偶爾也有戰爭和衝突的時候。今後,我們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有毗鄰而居……如果我們選擇與中國呆在一起,我們應像兄弟姐妹一樣一起生活。如果我們選擇分手,我們應該做一個好鄰居。無論如何,與中國保持長久的友好關係應該是西藏一項根本的原則。

此語與中山先生當年的道心微意淵然融匯。早在1912年8月,孫中山先生和袁世凱談話,袁世凱說西藏想獨立,有人主張武力解決,問中山先生以為然否?中山先生斷然答曰:「余極端反對以兵力從事,一旦激起外響,牽動內地,關係至大。故余主張兩事,一,速頒待遇西藏條列;二,加尹昌衡宣慰使銜,隻身入藏,宣佈政府德意。」(孫中山全集,第二卷,427頁)孫先生的道德功業,乃是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優秀遺產和西式民主自由糅合的成果,從他對西藏的態度,即可見一斑。

共產黨徒多次炫耀他們對西藏投資數十億,殊不知這是共產文化侵略、經濟侵略的道具,其中大部分更為遍地貪官中飽私囊,用於封妻蔭子,情色犬馬,這些所謂投資與西藏人民、漢族人民俱無絲毫關係。

共產黨理屈詞窮,竟然攻擊達賴為奴隸主!他一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老人,流離轉徙,徇徇自守,溫厚藹然,身無長物,為當今世界罕見之道德君子,共產分子竟然以奴隸主名之,令人發生時光倒錯之感。共產分子窮凶極惡,殊不知他們自己就是當今最大的也是世界最後的奴隸主!毛澤東妄圖奴役全世界,今天他在十八層地獄不得超生,毛澤東鄧小平的徒子徒孫,當今中共從總書記直到縣鄉村的各級奴隸主,那個不是億萬富翁?竊據了巨量的國有資產,實施外流轉移,經濟上百般掠奪,政治上採取高壓、恐怖、誘騙的手法綁架全體中國人,政治權利則一片空白、人身自由則點滴俱無,他們掌握著十三億奴隸,作為人質,向世界叫板。

他們越是瘋狂猛烈的攻擊達賴,越可見出其反人類的凶殘本質。

俟河清之有日,奈人壽其無多。呻吟慘切的老百姓勢必不能再等!西藏、新疆、內蒙古……等等地區,各大少數民族,理應相互呼應,實踐普世價值,實現民族解放,實施民主政治,實現高度自治。

共產分子當然也不配統治漢族人民,漢族應該起來支持維吾爾族、藏族、回族的民族解放運動,漢族人民自身也要盡快行動起來,掙脫西洋馬教共產分子的野蠻綁架,以普選的方式,選舉沒有共產黨徒的民主政府。

另呼籲尊敬的回民朋友,要睜開眼看清共產分子的猙獰面目,不要再向英美喊打喊殺了!共產分子1970年代在雲南沙甸等地用戰車、大炮、手雷、機槍屠殺了你們上萬的同胞!嬰幼婦孺,俱成屠刀之鬼,至今墳塋所在,舊鬼煩冤,新鬼淒厲,其聲慘不忍聞。共產黨是你們的天敵!回民同胞,你們的代價較今天的藏族朋友還大、遭遇更慘,再不起來行動,與康藏連成一片,恐有滅族的危險!

人民日報歇斯底里、狂疾大作,正面文章反面看,這正是行動的信號。

共產分子作惡多端,天良喪盡,人民創深痛巨,國已不國。天滅中共,此其時也!各民族在同一時段先後獨立,無法忍受的全國人民必定風雲景從,解體中共,匯入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

Post by a on 2008, April 17, 3: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杀光藏独!

Post by PLA on 2008, April 17, 12: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看到你们的声明,非常感谢你们对我们民族的关心支持.你们在声明中提到,要对参与镇压的军警展开调查,同时也应该调查各地主管部门及领导,主事,参与人物,详尽记录.对于死伤,逮捕,搜查等等,也应详细记录.你们有这个能力,同时希望你们与西藏流亡政府定期交流活.
----------------------------------------------------------------
中国过渡政府追查令
军人的天职,应该是保家卫国,除邪抗暴,保护民众。然而,却有军队毫无军人气节, 受中共邪恶的调遣公然将枪口对准了西藏善良的民众。虽然,他们用报纸将他们坦克车的标志掩盖住,但天理昭昭,他们的罪行必然会昭然于天下。特此,中国过渡政府颁布追查令:

请所有知情者提供镇压西藏民众军队的情况,包括:所辖军区、军区首长情况等。所有参与镇压西藏民众的军人,包括下令者与执行者,在解体中共后都将受到未来中国政府法庭的审判。

同时中国过渡政府呼吁在役军人保持军人气节,不要为中共邪恶所驱使,在必要时刻高举中国过渡政府旗帜,临阵倒戈将枪口对准中共。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7, 9: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晋美朗嘉:全世界在注视西藏,为早日实现民主,和平,自由,为那些在历次血腥镇压中,被中共夺取生命和惨遭迫害的藏族人民申冤,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声张正义,把我们的声音传向全世界.你做到了,唯色做到了,还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友好人士做到了.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7, 9: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藏族女作家西宁被捕 武警火炬后才会撤岗
2008.04.16

国际社会敦促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展开对话的再三呼吁,并未使中国当局减轻对藏民严控的力度。过去数日,在西藏及各地藏区仍有藏人被捕,包括青海的一位藏族女作家兼歌手。而在甘南夏河县的拉卜楞寺,日前再有二百名僧侣被扣查数日,至今仍有三人尚未获释。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近期,当局大规模拘捕藏民行动,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各方呼吁中国政府在处理西藏问题时,应保持克制,而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一再呼吁当局善待藏民。不过,当局似乎并未理会国际舆论。除了当局宣称被捕的八百多名藏人仍未获释,目前还在继续拘捕藏人,并关闭部分藏人学校。

