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关于西藏的沉默与言说


这些日子,我总是听见一个声音,不仅仅是苦难中的我的藏人同胞的声音,但同样也是拷问我内心的声音。我听见这个声音,是因为我认可这个声音,它来源于我青春时节的偶像、后来渐渐忘却的意大利女子法拉奇,她是具有新闻道德的记者,她曾在2001年的一个特殊的时候说:“在这些时刻,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将是一个错误,而言说却是一种义务。”

 

从3月10日起,从拉萨乃至西藏各地传来一个个揪心的消息起,我就听见了这个声音,但我陷入沉默之中。我一直沉默着,沉默了许多天,不是因为别的,比如日渐逼近的危险,在一个中午明确地出现,说着北京话的警察很和气地宣布我不能出门。不是因为怕他怕他的单位怕这个国家,而是太多、太多的百感交集,堵塞了喉管充满了大脑僵硬了敲打键盘的手。我对一个焦急问候的远方友人说:“这些天……巨大的痛苦,还有某种幻灭的感觉……我无法言说……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巨大的悲愤和挣扎……”就像一个歌手突然失声,原因在于内心的幻灭和挣扎。幻灭来自于我们身在的这个国家,更来自于我们需要相处的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但幻灭不等于厌世,也不等于由此滋生对抗的勇气,所以还会在内心挣扎。

 

有个深夜,远在拉萨的年轻友人低声地说:其实我们很懦弱;虽然我们常常把“民族”、“西藏”放在嘴上,可当大难临头时,往往是底层的百姓不顾一切地走在最前面,比我们勇敢多了。是的,当那么多人发出内心积怨已久的声音,还有更多的人躲在一旁沉默着。我也沉默着,但我知道我不能沉默,因为言说是我的义务。对于写作伊始就书写西藏而且是用藏人的身份书写西藏的我来说,如果在这样的时刻保持沉默,不但是错误更是无比的可耻!我听到许多人被捕的消息,其中有我的朋友;我听到寺院被围困的消息,里面有我的朋友;我更担忧那些散落在多卫康各地的许多朋友,这时候音讯全无,令我忧心如焚。事实上,所有正在苦难中的人都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怎不忧心如焚?!

 

一直以来,我渐渐明晰并坚持的写作理念是:写作即祈祷;写作即游历;写作即见证。此时此刻,写作更须担当见证的使命。此时此刻,且让我先记录,这也算是打破沉默进行言说的一种方式,为此我在我的博客上,用大事记的形式从3月10日那天写起,记录每天发生在多卫康大地上的血与泪,尽可能地记录这一切,但这远远不够,这不是真正的言说。因为直到今天,西藏的苦难还在继续;直到今天,为求自保,为求自身更大好处,古往今来在人类历史上反复出现过的出卖与背叛,而今在拉萨、在其他藏地、在中国内地有藏人的地方,正不停地上演。也正因为如此,真正的言说,有待许许多多的人都来发声。只有如此,真相才会留在历史上。

 

2008-4-2,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西藏画家罗布次仁的作品。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4.12 K
尺寸: 324 x 400
浏览: 5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6条记录访客评论

I was astounded to find in some comments the use of the derogatory term "chink." Please note that  the term "chink" to Asian Americans of all ethnicity is every bit as derogatory as the "N" word is to the African Americans and indeed both terms are considered extremely racist to most Americans

Post by Davelchu on 2008, May 7, 4: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The Washington Post did an article about you and about your blog.  I have only read parts of it so far, due to my limited capability in reading 簡體字 and my eagerness to make a comment. First, please know that I am a Chinese American of Han heritage because this knowledge may provide some context for what I am about to write.

