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就有关西藏事件的宣传工作给中央政府提的一些意见

 

文/晋美朗嘉(北京)
   
自3月14日以来,藏地的和平抗议风暴在全世界范围内被披露以后,中共宣传机构一时间颇感被动,大有手足无措之苦,说什么好呢?但总得定一个主调,又不能是真实情况再现,再加上这么多年主导西藏工作的各利益群体已从“反分裂斗争”中捞到了不少实际好处,以及长期以来并无成体系的谋虑应对因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而引起的藏地突发事件,并且中共的一套体制下训练出来的不是具有思想机能的政府公务人员或研究人员,而是一台又一台内存很小的播放机,所以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听到的只是我们听了多少年的口号或者虚假理论的声音的重叠,实在是乏善可陈。

但尽管战鼓喧天,人喊马嘶,国际社会依然是一边倒地以各种方式表达了对达赖喇嘛和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以及西藏人民对本民族福祉的合理诉求的强烈支持,这种对立说明了很多问题,其中一些问题我将在今后的文章中逐步说来,但现在我就谈谈中央政府在这段时期宣传工作上的败点。这些宣传工作今后再不处理好,会影响到西藏问题的真正解决,会影响到奥运,会影响到汉藏关系,后影响到今后中国和中国人民(包括藏人)的政治甚至民生前途,绝不可小视!

下面是我的几点具体意见,因为现在看来相关的宣传既及对内也对外(虽然对外也有一些隐蔽的渠道沟通,但算不上是真正的信息公开),所以就不分内宣和外宣来谈了。

1、中央虽然可以继续在形式上通过一个主管道群(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来发声,但是这种声音要让绝大多数受众信服,要显示出理性和公正的话,那么在发声之前的参事议事和定调阶段,在党和政府内部应当允许、重视并吸纳对西藏问题如何解决的不同见解,以求思路上的平衡,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政治上也会有长远利益可求。在我们中国,宣传机构一直是国家的喉舌,但如果作为国家大政方针的政策思路不能得到多方面多角度多层次的理性来校正的话,那么就会很危险很固执地一直坚持下去,喉舌传出来的东西也只能是单一的,可道理是,你的东西怎么来评判,主要不应该靠自己,老是自己说对,别人看你错了也不能说不敢说,那就只能是一条路——咎由自取了。比如说,中央这些年一直有坚持主张和达赖喇嘛对谈的官员学者,但由于他们不处于占主导地位的利益群体,总是秉理智而言,所以其声音是被压制的。现在这次藏地风暴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中央改正自己内部存在的一言堂的毛病。大家充分议好了,再通过垄断媒体说出来也很好,也许慢一些,但事实证明那些很快速的机灵其实质是很快速地造成了国家的舆论上的被动。
   
2、不要再在媒体上用“达赖”一词,既然都是通过以国家为名的大媒体说话,要有一个国家的风度和素养。即便不是在藏族心里,在其它绝大多数世界各国人民心里,“达赖喇嘛”是一个不能失敬的尊称,用“达赖”而不用“达赖喇嘛”对于那些对宗教可以说一无所知的官员或者“专家学者”们来说是很随便的一件事,但是由于他们“代表”国家说话,在一两句话中就可以中国之名伤害了千千万信教和不信教、中国和外国公民的心。伤了心不说,人家指责我们没有风度不说,还会批评这么一个“崛起的大国”如此缺乏素养,如此缺乏对一个素负众望的宗教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一个深受爱戴的国际老人的应有的尊重。今后宣传行文,应当慎重严谨,全称“达赖喇嘛”。
   
3、不要再含混其辞地使用“达赖集团”,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既然从3月15日后开始直到现在的宣传中,大有一副要对中国民众和世界民众把事情说开了的架势,至少请先解释一下“达赖集团”这个概念的含义,我个人的看法是认为他们很难解释清楚这个概念。如果说不清楚,那么,是和达赖喇嘛有关的事情,请说“达赖喇嘛”,是和达兰萨拉流亡政府有关的事情,请说“西藏流亡政府”,是和藏青会藏妇会九十三组织有关的事情,请说“藏青会”、“藏妇会”和“九十三组织”,有的事是他做的,归他,有的事是另一个做的,归另一个。其实,宣传工作在我们党的历史中一直也是一项斗争手段,斗争是不是也要讲究点效率,该打击打击,该团结团结,至少别让所有达兰萨拉的人和境内藏民都成为莫名其妙的“达赖集团”这个名称下的一分子。人与人、组织与组织、官方和民间,分清楚些好。当然我们这么做的一个目的可能是想让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来压一压真正有些躁动的像“藏青会”这样的非政府组织,但麻烦的是,即便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都动了火,效果也不是很大,这其实更应该引起中央的警醒——做出一些实际的事情,帮助达赖喇嘛重展他的约束力,而不是靠这种挤压的方式。
   
4、信息要全面透明,我想全面透明的信息不会伤害国家利益,反而会有助于真正维护国家利益,否则适得其反。不错,前段时间我们在西方几个国家的媒体在报道情况时把图片搞错了一事而大举反击,搞得群情激奋,算是有点手段,不过说到底这也没什么,西方国家对我们那改也改不了的“意识形态的偏见”和一些仓促报道中难免出现的技术性错误说一说也就罢了,外界对我们质疑的我们自己的一些照片是否也应该说清楚?我藏人弹孔如盏鲜血淋漓的画面请说清楚那是假造的啊!否则是怎么出现的?这些照片不在少数,都请说清楚难,但也请说一点吧!否则全世界都奇怪,中国人民怎么对几幅错误剪辑了的相片那么激动,而对藏人被枪杀的照片那么不激动呢?不怪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压根儿没有看见那几幅照片。这么搞下去是不行的,别人不知道的总会把中国和汉族兄弟拿来说事。政府总的来讲还是诚实些好。藏地风暴一直被和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和藏青会紧紧联系起来,也请找出证据,不错,多年以来,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一直在就西藏事业发表着声明,达赖喇嘛对藏族民众的巨大的影响力也始终存在,但是“精心策划、有组织、有预谋”是一项技术性的工作,不是一回事,根本算不上是证据,我们现在把达赖喇嘛、噶厦政府二三十年前说的话都搬出来了,有这功夫,还是找一些和当下的藏地风暴的“策划者”真实有关的证据吧。信息不透明,受众前后总会想一想,怎么总有些衔接不上啊。
   
5、停止追溯历史关系,我看了一下我们的一些文章,是真的不能从原始社会说起,要是能的话,恐怕得说西藏从原始社会时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了,是又怎么样?达赖喇嘛不愿再纠缠这个问题了,在多种场合说过两点,一是维护中国统一,而是向前看,务实地解决现在的问题,历史已经过去了。所以全世界觉得奇怪,为什么达赖喇嘛维护中国统一还要遭到唾骂?为什么中国要反复说达赖喇嘛同意的那些话?所以他们除了不愿意看这些说了一年又一年一遍又一遍的话,而且觉得我们和达赖喇嘛之间的事情应该根本不是承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问题了。
  
 6、停止夸大宣传“国际反华势力”,我们这次用这个词很不适当地激起了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这是很危险的,世界各国公民恐怕没有几个是反华的,他们通过这次事件看到的是中共的许多问题,又联想起了以前对中共的一些直接或间接的经验,便有了对我们不利的舆论,对于他们,用“国际反共势力”可能更恰当,宣传上怎么就这么轻易地让中国和中国人民替共产党埋单呢?被煽动起来的汉族和其他民族的公民是不幸的,他们被置身于一场自己完全不能判断其道德性质与合法性的事业中,从而也为自己的行为的道德性和合法性蒙上了可忧的阴影。
   
7、不要轻易给某某组织某某人群定位为“恐怖组织”,不要轻易说这样的组织或人群正在拼命向藏地渗透,等等,这会在信息本来就不够通畅的中国社会引起极大的但却是不必要的恐慌和憎恨。另外,我觉得一些流亡在外的藏族年轻人或是境内的一些压抑已久的藏族年轻人有时不会冷静,打架砸东西或者说一些狠话也是有的,但应该是比当年西藏红卫兵温和多了,给年轻人一些改的余地吧,否则定了恐怖组织,拿起个砖头比划一下可能就会被合法地用机枪扫射死了,太冤。
   
8、不要再对境内外的任何藏族个人(即便他或她是罪犯)进行人身攻击了,包括辱骂和诬蔑。藏族人总的来说嘴巴不是太会说话,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你骂他多一些,他身上的某种东西就会随着骂声多一点,适可而止吧。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都不要因为谩骂辱没这种行为而失去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风度和素养。
   
9、说到中国和达赖喇嘛之间的对谈屡屡受挫的原因是,说到对未来对谈前景的展望时,媒体上反复播放这样的话——“只要达赖真正放弃藏独”、“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大门是敞开的”,等等,这方面的事情今后也应该再说细些,如:怎么样才算真正放弃藏独,也好比照着有个可操作的参考,否则,不说清楚,“真正”两个字对藏民族的未来命运来说是一个无底的深渊。
  
 10、藏地风暴发展到今天,我心中痛极,相信心中痛极的还有很多很多人,该到缓和的时候了,不要再动辄就要喊着镇压、粉碎了,现在基本上都有公民身份,包括藏族僧人,不像多少年前党为刀俎,民为鱼肉的时候,公民还是要多尊重一些吧!
   
总的来说,在涉及到近来藏地和平抗议风暴的宣传方面,媒体做了很多不慎重的事情,更做了很多不正确的事情,甚至还做了一些很坏的事情,在国内,这种宣传引起了激荡的民族主义和大汉族主义,应该是有人似乎觉得,这样可以压制住作为弱小民族的藏族的声音,但代价却是萌生了或即将萌生出本来并不真正存在的汉藏民族冲突,因为,藏地事件反映的根本就不是藏民族和包括汉民族在内的其他民族之间的事。另一方面,在国外,这种宣传不仅没有能起到它原来想起到的作用,而且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搞的宣传攻势却引起了非常强烈的负面效果,世界在谴责我们,声音严厉而持久,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再不认真反思这一切,再不迅速纠偏的话,这种谴责的声音最终会深深地烙刻在包括中国公民的所有人的心中,形成苦痛而永久的个体和族群的记忆。
    
2008年4月某夜 

图为4月9日,第二批外媒记者团去藏地采访,在安多拉卜楞寺突遇众僧表达抗议。这是几个僧人用袈裟蒙着头,向记者展示一幅藏文标语“我们没有言论自由”。

图片附件:
大小: 88.28 K
尺寸: 500 x 338
浏览: 7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8条记录访客评论

有没有网管呀?这种随地大小便都不清理一下?

