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达赖喇嘛的眼泪


万维读者网记者温毕熙编译专稿:在国际媒体的记者纷纷被逐出西藏之际,国际媒体关注西藏危机的努力并没有就此停止,在中国境内的各国记者纷纷开赴与西藏交界的青海、甘肃、四川等藏族居住区进行秘密采访,而在中国境外的则把焦点集中在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

与时代周刊一样相当著名的杂志“新闻周刊”(Newsweek),3月20日刊出了新闻周刊的作者墨林黛(Melinda Liu)和苏堤坡(Sudip Mazumdar)所进行的达赖喇嘛独家专访:恐惧与眼泪(Fears and Tears)(链接地址:http://www.newsweek.com/id/124365?GT1=43002),就目前的西藏危机、汉藏关系和西藏未来进行了多方位的采访,展现了身处危机关头达赖喇嘛对西藏现状的整体看法。

在专访中,达赖否认了那种如果自己去世,藏人斗争将会终结的看法,他认为,无论海内外、新老藏人的斗争都将持续,甚至会更加强烈;他借用邓小平的话“从事实中寻找真相”,呼吁他所敬重(Great Respect)的胡温两位领导人,能够认真去发现西藏人到底怎么想的,西藏到底发生了什么?并希望温家宝能够给出指责达赖是西藏暴动黑手的证明。

达赖也坦承,他与中国官方仍然有常规的沟通渠道,并同意现代的通信方式和互联网信息传播方式,有可能较大的改变了中国官方对于混乱局面的控制能力;他指出尽管中国官方关闭了电信服务和互联网服务,但是想完全杜绝信息传播是不可能的。

就中国边远藏区的藏民、僧侣也能举起“雪山狮子旗”抗议,以及那些北京、兰州大学里的藏族学生静坐抗议,达赖认为,这也说明了藏人的不满意情绪非常广泛,可能比1989年那场仅仅发生在拉萨的骚乱,波及范围更为广泛。(www.creaders.net 记者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达赖喇嘛非常担忧自己去世之后,藏区的动荡局面会加剧;他说自己投身于汉藏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并希望借助藏传佛教的传承,帮助千百万处于道德真空的中国青年一代能够建立人生价值。就温家宝提出的对话两个前提“放弃西藏独立”和“放弃暴力”,达赖喇嘛首先指出,中央政府最终必须让藏人能够体会到留在中国的巨大利益,个人的声明和签名并不是那么重要;然后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就是不纠缠历史上的统独关系,要向前看,向欧盟学习,并坚信当下的现状,加入中国(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对藏人更为有利。

达赖喇嘛承认,不少中国政府高官阶的官员个人向他发出了支持他的信息,这令他强烈认为,中央领导人对待西藏的态度,即将有所转变;他指出中国的公众应该更现实一点,要学会了解西藏的更多信息。(www.creaders.net 记者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后在被问及是否看了西藏骚乱和百姓受害的图片,是否流泪了,达赖喇嘛承认自己哭了一场,他接着说,藏传佛教的益处是把知性上的苦难升华为感性的镇定,他在每晚的佛教祈祷中,承接着中国官方的怀疑,却奉还着自己的信任和同情;承受着负面的情绪,却回报给他们积极的情绪;每天不断的祈祷下去,帮助自己从担忧、焦虑和失眠中走出来,有效保持了平稳的情绪状态。

(www.creaders.net 记者专稿 万维读者网 2008-03-21 11:46:37)

Fears and Tears

In an exclusive interview, the Dalai Lama talks to NEWSWEEK about the violence in Tibet, his vision of the future—and how he manages to sleep in spite of his distress over the killings.

The Dalai Lama: 'I totally disagree with the view that the Tibet struggle will die'
By Melinda Liu and Sudip Mazumdar | Newsweek Web Exclusive
Mar 20, 2008 | Updated: 1:18  p.m. ET Mar 20, 2008

As news spread of massive Chinese troop movements into Tibet, and of hundreds of arrests, Chinese Premier Wen Jiabao told British Prime Minister Gordon Brown he was willing to talk with the exiled Tibetan leader the Dalai Lama if he renounced violence and gave up the idea of an independent Tibet—conditions the Dalai Lama has met with past statements. During an exclusive, wide-ranging 45-minute interview with NEWSWEEK's Melinda Liu and Sudip Mazumdar at the headquarters of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in Dharamsala, India, the Dalai Lama talked about his willingness to negotiate with Beijing, his fears for the future, and how some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China have sent him private messages of sympathy. Excerpts:

NEWSWEEK: Do you think Chinese officials still hope their problems in Tibet will disappear after you pass away?
The Dalai Lama: I don't know. I totally disagree with the view that the Tibet struggle will die, and there will be no hope for Tibet, after the Dalai Lama passes away.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Tibet], the older generation may go away, but the newer generations carry the same spirit. Sometimes it's even stronger. So after my death a younger generation will come up.

If Wen Jiabao or [China's President] Hu Jintao were sitting in this room in front of you, what would say to them?
I always like to quote Deng Xiaoping and say, Please seek truth from facts. It is very important. I would urge them to find out what is really going on in Tibetan minds and what is happening on the ground. This I want to tell the prime minister, Wen Jiabao, if he were to come here. Of course, I have great respect for both, particularly Wen Jiabao. He seems very gentle. I would also ask him, "Please prove your recent accusations [that the Dalai Lama instigated the unrest in Tibet.]" [Laughs]

Do you have back channels of communication to the Chinese leadership?
Not serious [ones]. The usual channels are still there.

Do new technologies—cell phones, digital photography, e-mail  and so on—make it harder for authorities to control the unrest?
Oh, yes.

Do they make it impossible?
Now authorities are trying to control [things] by shutting down these services. But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hat's happening now and the turmoil of the late '80s in Lhasa?
At that time it was mainly in Lhasa areas. And, yes, it is a factor that images can be seen elsewhere. But it is mainly the [extent of Tibetan] grievances. Today even Tibetan monks in Chinese areas carry Tibetan flags. I am quite surprised [by the prevalence of Tibetan dissatisfaction in areas far from Lhasa]. Now the entire Tibetan people have strong feelings. If [Chinese authorities] truly treated the Tibetans as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as equals, giving them trust, then this would not happen.

Even privileged Tibetans who are in elite minority universities in Chinese cities such as Beijing and Lanzhou have organized vigils and peaceful protests. Why?
Yes, yes—if they're not satisfied you can imagine how nomads feel. I occasionally meet affluent Tibetans who are economically sound, who have good housing. I met one such person who first told me he had no worries. Then he confessed [he felt] mental anguish, and then he began to cry. As Tibetans they feel some kind of subtle discrimination by the Chinese.

Are you worried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greater violence after you pass away?
Yes, I worry about that. As long as I am alive, I am fully committed to amity between Tibetans and Chinese. Otherwise there's no use. More importantly, the Tibetan Buddhist cultural heritage can eventually help bring some deeper values to the millions of Chinese youth who are lost in a [moral] vacuum. After all, China is traditionally a Buddhist country.

