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西方媒体有关西藏报导是否公正?

 

    美国之音记者:东方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对比的是芒刺和梁木。这个典故是从圣经里来的。圣经中有好几个地方用了芒刺和梁木的比喻。大意是说,只看到别人眼中有芒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

    路加福音说:“你这假冒伪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 展开为西方媒体挑刺声浪 *
   
    最近,中国大陆部分网民在官方媒体的舆论导向下,掀起了一股要求西方媒体客观公正,质疑西方媒体报导不公,为西方媒体挑刺的声浪。
   
    中新社报导说:“3月14日西藏骚乱以来,西方媒体的不公正报导受到许多人质疑。”报导还说:“一向标榜新闻自由、新闻公正的西方传媒对西藏事件的歪曲报导,使其失信于十几亿中国人,拉萨事件最大的输家,其实是这些西方传媒。”
   
    中新社的电讯说:“新闻的普世原则是客观、公正、中立,最大的忌讳则是采访者、报导者预设立场,这原本是这些一向标榜新闻自由、新闻公正的西方传媒所提倡的。但在此次拉萨事件和此后围绕藏独、奥运的一系列报导中,中国民众震惊地看到,原来一向以新闻自由、新闻公正标兵和导师自居的西方传媒,不客观地在筛选信息、预设立场、排斥不同声音,并且还文过饰非、挟制民意。”
   
    * 忘记眼中梁木? *
   
    中新社的电讯说:“他们口口声声指责中国传媒的所谓不客观、不公正、不自由等等问题和弊端,事到临头西方媒体自己却真真实实地表演了一场如何歪曲捏造、如何自由杜撰新闻。而且表现得更蛮横、更霸道、更不加掩饰,经此一事,即使是大多数自由派中国人,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也会认识到,原来西方媒体是作假、欺骗、掩饰、误导的老手,根本不可信任。”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民众通过互联网要求新闻的公正和自由,是一个绝大的讽刺。他们在为西方媒体的新闻报导挑刺所列举的例子,说来说去就是某一幅新闻图片说明词不准确,有的照片被剪裁等等。这些错误是西方社会中自由媒体在行使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报导自由的时候发生的失误,可以通过更正,向读者致歉等手段改正,而且这类更正每天都在发生。但是,给西方媒体挑刺的中国民众,却忘记了自己眼中的梁木。
   
    * 未要求在本国有最起码新闻自由 *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媒体,没有新闻自由,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和工具的一党专政国家。中国部分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民众在要求西方媒体必须做到绝对客观公正,不能犯一点错误的同时,却没有要求自己的国家给民众最起码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一些中国网民分不清芒刺和梁木的区别。在具有“中国第一网络人文社区”美誉的“天涯社区”,一位中国网民这样写道:“在报导的片面性方面,CNN啊什么的,完全不逊色于CCTV,说穿了,一丘之貉,一个铜板的两面。唯一的不同是,CCTV把‘片面报导’四个字刻在额头上,别人一眼就能看到,而CNN什么的,看不到。”
   
    在中国,尽管人们不敢公开发表对中国当局的不同政见,但是骂西方媒体,骂美国CNN和美国之音,是安全的。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媒体上出现了指责西方记者报导片面的声浪。
   
    * 骚扰、威胁外国记者属文明社会行为?*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中国一些民族主义者针对近日赴拉萨报导的外国记者发起了包括暴力威胁在内的骚扰活动,他们指责这些记者在报导西藏骚乱的问题上存有偏见。”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这些威胁活动包括向参加3月底中国政府组织的拉萨之行的外国记者发送大量手机短信或直接打电话,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今日美国(USA Today)和美联社(AP)的记者。”
   
    此番狂轰滥炸般的威胁活动始于上周。此前,几名记者的手机号码、中文名以及个人简短资料被公布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一个军事论坛上。发贴者宣称,他们曾打去骚扰电话,并在网上表示要进行暴力威胁。其中一位写道:“打死这些缺乏正义、没有良心的罪犯。”
   
    * 情绪根深蒂固 *
   
    华尔街日报分析说,“中国民族主义者的不满和抗议,具体依据是什么目前尚不清楚,不过有批评人士曾指出,有些媒体网站刊登的照片经过了人为剪裁或是配有误导性的文字说明。从更广层面上说,这种激愤情绪折射出许多中国人心中对外国政府及组织插手中国内政的仇恨。历经政府数十年的宣传,这种情绪在国民心中已然根深蒂固。”
   
    据报导,在驻京外国记者最近收到的短信和电话中,有的甚至对外国记者及其家人进行了人身攻击,甚至发来大量暴力和死亡恐吓,比如:“该死的美国鬼子,老天会惩罚你的。让你明天出门就被车撞死。”
   
    值得指出的是,在西方媒体报导藏民哄抢商店,暴力毒打汉人,把防暴警察追得夹著尾巴跑的新闻之后,一些藏民和他们的支持者近日也作出回应,他们向西方记者发去电子邮件,言辞激烈地指责他们在对西藏骚乱的报导中偏袒汉人。
   
    * 政府严格网络审查价值取向明显 *
   
    目前还不知道这些西方记者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是如何泄漏到网上的。而对网络内容进行严格审查的中国政府目前仍听任这些记者的通讯方式继续留在网上。华尔街日报的记者曾要求首次公布上述信息的那家网站论坛的主管单位删除这些信息,但后者以适逢公共假日为由,称只有等到周一方可采取相关措施。
   
    中国网络警察允许这类骂西方媒体的帖子留在网上,而没有被立即过滤或者删削,或许本身就表明了网络管理人员的价值取向。骂美国、骂西方媒体报导失实,在中国的网络上没有任何政治风险,而在互联网上抱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发表与中国当局不同的政见,则有相当大的风险。
   
    当年前苏联就流行过这样一个政治笑话。在前苏联,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讨论言论自由。美国人自豪地说:“我们美国有言论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在白宫前骂美国总统,而肯定没有警察来抓他。”苏联人说:“在我们苏联也同样,我们也有言论自由。任何人也都可以在克里姆林宫前骂美国总统,肯定没有警察来抓他。”
   
    * 西方媒体被禁入藏报导骚乱 *
   
    在中国的网络上,也可以看到对西方媒体妖魔化表示不同的观点。一位网友指出,西方媒体出错,责任不能怪西方媒体。他说,连外国媒体都不让进,人家怎么了解西藏?难道全世界都从CCTV了解?不能直接了解就只能间接地了解,没有一手资料,都是二手消息,从民间的传言中了解,这不能怪西方媒体。
   
    还有一位中国民众对中国官方媒体说西藏事件最大的输家是西方媒体感到困惑。他说,自己家里出了乱子,还说别人最大的输家,最大的输家当然是当局。
   
    关于谁是赢家,谁是赢家,一位中国网民有独特的视角。这位网友认为,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都是这次西藏骚乱的输家。但中国的新闻自由和民主进程却不一定会因此受损,可能成为这次事件中的赢家。
   
