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亚洲周刊:处理西藏问题要有新思维

 

《亚洲周刊》纪硕鸣

 

民间作家王力雄认为,拉萨暴乱显示北京当局近二十年来政治高压、经济给好处的治藏路线效果不彰,北京应在极左与极右之间找到西藏问题的新思维,更积极地面对达赖喇嘛。

 

--------------------------------

 

中国民间作家王力雄,也是西藏问题研究专家。三月十四日,西藏发生动乱,拉萨出现打砸抢烧时,他正在欧洲,代替因中国政府不给护照无法出国的藏族作家——他的妻子唯色,接受挪威作家联盟颁发的「自由表达奖」。王力雄对西藏在一九八九之后近二十年,再次发生大规模暴力和流血事件感到很遗憾。他曾二十馀次深入西藏和各省藏区,在藏时间累计超过三年,写出《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也曾四次与达赖喇嘛见面交流。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王力雄表示:「西藏的矛盾这些年来不断积累,不断激化,表面上当局好像对西藏控制很稳,当局也以为自己近年的治藏路线是成功的。但是这样的估计并不准确。」

 

北京这些年投入大量财力发展西藏经济,修路、架桥、通水电、开通青藏铁路,希望以发展经济令西藏境内的民族问题弱化。王力雄表示,对这种经济主义路线的成功,不仅是中国政府这样认为,很多海外藏人也曾有类似看法。境内藏人普遍沉醉於挣钱、打麻将、喝酒、跳舞唱歌,似乎不再关心西藏问题,也不关心西藏文化的传承,失去形而上的追求,只要自己生活过得好就行了。「这一次的激烈抗争,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

 

王力雄认为,长期来的中共西藏政策是「胡罗卜加大棒」:在政治高压控制下给予经济上的好处。而这次事件证明这样的模式并不成功,应该改变,「处理西藏问题要有新思维」。以下是访问摘要:

 

问:你觉得当局对西藏形势的评估有失误吗?

 

答:当局希望把境内藏人与达赖喇嘛代表的海外藏人分割开来,用的方式是引导境内藏人全心全意追求个人致富与个人利益,不再关心西藏的政治情况,对达赖喇嘛顶多保持形式上的信仰,没有实质的追随。一段时间,这种引导看似成功,实际却不是。藏族民众对政治表现的冷漠,不闻不问,不是因为没有诉求,而是因为无能为力,在政权的威慑面前,不敢表达和行动。而这种情况不可能永久,一旦有时机,就会猛烈爆发。当无组织的群众爆发,要把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往往会是极端方式。这次拉萨的动乱恰恰显示了这一点。

 

问:达赖喇嘛在西藏的实际影响力被低估了吗?

 

答:是的,前年达赖喇嘛在印度批评境内藏人穿野生动物皮毛的不良风气,导致境内很多地区的藏人把成千上万元一件的皮衣烧掉。给当局触动很大,当局没有想到,一直让藏人过世俗生活,追求致富之路,远在印度的达赖一句话,藏民就可以义无反顾地把那麽贵重的衣服烧掉。在这种挫折面前,有关部门恼羞成怒,对烧皮毛的百姓进行抓捕。其实,以往中国政府也要求保护野生动物,只是没有人听,达赖喇嘛讲了,藏民听,本来和政府的主张是一致的。但当局却觉得脸面无光,政治利益受损,用「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毛泽东思路,反过来逼藏民在各种公开场合穿皮毛,同时高调批判达赖。这种做法必然使得藏民反感和怨气越来越大。一味打压的结果就会反弹。

 

问:这次动乱,从电视画面上看,藏族暴徒追打的都是汉人,为什麽要找汉人发泄?

 

答:除了政治矛盾外,这些年汉人向藏区的移民不断增加。如果没有移民,民族问题的争议多数只是形而上的,主要是官方和知识分子关注,对老百姓的关系不是特别大。在新疆,你会感到维吾尔族百姓的民族意识强,原因是汉人移民已经进入底层百姓的生活领域,直接与普通的维族百姓抢资源、进行竞争,风俗习惯方面也会在日常生活里产生磨擦。在藏区,过去汉人移民相对不多,但现在,在拉萨那样的地方,可以看到市场经济的份额大部分都被内地汉民或回民获得。藏民族的文化是追求快乐的,不是天天要搞市场竞争,起早贪黑去赚钱的。而汉民族更重视利益,因此更勤劳节俭,把这两个民族放在市场竞争中的同样位置,藏族的竞争力会是不够的。当他们节节败退,挫折感增加,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困境重重时,这种不满的发泄,就会具有针对民族的性质了。

 

问:你觉得这次动乱与二十年前那次,有什麽不同?

 

答:表面上,这次和一九八七至一九八九年的拉萨闹事有相像之处,但实际是不同的。八十年代末的西藏动乱是在开放的环境下出现的。原来对藏人的压制很多,伤害很深,八十年代后的开放,以及胡耀邦提出的西藏政策,让藏人有了发泄不满的空间,有了表达的可能,他们当然要表达。按此走下去,表达出来的不满会被逐步吸收,社会也就会变得稳定和谐。但那时的强硬派是想让西藏的形势恶化,以否定民族问题方面的拨乱反正,因此采取各种动作激化矛盾。多方因素互动的结果,演变成八十年代后期的政治动乱。

 

这次则是在长达十多年中的政治高压、经济发展和社会同化中发生的动乱,中共党内和高层在治藏路线上并没有根本分歧,实行的是与八十年代不同的、另一种方向的治藏路线,但结果也是失败的。我认为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当局对治理西藏基本已经是无计可施了。因为再左也左不到文化大革命那样,把西藏的寺庙全部砸光,即使那样,文革一过寺庙又都恢复起来;而向右,走温和路线,他也不可能超过胡耀邦时的西藏政策,那时是让汉人都撤出,允许西藏可以不听中央的。而在文革和胡耀邦这一左一右之间的领域,当局该试的已经都试过了。事实证明都不成功。

 

从九十年代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后,治藏路线就定位在经济上给好处,政治上高压的「一手软一手硬」上。这条路线曾被认为取得很大成功,但这次事件证明同样是效果不彰。

 

问:西藏问题的出路在哪里?

 

答:其实,对稳定西藏最好的、最现成可用的,就是达赖喇嘛。如果达赖喇嘛能回到西藏,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不少问题的根源和这些年对达赖喇嘛的攻击、谩骂是紧密相关的。对於西藏僧侣来讲,达赖喇嘛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是至高无上的,当局一天到晚逼他们攻击达赖喇嘛,比让他们骂自己的父亲还要受羞辱,因此西藏的各种抗议总是由僧侣发起,就一点也不奇怪。而僧侣在西藏民众中是有很高声望的,当僧侣采取非暴力方式抗议,当局却对他们抓打、关闭寺庙等,就会惹怒老百姓。当老百姓参与进来,没有组织的控制和约束,乌合之众的闹事就很容易演变成暴力,以及打砸抢的行为。

 

问:坏事能不能变成好事?

