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

 

 

1.    当前中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国家统一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传。

2.    我们支持达赖喇嘛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3.    中国政府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希望政府出示证据,并建议政府邀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证据和事件过程、伤亡人数等进行独立调查,以改变国际社会的相反看法和不信任心态;

4.    我们认为类似西藏地区中共领导人所说“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那类文革语言无助于事态的平息,也不利于中国政府的形象。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政府,应该展示出符合现代文明的执政风貌。

5.    我们注意到,拉萨发生暴力行为的当天(314),西藏自治区负责人就宣布“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这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将发生,然而却没有有效阻止事态发生和扩大,这其中是否存在渎职,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处置。

6.    如果最终不能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而是一场被激起的“民变”,则应该追究激起民变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中央和国民的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总结经验,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7.    我们强烈要求不对藏族民众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对被逮捕者的审判必须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序,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8.    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允许有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藏区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新闻封锁,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也有损中国政府的诚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采取开放姿态,才能扭转目前国际社会对我国政府的不信任。

9.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10. 1980年代的西藏动荡局限于拉萨,这次却扩大到藏区各地,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对藏工作存在严重失误,有关部门必须痛加反省,从根本上改变失败的民族政策。

11.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必须遵守中国宪法中明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让藏族民众充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希望,让各民族国民自由地表达对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评和建议。

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民族仇恨,实现民族和解,而不是继续扩大民族之间的分裂。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故而,我们呼吁国家领导人直接与达赖喇嘛对话。我们希望汉藏人民消除误解,开展交流,实现团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此做出努力。

 

2008322

 

签名人:

 

王力雄(北京 作家)

刘晓波(北京 自由撰稿人)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沙叶新(上海 作家 回族)

于浩成(北京 法学家)

丁子霖(北京 教授)

蒋培坤(北京 教授)

  杰(北京 作家)

孙文广(山东 教授)

冉云飞(四川 编辑 土家族)

浦志强(北京 律师)

  彪(北京 律师 学者)

廖亦武(四川 作家)

江棋生(北京 学者)

张先玲(北京 工程师)

  珏(北京 研究员)

  骏(甘肃 摄影师)

  瑜(北京 记者)

王德邦(北京 自由撰稿人)

赵达功(深圳 自由撰稿人)

蒋亶文(上海 作家)

  毅(甘肃 画家)

  晖(北京 作家)

王天成(北京 学者)

温克坚(杭州 自由职业)

  海(北京 自由撰稿人)

田永德(内蒙古 民间维权人士)

昝爱宗(杭州 记者)

刘逸明(湖北 自由撰稿人)

刘荻 (北京 自由职业)

 

签名规则如下:

1,开放签名。

2、只接受本名签名或常用笔名

3、姓名、当前所在省份、职业。

4、签名发送信箱:xizangwenti@gmail.com

 

图为西北民族大学500多名藏人学生通宵静坐。

 

图片附件:
大小: 118.19 K
尺寸: 350 x 263
浏览: 1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85条记录访客评论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写的有礼有节,但中国之大,之复杂,是无法用一句话来描述的,单纯攻击当局政府也是不适当的,大家必须知道,一个大国,是非常难管理的,比如美国,外面看上去很民主,但存在很多问题,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都非常尖锐。我们不能否认存在矛盾,不是去要揭发它,深化他,去一味地过度地抱怨当局政府,我们唯有能做的是围绕问题,如何去协商它,解决它,如这十几位作家一样,为政府当局提供建议,而不是去深化民族间的矛盾。回顾历史-唐宋元明清,我们不能忘掉,历史上的流血事件很多是民族间的仇恨造成的。请激进分子不要忘了历史的教训!!!否则无辜的老百姓就是白白牺牲的炮灰。

同意以上说法!

Post by 在水一方 on 2008, April 28, 2: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作为一个爱中国的日本人
非常感谢你们发表这种意见
我相信中国和西藏还有希望

Post by neji@japan on 2008, April 25, 9: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国内的愤青一方面可以理解, 其实东西方愤青的人都有.....法国人只在那一个星期里大众媒体铺天盖地的参与评论, 现在早忘记了.当然他们对中国确实不够理解, 有先入为主的思想. 但国内对西方国家的理解又在很多方面何尝不是这样?.......西方要反思, 中国也要反思. 我们在西藏一定有方面做的不好.......
有朋友甚至问我们中国人现在在法国是否有危险, 我曾觉的这个问题好可笑. 法国不是一个暴力横行的国家, 有法制. 大家可以示威,可以请愿,可以公开讽刺或对总统评头论足. 圣火传递发生的一些暴力行为, 并不能代表所有的法国人的行为. 在集体性的行为中, 总会有个别有暴力倾向的超热血..........
另外我现在突然发现自己可能把两个概念给混淆了: 自由的西藏和独立的西藏. 这是两个概念啊, 我可能一听到自由的西藏的诉求, 就自然的站在了防卫的角度. 其实西藏人很多诉求对信仰的自由和对自己文化的尊重. 而国内是否太过分强调独立, 而忽略他们对自由或对简单的公民权利的诉求?转移了大众的视线?.......
中国自古以来有大中国的情结,我也是. 觉的西藏不应该从中国独立出去. 但以前觉的台湾可以独立, 如果多数的公民都呼吁的话. 因为他们自己什么都有, 完全是一个独立的政体...但自从看了一些李敖的文章, 特别是他的一句话:我是太爱台湾了, 所以我不希望台湾独立.....(一切尽无言, 这是大智慧的话, 是站在人文和和平的角度. 同文同源的历史也不是可以忽视的.就如同韩国和北朝鲜, 有一天会统一吗?东德和西德统一了, 虽然曾经的意识形态不一样...中国也希望有这么一天, 在和平的基础上, 走上民主的路, 走上强盛的路..).
DL一直以来也提出这样的诉求: 不再提独立, 但希望自治. 不谈他是否真心的, 只有历史能证明.......但我宁愿相信.....若是真心的, 这也是大智的思考.....套李敖的话给他, 我是太爱西藏了, 所以我不希望西藏独立..........希望如此........但如何执行, 在现今国内的意识形态下是否可能?....希望国家领导人在西藏问题上有一定的魄力, 自我反思政策上可能的错误, 能够将心比心, 相互理解, 相互尊重, 这就向前走了一步....

Post by 玄然 on 2008, April 19, 7: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不管怎样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再反对奥运,因为奥运和这次西藏事件本来没有关系,而在世界各地的火炬传递过程中遇到的阻挠,我想难道不是那些激进分子的所作所为吗?那些人提倡人权,提倡民主,提倡西藏宗教自由,但是破坏奥运这种做法和上街夺火炬,又在哪里体现了你们的对人权的尊重呢?你们都只是以为是中国政府错了,他们血腥镇压了喇嘛,藏胞,那你们太片面了!你们反对暴力,那也要看是谁施暴在前啊!西藏是中国不可分的一部分,“藏独”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Post by Formaggio on 2008, April 16, 5: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2) The second period (Yuan and Ming Dynasties 1240--1640)
(a) The conquering of Tibet by Mongol
In 1218, Genghis Khan swept through southern Xinkiang. In 1223, Genghis Khan led an army reaching Hindi river in India. In 1227, he conquered Xixia of Silk-road (Gansu). His son, the next Emperor, sent an army close to Lhasa, and suddenly withdrawed back to Qinghai and Silk-road (Gansu). Then the commanding general of Mongolia troop demanded a completely surrender. Tibetan lords and masters gathered together and decided to sent Saban and his nephew Phags-pa (Flower Hat (Sa-skya-pa) branch) as representatives to Mongolia army.
They decided the only way was to surrender, and negotiated a treaty which included items as the properties would be respected, Tibetan officials would not lose their positions etc.
According to the 5th Dalai Lama, it were Tang army who suddenly showed up, and Tibet had surrendered to Tang. It was an example of confusing non-Tibetan with Han people which is prevailing today.
(b) The rule of Yuan Dynasty
Since then Yuan Dynasty sent garrison troops to Tibet and set up post stations to open up transport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between Dadu (Beijing) and Tibet. The Mongolia system of post stations, Zanze , was a modification of the ancient post system, E , of Han people. Eventually, Han people adopted Zan as the character for station.
Yuan Dynasty divided Qinghai into four parts; the fertile corner became part of Silk-road (Gansu), Mongol land at the north-west, land around Lake Qinghai (Tu-Yu Huen's land), and southern plateau became part of Tibet. Tibet was divided into three military zones (marshal area) , and Kang area (the part bordered Szechuan) was an individual state.
On the other hand, Tibetans were assigned with high positions in Yuan central governments, for instance, Sankou , a Tibetan, became a financial minister. Moreover, the Flower Hat (Sa-skya-pa) branch of Tibetan Buddhism became the state religion, Phags-pa assumed the title of the Emperor-teacher of Yuan Dynasty and became the `pope' of Buddhism all over Yuan territory. Tibetan were classified as `colored eye' people second only to Mongol and above Han. There were many horrible stories about Tibetan monks in Han history books. One of Tibetan monks dug up the skull of a past Song Emperor (Li-Chung) to make a cup for the Emperor-teacher. Some Tibetan monks demanded the rights of the first nights of brides. The term Flower-monk meant promiscuous monk in Han language since that time.
For political reasons, some one created an image of `teacher-patronage' between Tibetan monks and Mongolian Khans to replace the political reality of `ruled-ruler'. They would believe that a bunch of Mongolia rulers, from Genghis Khan and Kublai Khan on, sat in their tents with golden roofs, enjoyed Tibetan monks' `religious blessings and teachings in exchange for patronage and protection.' But this was very far from truth. Only a person who was ignorant about Mongolia history dares to tell this story. Mongols were Shamanists during that time! Even the title of Saban was `the high priest of Shamanism'! Mongolian Khans sent missions to visit Pope at Rome and King of England. There were persistent rumors in the West that Mongolian Khans were Christians. If you look at the first names of Mongols at that time, then you would realize that Christianity was more popular than Buddhism: you could find more Mongols used the names as Marcus, Cyriacus than all Buddhism first names. In fact, Mongols turned into true Buddhists in Ming Dynasty, after the creation of (New) Yellow Branch. The Mongolia Khans cared less about `religious blessing and teachings' than anything else. If you read Taoist book, `the western travel of Taoist Chang-Chuan zhen-ren', you would believe that Genghis Khan were a Taoist. It was clear that those Mongolia Khans used religions for their own political purposes.
How about Qing (Ching) Dynasty? Was there an imaginative `teacher-patronage' relation between Tibetan monks and Qing Emperors as some propagandists wanted us to believe nowaday? It was well known that Manchu believed in their own Shamanism to the very end! Read `A Dream of Red Chamber'. The Manchu Shamanism was described there. Did they need Dalai Lama to be their `the spiritual guide'? Of course not! All religious people exaggerated their own religions. I had no quarrel with them. But faking fictitious stories as historical facts made people laugh.
Towards the end of Yuan Dynasty, a famous Tibetan hero, Gyan-Ch'u Gye-Tsen who was a White Hat (Ka-gyud-pa ) branch Buddhist monk, unified the area around Lhasa, and was recognized by Yuan Dynasty as the local ruler, became the most powerful figure in Tibet. Under the influence of him, White Hat (Ka-gyud-pa ) branch Buddhism emphasized more on the `open' or Xien method. He passed away in 1364 when 63 years old. In 1368, an army of Ming Dynasty entered Dadu (Beijing) and ended Yuan Dynasty.
(c) Ming Dynasty (1348--1640)

In Ming era, Tibet became largely a tributary of Ming Dynasty, as Tibet was a part of Yuan Dynasty. Ming court re-confirmed the post station system, and kept the divisions of Tibet in Yuan Dynasty. Ming court sent several military expeditionary forces to pacify Tibet. Ming court further bestowed many titles to Tibetans, including 5 Kings and 3 Guardian-Kings (White Hat branch, Flower Hat branch, and New Yellow Hat branch, see below), which largely indicated the real situations of Tibet. The most important Kingship was Enlightening-King (San Hua Wang) which was given to the successors of Gyan-Ch'u Gye-Tshen who governed a large part of Tibet. In 1565, a new power, Tsanba Khan, who belonged to a different White Hat (Ka-gyud-pa ) branch, took away most land of Enlightening-King without the awareness of it by the Ming court.

I would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clarify the term of `Kingship' in Han records. There are two kinds of `Kingships': King or King of a Kingdom. When the King of Japan was referred to, the King was called King of Japan Kingdom, which indicated that Japan was an independent country. When King was mentioned without the term Kingdom, it means domestic title. At the beginning period of Song dynasty, the King of Wu-Yue wanted Song Dynasty to recognize him as King of Wu-Yue Kingdom, which was a very very serious matter. In the case of Tibet, all Kingships were domestic titles.
The development of Han people was interrupted by Yuan (Mongolia). The tradition of the humane face of Song Dynasty was lost to some extend. There were tremendous improvement on the technique front in Europe. The leading edges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Han people were lost. However, there were some improvements in the absolute terms for Han people in this era, as the population of Ming increased to 200 millions.
After Tibet became a tributary of Ming, Tibetans realized that it was a very profitable business to pay tribute to the court, because the rewards were huge, and there were no tax for the trades carried by the tribute trains. After several years, Tibet wanted to pay tribute to the court every year with special Tibetan missionaries of several thousand strong. The court had to send royal decrees to restrict the frequences of the tributes.
To pacify the area and to please Tibetans, Ming court printed several Buddhism scriptures to be distributed in Tibet and manufactured some goods for Tibetan. In general there were prosperities in Tibet. Most temples were built in this era.

The most important event was the rising of Yellow Hat (Gelug-pa) branch (as against Old-Yellow Hat branch (Ka-dams-pa)). A great Tibetan monk, Tsong-kha-pa, organized a great convention in 1409. Thus he started the (New) Yellow branch of Tibetan Buddhism (`good behavior' branch). His rules were (1) very strictive on the regulations, monks and nuns should be celibate, marriage and sex were prohibited. (2) monks and nuns should depend on donations. (3) monks and nuns should not seek worldly powers. (4) to maintained `the system of Tulku/Living Buddha'. (5) to construct more temples . (6) to have annual conventions (`great prayer's festival', smon-lam)(7) to have a degree system, `Geshi' as a Ph D of theology, of Buddhism.