    他在一篇文章中说,西藏骚乱所引发的风波,更加说明了新闻开放和言论自由的必要,更加说明了多元化、多种观点并存的必要,更加说明了民众知情权和选择权的必要。正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有缺陷、有偏见、有立场、有感情、有利益的人,所以,只有一种声音或者只有你死我活的两极声音,都不利于我们做出健全、理智、准确的判断,我们需要至少两极以上的多元化声音。西藏骚乱的迷雾中所闪现的一线理性曙光,恰恰就在于:在中国官方的声音和西方媒体的声音这两极之间,还有著互联网这个第三极平台上纷繁噪杂的草根声音。   
        
    对于西方媒体是最大的输家的说法,一位网友讽刺说,西方媒体不但是输家,而且是彻底地输光了。他说:“因为这个事件,西方媒体在中国的电视收视率接近零,报纸发行量等于零,被全中国人民彻底抛弃了,彻底输光啊。”
   
    * 海外华人有自由游行中国有吗?*
   
    针对最近欧美的一些大城市纷纷举行抗议中国镇压西藏民众的游行和示威活动,海外中文论坛时事评述发表了一篇观点独特的文章,探讨《中国人为何不能在中国举行反藏独示威?》
   
    文章问道:“十几亿中国人对拉萨暴乱无动于衷吗?或者他们听从达赖喇嘛的号召?他们默默支持藏独?不会吧?那为什么美国、加拿大、欧洲等海外数千中国留学生纷纷走上街头举行反藏独游行示威,而国内十来亿华人反而平心静气?”
   
    这篇题目为《中国人为何不能在中国举行反藏独示威?》的文章说,“法国总统胡言乱语?美国议长支持分裂?加拿大政府庇护犯罪?这些国家在中国好多大城市设有使领馆。这不是太方便了吗?聚集爱国群众,到他们的门口去举行严正示威,递交抗议信,请他们给个说法,展示一下民族尊严,那不是很正当,很应该的吗?为什么没人敢动一动,难道全国上下爱国华人全都犯了草鸡症?”
   
    这位网友指出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爱不爱国,都要听从党安排。党叫爱国才敢爱,党叫愤怒才愤怒。党叫你星期一游行,你星期一不敢不去,星期二不敢再去。”
   
    这位网友看到中国留学生在多伦多的街头集会,兴奋地摇动中国国旗的时候想到,这些留学生只敢在加拿大游行,他们不敢呼吁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同学们一道上街游行,因为他们清楚地懂得,这种呼吁完全越出了工具的职责范围。
   
    据报导,一位在场观看中国留学生反对藏独大游行的一名加拿大女孩一眼看出了这一点。她对多伦多城市新闻台评论说,他们运用加拿大给予中国留学生自由表达的机会,去反对藏人在中国和平发表观点的权利。
   
    这位网友比较了中国境内的华人与境外华人所享有的政治权利之后指出,海外华人在西方国家里享有多种国内华人所没有的言论表达自由。中国政府决不能允许境内的中国人民也拥有与此平等的权利。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比较深刻地分析出为什么中国大陆的华人甚至没有组织爱国游行的权利。郝教授说:“我们绝对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拍案而起作出义正词严状,也绝对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对自己清楚万分的问题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们还有一个更可怕的表现。这就是柿子专拣软的捏:即在一个最安全的方向上作出好似怒不可遏、仗义执言,实际精打细算、八面玲珑的完美演出。我们也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可以上达天庭得到首肯,什么话会触犯众怒。就我自己而言,这种算计已经高度技巧、出神入化;这种掌握已经进入潜意识层面。”(博讯 boxun.com)

图为中国互联网被政府封锁。

图片附件:
大小: 53.74 K
尺寸: 500 x 304
浏览: 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9条记录访客评论

I personnaly think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way to soft.  They need to learn from the American and the British.  Why aren't American Indian or Austria native problems?  The Aericans and British actually wiped any opposition tribes  completely and only kept a controllable numbr of population that are cooperative (and make sure their children must learn English in order to survive /or even taken them away and be raise in english white families). That's the bristish/american way to solve the probblems once and for all.  

To make sure there is no others can compete with English race, divide and conquer are the british's most effective strategy (now also American).  British created the India/parkistan, Palenstine/Israel, divided up the arab empire into many coutries with multiple tribes, Taiwan and China (as it seems Taiwan do consider them Chinese race with the Chinese National Party in power at Taiwan again, we now need Tibet to distract China and damage its image/softpower), creat some islands disputes betwen Korean and Japan, as well for China and Japan,  so that they are always busy with disputing/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and constantly need Brtish/American's support/playing the judge/god.

Why aren't those CIA sponsored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 to fight/demonstrate for hundreds of thousands civilian death for the poor Iraqis created by the true invasion/occupation of the American/British? Where are these wetsern Tibetan protesters for those civilian killed by Israel in Palestine?  Every day on the western media report, the killing or hurt of one israel are always the big title, with tens or hundreds of palenstine lifes listed as an after though, as a matter of fact or something worthless in one line of text at the end of 99.9% of these western reports.  

The Chinese need to understand the western countries simply use human rights etc to enhance their national, religious and racial interests.  Don't you see no one cares about the dictatorship in parkistan, Saudi Arabia etc, even though I for sure know that China is much open than those countries, as an American of Chinese decent who also know many Arab Americans? (disclosure: I only visited China once in the past 20 years, but I know many Chinese in person).

Post by John on 2008, April 27, 10: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本来对你们还有一丝理解,阅读完你们的回复才发现我错了。

祝你们一路走好。如果胆敢再杀汉人,定要你们双倍偿还!

