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请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归来

文/晋美朗嘉(北京)
    
       3月份开始的藏地和平抗议中共对藏民族进行宗教和民族迫害的风暴向世人展现出了令人痛心的悲剧性,这些悲剧性表现在两个不同的方面,从藏民族来看,是大量藏民在和平抗暴斗争中被中共军警的各种“非杀伤性武器”(包括监狱里的拳脚棍棒)和杀伤性武器致死致伤、事发地藏人僧俗包括言论权在内的各项基本权益受到严重损害甚至完全剥夺、由于中共的媒体和御用“学者专家”的厚颜无耻(参见3月28日《西藏重大事件:一流评论家集体沉默》文中所提数人)而又缺乏智力的谩骂诋毁在世界范围内造成藏人和藏传佛教的声誉受损、达赖喇嘛遭到自治区中共书记张庆黎等人恶妇骂街似的人身攻击、冲动而容易授人以柄的非官方组织如藏青会等被中共威胁要定位为恐怖组织、藏地许多亲和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的藏族干部受到各种威胁和压制,等等;而在中国这边,悲剧则表现在,在中国政府自89年之后的20年间,民主、自由、人道等崇高价值理念仍然受到长期一党执政的中共的粗暴和非理性的践踏、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民族公民的诸种权益和藏人一样受到严重损害、在妄称以国家面目出现的媒体论断中依旧充满低智化的欺骗和诈计,充满着不负责任和不计后果的煽动和挑衅、部分国人由于没有任何理性基础的狂热的大汉族主义或民族主义而发起的对藏人和藏传佛教的憎恨迅速蔓延开来,等等。

       二十一世纪原本应该是一个对世界对中国都充满良性发展机遇和前景的世纪,在西藏问题上,原本是一个应该在中国中央政府和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之间达成互谅互惠的协定的时候,但我在这场藏地风暴中忧虑地看到,一种具有积极意义的对谈及其结果至少在近期看上去是极为困难。弱小藏族如何在自己文化和宗教不受破坏甚或毁灭的情况下得以延续,甚至如何在自己的命脉不受威胁的情况下得以延续,作为佛法之地的西藏如何能摆脱开没完没了的世俗骚扰(以几乎是不加约束且受到政府鼓励的汉人盲目长期的商业行为和旅游观光剧增为甚,附带有其它种种不良影响,世风渐渐败坏)并让自己和以前许多世纪一样成为一个纯净、安宁、安全和珍藏佛教理想的净土呢?这次3月风暴是这些年来一直压抑着的藏族民情的一个阶段性爆发点,它表明,藏族几乎已经快绝望于中共根本没有诚意进行和达赖喇嘛的对谈。只要是对谈的机会不存在,达赖喇嘛便不能回来,中共错误的西藏政策将会以一种毁灭性的速度迅速侵蚀全部藏地,彻底以自己的意识形态摧毁佛法,以复杂多余的上层建筑覆盖掉藏民族自治的观念和前景,如此,藏民族何以保全呢?

       我以为,中共中有许多人害怕达赖喇嘛回来,原因有这样几点。

       首先,他们很担心广受崇敬的达赖喇嘛一旦回到了他自己的土地上,会发生什么事情?中共最看不得异己的人或组织对自己的强权威势有所挑战,尽管这种挑战也许根本不是刻意所为。简单地说,中共现在在所谓的意识形态上已经不得民心,自治区的社会局面很大程度上是以物质性的手段强行维持的,这样,这种政府便很恐惧藏人的民心归向达赖喇嘛,那会是让中共特别忌恨特别尴尬的事情。共产党很清楚地知道,如果允许一个有着“真正自治”的西藏自治区(先不提“大藏区”)存在,不论达赖喇嘛担任不担任公职,都必将成为包括藏人在内的许多人心之所倚,众望所归,即便这种心之所倚众望所归的基础是深厚的藏传佛教传统而不是达赖喇嘛的那一点起码的政治诉求。共产党曾利用人心向背搞过革命,深知其利其弊。失去人心,即便地盘广大,金钱盈库,仍是敌不过据小地盘而得大人心的对手,一旦冲突,其必败也。

       第二,允许达赖喇嘛回来,还意味着达赖喇嘛这一世系(并且逻辑上必将牵带班禅喇嘛世系)将实际上在不受中共辖制的情况下发展,转世灵童、寺院管理、政教关系等等都不再是中共说了算的。中共里有些人死要面子,虽然可能永远也搞不清真正的面子是什么,会极度恐慌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且,如果达赖喇嘛回来后在藏地行使他们已经成功行使了不少年的民主化的社会管理的话,那么中共更会因此觉得假借中国之名而在藏地搞的主权诉求的实践又受到了威胁。其实,藏地的主权表征也就是像达赖喇嘛所说的那样,由中央负责国防和外交事务就行了,这实际上已经很充分了,但共产党是不可能满足于这种控制的,它有一种奇怪而难以解释的意识形态心理,显然是不懂现代国家管理方面的理论了,它以为把社会和公民管制(请注意我用的是“管制”,而不是“管理”)到极细极微的程度,心里才有底,现在都管到居委会和乡村一级了;所以它害怕,万一威望崇高的达赖喇嘛回来后,西藏社会在结构和管理理念上有了什么变故,即便不会进一步涉及到中国政体结构方面的问题,也恐会连锁影响到共产党对中国的整体统治。

        第三,中国中央政府信念涣散而效率低下的行政管理机构及一些所谓政府智囊,其实直至现在都没有一整套由真正的行政管理问题、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专家(而不是上面提到的那些投机钻营的文化吹鼓手们)参与制定的长远的西藏问题解决方案,也没有任何真正有效的应急测评和控制机制。在权者绝大部分都在混日子,有一套既定的说法对他们来说是很方便的,任何理论上的风险和实际上的风险都是不能担当的,那样的话,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职位和这个职位所带来的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利益就没有了,请记住,中共是一个思维态势很固化的“农民党”(但现代真正的农民恐怕要比他们强太多),在被其组织化了的大多数干部心中,个人的物质利益(名利兼有)是最重要的。此外,如果中央真的要向有利于事件最终解决的方向上进步,也就是说,要和达赖喇嘛对谈,最终请达赖喇嘛回来,那么这帮人将不会再在现在的行政岗位上驻留,无论在中央一级还是在自治区一级,利益更会严重流失,说不定还会因自己曾有过的愚昧恶毒遇到其它麻烦,所以,他们也是怕死了达赖喇嘛回来。

        在这种心态下,在西藏问题上,大的事情如和达赖喇嘛对谈,充分反映出了中共官僚的不负责任(死拖硬耗)和目光短浅(以为把达赖喇嘛拖到过世便可为所欲为),各智囊机构完全不愿意诚心为谋,以整个中国的大局前途为重,而是沿袭再沿袭喊了多少年的口号,没有解决事情的智力、善意和能力,也打从心眼里不想解决,于是干脆彻底放弃了从智力、善意和能力上去积极解决的可能,只留下强硬的包括武力解决在内的强势解决的一条路(等到达赖喇嘛过世后对付群龙无首且怨怒横生的藏人暴力分子或其他藏人)。的确,在只能感性对待问题的中共眼里,枪和子弹的使用是最不需要费脑子的了。小的方面如这次3.14事件,一旦事起,局面便一下子显得似乎不可收拾,对于这件事我宁可不把它朝阴谋论上想,虽然这样想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3月初就开始如临大敌地备战了,人力物力财力火力都可谓足够,却在3月14号出了问题;那么如果不向这种阴谋诡计方向来想的话,就是各相关单位工作失察、行政不作为或是在应对突发事件(细想一想,到了3月14号发生的事情应该不属于突发事件了)时严重缺乏效率,另外,从意识上讲他们根本不怕事态恶化,事态恶化,处理起来反而简单,刀兵相见嘛,但这种越来越简单的麻烦会使达赖喇嘛的回归变得难上加难。

        第四,中共部分人还担心的是,如果允许达赖喇嘛回来,那么共产党必须对历史有一个交待,在以前的政策和宣传下,达赖喇嘛被对待为“分裂祖国”的敌人,被对待为“藏独”的领袖,现在却被允许回国,这种观念上的变化须向许多藏汉官民、军队官兵,向其他的中国公民和全世界做出合乎逻辑的真诚解释。但是,这种解释对于中共的许多人和许多利益群体来说将异常困难,因为它必须承认以前对达赖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不负责任地攻击过,它必须承认以前是千方百计地要把达赖喇嘛诬陷成“分裂祖国”的“藏独分子”,中共中除了少数有真正政治智慧的领袖级精英外,其他人是绝没有这个勇气的,因为这会给它自己的形象和公信力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第五,中共集团中有人还存着一种很大的忧虑,怕达赖喇嘛回归之后将会出现一个极度失落的汉人群体(也会间杂有少数藏人),遍布各个阶层,他们会有被出卖的感觉。可以肯定,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如果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这样的群体必定出现,这不光是利益和权势丧失引起的失落,而是一种被辜负感和受骗感引起的失落,但怪来怪去还是要怪自己缺乏远见和工作的失误。这些年来,为西藏工作的以汉族为主体的官民不论从事何项工作,在实际上已经置身于并担当起中共一直鼓吹的“维护藏区稳定”、“发展西藏”和“反分裂”斗争的“历史重任”了,去地理条件恶劣的西藏本身就是一种牺牲和奉献,在他们的意识深处,这是为了国家(其实是为了共产党一党之私)。如果达赖喇嘛回来,“反分裂”——至少是传统意义上的反分裂——已不复存在,他们会看到,理智的西藏地方政府也不需要盲目地发展,藏区的稳定其实也不需要太多的世俗力量的介入,这时,汉人官民会知道他们的牺牲,甚至是几代人的牺牲,都白费了。中共在遇见到这样的结果时,必然害怕汉族人众的怨恨会以其它管道爆发出来。

       现在看来,只要是中共继续用那些非理性、非人道和能力低下的官僚们掌权的话,达赖喇嘛的回归几乎是不可能的。达赖喇嘛不能回归,原因就在于和他打交道的对手是一个没有理性、没有勇气、没有责任感和没有未来的无素质的党棍团体,但是其内心深处却对西藏人民的未来,对达赖喇嘛所领导的事业的未来充满恐惧,所以极力阻挠达赖喇嘛回到家乡。

       既然根本不想达赖喇嘛回到故乡,那么所谓的对谈也就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了,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现状:自2002年以来的6次会谈终究是毫无结果,藏方代表苦心准备的交流计划一次次落空。苦等的藏人心中痛极,而中国因为这一次又一次的错误也为自己埋下了可怕的包括民族危机在内的诸多政治危机的种子,一旦有了时机,这些种子将开出真正的恐怖之花。
   
       但是,要说目前西藏问题的解决已是进入了一条无可变更的死路也不尽然,我们看重中国,如果执政党可以真的像他们所宣扬的那样为国家做事的话,那我们也不会反对中共。理性、人道、坦荡和自信的管理阶层是不会有对西藏高度自治的恐惧的,因为他们会清楚地看到,达赖喇嘛已经愿意把国防和外交事务这样高度的现代国家的主权宣示由中央放到藏地,实际上,这比上元朝直至民国时期都是一个极大的变化,那时中央政府因为一种基础厚重的檀越关系而和西藏地方政府保持着非常富有亲和力的联系,哪会有那么多驻军?那么,既然显示主权的军事力量和外交权力都已经得到了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及绝大多数藏人面向全世界表达出来的认同,那么把宗教事务、文化事务、社会行政事务等统统交给熟悉藏族人民的藏族自己来处理有什么不好?这不是一条很经济很便利的道路吗?如果在获得中央允许的自治以后,在法治这个参考系下,仍有藏人以不当方式寻求西藏独立,那就是在背离达赖喇嘛的教诫,就是在全世界面前打我们藏人自己的耳光,我想包括藏族政治精英在内的绝大多数藏人是不会答应的,而且如果有充分的自治可以让我们保全我们的文化和宗教,可以让我们安宁地生活,可以充分地尊重我们的各项权利的话,彻底的独立对我们来说也许是根本不必要的。

       所以,现在对于中共来说,首要之计是从国家大局出发,弃绝一己之私,以诚意、善意和责任心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对谈,立即,马上,不能再有犹豫。除非有人想毁掉整个藏族,否则他就应该请达赖喇嘛回来,达赖喇嘛是我们藏人心中的明灯和眼前的方向。

       同时,请不要再践踏达赖喇嘛的画像,请不要再强迫我们辱骂和诬陷他,请不要再用比刀刺和火烧更狠的方式伤害藏人的心,我们已经被伤透了!

       我们需要民族和解,我们想在自己的寺院和家中平静地、没有任何紧张地生活,现在只要中央政府做出明智的努力,这一切平淡的希求应该是可以达到的;我们仅仅是想让达赖喇嘛——我们的父亲——离我们更近一些,在他还在世的时候!中央政府经过对谈后应该让他归来,虽然这需要时间,但是没有理由太长;我们不是特别喜欢物质世界的花天酒地和灯红酒绿,我们喜欢看到宁静的寺院和桑烟,听到虔敬的诵经声,看到在一片温柔土地上的清澈的蓝天。

       如果事情真的如此,那么汉藏两族又会像以前许多世纪以来那样相互融洽地生活,藏族文化会真正地得到继承弘扬,继续成为世界文化宝库中的瑰宝,西藏民族也会继续在雪域高原上快乐地生存着,而中国政府和中国政治也会因为西藏问题的良好解决赢得来自全世界的更多的好赞,中国和它的执政党也都会为当代全人类的健康发展做出他们长期没有能做出的真正的贡献。
   
    2008年4月某夜,泣书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11639.shtml

图为2007年9月11日深夜拍摄的布达拉宫寂寥无比。

图片附件:
大小: 50.49 K
尺寸: 500 x 375
浏览: 8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8条记录访客评论

藏青会比大赖够男人,至少不撒谎.
十四世达赖这个人其实很蠢,本来大家都不理他,他自己说是什么宗教领袖也就没有人认真看待,现在他自己跳出来,在西藏搞暴乱,又自己亲口说那些闹事的喇嘛是解放军假装的,更可气的是说被烧了的店是卖淫场所,这都是口孽啊,一个出家人怎么能够侮辱那些死者?