引用 藏独狗该死 说过的话: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我 on 2008, April 28, 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藏独狗该死 on 2008, April 27, 11: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起来 说过的话:
奉劝中共,放下屠刀,向西藏人民忏悔,作出道歉和赔偿。不要再耍无赖,制造血腥恐怖,做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
现在没有必要谈什么,应该立即欢迎达赖喇嘛回到自己的家拉萨,并且正式宣布达赖喇嘛为中国精神领袖,给西藏起码的真正自治权,中国才会成为超级负责任的大国。
中国人在达赖喇嘛的精神指导下真正开始崛起,建立起和谐社会,开放言论,中共政府要信任中国人,把人当人看,枪口下的和平是会失败的。


这种说法很有道理啊!

Post by procrastinator on 2008, April 24, 3: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为什么要抢圣火,为什么把体育和政治弄到一块,体育是代表和平的,它和政治没有关系,你以为西方国家会帮助西藏吗?他们是为了政治目的..

Post by YUEGUANG1980 on 2008, April 23, 3: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混乱和无逻辑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17, 10: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达赖喇嘛促培养下一代仁爱及慈悲
记者: 勒纳
华盛顿
2008年4月15日
    

达赖喇嘛被授予荣誉学位
达赖喇嘛被授予荣誉学位
达赖喇嘛在美国西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进行为期一周的活动。他参加一个讨论慈悲的会议。达赖喇嘛在西雅图的活动本来是一次地方性的活动,但是组织者希望这次活动的影响能够遍布全球。

达赖喇嘛的这次访问充满了闪光的亮点。除了这位西藏流亡精神领袖发表演讲之外,会议还包括举行研讨会和小组讨论会,讨论慈悲---从慈悲的理论到如何培养孩子慈悲为怀。总体思路是提请世界各国注意培育仁爱和慈悲的重要性。

大会除了这些内容之外,还举办了各种以和平为主题的娱乐活动。有1000多名成员在华盛顿州的国际社区展示了自己的文化,如一些摇滚乐队举行慈善音乐会,包括1000名儿童在内的合唱团演唱了以和平与乐观为题材的歌曲。

*慈悲开始于一个人*

这场“慈悲的种子”的研讨会的背后丹.克兰茨勒功不可没。他是“克林慈善基金会”的总裁。这个基金会支持一些重点在幼儿教育和社会变革的项目。他三年前想到要组织这样一个会议。当时他听说,达赖喇嘛在爱达荷州对一万多名会众说,慈悲开始于一个人。

随著大会的开幕,克兰茨勒解释了他想取得哪些成就。

他说:“今后5天,我们要谈谈在学校里作为个人、老师和护理人,我们要用心和头脑去认识到,当我们奉献爱心和知识的时候,我们可以给社会带来巨大和持续的改变。”

在第二天的活动中,达赖喇嘛向5万多人发表讲话,他以谦虚的声明作为开场白。

达赖喇嘛说:“如果有人相信或者以为达赖喇嘛有什么神奇的力量,那是胡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面对敌人唯一方法乃非暴力对话*

他向在西雅图海鹰足球场参加集会的人说,解决问题和面对敌人的唯一方法是非暴力对话。

他说:“20世纪是一个流血的世纪,虽然21世纪开始得并不令人愉快,可是这个世纪的主要问题还在后面。所以,把这个世纪变成一个对话的世纪,符合我们自身的利益。”

达赖喇嘛解释了非暴力的真正含义。他说:“非暴力意味着用毅力、决心、远见和宽大的胸怀来对待问题,从容面对问题,反对使用武力。”

*无法躲避政治议题*

最后,达赖喇嘛呼吁所有的国家消除核武器。达赖喇嘛曾经说过,他在大会上不谈政治,可是政治还是不知不觉地冒了出来。

大会从头到尾都有中国人举行抗议,他们举着的标语上写着“停止西藏假抗议活动”,和“不要把奥运政治化”。

星期天,达赖喇嘛放下计划中的活动,对西藏和中国的政治局势发表了讲话。他说,西藏不应该向中国作出任何更多的让步。他说,他一直坚持,藏人的抗议应该是非暴力的。达赖喇嘛在西雅图市中心的酒店里对记者讲这番话。

*抗议者:达赖喇嘛应制止西藏暴力*

在这家酒店外面抗议达赖喇嘛来访的华人谭文照对记者说,光是宣传非暴力还不够。他说,藏人从事了暴力活动,因此他可以正当的提问:如果达赖喇嘛的影响这么大,为什么他无法制止这些诉诸暴力的藏人?

谭文照说:“达赖喇嘛应该用他的影响力去制止诉诸暴力的藏人。我认为他有这个力量。他应该向他的追随者讲更多话。这是一个正当的问题。达赖喇嘛对他的追随者的影响力很大。他为什么不能制止这些诉诸暴力的藏人?”

不过,多数与会者都像安德鲁.帕克一样,他们在思考达赖喇嘛有关慈悲和希望的信息。帕克和他妻子及两岁的女儿一道聆听了达赖喇嘛的一次演讲。

帕克说:“首先,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民。然后我们才属于某个国家、某个地区,某个宗教、某个城市等等。首先我们都是人,这才是问题的核心。所以,我们不应该让那些事情和其他事情混为一谈。我们必须慈悲为怀。”

“慈悲的种子”会议的组织者希望,其他十五万参加这次会议的人能得到这个信息,并且把这个信息传达给全世界的朋友和家属。

Post by 途径 on 2008, April 16, 4: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才不要,我才不要达赖当我的精神领袖,他当精神领袖那天我就自杀示威给他看.管他是好人坏人,我才不要任何人当我的精神领袖.谢了他这份好意了.

Post by 我的天啊 on 2008, April 16, 3: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中共对西藏独立建国的“庄严承诺”

“我们就向全世界全中国宣布:波巴(藏族)人民共和国于一九三六年五月一日正式建立。所有藏康青的领土应当永远归波巴自己管理......千余年前,我们波巴的祖宗曾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加普帝国,包括康,藏,青海及四川,甘肃,云南各一部。 这个帝国独立三百多年,卒被中国汉族皇帝千谋百计的征服了。到满清皇帝三次讨蕃,赵尔丰剿平康炉,陈遐龄......张团长,哪个不抱大汉族主义,抱灭番政策呢?......不甘心灭亡的波巴人民,奋起啊! 要独立自由,要在世界上永远成为独立,自由的人民!”

“党的策略是领导广大番人下层群众的独立解放运动,甚至成立完全独立的波巴依得瓦共和国、波巴依得瓦政府。”

“并从西历一九三六年起改元为波巴人民共和国元年。”

“我们的旗帜是波巴独立,我们当前的任务是兴蕃灭蒋。”

“一切赞助和同情波巴人民独立的国家或民族、政府和军队都是波巴人民的朋友。”

“理希望短期内得到各方面亲密联合,并派代表来参加,共举波巴独立的伟大事业。”

注:前文摘自1936年5月中共拟定的《波巴独立政府组织大纲》和《波巴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宣言》。

Post by a on 2008, April 15, 4: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去TMD的和平抗议!

看到第一段“和平抗议”这句鸟话便知文章大概了。
甘孜那边打死几个喇嘛怎么啦?DG也没有否定啊,进攻政府和派出所,换谁在当地都会开枪,换西方政府也会开枪!不信叫ZD进攻米国警察44?难道还等人冲进来杀自己!
唯一认同一点,应该将DL喇嘛和藏青会等实际组织区分对待。

唯一认同一点,应该将DL喇嘛和藏青会等实际组织区分对待。

Post by 中国人 on 2008, April 15, 3: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我是一个普通的海外留学生,我不支持共产党,但我也绝不相信政教合一的统治会给人带来真正的幸福, 这只有在愚民政策下才可能行得通。西方的民主也是绝对强调政教分离的。 其实我打心眼里很同情这次闹事的藏民,从他们动手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心中的佛已经被砸碎了, 他们以他们的行动在玷污佛教。

我的藏人朋友也跟我说过,西藏黄教,红教之争比一般党派之争还要野蛮,根本就不是所有的藏人都相信达赖喇嘛。如果达赖喇嘛回去了,天平只朝一边倒,西藏真的就能稳定吗?

佛教讲的是清心寡欲,佛不在形而在心。 争取政治利益是一回事,但请尊重佛教,不要玷污它。 谢谢。

看你的留言板清一色的一边倒声音,很让人怀疑,该不会你也搞审核,把不和谐的声音给和谐掉吧。

Post by cecile on 2008, April 15, 8: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引用 起来 说过的话:

现在没有必要谈什么,应该立即欢迎达赖喇嘛回到自己的家拉萨,并且正式宣布达赖喇嘛为中国精神领袖,给西藏起码的真正自治权,中国才会成为超级负责任的大国。
中国人在达赖喇嘛的精神指导下真正开始崛起,建立起和谐社会,开放言论,中共政府要信任中国人,把人当人看,枪口下的和平是会失败的。


我認同這種說法。而達賴喇嘛也曾經強調,中國和西藏可以建立一種互惠關係,即中國提供物質的支援,而西藏則為心靈空虛的漢人提供佛的教法。

他洞見了,中國人現在以至未來,最大的困境不在於是否能掘起或成為經濟強國什麼的,而是在基本為人的善良,關愛,同情,包容等品質,都被殘暴,敵視,仇恨,非智性,謊言所替代時,中華民族或將變成一個集體瘋狂的民族。燥動的靈魂,找不到安身立命之處。那所能形成的祸,無法估計。

於是這民族還能留下什麼呢?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呢?隨手拋弃祖先,還祸留下一代。

Post by hanabi on 2008, April 14, 8: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西藏加油

Post by 豬 on 2008, April 14, 7: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廣義的來說   所有的人都是我們遙遠的家人  
我是住在台灣南部的學生
但我覺得同在這片天空下   處境也如此相似
只是我們幸福許多
願我在西藏的家人有天能夠大聲且驕傲的宣告
藏族的一切一切並不比漢族差   也不比漢族好
因為嚴格來說根本無法比較吧    沒有文化是低等的
所有的文化同等存在   文化並不是可以比較的膚淺東西
而這些是我的公民課本教的   簡單幾句   實行卻困難的句子
台灣的人好幸福   真的真的    就算在總統府前大罵總統也不會被抓走   想說甚麼就說甚麼   然而別人甚麼時候有這種權力了   想到這裡眼框又濕了  
願離天空最近的地方也能有真正自由的空氣

Post by 豬子 on 2008, April 14, 7: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中國共產党雖冠中國之名,不過牠並不是中國人這個群體的代表,請不要誤會了。
現在的中國只是國際共產殖民主義的領地,中國則是這個領地的地理位置而矣!中國奴哪有這種本事和共產党平起平坐!真要說代表,也只能說牠是十三億奴隸的主人吧。
不過,說真的,國際共產殖民主義在中國這地方搞的殖民地奴化教育的確是空前成功的。所以,不少的奴隸竟然把自已當作主人,而對其他奴隸呼呼喝喝;甚至在逃離了這個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超級大監獄之後,依然為捍衛昔日的奴隸主而忙個不停,不過在西藏就太失敗了!

