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达赖喇嘛发表告西藏同胞书

 

达赖喇嘛发表告西藏同胞书

 

 

46,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发表告西藏同胞书,全文如下:

 

首先,向雪域西藏三区的所有同胞们表示最亲切的问候!同时谈谈我的一些想法:

一、从今年三月十日开始,整个西藏三区、乃至于在中国各大城市学习的藏人学生们,长期以来由于民族不平等、缺乏宗教信仰自由、经常性地面对诸如“共产党才是西藏人民的活佛”等歪曲侮蔑的言论、以及毫无顾忌的欺骗、大汉族主义思想和行为的侵害等,导致不满情绪日积月累,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以和平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诉求。而中国政府对此进行暴力镇压所酿成的不幸事件,导致事态蔓延不仅造成许多人员死伤,而且有更多藏人遭到逮捕、酷刑殴打等,面对所发生的这种悲惨现状,令任何有良知或同情心的人都会伤心落泪的,我感到万分地焦急、忧虑和无奈。

二、对这次事件中死难的所有藏人和汉人,我时常都在向三宝祈祷。

三、最近发生的西藏事件,揭穿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谓除了极少数反动分子,绝大部分西藏人民对现状感到满意并享受幸福生活的虚假宣传;表明了西藏三区人民的期望或意愿是一致的。同时也向全世界证明了西藏问题不容漠视,必须要实事求是地在汉藏互利的基础上寻求解决的途径。西藏人民为了维护民族利益、表达内心的诉求而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和不惜牺牲的勇气与决心,已经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赞赏和认同。

四、在这次的事件中,许多藏人共产党员和干部并没有背离自己的民族,而是竭尽所能地试图维持公正,这是令人赞赏的。未来,希望所有藏人共产党员和干部们不要仅仅考虑个人或眼前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西藏的环境和人文传统而尽职尽责地向上级报告真实的情况,对人民进行正确公正的指导。

五、目前,世界许多国家的总统、总理、外交部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议会议员以及相关人士等,为阻止中国政府对藏人的残暴镇压,不仅向中国领导人明确表明了强烈关注的立场,而且督促中国政府尽快实现双方都能接受的和解。因此,我们要创造机会,使他们的努力能够取得积极的成果。虽然我知道目前你们仍处于愤怒之中,但在任何时候遵循和平非暴力的路线是极为重要的。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仍在歪曲事实,指责我和西藏流亡政府煽动策划了最近的抗议事件。对此,我已多次呼吁组成具有公信力的独立调查组织,对事件进行彻底的调查。希望能澄清事实,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其指控的事情有任何的根据或证据,就应该向国际社会公布。否则,强词夺理只能是自暴其丑。

七、众所周知,对西藏民族的未来,我已决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范围内寻求解决。1974年以来,我始终坚持以互利为基础的中间道路的立场。所谓中间道路,就是所有藏人在统一的行政管理下实行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从而真正实现当家作主和自己管理自身事务,除了外交和国防等事务而外,让藏族领导和藏族干部担负起管理西藏事务的责任。当然,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声明,西藏问题的最终决定权在境内西藏人民的手中。

八、今年将在北京召开的奥运会,是十二亿中国人民期待的盛会,因此我从一开始就对此持支持的立场。我不认为西藏人对奥运会制造困扰是适宜的。虽然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寻求西藏民族的合法权益和自由是每一个西藏人的责任,但如果因此从事一些伤害汉民族的活动,则对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好处。真正的和谐社会,需要在彼此的内心中培养信任与感情,镇压不可能产生和谐。

九、我们的斗争是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极少数政治统治集团,而不是针对汉民族的。因此,在任何时候都绝不能进行任何伤害汉族人民感情的活动。在这次的事件中,众多的汉族知识分子、作家和律师发表了同情和支持西藏人民的言论、文章、以及表示愿意提供法律协助等,这一切都令我们深深地感动。今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发表了对全球汉族同胞的呼吁书,希望你们能了解这一点。

十、如果目前的情势持续下去,则中国政府无疑将会加强对我们的镇压,我为此感到极为忧虑。我有责任争取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因此,我已多次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部门停止对藏人的镇压,并撤出军队和武装警察。如若真能达成,我认为西藏三区的人民也应停止目前的反抗运动。

十一、此外,我要呼吁生活在自由世界的藏人,在介绍西藏状况时,一定要抛弃一切可能会被联想或解释成为暴力的行为;在极端愤怒和沮丧的情况下,我们尤其要牢记内心信仰的价值观。我坚信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是可以实现我们的愿望的。我们一定要清楚我们所以能够得到与众不同的支持和同情的原因。

十二、由于西藏与外界的交往已被切断,国际媒体也无法进入。因此,我只能期望各种媒体,乃至于通过口头的传播,让更多的藏人了解我的这封信。

十三、最后,我要再一次地呼吁,不论面临任何挑衅或令人愤怒的环境,都要坚持实践和平、非暴力的精神。  

 

释迦比丘  十四世达赖喇嘛 丹增嘉措

于西元200846

图片附件:
大小: 75.13 K
尺寸: 480 x 373
浏览: 8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2条记录访客评论

这里很多伍毛狗与粪青爱国贼。

总之,支持藏族公民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Post by 你好 on 2008, November 30, 3: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引用 冷眼 说过的话:
就靠你们几个失意者在这里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西藏就独立了?
邪气永远压不倒正气,一群变态的被社会淘汰的失意者,去死吧,你们这群中国人的败类,死了十三亿中国人耳根就清静了.

我也是汉人,却为这种恶毒的言论感到羞耻。国家是因为人而存在的,人不是为国家为存在的。对话和交流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在这一点上,达赖比共产党做得好。

Post by 快哉风 on 2008, November 25, 2: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就靠你们几个失意者在这里颠倒黑白,胡说八道,西藏就独立了?
邪气永远压不倒正气,一群变态的被社会淘汰的失意者,去死吧,你们这群中国人的败类,死了十三亿中国人耳根就清静了.

Post by 冷眼 on 2008, May 4, 1: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既然是想独立,就直接说么。为什么达赖一直说自己是中国人呢?
在中国,是不可能允许政教合一的。达赖必须在这个问题上做出选择。而不是,时而说不独立,时而又拿出流亡政府的旗子。这样的话,根本就是没有信誉的人啊。

Post by mamie on 2008, April 25, 7: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请看看这篇评论,我觉得很有道理。

达赖喇嘛在为西藏民族谋利益吗?
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pages6/forum_zp080416.shtml

Post by 同情藏人 on 2008, April 18, 2: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pages6/forum_zp080416.shtml
达赖喇嘛在为西藏民族谋利益吗?

[郑永年] (2008-04-16)

  海内外藏独力量以及西方各种反华力量结合在一起,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利用“人权”话语,向中国发起持续的挑战。这些力量的行为越来越激进化,各种形式的暴力伴随着本来应当象征和平的奥运会火炬传递。无疑,不仅中国的国际形象,而且奥运精神,都受到非常负面的影响。可是,最终受害最深的当是作为一个民族的西藏利益和多数西藏人的利益。无论是达赖本人还是被中国方面称为“达赖集团”的西藏流亡政府表面上在为西藏争取利益,一些政治人物也的确可以获取不小的个人利益,但实际上这些做法在大大损害西藏作为一个民族的利益。使用暴力,不管是想要挟中国,还是挑战中国,都会使得问题复杂化。一方的暴力必然导致另一方面的暴力。如果挑战方使用暴力破坏现成法律秩序,政府为了维持法律秩序也经常会诉诸于暴力。这在世界各个国家都是如此。

  

藏独变成西方反华工具

  

  首先应当指出的是,和以往历次西藏事件那样,这次藏独力量的公开挑战也具有深刻的国际背景,也就是说,藏独运动并非仅仅由海外西藏人或者达赖集团独立所驱使和发动。西藏问题早已成为一些西方国家制约中国的一个有效手段。把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一直是这些西方国家的政治和战略企图。西藏独立的话语与其说是西藏独立力量的使然,倒不如说是西方反华力量的“力作”。没有西方长期支持海外藏独力量,藏独运动也不致于激进化到今天的程度。用西藏制约中国的企图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越来越显然。人们不难看到,很多非西藏人参与到藏独运动。对一些西方国家的政治力量来说,重要的已经不再是藏独运动是否能够真正实现其最终的目的,而是这个运动能否长期持续下去,能否对中国构成足够的制约。从这个角度来看,西藏问题已经不仅仅是达赖喇嘛和中央政府之间的问题,而是中国和西方反华力量之间的关系了。藏独运动,不管其用什么话语来论证其合理性,就其本质来说,变成了西方反华力量的一种工具。也正因为这样,西藏作为一个民族的利益往往消失在这一过程之中。

  达赖喇嘛本人似乎处于一个困境之中。一方面,他处于变得越来越激进的海外西藏人和西方支持力量中间,另一方面他要面对中央政府。达赖与所谓的“达赖集团”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相当复杂。人们对达赖本人的真实意图当然可以有很多猜想,但其至少在公开的话语层面显得比较温和。多年来达赖提倡“中间路线”赢得了不少西方民众的尊敬和接受。但从行为层面看,达赖的“中间路线”并没有对达赖集团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条“中间路线”显得有些一厢情愿,既没有为中央政府所接受,也没有减少藏独运动的激进化程度。海外藏独运动的激进化正在变得不可避免。海外西藏人对西藏的发展毫无了解,他们有关西藏的信息都是从西方媒体中获得。西方极端的藏独话语和带有政治意图的支持更助长了藏独运动的激进性。

  

暴力行为不会促使中央政府让步

  

  “达赖集团”和西方反华政治力量宣称藏人的“反抗”和“抵制”针对的是中国的领导层,而非普通中国人。这种说法当然和吻合达赖的“中间路线”。达赖本人也在一定程度上诉求于普通中国老百姓。但是,达赖在这个问题上的认知并不确切。维持国家的统一和西方所说的“共产主义”没有多少关系,而是和中国人民的民族主义情感有关。在这个问题上,中央政府只能代表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的整体利益。西藏事件发生之后,无论海内外,中国人民自发地显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就是最好的例证。

  正是人民对“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的高度认同,近代以来,西藏在中国国家最弱的时候都没有从中国分离出去。可以说,自从西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之后,没有一个政权能够容许其分离出去。现在,中国是个崛起中的大国,是近代以来最强盛的时期,更没有任何理由让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这一点是十分明确的。

  错误的算计下的非理性的暴力行为的结果会怎样呢?尽管“达赖集团”中少数经营政治的人物会获得一些利益,但如上所说,受损害最大的是西藏民族。首先,这样做无疑会制造出的新的民族矛盾来。其次,达赖和中央政府之间本来互相信任就很少,甚至不存在,这种以暴力方式出现的互动只会加深双方间的误解甚至敌视。如果有人认为暴力行为会促成中央政府对达赖的让步,那就大错特错了。其三,藏独运动也会在中国的西藏人和海外西藏人之间的制造矛盾。在西藏制造事端的毕竟是少数受海外藏独运动影响和西方势力支持的西藏人,包括喇嘛。西藏的大多社会阶层尤其是下层并不想看到藏独运动影响他们的生活,影响他们和其它民族的关系。其次,如果达赖喇嘛和中央政府无法建立一个良好的沟通管道,不能解决西藏问题,那么一旦前者过世,西藏民族的大分裂不可避免。尽管中国届时或许会面临一些西藏人的更为暴力的行动,但受冲击最大的还是西藏民族。

  

达赖须思考

如何去“西方化”和“激进化”

  

  毋庸置疑,藏独运动中获得利益最多的是西方一些反华势力。达赖喇嘛出走西藏,本来就和西方有关。从那时到现在,西方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利用西藏问题来对付中国,但在实际层面又为西藏民族做了多少积极的事情?