西藏流亡政府紧急情况协调组成员格桑星期三对本台讲述了最近中国藏区的情况。格桑提到被捕者中有位藏族作家兼歌手。据本台藏语部消息,她现年四十来岁,在青海电视台藏语部当制作人,四月一日在办公室被公安带走,她的电脑等物也被搜走。格桑对记者说:“ 青海有个歌手名字叫纳雍吉(音),她被带走了,一个网站里面有她的有一个博客被关了。前天(14日),在拉萨被关的有九个人出来了,据他们讲,他们被抓以后被关在一个很大的仓库里面,里面大概有八百多人,有些手被打断手,有些脚被打断、有些眼睛瞎了。据他们讲,被关在里面三四天才给一顿饭,所以就很凄惨”。

不过,目前没有被囚禁藏人的确切消息。而拉萨市面仍然由武警和公安控制。

拉萨的一位市民星期三对本台表示:“站岗(武警)的还是在站岗”
记者:现在武警还没撤走?
市民:没有,他们要等奥运火炬过来了才撤。
记者;听说现在对喇嘛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喇嘛都跑啦?
市民:是啊,现在还有好多主犯还没有抓到。

西藏当局曾表示,将在五月一日前,将起诉约二十名涉及拉萨314事件的“暴徒”。据了解,检察院对该批藏民的起诉书,已经移交当地法院。

连日来,当局继续在甘南夏河县和四川阿坝州,拘捕藏民,关闭寺院和藏族学校。格桑表示“两三天以前,拉卜楞寺抓了二百多个僧侣,到昨日(15日),除了三个人以外,其他都放出来了”据当地僧侣说,目前仍然被扣的三个僧侣,曾在上个月向境外记者控诉当地政府剥夺他们的宗教自由。

虽然当局对外封锁消息,但是发生在藏区的事情,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到境外。格桑还透露:“在四川阿坝州的若尔盖县,里面有一座格律寺寺内好像有间学校,那个学校也在12号被关闭。”

面对大陆当局持续打压藏民,流亡海外的藏民以阻止北京奥运火炬传送,以及向中国驻外使馆抗议来表达不满。印度首都新德里,星期三有一百多名西藏难民连续第二天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外两公里的地方示威,示威者带同雪山狮子旗,高叫“我们要自由;不要中国奥运”等口号。示威者试图冲击大使馆,结果被警方阻档,约五十人被押上巴士。

为确保圣火在新德里顺利传递, 印度警方会派出超过五千名警员沿途戒备, 当局并将传递路线由七公里, 缩短至三公里, 以防有人干扰传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Post by Uvas on 2008, April 17, 5: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拉卜楞的僧人因放了鞭炮被抓~~~

=======================
看了很难过。去年10/17日我在夏河,看到了发生的这件事,我写了那段故事,把它放在天涯杂谈,在猫眼看人。可惜都被和谐了,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我还有一部分没有办法贴出来。只好用英文写在我自己的博客。。。

我的夏河游记~~~

原创]回国游记2--我知道什么是和谐了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star=1&replyid=22196966&id=1946865&skin=0&page=1

我反对任何暴力,反对藏独。但是,我自己的经历让我希望政府严惩打砸抢的恐怖分子的同时,反思和改进他们民族政策。尊重他们的信仰。。。。

我去年到甘南夏河,拉卜愣寺。我自己感觉,藏人非常的友善,同西方人对人的态度类似。我很喜欢那个地方,比北京人与人的关系好很多,我曾动心买块草地,退休后在那里去居住。。。

那也许是个儿净地,但是,那天晚上,警察挨家挨户搜索我所在的和全县所有的旅店。让我知道将来一定出事。。。

老百姓不会想很多,他们是善良的群体,真的。。。。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习惯。。。

我自己在回汉聚集的地方,回族自治州生活过,我知道回民的一些信仰。比如说,我们汉人吃猪肉,回民不吃,作为汉人就必须要尊重他们的习惯。不能强迫他人改变。。

夏河我只去过一次,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藏人,他们对宗教的虔诚度,比回民更厉害。他们敬仰他们精神领袖,这也是我看到的事实。。。

现在按照报道的那样和我亲眼看到的故事。确实让藏人太难。。。

Post by SU on 2008, April 16, 1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一个海外华人 说过的话:
多谢唯色转载这篇文章的分析。
不过希望唯色能够呼吁部分藏人和海外媒体克制,否则汉人的民族情绪激发起来,受损失最大的就是藏人。
而海外的媒体和政客很凶猛的利用藏汉之间的矛盾攻击全体汉人,丝毫不顾汉人的感受和藏人的利益,应当受到谴责。

今天的华人是共产党的人质,共产党引导华人向世界展开的不仅是中国经济上的崛起的信息,更是政治上对对西方主流政治的挑衅。在唱【最危险的时刻】时,一种极端民族主义的歇斯底里在。中共口口声声说奥运会和政治无关,火炬接力本身就是政治,是一种站起来了的呐喊。是对世界民主势力的宣战。这种做法是对中国乃至藏人都没利。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16, 8: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我倒觉得奴隶制别谈了。中共想转移视线。他们谈刘文彩,凌迟。我们也谈奴隶。有意识的贬低西藏人吗?及就是努力社会也没有这么多的中国军队进驻西藏三区。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16, 8: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我会在必要的时候先通过唯色女士和力雄告诉大家我是谁,现在不便,请原谅。
祝所有朋友平安幸福

晋美朗嘉

Post by 晋美朗嘉 on 2008, April 16, 6: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朋友。

Post by 比较看 on 2008, April 16, 4: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英军误伤 伊男童获赔200万镑