I believe what the Tibetans are undergoing may benefit by studying the American Civil Rights Movement and the Native American tribal arrangement that evolved over the years. Based on my limited knowledge of history, I believe that there is no exact parallel of other conflicts to the convoluted history between the Tibetan polity and the Chinese empire over the past centuries. I believe that like many situations both parties to a conflict could be simulaneously right and wrong. However, of one particular I have no doubt and that is the Tibetans are entitled to be treated as humans, just as Hans, Huis, and others. And, although I am not a religious person, I believe there should be freedom to practice or not to practice religion based on each person's own choice.

Your blog reflects much pain and suffering of a people who felt and experienced injustices, a pain and an experience shared by the African Americans, the Native Americans, and, to a lesser extent, by Asian Americans as well as other minorities in America. Just as we Asian Americans have benefited from the struggles led by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and have started to be accorded equal opportunity to contribute as simply Americans and to pursue our right to happiness, I hope the Tibetans would be accorded the same opportunities in the Chinese society. Just as the Native Americans have worked out autonomy without displacing other Americans and their rigthts within a greater American society, I hope that the Tibetans would be able to work out a fair arrangement for autonomy within a greater Chinese society.

Post by Davelchu on 2008, May 7, 4: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佛教提到利他利益時提到 我們能與週遭的關係合諧 與家人.同事.親朋等和睦 所到之處也能和諧 也是世界和平之道 不過就我對台灣佛教徒的觀察 及與學習佛教者的對談 我看得到 學佛者大家對身旁週遭的人關心 而彼此關係的改善與和諧 可是世界和平這一點我看不到 由今年3月中國武力鎮壓西藏人民 台灣佛教徒的表現來觀察 我沒辦法認為台灣佛教徒對世界和平是有幫助的 因為連促進中國與西藏的和平台灣佛教徒都沒辦法促進 首先今年中國鎮壓西藏人民 台灣佛教的幾個主要的領導者 我沒見到有人出來聲援西藏人民  再來與學佛者的聊天當中 1.有人說這是政治事件不應涉入與表態 2.有人說辦法會修法比較好 3.有人說關心很好 可是我們無能為力

我不知大家怎麼想 我的想法是 - > 其實有些事我們是可以盡力的

1. 我們可以將西藏人的痛苦說出來:
不是很多人對西藏問題了解 很多人對西藏的認識只有風景美.佛教勝地香格里拉.青藏鐵路 我們可以協助他們認識 自1959年中國武力入侵以後 西藏的變化 如自然生態的改變 民族文化 政治上的嚴密控制 沒有言論與學習宗教的自由 西藏是一個全民信佛的民族 但這樣的生活方式與精神正被強迫的消失中 而我們所學習自佛以來到諸傳承祖師.到阿底峽尊者.到宗大師.到如今的法王達賴喇嘛 這樣佛教修心體証的傳承的民族 對我們心靈.智慧增長受益良多 難道我們忍心見到這樣的民族與精神.生活方式消失??

2.我們可以對中國人有良好的影響:
中國政府對中國人民以媒體封鎖 或製造假新聞 絕口不提像打仗似的以坦克車.機關槍等鎮壓西藏人民 來煽動中國人民的大中國民族主義 及對達賴喇嘛與西藏人民的仇恨 還對於中國人民灌輸中國民主要"慢慢"來 .或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等觀念. 中國經濟強起來世界才看的起.....等觀念
台灣人常有跟中國人民接觸的機會 我們與中國人接觸時 可以將真實發生在西藏的狀況說出 我們也可以將民主自由的觀念影響他們 畢竟只有中國民主化 中國人民自己受益之外 西藏人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與發展 台灣的安全與自由才能無威脅 而這一切端賴中國人民思想的改變 才能迫使中國的政治體制改變 這是我們可以盡力的部份

在台灣自由廣場聲援圖博活動中 我見到政治人物( 一位前國會助理 ) 不是因信仰而聲援西藏人民 他看到西藏人民的痛苦而想要改變西藏人的狀況很令我動容 他提到他們在推政治難民法.在台西藏人民流亡社區...他參加49小時的絕食活動 其中一天悶熱的下午 絕食者有些休息睡覺 有些與在場民眾唸著六字大明咒 我坐在他的右後方 唸著唸著 我發現他的肩膀顫動著起來 他默默的哭了 我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應該是西藏人民的苦難吧 這令我感觸良多 他與台灣佛教徒真是強烈的對比ㄚ