  达赖喇嘛如果要考量西藏民族的长远利益,和中央政府的对话不可避免。西藏问题必须在两者之间的对话中建立共识,才能得到基本解决。如果要对话,就不能在完全自治的名义下的提出毫无限制的要求。现在达赖方面提出的诸多条件就等于要恢复旧西藏皇朝。实际上,正如中国本身不可能回到历史上任何一个皇朝帝国时代,西藏也不可能回到西藏皇朝时代。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个既成的事实。

  西藏和汉民族已经相处多个世纪。西藏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和汉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已经密不可分。无论是达赖还是其它西藏人对此应当是有认识的。作为西方的一种工具,藏独只会损害西藏民族的利益。要真正解决西藏问题,达赖喇嘛既要“去西方化”,又要“去激进化”。但这正是达赖的困境,因为达赖很多年来是想要通过“西方化”和“激进化”迫使中央政府的妥协。而对“西方化”和 “激进化”的诉求只会导致达赖和中央政府之间的负面互动。如何去“西方化”和“激进化”?这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但是作为一个有见识的领袖,达赖也必须直面和思考这个问题。

·作者是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研究所教授、研究主任

Post by 同情藏人 on 2008, April 18, 2: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陈维健: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西藏血案发生后,中共加强了对达赖喇嘛诬蔑和指控,称达赖喇嘛是这次西藏事件的幕后策划者,是分裂祖国的罪恶魁首。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以文革式的语言指达赖喇嘛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是人面兽心的恶魔”。中共的宣传机器更是以骇人听闻的杜撰故事,对达赖喇嘛进行妖魔化的宣传。
    
面对中共的诬蔑和妖魔化,达赖喇嘛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遭受的人身攻击和诬陷,而是为西藏所发生的血案感到痛心疾首,一再呼吁藏人要以克制的心态来面对目前的状况,对死难者无论是藏人和汉人都一视同仁以大慈悲心为他们进行 “三宝”祈祷。并再三重申和平不独立的路线。强调他所致力于的以和平的手段谋求西藏自治的目标不为因此而改变。他说:暴力是违反人的本性的。藏人和汉人需要和平共处。他表示,他的地位不允许他告诉在中国统治下,在西藏生活的藏人应该怎样做。如果形势再继续恶化下去,他将辞去作为西藏民众精神领袖。他在《全球华人呼吁书》中对华人推心置腹地表示:在这里,我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者是在汉藏民族间制造矛盾的图谋,相反地,我时常为寻求西藏问题在汉藏民族长久互利的基础获得解决而进行努力。正如我多次阐明的那样,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他在告《西藏同胞书》中再三告诫藏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采取暴力手段。他说:虽然我知道目前你们仍处于愤怒之中,但在任何时候遵循和平非暴力的路线是极为重要的。在极端愤怒和沮丧的情况下,我们尤其要牢记内心信仰的价值观。我坚信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是可以实现我们的愿望的。我们一定要清楚我们所以能够得到与众不同的支持和同情的原因。最近,赖喇嘛又专门召开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华文媒体的记者会,他希望媒体到西藏采访,特别是到偏远藏区实地了解,看看中共当局指控的达赖煽惑动乱是否属实,他说如果媒体发现我们有错,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并拜托媒体把他不追求独立的主张和支持北京奥运的立场表达清楚。面对一贯妖魔化达赖喇嘛的中文媒体,达赖喇嘛依然如此的真诚谦卑,相信在场的记者只要良知还一息尚存,都不会再忍心去伤害这样一位满怀慈悲忍辱负重的老人,都不会再对他的立场进行黑白颠倒的宣传。
    
    达赖喇嘛在西藏文化即将毁于中共统治的存亡之时,在西藏民众倒在血腥屠杀和西藏民众奋起反抗之下,他依然以他的慈心悲愿,坚持和平路线,依然在汉藏两个民族之间尽心尽力调和关系,展现了一个伟大人物的宽阔的胸襟和睿智。他那菩萨的心肠,一次一次地抚着藏人流血的伤口,让他们平息胸中的仇恨。一次一次地对汉族同胞所遭受的痛苦表示关怀。虽然达赖喇嘛遭受为中共民族主义所煽动的汉人辱骂和攻击使他感到痛心万分,但是他仍然以他的慈悲去熨平被中共民族主义煽动而狂热的失去理智的汉民之心。他时常表示,要以藏传佛教的精神,以内心的和谐安宁与慈悲去救渡失落信仰的汉民族。达赖喇嘛心中装着的不仅仅是西藏民族的痛苦,也同样装着汉民族的痛苦。达赖喇嘛的和平不独立的立场二十多年来像念六字箴言一样念了无数遍了,得到的依然是中共的恶意诽谤,但他仍是“衣带渐宽终不悔”,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改变他的和平信念。只要汉藏一天不和平,他一天不会放下为和平所作出的努力。为了汉藏和睦,他放下了西藏地位的历史纠缠,愿意尊重目前西藏所处的现实。为了汉藏的和睦,他放下追求西藏独立的权利(西藏民族应该有这样的权利),在西藏民族遭受屠杀的当下,他虽然心血成河,但依然以宽恕之心告诫众生“通过彼此尊重和对话,敌人可以变成朋友,怜悯心可以改变世界”。这样的境界只有圣人才能通达,这样的包容爱护只有大慈大悲的菩萨才能做到。达赖喇嘛就是为汉藏和平而来的菩萨,我们藏汉两个民族应该为有达赖喇嘛这样一个活菩萨而感到庆幸,因为有了他,才使藏汉之间即使在中共的挑动唆使仇恨之下,汉藏民众依然是和睦大于冲突,依然是友谊多于仇恨。只要达赖喇嘛存在,汉藏和平就存在着希望。因此,我们爱护达赖喇嘛就是爱护藏汉和平,我们祝福达赖喇嘛就是祝福藏汉的友谊。而任何对达赖喇嘛的抵毁诬蔑都是对藏汉和平的伤害。长期以来封锁真相,不把达赖喇嘛和平不独立主张告诉中国民众,对达赖喇嘛长期进行妖魔化,对西藏实行铁血统治,对汉民族进行愚民教育,歪曲汉藏历史,挑唆汉藏仇恨的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集团,才是真正破坏汉藏和平的罪祸魁首。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10: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陈维健: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西藏血案发生后,中共加强了对达赖喇嘛诬蔑和指控,称达赖喇嘛是这次西藏事件的幕后策划者,是分裂祖国的罪恶魁首。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以文革式的语言指达赖喇嘛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是人面兽心的恶魔”。中共的宣传机器更是以骇人听闻的杜撰故事,对达赖喇嘛进行妖魔化的宣传。
面对中共的诬蔑和妖魔化,达赖喇嘛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遭受的人身攻击和诬陷,而是为西藏所发生的血案感到痛心疾首,一再呼吁藏人要以克制的心态来面对目前的状况,对死难者无论是藏人和汉人都一视同仁以大慈悲心为他们进行 “三宝”祈祷。并再三重申和平不独立的路线。强调他所致力于的以和平的手段谋求西藏自治的目标不为因此而改变。他说:暴力是违反人的本性的。藏人和汉人需要和平共处。他表示,他的地位不允许他告诉在中国统治下,在西藏生活的藏人应该怎样做。如果形势再继续恶化下去,他将辞去作为西藏民众精神领袖。他在《全球华人呼吁书》中对华人推心置腹地表示:在这里,我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者是在汉藏民族间制造矛盾的图谋,相反地,我时常为寻求西藏问题在汉藏民族长久互利的基础获得解决而进行努力。正如我多次阐明的那样,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他在告《西藏同胞书》中再三告诫藏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采取暴力手段。他说:虽然我知道目前你们仍处于愤怒之中,但在任何时候遵循和平非暴力的路线是极为重要的。在极端愤怒和沮丧的情况下,我们尤其要牢记内心信仰的价值观。我坚信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是可以实现我们的愿望的。我们一定要清楚我们所以能够得到与众不同的支持和同情的原因。最近,赖喇嘛又专门召开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华文媒体的记者会,他希望媒体到西藏采访,特别是到偏远藏区实地了解,看看中共当局指控的达赖煽惑动乱是否属实,他说如果媒体发现我们有错,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并拜托媒体把他不追求独立的主张和支持北京奥运的立场表达清楚。面对一贯妖魔化达赖喇嘛的中文媒体,达赖喇嘛依然如此的真诚谦卑,相信在场的记者只要良知还一息尚存,都不会再忍心去伤害这样一位满怀慈悲忍辱负重的老人,都不会再对他的立场进行黑白颠倒的宣传。
    
    达赖喇嘛在西藏文化即将毁于中共统治的存亡之时,在西藏民众倒在血腥屠杀和西藏民众奋起反抗之下,他依然以他的慈心悲愿,坚持和平路线,依然在汉藏两个民族之间尽心尽力调和关系,展现了一个伟大人物的宽阔的胸襟和睿智。他那菩萨的心肠,一次一次地抚着藏人流血的伤口,让他们平息胸中的仇恨。一次一次地对汉族同胞所遭受的痛苦表示关怀。虽然达赖喇嘛遭受为中共民族主义所煽动的汉人辱骂和攻击使他感到痛心万分,但是他仍然以他的慈悲去熨平被中共民族主义煽动而狂热的失去理智的汉民之心。他时常表示,要以藏传佛教的精神,以内心的和谐安宁与慈悲去救渡失落信仰的汉民族。达赖喇嘛心中装着的不仅仅是西藏民族的痛苦,也同样装着汉民族的痛苦。达赖喇嘛的和平不独立的立场二十多年来像念六字箴言一样念了无数遍了,得到的依然是中共的恶意诽谤,但他仍是“衣带渐宽终不悔”,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改变他的和平信念。只要汉藏一天不和平,他一天不会放下为和平所作出的努力。为了汉藏和睦,他放下了西藏地位的历史纠缠,愿意尊重目前西藏所处的现实。为了汉藏的和睦,他放下追求西藏独立的权利(西藏民族应该有这样的权利),在西藏民族遭受屠杀的当下,他虽然心血成河,但依然以宽恕之心告诫众生“通过彼此尊重和对话,敌人可以变成朋友,怜悯心可以改变世界”。这样的境界只有圣人才能通达,这样的包容爱护只有大慈大悲的菩萨才能做到。达赖喇嘛就是为汉藏和平而来的菩萨,我们藏汉两个民族应该为有达赖喇嘛这样一个活菩萨而感到庆幸,因为有了他,才使藏汉之间即使在中共的挑动唆使仇恨之下,汉藏民众依然是和睦大于冲突,依然是友谊多于仇恨。只要达赖喇嘛存在,汉藏和平就存在着希望。因此,我们爱护达赖喇嘛就是爱护藏汉和平,我们祝福达赖喇嘛就是祝福藏汉的友谊。而任何对达赖喇嘛的抵毁诬蔑都是对藏汉和平的伤害。长期以来封锁真相,不把达赖喇嘛和平不独立主张告诉中国民众,对达赖喇嘛长期进行妖魔化,对西藏实行铁血统治,对汉民族进行愚民教育,歪曲汉藏历史,挑唆汉藏仇恨的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集团,才是真正破坏汉藏和平的罪祸魁首。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16, 10: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流亡藏人很難保持平靜
◎ 達瓦才仁 (http://www.open.com.hk/0804p24.html)

● 藏區大規模的抗議和流血事件,令奉行溫和路線的流亡政府感到尷尬。青年藏人走向激進和達賴喇嘛可能的隱退,對西藏和中國都不是福音。

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周年紀念日,這一天世界各地的藏人都會以各種方式進行紀念活動。中共對藏人的防範,往往因採取過分的措施,成為激起藏人反抗的導火索。位於青海省南部的康區重鎮結古鎮,三月九日出現大量要求西藏獨立的標語,就是當局強行收繳二百餘張達賴喇嘛照片的直接反應。到了三月十日,以沙拉寺僧人為主的十四名藏人在拉薩的大昭寺前打著西藏國旗示威遊行,很快就遭到中國員警的逮捕,軍警瘋狂毆打被捕藏人,終於引發整個藏區長時間和大規模的僧眾抗議示威並釀成多處血案。

藏區大規模抗議和溫總理的謊言

三月十日那天,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首次對過去六年來的漢藏會談做出了總結,公開承認在基本問題上不僅沒有達成任何實質成果,而且,過去幾年對西藏的鎮壓已經是變本加厲了。現在的事實證明這一總結。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規模的反抗運動,中國當局的反應,首先是習慣性地不拿出證據就聲稱「有充分證據證明這次破壞活動是境外達賴集團有組織、有預謀、精心策劃和指揮的」。
當中國政府耀武揚威地鎮壓拉薩藏人的反抗並向外界宣佈事件已經平妒漁伬唌A西藏東部安多和康區卻開始了更大規模的反抗運動。甘肅省夏河縣四百多名僧俗群眾走上街頭,揮舞著西藏國旗,高呼「西藏獨立」、「達賴喇嘛萬歲」、「還我宗教自由」等口號,晚上被軍警武力驅散。

四川省阿壩縣的上萬名藏人從三月十六號開始進行抗議示威,中國政府開槍鎮壓,造成幾十名藏人當場死亡。當天僅僅是送到格德寺的就有十八具屍體,中國軍隊還搶奪被打死藏人的屍體,企圖毀屍滅跡。

三月十八日,中國總理溫家寶竟然言之鑿鑿地向全世界宣稱他們從未開槍殺人。第二天,境內藏人冒著極大的危險通過互聯網將部分在阿壩被槍殺藏人的照片發往境外,從而揭穿了中國總理的欺世謊言。

