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来自神圣的达赖喇嘛的最新呼吁

 

我要向对于最近在西藏发生令人悲痛的悲剧事件,表示关注的世界各国的领袖们、议会议员们、非政府组织以及各界公众致以感激与谢意。我们还要感谢他们为说服中国当局在处理和平抗议过程中采取克制措施,并同时呼吁进行有意义的对话以解决这一问题而做出的努力。

 

我相信,最近的示威和抗议不仅是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也包括其周边现在划归青海、甘肃、四川和云南等省的传统藏族地区的藏人,久已根植于心的不满情绪的表达。

 

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中国当局已经在这些传统藏族地区部署了大批军队,不仅开始严厉镇压据称参与了骚乱的藏人,并且封锁了那些发生过骚乱的地区。

 

我特此恳请你们,对于立即停止镇压、释放被拘捕人士和向他们提供适当的医疗措施的呼吁给予继续支持。由于有报道说很多受伤的藏人害怕被送到中国的医院和诊所就诊,我们尤其关注他们能否得到充足的医疗设施。

 

我同时请求你们促请派遣独立国际机构前往调查骚乱和骚乱的真正原因,以及允许媒体和国际医疗队查访受影响地区。他们的出现将不仅能使藏人获得安全感,并将能够对中国当局产生约束力。

 

达赖喇嘛

达兰萨拉,印度

 

200842

(译者:john lee

 

April 2, 2008

AN APPEAL FROM HIS HOLINESS THE DALAI LAMA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my appreciation and gratitude to the world leaders, Parliamentarians, NGOs and public who have expressed their concern over the recent deeply saddening and tragic events in Tibet.  We are also grateful for their efforts in persuading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exercise restraint in dealing with the peaceful protester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calling for meaningful dialogue to resolve the issue.

 

I believe the recent demonstrations and protests are a manifestation of the deep-rooted resentment not only of the Tibetan people in the so-called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AR), but also in the outlying traditional Tibetan areas now incorporated into Qinghai, Gansu, Sichuan and Yunnan provinces, where there exist substantial ethnic Tibetans.

 

According to reliable sources,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deployed large contingents of troops in these traditional Tibetan regions and have not only started to crack down heavily on the Tibetans allegedly involved in the unrest, but also sealed off the areas where protests have taken place.

 

I therefore appeal for your continued support in calling for an immediate end to the current crackdown, the release of all those who have been arrested and detained, and the provision of proper medical treatment.  We are particularly concerned about the provision of adequate medical facilities, as there are reports of many injured Tibetans being afraid to go to Chinese-run hospitals and clinics.

 

I would also request you to encourage the sending of an 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body, to investigate the unrest and its underlying causes, as well as allow the media and international medical teams to visit the affected areas.  Their presence will not only instill a sense of reassurance in the Tibetan people, but will also exercise a restraining influence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HE DALAI LAMA

Dharamsala, India

图片附件:
大小: 18.04 K
尺寸: 450 x 324
浏览: 6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7条记录访客评论

jhvkfdkjvfdjvfdlkvf v fdvkfdlvfd[vfdvfd


vfv;f\'vrfvlrlmhgrlgktrg f/f

f,rfrfkrjfrf

Post by rgrgrgrgrg on 2008, May 3, 2: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引用 einmann 说过的话:
Could you please explain what happened to the Dorje Shugden's follower in Gelug?  Thanks a lot.


Google it, I would say. As a Han Chinese, I think there is really nothing much I can do at the moment except to keep my mouth shut. Few people know the truth.  Maybe it is a good idea to try to unravel as much as we can. Therefore, it is crucially important to gather information from both sides, each limited to "partial" truth. If you really feel like expressing your opinions, for the most part, do speak FOR Tibetans but not AGAINST them, PLEASE! People do not uprise unless they are severely offended. Their voice is buried under the Chinese nationalists, who are only pushing our Tibetan brothers and sisters further away from us.

Post by procrastinator on 2008, April 25, 2: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Could you please explain what happened to the Dorje Shugden's follower in Gelug?  Thanks a lot.

Post by einmann on 2008, April 24, 5: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还有人替cnn辩护啊?哈哈
cnn报道火炬接力,专门报道反对的,不报道支持火炬的,没有新闻的平衡性,根本就是做新闻,不是报道新闻
前一段时间更是诬蔑一个中国黑客小组攻击五角大楼,并说他们是中国政府雇用的。实际上他们的节目中,黑客们只说过:没有电脑是安全的。其他的全是他们强加给人家的。
民主自由是好,不过脑子坏了的人到了民主社会一样被人愚弄。

Post by 真相 on 2008, April 23, 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为西藏人的现状而痛心。支持你们说出真相,解救你们同胞的活动。希望你们发起全球性的,让支持你们的人签字的签名活动。
很多年前我就看过达赖喇嘛的很多次电视演讲,那时候我就感觉到他是一个境界远远高于世人的优秀的人物。他站在高于所有中国人的角度,来俯视着整个中国。对达赖喇嘛,我有的只是敬佩与敬重。
最近在海外的很多华人论坛上掀起了很多反藏人的激烈辩论,很多华人(其实基本上都是汉人)说着批评藏人的言论。看着他们污蔑达赖喇嘛和藏人的言行,看着他们并不知道很多实情,却一付我们说什么那就是什么的嘴脸,我们很多海外的新疆人都感觉非常地厌恶,我们厌恶这些人狂妄自大的暴发户嘴脸。不只是新疆人,还有一些其他的少数民族,都开始对汉人产生了厌恶的心理。汉人不只是在把藏人摆在了他们的对立面,同时也把其他少数民族放在了反对他们的行列中。当他们游行并说代表其他少数民族的时候,我们都感觉很可笑,感觉这些人是多么地幼稚。我们一直在议论,在海外学习了这么多年知识的这些华人,怎么在做人方面是如此地低下,没有多少提高呢? 但来到这个论坛之后,看到这里还有一些理智的汉人,我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汉人都是那样的,至少有一些汉人是理智的,客观的,而这些汉人也是值得我们所有其他族裔尊重的。

Post by 新疆人 on 2008, April 6, 10: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十四世达赖喇嘛告西藏人民同胞书
    
首先,向雪域西藏三区的所有同胞们表示最亲切的问候!同时谈谈我的一些想法:

一、从今年三月十日开始,整个西藏三区、乃至于在中国各大城市学习的藏人学生们,长期以来由于受到民族不平等、缺乏宗教信仰自由、且被经常性地歪曲事实诸如“西藏人民视共产党为活佛”等不真实且右倾和大汉民族主义思想和行为的侵害等,导致不满情绪日积月累,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以和平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诉求。而中国政府对此进行暴力镇压所酿成的不幸事件,导致事态蔓延不仅造成许多人员死伤,而且有更多藏人遭到逮捕、酷刑殴打等,面对所发生的这种悲惨现状,令任何有良知或同情心的人都会伤心落泪的。我感到万分的焦急、忧虑和无奈。

二、对这次事件中死难的所有藏人和汉人,我时常都在向三宝进行祈祷。

三、最近发生的西藏事件,揭穿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谓除了极少数反动分子,绝大部分西藏人民对现状感到满意并享受幸福生活的虚假宣传;表明了西藏三区人民的期望或意愿是一致的。同时也向全世界证明了西藏问题不容漠视,必须要实事求是地在汉藏互利的基础上寻求解决的途径。
西藏人民为了维护民族利益、表达内心的诉求而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和不惜牺牲的勇气与决心,已经赢得了国际社会的赞赏和认同。

四、在这次的事件中,许多藏人共产党员和干部并没有背离自己的民族,而是竭尽所能地试图维持公正,这是令人赞赏的。未来,希望所有藏人共产党员和干部们不要仅仅考虑个人或眼前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西藏的环境和人文传统而尽职尽责地向上级报告真实的情况,对人民进行正确公正的指导。