Post by 中華兒女 on 2008, April 14, 5: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我們從中共的種種表現中不難看出,中共用一切辦法來鎮壓,西藏所發生抗暴,爲了便利掩蓋事情的真相,不讓外國記者或團體到西藏進行採訪和視察。中共對目前在西藏所發生的抗暴絲毫沒有解決方案,而用一切卑鄙的手段來逃避社會的指責。還在演講臺上嬉皮笑臉地說什麽這是中國的内政,外國人不得干涉等自欺欺人的演講。如果是自己的内政,為什麽會發生内亂?為什麽對自己的民衆動用重武器?為什麽不考慮自己有沒有錯誤的路綫或錯誤的民族政策?為什麽把和平示威的群衆逼向絕路?為什麽玩這種民族主義的把戲呢?請問現在藏人居住的地方那裏沒有軍隊駐扎?

Post by kalsang on 2008, April 14, 3: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http://junshi.club.xilu.com/emas/msgview-821955-1023642-1.html

Post by 良心 on 2008, April 14, 12: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本人汉族,与王力雄有过一面之交,也看过他的作品,认为是诚挚中肯的。曾希望他的想法能被采纳,因为那是对这个复杂问题的最善意的探索。可是,发生拉萨314事件以来,事情每况愈下,就在唯色的博客里,依然是充满了仇恨,怨尤,悲愤,这和汉族愤青的态度并没有多少差别。让人失望。仇恨是容易的,也是不负责任的,无论是藏对汉,汉对藏,亦或是达兰萨拉与北京。政治博弈还远未结束,我不相信任何一方,达兰萨拉或北京,如自己所说的那般无辜与可怜,而责任却全在对方。如此恶言相向,只会导致冲突。那么流血就算是神圣的,也是可悲的。

Post by 李妍 on 2008, April 14, 12: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奉劝中共,放下屠刀,向西藏人民忏悔,作出道歉和赔偿。不要再耍无赖,制造血腥恐怖,做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

现在没有必要谈什么,应该立即欢迎达赖喇嘛回到自己的家拉萨,并且正式宣布达赖喇嘛为中国精神领袖,给西藏起码的真正自治权,中国才会成为超级负责任的大国。

中国人在达赖喇嘛的精神指导下真正开始崛起,建立起和谐社会,开放言论,中共政府要信任中国人,把人当人看,枪口下的和平是会失败的。

Post by 起来 on 2008, April 14, 10: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资深媒体人吴葆璋分析围绕奥运各种力量
【大纪元4月13日讯】自北京奥运火炬在境外传递以来,在全球引发了抵制中共血腥奥运、抗议中共践踏人权的抗暴浪潮,4 月11号,本台记者专访了资深媒体人、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先生,他认为中共一开始就把奥运政治化,用谎言暴力,把奥运当做一种人质、手段。他还说看起来是一场奥运,实际上是一场中国命运的赌博。现在全球协约抗暴局面再次呈现给世界,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欧美各国抗议中共暴行的又一个高峰。他指出这一现象揭示着,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道德与正义也开始了一体化的进程。
联结收听
下面请听采访录音。
记者(录音):吴先生,从北京奥运的火炬在世界传递以来,抗议的呼声愈演愈烈,特别是在巴黎遭到奥运会有史以来火炬传递过程中规模最大的抗议,想请您谈谈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
吴葆璋(录音):一件事情就是中共在举办奥运的时候明确的提出要举办一次人文奥运、绿色奥运,当初是有所承诺的,就是说希望在举办奥运的时候,能够把人权问题得到一些改善,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是越接近奥运呢,从北京传出来的消息越不好,反倒中共政权变本加厉的践踏人权,而且在3月份的时候在西藏用武装的办法来镇压,这样一种办法使整个的世界舆论感到哗然。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长期以来欧美的舆论对于达赖喇嘛还是有公证的看法的。达赖喇嘛本人并不要求独立。在20年前,我在斯特拉斯堡采访的时候,曾经见过达赖喇嘛,那个时候北京政权和达赖喇嘛曾经达成过一个《斯特拉斯堡协议》,这个协议明明确确的说,达赖喇嘛是不要独立的,这个协议还规定呢,整个的西藏的国防和外交事务由北京管,宗教和文化事务由西藏人自己来解决,所以很长时间以来,达赖喇嘛就说他是不要独立的,反对暴力斗争的。
最近,我看了一个电影,法德电视台共同播出的一个记录片,这个记录片很清楚,在五十年代的时候,达赖出走以后,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资助年轻的藏人进行武装抗暴,这件事情达赖喇嘛当时就是反对的。所以后来,达赖喇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和平奖不是随便获得的,那是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确实是主张非暴力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整个的背景就是说,中共又在用暴力和谎言来迎接奥运、来准备奥运,这件事情全世界是不能够接受的。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是自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欧美各国抗议中共暴行的又一个高峰。
记者:我们知道在抗议活动中,记者无疆界组织可以说是首当其冲了,这些抗议者是否像中共宣传的那样是中国“境外的敌对份子”?他们抗议的是什么?他们的目地又是什么呢?
吴葆璋(录音):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因为现在凡是参加了游行的,这个西藏人呢中共就给扣上一个帽子叫‘藏独份子’,人家西藏很多人根本不要独立,就是要自治。达赖喇嘛说的很清楚。现在凡是抗议中共的藏人,就是叫‘藏独份子’。外国人只要抗议中共的暴行的,那就是‘境外的敌对份子’。他们还是一种阶级斗争哲学在起作用。
但是,像记者无疆界这样的组织呢,这些人我跟他们很熟悉,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到去年仍然对中共当局抱着很大的希望,抱着很大的幻想。他们到了北京去,找了中共当局的负责人,“你们要办人文奥运,很好,希望你们兑现你们的诺言。” 因为是保护记者组织,提出要释放记者,释放网络作家。他们去年去的时候,中共当局接待他们的人答应的很好,但是后来事情恰恰相反。
大家都知道,像提出了‘不要奥运要人权’的东北的农民杨春林,像胡佳这样一个年轻的佛教徒,贡献于维权事业的这样一个和平的斗士,这样的一些人,在越靠近奥运的时候,越公开的宣布,一个判5年,一个判3年半。就这样一些事情,还有其他的一些记者、新闻工作者受到迫害。在这种情况下,记者无疆界开始慢慢对中共完全失望,觉得这样一个政权,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它根本说话不算话,而且它一直用暴力来治国。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就决定提出来和平示威。“政界领导人不要去参加北京奥运”,这是记者无疆界组织首先提出来的。这个就把事情区别开,把责任分开了,就起到很大的动员作用。
在北京奥运火炬在巴黎接力的整个过程里面,记者无疆界组织完全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做法。他们在铁塔的南坡挂出了手铐五环旗。记者无疆界秘书长儸伯特•梅纳,在火炬到达的那天当晚,正好下大雪,他趁这个机会和两个登山运动员爬到了巴黎圣母院的屋顶上,在屋顶上的一个小窝棚里面过了一夜,都是零下的温度。那么在第二天等火炬来的时候,他们就把手铐五环旗从巴黎圣母院的正门的顶上放下来。都是这样一些动作。他的亚洲部负责人万桑•布鲁塞尔也是,喊口号、挥舞旗帜,没有其它动作。所以,到现在为止,法国司法当局对这件事情也很重视,但是认为他们都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动作,所以对记者无疆界组织不做任何的司法追究。
应该明白的一个道理,就是这些人,他们不是中国人的敌人,特别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他们非常同情中国在高增长的情况下的一些受害者,所以像记者无疆界组织、像大赦国际这样一些组织,他们是真诚的愿意帮助中国人民往前走的。
记者(录音):还有一个问题,很多的留学生,中国大陆的老百姓,他们可能会想,奥运会是一个体育盛会,是一个纯运动性的集会,那为什么和政治联系起来呢?
吴葆璋(录音):这个问题实际上只要仔细想一想就清楚了,是谁把奥运会和政治联系起来呢?既然是办一个纯粹的体育运动会,为什么要把一个杨春林判5年徒刑,为什么要把胡佳判3年徒刑?既然是一个纯体育运动会,为什么要逮捕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既然是纯运动的一个技术性的运动会,为什么要逮捕那么多维权的人士?还有那么多的地下教会的人。就是说现在为了准备搞这个奥运,搞所谓的这个清场,这个清场是什么意思,清场完全是一种政治的行动,人家这些人都没有去反对奥运,杨春林也不过就说,因为失地的农民你不去维护,去办这个奥运,他就说了一个我们宁可要人权不要奥运,这是一种言论的问题。
那么一开始中共当局就把它政治化了,为了要办这个奥运,要抓这么多人,要判这么多人死刑,在西藏这个问题也是这样问题,它也是因为这个奥运这个事情,所以对西藏人这么狠的下手,所以一开始它就已经把它政治化了,并不是别人把它政治化。它要办人文奥运,你去看看中共自己的材料,大说特说的人文奥运,不说它们当年申请报奥运的时候那些讲话了,再拿出来看看,所以一开始它就把它政治化了,并不是我们来政治化。
他们实际上也很清楚,因为我在新华社工作过,每到这个时候大使馆就要动员一批华人,让这些华人按照中共党报的说法去说、去宣传,每到这个活动的时候就需要一个政治拉拉队,有些华人不明真相的就跟上去了,有些华人是为一些经济利益不敢得罪大使馆,在这种情况下也就跟着去做。但是这种事情已经重复了多少次了,将来有一天他们自己会感到非常没趣的。
记者(录音):它的本来目地就是说这个奥运火炬在世界上传,是想给它造一种声势,现在等于这种声势是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而且我看到欧美首脑在之前态度还不是很明朗,现在在抵制奥运开幕式的问题上有态度上的转变,那您看是为什么呢?
吴葆璋(录音):大家在反对你在办奥运的时候,不兑现你的诺言,不是办一个人文的奥运,而是要办一个血腥镇压的奥运,人家就觉得这样一件事怎么能够做呢?不能做,这是一个大的背景。
一个导火索吧可以说,就是北京奥运的火炬到了伦敦以后呢,它有一个穿着蓝衣服的中国的特警,这批人呢,非常粗野,以致引起了伦敦奥运组委会主席的抗议,因为他讲,在整个的传递的过程里面呢,一切是中国人说了算,而且在传递的过程中几次对他推推搡搡的,三次这样的情况。他非常恼火,他是奥委会主席,他也希望办成了这个奥运,结果没想到他遇到中国人这么狂妄的、野蛮的对待,所以这样一下子他就愤怒了,找到了奥委会主席谈了,而且跟英国当局谈了,英国首相布朗本来明确的说要参加北京奥运,他一怒之下明确的说,我不去北京奥运。这类挑衅性行为呢在巴黎也发生了,因此这些东西都促进整个的西方社会对中国非常反感。
记者(录音):离奥运会还有不到四个月了,就您的观察,在今后的四个月中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吴葆璋(录音):我觉得这四个月是很关键的四个月,也可以说这是对于中国今后政治前途,中国今后的发展具有战略性意义的四个月。大家可以想一想,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是一个什么样局面,全世界都在对北京说 ‘不’,现在这个局面也在向这个方向发展,如果中共继续镇压老百姓,继续制造谎言,继续把奥运当作一种人质、当做一种手段,来达到某种政治目地的话,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所以看起来是一场奥运,实际上是一种关于中国命运的赌博,在这个问题上,中共能不能采取正确的态度来处理,我们一直在观察这个问题,将来事情到底如何,现在的主动权呢实际上应该是掌握在中共手里,看它如何表现。
记者(录音):谢谢您,吴先生。
以上新闻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泓、明月法国巴黎采访报导。(http://www.dajiyuan.com)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4, 10: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资深媒体人吴葆璋分析围绕奥运各种力量
【大纪元4月13日讯】自北京奥运火炬在境外传递以来,在全球引发了抵制中共血腥奥运、抗议中共践踏人权的抗暴浪潮,4 月11号,本台记者专访了资深媒体人、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先生,他认为中共一开始就把奥运政治化,用谎言暴力,把奥运当做一种人质、手段。他还说看起来是一场奥运,实际上是一场中国命运的赌博。现在全球协约抗暴局面再次呈现给世界,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欧美各国抗议中共暴行的又一个高峰。他指出这一现象揭示着,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道德与正义也开始了一体化的进程。
联结收听
下面请听采访录音。