现在好了,引起公愤了,大家就好好谈谈他,一谈就发现他的真面目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他是一个两面三刀的政客而已。

这个大赖怂就怂在他一看形势不对就拉稀了,赶快说爱中国,不独立,其实这种话他说过多少遍了,50年前说不独立,后来去了印度要独立,中国改革开放后说不独立了,89年之后又说要独立了,本次西藏暴乱之前说要独立,现在又不说了。做人到了这种地步,丢人啊,还自己有脸继续在那里说自己是领袖。

Post by wu on 2008, May 4, 7: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我们仅仅是想让达赖喇嘛——我们的父亲——离我们更近一些,在他还在世的时候!”
唯色姐:我们的达赖父亲是一个人回来吗?流亡的人有十几万人,那么多人一起回来,住那里啊?吃什么?现在达赖父亲的流亡政府是美国给钱,他们回来美国还给钱吗?还是当成公务员让共产党养?

Post by 王藏 on 2008, May 3, 6: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1. Why does the Kalachakra-Tantra which supposedly is a "ritual for
world peace" prophesy and glorify a "holy war" (Shambhala war) by
Buddhists against non-Buddhists?

Dalai Lama, you are honoured throughout the world as a messenger for
peace, who has spoken out publicly many times against every use of
violence and, in fact, you have presented the Kalachakra-Tantra as a
contributor to world peace. The Kalachakra-Tantra is, however,
anything but pacifist in its content, rather it prophecies and
promotes on an ideological basis a bloody religious war for world
leadership between Buddhists and non-Buddhists (Shambhala Myth). The
original text describes the Buddhist war-methods as "merciless" and
"cruel". It says: "The supremely ferocious warriors will throw down
the barbarian hordes" and "eliminate" (them). (Shri Kalachakra I.
163/165) The Kalachakra Tantra describes over many paragraphs
murderous super weapons which the Buddhist army will use against "the
enemy of the Dharma". (Shri Kalachakra I. 128-142)

The historical Buddha was against war in every form. For him there was
no such thing as a "righteous war" and certainly not a "holy war". It
is exactly because Buddhism is seen as being against all use of
violence that it receives so much attention in the West. How can the
inhumane and warlike statements of the Kalachakra-Tantra be in harmony
with the vision of peace of the original Buddha? Why are so many
war-gods and war-heroes honoured in Lamaism (Begtse, Mahakala, Gesar
von Ling etc.)? It is possible to find these foundational ideas of
"Warriors for Buddha" in the writings of many representatives of
Lamaism such as Lama Chögyam Trungpa and Lama Ole Nydahl, which build
upon a crass "enemy thinking" and preach a military Buddhism. What are
you doing against this sort of development amongst your own followers?
How can the official Kalachakra-Interpreter Alexander Berzin openly
compare the principles of the Islamic "Jihad" with that of the
Shambhala war?

2. Why does the Kalachakra-Tantra, which is supposedly a contributor
to a world ecumenical movement and a world ethos, attack the 3
monotheist-semitic religions, especially Islam, named as the enemy of
Dharma, and swear a religious war against Islam?

Dalai Lama, one of your basic demands is tolerance of other religions
and this has made you to the most famous symbol of the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This is in conflict, however, with many passages in the
Kalachakra-Tantral – even though you have publicly promoted this
ritual as a contributor to ecumenical thinking. Some of the main
figures in the semitic-monotheist religions such as "Adam, Enoch,
Abraham, Moses, Jesus, Mani, Mohammed and the Mahdi" are characterised
as the "family of the demonic snakes" and are attributed with
characteristics of darkness and deceit. (Shri Kalachakra I. 154)
According to the Shambhala prophecy, the worldwid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uddhist Dharma" (i.e. Buddhism) will be preceded by an
eschatological holy war against the "barbaric Dharma" (i. e.
Monotheism). The original text states that the powerful, merciless
idol of the barbarians, the demonic incarnation (i.e. Islam) lives in
Mecca. (Shri Kalachakra I. 154).

Do you not feel, at a time when religious warfare are dictating world
politics, that the war against Islam described in the
Kalachakra-Tantra could ignite a clash of civilizations? In the
Austrian newspaper "News" from 10. October 2002, you say "Islam wants
to be counted amongst the world religions and yet pushes forward its
claim via aggression – exactly as the Christians did a few hundred
years ago. Thi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religion, but is rather about
power. And that was definitely not the Prophet Mohammed's desire.
Religion should not be led by power." Is your statement not in
conflict to the prophecy of the Shambhala war as described in the
Kalachakra-Tantra? Why do you say nothing of the potential for
aggression, the buddhocratic visions of power and the intolerance in
your lamaistic Religion? Why do you commend, as peacemaker, a Buddhist
demon, namely Palden Lhamo, who skinned her own son and used his skin
as a saddle for her horse because he refused to take on the Buddhist
religion? Do you really believe that such role models of horror can
promote tolerance? Why are you accused of intolerance and the
persecution of religious minorities by the more traditional proponents
of Tibetan Buddhism such as the Dorje-Shugden School, which you
yourself once attended?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Sexuality, Magic, and Politics in Tibetan Buddhism

Eight Questions to the 14th Dalai Lama

on the topic of the Kalachakra-Tantra

Over the last 25 years thousands of people worldwide have been
initiated into the highest levels of Buddhism by the 14th Dalai Lama.
Fundamental to this initiation is a holy text (tantra), namely the
Kalachakra-Tantra, part of which is the Shambhala Myth.

Kalachakra is Sanskrit and means \"wheel of time\". In recent times the
Kalachakra-Tantra has been increasingly critically scrutinised. In our
western debate-oriented society it stands to reason that the Dalai
Lama himself answers some of these critical questions in order to
ensure that any misinterpretations are corrected.


1. Why does the Kalachakra-Tantra which supposedly is a \"ritual for
world peace\" prophesy and glorify a holy war (Shambhala war) by
Buddhists against non-Buddhists?

2. Why does the Kalachakra-Tantra, which is supposedly a contributor
to a world ecumenical movement and a world ethos, attack the 3
monotheist-semitic religions, especially Islam, named as \"enemy of the
Dharma\", and swear a religious war against Islam?

3. Why does the Kalachakra-Tantra promote the institution of a
\"Chakravartin (a world emperor) who should set up a global Buddhist
\"Theocracy\", a buddhocracy - this in direct conflict to your continual
protestations of a belief in democracy?

4. Why do you promote unmoral and criminal acts, such as killing,
lying, stealing and adultery, amongst the initiates of the different
Buddhist Tantra-texts, especially the Kalachakra-Tantra – this in
opposition to your promotion worldwide of social-ethics?

5. Dalai Lama, although you insist that Tibetan Buddhism is a celibate
and woman-friendly religion, women are sexually abused and treated in
a sexist manner during the higher rites of the Kalachakra-Tantra in
order for the initiates to achieve spiritual, worldly and patriarchal
power.

6. Dalai Lama, why do you forbid public discussion of the secret rites
of the Kalachakra-Tantra to the extent of threatening \"the punishments
of hell\" to all those who might talk?

7. Dalai Lama, why do you have maintained contact with people from the
ranks of religious fascism and sect-terrorism such as Bruno Beger,
Jean Marquès-Rivière, Miguel Serrano and Shoko Asahara, all of who
have been inspired in their visions and behaviours by the content of
the Shambhala Myth?

8. Dalai Lama, why have you not written a exegesis on the problematic
statements in the text of the Kalachakra-Tantra, which distances
itself from the war-mongering, intolerant, sexist and buddhocratic
statements in the Tantra?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第七,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必须认清,搞所谓西式民主的自治,就是搞独立。

很多人至今还认识不清这一点。达赖喇嘛甚至还说,可以使用协议,等方式进行。

达赖并且明确表示,绝不搞独立。

我想说明的是,这样的说法,没有任何用处。好在我们已经有一个李登辉和陈水扁给我们表演过,
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种说法的可能后果了。

一旦你搞西式民主,也就是所谓的多党制。那么,达赖喇嘛自己说的所有承诺,都等于废纸了。

因为,"我管不了藏青会,也管不了以后出现的藏独团体了"。

西藏成立一个"西藏和平自治党",你总得让人家合法竞选吧?它可以首先,公开号称,不搞独立,只搞自治。

等到掌握了立法权和执政权,它可以通过立法,官方使用藏语和英语,而不使用汉语。这不是搞独立吧?

经济上完全和西方合作,把所有的矿产让西方公司开发。"因为,西方出价高二分钱嘛。"

美国人随着公司大量进入,然后,再公投独立。

你中国敢打?美国政府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说,派军队进入西藏,"保护侨民"。

或者,根本不需要派军队进入,仅仅派导弹和隐形飞机进入,也就可以了。那个时候,所谓的自治,就变成了事实独立了。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2001年的民主化,本身就是一种独立的行动。从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历史事实看,搞西式多党制民主,就是分裂中国的最有效手段。

第三,推动西式民主,就是分裂中国。就是搞独立的具体行动。从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历史事实中,已经可以得到结论。具体理论,本人将另行撰文论证。

第四,达赖喇嘛并不能代表西藏人民。他只能代表藏传喇嘛教中,他那个支派(至少不包括多杰雄天那一支。)的主持人。作为宗教人士,他没有权利干涉中国和西藏的政治制度和政治运作。

达赖喇嘛说"我认为我的角色,是西藏人民的自由代言人,而不是统治者,我完全遵从西藏人民的意愿行事。"是一种混淆事实的说法。带有一种企图欺骗世人的味道。

"我认为我的角色,是西藏人民的自由代言人,而不是统治者,"的确不错。他可以自由地发言。但是,并不是西藏人民的代表。也不是统治者。

"我完全遵从西藏人民的意愿行事。"那是一种混淆事实的说法。首先,西藏人民并不都是他那一支的教徒。第二,即便是许多西藏人想让他当政,或者进行任何政府工作,他也没有权利去干。因为中国有中国的政治制度。西藏的政治制度是按照中国的政治制度进行运作的。而不是按照达赖的愿望,或者西式民主的方式来进行。

第五,达赖喇嘛说,"达赖喇嘛的体制是否要继续,全由西藏人民决定。"这又是一种欺骗。首先需要告诉他,达赖喇嘛的地位是一个宗教地位。达赖的体制是否要继续,不是由全体西藏人民决定,
而是应该由藏传喇嘛教中,他的那一个教派决定。他的教派,不包括多杰雄天,也不包括释伽牟尼。

达赖喇嘛的体制并不是一种政治体制,而是一种宗教体制。这一点,达赖应该没有异议吧?既然是宗教体制,那就请达赖别提什么,"由全体西藏人民决定"这种说法。

如果达赖喇嘛坚持认为,达赖喇嘛体制是一种政治体制,那么,中国政府就应该告诉他,

这个政治体制最多管那些流亡藏人。而根本就管不了中国境内的藏人。在中国境内,达赖喇嘛的政教合一体制早就不存在了。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合法地位了。更不可能恢复了。

所以,如果达赖想改变他的体制,那么,请在海外流亡藏人中进行。

第六,假如达赖喇嘛承认达赖喇嘛体制是一种宗教体制,而且他有心进行改革,那么,中国政府将会帮助他进行。首先告诉他,如果他想进行他那个教派的投票程序,因为涉及到大量人员活动,中国政府必须派大量的警员进行维持秩序。这在西方国家是常见的。哪怕是私营组织的大型活动,政府也要出动警方维持秩序。第2,中国警方将帮助他进行教派的会员鉴定工作。进行投票的会员或者教徒,必须出具登记证明。

当然了,如果他们坚持认为,鉴定标准是他们的私事,中国警方也可以不管。让他们自己鉴定。万一有大量的其他族裔人进去参加他们的投票,造成冲突,中国的法庭将有管辖权。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马英九和陈水扁都是走的台独道路。所不同的是陈水扁是彻底抛弃中
国的台独。而
马英九是在中国大框架下的台独。简单的一句话,陈水扁的台独是台湾国。马英九
的台独是中华民国。可是就这一个称呼,所得到的反应却完全不一样。对陈水扁的
台独是坚决的武力打击。对马英九的中华民国却是一再容忍。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给 中共一种一个中国的心理满足。而连战一再以一个正统中国人的身份访问中国,
和中国领导人称兄道弟,大唱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其真正目的就是要签订一个大陆
与台湾之间的和平条约。让中国中共满足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而国民党却拥
有实质上的台湾。

所以达赖喇嘛就想让藏独走马英九式的台独道路。达赖喇嘛一再声明,西藏不寻求
独立,但是他要在西藏拥有自己的军队,要解放军撤出西藏。达赖喇嘛的计策就是
让中共满足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而他却拥有实质上的西藏。象科索沃当年不
是名义上也属于南斯拉夫,现在不是也宣布独立了,还得到美国承认。任何一个头
脑清楚的人都能看出台独和藏独对最大区别是,中共并不拥有台湾,而藏独并不拥
有西藏。还个区别就是,台湾得到美国的军事保护,而藏独只能得到印度的一点军
事支持而已。就是中国和印度的边境上,藏独也对西藏的解放军毫无威摄。

中国共产党政权是不会为了面子去丢里子。只有在得不到里子时候,才会为面子满
足。中国共产党决不会,因为达赖喇嘛承认了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把西藏拱手
送给达赖喇嘛的。更不会因为马悲鸿骂中国象日本人侵略中国一样侵略了西藏,而
把解放军撤出西藏。藏独是走不了马英九的台独的道路的。

历史总是站在胜者那一边。如果日本人在二次大战中没有被打败,那么日本就会还
占领着中国,中国也许会象当年被满清统治一样被日本人统治个几百年。西藏如果
要独立,骂是没有用的, 骗也没有用的。还是找找那个国家肯为藏独出兵和解放军
打仗罢!科索沃也是靠西方的军队打下来的,不是靠嘴皮子骗来的。否则再过一百
年,西藏也独立不了。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天下读者 2008年4月27日10:48:05 于 [天下论坛]http://www.creaders.org

马英九和陈水扁都是走的台独道路。所不同的是陈水扁是彻底抛弃中
国的台独。而
马英九是在中国大框架下的台独。简单的一句话,陈水扁的台独是台湾国。马英九
的台独是中华民国。可是就这一个称呼,所得到的反应却完全不一样。对陈水扁的
台独是坚决的武力打击。对马英九的中华民国却是一再容忍。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给 中共一种一个中国的心理满足。而连战一再以一个正统中国人的身份访问中国,
和中国领导人称兄道弟,大唱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其真正目的就是要签订一个大陆
与台湾之间的和平条约。让中国中共满足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而国民党却拥
有实质上的台湾。