 

答:这次事件之后,我担心当局还是继续加码,沿用抓黑手、查黑幕那套手法,肃清与国外的关系、开除僧侣、整顿寺庙。如果还这样做,也许能让民众害怕一时,把事情压下去,但方向不变,不过进入另一轮循环,会积累更多矛盾,下次爆发的反抗会更猛烈。我不认为中国政府这次会改变路线,民族问题本质上是一种人文的问题,需要有人文关怀和人文教养,而这恰恰是中国执政集团所缺乏的。

 

不过,我真心希望中国当局要通过这次事件做一些自我反省。为什麽治理西藏这麽多年,仍然是这种结果?这本身已经说明存在问题,说明需要新的思路,否则将来的问题更大,不止西藏,还有新疆,随时可能出现更猛烈的爆发。

 

图为北京画家刘毅关于西藏的油画(2007年,200×350cm)。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3.75 K
尺寸: 600 x 343
浏览: 19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5条记录访客评论

If this mail accept only Chinese speakers, please delete this.
我在西京。看HP高興。真行。多謝多謝。我有朋友西蔵人。我有朋友漢人。我愛地球人。
I just saw some comments here and was so impressed.
I have friends in both side. I hope we live in the earth accept each other.
Thank you sooo much for you are you.

Post by 命 on 2008, April 20, 8: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王力雄先生,

我作为一个关心西藏问题,近年居住海外的华人;读过您对西藏问题的几乎所有文章,但对您近来的文章感到非常不安。您是希望藏人的抗议活动和不满情绪不断升级吗?民族情绪一旦点燃,后果不可预料,也许会朝向不可预知的灾难发展。
事情的发生有两面性,中共政府不可信,可是西藏流亡政府同样如此。近期的示威和骚乱,您扪心自问,您相信西藏流亡政府没有插手进行挑动和唆使吗?
西藏的问题是复杂的,复杂到您的研究都出现了瓶颈,无力给出真正的“钥匙”。希望应用您的影响力,让藏族同胞先冷静下来;由于民族性格的不同,民间的藏汉关系中,几乎永远不必担心汉族人仇视藏族人,而藏族人对汉族的仇视在目前的情况下则极易点燃。
除了关注自由人权之外,希望您能够继续做一个负责人的学者。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2, 8: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中共已经黔驴技穷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9, 5: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緘默不語,是助長「不正義」滋生蔓延的肥料
文/張毅民  中時晚報編輯台 2008.03.27      
    他們首次來時,他們抓共產黨員,我緘默不語,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後來,他們來抓猶太人,我緘默不語,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來抓公會份子,我緘默不語,因為我不是公會份子。
    後來,他們來抓天主教徒,我緘默不語,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
    後來,他們來抓我,這時候,已經沒有剩下人來,幫我講話了。
    《First They Came(他們首次來時)》,Martin Niemoller牧師(1892-1984)
    這一首世界著名的詩,是德國籍牧師、同時也是神學家的Martin Niemoller牧師(1892-1984)所作。這首詩,可以說是他自己的一生的反省,比美聖奧斯定(St. Augustine of Hippo,354-430)的「懺悔錄」,這首詩現在刻在Martin Niemoller牧師墓碑上,成為墓誌銘,也成為他死後,他的靈魂向神、向人無盡的懺悔。這位牧師在歐洲基督新教界頗具影響力,一九六一年,他甚至當選擔任全球基督教(新教)界重要國際組織「普世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WCC)」的主席。這位牧師所以會有這樣的懺悔,是因為年輕時,他曾一度擁護希特勒,並且一度反猶太人,但是後來自己反悔,公開反對希特勒、以及希特勒的反猶太運動。 對於不正義,「緘默不語」是助長它們滋生蔓延的肥料。
    三月十四日,台灣的總統大選,選戰打得火熱,「四傻踢館」風暴難息,馬英九不斷鞠躬道歉,吳伯雄不滿馬幕僚指責「輕忽危機處理」,在馬蕭競選總部氣的拍桌大罵「狼心狗肺」;這天晚上,中華隊與韓國隊的奧運資格賽爭奪第二名,打得難分難解,近七局中華隊零失分,雖然終場小輸一分,但是張誌家的表現令人激賞。謝長廷抱怨「歷任閣揆任期太短」,結果一張嘴走透透的阿扁回問,「不然要多長?」......一天下來,編輯台收到不下百條的新聞,哪一條最值得放在次日中國時報頭版頭條呢?結果出爐:「傳出死傷 中共強力鎮壓藏人示威」。
    我贊成中國時報編輯台的決定,不是因為國內政治新聞太過吵雜、流於口水,政客選舉陣營無意義的各種鬼話轟炸,讓閱報者人腦幾乎接近腦死狀態,也不是因為中華隊早已拿下奧運門票,中韓之戰已不重要。而是,住在台灣的我們,已經被選戰新聞轟炸的幾乎忘記自己也正處於急速變遷的世界大環境中,許多事情,儘管表面上與我們不太有直接相關,但是,依舊非常重要。
    今年三月十四日擴大成為血腥鎮壓的西藏暴亂,並不是單一偶發事件,而是一個延續已經超過半個世紀的人權問題,它與我們,並非無關。一九五一年,中共進入西藏,一九五六年開始的「社會全面改造」,讓西藏寺廟、文化、傳統教育面臨中共強力破壞,藏人開始起身抗暴,一九五九年,大規模抗暴事件在拉薩發生,原本是中共極力拉攏的達賴班禪,二十出頭的他,被迫緊急逃離家鄉,開始他一生的流亡歲月。可是,留在共產極權統治下的西藏人民,卻必須面臨「階級鬥爭」的日子,生靈塗炭,西藏文化與社會傳統、宗教信仰面臨崩解。
    一九八七年,西藏拉薩再度發生抗暴事件,這次藏人抗暴長達十七個月,直到一九八九年,中共當局決定在拉薩實施軍事戒嚴。此刻,正是血腥天安門事件發生的前三個月。而在一九八九年,下令軍隊鎮壓西藏人民的,正是現在居大位的胡錦濤。
    中共年來統治西藏的方法,毋寧給胡錦濤、溫家寶口中的「軟的更軟、硬的更硬」一個世人檢驗的窗口。對於西藏,中共一方面投入數以千億計的資金,並且極力開發西藏地區觀光資源,可是另一方面,卻毫不重視西藏人民對於自己要如何生活、如何延續文化與傳統、宗教與信仰的意願。「從西藏和平解放至今,西藏是在進步了、發展了,滅絕文化說法是一派胡言!」溫家寶在三月中的國際記者會上這樣說。在指責「達賴集團」「有組織、有蓄謀、精心策劃與煽動」的同時,溫家寶卻完全不解釋,中共為什麼雖然在近年來與達賴喇嘛特使團進行了六次會談,都完全無法達成共識?為什麼達賴喇嘛早就公開放棄藏獨、並且說過「作為中國的一部份,對西藏來說,是有很多好處的」,卻仍然一昧指責達賴是「藏獨人士」、「陰謀顛覆政府人士」?對於達賴喇嘛早就多次表示支持北京奧運,為什麼依舊不斷指責達賴「煽動破壞奧運會的事件,來企圖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西藏人民的宗教、文化、傳統、語言、生活方式、社會習俗,在中共強大的軍事、經濟、政治高壓統治下,成為「漢民族沙文主義」眼下的異類、非文明、甚至蠻夷。一旦西藏人民要求自己決定未來,無論是高度自治、甚或是獨立,中共軍隊的坦克、軍車、上了刺刀的長槍、便是中共極權統治的「硬道理」。「敬酒不吃,就吃罰酒」,就是中共政權面對西藏人民(以及其他反對它的人民與國家)的心態。
    對於西藏人民宗教信仰的控制,中共企圖以國家力量干涉介入,更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近來由於達賴年事已高,加上中共當局試圖「以拖待變」,期待「西藏問題」在達賴喇嘛圓寂之後自然解決,達賴喇嘛多次公開表達他繼承人產生方式,應該要由西藏人民決定是否接受,無論是:藏人篤信的靈童轉世,或是高僧指派、甚至公投產生。而此所謂的西藏人民決定,當然還包括流亡在海外的西藏人民。藏傳佛教最高領導人如何產生,其本質根本就是宗教事務,中共卻偏偏認為這是國家機器可以插手過問的事情,要求必須要經過國家同意才行。
    中共處理西藏宗教信仰的方式,同樣以出現在它面對基督宗教信仰的方式,梵蒂岡教廷便是一個明顯的例證。中共政權一方面要求這些原本已延續千年的宗教領導制度與領導人「不可以干涉(中國)國家內政」,卻另一方面,蠻橫地以國家機器、共產黨政治力的方式,強悍介入純屬宗教事務的「宗教內務」。
    這樣的統治心態,其所彰顯的,不是大國心態,卻是一種假的國家尊嚴,它反映出的,是極度缺乏自信心、與極度的自卑。進入二十一世紀、標榜要建立富強康樂新中國的中國領導人,此時此刻,似乎不應該忙著鎮壓藏人,而應該回歸良心,設身處地想想藏人的心情,也看看自己半個多世紀以來的統治作為,共產黨在中國土地上的所作所為,反省為什麼「逼人上梁山」?現在,是否願意開始朝向建立一個「近者悅、遠者來」國家的方向邁步前進?現在是否願意開放自己,接受建立「自由、多元、尊重、人權」的、真正屬於「人民」的國家?
    霸權鎮壓、極權統治、一黨專政、文化沙文主義,是該休兵了、是到了該停止的時候了。