记者(录音):吴先生,从北京奥运的火炬在世界传递以来,抗议的呼声愈演愈烈,特别是在巴黎遭到奥运会有史以来火炬传递过程中规模最大的抗议,想请您谈谈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

吴葆璋(录音):一件事情就是中共在举办奥运的时候明确的提出要举办一次人文奥运、绿色奥运,当初是有所承诺的,就是说希望在举办奥运的时候,能够把人权问题得到一些改善,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是越接近奥运呢,从北京传出来的消息越不好,反倒中共政权变本加厉的践踏人权,而且在3月份的时候在西藏用武装的办法来镇压,这样一种办法使整个的世界舆论感到哗然。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长期以来欧美的舆论对于达赖喇嘛还是有公证的看法的。达赖喇嘛本人并不要求独立。在20年前,我在斯特拉斯堡采访的时候,曾经见过达赖喇嘛,那个时候北京政权和达赖喇嘛曾经达成过一个《斯特拉斯堡协议》,这个协议明明确确的说,达赖喇嘛是不要独立的,这个协议还规定呢,整个的西藏的国防和外交事务由北京管,宗教和文化事务由西藏人自己来解决,所以很长时间以来,达赖喇嘛就说他是不要独立的,反对暴力斗争的。

最近,我看了一个电影,法德电视台共同播出的一个记录片,这个记录片很清楚,在五十年代的时候,达赖出走以后,美国中央情报局曾经资助年轻的藏人进行武装抗暴,这件事情达赖喇嘛当时就是反对的。所以后来,达赖喇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和平奖不是随便获得的,那是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确实是主张非暴力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整个的背景就是说,中共又在用暴力和谎言来迎接奥运、来准备奥运,这件事情全世界是不能够接受的。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是自从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欧美各国抗议中共暴行的又一个高峰。

记者:我们知道在抗议活动中,记者无疆界组织可以说是首当其冲了,这些抗议者是否像中共宣传的那样是中国“境外的敌对份子”?他们抗议的是什么?他们的目地又是什么呢?

吴葆璋(录音):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因为现在凡是参加了游行的,这个西藏人呢中共就给扣上一个帽子叫‘藏独份子’,人家西藏很多人根本不要独立,就是要自治。达赖喇嘛说的很清楚。现在凡是抗议中共的藏人,就是叫‘藏独份子’。外国人只要抗议中共的暴行的,那就是‘境外的敌对份子’。他们还是一种阶级斗争哲学在起作用。

但是,像记者无疆界这样的组织呢,这些人我跟他们很熟悉,他们都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到去年仍然对中共当局抱着很大的希望,抱着很大的幻想。他们到了北京去,找了中共当局的负责人,“你们要办人文奥运,很好,希望你们兑现你们的诺言。” 因为是保护记者组织,提出要释放记者,释放网络作家。他们去年去的时候,中共当局接待他们的人答应的很好,但是后来事情恰恰相反。

大家都知道,像提出了‘不要奥运要人权’的东北的农民杨春林,像胡佳这样一个年轻的佛教徒,贡献于维权事业的这样一个和平的斗士,这样的一些人,在越靠近奥运的时候,越公开的宣布,一个判5年,一个判3年半。就这样一些事情,还有其他的一些记者、新闻工作者受到迫害。在这种情况下,记者无疆界开始慢慢对中共完全失望,觉得这样一个政权,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它根本说话不算话,而且它一直用暴力来治国。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就决定提出来和平示威。“政界领导人不要去参加北京奥运”,这是记者无疆界组织首先提出来的。这个就把事情区别开,把责任分开了,就起到很大的动员作用。

在北京奥运火炬在巴黎接力的整个过程里面,记者无疆界组织完全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做法。他们在铁塔的南坡挂出了手铐五环旗。记者无疆界秘书长儸伯特·梅纳,在火炬到达的那天当晚,正好下大雪,他趁这个机会和两个登山运动员爬到了巴黎圣母院的屋顶上,在屋顶上的一个小窝棚里面过了一夜,都是零下的温度。那么在第二天等火炬来的时候,他们就把手铐五环旗从巴黎圣母院的正门的顶上放下来。都是这样一些动作。他的亚洲部负责人万桑·布鲁塞尔也是,喊口号、挥舞旗帜,没有其它动作。所以,到现在为止,法国司法当局对这件事情也很重视,但是认为他们都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动作,所以对记者无疆界组织不做任何的司法追究。

应该明白的一个道理,就是这些人,他们不是中国人的敌人,特别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他们非常同情中国在高增长的情况下的一些受害者,所以像记者无疆界组织、像大赦国际这样一些组织,他们是真诚的愿意帮助中国人民往前走的。

记者(录音):还有一个问题,很多的留学生,中国大陆的老百姓,他们可能会想,奥运会是一个体育盛会,是一个纯运动性的集会,那为什么和政治联系起来呢?

吴葆璋(录音):这个问题实际上只要仔细想一想就清楚了,是谁把奥运会和政治联系起来呢?既然是办一个纯粹的体育运动会,为什么要把一个杨春林判5年徒刑,为什么要把胡佳判3年徒刑?既然是一个纯体育运动会,为什么要逮捕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既然是纯运动的一个技术性的运动会,为什么要逮捕那么多维权的人士?还有那么多的地下教会的人。就是说现在为了准备搞这个奥运,搞所谓的这个清场,这个清场是什么意思,清场完全是一种政治的行动,人家这些人都没有去反对奥运,杨春林也不过就说,因为失地的农民你不去维护,去办这个奥运,他就说了一个我们宁可要人权不要奥运,这是一种言论的问题。

那么一开始中共当局就把它政治化了,为了要办这个奥运,要抓这么多人,要判这么多人死刑,在西藏这个问题也是这样问题,它也是因为这个奥运这个事情,所以对西藏人这么狠的下手,所以一开始它就已经把它政治化了,并不是别人把它政治化。它要办人文奥运,你去看看中共自己的材料,大说特说的人文奥运,不说它们当年申请报奥运的时候那些讲话了,再拿出来看看,所以一开始它就把它政治化了,并不是我们来政治化。

他们实际上也很清楚,因为我在新华社工作过,每到这个时候大使馆就要动员一批华人,让这些华人按照中共党报的说法去说、去宣传,每到这个活动的时候就需要一个政治拉拉队,有些华人不明真相的就跟上去了,有些华人是为一些经济利益不敢得罪大使馆,在这种情况下也就跟着去做。但是这种事情已经重复了多少次了,将来有一天他们自己会感到非常没趣的。

记者(录音):它的本来目地就是说这个奥运火炬在世界上传,是想给它造一种声势,现在等于这种声势是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而且我看到欧美首脑在之前态度还不是很明朗,现在在抵制奥运开幕式的问题上有态度上的转变,那您看是为什么呢?

吴葆璋(录音):大家在反对你在办奥运的时候,不兑现你的诺言,不是办一个人文的奥运,而是要办一个血腥镇压的奥运,人家就觉得这样一件事怎么能够做呢?不能做,这是一个大的背景。

一个导火索吧可以说,就是北京奥运的火炬到了伦敦以后呢,它有一个穿着蓝衣服的中国的特警,这批人呢,非常粗野,以致引起了伦敦奥运组委会主席的抗议,因为他讲,在整个的传递的过程里面呢,一切是中国人说了算,而且在传递的过程中几次对他推推搡搡的,三次这样的情况。他非常恼火,他是奥委会主席,他也希望办成了这个奥运,结果没想到他遇到中国人这么狂妄的、野蛮的对待,所以这样一下子他就愤怒了,找到了奥委会主席谈了,而且跟英国当局谈了,英国首相布朗本来明确的说要参加北京奥运,他一怒之下明确的说,我不去北京奥运。这类挑衅性行为呢在巴黎也发生了,因此这些东西都促进整个的西方社会对中国非常反感。

记者(录音):离奥运会还有不到四个月了,就您的观察,在今后的四个月中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吴葆璋(录音):我觉得这四个月是很关键的四个月,也可以说这是对于中国今后政治前途,中国今后的发展具有战略性意义的四个月。大家可以想一想,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是一个什么样局面,全世界都在对北京说 ‘不’,现在这个局面也在向这个方向发展,如果中共继续镇压老百姓,继续制造谎言,继续把奥运当作一种人质、当做一种手段,来达到某种政治目地的话,我觉得这是很危险的。所以看起来是一场奥运,实际上是一种关于中国命运的赌博,在这个问题上,中共能不能采取正确的态度来处理,我们一直在观察这个问题,将来事情到底如何,现在的主动权呢实际上应该是掌握在中共手里,看它如何表现。

记者(录音):谢谢您,吴先生。

以上新闻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泓、明月法国巴黎采访报导。(http://www.dajiyuan.com)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4, 10: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观念的力量-献给不愿意违背祖先文化的西藏人
刘军宁(北京)
这套书的出版使我想到二十年前开始流行的看法。这种看法认为,中国意识的症结是某种文化决定论。这样的看法在中国今天也很有影响。即中国意识的危机也在于 把文化观念看成最为重要的东西,以观念决定社会政治的进程。另外,在中的情形是长期贬低观念的重要性。无论从二十世纪初还是今天,都是如此。当年胡适先生 就主张要多研究问题,少研究些作为系统化观念的主义。从 1949 年以来到今天,所有教科书里都在说世界是物质决定的,不是观念决定的,长期的唯物主义教育把观念的重要性贬低到几乎等于零的程度。后来,邓小平说不争论, 尤其不能由观念构成的主义问题上进行争论。九十年代以来,很多知识分子主张:“思想淡出,学术凸现”。思想是观念的综合,是对道的追求。学术只是学学 “术”而已。在中国,没有人指责你不思想,而到处都有人说,你不学“术”。如此以来,观念的重要性始终得不到承认。