五、目前,世界许多国家的总统、总理、外交部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议会议员以及相关人士等,为阻止中国政府对藏人的残暴镇压,不仅向中国领导人明确表明了强烈关注的立场,而且督促中国政府尽快实现双方都能接受的和解。因此,我们要创造机会,使他们的努力能够取得积极的成果。虽然我知道目前你们仍处于愤怒之中,但在任何时候遵循和平非暴力的路线是极为重要的。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仍在歪曲事实,指责我和西藏流亡政府煽动策划了最近的抗议事件。对此,我已多次呼吁组成具有公信力的独立调查组织,对事件进行彻底的调查。希望能澄清事实,让真相大白于天下。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其指控的事情有任何的根据或证据,就应该向国际社会公布。否则,强词夺理只能是自暴其丑。

七、众所周知,对西藏民族的未来,我已决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范围内寻求解决。1974年以来,我始终坚持以互利为基础的中间道路的立场。所谓中间道路,就是所有藏人在统一的行政管理下实行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从而真正实现当家作主和自己管理自身事务,除了外交和国防等事务而外,让藏族领导和藏族干部担负起管理西藏事务的责任。当然,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声明,西藏问题的最终决定权在境内西藏人民的手中。

八、今年将在北京召开的奥运会,是十二亿中国人民期待的盛会,因此我从一开始就对此持支持的立场。我不认为西藏人对奥运会制造困扰是适宜的。虽然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寻求西藏民族的合法权益和自由是每一个西藏人的责任,但如果因此从事一些伤害汉民族的活动,则对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好处。真正的和谐社会,需要在彼此的内心中培养信任与感情,镇压不可能产生和谐。

九、我们的斗争是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极少数政治统治集团,而不是针对汉民族的。因此,在任何时候都绝不能进行任何伤害汉族人民感情的活动。在这次的事件中,众多的汉族知识分子、作家和律师发表了同情和支持西藏人民的言论、文章、以及表示愿意提供法律协助等,这一切都令我们深深地感动。

今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发表了对全球汉族同胞的呼吁书,希望你们逐渐能够听闻到这一呼吁。

十、如果目前的情势持续下去,则中国政府无疑将会加强对我们的镇压,我为此感到极为忧虑。我有责任争取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因此,我已多次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部门停止对藏人的镇压,并撤出军队和武装警察。如若真能达成,我认为西藏三区的人民也应停止目前的反抗运动。

十一、此外,我要呼吁生活在自由世界的藏人,在介绍西藏状况时,一定要抛弃一切可能会被联想或解释成为暴力的行为;在极端愤怒和沮丧的情况下,我们尤其要牢记内心信仰的价值观。我坚信通过和平、非暴力的途径是可以实现我们的愿望的。我们一定要清楚我们所以能够得到与众不同的支持和同情的原因。

十二、由于西藏境内的交通已被切断,国际媒体也无法进入。因此,我只能期望各种媒体,乃至于通过口头的传播,让更多的藏人了解我的这封信。

十三、最后,我要再一次地呼吁,不论面临任何的挑衅或令人愤怒的环境,都要坚持实践和平、非暴力的精神。    

释迦比丘  十四世达赖喇嘛 丹增嘉措
于西元2008年4月6日

Post by 特尔 on 2008, April 6, 3: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内乱分裂,是民族生存的一个严重威胁,因为在民族之林的残酷竞争中,内乱分裂必然导致强敌入侵与外来势力的各种不正当进入,从而最终灭亡这个民族的文明生存方式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April 6, 12: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你说达赖呼吁和平,但是为什么不选择去年闹,前年闹,偏偏选择奥运会将要举行的时候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非是想在奥运会举行时让西藏独立。是个傻子就知道这个西藏骚乱是达赖遥控指挥的,其实达赖也很可怜,他只不过个在前台演戏的傀儡罢了,但是你不能无耻的去杀害汉人,都是爹妈养的,人家又没得罪你,你砸人家东西烧人家房子算什么汉子,我本来对藏人很有好感,我读大学时就有一个藏族的室友,特别能喝,也很热情,我们关系很融洽,本来就是一个大家庭的人嘛。我没亲身经历过这件事,但是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会知道,骚乱的最终目的就是分裂中国,你们闹吧。闹到最后你们能有什么好处。宣扬佛法??假如没有汉人,你们独立后别说佛法,吃饭都会成问题。那你们肯定会说我们有民主了,有自由了。是,,,回归到达赖宣扬的农奴制度是很自由。我承认现在得中国有很多地方官员是很腐败,但是我相信中共有能力也有决心解决这个问题。你们说宣称的西藏独立是没有立场的,是完全把民族矛盾制造出来,最终只会两败俱伤,只会让达赖这个大神高兴,也会让他后面得后台高兴的!

Post by 喜欢和平 on 2008, April 5, 11: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许知远  对西藏的诚挚理解
许知远/中国政府要反思对民族问题的原则和政策,避免有任何动荡,就成为西方社会恶意攻击的对象。
西藏的新闻伴随着我在意大利的旅行。自从三月十四日拉萨的骚乱发生以来,大昭寺的年轻喇嘛和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就占据着世界主要媒体的显着位置。人们之前对於奥巴马与希拉里的竞选热忱,转移到中国遥远的西部高原了。

在我经常阅读的《国际先驱论坛报》,我看到在雅典的火炬传递仪式上,一名黑衫青年正被警卫拖住,他试图干扰北京市领导人刘淇的演讲,这个年轻人通过这一行动来表明自己对西藏喇嘛的支援;接着,法国浪漫却也轻浮的总统萨尔科奇,声称若北京不妥善处理西藏问题,他将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然后,北京终於批准一群西方记者进入拉萨,这些记者在大昭寺发现,年轻僧人用普通话对他们叫嚷,这里没有宗教自由……

阅读这些报道,我的情感是复杂的。一方面,我不相信中国媒体的报道,国家宣传机构所进行的舆论攻势是如此粗暴,它让我想起文革式的语言,它不讲究证据与逻辑,而只是表明态度与立场,而且不容反驳与质疑。但另一方面,我也厌恶美国与欧洲媒体的态度,他们谈论起西藏问题时,那些他们引以为傲的公正、客观、独立、深入调查的新闻伦理似乎自然地消失了。他们变得抒情与滥情,西藏代表着独特的宗教信仰,它的海拔高度与美丽的自然风景,都使它变成了人类最后的伊甸园,躲避了由消费与技术驱动的全球化的侵扰。这种印象因为达赖喇嘛的超凡个人魅力而更加显着。自一九五九年流放以来,他日益变成了纳尔逊.曼德拉与罗马教皇的混合体。他既代表着对抗强权与不公的政治领袖??况且他的对手是共产主义的政权,也代表着某种精神力量。但与其说这种精神力量与佛教相关,不如说它吻合了一九七零年代末兴起的New Age运动的要求,达赖教导人们在忙碌与压力重重的世界中如何获得内心的平静与快乐。於是,西藏与达赖,就像从前的古巴与切.格瓦拉一样,被纳入了一套消费体系,人们谈论革命或是宗教自由,不是真的关心它们,而是因为它们提供了某种逃避此刻生活的手段。

我能想像这种情绪对於一个普通的欧洲人或美国人的影响。因为我经常碰到这样的人,他们对於中国历史一无所知,更无法想像其复杂性,但都会兴致勃勃地表明他们对西藏的看法。这种滑稽的感觉,就像有个人一见面就和你说起全球变暖和环境问题,不是他说的问题不重要,而是他其实对此一无所知,谈论它不过是抓住一种时髦。这些普通人的想法,自然会影响到政治人物,后者需要前者的选票,所以也要在西藏问题上迫不及待地表明立场,尽管这立场是投机的、随时可能改变的。