Post by 人在 on 2008, April 26, 4: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中共教育的精英:远东中俄两国大学生因口角引发大规模斗殴 环球时报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15日报道,当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国立经济与服务大学附近,发生了一起中国大学生和俄罗斯大学生大规模的群殴事件,造成两国多名学生受伤。目前,警方已扣押了部分斗殴者。

  口角引发大规模斗殴

  4月15日,当地时间13点30分,符拉迪沃斯托克国立经济与服务大学附近,发生一起群殴事件。符拉迪沃斯托克国立经济与服务大学主管社会联络的第一副校长安德烈•卡拉钦斯基说,据初步调查,参与群殴的是在远东国立技术大学就读的中国大学生以及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国立经济与服务大学学习的俄罗斯大学生。

  他说,此次冲突是由于中俄两名学生吵架引起的。双方发生口角后,中国大学生掏出刀子刺伤了对方的腿部。后来,俄罗斯学生的一个朋友赶过来帮忙,也被刀子刺伤。但由于俄罗斯学生个子高大,所以将刀子打掉。随后,中国学生便跑去找人帮忙。此后,一群年轻人跑来参加群架,参与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事态便急剧恶化,其中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头部被飞来的酒瓶砸伤。另外,一些在场劝架的学生被误伤,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7, 8: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西藏媒体在这次报道西藏事件中,完全毫无人性,混淆黑白,移花接木,全面支持藏独。海外学子在国外游行,有什么不对的,藏独还不是利用国外的政治在搞游行和藏独,藏独那么爱西藏,怎么没看到藏独,去天安门游行呢。都不一样,一群说话不腰疼的骗子

Post by c on 2008, April 16, 7: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中國網民與網路部隊進化板之情形->在bbc中文網- 網上互動: 如何看奧運火炬傳遞遭示威干擾?論壇中 8成是中國網民的發言 言論傲慢.不理性.似是而非就算了 但最氣的是 我懷疑他們現在連地區都卯起來造假 會署名台灣 如新竹.桃園等的發言 說西方媒體不公 維持社會國家法制 中國鎮壓西藏人有理 ...或署名是不同地區的藏人( 如日喀則.西藏...) 發言說是56族大家族的一份子 或西藏地區的經濟好起來人口增加 流亡的達賴喇嘛在外過的不好 想回去享權利 重回農奴社會...還有感人的藏人在"藏人暴亂時"救助漢人....這是個怎樣的國家與政府 為達目的讓自.他活在虛假中都沒關係

Post by ann on 2008, April 16, 10: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牟传珩
     西藏事件发生以来,国际社会政界善意吁请北京与达赖喇嘛直接对话不果后,抵制北京奥运浪潮持续高涨。西方一些国家领导人已表示不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继美国国会参议院本月9日通过决议谴责中国在西藏行使暴力后,欧洲议会也通过一项决议案,谴责武力镇压西藏的行动,并要求欧盟领袖就是否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采取共同立场。
    而与国际舆论导向截然相反,国内官方媒体在一党严控下,形成“一面倒”的仇藏排外舆论氛围,已被“红色记忆”灌满了“民族恨、阶级仇”的一代人大汉情结正在发酵,似乎又有要发起“世界革命”的激愤。如新浪网军事论坛有贴子歇斯底里地叫喊:“踏平西藏,这才是我们军人的作风”。更有所谓“草根律师”,以“共同反对西藏暴乱”文章领衔,引发“应该把西藏的喇嘛全部杀光”的法西斯言论。其无知与狂妄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最近,大陆不少网民不仅攻击西方舆论,还要抵制西货。如声称:“觉醒起来自今日起开始自觉抵制法国,抵制法国商品。抵制贸易。”并例出如下10大抵制理由:1,法国目前是最大的SB保护着,拥护者。支持法国就是在支持分裂中国。2,法国总统萨尔科齐目前是全世界大国正要中唯一个敢于公开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总统。3,中国政府刚刚完结了与法国空客的高达数百亿美元的贸易合同。法国就背信弃义。4, 中国人不要到法国旅游!你会很危险!因为法国当局支持SB。5, 不要与法国商人合作。因为法国人没有任何信义。他们出尔反尔。6,不要为在华法国公司招贤纳士。效力这样的公司只能是承认西方人传说的“东亚病夫”。7,中国是最大的贸易市场之一。而我们绝不可能支持一个鼓励和怂恿分裂中国的国家存在在这个市场。8, 法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他们政体背后的支撑来源都是巨大的经济集团。只有叫他们背后的经济集团痛失利益,才能震撼法国政府当局以及萨尔科齐。9, 法国空客飞机因为是法国萨尔科齐政府指导下建造。因此这种飞机飞行肯定会出现航线偏离和迷航情况。所以拒绝乘坐法国飞机。10,法国政府把全体13亿中国人,全世界华人看作是一群无知的民族。
    近日来,大陆不仅网络媒体,甚至手机短信也都在相互传递,不到“家乐福”买东西的信息:要“让全世界看看中国人团结的力量:5月1日,让全国的家乐福冷场! 6月1日,让全国的肯德基冷场! 每人转发10个信息,你就是优秀的中国人!每人转发20个,你就是最爱国的中国人!”好像“家乐福”卖的不是中国货一样,甚至这种无知与狂妄也传染至法国中国留学生办的“战斗在法国”论坛,竟也有留学生发出“抵制法货”或“停止赴法旅游”的呼吁,“要求国家用经济手段惩罚法国不友好行为”。对此,香港《明报》说,内地一网站的讨论区发起签名行动,除要求封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北京奥运报道权外,还发出要求政府“与英、法两国断交”、“封杀西方一切在华利益”、“自此抵制欧洲游”等激烈言辞。《华尔街日报》则撰文说,近日来,网络留言充满民族主义情绪,多数网民认为奥运被用来充当“ZD”活动的工具。美国《时代》周刊网站9日说,很多中国人把抗议活动看作是西方国家图谋羞辱和控制中国的证据。  
    其实任何理性、客观、历史地看待问题的人,都不难得出当下汉藏冲突的主要责任在汉族而不在藏人。从历史上看,公元13世纪,蒙人忽必烈统治中国,同时吞并了西藏,将其纳入大中华版图,并作为历史遗产传给了后代,直至满清王朝,汉人都在形式上对西藏行使管辖权,达赖、班禅等都受过满人册封,这是事实。但清朝治理西藏,很少插手其内部事务,使得藏人“只知有达赖,不知有朝廷”,所以200年来汉藏相安无事,藏人没有要求分裂,这也是事实。那么今天的藏人为什么会有离心倾向,难道汉人统治不应对此进行反思。中共1956年在中国开始全面进行社会改造,用暴力强行向藏人推行其红色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直到1959年3月10日爆发大规模拉萨事件,解放军武装镇压,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北京开始用汉人的“阶级斗争”改造西藏,特别是近些年来,又加紧了对寺庙的政治洗恼,将党支部建到了不信共产主义的藏人门前,使他们时时感到一种被红色汉化的威胁。中共一向挞伐美国对外输出其自由价值观和西方文明深入落后民族的殖民政策,自己却在向藏人自治社会强行推行自己的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难道这不正是今天汉藏冲突的症结所在吗?
    当然,我们反对来自任何方面的暴力对抗,也包括藏人。但问题有因果、主次与先后之分,如果官方不是暴力在先,强行改造西藏;如果不是今年3、14之前镇压藏人的游行示威,会突然爆发3、14暴力事件吗?何况藏人并没有在北京家门口打砸抢,而是汉人打到了西藏的家门口。
    今天,藏人面对千万倍与己的汉人,他们已经是少数了,是国家弱势群体。他们面对汉人的强大统治,很悲凉、很无奈。汉人又为何要凭借自己人多势众,仗势欺人,赤裸裸地宣扬“踏平西藏”,“应该把西藏的喇嘛全部杀光”等法西斯叫嚣。如果你的父母是藏人,你也会如此丧心病狂吗?在当今文明社会不要说一个少数民族,就是稀少文物,少数物种,都需要全人类来共同保护。然而,在当下中国,谁只要在西藏问题上说句公道话,是国内的就被妖魔化成“汉奸卖国贼”,是国外的则要被打成“反华势力”。最典型的例证就是最近国内网媒对南方都市报发表不同声音的围剿,一些网民刻薄谩骂,无限上纲,甚至进行恶意栽赃陷害。如此被“红色记忆”灌输大的一代“红小兵们”,还有一点现代人的现代文明意识吗?  
    藏族人民要求维护自己的政治、文化和宗教传统不被汉化的合法权利,应当得到切实尊重与保护。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各国各民族尊重少数民族,保护少数人权利的共同责任,也是《联合国宪章》第1条和第55条所规定的精神。 圣雄•甘地有这样一种看法:对一种文明的评价和判断,可以看其对待少数人群体的态度。一个国家给予少数人群体的待遇是对该国容忍程度的考验。历史一再印证,少数人的权利和自由得不到保护,常常引发暴力冲突与战争,进而威胁世界和平。这种现象至今仍在延续着。当今世界上已有不少保护少数人权利的国际公约,如《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等等都对此加以规定、保护少数人权利与自由,已经成为各国政府的国际义务,而不是国家内政。其实,国内民众大多数是因在“红色记忆”氛围里,长期被愚民政策蒙蔽下导致信息匮乏,才形成如此极端思维,缺乏现代社会文明意识的。
    4月12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三亚会见来访的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时声称:“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这次讲话,又一次歪曲了问题的本质。其实西藏问题的关键所在,是是否真正遵守联合国保护少数人权利的国际公约问题,即是否给西藏真正的充分自治权问题。汉藏之间只有恢复历史上藏人的真正治权,才会在一个共同国家内相安无事,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才能根本得到解决,而绝非是“统一和分裂”问题。事实雄辩地证明,清朝放手治理西藏200年来,藏人从来没要求独立,剥夺他们的治权,才是推动它们独立要求的原因。现在,达赖喇嘛一再申明其并不谋求独立的立场,业已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日前,达赖喇嘛特使嘉日•洛珠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会见中文媒体时再次明确强调,中共应该停止煽动汉藏民族间仇恨,不要把达赖作为替罪羊。中共中央代表与达赖喇嘛直接对话才是唯一解决西藏问题的办法。
    当下,中国官方严控下的错误愚民舆论导向,应对国人被煽动起的大汉族情结疯狂发酵负主要责任。其实最值得反思的是中共对西藏的统治政策。中共政府不应再无视国际社会与藏人一再吁请与达赖喇嘛和平谈判的合理要求。
    (首发《中国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60900.shtml)