What more do you think the Chinese leadership wants you to do to prove your sincerity? Wen Jiabao wants you to accept two conditions—that you renounce Tibet's independence and renounce violence—before dialogue can take place.
Last year in Washington we had a meeting with some Chinese scholars, including some from mainland China, who asked me, "What guarantee is there that Tibet will not be separate from China ever [in the future]?" I told them that my statements won't help, my signature won't help. The real guarantee is that the Tibetan people should be satisfied. Eventually they should feel they would get greater benefit if they remain with China. Once that feeling develops, that will be the real guarantee that Tibet will forever remain par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ants me to say that for many centuries Tibet has been part of China. Even if I make that statement, many people would just laugh. And my statement will not change past history. History is history.

So my approach is, don't talk about the past. The past is past, irrespective of whether Tibet was a part of China or not. We are looking to the future. I truly believe that a new reality has emerged. The times are different. Today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and different nations come together due to common sense. Look at the European Union … really great. What is the use of small, small nations fighting each other? Today it's much better for Tibetans to join [China]. That is my firm belief.

You've said that two government officials sent private messages of support to you. Is there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officials in Tibet or other areas of mainland China who have shown sympathy to you in private?
Yes.

How many?
I am not sure, but many ordinary Chinese, thousands, have come here. And several senior officials have sent messages. I feel very strongly that there will be a change [in the attitude of the Chinese leadership]. Now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he Chinese public should get to know the reality. They should have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ibet.

Will that be difficult? The Internet is heavily censored inside China. As a result, people tend to develop very polarized, often very nationalistic views.
Yes, yes. You know, till 1959 the Tibetan attitude toward the Han Chinese was affectionate, very close, something normal. Chinese traders in Lhasa used to be referred to with affectionate respect. But, of course, the name of communism is feared in Tibet because of what happened in Mongolia, and to part of the Buddhist community in the Soviet Union. Then the Chinese communists entrenched themselves; more soldiers came and their attitude became more aggressive, more harsh. Even at that time we complained about these "bad communists," but we never said "bad Chinese." Never.

During the last 20 years I have met a lot of Tibetans from Tibet—students,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businessmen. They express great dissatisfaction. Now some of them refer to Chinese people in a derogatory manner. Even in prison there is a division between Chinese and Tibetan inmates. This I think is very bad. This must change. Not through harsh [measures]—that would just harden the stands—but by developing trust. I think real autonomy can restore that trust. As far I am concerned, I'm totally dedicated toward this goal. It is not just politics. My aim is to create a happy society with genuine friendship. Friendship between Tibetan and Chinese peoples is very essential.

Some images of the recent casualties have been graphic and disturbing. Have you seen them? What was your reaction? We heard you wept.
Yes, I cried once. One advantage of belonging to the Tibetan Buddhist culture is that at the intellectual level there is a lot of turmoil, a lot of anxiety and worries, but at the deeper, emotional level there is calm. Every night in my Buddhist practice I give and take. I take in Chinese suspicion. I give back trust and compassion. I take their negative feeling and give them positive feeling. I do that every day. This practice helps tremendously in keeping the emotional level stable and steady. So during the last few days, despite a lot of worries and anxiety, there is no disturbance in my sleep. [Laughs]

© 2008

图片附件:
大小: 99.03 K
尺寸: 500 x 291
浏览: 9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4条记录访客评论

我是台灣人
聲援西藏!
祈請各上師和尊貴依怙主 和 所有密乘弟子為西藏祈禱
捍衛宗教自由與文化生存權
針對西藏發生的大量漢化現象 舉台灣的例子給各位參考:

我想熟讀過台灣史的人都清楚
明朝客家人始大規模入台灣 清朝中期後閩南人大量移民入台
在這幾個階段裡 台灣的平地是存在著平地原住民(日本統治時代通稱為平埔族 約莫有10-12個族群)和屬於漢族的閩客兩族群因搶土地爭戰 和 通婚融合 使得到清末 平地原住民幾乎全數漢化 母語消失殆盡 保留下文化語言和信仰的只剩下住在高山的高山族(是個相對於平埔族的通稱 包含著現在台灣原住民身分的9個族)和2個平埔族(葛瑪蘭族和邵族) 而同為漢人的閩南和客家人 因為清朝移民進來開山撫番以閩南人居多 史閩南人成為強勢族群 客家人逐漸被驅趕到 桃竹苗和高屏的丘陵山區 平地客家人被閩南化 而不管是原住民族的漢化 或漢人裡的閩南同化現象 都比不上國民黨軍隊來的大規模中國化來得誇張 和共產黨有相同統治方式和全力鞏固方式的國民黨 在台灣就非常成功的讓台灣人都中國化了 至少 不管是閩語客語乃至於原住民語言等母語在國民黨統治時期 是不能公開在學校交談 官方電視媒體也嚴格規定母語可播出的節目時間(當然1989年蔣氏王朝政權垮台和解嚴之後 這些都鬆綁了) 幾乎在年輕人口中再也很難聽到 人數最少的原住民有某些族群年輕人幾乎沒有人會講母語 客家語也在台灣消失中 連佔台灣人口68%的閩南人 年輕一輩也幾乎不會說了...

民族的存在 不能消極的接受另個強勢民族的文化侵蝕
強烈支持藏人 為自己的文化和信仰傳承而努力
我知道自己有平埔族血統 但很遺憾的早在我父親這代
就已經沒有母語存在了...更不用說任何文化的軌跡留下了...
我會講的也只有閩南語和普通話了...
當一個民族在也沒有自己的文化時
這個民族不是被消滅 就是被同化消失了...
就像我 頂多只能稱自己是漢人的閩南人
而我身上留的另一半血緣 我不知道他叫做什麼...

西藏加油!
Free Tibet!
Pray for Guru Rinpoche Padmasambhava!

Post by 陳廷侑 on 2008, April 4, 3: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达赖喇嘛还说,“看到那些遭镇压的血腥照片及讯息,我暗自哭了一次。” 温家宝说:“看到那些遭暴徒打死、烧死的血腥照片及讯息,我公开哭了一次。”

Post by q on 2008, March 24, 5: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原文链接:
http://www.newsweek.com/id/124365

全文翻译如下:

最近媒体报道,大量中国军队前往西藏,数百人被捕,中国总理温家宝告诉英国首相布朗,如果达赖喇嘛放弃暴力、放弃西藏独立,他愿意与这位西藏流亡领导人会谈,而在达赖喇嘛过去的声明中,他已经符合这些条件。新闻周刊记者Melinda Liu和Sudip Mazumdar,在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总部,对达赖喇嘛做了45分钟的专访,达赖喇嘛谈到他愿意与北京进行谈判,他对未来的担忧,以及一些中国政府官员私下带信给他表示同情。

NewsWeek:你是否认为中国官方希望随着您的过世,而解决西藏问题?
DaLai Lama:我不知道。我不认为随着达赖喇嘛的过世,西藏的斗争会随之停止、西藏会没有希望。无论西藏内外,老一代都会过世,而新一代会继承相同的精神,有时甚至会更强烈。所以我死后,年轻一代会起来。
NW:如果温家宝或者胡锦涛在这里,坐在你面前,你会跟他说什么?
DLLM:我经常喜欢引用邓小平的话,请实事求是,这很重要,我会力陈,藏人心里在想什么,以及在那里正发生什么。如果温家宝总理在的话,我会这样告诉他。当然我对他俩都很尊重,特别是温家宝,他看起来很温和。我还会问他,“请证实你最近的指控(达赖喇嘛煽动了西藏的骚乱)”(笑)

NW:你有与中国领导人沟通的秘密渠道吗?
DLLM:非正式的,正常渠道还在那里。
NW:新技术,比如手机、数码相机、电子邮件等,是否使当局更难控制这场骚乱?
DLLM:是的
NW:这变得不可能?