達賴喇嘛與西藏流亡政府的尷尬

達賴喇嘛一直堅持和平非暴力以及不尋求獨立的立場,隨著二○○二年中藏雙方恢復和談,中間道路甚至上升到法理層面而成為流亡藏人的唯一選擇,每年一輪的會談以後,西藏代表總是不厭其煩地向外界傳達情況正在向積極方向發展的資訊。同時,流亡政府為實現和談,也做了很多的努力,不僅和談的目標從高度自治調整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範圍內尋求民族區域自治」,而且在流亡社會推行了一套「創造和談環境」的活動,在前後五年多的時間內,流亡政府命令政府所屬機構的所有工作人員不得支持和參與任何主張獨立之組織的活動,並呼籲所有藏人和支援西藏的組織配合政府的和談政策,不要對中國政府和中國領導人的訪問進行抗議活動,還有在媒體或正式檔中禁止使用可能令中共不滿的辭彙等等,雖然這一系列的政策在很多人看來無疑具有卑躬屈膝的味道,同時也導致分佈在世界各地的所有支援西藏組織長期停頓無力,嚴重削弱了藏人在國際社會的活動能量......。

雖然有諸多的消極因素,但由直選產生的桑東仁波切所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還是堅定地推行了這一政策,從而使一些非政府組織也感到難於施展,青年會會長在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現在我們很難組織活動,雖然中藏和談肯定不會有任何結果,但如果我們展開一些活動,就可能有人把和談不成功的原因歸咎於我們,因此,現在我們是在蓄積力量,等著和談走入死胡同後,我們再出來收拾殘局」。

最後,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終於不得不正式承認和談沒有取得任何實質的進展。實際上在此之前,達賴喇嘛和桑東仁波切就已經多次強調,由於中國政府拒絕做出任何哪怕僅僅是表現誠意的讓步,他們約束藏人的「道德力量」已經被嚴重削弱。

青年會組織「徒步返鄉運動」

隨著對漫長和談的失望,人們開始把目光投向了持激進立場的西藏青年會,其實對此變化連青年會自身也沒有意識到,從青年會去年組織的抗議活動中即可見一斑。去年八月八日,青年會高調組織藏人在德里進行示威遊行,結果竟然有一萬多名藏人回應並從各地匯集到德里,很多人辛苦趕來是以為很久沒有組織大規模活動的青年會這次要大幹一場。其實青年會不僅沒有料到有這麼多人回應他們的號召,而且也沒有任何要大幹一場的計畫。

當很多藏人頂著酷暑奔波幾日抵達德里時卻發現找不到組織者,更沒有任何明確的指令。八月八日,萬餘人匯集後,青年會才匆匆組織人力物力去印製遊行示威所需要的標語橫幅等,由於沒有時間等待油漆乾透就打包送來,很多橫幅字跡斑駁。更離譜的是,前後三天兩夜的抗議活動,除了在馬路上呼喚口號而外,幾乎沒有其他的安排,很多人甚至晚上都是在馬路邊席地而臥,三天後活動結束,自然引起普遍的不滿。不少人甚至遷怒於西藏政府,因為每當有活動時,西藏政府總是不厭其煩地發文呼籲保持克制。

青年會雖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支持所鼓舞,同時也對領導層的無能感到普遍的不滿。後來,青年會又組織十幾個人衝擊中國駐印度大使館,但人們普遍將此視為是青年會為挽回萬人集會無作為所引起的不滿而出的招式。面對這一狀況,青年會急欲振奮人心,挽回受到損害的名譽,幾個月前產生的新一屆領導層在當選伊始,就宣佈並組織了「徒步返鄉運動」,並得到境內外藏人積極的回應。
  
不論「徒步返鄉運動」的結果如何,這次的活動與西藏境內抗議活動的巧合足以讓人產生聯想,對青年會無疑具有加分的效果。同時,境內外藏人的一些過激行為也似乎在表明:藏人青年開始背離達賴喇嘛路線的說法並非是空穴來風。實際上,還有消息稱西藏境內的一些藏人不甘束手待斃,試圖組織武裝抵抗。顯然,達賴喇嘛聲明:如果事態繼續惡化並向暴力轉化而失去控制,他將辭去職務,完全隱退||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當然,促使發生這些變化的最大功臣是中國政權,正是由於他們的殘暴、傲慢自大和倒行逆施,才使原來主要集中在拉薩及其周邊地區的反抗運動發展成為目前整個西藏遍地開花,並使反抗的規模從原來的成百上千人變成現在的數以萬計。同時中共的頑冥不靈也讓達賴喇嘛的溫和路線陷於進退維谷的尷尬境地,使激進思想在西藏境內外得以滋長。如果中國政府繼續這樣蠻幹下去,也許有一天就真的會迫使達賴喇嘛隱退讓位,這對西藏、對中國都絕對不會是一個福音。

        二○○八年三月二十日深夜
(達瓦才仁: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代表)

Post by 蘇姍 on 2008, April 12, 3: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严家祺: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2008•4•11)
2008年4月11日 星期五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08/04/blog-post_5624.html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西藏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心绝望。

这是我代那些离开家乡50年的老人,改写于佑任的诗。这些人50年来居住在印度北部的平原地区,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高山的空气。他们等待毛泽东的去世,等待邓小平的好意,等待江泽民的下台,50年了,看不到希望。不是达赖喇嘛,不是近50年前的随同达赖喇嘛流亡的藏人,而是他们在印度、在欧美出生的儿孙,看到达赖喇嘛50年的等待盼望不能回到家园而发出的、用所谓“藏独”来表达愤怒的呼声。

1949年以来,于佑任和大批“国民党反动派”逃到台湾和海外,他们没有祖国,没有希望,呼吸不到家乡的空气。于佑任才写出了“天苍苍,野茫茫”的诗。使我无法理解的是,在台湾民进党执政的时代,中国有些人竟把于佑任的诗当作“反台独”、主张“一个中国”的“杰作”。

1959年以来,达赖喇嘛和数十万藏人又流亡印度和海外。

1989年以来,又一批中国的学生、工人、知识分子流亡海外。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永不会忘;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祖国,

祖国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地茫茫,山之上,看“河殇”。

这是我的诗。

(严家祺 2008•4•11写于纽约)


又及: 1989年和1997年, 我和张伟国等几人会见过达赖喇嘛,达赖喇嘛的胸怀如同大海一样广阔,我对他的人格、为人和智慧深为崇敬。汉藏是一家人,我同达赖喇嘛一样,不赞成“西藏独 立”,反对“暴力行为”,希望北京开好“奥运会”。我也希望看到达赖喇嘛能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我还希望北京领导人能善待“六四难属”,不要在“奥运 会”期间驱赶他们。