在自由廣場我也看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牧師數度出現 發表聲明.投書聲援西藏人民 基督教長老教會也一向呼籲眾信徒為國家守望祈禱 並以信仰來協助、守護社會.國家與世界

在我內心 我也希望佛教徒們 以所學的信仰 來守護社會.國家.世界與一切如母有情

Post by ann on 2008, April 21, 11: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一个在中国上大学的藏人说“请给一点点理解和尊重”
(博讯2008年04月19日发表)

    
    
     作者:TIBETBOY (博讯 boxun.com)

    
    昨夜我梦见了母亲,望着母亲那慈祥的脸庞,心中顿时升起温暖的太阳,融化着我心中所有的不安,安抚着我受伤已久的心。听着母亲那温和的话语,心中那些可悲的悔恨开始消失,只留下宽容和爱戴别人的心……
    
    然而当梦醒来,望下周围,我看不到慈母,听不到母亲那温柔的声音,我开始恐慌,此刻一种落寞与无助感心中刹那涌起。我是多么地不舍得那个能带给我平静心灵的梦,可是梦终究要醒来,现实终究要面对。
    
    自从3.14事件开始起,我们的民族就成了全世界关注和讨论的话题,此时此刻凡是藏族人心里都会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而无论怎样的心情,我想都不会比我们正在内地读书的藏族学生来得复杂,来得伤心。老师找我们谈话,派出所的人找我们奉劝我们提供一些“资料” ,学校开始让我们填少数民族学生的特殊调查问卷,派党员来调查我们的每一个言行举动……在公交车上用我们的母语跟同胞说话时,身边有人问起哪里人,我们回答是藏族的那一刹,全公交的人都吓楞了,就这样我们成了世界上最特殊的嫌疑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一面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与班里的同学说笑,一面怀着一颗赤爱民族的心,呼吁所有藏族通过这次事件我们更应该好好保护自己民族的文化和信仰等…… 这样复杂的心情,我想是很多大学生未曾体验过的,然而每个在内地读书的藏族大学生都感受过的无奈心情。
    
    网上有着太多的人在评论我们的民族,我们的达赖喇嘛,有的以客观的角度评论,有的很直观。当我看到那些辱骂我们民族的网民评论时,心里希望着我身边的汉族朋友和同学不要跟他们一样,以另一种不友好的目光看我们,然而偏偏有那么一两个跟网上的一些人一样伤害着自己同学的心。尽管我们就在他们旁边,可他们还是那么目中无人地讨论和取笑这次事件,一点都不顾及我们的感受,更让我痛心的是,居然我们专业的一个班干部也在网上发一些伤人的帖子。当自己的同学那样的对待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心里只有更加悲痛和无奈。
    
    其实无论是客观还是主观,我是多么的希望大家能够有那么一点点的理解心去看待这次事件,而不是一味的辱骂,伤害每一个热爱藏民族的心,哪怕你难以给予我们那么一点理解,也不要那么直接的侮辱我们民族的一切,否定我们民族有过的辉煌,更不要否定和怀疑我们的信仰。最近网上有这样一个标题颇受广大同胞们的认可:“O信仰的人,没有资格评论我们。” 这跟“没吃过葡萄,就说葡萄酸”的道理一样。如果自己真的不懂,不了解,最好的回应就是沉默,而非不懂装懂的评论。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请你不要只看到一面而忽略你恰恰要注意的另一面。
    