Post by 蘇姍 on 2008, March 27, 9: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希望王力雄先生能明明白白说明达赖喇嘛的诉求,比如让他回到西藏,达赖希望获得什么?不是西藏独立或者什么由他来管理吧吧?

我相信宗教不应干涉国家权力的运行,你觉得呢?

Post by 中国人 on 2008, March 27, 8: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豆瓣上的woeser小组被解散了。他们正在做文化谋杀!

Post by sinpenzakki on 2008, March 27, 7: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HenFenNu,

thank you my kind and gentle Chinese soul, i presume you are Chinese. Very touching, thank you. I hope more and more good Chinese people will also join you , in your blue, for justice. Free Tibet, Free China.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27, 2: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昨天,美國議會的會長到印度達然薩拉和達賴喇嘛會見,也就是說美國議會重視西藏的問題,但我覺得西藏人最好有自己意志和解決問題概念,尤其是政府要員,自己要跟上民衆的願望。一切看他人的臉色行使,那這個民族還有什麽希望。我們要有一個長期的打算。

Post by kalsang on 2008, March 27, 1: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尽管,媒体很小心的不提藏族,可是所有的人很自然的就说藏族打汉族。这也正是政府要达到的目的。


这个你对共产党太不了解了,现在已经出了不少新闻开始宣传藏人和暴力分子做斗争救汉人的事迹了,还有宣传那个服装店里面烧死的五个女孩有一个是来自日喀则的藏族女孩,这就是化解民族矛盾的一种努力。

Post by er on 2008, March 27, 11: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哎!不论怎么说死人总是不好的……

Post by zhenc on 2008, March 27, 8: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了你的博客。就目前发生的这件令人心痛的事情来说,能在这个网站看到一些事情的真相真是太难得了。因为看起来多数的中国人包括在海外生活的不少的中国人都已经被共洗脑了。这真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
西藏一直是我向往和崇敬的地方,西藏人的善良和对自己文化信仰的虔诚,深深打动着我。可就是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饱受苦难的民族,却被真正的暴政说成是暴徒。被血腥镇压。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真想能够为藏族同胞做点什么,可是确是那么无能为力。
我想这个世界上一定有老天吧。老天一定会有在默默地眼睛看着发生的这一切的。对双手粘满善良人的鲜血的人,老天总有一天会收拾他的。
西藏,我为你祈祷。

Post by 很愤怒 on 2008, March 27, 5: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拉薩傳真》「暴」點如鬼域 警網嚴穿梭

【聯合報╱特派記者汪莉絹/拉薩報導】 2008.03.27 02:40 am
http://udn.com/NEWS/WORLD/WOR1/4275408.shtml

  
三月的聖城拉薩,有早春的氣息,又帶點春寒的冷清;昨天傍晚,記者駐足在剛恢復開放的布達拉宮廣場,沒有遊客,只有便衣警察往來穿梭,雖然拉薩暴動過去十三天了,氣氛外弛內張。

沒有入藏證 別想登機

拉薩暴動以來,境外人士到西藏,難如登天,「入藏證」成為西藏官方限制和控制境外人士進藏「法寶」。大陸任何飛往拉薩的班機,都嚴格檢查境外人士的入藏證,如果沒有入藏證或不符合規定,不准登機。

中共國務院新聞辦昨天邀請拉薩暴動後,首批十九家境外及大陸媒體赴拉薩實地採訪,由於籌備時間短,境外媒體只是拿到入藏批函的傳真影印本。

不料,機場人員嚴格執行官方要求,指媒體所持的入藏函不符規定,無法辦理登機手續;國務院新聞辦官員再三交涉,層層請示後,記者們才拿到登機證,順利登機。

飛往拉薩的班機上,不少從外地到拉薩工作的漢人:有說一口流利閩南話的福建小姑娘,因家人在西藏挖礦,來找親友和工作;也有從南京返回拉薩的援藏幹部。年紀約五十歲的陳大姐表示,她是八○年代的援藏幹部,回南京休養兩個月,不知道拉薩為何會發生「暴亂事件」。

沒事了… 晚上別出門

飛機停穩後,自機上走下,藍天白雲下的拉薩貢嘎機場,比平時冷清許多,沒有境外遊客,穿著防彈背心的武警來回巡邏,機場的警察比平時多了許多。通往市區的交通旅遊車前,幾名配戴證件的工作人員,規矩地站在車前等候遊客上車,沒有拉客的野雞車、沒看見平時幫忙遊客提行季、賺行李費的藏族小伙子。