Monks of other Tibetan Buddhism disliked his new branch. Gradually, Yellow Hat (Gelug-pa) branch was squeezed out. The third re-incarnation of his youngest disciple (who was supposed to be a reincarnation of Buddha Chen-re-zi) went to Mongolia. There he achieved great success. The Mongolia Khan, Altan (Anda) Khan, was converted and bestowed him the title `Dalai'. He traced back, and called the first one 1st Dalai Lama, the second one the 2nd Dalai Lama, and called himself 3rd Dalai Lama. The title Panchen Lama(who was supposed to be a reincarnation of Buddha O-pa-me, or Buddha of Eternal Light) came much later, and would be reported at the proper time. He passed away in Mongolia in 1588, and designated a prince of Mongol as his re-incarnation, the 4th Dalai Lama.
When the 4th Dalai Lama grew up, Mongolia Khan sent Mongolia troop to help him back to Tibet. Note that the influence of Mongol was always very strong in Tibet. The 4th Dalai Lama restored to Yellow Hat (Gelug-pa) branch the control of the three big temples of Lhasa. Some Mongolia troop stayed on as the guard of Yellow Hat (Gelug-pa) branch.
The 5th Dalai Lama was an important figure. At that time, a Mongolia kinglet Chog-thu (Juetu) Khan who belonged to the White Hat (Ka-gyud-pa ) branch occupied the western part of Qinghai, sent an army of 10,000 strong with the intention of destroying the influence of Yellow Hat (Gelug-pa) branch in collaboration with Tsanba Khan, and Beri-Tusi, the ruler of Kang area (near Szechuan) who believed in Bon, intended to conquer Tibet for Bon. In the mean time, another Mongolia kinglet, Gu-shri (Kusi) Khan after conquering the western part of Qinghai (Mongol area) answered the call of Dalai Lama, led his troop entering Tibet. First he crushed Beri-Tusi and eliminated both Tsangpa Khan and Chog-thu (Juetu) Khan (1642). Form then on, Yellow Hat (Gelug-pa) branch became the most influential branch of Buddhism in Tibet.

Post by Bush on 2008, April 16, 1: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充分理解西藏流亡政府想要夺回自己的统治权,同样充分理解中国共产党不允许这种主权分割,更加充分明白西方发达国家利用西藏问题抑制中国的快速发展。

身在海外你就可以很深切地体会到,西方国家这次真的不过是利用西藏的事件来抑制中国而达到争取某些经济上的利益而已。顺便说一句,那些参与暴乱示威的西方民众素质真的都很低,满口粗话,激进,暴力和粗鲁。稍微有点儿思考能力的都是保持冷静旁观,分析和思考。

这是我个人所见到的一面,不足之处欢迎批评。

虽然我从来也不反对藏独,但是这次真是被西方政权利用了。可悲!

Post by 全球同一家 on 2008, April 16, 1: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打到藏独
驱逐妖僧
维护佛法
拯救藏民!

Post by 维护佛法 on 2008, April 10, 9: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回應: 透過部落格持續發聲 西藏女詩人唯色:我沒事 只是同胞太慘

Susan:謝謝。我看到那個網站了。

讀完王力雄的大作“西藏面對的兩個帝國主義”,我的感想是﹕第一,大家所關心的西藏文化壓迫問題,其實並不是西藏特有的問題。它好像是“全球化”的問題之一部分,只不過是剛好發生在西藏。

第二,王先生指責中共壓迫西藏的言論自由。這不就是共產主義獨裁的問題嗎?這個問題並不只在西藏才有。王先生說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敢出異議,但是呢,我看這只是程度的問題吧?比起西藏,大陸本身的言論自由可能好一點;但是比起台灣,大陸的言論自由就差了一節,是吧?

如果我沒有讀錯的話,王先生的願望是要西藏人用自己的西藏語,來表述西藏的民族文化。我不是故意刁難,我只是懷疑,如果要更多外人了解自己的文化,是不是應該使用更多人能了解的語言來述說?在此,漢文應該比藏文更多讀者。當然,英文也好。嘿,如果王力雄先生用藏文寫這些文章,現在他就少了一個讀者----我不懂藏文,哈哈。

剛剛在洗澡的時候,我忽然想到﹕如果我是個十八歲的年輕的西藏人,我會想要什麼?well,如果父母教我,我會講西藏話。但是,我要多學漢語。如果可能,我也要學英語。我願意學我們的西藏文化。但是,我不想一天到晚都躲在廟裏唸經。我也不願意在冷風下牧牛。我希望多造幾條鐵路,希望多幾間大公司來建廠,讓我跟我的朋友們可以找到工作。

Hmm,我到底在講什麼?我想要說的是,「文化壓迫」這東西實在是很主觀的。如果想要獨立,不要漢人管,那麼不管中國怎麼做,都是文化壓迫。

從另一個眼光來看,如果沒有獨立的考量的話,你就會相信,「漢化」、「全球化」其實是順世界潮流的,而且也是很難阻擋的。

Post by ZD on 2008, April 10, 9: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关于西藏局势的新十二点意见
1. 当前西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国家统一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传。
    
    2. 我们支持中国政府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停止暴力伤害,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3. 达赖集团和部分西方媒体及领导人宣称“中国政府对藏民实施’屠杀和暴力镇压’”,我们希望你们出示证据,并改变国际社会的一贯反华立场和偏激的不信任心态;
    
    4. 我们认为类似西藏地区中共领导人所说“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那类语言仍然不足以平民愤,也不利于震慑反华暴力分子。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政府,应该展示依法严惩犯罪分子,坚决不与恐怖集团谈判,对杀人放火者尤其不能‘克制’和心存侥幸。
    
    5. 我们注意到,拉萨发生暴力行为的当天(3月14日),达赖集团发言人就宣布“有70藏民被中国军队枪杀”的谣言,这说明西藏流亡政府早知道暴乱即将发生,却继续策划事态在全世界的发生和扩大,这其中是否存在西方多国政府的暗中协助,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曝光。
    
    6. 现在已经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而根本不是一场被激起的所谓“民变”,应该追究策划暴力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世界的达赖集团和西方媒体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7. 我们强烈要求对参与暴力犯罪的任何分子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杀一批以严肃中国法律,对被逮捕者的罪行完全予以曝光,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8. 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禁止缺乏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藏区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有预谋的新闻造谣和反华情绪宣泄,无法公正客观的报道真相,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造成无谓的口舌之争。中国政府掌握真相,从来不怕百般挑剔。目前国际社会对我国政府的所谓不信任,其实是知道真相后更加猖狂的针对性的反华舆论战争,且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扭转。只有采取强势姿态,才能让欺软怕硬的暴力分子和反华舆论感受到正义的力量。
    
    9. 我们呼吁全世界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思考。激烈的帝国主义和反华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的反感,有损于世界和平。
    
    10. 1980年代的西藏动荡局限于拉萨,这次却扩大到藏区各地,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达赖集团和西方反华势力最后的垂死一搏,中国政府和有关部门必须高度警惕,利用全世界华人日益强大的正义力量,从根本上反击那些破坏和阻碍中国发展的各种势力。
    
    11.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可以在中国宪法中明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基础上,让全世界民众充分表达他们对暴力和阴谋的不满,让各民族人民自由地表达对西方反华言论的批评和反抗。
    
    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那些煽动民族仇恨和破坏民族团结的分子,坚决阻止一切分裂活动,并不排除必要时动用国家暴力。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首先在于严厉打击分裂势力,创造真正和平的国际舆论。同时,我们呼吁世界人民直接与中国人民对话,开展交流,实现和平。中国各民族人民本无矛盾和误解,达赖集团和西方反华势力及部分有心险恶的文人才是矛盾和误解的鼓吹者和暴力的策划、煽动者。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维护祖国主权,打击犯罪,促进各民族团结做出努力。
    
    2008年4月7日

签名人:
杨斌 (城市研究者,洛杉矶UCLA)

Post by 杨斌 on 2008, April 9, 6: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部分知识分子,你们这群鸟人,狗屎,能代表谁啊,

中国之大,知识分子之良心,非你等鼠辈能代替的

说这些鸟话,还配称自己是中国知识分子。

一堆傻逼

Post by 你妈鸟人 on 2008, April 6, 9: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有三个礼拜心情没有平静下来。
国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让国外的留学生揪心。自小以来头脑中的民族大团结画面忽然变得支离破碎——以前仅仅是有些模糊而已。
西藏这个名字无时无刻的缠绕咬噬这内心,无法脱离。尽管我从没有去过这片传说中的土地。
事件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和理解范围,不同渠道的媒介提供截然相反的论据。
我倾向于认为没有一方是干净或者诚实的。咱们政府,流亡政府,西方媒体和组织,都是非常极端的偏向性宣传,谁谁谁都是五十步笑百步。
现在我能够相信谁呢?
众人笃信的遍知一切王,真能洞察这一切的真相么?
我也曾偏激过,冲动过,也曾后悔过。我能做的,只是祈祷各族人民不要为仇恨和偏见而毒害了内心的平和和善意。
希望所有人都能做到换位思考,不仅仅出于表面的礼貌。
天佑动乱地区各族人民免受各种形式各个方面的灾难。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5, 9: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日本是单一民族,这归功于他们的祖先,冲绳和北海道的人民,那可不是大和民族,只一百多年,全成了一个民族,一种语言。一点民族矛盾也没有了。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太好了,我是一个汉族,20年前我就想成为一个少数民族,那时我的一个同事是少数民族,她其实只有一半少数民族血统。我只想说人要知足和感恩。中国的少数民族要比汉族更爱中国才对得起良心。我现在在日本,我的一个日本同事是韩国在日3代,姓名,语言都日本式了,一句韩国话也不会说。而从中国出来的朝鲜族的人,一口流利的朝鲜语。如果这样的中国政府你们都还不满意的话,那天地难容。达赖
是什么人,他的宗教是什么东西,一个政教和一的头目,就那么值得你们赞同。看一看台湾学者耶律大石的介绍西藏宗教的书,他懂藏语,还有徐明 旭<阴谋与虔誠》。
那么多年轻的人,靠人养活,这种宗教本身就应该改革。

Post by 正视 on 2008, April 4, 11: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西藏一千七百多所金碧辉煌的庙宇是中国政府出钱修建(主要是汉人的钱,以及其他54个民族共同的钱)。此等事全世界绝无仅有。

一个小小的只有两三百万人口的西藏,四万六千多和尚尼姑领取政府全额高薪供养,全世界绝无仅有,中国其他地方也绝对没有这个享受。

藏人在升学、招工、升职、升官,哪一条上都坐在汉人头上。

华人同胞们,西藏问题,本质上是敌对国打击中国的斗争,是分裂与反分裂的斗争,而不是不给藏人拜佛、不给藏人发工资的斗争。俗语云,屁股决定脑袋,我们不要被某些道貌岸然的什么专家糊弄了。

Post by 班门斧 on 2008, April 3, 4: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在你们痛述所谓藏族遭到屠杀的时候,我请问,你们想到过没有在骚乱中失去生命的汉人?在骚乱中被殴打,被抢劫,一无所有穷困潦倒的汉人?!!!
是的,也许我们是强大的,我毫不否认汉族文化的强大对你们的影响。那么,,这是你们西藏人就可以如此随心所欲欺辱汉族的理由么?
如果你们是慈悲的,你们是无辜的,你们是值得同情的, 你们真地如你们所说,你们信奉佛教慈悲为怀,
那我请问, 杀人是何罪?!!!请问殴打和纵火是何罪?!!

当你们抱怨汉族强大所以可以任意欺侮藏族的时候,请问你们如何对待那些被牺牲了的汉人的生命的?是不是一样的,把它们视为草芥?难道不是一样的,屠杀和焚烧么?!!!
哪怕它们只有5个人6个人,请问他们是不是生命?请问,你们是不是一样也翻了杀生的罪孽?!!!

收起你们伪善的嘴脸,虽然我也曾经相信你们是爱好和平的,我也以为你们哪里是一片佛教的圣地,你们仁爱对人,和平示威。但是看看录像吧,那不是西藏人最最野蛮却又是最真实的表现么!!!!
充满了杀戮性,充满了野蛮和暴力,喜欢犯罪,不是劳作!!!!!

不要说我们文化强大到欺侮了你们的文化;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样残忍!!!

达赖喇嘛像条狗一样乞求西欧的怜悯和帮助,而可笑的是西欧本身就是恃强凌弱的欺压过汉民族,摧毁过整个亚洲文化;他们比共产党更加没有资格来主持所谓的公道

当然,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公道,白种人毫无理由的种族自豪感让大多数有骨气的海外华人已经领教了。
所以,无论你们是如何在这里诋毁中国文化也好,扯淡也好都不能改变事实。

我希望西藏和平,期待民主来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我希望每一个生命都受到尊重而不被侮辱。

看,漂亮的话谁都会说,不是只有你们西藏人!!!!
伪善的行为每个人都会做,也不是只有你们西藏人。
你们不是相信报应么?
你们屠杀汉人的结果,就是你们自己遭受报应。

Post by 虽远必诛 on 2008, March 31, 6: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您好/ 维色;
    我是您最忠实的读者。 我崇拜您。您也是我崇拜的对象。您一定要给我回复哦。

Post by 游女 on 2008, March 27, 5: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请允许我代表全西藏人民向帮助和支持西藏和平示威的汉族同胞们表示最深的谢意/

Post by 游女 on 2008, March 27, 5: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西藏人搞独立,我无所谓,只是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想法不太了解。外国人向来对很多亚洲国家都是搞分裂然后征服,这些都在中东,非洲,和其他地区发生过。现在中国渐渐强大,又搞奥运,外国市场慢慢被中国占领,他们巴不得中国动乱。我们大家都是中国人,虽然西藏不想把自己算上,可是团结就是力量,等他们把我们拆开了我们个个都要吃苦。我支持对政府提提意见,可是不要跟自己人打架,伤了和气。

Post by 泥泥 on 2008, March 27, 1: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你们是一群猪!!!你们是一群猪!!!你们是一群猪!!!你们是一群猪!!!你们是一群猪!!!

Post by 3232 on 2008, March 26, 11: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我赞成这份意见
但是不准备签名
我觉得意见书里应该加入对藏族暴徒侵犯汉人合法权益的强烈谴责
以及对藏族暴徒侵犯回族人权利的谴责。

在这方面它写得不够。

Post by Borel on 2008, March 26, 3: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刚刚看到这个标题‘中国部分知识分子’‘’云云,我还以为惊动了哪些德高望重的人物,仔细一看,不过21位也,甚至连刘荻(网名不锈钢老鼠)这么一个刚从北京师范毕业的大学生也拉来充门面了,真是可笑!如果这么算的话,中国2007年一年的大学毕业生就350多万,个个知识分子!!绝大多数坚决反对藏独!!

Post by aerosol2007 on 2008, March 25, 11: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如果你们想借西藏问题来煽动所谓民运,那你们就大错而特错了!

Post by 王爱国 on 2008, March 25, 6: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对你们这帮所谓的知识分子的行动表示理解,但是“六·四”的教训应该吸取。中国不能乱,乱了经济难以发展,中国的民主需要渐进式的。你们曾经在“六·四”事件中受过委屈,尤其是丁教授,失去了儿子,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现在再想象当年那样搞一个89民运,是很难了。大家都希望过上平静幸福的日子。西方的民主未必适合中国,即使适合,也需要慢慢来。所以还是放弃幻想吧。你们这帮所谓知识分子要对人民负责。过去发生的事已经证明,中国需要平稳过渡,慢慢来,我们老百姓不希望流血,尤其不希望看到年轻人被煽动,然后去做无谓的牺牲。想想看,现在中共内部的民主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民主测评,民主选举党内都是很秘密进行,不得人心的干部在中共内部也是没有市场的。你们再煽动第二次民运,恐怕不合时代的潮流。你们这封信的目的太阴险了。作为一个89民运的一个亲历者,奉劝你们不要搞政治了,没有那个水平,别胡来了。当年我们已经上了你们的档!这次不会了!!!!!