驻伊拉克英军
伤亡英军得到的赔偿远低于200万英镑
英国国防部近日证实,一名遭英国士兵误射以致瘫痪的伊拉克男孩将获得英国政府200万英镑的赔偿。

该男孩遭误射时只有13岁。2003年9月,他与一名英国士兵成为了朋友。

一天,这名士兵的枪支不小心掉在地上,走了火,导致男孩的脊柱严重受损以致瘫痪。

事后,这名男孩被送至英国,并向英国法庭提出赔偿诉求。

在一次高等法院的听证会上,英国政府承诺将给予他200万英镑的一次性赔偿,作为他终身治疗、生活费用。

该笔赔偿数额远远高于任何在伊拉克受伤的英军士兵所获赔偿。

有人认为这将引起新的一轮关于英国伤亡士兵可获得赔偿金额的争论,并开启将来更多伊拉克人向英国政府要求赔偿的先例。

但英国国防部认为,这次意外非常罕有,其他事件不可能有这么严重,因此不会成为先例。

同时,英国防部拒绝将该笔赔偿与伤亡英军所获赔偿进行比较。

每名英国伤亡士兵最高可获得28.5万英镑的赔偿。

Post by 比较看 on 2008, April 16, 4: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我就是传说中的阿赖,两年前我来过,现在,我又来了~我只想说,达赖和藏青会那伙人直接说西藏的暴乱活动和他们没有关系,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藏独的激进分子,直接打砸抢,还说杀汉灭回,我承认,中国有着非常严重的人权问题,特别是在西藏,人权问题和民族矛盾都蛮激化,但是,一群骗子和暴徒没有资格谈民主,我心里真正敬佩的是八九的那一代年轻人,即使中国以后要民主,西藏以后要自治,也没有他们的份。

Post by 阿赖 on 2008, April 16, 3: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教皇抵达华盛顿布什亲临机场迎接


教皇本笃星期二抵达华盛顿郊外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在那里他受到布什总统、第一夫人劳拉和他们的女儿詹娜的欢迎。这是空前的,因为布什总统从来没有在这里迎接过其他外国领导人。美国一些罗马天主教神职人员也前来欢迎。

如同以上,胡锦涛也应该放下那个架子,来机场迎接达赖喇嘛,祈求宽恕。给郁达赖喇嘛历史上应有的地位。不要再和金正日一样玩儿神秘,全世界都在支持西藏,只有几个不自由的独裁国家表示默认或支持,中国因为共产党的胡作非为,没有赢得国际社会的尊敬,想必他们很难大国崛起。因为软件太差,主要是人的素养还停留在原教旨斗争主义的落后野蛮水平上。可悲。

Post by 途径 on 2008, April 16, 2: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其实对于争取民主自由,无论西藏和内地的人都是一样的,但一旦西藏有人开始殴打汉族回族,喊着把异族赶出西藏等民族主义口号时,内地的人们也会变得民族主义起来

互相的攻讦不是正途,和解宽容才是我们要走的路

Post by recordhistory on 2008, April 16, 1: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谢谢C的建议, 其实我自己有很好的代理,但很多非IT行业的朋友不太懂。 我会把你的建议告诉朋友们

Post by recordhistory on 2008, April 16, 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告西藏同胞書 (1959年3月26日)
  


 西藏同胞們!你們這次奮起反共抗暴,浴血作戰,乃是我中國大陸全體同胞反共革命最莊嚴、光輝的歷史第一頁開始。今日我雖身在臺灣,但我這一顆心,乃是與你們始終一起,反共作戰;尤其是這次拉薩戰爭,我藏胞僧侶,壯烈犧牲,更使我關懷倍切,時刻難忘。我中華民國政府,正在集中一切力量,給你們以繼續有效的援助。並號召海內外全體同胞,共同一致,給予你們以積極的支持。

 你們不是孤立的,你們的反共抗暴運動,不僅是為了藏族全體的生存,為了藏胞個人的自由,發揮了大無畏的精神,並且對於自由亞洲各民族、各宗教的自由與安全,擔當了英勇無比的前鋒,所以世界上一切愛好自由,主張正義的國家和人民,都站在你們這一邊,支援你們!禱祝你們的成功!我中華民國政府,一向尊重西藏固有的政治社會組織,保障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和傳統生活的自由。我現在更鄭重聲明:西藏未來的政治制度與政治地位,一俟摧毀匪偽政權之後,西藏人民能自由表示其意志之時,我政府當本民族自決的原則,達成你們的願望。

 西藏同胞們!朱毛共匪的傀儡政權,對於你們反共抗暴的革命運動,使用殘忍、狂暴、恐怖、屠殺的手段,企圖加以鎮壓和控制。我深信共匪的武裝暴力,縱能一時破壞你們的寺院,劫掠你們的城市,絕對不能毀滅你們革命的意志,和宗教的信仰。只要你們更加堅決,更加勇敢,繼續不斷的奮鬥到底,我必領導全國軍民,很快的與你們在大陸上約期會師,共同作戰,來完成我們反共抗暴,救國家、救民族、救同胞的神聖使命!

Post by a on 2008, April 16, 12: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谢谢纽约藏人的回答。

你说“西藏没有农奴社会”,但英文wikipedia谈到西藏历史时,提到“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so abolished slave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Tibet#The_Simla_Convention_of_1914


在Serfdom(农奴制)的词条里提到 “Tibet is believed to be the last place to have abolished serfdom, in 1959”
http://en.wikipedia.org/wiki/Serfdom

对上面的资料如何解释呢?

如果觉得这些资料是假的,那请提供你认为的真实资料,请告诉我们1959年以前的西藏社会是什么样的

Post by recordhistory on 2008, April 16, 12: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多谢唯色转载这篇文章的分析。
不过希望唯色能够呼吁部分藏人和海外媒体克制,否则汉人的民族情绪激发起来,受损失最大的就是藏人。
而海外的媒体和政客很凶猛的利用藏汉之间的矛盾攻击全体汉人,丝毫不顾汉人的感受和藏人的利益,应当受到谴责。

Post by 一个海外华人 on 2008, April 16, 12: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来回答recordhistory的问题:
1.我们西藏没有农奴社会,这是中共为自身利益而编造的谎言 ,把自己塑造成藏族的大救星.
2.1979年达赖喇嘛的代表第一次来访,中共当局安排他们去拉萨等地.目的是想见到当年的奴隶们对代表团的围攻,中共万万没想到,热烈欢迎,向他们哭诉,向他们磕头的,正是被中共
所称作的百万奴隶.救星被颠倒了,中共成了罪恶的象征,这难道不值得思考吗?中共领导们的书都念到背上去了,以刀枪代替思考,以坦克监狱代替交流,在全藏区施行大规模的屠杀,
遭到全世界人民的谴责.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3: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不要从世俗的角度看待西藏问题
田晓明  