所以达赖喇嘛就想让藏独走马英九式的台独道路。达赖喇嘛一再声明,西藏不寻求
独立,但是他要在西藏拥有自己的军队,要解放军撤出西藏。达赖喇嘛的计策就是
让中共满足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而他却拥有实质上的西藏。象科索沃当年不
是名义上也属于南斯拉夫,现在不是也宣布独立了,还得到美国承认。任何一个头
脑清楚的人都能看出台独和藏独对最大区别是,中共并不拥有台湾,而藏独并不拥
有西藏。还个区别就是,台湾得到美国的军事保护,而藏独只能得到印度的一点军
事支持而已。就是中国和印度的边境上,藏独也对西藏的解放军毫无威摄。

中国共产党政权是不会为了面子去丢里子。只有在得不到里子时候,才会为面子满
足。中国共产党决不会,因为达赖喇嘛承认了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把西藏拱手
送给达赖喇嘛的。更不会因为马悲鸿骂中国象日本人侵略中国一样侵略了西藏,而
把解放军撤出西藏。藏独是走不了马英九的台独的道路的。

历史总是站在胜者那一边。如果日本人在二次大战中没有被打败,那么日本就会还
占领着中国,中国也许会象当年被满清统治一样被日本人统治个几百年。西藏如果
要独立,骂是没有用的, 骗也没有用的。还是找找那个国家肯为藏独出兵和解放军
打仗罢!科索沃也是靠西方的军队打下来的,不是靠嘴皮子骗来的。否则再过一百
年,西藏也独立不了。


2001年的民主化,本身就是一种独立的行动。从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历史事实看,搞西式多党制民主,就是分裂中国的最有效手段。

第三,推动西式民主,就是分裂中国。就是搞独立的具体行动。从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历史事实中,已经可以得到结论。具体理论,本人将另行撰文论证。

第四,达赖喇嘛并不能代表西藏人民。他只能代表藏传喇嘛教中,他那个支派(至少不包括多杰雄天那一支。)的主持人。作为宗教人士,他没有权利干涉中国和西藏的政治制度和政治运作。

达赖喇嘛说"我认为我的角色,是西藏人民的自由代言人,而不是统治者,我完全遵从西藏人民的意愿行事。"是一种混淆事实的说法。带有一种企图欺骗世人的味道。

"我认为我的角色,是西藏人民的自由代言人,而不是统治者,"的确不错。他可以自由地发言。但是,并不是西藏人民的代表。也不是统治者。

"我完全遵从西藏人民的意愿行事。"那是一种混淆事实的说法。首先,西藏人民并不都是他那一支的教徒。第二,即便是许多西藏人想让他当政,或者进行任何政府工作,他也没有权利去干。因为中国有中国的政治制度。西藏的政治制度是按照中国的政治制度进行运作的。而不是按照达赖的愿望,或者西式民主的方式来进行。

第五,达赖喇嘛说,"达赖喇嘛的体制是否要继续,全由西藏人民决定。"这又是一种欺骗。首先需要告诉他,达赖喇嘛的地位是一个宗教地位。达赖的体制是否要继续,不是由全体西藏人民决定,
而是应该由藏传喇嘛教中,他的那一个教派决定。他的教派,不包括多杰雄天,也不包括释伽牟尼。

达赖喇嘛的体制并不是一种政治体制,而是一种宗教体制。这一点,达赖应该没有异议吧?既然是宗教体制,那就请达赖别提什么,"由全体西藏人民决定"这种说法。

如果达赖喇嘛坚持认为,达赖喇嘛体制是一种政治体制,那么,中国政府就应该告诉他,

这个政治体制最多管那些流亡藏人。而根本就管不了中国境内的藏人。在中国境内,达赖喇嘛的政教合一体制早就不存在了。也根本就没有任何合法地位了。更不可能恢复了。

所以,如果达赖想改变他的体制,那么,请在海外流亡藏人中进行。

第六,假如达赖喇嘛承认达赖喇嘛体制是一种宗教体制,而且他有心进行改革,那么,中国政府将会帮助他进行。首先告诉他,如果他想进行他那个教派的投票程序,因为涉及到大量人员活动,中国政府必须派大量的警员进行维持秩序。这在西方国家是常见的。哪怕是私营组织的大型活动,政府也要出动警方维持秩序。第2,中国警方将帮助他进行教派的会员鉴定工作。进行投票的会员或者教徒,必须出具登记证明。

当然了,如果他们坚持认为,鉴定标准是他们的私事,中国警方也可以不管。让他们自己鉴定。万一有大量的其他族裔人进去参加他们的投票,造成冲突,中国的法庭将有管辖权。

第七,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必须认清,搞所谓西式民主的自治,就是搞独立。

很多人至今还认识不清这一点。达赖喇嘛甚至还说,可以使用协议,等方式进行。

达赖并且明确表示,绝不搞独立。

我想说明的是,这样的说法,没有任何用处。好在我们已经有一个李登辉和陈水扁给我们表演过,
让我们有机会理解这种说法的可能后果了。

一旦你搞西式民主,也就是所谓的多党制。那么,达赖喇嘛自己说的所有承诺,都等于废纸了。

因为,"我管不了藏青会,也管不了以后出现的藏独团体了"。

西藏成立一个"西藏和平自治党",你总得让人家合法竞选吧?它可以首先,公开号称,不搞独立,只搞自治。

等到掌握了立法权和执政权,它可以通过立法,官方使用藏语和英语,而不使用汉语。这不是搞独立吧?

经济上完全和西方合作,把所有的矿产让西方公司开发。"因为,西方出价高二分钱嘛。"

美国人随着公司大量进入,然后,再公投独立。

你中国敢打?美国政府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说,派军队进入西藏,"保护侨民"。

或者,根本不需要派军队进入,仅仅派导弹和隐形飞机进入,也就可以了。那个时候,所谓的自治,就变成了事实独立了。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达赖高度自治的中间路线本质就是一个骗天下的政治伎俩, 请看看下面文章对达赖藏独几步曲路线图分析吧...

从来没有听说过靠耍耍嘴皮子,会见几个欧美政客名流就能骗到天下的.天下都是靠实力打下来的. 打天下无非两个打法,自己打或者别人帮着打。 看到北韩乐没有,这么一个在美国口里的流氓国家,要不是中国是北韩的邻国,美国早就打过去了,还用几方6次会谈.

还不是中国的抗美援朝把美国打怕了,不敢轻举妄动。 美国连北韩都不敢动,谁敢为西藏和中国玩命啊。台湾比西藏政治资本海了去,陈水扁不是也不敢单方面挑起独立战火么,因为美国根本就不想中国因为台湾交火,至少它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美欧列强最想做的就是利用中国的这些毒狗竭制中国,内部分化瓦解中国,最好的买卖成功实例就是俄罗斯和南斯拉夫颜色革命了。这个颜色革命的成本太低了,简直一本万利的说。每年给个几百万的经费把中国所有的毒狗都养起来,这些吃饱了狗粮的畜生们就跳起脚来, 一路丧心病狂歇斯底里地猛吠,一副勇挑反华急先锋重任的走狗嘴脸.


是谁在歇斯底里? 是欧美帝国主义! 被压迫的中国人都是被逼迫造反的. 西藏暴乱,不过是被欧美操纵的藏毒走狗们一场不成功的颜色革命!


和合来稿:中国必须用智慧破解达赖喇嘛的花招

万维读者和合来稿:达赖喇嘛最近连发许多讲话。其中包括
"我没说过关於辞职的话 ","达赖喇嘛的体制是否要继续,全由西藏人民决定。"等等。

我想就达赖喇嘛的这二篇谈话,作一评论。

第一,欢迎达赖喇嘛最近的真诚语言。其中包括,"我们不追求独立","全国人民大团结","汉藏大团结"等。

第二,必须指出,达赖喇嘛在历史上和历史问题上并不都是诚实的。

特别是这一段:"我从成为达赖喇嘛开始,就展开改革。59年我到印度后,开始朝民主化前进。2001年开始,我们已有选举制度,每5年举行一次大选"。

可以实事求是地说,在中共进入西藏以前,西藏根本就没有什么民主改革的东西。是中共带进了改革。达赖喇嘛的叛逃,是因为中共的激进,威胁了达赖喇嘛的旧体制。而不是因为什么西藏的民主制度。即便是达赖到达印度后,也不是什么民主体制。2001年搞民主,不过是想借助国际形势,和中国作对而已。

达赖喇嘛在印度,并不是从来没有搞过独立,和对抗中国。而是进行了包括和CIA合作,还有提出过什么汉人退出西藏,中国军队撤离西藏,等等独立的企图。

Post by 骗取天下 on 2008, April 29, 3: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共惨党妄图把自己的罪行转嫁到中国人民头上~!
我们绝不能接受!
它们一直煽动和利用那些比较SB的人民。

Post by zzz on 2008, April 29, 2: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藏独狗该死 on 2008, April 27, 11: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Let your evil Dalai Lama to be killed by USA!
Why does USA send its army to Tibet?

Post by Weosier on 2008, April 17, 2: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http://news.yorkbbs.ca/focus/2008-04/255983.htm

你曾说,西藏问题是自治问题,而不是两个民族的冲突问题,但为什麽这次事件
藏人主要针对汉人的商店、设施等打砸抢烧呢?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情况,是不是全部都属实呢?据了解,开始讲所有汉人的商
店和清真寺被烧掉了,后来又说清真寺没有被烧,而且也不是所有的汉人商店。
在很多地方大部分被烧的汉人商店,针对的有从事卖淫活动的场所,有些有妓女
的场所。也有一些银行遭到攻击,遭到攻击的原因是有银行把中央给西藏的很多
拨款截留了,用於他们自己的经营活动上,不是按中央的要求用於西藏建设上。
依据这些消息,这次事件并不是针对所有汉族,是有针对性的。

Post by 访谈 on 2008, April 15, 11: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達賴:我們是難民 已無處可退
【聯合報╱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2008.04.15 02:33 am
儘管遭到北京當局指為西藏暴動的幕後黑手,正在美國訪問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表示,他的特使最近仍在與北京交涉。

紐約時報十四日報導,達賴十三日在西雅圖表示,「雙方過去幾天都有在進行交涉」,但他並不清楚談話的結果。他不願明說具體討論內容,同時表示沒有直接參與對話。

美聯社曾報導,過去幾年多次代表達賴喇嘛與北京談判的特使洛地嘉日十二日在印度新德里表示,藏人同胞被捕受折磨,「我們沒有辦法談。只有某種程度的恢復正常後才可以再談。」

新華社報導,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十二日在海南「博鰲論壇」首次提出「三個停止」(停止分裂活動、停止煽動暴力活動和停止破壞奧運活動),當作與達賴恢復對話的條件。

達賴喇嘛十三日說還沒聽到胡錦濤的說法。他說,有人說應該再退讓以換取與北京更多的談判,但他反對這種建議,「我們早已是難民」,已無處可退。

他並且呼籲中國停止壓迫西藏,撤出部隊。達賴也重申,如果西藏暴力失控,他將辭職。達賴再次否認中國宣稱他呼籲西藏脫離中國和他是最近動亂的幕後主使。他說,他獻身追求西藏的自治權。

達賴在記者會後發表聲明說:「我們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層中的少數鬥爭,不是與中國人民鬥爭。如果西藏現在的情勢繼續下去,我非常擔心中國政府將使用更多的武力,增加對西藏人民的壓迫。」

達賴說,如果中國停止壓迫,撤出武警和部隊,他將建議所有西藏人停止抗議。奧運聖火幾周內就會經過西藏和印度,達賴擔心假如再發生示威,西藏人民會遭受更多苦難。

達賴在西雅圖出席五天的「慈悲心種子」組織會議。
【2008/04/15 聯合報】

Post by 蘇姍 on 2008, April 15, 4: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再继续煽动仇恨吧!
只会给你们本族人带来更大的灾难。

Post by 这里操蛋 on 2008, April 13, 10: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最近的气氛这么不好,怎么谈。在中国人眼中,在国际压力下妥协,就是向达赖和欧美投降。毛主席说:有理,有利,有节;是斗争的法宝。这一次,西藏人有理,形式也有利,抗议也达到了让广大华人思考西藏问题的目的。但西藏人做过了,暴力阻挠奥运太伤人了。中共找台阶,让达赖出来制止抗议,他说他没权阻挡民意;让他表态西藏永不独立,他说要由藏人决定。道理不错,可这么说谁敢让你达赖回来。想让中共相信你,总要有行动吧。光说不独立,普通华人都信不过。另外唯色你太天真了,中共怎么能把西藏交给流亡政府管,就算达赖回来,也是招安,这是由双方实力决定的,能像梵蒂冈一样画块地让他当教皇就很好了。对于像我一样的汉人,不知算不算大多数,希望民族平等友好,也尊敬喜爱藏族文化,但领土主权不能谈。我觉得至今谈判没结果责任一定不是单方面的,达赖高估了西方的作用,低估了中共背后的民意基础。毕竟,这是藏汉之间的事。另外,中共如果真的向你说的那么笨,汉人早就把他推翻了。

Post by 摇摆不定 on 2008, April 13, 8: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现在的问题是杀藏族叛乱分子太少,让你们这些余孽还活在世上,愿王震、邓公仍在世,把你们全杀掉,sb

Post by 华人 on 2008, April 12, 8: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原创]我也是藏人,真正的感受和必须直言的话


I       AM     A   TIBETANT, THE HONEST OPINIONS   IN  MY  MIND     AND    THE REAL   FEELING I N  MY   HEART




我是甘南的藏族,在外求学和打工多年,今年在国内(拉萨和甘南)国外(示威和阻碍圣火)的事情,看到那么多新闻、帖子和言论,我想说说我作为一个普通藏人,对于藏人与汉人的真正关系,藏区的独立的真正的看法和感受

I’m a Tibetan in South of Gansu, I’ve studied and worked out of my hometown, I just want to say something after I’ve seen so many news and talks in the medias and forums, for the 3*14 and the Olympic flame torch relay, as a real Tibetan, I’d like to tell you the real relationship between Han People and Tibetans.

就藏族与汉族之间的关系,说实话,在我成长、上学、工作的过程中,我的体会是汉藏人之间相处不能说没有一点不快,比如,与汉人相处,或多或少常能牵扯到民族差别方面的话题,举几个例子,某场合听到某汉族同学大讲奇闻:“我有次冬天在兰州火车站上车,看到几个老藏大冬天靠着站台柱子围坐一圈喝酒,光着一条膀子,啥都不吃!!”神态语调好像见到北极熊。或者熟人之间开玩笑,就有汉族人说,没有我们文成公主,你们现在还吃生肉呢!上学时有女同学问,听说你们的藏袍从来不洗?表情怪异。常听到类似的话,我心里是不舒服的。但是,老实说,如果说这是汉族的歧视,如果说中国汉藏两民族有隔阂,我作为一个普通藏人,说心理话我感觉就是离谱了。

To be honestly, during my childhood, studies and works periods, I feel there is
a unhappy of nations’ diversity between us more or less, for example, we could involve some talks about nations’ diversity, as one of my classmate discussed with others : “Once a time, I saw some half-naked Tibetans in Lanzhou station, they are just sit around drinking wine, surprisingly, they didn’t eat anything!” they are interested of this topic like talking about a bear from north-pole. And a joke between my friends and me like: “If there was no princess Wencheng, maybe you guys are eating immature beef!”, even sometimes, a female friend asked me with a surprising face that : “I heard you Tibetans don’t wash your clothes during your life times ?” In fact, I felt uncomfortable from these kinds of jokes. BUT, if these are discriminations or gaps between Han people and Tibetans, that’s out of serious things.