    我不能对谁要求什么,因为每个人的思想都是独立的,除了自己没有谁能主导和强制你的思想,但我可以祈祷,可以祈求,可以对每个人寄托希望,不管实现与否。我以走进神圣的寺庙叩拜佛像的虔诚心,对每一个人许愿:祈祷健康平安,祈求神灵施予幸福,希望你们每个人能够多一点点对我们的理解和尊重。仅此而已。
    
    2008-04-19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90156.shtml)

Post by 蘇姍 on 2008, April 19, 2: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Reportage / LE MONDE.FR
"Le couple (Tsering Woeser et Wang Lixiong) qui tient tête à Pékin"

http://www.lemonde.fr/archives/article/2008/04/16/le-couple-qui-tient-tete-a-pekin_1034944_0.html

Post by arco-iris on 2008, April 19, 2: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大紀元4月13日訊】近日訪問美國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4月12日在西雅圖面見海外中文媒體,希望藉此機會澄清眾多華人對他的誤解。達賴喇嘛再次強調不要求西藏獨立的立場,並批評中共政府編造證據,刻意將其「妖魔化」,使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因聽信中共宣傳而對其產生敵視。

據新唐人電視台西雅圖報導,4月12日在訪美行程中的達賴喇嘛特意安排了和海外中文媒體的見面會議,他說:「我非常希望能夠和海外中文媒體見面,因為此時我們非常需要外界的支持,幫助緩解局勢。」他強調目前外界對他有很多誤解,澄清這些誤解對解決西藏問題非常重要。

「此次西藏事件發生之後,一些中國人認為,藏人反對漢族人,這完全錯了。」達賴喇嘛告訴記者:「中共政府指責是我操縱了西藏的事件,希望他們仔細的調查,如果(實事真是)我們所為,我們定會承擔責任。」他希望中共方面能夠秉承一貫所標榜的「實事求是」的原則,找出事件的真相。

達賴喇嘛同時批評中共地方政府,製造一些「人造證據」,歪曲事實,並刻意將他進行「妖魔化」宣傳,他說:「(對於這種歪曲的宣傳)我個人不介意,他們怎麼說我不介意,但是,對於成千上萬無辜的中國人,那些只能夠從中共政府的宣傳中得到信息,無法得到真相的中國人,他們真的會認為達賴喇嘛是非常壞的人。對此,我感到很悲哀。」

達賴喇嘛在會議中透露,他已經寫信給北京政府,再次強調不要求獨立的立場。他表示西藏問題必須在漢藏民族兄弟之間溝通解決,達成協議,他強調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面對面的對話溝通。

在回應藏人全球抗議北京奧運火炬傳遞一事,達賴喇嘛表示他已經向藏人傳遞了「不要製造任何暴力行動」 的信息。而對於藏人的民主訴求,他表示無權干涉,「每一個人都有表達要求民主的自由,這是人們自由表達的權利,這是最基本的人權。」(http://www.dajiyuan.com)

4/13/2008 9:21:18 P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8/4/13/n2080717.htm

Post by kalsang on 2008, April 15, 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嚴家祺
   (2008•4•11)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西藏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心绝望。
    这是我代那些离开家乡50年的老人,改写于佑任的詩。这些人50年來居住在印度北部的平原地区,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高山的空气。他们等待毛泽东的去世,等待邓小平的好意,等待江泽民的下台,50年了,看不到希望。不是达赖喇嘛,不是近50年前的随同达赖喇嘛流亡的藏人,而是他们在印度、在欧美出生的儿孙,看到达赖喇嘛50年的等待盼望不能回到家园而发出的、用所谓“藏独”來表达愤怒的呼声。
    1949年以来,于佑任和大批“国民党反动派”逃到台湾和海外,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家乡的空气。于佑任才写出了“天苍苍,野茫茫”的詩。使我无法理解的是,在台湾民进党执政的时代,中国有些人竟把于佑任的詩当作“反台独”、主张“一个中国”的“杰作”。
    1959年以来,达赖喇嘛和数十万藏人又流亡印度和海外。
    1989年以来,又一批中国的学生、工人、知识分子流亡海外。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看“河殤”。
   这是我的詩。
   (嚴家祺 2008•4•11写于纽约)
  