人是欲望的动物,也是观念的动物。人还是把欲望与观念结合起来的行动者。人要思考,而思考就离不开观念。文明之间的差异不是人与人之间欲望的差异造成的, 而主要是文明与文明之间的观念差异造成的。所以,观念非常重要。贬低观念是唯物主义长期占统治地位的必然结果。贬低观念与思想在当前的政治和人生谋略中也 许是“合理的”。但是其长期结果对文明而言,却是灾难性的。贬低观念并不能把观念贬低掉。相反,当你贬低观念的重要性时,坏的观念就乘虚而入,恶的观念就 占上风。“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是貌似合理的选择。因为没有观念,就没有问题。问题都是依据特定的观念判断出来的。 任何一个问题都是从观念出发的,没有观念就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没有正义观念,不正义就不是个问题,那还怎么研究社会中具体的那些“不正义”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我们从物质观念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中国的问题不是要试图通过观念来解决问题,而是要通过贬低观念的意义来解决中国问题,这才是中国最大的问题 ; 不承认观念的观念问题,通过绕过观念问题仅靠唯物主义就可以解决中国问题,这是中国一直以来很大的问题。

这套书的意义是很大的,从它出版过程艰难曲折也反映出在中国树立观念的重要性之艰难。因此,反倒更要树立观念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在读者中的地位,学者中 的地位,在大学生中的地位。应该说正确的观念很重要,错误的观念同样很重要,只有你把观念的问题、观念的重要性充分展开了,那么错误的观念得到普遍认可的 机会才相对比较小。所以我觉得我们这套书里还少了第一本书,就是应该选一本关于“观念”本身的书。如果有这样一本书,那么这套书就比较完美了。

从学术角度来说,还要区分几个概念之间的关系,有的是概念 concept ,有的是概观 conception ,有的是观念 idea ,有的是理想 ideal ,我觉得这些所有的根本是观念的重要性,所以我期待看到我们这套里有一本书叫《观念》,而且通过这套书能够有助于重新确立观念在中国意识里的重要性,谢谢大家!

2008年3月18日在万圣书园举行的“《大家西学》出版座谈会”上的发言。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4, 9: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西藏危机,诱发中国革命
毕文稼(加拿大)
拉萨骚乱引发了近十几年中国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两个星期过去了,震荡的余波依然不断:除了海外流亡藏人一周又一周的全球抗议之外,欧美国家的媒体和部分政客,开始持续推动”抵制奥运“的热潮。尤其是既不损害运动员青春、又能达到政治抵制中国官方的“抵制奥运开幕”,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的西方官方采取的行动。

西藏危机之后,台湾大选马英九获胜,台海战争危机有所缓解,北京借助胡锦涛与美国布什对话,向马英九释放了善意的和谈讯息;但中南海对马英九怀疑重重,加之多年养虎为患形成的军方强硬态度,必将导致两岸和平谈判容易,但大陆内部意见很难统一的尴尬局面。

“今年恐怕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温家宝总理在两会记者会上吐露了自己的担忧,对于年初大雪灾、通货膨胀以及2008年可能发生的经济危机,表达了自己的深深忧虑。西藏危机之后,引发的全球抗议和抵制奥运热潮,将很有可能把2008年演变为“中国政治最困难的一年”。

中国历史到了新的拐点,2008之后,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的双重爆发,将极有可能诱发一场新的革命,而西藏危机就是这场革命的起点。

30年改革开放从经济上实现了中国的富裕和进步,并最大程度的放松了对个人的束缚,欣欣向荣的经济也成了中国官方炫耀的资本。中国公民经济走向自主和独立,尽管并不必然带来对政治变革的呼吁,但是却为政治变革储存了能量,准备了土壤。

专制者尽管很清楚“经济崛起带来个人自由并引发政治呼吁”这个道理,但仍然有“经济自由赎买政治权利”的天真幻想,政治改革就这样被无限期的拖延下来了。然而,互联网的出现,极大的颠覆了这种拖延策略,打破了官方的天真幻想;10年来,中国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既为官僚资本家创造了巨大的利润,也为全国民众提供了极为难得的启蒙资讯。人权、公民社会、议会、选举、公民投票等等决定着西方国泰民安的资讯,孕育了新一代政治变革者,而正是他们,正在借助于经济的自主,成为中国革命的主角。

积十多年经济崛起带来的国库充盈,在分配体系上极为不公正,导致了中国仅仅十几年就从相对公平的社会主义社会,快速堕落成贫富分化最大的资本主义社会,而严重的贫富分化和阶层对立,既为社会的裂变聚集了能量,更为革命的爆发准备了炮灰。

在国库资金流向官僚资本腰包同时,中国重金推动发展了军事现代化,试图在必要时机,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近年以来,“牺牲西安以东,与美国打核战”的言论,以及“导弹猎杀废弃卫星”的举动,都令西方社会相当警惕。自2005年以来,在一大批军事智囊的批评之下,美国军方以及自911以来相当亲密中国的美国政府,对中国威胁的看法渐渐升温并意见一致,如何抵御中国的军国崛起最近已成为西方学者研究争论的主题。

另外,以出口为崛起主导的中国经济,很有可能在西方国家的联手之下,遭遇严重打击,近半年来,欧美国家对于中国出口的部分玩具、食品、医药执行了严厉的召回制度,导致中国的玩具厂商和食品卫生主管领导相继自杀。因西藏危机引发的全球批评,会不会在2008年及其之后,引发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经济制裁还不得而知,但中国因出口受限爆发经济危机的话,必然引发政治危机,甚至诱发一场革命。

近几日来,代表了中国经济崛起的股市,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一年多以来,“中国政策股市”对奥运的憧憬期待,使深沪股市成为全球投资者的焦点,然而,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奥运概念的泡沫破产,沪深股市的崩盘危机始终横亘在股民的心头。9月份奥运会一过,中国股市如果出现崩盘现象的话,“股民革命”也将成为这场革命的生力军。

2008年,繁华转首成空,危机在酝酿之中,岩浆在地下沸腾,革命还是转型?转型能否追上革命?都将令中南海权贵夜不成寐、忧心忡忡。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4, 8: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欧盟27国外长就西藏局势发表声明



据路透社3月29日(周六)报导,欧盟外长29日当天就西藏局势发表声明:

"欧盟27国外长与欧洲议会就西藏局势进行了讨论。

欧盟再次重申,对中国西藏自治区内发生的事件表达强烈关注。欧盟对所有暴力行为表示谴责,并对死难者表示尊敬。

欧盟呼应结束暴力手段,并要求(中共当局)应遵守国际准则对待被捕人士。

欧盟希望(中共当局)能做到信息透明,并允许传媒自由出入西藏。

欧盟注意到达赖喇嘛近期坚持非暴力与只求"西藏自治",而非"西藏独立"的公开承诺。欧盟呼吁双方进行实实在在的、有建设性的对话,讨论如何保持西藏的
语言、文化与传统等核心议题。

欧盟将继续密切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此外,受西藏事件的影响,一些欧洲国家元首已宣布不会出席8月份的北京奥运。据英国《卫报》3月29日报导,2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宣布她"没有出席8月份北京奥运的计划"。此前27日,波兰总理塔斯科(Donald Tusk)及捷克总统克劳斯(Vaclav
Klaus)亦表示"不会出席北京奥运"。法国总统萨尔科奇(Nicolas Sarkozy)及比利时政府都表示,如果西藏局势恶化,不排除抵制北京
奥运的可能。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4, 8: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汤川说:“坦白说,参与声援西藏的这项活动,内心还是感到很害 怕,好象小沙丁鱼面对核子动力潜艇。”----我同情藏人,尊敬达赖喇嘛,更渴望中国有人权,来保证每一个人的权益,而不是只有某组织的利益。我和周围很多汉人朋友一样,不敢上街去公开表示同情藏胞,我怕我被有关部门拍照,我的生命会遭不测。
请原谅我的胆怯,但慈悲在我心中。只能祈祷,在这个世道中,请藏胞多保重。。。。。祝达赖喇嘛健康。。。。

Post by 加拿大汉人 on 2008, April 14, 6: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博主在北京嗎?不是說大陸沒有言論自由嘛,你怎么還寫呢?這個網站為什麽沒有被封掉啊。。不理解。

Post by owen on 2008, April 14, 4: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我们是脏毒也好,是打砸抢分子也好,一小撮也好。我们愿意和我们的西藏民众一起承担所有的罪名。你们中国人能恨得起来我们也能够承担得起。我们的祖先有的是在共产党监狱里蹲20多年的历史经验。我们的母亲们也有怎样苦苦等待自己孩子的经历。忍辱负重是这个民族命中注定的归宿。同样,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被毁灭寺院的时代的到来,我们当然不会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参加抗暴而出卖参加了抗暴的同胞。我们也绝不会因为他们妖魔化了我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而与他们同流合污。我们比49年前的西藏大不一样,他们有毁坏寺院的决心,我们也有怎样修复被毁坏的寺院的经验和怎样在其他国家建立一个同样的寺院的经验。我们知识分子绝不允许中国人污蔑我们的宗教领袖。绝不允许以破坏宗教领袖为目的的灭绝西藏文化的运动在西藏得逞。从3月10日到现在的一个多月的政治动向来分析。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在西藏人民心中抹去达赖喇嘛的精神支柱地位。这个是他们从撕毁了十七项协议后就开始实施了,在每一次的运动都想办法实施。可是都没有得逞。这一次又像以打击打砸抢的名义,扣上藏独的帽子又像89年一样除理我们。我们往下走看吧。50年100年我们就耗吧!你们不要以为西藏人就是你们一样可以忘记过去吗?我们的父辈是怎样被你们推进监狱的,我们也愿意那样陪着你们。你们很我们我们受得起被恨。来吧!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14, 3: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看了讓人好傷心!!!!!!

Post by SO on 2008, April 13, 11: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这个博客除了对达赖的称颂和对中共的诋毁还有什么?
言论自由?这里有自由么?