從機場到市區,沿途有三、四十名警察,分別把守在藏人村莊的道路上、重要的加油站和交通要道上,顯然,西藏政府對地方治安穩定,仍相當擔心。

宣傳標語 堅決反分裂

進入市區之後,表面看去平靜,部分政府機關前高懸著「堅決反對達賴集團分裂行徑、維護祖國統一」,「堅決反對分裂行為,維護祖國統一」等宣傳布條。對境外媒體來住宿,賓館工作的藏族年青人顯然已做了「勤前教育」。記者問他們拉薩現在平靜了沒;小伙子異口同聲表示,「現在沒有事了,只是晚上最好還是別出門」。

記者轉到暴亂重災區的大昭寺附近,這一帶仍是主要封鎖區域,藏人必須隨身攜帶身分證件,以備警察隨時檢查。

熱鬧商業區 五點關門

受到暴動打擊和境外遊客暫時禁止入藏,原本熱鬧的商業街,下午五點不到,紛紛拉下鐵門;尤其是曾遭縱火和攻擊的兩條商業街,幾乎沒有商家開門,也沒看到幾個行人,有如鬼域一般。

西藏官方說,暴動已經平息,但是放眼所見,可以感受到拉薩的商業活動已受到重創。當地政府擔心境外人士「安全」的考量下,要求境外遊客離境和限制他們入藏,拉薩最大的經濟來源觀光業,頓時跌入谷底,對拉薩商業的打擊,有如雪上加霜。

西藏首府拉薩何時真正恢復往日繁榮,時間表?沒人知道。


【2008/03/27 聯合報】

Post by 蘇姍 on 2008, March 27, 4: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and sky, forever blue.....and us, forver livin in the blue.......and some souls, forver blue...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27, 4: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hi all, anyone who reads English this is a good site on Tibet Specially the forum is great www.phayul.com ....some iteresting discussions and peotry and others. Te Hao! and there is another good site: www.tibetwrites.org....Om.

Woeser la, hope you well! and again, phayul means\"GU XIANG\" in PINGin. Free Tibet! Long Live HH THE DAILA LAMA!!!! Snow forever white, Blood forever red, bird forever fly, Kesang Methoks forver blossom again, and my heart, forever for my Phayul!!! Free Tibet!

phayul means fatherland in Tibetan.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27, 4: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hi all, anyone who reads English this is a good site on Tibet Specially the forum is great www.phayul.com ....some iteresting discussions and peotry and others. Te Hao! and there is another good site: www.tibetwrites.org....Om.

Woeser la, hope you well! and again, phayul means"GU XIANG" in PINGin. Free Tibet! Long Live HH THE DAILA LAMA!!!! Snow forever white, Blood forever red, bird forever fly, Kesang Methoks forver blossom again, and my heart, forever for my Phayul!!! Free Tibet!

phayul means fatherland in Tibetan.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27, 4: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hi all, anyone who reads English this is a good site on Tibet Specially the forum is great www.phayul.com ....some iteresting discussions and peotry and others. Te Hao! and there is another good site: www.tibetwrites.org....Om.

Woeser la, hope you well!

phayul means fatherland in Tibetan.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27,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hi all, anyone who reads English this is a good site on Tibet Specially the forum is great www.phayul.com ....some iteresting discussions and peotry and others. Te Hao! and there is another good site: www.tibetwrites.org....Om.

Woeser la, hope you well!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27, 4: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唯色啦,祝你一切顺利。希望佛保佑你。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7, 2: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放藏汉纠纷而不说,只说直感,有一点像军阀镇压无产者。

这次事件是一次革命的行动吧?

有个西方中国问题学者问我,这次拉萨抗暴事件。是不是西藏在闹革命?我听了以后差一点笑出声来了。但后来仔细一琢磨,也是,他们都是没有钱的,不会说汉语的,年轻人多。那些既得利益者,职工干部几乎参与,有点像穷人打土豪的感觉。只不过,对象不是土豪而是汉人。尽管,媒体很小心的不提藏族,可是所有的人很自然的就说藏族打汉族。这也正是政府要达到的目的。

这次事件的控制权在军方吗?

文化暴力对付西藏人见效慢,而军事暴力见效快。据香港媒体报道,西藏自治区在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的密谋下,西藏70多个县中换了50几个书记换成了援藏干部。军方的高层人士经过六四事件,内部已经达成共识,不再让同样的事件重演。即使胡锦涛能够下达军令,如果不符合军方的胃口,军队就不会拖延吗?年初救灾的时候军队不就拖延了吗?又有谁受到惩罚了?而如果这次的军令不是胡锦涛下的,那就意味着军方已经完全把胡架空。这次军队行动之诡秘和神速。策划这件事情,幕后策划者应该就是军方的实权人物。西藏的文化暴力已经加深为军化暴力。西藏已经被军阀统治。今天的西藏就是未来的中国。他们也摆脱不了军队的控制。从中国政府支持泰国军方的立场来,和镇压西藏喇嘛的行为如出一辙。我们从CCTV的新闻发布会上的现场看代表中国官方新闻发言人的温总理,向巴书记,看来他们都是在被动应酬某种事先备好的方案。而语无伦次。信口雌黄,丢人现眼。他们还以为应酬自如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7, 1: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唯色啦,在西藏被管制的同时,你也实行了网页管制,没有许可不能发表看法(我想是这样,)害得那个中国人,拿我的帖子到BBC去给我回贴。这样以来,这里比轰轰烈烈的西藏要冷清了许多,感觉我没有做什么这些天,好像和西藏人一起没有参加抗暴的感觉,哈哈哈。再说了,你管制不要紧,我这里出现了奇怪的事,发走了的评论,从评论内容框不会自己消失。而第二天再次开机还继续存在。再过几天还是在那里不走。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7, 12: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如果西藏独立后,就把其它省的藏族移民全赶回西藏去

Post by todie on 2008, March 26, 11: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除了西藏,其它地方不是藏人的

Post by todie on 2008, March 26, 11: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甘孜州各县乡藏民示威遭武警镇压

作者:冯日遥    文章来源:RFA    点击数:86    更新时间:2008-3-25
四川省藏区继阿坝州后,甘孜州各县乡亦出现藏民示威遭武警镇压,甘孜州内两个县近二百名示威者;周一到镇政府大楼示威抗议遭武警开枪镇压,有西藏人权组织指两名僧侣一死一危殆;另外数十名示威者受伤,公安局否认有开枪射杀示威者,官方报道镇压中一名武警被不法份子打死。

甘孜藏族自治州藏民周女士,周二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下午两时左右,大约有二百名示威者,当中包括来自甘孜县及德格县的僧侣及和尚,联合发起示威活动,他们集合后游行到县政府大楼抗议,高呼西藏独立和自由西藏等口号,沿途有其他市民参加,当他们去到县政府大楼时,遭大批重装武警镇压。周女士从有参予的藏民口中得知,当局指示威者为暴徒,还指他们将一名执勤的武警打死,周女士指藏民都是和平示威的,根本不会胡乱伤人,但冲突中肯定有人受伤,但并没有听说有武警死亡。