我从未到过西藏,也很少阅读关於它的新闻与书籍,我怀疑这多少与它变得过分时髦有关。令我不安的是,西藏正日益成为典型的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所说的「东方学」范畴。西方的视角不必说,更令人忧虑的是,中国也将其放在一个过分特殊的位置。长期以来,我们声称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却从未把它当作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教育机构、出版机构、媒体,很少对西藏进行深入考察与理解。西藏人是神秘而陌生的。北京政府妖魔化它的精神领袖,然后用不计成本的物质去取悦和收买剩下的人,只要它保持稳定,政府愿意放弃各种原则。北京政府一方面不尊重,另一方面又过分骄纵。就像这场骚乱,北京一方面歇斯底里地批评暴行,但另一方面却不真正关心受害者。它的注意力主要在藏人,而不是受害的汉族人,法律的保护与制裁,被淹没在意识形态的潮水里。

每一个国家在不同的阶段,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当中国十九世纪步履蹒跚地进入现代世界,艰苦的学习从天朝转变成一个正常的民族国家时,其困境可想而知。时至今日,她仍未学会如何对待旧的历史遗产和新的国家利益。当遭遇西方世界的攻击时,她迟缓而笨拙,不知如何自己辩护。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仍不习惯用现代方式来对待自己的国民与内部问题。英国人与北爱尔兰,法国人与科西嘉岛,俄罗斯人与车臣,当代历史告诉我们,无论如何,民族主义或许狭隘但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消除。但不同的解决方法则导致付出代价与所得结果的巨大差异。

北京的确到了一个需要严肃反思的时刻。我们要寻找应对自己民族问题的原则与解决方案,只有理解程度足够深,原则足够清晰,才可能逐渐逼近解决方案。否则,它经常变成了钟摆式的方案,任何动荡或是外来者的批评都让我们惊慌失措,然后自己能表现的只有不可理喻的僵化与强硬。

作者:许知远,二零零零年毕业於北京大学,现为《生活》杂志的联合出版人,也是《金融时报》中文网的专栏作家。他最近的一本书是《中国纪事》。本文原标题是《对西藏的诚挚理解》

Edmund.z.xu@gmail.com

Post by juce on 2008, April 5, 10: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对西藏的诚挚理解 (许知远)
许知远/中国政府要反思对民族问题的原则和政策,避免有任何动荡,就成为西方社会恶意攻击的对象。
西藏的新闻伴随着我在意大利的旅行。自从三月十四日拉萨的骚乱发生以来,大昭寺的年轻喇嘛和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就占据着世界主要媒体的显着位置。人们之前对於奥巴马与希拉里的竞选热忱,转移到中国遥远的西部高原了。

在我经常阅读的《国际先驱论坛报》,我看到在雅典的火炬传递仪式上,一名黑衫青年正被警卫拖住,他试图干扰北京市领导人刘淇的演讲,这个年轻人通过这一行动来表明自己对西藏喇嘛的支援;接着,法国浪漫却也轻浮的总统萨尔科奇,声称若北京不妥善处理西藏问题,他将抵制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然后,北京终於批准一群西方记者进入拉萨,这些记者在大昭寺发现,年轻僧人用普通话对他们叫嚷,这里没有宗教自由……

阅读这些报道,我的情感是复杂的。一方面,我不相信中国媒体的报道,国家宣传机构所进行的舆论攻势是如此粗暴,它让我想起文革式的语言,它不讲究证据与逻辑,而只是表明态度与立场,而且不容反驳与质疑。但另一方面,我也厌恶美国与欧洲媒体的态度,他们谈论起西藏问题时,那些他们引以为傲的公正、客观、独立、深入调查的新闻伦理似乎自然地消失了。他们变得抒情与滥情,西藏代表着独特的宗教信仰,它的海拔高度与美丽的自然风景,都使它变成了人类最后的伊甸园,躲避了由消费与技术驱动的全球化的侵扰。这种印象因为达赖喇嘛的超凡个人魅力而更加显着。自一九五九年流放以来,他日益变成了纳尔逊.曼德拉与罗马教皇的混合体。他既代表着对抗强权与不公的政治领袖??况且他的对手是共产主义的政权,也代表着某种精神力量。但与其说这种精神力量与佛教相关,不如说它吻合了一九七零年代末兴起的New Age运动的要求,达赖教导人们在忙碌与压力重重的世界中如何获得内心的平静与快乐。於是,西藏与达赖,就像从前的古巴与切.格瓦拉一样,被纳入了一套消费体系,人们谈论革命或是宗教自由,不是真的关心它们,而是因为它们提供了某种逃避此刻生活的手段。

我能想像这种情绪对於一个普通的欧洲人或美国人的影响。因为我经常碰到这样的人,他们对於中国历史一无所知,更无法想像其复杂性,但都会兴致勃勃地表明他们对西藏的看法。这种滑稽的感觉,就像有个人一见面就和你说起全球变暖和环境问题,不是他说的问题不重要,而是他其实对此一无所知,谈论它不过是抓住一种时髦。这些普通人的想法,自然会影响到政治人物,后者需要前者的选票,所以也要在西藏问题上迫不及待地表明立场,尽管这立场是投机的、随时可能改变的。

我从未到过西藏,也很少阅读关於它的新闻与书籍,我怀疑这多少与它变得过分时髦有关。令我不安的是,西藏正日益成为典型的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所说的「东方学」范畴。西方的视角不必说,更令人忧虑的是,中国也将其放在一个过分特殊的位置。长期以来,我们声称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却从未把它当作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教育机构、出版机构、媒体,很少对西藏进行深入考察与理解。西藏人是神秘而陌生的。北京政府妖魔化它的精神领袖,然后用不计成本的物质去取悦和收买剩下的人,只要它保持稳定,政府愿意放弃各种原则。北京政府一方面不尊重,另一方面又过分骄纵。就像这场骚乱,北京一方面歇斯底里地批评暴行,但另一方面却不真正关心受害者。它的注意力主要在藏人,而不是受害的汉族人,法律的保护与制裁,被淹没在意识形态的潮水里。

每一个国家在不同的阶段,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当中国十九世纪步履蹒跚地进入现代世界,艰苦的学习从天朝转变成一个正常的民族国家时,其困境可想而知。时至今日,她仍未学会如何对待旧的历史遗产和新的国家利益。当遭遇西方世界的攻击时,她迟缓而笨拙,不知如何自己辩护。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仍不习惯用现代方式来对待自己的国民与内部问题。英国人与北爱尔兰,法国人与科西嘉岛,俄罗斯人与车臣,当代历史告诉我们,无论如何,民族主义或许狭隘但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消除。但不同的解决方法则导致付出代价与所得结果的巨大差异。

北京的确到了一个需要严肃反思的时刻。我们要寻找应对自己民族问题的原则与解决方案,只有理解程度足够深,原则足够清晰,才可能逐渐逼近解决方案。否则,它经常变成了钟摆式的方案,任何动荡或是外来者的批评都让我们惊慌失措,然后自己能表现的只有不可理喻的僵化与强硬。

作者:许知远,二零零零年毕业於北京大学,现为《生活》杂志的联合出版人,也是《金融时报》中文网的专栏作家。他最近的一本书是《中国纪事》。本文原标题是《对西藏的诚挚理解》

Edmund.z.xu@gmail.com

Post by juce on 2008, April 5, 10: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政教分离的原则,这是现代文明的一个基本准则。在历史上,基督教的政教合一曾给欧洲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灾难,也受到很多有识之士的尖锐批评。但从近代以来,西方各国逐渐走向政教分离,基督教才正确地找到它在社会中应有的位置,社会也走向了自由和民主。我觉得西藏问题的解决有很多途径,但藏传佛教走向政教分离是一个基本条件