西藏问题久拖不决,智囊人物洗岩就出来给政府支招儿了,他说:
“达赖”这一抽象符号的影响力虽不可改变,但“达赖”这个具体人
的影响力却非不可改变,时间就可以改变它。这一代达赖已经时日无
多,只要等到他过世,下一代达赖不再反中央;或者即使立场不变,
其影响力的形成也须一个过程,西藏的情况就会大不一样。所以,消
除西藏祸乱之源的唯一真正有效办法,就是尽可能减少这一代达赖的
影响力,争取下代达赖能够与中央良性互动。那些支持这一代达赖,
一再要求中国政府与达赖对话的人,不管其主观动机如何,其行为的
客观效果只能是:令西藏祸乱不断,血流不止。(见《如何消除西藏
的祸乱之源?》

今天的事情今天做,这是每一个小孩子都听到过的教诲。拖,并不能
解决问题。且不论达赖能活多大岁数,即使达赖明天就不在了,局势
就能有利于中国政府吗?

1970年代中后期,毛泽东和周恩来之间的关系紧张,1976年的时候,
毛泽东跟周恩来之间也有一个生命竞赛,结果周恩来没靠过毛泽东,
他先于毛泽东去世了。他去世两个多月之后,一场群众运动爆发在北
京的心脏地带,这场运动,缩短了极左路线的寿命。周恩来凭借着他
的魂,跟毛泽东斗了一场,结果还赢了,这个结果是毛泽东想不到
的。

1989年,胡耀邦的去世,对于学运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没有电,灯就灭了,但人不是这样的。人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人
的思想和精神是不死的,作为物体的人可以消失,但作为精神的人是
不会消失的,一人死了,他的精神不会跟着死掉,他的精神会继续影
响着其他人。1976年天安门事件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周恩来的精神
在影响着其他人。

达赖是一个宗教领袖,跟凡人相比,他的精神对人的影响更大。周恩
来的精神能影响北京人,达赖的精神就可以影响西藏人,以及国际上
那些他的追随者。

假如达赖死了,人们信仰中的他会变成什么样,现在我们可以试着推
断一下。耶稣死了以后,他被人赋予了新的意义,他成了一个替人赎
罪的化身,他的死,使他的意义更丰富了。达赖长期游走在异国他
乡,有家不能回,看起来象是一个受难的人。他死后,他的信徒、他
的同情者会怎样想?当他们被悲痛所控制的时候,他们也许会进一步
神化达赖;到那时候,达赖的影响力不会随着他的死亡而消灭,他的
影响也许会更大。如果这样的状况出现,那么在西藏问题上采取拖延
战术的人,也许会后悔的。

耶稣死后,上帝的子民不但没减少,反而多了。达赖死后,中国政府
就能完全掌控西藏的局势?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的。凡俗之人的死,
跟神人的死是不一样的,凡俗之人死了,他的影响就小了,或者是没
了,神人则不是这样,在处理西藏问题的时候,不看到这一点,就容
易走入误区。中国人没有信仰、不信神,我们总是站在世俗的立场上
看问题,因此我们就容易走入误区。

中国人最大的担心就是西藏分裂出去,实际上,政府和汉人能够真诚
地对待藏人,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让达赖回来,西藏并
不一定就会分裂出去。人都会将心比心,一片好心,是可以换来另一
片好心的。你处处提防别人,甚至算计别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2008-04-15)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2: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感謝這位作者﹐近來寫了不少好文章﹐至少用中文表達了我們藏人感受。這類文章實在太少﹗
但在這裡我想說兩句與作者稍微不同的觀點。依我看您說的這個“搏斗”其實要比這個簡單很多。我認為藏人爭取的是最起碼的做人的尊嚴而已。現在中國的政治制
度僵硬到了如此的地步使她無法連對藏人的這種最起碼的要求都無法滿足。中國政府逼著藏人天天謾罵達賴喇嘛就是這種對藏人尊嚴進行折磨的最極端反映。但這個
政策對中國的國家利益沒有任何好處。它即不能征服藏人的鬥志更不能改變藏人思想﹐也無法向世人展現藏人對中國國家的向心力。它的唯一作用似乎是使當地官員
向上獻他們的功勞和向下逼藏人侹而走險。

Post by Ningje on 2008, April 16, 2: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我是一个普通的海外留学生,我不支持共产党,但我也绝不相信政教合一的统治会给人带来真正的幸福, 这只有在愚民政策下才可能行得通。西方的民主也是绝对强调政教分离的。 其实我打心眼里很同情这次闹事的藏民,从他们动手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心中的佛已经被砸碎了, 他们以他们的行动在玷污佛教。

我的藏人朋友也跟我说过,西藏黄教,红教之争比一般党派之争还要野蛮,根本就不是所有的藏人都相信达赖喇嘛。如果达赖喇嘛回去了,天平只朝一边倒,西藏真的就能稳定吗?

佛教讲的是清心寡欲,佛不在形而在心。 争取政治利益是一回事,但请尊重佛教,不要玷污它。 谢谢。

看你的留言板清一色的一边倒声音,很让人怀疑,该不会你也搞审核,把不和谐的声音给和谐掉吧。

Post by cecile on 2008, April 16, 12: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我们不赶跑你们这些流亡分子
藏传佛教能够弘扬到世界各地吗?