从我多年与汉人相处的经历,别人说这些话,我感觉实质上就好像人们挖苦河南人不老实,或者嘲笑广州人什么都东西能进嘴巴,或者北方人嘲笑上海人小气,说真心话,在性质上感觉不出什么差别来。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去过好几个省,藏族身份给我带来的顶多是别人的稀奇好奇、或者当作逗乐和斗嘴中的把柄,在我长大、闯社会、外地打工生活中的任何方面,藏族身份都没有给我过任何真正让我感觉不公正的待遇,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碰到不顺利,比如收入不高、和人闹矛盾,从来都不是因为我是藏族。处过一个汉族女朋友最后分了手,也是因为我买不下房子,人家连我家人都见过了,倒是我爸妈不高兴我们俩。

From my experiences communicated to Han people, these things just like laughing at people from Henan is not honest, and Canonesses can eat anything, or northern people’s laugh at stingy Shanghaiers. WHY I could say this? Because I have been many provinces in China, what myTibetan nation brings me is just like an attractive topic for my friends. I just lived as any other Chinese, there are no judgment and unfair things to me, I met some problems like low-salary and quarrels to others in the society not because I’m a Tibetan but just because I’m a responsible and industry adult. Even I had a girlfriend of Han nation, but we are separated because my parents didn’t want to agree with us and I can’t afford buying a house for us.



战    
我老家,藏人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政策都是照顾本地藏人,我的家里人都很明白,对藏族独立不独立,我家乡越是老一辈的态度越是特别清楚,他们的态度就是,现在还是尊崇信达赖,但是不喜欢他回来,因为他在的时候日子苦,生命没保障,
In my hometown, all the Tibetans live in a peaceful environment, all the policies from government are benefit for Tibetans, all my families know clearly that it is bad for us to ask for independence, the older they are, the clearer attitude they have, their attitude is WE respecting Dalai, BUT we don’t want him to come back, because the time we are leaded under Dalai is really a bad period, we couldn’t have a good life and we felt unsafely.

老一辈对独立是怎么回事不清楚,我老奶奶80多岁了,他不喜欢年轻人不转经,不老老实实在家,不喜欢汉人的生活方式,但是说汉人和藏人断掉打交道不可能,几百年都是打交道的      

The old generations even don’t what are dependence and independence, my grandmother is 80 years old, she don’t like the youngsters don’t have religion at home, also she don’t like the Han people’s lifestyle, BUT she said that it is impossible if there was no relationship between Han people and Tibetans because
we have good relationships since hundreds years ago.


达赖搞这么多事情我觉得不是为了藏族也不是为了独立是为了他自己,他原来在西藏过好生活,现在没有权力也没有钱,现在在国外没有国内那么多藏人供养他,也没有当年的地位,如果和平的回来作了那么多反zf的事也不好回来,这样的话,只有在外面闹,来显示他自己的地位和作用,因为不搞这些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自己还有什么意义?那些跟着他的人也什么都没有了,连家都不能回。我觉得他手下有那么多人消息也灵通,他也明白搞独立是不会成功的,所以这样闹就是为了他自己和他手下那些人的生活。
At last, I think Dalai made a lot of affairs or cases just for himself, not for the real Tibetans,
just because he was not satisfied of his decreasing power, reputation and money. Nowadays, there are no longer so many Tibetans to support him in Tibet, so he can just go abroad to earn more reputations and support to show the people how great he is, besides this, he couldn’t do anything. The one of serious consequences is people who are supporting him even can’t back home to see their relatives and friends. And one more things, they are so easy to get information through many channels, and it is very clear for Dalai that “Free Tibet” never be successful, but he HAVE TO DO some things to responsible for people who are doing things for him and also for himself.


PS:
This article is from a local Chinese forum-Tiexue, I just translate this into English
       THE address of the original article http://bbs.tiexue.net/post_2701412_1.html战

Post by 什么叫做言论自由? on 2008, April 12, 6: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还有那天当我在人群看到不断有人冲上来抢那个女孩的火炬时,确实很愤怒。难道在自由的名义下就可以胡作非为?那只是个残疾女孩。

回来后妈妈说当时电视直播没有放这段,换成广告和新闻,后来才把这段给播出来。我真的不理解法国电视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是为藏民好吗?

希望这个回帖能发布出来。

Post by alice on 2008, April 12, 4: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引用 heloo 说过的话:
刚看了 卢旺达酒店 hotel rowanda, 看到两个族群的冲突给两族人带来的巨大灾难 留下了1百万的尸体。
卢旺达酒店正是描写了 一个冲突的两个民族组成的家庭 在两族冲突中患难与共离开了他们冲突中的部族。但是场景实在令人震撼,令人深省,就是藏族和汉人应该永远和平,永远没有暴力。
刚又看了 BBC的报道,他们的报道完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完全是在挑动我们两族的仇恨!
我一直坚持在看唯色的博客,也在发表我的评论,也许在一周以前我的心里有仇恨,狠藏人挑起了事端。 但现在我呼吁王力雄和唯色能够利用各自的影响力呼吁 双方不要再讲仇恨与暴力升级。


赞同这位看法。我生活在法国,看到媒体上那些起哄的片面报道时非常痛心,我们真的要用仇恨解决问题?给法国人添饭后谈资笑料?

Post by alice on 2008, April 12, 4: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zt 一个西藏门巴族的公开信


    我是藏南波密的门巴族,现在在西南民族学院读书,境外的藏独分子妄想复辟,妄想回来当农奴主,做他的大梦吧,不要说共产党,就是我们也会拿起枪和他们干。大家要警惕,听我高中同学说,藏独用钱在波密扎木中学招募藏族高中生去境外读军校。这次拉萨暴动波密也有几个平时偷鸡摸狗地痞流氓去了拉萨,他们几个初中的时候经常打架,欺压同学。没想到小混混聚集在一起了,胆子还大了不少,估计是拿了钱干的。希望政府能去查一查,藏独真可笑,越是这些人渣跟着他们,他们越是臭名远扬。
      
  全国同胞们放心,现在藏独很少,只有黄教那些神经病里有些喇嘛喜欢用香火钱来哄骗农民,想我们这些上大学的,根本不想理他们。现在西藏生活这么好了,境外那几个神经病回来只有挨打,要他们真回来,我第一个回藏南搞死他们。
      
  境外那些藏独,都是当年逃过去的农奴主的后代,我们已经翻身当主人了,他们只能在境外当狗,客死他乡,肯定不平衡。旧西藏才是世界上侵犯人权最为严重的地方,我会开帖子另外说的。
      
  只是有个小小的要求,政府执法的时候要强硬点,达赖其实已经被藏青会架空,他根本没什么发言权。
      
  今天黄教的喇嘛向媒体哭诉“不自由”。大昭寺是黄教达赖祭法的地方,那些黄教喇嘛都信奉达赖,去那采访,不是神经病吗,肯定拥护达赖啊。去色拉寺、甘丹寺、哲蚌寺,还有更多的喇嘛,这些都是黄教的地盘。如果去小昭寺采访,肯定哭诉黄教暴徒怎么施暴的。
      
  我真觉得可笑,中央政府也真贱,黄教喇嘛越闹,中央就对他越好,像我们这些不闹事的藏族人,中央政府就不在意。
      
  我是藏南门巴族,政府能不能武装我们,让我们以志愿军的形式越境去印度端掉藏独老巢,我有些同学在那边,熟悉路径。这帮农奴主的后代越来越嚣张了,要再不出来,他们又要回来奴役我们了!
      
  达赖最可笑,西藏又不是他黄教一家的,就是独立了,西藏也是内战不断。
      
  就是黄教也分达赖和班禅,黄教有两大活佛转世系统,不过我们门巴不信这个,我们是原始宗教,我说了就是独立了也是内战不断,黄教才多少人嘛?他们只能代表后藏,青宁的农户。
      
  你是不知道内情,那帮所谓的打人藏独相当于内地的地痞流氓,谁给钱就帮谁。至于那些打人的喇嘛是因为那几个寺庙都是黄教的信达赖,黄教内部信班禅的就没事。
      
  我知道汉人的心思,我在成都,前几天我坐公交车,因为我是西藏人,我坐的位置居然没人和我一起坐,那些人宁愿站着,也不坐我旁边,其实我们都是被藏青会连累的。
      
  达赖现在已经被藏青会架空,他管不了在国外出生长大的藏独二代,就算他想和中央政府谈,藏青会也不会让他谈。藏青会从小被洗脑,他们有时候潜回西藏看到到处都是汉字、汉人,藏民生活也越来越好,他们就绝望,因为他们被灌输这一切本来都是他们的,我们只不过是农奴,他们的奴役的商品而已。现实确是他们只能龟缩在印度的山区,像野骆驼一样偷生,老死。
      
  中央政府最好放弃和谈,我知道藏青会那批人是不会和中央政府和谈的,他们的胃口大的很,川西,甘南,青海,云南他们都想吃,真要这批农奴主的后代回来,西藏各族人民将暗无天日。西藏也会内战不断。不必太在乎外国人的感受,多关心点本国人的利益

Post by 路过 on 2008, April 12, 12: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转帖]藏族人的愤怒,告世人我们的生活!
藏族人的愤怒,告世人我们的生活!

前天,我写下了《我身为藏族,可我为我的某些同胞感到不齿》一文。一是为劝我的同学不要做傻事,二是我作为知道藏区事情的部分真相像人,我有责任以及义务向国际友人表达我们藏族人对这件事情的心态。不要一味的听信那些所谓的媒体的谎言。

今天早上,我看了国家新闻部门对于西藏问题的记者招待会,对西方记者怀疑的地方我很愤怒,我华夏民族中的一员——藏族,再不争气,我们也不可能忘记我们的恩人。并分裂我们整个中华民族。今天我写下以下文章,以表达我们藏族人的心态,当然我知道哪怕我的声音再弱小,但我相信,我们整个中华民族数以千万计的弱小声音汇集在一起将以洪水般那样凶猛,将西方媒体的谣言冲碎,将他覆灭。

首先以下一段话告西方媒体

今天你们质问了我们的国家新闻部,有的问题我想我作为一个老百姓更有资格来回答你们。

1.西藏人的不自由与人权问题

我想问你们,你们从哪里知道了我们的不自由?如果没有证据请不要乱说话。我们享受了比其他民族更多的优惠待遇,我们享受着社会的一切福利待遇,我们哪里不自由?我们藏族人再愚蠢,也不会受到你们的挑拨让我中华民族分裂。我们的阿米(爷爷)说:天上的老鹰要受巢穴的束缚,不管他非了多远总会想着自己的巢穴,地上的牛羊要受牧人的束缚,无论他怎么驰骋于草原他总要回圈。阿米没文化,对自由的理解却是那么的朴实,我们华夏民族乃至世界的所以民族我想都知道这个道理,要想风筝飞的高,那么线一定不能断,我们藏族人由衷的感谢你们西方的媒体,但我们自由,我们有人该有的权利,我们藏族人的生活像风筝一样越飞越高,可有人却希望剪断我们的线,让我们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得到的幸福落入深渊,你们为什么不指责这些人?他们在毁掉我们藏族人的生活!你们听达赖说,听一些不知道真相的外国人说,你们有听过我们发自内心的话吗?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昨天,我的金金大爸来成都了,还带了几个乡亲,他们是来成都购买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大爸问起我,色若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家里很担心。他在像我询问他的情况,我没说我强忍了眼泪,我不忍告诉他,色若现在的情况,因为我不知道他的生死。后来我告诉了他,现在你们西方媒体说我们的一些事情,大爸没有发怒很温和的说:我们藏族人,不会忘记国家的恩情,我们藏族人这次丢了这么大的脸,乡亲们没脸见国家了,家里出了这样的人,我们自己会收拾他们的,大爸哽咽着说不出话了,继续说道:色若他们几个没良心呀,去年国家还给我们家乡了一笔治大脖子病的钱,家乡好些人都医好了,羊都知道感恩,难道我们藏族人连畜生还不如.....。

告诉你们西方的白人,什么叫真正的人权,什么叫真正的平等,把国家帮助我们无数的事情中拿出一小件,我想也足够堵住你们的嘴巴。去年,阿坝州的州长在成都募捐了一笔给家乡人民治疗大脖子病的钱,还带来了很多医生。给家乡得了大脖子病的老人治病,国家考虑到我们藏族人的自尊,让那些干部医生去藏民的家里去帮他们治疗,做完后藏民要给钱,他们只这样说了句:国家要治好你的病,不是需要你的钱,需要你们把牲口喂好,为国家建设做贡献。再对比你们西方呢?只要是帮助百姓的,你们总大打着旗号说:我们去帮助穷人了,生怕世界上不知道你们做好事了,可你们有考虑到那些受帮助的穷人的感受了吗?他们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差,比别人穷,地位也是最低下的。可我们的国家拿出了这么多的钱,考虑我们的感受,只说了句:建设国家,也就是说,我们并不可怜,我们也是国家的栋梁,那真正的鼓舞着我们藏族人。我们知道我们也是国家的栋梁。

2.教育与学习

你们总说西方的教育水平好,说中国政府对西藏及藏区的教育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地区之一认为中国政府在歧视藏族人,我告诉你为什么藏族地区教育落后的真正原因吧!