Post by 无聊 on 2008, April 13, 9: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0804/news-gb2312-565695.html

Post by Hot on 2008, April 13, 9: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爱,托起藏族男孩的“生命绿洲”

  6年前,生活在高原绿洲城市格尔木的藏族男孩不幸患上严重腿疾,无钱医治的后果不
仅将使他终身卧床,更将毁灭一家人的所有希望。2006年7月,因为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2006届毕业生张瑞倩的到来,引发了一场用爱心托起尼尕“生命绿洲”的营救行动。

  今年,大年初一凌晨,张瑞倩在家中惊喜地接到尼尕的拜年电话:“老师,新年好!
”当尼尕用有限的汉语向张老师报告他的腿已痊愈、重新返校上课的好消息后,张瑞倩那
颗始终悬着的心才落到了实处……

  尼尕的病情让她揪心

  2006年7月,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广告专业毕业生张瑞倩参加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
部计划”的选拔,毅然选择到青海省格尔木这座高原绿洲城市服务一年。

  初到格尔木,张瑞倩按专业分到当地电视台,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她的专长,也使初出
校园的她得以快速了解当地社会、积累经验,开展她的志愿工作。

  在新闻采访中,张瑞倩了解到格尔木有一所生态移民学校——长江源民族学校明德小
学,那里的学生全部来自唐古拉山与玉树曲麻莱牧区。她自己在工作之余坚持到学校义务
代课,教他们英语基础、地理、美术,开设科学知识讲座,倾其所有知识储备帮助这些来
自牧区的孩子开眼界、长见识。

  上了半个学期的课后,张瑞倩突然发现五年级的班里出现了一张新面孔,他就是12岁
的藏族男孩尼尕,他有一双康巴人特有的大眼睛。每当张瑞倩站在凳子上出黑板报时,尼
尕总会踮着脚为她举着粉笔盒,方便她随时取用。张瑞倩怕累着他,就让尼尕放下,但他
就这么高高地举着,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她。后来,张瑞倩注意到,尼尕走路有些跛。
直到有一天,班主任扎西跟她说,尼尕又走不了路了。于是,张瑞倩在周末去移民村做助
学调查时专程去了尼尕家。经过扎西的翻译,她了解到:4年前,尼尕的右髋骨开始莫名其
妙地疼痛,但是家里没钱去医院诊治。2006年8月,尼尕走路时一只脚不小心陷进泥坑,往
外拔腿的时候那条伤腿脱臼了。一个亲戚带他去医院拍X光片,医生说,可以治,但要到内
地或者西宁去,手术费要两三万元。

  尼尕失望地回了家。尼尕的爸爸在他一岁的时候去世,尼尕一家从曲麻莱草原搬到了
格尔木的移民村,生活全靠政府每月发放的500元津贴,家里那时的积蓄总共只有600元。


  阿妈从屋子里翻出格尔木一家医院的X光报告给张瑞倩看,诊断结果为“右股骨头无菌
性坏死”。张瑞倩沉默了。一位医生朋友告诉她,尼尕4年前的腿疾可能是恶劣的环境和营
养不良造成的,后来的脱臼显然加重了病情。医生最后说“他还小,赶紧送医院,越快越
好。”

  此时,到青海做志愿工作还不到半年的张瑞倩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与紧迫。那个
夜晚,住地无法上网的她只能来到网吧把满腹的忧伤写进自己的博客,她也陷入一股浓得
化不开的郁闷中……

  救助之路惊心动魄

  这个世界的的确确可能发生“奇迹”。

  那晚,张瑞倩在上海实习的一位同事打来电话问候,心情难以平复的她忍不住说出了
孩子的情况和心中的想法,同事安慰她说,一定会尽量想办法帮助这个孩子。同事的电话
仿佛黑暗中的一粒火种,一下子点燃了她内心拯救尼尕的信心与希望。当晚,她几乎给所
有的同学和同事都发出短信,告诉尼尕急需手术费用的详情。

  第二天,同事打来电话说资金有希望了,上海也可以找到合适的医院为孩子治病。原
来,张瑞倩在上海实习的同事们听说后纷纷慷慨解囊。张瑞倩所要做的就是尽快安排尼尕
去上海做手术。孩子的妈妈得知这个好消息后,激动地连连道谢,她通过陪同老师的翻译
告诉张瑞倩:“我们全家的最大愿望就是尼尕能够顺利上学,就算手术不成功,也要谢谢
你们这些好心人!”

  在大家的积极运作下,救助行动顺利开展。为方便尼尕去上海治病,格尔木残联为孩
子捐助了一台轮椅;在上海,国际儿童医学中心为这个来自西部的孩子一路绿灯,不仅以
最快的速度让他办理入住、检查等手续,而且委派最好的儿科骨科医生和护士给予最好的
照顾,血液中心也破例免去了手术所需的输血费用。

  但是好事多磨。刚到医院做完CT检查,尼尕便被初步诊断为“肿瘤”,这一结果无异
于晴天霹雳,让张瑞倩一下子蒙了。在等待手术的整整一个星期里,张瑞倩承受着空前的
心理压力,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所有体力,来来回回帮尼尕办理所需要的种种手续。这时
,她才知道,帮助尼尕恢复健康不仅仅是筹集手术费的问题。

  妥善安排不遗余力

  幸运的是,所有的朋友不遗余力地协助她,许多素不相识的好心人也在听说张瑞倩和
尼尕的故事后深受感动,纷纷伸出援助之手。

  一位在上海师范大学读书的西藏男生无偿到医院帮助翻译康巴藏语,陪着她们在手术
室外一等就是6个小时;格尔木的志愿者也纷纷帮助两地协调,来医院探望尼尕的人络绎不
绝。最为幸运的是,医生终于查出了尼尕真正的病因,髋部的骨结核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
。10天后,尼尕终于可以出院回家。

  就在离开医院去往火车站的40分钟里,老天又送给张瑞倩最后一次“紧急考验”。那
是2007年1月1日,平时在上海提前半小时就能预定的120救护车当天只有一辆值班待命,不
能送尼尕去火车站。张瑞倩的朋友急得在电话里与120值班人员争执起来。

  张瑞倩果断地决定另想办法。当她与其他人一起把尼尕抱上出租车后,在路途还算畅
通的40分钟里,她一刻不敢耽误地用手机连拨了几十个电话,询问、联系火车站各相关机
构四处借担架。当出租车开到火车站门口后,她又迅速进站办理各种手续,终于顺利地将
尼尕抬送上了返家的列车。此前,张瑞倩已通过电话与格尔木那边联系,妥善安排了当地
接站的一切事宜。

  回家后,尼尕康复得很快、很好,能够正常走路,并重返课堂。就在张瑞倩去年暑期
结束志愿工作回南京之前,她又用剩余的捐款为尼尕买好足够量的药,用于康复期的继续
治疗。如今,还在格尔木服务的夏广明仍会抽空去看望尼尕,给予照应,不时地带给张瑞
倩这个孩子的新消息。

  目前,张瑞倩已在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继续她的求学与人生之路。
但她知道,在那个曾经挥洒过青春与热泪的高原上,有属于她的一份记忆、一份牵挂、一
份希望。
来源:《中国青年报》

Post by 藏族男孩 on 2008, April 13, 8: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从来不知道西藏还有这么大的中外公众,这次通过解放军血洗西藏的地图明确的勾出了明显的轮廓。用军队宵禁的方式,对所谓藏学家们西藏从来没有或不包括甘肃、青海、四川、云南等地藏区的说词,予以了证实。希望你们还是闭住你们的那个吃屎的嘴巴,顺着解放军的枪口画一个线看看,在以出卖你们灵魂的同时,解放军是怎样用西藏人的血画出了大西藏的图,睁大眼睛看看吧。所谓的吃狗奶长大的狗专家们!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13, 5: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拒絕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的知名人士
1月26日    英國王儲 查爾斯王子
2月12日    國際大導演 史蒂芬史匹柏
圖博抗暴事件爆發後
3月26日    捷克共和國總統  克勞斯
布拉格市長  貝姆
捷克運動暨教育部長  里斯卡
3月27日   波蘭總理  圖斯克
3月28日   愛沙尼亞總統  易維斯
3月28日    德國總理  梅克爾
                    德國外長  史坦麥爾
                    德國總統  柯勒
4月1日      日本皇室  皇室成員
4月2日      巴西總統  魯拉
4月3日      加拿大總理   哈珀
4月11日   英國首相布朗

Post by dorjeela on 2008, April 13, 4: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乐刚3月28日在交流会上演讲(乐刚,UNC东亚研究系教授,早年曾在西藏工作多年,现仍每年到西藏寻访藏民了解民情,是西藏问题的权威专家。

这次动乱的显著特点从地图上看,此次动乱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动乱除了拉萨及周边以外,集中在藏区东部的边缘地带,也就是汉藏交界处。中国的西北地区,汉藏中间杂居着回族等好几个穆斯林民族。这是一条多民族走廊,从甘南到四川境内,更是古代的藏彝走廊,是民族迁徙流动的多民族混居地区。这条多民族走廊到了云南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暴乱多发处全是靠近多民族走廊的藏族地区。这一点和1959年、1989年都不一样。

第二个特点是,动乱集中在城镇,牧区、农村都没有。闹得最严重的是甘肃省甘南州。还有一个特点,是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城镇藏族青年,也参与了骚乱。

我为什么对这次事件感到十分痛心?从孙中山的“五族共和”到共产党早期的民族平等政策,那时候西藏问题本来不是个民族问题,但是今天却演变成了民族问题。这一次,由于媒体、愤青、网络煽风点火,真的有演变成民族仇恨的趋势。我们不能因为少数藏民打砸抢,就把愤怒栽到整个藏族身上。

动乱成因的分析
我们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说得极端一些,我们这些年背叛了共产党最基本的平等思想。过去的30年,尤其是1989以后,主导社会的是“稳定”“发展”。稳定,意思就是把各种可能的动乱消灭在萌芽状态,靠镇压,而不是疏导;发展,就是用经济增长来换时间,来维护政权合法性。

这在沿海和内地似乎是可以行得通的。虽然基层抗议活动很多,但形成不了大规模。因为意识形态在汉人中还起作用。只要给老百姓一点好处,他们不会造反,可以一起做“中国梦”。

但是藏区不一样。全国每年出现的成千上万的抗议活动,在内地不会成为大规模抗争,但到了藏区,立刻就变成了民族问题。其背后的实质问题是阶级划分,而不是民族划分。我们的基尼系数已经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之一,这到了民族地区就变成民族问题。

我每年都去藏区,做过很多访谈。藏族有一定文化的老人,都说,汉人已经不信毛主席了,我们只好信达赖喇嘛。他们都是当年的翻身农奴,受了共产党教育,最痛心的不是给钱少了;这些农牧民最痛心的是,他们认为汉人自己背叛了社会主义理想,不讲民族平等。

1959年、1989年基本是喇嘛们在闹,大多数老百姓旁观。现在则有很多老百姓参与。改革开放走到今天,我们一根筋地以为发展经济就能保证祥和,导致了大量基层抗议活动。在民族地区就变成民族问题。喇嘛一闹事,遍布全球的藏独组织有很多政府支持,跟内地汉民抗议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们有规模有组织有目标。