Post by 王爱国 on 2008, March 25, 6: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捷克、南非前总统要求奥委会重新考虑举办地

--------------------------------------------------------------------------------

【大纪元3月25日讯】包括捷克共和国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Valav Havel)、南非前总统戴克拉克在内的六名国际领袖级知名人士3月21日发表公开声明,谴责中共在西藏进行的暴力行为。他们表示,促请中共对藏人最大限度的保持节制是一种“太软弱的反应”,并要求国际奥委会严肃地重新考虑奥运的举办地点。


声明者除了哈维尔和戴克拉克之外,还有约旦亲王El Hassan bin Talal、捷克外交部长卡雷尔·施瓦尔兹伯格(Karel Schwarzenberg)、法国哲学家及作家安德烈·格鲁克思曼(Andre Glucksmann )、日本基金会主席Yohei Sasakawa。
在这篇标题为“西藏的墓地的宁静”(Tibet's Peace of the Grave)的公开声明中,六位知名人士指出,中共镇压西藏后使这个地区恢复宁静,是“墓地的宁静”。他们要求国际社会向中共施压,如果中共不能要求的条件,国际奥委会应该严肃地考虑,“在宁静的墓地举行奥运会,是否还是个好主意。”

签署声明的六位知名人士都是“2000基金会论坛”成员。“2000基金会论坛” 成立于1996年,在捷克共和国前总统哈维尔、日本慈善家Yohei Sasakawa和诺贝尔和平奖获得主Elie Wiesel的倡导下建立。该基金会关注文明社会所面临的关键问题,并努力寻求阻止冲突扩大的方法,主要涉及文化、宗教以及种族归属方面的问题。



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左)和前总统戴克拉克(Frederik Willem de Klerk)(右) (Getty Images)
声明全文如下:


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2008年3月21日
由2000基金会论坛相关的6位人士签署的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西藏的墓地的宁静”
不久前在西藏和周边省份的事件让我们深深担忧。中共驱散和平的西藏喇嘛游行抗议者导致了巨大的社会动荡。中共军队和警方用暴力手段进行镇压,导致整个民主世界的激愤。

中共政府对西藏示威抗议者的反应让人回想起1989年中欧和东欧的共产政权在垮台前采用的独裁手段。中共采取的独裁手段包括:对国内媒体坚持新闻审查制度,阻碍国外媒体从中国发送新闻,拒绝给国外新闻工作者签证,把骚乱的责任推诿给达赖喇嘛“阴谋集团”和所谓国外“反华”势力等等。中共领导人和媒体使用的语言让人想起最糟糕的斯大林和毛泽东时代。这种不幸事态最危险的发展形势是,目前中共试图把西藏和世界完全隔绝开来。

在本声明登出前,可能中共政府会确认,西藏已经又恢复和平、宁静和“融洽”。 通过缅甸,古巴,白俄罗斯和其它类似国家所发生过的类似“宁静”,我们对此“宁静”非常了解,这是墓地的“宁静”。

我们非常强烈的确信,促请中共政府对藏人最大限度的保持节制是太软弱的反应。国际社会,从联合国、欧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到其他国际组织,也许应该运用所有能用的措施来对中共政府施压:

1,为了客观的调查此事件,让外国媒体和国际调查委员会能够进入西藏和周边省份。
2,释放所有用和平方式维护国际人权的人们这些人当中的任何人不受到酷刑和不公正的审判。
3,展开和藏人代表的理智对话

如果这些条件不能实现,国际奥委会应该严肃的考虑,今年的夏季奥运会,在拥有着一个宁静的墓地的国家举办奥运,是否还是一个好主意。

签字人:

瓦茨拉夫· 哈维尔(捷克共和国前总统)
安德烈·格鲁克思曼(法国哲学家、作家)
Yohei Sasakawa (日本基金会主席)
海珊(约旦亲王)
戴克拉克(南非前总统)
卡雷尔 施瓦尔兹伯格(捷克外交部长)


A Statement on Situation in Tibet

Added 21st March 2008
A statement on situation in Tibet signed by six personalities associated with the Forum 2000 Foundation.

Tibet's Peace of the Grave
Prague – Recent events in Tibet and the provinces that adjoin it are causes for deep concern almost everywhere. Indeed, the dispersal of a peaceful protest march organized by Tibetan monks, which led to a wave of unrest that was brutally suppressed by the Chinese military and police, has caused indignation all over the democratic world.

The reaction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the Tibetan protests evokes echoes of the totalitarian practices that many of us remember from the days before communism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collapsed in 1989: harsh censorship of the domestic media, blackouts of reporting by foreign media from China, refusal of visas to foreign journalists, and blaming the unrest on the “Dalai Lama's conspiratorial clique” and other unspecified dark forces supposedly manipulated from abroad. Indeed, the language used by some Chinese government representatives and the official Chinese media is a reminder of the worst of times during the Stalinist and Maoist eras. But the most dangerous development of this unfortunate situation is the current attempt to seal off Tibet from the rest of the world.

Even as we write, it is clear that China's rulers are trying to reassure the world that peace, quiet, and “harmony” have again prevailed in Tibet. We all know this kind of peace from what has happened in the past in Burma, Cuba, Belarus, and a few other countries – it is called the peace of the graveyard.

Merely urg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exercise the “utmost restraint” in dealing with the Tibetan people, as governments around the world are doing, is far too weak a respons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beginning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and followed by the European Union, ASEAN,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s well as individual countries, should use every means possible to step up pressure 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 allow foreign media, as well as international fact-finding missions, into Tibet and adjoining provinces in order to enable objective investigations of what has been happening;

* release all those who only peacefully exercised their internationally guaranteed human rights, and guarantee that no one is subjected to torture and unfair trials;

* enter into a meaningful dialogue with th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Tibetan people.


Unless these conditions are fulfilled, the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should seriously reconsider whether holding this summer's Olympic Games in a country that includes a peaceful graveyard remains a good idea.

Václav Havel
André Glucksmann
Yohei Sasakawa
El Hassan Bin Talal
Frederik Willem de Klerk
Karel Schwarzenberg

(http://www.dajiyuan.com)

3/25/2008 11:39:52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5/n2057836.htm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5, 4: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中国部分知识分子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写的有礼有节,但中国之大,之复杂,是无法用一句话来描述的,单纯攻击当局政府也是不适当的,大家必须知道,一个大国,是非常难管理的,比如美国,外面看上去很民主,但存在很多问题,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都非常尖锐。我们不能否认存在矛盾,不是去要揭发它,深化他,去一味地过度地抱怨当局政府,我们唯有能做的是围绕问题,如何去协商它,解决它,如这十几位作家一样,为政府当局提供建议,而不是去深化民族间的矛盾。回顾历史-唐宋元明清,我们不能忘掉,历史上的流血事件很多是民族间的仇恨造成的。请激进分子不要忘了历史的教训!!!否则无辜的老百姓就是白白牺牲的炮灰。

Post by vivian on 2008, March 25, 9: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看来你们也不怎么样吗!前天我的帖子为什么不post出来?
一面要中国政府开放媒体,但自己对不同意见也是镇压,只敢登一些和你们意见相同的人的帖子。这种行为和中国政府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和尚别骂贼秃。想想真是绝妙的讽刺!悲哀呀悲哀!可怜的中国!

无名                       加拿大

Post by 无名 on 2008, March 25, 9: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大纪元实在已经不能叫做报纸了,退党人数3000万已经成为了最大的笑话,
即使关于西藏的消息是真实的,请千万不要引用大纪元的报道,没有一个汉族人会相信。
搞独立,追求民主自由,你们爱搞就搞,但是搞这些的时候千万不要和大纪元以及FLG扯上关系,不然真的没办法取得汉族的信任

引用 别叫我同胞 说过的话: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抗暴事件中约130人遇害
--------------------------------------------------------------------------------
【大纪元3月24日报导】(中央社印度达兰萨拉二十四日法新电)西藏流亡政府总理颡东仁波切今天告诉法新社记者说,在中国镇压西藏的抗议行动中,约有一百三十人已被证实遇害。
颡东仁波切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说:“这个数字是来自我们在西藏的消息来源。这个可以查证的数字在整个西藏约为一百三十。”达兰萨拉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基地。
这个数字大幅超过西藏流亡政府上周所说的数字,西藏流亡政府上周说,已有九十九人被证实遇害。
3/24/2008 5:25:08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4/n2056923.htm

Post by wow on 2008, March 25, 8: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中共上万军警严守西藏持续镇压示威藏人

--------------------------------------------------------------------------------

【大纪元3月24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二十四日电)据西藏之声网站消息,中国政府上万名军警仍在西藏各地持续镇压拘捕和平示威的西藏民众,其中位于西藏安多甘南州卓尼县扎西曲廓林寺一百八十五名僧人遭中国公安拘捕,目前下落不明。


印度南部果瓦地区西藏经商协会负责人丹珍说,中国当局于昨天闯入位于甘南州卓尼县的扎西曲廓林寺,以指控涉嫌参与本月十八日卓尼民众抗议政府事件为名强行逮捕一百八十五名僧人,其中已获知的三名僧人分别是格桑益念、格桑嘉措和曲杨嘉措。
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当局派遣大量武装警察驻守卓尼县为首的多库乡和宁巴乡各地,并发布指令警告说,凡参与示威活动的藏人在本周二(二十五日)之前还未自首,将以枪决处置。

消息人士还强调,境内藏人通过电话呼吁西藏流亡政府和海外藏人,展开规模更大的紧急营救西藏活动,要求国际社会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尽快解决西藏问题。

另外,西藏安多黄南州尖扎县马克唐村的上百名民众于本月二十二日手持西藏国旗、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的照片,高呼“西藏自由、达赖喇嘛万岁、允许达赖喇嘛尽快返回西藏、立即释放第十一世班禅喇嘛”等口号在当地展开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但立刻遭到军警的武力镇压。

同样当天在尖扎县果吴寺、昂戎寺、桑卓寺、马格南杰林寺,以及当地罗瓦和麦日等乡村的上千名僧俗民众也陆续展开示威游行活动,多人遭捕,其中包括现年四十岁的西热、扎宝、现年二十岁的贡宝。目前当局正在西藏各地展开大规模搜捕行动。

二十二日,位于西藏安多黄南州河南县新萨寺三十多名僧人和几十名当地民众高呼“达赖喇嘛万岁、西藏独立”等口号从新萨寺到当地克增乡之间展开示威游行活动,支持在西藏各地发生的民众集体抗议政府活动。

此外,位于西藏安多海南州兴海与贵南县交界处的阿措合寺的六十多名僧人也于本月十五日在寺院经堂大殿楼顶、当地学校和寺院后山上悬挂西藏国旗,展开和平示威活动,抗议中国强权统治西藏。

设立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的西藏格德寺今天发布公开声明指出,西藏安多阿坝县僧俗民众为西藏自由事业展开大规模示威游行后,当局派遣上万名军警武力镇压示威藏人,到目前为止已证实有二十三人被军警枪杀,拘捕人数已超过一百人;而本月十六日在示威活动中约有四十多人不知去向。

声明指出,目前西藏安多阿坝州阿坝县境内局势非常严峻,上万名军警分别在当地学校和寺院附近进行驻扎,使用各种长枪短炮严密控制当地,并时常有直升机在空中巡逻;当局还命令在寺院中不准举行各种佛事活动,同时禁止任何人出入寺院,寺内僧人面临食物短缺危机。

声明进一步指出,当局在阿坝县各地公开宣布,凡参与示威活动的民众必须要在二十五日前自首,否则将予以枪决处置。阿坝县有关部门还要求当地民众与警方合作,透露参与示威的藏人,并声称依提供线索的重要性,每人分别奖励人民币两千元至上万元。

声明最后指出,仅在西藏安多阿坝县买日玛地区就有六十人被列入通缉令中,因此,阿坝县各乡村的年轻藏人都离家到山上避难,目前在乡村中只剩下年迈的老人和妇女。

另据消息指出,目前当局在西藏首都拉萨为首的各藏区发布通缉令,任意搜查和拘捕可疑人士,截至昨天,仅在拉萨地区就有四十五人被列入通缉令中,拉萨市公安局从十九日公布第一号通缉令开始,平均每天通缉九人。另外,中国甘肃省政府公布,之前在藏区发生的示威活动最少造成九十四人受伤。

3/25/2008 12:59:27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4/n2057276.htm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5, 8: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魏京生应邀参加华盛顿藏人集会并讲话

(魏京生基金会消息)3月22日下午,生活在华盛顿特区、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的藏人,在白宫后花园的草地上集会,抗议中共屠杀藏族人民和僧侣,抗议布什总统坚持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生应邀出席并发表了讲演。讲演内容如下:

1。 西藏人民的和平抗议遭到了中共的血腥镇压,全世界都感到十分震惊。各国人民,包括很多的汉族人民,都对你们的抗暴斗争表示同情和支持。
2。 欧洲人民正在促使他们的领导人拒绝出席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在这个时候布什总统公开坚持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式,等于是在鼓励中共的血腥镇压,是非常不恰当的行为。这违背了人类的良心,也违背了大多数美国人的立场。
3。 但是这只是现在的立场。随着时间的发展,随着形势的变化,如果中共继续坚持武力镇压而拒绝谈判,布什总统随时会改变他的决定。我们相信他会关心西藏人民的生命安全和正义的斗争。
4。 很多汉族人民,包括一些中共统治集团内的汉族人都很同情西藏人民的遭遇。他们并不支持中共的血腥镇压的政策。因此中共的主要策略就是挑拨汉族人和藏族人之间的民族矛盾,帮助中共转移矛盾,转移人们的注意力。
5。 希望藏族朋友们不要中了中共的奸计。要和广大的汉族同胞团结在一起,和中共的暴政斗争。只有各族人民团结在一起,我们才能结束中共的专制统治,争来各族人民共同的自由和幸福。

在讲演的最后,他鼓励藏族朋友们坚持斗争,直到中共愿意坐下来谈判的时候。

讲演中间,藏族朋友数次热烈鼓掌。演讲结束后,他们纷纷和魏京生先生握手,表示对汉族兄弟的感谢,特别是感谢魏京生近期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媒体发表的支持藏人的文章,并表示期待更多的汉族朋友们站出来说话。

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藏人在白宫后面的公园举行示威抗议集会。(魏京生基金会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3/25/2008 2:57:04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5/n2057445.htm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5, 6: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醒醒吧,温家宝

作者:雨夜观星

你在记者招待会上非常严肃的说:“最近在西藏,主要是在拉萨发生了打、砸、抢、烧事件”。“在这起事件中,极少数人打伤以至致死无辜群众,手段十分残忍。他们砸毁车辆和公用设施,烧毁了民房、商店和学校”。“我们有足够事实证明,这起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蓄谋、精心策划和煽动起来的。这就更加暴露了达赖集团一贯标榜的“不追求独立、和平对话”是一片谎言。伪善的谎言掩盖不了铁的事实。”

你是不是想让我们相信:达赖为了西藏独立,精心策划和组织了打、砸、抢、烧事件,不冲击党委、政府,却要打伤致死无辜群众,烧毁民房、商店和学校,是一个精神病患者。醒醒吧,温家宝!