Post by Melbmen on 2008, April 5, 10: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三月二日,冰島樂壇明星比約克到上海演唱,唱出未獲中共文化部首肯的《宣布獨立》,獨立呼聲還加上「西藏自由」一語,事後施施然回國。中共奈何她不得,到了三月七日,才由文化部發表聲明,說「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比約克所為,令中國人民強烈不滿,待調查核實,將依法處理」等等。
但中共向來有多套法律,分階級實施,其中外國白人最高級,外國有色人種稍次一級,新中國國民則最低級。所以,三月十日,西藏拉薩市大昭寺外十一位喇嘛、尼姑高呼「西藏獨立」,並派發傳單,中共馬上遣武警到場,把十一人依法痛毆,然後拘捕;哲蚌寺三百多位喇嘛遊行,中共又馬上動武攔截,用二十多輛大型警車把六十幾人押走,完全不用「調查核實」。
古時候,外國人在中國犯法,懲處和漢人無二。《唐國史補》卷下就有以下記載:外國商船來安南、廣州貿易,其中獅子國船舶最大,滿載寶貨。市舶使登記、徵課之後,禁淫巧貨物出售,「蕃商有以欺詐入牢獄者」。法律不阿外族,這是大唐氣象。
到了清末,情況不同了,朝廷懼外,一任外國人橫行。例如澱山湖劫案,三個英國流氓在上海買舟,沿江而下,來到澱山湖,見有地保錢糧船,動手搶劫,得二萬錢,殺了十一人。有司懸賞緝拿,終於抓到兇犯。但當時「外國人不受中國禁」,兇犯只能送到英國領事館關押,英國領事館隨即把他們放了,清廷完全無可奈何(《清朝野史大觀》卷四)。
當然,清廷總算有勇氣拘捕外國罪犯,總算有心為十一名中國死者雪,只是力有不逮。中共則不然。他們的軍力雖然可以和外國頡頏,只用來對付國民。所以,同樣是喊「西藏獨立」,同樣是犯中共之法,西藏僧尼要流血、入獄,比約克連汗毛都不損一根。在這樣的法律下,西藏、新疆獨立運動前仆後繼,實在不足為怪。

Post by 中華兒女 on 2008, April 5, 3:4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多发表一些真的东西, 我们都是从那个环境里出来的, 有的事情, 尽管没有亲身经历, 你讲了假话, 我们也能看出来。假话说的多了,以后讲真事也没人信了。

Post by 你大哥 on 2008, April 5, 8: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三名流亡藏人被自制炸弹炸死.

BBC昨天的报道:
http://news.bbc.co.uk/2/hi/south_asia/7329040.stm

Three dead in Indian 'Tibet' bomb

Siliguri has a high number of Tibetan exiles

A powerful explosion has ripped through a house in the Indian state of West Bengal, killing at least three people.一个威力巨大的爆炸撕裂了印度西孟加拉邦的一个房子,至少三人死亡。

A police chief said the dead have not yet been identified, but that they may be Tibetans.一个警方官员声称死亡者身份还没有被确认,但是他们可能是藏人。

The owner of the house, in the town of Siliguri, said that it was rented by a Tibetan exile who said he was using it in connection with a computer business.位于西里古里城中的这栋房子的主人说,这个房子被流亡藏人所租, 说是用来进行计算机业务联系。

But the police maintained that after the blast they recovered a large quantity of explosives and detonators.但是警方坚持,在爆炸以后他们发现了大量的炸药和发爆剂。

They say that timers were also discovered.他们说,也发现了一些定时器。

Police said those killed were perhaps members of an underground group who had rented the house by providing false identities.警方称,死亡者可能是一个地下组织的成员,他们用假的身份租了这个房子。

The BBC's north-east India correspondent says that Siliguri - in the north of the state of West Bengal - has been used as a base or transit point for a number of rebel groups.BBC在印度东北部的联系人说,西里古里被许多反叛组织当作基地或运输点。

Local Kamtapuri tribesmen who want a separate state in northern Bengal are believed to have a presence there, as do Nepalese and Indian Maoists.当地希望在西孟加拉邦内成立一个独立国家的部族据信就在当地(有组织),另外还有尼泊尔和印度的毛派分子。

Tibetan exiles have a huge presence in the town and in the nearby hills of Darjeeling and Kalimpong. 流亡藏人在这个城市中也大量存在,以及附近山脉中的大吉岭和Kalimpong.

不知一直提倡和平的达赖喇嘛本人知不知道这些事。

Post by 德华 on 2008, April 5, 4: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民主国家制造的奔驰,宝马不错,我要拿来开一开,
民主国家设计的别墅不错,我要拿来住一住,
民主国家的生活环境不错,我要把我的老婆,儿子,孙子
送出去移一下民,但是如果我的臣民说要把我的国家建成
民主国家,对不起,坦克和军队我要把他调出来用一用。

Post by victor_yan66 on 2008, April 4, 9: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中共暴力镇压甘南藏区侧记二事
一、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阿拉乡勒吉村,在3月25日凌晨3点多,勒吉村人正在睡梦中时,40辆军车配有荷枪实弹的中共军人,把村庄团团包围,挨家挨户搜捕15岁以上本村所有男人,无论你是否参与抗暴活动,也不管你重病卧床统统带上脚镣、手铐押回县城。拘捕的多数人身上只穿有内衣内裤。其中最惨的一件事是:现年41的勒吉村农民完代才让,因他根本没有参加3月16日的抗暴活动,他为此与军人仅仅理论了几句,却遭到无情的殴打,直至晚上被活活打死。事发第二天早晨,政府全面封锁消息,26日晚上政府安排本村拘捕中的10名老人把尸体背回勒吉村,10名老人因拒绝政府的安排与公安人员在监狱里发生了零星的冲突。无奈之下政府强迫在县城工作的本村人阿某某当晚将尸体背回勒吉村。死者完代才让原籍是合作市下巴沟人,属上门女婿,现家人有双脚残疾的妻子拉姆吉,现年40岁,还有三个因贫困未能上学的未成年女孩。

二、
最近在甘南藏区有一种奇特的“演习”,使人生活在极度恐惧中。这个“演习”不是什么军事演习,而是政府最新创作的记者采访“演习”。是省上安排公安和国家安全人员到甘南藏区,冒充台湾、香港、韩国等境外记者,采访藏族百姓,若有发现与政府的言论不一致者(实际上敢说真话者),不久就在众人面前遭到拘捕,拉到公安或国家安全部门,痛打一顿后,做检讨、说保证,然后才能回家。这种“演习”现已发生的地方有:碌曲县玛艾镇,特别是本镇76岁的老阿妈才花草,遭受上述陷阱,毒打之后近期正在医院抢救;还有玛曲县的尼玛镇和曼玛乡等;夏河县的拉不楞城关镇和九甲乡下属的一些村庄如:上下塔哇、曼克、门乃合、上下唐乃合、录堂等村庄也屡屡发生上述“演习”。在这里,恐怖笼罩着甘南藏区,人人都在自危,不知何日是尽头!

上述两件属实,我们强烈呼吁境外新闻媒体、国际人权机构,以及汉族同胞在内的所有有良知的全世界人民予以高度的关注!救救我们藏区!

