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一个藏人给党中央、国务院的一封公开信

 

党中央、国务院:

3月14日,我的家乡西藏发生了罕见的社会暴乱,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心情很沉重,也非常担忧。这次暴乱,国家新闻机构表现出异常的开明,在第二天的新闻联播里就做了及时报道。我当时想,我们国家的新闻播报封锁机制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或许,是因为这次暴乱的规模和影响较大,这张网是封锁不住的,所以才会如此公开,从而表现出一种虚假的开明。果然,19日,网络上所有有关西藏暴乱的消息和文章均被封杀、被删除,也被我不幸言中,作为中国公民,最基本的言论自由,再一次被践踏!

□西藏笔记

006
西藏又发生暴乱了
西藏又发生暴乱了
……
一大早 我就收到
数条这样的短信
手机突然没电了
好像这一切
都是迟早的事

如我在诗里写的那样:“好像这一切/都是迟早的事。”西藏多少年来遗留的事情一直未解决,这是造成西藏再次暴乱的首要原因。尤其是国家处于举办奥运会、台湾入联公投以及“两会”期间这样一个微妙时期,发生这样的暴乱,再次说明,国家需要尽快解决西藏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国家必须要考虑民族宗教信仰、民族情结。我们藏族是全民信教的民族,这是数千年来积淀的文化,不可动摇,然而,多少年来,我们宗教的最高领袖、最智慧最可亲的民族灵魂人物,长期流亡海外,这是何等不可想象的事情!试想一下,伊斯兰世界的灵魂人物被这样政治隔离,断绝来往,会对国家和民族造成怎样的影响!作为西藏藏传佛教徒,我们是不崇尚暴力的,这也是西藏暴乱事件为什么总是草草收场的原因,这是长期以来宗教领袖对教徒的劝阻和教规的戒律所致,因此可以说,多少年来,藏民族一直在忍耐,在煎熬,在等待。

□西藏笔记

001
西藏是泥做的菩萨
他们摔碎了
又捏好了

外表新亮如初
内心伤痕累累

西藏问题是一个长期积累下来的问题,是一个伤疤。如这首诗里写的那样,文革毁佛灭佛,对西藏寺院、西藏宗教文化的破坏,是永远无法让西藏人原谅和忘却的。这是一块无法愈合的旧伤疤,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虽然很多农牧民已经不再谈起这些往事,他们笑呵呵地在电视上说:“党的政策好!我们吃的好,穿的好!”可是众多经历了那些磨难的西藏人,和有知识、有文化、有民族感情的新西藏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了解了往事和历史,并悄悄记在了内心深处),他们是永远不会原谅的!

□ 西藏笔记

003
火车
将白昼驶入黑夜
挖掘机
将天空挖出洞穴
钻探机
将土地钻出眼泪

西藏
体无完肤

如此诗所写:“火车/将白昼驶入黑夜/”。国家这些年来的经济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沿海城市、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可是,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众多的问题,如房价过高、贪污腐败、制度混乱、医疗体制不健全、责权不明晰,最主要一点是人们精神生活空虚,沿海地区人民的业余文化生活单调,以麻将、扑克为主的赌博娱乐方式盛行等等。这一系列问题同时也影响着西藏地方精神文化的发展。铁路开通了,利于国家巩固国防,利于西藏经济发展,可是也把所有的脏东西带了进来,拉萨等地妓女成群;业余生活麻将扑克漫天飞;贩卖盗窃佛教文物;为了提高经济、突显政绩,地方政府乱开乱采矿石;汉族强势文化的侵略;环境污染严重等等。这些现象使得众多关心家乡和民族文化的藏族人不得不站出来向国家提出抗议!

党中央、国务院,作为一个数10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礼仪之邦,在这样一个开放包容的国际大环境下,在奥运盛会即将举办之时,应该用怎样积极、正面、开放性的态度解决西藏问题,是目前国际社会和众多关心西藏问题人士急切盼望和等待的。西藏问题不可再拖了!它关系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存境遇,关系到国家倡导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民生!

西藏问题一日未解决,中国将一日无和谐可言!

作者:卓仓·果羌
2008.3.19下午于广东

照片上的这位老人曾在一些关于西藏的纪录片中出现过。那是1979年达赖喇嘛的哥哥探访藏地,受到成千上万藏人的狂热欢迎;其中一个场景是在热贡,有两位安多老阿妈拉着达赖喇嘛哥哥的手哭晕在地,达赖喇嘛的哥哥赶紧搀扶,难受地抚摸着老人沧桑的脸……镜头中的两位安多老阿妈,一个在前年去世,另一个就是照片上的这位老人,她讲述那段场景时依然双手合十,一直捧着达赖喇嘛幼年时的照片。几天后,老人去世了,享年93岁。听说是望着达赖喇嘛的法像安静地离开人世的……

图片附件:
大小: 123.64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13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50条记录访客评论

有關王明珂先生在2008.03.21的聯合報民意論壇的投書,王明珂先生表示將武警誤植為解放軍,這是他的筆誤。

其實本篇投書的內容是被聯合報編輯刪減過的。由於擔心引起誤會,現徵得原作者同意,將投書原文轉貼如下:

對西藏的關懷應建立在深入了解與反思上

王明珂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2008.3.21聯合報民意論壇之文的完整版本)

近日來西藏拉薩發生街頭暴動﹐中國政府出動軍警施行鎮壓(或維持秩序)。目前究竟是何原因引起此事件﹐中國軍警採取了什麼樣的行動﹐以及民眾被逮補及死傷情況等等都不明白。然而此事已引起國際關注﹐各國政界﹑宗教領袖及媒體﹐或呼籲中國政府要自我克制﹑注重人權﹐或譴責中國政府以武力統治西藏﹐干涉藏民的政治獨立自主﹑宗教信仰與人身自由。總統大選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台灣與美國﹐各候選人也紛紛積極表態﹐以展現自己對自由﹑民主﹑人權的重視。
這許多對西藏的關懷﹐在短時間內以及在此一事件中﹐或能使中國官方行動有所節制而讓狀況不致惡化﹐但是長期而言終究無濟於事。關鍵在於﹐外界(包括中國官方)對於 “藏族” 或 “藏區” 的人類生態﹑歷史及當前情況了解太少。如此簡化的 “關懷” 與 “主張”﹐不見得是對藏民有利的。近十多年來﹐我經常在川西的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及青海﹑雲南等地進行結合人類學與歷史的研究﹐對此一地區有些了解。因此願借貴報一角﹐說明藏區的人類生態及歷史情況。
目前藏族所聚居的青藏高原(青海﹑西藏)及其東方邊緣地帶(川西﹑雲南西部﹑甘肅南部)﹐多為高山﹑高原﹑盆地﹑縱谷﹐自然環境多元。在此環境中﹐人們的生存資源極端匱乏。在低溫與氣候多變化的情況下﹐即使是游牧業﹐其生產力與穩定性也遠比內蒙古地區為差。在這樣的環境與人類生態背景裡﹐本地人群分為一個個的 “族群”﹐來壟斷與爭奪各個小區域的資源。特別是在青藏高原東部邊緣的 “康藏” 地區(過去的西康省﹐今四川西部邊緣)﹐經常一小塊地方的人群便有與周鄰人群無法溝通的語言﹑獨特的風俗習慣與體質特徵。在歷史上﹐青藏高原各人群很難得建立統一的政治體﹔各族群﹑部落自為其主﹐相互爭戰不休﹐這幾乎是本地人類生態的一部分。漢代中國將領趙充國與民國時的西北軍閥馬步芳﹐都曾利用此一特點﹐對本地部落人群各個擊破。  
事實上﹐在20世紀上半葉仍然沒有統一的 “藏族” 認同﹐也不是所有族群都自稱 “圖博”(許多人認為這是藏族自稱族號)。青海南部﹑四川西部﹑甘肅東南﹑雲南西部﹐也就是青藏高原東方邊緣的安多﹑康藏等地區﹐在歷史上本地各族群被漢人稱為 “氐羌” 或 “西番”﹐漢人認為他們是古羌人的後代﹐因此是古代華夏的一部分﹐但為華夏的邊緣族群。同一地帶又被以拉薩為中心的衛藏之人稱為 “康”(廣義的 “康” 包括 “朵”﹐即安多)。藏語 “康” 有邊區的意思﹐因此在拉薩藏族心目中 “康巴”(康區之人)是藏族的邊緣族群。也就是說﹐在漢﹑藏的心目中 “康巴” 或 “氐羌民族” 都是 “本民族” 的一部分﹐但他們都視之為我族的邊緣。然而在廣大康區﹐所謂 “康巴” 分為許多族群﹐各有各的語言﹑文化與族群自稱﹐同時也或多或少的受藏傳佛教與漢文化影響。後來﹐是在近代中國的民族分類﹑識別下﹐他們才被劃歸為 “藏族”。此後他們的 “藏族” 認同逐漸強化。達賴喇嘛多次提及西藏要高度自治時﹐都提及這高度自治的藏區 “必須包括四川西部﹑甘肅東南﹑雲南西部等地”﹐也就是這緣故。如此的大西藏主義﹐以及中國所堅持的大中國主義﹐是二者難以達成政治協議的關鍵因素之一。  
雖然目前已有共同的藏族認同﹐但由於青藏高原各地生存資源都十分匱乏﹐各地方族群與部落認同仍然非常強烈﹐以此人們維護與爭奪本地之生存資源。在我活動於這些地區的十餘年間﹐阿壩州與甘孜州多次發生嚴重的藏族不同村落間的械鬥﹐最近的一次就發生在去年﹐為的都是爭牧場(可放牧的地方)﹑爭蟲草山(可挖珍貴藥材蟲草的地方)﹔因使用槍械﹐所以往往雙方死傷慘重。昨日聽說動亂已延燒到阿壩州與甘孜州﹐這是最讓我憂心的。這兒的黑水﹑紅原﹑若爾蓋﹑壤塘﹑道孚等地藏族﹐以及仳鄰的青海南部之果洛藏族﹐都以民風強悍著稱。由本地藏獨的口號――聯羌﹑驅漢﹑滅回――可知﹐若此動盪擴大﹐遭殃的不只是漢族﹑藏族﹐更是本地的回族。
我們也許會問﹐為何中國每年以數額鉅大的金錢﹑物資援藏﹐卻得不到廣大藏民的人心?據我的了解﹐其主要原因是援助多投在城市與交通建設中﹐地方自治政府在資源分配上又常偏袒 “本族群”(在本地佔優勢之藏族支系族群)。更重要的是﹐牧區藏民原來就不注重 “物質”﹐而更注重在佛教信仰中所得之精神寄托。想想看﹐基督徒強調的不過是十一奉獻(收入的百分之十捐獻給教會)﹐但在我所熟悉的藏區﹐有些地方牧民普遍以收入的百分之二﹑三十﹐甚至五﹑六十捐給寺院。一個馬爾康的教育官員(嘉絨藏族)跟我說﹐“我去壤塘﹐他們跟我要援助款﹐我為什麼要給?給他們錢﹐他們都丟在寺院裡﹐我為什麼要給?” 站在唯物主義立場的中國共產黨官員(漢族與部分藏族)看來﹐寺院﹑喇嘛便是些不事生產的社會寄生蟲以及麻煩(藏獨)製造者﹐自然他們對藏傳佛教帶著敵意並加以限制﹑防範。目前寺院的宗教活動在一定範圍內是被允許的﹔藏傳佛教更大的威脅反而是受媒體助長的 “世俗化”。
那麼﹐中國為何不讓西藏獨立呢?除了許多現實的政治利益與安全考慮外﹐這涉及東亞地區中原帝國傳統﹐及近代中國國族主義。過去即使入主中原帝國的是蒙古人(元代)與滿人(清代)﹐此帝國也從不放棄對康藏的控制。也因為在歷史上康藏的地與人是帝國的一部分﹐因此在近代國族主義下﹐當本地成為藏區﹑本地人成為藏族後﹐整個青藏高原的地與人都成了中國與中華民族的一部分了。簡單的說﹐在歷史發展下漢﹑藏之間有一個共同的 “邊緣”――康藏或氐羌民族地區――這是廣大藏族與漢族(以及許多與古代 “氐羌” 有關的西南少數民族)繫在一起的關鍵。
最後﹐即使中國鬆手讓西藏獨立為一個國家﹐由人類生態觀點﹐這恐怕也不是最好﹑最理想的結果。自有文獻記載以來﹐青藏高原各族群﹑部落便經常在無止息的內部戰爭與暴力中。廣大康區普遍存在的 “碉樓”(一種很高的防衛性石塔)﹐過去是部落戰爭中人們的庇護所﹐人們生活在暴力威脅與恐懼中的表徵﹐現在則是觀光景點。也就是說﹐獨立並失去中國的經濟援助後﹐整個青藏高原各地域族群﹑部落可能陷入激烈的資源競爭﹐其共同的 “藏族” 認同反而會被各區域族群認同(如果洛人﹑紅原人﹑嘉絨人等等)弱化﹐人們也可能回到經常的暴力與恐懼生活之中。難道這便是我們所追求的 “人道主義”?或者﹐因這是 “自決”﹐所以任何結果都沒得話說?或讓 “碉樓” 再度成為戰爭中的防衛設施便算是尊重本土文化?  
總之﹐西藏與藏族問題所涉及的獨立國家﹑人權等議題﹐都不是簡單的一句 “普世價值” 便能論斷﹐它更涉及人們的精神與物質生活﹑族群區分與資源競爭﹑本地人類生態與歷史經驗等等。中國對西藏問題的處理﹐以及世界輿論對西藏的關懷與主張﹐都應建立在對青藏高原人類生態與歷史更深入的了解﹐與對國家﹑族群﹑人權等概念的反思上。我相信主張西藏高度自治的達賴喇嘛是有大智慧的人﹐希望中國主事者也能以仁心與智慧來處理此事。作為一位 “康區” 研究者﹐我只能提供一種新的知識體系來認識 “康區”﹔此知識體系期望藉由反省與反思﹐讓 “邊緣” 成為雙方溝通的橋樑﹐而非彼此爭奪的對象。