Post by 蘇姍 on 2008, April 12, 3: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所有的回复都是一样的腔调和观点,有意思么?建议你们的博克干脆把回复这个功能取消了算了,何必自欺欺人呢?没劲!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11, 7: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3. 妥协的方向
假设北京与达兰萨拉的领导人施展“大智慧”解决了双方的敌意问题,和谈的方向是什么?支持达赖喇嘛的藏人或许都会不加思考地认可“大藏区”的“高度自治”方案,其实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可实现性的方案。且不说中国是否允许将1/4的国土交给达赖喇嘛“自治”,单就大藏区与中国其它地区漫长而又无法控制的边界,复杂的多民族混居等问题来看,都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很多藏人出于对精神领袖的绝对崇拜,从来不怀疑该方案是否可实施,不加分析地将“没有诚意”的罪责推给中国政府,实在是有失偏颇。而且和谈的双方有很强的不信任感,达赖喇嘛的弟弟丹增曲杰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一语道破:“我们先求自治,然后把中国人赶走。”,中国政府相信,这将是达兰萨拉多数流亡藏人的真实想法,在高度自治的情况下,民意更无法控制。
在我看来,双方若需将和谈进行下去,各自都需退后一大步,作出妥协;而且达赖喇嘛的诚意必须让中国政府产生足够的信任。我的感觉,我们汉民族不是一个好斗的民族,但是是一个提防心理较重的民族,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我考虑的最终妥协方案主要有两个:
方案1、参照美、加两国对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安置方法,在西藏或青海设置一到两个中等规模的保留区,保留区相对封闭,不受外部文化冲击,保留区内保存纯粹的藏族传统文化,传统宗教,传统生活习俗,通常情况下不批准其它民族向保留区的移民。为保留区制定专门的法律,保留区自成体系,自我管理,不给政府纳税也不依赖于政府的经济援助。保留区以藏语作为官方语言。除此之外的部分,原则上,按照美国政府给予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政策,中国政府也应该尽可能给予藏族保留区。
希望保持传统生活,拒绝外部文化冲击,拒绝与外族融合的藏民集中迁往保留区,由政府提供一次性的安置费用。
保留区之外的藏区,维持现有的政治体制,并由达赖喇嘛配合展开全面的宗教改革。取消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汉藏平等,公平竞争,不强推也不阻止民族融合。从此以后汉藏两族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藏人不以少数民族自居,藏区汉人也不要抱怨自己是二等公民。
方案2、在全藏区进行宗教改革的同时,在西藏或其它藏区设置一个小型的特别行政区,作为西藏自治政体改革的实验田,可采用民选的政治体制,或初期民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由达赖喇嘛提名境内藏人并由中央批准的方式,但行政元首最终都需要由中央认可。特别行政区支持有限度的言论自由,从法律上禁止民族分裂言论、民族歧视言论、以及易于引发民族冲突的言论。对历史上1959、1989、2008年的事件一律使用中性词汇:分歧、冲突、出走…
特别行政区的设立,需要考虑地理上的可封闭性,以减少边防的管理难度,可参考香港的情况。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孕育成熟之后,可以根据地理情况与管理的难度因素考虑向部分其它藏区移植,但不能设立时间表。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2: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2. 暴涨的民族主义
达兰萨拉和西方媒体指责海外华人都被中共洗脑,但是这种洗脑境内藏人也都经历过,共产党的洗脑其实并不高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主要还是对本次事件的因果关系难以理清,双方各执一词;若是先有暴力然后被动使用强力手段镇压,那么镇压其实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没有别的选择;若是在完全可以控制局势的情况下开枪镇压,那么就应该谴责了。
在唯色的博客上,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屏蔽奥运火炬在巴黎被冲击的场景冷嘲热讽,他们就没有想到,政府这样做实际上有利于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制,消除很可能爆发的更大规模民族冲突?知道享受了新闻自由一点不漏看到这些场景的海外华人是什么感受吗?屈辱!愤怒!对奥运圣火的干扰已经不仅仅针对中国政府。甚至于有西藏独立的支持者们声称要让中国人从污辱的隧道中钻过去。藏人在为自身受到的委屈进行和平抗议、暴力宣泄、要死要活地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对整个中国的伤害?面对这场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羞辱,很多华人和留学生自发地参与到奥运圣火的保护行列,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其它城市开车赶到圣火经过的城市。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藏人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专制的好处和坏处,有时候新闻封锁也不完全是坏事。
本次西藏事件,达兰萨拉利用奥运年的机会,采用“以战促和”的政治策略在战略思想上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是在实际的执行上很多地方做过了头,具体的战术上很多地方值得商榷。达赖喇嘛宣称的中间道路,前提应该是民族和解,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消除敌意。但是本次对拉萨汉人的暴力,对奥运的干扰,不仅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民族仇恨进一步加深。对海外的汉人来说,由于能够接触的信息源仍然有限,普遍同情中国政府在此次冲突中的处境,左右不是人,一步步落入对手的陷阱,执行着没有选择的选择,最后还被扣上一个屎盆子,受尽羞辱。事实上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可以跟着起起哄,但和解还是汉人与部分藏人的和解,西方人能够起到的实质作用非常有限。在中国人看来,西方人对西藏问题的复杂性几乎一无所知,连他们本国人写作的西藏问题学术专著都几乎没有人看过,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一个渠道——尊敬的达赖喇嘛、令人同情的达兰萨拉。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达兰萨拉利用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信仰,发起本次行动,可是却引发了范围更广的汉民族主义,进一步加大了西藏问题的解决难度。来自民间的声音是政府太软弱,太看重奥运会的象征意义,太看重国际压力,以至于一开始没有采用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导致事态扩大并恶化,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藏人参与进来,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羞辱。虽然一个专制的政府不完全受制于民意,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在这种彼此敌意加深、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和谈更加没有希望。后面会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呢?更大规模的示威?更多的暴力冲突?更强硬的武力镇压?民族间的仇杀?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不知道他代表了多少藏人的声音,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这些活动带给境内藏人的苦难,抑或是仅仅考虑境外藏人的利益。
达赖喇嘛几十年的斗争是为了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为了让境内的藏人能够不受阻扰地信仰,可是,若是因为他的努力,反而令境内藏人的处境恶化,不知达赖喇嘛会做何想。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2: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1. 藏传佛教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了
如果达赖喇嘛不主动的、心甘情愿地对藏传佛教进行宗教改革,西藏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希望。
分析本次藏区冲突的起因和藏人的政治诉求:西藏文化的保护、汉人移民、宗教信仰自由等,可以发现绝大部分都不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如果就事论事,政府未必没有妥协的可能,不至于导致对独立的追求;只有一项,双方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那就是政府阻止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与崇拜。
客观地说,中国政府其实并不反对藏传佛教本身,不然也就不会在西藏重修大量的寺庙,养着大批的僧侣了;但是藏传佛教的特殊点在于,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段,通过活佛转世理论,藏传佛教的领袖们成功地将佛教中对佛的信仰,转移到对“活佛”——一个被无限神化的人的信仰,实际上也就是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而历代达赖喇嘛则是长期以来藏传佛教中最有影响力的活佛。
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制度是否符合佛教的本意,学术上可能会有争议,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这种对人的无限神化与崇拜,对世俗政权、对现代政治制度的冲击,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佛教本身来说,“佛”是纯粹精神世界的,“佛”本身是完美无缺的,不会对尘世进行干涉,所以对世俗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威胁。支持佛教、至少是不干涉佛教,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来说,不会有任何分歧和问题。而藏传佛教中信仰的“活佛”,其本质却是一个人,一个被无限神化、无限崇拜的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更重要的是,他是有立场与政治观点的,而他的不完美处与政治立场,就不可避免地误导万千信徒。与这样的活佛共同存在,任何世俗政权,不管是专制政权还是民选政权,都将没有独立的权威,在观点存在冲突的情况下除了听命于活佛之外别无选择。换言之,不管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还是未来可能的自治状态,活佛转世制度与现代意义的世俗政权几乎无法并存。
很多支持西藏“高度自治”或“独立”的人,以在藏区实现民主制度作为理由;其实在藏传佛教目前的发展状态下,活佛的存在与现代民选制度南辕北辙,无法共存。只要对一个神化的人的信仰继续存在,任何世俗政权都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实质性的政教分离也就不可能实现。
整个藏民族,对达赖喇嘛的依赖就像儿童对父亲的依赖,我不怀疑,如果达赖喇嘛支持谁,绝大多数的藏人都会支持谁;如果达赖喇嘛反对某个人和某件事,那么绝大部分藏民都会跟着反对,这种情况下民意、民选从何谈起?没有任何意义。有人说,绝对相信达赖喇嘛的人品,不会对自治政府带来影响;但我说,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思想,同样不符合现代政治制度的精神。这一代的达赖喇嘛就算是如他们所说,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尊重宗教信仰,是否就一定要尊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政教合一或仅仅是形式上的政教分离?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2: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1. 藏传佛教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了
如果达赖喇嘛不主动的、心甘情愿地对藏传佛教进行宗教改革,西藏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希望。
分析本次藏区冲突的起因和藏人的政治诉求:西藏文化的保护、汉人移民、宗教信仰自由等,可以发现绝大部分都不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如果就事论事,政府未必没有妥协的可能,不至于导致对独立的追求;只有一项,双方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那就是政府阻止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与崇拜。
客观地说,中国政府其实并不反对藏传佛教本身,不然也就不会在西藏重修大量的寺庙,养着大批的僧侣了;但是藏传佛教的特殊点在于,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段,通过活佛转世理论,藏传佛教的领袖们成功地将佛教中对佛的信仰,转移到对“活佛”——一个被无限神化的人的信仰,实际上也就是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而历代达赖喇嘛则是长期以来藏传佛教中最有影响力的活佛。
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制度是否符合佛教的本意,学术上可能会有争议,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这种对人的无限神化与崇拜,对世俗政权、对现代政治制度的冲击,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佛教本身来说,“佛”是纯粹精神世界的,“佛”本身是完美无缺的,不会对尘世进行干涉,所以对世俗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威胁。支持佛教、至少是不干涉佛教,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来说,不会有任何分歧和问题。而藏传佛教中信仰的“活佛”,其本质却是一个人,一个被无限神化、无限崇拜的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更重要的是,他是有立场与政治观点的,而他的不完美处与政治立场,就不可避免地误导万千信徒。与这样的活佛共同存在,任何世俗政权,不管是专制政权还是民选政权,都将没有独立的权威,在观点存在冲突的情况下除了听命于活佛之外别无选择。换言之,不管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还是未来可能的自治状态,活佛转世制度与现代意义的世俗政权几乎无法并存。
很多支持西藏“高度自治”或“独立”的人,以在藏区实现民主制度作为理由;其实在藏传佛教目前的发展状态下,活佛的存在与现代民选制度南辕北辙,无法共存。只要对一个神化的人的信仰继续存在,任何世俗政权都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实质性的政教分离也就不可能实现。
整个藏民族,对达赖喇嘛的依赖就像儿童对父亲的依赖,我不怀疑,如果达赖喇嘛支持谁,绝大多数的藏人都会支持谁;如果达赖喇嘛反对某个人和某件事,那么绝大部分藏民都会跟着反对,这种情况下民意、民选从何谈起?没有任何意义。有人说,绝对相信达赖喇嘛的人品,不会对自治政府带来影响;但我说,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思想,同样不符合现代政治制度的精神。这一代的达赖喇嘛就算是如他们所说,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尊重宗教信仰,是否就一定要尊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政教合一或仅仅是形式上的政教分离?
2. 暴涨的民族主义
达兰萨拉和西方媒体指责海外华人都被中共洗脑,但是这种洗脑境内藏人也都经历过,共产党的洗脑其实并不高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主要还是对本次事件的因果关系难以理清,双方各执一词;若是现有暴力然后被动用强力手段镇压,那么镇压其实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没有别的选择;若是在完全可以控制局势的情况下开枪镇压,那么就应该谴责了。
在唯色的博客上,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屏蔽奥运火炬在巴黎被冲击的场景冷嘲热讽,他们就没有想到,政府这样做何尝不是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制,是为了消除很可能爆发的更大规模民族冲突?知道享受了新闻自由一点不漏看到这些场景的海外华人是什么感受吗?屈辱!愤怒!对奥运圣火的干扰已经不仅仅针对中国政府。甚至于有西藏独立的支持者声称要让中国人从污辱的隧道中钻过去。藏人在为自身受到的委屈进行和平抗议、暴力宣泄、要死要活地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对整个中国的伤害?面对这场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羞辱,很多华人和留学生自发地参与到奥运圣火的保护行列,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其它城市开车赶到圣火经过的城市。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藏人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专制的好处和坏处,有时候新闻封锁也不完全是坏事。
本次西藏事件,达兰萨拉利用奥运年的机会,采用“以战促和”的政治策略在战略思想上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是在实际的执行上很多地方做过了头,具体的战术上很多地方值得商榷。达赖喇嘛宣称的中间道路,前提应该是民族和解,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消除敌意。但是本次对拉萨汉人的暴力,对奥运的干扰,不仅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民族仇恨进一步加深。对海外的汉人来说,普遍同情中国政府在此次冲突中的处境,左右不是人,一步步落入对手的陷阱,执行着没有选择的选择,最后还被扣上一个屎盆子,受尽羞辱。事实上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可以跟着起起哄,但和解还是汉人与部分藏人的和解,西方人能够起到的实质作用非常有限。在中国人看来,西方人对西藏问题的复杂性几乎一无所知,连他们本国人写作的西藏问题学术专著都几乎没有人看过,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一个渠道——尊敬的达赖喇嘛、令人同情的达兰萨拉。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达兰萨拉利用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信仰,发起本次行动,可是却引发了范围更广的汉民族主义,进一步加大了西藏问题的解决难度。来自民间的声音是政府太软弱,太看重奥运会的象征意义,太看重国际压力,以至于一开始没有采用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导致事态扩大并恶化,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藏人参与进来,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羞辱。虽然一个专制的政府不完全受制于民意,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在这种彼此敌意加深、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和谈更加没有希望。后面会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呢?更大规模的示威?更多的暴力冲突?更强硬的武力镇压?民族间的仇杀?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不知道他代表了多少藏人的声音,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这些活动带给境内藏人的苦难,抑或是仅仅考虑境外藏人的利益。
达赖喇嘛几十年的斗争是为了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为了让境内的藏人能够不受阻扰地信仰他,可是,若是因为他的努力,反而令境内藏人的处境恶化,不知达赖喇嘛会做何想。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2: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唯色,

你好,我是一个居住在北美的汉人,可否在你的博客上发表一点关于西藏问题的不同声音?我希望我的观点在经过与藏人同胞充分讨论并修改过之后再贴到其他的中文论坛上进行讨论。谢谢啦!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藏传佛教与西藏问题
——一个汉人眼中的藏区冲突与西藏的前途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2: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唯色,