我们也是在用另类手段促进弘法嘛^_^

Post by 真是的 on 2008, April 15, 11: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recordhistory ,用firefox加Gladder扩展软件试试,我在国内是都是用这个办法看被封掉的网站的。祝好运:-)

Post by C on 2008, April 15, 10: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这篇文章写得真好!晋美朗嘉是谁啊,能不能介绍一下?
楼上的说的很对,我很同情藏人的遭遇的,可是不能用谎言来对抗谎言,不能用暴力来对抗暴力。西藏问题的解决希望最终还是在国内,而非在西方,西方人爱西藏不过是将其当作咖啡馆的谈资。

Post by C on 2008, April 15, 10: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愚人按,本来我应该先写西藏中古史,但因为西藏中古史涉及很多历史资料,一时难以凑齐。我的计划是尽量写出网上难以看见的内容,甚至写出一些西方藏学家那里看不见的东西,这样就得认真准备了。如今拉萨事件激起了网上西藏问题的热烈讨论,坦率地说,我们很多年轻人对中国西藏的历史还不够了解,所以讨论开始了,才临时去查资料。由于几十年来,政府对西藏问题的宣传多是政治层面上的东西,国内藏学界的书籍文章更多是学术文章,缺乏系统和简明的介绍。所以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对西藏的历史茫然不知,这么一来,就只好读西方学者的材料了。今天灵感和冲动来了,故决定临时把后面的内容提上来写。下一节预告,(四)四川和西藏,我想,可能网上或者书籍上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吧?:)
    
    ---------------------------
    
    (三)“大西藏”,一个伪概念
    
    1987年9月21日,十四世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发表了他的“西藏和平五点计划”,首次提出了所谓“大西藏”的概念。其后,翌年,即1988年6月15日,达赖再次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上,提出他的“七点建议”,进一步明确了他主张在“大西藏”的地理范围内实现高度自治的要求。以后,在达赖的游说下,在西方藏学界和舆论、政界的宣传下,大西藏概念不胫而走,仿佛成了一个历史事实。
    
    在达赖的解释下,所谓“大西藏”,包括了目前西藏自治区本部,整个青海省,四川省甘孜、阿坝两个自治州,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以及其他藏族自治县,总面积达260万平方公里,一句话,凡是包括了历史上藏族人长期生活过的地理区域,都算作大西藏的范围。达赖提出的高度自治,实际上是独立的要求,就是把这片“大西藏”变成名为高度自治没,实为独立的国家,换句话说,达赖的计划是要把中国960万方公里的土地划出四分之一之多的区域独立出去。这当然是达赖和流亡政府一厢情愿的想法,肯定是不可能办到的,我们甚至有理由推断,达赖这种说法很可能是欲在同中央政府谈判时漫天要价,退而求保西藏本部“自治”要求的策略。
    
    以历史上单一民族曾经居住过的地理区域来要求当今单一民族的独立国家的边境划分是没有任何依据的,现代国际法并无这样的规定说明其合理性。因为事实上,现今很少有一个中等以上的国能够保持其居民是单一民族,可是达赖的“大西藏”独立要求里,竟然提出要将目前在“大西藏”区域居住的其他民族迁出,而这些其他民族的人民里,多数已经融入当地的经济文化活动中了,这绝对不可能做到,假设做到,那就是一种种族隔离,是一种原始的倒退,不仅必然受到目前居住在这一区域内的非藏民族的反对,也将受到藏族人民的反对。更进一步,如果将达赖的“大西藏”立国诉求推而广之,则将让西方几个靠殖民起家的现代国家惊恐,为达赖主张摇唇鼓舌的西方政客与舆论应该知道“大西藏”主张背后对西方殖民观念立国的威胁。
    
    “大西藏”概念在历史上也是站不住脚的。大西藏的基本历史陈述暗含了把西藏古代史上最强大的时代,即吐蕃王国的极盛时期的版图加以恢复。我们知道,吐蕃作为一个原始部落,兴起于六世纪以前,直到七世纪初,才统一了青藏高原上各部落,才有了藏民族史上的第一个统一王朝。到了八世纪中期,吐蕃王朝达到它的最大疆域,即拥有西起阿姆河流域(今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等区域),东到四川松州(今四川阿坝州松潘),北自南疆、青海、甘肃南部,南至印度平原北部,东南至云南西部。九世纪中期以后,吐蕃王朝在部族的叛乱下衰落,至九世纪末,吐蕃王朝崩溃了。吐蕃王国灭亡以后,青海、西藏、四川西部由主要的藏族部落与其他民族组成的部落群体,陷入各地土王割据的分裂局面,这个时期长达四百年之久,直到十三世纪中,蒙古领袖成吉思汗之孙阔端派遣军队深入卫藏地区,授予萨迦寺寺主贡噶坚赞的权力,扶助他成为卫藏地区的统治者,这样,西藏地区才有了一个名义上相对强大的王国。这个王国后来被元朝元世祖忽必烈纳入到理蕃院的管理下,且在卫藏部分地区实行了郡县制度(见《元秘史》)。即使这样,整个青藏高原,或者“大西藏”范围内,大部分地区或是独立的部族、土王自行其是,或是分别向理蕃院登记受封朝贡。卫藏,即元朝称呼的“乌斯藏”,其中,“乌斯”是“卫”的促读音,它仅仅包括了拉萨河谷东部以拉萨为中心的一小块区域,面积大约为西藏自治区的五分之一,更不消说和“大西藏”的面积相比了。明朝建立以后,乌斯藏继续为中央政府里的理蕃院管理,负责向包括乌斯藏在内的各藏传宗教各宗派,各部族、土王国的册封、朝贡与赏赐。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明朝末期。
    
    注意,上段已经叙述了,乌斯藏并不代表整个西藏,只能说,乌斯藏是元明时期中央政府最稳定羁縻的藏族地区的地方政权,虽然这个政权是当时西藏数不清的大小政权之间最大的政权。当满清尚未入关之时,满清统治者即通过由蒙古带给满族地区的西藏喇嘛教与西藏一些政教势力接触,这时候的西藏地区被称为“唐古特”,唐古特就是现在西藏英文Tibet的音译,后来的土伯特称呼。实际上,唐古特并非整个西藏,而是居住在青海南部古羌族的后裔建立的大部落名。这个时候,唐古特和乌斯藏的名称上尚未统一称呼,清顺治皇帝从蒙古大臣之请招降乌斯藏,才以唐古特称之,以后直到雍正初,都以唐古特称卫藏。然而此时,西藏已经被分为四大地理区域,即卫、藏、喀木、阿里。(见魏源《圣武纪。抚绥西藏记》)。
    
    清初统治者之所以称西藏为唐古特,在于从明末起,蒙古部落一部-厄鲁特部落侵入青海,奴使占据青海大部分地区的唐古特部落,而唐古特部落受蒙古人压迫,亟需保护,这样才向清朝政权归顺。厄鲁特蒙古不仅征服青海唐古特部落,还向喀木地区的诸部落征税,由于“藏”区受到“卫”区统治者骚扰,藏区(以今日喀则为中心的地区)统治者乞师于厄鲁特固始汗,汗遣兵占拉萨,尽逐红教花教法王,独扶持黄教势力,以卫、藏二区扶持达赖、班禅分别主之。
    