她说:我们当地的藏民和少数地方的公民,武警最初都不敢打他们的,但不知怎样又打起来,冲突中双方都有人受伤,但有武警死亡应该不会罢,他可能祇是受了伤,当局至今公布有武警死亡,但示威者死伤数字至今未有任何公布。

对于西藏人权及民主中心发布的消息指,暴力镇压中,至少有两名僧侣遭枪击,当中一人死亡,另一人情况危殆,有数十人受伤,而上周二的暴力镇压事件中,至少有三名藏民被枪杀死亡,十五人被枪伤,周女士对消息不肯正面回应,祇回答说,自从拉萨骚乱后,当地多个县都有藏民集会示威,地方上仍有军队驻守,武警设关卡查问居民身份,她为自身安全,不敢对外证实是否有僧侣及藏民被射杀,但周女士强调,当局抓捕藏民行动仍十分厉害。她说:抓得很紧,具体抓了几多我不清楚,反正就是要抓。

本台就僧侣及和尚被暴力镇压一事,致电甘孜州政府办查问,接线的工作人员否认有开枪射杀僧侣或示威者,他指地方公安及武警连日来加强整治地方,已将骚乱平息。他说:所有军队已离开,现时一个武警都没有,但县中队军警还是驻守著,他们整理地方治安工作做得非常好的。

至于抓捕藏民一事,他指现时地方人民国泰民安,根本不需要抓捕任何人。他又承认在整治过程中,有很多武警受伤,但是否有武警死亡,他以不方便回答为由,拒绝回应。而甘孜州人民医院的工作人员,拒绝回应记者问及示威者、甚至武警死亡的事宜。她说:这事根本与你们无关。

而记者多次致电甘孜州公安局,但电话总是没有人接听,即使接通后亦立即传驳留言信箱,至截稿前都未有负责人回应。

外交部指出,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周一发生骚乱,一名武警死亡。另外,新华社报道,曾经参与本月十六日阿坝县打劫及抢掠的不法份子,最少有三百八十一人已经自首,当中包括僧侣,报道指,当地政府事后采取连串措施,基本上已经平息暴力事故,并限期参与破坏的人投案自首。

另外,首先发生骚乱的西藏拉萨,部份藏民区的电话仍然难以接通,一名藏民小学的教师周二接受访问时指,现时市面已大致恢复平静,但学校仍然放假,至于抓捕的行动是否仍然进行,她以不清楚为由,拒绝再回应。她说:市面已恢复平静了,没有上课,至于抓捕的行动我不清楚,你问别人罢。

新华社报道,指拉萨当局拘捕十三人,涉嫌本月十日在大昭寺广场高叫反动口号,及高举反动旗帜。

Post by RFA on 2008, March 26, 10: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西藏文化与社会现代化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DW    点击数:32    更新时间:2008-3-19
拉萨动乱平息后,德语媒体继续关注西藏形势,有关报道和评论占据了大量版面。而中国人大闭幕和新一届政府的组成则退居极不显眼位置。日报发表的评论指出:

拉萨动乱平息后,德语媒体继续关注西藏形势,有关报道和评论占据了大量版面。而中国人大闭幕和新一届政府的组成则退居极不显眼位置。日报发表的评论指出:

“北京作出的反应与过去几十年没有什么不同。它威胁要开展'反分裂主义的全民战争',把全部责任推给'达赖集团'和'分裂分子',心怀不满的藏人将面临严厉惩罚。中国官方从来不开展讨论,讨论一下西藏究竟什么问题出了差错。

北京必须给予藏人真正的自治,使他们的文化保存下来,而不再搞低劣的民俗表演。但中国恰恰难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根本没有这样的规定。在中国,在共产党之外,没有什么自治。给予自治就意味着不仅要开发一套用于真正开放社会的软件,也会导致共产党权力垄断的结束。藏人的悲哀在于,他们不想再这样长期等待下去了。“

柏林日报的评论指出,中国政府为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大量投资,使“西藏进步了”。但是评论也认为:

“北京试图把西藏自治区纳入全国现代化模式,但明显失败了,这不仅因为面对强大的汉族,弱小藏族无能为力和受屈辱的感觉现在一下子喷发出来,也因为象以前试图改造全体人民一样,改造藏人的想法同样荒谬。中国把僧尼送去接受爱国主义宣传教育,保留选定'活佛'、甚至选定达赖喇嘛继承人的权力,这些做法无异于要把藏传佛教的核心、即确定转世灵童的问题置于国家控制之下。西藏的宗教没有被禁止,但这一宗教及其传人却被扼杀了。”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发自北京的文章说,“在中国统治下,西藏文化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繁荣”,文章接着写道:

“这一文化繁荣与达赖喇嘛声称的文化灭绝看来正好相反。实际上,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北京的政策要把西藏、其人民、文化和宗教变成一个获利巨大的博物馆,供人观赏已经消亡的东西。但对于藏人来说,这一文化就是生活,他们不想使它受到破坏。

官方的文化是一种由党的文化学家和宗教学者设计和监督的人造产品,他们了解历史及古典书籍,使之与现代的需要、即党的统治结合在一起。这样,西藏文化能自由呼吸的空间就太小了。拉萨新市容毫无疑问地表明,面对政治和商业的力量,西藏文化及生活在这一文化中的人民没有分量。“

Post by lhasa on 2008, March 26, 10: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罪过!罪过!

愿天佑西藏!

Post by zaxidele on 2008, March 26, 8: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Tashi Delek ! (bonjour !)
Solidarité avec le peuple Tibétain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a ordonné un blocage des médias et a juré que les émeutiers qui ne se rendent pas ne \"seront pas traité avec clémence\". Nous avons déjà vu ça avant en Birmanie.
Comme pour la Birmanie, les citoyens du monde peuvent aider.

http://www.avaaz.org/fr/

Post by arco-iris on 2008, March 26, 7: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Tashi Delek ! (bonjour !)
Solidarité avec le peuple Tibétain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a ordonné un blocage des médias et a juré que les émeutiers qui ne se rendent pas ne "seront pas traité avec clémence". Nous avons déjà vu ça avant en Birmanie.
Comme pour la Birmanie, les citoyens du monde peuvent aider.

http://www.avaaz.org/fr/

Post by arco-iris on 2008, March 26, 7: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奥运点火央视宣称现场直播 实则滞后45秒做检查
  2008年03月25日    
据德国之声消息,凡是在中国观看奥运圣火取火仪式转播的电视观众都会发现,正在发表讲话的中共奥组委主席刘淇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刘淇之所以表现出片刻的失常,是因为在其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名示威者(国际媒体记者组织记者无疆界代表)。
当然,这样的镜头在中共国家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的转播中没有出现。尽管中央电视台宣称进行现场直播,但实则滞后了45秒,为的是给检查员足够的时间。