你好,我是一个居住在北美的汉人,可否在你的博客上发表一点关于西藏问题的不同声音?我希望我的观点在经过与藏人同胞充分讨论并修改过之后再贴到其他的中文论坛上进行讨论。谢谢啦!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藏传佛教与西藏问题
——一个汉人眼中的藏区冲突与西藏的前途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1. 藏传佛教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了
如果达赖喇嘛不主动的、心甘情愿地对藏传佛教进行宗教改革,西藏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希望。
分析本次藏区冲突的起因和藏人的政治诉求:西藏文化的保护、汉人移民、宗教信仰自由等,可以发现绝大部分都不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如果就事论事,政府未必没有妥协的可能,不至于导致对独立的追求;只有一项,双方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那就是政府阻止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与崇拜。
客观地说,中国政府其实并不反对藏传佛教本身,不然也就不会在西藏重修大量的寺庙,养着大批的僧侣了;但是藏传佛教的特殊点在于,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段,通过活佛转世理论,藏传佛教的领袖们成功地将佛教中对佛的信仰,转移到对“活佛”——一个被无限神化的人的信仰,实际上也就是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而历代达赖喇嘛则是长期以来藏传佛教中最有影响力的活佛。
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制度是否符合佛教的本意,学术上可能会有争议,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这种对人的无限神化与崇拜,对世俗政权、对现代政治制度的冲击,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佛教本身来说,“佛”是纯粹精神世界的,“佛”本身是完美无缺的,不会对尘世进行干涉,所以对世俗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威胁。支持佛教、至少是不干涉佛教,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来说,不会有任何分歧和问题。而藏传佛教中信仰的“活佛”,其本质却是一个人,一个被无限神化、无限崇拜的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更重要的是,他是有立场与政治观点的,而他的不完美处与政治立场,就不可避免地误导万千信徒。与这样的活佛共同存在,任何世俗政权,不管是专制政权还是民选政权,都将没有独立的权威,在观点存在冲突的情况下除了听命于活佛之外别无选择。换言之,不管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还是未来可能的自治状态,活佛转世制度与现代意义的世俗政权几乎无法并存。
很多支持西藏“高度自治”或“独立”的人,以在藏区实现民主制度作为理由;其实在藏传佛教目前的发展状态下,活佛的存在与现代民选制度南辕北辙,无法共存。只要对一个神化的人的信仰继续存在,任何世俗政权都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实质性的政教分离也就不可能实现。
整个藏民族,对达赖喇嘛的依赖就像儿童对父亲的依赖,我不怀疑,如果达赖喇嘛支持谁,绝大多数的藏人都会支持谁;如果达赖喇嘛反对某个人和某件事,那么绝大部分藏民都会跟着反对,这种情况下民意、民选从何谈起?没有任何意义。有人说,绝对相信达赖喇嘛的人品,不会对自治政府带来影响;但我说,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思想,同样不符合现代政治制度的精神。这一代的达赖喇嘛就算是如他们所说,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尊重宗教信仰,是否就一定要尊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政教合一或仅仅是形式上的政教分离?
2. 暴涨的民族主义
达兰萨拉和西方媒体指责海外华人都被中共洗脑,但是这种洗脑境内藏人也都经历过,共产党的洗脑其实并不高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主要还是对本次事件的因果关系难以理清,双方各执一词;若是现有暴力然后被动用强力手段镇压,那么镇压其实是可以接受的,因为没有别的选择;若是在完全可以控制局势的情况下开枪镇压,那么就应该谴责了。
在唯色的博客上,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屏蔽奥运火炬在巴黎被冲击的场景冷嘲热讽,他们就没有想到,政府这样做何尝不是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制,是为了消除很可能爆发的更大规模民族冲突?知道享受了新闻自由一点不漏看到这些场景的海外华人是什么感受吗?屈辱!愤怒!对奥运圣火的干扰已经不仅仅针对中国政府。甚至于有西藏独立的支持者声称要让中国人从污辱的隧道中钻过去。藏人在为自身受到的委屈进行和平抗议、暴力宣泄、要死要活地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对整个中国的伤害?面对这场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羞辱,很多华人和留学生自发地参与到奥运圣火的保护行列,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其它城市开车赶到圣火经过的城市。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藏人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专制的好处和坏处,有时候新闻封锁也不完全是坏事。
本次西藏事件,达兰萨拉利用奥运年的机会,采用“以战促和”的政治策略在战略思想上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是在实际的执行上很多地方做过了头,具体的战术上很多地方值得商榷。达赖喇嘛宣称的中间道路,前提应该是民族和解,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消除敌意。但是本次对拉萨汉人的暴力,对奥运的干扰,不仅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民族仇恨进一步加深。对海外的汉人来说,普遍同情中国政府在此次冲突中的处境,左右不是人,一步步落入对手的陷阱,执行着没有选择的选择,最后还被扣上一个屎盆子,受尽羞辱。事实上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可以跟着起起哄,但和解还是汉人与部分藏人的和解,西方人能够起到的实质作用非常有限。在中国人看来,西方人对西藏问题的复杂性几乎一无所知,连他们本国人写作的西藏问题学术专著都几乎没有人看过,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一个渠道——尊敬的达赖喇嘛、令人同情的达兰萨拉。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达兰萨拉利用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信仰,发起本次行动,可是却引发了范围更广的汉民族主义,进一步加大了西藏问题的解决难度。来自民间的声音是政府太软弱,太看重奥运会的象征意义,太看重国际压力,以至于一开始没有采用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导致事态扩大并恶化,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藏人参与进来,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羞辱。虽然一个专制的政府不完全受制于民意,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在这种彼此敌意加深、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和谈更加没有希望。后面会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呢?更大规模的示威?更多的暴力冲突?更强硬的武力镇压?民族间的仇杀?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不知道他代表了多少藏人的声音,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这些活动带给境内藏人的苦难,抑或是仅仅考虑境外藏人的利益。
达赖喇嘛几十年的斗争是为了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为了让境内的藏人能够不受阻扰地信仰他,可是,若是因为他的努力,反而令境内藏人的处境恶化,不知达赖喇嘛会做何想。
3. 妥协的方向
假设北京与达兰萨拉的领导人施展“大智慧”解决了双方的敌意问题,和谈的方向是什么?支持达赖喇嘛的藏人或许都会不加思考地认可“大藏区”的“高度自治”方案,其实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可实现性的方案。且不说中国是否允许将1/4的国土交给达赖喇嘛“自治”,单就大藏区与中国其它地区漫长而又无法控制的边界,复杂的多民族混居等问题来看,都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很多藏人出于对精神领袖的绝对崇拜,从来不怀疑该方案是否可实施,不加分析地将“没有诚意”的罪责推给中国政府,实在是有失偏颇。而且和谈的双方有很强的不信任感,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一语道破:“我们先求自治,然后把中国人赶走。”,中国政府相信,这将是达兰萨拉多数流亡藏人的真实想法,在高度自治的情况下,民意更无法控制,这种情况下,指责中国政府是和谈无法进行的原因是否站得住脚?
在我看来,双方若需将和谈进行下去,各自都需退后一大步,作出妥协;而且达赖喇嘛的诚意必须让中国政府产生足够的信任。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我考虑的最终妥协方案主要有两个:
方案1、参照美、加两国对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安置方法,在西藏或青海设置一到两个中等规模的保留区,保留区相对封闭,不受外部文化冲击,保留区内保存纯粹的藏族传统文化,传统宗教,传统生活习俗,通常情况下不批准其它民族向保留区的移民。为保留区制定专门的法律,保留区自成体系,自我管理,不给政府纳税也不依赖于政府的经济援助。保留区以藏语作为官方语言。原则上,最发达,并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能够给予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政策,中国政府也应该尽可能给予藏族保留区。
希望保持传统生活,拒绝外部文化冲击,拒绝与外族融合的藏民集中迁往保留区,由政府提供一次性的安置费用。
保留区之外的藏区,维持现有的政治体制,并由达赖喇嘛配合展开全面的宗教改革。取消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汉藏平等,公平竞争,不强推也不阻止民族融合。从此以后汉藏两族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藏人不以少数民族自居,藏区汉人也不要抱怨自己是二等公民。
方案2、在全藏区进行宗教改革的同时,在西藏或其它藏区设置一个小型的特别行政区,作为西藏自治政体改革的实验田,可采用民选的政治体制,或初期民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由达赖喇嘛提名境内藏人并由中央批准的方式,但行政元首最终都需要由中央认可。特别行政区支持有限度的言论自由,从法律上禁止民族分裂言论、民族歧视言论、以及易于引发民族冲突的言论。对历史上1959、1989、2008年的事件一律使用中性词汇:分歧、冲突、出走…
特别行政区的设立,需要考虑地理上的可封闭性,以减少边防的管理难度,可参考香港的情况。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孕育成熟之后,可以根据地理情况与管理的难度因素考虑向部分其它藏区移植,但不能设立时间表。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2: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唯色,

你好,我是一个居住在北美的汉人,可否在你的博客上发表一点关于西藏问题的不同声音?我希望我的观点在经过与藏人同胞充分讨论并修改过之后再贴到其他的中文论坛上进行讨论。谢谢啦!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藏传佛教与西藏问题
——一个汉人眼中的藏区冲突与西藏的前途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1. 藏传佛教到了需要改革的时候了
如果达赖喇嘛不主动的、心甘情愿地对藏传佛教进行宗教改革,西藏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希望。
分析本次藏区冲突的起因和藏人的政治诉求:西藏文化的保护、汉人移民、宗教信仰自由等,可以发现绝大部分都不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如果就事论事,政府未必没有妥协的可能,不至于导致对独立的追求;只有一项,双方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那就是政府阻止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与崇拜。
客观地说,中国政府其实并不反对藏传佛教本身,不然也就不会在西藏重修大量的寺庙,养着大批的僧侣了;但是藏传佛教的特殊点在于,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段,通过活佛转世理论,藏传佛教的领袖们成功地将佛教中对佛的信仰,转移到对“活佛”——一个被无限神化的人的信仰,实际上也就是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而历代达赖喇嘛则是长期以来藏传佛教中最有影响力的活佛。
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制度是否符合佛教的本意,学术上可能会有争议,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这种对人的无限神化与崇拜,对世俗政权、对现代政治制度的冲击,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佛教本身来说,“佛”是纯粹精神世界的,“佛”本身是完美无缺的,不会对尘世进行干涉,所以对世俗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威胁。支持佛教、至少是不干涉佛教,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来说,不会有任何分歧和问题。而藏传佛教中信仰的“活佛”,其本质却是一个人,一个被无限神化、无限崇拜的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更重要的是,他是有立场与政治观点的,而他的不完美处与政治立场,就不可避免地误导万千信徒。与这样的活佛共同存在,任何世俗政权,不管是专制政权还是民选政权,都将没有独立的权威,在观点存在冲突的情况下除了听命于活佛之外别无选择。换言之,不管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还是未来可能的自治状态,活佛转世制度与现代意义的世俗政权几乎无法并存。
很多支持西藏“高度自治”或“独立”的人,以在藏区实现民主制度作为理由;其实在藏传佛教目前的发展状态下,活佛的存在与现代民选制度南辕北辙,无法共存。只要对一个神化的人的信仰继续存在,任何世俗政权都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实质性的政教分离也就不可能实现。
整个藏民族,对达赖喇嘛的依赖就像儿童对父亲的依赖,我不怀疑,如果达赖喇嘛支持谁,绝大多数的藏人都会支持谁;如果达赖喇嘛反对某个人和某件事,那么绝大部分藏民都会跟着反对,这种情况下民意、民选从何谈起?没有任何意义。有人说,绝对相信达赖喇嘛的人品,不会对自治政府带来影响;但我说,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思想,同样不符合现代政治制度的精神。这一代的达赖喇嘛就算是如他们所说,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尊重宗教信仰,是否就一定要尊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政教合一或仅仅是形式上的政教分离?
2. 暴涨的民族主义
达兰萨拉和西方媒体指责海外华人都被中共洗脑,但是这种洗脑境内藏人也都经历过,共产党的洗脑其实并不高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相对于达赖喇嘛对西方民众的洗脑技巧,那是地与天的差别,中共的洗脑技巧形如儿戏。反而是藏人,从小就接受宗教的洗脑,对达赖喇嘛几乎没有任何保留地进行崇拜,对他真真假假的话语毫无保留地信任;而且从感情上也不希望达赖喇嘛受到任何指责。对比一下,哪个汉人对共产党有这样的虔诚?到底是谁被洗脑,一目了然。
在唯色的博客上,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屏蔽奥运火炬在巴黎被冲击的场景冷嘲热讽,他们就没有想到,政府这样做何尝不是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制,是为了消除很可能爆发的更大规模民族冲突?知道享受了新闻自由一点不漏看到这些场景的海外华人是什么感受吗?屈辱!愤怒!对奥运圣火的干扰已经不仅仅针对中国政府。甚至于有西藏独立的支持者声称要让中国人从污辱的隧道中钻过去。藏人在为自身受到的委屈进行和平抗议、暴力宣泄、要死要活地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对整个中国的伤害?面对这场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羞辱,很多华人和留学生自发地参与到奥运圣火的保护行列,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其它城市开车赶到圣火经过的城市。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藏人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专制的好处和坏处,有时候新闻封锁也不完全是坏事。
本次西藏事件,达兰萨拉利用奥运年的机会,采用“以战促和”的政治策略在战略思想上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是在实际的执行上很多地方做过了头,具体的战术上很多地方值得商榷。达赖喇嘛宣称的中间道路,前提应该是民族和解,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消除敌意。但是本次对拉萨汉人的暴力,对奥运的干扰,不仅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民族仇恨进一步加深。对海外的汉人来说,普遍同情中国政府在此次冲突中的处境,左右不是人,一步步落入对手的陷阱,执行着没有选择的选择,最后还被扣上一个屎盆子,受尽羞辱。事实上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可以跟着起起哄,但和解还是汉人与部分藏人的和解,西方人能够起到的实质作用非常有限。在中国人看来,西方人对西藏问题的复杂性几乎一无所知,连他们本国人写作的西藏问题学术专著都几乎没有人看过,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一个渠道——尊敬的达赖喇嘛、令人同情的达兰萨拉。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达兰萨拉利用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信仰,发起本次战斗,可是却引起了范围更广的汉民族主义,进一步加大了西藏问题的解决难度。来自民间的声音是政府太软弱,太看重奥运会的象征意义,太看重国际压力,以至于一开始没有采用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导致事态扩大并恶化,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藏人参与进来,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羞辱。虽然一个专制的政府不完全受制于民意,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在这种彼此敌意加深、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和谈更加没有希望。后面会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呢?更大规模的示威?更多的暴力冲突?更强硬的武力镇压?民族间的仇杀?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不知道他代表了多少藏人的声音,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这些活动带给境内藏人的苦难,抑或是仅仅考虑境外藏人的利益。
达赖喇嘛几十年的斗争是为了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为了让境内的藏人能够不受阻扰地信仰他,可是,若是因为他的努力,反而令境内藏人的处境恶化,不知达赖喇嘛会做何想。
3. 妥协的方向
假设北京与达兰萨拉的领导人施展“大智慧”解决了双方的敌意问题,和谈的方向是什么?支持达赖喇嘛的藏人或许都会不加思考地认可“大藏区”的“高度自治”方案,其实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可实现性的方案。且不说中国是否允许将1/4的国土交给达赖喇嘛“自治”,单就大藏区与中国其它地区漫长而又无法控制的边界,复杂的多民族混居等问题来看,都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很多藏人出于对精神领袖的绝对崇拜,从来不怀疑该方案是否可实施,不加分析地将“没有诚意”的罪责推给中国政府,实在是有失偏颇。而且和谈的双方有很强的不信任感,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一语道破:“我们先求自治,然后把中国人赶走。”,中国政府相信,这将是达兰萨拉多数流亡藏人的真实想法,在高度自治的情况下,民意更无法控制,这种情况下,指责中国政府是和谈无法进行的原因是否站得住脚?
在我看来,双方若需将和谈进行下去,各自都需退后一大步,作出妥协;而且达赖喇嘛的诚意必须让中国政府产生足够的信任。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我考虑的最终妥协方案主要有两个:
方案1、参照美、加两国对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安置方法,在西藏或青海设置一到两个中等规模的保留区,保留区相对封闭,不受外部文化冲击,保留区内保存纯粹的藏族传统文化,传统宗教,传统生活习俗,通常情况下不批准其它民族向保留区的移民。为保留区制定专门的法律,保留区自成体系,自我管理,不给政府纳税也不依赖于政府的经济援助。保留区以藏语作为官方语言。原则上,最发达,并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能够给予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政策,中国政府也应该尽可能给予藏族保留区。
希望保持传统生活,拒绝外部文化冲击,拒绝与外族融合的藏民集中迁往保留区,由政府提供一次性的安置费用。
保留区之外的藏区,维持现有的政治体制,并由达赖喇嘛配合展开全面的宗教改革。取消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汉藏平等,公平竞争,不强推也不阻止民族融合。从此以后汉藏两族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藏人不以少数民族自居,藏区汉人也不要抱怨自己是二等公民。
方案2、在全藏区进行宗教改革的同时,在西藏或其它藏区设置一个小型的特别行政区,作为西藏自治政体改革的实验田,可采用民选的政治体制,或初期民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由达赖喇嘛提名境内藏人并由中央批准的方式,但行政元首最终都需要由中央认可。特别行政区支持有限度的言论自由,从法律上禁止民族分裂言论、民族歧视言论、以及易于引发民族冲突的言论。对历史上1959、1989、2008年的事件一律使用中性词汇:分歧、冲突、出走…
特别行政区的设立,需要考虑地理上的可封闭性,以减少边防的管理难度,可参考香港的情况。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孕育成熟之后,可以根据地理情况与管理的难度因素考虑向部分其它藏区移植,但不能设立时间表。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1: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藏传佛教与西藏问题
    ——一个汉人眼中的藏区冲突与西藏的前途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1. 藏传佛教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了