   又及: 1989年和1997年,我和張伟国等几人会见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胸怀如同大海一样广阔,我對他的人格、为人和智慧深为崇敬。汉藏是一家人,我同达赖喇嘛一样,不赞成“西藏独立”,反对“暴力行为”,希望北京开好“奥运会”。我也希望看到达赖喇嘛能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我还希望北京领导人能善待“六四难属”,不要在“奥运会”期间驱赶他们。

Post by vt on 2008, April 14, 12: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对于恐惧的“恐惧”

没有人没有过恐惧,说白了这就是心理的一种扭曲,一种负面的情绪。它跟我们的贪心是相伴而生的,当你想得到一个东西或事情(可以是任何)的时候,同时会产生害怕它失去的心理。也就是说有贪也就产生了恐惧的种子。就好比一个硬币只要有正面就会有反面一样。当然你同时只能看到硬币的一面,可能需要转一下才能看到另一面。

比如我记得小时候常常恐惧做错事,因为我非常想得到好的结果,以至于无法承受失败的代价。现在也还是留有如此的痕迹,当遇到什么“大事情”的时候,紧张和焦虑会自动占据心灵。往往是我不很在乎的事情会处理的得心应手——不是讲事情本身不重要,而是说心不会不适宜的一直紧抓住。

我们可以稍微细致一点的观察生活中的人,证实这个规律。比如有位藏传佛教里的仁波切说,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很容易生气。实际上相较藏族人,从整体而言,汉族人对现世的贪着心要更大。这个愤怒之气是发自心底隐隐的恐惧,发自内心的贪欲,发自于对事物不明智的偏执。起因可能是害怕失去,或者如罗斯福所说,“害怕害怕本身”。这种恐惧非常的隐蔽,以至于如果不仔细观察,自己都不会意识到当自己在实际上在看似“强大”的怒发冲冠之时,还会存有懦弱的恐惧。

举一个例子,毛泽东,不管怎么有争议,至少没几个人认为他是胆小的人吧?那么,在一九五三年和梁漱溟争论的那次,我们来看看毛选第五卷记录的话,语言严刻尖锐(这还是在编辑的时候删改过的),据说现场气氛还要更加激烈。照此看,应该足以算作失态、发火,那么毛在“恐惧”吗?我想是的,梁的“没有雅量”之语可能击中了要害,心中对“没有雅量”的怕,结果真成了没有雅量。当然这是原因之一,还有别的。这种“恐惧”是隐蔽的,自己不一定表现出来,但是却像一个操纵时局的阴谋家那样躲在角落里。等到适当的时候放出各种负面情绪,去掌控我们的心。

仔细想想,令我们恐惧的东西太多了,怕失去钱,怕死亡,怕名声不好,怕被欺骗,怕痛苦,怕自我的观念遭到挑战,怕理想的覆灭……怕一切可怕的东西。偏偏这个世界就是不稳定的,很难找到什么固定不变的可以作为永恒的依靠。

恐惧会导致什么?恨,痛苦,和爱的消亡。当恐惧时的内心是紧张的,生命是皱缩的,而不是当爱产生时的舒展。

这次西藏事件有恐惧的产生吗?很多。起先,汉族人恐惧着“西藏”的失去,藏族人恐惧着精神和肉体的压抑,西方人恐惧着挑战力量的崛起。

在这个背景下,同时,汉族人也恐惧着被国际上压抑,藏族人裹挟着永远如此下去和成为民族罪人的深深忧虑,西方人害怕着失去一个完美的“主持正义”。

肯定不是每个人都有恐惧,也不会同时具有所有的恐惧,但我敢肯定,不少人具有部分恐惧。

恐惧着已经“得到”的会失去,恐惧着还未得到的永远分离。

恐惧交杂在一起……我们如何去思考、呼吸?