所有之后通过卫星收看BBC新闻转播的人都会发现,但凡涉及抗议奥运议题,电视屏幕上就是一片漆黑。数天来,中国大陆的网络运作异常缓慢,而且经常受到干扰。

Post by 不明白 on 2008, March 26, 5: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为什么一些中国公众难以正确理解西藏问题?
刘晓峰  民主中国 2008年03月25日

最近,西藏问题又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那天,听到旁边的几位白领正在议论最近发生的拉萨事件,对话大致如下:西藏人真是"拎不清"(沪语"不明事理"的意思),那个穷地方,给了他们那么多钱,还要闹什么事?真的独立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我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解放军进驻西藏、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西藏和平解放,是1951年,为什么达赖喇嘛离开中国是1959年?也就是说,我们所说的那个达赖分裂集团是在同新中国政权直接打了八年交道之后,才决定分道扬镳,这说明了什么呢?他们无言以对。

我甘冒浅陋虚荣之嫌,告诉他们,我父亲是当年作为工兵进藏的共军之一。一边修路一边进军西藏,当然是最早、至少是较早进藏的共军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说到遇到过什么反抗。就我所知,从历史上看,绝大多数西藏人从来没有试图建立一个独立国家的企图,他们对归属一个外面的政权并没有心理障碍。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在高寒缺氧、物质极度匮乏的生存环境中形成的那种淡然世俗享乐,重视信仰,关注来世,充满宗教情感的生活。清朝政府和国民党政权懂得这个道理并予以尊重,因此,西藏人同他们相处都比较和睦。但是,毛泽东却不同。这位因无知而无畏、"数风人物还看今朝"、把庄子的逍遥博大都理解为霸气的"天才"(毛诗:"鲲鹏展翅九万里,......背负青天朝下看"),有着被康德称之为"僭妄"的自大心理,他"敢叫日月换新天",不仅要让西藏在名份上归顺自己,还要建立公有制,更为严重的是,他还不满足于把自己的统治建立在世俗的基础上,总是试图占领人民的心灵,要管人家的"精神修养",还要到人家的"灵魂深处"去"爆发革命"。这就突破了西藏人文化心理的底线,这样,作为西藏人的精神领袖,选择出走不就是必然的吗?我还可以提供一个佐证说明是文化入侵最后威胁到了西藏的稳定。当年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区政治委员的邓小平,是具体部署共军进藏的主要决策者之一,他反对一些人增加兵力的请求,向中央建言"进藏遇到的主要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军事问题"。不难理解,邓在当时的语境中说的"政治",其实就是文化碰撞和磨合。这就是说,在他看来,关键是妥善处理文化宗教方面的问题,就能搞好中共政权同西藏原政府的关系,不必持重武力。

可以说,没有"社会主义改造"的威胁,就不会有达赖的出走。现在的官方文献在这个问题上含糊其词,试图淡化达赖出走同西藏"民主改革"的关系,说是由于达赖的出走才导致西藏开始"民主改革"。这种辩解实在苍白无力,试想,当时拥有"打败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军队的骄兵悍将的当局,承诺的并不是不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而是暂缓改革;而就在那几年,大陆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如火如荼,那是怎样一番急风暴雨般的景象,达赖难道不知道?难道可以心安理得等待即将到来的"改造"?

当年的左倾狂热对西藏人传统生活方式和文化的威胁,是造成达赖及其西藏上层集团大多数人出走的主要原因(这一点连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都有所认识),因而,直到今天,达赖还在向国际社会公开谴责"中共在西藏搞文化灭绝",并因此赢得极大同情。其实,对于这种谴责,中共过去的宣传倒不大在意,因为当时自以为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马克思主义。"输出革命"都是一种高尚行为,何况用先进文化去改造落后文化,有什么不好?只是由于自己这半个世纪的治理乏善可陈,才不得不放弃傲慢的"文化优越感"而另找托词。

回到本文开头说到的那几个白领,他们的问题同样出在无法从文化的角度理解西藏问题。他们以为,物质上给了你那么多,你为什么还不满意呢?且不说中央政府是不是给了生活在底层的广大藏族民众那么多,即使给了那些物资,难道就足以使他们在心理上归顺吗?

那些白领不理解西藏人的固执,不仅仅是当局的片面宣传,还因为他们不懂得信仰的力量------因为,我们自己就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群。那一年,在青海的塔尔寺,我亲眼看到一位老牧民一家三口:他的妻子和不到十岁的儿子,在那干凅的荒原上从千里之外的牧区徒步走来,就为要在这里上一柱香。在我看来,这些淳朴憨厚的虔诚牧民在这里显示出的不仅是人类的精神力量,更是人类的高贵和尊严!因为他们具有超越物欲和肉体的精神境界,而所追求的是千百年来代表着"至善"的那个形象而非世俗的幻觉。

那些白领不理解西藏人的固执,还在于他们不懂得文化的巨大而深厚的凝聚力。这也难怪,我历来认为,我们所属的这个"中华民族"其实是一个用于谈判和宣传的政治术语,顶多不过是一种幻觉,因为那是一个没有文化认同感、依靠暴力维系在一起的一个人群。在我所阅读过的世界史中,我没有看到世界上还有哪一个自称为作为一个"民族"的管理者,他们总是乐意用强制甚至暴力来处理同胞之间纠纷!

我们不懂得文化的力量。难怪直到今天,在主流媒体上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唱赞歌的于丹教授们所诠译的中国文化,也只不过是一些接人待物的雕虫小技,顶多延伸到功利层面的伦理秩序。这虽然比那些一讲到中国文化就想到中国菜肴的人进步了一些,但仍然难免"没文化"之嫌。因为,同对一般人的要求不一样,一个学者应该知道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而这个价值观中最重要的部份是对自身生命状态的认识乃至对人类生存状态的理解和关照。我们常常说文化人是一个社会的良心,如果真是这样,对自身生命状态的认识乃至对人类生存状态的理解和关照就是良心的来源和支撑,因此,不懂得这个道理的所谓文化人,怎么可能有良心?