Post by 蔡偉傑 on 2008, May 7, 11: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Woeser,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keeping a lot of people informed about what is really happening in Tibet. As a Tibetan I'm very proud of you; I admire your courage.

WE need more people like yourself.
我是安多的藏人现在在北美。 我们在外的藏人都很敬佩你敢于说真话的勇气。 以前一直都在找你的书读这次总算找到了你的blog很高兴! Keep up the good work!

Tsering

Post by styx on 2008, May 7, 3: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很奇怪,为什么为那么多的声音说中国在灭绝西藏的文化,我没去过拉萨,但多去过阿坝和九寨沟,当地的藏族人似乎说的都是藏语,当然也能用汉语交流,那是旅游区。并且同时汉人也无时不在哀叹西方的现代化将会灭绝汉人的传统文化,如书法绘画,古诗词、戏曲等。有很多年轻人和小孩学习英语的时间大大超过了汉语,难道汉人就没有危机感了。我听过汉人说都是汉人把藏族人带坏了,以前他们很淳朴(旅游区),但是我也听我的父辈说过,都是改革开放把人们带坏了,在改革开放之前,人们都很穷,反而友爱互助,现在人们都只认钱和权了。我是汉人从没有瞧不起少数民族,而且非常羡慕,他们可以生活对文革的恨,恐怕不仅仅是西藏人自己的恨,汉人对文革的恨恐怕更深。多一些理解难道在那么美的地方,拥有自己的语言和漂亮的服饰和那么多彩的节日。我的同学有彝族、回族和土家族的,大家没有什么差别,也没有互相看不起,一位彝族同学和以为汉族同学还结了婚,大家都很正常的看待,为什么要分得那么清楚呢。

我移民在加拿大,能感受到当地人对移民的歧视,虽然嘴里不说,但是我的心态是平衡的,自己尊重自己,别人也会尊重你,平等地看待你。如果自己内心总是觉得别人在歧视自己,心怀不满和仇恨,生活会美好吗?汉人信的佛教是叫人不食人间烟火,虽然无神论在中国统治了几个世纪,但是千年的传承是不会轻易消失的,汉人的心里也有一个佛,即便那人是党员,他的心里也有一个佛。如果你们也曾去过峨眉山,你们应该也见到忠诚的佛教信徒从山底一直五体投地地叩拜直到3000米海波的金顶,他们也有同样的虔诚。佛教和儒教千百年来已经深深地刻入了中国人特别是汉人的心里,即便是蒙族或是满族,都已经认同或受到这种文化的潜移默化。

在这次事件中,我也明白了,原来从小以为的和自己和汉族相寻相爱的藏族同胞原来和汉族有那么深的仇恨。那些抛弃温暖家庭或者事业去援助西藏的汉族人原来是被当地人憎恨的。这让我觉得很可悲也无奈。

也许有一天,藏族人不会再学汉语,而是努力地学习英语;也许有一天,西藏的咖啡比酥油茶还多;也许有一天,西藏穿西服的人比穿藏服的人还多,请想一想,这是汉化吗?这是社会发展使染,是社会竞争所致,不管是哪个民族,都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寻找保存自己文化的方式。

一个民族的文化保存是不可能由另外一个民族来帮忙的,如果象楼上那位汉语那么精练又受过高等教育的藏族同胞都能回到西藏,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为西藏人民教授藏文,用藏语教授知识,那我相信西藏的文化是不可能由汉族灭绝的,如果老师大多是汉人的话,怎么可能教好藏文呢,怎么可能用藏文去教授科学知识呢?

另外,在很多西藏的公共机构里还是有很大数量是由藏族人任职的,有很多地方,也许政府的政策是一个意思,由当地政府执行起来又是一个意思,这与当地执行和执法部门的任职人员的素质有着很大的关系,这在汉人地区也是很普遍的,大家都知道中央的政策到了县里,村里也许已经是两回事了。更何况也许有些人是民族的败类,贪污腐化,但汉人中又何尝少了这样的人的,人在哪里都有善、恶。我尊重藏族,但我也决不会相信所有的藏族人都纯洁得如莲花。藏族自身的历史也离不开教派之间的争斗。

我承认我是有私心的,如果美国或者印度或者其它西方国家保证(如果他们曾守过诺言的话)不会在西藏建立军事基地,正如日本,韩国和台湾目前的情况,我真的100%支持西藏人民自己投票决定自己的命运。我没有去过西藏的大部分地区,没有挨家挨户地做调查,不能确定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是不是大多数西藏人民的真实想法,因为我也知道,在西藏地区还有其它的民族世代居住在那里,西藏除了黄教还有其它的教派,他们是否也都愿意听从达赖喇嘛的领导呢?为了西藏的独立,难道就有权利去驱逐世代生活在藏区或者已经移民藏区多年的汉人呢?而去践踏他们的人权呢?也许在藏区,藏族人的数量占大多数,那些少数民族也就丢失了话语权,是这样的吗?

我也曾对国家开发旅游经济的方式痛心疾首,非常反感,亲眼所见一条明朝的老街,老建筑是怎样被现代的旅游开发所毁掉的,在我大声痛诉政府的所为之时,我的德国外教却对我说:我也不能想象他们过着没有洗衣机,电视机和冰箱的生活。我无言以对。可以说西藏人民是很容易满足的人民,对物质要求也不高,这跟我的父辈的意识是一样的,他们是汉人,也容易满足,因为过过穷日子,现在吃得饱,穿得暖就够了,反对浪费,可是年轻一代呢,见过现代文明的年轻一代呢,不会那么容易满足,是不是接受现代化,还真的需要藏族人民自己去决定。有些人愿意,有些人不愿意,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西藏问题是很复杂,我没有办法想清楚,作为中国人,我不愿意我的国家四分五裂,动荡不安;作为汉人,我希望汉藏两个民族有更多的沟通和理解,如果说汉人不了解西藏文化和藏族人民的真实想法的话,是否也希望藏族人民能够多了解一些汉人的文化和真实想法呢,如果只是双方一味的猜测,肯定会带来矛盾和误解的,比如中国人摇头表达的意思是不同意,而印度人摇头表达的意思是是,如果双方不知道这其中的差异,有什么事情能互相说得明白呢?最后,作为尊重西藏人民的普通人,我希望听到西藏人民的真实想法,而不是出自民族主义的冲动,正如有些汉人目前所表达的情绪一样。我也支持西藏人民有自我发展的空间,我也希望少一些游客去打扰西藏的平静,正如我到九寨沟的那一天所体会到的,我那时才14岁,但我到了那里,我就知道自己是过客,那里是属于世代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

Post by Jason on 2008, April 8, 8: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王力雄先生,

我作为一个关心西藏问题,近年居住海外的华人;读过您对西藏问题的几乎所有文章,但对您近来的文章感到非常不安。您是希望藏人的抗议活动和不满情绪不断升级吗?民族情绪一旦点燃,后果不可预料,也许会朝向不可预知的灾难发展。
事情的发生有两面性,中共政府不可信,可是西藏流亡政府同样如此。近期的示威和骚乱,您扪心自问,您相信西藏流亡政府没有插手进行挑动和唆使吗?
西藏的问题是复杂的,复杂到您的研究都出现了瓶颈,无力给出真正的“钥匙”。希望应用您的影响力,让藏族同胞先冷静下来;由于民族性格的不同,民间的藏汉关系中,几乎永远不必担心汉族人仇视藏族人,而藏族人对汉族的仇视在目前的情况下则极易点燃。
除了关注自由人权之外,希望您能够继续做一个负责人的学者。

Post by 理性的二十一世纪 on 2008, April 3, 5: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這幾天,無論bbc,還是亞洲自由廣播,發出來的都是中共秘密和公開地捉拿西藏人的新聞,把藏區都變成人心惶惶, 更嚴重的事把寺院都包圍后,切斷水源,電和食物而發生餓死人的狀況和醫院不接受藏人傷員的事。人民軍隊和警察都成了中共的再生東厰,把人民逼到絕路上,然後找個藉口趕盡殺絕。我們想一想,誰願意生活在這樣的政府和軍隊屬下。誰願意擁護這樣的政府。我不願意,你呢?