如果达赖喇嘛不主动的、心甘情愿地对藏传佛教进行宗教改革,西藏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希望。

分析本次藏区冲突的起因和藏人的政治诉求:西藏文化的保护、汉人移民、宗教信仰自由等,可以发现绝大部分都不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如果就事论事,政府未必没有妥协的可能,不至于导致对独立的追求;只有一项,双方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那就是政府阻止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与崇拜。

客观地说,中国政府其实并不反对藏传佛教本身,不然也就不会在西藏重修大量的寺庙,养着大批的僧侣了;但是藏传佛教的特殊点在于,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段,通过活佛转世理论,藏传佛教的领袖们成功地将佛教中对佛的信仰,转移到对“活佛”——一个被无限神化的人的信仰,实际上也就是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而历代达赖喇嘛则是长期以来藏传佛教中最有影响力的活佛。

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制度是否符合佛教的本意,学术上可能会有争议,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这种对人的无限神化与崇拜,对世俗政权、对现代政治制度的冲击,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佛教本身来说,“佛”是纯粹精神世界的,“佛”本身是完美无缺的,不会对尘世进行干涉,所以对世俗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威胁。支持佛教、至少是不干涉佛教,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来说,不会有任何分歧和问题。而藏传佛教中信仰的“活佛”,其本质却是一个人,一个被无限神化、无限崇拜的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更重要的是,他是有立场与政治观点的,而他的不完美处与政治立场,就不可避免地误导万千信徒。与这样的活佛共同存在,任何世俗政权,不管是专制政权还是民选政权,都将没有独立的权威,在观点存在冲突的情况下除了听命于活佛之外别无选择。换言之,不管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还是未来可能的自治状态,活佛转世制度与现代意义的世俗政权几乎无法并存。

很多支持西藏“高度自治”或“独立”的人,以在藏区实现民主制度作为理由;其实在藏传佛教目前的发展状态下,活佛的存在与现代民选制度南辕北辙,无法共存。只要对一个神化的人的信仰继续存在,任何世俗政权都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实质性的政教分离也就不可能实现。

整个藏民族,对达赖喇嘛的依赖就像儿童对父亲的依赖,我不怀疑,如果达赖喇嘛支持谁,绝大多数的藏人都会支持谁;如果达赖喇嘛反对某个人和某件事,那么绝大部分藏民都会跟着反对,这种情况下民意、民选从何谈起?没有任何意义。有人说,绝对相信达赖喇嘛的人品,不会对自治政府带来影响;但我说,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思想,同样不符合现代政治制度的精神。这一代的达赖喇嘛就算是如他们所说,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尊重宗教信仰,是否就一定要尊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政教合一或仅仅是形式上的政教分离?

2. 暴涨的民族主义
达兰萨拉和西方媒体指责海外华人都被中共洗脑,但是这种洗脑境内藏人也都经历过,共产党的洗脑其实并不高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相对于达赖喇嘛对西方民众的洗脑技巧,那是地与天的差别,中共的洗脑技巧形如儿戏。反而是藏人,从小就接受宗教的洗脑,对达赖喇嘛几乎没有任何保留地进行崇拜,对他真真假假的话语毫无保留地信任;而且从感情上也不希望达赖喇嘛受到任何指责。对比一下,哪个汉人对共产党有这样的虔诚?到底是谁被洗脑,一目了然。

在唯色的博客上,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屏蔽奥运火炬在巴黎被冲击的场景冷嘲热讽,他们就没有想到,政府这样做何尝不是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制,是为了消除很可能爆发的更大规模民族冲突?知道享受了新闻自由一点不漏看到这些场景的海外华人是什么感受吗?屈辱!愤怒!对奥运圣火的干扰已经不仅仅针对中国政府。甚至于有西藏独立的支持者声称要让中国人从污辱的隧道中钻过去。藏人在为自身受到的委屈进行和平抗议、暴力宣泄、要死要活地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对整个中国的伤害?面对这场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羞辱,很多华人和留学生自发地参与到奥运圣火的保护行列,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其它城市开车赶到圣火经过的城市。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藏人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专制的好处和坏处,有时候新闻封锁也不完全是坏事。

本次西藏事件,达兰萨拉利用奥运年的机会,采用“以战促和”的政治策略在战略思想上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是在实际的执行上很多地方做过了头,具体的战术上很多地方值得商榷。达赖喇嘛宣称的中间道路,前提应该是民族和解,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消除敌意。但是本次对拉萨汉人的暴力,对奥运的干扰,不仅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民族仇恨进一步加深。对海外的汉人来说,普遍同情中国政府在此次冲突中的处境,左右不是人,一步步落入对手的陷阱,执行着没有选择的选择,最后还被扣上一个屎盆子,受尽羞辱。事实上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可以跟着起起哄,但和解还是汉人与部分藏人的和解,西方人能够起到的实质作用非常有限。在中国人看来,西方人对西藏问题的复杂性几乎一无所知,连他们本国人写作的西藏问题学术专著都几乎没有人看过,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一个渠道——尊敬的达赖喇嘛、令人同情的达兰萨拉。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达兰萨拉利用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信仰,发起本次战斗,可是却引起了范围更广的汉民族主义,进一步加大了西藏问题的解决难度。来自民间的声音是政府太软弱,太看重奥运会的象征意义,太看重国际压力,以至于一开始没有采用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导致事态扩大并恶化,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藏人参与进来,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羞辱。虽然一个专制的政府不完全受制于民意,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在这种彼此敌意加深、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和谈更加没有希望。后面会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呢?更大规模的示威?更多的暴力冲突?更强硬的武力镇压?民族间的仇杀?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不知道他代表了多少藏人的声音,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这些活动带给境内藏人的苦难,抑或是仅仅考虑境外藏人的利益。

达赖喇嘛几十年的斗争是为了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为了让境内的藏人能够不受阻扰地信仰他,可是,若是因为他的努力,反而令境内藏人的处境恶化,不知达赖喇嘛会做何想。

3. 妥协的方向
假设北京与达兰萨拉的领导人施展“大智慧”解决了双方的敌意问题,和谈的方向是什么?支持达赖喇嘛的藏人或许都会不加思考地认可“大藏区”的“高度自治”方案,其实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可实现性的方案。且不说中国是否允许将1/4的国土交给达赖喇嘛“自治”,单就大藏区与中国其它地区漫长而又无法控制的边界,复杂的多民族混居等问题来看,都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很多藏人出于对精神领袖的绝对崇拜,从来不怀疑该方案是否可实施,不加分析地将“没有诚意”的罪责推给中国政府,实在是有失偏颇。而且和谈的双方有很强的不信任感,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一语道破:“我们先求自治,然后把中国人赶走。”,中国政府相信,这将是达兰萨拉多数流亡藏人的真实想法,在高度自治的情况下,民意更无法控制,这种情况下,指责中国政府是和谈无法进行的原因是否站得住脚?

在我看来,双方若需将和谈进行下去,各自都需退后一大步,作出妥协;而且达赖喇嘛的诚意必须让中国政府产生足够的信任。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我考虑的最终妥协方案主要有两个:
方案1、参照美、加两国对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安置方法,在西藏或青海设置一到两个中等规模的保留区,保留区相对封闭,不受外部文化冲击,保留区内保存纯粹的藏族传统文化,传统宗教,传统生活习俗,通常情况下不批准其它民族向保留区的移民。为保留区制定专门的法律,保留区自成体系,自我管理,不给政府纳税也不依赖于政府的经济援助。保留区以藏语作为官方语言。原则上,最发达,并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能够给予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政策,中国政府也应该尽可能给予藏族保留区。
希望保持传统生活,拒绝外部文化冲击,拒绝与外族融合的藏民集中迁往保留区,由政府提供一次性的安置费用。
保留区之外的藏区,维持现有的政治体制,并由达赖喇嘛配合展开全面的宗教改革。取消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汉藏平等,公平竞争,不强推也不阻止民族融合。从此以后汉藏两族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藏人不以少数民族自居,藏区汉人也不要抱怨自己是二等公民。

方案2、在全藏区进行宗教改革的同时,在西藏或其它藏区设置一个小型的特别行政区,作为西藏自治政体改革的实验田,可采用民选的政治体制,或初期民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由达赖喇嘛提名境内藏人并由中央批准的方式,但行政元首最终都需要由中央认可。特别行政区支持有限度的言论自由,从法律上禁止民族分裂言论、民族歧视言论、以及易于引发民族冲突的言论。对历史上1959、1989、2008年的事件一律使用中性词汇:分歧、冲突、出走…
特别行政区的设立,需要考虑地理上的可封闭性,以减少边防的管理难度,可参考香港的情况。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孕育成熟之后,可以根据地理情况与管理的难度因素考虑向部分其它藏区移植,但不能设立时间表。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11: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来自一个汉人的不同声音,与藏族同胞讨论之后,我才会贴到海外华人的社区。

藏传佛教与西藏问题
    ——一个汉人眼中的藏区冲突与西藏的前途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1. 藏传佛教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了

如果达赖喇嘛不主动的、心甘情愿地对藏传佛教进行宗教改革,西藏问题的解决几乎没有希望。

分析本次藏区冲突的起因和藏人的政治诉求:西藏文化的保护、汉人移民、宗教信仰自由等,可以发现绝大部分都不是不可调和的因素,如果就事论事,政府未必没有妥协的可能,不至于导致对独立的追求;只有一项,双方几乎没有调和的可能,此次事件中也成为了直接的导火索,那就是政府阻止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与崇拜。

客观地说,中国政府其实并不反对藏传佛教本身,不然也就不会在西藏重修大量的寺庙,养着大批的僧侣了;但是藏传佛教的特殊点在于,在历史的某一个时间段,通过活佛转世理论,藏传佛教的领袖们成功地将佛教中对佛的信仰,转移到对“活佛”——一个被无限神化的人的信仰,实际上也就是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而历代达赖喇嘛则是长期以来藏传佛教中最有影响力的活佛。

藏传佛教中的活佛转世制度是否符合佛教的本意,学术上可能会有争议,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是这种对人的无限神化与崇拜,对世俗政权、对现代政治制度的冲击,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佛教本身来说,“佛”是纯粹精神世界的,“佛”本身是完美无缺的,不会对尘世进行干涉,所以对世俗政权也不会有任何威胁。支持佛教、至少是不干涉佛教,对今天的中国政府来说,不会有任何分歧和问题。而藏传佛教中信仰的“活佛”,其本质却是一个人,一个被无限神化、无限崇拜的人,只要是人,就不会是完美无缺的;更重要的是,他是有立场与政治观点的,而他的不完美处与政治立场,就不可避免地误导万千信徒。与这样的活佛共同存在,任何世俗政权,不管是专制政权还是民选政权,都将没有独立的权威,在观点存在冲突的情况下除了听命于活佛之外别无选择。换言之,不管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中,还是未来可能的自治状态,活佛转世制度与现代意义的世俗政权几乎无法并存。

很多支持西藏“高度自治”或“独立”的人,以在藏区实现民主制度作为理由;其实在藏传佛教目前的发展状态下,活佛的存在与现代民选制度南辕北辙,无法共存。只要对一个神化的人的信仰继续存在,任何世俗政权都无法正常行使功能,实质性的政教分离也就不可能实现。

整个藏民族,对达赖喇嘛的依赖就像儿童对父亲的依赖,我不怀疑,如果达赖喇嘛支持谁,绝大多数的藏人都会支持谁;如果达赖喇嘛反对某个人和某件事,那么绝大部分藏民都会跟着反对,这种情况下民意、民选从何谈起?没有任何意义。有人说,绝对相信达赖喇嘛的人品,不会对自治政府带来影响;但我说,这种完全依赖于一个人的思想,同样不符合现代政治制度的精神。这一代的达赖喇嘛就算是如他们所说,下一代呢?再下一代呢?尊重宗教信仰,是否就一定要尊重从中世纪延续下来的政教合一或仅仅是形式上的政教分离?