可悲的是,管理那群白领的当局同样没有文化。由于没有文化,他们总以为达赖喇嘛倡议的基于"非暴力"理念的谈判、合作请求必定是一个阴谋,不了解一个基于坚定信仰的人的内心坦诚,更不懂得基于信仰的非暴力的高贵价值。

由于拒绝同达赖喇嘛对话,今天,当局终于直接面对新一代藏人的激烈反抗。在我看来,此次镇压留下的最可怕的后果,是揭开了当局同新一代年轻的西藏人公开大规模武力对抗的序幕,冤冤相报,慢慢品尝这个苦果,就是傲慢而愚蠢的代价。

2008年3月21日

Post by 不明白 on 2008, March 26, 5: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为什么一些中国公众难以正确理解西藏问题?
刘晓峰  民主中国 2008年03月25日



最近,西藏问题又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那天,听到旁边的几位白领正在议论最近发生的拉萨事件,对话大致如下:西藏人真是"拎不清"(沪语"不明事理"的意思),那个穷地方,给了他们那么多钱,还要闹什么事?真的独立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我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解放军进驻西藏、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西藏和平解放,是1951年,为什么达赖喇嘛离开中国是1959年?也就是说,我们所说的那个达赖分裂集团是在同新中国政权直接打了八年交道之后,才决定分道扬镳,这说明了什么呢?他们无言以对。

我甘冒浅陋虚荣之嫌,告诉他们,我父亲是当年作为工兵进藏的共军之一。一边修路一边进军西藏,当然是最早、至少是较早进藏的共军了。但是,他从来没有说到遇到过什么反抗。就我所知,从历史上看,绝大多数西藏人从来没有试图建立一个独立国家的企图,他们对归属一个外面的政权并没有心理障碍。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在高寒缺氧、物质极度匮乏的生存环境中形成的那种淡然世俗享乐,重视信仰,关注来世,充满宗教情感的生活。清朝政府和国民党政权懂得这个道理并予以尊重,因此,西藏人同他们相处都比较和睦。但是,毛泽东却不同。这位因无知而无畏、"数风人物还看今朝"、把庄子的逍遥博大都理解为霸气的"天才"(毛诗:"鲲鹏展翅九万里,......背负青天朝下看"),有着被康德称之为"僭妄"的自大心理,他"敢叫日月换新天",不仅要让西藏在名份上归顺自己,还要建立公有制,更为严重的是,他还不满足于把自己的统治建立在世俗的基础上,总是试图占领人民的心灵,要管人家的"精神修养",还要到人家的"灵魂深处"去"爆发革命"。这就突破了西藏人文化心理的底线,这样,作为西藏人的精神领袖,选择出走不就是必然的吗?我还可以提供一个佐证说明是文化入侵最后威胁到了西藏的稳定。当年担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区政治委员的邓小平,是具体部署共军进藏的主要决策者之一,他反对一些人增加兵力的请求,向中央建言"进藏遇到的主要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军事问题"。不难理解,邓在当时的语境中说的"政治",其实就是文化碰撞和磨合。这就是说,在他看来,关键是妥善处理文化宗教方面的问题,就能搞好中共政权同西藏原政府的关系,不必持重武力。

可以说,没有"社会主义改造"的威胁,就不会有达赖的出走。现在的官方文献在这个问题上含糊其词,试图淡化达赖出走同西藏"民主改革"的关系,说是由于达赖的出走才导致西藏开始"民主改革"。这种辩解实在苍白无力,试想,当时拥有"打败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军队的骄兵悍将的当局,承诺的并不是不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而是暂缓改革;而就在那几年,大陆的社会主义改造已经如火如荼,那是怎样一番急风暴雨般的景象,达赖难道不知道?难道可以心安理得等待即将到来的"改造"?

当年的左倾狂热对西藏人传统生活方式和文化的威胁,是造成达赖及其西藏上层集团大多数人出走的主要原因(这一点连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都有所认识),因而,直到今天,达赖还在向国际社会公开谴责"中共在西藏搞文化灭绝",并因此赢得极大同情。其实,对于这种谴责,中共过去的宣传倒不大在意,因为当时自以为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马克思主义。"输出革命"都是一种高尚行为,何况用先进文化去改造落后文化,有什么不好?只是由于自己这半个世纪的治理乏善可陈,才不得不放弃傲慢的"文化优越感"而另找托词。

回到本文开头说到的那几个白领,他们的问题同样出在无法从文化的角度理解西藏问题。他们以为,物质上给了你那么多,你为什么还不满意呢?且不说中央政府是不是给了生活在底层的广大藏族民众那么多,即使给了那些物资,难道就足以使他们在心理上归顺吗?

那些白领不理解西藏人的固执,不仅仅是当局的片面宣传,还因为他们不懂得信仰的力量------因为,我们自己就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群。那一年,在青海的塔尔寺,我亲眼看到一位老牧民一家三口:他的妻子和不到十岁的儿子,在那干凅的荒原上从千里之外的牧区徒步走来,就为要在这里上一柱香。在我看来,这些淳朴憨厚的虔诚牧民在这里显示出的不仅是人类的精神力量,更是人类的高贵和尊严!因为他们具有超越物欲和肉体的精神境界,而所追求的是千百年来代表着"至善"的那个形象而非世俗的幻觉。

那些白领不理解西藏人的固执,还在于他们不懂得文化的巨大而深厚的凝聚力。这也难怪,我历来认为,我们所属的这个"中华民族"其实是一个用于谈判和宣传的政治术语,顶多不过是一种幻觉,因为那是一个没有文化认同感、依靠暴力维系在一起的一个人群。在我所阅读过的世界史中,我没有看到世界上还有哪一个自称为作为一个"民族"的管理者,他们总是乐意用强制甚至暴力来处理同胞之间纠纷!

我们不懂得文化的力量。难怪直到今天,在主流媒体上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唱赞歌的于丹教授们所诠译的中国文化,也只不过是一些接人待物的雕虫小技,顶多延伸到功利层面的伦理秩序。这虽然比那些一讲到中国文化就想到中国菜肴的人进步了一些,但仍然难免"没文化"之嫌。因为,同对一般人的要求不一样,一个学者应该知道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观,而这个价值观中最重要的部份是对自身生命状态的认识乃至对人类生存状态的理解和关照。我们常常说文化人是一个社会的良心,如果真是这样,对自身生命状态的认识乃至对人类生存状态的理解和关照就是良心的来源和支撑,因此,不懂得这个道理的所谓文化人,怎么可能有良心?

可悲的是,管理那群白领的当局同样没有文化。由于没有文化,他们总以为达赖喇嘛倡议的基于"非暴力"理念的谈判、合作请求必定是一个阴谋,不了解一个基于坚定信仰的人的内心坦诚,更不懂得基于信仰的非暴力的高贵价值。

由于拒绝同达赖喇嘛对话,今天,当局终于直接面对新一代藏人的激烈反抗。在我看来,此次镇压留下的最可怕的后果,是揭开了当局同新一代年轻的西藏人公开大规模武力对抗的序幕,冤冤相报,慢慢品尝这个苦果,就是傲慢而愚蠢的代价。

2008年3月21日

Post by 不明白 on 2008, March 26, 5: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中共邀请记者团进如西藏拉萨:中共的暴力和谎言机器大运转
          -----米吉德

西藏人民抗议中国的暴政,遭到中国约十万军警的严厉血腥的镇压,并封锁一切消息,驱赶所有的新闻媒体和外国人,生怕走漏实行暴政的情况。但是,事到如今,已经有些消息和图片传到海外,并且受到质疑和谴责,各国政府要就藏中对话,并要求展开调查,因为国际的关注和谴责,迫使中共想到另外的手法去掩盖事实真相,这次中国官方说“允许西方媒体去西藏”,以以往中共的拿手好戏,用谎言掩盖谎言的策略。