Post by 蘇姍 on 2008, April 16, 9: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华邮:中共间谍潜伏美国长达20年

中共政权在世界各地铺下了复杂的谍报网络,安排职业间谍、学生、科学家和其它身份的人系统的盗取商业或军事机密,最近曝光的麦大志﹝Chi Mak,译音﹞案,暴露出中共间谍潜伏期长达二十年,美国情报和司法部门官员透露麦大志这个案子仅仅是冰山一角。

潜伏长达20年
华盛顿邮报3日报导,美国检察官称麦大志是一名不招眼的间谍。20年来,这个中国出生的工程师和他的妻子安静的居住在洛杉矶的郊区,他买了一个房子并且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被美国国防部承包商公司提拔为该公司的首席工程师,并取得接触机密文件的授权。同事们认为他是一位工作勤奋、经常在晚上把工作带回家的人。

麦大志的逐渐升级的职位终于让他有机会取得军舰、潜水艇和武器等敏感性资料。他秘密的复印这些文件并透过第三者带入中国。美国官员说麦大志从1970年代就开始策划盗取机密以完成他的任务。

麦大志上星期被判刑24年半,这么长的刑期似乎是在警告中共不可以再派间谍来美国盗取军事机密。但是一切好像为时已晚,中共间谍盗取情报长期存在并且越来越严重、复杂,美国情报和司法部门官员透露麦大志这个案子仅仅是冰山一角。

官员表示,中共政府被一家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比喻为“智力吸尘器”(intellectual vacuum cleaner),因为它建立了谍报网络,安排职业间谍、学生、科学家和其它身份的人系统的盗取美国的商业或军事机密。

美国国家情报局反情报办公室主任﹝head of counterintelligence for the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布莱纳(Joel Brenner)在一次访谈中说:“麦大志清楚自己20多年前被安置在美国的目的,就是为了潜入国防工业部门盗取机密。”

中共间谍案数不胜数
中共间谍的案子数不胜数。前国防部分析员柏格生(Gregg W. Bergersen)星期一在亚历山大(Alexandria)承认有罪,他被控诉将美国武器销售的机密给了一名商人,之后该商人与一名中共官员分享了该份资料。

根据法庭文件,维吉尼亚州瑞斯顿市(Reston)WaveLab公司三月份承认有罪,它被控诉出口军事敏感电子产品功率放大器(power amplifiers﹞到中国而违反了《武器出口管制法》。

波音公司工程师钟冬凡(Dongfan Chung,音译) 因涉嫌将机密的太空梭和火箭等相关资料给了中共官员而于今年二月份被捕。根据法庭文件,他从1979年开始就听命于中共当局,这使他成为潜伏在美国第二长时间的间谍。

联邦检察官本周在芝加哥起诉了一名软体工程师金含娟(Hanjuan Jin,音译),他于去年将要飞往中国的航班上被发现持有大量技术文件,涉嫌窃取商业机密,从一家电信公司盗取超过1000份的电子文件。

冰山一角
这些案例只是去年发生的至少12件导致有罪或犯罪控诉的中共间谍调查案件的小小一部份。自2000年以来,移民和海关执行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官员已经展开了超过540件非法技术输出到中国的调查案。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穆勒﹝Robert S. Mueller III﹞对中共间谍表达高度关切,尤其中共利用学生、科学家和一些掩盖非法活动的公司积极的试图窃取美国军事机密,FBI最近加强了它的反情报行动。

几位官员表示,虽然军事科技是中共窃取的首要目标,但是那些疏于防范的商业和工业科技也是中共努力想获取的对象。布莱纳说:“间谍活动过去是FBI、CIA和军事单位面临的问题,如今也成为公司的困扰。”

最近几年中共间谍案例
另一个最近发生的个案是帮助制造B-2轰炸机、曾任职于Northrop Grumman公司的科学家葛瓦迪亚(Noshir Gowadia)。 他去年秋天被控诉利用六次去中国的机会,涉嫌将巡航飞弹资料给了中共政府。他预计今年10月听候审判。