你是不是想让我们相信:你认为一场精心策划和组织的打、砸、抢、烧事件,就可能导致西藏独立,所以必须派部队镇压,枪杀那些“暴徒”,以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你已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醒醒吧,温家宝!

你是不是想让我们相信:达赖那个诺贝尔奖得主是个精神病患者,你这个泱泱大国的总理也是个精神病患者,全中国、全世界的人也都是精神病患者,会相信你“比黄金还要贵重的诚信”。醒醒吧,温家宝!

醒醒吧,温家宝!毛泽东手大遮得住天,江泽民、胡锦涛和你的手大已经遮不住天了。中国的网民数量已经是世界第一,没有外国记者也能把照片传出去,把足够的事实传出去。地上有国界,天上没有国界,中国人都不能把照片和真相传出去,国际卫星图片也能用铁的事实戳穿伪善的谎言。醒醒吧,温家宝!

醒醒吧,温家宝!中国人已经醒了,《九评共产党》已经广泛传播三年多了,三退人数已经超过3400万,不会再相信共产邪灵的话了,也不会再相信“附体”的话了,更不会再让邪灵附体了。温家宝,你也醒醒吧!

醒醒吧,温家宝!共产党不怕它要消灭的人干坏事,而是怕它要消灭的人干好事。越干好事它越生气,好事干的越大它越害怕,例如“神韵晚会”,在全世界传播中国文化,受到普遍的欢迎和广泛的赞颂,所有的华人都感到自豪,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中国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而你领导的外交部却四面出击,到处捣乱,一次次碰壁后还不醒悟。温家宝,醒醒吧!

醒醒吧,温家宝!你一年为百姓掉十几次眼泪,一件茄克穿十几年,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但是,共产党就是不让好人干好事,就是要毁掉跟着它的好人。你在记者招待会上关于西藏的非常严肃、非常肯定的一番慌话,一下子就毁掉了你几年来辛辛苦苦、呕心沥血建立起来的形象,也让人看清了“共产党毁好人”的招式。如果你是个好人,退出中共,你的形象会更真实。而跟着中共,你所有的辛苦和努力,不过是中共骗人的假相。醒醒吧,温家宝!

醒醒吧,温家宝!没有共产党,警察也会抓坏蛋。所以,警察抓坏蛋并不是共产党的功劳。但是,没有共产党,警察就不会抓要求信仰自由的喇嘛,部队也不会射杀那些喇嘛。所以,抓捕和射杀喇嘛是共产党的罪恶。所以,警察多抓几个坏蛋,总理多批准西藏上几个项目,一点也不能减轻和顶替共产党的罪恶。这就是你为共产党累死,仍会被历史和人民抛弃的原因。醒醒吧,温家宝!

醒醒吧,温家宝!如果你都不能自由上网,如果你都不了解西藏事件的真相和世界的反应,如果你到现在还认为美国的选举是资本主义民主,是假民主,马英九的权力不是人民给的,是伪政府,而你当选总理是真民主,是人民民主,赞成票比马英久、比美国总统高的多,你就太可怜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敢说“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你就太危险了。醒醒吧,温家宝!

醒醒吧,温家宝!醒醒吧,像温家宝一样可怜的人!!@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4/n2057209.htm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5, 6:1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我支持这个签名。但是我不签。因为我不想我的名字和余杰的名字同时出现在一份名单上。关键余杰的名声,至少在我的周围,不算是正面的。他发表的弱智言论太多了。

Post by Bora on 2008, March 25, 3: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本人个人对王先生是非常尊敬的,也拜读过王先生的天葬。特别是在西藏出事后又一次读了这本书,第一次读是想理解西藏,这在国内是不可能。这次读完全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想看看如何解决西藏问题。其实这本书是非常客观的,而且从很多角度印证了西藏独立和所谓的大西藏自治是根本不可能的。任何一个中国政府不管是谁上台都不可能允许西藏独立。即使政府答应,中国人也不答应。这是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不要幻想任何一个西方国家会真心的帮助西藏,他们只是出于各国的利益出发希望中国混乱,不能强大起来。这样才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难道他们会出兵吗,不可能。出兵就一定能胜利吗。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干这种没有利益的事情。我是一个汉人,我也反对暴力,我也不相信政府,但事关国家,每一个中国人都会和政府站在一起。我们都在西方留学可以以客观的眼睛看世界。但是我认为西藏这次的骚乱绝对是一次败笔。甚至改变了海外留学生对西藏的态度。西方媒体不实的报道和西藏人暴力冲击国外大使馆,每一个海外华人都看到了,我们不相信国内的报道,但是我们和你们一样期待西方媒体的真相,然而真相是歪曲的不客观。海外西藏流亡人士暴力游行冲击大使馆,更让留学生相信西藏人是喜欢暴力。这件事情的结果让一大批相信西方自由民主人权的留学生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他们不再会相信西方,不再会同情西藏。他们以后将是中国的未来,如果未来都这样,西藏还有未来吗。我觉得西藏人又一次被人利用了。也许在你们看来换了了更多的西方的同情和关注。但是大家都忽略了一点,最后解决问题还是要和政府和13亿中国人。如果连民众的同情都失去了,那么西藏是没有未来。换了的是更多的暴力和流血。我真心的希望达赖和海外西藏人士能够保持清晰的头脑,从实际出发,一点一点的出发去改变中国人,争取更大的同情,放弃不切实际的大西藏想法。放弃部队撤出的想法。这样才能让政府看到诚意。老是抱着大西藏的想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暴力更解决不了问题。我也痛恨暴力,对任何人使用暴力都是无能的百姓,希望在我们的国家不要再出现无谓的流血。真的希望每一个海外西藏人和海外华人包括达赖都能好好看看王先生的天葬。

Post by 我是中国人 on 2008, March 24, 9: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另外, 这个建议说话自相矛盾, 中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和我们海外华人有什么关系?  你们得明白, 最先知道的是我们海外华人, 而不是国内华人. 最先愤怒的也是我们海外华人.  国内大部分民众迄今为止还蒙在鼓里, 不知道这是一次针对汉族回族的种族屠杀. 共产党是汉人的叛徒, 他们应该在国内公布真相, 让全国55个民族看看真相, 看看这个伪善的佛国.

Post by HANREN on 2008, March 24, 7: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实话给你们说,在国际上混, 不是靠别人对你的印象来混得, 那是小妞的活法, 也许就是藏人的活法.  我们汉人很清楚, 在国际上, 只有实力才能决定一切.  白人怎么看我们,  管你们什么事?  我们不在乎, 你们这不是多管闲事嘛.  你们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吧.  我们汉人从这件事情后, 和你们藏族划清界限, 不愿做中国人得,都搬走吧, 印度不是要你们吗?  去吧, 走好, 不送.

Post by HANREN on 2008, March 24, 7: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抗暴事件中约130人遇害

--------------------------------------------------------------------------------

【大纪元3月24日报导】(中央社印度达兰萨拉二十四日法新电)西藏流亡政府总理颡东仁波切今天告诉法新社记者说,在中国镇压西藏的抗议行动中,约有一百三十人已被证实遇害。


颡东仁波切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说:“这个数字是来自我们在西藏的消息来源。这个可以查证的数字在整个西藏约为一百三十。”达兰萨拉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基地。
这个数字大幅超过西藏流亡政府上周所说的数字,西藏流亡政府上周说,已有九十九人被证实遇害。

3/24/2008 5:25:08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4/n2056923.htm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4, 6: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http://www.javno.com/en/world/clanak.php?id=133771

Published: March 20, 2008 22:42h

U.S. Secretary of State Condoleezza Rice said on Thursday, I spoke last evening with my counterpart, Foreign Minister Yang (Jiechi). (I) urged restraint,\\\" Rice told reporters as she began a meeting with Thai Foreign Minister Noppadon Pattama.

美国国务卿赖斯说,周四,我昨天晚上与我同行,外交部部长杨(持) 。 (一)呼吁克制, \\\"赖斯对记者说,因为她开始了会见泰国外长noppadon pattama 。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4, 6: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逐点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的“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

庄冬

王力雄、刘晓波等2008年3月22日签署了“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我现在
逐点评一下。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 当前中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
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国家统一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
传。

我的评:请几位知识分子定义一下什么叫“单方面宣传方式”。任何一个国家出现
犯罪现象,永远都是政府和警方具有全部的侦训权和发言权。闲杂人等不得干预!
因此,所谓“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跟“单方面宣传方式”完全没
有关系。可见王力雄、刘晓波等的知识还是十分有限。请王力雄、刘晓波等指出中
国官方媒体发布的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的内容。由于王力雄、
刘晓波等没有给出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任何内容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
的效果”的嫌疑,因此我认为不存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2. 我们支持达赖喇嘛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
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中
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我的评:我支持中国政府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
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达赖喇嘛停止暴力
藏独,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王力雄、刘晓波等你们这些所谓的知识分
子写的“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是什么意思?你们在假设“中国政府正
在进行暴力镇压”。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由于王力雄、刘晓波等没有给出“中国
政府正在进行暴力镇压”的证据,因此我认为不存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3. 中国政府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
谋、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希望政府出示证据,并建议政府邀请联合国人权理事
会对证据和事件过程、伤亡人数等进行独立调查,以改变国际社会的相反看法和不
信任心态;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首先,没有任何国家
的政府会在破案期间公布证据的,最常用的理由是需要保护情报的来源。你们希望
政府出示证据?出示证据给谁看?中国地方政府侦破犯罪活动只对中国人民和上级
中国政府机构负责!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实在是健忘!先不说联合国对伊拉克的所谓
调查毫无价值,中国还是唯一杀了十几万联合国军的国家呢!联合国对中国进行调
查?笑话!谁敢带联合国来?麦克阿瑟吗?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4. 我们认为类似西藏地区中共领导人所说“达赖是一只披着袈
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那类文革语言无助于事态的平息,也不利于中国政府
的形象。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政府,应该展示出符合现代文明的执
政风貌。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一只披着袈裟的豺
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是文革语言吗?这些语言西游记里都有!是否有助于事态的
平息也是你们能判断的吗?请你们出示你们以往判断事态的准确的成功简历?我的
判断却和你们的判断恰恰相反。谁的判断准确呢?从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媒体的
歪曲事实的报道的反应来看,我认为你们的判断是错误的。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5. 我们注意到,拉萨发生暴力行为的当天(3月14日),西藏
自治区负责人就宣布“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这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将发生,然而却没有有效阻止事态发生和扩大,这其
中是否存在渎职,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处置。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有组织、有预谋、
精心策划的”的犯罪活动也还是有一个犯罪的时机问题。知道达赖集团“有组织、
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也不说明知道他们的计划!也不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
将发生!恐怖组织打击美国的目标难道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吗?
美国政府岂止当天就宣布?美国政府几年前就宣布啦!就算照你们说的“早知道暴
乱即将发生”!那么“即将发生”是什么时候发生?明天?后天?大后天?下个星
期?下个月?人家的计划就不会改变了吗?亏了你们还是知识分子哪!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6. 如果最终不能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而是一场被激起的“民变”,则应该追究激起民变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中央和国
民的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总结经验,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我的评:什么?“如果最终不能证明”?你们操心得太早了一点儿了吧?“如果”
的事情多啦!如果忽然明天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呢?我建议全世界都喊
“布什万岁!”到现在还没有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你可见美国追究谁
的责任了吗?人们勤勤恳恳地努力工作也是可能犯错误的,人无完人嘛。你们还是
看看你们这个丢人现眼的“十二点”吧。应该追究你们当中谁的责任呢?美国的中
央情报局一直都在支持达赖集团。这个已经有美国自己的解密材料证明。事实是达
赖集团的经济活动根本支撑不了它的政治活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7. 我们强烈要求不对藏族民众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对被逮
捕者的审判必须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序,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我的评:你们又操心得太早了一点儿了吧?现在春天才刚刚开始!你们就操心秋后
啦?你们不是刚刚还说什么“如果最终不能证明”呢吗?怎么马上就忘啦?“如果
最终不能证明”哪还会“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吗?你们不是要证明吗?如果不
仔仔细细地调查几遍还不又要让你们说“渎职”啦?看来即便是“搞人人过关和秋
后算账”也是让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给逼出来的!怨有头,债有主嘛。天网恢恢,疏
而不漏嘛!别看你们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你们也包括在内!你们还是操
心操心你们自己吧。不做亏心事,就不要怕鬼叫门嘛!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8. 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允许有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藏区进行
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新闻封锁,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
也有损中国政府的诚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采取开放姿态,
才能扭转目前国际社会对我国政府的不信任。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你们完全没有主权概
念。你们知道你们这样的“建议”是建议中国政府出卖主权吗?“有公信力的国内
外媒体进入藏区”?还“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任何一个国家出现犯罪现象,永
远都是政府和警方具有全部的侦训权和发言权。闲杂人等不得干预!看来王力雄、
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不仅实在是十分有限,还完全没有法制观念。可惜的是这
一次闹事让国外媒体好好地表演了一番,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眼睛让它们的表演给擦
得雪亮。你们要是能举出一个在中国人眼里“有公信力的国外媒体”都算你们有本
事!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9.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
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我的评:我倒要问一问你们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你们要“呼吁中国民众和
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是因为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得到了“有公信力的国外
媒体”的公正待遇了吗?“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杀了十几万
联合国军哪!国际社会的反感不反感?国际社会?谁是国际社会?谁代表国际社会?
如果忽然明天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呢?国际社会的反感不反感?国际社
会的反感不反感也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情吗?多管闲事!你们当你们是谁哪?你们
只是让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厌恶,而对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不仅没有任何号召力。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0. 1980年代的西藏动荡局限于拉萨,这次却扩大到藏区各地,
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对藏工作存在严重失误,有关部门必须痛加反省,从根本上
改变失败的民族政策。

我的评:又是多管闲事!瞎操心!我累啦!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1.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必须遵守中国宪法中明
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让藏族民众充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希望,让
各民族国民自由地表达对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评和建议。

我的评:你们读了宪法以后也应该读一读刑法。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民族仇恨,实现民族和解,而不是继
续扩大民族之间的分裂。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
故而,我们呼吁国家领导人直接与达赖喇嘛对话。我们希望汉藏人民消除误解,开
展交流,实现团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此做出
努力。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又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
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台独是“民族之间的分裂”吗?王力雄、刘晓波
等,你们时时都要把外力引进中国的内部事务的行为才是彻头彻尾的,如果不是百
分之百的背叛祖国和分裂祖国的行为,也是有背叛祖国和分裂祖国的倾向的行为!