根据以往是现实的情况和经验观察,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相信这十多天里政府都在做精心的编排设计,以防止戳穿官方的谎言。如果大家还有记忆的话相信不少人记得89拉萨事件的揭露。早在1989年,深入西藏的中国记者唐达献就写下纪实:《刺刀直指拉萨──1989年西藏事件纪实》。文中披露:当年,当藏人发起和平示威后数日,中共当 局安排大批特务和便衣,假扮市民和僧侣,有计划地造势:烧毁经塔,砸抢粮店,洗劫商店,鼓励民众哄抢物资。成功“造势”之后,军警展开血腥镇压。有兴趣可以看看一九八九年的拉萨事件。

中共政府对藏人恐吓、威胁、金钱收买,威逼利诱,达成交易是比较惯常的手法,要知道这个国家是个独裁政权。这次公共政府高调选择性的允许几家外国记者和几家港台记者进入西藏(主要是拉萨,其他地方安多和康巴目前正在镇压之中,所以无法让记者进去),是否有诚意让世人了解真相,公开透明,有几个特点大家不妨可以参考:

中国政府已经安排好了记者的路线,什么地方能去看什么,不能去看什么。安排好了记者什么时间,会见什么人都定死了,采访对象被指定的故事情节,以各种借口不允许记者自由采访,其中主要的理由竟然是记者的安全问题,西藏人要求脱离中共和要求实际的权利,他们是受不了中国这个恐怖政权管理西藏而走上街头反抗强权的统治,与记者无怨无仇,西藏人希望外界了解中国政府的真面目,会非常欣喜看到记者。

中国数万的军警坦克,采访的对象一般是精心挑选的,相信此次采访团只能呈现中共政府愿意让别人看到的一面,掩盖西藏人争取生存(对文化灭绝和移民的不满)的义愤和诉求。 把一切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是一小撮暴徒的打砸行为”,中共政府主要目的就是要放大这些在混乱中受伤和死亡个案,转移焦点,告诫政府安排好的人员,演好了大奖,演差了严惩的手法。目的就是想办法利用西方的媒体为中共说话,借刀杀人。

Post by 转载 on 2008, March 26, 4: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应该正确评估达赖喇嘛在广大藏族群众中的影响力,正确认识达赖喇嘛对解决西藏问题能够发挥的积极作用。
      记得有一次,一位阿佳听到有个游客可能是抱着同情和遗憾的态度讲到达赖喇嘛在印度也很孤独,可能是因为语言的障碍她没有正确理解这位游客所要表达的意思,仅仅认为“孤独”这个词是在表达并非良好的处境,这位阿佳居然跟人争吵了起来。我听到她跟我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尽管我尽量地进行解释,阿佳仍然只是希望我认同她这样一个观点:达赖喇嘛他很好,无论他在哪里都很好。
      由此可见一斑。

Post by 多吉 on 2008, March 26, 3: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拉萨事件再突显西藏政治地位问题
记者: 张蓉湘
华盛顿
2008年3月25日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最近的一份报告表示,3月中旬的拉萨动乱事件让西藏的政治地位再次成为议题,而西藏的政治与文化地位也继续成为美中关系的困难议题。另外,一项去年12月底由美国总统布什签署生效的法律规定,美国对支持西藏文化的非政府组织提供拨款援助。

题目是“美中关系:当前议题以及对美国政策涵义”的报告,作者是国会图书馆国会研究服务部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的亚洲事务专家邓凯丽(Kerry Dumbaugh)。邓凯丽表示,即使有迹象显示美国的对华政策目前正面临要求重新评估的声浪,但美中关系在布什政府的大部分时期是异常平顺的 (remarkably smooth)。

报告在3月17号更新,这个星期一晚些时候公布在美国政府的网页上。其中,3月10号拉萨僧人由于不满中国统治而发动抗议的最新发展也被列入。

邓凯丽指出,3月10号是1959年藏人为反抗中国统治而发动起义的49周年日,就在拉萨僧人当天发动抗议的同时,西藏的政治地位再次成为议题。从新闻报道来看,抗议活动有时造成跟警方的暴力冲突,同时蔓延到西藏的其他城市。北京的反应让一些西藏活动人士加入杯葛北京奥运的行列。

*美国法律支持有关西藏文化发展*

报告说,西藏的政治与文化地位成为美中关系的困难议题,在美国决策圈内带来辩论。

报告也列出美国法律有关西藏的一些规定。根据2008年国务院对外运作暨相关项目拨款法案,美国在国际金融组织的代表必须支持跟西藏有关、不包含鼓励非藏人移民到西藏的项目,并且提供非政府组织500万美元的资金,而这些组织支持西藏的文化传统、永续发展,以及环境保护。

这项法案范围庞大,有关西藏的规定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经过一连串复杂的程序动议,在去年12月26号由美国总统布什签署生效成为法律。这并不是美国国会第一次在法案中列出相关规定,2007年的外交运作法案也有类似文字。

*美严重关切西藏局势*

美国国会众议院来自加州的共和党议员罗尔巴克尔不久前写信给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表达对近来西藏局势的关切,他希望众议院能够举办听证会,并且在院会讨论中国的人权议题。这封信也获得其他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的联署。

罗尔巴克尔星期一说:“中国镇压抗议北京政权统治的西藏人民,对亚洲带来重大冲击。我认为,美国应该跟要自由、不要共产党统治的人民站在一边。”

白宫发言人佩里诺星期一在例行简报中表示,白宫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杰弗里(Jim Jeffrey)周末跟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会晤,杰弗里表达美国对西藏局势的关切。

她说:“他表达美国对西藏内部以安全为名的普遍镇压感到深深关切,他敦促对方使用更加和平的方式,跟达赖喇嘛对话,这也是我们以前所强调的。美国会继续跟中方就此对话。”

针对外界的批评,中国引述古巴、委内瑞拉等国家的声明为自己辩护。中国外交部星期一表示,一些国家继续支持西藏自治区依法处置拉萨严重暴力的犯罪事件。

国会研究服务部为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及各个委员会服务,除了提供信息咨询,也提供政策的分析。

Post by bbc on 2008, March 26, 3: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应该正确评估达赖喇嘛在广大藏族群众中的影响力,正确认识达赖喇嘛对解决西藏问题能够发挥的积极作用。
      记得有一次,一位阿佳听到有个游客可能是抱着同情和遗憾的态度对讲到达赖喇嘛在印度也很孤独,可能是因为语言的障碍她没有正确理解这位游客所要表达的意思,仅仅认为“孤独”这个词是在表达并非良好的处境,这个阿佳居然跟人争吵了起来。我听到她跟我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尽管我尽量地进行解释,阿佳仍然只是希望我认同他这样一个观点:达赖喇嘛他很好,无论他在那里都很好。
      由此可见一斑。

Post by 多吉 on 2008, March 26, 2: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问题分析的都不错,就是提的建议没有任何可行性,所以和没说一样。

Post by 漢族網友 on 2008, March 26, 10: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