Post by 安多 on 2008, April 4, 3: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好多人可怜的以为在对中国。实际上对准的是共产党。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窟。我刚刚看了一个人写的【鬼子进村了】,是汉人写的,大陆其实很多人也被中共欺负的五体投地了。可是共产党一挑起民族仇恨就把共产党压迫忘得一干二净。一股脑的准备把气撒到西藏人头上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4, 3: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谁是西藏骚乱中的输家?04月 1, 2008 – 6:14 am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魏城 - 2008年3月31日 星期一

前两天,我与一位在英国生活了多年的华裔朋友聊天,谈及西藏骚乱时,我问他:“在你看来,谁是西藏事件中的输家?”

这位朋友想了一下,字斟句酌地说:“第一是中国政府,第二是西方媒体。”

大概察觉到我眼中的不解,他接着解释说:“西藏骚乱使中国政府措手不及,左右为难,北京奥运也因此面临西方抵制的威胁,所以中国政府是第一输家;西方媒体先入为主,偏听偏信,在海外华人和中国民众中威信扫地,甚至引起众怒,可谓第二输家。当然,受到连带损害的,还包括中国的新闻自由和民主进程。”

输家?

3·14拉萨暴乱以来,中国网民针对西方媒体的浪潮般的批评,似乎证实了他的说法。

中国网络上过去曾经流行过一句话:“做人不能太CCTV”,但自从拉萨骚乱以来,这句话却变成了“做人不能太CNN”。

原因是,许多中国网民认为,CNN对这次西藏事件的报道既不公正,也不客观,尤其让他们不能原谅的是,CNN还有意剪辑新闻图片,把不符合其先入为主的价值取向的画面剪裁掉。

在具有“中国第一网络人文社区”美誉的“天涯社区”,一位署名“坏囡”的中国网民这样写道:“在报道的片面性方面,CNN啊什么的,完全不逊色于CCTV,说穿了,一丘之貉,一个铜板的两面。唯一的不同是,CCTV把‘片面报道’四个字刻在额头上,别人一眼就能看到,而CNN什么的,则把‘片面报道’四个字贴在屁股上,没剥开它的内裤之前你是看不到它的。”

在中国民众心目中“名声扫地”的西方媒体远远不止CNN一家。遭到中国民众电话抗议、网络谴责的西方媒体,还有美国的FOX、英国的BBC、德国的N-TV等;FT英文报纸和FT中文网也收到了许多中国读者的来信,对本报的西藏报道提出了批评。

在许多网民看来,一些西方媒体对西藏骚乱的报道不仅根据记者本人的价值判断随意取舍和剪裁事实,而且充满了先入为主的偏见和或隐或显的双重标准。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在愤怒声讨西方媒体的中国民众中,不仅有怀着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所谓“愤青”,也有信奉自由主义的所谓“小资”,甚至包括许多从年轻时代就一直“收听敌台”的西化知识分子。

网民“cyg20042001”的一幅短短的帖子,在西藏骚乱后的中国网民中,特别具有代表性。帖子这样写道:“西方的媒体,终于走下了神坛!”

还有的读者进而怀疑整个西方世界的新闻自由。一位中国网民在FT中文网的BBS上发帖说:“自从本次骚乱事件爆发之后,西方所谓的媒体自由让我觉得非常愤怒。”而来自中国山东的“马先生”更进一步认为,这次西方媒体的西藏报道甚至拖累了中国的民主进程,他在BBC中文网上发帖说:“西方今次的表现,是中国民主进程的绊脚石。”

赢家?

不过,我的看法却与我的那位英国华裔朋友略有不同。

我承认,中国政府和西方媒体是这次西藏骚乱的输家。但中国的新闻自由和民主进程却不一定会因此受损,甚至可能成为这次西藏事件中的赢家。

先看事实。

西藏暴乱发生之初,中国当局曾经禁止外国记者进入西藏,许多外国媒体的中英文网站在中国大陆被屏蔽,而没有被屏蔽的西方网站,其涉及西藏的网页也无法顺利打开。但随着西方媒体有关西藏的报道和评论在海外华人和通过代理器阅读过西方报道的中国人中引起强烈的反弹,被批评为不公正、不客观,中国当局便开始改变策略,一方面组织境外媒体的记者去西藏采访,另一方面不再屏蔽西方媒体的中英文网站,甚至有选择性地开放一些过去一直封杀的西方网站,例如,一直被中国视为 “敌台”的英国BBC的英文网站一度在中国大陆被解封。

也许有人会说,这种有选择的新闻开放所造成的结果是:仇外的大汉族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而新闻自由原则则与西方媒体一起遭到中国民众唾弃,这恰恰不利于中国的开明和进步。

我承认,仇外的大汉族民族主义并不利于中国的进步,但西方媒体“走下神坛”却不一定就是坏事。

其实,现代化和民主化进程,同时也是一个世俗化、去神化的过程。过去,中国没有选择,只有一种声音,即所谓的一言堂。一言堂会造成走极端的两部分人:一部分人会神化这唯一的声音,不加怀疑地认为它就是真理,另外一部分人则会产生逆反心理,神化被封杀的声音,不加怀疑地认为被封杀的声音就是真理。

一旦各种声音被放开之后,民众有了对比,就会明白:没有什么永远正确或天生公正的声音,只要发出声音的来源是人,就会有缺陷,就会有偏见,就会有立场,就会有模糊理性判断的感情……而且,这还是假设此人没有不良动机。更糟的是,只要是人,就会有利益,此人也许会因为利益而发出貌似公正实属偏袒的声音。

就像被长期关在暗室中的人猛一接触光明会有短暂的失明症状一样,封闭社会中那些神化异端声音的人,一旦发现异端声音对于上述人性弱点也不一定具有天然的免疫力,就会跌入所谓的幻想破灭期。幻想破灭后,这些人特别容易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不相信所有的人、所有的媒体、所有的声音。

我认为,首先,这并非是坏事:幻想破灭是去神化的必经之路。让所有的人、所有的媒体、所有的声音走下神坛是现代化和民主化的前提。

其次,这也有可能演变成坏事:如果一个社会的多数人都因幻想破灭而怀疑一切、否定一切,这个社会也不会走向现代化和民主化。

西藏骚乱所引发的风波,更加说明了新闻开放和言论自由的必要,更加说明了多元化、多种观点并存的必要,更加说明了民众知情权和选择权的必要。正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有缺陷、有偏见、有立场、有感情、有利益的人,所以,只有一种声音或者只有你死我活的两极声音,都不利于我们做出健全、理智、准确的判断,我们需要至少两极以上的多元化声音。

西藏骚乱的迷雾中所闪现的一线理性曙光,恰恰就在于:在中国官方的声音和西方媒体的声音这两极之间,还有着互联网这个第三极平台上纷繁噪杂的草根声音。

互联网时代的伟大意义就在于:网络给了每个人发表言论、评估信息的平台,官方无法垄断,传统的媒体人也无法垄断,大家都是人,大家都不是神,大家在分析、判断信息的真实性和全面性方面都是平等的,不管你是中国官员、还是西方记者,你对事实的说法、你对信息的筛选、你背后的价值判断,我都不会全盘接受,我都要先用怀疑的态度分析一番,然后再作出我自己的判断。

还是那个署名“坏囡”的中国网民在另外一幅网帖中分析说:“网络的兴起,使得中国人获得了一个了解世界和自由表达的有效方式,上亿的中国大陆网民不再是噤而不言的被动观众。俗话说得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上亿网民的眼睛面前,一切对信息的封锁、扭曲、打压,无论是来自中国政府,还是西方媒体,都变得苍白徒劳。在强大的‘人肉搜索引擎’面前,任何虚假轻率的言论,想要经过上亿人的眼睛而不泄底,已经变成了不可能的任务。”

当然,西方媒体也不是铁板一块。在西藏问题上,某些西方传媒的确存在着一面倒、先入为主、偏听偏信等问题,严重影响了许多西方媒体在中国民众中的公信力,但不容否认的是,也有一些具有独立精神、不肯先入为主、愿意下功夫探究西藏问题复杂性的西方记者或西方媒体,试图发掘西藏骚乱的真相。例如,3·14骚乱期间唯一在拉萨现场目睹了骚乱过程的西方记者、英国《经济学人》记者詹姆斯·麦杰思,就用他的报道,驳斥了那些声称3月14日所发生的事情也是“和平抗议”的其它西方媒体;又例如,奥地利最有权威的大报《新闻报》(Die Presse)最近发表了一篇题为“靠愤怒不能解决西藏危机”的文章,对西方媒体的西藏报道进行了理性反思:“许多西方媒体乐意引用流亡西藏人的话,而这些消息的真实性跟中国宣传的陈述同样是应该进行审核的。由此产生了一个不利于中国人的严重倾斜:于是他们更大声地抗议西方无耻地制造新闻,对他们作不公正的待遇。”

双赢?