丁正兴﹝Ding Zhengxing,译音﹞和苏扬﹝Su Yang,译音﹞因违反《武器出口管制法》,涉嫌将用于数位无线电和无线区域网络的放大器(amplifiers )出口到中国,他们今年1月25日在太平洋美国属地塞班(Saipan)被捕。

菲力普·郑﹝Philip Cheng,译音﹞因违反出口管制法,将具有夜视镜技术的军用级红外线热相仪(Panther series infrared cameras)出口到中国,2007年12月3日在加州遭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中国南京出生的徐兵﹝Bing Xu,译音﹞因涉嫌将军用级护目镜出口到中国而于2007年10月31日在新泽西遭到起诉。

李清﹝Qing Li﹞因涉嫌将可用于发展导弹和大炮的军用级感应器(accelerometers)出口到中国,而于2007年10月18日在加州遭到起诉。

华裔工程师李岚﹝Lan Lee,译音﹞和葛跃飞﹝Yuefei Ge,译音﹞于2007年9月26日在加州遭到起诉。两名嫌疑人被控从事商业间谍活动,并从两家公司窃取可供军事用途的商业秘密。

华裔工程师孟晓东﹝Xiaodong Sheldon Meng,译音﹞于2007年8月1日在加州被判有罪。他出售用于准确训练军事战斗机飞行员的模拟软体,给中共的海军研究中心,而违反了经济间谍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

Excellence Engineering Electronics公司总裁杨风﹝译音,Yang Fung﹞于2007年8月1日在旧金山承认有罪。他因非法提供微波综合电路﹝microwave integrated circuits﹞给中共而违反了商业部法规。

ITT公司因向中国、新加坡和英国出口军用夜视镜,于2007年3月27日承认有罪,并支付了1亿美元的罚款。该罚款金额是有史以来因违反《武器出口管制法》而被课征的最高罚款之一。

美国对抗中共间谍活动
今日美国报导,中共当局的目标不是只局限在传统的国家安全利益上。这个经济发展快速的国家正在暗中经营鲜为人知的科技买卖市场。在这里,商业机密提供者寻找可能的买方。自2001年领导FBI对抗中共间谍活动的反情报部门的卡尔森(Bruce Carlson)表示,FBI涉及中共经济间谍的调查案件的件数已经增加了12%。

中共目前窃取机密的行为与传统冷战时代的间谍行动不同。那时是美国情报局与苏联国家安全局两个同等级机构的对峙。现任和曾任美国反情报室的官员们表示,中共目前除了利用专业情报人员窃取机密外,它还利诱数千名在美国产业界和学术界占有重要职务的中国籍和华裔美国籍工程师、研究人员、科学家和学生为它窃取机密。

一些人被利诱
中共当局经常利诱那些可以被称为“间谍企业家”的人。工程师或公司决策者利用自己在美国公司的职权窃取他们自认为中共当局会感到兴趣的公司机密。他们知道中共当局迫切希望赶上西方国家。华盛顿情报及研究中心总监马尔韦农(James Mulvenon)说:“在大部份的案例中,我们看到的就是金钱万能,一切都是贪婪所致。”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9: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特务混入藏人抗议队伍投水瓶袭警 中领馆前向警察扔水瓶
4.23.08,纽约两位喇嘛Pema Dorjees和Sonam Wangdu向记者讲述了16日发生在纽约中领馆前一汉人向纽约警察投掷水瓶事件的经过。
喇嘛Pema Dorjees说,16日,纽约警察找我们抱怨说,有人向他们投掷水瓶。警察不知道是谁干的,只知道水瓶是从藏人示威人群中丢出来的。

“我们遇到了麻烦。那是一个汉人干的,我们没能抓到他,他跑掉了。他的所作所为试图让我们处于糟糕的境地。”Dorjees说。作为当天事件目击者之一,喇嘛Sonam Wangdu详细描述了事件的过程。他说,事件大致发生在16日上午11点左右,在曼哈顿42街12大道的一个角落,那里有很多藏人在集会抗议中共在西藏杀人。

Wangdu说,“我看到一个汉人走到我们的人群中来。他看起来上了年纪,约5英尺10英吋高。我知道他不是藏人,因为他穿的裤子和我们藏人不一样。”

“我朋友问他是藏人吗?从哪里来?那个男人回答说他是韩国人。我敢说,他决不是韩国人,他是汉人。”Wangdu说。“他手里拿着一瓶水。他进到示威人群中来,我看到他向三米远处的警察丢掷水瓶子。”

因没能抓到肇事者,没有证据向警察澄清,Dorjees无奈的说,我们甚至没有与汉人斗,为什么要打纽约的警察?警察认为是我们藏人干的。这是藏人所面临的问题。

Dorjees还透露,在拉萨,最近有一些汉人穿着藏人服装在街上走,当有藏人过去告诉他们不要在街上时,那些汉人马上报告给政府说有示威活动,就抓走那些藏人。

Dorjees说,“我们有朋友在拉萨,能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少了。”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9: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天天抓中共特务:2华人携10台军用摄像机拟飞北京在洛机场被捕
【大纪元4月8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萧融洛杉矶报导)美国联调局在洛杉矶机场查获两名华人企图将具有敏感科技的10台军用摄像机带往北京,在登机门前被联调局探员拘捕。据了解,这两名华裔人士在行李中挟带的摄像机,是美国立法管制出口机种,目前,联调局已经将中国籍的纪勇国(YongGuoZhi,音译)和美籍华裔赵大伟(TahWeiChao)押往拘留中心接受后续调查。
律师邓洪:过去几年一直有类似案件发生。从李文和案到最近几起间谍案都引起美国主流媒体关注。对美方而言,中国已经慢慢从策略(战略)伙伴逐渐转成竞争对手,尤其是中国近几年的航天计划有重大突破,引起美国军方和情报界关注中国的技术是否来自在美华人泄露给中国大陆?所以,对这方面的检查与调查也就愈来愈严格。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9: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轉載印度網路一則新聞 也算\\\\\\\"有夢最美\\\\\\\"!
圖博Go Go 惟色Go Go 所有關心圖博的朋友Go Go Go

India is biggest counter to China, US adventurism: scholar
Mon, Apr 14 10:43 AM

New Delhi, April 14 (IANS) India has the \\\\\\\'biggest\\\\\\\' moral counter force to the \\\\\\\'militant adventurism\\\\\\\' advocated by China and US on the global stage, says Robert Thurman, leading scholar, writer and the first American to be ordained as a monk in Tibetan Buddhism during the 1960s.

\\\\\\\'They (Chinese) are still caught up in militant adventurism, of which the US has been and is also been guilty,\\\\\\\' the 66-year-old Thurman said Sunday evening while delivering a speech on \\\\\\\'Tibet: Zone of Peace, Crucial for Humanity\\\\\\\'.