DLLM:现在当局通过关闭这些服务,试图加以控制,但要控制所有,毕竟是非常困难的。

NW:这次与80年代的拉萨骚乱有何不同?
DLLM:那时候,主要是在拉萨地区。现在有一个因素是,在其他地方,也能看到图片。主要还是藏人的不满在蔓延。现在,甚至到汉区的藏僧,都带着藏旗。对此,我非常吃惊。现在整个藏区的人们,都有强烈的感受。如果(中国当局)真把藏人当作平等的兄弟姐妹,并信任他们,这就不会发生。
NW:甚至在少数民族大学上学的藏族精英,比如北京、兰州,都举行了守夜、和平抗议,为什么?

DLLM:是的,是的,他们有不满,你可以想象流浪者的感觉。我偶尔见过富裕的藏人,他们经济富足,有好的房子。有一位先开始跟我说,他没什么苦恼。后来他承认(他感到)精神上苦闷,然后他哭了。作为藏人,他们感受到汉人某种难以形容的歧视。

NW:你担心将来你过世后,暴力可能会抬头吗?

DLLM:是的,我确实担心。只要我活着,我会为藏汉和睦贡献全部。否则,是没有意义的。更重要的是,藏人的佛教文化传承,可以给许许多多信仰真空的汉族年轻人,带来更深刻的价值。毕竟,中国传统上是一个佛教国家。

NW:你觉得中国领导人想要你如何体现你的诚意?开展对话前,温家宝想要你接受两个条件:放弃西藏独立、放弃暴力。

DLLM:去年在华盛顿,我们和一些中国学者会谈,包括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有人问我,“如何保证西藏(未来)不会从中国分裂出去”?我告诉他们,我声明没用,我签名也没用。藏族人民的满意,才是真正的保证。最后,如果他们感到在中国更有益,这样,才是西藏永远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真正保证。

中国政府想要我说,很多个世纪前,西藏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我做了这样的声明,许多人会笑我,因为我的声明,不会改变历史,历史就是历史。

所以我的办法是,不要讨论过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过去西藏是否属于中国并不重要。我们要面向未来。我深信,新的现实已经展现。现在时代不同了,不同种族、不同国家,因为相同的理念,已经走在了一起。看看欧盟……相当好。国家之间的互相斗争,有什么用处呢?现在,藏人加入(中国)会更好。我坚信如此。

NW:你曾经说过,有两位政府官员私下传信说支持你。西藏或者中国大陆的其他地区,是不是有不少官员私下同情你?
DLLM:是的。
NW:有多少?

DLLM:我不确定,但是许多普通的汉人,数千人,已经来过这里。几个正式的官员曾传信过来。我深感会有所变化(中国领导人的态度)。现在重要的是,中国公众应该知道事实。他们应该对西藏更多了解。

NW:这困难吗?中国的因特网很大程度上是受监控的。这导致,人们的观点趋向偏激,经常是很民族主义的观点。

DLLM:是的,是的,这我知道。1959年前,藏人对汉人的态度,是比较亲密的,甚至是习以为常的。在拉萨的中国商人受人尊重,但是在西藏,因为蒙古以及部分苏联佛教团体发生的事情,共产主义是令人害怕的。后来,中国的共产党,来了许多士兵,他们的态度咄咄逼人,更加严厉。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们抱怨这些“坏共产党人”,但从来不说“坏中国人”,从来没有。

在最近20年里,我会见了许多从西藏来的藏族人,有学生,有政府官员,也有商人。他们都很不满,提到汉人,有些人用到了贬损的态度。在监狱中,同室的藏人汉人甚至都区别对待。我认为这很糟糕,必须要改变。不是通过严厉的方式,这只会适得其反,而是通过增进信任。我相信,真正的自治可以恢复信任。我会一直为此努力。这不仅仅涉及政治。我的目标是创建快乐的社会,真正的友谊,藏汉人民的友谊是最基本的。

NW:一些最近的伤亡照片,彩色的,令人不安,你看过吗?你的反应如何?我们听说你哭了?

DLLM:是的,我哭过一次。藏传佛教文化的一个优点是,在知识层面,有很多的混乱、焦虑、担忧,但更深的感情层面,则是平静的。每晚我在做佛教功课时,都会包容中国的猜疑,将信任与同情,做为回馈。也就是将消极的感受化作积极的。我每天都如此。这样的帮助很大,从而可以保持感情层面的稳定。所以在前些天,尽管有很多担心与焦虑,我的睡眠还没有被破坏。(笑)

Post by wiki on 2008, March 24, 5: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http://club.6park.com/bolun/messages/gvk60728.html

致藏族文学家唯色女士的一封信 (转)


您好,唯色女士:

我过去经常上你的博客,也经常和藏蒙维的人辩论, 有时候也很激烈, 你应该记得我, 不好意思, 我不能说我的名字,我深信这个邮箱是被监控的。不过我的名字也不重要,你就当我是一名普通的汉人吧。

西藏是肯定有问题的,现在无论是中央政府CCP,还是任何人再说西藏没有问题,那都是痴人说梦,自欺欺人。但我一直相信,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无论海外藏人愿不愿意对话,中央政府CCP愿不愿对话,身为藏人和汉人中关心这个事情的一员,都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一代不成,下一代继续作,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放弃对话的努力,因为,藏汉问题的解决,是关系藏族和西北回汉人民的千年大计,对于和平解决所带来的好处而言,短短一代人的挫折是一个很小的代价。

虽然,我们很遗憾的看到,包括海外媒体和国内媒体,事实上没有人真正关心藏族人的生活,藏族人的想法,白人只是在为他们自己的理念而呐喊,与其说他们希望藏族人民独立,倒不如说他们只不过希望看到西藏独立,而满足他们对欧洲传统的独立文化在海外得到履行的一种欣慰。可是,他们有人真正关心过藏族百姓的真正生活吗?没有,至少在这次悲剧发生之前我没有见过。有人关心过普通藏族人的经济形态吗?有人关心过底层藏族人民的思想意识吗?有人关心过藏族青年的职业需求工作生活吗?没有,他们只是关心一个概念,冷冰冰的概念,独立。这两个字通常伴随着血与火,胜利者的微笑和人民发臭的尸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应该听说过吧。

中央政府CCP走上了另外一条错误的道路,他们恢复到过去历代朝廷得老路,拉拢上层藏人,使一部分人富裕起来,他们以为这就够了,这就足以使愚昧的下层人民跟随上层藏人安定过日子了。但是他们错了,时代已经错过了。他们忘记了,正是CCP把自由民主共和平等无神等等思想带到了西藏,无论通过什么形式,经过文革的大破坏,还有多少西藏人真正认为佛是唯一的救星,喇嘛就是佛祖的护佑者,而愿意放弃自己的独立思想,去任由上层贵族决定自己的生活?我相当怀疑。