其实,如果中国政府认真总结这次西藏骚乱的经验教训,并采取补救性和前瞻性并存的措施,那么,它完全可以从最初的输家变为最终的赢家。

细细观察3·14拉萨骚乱以来中国政府对待境外媒体态度的演变,你就能发现,中国政府最初禁止外国记者进入西藏,不让中国民众接触西方媒体的报道,后来却主动组织境外记者去西藏采访,有选择性在中国大陆放开西方媒体的中英文网站。中国政府可能认识到,至少在西藏问题上,让中国民众接触西方媒体的报道,与此同时开放中国民众的言路,天不会塌下来,甚至相反,此举不仅会使西方媒体“走下神坛”,而且还会凝聚大多数中国人的民心,使更多的中国百姓站在政府一边。

但我希望,中国当局不要仅仅把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当作一时的权宜之计,而要把它当作一项长期的国策,长久地坚持下去。因为即使完全站在中国政府的立场上考虑,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也对中共治藏利大于弊。

首先,从策略角度来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对中国当局有利。让中国百姓接触西方媒体的报道,只会凝聚占中国绝大多数的汉人对政府的向心力,强化他们对那些进行不公正、不客观报道的西方媒体的怀疑和反感。

其次,从战略角度来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也对中国当局有利。舆论的监督,包括境内舆论和境外舆论的监督,会使抗议的藏人和维持秩序的当局都更加克制,有助于遏制双方的暴力,有助于弱化因暴力而激发的民族仇恨,有助于中国当局在西藏实施更为怀柔、更为人道、更为文明的治理。

最后,从长治久安的角度,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更对中国当局有利。只有给予包括汉人和藏人在内的中国所有民族、所有个体以自由,在自由的基础上实施治理,才是让被治者心服口服的治理。

当然,仅仅靠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并不足以全面化解西藏的民族矛盾,中国政府还要配以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多方面的开明措施,多管齐下,方能改善对西藏的治理。

现在我们似乎可以盘点一下良性处理西藏问题后可能出现的赢家了:如果中国民众能够抛弃狭隘的大汉族主义情绪,通过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与官方、藏民和境外媒体良性互动,就有可能成为这次事件中的最大赢家;如果藏民能够通过和平、合法的渠道反映自己的诉求,也有可能成为赢家;如果中国政府能够认识到开放言路的短期、长期、策略、战略益处,把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当作基本国策,更谨慎、更开明地处理中国国内的民族问题,那么,中国就会出现治者与被治者双赢的良性前景。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April 4, 3: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與虎謀皮,死定。
與虎論道,定死!

Post by 中華兒女 on 2008, April 4, 2: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那个傻B

Post by ESS on 2008, April 4, 1: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牛乐吼:学习藏人的五点和平建议
于 [天下论坛]http://www.creaders.org

据说藏人有五条和平建议,我去看了看,觉得很好,这五条抓住了西藏问题的实质,又吸取了大陆,香港,台湾在中共蹂躏威胁的血的教训,同时也给中共很大的回旋空间,在这五条的基础上谈判解决西藏问题,是合情合理的双赢。反之,中共若继续漠视藏人和平建议,仍然坚持暴力屠杀的统治,将使西藏形势日益恶化。

现在,让我们大家来逐条学习。

(一)藏人要求将西藏建成非军事的和平区,彻底根除暴力。

许多人认为是要求中共撤除军队。自中共武装入侵西藏以来,西藏的动乱,暴力和屠杀都是由中共军队所为,不撤军何以保障藏人的生命和生存?这是藏人自治的最低要求,一个民族怎么可以在一支长期敌视仇恨和屠杀自己平民的军队的刺刀下自治?

同样的道理,中国人举国上下仇恨日本,要不要在北京驻扎日本皇军三个师?将心比心如果你们觉得很爽,我去劝达赖放弃这一条.

有的同志说,不驻军就是独立。中共承诺台湾统一后中共可以不驻军,中共现在没有在台湾驻军也同样不承认台湾是独立的,可见中共自己是把驻军与独立分开的。

还有的同志说,不驻军,中印边境怎么办?我认为中共可以在边境驻军,而不在西藏边境内的城镇驻军和派遣武警,不得以军警武力干涉藏人治藏,这样不就行了?
(二)停止大规模的汉人移民殖民。

这一条也是合情合理,无数事实证明,汉人走到哪破坏到哪,无论是多伦多的唐人街还是莫斯科的地摊,汉人长期在党和毛主席的熏陶下,巧取豪夺奸诈阴险,又粗鲁野蛮与文明格格不入,汉人大量流入西藏,把内地吃喝嫖赌作假蒙骗的坏风气引入西藏,带坏藏民下一代,同时破坏西藏的自然环境和文化传统。藏人为了生存和保护自己的传统,怎么能够不要求停止或减缓汉人移民西藏?

有的人说,一国之内自由迁徙是基本人权,汉人不能移居西藏,那西藏不是独立了吗?这些同志忘了香港,澳门,至今都是不能自由迁徙的,难道它们都是独立的?北京上海也不是可以自由迁徙的,没有暂住证是死罪,今后汉人仍然可以去西藏旅游探亲,办来回的入藏证就行,如果因为婚姻,家人团聚需要迁藏,可以特批嘛。
(三)尊重藏人的人权和民主自由。

同汉人不同,藏人只要求别人尊重他们的人权和民主自由,至于你们自己喜欢怎么过?哪怕一辈子作奴才也好,是你们自己的事,而汉人对自己的人权和民主自由没有兴趣,甘受奴役,却一心一意要去解救西藏的“农奴”,可谓变态至极。藏人仅仅希望汉人们没事不要去骚扰他们而已。

(四)恢复和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不在西藏搞核试验。

中共自己要核武器,何不在北京中南海试爆?而要跑到别人的土地上搞核试验核污染,新疆,西藏都被中共糟蹋。藏人爱好和平爱惜生命,与核武器无缘,希望中共以后不要再在西藏搞核试验破坏环境,纯粹是为了子孙后代的生存,如果说西藏作为中国的一部分,有责任承担核试验,那么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也应该轮流,每年每个地区轮爆一颗,这样才合理。
(五)要求双方诚心诚意地谈判。

中共长期以来在西藏坚持暴力,欺骗和讹诈的恶劣做法,能不能放下屠刀坐下来以文明的方式,为了汉藏共同的利益,和平谈判解决西藏问题?尽管汉人和共产党一边喊杀声震天,善良淳朴的藏人始终没有放弃希望。

这五条其实就两条,不在边境以外的藏区驻军,停止大规模殖民,没有这两条,藏人天天生活在中共的枪弹刺刀下,四周围满乱哄哄的狡诈行骗的汉人,还谈什么高度自治?