2. 暴涨的民族主义
达兰萨拉和西方媒体指责海外华人都被中共洗脑,但是这种洗脑境内藏人也都经历过,共产党的洗脑其实并不高明,没有那么大的威力。相对于达赖喇嘛对西方民众的洗脑技巧,那是地与天的差别,中共的洗脑技巧形如儿戏。反而是藏人,从小就接受宗教的洗脑,对达赖喇嘛几乎没有任何保留地进行崇拜,对他真真假假的话语毫无保留地信任;而且从感情上也不希望达赖喇嘛受到任何指责。对比一下,哪个汉人对共产党有这样的虔诚?到底是谁被洗脑,一目了然。

在唯色的博客上,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屏蔽奥运火炬在巴黎被冲击的场景冷嘲热讽,他们就没有想到,政府这样做何尝不是对国内民族主义的压制,是为了消除很可能爆发的更大规模民族冲突?知道享受了新闻自由一点不漏看到这些场景的海外华人是什么感受吗?屈辱!愤怒!对奥运圣火的干扰已经不仅仅针对中国政府。甚至于有西藏独立的支持者声称要让中国人从污辱的隧道中钻过去。藏人在为自身受到的委屈进行和平抗议、暴力宣泄、要死要活地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对整个中国的伤害?面对这场近几十年来对中国、对中华民族的最大羞辱,很多华人和留学生自发地参与到奥运圣火的保护行列,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其它城市开车赶到圣火经过的城市。这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藏人应该更加客观地看待专制的好处和坏处,有时候新闻封锁也不完全是坏事。

本次西藏事件,达兰萨拉利用奥运年的机会,采用“以战促和”的政治策略在战略思想上或许是一个选择,但是在实际的执行上很多地方做过了头,具体的战术上很多地方值得商榷。达赖喇嘛宣称的中间道路,前提应该是民族和解,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消除敌意。但是本次对拉萨汉人的暴力,对奥运的干扰,不仅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令民族仇恨进一步加深。对海外的汉人来说,普遍同情中国政府在此次冲突中的处境,左右不是人,一步步落入对手的陷阱,执行着没有选择的选择,最后还被扣上一个屎盆子,受尽羞辱。事实上西藏问题上西方人可以跟着起起哄,但和解还是汉人与部分藏人的和解,西方人能够起到的实质作用非常有限。在中国人看来,西方人对西藏问题的复杂性几乎一无所知,连他们本国人写作的西藏问题学术专著都几乎没有人看过,所有的认知几乎都来自一个渠道——尊敬的达赖喇嘛、令人同情的达兰萨拉。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达兰萨拉利用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信仰,发起本次战斗,可是却引起了范围更广的汉民族主义,进一步加大了西藏问题的解决难度。来自民间的声音是政府太软弱,太看重奥运会的象征意义,太看重国际压力,以至于一开始没有采用强硬手段进行镇压,导致事态扩大并恶化,更多的地区更多的藏人参与进来,反而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羞辱。虽然一个专制的政府不完全受制于民意,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在这种彼此敌意加深、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和谈更加没有希望。后面会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呢?更大规模的示威?更多的暴力冲突?更强硬的武力镇压?民族间的仇杀?没完没了的相互指责?
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公开说:“只有武力,才能迫使中国人离开西藏”,“恐怖活动可以用最低成本获得最大效果,不知道他代表了多少藏人的声音,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这些活动带给境内藏人的苦难,抑或是仅仅考虑境外藏人的利益。

达赖喇嘛几十年的斗争是为了改善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为了让境内的藏人能够不受阻扰地信仰他,可是,若是因为他的努力,反而令境内藏人的处境恶化,不知达赖喇嘛会做何想。

3. 妥协的方向
假设北京与达兰萨拉的领导人施展“大智慧”解决了双方的敌意问题,和谈的方向是什么?支持达赖喇嘛的藏人或许都会不加思考地认可“大藏区”的“高度自治”方案,其实这是一个根本没有可实现性的方案。且不说中国是否允许将1/4的国土交给达赖喇嘛“自治”,单就大藏区与中国其它地区漫长而又无法控制的边界,复杂的多民族混居等问题来看,都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很多藏人出于对精神领袖的绝对崇拜,从来不怀疑该方案是否可实施,不加分析地将“没有诚意”的罪责推给中国政府,实在是有失偏颇。而且和谈的双方有很强的不信任感,达赖的弟弟丹增曲杰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一语道破:“我们先求自治,然后把中国人赶走。”,中国政府相信,这将是达兰萨拉多数流亡藏人的真实想法,在高度自治的情况下,民意更无法控制,这种情况下,指责中国政府是和谈无法进行的原因是否站得住脚?

在我看来,双方若需将和谈进行下去,各自都需退后一大步,作出妥协;而且达赖喇嘛的诚意必须让中国政府产生足够的信任。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我考虑的最终妥协方案主要有两个:
方案1、参照美、加两国对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安置方法,在西藏或青海设置一到两个中等规模的保留区,保留区相对封闭,不受外部文化冲击,保留区内保存纯粹的藏族传统文化,传统宗教,传统生活习俗,通常情况下不批准其它民族向保留区的移民。为保留区制定专门的法律,保留区自成体系,自我管理,不给政府纳税也不依赖于政府的经济援助。保留区以藏语作为官方语言。原则上,最发达,并以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能够给予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政策,中国政府也应该尽可能给予藏族保留区。
希望保持传统生活,拒绝外部文化冲击,拒绝与外族融合的藏民集中迁往保留区,由政府提供一次性的安置费用。
保留区之外的藏区,维持现有的政治体制,并由达赖喇嘛配合展开全面的宗教改革。取消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汉藏平等,公平竞争,不强推也不阻止民族融合。从此以后汉藏两族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藏人不以少数民族自居,藏区汉人也不要抱怨自己是二等公民。

方案2、在全藏区进行宗教改革的同时,在西藏或其它藏区设置一个小型的特别行政区,作为西藏自治政体改革的实验田,可采用民选的政治体制,或初期民选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由达赖喇嘛提名境内藏人并由中央批准的方式,但行政元首最终都需要由中央认可。特别行政区支持有限度的言论自由,从法律上禁止民族分裂言论、民族歧视言论、以及易于引发民族冲突的言论。对历史上1959、1989、2008年的事件一律使用中性词汇:分歧、冲突、出走…
特别行政区的设立,需要考虑地理上的可封闭性,以减少边防的管理难度,可参考香港的情况。特别行政区的政治体制孕育成熟之后,可以根据地理情况与管理的难度因素考虑向部分其它藏区移植,但不能设立时间表。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10, 11: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达赖喇嘛:如中共撤军藏人应停止抗议
4月6日,西藏藏传佛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向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发出了一条讯息,即中共如果从西藏撤出军队的话,藏人应该停止抗议活动。

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为被中共杀害的藏人以及为恢复西藏的和平举行了祈祷会。之后他在集会上发表讲话说,他为中共当局使用暴力镇压藏人的和平抗议深感痛心和忧虑。

达赖喇嘛向流亡藏人们指出,他们的抗议活动可能会被中共解释为“暴力” ,他呼吁他们保持格外的警惕,并表示他的讯息应该传达世界上每一个藏人。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Samdhong Rinpoche)说:“达赖喇嘛的基本信息是,如果中共注意倾听世界上关于停止暴力的呼吁,并撤出军队,那么西藏人民也应该停止目前的抗议活动。”

桑东仁波还表示,最近发生的抗议活动显示出藏人遭受的困顿和挫折。他补充说,这些抗议活动粉碎了中共关于藏人过着繁荣而满意的生活的宣传。

Post by namma on 2008, April 9, 8: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达赖喇嘛不过是一个宗教人士,有什么权利参与政治管理?现在的世界早就政教分离了。另外,如果达赖真的和平主义者,他就应该谴责这次抢、杀事件。他做了吗?!不会,因为这是他希望看到的。
不要把他当成神,他是人。从他以前再西藏的所做所为,他有什么权利领导西藏人民?!是不是还想回到以前的农奴制度?
他现在发现离自己的梦想王国越来越远,已变的歇斯底里,从最近的讲话就可以看出。
披着为西藏,为宗教,为人民,虚伪的伪装,在迎合西方某些反华势力的需求
现在的他,似乎又神奇了,又变成了,精神领袖了
其实,他什么也不是,因为他现在连做僧人的资格都没有了。
西藏从古至今都是属于中华!!
她不属于农奴主、虚伪的假僧人!!!

Post by 喇嘛 on 2008, April 9, 1: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原来长平的这篇《西藏,真相与民主主义情绪》并非发表在难度《南方都市报》上,而是发表在《金融时报》上,请唯色女士予以澄清。

《南方都市报》再度来函,声明如下:

《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发表的《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一文并非南方都市报或南都周刊授权发表,不代表南方都市报或南都周刊的立场。网友发表的相关贴子及言论,系建立在虚假事实基础上的不当评论,严重侵害了南方都市报、南都都刊的名誉。

为澄清事实、消除影响,所有转载的网站应该立即删除相关的贴子,请立即停止转载,删除相关言论,否则后果自负!

本站也将删除将《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个人言论与《南方都市报》或《南都周刊》等同的贴子!

事实是英国《金融时报》刊发此文,作者长平,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外滩画报》副总编辑,现为《南都周刊》副总编辑。  《南都周刊》为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南方都市报出品。

作者在《金融时报》发表此文时,声明自己身份为《南都周刊》副总编辑,但仅代表个人言论

Post by 李自力 on 2008, April 9, 10: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中华民族确实有过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但现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消失;反而现在中华民族领土上蔓延着另一种文化,那就是:谎言、假烟、假酒、假食品、假学术。。。。。还有当今汉人文化里占居主导地位的是“骂”人文化,你们的脑子被洗的很干净,你们只会哄、叫;你们只会骂台湾、西藏;台湾人民还有权利投一票,你们有吗?整天打、杀,你们的主子高兴了会让你们拼命,你们主子不高兴了会给你们敷衍几句。

Post by 丹巴伦珠 on 2008, April 8, 7: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中华民族确实有过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但现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消失;反而现在中华民族领土上蔓延着另一种文化,那就是:谎言、假烟、假酒、假食品、假学术。。。。。还有当今汉人文化里占居主导地位的是“骂”人文化,你们的脑子被洗的很干净,你们只会哄、叫;你们只会骂台湾、西藏;台湾人民还有权利投一票,你们有吗?整天说打、杀,你们的主子高兴了会让你们拼命,你们主子不高兴了给你们敷衍几句。

Post by 丹巴伦珠 on 2008, April 8, 1: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西藏问题,其实质是与中国相关的西藏的政 治地位的问题,是一个民族主义的冲突问题。西藏问题是一个矛盾的两面:一面是民族(西藏)自决和独.立的权利;另一面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维护其领土完整的权利。

        类似的民族冲突没有简单的答案。国际社会在此问题上也没有达成一致:一个民族什么时候可以正当地要求自决,或一个多民族国家什么时候有权阻止其分离。目前的联合国宪章对此的规定也含糊不清。第一条第二款说,联合国的目的是保证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但第二条第七款说本宪章不得认为授权联合国干涉在本质上属于任何国家国内管辖之事件。

        在这个典型的民族冲突中,中国政.府和达赖对领土控制的斗争,伴随着各自对历史和当代事件的表述的斗争。双方(包括他们的外国支持者们)定期用带着高度感情色彩,通常也是没有诚意的词汇来描述历史事件,影响国际认知并为他们的事业赢得同情。历史是主战场,双方用政 治辞藻不透明地修饰冲突的事实,以至事实含糊不清。有兴趣的观察者们被相互矛盾的控诉和反控诉淹没,即使是专家也极难不偏不倚、客观地评价该冲突。

Post by Alfa on 2008, April 8, 10: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有意思,我说话博主就不让说,这位纽约藏人说话就是一字千金悉数上台。言论自由何在?您这一亩三分地耕得真是细致,激烈反对的声音全放不出来,就听有人在那给你们的思想唱赞歌,就得说你们好话才行,就得软弱的表示中立才行。说别人什么什么民族主义,拿民族主义说事的就恰好是你们!你们表面平和的文字下全是肮脏的煽动民族主义的思想!