这次暴动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什么呢?我不知道。白人说支持西藏人民独立,CCP说坚决打击西藏分裂主义势力。可是,他们都忘记了一个关键问题,有谁代表西藏人在这次暴动中说过是为了西藏独立?达赖喇嘛讲独立是“out of question",各大媒体目前都没有找到过参与暴动的藏人,只是找到了一些目击者,包括游客和居民,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提到过独立。只有突如其来的暴力,血腥和焚烧的房屋。

难道藏人暴动除了诉求独立,就没有别的原因了吗?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猜测。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全国各地,特别是西部地区,贫富差距迅速扩大,西藏也不会例外,我曾经在西藏因公呆过3个月,不论民族,至少拉萨的贫富差距已经达到了很惊人的地步。经济学上,贫富差距是有红线的,比例超过就会在理论上引起国民暴动,国内的平均值已经超过3倍。在西藏,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化。于是,很有可能,穷人,民族主义者,宗教主义者,民主主义者共同参与了这次暴动。

我不知道内情,你也许很了解,也许不了解,但是这次暴动有很明显的迹象是经过长期准备的。我不知道达赖喇嘛是否参与了此事,或者只是流亡政府的某些人打着达赖喇嘛的旗号策划了此事。但无论如何,我个人严厉谴责这起事件。针对平民的攻击永远是邪恶的。如果你有所了解的话,巴勒斯坦的苦难远比西藏更深切,说十倍也不嫌过分,但哈马斯针对以色列平民的袭击仍然受到世界人民的谴责,更不用说情况好十倍不止的西藏了。也许策划者只是借奥运会说事,但他们诉求什么呢?没有明确的要求,那暴动为了什么呢?他们不会傻到真的认为奥运会比西藏问题更重要吧,那样的话藏族人也太看轻自己了。没有任何政府会为了办一个仅仅是锦上添花的奥运会而放弃对领土的诉求的,历史上从没有发生过,将来也不会发生。拿台湾作例子,如果台湾今年独立,你不会认为大陆为了办什么奥运会,而放弃台湾吧,虽然,台湾事实上是处于独立状态,但战争绝对不可避免。策划者完全是拿人民的生命在开玩笑。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是被CCTV给蒙了,把奥运会说的跟生死大事一样。奥运会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但是奥运会史已经一百多年了,对于中国来讲,再迟五十年主办又怎样?什么也不会发生,中国经济和奥运会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奥运会的经济效应只会对主办城市和很小的国家起作用,对中俄美这样的大国是没有任何影响的,看来藏族至少还缺少务实的经济学家。

做为汉族一员,我很愤怒,藏族暴乱者肆意攻击杀害汉族,或者还有回族同胞,再大的罪过,和那个具体的百姓有什么关系,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专制体制下,你是学汉族文化长大的,应该明白这个道理。香港媒体讲CCP其实很笨,封锁西藏的消息,其实香港记者采访到的都是暴乱者的疯狂失去理智和滥杀无辜, CCP实际上是防止了世界媒体看到真相,看到暴乱者的丑恶面目。但是,CCP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我想你也明白,就是防止回汉百姓和藏族之间产生仇恨情绪。这个表面看是成功的,绝大部分国民只是看到了CCTV不超过5分钟的报道,也只是把它当作一起地方性骚乱事件,汉族的地方性骚乱本来就很多,新闻中也只字不提藏族暴乱者攻击的仅仅针对回汉百姓和他们的合法财产。但是他们忘记了,和1989年不同的是,汉族现在有一千多万海外留学生华侨在国外,留学生网站和论坛现在的状况想必你也多少风闻,世界各地汉族针对这次暴乱的游行示威已经开始,或正在酝酿。我相信,通过交流,他们的家长,朋友亲戚也会知道真相的。据我所知,海外留学生现在用MSN讲话,最后不说再见,而用得是祖国万岁,Z族去死等类似话语来作为结束语。也希望你们不要忘记了,汉族是东亚诸民族里面,现代民族意识最早觉醒的民族,也是最早遭受白人侵略,而与白人坚持战斗的民族。如果这次事件挑起汉民族针对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在汉藏之间埋下仇恨的种子,和谈之路必会更加遥远。你们也不要忘记,中日关系是怎样受到汉民族民族主义者的影响而长期不能走上正轨,21世纪初,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发生的几百万人反日游行,我不希望下次是反藏大游行。你丈夫王立雄写到,乌鲁木齐有可能血流成河,在中国民主化之日,难道你也希望这事情发生在拉萨吗?

达赖喇嘛说道藏族必须认识到应该和汉族“side by side”去生活,我想他是睿智的,因为藏族已经不可能象古时候的匈奴和突厥那样,在和汉族的争锋失败后,采取西迁的办法来开始新的辉煌。无论从现实,还是从理性来考虑,藏汉之间只有通过和平协商,共同推进民主化,才能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共同兴盛,共建幸福乐园,任何脱离实际的想法都是反理性的,也是拿人民的生命开玩笑的。回族的情况我就不讲了,据我了解,穆斯林是有仇必报,而且他们也不通过北京来传递消息,他们有自己的宗教组织,藏族暴民在这次暴乱中糊涂的攻击了清真寺,我只能祈祷,政府能够阻止回族应该已经在谋划的复仇行动。

我写给你这封信的目的,并非为了说服你,而是在一片纷纷扰扰之中,向你传达一个普通汉族人的心声。我并非民运分子,也不是CCP成员。我只是一个汉族人,并希望各民族能在这个国家内保持传统,共创未来,推进国家政治制度的改革,和经济的发展,为各民族谋千年大计。我也不认为藏族有什么特殊的,非要在全国实现民主改革之前,率先实施改革,并不是白人把你们当作宝,我也就要把你们当作宝。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事情,并依靠自己的努力来走向幸福之路,民族,国家无不如此。汉族如此,藏族也不会例外。

希望,你在此次事件中没有受到相关部门的骚扰,也希望你全家平安。如果你能接受我的哪怕一点点观念,我也希望你能在阻止藏族人继续在非理性道路上的狂飙做出一点点努力。

一个普通人

2008年3月19日


(由于国内用代理也出不来,所以请朋友代发,希望唯色女士和藏族的朋友可以看到,更希望藏回汉之间能够理性对话,不要再有任何流血事件发生,这既违背佛祖的本意,也不是真主的指示,更不是儒家的教导,希望和平永在人间。)

Post by hanren on 2008, March 24, 2: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647.65] 达赖喇嘛表示西藏斗争精神永不会消失
发布者:西藏之声 - 3月23日
达赖喇嘛表示西藏斗争精神永不会消失

【挪威西藏之声3月22日报导】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日前公开接受美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西藏的斗争精神不会因为达赖喇嘛圆寂而消失。达赖喇嘛说,中国若真心平等对待藏人,西藏动乱就不会发生。

据中央社昨天21日消息,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接受新闻周刊访问时,特别提到「欧盟」的概念,认为时代在变,西藏情势也在变化中,并敦促中国领导人往前看,不要老是沈浸在过去历史里。

达赖喇嘛在采访中表示,西藏民族的斗争精神不会随著达赖喇嘛的圆寂而消失。达赖喇嘛说,老一代的西藏人迟早会死亡,但新一代藏人依旧会有同样的精神。    

达赖喇嘛表示,如果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及总理温家宝坐在他面前,他会引用邓小平的话告诉他们:「从事实找寻真相」,更会敦促他们彻底了解西藏人民的内心想法及真实面貌。