一个忍受了中共半个世纪的残暴和欺骗的民族,还是如此以德抱怨,仁慈为怀,以最低的民族生存条件,来换取和平和解和睦共处,却仍然无法熄灭不少汉人被中共煽动的一腔莫名的仇恨。

附藏人五条:

1.Trans????ation of the whole of Tibet into a zone of Ahimsa, demilitarized zone of peace and non-violence.

2.Abandonment of China’s population transfer policy, which threatened the very existence of the Tibetans as a people.

3.Respect for the Tibetan people’s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tic freedoms;

4.Restoration of and protection of Tibet’s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abandonment of China’s use of Tibet for the production of nuclear weapons and dumping of nuclear waste;

5.Commencement of earnest negotiations on the future status of Tibet and of relations between the Tibetan and Chinese people.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April 4, 12: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丑陋的中国人:从感恩到CCTV大战CNN/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4日 转载)
  
    要用语言来形容21世纪的一些国人和媒体丑陋到了何等不堪的境地,虽鲁迅、法拉奇如掾巨笔亦徒唤奈何:
  
    《央视编导手记:农民雪灾中救助44乘客无人感恩》使得舆论一片哗然,对拨开CCTV煽情、狭隘、愚昧的迷雾,认清其丑陋嘴脸不无裨益。央视《对话》栏目编导在这篇手记里指责雪灾中受到农民刘吉桂救助的人们拒绝接受央视邀请去参加节目,而央视编导本想让他们出现在现场,好给刘吉桂一个惊喜。这位编导指责受到救助的人们“不懂感恩”。
    
    雪灾被救的44个湖北人仅仅因为没有给CCTV的面子,拒绝千里迢迢跑到央视感恩,不给CCTV借题发挥、大肆煽情的机会,CCTV便大发淫威,不惜颠倒黑白,重演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故技----难道,那44个湖北人身上流着蓝色的血,连起码的感恩意识都没有?做人的底线连CCTV的编导都不如?!
    
    署名为“邓磊”的网友,作为雪灾受困大客车(车牌号:粤VR1029)司机邓烈的弟弟,受兄长的委托,发表《雪灾报道太CCTV了,央视逼湖北人说出真相》:
    
    “1.车上44个人,每个人每天两餐饭,共20元,外加住宿(五人一张床)20元,每天的生活费是40元;小孩吃的鸡蛋钱另算。2.刚进刘先生的家门,我们感激他的救助,当场给的茶钱都不下于几百元。3.我们给了刘先生以及当时参与抬担架的人(共5人)每人150元的担架费,后来,伤者到镇上转车需要担架运送时,也给了相同的劳务费。4.大巴有一个车轮陷到一旁的沟里,幸亏刘先生以及其他几个村民的帮忙,用千斤顶将其扶正,收费4000元。5.我哥临走时,代表车队额外送给刘先生1000元人民币,以谢救助之恩。”
    
    早在湖南卫视的元宵晚会现场,雪灾被救的湖北人就再次当面对刘先生表示了谢意和感恩之情。但,感恩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演戏,而是有感而发,不是CCTV的刻意编导,只想着收视率和化苦难为煽情的马尿水,置新闻伦理和人之常情于不顾!
    
    至于CCTV大战 CNN(美国有线新闻网),就更是令人啼笑皆非。被洗脑的粪青喷吐着爱国的口水,对部分西方媒体的西藏报道进行妖魔化。一些网民自发建立了一个anti-cnn网站,反对CNN的不实报道,不少网民更是对部分西方媒体破口大骂。
    
    CCTV的逻辑是:强烈的言辞只要合乎自己的胃口,就是网民正义的呼声,否则,就是网络暴民!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CNN在图片的技术处理上存在重大瑕疵(引起非议的一张照片裁减了用石块砸军车的部分,但同时做了文字说明),也得搞清楚,军车毕竟不是民用车辆,以效果而论,很难认为这样处理就一定对当局不利。何况,还有西方媒体引用西方游客的说法,证明拉萨发生了针对平民和商业设施的暴力行为。
    
    如果CCTV从3月10日就及时、全面、客观、公开地报道西藏事件,CNN的报道会有市场吗?
    
    如果说因为新闻来源和线索有限,CNN等部分西方媒体的相关报道有失偏颇、错漏,那么,3月14日的暴乱根源究竟在哪里?近水楼台的CCTV有能力、有胆识做一个全面分析吗?
    
    即便如CCTV所言,达赖对西藏有重大影响,但他走了几十年,为何影响还如此之巨?当局有没有责任?责任有多大?西藏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改革开放30年,除了经济支持,自由、民主、人权、科学理性的公民教育在西藏开展起来没有?开展得究竟如何?少数民族政策有没有值得总结、检讨的地方?哪些环节亟待加强?
    
    以上这些问题,CCTV有没有能力做出回答?CCTV作为一个国家级电视台,在工作的方式、方法上是否需要改进?
    
    有人感到不可思议:“这次CNN确实在报道上有失误之处,导致国内群情激愤,但是国内的新闻天天假话连篇,怎么没见到有这么大反应呢?”
    
    不妨简单介绍一下几乎被愤怒的口水淹没的CNN:
    
    1980年6月1日,CNN首创24小时不间断的电视新闻播出,成为美国、乃至世界都有影响力的权威媒体。1991年8月2日CNN的《交叉火力》节目中,面对主持人布坎南的发问:“一名美国记者在战争时期有义务竭其所能地帮助他的国家打赢战争吗?”CNN著名的战地记者阿内特回答:“我认为他们(记者)的职责首先不是为美国效力,而在于告知公众(真相)。”
    
    布坎南咄咄逼人:“如果你在战争中得到消息,伊拉克人的一次反攻即将发动,你会努力示意美国人吗?”
    
    阿内特骄傲地回答:“不。我不是间谍,我是记者。我在以色列、美国或科威特都遵循同样的原则。在巴格达是因为我是CNN记者,它与美国政府没有隶属关系,谢天谢地。”
    
    “我在巴格达是为了电视观众,而不是美国政府。”阿内特说到做到,他最为自豪的就是当一名见证人,让全世界知道媒体公正、客观的方针如何得到贯彻。阿内特和CNN严厉批评本国和他国政府的立场向来不打折扣:
    
    1983年,阿内特即因揭露萨尔瓦多军队使用美国供应的飞机轰炸特南辛戈村而再度获得职业记者协会奖。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期间,批评多国部队轰炸了巴士那一家生产儿童食品的工厂,而不是所谓的化学武器工厂,以及多国部队的轰炸摧毁了巴格达以北的一个居民区;因认为美国领导的“倒萨”战争遭受顽强抵抗已经宣告失败,引起轩然大波,有的美国政要竟给阿内特扣上“帮助和安慰敌人”的帽子。阿内特为此丢掉饭碗仍不改初衷。
    
    2001年,美国新闻自由的传统理念受到“9•11”事件的巨大冲击,负面报道和对政府的批评都被看作是不爱国的表现,53%的公众甚至认为政府应当实行新闻审查制度。“首先是美国人,然后才是记者”的论调甚嚣尘上,公众普遍认为反恐战争中的新闻界,首要义务就是支持政府的政策和行动,否则就是不爱国。FOX电视台及其首席阿富汗战地记者瑞弗拉堪为代表,瑞弗拉在阿富汗战场采访时佩带了一支手枪,宣称绝不在美国和它的敌人之间保持中立,自己首先是作为一个纽约人来向恐怖分子复仇,如果遇到本•拉登就要亲手将其击毙。
    
    从2001年9月29日到12月15日,新闻自由的中流砥柱CNN,邀集新闻界名人进行讨论,集中火力攻击瑞弗拉和FOX。论者普遍认为记者遇到本•拉登,首先应当去采访他。瑞弗拉荣获军国主义分子、沙文主义者、怪人、小丑等称号,臭名远扬。
    