解决问题的途径
最后我要换一个立场,来讲怎么解决问题。
有一个办法是,不妨请达赖喇嘛回来。达赖自己提出要到五台山进香,康熙建的几个喇嘛庙,在藏传佛教的地位很高。可以请他到那里去进香。双方通过会谈互相妥协。

中国政府可以考虑将藏区分成3个省,根据方言区设置卫藏省、康省、安多省。建省的好处一来藏区可以自治,对达赖身边的人有安抚作用,但又不会形成大藏区那样的“国中之国”。海外藏族一半以上是从青甘川滇出去的,他们不可能回到拉萨就罢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妥协。二来对藏区内部有好处,因为多建了两个省级行政区,即可以为当地官员接受,也便于管理。

我们能否既做到经济发展,又不引起民族问题呢?第一要想清楚为谁发展,由谁获益。这个目标要明确,也是全国性的问题。第二,环境和民族已经扯在了一起,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藏羚羊、冬虫夏草,这都是甘肃、青海等较穷的其他民族的农民掠夺的。这是大的市场经济背景下出的问题。如果把西部的贫困问题解决好,不会有那么多人往藏区跑。人类永恒的问题就是争夺资源。我们要寻求一条大多数人获利,又不破坏当地文化宗教的发展道路。否则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为什么年轻藏族闹事?还有一个原因: 由于民族语言政策问题,他们没有工作。国家法律规定藏区必须使用双语,但是这些年大量内地人进藏把当地的社会文化改变了,藏语边缘化了。全国有许多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藏族学生回到老家也找不到,发现自己竟然在老家找工作也不够格了。以前藏族从未经历过商业社会,他们的价值体系就不重商,钱多出来就送给寺院,因为看重的是来世。牧区经常搬动,也不积累财富。现在突然要他们参与现代商业社会的竞争,而且在就业和语言等问题上又不平等,放在我身上也会想造反。

所以,怎样让藏族自己成为发展的主力,政府怎样帮助他们,是否对当地人有好处,对当地文化宗教没有破坏性冲击,才是我们要考虑的。对环境也是一样。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过许多政策,比如工程队只能用当地人。我们要善于继承利用。

中国自古有句老话:“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没有种族主义传统。孔子说,有教无类。到了国民党,提出“五族共和”;共产党则是“平等团结”。因此从自己的传统资源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最佳选择。

Post by dream on 2008, April 13, 4: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乐刚3月28日在交流会上演讲(乐刚,UNC东亚研究系教授,早年曾在西藏工作多年,现仍每年到西藏寻访藏民了解民情,是西藏问题的权威专家。)

这次动乱的显著特点从地图上看,此次动乱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动乱除了拉萨及周边以外,集中在藏区东部的边缘地带,也就是汉藏交界处。中国的西北地区,汉藏中间杂居着回族等好几个穆斯林民族。这是一条多民族走廊,从甘南到四川境内,更是古代的藏彝走廊,是民族迁徙流动的多民族混居地区。这条多民族走廊到了云南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暴乱多发处全是靠近多民族走廊的藏族地区。这一点和1959年、1989年都不一样。

第二个特点是,动乱集中在城镇,牧区、农村都没有。闹得最严重的是甘肃省甘南州。还有一个特点,是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城镇藏族青年,也参与了骚乱。

我为什么对这次事件感到十分痛心?从孙中山的“五族共和”到共产党早期的民族平等政策,那时候西藏问题本来不是个民族问题,但是今天却演变成了民族问题。这一次,由于媒体、愤青、网络煽风点火,真的有演变成民族仇恨的趋势。我们不能因为少数藏民打砸抢,就把愤怒栽到整个藏族身上。

动乱成因的分析
我们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说得极端一些,我们这些年背叛了共产党最基本的平等思想。过去的30年,尤其是1989以后,主导社会的是“稳定”“发展”。稳定,意思就是把各种可能的动乱消灭在萌芽状态,靠镇压,而不是疏导;发展,就是用经济增长来换时间,来维护政权合法性。

这在沿海和内地似乎是可以行得通的。虽然基层抗议活动很多,但形成不了大规模。因为意识形态在汉人中还起作用。只要给老百姓一点好处,他们不会造反,可以一起做“中国梦”。

但是藏区不一样。全国每年出现的成千上万的抗议活动,在内地不会成为大规模抗争,但到了藏区,立刻就变成了民族问题。其背后的实质问题是阶级划分,而不是民族划分。我们的基尼系数已经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之一,这到了民族地区就变成民族问题。

我每年都去藏区,做过很多访谈。藏族有一定文化的老人,都说,汉人已经不信毛主席了,我们只好信达赖喇嘛。他们都是当年的翻身农奴,受了共产党教育,最痛心的不是给钱少了;这些农牧民最痛心的是,他们认为汉人自己背叛了社会主义理想,不讲民族平等。

1959年、1989年基本是喇嘛们在闹,大多数老百姓旁观。现在则有很多老百姓参与。改革开放走到今天,我们一根筋地以为发展经济就能保证祥和,导致了大量基层抗议活动。在民族地区就变成民族问题。喇嘛一闹事,遍布全球的藏独组织有很多政府支持,跟内地汉民抗议性质就不一样了,他们有规模有组织有目标。

解决问题的途径
最后我要换一个立场,来讲怎么解决问题。有一个办法是,不妨请达赖喇嘛回来。达赖自己提出要到五台山进香,康熙建的几个喇嘛庙,在藏传佛教的地位很高。可以请他到那里去进香。双方通过会谈互相妥协。

中国政府可以考虑将藏区分成3个省,根据方言区设置卫藏省、康省、安多省。建省的好处一来藏区可以自治,对达赖身边的人有安抚作用,但又不会形成大藏区那样的“国中之国”。海外藏族一半以上是从青甘川滇出去的,他们不可能回到拉萨就罢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妥协。二来对藏区内部有好处,因为多建了两个省级行政区,即可以为当地官员接受,也便于管理。

我们能否既做到经济发展,又不引起民族问题呢?第一要想清楚为谁发展,由谁获益。这个目标要明确,也是全国性的问题。第二,环境和民族已经扯在了一起,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藏羚羊、冬虫夏草,这都是甘肃、青海等较穷的其他民族的农民掠夺的。这是大的市场经济背景下出的问题。如果把西部的贫困问题解决好,不会有那么多人往藏区跑。人类永恒的问题就是争夺资源。我们要寻求一条大多数人获利,又不破坏当地文化宗教的发展道路。否则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为什么年轻藏族闹事?还有一个原因: 由于民族语言政策问题,他们没有工作。国家法律规定藏区必须使用双语,但是这些年大量内地人进藏把当地的社会文化改变了,藏语边缘化了。全国有许多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藏族学生回到老家也找不到,发现自己竟然在老家找工作也不够格了。以前藏族从未经历过商业社会,他们的价值体系就不重商,钱多出来就送给寺院,因为看重的是来世。牧区经常搬动,也不积累财富。现在突然要他们参与现代商业社会的竞争,而且在就业和语言等问题上又不平等,放在我身上也会想造反。

所以,怎样让藏族自己成为发展的主力,政府怎样帮助他们,是否对当地人有好处,对当地文化宗教没有破坏性冲击,才是我们要考虑的。对环境也是一样。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过许多政策,比如工程队只能用当地人。我们要善于继承利用。

中国自古有句老话:“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没有种族主义传统。孔子说,有教无类。到了国民党,提出“五族共和”;共产党则是“平等团结”。因此从自己的传统资源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最佳选择。

Post by 土人 on 2008, April 13, 4: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右边这和尚很强壮!

Post by 小知识 on 2008, April 13, 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由於京奥圣火在巴黎遭遇到激烈阻挠,大陆网友也激烈以对,开始在网路上发动抵制法,英,德,日,美,加拿大,台等等国家的货,,在大陆销售的多种外国名牌都被点名抵制。要全面抛弃包括日本车,电器用品等等的外国货.从此不用电灯,火车,汽车等等这些外国发明的东西.中共要中国人回到周口店生活.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1: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法国总统萨尔科齐会晤达赖亲信
2008年4月13日苹果日报/法国总统萨尔科齐在爱丽舍宫与西藏达赖喇嘛一名亲信见面,讨论促成北京当局与达赖对话的「一切可行性」。
这名亲信是达赖的法语翻译,他在会后表示,萨尔科齐非常关注,北京应该与达赖展开对话以及西藏问题应该寻求满意的解决方法。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1: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萊斯:美國正考慮在西藏設立領事館
時間: 2008/04/10
撰稿‧編輯:吳寧康         新聞引據:廣電媒體 (新城電台)
  根據新城電台10日報導,美國總統布希再次呼籲中國政府和西藏流亡精神領導達賴喇嘛直接對話,以解決西藏的問題。布希在白宮會見到訪的新加坡資政吳作棟後表示,他和吳作棟都認為,和達賴喇嘛的代表重開對話對中國政府有利;布希說,如果中國政府直接與達賴喇嘛接觸,會發現達賴喇嘛是一個愛好和平、反對暴力的人。另一方面,美國國務卿萊斯在國會聽證會說,美國正在研究於西藏開設領事館的可行性,但必須先得到中國政府的批准。萊斯說,目前外交人員與記者要進入西藏並不容易,希望在當地設立領事館後,可以改善有關情況。

Post by tutu on 2008, April 13, 8: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糊涂与盲目之言

Post by 故臣 on 2008, April 13, 8: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Scientific studies reveal that the Homo Sapiens is an interesting species, which possesses some unique traits other animals do not have.  Among which is human being's strong sense of detecting unfairness and strong reactions to being treated unfairly.  

Psychologists and other social scientists designed the following experiment (this is a very well-known experiment) to show this point:  two persons, A and B, will decide to divide $100.  The rule goes as this:  A will propose a way of division, and B will then decide, on behalf of both of them, whether the proposal is accepted.  If B rejects the proposal, both of them get nothing.  If B decides to accept the proposal, he cannot modify it in any way.  For example, A proposes that he himself gets $55 and B gets $45.  Then, B needs to decide if he would accept this proposal.  If he does, then, he will get a smaller cut than A (which would be deemed unfair by B) but it is better than nothing under the circumstance when B rejects the proposal.  From a pure "rational" viewpoint, as long as B's objective is to maximize his own payoff, then he should accept any proposal with a non-zero portion for him, even it may be $99 (for A): $1 (for B).  

Reality indicates otherwise: human being is not entirely rational.  Knowing that the other party will get a much bigger payoff, most people would rather get nothing for themselves than accept a hugely unfair proposal.  Scientists are interested in knowing how "unfair" a proposal can go until almost ALL people (playing the role of B) would reject it.  The empirical results showed that rarely can anyone go below a 70:30 division (with 30 for themselves and 70 for the other person).