2008年3月24日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24, 3: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逐点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的“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

庄冬

王力雄、刘晓波等2008年3月22日签署了“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我现在
逐点评一下。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 当前中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
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国家统一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
传。

我的评:请几位知识分子定义一下什么叫“单方面宣传方式”。任何一个国家出现
犯罪现象,永远都是政府和警方具有全部的侦训权和发言权。闲杂人等不得干预!
因此,所谓“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跟“单方面宣传方式”完全没
有关系。可见王力雄、刘晓波等的知识还是十分有限。请王力雄、刘晓波等指出中
国官方媒体发布的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的内容。由于王力雄、
刘晓波等没有给出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任何内容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
的效果”的嫌疑,因此我认为不存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2. 我们支持达赖喇嘛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
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中
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我的评:我支持中国政府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
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达赖喇嘛停止暴力
藏独,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王力雄、刘晓波等你们这些所谓的知识分
子写的“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是什么意思?你们在假设“中国政府正
在进行暴力镇压”。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由于王力雄、刘晓波等没有给出“中国
政府正在进行暴力镇压”的证据,因此我认为不存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3. 中国政府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
谋、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希望政府出示证据,并建议政府邀请联合国人权理事
会对证据和事件过程、伤亡人数等进行独立调查,以改变国际社会的相反看法和不
信任心态;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首先,没有任何国家
的政府会在破案期间公布证据的,最常用的理由是需要保护情报的来源。你们希望
政府出示证据?出示证据给谁看?中国地方政府侦破犯罪活动只对中国人民和上级
中国政府机构负责!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实在是健忘!先不说联合国对伊拉克的所谓
调查毫无价值,中国还是唯一杀了十几万联合国军的国家呢!联合国对中国进行调
查?笑话!谁敢带联合国来?麦克阿瑟吗?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4. 我们认为类似西藏地区中共领导人所说“达赖是一只披着袈
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那类文革语言无助于事态的平息,也不利于中国政府
的形象。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政府,应该展示出符合现代文明的执
政风貌。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一只披着袈裟的豺
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是文革语言吗?这些语言西游记里都有!是否有助于事态的
平息也是你们能判断的吗?请你们出示你们以往判断事态的准确的成功简历?我的
判断却和你们的判断恰恰相反。谁的判断准确呢?从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媒体的
歪曲事实的报道的反应来看,我认为你们的判断是错误的。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5. 我们注意到,拉萨发生暴力行为的当天(3月14日),西藏
自治区负责人就宣布“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这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将发生,然而却没有有效阻止事态发生和扩大,这其
中是否存在渎职,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处置。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有组织、有预谋、
精心策划的”的犯罪活动也还是有一个犯罪的时机问题。知道达赖集团“有组织、
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也不说明知道他们的计划!也不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
将发生!恐怖组织打击美国的目标难道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吗?
美国政府岂止当天就宣布?美国政府几年前就宣布啦!就算照你们说的“早知道暴
乱即将发生”!那么“即将发生”是什么时候发生?明天?后天?大后天?下个星
期?下个月?人家的计划就不会改变了吗?亏了你们还是知识分子哪!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6. 如果最终不能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而是一场被激起的“民变”,则应该追究激起民变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中央和国
民的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总结经验,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我的评:什么?“如果最终不能证明”?你们操心得太早了一点儿了吧?“如果”
的事情多啦!如果忽然明天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呢?我建议全世界都喊
“布什万岁!”到现在还没有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你可见美国追究谁
的责任了吗?人们勤勤恳恳地努力工作也是可能犯错误的,人无完人嘛。你们还是
看看你们这个丢人现眼的“十二点”吧。应该追究你们当中谁的责任呢?美国的中
央情报局一直都在支持达赖集团。这个已经有美国自己的解密材料证明。事实是达
赖集团的经济活动根本支撑不了它的政治活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7. 我们强烈要求不对藏族民众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对被逮
捕者的审判必须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序,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我的评:你们又操心得太早了一点儿了吧?现在春天才刚刚开始!你们就操心秋后
啦?你们不是刚刚还说什么“如果最终不能证明”呢吗?怎么马上就忘啦?“如果
最终不能证明”哪还会“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吗?你们不是要证明吗?如果不
仔仔细细地调查几遍还不又要让你们说“渎职”啦?看来即便是“搞人人过关和秋
后算账”也是让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给逼出来的!怨有头,债有主嘛。天网恢恢,疏
而不漏嘛!别看你们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你们也包括在内!你们还是操
心操心你们自己吧。不做亏心事,就不要怕鬼叫门嘛!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8. 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允许有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藏区进行
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新闻封锁,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
也有损中国政府的诚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采取开放姿态,
才能扭转目前国际社会对我国政府的不信任。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你们完全没有主权概
念。你们知道你们这样的“建议”是建议中国政府出卖主权吗?“有公信力的国内
外媒体进入藏区”?还“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任何一个国家出现犯罪现象,永
远都是政府和警方具有全部的侦训权和发言权。闲杂人等不得干预!看来王力雄、
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不仅实在是十分有限,还完全没有法制观念。可惜的是这
一次闹事让国外媒体好好地表演了一番,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眼睛让它们的表演给擦
得雪亮。你们要是能举出一个在中国人眼里“有公信力的国外媒体”都算你们有本
事!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9.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
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我的评:我倒要问一问你们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你们要“呼吁中国民众和
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是因为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得到了“有公信力的国外
媒体”的公正待遇了吗?“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杀了十几万
联合国军哪!国际社会的反感不反感?国际社会?谁是国际社会?谁代表国际社会?
如果忽然明天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呢?国际社会的反感不反感?国际社
会的反感不反感也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情吗?多管闲事!你们当你们是谁哪?你们
只是让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厌恶,而对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不仅没有任何号召力。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0. 1980年代的西藏动荡局限于拉萨,这次却扩大到藏区各地,
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对藏工作存在严重失误,有关部门必须痛加反省,从根本上
改变失败的民族政策。

我的评:又是多管闲事!瞎操心!我累啦!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1.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必须遵守中国宪法中明
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让藏族民众充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希望,让
各民族国民自由地表达对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评和建议。

我的评:你们读了宪法以后也应该读一读刑法。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民族仇恨,实现民族和解,而不是继
续扩大民族之间的分裂。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
故而,我们呼吁国家领导人直接与达赖喇嘛对话。我们希望汉藏人民消除误解,开
展交流,实现团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此做出
努力。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又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
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台独是“民族之间的分裂”吗?王力雄、刘晓波
等,你们时时都要把外力引进中国的内部事务的行为才是彻头彻尾的,如果不是百
分之百的背叛祖国和分裂祖国的行为,也是有背叛祖国和分裂祖国的倾向的行为!


2008年3月24日

Post by zt on 2008, March 24, 3: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这些知识分子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Post by 喜马拉雅 on 2008, March 24, 2: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http://www.javno.com/en/world/clanak.php?id=133771

Published: March 20, 2008 22:42h

U.S. Secretary of State Condoleezza Rice said on Thursday, I spoke last evening with my counterpart, Foreign Minister Yang (Jiechi). (I) urged restraint,\" Rice told reporters as she began a meeting with Thai Foreign Minister Noppadon Pattama.

美国国务卿赖斯说,周四,我昨天晚上与我同行,外交部部长杨(持) 。 (一)呼吁克制, \"赖斯对记者说,因为她开始了会见泰国外长noppadon pattama 。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4, 2: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逐点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的“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

庄冬

王力雄、刘晓波等2008年3月22日签署了“关于处理西藏局势的十二点意见。我现在
逐点评一下。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 当前中国官方媒体的单方面宣传方式,具有煽动民族仇恨和
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对维护国家统一的长远目标非常有害,我们呼吁停止这种宣
传。

我的评:请几位知识分子定义一下什么叫“单方面宣传方式”。任何一个国家出现
犯罪现象,永远都是政府和警方具有全部的侦训权和发言权。闲杂人等不得干预!
因此,所谓“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跟“单方面宣传方式”完全没
有关系。可见王力雄、刘晓波等的知识还是十分有限。请王力雄、刘晓波等指出中
国官方媒体发布的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的效果”的内容。由于王力雄、
刘晓波等没有给出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任何内容有“煽动民族仇恨和加剧局势紧张
的效果”的嫌疑,因此我认为不存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2. 我们支持达赖喇嘛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
力的原则妥善处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中
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

我的评:我支持中国政府的和平呼吁,希望遵循善意、和平与非暴力的原则妥善处
理民族争端;我们谴责任何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强烈敦促达赖喇嘛停止暴力
藏独,呼吁藏族民众也不进行暴力活动。王力雄、刘晓波等你们这些所谓的知识分
子写的“强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暴力镇压”是什么意思?你们在假设“中国政府正
在进行暴力镇压”。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由于王力雄、刘晓波等没有给出“中国
政府正在进行暴力镇压”的证据,因此我认为不存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3. 中国政府宣称“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
谋、精心策划的”事件,我们希望政府出示证据,并建议政府邀请联合国人权理事
会对证据和事件过程、伤亡人数等进行独立调查,以改变国际社会的相反看法和不
信任心态;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首先,没有任何国家
的政府会在破案期间公布证据的,最常用的理由是需要保护情报的来源。你们希望
政府出示证据?出示证据给谁看?中国地方政府侦破犯罪活动只对中国人民和上级
中国政府机构负责!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实在是健忘!先不说联合国对伊拉克的所谓
调查毫无价值,中国还是唯一杀了十几万联合国军的国家呢!联合国对中国进行调
查?笑话!谁敢带联合国来?麦克阿瑟吗?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4. 我们认为类似西藏地区中共领导人所说“达赖是一只披着袈
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那类文革语言无助于事态的平息,也不利于中国政府
的形象。我们认为致力于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政府,应该展示出符合现代文明的执
政风貌。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一只披着袈裟的豺
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是文革语言吗?这些语言西游记里都有!是否有助于事态的
平息也是你们能判断的吗?请你们出示你们以往判断事态的准确的成功简历?我的
判断却和你们的判断恰恰相反。谁的判断准确呢?从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媒体的
歪曲事实的报道的反应来看,我认为你们的判断是错误的。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5. 我们注意到,拉萨发生暴力行为的当天(3月14日),西藏
自治区负责人就宣布“有足够证据证明这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这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将发生,然而却没有有效阻止事态发生和扩大,这其
中是否存在渎职,应该进行严肃的调查处置。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有组织、有预谋、
精心策划的”的犯罪活动也还是有一个犯罪的时机问题。知道达赖集团“有组织、
有预谋、精心策划的”也不说明知道他们的计划!也不说明西藏当局早知道暴乱即
将发生!恐怖组织打击美国的目标难道不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吗?
美国政府岂止当天就宣布?美国政府几年前就宣布啦!就算照你们说的“早知道暴
乱即将发生”!那么“即将发生”是什么时候发生?明天?后天?大后天?下个星
期?下个月?人家的计划就不会改变了吗?亏了你们还是知识分子哪!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6. 如果最终不能证明此次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
而是一场被激起的“民变”,则应该追究激起民变并且捏造虚假情报蒙骗中央和国
民的责任者,认真反省教训,总结经验,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我的评:什么?“如果最终不能证明”?你们操心得太早了一点儿了吧?“如果”
的事情多啦!如果忽然明天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呢?我建议全世界都喊
“布什万岁!”到现在还没有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你可见美国追究谁
的责任了吗?人们勤勤恳恳地努力工作也是可能犯错误的,人无完人嘛。你们还是
看看你们这个丢人现眼的“十二点”吧。应该追究你们当中谁的责任呢?美国的中
央情报局一直都在支持达赖集团。这个已经有美国自己的解密材料证明。事实是达
赖集团的经济活动根本支撑不了它的政治活动。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7. 我们强烈要求不对藏族民众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对被逮
捕者的审判必须遵循公开、公正、透明的司法程序,以达到各方面心服口服的效果。


我的评:你们又操心得太早了一点儿了吧?现在春天才刚刚开始!你们就操心秋后
啦?你们不是刚刚还说什么“如果最终不能证明”呢吗?怎么马上就忘啦?“如果
最终不能证明”哪还会“搞人人过关和秋后算账”吗?你们不是要证明吗?如果不
仔仔细细地调查几遍还不又要让你们说“渎职”啦?看来即便是“搞人人过关和秋
后算账”也是让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给逼出来的!怨有头,债有主嘛。天网恢恢,疏
而不漏嘛!别看你们今天闹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你们也包括在内!你们还是操
心操心你们自己吧。不做亏心事,就不要怕鬼叫门嘛!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8. 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允许有公信力的国内外媒体进入藏区进行
独立的采访报道。我们认为,目前的这种新闻封锁,无法取信于国民和国际社会,
也有损中国政府的诚信。如果政府掌握真相,就不怕百般挑剔。只有采取开放姿态,
才能扭转目前国际社会对我国政府的不信任。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实在是十分有限。你们完全没有主权概
念。你们知道你们这样的“建议”是建议中国政府出卖主权吗?“有公信力的国内
外媒体进入藏区”?还“进行独立的采访报道”?任何一个国家出现犯罪现象,永
远都是政府和警方具有全部的侦训权和发言权。闲杂人等不得干预!看来王力雄、
刘晓波等知识分子的知识不仅实在是十分有限,还完全没有法制观念。可惜的是这
一次闹事让国外媒体好好地表演了一番,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眼睛让它们的表演给擦
得雪亮。你们要是能举出一个在中国人眼里“有公信力的国外媒体”都算你们有本
事!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9.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
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我的评:我倒要问一问你们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你们要“呼吁中国民众和
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是因为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得到了“有公信力的国外
媒体”的公正待遇了吗?“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杀了十几万
联合国军哪!国际社会的反感不反感?国际社会?谁是国际社会?谁代表国际社会?
如果忽然明天在伊拉克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武器呢?国际社会的反感不反感?国际社
会的反感不反感也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情吗?多管闲事!你们当你们是谁哪?你们
只是让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厌恶,而对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不仅没有任何号召力。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0. 1980年代的西藏动荡局限于拉萨,这次却扩大到藏区各地,
这种情况的恶化反应出对藏工作存在严重失误,有关部门必须痛加反省,从根本上
改变失败的民族政策。

我的评:又是多管闲事!瞎操心!我累啦!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1. 为了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政府必须遵守中国宪法中明
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让藏族民众充分表达他们的不满和希望,让
各民族国民自由地表达对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评和建议。

我的评:你们读了宪法以后也应该读一读刑法。

王力雄、刘晓波等的12. 我们认为,必须消除民族仇恨,实现民族和解,而不是继
续扩大民族之间的分裂。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
故而,我们呼吁国家领导人直接与达赖喇嘛对话。我们希望汉藏人民消除误解,开
展交流,实现团结,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组织和宗教人士,都应该为此做出
努力。

我的评:王力雄、刘晓波等又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一个国家避免领土分裂,
首先在于避免民族之间的分裂”?台独是“民族之间的分裂”吗?王力雄、刘晓波
等,你们时时都要把外力引进中国的内部事务的行为才是彻头彻尾的,如果不是百
分之百的背叛祖国和分裂祖国的行为,也是有背叛祖国和分裂祖国的倾向的行为!