恐惧,焦虑,还可能进一步化作愤怒和其他激动的情绪。因为找不到一个可以依托的底线去抵消恐惧,往往会采取过激的意识和行为,给自己创造出一个看似减轻恐惧的机会。

这样的事情历史上不少,现在不少,最令我“恐惧”的是,将来恐怕也不会少。至今,“911”事件在美国人心里仍然是一个禁区,即使如奥巴马这样受欢迎的人物也会因于此事件而受到负面牵扯。但是如果仔细的辨别一下,从某种角度上,我们是否能说,美国人民心中的“恐惧”造就了及以后的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争呢?从美国自己披露的资料来看,当这种“恐惧”力量达到一定程度,也是会被有意的利用。

很多恐惧的对象是相对立的,所以悲哀的是,在恐惧自己的恐惧同时,我们常常反而会庆幸和嘲弄某方恐惧的实现。所以可怕的是,恐惧和恐惧之间的冲突,结果往往是痛苦、仇恨和恐惧的升级。

如何真正消弭恐惧?恐怕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我相信,越是面对会激发恐惧的时刻,就越需要爱、智慧和真正的勇气。面对这样的建议,你会感到恐惧吗?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13, 8: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達賴赴美 西雅圖市長贈市鑰  

時間: 2008/04/13
撰稿‧編輯:張志明         新聞引據:廣電媒體 (中國時報)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10日從日本飛抵美國西雅圖,參加在當地舉行的「慈心種子」靈修系列會議,預料5天的會議中,將吸引15萬人潮參與。

  美聯社報導,這是西藏動亂事件發生至今,達賴喇嘛首次赴美,從美國時間11日起參加在西雅圖舉行的5天靈修會議。

  達賴喇嘛走出下榻飯店時,受到支持群眾的歡呼。這位飽受中共醜化和謾罵的精神領袖說,他反對暴力示威活動,並為奧運聖火傳遞在舊金山被迫縮短行程而感到難過。他還說,「他是人,不是惡魔,」以此駁斥中共對他的攻擊。

  根據報導,西雅圖市長出席靈修盛會時,將贈送達賴喇嘛一把市鑰,華盛頓大學也將授與達賴喇嘛榮譽學位。至於在結束西雅圖的行程後,達賴喇嘛將轉往密西根大學和位於紐約的科爾傑大學繼續訪問行程。

Post by 贈市鑰 on 2008, April 13, 3: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北京奧運聖火受阻 達賴喇嘛感到遺憾  

時間: 2008/04/13
撰稿‧編輯:何宗龍         新聞引據:中央社
    
  在西藏發生騷亂,北京聖火全球傳遞受到阻撓的敏感時刻,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表示,他不支持抵制北京奧運,也對奧運聖火遇到阻撓感到遺憾。

  香港「鳳凰網」13日報導,目前正在美國訪問的達賴喇嘛12日在西雅圖下榻的酒店,首次舉行華文媒體記者會時,做了以上表示。

  針對北京奧運聖火在傳遞過程中遭到抗議,達賴喇嘛說,在巴黎和倫敦的事之後,他給舊金山的藏民發了訊息,希望他們不要製造暴力;他發出了這樣的訊息,但他沒有權力要求他們停止活動。

  達賴喇嘛重申,他無意尋求西藏獨立,也不反對中國政府,只要求西藏實現真正的自治。達賴喇嘛說,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經濟發展迅速,西藏人民在中國會得到很多益處。

  至於是否希望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領導人抵制奧運開幕式,達賴表示,這將由他們自己決定。

Post by 聖火受阻 on 2008, April 13, 3: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印度正告北京 流亡藏人可以示威 2008/04/12 01:14:02