    美国热心记者委员会主席科沃奇慷慨直言:爱国主义的最高表现是质疑当权者的所作所为。“首先做美国人”是企图让记者不去挑战公权力、不怀疑政府的决策,但记者为了公共利益披露真相是最大的爱国行为,否则,“那些自恃为精英的官员就会为所欲为,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社会”。
    
    科沃奇的言论获得了主流媒体的热烈响应,如美国第五大都市报《新闻日》即从爱国主义的定义着手,指出在狂热的民族主义压力下,记者应当懂得,“爱国主义不是对某一政策或领导人的盲目支持,而是对美国自由民主理念的忠诚”。
    
    一番唇枪舌剑下来,美国新闻界终于又回到了正确的老路上:自由。
    
    阿富汗战争期间,布什总统对CNN播放的本•拉登的一个讲话感到不满,认为是替恐怖份子做了宣传。在接受CNN的采访时,布什希望延长时间,以便他表达的足够清楚,但CNN十分强硬:不。你的时间到了,就这么长。
    
    琼•玛尔提丝2002年至2003年在CCTV工作了一年半时间,她在比较中西媒体时说:如果美国官员要求CNN停止报导这个事情,CNN马上就会报导:今天有人打电话要求我们停止这个报导。许多美国政府的官员经常抱怨媒体的报导不真实。很明显,美国的媒体不受政府控制。
    
    CNN当然也会犯错误,但归根结底它代表的是自由和公众的利益,不是美国政府。水门事件的水落石出,不就是美国新闻自由的杰作吗?
    
    瞧瞧,什么是独立媒体?什么是新闻记者?那些谩骂CNN的网民是多么丑陋、愚昧和可悲!

Post by ESSE on 2008, April 4, 12: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达赖的呼吁太天真了吧。为什么不呼吁美国和北约武力干预呢?当今世界只有武力是最有说服力的。可惜,美国和北约没有勇气与中共叫板。中国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对西藏的控制的,所以最现实的做法是让达赖呼吁停止一切暴力活动,尽快进行对话。

Post by 雪域雄狮 on 2008, April 4, 10: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达赖喇嘛特使向美国会通报西藏局势
4月3日,达赖喇嘛的特使洛地嘉日(Lodi Gyari)在美国国会众议院瑞本大楼向国会人权小组通报西藏当前的局势,达赖喇嘛在西藏问题上的态度、以及藏民遭中共镇压的情况。多位国会议员出席了简报会。今年二月刚刚从印度达兰萨拉抵达美国的十几位西藏僧侣也到现场旁听。
洛地嘉日对美国国会议员说,西藏当今的局势是“严酷的”。他呼吁美国国会议员紧急前往西藏,把那里的悲惨遭遇展示给世界。

洛地嘉日说,据西藏流亡政府估计,大约140名藏人在这场镇压中被打死。他说,中国政府应为这起事件负全部责任。

洛地嘉日重申了达赖喇嘛主张非暴力、不要求领土独立,不抵制奥运的立场。不过,他同时要求取消奥运火炬在西藏境内的传递,他说,在镇压事件之后,这是对西藏人民的故意挑衅,将会严重伤害藏人的感情。

洛地嘉日说,中国广大人民在被控制的媒体之下,对真实情况并不了解,目前藏人的抗争并不是对中国人民的反抗,而是对压迫政策的反应。洛地嘉日说,虽然西藏拥有自己的文化、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但是上千年来汉藏人民相互礼让,相互尊重。他不希望中国媒体误导中国人民。

洛地嘉日还呼吁美国派驻一个永久的美国外交团到西藏拉萨,他同时呼吁国际社会调查暴力镇压事件。洛地嘉日表达了对联合国的失望,他说,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其影响力致使联合国对西藏问题视而不见。

Post by 纽约藏人 on 2008, April 4, 7: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国是论衡] 以一普通活佛的良知谴责达赖集团策划的暴利行径阅读

我是青海瞿昙寺主卓仓智罗桑次成嘉措活佛认定的红嘴寺第八世宗夏曲吉多杰活佛,也就是章嘉活佛,当我从3月18日电视上看到,“流亡在国外的达赖喇嘛集团策划、煽动其支持者及跟随者,在西藏和一部分藏族居住区使用暴力,肆意打、砸、抢、烧活动,制造社会动荡,聚众闹事者投掷石块、殴打行人、破坏商铺,使得昔日充满神奇色彩的拉萨市部分地方变成一片废墟。”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对此暴行非常愤怒,作为一个宗教人士,呼吁所有国内外佛教界和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强烈谴责和声讨这种不讲人权、不讲人道的暴力行径。希望那些不明真相和愚昧无知上当受骗的人们尽快清醒过来,坚决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坚决维护祖国统一和繁荣富强。跟国外搞分裂的敌对势力做坚决的斗争,为维护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国家领土的完整而做出努力。
    我本人十分愤怒的强烈谴责披着佛教外衣和打着宗教领袖的幌子来怂恿信众对无辜的百姓干下了惨无人道的暴行的行为。更是玷污了佛祖的谆谆教诲,佛敎敎人以慈悲为怀、心善积德、惩恶扬善、普度众生的佛教宗旨;作为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的达赖喇嘛恰恰相反,从民主改革至今日所做的一切,都与佛敎创始人释迦摩尼和当年宗喀巴大师的教义背道而驰。这次的罪恶行径更真正揭开了达赖喇嘛集团的虚伪和谎言愚弄信众聚众闹事搞分裂国家活动的面纱。对于伤害无辜平民的这种行为应受到严厉惩罚,给予依法打击和镇压。对待这些居心险恶的敌对势力绝不能心慈手软。象这些心灵丑恶和心怀鬼胎的人,勾结欧美等西方国外敌对势力,打着讲人权、讲民主的口号,制造没人性的滔天罪行,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和权利谈人权和慈悲。
    达赖集团选择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前的这个时机制造事端,目的在于妄图制造混乱使我们中国政府受到国际压力。因此希望全体藏族同胞保持坚定的立场,思想一百个不动摇,跟党中央和政府保持一致,一致对外,维护我们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建设好国家和家乡,过幸福、和平、快乐的好日子。也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使西藏有今天的繁荣富强,才有西藏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也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有未来更美好的明天。
    宗夏曲吉多杰 2008年3月18日晚

Post by 活佛 on 2008, April 4, 7: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http://219.149.28.34/function/forum/fsdt/dawacairen.wma
达瓦才仁声援西藏人民








记者: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采访了“西藏流亡政府”中国事务负责人达瓦才仁,达瓦
才仁先生你好!中国官方多次对dl喇嘛的非暴力主张提出质问,并且提问说,如果dl真
的主张非暴力,那他为什么没有对“3。14”在西藏发生的藏人屠杀汉人的残暴行为做出
谴责?






达瓦才仁:





首先必须要声明的是,藏人从头到尾使用的是非暴力,从藏人的角度来讲,暴力指的是
对生命的伤害。(从头到尾藏人)从镜头里可以看打汉人,但都是打而已,打完以后那
些汉人都会跑掉,仅仅是殴打,而不是伤害生命。那么那么那些被杀的人全部都是出于
意外,从中共的报道里面都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他们(汉人)都是在藏人砸门的时
候,跑到楼上躲起来,躲起来藏人放火烧的时候,他们都没有逃跑,而是藏起来,结果
后来就意外的烧死了,而那些点火、放火的人他们根本不知道楼上有汉人躲藏。所以被
烧死的人不仅有汉人,也有藏人,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一种意外,不是屠杀。
--

Post by wm on 2008, April 4, 6: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如果达赖喇嘛真的想和中共谈判,就应该放弃所谓的大藏区主张。

Post by Alex on 2008, April 4, 2: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