Post by kalsang on 2008, March 31, 1: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西藏人需要一個活菩薩干什么?
達賴喇嘛可以當飯吃?別鬧了。

Post by 阿彌陀佛 on 2008, March 28, 6: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我是汉人,对于西藏我们怀着美好的想象,辉煌的建筑,神秘的宗教和迷人的风景,我们也想保护那里的人文和建筑,为什么我们要破坏?我们对西藏人怀着友好的感情,因为一直把你们当成中国人。你们所提的文化大革命就不要再提,现在大家都定性了是错误的了。然而随着经济发展的全球化,我们很多传统的文化都被边缘化或者说西化了,我们听着美国的流行歌曲,看着好莱坞的电影,欣赏着美国的搞笑连续剧,这不仅发生在西藏,发生在任何一个发展中中国的角落,这就是全球化带来的副效应,包括你所说的污染之类,当然政府应该关注这个问题,并找出有效的对策。
当然我承认因为信仰的不同,藏人和汉人无法真正融入,可是如果你们真的独立了,你们的日子就会好过吗?你们天真的寄希望于西方国家,可是他们是只认利益的,他们官方承认西藏属于中国,因为他们不想因为西藏问题而损害他们在中国的利益,而且他们就能理解你们的宗教信仰,他们对你们就会真的好,藏人就会找到归属感?他们的民主是只对自己人,对外来人从来是两套标准。再退一步讲,虽然西藏我们大多数的汉人是只想去旅游一下,我们不同意独立是因为这关系到国家主权的统一,领土的完整,我们把西藏丢了,怎么去见老祖宗,所以宁愿不开奥运会也不能丢西藏,我们就一厢情愿地认为西藏人也是自家的孩子,而且闹事的也是一小部分。说错了请批评。

Post by 政治白痴 on 2008, March 26, 6: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做为汉族一员,我很愤怒,藏族暴乱者肆意攻击杀害汉族,或者还有回族同胞,再大的罪过,和那个具体的百姓有什么关系,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专制体制下,你是学汉族文化长大的,应该明白这个道理。香港媒体讲CCP其实很笨,封锁西藏的消息,其实香港记者采访到的都是暴乱者的疯狂失去理智和滥杀无辜,CCP实际上是防止了世界媒体看到真相,看到暴乱者的丑恶面目。但是,CCP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我想你也明白,就是防止回汉百姓和藏族之间产生仇恨情绪。这个表面看是成功的,绝大部分国民只是看到了CCTV不超过5分钟的报道,也只是把它当作一起地方性骚乱事件,汉族的地方性骚乱本来就很多,新闻中也只字不提藏族暴乱者攻击的仅仅针对回汉百姓和他们的合法财产。但是他们忘记了,和1989年不同的是,汉族现在有一千多万海外留学生华侨在国外,留学生网站和论坛现在的状况想必你也多少风闻,世界各地汉族针对这次暴乱的游行示威已经开始,或正在酝酿。我相信,通过交流,他们的家长,朋友亲戚也会知道真相的。据我所知,海外留学生现在用MSN讲话,最后不说再见,而用得是祖国万岁,Z族去死等类似话语来作为结束语。也希望你们不要忘记了,汉族是东亚诸民族里面,现代民族意识最早觉醒的民族,也是最早遭受白人侵略,而与白人坚持战斗的民族。如果这次事件挑起汉民族针对藏族的民族主义情绪,在汉藏之间埋下仇恨的种子,和谈之路必会更加遥远。你们也不要忘记,中日关系是怎样受到汉民族民族主义者的影响而长期不能走上正轨,21世纪初,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发生的几百万人反日游行,我不希望下次是反藏大游行。你丈夫王立雄写到,乌鲁木齐有可能血流成河,在中国民主化之日,难道你也希望这事情发生在拉萨吗?

达赖喇嘛说道藏族必须认识到应该和汉族“side by side”去生活,我想他是睿智的,因为藏族已经不可能象古时候的匈奴和突厥那样,在和汉族的争锋失败后,采取西迁的办法来开始新的辉煌。无论从现实,还是从理性来考虑,藏汉之间只有通过和平协商,共同推进民主化,才能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共同兴盛,共建幸福乐园,任何脱离实际的想法都是反理性的,也是拿人民的生命开玩笑的。回族的情况我就不讲了,据我了解,穆斯林是有仇必报,而且他们也不通过北京来传递消息,他们有自己的宗教组织,藏族暴民在这次暴乱中糊涂的攻击了清真寺,我只能祈祷,政府能够阻止回族应该已经在谋划的复仇行动。

我写给你这封信的目的,并非为了说服你,而是在一片纷纷扰扰之中,向你传达一个普通汉族人的心声。我并非民运分子,也不是CCP成员。我只是一个汉族人,并希望各民族能在这个国家内保持传统,共创未来,推进国家政治制度的改革,和经济的发展,为各民族谋千年大计。我也不认为藏族有什么特殊的,非要在全国实现民主改革之前,率先实施改革,并不是白人把你们当作宝,我也就要把你们当作宝。每个人都要做自己的事情,并依靠自己的努力来走向幸福之路,民族,国家无不如此。汉族如此,藏族也不会例外。

希望,你在此次事件中没有受到相关部门的骚扰,也祝你全家快乐。如果你能接受我的哪怕一点点观念,我也希望你能在阻止藏族人继续在非理性道路上的狂飙做出一点点努力。

一个普通人

2008年3月19日

(由于国内用代理也出不来,所以请朋友代发,希望唯色女士和藏族的朋友可以看到,更希望藏回汉之间能够理性对话,不要再有任何流血事件发生,这既违背佛祖的本意,也不是真主的指示,更不是儒家的教导,希望和平永在人间。)

Post by 猪头三 on 2008, March 25, 3: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http://club.6park.com/bolun/messages/gvk60728.html

致藏族文学家唯色女士的一封信[转贴]

您好,唯色女士:

我过去经常上你的论坛,也经常和藏蒙维的人辩论, 有时候也很激烈, 你应该记得我, 不好意思, 我不能说我的名字,我深信这个邮箱是被监控的。不过我的名字也不重要,你就当我是一名普通的汉人吧。

西藏是肯定有问题的,现在无论是中央政府CCP,还是任何人再说西藏没有问题,那都是痴人说梦,自欺欺人。但我一直相信,对话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无论海外藏人愿不愿意对话,中央政府CCP愿不愿对话,身为藏人和汉人中关心这个事情的一员,都应该向这个方向努力,一代不成,下一代继续作,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放弃对话的努力,因为,藏汉问题的解决,是关系藏族和西北回汉人民的千年大计,对于和平解决所带来的好处而言,短短一代人的挫折是一个很小的代价。

虽然,我们很遗憾的看到,包括海外媒体和国内媒体,事实上没有人真正关心藏族人的生活,藏族人的想法,白人只是在为他们自己的理念而呐喊,与其说他们希望藏族人民独立,倒不如说他们只不过希望看到西藏独立,而满足他们对欧洲传统的独立文化在海外得到履行的一种欣慰。可是,他们有人真正关心过藏族百姓的真正生活吗?没有,至少在这次悲剧发生之前我没有见过。有人关心过普通藏族人的经济形态吗?有人关心过底层藏族人民的思想意识吗?有人关心过藏族青年的职业需求工作生活吗?没有,他们只是关心一个概念,冷冰冰的概念,独立。这两个字通常伴随着血与火,胜利者的微笑和人民发臭的尸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应该听说过吧。

中央政府CCP走上了另外一条错误的道路,他们恢复到过去历代朝廷得老路,拉拢上层藏人,使一部分人富裕起来,他们以为这就够了,这就足以使愚昧的下层人民跟随上层藏人安定过日子了。但是他们错了,时代已经错过了。他们忘记了,正是CCP把自由民主共和平等无神等等思想带到了西藏,无论通过什么形式,经过文革的大破坏,还有多少西藏人真正认为佛是唯一的救星,喇嘛就是佛祖的护佑者,而愿意放弃自己的独立思想,去任由上层贵族决定自己的生活?我相当怀疑。

这次暴动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什么呢?我不知道。白人说支持西藏人民独立,CCP说坚决打击西藏分裂主义势力。可是,他们都忘记了一个关键问题,有谁代表西藏人在这次暴动中说过是为了西藏独立?达赖喇嘛讲独立是“out of question",各大媒体目前都没有找到过参与暴动的藏人,只是找到了一些目击者,包括游客和居民,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提到过独立。只有突如其来的暴力,血腥和焚烧的房屋。

难道藏人暴动除了诉求独立,就没有别的原因了吗?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猜测。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全国各地,特别是西部地区,贫富差距迅速扩大,西藏也不会例外,我曾经在西藏因公呆过3个月,不论民族,至少拉萨的贫富差距已经达到了很惊人的地步。经济学上,贫富差距是有红线的,比例超过就会在理论上引起国民暴动,国内的平均值已经超过3倍。在西藏,这个问题就变得更加复杂化。于是,很有可能,穷人,民族主义者,宗教主义者,民主主义者共同参与了这次暴动。