\\\\\\\'The answer to that is in India, the biggest counter to that kind of adventurism,\\\\\\\' he said.

Professor of Indo-Tibetan Buddhist studies at Columbia University, Thurman, who is also the father of Oscar nominated actress Uma Thurman, pointed out that India and Tibet have special historical links.

\\\\\\\'If Tibet is declared a zone of peace and given autonomy, then you (Indians) could go and visit Kailash whenever you wanted. The entire Himalayas would be open to you. Your rivers will not be diverted, as the Chinese are doing to Brahmaputra by drilling through rocks with nuclear devices.\\\\\\\'

In another part of the speech, Thurman said he knew that the Indian government was \\\\\\\'under enormous pressure\\\\\\\' but did not elaborate further.

Thurman said in his latest book \\\\\\\'Why the Dalai Lama Matters\\\\\\\' he had laid out five \\\\\\\'modest\\\\\\\' steps for the Chinese leadership to keep Tibet and also present a more statesman-like face to the world.

\\\\\\\'I can guarantee that Hu Jintao and his nine-member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politburo will get the Nobel Prize if they follow the steps,\\\\\\\' he said jocularly.

The first step would be the reinstatement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he second, the establishment of a \\\\\\\'real one country-two systems policy\\\\\\\', the third to reassign the thousands of Chinese soldiers posted in the Tibetan heartland to the borders.

\\\\\\\'The fourth step would be to mend rel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And the last step would be to declare the Tibetan plateau as an environmental reserve,\\\\\\\' he said.

Thurman was convinced if the Chinese regime did give the Tibetans what they wanted, which was real autonomy, then the Dalai Lama would be a very influential goodwill ambassador for China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He also suggested that there should be a plebiscite for Tibetans to decide if they want to be with the Chinese. \\\\\\\'Tibetans are incredibly pragmatic. They know it\\\\\\\'s not practical to be independent,\\\\\\\' said Thurman.

Further, he noted that it was wrong to think that the Chinese were not concerned about their image or about world opinion over Tibet. \\\\\\\'Why are they bothering to hold the Olympics and spending $60 billion if they are not worried about their image?\\\\\\\'

Thurman said that he was \\\\\\\'shocked and surprised\\\\\\\' by the riots and violence in Tibet last month.

\\\\\\\'I know that Tibetans outside would have done something in the run-up to the elections, but nobody expected Tibetans inside Tibet to protest - as that is self-destructive,\\\\\\\' he said.

Post by 一果 on 2008, April 15, 12: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我觉得西方的一些主要媒体在报道这次西藏事件和火炬传送时是称职的”
看了这么久,这句话让人最生气。z,你在海外吧,说他们称职你不觉得是睁眼说瞎话吗?再说西方媒体谁真正关心普通藏人的感受了。

Post by c on 2008, April 14, 9: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当年前苏联就流行过这样一个政治笑话。在前苏联,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讨论言论自由。美国人自豪地说:“我们美国有言论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在白宫前骂美国总统,而肯定没有警察来抓他。”苏联人说:“在我们苏联也同样,我们也有言论自由。任何人也都可以在克里姆林宫前骂美国总统,肯定没有警察来抓他。”
这个笑话现在版本是:有一个中国人也参与了这个关于言论自由的讨论,中国人最后发言说“最有言论自由的是中国人,因为我们中国人可以在巴黎游行、骂巴黎人,巴黎警察也没有抓我们。”

Post by DAZHONG on 2008, April 14, 6: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轉載印度網路一則新聞 也算\"有夢最美\"!
圖博Go Go 惟色Go Go 所有關心圖博的朋友Go Go Go

India is biggest counter to China, US adventurism: scholar
Mon, Apr 14 10:43 AM

New Delhi, April 14 (IANS) India has the \'biggest\' moral counter force to the \'militant adventurism\' advocated by China and US on the global stage, says Robert Thurman, leading scholar, writer and the first American to be ordained as a monk in Tibetan Buddhism during the 1960s.

\'They (Chinese) are still caught up in militant adventurism, of which the US has been and is also been guilty,\' the 66-year-old Thurman said Sunday evening while delivering a speech on \'Tibet: Zone of Peace, Crucial for Humanity\'.

\'The answer to that is in India, the biggest counter to that kind of adventurism,\' he said.

Professor of Indo-Tibetan Buddhist studies at Columbia University, Thurman, who is also the father of Oscar nominated actress Uma Thurman, pointed out that India and Tibet have special historical links.

\'If Tibet is declared a zone of peace and given autonomy, then you (Indians) could go and visit Kailash whenever you wanted. The entire Himalayas would be open to you. Your rivers will not be diverted, as the Chinese are doing to Brahmaputra by drilling through rocks with nuclear devices.\'

In another part of the speech, Thurman said he knew that the Indian government was \'under enormous pressure\' but did not elaborate further.

Thurman said in his latest book \'Why the Dalai Lama Matters\' he had laid out five \'modest\' steps for the Chinese leadership to keep Tibet and also present a more statesman-like face to the world.

\'I can guarantee that Hu Jintao and his nine-member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politburo will get the Nobel Prize if they follow the steps,\' he said jocularly.

The first step would be the reinstatement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he second, the establishment of a \'real one country-two systems policy\', the third to reassign the thousands of Chinese soldiers posted in the Tibetan heartland to the borders.

\'The fourth step would be to mend relations with the Dalai Lama. And the last step would be to declare the Tibetan plateau as an environmental reserve,\' he said.

Thurman was convinced if the Chinese regime did give the Tibetans what they wanted, which was real autonomy, then the Dalai Lama would be a very influential goodwill ambassador for China with the rest of the world.

He also suggested that there should be a plebiscite for Tibetans to decide if they want to be with the Chinese. \'Tibetans are incredibly pragmatic. They know it\'s not practical to be independent,\' said Thurman.

Further, he noted that it was wrong to think that the Chinese were not concerned about their image or about world opinion over Tibet. \'Why are they bothering to hold the Olympics and spending $60 billion if they are not worried about their image?\'

Thurman said that he was \'shocked and surprised\' by the riots and violence in Tibet last month.

\'I know that Tibetans outside would have done something in the run-up to the elections, but nobody expected Tibetans inside Tibet to protest - as that is self-destructive,\' he said.