2008年3月24日

Post by 喜马拉雅 on 2008, March 24, 2: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你好,唯色。
我于2001夏年从新疆入西藏,走过阿里来到拉萨。是你在拉萨的文联宿舍里,款待了我,我没有特别谢过你的地方。

现在,我想告诉你,我很佩服你和王力雄在这个乱世上为民族问题做出的贡献。

但是我又很想说:请回顾一下,89年春夏,北京天安门,千千万万的学生用绝食,用静坐,用谈判的方式要争取民主,也不是一夜之间让激光枪给扫光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为逃避枪火的老人躲在巷子里骂道:“当年日本鬼子进村,也没有这样杀人!”一个中了弹仓惶而逃的学生哭喊着:“中国 完啦!中国 完啦。。。”

按如此逻辑,你自己看,跟达赖谈判的可能性。

从耶稣被钉十字架的那一刻起,人类的文明就已经开始废了。中国五千年的文化,文化大革命十年间就毁了;中国人民对人性良知的呼唤,一夜间就给枪毙啦!现在的中国还剩下什么:一群群只知道赚钱的愚民和行尸走肉。西藏的命运,请原谅我,只怕也是一个“葬”字了。。。。。。达赖喇嘛,他现在的艰难,苦楚,不言而喻。

佛陀讲:宇宙间万物,都要经过 生,兴,衰,灭的过程。很不幸,我们就在这个“灭”的时代。 发慈悲心, 莫过于救众生脱离苦海,超脱轮回与生死。我们活着的每一天,就要觉醒。我每日的幸福,舒适,自在,贡奉给那些受苦难的人们。

有缘再会

Post by 西天去 on 2008, March 24, 2: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各位,可以签名表达你的同意。

签名规则如下:
1,开放签名。2、只接受本名签名或常用笔名3、姓名、当前所在省份、职业。4、签名发送信箱:xizangwenti@gmail.com

Post by 唯色 on 2008, March 24, 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鲍彤:以和谐为重同达赖喇嘛对话
2008.03.23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拉萨事件使全西藏全中国蒙受悲痛。凡是经历过历史性悲剧的人,都能理解这种事件意味着什么。中国政府的发言人宣布,这是诺贝尔和平奖金获得者达赖喇嘛在背后策动的。不过欧洲有位读者投书:“这里没人相信中国政府说的。”
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使人无地自容。这些普通读者不约而同,拒绝信任中国政府的话。他们有自己的经验为根据。
因为中国政府在重大事件上有不负责任任意判案的历史性传统。第一次天安门事件,邓小平被判为罪魁祸首。第二次天安门事件,赵紫阳被判为罪魁祸首。现在把达赖喇嘛判为拉萨事件的罪魁祸首,使人无法不联想到当年的轻率、武断和将错就错、坚持错误的实践。
中国政府严密封锁,加深了人们不信任的根据。如此严密地封锁消息,垄断新闻,如临大敌,总有它的原因。为什么禁止各国媒体和记者自由采访?有什么必要强制正在搜集民意和证据的记者迫离现场?中国的领导人不久前还清醒地宣布过,“权力应该在阳光下运行”,言犹在耳,曾几何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迫使当局偏离新闻自由的阳光,非把这样大的事件拿到黑箱中去不可?
和谐就是化干戈为玉帛,不能靠封锁,靠武力。当务之急是和达赖喇嘛对话。这是上上之策。作为非暴力的和平主义者,达赖喇嘛是唯一有望主持达成藏汉和解协议的藏民领袖。
五十年代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在青海团结各族人民的经验,和他尖锐批判(以新疆分局书记王震为代表的)大汉族主义的发言,都曾深入人心。汉藏关系的突变,罪魁祸首是毛泽东的斗争哲学。那不是什么好东西。它给藏人带来了灾难。它也破坏了汉人自己的正常生活。藏汉应该是亲家。斗争哲学才是藏汉共同的冤家。
我不愿意看到斯大林统治下的车臣式悲剧在西藏重演。现在的中共中央以和谐为使命。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真理和作用。只要中央坐下来和达赖喇嘛对话,拿出大智慧,大决断,大气魄,拉萨事件是可以妥善处理好的,有可能一劳永逸,以藏汉和谐的新起点载入史册。

Post by g on 2008, March 24, 12: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无数的生命,无数的子弹,无数的游行,还有,无数的祈祷。祝福我美丽的西藏。祝福我可爱的家乡。祝福你们海外的藏族兄弟姐妹们。愿那些牺牲的藏族英雄致敬!!!!!!!!!!!!!!!!!!!!!!!!!!!!!!!!!!!!!!!!!!!!!!!!!!!!!!!!!!!!!!!!!!!!!!!!!!!!!!!!!!!!!!!!!!!!!!!!!!!!!!!!!!!!!!!!!!!!!!!!!!!!!!!!!!!!!!!!!!!!!!!!!!!!!!!!!!!!!!!!!!!!!!!!!!!!!!!!!!!!!!!!!!!!!!!!!!!!!!!!!!!!!!!!!!!!!!!!!!!!!!!!!!!!!!!!!!!!!!!!!!!!!!!!!!!!!!!!!!!!!!!!!!!!!!!!!!!!!!!!!!!!!!!!!!!!!!!!!!!!!!!!!!!!!!!

Post by yak on 2008, March 24, 12: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To Liwei,
I don't know whether you will block my post this time, but that is the most possible way to promo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an and Tibet I believe.

Post by juce on 2008, March 24, 11: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I totally disagree the harsh and direct culture suppression by CCP in Tibet.  It Sucks.Temples should be opened to all people, and tibetan should have their rights to worship Dalai Lama and other Lamas. Dalai Lama should be allowed to go to China finally and no voilence should be allowed any more.

I agree that CCP\'s effect to improve tibetan
economy. Although it means more and more Hans and Muslins in tibet. Be careful that tibet is not tibetan\'s tibet, it also belongs to all Chinese. We should encourage Tibetans to go to other parts of China and people from other parts of  China to go to Tibet. As an   reimbursement of their unkowning to economy, poor tibetan should be allowed to have nearly free housing, free education and free food.

You guys may think it is an indirect culture suppression, but it is an inevasible change. Han people also suffered this kinda change 100 years ago and survived and (we still need to build up our own democracy like Taiwan) . It just comes to Tibetan now and I think tibetan will survive too and develop their own culture. Religion is not an excuse to refuse economy, think about Christian. It is an urgent question that how tibetan can be changed to fit this new globolized, free market and democratic world. I am pleased to see oversea tibetans can have democratic system and no slavery any more.

Post by juce on 2008, March 24, 11: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社会的演变是从神权,军权,民权一步一步演变过来的,民权是文明往高级发展的象征。我想问你们这帮支持西藏暴乱的人,59年前的西藏是什么制度,不要告诉我是民权啊,59年解放后是什么制度,现在还有没有农奴?西藏的文盲率是多少?西藏每年拿多少钱从中央?tmd搞清楚这些问题再放屁。这已经不是种族问题了,西藏不稳定对中国有什么好处,难道让西方列强再把中国洗一遍,阿三为什么支持达赖,懂不懂军事地域学,政治军事学? 什么文化入侵,宗教管制,放屁。看看人类发展史,以前有多少种文字,现在有多少种,搞清楚了再讲话好不好,文化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优胜劣汰,不服气你去问老天爷去。社会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中国从改革开发到现在,大家可以看到,人权,言论自由都在不断改善,老以为中国还是n年前的样子,你烦不烦啊,社会都翻天覆地了,你tmd还活在石器时代。凡是那些反共产党的,我做个假设,共产党倒台了,你们来治理这么大个国家,处理这么多问题?猪脑子也不想想,别再放屁了,站着说话不腰疼,让美国人来治理中国,和治理伊拉克一样。国家不稳定了,经济能好好发展吗?天天暴乱你们就高兴了,人民连饭都吃不好,高失业率,农民工找不到工作,社会问题不是又被激化了,饭都没得吃的了,还讲什么人权,狗屁。发展才是硬道理,没钱怎么给教育拨款,怎么提高国民素质,怎么缩小贫富差距。
太多了,实在不想说了,多亏国内舆论监督把你们这帮乌烟瘴气给消灭了,真是谢天谢地。

Post by 写给猪脑子 on 2008, March 24, 11: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唯色姐姐:

  今天我看到有篇博客上的文章,是一个汉人在反思西藏事件的;我觉得后面有一段挺好的,摘下来给你看看。

  那篇文章前面的和后面的有些不搭调,我就不整个拷贝下来了。整篇文章的链接在这里:

http://hi.baidu.com/karavika/blog/item/3e5542fc249b1ff9fc037fc6.html

另:最后那一段祷词是不是嘉瓦仁波切说的?以前没有见过啊。

在这次事件中个人责任的问题。我们每个人,对国家的政策,我们每个人对国家政策,没有干预权,但是这并不表明,我们个人在事件中没有尽自己义务的地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不是空话的。那我们应该怎样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些事情呢?至少我们要做到的是不发那些敌视藏.人鄙视藏.人的言论,比如什么“给我杀”“给他们宗教信仰的自由给的太过度了”之类的言论。不要在伤口上撒盐了,不要刺激双方了, 死的人难道还不够多吗?还要再流血吗?杀人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再者,我知道汉族人看藏.人,脏、暴力、无知、喇.嘛教、人皮鼓、双修、天葬......
藏.族人看汉族,唯物、拜金、歧视、经济侵略、汉化、破坏传统、环境污染......这一
切,构成了一个又一个矛盾。

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双方都不理解对方的想法,不理解对方的意愿。产生了矛盾,而不知
道出矛盾的原因,这是最危险的。

所以,我们真正要做的是沟通,是对话,这种沟通不仅存在于政府和流亡集团间,也应
该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人和藏.族的个人之间。

对不理解汉人的藏.人,或许我们可以这么说:“你们不是指责我们唯物,我们拜金吗?也
许我们当中的一些人确实是这样,但是,整个汉民族,难道你们就像你们所认为的,一点精
神追求都没有吗?不是这样的!在我们当中,也有一亿多佛陀的弟子,有比这数目更多的尊
重佛法、理解佛法的男人和女人。你们依靠的这个国家,有着世界上最多的佛教徒,他们永
远是愿意以同宗、同族、同样信仰的兄弟对待你们的人群。你们的上师,有很多已经在汉地
传播教法;你们的仁波切,也正在渐渐的获得我们汉地信众的供养;你们的信仰,我们尊
重;你们的法乳,我们汲取。你们的智慧,不管是米勒日巴的道歌,还是宗喀巴大师的广
论,都已经翻译成了汉文,被越来越多的人传颂,同样成了我们文明里的瑰宝......说一部
分汉人,不尊重你们,不理解你们,是有可能的,但是能不能不把这顶帽子戴到整个汉人的
头上呢?这样的帽子太沉重,我们承受不了啊!”

对不理解藏.人的汉人,或许我们也可以这样辩护:“我们是一个宗教的民族,但,这绝不
意味着我们封闭,我们排外。对我们的邻居汉人的文明,我们是一向称许的。早在图波特王
朝,我们就用藏语翻译了《论语》、翻译了《战国策》和《礼记》;禅宗的教导,融合在大圆满和大手印的传承当中,也反哺到汉地来;更不要说文成、金城的故事了。历史上来讲,我们接
纳过你们,在现实中,难道我们就反对过你们了么?我们不也同样对青藏铁路欢呼么?我们
和你们再有矛盾,都是同一个祖先、同一个语系传下来的后代,难道不能像一母同胞的兄弟
那样互相容让一些么?即使在现在的拉萨,我们也有遭受暴徒之害的藏.民,也有保护汉人
儿童的老喇.嘛,人和人之间,民族和民族之间,不一定要是敌对的啊。”

是的,我们和他们不是同样的人,但是有对和平、对友谊、对相互理解的同样追求。“有反似有仇,仇必和而解”(张载),通过对话,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化解藏汉民族间的戾气的,关键是要主动的送出友谊之手。

也许我持这样的态度略微乐观了些。但毕竟我是一个佛教徒。作为佛陀弟子,我不希望
有暴力,不希望有流血,更不希望有人把灵魂奉上什么独立的光辉事业的祭坛。和历史的波
涛比起来,我们人真得太渺小了。“我们真的就像大海苍苍波涛上,那些浮浮沉沉的小木
片”,既然如此,何必去制造出那一些多如繁星的立场,为了这些国家民族间的立场,去留
下“满手洗也洗不清的血腥,数也数不尽的悲剧”?我的想法,就写到这里。

最后,让我再引用一段嘉瓦仁波切的祈祷~

愿我生生世世,从现在到永远,都是  
  
    无所依靠者的保护人  
  迷路人的向导  
  汪洋渡海人的船舶  
  过河人的桥  
  历险者的庇护殿堂  
  黑暗中人的明灯  
  流浪者的收容所  
  以及所有求助者  
  随侍在侧的仆人 

Post by Bora on 2008, March 24, 10: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看到维色的博客,我确实很有感触,看到了很多之前没有看到的。现在这样的局面我想是谁都不想见到的。无论政府怎么样,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敌对和仇视真得让人心痛。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汉人都是希望藏族人民过得好的。
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达赖喇嘛的和平诉求,我们当然希望真得可以谈判沟通。可是网上对于中共不跟达赖谈判的说法是:达赖要求的高度自治是说要求中国把除了西藏外,还有四川,甘肃,青海等等都划到大西藏这个区域,还有要求这些地方的其他民族的人全部移居出去,然后要求中国军队从这些区域撤出去。可能要归到大西藏的省份我说得有误,可是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其实对于军队撤出去我并不反感,可是对于前两条,我觉得中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答应的。
我现在就是经常想,这些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么我觉得不仅仅是中共,达赖也是需要调整自己的谈判基础。
我没有去过西藏,也没有发言权那儿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儿的藏民到底过得如何?我想中共的宣传是有偏颇的,但是从维色的博客内容,我觉得你也是有所偏颇。人都只会看到自己愿意看得和符合自己主见的东西吧。如果把西藏的状况发到一个历史的大环境里,看看西藏的进步是否会好一些呢?然后只看到了维色提出了很多很多的问题,那么更实际一点的,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呢?我想这个才是对藏民真正有益的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希望中国能早点儿有民主,也希望当权者给大家更多说话的自由和表达的自由。我觉得像维色这样真正爱西藏的人更适合去管理西藏和给西藏人民带来更多的福利。

Post by an on 2008, March 24, 10: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中共早已泯灭了汉人的良知,在中共完全摧毁西藏文化之前,西藏应该独立。

美籍华人

Post by 自由西藏! on 2008, March 24, 12: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去过几次康区,那边很多藏人的藏语都没问题啊,人们的交流,都使用藏语,我无法得出“打压藏语言”的结论。。。

Post by cinasure on 2008, March 23, 11: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我是汉族,很想和各位藏族朋友沟通一下,谢谢!

我前天晚上通读了王力雄相声的天葬,一时间难以言语,西藏问题的复杂性超过了我的想象
我发现,我之前根本不了解藏人的想法
其实我对西藏和藏人的印象一直都是非常好的,记得蒲巴甲参选好男儿的时候我和我妈妈都投了他的票
但是可能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西藏之前是农奴制,现在少数民族又受到这么多国家的优惠政策,从来没有想过藏人会有什么不满足

但是就我个人来讲,我强烈反对任何种族主义者
实际上,我不明白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分出那么多种族,那么多立场,因为种族不同立场不同,而带来战争,流血和仇恨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样的流血值得吗?
人和人不难道不都是平等的吗!