我不知道内情,你也许很了解,也许不了解,但是这次暴动有很明显的迹象是经过长期准备的。我不知道达赖喇嘛是否参与了此事,或者只是流亡政府的某些人打着达赖喇嘛的旗号策划了此事。但无论如何,我个人严厉谴责这起事件。针对平民的攻击永远是邪恶的。如果你有所了解的话,巴勒斯坦的苦难远比西藏更深切,说十倍也不嫌过分,但哈马斯针对以色列平民的袭击仍然受到世界人民的谴责,更不用说情况好十倍不止的西藏了。也许策划者只是借奥运会说事,但他们诉求什么呢?没有明确的要求,那暴动为了什么呢?他们不会傻到真的认为奥运会比西藏问题更重要吧,那样的话藏族人也太看轻自己了。没有任何政府会为了办一个仅仅是锦上添花的奥运会而放弃对领土的诉求的,历史上从没有发生过,将来也不会发生。拿台湾作例子,如果台湾今年独立,你不会认为大陆为了办什么奥运会,而放弃台湾吧,虽然,台湾事实上是处于独立状态,但战争绝对不可避免。策划者完全是拿人民的生命在开玩笑。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是被CCTV给蒙了,把奥运会说的跟生死大事一样。奥运会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但是奥运会史已经一百多年了,对于中国来讲,再迟五十年主办又怎样?什么也不会发生,中国经济和奥运会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奥运会的经济效应只会对主办城市和很小的国家起作用,对中俄美这样的大国是没有任何影响的,看来藏族至少还缺少务实的经济学家。

Post by 猪头三 on 2008, March 25, 3: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do on 你眼睛瞎了吗? 藏族人什么时候帮过汉人,在元朝和清朝的时候,藏族人是朝廷的走狗,喇嘛们帮助朝廷欺压汉人,欺压汉族寺院。 你眼睛瞎了吗? 也是报应啊,藏族人那时候为虎作伥,做朝廷的鹰犬,结果现在被套上个自古就属于中国的名义,哈哈。 佛说报应,这就是报应。

Post by HANREN on 2008, March 24, 6: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你们不用向他们写信,他们骗了我们汉族人,他们告诉我们,西藏很好,拉萨有很多机会,结果我们去了,然后我们的兄弟姐妹被烧死,我们的财产被抢劫焚毁,警察整整一天都不管。他们是汉人的叛徒。总有一天杀人者和叛徒都要被送上剁头台。

Post by HANREN on 2008, March 24, 6: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假设达赖一直在西藏生活,那位阿妈,很可能根本活不到93岁。

Post by ZarK on 2008, March 24, 6: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文革那一段关于原谅与否的话,基本隐含前提是分成“我们”(西藏人)和“他们”(共产党),可是事实上大家又算做一个国家的。
我觉得,像文革这样的事,有责任的是每一个人;唯唯诺诺事不关己退避三尺也算。
现在说得好像共产党和政府是一个遥远的以罪恶为本质的“他者”一样,我认为过于简单化了。
单纯停留在“受害者”的姿态上不会帮助到西藏人很多的。

Post by yc on 2008, March 24, 10: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文革那一段关于原谅与否的话,基本隐含前提是分成“我们”(西藏人)和“他们”(共产党),可是事实上大家又算做一个国家的。
我觉得,像文革这样的事,有责任的是每一个人;唯唯诺诺事不关己退避三尺也算。
现在说得好像共产党和政府是一个遥远的以罪恶为本质的“他者”一样,我认为过于简单化了。
单纯停留在“受害者”的姿态上不会帮助到西藏人很多的。

Post by y on 2008, March 24, 10: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对这位tseringdhondrup朋友多说一句,抛开我们各自的立场,只谈客观的东西好吗,我并没有恶意,并且一直对西藏和藏人抱有好感,谢谢!

因为毕竟现在西藏不管说都不算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亮出雪山狮子旗,喊出独立口号确实是违法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的,再自由也是有法律的

Post by chiara on 2008, March 23, 11: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其实这位老阿妈的问题,不仅仅是藏族人自己的问题,汉族人满族人蒙古族....也都是一样的

文革中毁坏的又何止是藏族的寺庙,整个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都被毁了...
所以这些苦难不仅仅是藏人经受着,其他各族的人也都一样,而非针对藏人

我只希望,大家都能互相谅解,消除仇恨和误解,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记住的不是仇恨,而是友爱和团结

Post by chiara on 2008, March 23, 11: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你说的“帕思帕”是八思巴吧? 是耶律楚材提的建议,而不是八思巴。

引用 do 说过的话:
汉族人,中国政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中国到底是怎样对待其他民族的。一个从战争和侵虐中走过来的大汉民族伤口愈合了,忘了痛。 翻翻历史,到底是谁从一个皇帝的杀光中原人的行动中救了你们。 还是善良的藏族帕思帕救了你们,才使你们这个民族活了下来。我无可否认他的决定是错的,但今天看到很多老兄以耻为荣地高呼“杀光反动派”!!请问,你知道什么叫反动吗? 请问是谁在反人类? 想想武装军队对准手无寸尺的藏民,你是否想起731部队?

Post by er on 2008, March 23, 12: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汉族人,中国政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中国到底是怎样对待其他民族的。一个从战争和侵虐中走过来的大汉民族伤口愈合了,忘了痛。 翻翻历史,到底是谁从一个皇帝的杀光中原人的行动中救了你们。 还是善良的藏族帕思帕救了你们,才使你们这个民族活了下来。我无可否认他的决定是错的,但今天看到很多老兄以耻为荣地高呼“杀光反动派”!!请问,你知道什么叫反动吗? 请问是谁在反人类? 想想武装军队对准手无寸尺的藏民,你是否想起731部队?

Post by do on 2008, March 23, 6: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你是谁? 在我的土地上用枪对着我的脑门!
你是谁? 在我的土地上要听你的摆布!
你是谁? 在我的土地上用你伪善的笑容欺骗全世界!
你是谁? 在我的土地上用尽你的全身心来毁灭我的信仰!
你是谁? 在我的土地上,在本不属于你的地方,使用你所谓的权利!
你是谁? 在我的土地上, 我的权利需要用鲜血和生命换取!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Post by 为你祈祷 on 2008, March 21, 1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西藏真的独立了,谁是真正的受益者?

Post by 一个汉人 on 2008, March 21, 6: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strong><font color=\\\\\\\"#FF0000\\\\\\\">
汉人的委屈:
少数民族可以顺便生几个不用计划生育。
少数民族上学可以少十分。
工作指标保证少数民族优先。
西藏养活不了自己中央拨款几十亿救济。
西藏产的粮养活不了自己的人口从平原调。
几万个身强体壮的喇嘛不工作天天念经还可以领工资。

藏人的委屈:
他们汉人把达赖赶走了,谁来超度我们的来世,来世我们是不是都做牛马了?
汉人会汉语找工作容易,来抢了藏人的饭碗。
汉人破坏了藏文化。
汉人没信仰。
汉人指定的转世佛不是我们认可的。
汉人扶持农奴当领导,打击贵族。
....

我给中央的两个建议::
是该改民族政策了,现在是又出力又不讨好,花了钱还被骂。

1。学习美国,当年老美如何对印第安人的,我们就如何对藏人。老美不能放屁了吧?
印第安人现在不是和谐了么?
藏人学汉语委屈,汉人全民学英语不委屈了么,不是被文化入侵了么?大学生过不了CET 4拿不了毕业证,和藏人不学汉语不好找工作是不是类似?文化落后了,没办法,不认不行。

2.如果下不了手,让达赖回来当他的农奴主,让那些藏人都去添他屁屁,反正他们心甘情愿被奴役。
取消中央财政拨款,撤走所有汉人,让他自治。每年向藏区收税。除了驻军和外交和军事基地,其它都交给达赖这个神管。看他们能好到那里去。


一寸河山一寸血,藏人要独立么?拿人头来换。

Post by 看不过去 on 2008, March 21, 3: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strong><font color=\\\"#FF0000\\\">
汉人的委屈:
少数民族可以顺便生几个不用计划生育。
少数民族上学可以少十分。
工作指标保证少数民族优先。
西藏养活不了自己中央拨款几十亿救济。
西藏产的粮养活不了自己的人口从平原调。
几万个身强体壮的喇嘛不工作天天念经还可以领工资。

藏人的委屈:
他们汉人把达赖赶走了,谁来超度我们的来世,来世我们是不是都做牛马了?
汉人会汉语找工作容易,来抢了藏人的饭碗。
汉人破坏了藏文化。
汉人没信仰。
汉人指定的转世佛不是我们认可的。
汉人扶持农奴当领导,打击贵族。
....

我给中央的两个建议::
是该改民族政策了,现在是又出力又不讨好,花了钱还被骂。

1。学习美国,当年老美如何对印第安人的,我们就如何对藏人。老美不能放屁了吧?
印第安人现在不是和谐了么?
藏人学汉语委屈,汉人全民学英语不委屈了么,不是被文化入侵了么?大学生过不了CET 4拿不了毕业证,和藏人不学汉语不好找工作是不是类似?文化落后了,没办法,不认不行。

2.如果下不了手,让达赖回来当他的农奴主,让那些藏人都去添他屁屁,反正他们心甘情愿被奴役。
取消中央财政拨款,撤走所有汉人,让他自治。每年向藏区收税。除了驻军和外交和军事基地,其它都交给达赖这个神管。看他们能好到那里去。


一寸河山一寸血,藏人要独立么?拿人头来换。

Post by 看不过去 on 2008, March 21, 3: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這幾天在西藏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由中共的殘暴行爲而做成的,這個後果當然由中共負責。現在世界各地的西藏人都應該在統一領導下,于神聖的達賴喇嘛提倡的和平進行抗議中共的槍殺和暴力行爲。

Post by kalsang on 2008, March 21, 2: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致 刘翼宣
      全面了解西藏问题,不单是阅读王力雄先生的《天葬——西藏的命运》,强烈建议各位阅读徐明旭先生的《阴谋与虔诚﹕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此书在google上可以搜到的。
      我的个人观点比较赞成徐明旭先生的观点,很多藏族同胞、西方人士的观点受对共产党一贯看法的影响而比较偏激。

Post by 我喜欢西藏 on 2008, March 21, 12: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若要说起文革浩劫,那是整个中国每一个民族都被摧残的。毕竟过去的事情,无法算在现任者的头上阿。只是希望今人的做法能够明智些。

Post by SV on 2008, March 21, 12: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 西方應認清中國 聲援西藏

  季 平:面對中國政府可能加強鎮壓行動,您對西藏同胞有什麼樣的呼籲?