达赖喇嘛还说,“看到那些遭镇压的血腥照片及讯息,我暗自哭了一次。”

比较这次与八零年代动乱的不同点,达赖喇嘛认为,主要因素还是心里的不平与不满;所有藏人坚信,若中国真心平等对待西藏的兄弟姊妹,一切不会发生的。  

达赖喇嘛同时对他圆寂之后,西藏可能发生更大的动乱,表达忧心。达赖喇嘛说,只要他还活著,会尽全力维护中国与西藏的和睦关系,尤其西藏的藏传佛教文化对数以亿计中国人空虚心灵的重要性。

对于温家宝提出要达赖喇嘛放弃西藏独立、放弃暴力,才展开谈判的二个条件的说法,达赖喇嘛回应说,不管是他签字或发表声明,都无助解决纷争;必须藏人满意才行,要藏人留在中国,一定让藏人感受到可以拥有更大福祉。

达赖喇嘛敦促中国领导人,往前看,不要老是看过去;时代在改变中,很多情势也出现了变化,看看欧盟,不同族群、不同国家,可以因为共同信念而结合。达赖喇嘛说,现在是西藏与中国连结,很好的时机,这也是他坚定的信仰。

Post by 中文 on 2008, March 23, 1: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没错,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时代造就出来的神。再加上北京政府和地方政府对基层民众的压制,这种压制主要表现在对讲藏语人的藐视。如果,不是这次拉萨起义。拉萨很难听到藏语广播这样响亮的时候。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3, 3: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可恶的【中国人】把这里的文章移到BBC去评论。不要脸。你有本事这里说?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3, 2: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前面这个独立中文笔会的话不对。

比如这句话就不对。

“八十年代,佛国己消失在高原雪域。”

那个时候恰好是佛教复兴的年代。
复形起来的 佛教不能算好,但至少是人们的内心信仰,不想以前那样有压倒性。

我不满意中共的宗教政策。但是这个政策相对于以前的西藏,还是较合理的。固然佛教的本真可能在丧失。但是文革或者旧的噶厦更要不得。

Post by OMI藏人 on 2008, March 23, 2: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我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嘉瓦仁波切要和北京谈判,那么班禅的问题怎么解决?是要北京废除现在的十一世班禅,还是嘉瓦仁波切承认现在这个班禅的地位呢?

Post by OMI on 2008, March 22, 11: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昨天,美國議會的會長到印度達然薩拉和達賴喇嘛會見,也就是說美國議會重視西藏的問題,但我覺得西藏人最好有自己意志和解決問題概念,尤其是政府要員,自己要跟上民衆的願望。一切看他人的臉色行使,那這個民族還有什麽希望。我們要有一個長期的打算。

Post by kalsang on 2008, March 22, 7: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马  建: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作者:马建 文章来源:观察 点击数:12 更新时间:2008-3-22 15:40:49  

近日发生的藏民暴动,给北京八月将召开的奥运会投下了阴云。藏民把四十九年前起义被镇压的仇恨,发泄在己被商业化了的拉萨街头,而且也发展到偏远的四川、甘肃等有喇嘛庙的藏区了。

汉藏的尖锐矛盾,按共产党的观点,是流亡达赖集团策划的又一次闹独立,但明眼人可以看出,把达赖当替罪羊根本是回避现实。真正的矛盾如达赖所说是“对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另一问题,就是经济发展迅速的藏区,除了少数能讲汉语头脑灵活的藏人以外,汉人很快成了西藏的富翁,拉萨城己经成了“小四川”,汉人除了开店经商,还普遍地占据了喇嘛庙,穿上红驾纱扮活佛,为游客算命收钱。不会讲汉语的喇嘛们成了汉人手中的奴隶,汉人的打工仔。

早在毛泽东时代,共产党对待少数民族是软硬兼施,比如藏族、维吾尔族等,在经济上非常优惠,以抵消民族仇恨,瓦解宗教传统,但对待反叛者便立即镇压。六十年代初西藏按共产党“一县留一庙”的政策,二千六百座寺庙的西藏,只留下了七十座,百分之九十七的喇嘛庙被毁。按照毛泽东“喇嘛要回家”的指示,十一万僧侣尼姑配对结婚还俗。但文革开始,藏人以每人平均发四本毛泽东著作的比例,进入了革命加汉化的高峰期。残存的佛教香火也断灭,八十年代,佛国己消失在高原雪域。

北京政府全面成为西藏的政治殖民统治者。九十年代的经济发展更是把西藏变成了汉人吃喝嫖赌的后宫花园。近年修建的青藏铁路又加快了汉化和现代化,使藏人又彻底成为财富方面的二等公民,善经商的新移民和地方各级领导再次成了商业殖民者。

应该说,反现代化和商业化才是这次喇嘛示威和街头暴力的定时炸弹,失去自由的藏人也只能以求独立的极端口号,寻求做人的尊严。

共产党在挖掘整理藏传文化方面,曾做了大量的工作,在开发建设西藏方面几乎倾力而为,但瓦解了西藏传统,毁了藏人的信仰,那是建十个发达西藏族也无法补尝的。如果北京政府继续改变西藏的话,就只能适得其反,这次暴动已经得到了证明。藏民们需要的是尊重,需要的是灵魂的尊严。在他们看来,达赖走了,太阳便下山了,光明和幸福只有赶走殖民统治者才会降临。也正如捷克总统哈韦尔刚上任便公布的观点:“达赖喇嘛是真正的西藏领导人。”但这一天太遥远,也不会实现。

马 建
2008.3.18  

獨立中文筆會

Post by 星星 on 2008, March 22, 6: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这次抗暴是来自西藏三区最基层的人民自发行为,是49年来,或推到更早的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对西藏暴力总结。是中国政府对西藏推行暴力有力证据。西藏人民在流血。这种血是留在心里的血。中国政府应该,而且必须认证反省对西藏人民执行暴力的历史事实。立即停止对西藏三区人民继续施行暴力。达赖喇嘛在哭,西藏人民在哭,世界人民都在为之留下了眼泪,难道中国人民为之无动于衷吗?中国政府再一次挑起了中国人民和西藏人民之间没有愈合的民族仇恨。把矛头指向最基层的中国人民和最基层的西藏人民之间的仇恨。企图把政府行为强加给民间行为。其用心何等的险恶和恶毒。但是正义永远也不会被邪恶所战胜,历史的车轮也不一定就被邪恶势力推动。中国政府要面对人民的评判,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2, 3: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台灣統派媒體的編譯:

不服從達賴 激進派仍要大遊行
【聯合報╱編譯王先棠╱報導】 2008.03.22 03:03 am

  
紐約時報廿一日指出,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鼓吹非暴力的「中道」路線,遲遲不公開呼籲藏人脫離中國獨立,讓一些比較激進的年輕流亡藏人心生不滿。他們雖尊敬達賴的領導地位,卻不認為必須服從達賴的指示。

幾個激進派流亡藏人團體聲稱,達賴的中道政策將近卅年來毫無效果。他們呼籲流亡政府抵制北京奧運,焚燒五星旗,也拒絕停辦預備從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德蘭沙拉一路走回西藏首府拉薩的大遊行。但本周達賴接見這些激進團體時直言,舉辦大遊行,不僅會為印度政府帶來困擾,還會招來中、印邊境解放軍的致命攻擊。