误解--仇恨--战争--更多的误解和仇恨---更多的战争---更多更多的误解和仇恨......
这次西藏出事,我心中万分痛苦,我真的很怕汉人和藏人之间的误解和仇恨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甚至套入了上面那个递近式的仇恨误解的怪圈里

Post by chiara on 2008, March 23, 10: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2

那个 大汉天子 ,你真是汉族人吗?
我虽然也反对西藏独立,也反对伤害无辜民众,但是我更讨厌你这种混蛋!!
你丢脸!! 为你感到羞耻!

Post by chiara on 2008, March 23, 10: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3

西藏的语言问题并不是政府提倡或不提倡,或者自治不自治就能解决的,没有人能强迫别人说一门语言或者不说,如果你听过粤语,听过海南话,或者听过温州话,就知道它们与普通话差别有多大,一门语言不会那么容易消亡的,大多数的中国人都是在家说方言,学校学汉语,说到欧洲,多数欧洲,欧洲学校里的外语教学就有两种,多会一门语言,总是好事,会说会写汉语,不等于让藏语自杀,在全球化蔓延的今天,如果还只是缩在自己的一隅,总以受害者自居,真的很不争气。

Post by 古可 on 2008, March 23, 7: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4

又是一帮法轮功
这帮人也太没水平了

Post by 中国万岁 on 2008, March 23, 7: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5

对大汉天子 说: 不知事实的伪君子,你们如何证明我们西藏是劣等民族?从各方面讲没有劣等的行为;从言行举止 我们藏民族有文明礼貌的风俗,从文化方面讲我们有着博大精深的佛学知识和藏民族传统文化,而且佛教原先由印度传到中国和西藏与其它亚洲各国,到现在还完整无缺的学习和悟修的民族只有藏民族吧!还有从政治方面讲西藏是和平祥和、民主自由的国家,其代表为热爱和平,慈悲为怀的伟大领袖至尊法王达赖喇嘛,不是像中共那样随口说的 是全世界认同的 其证明为诺贝尔和平奖和美国国会金奖为最著名,还有大大小小的和平奖状和你身上的细胞还多呢!唯独有几个你那样的不识实物的中国人不认同吧!可悲哦!2.对“大汉天子”起昵称的角度来看:从今到古中国文化中长久积淀的<大中国>情结的作用,使中国人只要谈到西藏问题,都不约而同地认同隐瞒事实的中国政府的立场,当然所谓的“大汉天子”你也是其中之一 而且这几十年来,中共政权和媒体假造的大量宣传,向民众灌输这种官方观点。绝大部分中国人在这种单一的政府宣传包围和洗脑下,已经失去了发现真实的能力和兴趣,所以对你那样的人说什么都是“全都归0”  只是提醒提醒其它的识实物的人!

Post by loseling on 2008, March 23, 6: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6

觉得“十二条意见”中部份内容实在天真得可笑!

西方媒体如BBC和CNN对中国大陆的报道绝对是不公正的(负面新闻占80%以上)。特别喜欢刊登中国的负面新闻(比如这次主要报导“打死了100多人”)。既然已经带有偏见,你还指望他们公正吗?比如日本最近的“毒饺子”事件,西方媒体大做文章。明明是个没有查清的事件,而且根本谈不上食品安全(如果是残留农药,还不毒他千儿八百的?),西方媒体几乎异口同声大加讨伐。凭什么?他们说是中国人下的毒,根本一点儿证据都没有!西方媒体可以靠想象和个人好恶来下结论。中国的外贸损失能让这些“公正”的媒体赔偿吗?谁又能证明不是别有用心的日本人下的毒呢?

“意见”在操作层面也大有问题:假如仅伤了100汉人,外国记者来了,有100藏人自残,作成被打的样子(不要天真地以为不可能),记者怎么辨别真假?指望西方记者比中国记者更公正是不可能的!西方记者在报道中国问题上只会比中国记者更不公正!

没出国时,我的看法和你们一样;但出国了,站的远了,反而觉得旁观者清。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真的是很难做人:看你的另一篇文章,我不禁想:中共若镇压,要受指责;不镇压,事态扩大,也要受指责。你叫政府怎么办?

这次的事件,实际上在西方国家一样会镇压。但他们的警察杀人,就是“正义”的(半年前四名加拿大警察在海关用电棒击死一个波兰新移民,到现在一点声音都没了);印度的冲突死了人也没人指责。国际上这种冲突多了去了。死了人也没见联合国有人参与别国的调查。为什么中国的冲突就要外部势力介入?只有一个国家羸弱时,才会任人宰割。美国每年因枪击事件要死几百人,从来也没人说一个字。为什么呢?
就是大部分国家憎恨共产主义,真的是双重标准。联合国也难以完全公正。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是非题。(正如伊拉克战争,联合国管用吗?)

中国政府驱逐外国记者的做法,我觉得可能是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保护他们的安全;否则出了人命,这笔烂帐必定要算在共产党的头上;二是一旦事态失控,不得不开枪对付暴徒,不想让外国记者报道。

以前我在国内时也觉得共产党控制舆论太可恶了。但现在反过来想,媒体太厉害,白的也能说成是黑的(就象日本媒体对“毒饺子”事件的报道)。在中国这样一个初级社会里,离西方文明社会差得太远,西方尚且做不到公正,何况中国。要不控制,非得大乱不可。

事实上,王先生,要是你来掌控这个国家,能做得比胡温更好吗?就拿西藏的问题来说:你让西藏独立,全中国大部分人不会同意 (否则藏疆蒙台都可独立。恐怕港、澳甚至沪、浙、粤等也没有什么理由一定不能独立。这不成了第二个苏联?这正是西方国家梦想的。中国又会回到任人宰割的过去);如果让藏人完全自治,汉人完全退出西藏,(保留这种落后的状态,就是外国人想象中的香格里拉。实际的困苦生活),藏人又要说汉人没给他们带来好处,不管他们的死活;要是让汉人大量进入西藏,帮助西藏建设现代化藏区,又有人会说汉人要同化藏人,消灭藏文化。说句良心话,汉人从解放以来,对西藏的付出远远超出得到。我也是不明白藏族朋友到底要什么?除非他们真的想汉族全部退出,那样的话,你的十二条建议就算是白搭!

我看汉藏如果都没有一颗宽容的心,心结难解!



无名      加拿大

Post by 无名 on 2008, March 23, 6: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7

中共和藏民都应保持克制和宽容.对于在和平示威中出现的暴力行为,当局应该依据刑法加以处罚,而不是借此来伤害无辜的群众,
藏民应该放弃独立想法,回归到达赖喇嘛的和平路线上来.维护国家统一与民族团结.
对于一些人认为中华民族这一称谓是汉族对藏族的侵略,我表示遗憾..中华民族是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一词,旨在表达各民族和睦相处,同是国家的主人...

Post by 汉藏一家 on 2008, March 23, 3: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8

从射杀藏民看藏语危机/茉莉
     ——兼谈欧洲的语言权

     茉莉
  
     在冰封雪盖的珠穆朗玛峰西面朗喀巴山道,一位罗马尼亚登山者偶然拍摄到了一个令世界震惊的录像:一位17岁的西藏尼姑带领73个逃亡者,穿越中国国境逃入尼泊尔。在大批西方登山者眼前,这名尼姑被中国边境军人活活地射杀致死。一月前发生的这个枪击事件,引发了国际社会的一片愤怒抗议之声。
    
     当英国BBC电台的记者采访我时,他关切地问及那支逃亡队伍中的十几个藏族儿童。在尼姑被射杀之后,那一群大约六岁至十岁的孩子惊恐不已,此后,他们被手持冲锋步枪的中国军人押到兵营去了。
    
     为什么如此年幼的藏族孩子,要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逃亡?我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五十余年来,藏人骆绎不绝逃亡的原因有:躲避政治迫害、朝拜达赖喇嘛、接受宗教教育和学习藏语。对于占逃亡者总数的百分之二十的儿童来说,他们逃亡的主要目的,是去印度达兰莎拉西藏流亡政府的学校读书。
  
     ◎ 文化灭亡的焦虑和恐惧
    
      成千上万的藏族儿童,被送上这条充满生命危险的逃亡之途,他们的父母在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时,要承受着怎样的心理煎熬?我们为人父母的都可以体会。
    
     记得1998年3月,我访问印度西藏流亡社区达兰萨拉的新难民接待中心,那里的工作人员向我介绍说:第一季度从西藏逃来的藏人是745个,其中60%是来上学的青少年。有五个孩子在翻越雪山时冻死了,有七、八个要作截肢手术。
    
     当时我流着眼泪询问:为什么让那么小的孩子翻越雪山?工作人员回答说:“即使大家都知道有危险,还是要把孩子送过来读书。因为,在西藏有些农区、牧区,学校发不出工资,老师都跑掉了。有的地方还有学上,但孩子也不能学习自己民族的语言和宗教。所以,家长不得不把孩子送过来。”
    
     在访问达兰莎拉的儿童村时,我遇见了几位坐飞机转道他国前来探望孩子的西藏妇女,她们看起来家境殷实,不像那些孩子失学的贫穷家长,但她们也宁愿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千方百计地把孩子送到印度来念书。可见,无论贫富,西藏人都已经感受到被“汉化”的危机,他们不顾一切地,要让自己的孩子继承本民族文化的命根子——语言和宗教。
    
     现任《西藏通讯》杂志编辑的达瓦才仁,就曾是一个不识藏文的藏族孩子。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民族的灭亡不一定就是肉体的消灭,在人类历史上有很多民族灭亡了,但是很少有民族是通过消灭肉体来灭亡的。民族灭亡基本上就是消灭你的语言文字,宗教习惯等等,我们有非常大的焦虑和恐惧感。”

     ◎ 一个美国姑娘看藏语衰落
  
     年轻的美国姑娘施媛珍(Andrea Snavely)原在斯坦福大学读书,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迷上了西藏,于是她放弃了去意大利留学的机会,去拉萨学起藏语来。在台湾蒙藏委员会举办的“2006年世界青年关怀西藏-台湾论坛”会议上,施媛珍发言说:“西藏最大的问题是语言,文化传承要靠语言,语言是文化的中心,没有语言,一切文化都不存在了。”
    
     我趁机向这位坦诚爽朗的美国姑娘了解西藏境内的情况。她说:“现在藏区的孩子只能讲一点藏语,已经不会写了。一些藏族年轻人唱藏族音调的流行歌曲,都是用汉语唱的。西藏境内的藏文书籍编得特别差,质量不好,语法不清楚。那里的学校教的是中国式的藏文,内容是汉族文化,例如语言对话,就像是两个汉人在对话,很少介绍藏族本身的文化,宗教内容也特别少。中国人在藏语课本里搞政治宣传,令人很反感”
    
     藏语为什么会面临如此衰落的危机?毫无疑问,这是由于政治的缘故。在1959年之前,西藏人只讲藏语这一种语言,有六千余座寺院以及政府或民间学校承担教授藏语的任务。1959年之后,西藏精英不是被杀就是被迫流亡,中共关闭了藏族寺院,开办了教授汉语的学校。虽然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藏区学校开设双语课程,但藏语课处于边缘地位,往往只是点缀而已。
    
     早在1992年,西藏著名学者、被中国政府视为“国宝”的东噶·洛桑成列教授就指出:“藏语虽然被宣布为政府各部门、各种会议和官方文件中必须使用的第一语言文字,但是,到处都是只使用中文。在这种情况下,西藏人对自己的理想和前途已经失去了自由。”
  
     ◎ 民族欺压导致“藏语无用”
  
     已经去世的第十世班禅喇嘛,曾把藏语边缘化的危机,归结于共产党的领导。在1988年在北京藏学研究中心第一次工作会议上,他说:“一千三百余年使用藏语文过的好好的地区,解放后,在共产党领导下仅仅二十年,藏文竟然完全没有了。” 班禅喇嘛所说的一千三百余年间,西藏人至少是享有事实上的主权的,那时候藏语作为唯一的官方语言,不但长存永续,而且滋生了灿烂辉煌的文学。
    
     尽管为了缓和民族矛盾,中共当局在西藏制定了自治区的语言文字法规,并申明该法规旨在“保障藏语文的学习、使用和发展”,但在全球化、功利化的时代,藏语在汉族政权的统治之下,在强势的汉文明的竞争威胁之下,仍然奄奄一息,因为它正在丧失其实用价值。
    
     康区色塔五明佛学院堪布晋美彭措曾在一次讲话中指出:“目前在西藏,藏语文没有任何的价值,即使简单地发一封信,如果在信封上写上藏文而不会写汉民族的文字,不仅在其他地方收不到此信,即使在西藏内部也收不到。用藏文发电报的现象更是在各地都见不到。在交通方面,即使你精通藏语文,也无法了解汽车出发或抵达时间以及车票上的座位号码等。在一个县城和城镇,如果想要寻找一所医院或商店,精通藏文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没有任何作用,藏语文的使用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只会藏语的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即使是购买一些日常用品也无法沟通,更不用说到城里找一个像样的工作了。这种“藏语无用”的现实,使一些年轻藏人为了生存而放弃藏语,被迫学习汉语。从表面上看,这是一种功利性的市场选择,但从深层看,却是一个带有民族沙文主义色彩的大汉族,对一个小民族的欺压所致,这是一种变相的人权剥夺。
    
     ◎ 北欧语言靠主权保护
    
     西藏民族有六百万人口,比北欧的丹麦、挪威、芬兰和冰岛等各小国的人口要多。但北欧小国都拥有自己的国家主权,因此能够透过行政手段和教育体系,让本国语言作为官方语言来使用。在北欧国家看来,本国的官方语言如同国旗和国徽,是国家主权和尊严的象征。
    
     例如,只有十万人使用的冰岛语,由于它是官方语言,因此没有消亡的危险。在英语通行的全球化时代,要抵御强势语言的大举入侵,小国语言只能运用国家主权,规定公众必须使用本国语言,否则该语言就岌岌可危。
    
     移民到瑞典的外国人大都知道,瑞典政府为了让移民具备必要的瑞典语知识,给新移民提供免费的瑞典语课程。本人就是这类课程的受益者。在瑞典要申请一些正式工作,需要申请者出示通过基础瑞典文考试的证明,这是通过制度保护本国语言的一种方式。
    
     西藏民族虽然失去了主权,但在名义上,仍然是一个“自治”的民族。在他们居住的高原雪域,藏族是占总人口的九十以上的主体民族。只有让这样一个主体民族获得真正自治的权利,其博大精深的藏文化,才能通过源远流长的藏语文,获得继承和发展。
  
     ◎ 真正自治才有语言权
  
     笔者有过几次访问瑞士日内瓦的经验,那里有的巴士司机不管乘客如何为难,都只肯说法语。这是因为,瑞士作为多官方语言的国家。在语言的使用上采取“地区原则”,即由个人来适应所居住地区的语言需要。
    
     为什么移居西藏的汉人不必学藏语,而在瑞士一国境内,从德语区迁移到法语区的人,却必须“入乡随俗”地使用当地的法语?这是因为,瑞士的各个郡都享有高度的自主权。那些说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及罗曼许语的瑞士人,其语言权利在各自的地区获得保障。
    
     对弱势民族来说,语言权就是要求该民族语言在社会生活中得以使用,借此延续和发扬本族语言文化的权利。目前,欧洲国家大都将语言平等的精神体现在法律里。从语言歧视主义走向语言平等,欧洲人走过一条漫长的道路。早在1898年,比利时为解决独尊法语、歧视佛莱明语的语言纷争,通过了语言平等法案。今天,语言权已经是世界公认的一项基本人权。
    
     正如当今中国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大都是一纸空文,西藏民族的语言权利也只是停留在纸面上。中共在西藏的统治者是如何看待藏语教育的呢?曾长期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奎元公开说:“我们的教育是否取得成果不是看大学、专业学校或中学颁发了多少个毕业证书,归根结底是要看学生是反对达赖集团的,还是支持达赖集团的。”曾在四川镇压藏族活佛阿安扎西的现任公安部长周永康,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在学校中使用藏语文授课,是对政府人力和物力资源的浪费。”
    
     自西方登山者发现逃亡藏人被射杀,人们追问藏族儿童逃亡的原因,我们因此看到,为了不使本民族的语言灭亡,藏族人民付出了惨痛的血泪。他们争取语言权的抗争,和他们争取真正的自治权是一致的,也和我们中国人争取民主和人权的抗争息息相关。
    
    原载香港《争鸣》2006年12月号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3, 3: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9

我是一个汉族人,因为个人兴趣爱好的原因,经常前往四川、西藏、甘肃的藏区,对普通藏族同胞,抱有强烈的好感!也深爱藏族文化!
我想,每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中国人都会支持你们的意见!在国内目前的专制政治体制下面,普通民众的言论、集会、结社自由其实都是被剥夺了的,不独藏族同胞如此。
我反对民族间的对立和民族分裂,尤其反对暴力,这样只会增加彼此的隔阂甚至仇恨,但我强烈同情并支持藏族同胞的正当要求,因为这也是包括汉族在内的全体中国公民的正当要求!
只有一个平等、自由、民主的中国才是我们各民族共同的家园,为此,让我们共同努力!