  才 嘉:我們沒有任何的呼籲,我們非常同情這些西藏人為了自由、為了自己民族的文化和自己民族的生存,他們走上了街頭,他們抗議、爭取、訴說,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為了他們宗教、文化的延續與發展;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說,希望國際社會看清中國,希望國際社會在這次事件當中,了解西藏人的真正狀況,不要因為中國經濟的發達而蒙蔽了這些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希望你們站出來,因為,你們是熱愛民主、支持自由和正義公道這些西方文化價值觀的人,你們應該站出來譴責中國,聲援西藏;唯一的就是這個。

Post by 藏友 on 2008, March 21, 10: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才嘉:國際勿惑於中國經濟榮景 應挺身聲援西藏  

時間: 2008/03/19
撰稿‧編輯:季 平         新聞引據:採訪
    
  
  西藏首府拉薩爆發了20年來最大規模的反中國統治示威,遭到警方鎮壓,引發嚴重的流血衝突,當局出動了戰車在拉薩街頭巡邏,並且全面展開搜捕行動,外國人士則是被禁止進入西藏,西藏連日來的情勢發展再度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台灣的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才嘉17日接受央廣編譯季平的專訪,從西藏人士的觀點分析相關的問題。

   ◎ 多數藏人地區實施戒嚴 死傷數字難估

  季 平:西藏流亡政府證實,拉薩的暴動已經造成100多人死傷,您知道最新的情況嗎?

  才 嘉:我想,目前我們還沒有辦法完全地公佈所有在這次連續7天抗議當中的死亡人數,那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薩所發生的抗議活動,一直延續到今天已經7天了,除了西藏的首府拉薩以外,它也蔓延到很多西藏的其他地區,包括現在甘肅、青海、四川的很多地方,所以,我們在昨天(16日)早上公佈的拉薩抗議活動當中,有80人喪生的數字,還不包括在其他地方傷亡的人數。

   目前據我們了解,大概有100個人以上,在這次不同地區的抗議中共的活動當中,被中共的軍警開槍掃射,但因為現在目前很多地方都是在戒嚴的狀態,無法如實的了解當地的狀況,更無法了解當地的死亡狀況。比如說,在四川的阿壩地區,據我們了解,已經有10人以上被警察開槍打死,但目前據說還有一些屍體無法辨認,因為這座城市整個被軍警包圍,是戒嚴的狀態,所以民眾無法去認領屍體。一樣的,我們在拉薩也聽到消息,有很多人看到,比如說在拉薩的公安廳裡,他們看到大概有6、70具的屍體,但這些屍體沒辦法辨認是誰,也看到有的卡車裡裝著屍體運走的消息,但是這些都是不同的消息來源,所以目前據我們掌握的狀況,確定至少有100多人在這次流血的衝突當中,被中共開槍打死。

  季 平:您的消息來源就是來自於在西藏的當地人士?

  才 嘉:對,我的消息來源和西藏流亡政府是一樣的,西藏流亡政府的消息,是我們綜合各方面的消息,包括西藏內部自發性的打電話過來,包括我們透過媒體、透過國外的遊客、透過很多的管道,所了解到的這些,最後確定的數字大概已經超過100人。

  ◎ 拉薩搜捕行動 恐株連甚廣

  季 平:另外,位於印度的西藏人權暨民主中心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國公安部隊已經從15日深夜開始,在拉薩展開了挨家挨戶的搜捕,估計已經有好幾百人被捕了,您知道進一步的情況嗎?

  才 嘉:他們從今天的凌晨開始,應該是在做最大的搜捕行動,我覺得,在這個搜捕行動當中,它一定會逮捕不僅是參加抗議的人,沒有參加抗議的人、就是在圍觀的人(也)都會(被)帶走的;所以,我們的了解是,目前為止,至少有幾百個人被逮捕,但是這個數字可能在增加當中,我們想上千人會在這個搜捕當中被逮捕的,但是,在西藏拉薩以外別的地區,逮捕和抗議的活動還在不斷的在發生,也就是說,雖然拉薩已經開始宵禁、開始在逮捕,但是拉薩以外的地區,開始在發生新一波抗議中共的活動。

  ◎ 暴力鎮壓和平示威 中共非和平崛起

  季 平:中國政府設定了最後的期限,就是17日午夜之前要求一些西藏人自首投案,我們可以想見,過了這個期限之後,當局可能會有進一步的逮捕行動;而事實上,再過4個多月,北京奧運就要揭幕了,西藏在這個時候爆發如此重大的事件,引起了國際社會高度的關注,從過去的經驗推斷,北京當局應該會用更強烈的手段來進行進一步的鎮壓,以尋求快速解決這個問題,那麼,您認為,中國政府可能採取什麼樣的手段,來壓制西藏這種反中國統治的呼聲?

  才 嘉:西藏過去也發生過很多次抗議中共的活動,後來都是中國暴力的、血腥的鎮壓,一樣的,這次我們非常遺憾的一點是,這些西藏人是和平的抗議者,你看,沒有一個西藏人手裡拿著槍;我們在全世界看到很多很多不穩定的地方,很多發生衝突的地方,這些抗議的人都有拿著刀槍進行抗議;但是,西藏的抗議者非常清楚的是和平的示威者、和平的抗議者,他們除了一雙手以外,他們什麼都沒有;但是中共呢,它派了荷槍實彈的解放軍,慘無人道的對這些西藏和平的出家人和民眾進行血腥的鎮壓。

   我想,這個鎮壓他們陸續會做,但是,中共當局應該要明白的一點,不管你舉辦奧運也好、不管你說是在世界上的和平崛起也好,只要有一天,西藏問題沒有得到合理的解決之前,中國的問題絕對不會結束;也就是說,中國絕對沒有辦法在世界上、真的高傲的稱謂自己是一個和平崛起的國家,因為,你對西藏的這種殘忍的、血腥的鎮壓,已經說明了一點,你是不和平的、沒有人道的、極權的一個政府。

  ◎ 西方應認清中國 聲援西藏

  季 平:面對中國政府可能加強鎮壓行動,您對西藏同胞有什麼樣的呼籲?

  才 嘉:我們沒有任何的呼籲,我們非常同情這些西藏人為了自由、為了自己民族的文化和自己民族的生存,他們走上了街頭,他們抗議、爭取、訴說,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為了他們宗教、文化的延續與發展;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說,希望國際社會看清中國,希望國際社會在這次事件當中,了解西藏人的真正狀況,不要因為中國經濟的發達而蒙蔽了這些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希望你們站出來,因為,你們是熱愛民主、支持自由和正義公道這些西方文化價值觀的人,你們應該站出來譴責中國,聲援西藏;唯一的就是這個。

  ◎ 盼中國融入世界 達賴支持北京奧運

  季 平:事實上,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一直沒有呼籲抵制北京奧運,而在西藏出現這樣重大情勢發展的情況下,達賴喇嘛有沒有可能會呼籲各界抵制北京奧運呢?

  才 嘉:我想不可能,達賴喇嘛他不是一個十足的政治領袖,他是一個宗教的精神領袖,而且他是有道德標準的,他是世界公認的一個精神領袖,我覺得,他的一言一行是發自內心的一種說法;所以,我覺得,這次的抗議其實跟奧運也沒有直接的關係,它只不過是發生在奧運即將要召開的這個時機,因為,3月10日是西藏抗暴49週年,這49年來,西藏人沒有得到一個合理的生存空間,這49年來,西藏人一直在中共當局的欺騙、鎮壓、血腥的統治之下生活著,所以西藏人民站起來了,但是這並沒有和奧運有直接的關係,所以,我覺得,達賴喇嘛自始自終認為,北京舉辦奧運是一種好的事情,因為,他覺得,北京也應該融入這個世界的大家庭,這樣才能使中國更開放、更自由,所以,我想,達賴喇嘛的立場是不會改變的。

  ◎ 當局處理不當 引燃藏人怒火

  季 平:才嘉董事長,您剛剛提到了3月10日是西藏抗暴紀念日,每年都會有抗議活動,為何今年特別強烈?

  才 嘉:每年3月10日都有抗議的活動,在西藏,每年都有不同的地區陸陸續續地發生抗議中國的事情,今年是因為中共當局處理不當,我覺得,本來3月10日只有14名喇嘛和民眾在西藏的首府拉薩,他們走上街頭,拿著西藏的國旗,他們呼號,希望達賴喇嘛回來、希望西藏能夠自治,但是,他們的遊行引起了中共的不滿,當時用(令人)非常無法接受的殘忍方式打擊他們,然後把他們帶走,後來下落不明,這個問題引起了很多出家眾的不滿,那出家眾當初都是很和平的,哲蚌寺的300個出家眾要到布達拉宮前面靜坐,色楞寺的200個出家眾要聲援這10幾位出家人,希望釋放他們,這些都是非常和平的、理性的一種抗爭,但是遭到了中共大批軍警的催淚瓦斯的施放,然後毆打、關閉(押)等等,因為這個事情,整個西藏人群情激憤,你剛剛提到為什麼今年發生(了這麼嚴重的情況),(因為)已經壓制了、壓抑了、累積了這麼多年的一種對當局的不滿、氣憤、憤怒已經(爆發)出來了。

  季 平:謝謝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才嘉先生接受央廣的採訪。

Post by 藏友 on 2008, March 21, 10: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中國首度承認槍擊藏人 大舉增兵西藏和鄰省  

時間: 2008/03/21
    
  
   中國20日首度承認,曾對抗議的西藏人開槍,同時有報導說中國已大舉加強在西藏的軍力,拉薩街頭就可見到數千軍人。

  新華社報導,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區的藏人16日示威抗議時,警方出於「自衛」開槍射傷4名藏人。這是中國首次坦承使用可能致命的武器來平息動亂。不過,藏人團體曾表示,安全部隊在阿壩藏人區的抗議事件中至少殺害8名藏人。

  在此同時,根據目擊者、藏人團體和媒體的報導,西藏首府拉薩可見長列軍隊,軍方也大舉進駐西藏鄰近各省。

  德國「時代週報」記者布魯莫20日在拉薩表示看到大批軍車載運部隊。布魯莫是最後一批被逐出拉薩的外籍記者之一。

  布魯莫說,有一支車隊長達兩公里,大約有200輛卡車,每輛卡車上有30名軍人,因此一支車隊就有約6千名軍人。

  另有一位英國廣播公司的記者看到400多輛軍車,通過山區關隘前往西藏。由於中國限制外籍記者在當地採訪,這名記者並未說明他所在地點。

  四川省的一位外國記者也告訴法新社,與西藏毗鄰的四川因為有藏人聚居區,也有大軍調動。

Post by 藏友 on 2008, March 21, 10: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西藏暴動 奧運贊助商憂心  