我们藏区既然是中国的一员,国家也是平等的对待了我们,建立很多的学校,我们的其他兄弟民族自己募捐钱来给我们建立希望小学,你们也许会问,那为什么你们的文盲比例还是那么高。我告诉你,那是达赖利用了我们藏族人对宗教的信仰,达赖在每个寺庙设立学堂(主要学习藏文和佛经及藏族典故),你要知道那是世界上最落后的教学方式,达赖开始还愿意让学生去学国家统一的教育,后来他就取消了,所有去寺庙学习的小喇嘛不能学习中文教育,如果要学那么你的弟弟就不能去寺庙,老一辈因为对佛的信仰很是崇拜,因为自己的崇拜就这样被达赖剥夺了学生们学习文化的机会。你们为什么不指责达赖?你们为什么不让他主动取消学堂,让学生回到学校去?这才是你们真正应该呼吁的。

3.经济与收入

你们说,达赖集团闹独立是因为他们希望带领藏族人富强并自由,我告诉你藏族人纯牧的至少有80%以上是很富裕的,半农半牧的至少有60%以上也是很富裕的,我们的人均收入可以达到2万人民币。那你也许会问,那为什么还是那么贫困!我可以告诉你达赖是怎么掠夺百姓的财富的。

他随便的封一个忠诚于他的喇嘛为活佛,然后活佛就开始讲经颂道,藏族人对宗教的信仰是很强烈的,一早聚集在寺庙上,然后活佛坐在寺庙的大堂上,民众排着队的等待让活佛摸一下脑袋以得到祝福,也想得到活佛开封的码尼绳绳(就一个红色布带子),拿着自己买牛买羊得来的钱,一捆一捆的仍进募捐箱里(说是募捐箱其实是一个大箩筐,由两个喇嘛抬着收钱)然后活佛就这么走了,什么也没做。民众辛苦得来的钱就这样被掠夺走了。可达赖却什么也没为百姓做,民众没了钱当地政府为了民众生计就开始像中国政府要钱,也就是说我们的努力全给了这个白眼狼。当然我们的老一辈是出于自己的宗教自由,就算他把所有的收入捐献给了寺庙,那也是他自己的自由。

但现在80年代以后的藏族小伙子开始当家,他们不崇拜喇嘛,他们明白自己该怎么过活,寺庙的收入越来越少,达赖的经济收入也越来越少,他现在想独立,是因为他想继续奴隶化80年代以后的百姓,他想继续吸我们的血,所以他暴乱想夺取政治,奴化我们。从发生的事情中我们对达赖失望了,不,应该是憎恨。他的宗旨是:你信仰我,那你就把你的收入给我,我让你苟且的活着。你要不信我,那我就统治后继续让你苟且的活。

我们藏族人不是狗,我们是顶天立地的人,我们要真正的自由。我们不想继续被达赖剥削!我们爱我们自己的国家,爱我们的政府,但我们憎恨达赖。

西方的媒体你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吗?不知道的话请随便问一个藏族人,他会告诉你他想怎么活,他会自豪的告诉你,他是让你们害怕的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我们和达赖只是藏族内部的事情,藏族是华夏民族的一员,华夏民族有权利因为我们同祖同宗但你们有什么权利干涉我们的事情?政府一向很和平,要换了我藏族人,你乱说话只会打碎你的狗牙齿,让你从此闭上你的狗嘴巴。


告网特

昨天我有幸拜读了你们的文章《在西藏我拣回一条命》,你们说我们藏族人很野蛮,我告诉你那是有血性,你们作为一个中国人,一天去了解那些喇嘛,他们给你说他们被怎么怎么了,你就写的漫天都是还添油加醋,我问你你去采访本拉登,他会说我是恐怖组织,我在杀百姓吗?我想他会说,我们正在被世界上的所有国家迫害,为了民族他们会奋起反抗。但事实呢?所以你这样做得到的后果我想我们整个中华大地上的人民都会拍手称快,只恨没把你打死!你在公开的为这些叛乱份子说好话,我们被压迫并虐待的人绝对会打断你的手。我们藏族人热情,对朋友那是欢迎的好酒好肉的招待,对破坏我们团结的人我们也是热情的,我们好拳好脚的招待你。

达赖组织不是人,我没什么文化也就高中毕业,但我识字,世界人任何一个为自己民族争取利益的组织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人民,可达赖却为了自己,他烧我们的商店,砸我们的房子,迫害我们的同胞,我们不可能相信一个专门杀自己人的组织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幸福什么自由,我们在抗争,我们抗争的是那些叛乱分子,我们在欢迎我们欢迎的是为我们争取自由的,中华好男儿——解放军和人民警察。

我可以不忌讳的告诉你们,我们家乡壮年男子都在斗争,他们在巡夜,他们只要发现了叛乱份子想破坏我们的家园我们就超死的打,就像打狗一样。哪怕他是藏族人,他们只是败类!


等会再写吧,我整理下情绪!


转载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2700158_1.html

Post by 我不信这篇文章的作者 on 2008, April 12, 10: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马英九:不排除抵制奥运. 吁北京与达赖对话

台湾总统当选人马英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 再次呼吁中共领导人与达赖喇嘛对话,同时不排除抵制北京奥运。

继捷克共和国总统克劳斯、德国总理梅克尔、加拿大总理哈柏表明不 会出席奥运的开幕典礼后,英国首相布朗也宣布,将不会出席北京奥 运开幕仪式,法国总统萨尔科奇也表示不排除抵制奥运开幕式。

连国际奥委会主席侯格日前在北京也坦承北京奥运陷于危机,同时呼 吁中共遵守当初申奥时,改善人权的承诺。联合国秘书长副发言人冈 部万里江昨日表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有可能”不出席北京奥运 开幕典礼。

西藏流亡国会议员凯度顿珠11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指出,西方国家领 袖的公开表态,是在向北京当局抗议西藏人权遭到漠视。凯度顿珠 说:“象昨(10日)达赖喇嘛说,他不反对北京奥运,可是很多国家 的领导人,他们第一个想的是不参加opening ceremony(开幕典 礼),这应该给北京政府一个message,说我们反对你们不好好照顾 西藏人权,这是很重要的。”

据中央社报导,马英九在接受“德通社”专访时表示,西藏目前的情 势没有人清楚,不过全世界显然都非常关心,连一些欧洲国家也考虑 抵制出席奥运开幕式,显示台湾的忧心不是没有道理,台湾非常关注 西藏的情势。

马英九指出,如果中共继续镇压西藏,或情势恶化到令人无法接受, 台湾不排除抵制奥运。

马英九强调,达赖喇嘛是一位温和的领导人,不支持西藏独立,而且 谴责暴力,过去访问台湾时曾和他会晤过两次。

奥运火炬传递.全球抗议频传

因为中共践踏人权,原本代表和平象征的奥运已经变调,据了解,北 京奥运火炬先后在伦敦、巴黎频频遭强大抗议后,4月9日北京奥运火 炬传递到达美国旧金山时,再次遇到近万民众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烫手的奥运火炬,稍早有五位火炬接力手退出奥火传递,旧金山也取 消闭幕式。

而好莱坞大牌明星日前也出现抵制奥运声浪,包括乔治克隆尼和米亚 法萝都因为达佛问题杯葛北京奥运,大导演史蒂芬史匹柏更辞去艺术 顾问的职务,而最近的西藏抗暴事件也让李察吉尔出面抗议。澳大利 亚国宝级奥运选手丹恩.弗雷泽女士,对中共镇压西藏表示抗议,并 拒绝参加北京今年8月主办的奥运会。

欧洲议会10日通过谴责中共镇压西藏的行动,并要求欧盟领袖就是否 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采取共同立场。

但另一方面,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五位国会议员9日在国会众议院 佳能大楼迎接“人权圣火”。这是由“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 团”(CIPFG)发起,旨在揭露中共人权劣迹,呼吁“奥运会和 反人类罪不能在中国同时进行”的“人权圣火”。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2, 10: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中国政府无法打赢的一场“战争”
何清涟  

从胡锦涛亲手点燃“奥运火炬”并启运全球传递活动以来,中国当局 就开始了一场注定无法取胜的“战争”。因为中国当局想赢取的“战 利品”只有一个:国力强大、社会“和谐”的“大国荣耀”。

“战场”在多个领域开辟。一是“奥运火炬”传递路线上的火炬传递 队伍与抗议者之间的实地较量。中国当局通过外交途径求得“奥运火 炬”途经之地的强大警力保护,还按照惯例动员了爱党留学生及华侨 的参与,以对抗沿途出现的抗议队伍;而抗议者们则想方设法要使中 国的“大国荣耀”褪尽,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是一个践踏人权、社会 矛盾激化、极不“和谐”的专制国家。4月7日巴黎的抗议活动让人印 象深刻:奥运火炬手蒂亚加纳把火炬交给了抗议者之后就加入了抗议 者行列,并展示了他随身携带的横幅:“为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另一个“战场”就是中国与西方媒体之间的“舆论战”。中方参战者 除了中、港媒体之外,还有抗议西方媒体歪曲报导拉萨“3.14” 打、砸、抢、烧事件的全球华人大签名。媒体的战术倒也简单,只需 重复新华社的消息就行了。但网上签名的声势却实在不够浩大,到4 月7日晚上10点20分为止,参加签名的人数还只133,948人,与中国 十几亿人口外加散居世界各地的华人这一庞大人口相比,这个数字实 在是寒碜了一些。

“奥运火炬”传递因为是以炫耀国威为目标,中国当局必输无疑。当 全世界电视观众看到奥运火炬手在警察戒备森严的保护下传递的场 景,例如在伦敦、巴黎等地遇到严重抗议的现场直播时,必然会产生 这样的疑问:一个什么样的恶劣政府在统治中国?这个政府为什么会 引起这么多的愤怒与指责?愿意花点时间了解资讯的人,多半不会对 中国当局产生良好印象,所谓“国威”更无从谈起。我无法设想当中 国人看到在警察重兵保护之下传递奥运火炬的“盛况”时,还会相信 当局宣扬的“奥运火炬所到之处,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热烈欢迎”这类 鬼话。

而要想赢得“舆论战”就更加困难。这倒并非由于新华社骂战水准不 高,骂人言辞不够犀利,骂战声势不够浩大。而是因为中国政府无法 在短短一个月内刷新自己在国际社会的“国家信誉”,让全世界相信 一个说谎成癖者的新谎言。

以笔者观之,舆论战之所以必输,除了中国政府惯于操控媒体引导舆 论这一因素之外,至少还有几点:

首先,中国当局在西藏骚乱后,以最快速度将所有外国媒体驱赶出现 场,并规定中国国内媒体只能采用新华社统一发布的资讯,这种集事 件资讯制造者、传播者与镇压者于一身的“新闻”,本身就不值得采 信。这与1989年“6.4”事件发生时的状况很不相同,当时有世界各 国记者在场,是这些“他者”的言说为世界留下了“6.4”事件的现 场实况。

第二,温故知新。经历过“6.4”的人大都知道共产党当年曾试图引 导学生使用暴力,以便栽赃的事情。比如当时有人给学生送去一车刀 具,还有便衣用军车给学生送去一车枪枝弹药与装满汽油的军用水 壶。最惊人的莫过于当局试图给时任总书记的赵紫阳栽上“美国中情 局间谍”这一罪名,只是这计划因被指称为与赵联络的“中情局高级 特工”乔治.索罗斯向邓小平提出非常强硬的抗议,并被《华盛顿邮
报》揭穿而告终止。

第三,中国政府当年申办奥运时曾信誓旦旦地向世界保证要改善人 权,在奥运期间给予外国记者以充分的采访自由。如今“奥运”还未 召开,这些承诺却全部泡汤。外国记者的“采访自由”受到各种严厉 的干预:去年发生80多起外国记者遭受骚扰与暴力对待的事件,今年 3月在西藏骚乱发生之后,所有外国记者全被赶出西藏──谁敢轻易 相信中国当局独家发布的各种“新闻”?

世界各地如潮的抗议,使中国当局试图通过举办奥运求荣未得,反而 受辱。此情此境之下,与其倾全国之力去打这场注定赢不了的“战 争”,还不如花点力气做点实事,缓和社会冲突──好些中国政府的 “朋友”正翘首盼望胡温政府发一善之念,以找到口实帮助其度过 “奥运”难关。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2, 10: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中国社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http://jp.youtube.com/watch?v=w3BbxGesd_I&feature=related
http://jp.youtube.com/watch?v=0PfSw7Bcmz8&feature=related
http://jp.youtube.com/watch?v=RzgJJ08qBr8&feature=related

Post by 新疆人 on 2008, April 12, 9: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好,写得好!不能再强迫和杀戮了

Post by 可可 on 2008, April 12, 8: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刚看了 卢旺达酒店 hotel rowanda, 看到两个族群的冲突给两族人带来的巨大灾难 留下了1百万的尸体。

卢旺达酒店正是描写了 一个冲突的两个民族组成的家庭 在两族冲突中患难与共离开了他们冲突中的部族。但是场景实在令人震撼,令人深省,就是藏族和汉人应该永远和平,永远没有暴力。

刚又看了 BBC的报道,他们的报道完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完全是在挑动我们两族的仇恨!

我一直坚持在看唯色的博客,也在发表我的评论,也许在一周以前我的心里有仇恨,狠藏人挑起了事端。 但现在我呼吁王力雄和唯色能够利用各自的影响力呼吁 双方不要再讲仇恨与暴力升级。

Post by heloo on 2008, April 12, 8: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格桑花时节,坦克来灌顶 ———从诗歌看西藏喋血
茉莉

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在西藏发生骚乱的时候,我把孔子的这句话引申一下:如果不读一些西藏当代的地下诗歌和流亡诗歌,我们就不能理解这次事件广泛的社会历史背景,不能理解其深层心理因素及其因果关系。

  前几天,我在网上读到一位笔名“安然”的藏人写的一首诗。这首题为《为了自由怀念》的小诗,一开头就把我震住了:

   “格桑花开的时节,坦克前来灌顶。”

   如此精妙地画龙点睛,把藏区喋血的直接原因给指出来了。正是阳春三月,无边的大草原上,金黄的格桑花——对藏人来说象征着爱与吉祥的圣洁之花,灿烂地开放了。尽管在3月10日西藏人民抗暴纪念日之时,拉萨等地寺院的喇嘛举行了和平的抗议游行,那是实现人民言论集会自由权利的行为。穿着绛红色袈裟的喇嘛们走出来示威,就像格桑花迎春开放一样,是绿色高原的一道自然风景。

  然而荷枪实弹的坦克开过来了,和平示威的喇嘛被中国军警包围、殴打和逮捕。此诗的作者,把当局出动坦克的凶狠镇压,比拟为“灌顶”。在藏传佛教中,灌顶是一种重要的宗教仪式,一般是活佛高僧用手、法器或哈达触摸信众的头顶,为善信祈福。而口口声声尊重宗教自由的中共当局,竟然用坦克给藏人“灌顶”,这是多么强烈而辛辣的讽刺啊!