達賴在會面結束後對西方國家記者說,他沒有權力叫那些激進人士「閉嘴」,他只能告訴他們:「你是在為我們的權利奮鬥沒錯,但是今天我們幾乎是一個垂死的國家(或民族,nation)。此時最重要的是存活下去,必須採取務實手段。」

紐約時報說,達賴與激進派年輕藏人的意見不一,一方面顯示流亡印度長達四十九年的達賴恐怕已經「與自己的人民脫節」,一方面也可能代表這位轉世活佛是「務實到極點的政治人物」。

一位四十歲、剛逃到印度的藏人說,「心地善良」的達賴採取的政治策略,是避免西藏獨立引發戰爭,使更多藏人喪命。

但廿六歲、屬於激進派的丹增旺堆(音譯)就說,藏人必須採取更激烈的手段。他認為,北京當局雖然不會同意西藏完全獨立,但藏人若強烈表態要「完全自治」,北京當局還是可能接受。

父母是流亡藏人的丹增旺堆在印度出生,曾入印度德里大學攻讀政治學與社會學,從沒有在西藏待過。他的夢想是當西藏第一支國家足球代表隊的教練。

現年廿九歲、九歲即隨父母從西藏來到印度的溫波洛桑(音譯)說:「達賴是最高領導人,但是我們不必什麼都聽他的。他是佛僧。我們是凡人。」

西藏流亡政府總理顙東仁波切回應說,他能體認年輕流亡藏人的「衝勁與熱情」,但是「他們一直活在夢境裡,行事過分情緒化」

Post by ann on 2008, March 22, 3: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引用 望故鄉 说过的话:
达赖喇嘛首先指出,中央政府最终必须让藏人能够体会到留在中国的巨大利益,
达赖喇嘛承认,不少中国政府高官阶的官员个人向他发出了支持他的信息,这令他强烈认为,中央领导人对待西藏的态度,即将有所转变;.

59年那一切倘若从未发生,现在的西藏是个什么样子,但是,现在我们都不可能回头了吧

Post by 刘翼宣 on 2008, March 22, 3: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加国拟增收西藏难民
发布时间: 2008-3-20 08:51    作者: 网络转载    来源: 信息归集



西藏连日爆发大规模骚乱,可能会影响加拿大的西藏难民政策,移民部长范茵丽(Diane Finley,图)昨日表示:「形势已经变了。」因此加国不排除接收滞留在印度等地的西藏难民。

根据联合国难民公署(The 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UNHCR))目前的政策,流亡到印度的西藏难民应该逗留该地,不需要再找地方安置,因为当地属于安全。

其实在去年底,达赖喇嘛环游欧美各国时,就已经尽力争取世界支持,当时达赖曾向美国与加拿大提出要求,收容滞留在印度与尼泊尔等地的西藏难民。

当时本报曾向移民部查询,发言人Karen Fhadd-evelyn解释,联合国难民公署并不认为位于印度的西藏难民需要到其它地方安顿。联合国难民公署认为这批西藏人在印度并没有受到逼害,身处印度的难民所接受的是一个「可以持续的处理方案」。

但最近的连串藏人骚乱,却令移民部长范茵丽的口风改变了,她昨日表示:「形势已经改变了。」

她指出,对于印度是否应该是西藏难民的永久居留地这一问题,「存在很大争论」;又说难民离开原居国后,再申请前往他国,是十分正常的事。

范茵丽昨天在温哥华宣布提升收容伊拉克难民的人数,每年将收2000人。她事后以伊拉克难民为例,对比西藏难民的问题。她说两年前,大家还以为伊拉克难民可以安全的返回国土,但伊拉克最近的形势有变,所以加拿大的政策亦跟改变。

她说,由于西藏的情况已经改变,加拿大也需要考虑更改政策。她估计联合国难民公署亦会因应情势,改变政策。她又说,目前加拿大政府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要从印度接收多少西藏难民,她强调,每一宗申请,均会按个别情况来衡量。

达赖喇嘛在去年10月底访问加拿大时,与总理哈珀会面,事后达赖公开呼吁加拿大接收数以千计的西藏难民。联邦多元文化及国民意识国务部长康尼(Jason Kenney)事后向本报透露,加拿大政府会考虑达赖喇嘛这一要求。

康尼指出,加拿大不久前收容了一大批滞留在泰国难民营的景颇(Karen)族难民,先前亦曾收留过一大批来自尼泊尔的Hindu难民。康尼强调,加拿大有收容来自喜马拉雅山区域难民的人道传统。他说:「我们会根据这一背景考虑西藏的要求。」

至于在甚么时候才能做出决定,康尼说这一事情最终要由移民部长决定;而移民部长昨日则露口风,不排除收容更多西藏难民。

http://www.looktoronto.com/web/?action_viewnews_itemid_6414.html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2, 2: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中国政府说对西藏人没有镇压,哪,那么多的坦克和机关枪逾十万军人重装甲是干吗去了?不会是用枪把子去炒菜去了?中国媒体公布西藏一小撮顾人去打砸抢,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谎言,事态已大白于天下,中国政府怎么不讲他们的真实诉求和达赖喇嘛始终支持奥运都从来没有告知中国民众。

Post by mimi on 2008, March 22, 2: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前两天在“文学城”针对假爱国者而发]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对,就是你,忘性比记性大的汉族人!
   我也是汉族,但我不想一窝风似地忽视受镇压的藏族同胞和他们的特别处境!
  
   在中国发生的"暴乱"或"动乱"等的真相经常是不全面的, 所以你不应该作乌合之众!
  
   文学诚哪一篇是藏族朋友写的关于拉萨骚乱的文章????
  
   你凭什么批达赖喇摩?他枪杀谁了??
   他放火烧过你的“少年宫”吗???
   烧过你的“人民俱乐部”吗???
   他烧过你的教堂吗???
   他强奸过你的民意吗???
   烧过你的“人民大会堂”吗????
  
   如果你只知道忍气吞声地活着,你有什么权利阻止少数民族为自己的自治权讨说法?!?!
  
   你他妈的在国外不是少数民族吗???当漂白在海外的少数民族华人的人权受到威胁时,你不会抗议吗????
  
   你可以闭嘴了!你可以静下来听一听你的脑壳以外的声音;你可以静下来想一想汉人在不久的过去也被外族镇压活埋过!!
  
   中国要强大,要牛逼不能全靠打压镇压。时代不一样了,乡亲们!!
  
   你闭嘴吧!来,和我们一起为和平,为人性,为理解祈祷吧!!
  
  
  
   ----作舟,2008阴霾的三月
  作舟博克  
http://boxun.com/hero/200803/zuozhouboke/4_1.shtml

Post by 望故鄉 on 2008, March 22, 2: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看着那些血腥的藏人尸体,谁都会流泪。。。。

Post by 别叫我同胞 on 2008, March 22, 2: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苦海常做度人舟,祈今再度汉藏众!