時間: 2008/03/21
    
  
   蘇丹達福爾(Darfur)的動亂及近來的西藏事件,讓北京奧運贊助商大感頭痛。在國際人權團體施壓下,包括可口可樂、愛迪達及歐米茄等贊助商,已私下向北京奧組委表達關切。而北京奧運聖火傳遞贊助商可口可樂、三星與聯想,將在下星期北京奧運聖火開始傳遞時,面對第一波抗議聲浪。

  美聯社報導,在西藏發生暴動之前,奧運贊助商最關切的還是達福爾問題。在國際知名人士呼籲下,北京奧運贊助商美國奇異電器,透過捐助藥品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間接幫助達福爾而獲得好評,其他贊助商則十分低調。

  在西藏事件發生後,贊助商壓力加大,北京奧組委工作人員私下透露,可口可樂、愛迪達及歐米茄等贊助商已表達關切,並要求北京奧組委提供敏感地區相關資料,但不願透露細節。

  台灣統一是北京奧運速食麵的贊助商與提供廠商,對此不表意見。南韓贊助商三星則發表聲明指出,奧運並非示威場合;中國的唯一全球贊助商聯想也低調表示,將與北京奧組委合作。

   不過這些贊助商的公關公司指出,贊助商雖已將人權、抗議等成本計算在內,但對這類事件仍須十分敏銳與謹慎因應,免得花了大錢反而損及形象。

Post by 藏友 on 2008, March 21, 10: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西藏人同甘共苦

中国有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西藏人为什么要纪念3月10日。因为这一天我们失去了自己的自由。每年在自由的国家居住的流浪在外的西藏人都要纪念这一天。今年我们按着常规,也在世界各地进行纪念活动。这个纪念活动就是到中国政府大使馆门前进行示威活动。以示我们西藏人的存在。和以往不同的是,拉萨也加入了今年的这个行列,他们也和国外的游行一样,打着西藏国的雪山狮子的国旗和达赖喇嘛的画像。喊着西藏独立的口号。本来在一个自由的国度这算是一个正常的示威方式。而中国不同,习惯性的开始使用武力。从而,使49年来难以忍受对文化边缘化的压抑,和对语言边缘化的民族歧视。产生了小小的摩擦。因为,西藏人见不得别人拿枪盯着你的脊梁骨。再加上中国媒体单方面的恶意片面的操作,在全球故意制造和散布了,貌似打砸抢行为的视频和照片。从而使已经又正规部队镇压的西藏核心寺院,哲帮寺和色拉寺为首的喇嘛们软禁在他们各自的寺院(哲帮寺、色拉寺、大昭寺、小昭寺、同样对甘丹寺等寺院也不例外的进行了严厉的控制)。而在游行发起人们不在的软禁的时候故意放纵打砸抢行为的发生而不顾。使本来以和平示威的方式变成了一小撮人的动乱。给全国人民造成西藏人为了打砸抢而打砸抢的野蛮人的片面疏导。在六四之后的今天,同样以瞒天过海的手笔,不让全国人民知道事情的真相。因此,中国对西藏“一小撮人”的“人民战争”序幕就这样拉开了。随着,西藏三区的人们对拉萨各大寺院的镇压的不满,引发了西藏自治区以外藏人的强烈反抗。借此,在夏河拉卜楞寺的一年一度的三木昌节时。打起了独立的旗帜。一呼百应,从3月14日开始。就拉卜楞县城集结了尽2万人。安多地区的独立活动迅速展开来。在3万多人的正规部队,和散兵部队包围中的安多夏河、合作、碌曲、玛曲、卓尼、阿坝、红原等地艰难度日。受伤人数不计其数。打死近百人之多。虽然,整个事件还没有结束。可是,中国人和西藏人的心灵之间已经留下了一条很深的鸿沟。留下这一刀的责任应该由重兵在握的中国北京政府来负责。因为,由于中国人看到了西藏人不愿屈服的仇恨心理。而西藏人也有一次领略了中国人是怎样对待至今还唱着“一个妈妈的女儿”的一个幻想之中的民族。由于媒体制造了这样相互仇恨的诱导,我们该分家的时候到来了。或许心已经早已分了,我虽然也感到很茫然,因为我也没有准备好怎么分家。可是藏汉之间敌对的火焰,已经随着火焰滚滚的大街和车轮滚滚的装甲车被扇得淋漓尽致。如果不分家,中国人又会怎样对待西藏人,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了。所以,西藏人同甘共苦是我们唯一可选择的道路。

http://www.hi5.com/friend/profile/136259218----dondrup--video+channel-html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21, 9: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发信人: scidem (scidem), 信区: ChinaNews
标 题: 关于西藏暴动,比较客观的一个报道(强烈推荐,申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20:57:53 2008)

关于西藏暴动,比较客观的一个西方报道

简单介绍一下,James Miles是来自《经济学人》的记者。他是在暴动发生的两天前获
得官方的采访许可证的。没想到,两天后西方拉萨就发生了暴动事件,而他也成了在拉
萨的唯一一名有采访许可证的西方权威媒体记者。另外Jame Miles曾经为经济学人报道
过19年前的一起事件,那次报道也奠定了他的事业基础。

这一次他拉萨回到英国后,CNN对他进行了采访。其采访原文如下。阅读全文后,我觉
得他作为一个记者是很客观公正的。他拥有第一手资料,他也只说他看到的和他经历的
实际情况,而不会像其他并没有获得第一手资料的西方记者一样凭空想象或者夸大其词
。强烈建议大家看一下全文,相信对整个事件有一个更加客观的认识。另外参考看一下
《经济学人》的其他相关文章,因为对此事件有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

我想简单总结一下采访中提到的最重要的几点。

1. 记者James Miles在拉萨暴乱的采访过程中一直没有受到来自官方的阻挠。这一点,
甚至连记者本身都很惊讶。记者猜想,这与北京做出的奥运会有何大关系。新闻也会在
这段时期相对自由。而记者本人离开的原因并不是官方的驱逐,而是记者的采访证期限
到了。这一点和BBC所报道的“最后一名外国记者被驱逐”的新闻大相径庭。这也显示
BBC在这条的新闻处理上是夸大事实甚至违背事实的。

2.James Miles亲眼看到,亲身经历的事实是,藏族人的这次暴动基本上是针对汉族人
和回族人的商店和餐馆。汉族人拥有大部分的商铺,回族人掌握着当地的肉类市场。参
与暴动的藏族人把藏族人开的商店或者餐馆用白色的哈达标记。然后把剩下的商店抢光
,砸光。很多抢来的东西也被堆在街上烧光。甚至记者本人都觉得非常的unpleasant(
非常的不舒服),记者也看到甚至当地的藏族人也被这样的情景惊吓到了。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汉族人和回族人在暴动一开始的时候就逃走了,但是晚逃一步的汉
族或回族人的生命都受到很大的威胁。藏族人向那些滞留的汉族人投掷石块。甚至记者
亲眼看到一个触目惊心的情景。记者看到一群人像一个10岁左右大小的儿童扔石块。记
者看不下去了,就跑到那些扔石块的藏族人的面前进行阻止。

3.James Miles并没有看到中国安全保卫人员Security force和藏族暴乱分子之间的正
面冲突。James Miles看到的是那些藏族人身上都戴着传统的藏族刀。但是没有亲眼看
到他们使用刀,或者用刀威胁其他人。但是在采访过汉族人后,他知道藏族人确实用刀
威胁过汉族人。

而且令记者惊讶的是,官方没有一开始就介入其中,而是没有任何行动(inaction)。
安全保卫人员也始终保持克制,到后来会偶尔放一枪,但很明显是为了警告那些人停止
暴动。troops with rifles that they occasionally let off with single shots,
apparently warning shots,in order to scare everybody back into their homes
and put an end to this.记者分析可能的原因还是奥运会的压力,因为如果一开始就
介入其中,肯定会发生流血冲突事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会对正在举办奥运会的中
国将非常不利。所以官方一直对暴动活动保持克制,但后果就是汉族人的众多商铺和生
意被毁被砸被抢。这一点和中国官方的报道是非常一致的。

另外,记者看到的唯一一次,是在拉萨旧城区的中心地带。一群藏族人用石块扔向安全
保卫人员Security force。安全保卫人员用催泪瓦斯驱散藏族人。但安全保卫人员并没
有快速前进。而是一直保持克制,非常偶尔的时候,会用催泪瓦斯。然后那些藏族人会
撤退到小箱子里面去。记者提到这次安全保卫人员的克制显然是用心思考过的,官方更
愿意这次时间会自己淡化下来。

But for a long time, just with occasional, with the very occasional round of
tear gas, which would send and I could see this, people scattering back
into these very, very, narrow and winding alleyways. What I did not hear was
repeated bursts of machine gun fire, I didn't have that same sense of an
all out onslaught of massive firepower that I sensed here in Beijing when I
was covering the crushing of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in June, 1989.
This was a very different kind of operation, a more calculated one, and I
think the effort of the authorities this time was to let people let off
steam before establishing a very strong presence with troops, with guns,
every few yards, all across the Tibetan quarter. It was only when they felt
safe I think that there would not be massive bloodshed, that they actually
moved in with that decisive force.

4.关于死亡人数。作为唯一一位在拉萨的西方记者,记者提到他会不时的听到一些关于
小范围的流血冲突的传闻(rumor),但是他只能依据他看到的实际情况报道。结论就
是,有可能,有几个汉族人在暴力活动中被杀,同时也有可能,有几个藏族人在暴乱活
动中被杀。但记者也承认并没有第一手的证据支持这样的结论,也不可能得到死亡人数
。所以中国官方所说的十几个汉族人被杀害应该是死亡人数的下限,至于并没有亲历暴
动事件的外国媒体或组织所声称的一百多人,则几乎肯定没有事实根据的是被夸大的上
限。在这一点上BBC的“一百人死亡”的新闻标题应该是有偏倚的,不准确的。

But I can do no more really on the basis of what I saw then say there was a
probability that some ethnic Chinese were killed in this violence, and also
a probability that some Tibetans, Tibetan rioters themselves were killed by
members of the security forces. But it's impossible to get the kind of
numbers or real first hand evidences necessary to back that up.