(中央社記者郭傳信新德里十一日專電)北京擔心奧運聖火傳遞再遭阻擾,極力施壓印度禁止境內流亡藏人進行反中共示威活動,但印度政府今天明確告訴北京當局說:「我們不會禁止藏人示威,印度是一個民主國家,相信表達思想的自由,即使在下週四(十七日)奧運聖火在新德里傳遞期間,我們也不會壓制這種自由。」

  印度外交部匿名官員告訴媒體說,針對北京希望印度全面封殺境內藏人反中共活動的要求,印度已經將上述立場明確告知正在新德里談判北京奧運聖火安全過境事宜的中共人員。

  這位官員說,在尊重印度法律的前提下,印度相信任何人,包括流亡藏人,都有權利以和平和民主的方式,表達他們的想法。

  不過,印度政府也向中共人員保證了奧運聖火過境新德里的安全。

  此外,針對中共人員再次指控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幕後操縱藏人抗爭一事。印度外交部官員表示,印度也再次強調達賴喇嘛是一位「可敬的貴賓」,並且也再次引述總理曼莫漢最近在一次公開談話中,形容達賴喇嘛是一位在世「最偉大的甘地主義者」。

  據外交部官員透露,中共人員以印度東部由印度共黨控制的西孟加拉省為例,希望新德里中央政府能夠下令全國各省都效法親北京的西孟加拉省政府,禁止轄區內的藏人有任何反中共示威的活動。

  但印度政府答覆說,印度是一個民主體制的國家,各省有各省的地方法令,中央政府雖然也有中央的權力,但並沒有限制任何人表達思想自由的權力。970411

Post by 印度正告 on 2008, April 13, 3: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讀賣:達賴喇嘛老家親人遭監控軟禁 2008/04/13 15:16:38

(中央社記者楊明珠東京十三日專電)日本「讀賣新聞」今天報導,中國西藏自治區拉薩發生大規模暴動到明天即將滿一個月,西藏精神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位於青海省的老家自暴動發生以來,遭到中國政府嚴密監控,住在當地的親人處於形同軟禁的狀態。

報導說達賴喇嘛的老家位於青海省平安縣西寧市的深山裡面,目前他的老家正門緊閉,兩旁的牆壁貼著青海省司法當局所張貼的通告。通告日期寫著四月二日,有中文與藏文兩版本。

中文的內容大致上寫著,禁止張貼及散發危害國家安全的標識、傳單,也禁止製造或散發達賴喇嘛的肖像及照片。通告上還寫著「不法份子唯有迷途知返才是唯一出路,自首認罪或供出不法份子者,司法從輕或減輕處罰」。通告也指出,一般民眾如檢舉不法份子,將可受到表揚、獎勵。

讀賣新聞的記者走到敲敲達賴喇嘛老家的後門,敲敲門之後,有一男士來應門,知道是對方是記者之後,立刻說現在不方便接待,希望記者趕緊離開。

附近的鄰居透露說,白天有好幾位警官在巡邏,通往老家的道路也遭到封鎖。

報導說,上個月拉薩發生暴動之前,在二月二十一日,距離青海省平安縣南方一百五十公里處的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曾發生喇嘛與警察發生衝突的事件,當地一位年輕喇嘛昨天心有餘悸地對記者說:「現在軍方人員天天都來搜查屋子,如果屋內有達賴喇嘛的照片,人就立刻被帶走。」

報導說,達賴喇嘛出生後,在這老家住了幾年,之後才遷至拉薩,一九五九年西藏動亂時,他流亡到印度。上個月十四日的暴動事件,儘管他被中國政府指為「首謀」,但他目前仍是藏人信仰的中心。970413