Post by haha on 2008, April 8, 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唯色,你我通过朋友相识并为西藏失学儿童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在美国,3月14日以后,我一直关注西藏问题,有些事情我想找到答案,因此想到你,在网上查到你的博客。
因为了解你,而相信你描述的西藏状况,然而在这里所描述甘孜州发生的事件与天涯杂谈有出入,让我对你信任度降低。我虽然在美国,但祖国经历过的每一事件,我们都有参与,以前的民主运动深入侨民之心,而后侨民们因那些民主运动领袖们负面影响而远离;以前很多人对法轮功有同情感,后因他们胡说八道被侨民深恶痛绝。我多么希望你如你的血统一样,非常公正地阐述一些事情,这样,你在我们的心中得到敬重,当然,这是我的希望,一个把你看得很重的人的希望。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与达赖喇嘛擦身而过,我也是信佛之人,我被青海活佛和星云佛师分别注持过,我曾经为达赖喇嘛主动与中国政府谈判的新闻高兴过,我说这些,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但是,我要说的是,不管我有多关心藏胞,我认为这次藏胞做错了,北京奥运不只是国内13亿人的事情,也是我们在海外华人的事情,这本是全世界华人共襄盛举之事,现在搞得一团糟,藏胞现在很难被原谅,当矛盾对立,激化,你们拿什么与中国政府谈判?当然,我的观点与其他中国人一样,西藏绝对不能独立出去。

Post by 名字而已 on 2008, April 8, 1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为什么我在西藏看到的却不是这样的呢?有本事就把我这段话放出来

Post by XIZANGDANGDIREN on 2008, April 7, 11: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

长平    《南方都市报》

2008年4月3日 星期四 拉萨事件发生以后,小道消息迅速传开,但是国内媒体照例噤声。连续几天,各家媒体上都只有西藏自治区负责人的简短通报和谈话。通报中,对于事件的描述只有一句:“近日,拉萨极少数人进行打、砸、抢、烧破坏活动。”相当于一个标题新闻。民众从谈话对dl集团的严厉谴责中,已经知道此事非同小可,自然愿闻其详。依循过去的经验,很多人通过境外媒体来获取更多消息。此时,几个揭露境外媒体虚假报道的帖子和视频却在网上流传开来,很快就酿成了一场中国民众愤怒声讨西方媒体的网络事件,出现了一些命名为“反CNN”、“反BBC”、“反美国之音”的网站。

根据网民搜集的材料,包括德国、美国、英国和印度在内的一些国家的媒体对拉萨事件的报道中出现了明显的事实错误。从新闻职业规范来看,有些错误非常低级,甚至有刻意误导的嫌疑。尽管有几家媒体进行了道歉和更正,但是失实新闻造成的伤害既成事实,难以得到中国民众的谅解。跟任何虚假新闻一样,这个伤害首先指向媒体自身的公信力,一万个真实也挽救不了一个谎言。在此事的后续报道中,在将来的其他重大事件中,倘或中国媒体同样不能自由报道,而境外媒体又变得面目可疑,那么真相从何处来呢?

一些揭露境外媒体虚假报道的网民宣称,他们要用行动让世人看到拉萨事件的真相。这个说法逻辑不通,因为他们的行动只能让人看见西方媒体报道不实的这个真相。拉萨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中国人看到的只有政府在封锁消息几天之后统一发布的新闻。对于任何来源单一的垄断性新闻发布,我不敢说它是假的,但是也不能确认它是真的。事实上,境外媒体大多称之为“中国政府精心编织的真相”。随后政府组织外国记者赴藏采访,他们的报道大多也没有翻译过来。由于声讨西方媒体热浪当头,即便翻译过来也没多少人相信。

愤怒仍在扩散。尽管“反CNN”网站声明,“我们并不反对媒体本身,我们只反对某些媒体的不客观报道;我们并不反对西方人民,但是我们反对偏见”,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很多网民走到了相反的方向,甚至一开始就站在相反的方向:他们并不真的在乎新闻的客观公正,而在乎媒体本身的立场;偏见未必是不能接受的,关键是看你偏向哪一边。如果真的站在新闻价值的立场,那么他们就不会仅仅揭露西方媒体的虚假报道,而且应该质疑中国政府对消息源和国内媒体的双重控制。毫无疑问,后者对新闻价值的伤害更甚于前者。正如已经发生的事实,对个体媒体虚假报道的矫正相对容易,几个耐心细致的中国网民就可以做到;对新闻控制的抗议面对的是国家权力,全世界都徒唤奈何。

一些中国民众已经看到,虚假报道和偏见并不是最可怕的,只要有一个开放的舆论环境,允许充分的揭示和讨论,它们就有走向真相和公义的机会。这次网民对于境外媒体的成功反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最早发现问题并及时反应的,是海外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制作的揭发图像在BBS上自由流传,也在 Youtube这样的著名网站上火热播放。假如这些网络媒体都受到限制,那么揭发进程就会遇到很多困难。

这些虚假报道对新闻价值的最大伤害,在于让很多人进一步放弃了对客观公正的信赖,而选择了狭隘民族主义立场。他们从中得出结论说,普世价值都是骗人的玩意儿,只有国家利益的你争我夺。他们甚至以此为依据说,撒谎也是一种“国际惯例”,从而对自己身边或者历史上的谎言予以谅解。当然,一些人本来就是这样想的,这次媒体事件让他们又找到一个证据,从而去对别人宣讲而已。

但是我也看到,有很多中国人借此机会进行了更广泛的讨论和更深入的思考。他们发现,西方人对中国的偏见,源自一种居高临下的文化优越感。那么应该警惕的是,汉人在面对少数民族时,有没有这样一种由文化优越感而导致的偏见呢?西方人对中国的歪曲报道,源自不愿意倾听和了解,沉迷于萨义德说的那种东方主义想象,那么我们对少数民族又如何呢?如果我们以民族主义为武器来反抗西方,那么怎样说服少数民族放弃民族主义,加入到主流的国家建设中来呢?dl喇嘛要求政府对他重新评价,那么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除了官方的定性之外,能不能允许媒体自由讨论以进一步揭示真相?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7, 10: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你个瓜婆娘!妈的为什么不让我发表评论呀:达赖喇嘛就一政治和尚,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处打砸难道还是和平呀?简直他妈的扯蛋,你有不同意见可以和平游行呀,干嘛要杀人放火呀?

Post by 你个瓜婆娘! on 2008, April 7, 7: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妈的为什么不让我发表评论呀:达赖喇嘛就一政治和尚,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处打砸难道还是和平呀?简直他妈的扯蛋,你有不同意见可以和平游行呀,干嘛要杀人放火呀?

Post by 达赖喇嘛=政治和尚 on 2008, April 7, 7: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达赖喇嘛就一政治和尚,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处打砸难道还是和平呀?简直他妈的扯蛋,你有不同意见可以和平游行呀,干嘛要杀人放火呀?

Post by 达赖喇嘛是政治和尚 on 2008, April 7, 7: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达赖喇嘛就一政治和尚,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处打砸难道还是和平呀?简直他妈的扯蛋,你有不同意见可以和平游行呀,干嘛要杀人放火呀?

Post by 达赖喇嘛就一政治和尚 on 2008, April 7, 7: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我很难相信现代人居然说共产党是农奴专制的非政府,老神同学您脑袋抽筋了吧?就事论事和尊重历史在您这里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这里是谁的领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谈什么都得在这个框架下谈。你会说是中国入侵西藏,你会说让西藏有人权有民主他们自己决定是否独立。很好,你能在世界上找到一个无论对自己对别国都负责的民主国家出来我就认同你的观点。我一直很想知道,各位口中的藏文化究竟是什么。藏传佛教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记得曾有藏人指责我不知道不要胡说八道又说达赖喇嘛怎么怎么好。他若是真的好,当初拥护了共产党的领导又流亡,置自己几百万的信徒不顾远走他乡?他若是真的好,当初为什么不与西藏人民共同抵御所谓的侵略?你会说那是无谓的牺牲?牺牲了可以秘密指定转世活佛继承他的遗志啊,精神是不死的啊,既然可以转世轮回何必固守在一个躯壳里呢?他若是真的好,为什么不冒死潜回西藏领导人民和平抗议?有很多藏人把他比作甘地,真是可笑。甘地没有和麻原彰晃这种人互称好友,也没有接受纳粹军官的教诲,更没有民主自由的美国给他送钱。甘地是真正与印度人民共进退,放弃了待遇丰厚的律师工作披着简陋的麻布衣领着无数的印度人民绝食抗议争取独立。现在就算中共同意达赖喇嘛回家看看,他能回去吗?远离西藏这么多年,你认为回到拉萨他会健康长寿吗?你知道什么叫高原反应吗?王力雄的书里写,清朝时清政府要求西藏开放接受民主的大英帝国西藏誓死抵抗;现在呢?当初的侵略者成了西藏精神领袖的亲密盟友。转世活佛还真是与时俱进,过了一百年还真就放弃了陈腐的思想。有人就会说,西方这么多年的历练早已是民主文明之地和当年的侵略者完全不能等同,活佛先师向其求助也是情有可原。真的?我想无论是谁看到这都会觉得荒谬。西方是有民主,那是对国内的民主,而且这种民主现在也是在完善的过程中,这个过程经历了几百年都没完成。对国外他们去解放了无数国家,譬如帮伊拉克人民从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解放到了跟北朝鲜有一拼。我还真不记得活佛先师对伟大民主的美利坚和北约组织解放伊拉克有什么意见。如果他说过什么希望哪位不吝赐教。总有人拿诺贝尔和平奖说事。我没记错的话安南好像也拿了个和平奖,但他和他儿子不照样卷进了什么腐败大案?和平奖不过是个符号,对一个人的评定岂能是一奖就可以全部说明的?我无意冒犯别人的信仰,但我认为说话就把话说明白了,不管是活佛还是普通人,做事要敢做敢当拿得起放得下。活佛接受朝拜本身就是个悖论。普通人和佛是平起平坐的,凭什么佛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人的敬仰而人就应该无条件的相信佛说的一切?我不会替政府的腐败无能专制行径说什么好话,但我也不会为什么伟大的佛的错误粉饰太平。博主你愿意封就封,我就不明白上回我的发言为什么没登出来,就算是不客观不理智也要放到太阳下让大家来评判,您这一亩三分地可别搞得跟我们伟大的党似的。从现在开始我对每次在博客上的发言都做备份,如果这里发不出来我会悉数转到别的论坛。

Post by hahaha on 2008, April 7, 6: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引用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说过的话:
对达赖喇嘛的发言还是有些失望,呼吁和平的同时还不忘指责政治对手,他难道不知道中国政府在藏区进行政治高压的原因所在?
已经占据上风的达赖喇嘛,若采用更温和的口气,可能更有助于得到中国政府友善的回应。


孺子不可教也!!!

Post by TBT on 2008, April 7, 6: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我们生生世世依止的上师啊,向益西罗布行大拜礼了!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我完全赞同达赖喇嘛的想法,并为他的悲智双运所折服。
  大师指责中共的语气已经很客气了,中共还骂大师是豺狼呢。你不妨把两者对对方的态度比较一下。而且,中共又不是婴儿,还要大师来哄。
  你还不明白,中共是邪恶不讲理的,大师就算是在诚心,换来得也只是威胁和谩骂。中共高压也好,低压也罢,不是大师能左右的。等着中共的友善回应,算了吧。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April 7, 5: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西藏人的好女兒唯色您好:
       我叫格桑堅參,是西藏流亡議會議員.出來以前曾在甘孜州政協和統戰部工作過,也翻譯過您先生王力雄的一些文章.今天在您的博客里已經貼上了 達賴喇嘛告西藏同胞書,這份告西藏同胞書是以藏文草擬的,但在翻譯中出現了一些小問題,特提出如下:
1)第一點如“西藏人民视共产党为活佛”等不真实且右倾和大汉民族主义思想和行为中的"右傾'應為"左傾'.
2)第十二點"由于西藏境内的交通已被切断'應為"由于西藏與外界的交往已被切断'.當然還有一些翻譯上的問題,但由於與本意出入不大,則未提出.
      請代問您的先生好! 由他等三十位中國學者牽頭髮起的十二點建議我翻譯成藏文,在流亡社區反向極大.
    西藏流亡政府緊急情況協調小組的網址為:
stoptibetcrisis@gmail.com

Post by 格桑堅參 on 2008, April 7, 4: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wishing the sun will soon shine on the snow land Tibet.

Post by kama on 2008, April 7, 2: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说什么西藏人被发起了暴力的反抗动乱,这里是属于谁的领土,竟然居在别人的家里还敢说这种话呀,滚开,滚到跟西藏人远远的,我们根本不欢迎无耻中共政府的移民政策。永远都不欢迎的,滚开吧,不要把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给弄脏。你只不过是一个农奴专制的非政府吧。

Post by 老神 on 2008, April 7, 1: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对达赖喇嘛的发言还是有些失望,呼吁和平的同时还不忘指责政治对手,他难道不知道中国政府在藏区进行政治高压的原因所在?
已经占据上风的达赖喇嘛,若采用更温和的口气,可能更有助于得到中国政府友善的回应。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7, 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二、对这次事件中死难的所有藏人和汉人,我时常都在向三宝祈祷。
对于你们对汉民造成的伤害 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就能概括么?
你们让我们检讨,那就这件事你们为什么不做检讨?
以暴制暴,这就是你所说的非暴力么?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7, 12: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