Post by 悲智 on 2008, March 22, 1: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癞皮狗达赖和博主下地狱.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22, 12: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廖天琪: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作者:廖天琪 文章来源:观察 点击数:38 更新时间:2008-3-22 0:13:37  

西藏地区的和平示威行动从3月上旬开展以来,北京当局由于两会而分神,反应既迟缓又愚蠢,官方的武力镇压导致了群众运动的持续升温和变质。当喇嘛们的纪念抗暴49周年的活动从寺院转到了街头时,中国全副武装的军警和装甲车也开进了拉萨的八角街。见到手无寸铁的僧侣们被军警殴打,俗世的藏民出于义愤也投入了争抗的行列。一个原本非暴力的群众运动在双方对峙中演变成为硝烟漫天、拳脚交加、棍棒飞舞、甚至枪炮齐鸣的血腥场面。一些打砸纵火的暴力行为让人忧心忡忡,不知道事态的发展会导致多少生命的损失,汉藏对话的前景显然将更为黯淡。骚乱的情况甚至蔓延到西北青海、甘肃、四川、宁夏等几个藏人群居的区域。

事件情况严重并且似乎曾一度失控,据官方说已有十五人丧生,而西藏流亡政府的数字则超过八十。中国一方面指责达赖喇嘛是这次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另方面还说他声称中国在西藏的“文化绝灭”行为是谎言和无稽之谈。达赖喇嘛本人对这场暴力的骚乱感到极为痛心,为了尽快平息事态,他忍辱求全地表示,如果暴力情况继续恶化,他将引退,辞去在流亡政府中的职位。最近数天,中国的武装警力已经将拉萨地区的一些寺院层层包围,并进行断水、断粮,要里面的数百上千的和尚举白旗投降,同时在其他藏区,对藏族学生和居民的监控和限制也更加严厉。

这次事件跟1987年前那次西藏的反抗运动非常相似,只是规模更大,覆盖面更广。僧侣们聪明地选择了纪念西藏抗暴的三月十日进行和平情愿。 此时中央正在忙于结束两会,台湾大选正进入紧锣密鼓,而面子工程奥运又将逼近。北京政府在面对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的反应模式可谓一成不变地残忍又愚蠢:封锁、围堵、镇压、杀戮、秋后算账。它必然导致运动的变质变相,被打压的民众愤怒反抗,进行自卫甚而报复,运动从和平转向暴戾。可以说政府是这场失控的事件的元凶。

在各地藏人聚居的地方的抗议活动中,只有拉萨地区有打砸的暴力行为,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上个世纪中共解放军占领西藏,1959年又迫使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半个世纪过去,到现在还不让他回藏,虽然他委曲迁就,屈从了所有北京的条件,后者依然没有谈判的诚意。更有甚者,中国加速对西藏地区的汉人移民,并且全面对藏区进行汉化。从语言、文化、宗教上着手,更加厉害的是使出经济建设的杀手锏来。所谓全国各地的援藏工程,事实上是实行改造藏人为汉人的工程。中常委委员俞正声于2007年12月对上海市援藏干部工作的指示中说“援藏工作对于维护祖国统一、对于西藏地区的发展和藏族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有重大意义。”这句话真是一语泄露天机,“维护祖国统一”是大前提,汉人干部到了西藏,并未入境随俗地“披发左衽”,而是力图把游牧民族的藏人变成爱唱卡拉OK,爱享受物资刺激的“新人类”。这些年来,在北京政府的“努力改造”之下,藏人对自己的语言文化已经感到陌生,逐渐放弃了千百年来的生活习俗,一个个大型的建筑工程和开发经济的项目把雪域高原改造成了红尘滚滚的消费世界,今天拉萨这个藏人的“失乐园”,已沦为汉人实现发财梦的名利场,永远失去了原有的化外之域的淳朴无邪。

汉人到了西藏地区先声夺人,占据了机关里的领导和待遇从优的工作。善于经营的汉人很快盘踞了商业市场,藏人在自己的家园反被边缘化了。汉人所到之处,自然生态就遭到破坏,地方资源被恣意开发掠夺,物欲横流取代了原有的原始清静。贪腐的汉人干部和奸诈的内地买卖人鸠占鹊巢地把藏人看成异类。这样长期的种族歧视和积怨,一旦爆发,再加上政府的暴力镇压,人民的回应自然不可能是和平理性的。

中国人长期被中共的宣传机构洗脑,政府控制媒体和资讯,普通人缺乏分析和判断能力,加上华夏民族的大一统民族主义情绪原本就十分强烈,平时听惯了自己政府的谎言,受惯了来自国家机器的控制打压,虽然也有不满情绪,但是在民族问题的“大是大非”上,中国人不会站在同是受压迫的少数族裔一边,却表现了跟专制政府的高度一致,令西方媒体深感惊讶。

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暴力镇压西藏反应强烈,对北京诬蔑达赖喇嘛的指控尤其感到愤怒。欧洲主要国家开始置疑奥运在如此违反人道和人权的国家举行是否恰当。有些国家甚至取消高层的对华访问。海外民运界也严辞谴责胡温的民族政策和暴力镇压。这次西藏事件使胡温 “和谐社会”的谎言不攻自破,藏族人民的苦难再次震撼国际人心,人们意识到跟达赖喇嘛和平对话是解决西藏问题最终的解决之道。

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hyxz/200803/Article_20080322001337.shtml

Post by 望故鄉 on 2008, March 22, 12: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廖天琪:血染的风采再现西藏高原

作者:廖天琪 文章来源:观察 点击数:38 更新时间:2008-3-22 0:13:37  

西藏地区的和平示威行动从3月上旬开展以来,北京当局由于两会而分神,反应既迟缓又愚蠢,官方的武力镇压导致了群众运动的持续升温和变质。当喇嘛们的纪念抗暴49周年的活动从寺院转到了街头时,中国全副武装的军警和装甲车也开进了拉萨的八角街。见到手无寸铁的僧侣们被军警殴打,俗世的藏民出于义愤也投入了争抗的行列。一个原本非暴力的群众运动在双方对峙中演变成为硝烟漫天、拳脚交加、棍棒飞舞、甚至枪炮齐鸣的血腥场面。一些打砸纵火的暴力行为让人忧心忡忡,不知道事态的发展会导致多少生命的损失,汉藏对话的前景显然将更为黯淡。骚乱的情况甚至蔓延到西北青海、甘肃、四川、宁夏等几个藏人群居的区域。

事件情况严重并且似乎曾一度失控,据官方说已有十五人丧生,而西藏流亡政府的数字则超过八十。中国一方面指责达赖喇嘛是这次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另方面还说他声称中国在西藏的“文化绝灭”行为是谎言和无稽之谈。达赖喇嘛本人对这场暴力的骚乱感到极为痛心,为了尽快平息事态,他忍辱求全地表示,如果暴力情况继续恶化,他将引退,辞去在流亡政府中的职位。最近数天,中国的武装警力已经将拉萨地区的一些寺院层层包围,并进行断水、断粮,要里面的数百上千的和尚举白旗投降,同时在其他藏区,对藏族学生和居民的监控和限制也更加严厉。

这次事件跟1987年前那次西藏的反抗运动非常相似,只是规模更大,覆盖面更广。僧侣们聪明地选择了纪念西藏抗暴的三月十日进行和平情愿。 此时中央正在忙于结束两会,台湾大选正进入紧锣密鼓,而面子工程奥运又将逼近。北京政府在面对大规模的抗议活动的反应模式可谓一成不变地残忍又愚蠢:封锁、围堵、镇压、杀戮、秋后算账。它必然导致运动的变质变相,被打压的民众愤怒反抗,进行自卫甚而报复,运动从和平转向暴戾。可以说政府是这场失控的事件的元凶。