Post by 一果 on 2008, April 14, 4: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有些有眼无珠的汉人无耻地在国内和海外放屁,连自己的同胞都忍无可忍,因为他的嘴巴太臭了。世界人民明明知道中共政府能敢杀害无辜的可恶行为,不要说是少数民族,连自己的百姓都会屠杀的,都知道天安门广场的事件。

Post by 老神 on 2008, April 14, 2: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人权组织:在华朝鲜难民子女上学难

中国对朝鲜难民的处理方式广受关注。图为4月初首尔的一起示威活动。
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今天发表报告,批评中国对在华避难的朝鲜籍妇女的处理方式。

报告称,数千名孩子因为母亲是避难的朝鲜人,因此无法上户口,不能上学。

人权观察的报告还说,中国强行遣返朝鲜难民的政策使那些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朝鲜难民的家庭"处境艰难"。

因为,如果他们给孩子上户口的话,必须要冒着母亲身份被曝光、遭当局遣送的风险,但是,不给孩子上户口的话,孩子根本不能上学。

人权观察说,在与朝鲜交界的吉林省延边地区,当地政府要求来给孩子上户口的父亲提供孩子的朝鲜籍母亲已经被遣返的书面证明。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停止遣返这类难民,确保所有朝鲜难民的孩子都在不需要出示户口本的前提下能有上学的机会。

该组织的报告还透露,有些父母被迫采取行贿、作假等手段给孩子找学校。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皮尔森女士说,上学应当是孩子"自动享有的权利",家长被迫通过"绝望"、"非法"的手段给孩子争取上学的机会,这样的局面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人权组织估计,目前在中国避难的朝鲜籍妇女总计大约有三万人。其中很多人自愿和中国籍男人组成家庭,但是,也有一部分是人贩子的牺牲品。

在韩国首都首尔的人权观察研究员称,虽然确切数字不详,但是估计目前在中国大约有数千名中国男人和朝鲜避难妇女生下的孩子。

皮尔森敦促中国停止逮捕、遣返朝鲜难民,特别是那些和中国男人生下孩子的朝鲜妇女。

近年来,大批朝鲜难民涌入中国。其中许多人非法进入中国,是希望转道中国到韩国等其他国家申请避难。

但是,中国当局经常将抓获的难民以"经济移民"的身份遣送回朝鲜。

Post by 如此人权 on 2008, April 14, 1: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引用 z 说过的话:
世界上不存在百分之百公正或完美的媒体,我觉得西方的一些主要媒体在报道这次西藏事件和火炬传送时是称职的。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感到遭受西方媒体的巨大“伤害”,但他们对藏人几十年来遭受的伤害表达过一点同情吗?
海外中国人示威的情况也是复杂的,支持中国的人完全有自由上街游行,但像我这样想抗议中共的人却不得不有所顾忌,因为在中国还有家人,不想招引注意力而导致无法回国。

我也觉得是问题就是这样,在海外的华人太多,可去参加反西方媒体反藏民的人又有多少?况且这种观点的示威者一点顾虑都不需要,所以中国政府能动员的也只有这么点人!在国内网民言论也是一样,我们看起来是一边倒的,可是实际上反对政府支持西方媒体支持西藏人权的留言都被网管删除或审核根本不通过!所以我们看到尽是汉族网民中的左派言论,也就是被政府宣传舆论所控制的那一部分,右派言论被删除或有很多顾虑而不敢发表自己的看法!

Post by 染红的雪 on 2008, April 14, 1: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一天,从来不穿裤子的CCTV在街上遇到CNN,鄙视的说“CNN你也太不知廉耻了吧,穿条裤衩就上街”。随即CCTV向众人吆喝“快来看哦,CNN不穿外裤就上街了”。CCTV从来都不记得自己从来不穿裤子,天天光着屁股在大街上上窜下跳。

Post by DAZHONG on 2008, April 14, 10: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本文有无数的硬伤, 仔细一看是“著名的”美国之音的大作。 先举个例子:“最近,中国大陆部分网民在官方媒体的舆论导向下,掀起了一股要求西方媒体客观公正,质疑西方媒体报导不公,为西方媒体挑刺的声浪。” 无论怎么用言论掩饰, 西方媒体的偏向是非常之明显的, 而且是绝对的不公平, 美国之音也算之一了。 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不停地为此辩解, 简直用心险恶。
不过我个人认为, 这不是媒体的错误, 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成见非常之深才是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

Post by Hydrocarbon on 2008, April 14, 5: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藏人和汉人都需要检讨自己,从各个方面!

Post by 汉藏一家 on 2008, April 13, 8: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中国正在形成左右合作的反西方联盟/张鹤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3日 来稿)
    
    在哈耶克的“通向奴役的道路”一书中,谈到在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德国;你遇到的德国人,不知道他是共产党人,还是纳粹,但同样是对西方文明持坚决的敌视态度。这里的西方文明,是指以英国的经验主义和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自由主义。
     (博讯 boxun.com)

    同样在今天,你遇到一个中国人,不论是支持政府改革开放的主流派,还是视改革开放为资本主义复辟的反对派,同样视仇视西方的文明,这里的文明,也是指在西方占主导地位的自由,民主思潮。
    
    中国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真正可以成为社会的良心的声音,一方面部分人在中共政权的高压和收买下,转向为既得利益的帮凶和帮闲。另一方面,部分人在民粹思潮的影响和本身被边缘化后的失落和愤慨,而成为新毛泽东思想的继承人。清醒而坚定的民主化的声音,在今天的中国越来越被排斥,被中共的官方,和民间的民粹高调共同排斥。越来越难发出自己的声音。
    
    民族主义的狂热和病态,使中国理智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今天,在官方的鼓吹和民粹的怨恨下,一个仇视西方文明的左右同盟正在形成。而中共党魁胡锦涛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右派集团,向毛泽东原教旨主义的左派倾斜,是左右两派合作的一个切入点。狂热的民族主义,是左右两派合作的基石。
    
    作为正统的共产党理论,就是输出革命,赤化全球。西方的自由民主,当然是专制的首要的敌人。西方帝国主义国家,亡我心不死。从最讲究敌我的中共的观点看,西方是中共的天生的敌人;所以,共产党从建立起就是仇视西方文明,和仇视西方国家的。
    
    今天中共已经不再强调意识形态,放弃的革命输出。最新,最时髦的理论,是从“中国可以说不”为代表的极端民族主义。是极端仇视西方文明的民族主义。
    
    今天主导中共官方的理论是中国正在崛起,是二十一时间将是中国世纪;是一个崛起的中国不符合西方的利益,所以西方国家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打压,围堵中国。
    
    中共是依靠仇恨得的天下,中共也是依靠仇恨治天下的。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一度放松了对内外敌人的制造。对内,需要重新积累合法性,需要用发展来获取合法性,对外,开放需要面对世界,中共也一度压低了仇恨西方的声音。
    但是今天,中共重新开始了以恨治国。民族主义的疯狂和病态,给中共的以恨治国提供了理论基础和群众基础。
    