  ◎ “点燃一盏酥油灯我们去游行”
  “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所谓“观”,即观风俗之盛衰。所谓“怨”,即怨刺上政。按照孔子的诗学观去观察现实,我们可以说,今天在西藏发生的冲突,具有某种必然性。

  自1989年3月西藏发生骚乱之后,在达赖喇嘛的和平主义思想的影响之下,西藏境内有过近二十年的平静。但是,由于中共当局无视西藏人真正自治的要求,继续在西藏实行大汉族主义的政治高压政策,令许多西藏人的忍耐达了到极限。他们早就在诗里吟诵着:

  “见过素朴的雪 /涂着无辜的血 /见过数百万人 /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无家可归 /以剧痛的眼睛目击诸佛的土地 /被红色皮靴践踏。”(丹真格勒《风马》)

  “藏人的每一把刀子 /都被祷告的念珠的沉重手铐铐住! /每个年轻藏人的右手都有一尊佛像,/或神秘或并不神秘, 或云遮雾掩或云消雾散,/但左手依旧捏紧拳头!”(丹真嘉吾《几句心里话》)

  “请点燃一盏酥油灯我们去游行 /狂风吹不灭酥油灯 /暴雨湿不透酥油灯 /游行时可以笑,可以哭 / 游行时可以活,可以死甚至可以疯。”(才旦嘉《 点燃一盏酥油灯我们去游行》)

  这一类抗议诗歌,笔者在傅正明撰写的《诗从雪域来》以及他主编的《西藏流亡诗选》里读过不少。这些西藏诗人怀着悲愤的心情,以他们的诗歌表达了抗议。

      ◎ “难民是鱼,政府是烧红的油锅”
  在境内藏人开始游行的同时,流亡印度的西藏人在抗暴49周年纪念日,以和平游行方式前往西藏边境,抗议中共以武力占领。十年前,笔者曾经在印度达兰萨拉访问达赖喇嘛,并参加西藏抗暴39周年纪念活动,因此能深深体会到,在漫长的流亡中,境外藏人的痛苦、哀伤与无奈。

  “诗缘情”是诗歌艺术的本质特点。西藏流亡诗人不少是吟咏风谣,流连哀思者。读他们凄怆哀绝的诗歌,我们就能理解,他们为何要冒着危险徒步回乡。

  丹真宗智的《我的西藏特色》一诗,表达了许多在异国出生的藏族年轻人的心愿:

  “我是西藏人。/但我不是来自西藏。/从来没去过那里。/我却梦见 /死在那里。”

  果洛里加的《冷冷结局》 一诗,表达了许多逃亡印度的藏族青年的无奈与坚持:

  “命中注定 /你要成为别人的新娘 /我将选择无悔的远方。”

  有的流亡诗人把自己比作西藏的蒲公英,“在陌生的草地漫无目的漂泊,在那里默默零落成泥。”有的流亡诗人呼号着:“夏贡拉雪山啊!难道你一点也不怜悯,你脚下途步跋涉的人们?”即使在西方国家定居下来,流亡诗人仍然宣誓:“我的心将死在美国,我的魂将活在西藏。”

  尽管这些诗歌令人动容,却打不动中国专制者的心。丹真嘉吾在《流浪者的随笔》一诗,如此形容中共当局与流亡藏人的关系:“难民是漏网的鱼,政府是烧红的油锅。”

   ◎ 诗言志,弱小民族要崛起的预言
  前不久,笔者在接受英国BBC电台的采访时说:如果北京继续拖延同达赖喇嘛的谈判,导致藏人激进派抬头,这将使西藏成为一座火山。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本人从西藏诗歌中读出来的危机感。

  传统诗学历来有“赋诗言志”一派,“志”的含义包括记忆、记录和怀抱。不少西藏地下诗歌感时咏史,情辞慷慨,复述了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前面提到的那位叫“安然”的作者,在这次西藏抗议活动中,他看到“无数的手臂从地面长出,张向风雨如晦的天空。”之后,向南方走去:

  “于是我来到大山身边 /寻求慰藉 /大山突然放开它响雷般的歌喉 /以诵经样的庄严 /讲述我们民族的历史。/那荒疏的母语 /是格萨尔王的故国、/莲花生大士的度亡经,/是仓央嘉措只念给一个人听的爱情诗。”

  除了回忆藏族悠远的古代历史,西藏地下诗歌也记录中共入藏后的血腥暴行。果洛里加的这首诗,表达了一代年轻藏人存留于心的屈辱感:

  “昨天错过了当兵的机会 /敌人的刺刀 /杀死了我们。/脚踩着懊悔的尸体,说:/ 瞧!/这是奴隶。”

  他们因此倾吐自己视死如归的怀抱:

  “尊严是生命舍出去的回扣 /朋友们!/死即挽留尊严的出路。”(安乐业《淘金者的尊严——狱中进行第二次绝食那天作》)

  西藏最著名的诗人端智嘉,在自杀之前留下名作《此地也有一颗跳荡的心》。他在诗中回顾了西藏民族的历史风云,表达了生命中最后的期望:

  “人们希冀的水蒸气无疑会腾上天空,

    雪域声威的蓝云无疑将从南方升起,

    那些漂泊异域和厮守故土的人们,

    境内的藏人和流亡的藏人

    都将奋发崛起。”

  这就不是单纯的以泄愤懑、舒泻愁思的诗歌了,而是一个弱小民族要崛起的预言。前几天瑞典电视台播送了这样一个镜头:上千名甘肃藏人骑着骏马,呼啸着纵横奔驰,在一所学校升起了西藏的雪山狮子旗。今天藏区各地的顽强抵抗,在诗歌里早就预言过了。

  很遗憾,中国古代统治者尚有采诗制度,用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而当今中国的统治者却是一群不肖子孙,他们不读诗也不反省,只会凭借强权一味欺压弱小,横蛮地激发民族矛盾。这次喋血悲剧的发生,表明中共治藏政策的彻底失败。

------------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8年四月号

Post by moli on 2008, April 12, 7: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那些搶火炬的是西藏人嗎?是漢族人嗎?有中國人嗎?為何你沒有問一下自己,人家為什麽要搶火炬?人家只是在表達,奧運取火儀式上放飛的鴿子,手中的橄欖枝已經被某個政府玷污。難道別人就無法,沒有自由展現自己的不滿嗎?一個政府難道只可以被歌頌嗎?一個連真話,新聞都沒有自由的國家,能辦好真正的奧運會嗎?

Post by 七 on 2008, April 12, 7: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终于看到藏人中有理性思考的文章了。
     但是我还有疑惑,就是达赖喇嘛所宣传的政策中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把藏区的汉人迁出,这个我是不赞成的。即使是自治区,也是国家的一部分,既然藏人可以自由的迁徙到中国各地,全国各地的人也都有权利迁移到西藏。其实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怎样保持传统文化是个全世界各民族都有的问题,绝对不仅仅是把汉族迁出就能解决的了的。如果真要全部迁出,把汉族和藏族完全的分开,又和种族隔离政策有何不同呢?
     最后一句话,如果达赖喇嘛不鼓吹汉藏隔离,我支持他回到中国。

Post by ygygod on 2008, April 12, 5: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现在情况已经变得很严峻了,由于达赖或者其他组织暴力得分子的错误策略,即搬出西方各国来反对中国已达到谈判的目的,这样你们让中国中共的面子上下不来台,换个正常人都要有个面子,尤其是再别人当众打了你一巴掌,还要你满足他的要求,是个有血气的人都不会妥协的。而且现在这些所做所为激起了多年来难以见到的全中国人民的民族情绪,现在你们把事情搞大了,真是很难办了,估计只有你们立即停止所有的反对行动,重新说中国的好话才有点扳回的余地,才有对话的可能性。

Post by 守护快乐 on 2008, April 12, 5: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很高兴看到比较理性的对共产党的分析了。无论多么仇恨共产党,现在西藏问题的解决离不开共产党的合作和妥协,这个是政治现实。

政治谈判的核心是交易,而不是一方压另外一方必需接受对方的条件。现实的讲,应当想想怎么化解共产党对于“独立”危险的恐惧。大喊西藏独立的口号,只有加深这种恐惧,而对问题的化解根本无解。

Post by dream on 2008, April 12, 2: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都闹到这个地步了,达赖喇嘛还能回来吗?开什么玩笑,用用脑子好不好?

Post by 无耻呀无耻 on 2008, April 12, 1: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如果达赖喇嘛想回到家乡,那么, 必须放弃政教合一的大西藏政治,同时,终止藏独的各种暴力和丑闻继续。现代民主社会早就对进行了宗教分离政治的宗教改革。现在支持藏独的西方人根本就不了解西藏,不了解你们所要的"西藏自治"实际是个要实行种族隔离的宗权西藏。不过,这个局面经过海外华人的努力正在改观。。。

现在的这种胁迫中共政府谈话的策略和政治局面,别说共产党政府不可能谈,13亿汉人也不会同意谈的。在谈判的时间,力量和议题上,藏独根本没有任何实质实力,这种僵持最终受损的无疑是藏人。

最后一次留言了,如果还是被屏蔽,以后不会再来看这个博客了。。。

Post by 一海外华人 on 2008, April 12, 1: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你们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用?汉人最忌讳的就是里通外国,白人从1840年就开始欺压汉人了,汉人对白人的复杂感情不是你们能体会到的。现在你们的目的达到了,把西藏独立问题演化为世界问题。OK,恭喜,现在问题已经变成汉回等中华民族(当然有些族不原意可以不算)和西欧白人之间的矛盾了。但是,你们就没有想到吗?西藏问题国际化的那一天,也就是藏族被边缘化的那一天。汉人白人不是一天两天的矛盾了。现在这件事情,也不是你们想怎样就怎样了,你们只是一个引子,汉白之间因为中国崛起所必然的产生的各种矛盾必将持续下去,无论结果是怎样,藏族利益很有可能被牺牲掉,唉,仅凭热情和阴谋是不行的,藏族兄弟们。而且,你们这样胡搞,也很可能毁掉,至少拖慢正在艰难进行的民主化进程,你们太傻了,唉。

Post by 唉 on 2008, April 12, 12: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现在共产党的领导人也很难啊,谁出来承担责任,都会被党赶下台,藏人怎么就不理解这点呢?国民党可以回来谈判,毕竟他们也支持一个中国,国共会谈比达赖回归要好解决点

Post by 华人是个概念 on 2008, April 12, 12: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我也是汉人,我也乐于看到一个更自由的西藏...乃至中国。
但是看着传递火炬的过程中不断有人试图抢夺火炬,甚至于试图对一个残疾的女孩是以暴力,我却很难不愤怒,毕竟,汉藏和平是要双方共同的努力实现的。
向所有向晋美朗嘉一样思考与呼吁的藏胞致敬。

Post by 卡卡 on 2008, April 12, 12: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周永康和曾慶紅掐起架來
  
姜平
  
【人民報消息】周永康在西藏的狠勁兒並沒有使西藏事件平息。中共萬沒想到,就因為這個使北京奧運火炬很難在國外傳遞。讓中共想不到的是,平時看著友好的法國人此次竟能讓火炬熄滅5次。傳遞員能保住熄了火兒的棒棒就已經很滿足了。
中共高層的官員看了這些消息,都搖頭。

中共越來越為2004年奧運會是最後一次的預言感到焦慮。

政治局為此事交流、開會、通報,各個人都心煩意亂,各個人都拿不出好招兒來。

在奧運火炬傳遞遭阻事態還沒有如此嚴重時,溫家寶提議,不要動不動就使用武力對待藏人,這種做法只能適得其反。但這個提議被江系軍方人馬斷然否決,他們說如果藏人不聽話,就殺他個片甲不留。還有人說,對藏人實行種族滅絕是最佳最快解決麻煩的辦法。

對於溫家寶提出的對西藏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堅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堅持宗信仰自由、堅持保護文化、堅持保護生態環境的「五個堅持」的承諾,江系軍方人馬嗤之以鼻。

一位中共老資格說:不能總拿延安殺AB團的手法對付異見者,在西藏這麼一殺,說不定就真把政權給鬧沒了。 殺人總不是回事,誰家死人了,不記你一輩子?不知中央是否有甚麼良策。

溫家寶作為總理,怎麼出聲都擺不平。秘書說,溫總理既然出聲沒有用,就忙別的事去了。

政治局責成周永康隨時匯報西藏事件,並提出處理意見,以及後效應。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全權委託曾慶紅處理海外事務,結果老曾按照江澤民當政時的環境去處理,越處理麻煩越大。周永康和曾慶紅掐起架來了。△

(人民報首發)

Post by 人權問題 on 2008, April 11, 10: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不是世界為難奧運 而是中共危害奧運
  
李天笑
  
【人民報消息】奧運火炬在中共手裡已完全失去聖火的含義,成了史無前例的鬧劇和笑話。從雅典、倫敦、巴黎到舊金山,中共火炬似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在巴黎民眾的滿城圍堵和大規模抗議中,中共火炬至少五度熄火,又創一項奧運記錄。
對此,東西方各有幽默的說法。西方傳媒戲稱中共火炬為「示威磁石」,意為牢牢吸引著抗議人群,火炬傳遞形如抗議接力。中新網則自我解嘲為「巴黎浪漫之旅」。這真的是奧運史上從未有過的「浪漫」場景:倫敦和巴黎民眾帶著滅火器尋覓中共奧運火種;舊金山民眾則以海、陸、空立體抗議侍候。

嚴格的說,奧運本是中國的機會。但「和諧之旅」被中共逆向操作至一路受阻,處處挨罵,變成「丟臉之旅」。奧運明明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贏面,而在中共手裡卻眼睜睜玩到了那百分之一的輸面。中共把「百年奧運」辦成「百年國恥」,讓全體中國人顏面盡失。

辦奧運應是中國人的驕傲,卻辱沒於中共。中共究竟憑哪份能耐硬是把「奧運夢想」玩成了「奧運噩夢」?