在各地藏人聚居的地方的抗议活动中,只有拉萨地区有打砸的暴力行为,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上个世纪中共解放军占领西藏,1959年又迫使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流亡,半个世纪过去,到现在还不让他回藏,虽然他委曲迁就,屈从了所有北京的条件,后者依然没有谈判的诚意。更有甚者,中国加速对西藏地区的汉人移民,并且全面对藏区进行汉化。从语言、文化、宗教上着手,更加厉害的是使出经济建设的杀手锏来。所谓全国各地的援藏工程,事实上是实行改造藏人为汉人的工程。中常委委员俞正声于2007年12月对上海市援藏干部工作的指示中说“援藏工作对于维护祖国统一、对于西藏地区的发展和藏族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有重大意义。”这句话真是一语泄露天机,“维护祖国统一”是大前提,汉人干部到了西藏,并未入境随俗地“披发左衽”,而是力图把游牧民族的藏人变成爱唱卡拉OK,爱享受物资刺激的“新人类”。这些年来,在北京政府的“努力改造”之下,藏人对自己的语言文化已经感到陌生,逐渐放弃了千百年来的生活习俗,一个个大型的建筑工程和开发经济的项目把雪域高原改造成了红尘滚滚的消费世界,今天拉萨这个藏人的“失乐园”,已沦为汉人实现发财梦的名利场,永远失去了原有的化外之域的淳朴无邪。

汉人到了西藏地区先声夺人,占据了机关里的领导和待遇从优的工作。善于经营的汉人很快盘踞了商业市场,藏人在自己的家园反被边缘化了。汉人所到之处,自然生态就遭到破坏,地方资源被恣意开发掠夺,物欲横流取代了原有的原始清静。贪腐的汉人干部和奸诈的内地买卖人鸠占鹊巢地把藏人看成异类。这样长期的种族歧视和积怨,一旦爆发,再加上政府的暴力镇压,人民的回应自然不可能是和平理性的。

中国人长期被中共的宣传机构洗脑,政府控制媒体和资讯,普通人缺乏分析和判断能力,加上华夏民族的大一统民族主义情绪原本就十分强烈,平时听惯了自己政府的谎言,受惯了来自国家机器的控制打压,虽然也有不满情绪,但是在民族问题的“大是大非”上,中国人不会站在同是受压迫的少数族裔一边,却表现了跟专制政府的高度一致,令西方媒体深感惊讶。

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暴力镇压西藏反应强烈,对北京诬蔑达赖喇嘛的指控尤其感到愤怒。欧洲主要国家开始置疑奥运在如此违反人道和人权的国家举行是否恰当。有些国家甚至取消高层的对华访问。海外民运界也严辞谴责胡温的民族政策和暴力镇压。这次西藏事件使胡温 “和谐社会”的谎言不攻自破,藏族人民的苦难再次震撼国际人心,人们意识到跟达赖喇嘛和平对话是解决西藏问题最终的解决之道。

獨立中文筆會

Post by 望故鄉 on 2008, March 22, 12: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中國回應佩洛西西藏調查表態


佩洛西一向對中國人權紀錄持批評態度。
美國國會眾院議長佩洛西21日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拜會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時,呼籲建立國際獨立調查團搞清事件真相。中國方面隨即表示反對。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21日回答記者問時,對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呼籲國際社會就西藏問題向中國施壓的講話作出回應。

秦剛說:"達賴是政教合一西藏農奴制總代表,是長期從事分裂祖國、破壞民族團結的政治流亡者。對達賴集團分裂祖國圖謀給予鼓勵和支持,違反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根本佔據不了道德制高點,我們堅決反對。"

西藏問題國際化

美國國會眾院議長佩洛西同時呼籲整個國際社會譴責中國對西藏的統治。

中國政府方面自西藏騷亂以來一方面封鎖新聞,一方面大舉向事發地區增派軍警,加強拉薩和周邊省份的保安。

拉薩市公安局通緝21名藏人,其中包括一些喇嘛。中國公安部門指控他們涉嫌刑事犯罪。中國稱已有180多名騷亂參與者自首。

佩洛西是自本月初西藏示威及騷亂事件發生後首位與達賴會面的重要國際政界人物。

一貫立場

  西藏局勢是對世界良知的一個挑戰。

美國國會眾院議長佩洛西

BBC記者格拉馬提卡斯說,作為美國政界排名第三位的領導人物,佩洛西會晤達賴喇嘛具有重要的意義,因為北京方面譴責達賴喇嘛是這次騷亂事件的幕後策劃人。

佩洛西在達蘭薩拉訪問時呼籲世界各國熱愛和平的人們大聲疾呼。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說:"如果世界各地熱愛和平的人們不站出來疾聲反對中國當局在中國和西藏的鎮壓行動,我們就失去了在人權問題上發言的道德權威。"

她補充說:"西藏局勢是對世界良知的挑戰。"

在佩洛西發表講話時,她的身後站著很多揮舞著美國國旗和西藏流亡政府雪山獅子旗的印度流亡藏人和兒童。

佩洛西說:"世界必須要知道,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佩洛西一直對中國人權紀錄持批評態度,這是她半年內第二次會晤了達賴喇嘛。

西藏流亡政府發言人說,佩洛西的訪問發出了一個信息,即世界將關注中國是如何對待藏人的。

在佩洛西會晤達賴喇嘛前,美國國務卿賴斯敦促中國領導人恢復與達賴喇嘛的對話。

達賴喇嘛周四再度表示他願意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等中國領導人會談,以消除雙方間的誤解。

bbc

Post by 望故鄉 on 2008, March 22, 11: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达赖喇嘛非常担忧自己去世之后,藏区的动荡局面会加剧;他说自己投身于汉藏人民之间的友好关系,并希望借助藏传佛教的传承,帮助千百万处于道德真空的中国青年一代能够建立人生价值。就温家宝提出的对话两个前提“放弃西藏独立”和“放弃暴力”,达赖喇嘛首先指出,中央政府最终必须让藏人能够体会到留在中国的巨大利益,个人的声明和签名并不是那么重要;然后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就是不纠缠历史上的统独关系,要向前看,向欧盟学习,并坚信当下的现状,加入中国(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对藏人更为有利。

达赖喇嘛承认,不少中国政府高官阶的官员个人向他发出了支持他的信息,这令他强烈认为,中央领导人对待西藏的态度,即将有所转变;他指出中国的公众应该更现实一点,要学会了解西藏的更多信息。(www.creaders.net 记者专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后在被问及是否看了西藏骚乱和百姓受害的图片,是否流泪了,达赖喇嘛承认自己哭了一场,他接着说,藏传佛教的益处是把知性上的苦难升华为感性的镇定,他在每晚的佛教祈祷中,承接着中国官方的怀疑,却奉还着自己的信任和同情;承受着负面的情绪,却回报给他们积极的情绪;每天不断的祈祷下去,帮助自己从担忧、焦虑和失眠中走出来,有效保持了平稳的情绪状态。

---------------------------------

大哭一場.大哭一場.大哭一場.我的故鄉苦難史..大哭一場.

Post by 望故鄉 on 2008, March 22, 11: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