    原来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被国内外的新左派和相当多的所谓民运人士继承。这些民粹派同样的是仇视西方。
    他们的理论,基本就是原教旨的毛泽东主义:中共产生的新的既得利益阶层,把中国出卖给了国际资本;中共和海外的资本主义国家一起压迫中国的工人,农民。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复辟,而西方就是这个复辟的罪魁祸首和中国农民工血汗的汲取者。
    
    今天海内外仍然有一些支持西方对中共施压的群体,或是利用西方的政客;但这些人,关心的也不同样是什么民主价值,而同样是把西方对中共的压力,只看作可以利用的工具。这些不是从民主的价值观,而只是实用主义的对待西方的人,如一直抱怨美国给的钱太少了,当美国出面谴责中共时就欢迎,但和中共合作或经济来往是就骂。而随着中国进入世界,和世界合作规模的扩大,这些人对西方的反感就越来越大,实质已经充满了敌意,他们认为今天中共的存在和发展,是西方政府对中共纵容的产物。随便找来一篇今天的文章,作为注脚:【今天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了任何一点动乱它还敢立刻把坦克派上街头,把军队派到这个地区去,这一切我觉得是这个世界的纵容所造成的。仲维光4月12日】
    
    他们寄希望于西方政府帮助他们推翻共产党,如伊拉克那样的替他们更改政权;而这个希望一旦落空,从亲西方变成反西方,只是一步之遥。目前这些人和西方极左派的越来越合作,就是一个征兆。这些西方的极左派,就是当年反对越战,支持文革,今天反对全球化反对G8集团的同样的群体,也就是中国新左派的同盟军。
    
    看起来水火不容的左右两派,在对待西方文明上,可以携手合作。而民族主义越疯狂,左右合作的空间就越大。
    
    中共政权玩弄民族主义,虽然也会感到危险,也会担心可能会失去控制。但中共今天已经不可能放弃玩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的动力同样是恨,用恨把人民团在一起,比用爱或其它的东西都更得心应手。特别在国内危机重重,矛盾尖锐的时刻;中共只能玩弄民族主义的火。
    
    义和团开始的反清灭洋变成扶清灭洋。就是当年誓不两立的左右的联合。
    戊戌变法的实质是西方文明对中华文明的冲击,变法的失败原因复杂,但变法的支持者几乎都是汉人,使这个运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满汉之争,中外之争使变法缺乏基础的支持,满汉之争使上层顽固的反对变法。民族主义是毁坏变法的罪魁祸首。
    
    维新的副产品就是义和团;义和团的反清是基于民族主义,灭洋同样是民族主义,而官方把反清轻易的变成了扶清。把疯狂的民族主义之火引向了对洋人的仇恨。民粹如果得到官方的支持,非常容易就会被官方引入当权者需要的轨道。
    
    今天的中国同样存在,民间不满的力量,被中共转移到仇恨西方的运动中可能。中国民间的反对力量,不论国内还是海外,都被一些不懂西方的文明的精髓的力量把持。他们所以提倡民主,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对立面共产党不民主,和当年反对国民党的共产党一模一样,民主只是反对敌人的武器。他们的理论,口号,几乎和49年以前的共产党没有任何区别。仍然是阶级斗争,造反有理那一套。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时候,民主这个词出现的像今天频率这么高。但也同样可悲的是。今天中国的政治人物,不论在朝在野,对民主的领会,并不比西方民主思潮进入中国的时期高多少。
    中国的政治反对派,或说左派,同样不是民主派;这就是中国左派同样仇视西方文明的主要原因,也是中国右派和左派可能携手合作的基础。
    
    当中国的左右两派携手之时,就是中国的法西斯在舞台上露面的时刻。不论中国版的法西斯多么的不伦不类,多么的可笑滑稽。但在民族主义的狂热和国内矛盾的尖锐的前提下,中国的确存在着法西斯化的危险。
    
    狂热又病态的民族主义之火已经在燃烧,谁在火上浇油?
    
    张鹤慈。 12。4。8 墨尔本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0: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你们这些可怜的民运始终没有搞明白什么是言论自由,什么是中国文化。你们始终有没有反省你们自己,始终认为你们民运从头到脚全是对的。

看你们的攻击点是意识形态就足以看出你们的浅薄,建议去读柏杨的书。

Post by 糊涂 on 2008, April 13, 8: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美国会议员:布什勿与当代希特勒同坐
罗拉巴克议员说,“对美国人来说,重要的是呼吁布什总统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不要坐在紧邻当代希特勒的包厢中。”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2: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足球巨星马拉多纳退出奥运火炬传递
【大纪元4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成英国报导) 阿根廷足球巨星马拉多纳在最后时刻退出了4月11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活动。他原本是此次火炬传递的第一名火炬手.据英国《泰晤士报》报导,马拉多纳推迟了他从墨西哥返回阿根廷的行程,很明显他是为了避开围绕此次北京奥运火炬传递的众多争议。他的位置由一名帆板运动员代替。
马拉多纳被认为是足球史上最优秀也是最具争议的球员之一,他曾带领阿根廷国家队获得1986年世界杯冠军,2001年被国际足联评为“20世纪最佳球员”。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3, 12: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楼上那位不敢抗议中共的

你看那位姓王的女汉奸不就出来支持藏独了么
她马上在中国臭大街了,家里玻璃也被砸了

你要是出来,也是同样的下场
根本不需要中共关心你
人民就可以照顾好你的家人了

Post by 抗议中共 on 2008, April 12, 10: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我认为那个抢残疾姑娘火炬的藏人是中共特务伪装的!

Post by 西藏独立! on 2008, April 12, 9: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世界上不存在百分之百公正或完美的媒体,我觉得西方的一些主要媒体在报道这次西藏事件和火炬传送时是称职的。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感到遭受西方媒体的巨大“伤害”,但他们对藏人几十年来遭受的伤害表达过一点同情吗?
海外中国人示威的情况也是复杂的,支持中国的人完全有自由上街游行,但像我这样想抗议中共的人却不得不有所顾忌,因为在中国还有家人,不想招引注意力而导致无法回国。

Post by z on 2008, April 12, 7: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觉得这篇报道跟南都的长平的那篇文章有很强的互补性!!!

Post by observer on 2008, April 12, 5: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我对西藏的兴趣归因于王力雄,接著又看了各方观点的书,感觉很复杂,要耐心,理性,宽容的解决这个问题。
    最近我动摇了,因为印证了王力雄著作中两个宣传机器的角色。,都在利用自己下层人的血激发对立,双方撒谎都面不改色。
     网络有个作用,就是可以查找以前的旧新闻,王力雄3月份的几次声明,到目前博主博客的文章,从美国官方的两个电台初期的报道,再印证博主的文章,会发现很多难以自圆其说。
    可以仔细比较。
    弱者,不一定忠厚。

Post by burongyi on 2008, April 12, 2: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汉人也是有民族主义的,恰恰是中共压制住的。

Post by fefef on 2008, April 12, 2: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