首先,中共觸犯了民主國家的底線。這個世界,乃至奧運,都是有規則的,但卻不是中共制定的。人權是這個世界的準則,是民主國家的主軸。奧運憲章定義奧運就是人權。中共卻蠻橫的以為,可以用剝奪人權和殺人來重新定義奧運,可以屠殺藏民不受懲罰,照常舉行奧運。

在64天安門、漢源、汕尾、西藏一路殺紅了眼的中共要與國際社會賭一賭。中共不尊重自己的人民,就別指望世界能尊重它。這就像一個市井流氓闖進了上流社會,必然遭到眾目冷對。世界要用滅火器讓中共息火。

其次,中共低估了民主國家良心力量的巨大反彈。中共在國內無視道德規範,習慣用暴力、謊言和經濟贖買治國。中共自以為憑藉「經濟實力」和幕後交易可以在國際上「和諧」一切。當包括各國政要、大牌影星、頂尖運動員、世界人權組織及國際人士杯葛奧運的聲音逐漸增強時,中共仍不當回事,甚至用西藏屠殺來拷問西方良心。

當中共漠視良心作用時,西方人則用良心覺醒回敬中共。在法國有40位國會議員抗議中共火炬,市政廳、巴黎聖母院、埃菲爾鐵塔都掛出捍衛人權抵制中共手銬奧運的巨大條幅。一些火炬手戴上捍衛人權標誌,以示與中共劃清界線。一位火炬手甚至把火炬交給抗議者,返身加入抗議行列。繼加拿大總理、德國總理和捷克總統之後,法國總統再次暗示抵制北京奧運開幕式,美國白宮表示不排除布什總統不參加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巴黎付市長甚至提議將奧運移師雅典。「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誰願為人權迫害站台助威呢?

再者,中共火炬傳遞為所有抗議中共踐踏人權、支持西藏自由、關心達爾富爾種族屠殺的人士提供了一個凝聚點。傳遞線上示威抗議如影隨形,成了奧運史上的奇觀。

「倫敦和巴黎滅火」釋出一個強勁的信息:中共惡行與奧運不能並存。不是世界為難奧運,而是中共的手銬和血腥危害奧運。倫敦和巴黎滅火器要滅的並不是奧運之火,而是中共邪火。各國人士要杯葛的不是奧運本身,而是中共舉辦奧運的資格。中共的倒行逆施反倒使自己淪為最大的「反華勢力」。

中共能用申奧煽動狂熱的民族情緒,卻不能避免在倫敦和巴黎遇到滅火器。可以預料,中共火炬傳遞在今後將陷入更大的困境。

Post by 人權問題 on 2008, April 11, 10: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看了这篇文章,才觉得 这个博客有了些建设性的意见。 其实我们汉人不是想压榨谁,占领谁。每个政府都有残暴和伪善的一面。 我在各个论坛上都在说汉藏不应两立。应该和解。 但是实在不赞同目前采取的抗议方式。我是从事癌症治疗行业的,知道肿瘤病人的绝望与痛苦。金晶,那么美丽的残疾人,战胜癌症已属不易, 在她人生最美丽的时刻,迎接的是粗暴的抢夺。那一幕,震撼着我的心灵。也震撼这每一个中国人的心,我想那也是藏人不想看到的一幕。事情发展到这一阶段,应该是大家坐下来谈的时候了,否则没有办法收场,藏人,汉人都会处于精神分裂的边缘和严重的民族对立,那么背后掩着嘴笑的只能是西方人。

如果藏人现在真能响应达赖喇嘛的号召,终止火炬路上的暴力。我想中国光大老百姓的同情心会转到你们这边儿。但是如果暴力和丑闻继续。 现在13亿汉人的力量恐怕使西藏问题无法用谈判的方式得到解决,最终受损的是藏人。

我支持西藏的自治, 但是如果政教合一,在目前和过去的历史中,在全球的范围内,往往带来的是人权的丧失和不平等的出现。

不知道此帖能否顺利发出。否则就没有再看这个博客的必要了

Post by 好啦 on 2008, April 11, 10: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熱鬧大了!鳥巢被塞進5公斤炸藥(多圖)
  
門禮瞰
  

澳4次奧運金牌得主拒參加北京奧運。
【人民報消息】為確保備受爭議的中共奧運火炬不發生意外,所以火炬接力路線必須縮短到6英里。舊金山警方在全長6英里的火炬傳遞沿途部署了2000人的警力。
預言中說最後一屆奧運是2004年。 中共非要硬挺辦奧運,所以天天爆「新」聞。

英國《泰晤士報》披露,中共派出的“奧運火炬護衛隊”由三十名年輕人組成,這些身高馬大,滿臉肌肉,對示威者進行威脅恐嚇的人全部是去年八月從中國武警學院選拔上來的,是中共武警部隊的“精華”。而這些“護衛隊員”的同事,數萬名武警,被中共部署在西藏各個地區,鎮壓藏民,甚至對藏人開槍。

這支身穿藍色運動服的中共派出的所謂“火炬護衛隊”的任務是確保火炬不被熄滅(儘管在巴黎已經被熄滅五次),但是人們發現,他們越來越重要任務是防止抗議中共在西藏暴行的示威者。


所謂火炬護衛隊竟順利進入首相府,對奧運火炬
進行“貼身保護”,英國警察也只能站到兩邊去。
倫敦火炬傳遞的一名火炬手康妮-哈克表示,“這些穿藍色衣服的人使所有的人都感到糊塗,好像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官方身份是甚麼,他們的頭銜是甚麼”,“我看到他們還和我們的警察(倫敦警察)還有奧委會的人發生小小的衝突”,“他們不停的向我發號施令,比如『跑,停!』我就在想,「天哪,這些人都是些甚麼人?」

原來,他們是以觀光客身份進入英國的一幫中共特警!奧火“護衛隊”身份在英國的曝光,令民眾大嘩,這種與簽證不符的行為本身就違背了各國法律, 更不要說還在英國施行暴力。

在舊金山更熱鬧,當天至少有5名火炬手退出了傳遞,在火炬傳遞途中,印有五環手銬的T恤衫、傳單和展板,以及各種抗議旗幟隨處可見。第一棒火炬手拿過火炬後,直接去了位於起跑點一旁的倉庫。外面媒體、人群不斷猜測:難道火炬是在倉庫內長跑接力?

火炬在此倉庫停留約半小時期間,從倉庫裡在不同時間開出不同車輛;更使外界對火炬如何傳遞揣測不定。有火炬手事後透露,其他火炬手被裝上一輛車,行駛到舊金山市區,遠離原長跑路線的Van Ness大道一段後,才被放下車來進行長跑。


Majora Carter在接受採訪。
在Van Ness和Chestnut街交口處,輪到Majora Carter與另一位火炬手接棒。她便在接棒的一刻,從衣服袖子裡拉出一條西藏的雪山獅子旗,表示對中共血腥鎮壓的反對,歷時五秒鐘。中共武警馬上對她施以顏色。原定奧運火炬結束後在舊金山的JUSTIN HERMAN PLAZA閉幕儀式已經取消。

除了這些精采片斷在新華網上一點都沒有透露,在國內還有很多大麻煩累死周永康。

在兩會上,王震之子、曾任中信集團董事長多年的王軍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奧運場館的建設純粹是瞎折騰。36億元預算的奧運場館鳥巢因為造價太高一定要減,「結果把這個蓋兒給減掉了,蓋兒減了也可以,但把結構也給改掉了,減那些鋼材總共才減下來1000萬元,現在卻為了開幕式刨個大坑就得花費5億元。現在的體育場沒有蓋兒,這是個永遠的遺憾,而且結構改掉了將來加也不好加。如果奧運那天,開幕式那天有雨怎麼辦啊?現在又說是花不少的研究力量去讓雨延遲,搞來搞去的話,到底是解決了還是浪費了?」

這還不是最熱鬧的,讓周永康這些日子睡不著覺的是,鳥巢被塞進5公斤炸藥,雖查出炸藥,但查不出是誰放的。偵破組認為是內部人幹的,這問題就更複雜了。所以到現在為止,這還是個嚴格保守的大秘密。

中共辦奧運出現的突發事件,真成了個精采的電視連續劇了。△

(人民報首發)

Post by 人權問題 on 2008, April 11, 9: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肯尼亞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塔伊宣佈,因關注人權問題,她退出將於週末在坦桑尼亞舉行的奧運火炬接力。(Getty Images)

據法新社報導,肯尼亞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塔伊10日告訴法新社記者,因4月10日關注人權問題,她已退出預計將於週末在坦桑尼亞舉行的奧運火炬接力。

旺加里.馬塔伊(Wangari Muta Maatha)是東、西非的第一個女博士,是肯尼亞的社會活動家,200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1977年馬塔伊發起了一個以婦女和環境為主的綠帶運動(Green Belt Movement),她領導的多數是女性的“綠帶運動”栽種了三千萬株樹,來對付非洲開伐森森地帶的遺害,她的努力不僅給許多人有了工作,也給了許多家庭有了柴燒。

1990年代,馬塔伊因為反對開發商強佔共有土地,被肯尼亞當局監禁和鞭打。但是她通過不懈的努力,在2002年被選為國會議員。

Post by 人權問題 on 2008, April 11, 9: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0804/news-gb2312-565695.html

Post by Hot on 2008, April 11, 9: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我身为藏族,可我为我的某些同胞感到不齿!(转)

作者:龙泣留
我的家乡在四川阿坝州,在我的家乡,主要是藏族,羌族,汉族为主。我就是一个藏族人。如果您对我的身份有怀疑请查询我的身份证号:51322219*****0473。

藏族的某些同胞如果你们看到这篇文章希望您对自己的行为做出检讨

追求自由那是多么的另人向往,追求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是多么的美好。可我想不通的是我们既然已经有了自由我们又何必再去追求?现在你们的行为,已经让我们的兄民弟族,我们的政府感到耻辱。你们说的对,你们需要自己的历史,需要自己的信仰来延续我们那崇高的格萨尔王的精神。我在家乡的时候在色达佛学院,从典籍中看到了让我们藏族甚至是我们整个华夏民族都为之骄傲的格萨尔王全传,格萨尔王是英雄,他们让我们过了好日子,但达赖活佛能吗?我下面需要和你们说说我们的英雄和共产党谁做的更好。我不想说达赖,他让我感到耻辱,他也不佩和共产党比。
色若,卓达,顿珠,你们几个都是经常来铁血的,你们几个的言论已经忘记了你的父母给你们的教导——受人之恩,报人之情。还记得耿登阿米(爷爷)给我们说的故事吗?
如果你忘记我可以提醒你一下。

藏族人感恩

阿米说刚刚解放的时候,我们藏族真正的解放了,我们不再受到农奴主的欺压,我们也不再是奴隶不再是他家的长工,政府给了我们牛羊,政府给了我们草场,连官寨也分给了我们。后来解放军修路的队伍来了。给我们修通了那通往拉萨的路,政府真的做到了。阿米说,在修路的时候苦呀!当兵自己炒炸药去炸那飞沙天险,就那天,当兵的为了我们的路死了17个,炸下来的石头把他们埋在了路下,当兵的给我们运盐巴,给我们运茶叶,却不要任何的回报,只说这是政府给我们的。老百姓们背起自家的青稞杆去喂汽车,说汽车辛苦了,给我们运来了这么多东西。后来他们把汽车也留了两辆在我们这里,人家可什么也没要。后来听说路已经修到了拉萨,我们真正的能坐汽车去拉萨了。

后来天旱草场草不好,牛羊没膘水,入冬后又下大雪了,牛羊冻死无数,我们绝望了就在这个时候,政府说成都的车队已经出发了,是给我们送物资来的我们开始不相信,没2天那浩浩荡荡的车队给我们送来了粮食,送来了棉被,送来了一切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的父辈跪在草地上磕头,他们没感谢上天,没感谢达赖,他们是在感谢政府,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 .............. 我们藏族人感谢国家,感谢人民对我们的支持!

后来有了我们,江主席做了我们的领导人。他给我们做了太多事情。

告叛乱分子

这些我们这代人都是看到了的。

我想问你,色若你家的电灯是谁给你安上的?你家的锅盖(电视卫星接收器)是谁给你安上的?我们寨子的村医院是谁给我们修的?医生是哪里来的?我们寨子修通了公路是谁花的钱?我们的电话线是谁给我们拉来的?我们的弟弟妹妹上学学费是谁给的?有了天灾是谁又在救济我们?那年泥石流,淹了你米儿米儿的房子是谁给他盖的新房子?你有出息了,你留学了,你还记得四川大学的张教授吗?是他资助的你留学,可你在干什么?你对我们这个国家干了什么?你的家人,你的恩人会怎么看你?去年又修通了铁路

其实我们穷吗?你知道的,我们这里其实并不贫穷,只是达赖到现在都还在剥削我们。

他的爪牙在寺庙里坐着,随便封了个活佛摸下百姓的脑袋,我们的乡亲就把买牛得来的钱成捆成捆的给了寺庙。共产党帮我们这么多,我们却连最起码的税收也没交。他们以为我们贫困,把税收都免了。我们把钱给了寺庙后还去向政府要救济粮,政府说了什么吗?只说了一句:我们尊重民族信仰。

你们被镇压了吗?谁杀害了你们?没有任何人这样做了。你们这样将得到全人类的唾弃。
告国际友人!

我知道,你们和我的兄弟是朋友,他们也推荐你们来铁血,以下是写给你们的!