Post by 軟禁的狀態 on 2008, April 13, 3: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在中共的統治之下,號稱有五十多個民族,但它對待自己的不聽話的人民是毫不手軟,不管你是那一族.較大的事件中有:1989六四天安門事件和拉薩抗暴事件,及今年的西藏抗暴事件.
但同在中國的環境下受教育長大,甚至藏族還有特優的教育學習,令人稱羨的是,藏族仍持有佛教信仰,還有達賴喇嘛的教悔,竟然可以不受中共恨的教育的影響,還是秉持良善的天性助人.但是在中國的漢人就沒如此幸運.
看看劉曉波所寫的:"但是,1999年10月出獄後的經歷,讓我越來越感到一個可悲的事實:強權恐怖、謊言灌輸、歷史歪曲、製造繁榮和利益收買的合力,已經成功地清洗了民族的記憶,真相被權杖遮蔽,記憶被謊言填充,常識被狡辯扭曲,良知被金錢收買。"
全文請看: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4600000/newsid_4606900/4606949.stm:"
再看看另一位大陸電視記者的絕望:"到了電視台,等著我的是令人更邪乎的事情。進門的大廳地上赫然擺著那位創始人的畫像,保安告訴我,必須踩過去,否則……。我惊得真是目瞪口呆,無話可說!你說什么樣的用心才能想出這种招數脅迫所有人干這种缺德的事?我不認為踐踏別人的,更何況是素不相識的任何人的照片是正常的行為,甚至覺得非常邪惡。可在這里就逼著你連踩帶罵,政府好象不看著所有的中國人把最后一絲德性作賤光就不算完。"
原文請看:http://www.epochtimes.com/b5/2/5/12/n189405.htm
所以相較之下,其實藏族是幸運的,他們有好的傳統並願意不顧身命危險的去維護,而中國號稱有五千年的傳統文化,但看來人性本善等的優良傳統似乎已蕩然無存.

Post by zoe on 2008, April 13, 2: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自從看了你的出版物,我只是感覺很失望。
因為修佛的慈悲好像你不擁有。
當然,今天從鏈接到你這里,屬于我的‘腦殘’行為。
我閱讀著很多在拉薩當地普通人親歷的博客記述。
我選擇相信他們的恐慌與無助。
原本以為你真的是一個負責任的知識分子,可惜你的分別心太重。

Post by 無言 on 2008, April 13, 12: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廣義的來說   所有的人都是我們遙遠的家人  
我是住在台灣南部的學生
但我覺得同在這片天空下   處境也如此相似
只是我們幸福許多
願我在西藏的家人有天能夠大聲且驕傲的宣告
藏族的一切一切並不比漢族差   也不比漢族好
因為嚴格來說根本無法比較吧    沒有文化是低等的
所有的文化同等存在   文化並不是可以比較的膚淺東西
而這些是我的公民課本教的   簡單幾句   實行卻困難的句子
台灣的人好幸福   真的真的    就算在總統府前大罵總統也不會被抓走   想說甚麼就說甚麼   然而別人甚麼時候有這種權力了   想到這裡眼框又濕了  
願離天空最近的地方也能有真正自由的空氣

Post by 豬子 on 2008, April 13, 8: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我們要不斷的寫.不斷的說 要告訴世界發生在西藏與西藏人民身上的事( 中國也是啊 ) 我們是人 不只希望自己過的好 也希望大家能夠獲得應有的幸福與權利 49年過去了 我也祈禱 西藏人民與中國人民內心與政治上真正的自由能早日來到 我也祈禱 台灣人民不要祇是短視近利 只想賺錢 我祈禱台灣人民能多關心世界人們與心靈的提升 惟色阿佳拉與西藏人民 加油!! 西藏及西藏人民的苦難 因為在西藏與海外流亡藏人們不斷的發聲 世界支持的團體與人們有增無減 最近中國奧運火把所到之處 都是聲援西藏的各國朋友站在你們身旁 為西藏與西藏人們發出訴求 (在台灣誠品書店 之前阿佳拉的書都在不明顯的地方 也不齊全 最近擺在明顯的位置 還有各種集子 ) 國際政治的確很現實 但當各國的民眾都站在你們身旁時 各國的政府與世界是無法忽略你們的

Post by ann on 2008, April 13, 4: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