5.关于拉萨汉族人对于这次事件的反应。记者James Miles说,他看到在暴动最激烈发
生过后,有一些汉族人回来看他们的商店。记者看到,很多汉族人流着泪在废墟里面捡
剩下来的东西。记者和那些汉族人都对废墟的景象感到非常的震惊。即使在警戒线被划
出来之后,旧城区里面的暴乱分子还是自由的抢劫和放火,官方依然站在后方保持克制
状态。很多在当地生活了很多年的汉族人都对这样的事件感到完全的震惊。他们从来没
想到过藏族和汉族的紧张关系会到这个地步。当地汉族人都非常担心,都说他们也许以
后会离开拉萨。这也许会给西藏的经济带来非常严重的影响。而且当地旅游业会受到非
常大的打击。甚至有人担心,中国的西藏铁路会成为暴乱分子的一个目标。

On the second day we came back to the shops and I saw them picking through
the wreckage, tears in their eyes. They were astonished, as I was, at the
lack of any security presence on the previous day. was only during the
night at the end of the first day that this cordon was established around
the old Tibetan quarter. But even within it, for several hours afterwards,
people were still free to continue looting and setting fires, and the
authorities were still standing back.

另外文中还有很多其他的信息。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http://www.cnn.com/2008/WORLD/asiapcf/03/20/tibet.miles.interview/

Post by dream on 2008, March 21, 9: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關懷西藏 深入了解與反思

【聯合報╱王明珂/中研院史語所研究員(台北市)】 2008.03.21 02:56 am

  
近日來西藏拉薩發生街頭暴動,中國政府出動解放軍施行鎮壓(或維持秩序),已引起國際關注。這許多對西藏的關懷,在短時間內,或能使中國官方行動有所節制而讓狀況不致惡化,但是長期而言終究無濟於事。

關鍵在於,外界(包括中國官方)對於「藏族」或「藏區」的人類生態、歷史及當前情況了解太少。近十多年來,我經常在川西的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及青海、雲南等地進行結合人類學與歷史的研究,對此一地區有些了解,在此說明藏區的人類生態及歷史情況。

雖然有共同的藏族認同,但由於青藏高原各地生存資源都十分匱乏,在我研究的十餘年間,阿壩州與甘孜州多次發生藏族不同村落間的械鬥,最近的一次就發生在去年,為的都是爭牧場(可放牧的地方)、爭蟲草山(可挖珍貴藥材蟲草的地方);因使用槍械,所以往往死傷慘重。日昨聽說動亂已延燒到阿壩州與甘孜州,這是最讓我憂心的。由本地藏獨的口號酖聯羌、驅漢、滅回酖可知,若此動盪擴大,遭殃的不只是漢族、藏族,更是本地的回族。

我們也許會問,為何中國每年以數額鉅大的金錢、物資援藏,卻得不到廣大藏民的人心?據我的了解,其主要原因是援助多投在城市與交通建設中,地方自治政府在資源分配上又常偏袒「本族群」(藏族族群)。更重要的是,牧區藏民原來就不注重「物質」,而更注重在佛教信仰中所得之精神寄托。在我所熟悉的藏區,有些地方牧民普遍以收入的百分之二、三十,甚至五、六十捐給寺院。

一個馬爾康的教育官員(嘉絨藏族)跟我說,我去壤塘,他們跟我要援助款,我為什麼要給?給他們錢,他們都丟在寺院裡,我為什麼要給?站在唯物主義立場的中國共產黨官員(漢族與部分藏族)看來,寺院、喇嘛便是些不事生產的社會寄生蟲以及麻煩(藏獨)製造者,自然他們對藏傳佛教帶著敵意並加以限制、防範。目前寺院的宗教活動在一定範圍內是被允許的;藏傳佛教更大的威脅反而是受媒體助長的「世俗化」。

那麼,中國為何不讓西藏獨立呢?除了現實的政治利益與安全考慮外,這涉及東亞地區中原帝國傳統及近代中國國族主義。在國族主義下,當本地成為藏區、本地人成為藏族後,整個青藏高原的地與人都成了中國與中華民族的一部分了。

最後,即使中國鬆手讓西藏獨立為一個國家,由人類生態觀點,這恐怕也不是最好、最理想的結果。自有文獻記載以來,青藏高原各族群、部落便經常在無止息的內部戰爭與暴力中。也就是說,獨立並失去中國的經濟援助後,整個青藏高原各地域族群、部落可能陷入激烈的資源競爭,其共同的「藏族」認同反而會被各區域族群認同(如果洛人、紅原人、嘉絨人等等)弱化,人們也可能回到經常的暴力與恐懼生活之中。難道這便是我們所追求的「人道主義」?或者,因這是「自決」,所以任何結果都沒得話說?

中國對西藏問題的處理,以及世界輿論對西藏的關懷與主張,都應建立在對青藏高原人類生態與歷史更深入的了解,與對國家、族群、人權等概念的反思上。我相信主張西藏高度自治的達賴喇嘛是有大智慧的人,希望中國主事者也能以仁心與智慧來處理此事。

作為一位「康區」(藏語康有邊區之意)研究者,我只能提供一種新的知識體系來認識「康區」;此知識體系期望藉由反省與反思,讓「邊緣」成為雙方溝通的橋梁,而非彼此爭奪的對象。

http://udn.com/NEWS/OPINION/X1/4266952.shtml

【2008/03/21 聯合報】 @ http://udn.com/

王明珂主要著作 (蘇姍注)﹕

羌在漢藏之間﹕一個華夏邊緣的歷史人類學研究 (台北﹕聯經﹐2003)
華夏邊緣﹕歷史記憶與族群認同 (台北﹕允晨文化﹐ 1997)

Post by 蘇姍 on 2008, March 21, 8: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http://www.lostintibet.com/

Doomed Plane, and the Will to Survive
By Richard Starks and Miriam Murcutt

A new, non-fiction book, which Kirkus Reviews describes as "a well-rendered story with plenty of twists... For fans of The Burma Road and Into Thin Air, and other tales in the man-vs.-the elements vein."

A true story of high adventure, cultural conflict and political intrigue

In 1943, five American airmen were flying a treacherous, Himalayan supply route known as “the Hump”. They expected a routine flight from Kunming, in China, back to their base at Jorhat, in India. But a violent storm suddenly erupted and blew the men hundreds of miles off course.

    Forced to bail out, just seconds before their plane ran out of fuel, the five men miraculously survived. They thought they had landed in India - or possibly in China - but instead they found they were stranded high in the mountains of central Tibet.

    Their ordeal was just beginning.

    After crossing some of Tibet’s most formidable mountains, the five men reached the Tibetan capital of Lhasa. They were among the first Americans ever to enter the "Forbidden City", arriving there a full two years before Heinrich Harrer, author of Seven Years in Tibet.

     While in Lhasa, the five Americans were drawn into the political turmoil that even then was swirling around Tibet’s desire to be independent from China. To avert an international incident - and to secure their own safety - the men were forced to leave the city in a hurry. They set out, in the middle of winter, on a perilous journey across the Tibetan plateau on what soon proved to be a desperate race against time...

    Lost in Tibet is a gripping account of high adventure, cultural conflict and political intrigue. Among its reviews, it has been described as "an enlightening tale of survival and political expediency" that is "a welcome addition of a previously unknown experience of individual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At the same time, while being "a 'must-read' for mountaineers and history buffs alike",the book also sheds light on the extraordinary Tibetan people, just at that moment when they were struggling to come to terms with a hostile, outside world.

Post by jimala on 2008, March 21, 4: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西藏区委书记张庆黎:西藏的天永远也变不了





2008年03月20日08:52  来源:《西藏日报》

【字号 大 中 小】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资料图:2月20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到武警西藏总队调研,并在总队长郭毅力和政委亢进忠陪同下,检阅了受阅部队。(西藏日报)

  ■自治区召开处置拉萨“3·14”事件确保全区稳定电视电话会议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打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人民战争
  ■张庆黎发表重要讲话 张裔炯传达中央有关精神 白玛赤林通报情况 郝鹏主持

  3月18日,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全区处置拉萨“3·14”事件、确保全区稳定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号召我区全体共产党员、干部和各族群众进一步紧急动员起来,高举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旗帜,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采取更加坚决有力的措施,旗帜鲜明地反对分裂,坚决平息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市制造的严重打砸抢烧事件,迅速恢复各方面的正常秩序,切实夺取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

  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张庆黎出席拉萨主会场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张裔炯在会上传达了中央有关指示精神。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白玛赤林通报了自治区处置拉萨“3·14”事件、维护稳定工作的情况。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郝鹏主持会议。全国妇联副主席巴桑及自治区领导董贵山、王增钵、王宾宜、崔玉英、公保扎西等出席了拉萨主会场会议。

  张庆黎在讲话中指出,3月10日以来,在达赖集团极力策划煽动下,拉萨市极少数僧人连续聚众闹事。3月14日,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市肆意打砸抢烧,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有足够证据表明,这一事件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其险恶用心,就是企图在敏感时期挑起事端,蓄意把事情搞大甚至造成流血事件,破坏北京奥运会,破坏我区安定和谐的政治局面。

  达赖集团一切活动的目的,就是企图在西藏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恢复其野蛮残暴的封建农奴制,进而破坏我国其它边疆民族地区的稳定,分裂社会主义中国。

  严峻的斗争现实再次充分表明,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是影响我区稳定的主要根源,是西藏发展稳定的最大心腹之患,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我们正在同达赖集团进行着一场血与火的尖锐斗争,进行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西藏的稳定关系全国稳定,西藏的安全关系全国安全。全区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站在全局和政治的高度,深刻认识这场斗争的艰巨性、复杂性、长期性,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关于西藏反分裂斗争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全面行动起来,积极主动应对,同一切分裂破坏分子和分裂破坏活动作坚决斗争!

  张庆黎强调,几天来,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中央重要指示精神,高度重视、果断决策、连续作战、妥善处置,紧紧依靠群众,采取有力措施,进行坚决斗争,基本平息了事态,拉萨市社会秩序正在逐步恢复正常。这个成绩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倍加珍惜。面对开始好转的形势,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达赖集团贼心不死、垂死挣扎,反分裂斗争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当前,我们一定要以巩固和发展拉萨市当前局势为重点,全力抓好其它地区稳定工作,同时在确保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要进一步深化爱国主义教育,切实加强基层政权建设,把综合治理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充分发挥好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和职能作用。要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让各族群众尽快了解事实真相,揭露和批判敌对势力的罪恶行径,揭穿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破坏北京奥运会的图谋,把达赖集团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总之,各地市、县区都要按照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统一部署,全力以赴,步调一致,协同作战,努力形成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强大合力,为全面夺取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而努力奋斗。

  张庆黎指出,人民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和人民团体、社会各界要最大限度地把各族群众发动、组织起来,形成打击敌人、保护人民的天罗地网,打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人民战争。全体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要坚决听从党的召唤,在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斗争中要旗帜鲜明,勇敢地站出来冲锋陷阵,处处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共同对敌。

  广大群众一定要响应党委和政府的号召,提高警惕,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团结一致,充分认识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自觉地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挺身而出同极少数敌对分子作坚决的斗争,为稳定局势和推动西藏发展进步做出积极的贡献,保卫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果。

  张庆黎要求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要把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胜利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团结一致,全力以赴,亲自靠上,指挥在第一线,战斗在第一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全力做好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忠于职守、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经受住这场血与火的考验。

  最后,张庆黎说,社会稳定是人民群众的共同心愿,是改革发展的重要前提。我们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指导,有强大的人民民主专政,有几十万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有强大的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武装力量,有280多万各族人民包括工人、农牧民、知识分子和宗教界爱国人士的支持,只要我们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共同打击敌人,维护社会稳定,就一定能够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西藏的天永远也变不了!