我们在中国,我们的民族享受和其他民族一样的待遇或者比他们享受的更多。你们听说的西藏人被中国虐待,中国政府没人性镇压的暴乱,全西藏人民,及全藏族人都开始暴乱并要求独立。中国政府并没有建设和发展西藏都是假的,我给你们说说我的家乡发生了什么。不要再相信他们了!我说的话可能比他们更可信。

中国政府在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建设西藏以下是国家对西藏问题落到实处的

1.西藏是最早取消赋税的地区之一

2.西藏人根本没所谓的不自由,我们被国家规划为自治区,我们藏族人自己治理自己的西藏,并享受国家给我们的帮助,中国政府一直倡导和谐,中国政府用国库资金补助大学生来支持并建设西藏,发展西藏的教育事业,发展西藏的轻工业等等。

3.中国政府为了建设西藏修建了世界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以拉动西藏的经济发展,中国政府在任何天灾都是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帮助西藏人民。

4.中国的其他民族并没有看不起藏族人民,他们把我们当作兄弟,我们在社会上享受中国公民一样的待遇,并没有所谓的歧视。

5. 藏族人民从心里感谢共产党,感谢国家。并没有所谓的藏族人民都起义要求独立一说,我家乡70%均为藏族人,可只出了以上几个有政治野心的人,比例为 4000/1,这些人在我们的家乡被成为流氓。你们都是文明的人,崇尚自由的人,我想你们不会去帮助一个连自己民族都唾弃的流氓,希望你们不要被蒙蔽了。

6.藏人并不贫困,藏人的人均收入高于中国大多数地区,在我的家乡平均每家有40头牛100只羊,每年买牛羊及牛毛,羊毛,药材等收入超过10万人民币。人均2万左右,只是家乡的人民崇尚宗教文化,并被达赖分子利用百姓的宗教信仰以半强迫的发方式将其搜刮作为叛乱经费。中国政府却尊重民族信仰,并一直帮助藏族人。

7.藏族人在这次暴乱中没有被镇压,叛乱份子只是被武警,警察等以国际惯例将其收监,对袭警的叛乱份子,实行强制抓捕,我想在贵国也是这样吧,警察执行公务被打,我想也会强制执行吧?然而我们的人民警察却一忍再忍,直到被打死也没有对他们开枪,导致包括藏族人在内的中国人民,强烈要求政府以强制镇压这件事情。可政府到现在还对他们实行说服政策。

我相信我的兄弟不会否认以上几点,请让他们解释以上的事情。

告达赖

达赖你做了什么?你把我们的买牛羊的钱拿走了,你现在在抢夺我们的幸福。

今年暴乱了!你达赖说,我们需要自由,我们藏族人需要自由,所以我们需要独立。

达赖我也就直呼你的名讳了,我相信你能看到,你的爪牙会让你知道我说了什么!我们先不说共产党到底对还是不对。我给你分析西藏独立后的后果。

1.首先,西藏独立后,西藏将面临经济上的灾难。

你也知道,西藏民众的主要经济来源是依靠,牛羊,药材,畜牧副产品。如果一旦独立,祖国将成为敌对国,断绝一切的经济来往,我们西藏和周边地区人口一共也就 300W人,那么我们该依靠什么作为经济来源?我们的牛羊将不再可能买到成都,买到兰州。难道我们依靠印度?印度人本身就是个农业大国,依靠中国现在的实力是可以逼迫他和西藏断绝一切的来往(包括经济的军事)那西藏就是下一个蒙古,被两个大国围在里面,没出海口你就不要想得到你干爹美国的直接经济和军事帮助。这样西藏的主要收入将破灭,百姓将再次沦落为农奴(你倒是不关心百姓,你无所谓,你只关心你自己)

2.军事

西藏没重工业,不可能自己建造军工产品。没经济收入你拿什么去换取武器?美国也许会给你一些武器,但那只是杯水车薪,在解放军的坦克,飞机之下,你的爪牙难道靠一把步枪抗衡?没自己的军队你拿什么来独立?印度会帮你吗》你上次去印度,印度总理给你说的什么?他不支持你这个流亡政府,印度不愿意和中国为敌,那么你将何去何从?和西藏只有一墙之隔的巴基斯坦是中国的盟友,你想都不要想和他拉关系,其他几个国家全部是俄罗斯的盟国,你觉得俄罗斯会放弃中国和你站在一边吗?你在痴心妄想!

3.民众基础

你不要太看高自己的地位,你以为全藏族人都在你的领导之下?你错了,藏族人也是人,我们知道谁对我们好,谁在剥削我们。你会认为我们会和你站在一起?你这次的暴乱就充分说明了问题,整个拉萨不足千人,全藏区不足万人,我给你凑个整数,就算1万人,那也是300/1的人在你的领导之下,你再把你给那些人的几百块一天取消了,那我想最多剩余1000人那就是3000/1和你站在一起,根本不需要军队,我们藏族人一人一口唾沫都可以把你的爪牙全部淹死,你没人民基础还好意思说你是下个毛泽东,你这是在侮辱毛泽东。你以为百姓现在还有人在寺庙中给你钱,你就以为全藏族人都支持你?在信仰你?错了,那只是老一辈人在这样做,下次你封的活佛在骗钱的时候看看,有多少 年轻人在给你钱,可以说基本已经快绝迹了。

4.信仰

现在你的势力越来越弱,你自己没察觉到吗?还有多少年轻人在你相信你?还有多少人在信任你?你的所做所为我们都把他看成是在表演杂耍,你在当藏族人的猴子吗?我的活佛!你在世界上表演,人家给了你几块钱?你丢了我们 的人呀!你一丢人,我们还怎么信任你?我们不可能信任一个猴子,你知道吗?

告我的兄弟

色若,卓达,顿珠.....我告诉你们,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国的法律,触犯了中国人的道德底线,上次政府已经原谅了你们。可我们不会原谅你,你要还那样,我在成都等你,不用其他人动手,我会弄死你的,你的父母给了我电话,说你们现在已经半年多没有和家里联系了,他们担心你们,我没告诉他们你们已经成了达赖的走狗,我怕你的父母会杀了你。也许你们也能成为中国的栋梁,但你这样做,你会死的,你的兄弟不是懦弱的人,我理智,我能看清楚谁才真正配领导我们藏族人走向富强,让我华夏民族屹立在世界之巅。

你们已经换了电话,我没法联系你们,知道你们经常来铁血,希望你们看到后,去自首不要再为非作歹了。不要再那样了,家乡的乡亲不会原谅你们的,你们的父母也不会,你的好友也不会。你们已经把我们藏族人的脸丢光了,现在我在任何地方一看到,藏族人XXX,藏族人暴乱,等我就想哭,我想辩解,我们藏族人可也是华夏的民族,可谁愿意听我辩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我所有的朋友说,我们藏族人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的人,我们不是叛乱分子,....... 兄弟,不要那样做了好吗?

Post by 感觉 on 2008, April 11, 9: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缺席奥运开幕

潘基文将不会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式
联合国发言人穆卡贝透露,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不会出席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

穆卡贝表示,潘基文不参加奥运会开幕式是因其日程无法安排决定的,而且这一决定已经在几个月前就作出了。

穆卡贝透露,潘基文在几个月前就已经通知中国政府他可能无法应邀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BBC记者指出,联合国显然希望借此说明潘基文早在最新的西藏示威和骚乱事件之前就作出不参加开幕式的决定,希望避免潘基文的缺席是抵制北京奥运的印象。

抵制呼吁

近日来,北京奥运会的圣火火炬在海外的传递遭受支持西藏独立以及批评中国人权纪录的组织的抗议。

目前火炬已经抵达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地活动人士表示不会暴力抗议,但同时誓言会有令人惊讶的抗议活动。

星期四,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说,如果他是总统的话,他不会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除非中国改善人权纪录。 他说,他参加的条件是中国方面要和达赖喇嘛展开对话,并停止他所称的中国在西藏的残酷镇压。 竞争民主党总统侯选人的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都敦促布什总统考虑抵制北京奥运开幕式。

如何看奥运火炬传递遭示威干扰?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星期五(4月11日)提醒说,针对奥运火炬的抗议活动已经激怒了中国民众,在奥运结束后也会持续产生影响。

李显龙指出,中国人将奥运视为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机会,而不管示威者的动机如何,绝大多数中国人目前的感受是这些人希望让中国和中国人受辱,而不仅是批评中国政府。

李显龙说,中国青年人群尤其对奥运火炬传递受到干扰感到愤怒,他们在网络上发表的不少文章充斥着强烈的反外情绪。

他指出,如果这些文章是以英文写作,美国和欧洲的青年就会意识到对中国和中国物品表示轻蔑的行为会对他们未来的人生产生影响,而不仅仅局限于北京奥运会。

新加坡将主办2010年的首届青年奥运会,新加坡政府此前曾发表声明,呼吁人们尊重奥运会火炬,并说火炬是"和平和团结的象征"。

Post by 火炬 on 2008, April 11, 9: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我非常同情在国内的藏人。大国间的政治游戏,各种政治团体利用西藏事件追求自己的political gains。无论是西方,还是国人有谁能仔细听听藏人究竟要什么。

Post by tttt23 on 2008, April 11, 9: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德国之声:我们看到的,比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更多(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1日 转载)
  
    4月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组织境内外16家媒体记者,前往3月曾发生骚乱的甘南夏河县等地区采访。这是中国政府组织的第二轮外国记者团访问藏人聚居区。德国《世界报》驻华记者埃尔林是采访团成员之一。他表示,中国方面组织记者团此行目的是让媒体看到当地情况已恢复稳定,但记者们的目的是想看到事件发生的真相。埃尔林在电话中向德国之声中文网介绍目前在甘南玛曲地区采访情况。
    
    3月16日至18日,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夏河、玛曲、合作等地区继拉萨之后,爆发大规模的藏民抗议示威活动。中国官方媒体称,这些地区的秩序已经趋于正常。4月8日,第二批境外记者团被组织前往甘南藏区进行采访。记者团中的境外媒体包括美国广播公司、路透社、法国《观点》周刊、德国世界报、韩联社、朝日电视台、凤凰卫视等等。记者团到达位于夏河县的拉卜楞寺时,遇到10多名抗议示威的年轻僧侣。这些僧侣打着用藏文写成的标语和一面雪山狮子旗。一名会汉语的喇嘛说:“我们要人权,我们要达赖回来,我们不是要支持独立,我们要人权。”
    
    随团的德国记者埃尔林表示,虽然采访团的活动受到很大的约束和监视,但是途中还是会出现这种让组织者意想不到的“插曲”。采访团在甘南将总共停留4天,行程包括夏河、玛曲和合作。这三个地区是3月中旬甘肃境内爆发抗议示威规模和程度最大的藏区。
    
    4月10日,记者团抵达玛曲。埃尔林在电话中介绍说,玛曲的县城很小,人口大约只有4万。城内的一些店铺还保持着骚乱之后被焚毁的样子。有的已经重新修建起来,有的还是黑乎乎的一片。但是商贩们已经开始重新营业贩售商品。他们在当地被允许进行1个半小时的自由采访。记者们三三两两地组成小组和当地的居民进行谈话。埃尔林说,他去询问一个经销手机的店主现在生意如何。店主说,以前每天他们的营业时间都是12个小时,但是现在只敢开7个小时。到了晚上他们“会感到害怕,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很多人说不清楚他们究竟怕什么,他们只是觉得晚上的时候不安全。当地的媒体报道,一些暴乱参与者潜逃了,还没有被抓住。埃尔林分析,这也可能是让当地人感到不安的原因之一。“他们觉得不自在,所以会害怕,” 埃尔林补充道,“所有的商铺都抱怨生意不好。”
    
    埃尔林表示,在街上主动和玛曲的居民交谈并不容易,因为“他们看起来有点害怕和我们讲话”,他们说的都是中国报纸上写的内容。“他们对我说,当地的情况已经安全了。但是他们不愿意谈到有关示威和骚乱的事。只有当地的政府官员乐于长篇大论,” 埃尔林说,“我问普通的居民‘当时发生了什么?’‘你看到了什么?’他们大都说:‘我藏起来了’,‘我赶紧跑回家了’或者‘我赶紧把门关起来了’。”也有一些人主动上前和埃尔林讲话,但都是迅速短暂地给他几个暗示就走开了。埃尔林说,这恐怕说明当地的情况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稳定。
    
    在玛曲的街头,记者团没有看到喇嘛的身影。记者们猜测,喇嘛们被限制在寺庙里不准随便出行。
    
    埃尔林表示,中国方面安排记者团到甘南地区采访并不是在作秀。中国官方的目的是为了展示当地的生活已经恢复正常。记者们也的确看到,学校已经复课,大街上的贸易也恢复了。但是“现在并不是一切都恢复正常了,而是正在恢复的过程中,” 埃尔林强调说,“我们不能忘了,这些地区到现在还是被封锁隔离的状态。一些最根本的原因自始至终没有得到解释。”
    
    埃尔林表示,记者团当然无法寄希望通过一次采访就找到事件的真相。这只能是试图接近真相。“第一个境外记者团去拉萨的时候也经历了一次没有想到的喇嘛抗议示威活动;外交官代表团去拉萨的时候在那没看见一个喇嘛,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喇嘛在哪里,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埃尔林说,“虽然我们的采访同样受到限制和监视,但是中国不可能将这些地区一直封闭起来。中国政府也知道,西方记者以批判的眼光看待当地的情况。然而境外记者的采访活动不会就此而结束,今后肯定还会有第4个、第5个采访团前往这些地区。”
    
    甘南地区三个星期以来被封锁,没有外国人可以随便进入。埃尔林说,这次采访对他来说是努力弄清楚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重要经验。“我们看到的,比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更多。”他说。
    
     德国之声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April 11, 8: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多维详讯:境外记者团再遇僧侣蒙头示威
DWNEWS.COM-- 2008年4月11日5:25:58(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陈湘编译报导/中国政府在4月9日又受到了另一个突发性的公共关系危机的冲击,一些藏传佛教的僧侣们企图冲破政府控制,利用一个由政府控制行程的境外新闻媒体参观团的到来,举行抗议。当时,一群僧侣冲了出来,挥舞着雪山狮子旗,抗议政府当局剥夺了他们的人权。

据《纽约时报》记者JIM YARDLEY和JAKE HOOKER的报导说,当境外记者团周三来到甘肃省的夏河拉卜楞寺(Labrang Monastery)时,藏族僧人举着一个写有"我们没有言论自由"的标语牌,并高喊抗议口号。

发生在夏河的这次抗议,也是近来僧侣第二次试图在政府努力控制的境外媒体记者团前“抢镜头”。

上个月,在西藏首府拉萨大昭寺这个最神圣的的藏族圣地,几位僧人冒着受到惩罚的危险,在一个外国记者团前进行情绪激动的呼吁抗议。

周三在夏河发生的抗议事件,也是外国记者团来到拉卜楞寺时。发生这次抗议,也是从上个月僧侣和其他藏族人与警察发生冲突以来,官方首次正式批准外国记者访问夏河之际。在整个过程中,大约有15名僧人冲出,挥舞着一面藏族旗,走近一群由大约20家中外媒体参加的记者团。

据路透社报道,一位僧侣说,“应当达赖回到西藏,”她还说:“我们并没有要求西藏独立,我们只是要求人权。我们现在没有人权。”

据路透社的报道说,几个僧侣用长袍蒙着头,可能是企图掩饰他们的身份,并免今后被惩罚。这些僧侣还说,当地政府通缉一些僧侣,同时武装便衣警卫人员布满各处。

在一些老僧侣的催促下,示威者在10分钟后被驱散。

尽管国际上呼吁中国政府直接与达赖会谈的呼声愈来愈高,但是迄今为止,并没有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在软化其对达赖喇嘛的立场。

当局继续指责"达赖集团"策划了3月14日在拉萨的暴乱和抗议。这个星期,官方媒体就针对藏族人流亡政府公布的藏族受害者名单说,名单上的许多名字,根本就不存在。

中国的官方媒体充斥对中国的西藏政策报告的辩护和捍卫,而很多西藏人和分析人士将发生在上个月的拉萨暴力事件追根溯源到了政府的政策上。

这次的参观夏河的境外记者团是由北京当局邀请的,只有被政府选定的新闻机构才能参加。政府采用的策略,与在拉萨一样,以安全的理由拒绝了那些未被邀请的机构参加。《纽约时报》原来以为可以参加这两次的记者团,结果没有接到政府的邀请。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April 11, 8: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