    清康熙末,应已受清帝册封的达赖喇嘛之请,康熙遣年羹尧征讨盘踞在青海的蒙古固始汗。在讨灭了以青海为基地的固始汗以后,将藏地与中国本部正式划界。在年羹尧军主力征伐青海的战役里,偏师由四川提督岳钟琪自四川雅州起兵,以及由云南提督周瑛率云南满汉军自滇西维西、阿敦子(今云南迪庆州)起兵向西击固始汗蒙古军于喀木(今西藏昌都和林芝地区)。战役至雍正四年结束。以后,清政府为防止已经居住在青海两百年之久的厄鲁特蒙古部落死灰复燃,以西宁将军治青海全部,建青海省,对青海地区郡县化。此时,青海地区居住的藏族部落属于今天叫做“安多”的部落群,也就是更早的唐古特藏族,同时青海玉树以东和昌都地区类乌齐以北一块辽阔区域为七十九族所居,七十九族就是较为汉化的厄鲁特蒙古部落(他们自称汉人,见陈渠珍《艽野尘梦》)。青海省建成以后,七十九族居住地被一分为二,北部划入青海,南部划入喀木,划入喀木地区的厄鲁特区域称为三十九族。
    
    回过头来谈喀木,喀木就是后来称呼的“康”,也就是西康名称的由来。喀木疆域广大,其东部就是四川两个藏族自治州,东南为云南藏族地区,其中部和西部包括了西藏昌都、林芝两个地区,同时包括有今印占洛隅、查隅地区,幅员广阔。(注,印占区之西部,即门隅地区由卫藏统治)。喀木直到年羹尧用兵以前,并不在卫、藏两区的达赖、班禅统治区。年羹尧用兵以前,喀木也包括了青海玉树以东的七十九族地区。喀木的几个城市,如类乌齐、察木多(昌都)等地统治者称为呼图克图。呼图克图即即藏传佛教蒙古活佛之名,显然,此名乃厄鲁特蒙古统治喀木时期遗留下的法王称谓,虽然以后不再由蒙古后裔担任。
    
    喀木的另一个地名叫做西泸,即古称的泸水(雅砻江)之西一片大区域泛称(泸水以东,包括现在康定县,清时称打箭炉地区,即明正土司管理地,于清康熙三十九年(1701)时平定后归雅州同知管辖,见《大清一统志》),。雍正四年平定固始汗的战争结束以后,清政府将金沙江以东的西泸藏族以明正、木雅、杂谷脑等土司为首的诸部落归四川建昌道雅州同知和松茂道管理(见《嘉庆四川通志》),它们属于现在的四川甘孜、阿坝两个自治州,这个地区信奉红教,花教,后期也信奉黄教,藏传佛教的宗派较复杂。同时,这个地区的藏族血缘也不尽和今天西藏自治区的主要居民相同,他们后来被称为嘉戎与白马藏族,语言上也有差异(这些居民在民国时统称康人,今天所称呼的康巴人还包括了昌都和青海南部藏区人)。总之,自从九世纪后期吐蕃王朝崩溃以后,该地区的藏族居民从未接受过来自拉萨政权的统治。
    
    雍正以后,乾隆帝将西泸,也就是喀木在金沙江以西的地区赏给达赖喇嘛作为香火钱,也就是说,让达赖政府在这里收税。(见《大清一统志》和果亲王《西藏记》),从此时开始,达赖喇嘛的统治范围才从卫藏扩大到今昌都、林芝地区。但是,因为西泸西部属于清帝赏赐给达赖政权之地,在法理上并非达赖的固有领地,故清末赵尔丰巡防军会同钟颖川军入藏在名义上叫做“收回”乾隆香火之地。这之前,就连达赖藏政府也管不完此地区了,因为此区南部已为波密王所盘踞,这个波密王国是古代藏族后裔和门巴、橙人所组成,他们经常入侵今工部以西的卫藏地区,藏政权对其莫之奈何,所以当时藏政府对清军西征在口头上并不敢非议(实际上是中央军队为他们消灭了为患已久的波密王国),实在地,他们在此区也只控制住由八宿到类乌齐、昌都一线,即今川藏北线地区(这一地区之所以为藏政府控制,究其原因,还在它是朝廷进藏的粮站交通线,清政府与西藏的主要交通线,大约每隔百里有粮站,即兵站,清中央政府的威望使波密王不敢骚扰)。
    
    最后,我们补充云南藏区的历史沿革。云南藏区自从吐蕃王国崩溃以后,先是独立于各酋长自行管理,部分为两宋时期的大理国统治。自到十三世纪中期,忽必烈革囊渡金沙江灭云南大理、乌蒙等国和部落,建立云南行省,这些部落才划入中央直接管理的云南行省中。以后,明初沐英讨云南蒙古,将此区继续纳入明朝云南省管理。清初三藩之乱前夕,驻守云南的吴三桂为了讨好藏人,始将云南藏区交给喀木呼图克图们统治,但仍然不属于达赖的卫藏区域。雍正四年对固始汗用兵结束以后,将此区收回,仍归云南省。以后,终清朝灭亡至民国,云南藏区始终不属于西藏本部。
    
    辛亥革命以后,藏军东侵赵尔丰部和征藏川军已置郡县的昌都,林芝地区,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后期,藏军先后蚕食川边藏区(即今四川藏区)的北部,一直打到甘孜县附近,南部包围重镇巴塘,康定大震。同时藏军向北侵占青海省玉树以南区域,中央政府命青海马步芳回军和四川刘文辉部反击,同时云南军也向昌都以南的盐井进攻。在中线,由格桑泽仁率领的西康民族军坚守巴塘。在几路国民革命军的反攻下,失地次第收复。以后,中央政府与达赖噶厦政府达成协议,再次稳定了清朝乾隆时期确定的地方区域边界,这样的和平状态一直稳定到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前夕。
    