Post by 民族和解 on 2008, March 23, 1: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0

西藏人民诉求自己的正当权益是应该的,但是3月14日那天,在美丽的西藏,确实发生了由暴徒一起的暴行,这是事实,不容否定的。政府镇压暴行也是应该的,尽管这个政府有很多缺点。

Post by 游客11111111 on 2008, March 23, 1: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1

西藏人民诉求自己的正当权益是应该的,但是3月14日那天,在美丽的西藏,确实发生了由暴徒一起的暴行,这是事实,不容否定的。政府镇压暴行也是应该的,尽管这个政府有很多缺点。

Post by 游客111111 on 2008, March 23, 1: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2

祈祷“壮烈牺牲的藏族英雄”登天,那在这次暴乱中无辜伤亡的平民,包括藏人,你们又是如何感想?

Post by niming on 2008, March 23, 1: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3

楼上的 你会有报应
支持藏胞

Post by 海浪 on 2008, March 23, 12: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4

如果你是汉族,我为你的愚蠢而感到可怜;如果你是其他民族,想冒充汉族来挑拨民族关系,我为你的用心险恶而感到恶心。

引用 大汉天子 说过的话:
劣等民族有何人权可讲!!让汉人的铁骑再一次把你们踏平.你们的选择只有一个,服从汉人的统治..我看连西藏自治区都没必要了,西藏只是中国的一个省..这个是历朝历代汉人的美好梦想..不能只允许你们能有美好梦想吧

Post by er on 2008, March 23, 12: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5

你们的博客居然要审核...比中共还要限制言论自由...劣等民族!!!

Post by 大汉天子 on 2008, March 23, 11: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6

劣等民族有何人权可讲!!让汉人的铁骑再一次把你们踏平.你们的选择只有一个,服从汉人的统治..我看连西藏自治区都没必要了,西藏只是中国的一个省..这个是历朝历代汉人的美好梦想..不能只允许你们能有美好梦想吧

Post by 大汉天子 on 2008, March 23, 11: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7

基本同意唯色的观点,但上面的12点意见感觉有点怪.譬如:

"我们呼吁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深入的思考。激烈的民族主义姿态只能招致国际社会的反感,有损于中国的国际形象。"
我看到的是国际媒体歇斯底里般的激进鼓动,然后是部分海外华人的奋起反击(看YOURTUBE就知道了).我认为这样写也是可以的.
"我们呼吁海外媒体保持冷静和宽容,进行客观的报道。激烈的人权主义姿态只能招致中国民众和海外华人的反感,有损于自由世界的人权形象。"
谢谢

Post by muce on 2008, March 23, 8: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8

对您的高论,本人暂且不敢苟同。

中国当局压制新闻的做法,不让西方媒介进入确实值得让人怀疑,但是把这次暴乱说成是当局派人乔装打扮,打砸烧强?觉得可信性比您在文章中的分析更加不可信。

时间会证明一切。实际上现在西藏藏民有99%以上并不同意达赖喇嘛的分裂主张,就算中国当局同意了,要全体西藏藏民自行决定是否让达赖喇嘛来统治他们,可能结果是会让达赖喇嘛和您失望的。

Post by shuairenhuli on 2008, March 23, 3: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9

感谢您们!中国的知识分子们!愿中国人和西藏人能够和平的相处。愿西藏人的梦想早日实现。愿中国能够伸办奥运会!愿世界和平。

Post by yak on 2008, March 23, 2: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0

停止暴政!
共产党自行了断!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3, 2: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1

南印度哲蚌洛色林众活佛们预计三月25日(星期二)为了停止中共用暴力镇压我们西藏的热血儿女们而举行一次禁食抗议活动 到时参加洛色林的大多活佛与众僧俗.最后,祈祷我们壮烈牺牲的藏族英雄们早日登上和平祥和的极乐净土,愿慈悲的观音菩萨保佑我们奋斗的藏族同胞早日实现美好的梦想!让我们一起祈求吧!OM MANI PADME HUM !

Post by loseling on 2008, March 22, 8: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2

谢谢您! 分清黑白的汉族知识分子们!望所有的汉族人都像您们一样明白事理 相信真实!@我们海外的藏胞们能签名吗?怎样寄?

Post by loseling on 2008, March 22, 8: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3

嗯,不要成为通缉名单啊。不过提供了一个学习新思想的搜索指引,好多眼熟的名字。怎么没有郭泉呢?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土共狠,才能解决中国那么多问题,那么多问题哪里来的?因为土共狠。该问题就此永久循环下去。怎样跳出这个循环?跳出后又会有怎样具体的未来?我讨厌那些政客的各种版本面包牛奶的故事,可信、具体并成系统的设计何在?
我觉得网络时代很多大陆愤青并非对史实毫无了解,但是他们又感觉高压是无奈而又不得不做出的选择,甚至不容犹豫,因为舍此的另一个未来太难令人信任,也太不清晰。

Post by 刘翼宣 on 2008, March 22, 7: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4

西藏抗暴让中共宗教问题浮上台面
叶恩婕 大纪元 2008年03月20日 字体大小:     
中共血腥镇压西藏的事件至今尚未平息,国际间纷纷发出谴责中共声浪。然而该事件经常被描述成西藏分离主义对北京的威胁,事实上在拉萨街头,人民向无神论又敏感的中共政权,展现的是良心的力量。而西藏抗暴所突显的是,中共政权深层的问题不在种族,也不在领土,而是宗教。

自中共取得政权后,对宗教一向采取严格管制,把宗教纳入国家机器管理,从上到下实施严密的政治控制。在文化大革命中,宗教被视为封建文化,是破四旧的一部份,必须彻底打碎。而中共近年来对藏传佛教与法轮功的迫害,已是举世皆知的事实。

中共意志凌驾一切 宗教自由剥夺殆尽

1995 年,中共绑架了由达赖喇嘛认定的第11世班禅喇嘛,当时仅6岁的男童根敦确吉尼玛(Gendun Choekyi Nyima),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而北京自己指派了年纪稍小的坚赞诺布(Gyaltsen Norbu),成为官方的班禅喇嘛。但在西藏,真正尊敬中共选定的班禅喇嘛的佛教徒却是屈指可数。

同时,中共强迫僧侣与尼姑接受政治教育,不从者便予以拘留监禁,目前在100名的西藏政治犯中,有四分之三是僧尼。而一套新的西藏实施宗教事务条例办法于最近开始施行,大幅削减了僧尼在中国境内旅行的自由,同时在新僧尼的资格考试中加入了政治主题。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基督徒身上。1957年,中共设立了天主教爱国会,以自己的组织取代了罗马教廷,从此与罗马教皇间的争执不断。另外,中国的基督教会也必须在所谓的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下运作(三自指自治、自养及自传),所有的规范都是由中共官方订定。

目前中国有六百万“天主教徒”支持官方批准的教义,有二千万官方的基督教徒,所有活动皆受到国家宗教事务局的监视。2003年出版《耶稣在北京》的作者艾克曼(David Aikman)说,中共表面上赞同基督教,目的是为了灌输共产党的目标与动员群众。“我常常开玩笑说,中国最左翼的分子就是三自教会的成员。”

事实上,真正的教徒数目远胜于官方承认的。据估计,忠于梵蒂冈的地下教会天主教徒的人数与官方并驾其驱,有六百万之多。参加未经核可家庭教会的基督教徒,数目则在七千万到一亿三千万人之间。地下信徒数目不仅远远超过官方信徒,也胜过中国各阶级如农人、民工、专业人士与知识份子的人数。

社会道德沦陷 正教是心灵归宿

中共如此严密控制的结果是什么?古老的基督教、佛教、道教及伊斯兰教,或是新兴的法轮功对广大的中国人民到底有什么吸引力?

中共以其意识形态为名,大肆摧毁传统道德规范,社会的道德规范与思想意识已被腐败、投机主义及冷漠所取代。长期的打击宗教组织,也摧毁了传统上对穷人提供援助的慈善机构与社会支持,问题的严重程度,连统治者也警觉到了。

艾克曼说,今日的城市居民在生活中面临许多挑战,例如专业上的挑战或是离婚等等,所有15年前不存在的问题,都需要人们仔细检视自己的生活,而宗教可以提供改善。正如法国评论家索尔曼(Guy Sorman)在《谎言的帝国》一书中提到的,宗教影响的是人的信仰与良心领域,此处是共产党无力控制的。

索尔曼在2005鸡年时曾深入中国游历,他回忆起19世纪的一场宗教起义,太平天国使得清朝震动不安,走上灭亡的道路,基督徒孙逸仙建立了中华民国。历史是否会重演?没有人知道。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237052.html

Post by 看中國 on 2008, March 22, 7: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5

請大家轉發支援.西藏人民感謝您!!

Post by 星星 on 2008, March 22, 6: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6

这个拿刀的小子真是个倒霉蛋!藏人汉人都认为他是坏人!肯定没法活了!

Post by q on 2008, March 22, 6: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7

癞皮狗达赖和博主下地狱.

引用 黑骏马 说过的话:
作为一个深爱西藏人民,和藏族文化的汉族人,我对我们民族所做的一切感到伤心不已!不知我们给西藏人带来的灾难何时能够停止?
王八蛋!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22, 5: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8

一群sb,狗屁知识分子

Post by 我操唯色 on 2008, March 22, 4: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9

科保郎加 (密西根大学)

Post by 科保郎加 on 2008, March 22, 4: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0

3.10西藏最基层的人民点燃了真正的奥运圣火。这将是西藏人民献给奥运会的盛大礼品。它应该记载于国际奥运会历史史册上。以此勉励运动员、和举办奥运的国家,奥运不忘人权和奥运主张和平的意识。我主张奥运会继续在中国举办。但国际奥运会必须对敦促中国政府对西藏三区人民犯下的暴力镇压和利用媒体制造中国人民和西藏人民之间的仇恨,在奥运会上予以公开道歉。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2, 4: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1

中国民间终于发出正义的声音了!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2, 3: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2

分析北京动向

亚马热泽

中国政府温家宝说话振振有词,但好像还在隐瞒什么,因为把外国记者都驱逐出西藏了。 还有第一时间就一口咬定是达赖喇嘛指使的,但国际上头等热点,中国却还没有拿出任何指控的证据,反而从西藏各地不断传出被警军包围和枪杀的图片报道不断。西藏独立是西藏的自由选择,这不是违背天理,西藏不独立的历史也就从1950年后才开始。

达赖喇嘛是西藏的政治和佛教的元首不尊重达赖喇嘛就是以西藏人民为敌。西藏人认为达赖喇嘛十大被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如同对自己的父母一样尊敬。但是中国政府不了解或者不尊重这个民情,中国政府每年排大量工作队下基层要求与达赖喇嘛决裂,贴上各种标签严词攻击达赖喇嘛。这就像是批评耶稣是坏蛋,但是说基督教是好的一样荒谬。中国政府领导人连这样起码的常识都没有治理西藏,简直是南辕北辙。

最近在拉萨的冲突中,中国政府把几个人被打的录像不断放大,加以各种偏激的所谓事实评论,一来希望凝聚内地汉族支持中共采取一切手段,二来向外界造成一时间舆论上的混淆。他们从来就不曾提过西藏人被中国政府致死的120万人,谁应该来负责?警均开枪镇压也会说是被打死人的不对。这种说法见怪不怪了。

中国政府的宣传方式会造成的西藏人与汉人民族间的仇恨和对立。89六四的时候不也说北京市民和大学生是爆民,暴徒吗? 如出一辙就是想找武力镇压的借口罢了。在西藏只找到零星两三个肢体冲突的画面,就吹成天大的事了。

现在北京一边说与达赖喇嘛正进行着殊死的敌对斗争,同时又说愿与西藏谈判,这很难自圆其说的,非常的矛盾和不自信的一种表现,对西藏徒手民众用机关枪和坦克镇压,切断一切外面的联络来实施暴政和政府恐怖主义是现实的情况。

搜捕参与自由表达人士进行报复,进行残酷的身体和精神的摧残来达到恐吓西藏社会的目的,这些事情是水到渠成的惯用手法。中共政府对西藏人过去是这么做的,现在正在这么做,将来也会。

西藏人唯一的希望就是国际社会,尽管中国有强大的宣传攻势,但是应验了一句话"真理往往在少数人",西藏人民不寄希望与中共的态度软化,只能坚守着正义和对达赖喇嘛的期待,期待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行动,只能祈祷灾难早日结束,希望有一天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实现西藏人管理西藏的起码诉求。

Post by mimi on 2008, March 22, 3: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3

中国政府说对西藏人没有镇压,哪,那么多的坦克和机关枪逾十万军人重装甲是干吗去了?不会是用枪把子去炒菜去了?中国媒体公布西藏一小撮顾人去打砸抢,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谎言,事态已大白于天下,中国政府怎么不讲他们的真实诉求和达赖喇嘛始终支持奥运都从来没有告知中国民众。

Post by mimi on 2008, March 22, 3: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4

外国的人不能签名吗?唯色拉我做一个图,刚好有此内容。我给你发的邮件是否收到不知道。我再发一次。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2, 3: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