Why is this relevant to Tibet issue?  To m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oes not appear to appreciate this sociology study.  They were puzzled why the Tibetan people are so unappreciative even though the government has given Tibet so much (in the economic sense).  The reason is simple.  The government is playing the role of A in the above experiment, and provides the following proposal to B, the Tibetan people:  accept MY WAY of governing and you will get some economic rewards.  To the Tibetan people, it is the $1 portion, while seeing the government gets the $99 portion (I have the feeling that “my way of governing” is what the Tibetan people dislike the most).  Of course, the Tibetan people reject the current proposal, even though the rejection means that whoever rejecting it will not only get nothing but also could be subject to harsh treatments.  

Although I have never been to Tibet and never met a Tibetan, I have the feeling that Tibetan people, like the rest of us, are willing to compromise as long as the proposal is not "unfair" to the extent that it goes below the "70:30" threshold.  Granted, what the "70:30" threshold means in such a complicated circumstance is not easy to decide.  Nonetheless, I do not think it is the full-blown independence (I could be wrong on this).  Hopefully one da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mes to understand this human psyche and makes a better proposal that is acceptable to the Tibetan people.

Post by You on 2008, April 13, 4: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哈哈,服软了?害怕了?看看海外华人铺天盖地的愤怒与抗议你就知道真正的“民意”了!

Post by 你无耻 on 2008, April 13, 1: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日文化界声援西藏. 吁中国政府与达赖对话
〔中央社记者杨明珠东京8日专电〕对中国政府镇压西藏自治区拉萨 抗争的事件,日本电影导演龙村仁、记者下村满子等人今天在东京召 开记者会,发表一份由65位文化界人士连署的声明书,要求中国政府 与达赖喇嘛直接对话。

电影导演龙村仁、记者下村满子、音乐评论家汤川礼子等人,对于达 赖喇嘛所秉持“爱与非暴力”的原则产生共鸣,因此今天在东京内幸 町的日本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会,发表日本文化界人士声援西藏的声 明书。

这份声明书的连署人还包括知名的作家池泽夏树、诗人谷川俊太郎、 女星岸惠子、男星(土界)正章、音乐家细野晴臣等65人。

龙村在记者会上表示,对于中国迫害人权感到很忧心、悲伤,也很愤 怒。他说,中国政府的新闻报导胡乱捏造,应让外界知道真相才对。

下村很同情那些父母遭虐杀或关进牢中的西藏孩童,她表示,自己并 不是反中国,但是现在中国所坚持的主张并不正确。她认为,达赖喇 嘛一贯主张不使用暴力,要求与中国政府对话,因此希望中国政府能 敞开心胸,展开对话。

汤川说:“坦白说,参与声援西藏的这项活动,内心还是感到很害 怕,好象小沙丁鱼面对核子动力潜艇。”她表示,希望在北京奥运之 前,中国政府能与达赖喇嘛尽速对话,不要再对只拿石头或棍子的人 施以暴力。她呼吁中国,应让更多的记者进入西藏,报导真相。

龙村等人表示,今后还将召集更多人连署声援西藏,届时会将声明书 亲手交给日本政府及中国政府。这些文化界人士盼日本政府能用外交 手段,尽力促使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对话。

记者会近尾声时,达赖喇嘛的东京事务所相关人士表示,达赖喇嘛预 定后天在日本成田国际机场转机,当天傍晚确定会召开记者会,预料 将引起高度关注。

〔原载《yam天空新闻.中央社》2008-04-08 20:50。推荐者:(高 雄)张复聚〕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2: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沙柯吉:参加京奥开幕式
端视北京和达赖对话
中央社  



〔中央社记者蔡筱颖巴黎8日专电〕在奥运圣火传递巴黎被认为惨败
的第二天,法国总统沙柯吉宣布,他将视中国与达赖喇嘛重启对话的
进程来决定是否参加奥运开幕式。

7日奥运圣火传递巴黎的一片混乱,让法国政府和警方饱受批判,中
国奥组委的威权决定也备受责难。沙柯吉表示,这个事件对每个人而
言都有点忧伤,他非常了解中国当局所受到负面形象的伤害,他也可
以了解许多达赖喇嘛的支持者心理,何况,他们的示威都并不离谱。

沙柯吉也强调,在一个民主国家,民众的示威抗议是完全正常的。

沙柯吉表示,他现在担心圣火要通过的地方到处都会有示威活动,不
过,“让奥运在平静中举行的解决之道,在于恢复北京和达赖喇嘛的
对话”,沙柯吉认为,达赖喇嘛不要求抵制奥运,现在双方必须相互
对话,避免奥运圣火成为问题的人质。

沙柯吉表示,法国将尽一切努力来恢复两方的对话,“目前只剩几个
月,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沙柯吉说,将根据重启对话的进程为决
定法国参加开幕式的条件。

外交部长库希内也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指出,7日在巴黎的所有抗议
活动让总统希望中国与达赖喇嘛恢复对话的任务变得更复杂。但这都
不是问题,他说,“问题在于中国为什么不愿跟达赖喇嘛对话。这是
不可能的吗?”

〔原载《yam天空新闻.中央社》2008-04-0823:06。推荐者:(高
雄)张复聚〕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2: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作家刘晓波: 西藏暴动欧洲反应让北京意外
中央社  

〔中央社记者林育立柏林8日专电〕国际社会抗议中国镇压藏人的声 浪不断,中国知名作家刘晓波接受德国《明镜周刊》专访时表示,中 国政府的确没料到西藏会发暴动,欧洲国家的反应比美国还激烈, 尤其让北京感到意外。

刘晓波说,自从申奥成功后,中国将保护人权写入宪法,同时提供外 国记者良好的工作条件,不过中国的人权状况事实上没有真正的改 善,没有外国的压力情况还会更糟。

不过刘晓波相信,随着奥运举行,中国一定会改变,即使速度非常缓 慢,因为一般人民和部分共产党党员追求自由的愿望,已经无法阻 挡。

最新一期《明镜周刊》以铁丝网围成的奥运五环为封面照片,大幅报 导中国政府如何镇压人民,背叛奥运的精神。

报导指出,奥运对中国的形象来说已经成了一场灾难,从北京镇压藏 人和对付反对分子的手段来看,这个刚崛起的世界强权仍是老一派的 警察国家。

包括德国总理梅克尔在内的多位欧洲元首,已经宣布不出席北京奥运 的开幕式。

今年下半年的欧洲联盟轮值主席法国总统沙柯吉,目前也面临国内的 强大压力,要求他抵制奥运的开幕式。

〔原载《yam天空新闻.中央社》2008-04-08 22:36。推荐者:(高 雄)张复聚〕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2: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再给中南海上堂西藏课
焦国标  

北京说藏人闹事是借奥运会向他们施压。完全对!施压是对你们的重 视和高看,你要不在那个位置上,你要在你姥姥家住亲戚,你要在你 妈妈怀里吃奶,没人向你施压。你在那位置,就该被压。你们的组织 部长、党委书记、党支部书记不都常说嘛,要给某某同志肩上压担 子。凭甚么他们对你压的担子就是关怀爱护,藏人压的担子就是头号 敌对行为?你们坐着高位,又不想有压力,怎么想那么美?

好人不干党委书记

你们要退了休,象老江(泽民)那样,没人给你们施压。你们要翘了 辫子,象袁世凯一样,也没人施压你。趁着还能被施压,多感恩施压 的人吧,而不是恨他们。你们要嫌压得慌,那我们换换,让我做主 席、总理、外交部长,他们怎么施压我都不喊_,更不会朝他们开 枪。北京让张庆黎这样的人管西藏,实在是瞎眼。骂达赖喇嘛是“披 着袈裟的狼”,这样的人做西藏最高长官,简直是活见鬼!古人说 “入国问禁,入乡问俗,入门问讳”,甚么意思?你到人家做客,要 问这家先人的名讳,避免提及,以尊重主人。甚么是礼仪之邦?这就 是礼仪之邦。现在是明知主人爷爷名唤狗蛋,你到人家当客,开口说 狗蛋不是人蛋,闭口说狗蛋是披着袈裟的狼蛋,这是甚么现象?这是 故意污辱人。西藏最大的禁、俗、讳是甚么,是敬仰达赖喇嘛。糟践 达赖喇嘛,就是糟践西藏,就是精神虐待藏人。你不是说发展经济于 藏人有恩吗?即便真是如此,也是骂达赖一过遮百恩。我劝胡锦涛主 席快换人,换那些敬神、谦恭的人执掌西藏。就张庆黎对达赖喇嘛这 个态度,不出事才怪。我再问问张庆黎先生:夜深人静,拍拍心口, 你有甚么资格和胆量侮辱达赖喇嘛?你比达赖喇嘛才高啊、还是德厚 啊?用《圣经.新约》里的话说,你给达赖喇嘛“提鞋都不配”。你 觉得现在你是西藏王爷级的人物,实际上达赖喇嘛一根毫毛比你的腰 还粗一千倍。你觉得党委书记挺算个人物,可你知道吗?我两年前都 告诉过胡主席:废弃一切党委书记,扔掉中央总书记头衔,只做国家 主席。为甚么?好铁不打钉,好汉不当兵,好人不干党委书记。人类 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垃圾职业是甚么?党委书记。

这种梦属于秦始皇

北京总说这家想搞垮共产党,那家想搞垮共产党,其实言重了。在台 上就是让人搞的,不想让人搞就别上台。一个现代执政党,一定要有 这份平常心。要没这点“人文情怀”,那你一定死得很惨、很难看。 永远在台上作威作福,万民都得老老实实心悦诚服永久尊戴,这种梦 是属于秦始皇的。政党轮替,你苦心筑台,别人苦心拆台,从而把国 民幸福、安全、自由之台搭得更大、更高,如台湾的民进党与国民
党,如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是正常的。大家彼此不是敌我关系, 而是再平常不过的现代政治生态。共产党马上执政60年了,可是在政 治理念上仍然是生瓜蛋子愣头青、未上套的驴驹子。你也不用不服 气、胡踢腾,不可动摇的事实是:套总比驴结实,连驴皮都可做套, 套驴。

(焦国标: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前副教授)

〔转载自《苹果日报》2008-04-10。提供者:(台北市)林保华〕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2: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西藏各地2008年3月10日之后大事记

http://journals.aol.com/changturtle/changturtle/archive/2008/03

Beijing 2008 Olympic  聖火傳遞  

http://journals.aol.com/changturtle/changturtle/archive/2008/04

Post by chang on 2008, April 12, 11: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西藏各地2008年3月10日之后大事记

http://journals.aol.com/changturtle/changturtle/archive/2008/03

Beijing 2008 Olympic  聖火傳遞  

http://journals.aol.com/changturtle/changturtle/archive/2008/04

Post by guest on 2008, April 12, 11: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智者和仁者之言。

Post by nisa on 2008, April 12, 11: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