    1950年冬,解放军开始了进军西藏的战役,至1951年击溃昌都的藏军,然后达成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值得注意的是,昌都在解放以后至1956年以前,中央人民政府把昌都地区(包括丹达山以东的工部、林芝地区)单独列为“昌都地区”,并不归西藏地方政府管理,显然这一措施是继承了清末清政府收回此区的政策。直到1956年,中央政府才把昌都地区划给西藏自治区。
    
    综上所述,自从九世纪末吐蕃王朝崩溃以后,在拉萨的藏政权并未管理过青海、四川、云南藏区,即使对今天的昌都、林芝地区而言,也仅仅是辛亥革命以后到解放的38年,以及1956年以后到现在,昌都才归西藏地方政府管。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达赖喇嘛提出的“大西藏”概念是没有任何历史依据的。(小注,甘南藏区从清以后,一直属于陕甘总督管辖)
    
    有一点需要补充的是,如果达赖的“大西藏”理想实现,那就不仅是今天中国境内的所有吐蕃王朝时期的疆域都属于大西藏国,而且至少包括了锡金、不丹,以及印度大吉岭地区,自然也应包括印占门隅-洛隅-查隅(即印占藏南地区),自从1914年,西藏政府背着中央政府和英印当局签署的西姆拉条约以后,西藏政府始终被自己所干的出卖主权,取悦英人的行径耿耿于怀,他们在与民国政府接触和后来与人民政府接触过程里,数次呈请中央帮他们收回此地区。既然如此,他们的“大西藏国”也宜包括此区,但达赖为了取悦西方和印度,把这一收复的心思对西方讳莫如深。
    
    (节选自海外《红墙论坛》“西藏”,4/12/2008)
    
    跟帖补充:
    
    情况是这样的:)
    
    --------------------------------------------------------------------------------
    红墙论坛 http://www.chinagonet.com/bbs/red/
    
    
    --------------------------------------------------------------------------------
    
    
    送交者: 愚人 于 2008-04-13 12:25:00
    
    回答: 就是说昌都地区DL仅在12年到50年有实际控制权 由 单蹦儿创作组 于 2008-04-13 10:51:49
    
    按《清史稿。岳钟琪传》并清档案:
    
    “(乾隆)三年(1739 AD)十一月,川陕总督岳钟琪,奏请将中甸、里塘、巴塘、德格、瓦述、霍尔诸地方俱归内地,委任土司管辖,察木多外之洛隆宗、察哇岗、左贡、波密等部落,赏给达赖喇嘛管理。”乾隆帝准奏,命岳钟琪和云贵总督周瑛会同派员勘界。上述奏片里的里塘、巴塘、德格、瓦述、霍尔属于今四川甘孜州,中甸属于云南迪庆州。察木多今称昌都。
    
    这个岳钟琪的奏片,并不与年羹尧在雍正初平定青海与喀木地区后的设想相同,年羹尧奏请中央政府在青海设省,同时他也考虑将喀木(昌都地区)划归四川、云南二省管理。年羹尧被处决以后,他的规划没有影响。岳钟琪、周瑛却不愿照年羹尧的计划善后。周瑛与达赖私交甚笃,达赖通过他提出将察木多以西送给他,而岳钟琪则附和周瑛的看法,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察木多那么险远,也就顺着周瑛的意思上奏乾隆帝将察木多之西赏与达赖。
    
    虽然昌都地区名义上赏给了达赖,但后来昌都以南的波密地区为波密王国所盘踞,究竟什么时候起波密王独立的?目前尚无确切研究,只知道清末赵尔丰军入昌都讨波密王白马青翁。所以如果要算西藏政府的版图,只好从名义上把整个昌都地区算进去,从乾隆皇帝赏赐时候算起,即1739年,终止于清政府在宣统元年(1908)收回赏赐为止,共计169年。其次,从1918年藏军东侵占领昌都府算起,到1951年西藏和平协议达成为止,由嘎厦政府在昌都管理的时间共计33年。然后是1956年昌都地区复划归噶厦政府管理,至1959年叛乱发生,噶厦政府被中央取消,计3年。这样,吐蕃王朝崩溃以后的1100年间,在拉萨的藏政府共管理昌都地区仅205年。
    
    至于版图,这要从乾隆帝帮助达赖在整个藏地行使权力算起,为了减少枝蔓,我楼上没有说。对于十九世纪时西藏政府的版图,按上面我的陈述,还不能说小,肯定要比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大。而且大得不少!
    
    请别吃惊,这个“大得不少”绝非多出之地从中央直接管理的藏区挖出去,而是:
    
    包括了阿里之西的拉达克属国,即今天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所占克什米尔地区。
    
    包括了锡金和不丹地区,(大吉岭已经被英人侵占)
    
    包括了印占门隅和部分洛隅地区,其他察隅与洛隅地区为无国家管理状态。
    
    你说会不会比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大

Post by 愚人 on 2008, April 15, 7: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当初毛泽东并不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身份说这个话的。

那时是边区政府,相对于藏区,当然是外。

“这是我们唯一的外债,有一天我们必须向藏民偿还我们不得不从他们那里拿走的给养。”

Post by 好啦 on 2008, April 15, 5: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大家都翻历史档案,我也做点小小分享:
毛泽东幽默地对我说,“这是我们唯一的外债,有一天我们必须向藏民偿还我们不得不从他们那里拿走的给养。”
----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埃德加·斯诺[美]

什么叫“外债”呀?

Post by DAZHONG on 2008, April 15, 4: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藏人是朱毛红军的救命恩人

     可以想象,在那饥寒交迫,走投无路的时期,没有藏人的热情相助以及红军大量“抢夺“藏人的财产,红军恐怕到不了陕北。    
——---  
    毛泽东:这是我们唯一的外债
    
    由于不抢就没有吃的,红军就不得不为了几头牛羊大仗。毛泽东告诉我,他们当时流行一句话叫“一条人命买头羊”。他们在藏民地里收割青稞,挖掘甜菜和萝卜等蔬菜,据毛泽东说,萝卜大得可以一个“够十五个人吃”。他们就是靠这种微不足道的给养过大草地。毛泽东幽默地对我说,“这是我们唯一的外债,有一天我们必须向藏民偿还我们不得不从他们那里拿走的给养。”
    
    ------西行漫记(红星照耀中国)埃德加·斯诺[美]
    
    按当时康北人均为红军提供粮食约45~50公斤
    
    共和国各级政府还积极收购各族群众的粮食,转交给红军。由于敌人封锁,粮食极度紧张,各族群众纷纷将自己窖藏的粮食献给红军。在绝粮困境中,各族群众与红军生死与共,共渡难关。据统计,在红军过阿坝地区的前后16个月中,格勒得沙革命政府区域内各族人民支援红军粮食约1000万斤,牛、羊、马、猪等牲畜约 20万头。毛泽东曾多次赞扬阿坝羌藏人民的贡献,说长征时期在川西北地区“红军唯一的外债,是红军拿了番民的粮食而欠的债,有一天,我们必须向番民偿还这笔债”。
    
    为了支援红军,他们跋山涉水,到远离县城100多公里的达通玛牧区,筹集到100多头牦牛和不少畜产品。在波巴政府的动员拢刈迦嗣衲 缸约喊ざ觯惨蚜甘乘透炀龅ぐ拖?个月内就支援红军17万公斤粮食。尤其是波巴政府的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带头支援红军粮食,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仅波巴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副主席孔撒土司就捐粮9万公斤,甘孜寺及其属下的7个寺庙捐粮9.5万公斤。
    
    据测算,红军在康北地区需粮食约450万斤。按当时康北人口计算,人均为红军提供粮食约45~50公斤。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波巴政府帮助解决的。
    
    -------红军长征途中曾经建立的两个“共和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邓小平曾高度肯定甘孜藏区:对保存红军尽了最大的责任
    
    据1936 年2月的统计,在征战藏区的16个月中,藏区各族人民支援红军粮食约1000万斤,牛、羊、马、猪等各类牲畜总数约20万头。波巴政府副主席孔撒土司主动将自己的18万斤粮食支援红军,其他一些土司头人和喇嘛寺也支援红军大批粮食,仅甘孜寺及其属下的7个寺庙就支援红军粮食19万斤。茂县藏、羌各族人民为红军筹集粮食300余万斤,岩盐二三千斤,御寒羊皮褂1000余件。各族民众还组织运输队、担架队、修理队、洗浆队等,为红军运送粮食、弹药,协助架桥、修路、造船,给红军当向导、翻译,救护运送和安置红军伤病员。四方面军二次北上时,甘孜波巴政府组织了100多人做向导、翻译,其中不少人在北上途中牺牲。
    
    由于红军转战四川经年,离川北上时留下很多伤病员,仅甘孜、道孚、炉霍就达3000人左右。少数民族民众特别是宗教界上层人士为掩护医治红军伤病员作出了重要贡献。波巴政府副主席、四川甘孜白利寺的格达活佛组织僧俗救护、转移红军伤病员,先后接纳千余名伤病员隐藏白利寺内。炉霍波巴政府为安置和保护好1100余名红军伤病员,专门召开各区乡领导人会议,指导妥善安置红军伤病员。1950年邓小平曾高度肯定:甘孜藏区人民在红军长征期间, “对保存红军尽了最大的责任”。
    
    -------永恒的纪念----红军长征与少数民族(原载《中国民族报》2006.9—10月)黄道炫

Post by a on 2008, April 15, 3: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中共诈骗集团对西藏独立建国的“庄严承诺”


“我们就向全世界全中国宣布:波巴(藏族)人民共和国于一九三六年五月一日正式建立。所有藏康青的领土应当永远归波巴自己管理......千余年前,我们波巴的祖宗曾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加普帝国,包括康,藏,青海及四川,甘肃,云南各一部。 这个帝国独立三百多年,卒被中国汉族皇帝千谋百计的征服了。到满清皇帝三次讨蕃,赵尔丰剿平康炉,陈遐龄......张团长,哪个不抱大汉族主义,抱灭番政策呢?......不甘心灭亡的波巴人民,奋起啊! 要独立自由,要在世界上永远成为独立,自由的人民!”

“党的策略是领导广大番人下层群众的独立解放运动,甚至成立完全独立的波巴依得瓦共和国、波巴依得瓦政府。”

“并从西历一九三六年起改元为波巴人民共和国元年。”

“我们的旗帜是波巴独立,我们当前的任务是兴蕃灭蒋。”

“一切赞助和同情波巴人民独立的国家或民族、政府和军队都是波巴人民的朋友。”

“理希望短期内得到各方面亲密联合,并派代表来参加,共举波巴独立的伟大事业。”



注:前文摘自1936年5月中共拟定的《波巴独立政府组织大纲》和《波巴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宣言》。

Post by a on 2008, April 15, 3: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能否在rss中输出全文?? 现在blog从国内访问不了,如果rss中能输出全文的话,那通过google reader的https接口就可以访问了。 不少汉族藏族朋友都很想读唯色的blog,但苦于国内无法访问,他们也不太懂怎么用代理。

另:唯色能否讲讲是怎么看待农奴制的改革的. 可能西藏的解放对达赖,对西藏的贵族是灾难,但对最底层的农奴们来说是不是更好的选择呢?

还有, 希望大家都能逐渐推进全国乃至全世界互相的理解和宽容,而不是仇恨。 感觉唯色最近转的文字对中国,对gcd都有预设立场,有失偏颇。我在藏区农村生活过几个月,转过云南,四川,西藏藏区的不少地方,了解到gcd对西藏的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上是做了很多切实的工作的。把gcd的西藏政策贬得一钱不值,这和gcd污蔑达赖又有什么差别呢,这只会加剧汉藏民族的矛盾和隔阂。

藏独的民族主义和大汉民族主义有什么实质的差别么?独立可能会让一些西藏的旧贵族,上层人士和掌握话语权的人们,得到眼前的利益,但广大平民百姓在政治的动荡中能得到什么呢?

一直很喜欢唯色的博客,希望能更好的推动汉藏民族的相互理解

Post by recordhistory on 2008, April 15, 3: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