  张庆黎书记讲话结束时,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郝鹏在主持会议时要求全区上下一定要认真学习、深入贯彻此次维护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切实把思想认识和具体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统一到张庆黎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上来,紧密结合实际,采取有效措施,充分发动群众,动员一切力量,调动积极因素,切实做好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最后胜利。

  出席拉萨主会场会议的还有自治区人大、政府、政协、西藏军区、区高法、区高检、武警西藏总队、武警西藏边防总队的省军级领导同志。区直、中直部门和空军拉萨指挥所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拉萨主会场会议,全区各地市、县区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分会场会议。(高玉洁)


拉萨市旅游局的干部职工给执勤的武警士兵送来了水果和矿泉水。西藏商报记者 赵国礼 摄

Post by 加油 on 2008, March 21, 3: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西藏区委书记张庆黎:西藏的天永远也变不了





2008年03月20日08:52  来源:《西藏日报》

【字号 大 中 小】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资料图:2月20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到武警西藏总队调研,并在总队长郭毅力和政委亢进忠陪同下,检阅了受阅部队。(西藏日报)

  ■自治区召开处置拉萨“3·14”事件确保全区稳定电视电话会议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打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人民战争
  ■张庆黎发表重要讲话 张裔炯传达中央有关精神 白玛赤林通报情况 郝鹏主持

  3月18日,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全区处置拉萨“3·14”事件、确保全区稳定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号召我区全体共产党员、干部和各族群众进一步紧急动员起来,高举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旗帜,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采取更加坚决有力的措施,旗帜鲜明地反对分裂,坚决平息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市制造的严重打砸抢烧事件,迅速恢复各方面的正常秩序,切实夺取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

  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张庆黎出席拉萨主会场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张裔炯在会上传达了中央有关指示精神。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白玛赤林通报了自治区处置拉萨“3·14”事件、维护稳定工作的情况。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郝鹏主持会议。全国妇联副主席巴桑及自治区领导董贵山、王增钵、王宾宜、崔玉英、公保扎西等出席了拉萨主会场会议。

  张庆黎在讲话中指出,3月10日以来,在达赖集团极力策划煽动下,拉萨市极少数僧人连续聚众闹事。3月14日,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市肆意打砸抢烧,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有足够证据表明,这一事件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其险恶用心,就是企图在敏感时期挑起事端,蓄意把事情搞大甚至造成流血事件,破坏北京奥运会,破坏我区安定和谐的政治局面。

  达赖集团一切活动的目的,就是企图在西藏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恢复其野蛮残暴的封建农奴制,进而破坏我国其它边疆民族地区的稳定,分裂社会主义中国。

  严峻的斗争现实再次充分表明,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是影响我区稳定的主要根源,是西藏发展稳定的最大心腹之患,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我们正在同达赖集团进行着一场血与火的尖锐斗争,进行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西藏的稳定关系全国稳定,西藏的安全关系全国安全。全区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站在全局和政治的高度,深刻认识这场斗争的艰巨性、复杂性、长期性,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关于西藏反分裂斗争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全面行动起来,积极主动应对,同一切分裂破坏分子和分裂破坏活动作坚决斗争!

  张庆黎强调,几天来,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中央重要指示精神,高度重视、果断决策、连续作战、妥善处置,紧紧依靠群众,采取有力措施,进行坚决斗争,基本平息了事态,拉萨市社会秩序正在逐步恢复正常。这个成绩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倍加珍惜。面对开始好转的形势,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达赖集团贼心不死、垂死挣扎,反分裂斗争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当前,我们一定要以巩固和发展拉萨市当前局势为重点,全力抓好其它地区稳定工作,同时在确保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要进一步深化爱国主义教育,切实加强基层政权建设,把综合治理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充分发挥好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和职能作用。要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让各族群众尽快了解事实真相,揭露和批判敌对势力的罪恶行径,揭穿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破坏北京奥运会的图谋,把达赖集团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总之,各地市、县区都要按照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统一部署,全力以赴,步调一致,协同作战,努力形成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强大合力,为全面夺取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而努力奋斗。

  张庆黎指出,人民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和人民团体、社会各界要最大限度地把各族群众发动、组织起来,形成打击敌人、保护人民的天罗地网,打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人民战争。全体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要坚决听从党的召唤,在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斗争中要旗帜鲜明,勇敢地站出来冲锋陷阵,处处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共同对敌。

  广大群众一定要响应党委和政府的号召,提高警惕,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团结一致,充分认识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自觉地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挺身而出同极少数敌对分子作坚决的斗争,为稳定局势和推动西藏发展进步做出积极的贡献,保卫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果。

  张庆黎要求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要把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胜利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团结一致,全力以赴,亲自靠上,指挥在第一线,战斗在第一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全力做好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忠于职守、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经受住这场血与火的考验。

  最后,张庆黎说,社会稳定是人民群众的共同心愿,是改革发展的重要前提。我们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指导,有强大的人民民主专政,有几十万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有强大的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武装力量,有280多万各族人民包括工人、农牧民、知识分子和宗教界爱国人士的支持,只要我们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共同打击敌人,维护社会稳定,就一定能够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西藏的天永远也变不了!

  张庆黎书记讲话结束时,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郝鹏在主持会议时要求全区上下一定要认真学习、深入贯彻此次维护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切实把思想认识和具体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统一到张庆黎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上来,紧密结合实际,采取有效措施,充分发动群众,动员一切力量,调动积极因素,切实做好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最后胜利。

  出席拉萨主会场会议的还有自治区人大、政府、政协、西藏军区、区高法、区高检、武警西藏总队、武警西藏边防总队的省军级领导同志。区直、中直部门和空军拉萨指挥所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拉萨主会场会议,全区各地市、县区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分会场会议。(高玉洁)

Post by 体无完肤 on 2008, March 21, 3: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西藏区委书记张庆黎:西藏的天永远也变不了
2008年03月20日08:52  来源:《西藏日报》
资料图:2月20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到武警西藏总队调研,并在总队长郭毅力和政委亢进忠陪同下,检阅了受阅部队。(西藏日报)

  ■自治区召开处置拉萨“3·14”事件确保全区稳定电视电话会议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打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人民战争
  ■张庆黎发表重要讲话 张裔炯传达中央有关精神 白玛赤林通报情况 郝鹏主持

  3月18日,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全区处置拉萨“3·14”事件、确保全区稳定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号召我区全体共产党员、干部和各族群众进一步紧急动员起来,高举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维护人民根本利益的旗帜,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采取更加坚决有力的措施,旗帜鲜明地反对分裂,坚决平息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市制造的严重打砸抢烧事件,迅速恢复各方面的正常秩序,切实夺取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

  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张庆黎出席拉萨主会场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张裔炯在会上传达了中央有关指示精神。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白玛赤林通报了自治区处置拉萨“3·14”事件、维护稳定工作的情况。

  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常务副主席郝鹏主持会议。全国妇联副主席巴桑及自治区领导董贵山、王增钵、王宾宜、崔玉英、公保扎西等出席了拉萨主会场会议。

  张庆黎在讲话中指出,3月10日以来,在达赖集团极力策划煽动下,拉萨市极少数僧人连续聚众闹事。3月14日,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市肆意打砸抢烧,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有足够证据表明,这一事件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其险恶用心,就是企图在敏感时期挑起事端,蓄意把事情搞大甚至造成流血事件,破坏北京奥运会,破坏我区安定和谐的政治局面。

  达赖集团一切活动的目的,就是企图在西藏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恢复其野蛮残暴的封建农奴制,进而破坏我国其它边疆民族地区的稳定,分裂社会主义中国。

  严峻的斗争现实再次充分表明,达赖集团的分裂破坏是影响我区稳定的主要根源,是西藏发展稳定的最大心腹之患,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我们正在同达赖集团进行着一场血与火的尖锐斗争,进行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西藏的稳定关系全国稳定,西藏的安全关系全国安全。全区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站在全局和政治的高度,深刻认识这场斗争的艰巨性、复杂性、长期性,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关于西藏反分裂斗争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全面行动起来,积极主动应对,同一切分裂破坏分子和分裂破坏活动作坚决斗争!

  张庆黎强调,几天来,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中央重要指示精神,高度重视、果断决策、连续作战、妥善处置,紧紧依靠群众,采取有力措施,进行坚决斗争,基本平息了事态,拉萨市社会秩序正在逐步恢复正常。这个成绩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倍加珍惜。面对开始好转的形势,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达赖集团贼心不死、垂死挣扎,反分裂斗争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

  当前,我们一定要以巩固和发展拉萨市当前局势为重点,全力抓好其它地区稳定工作,同时在确保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要进一步深化爱国主义教育,切实加强基层政权建设,把综合治理的各项措施落到实处,充分发挥好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和职能作用。要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让各族群众尽快了解事实真相,揭露和批判敌对势力的罪恶行径,揭穿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破坏北京奥运会的图谋,把达赖集团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总之,各地市、县区都要按照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统一部署,全力以赴,步调一致,协同作战,努力形成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强大合力,为全面夺取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而努力奋斗。

  张庆黎指出,人民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和人民团体、社会各界要最大限度地把各族群众发动、组织起来,形成打击敌人、保护人民的天罗地网,打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人民战争。全体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要坚决听从党的召唤,在反对分裂、维护稳定的斗争中要旗帜鲜明,勇敢地站出来冲锋陷阵,处处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共同对敌。

  广大群众一定要响应党委和政府的号召,提高警惕,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团结一致,充分认识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自觉地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挺身而出同极少数敌对分子作坚决的斗争,为稳定局势和推动西藏发展进步做出积极的贡献,保卫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果。

  张庆黎要求全区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要把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胜利作为当前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团结一致,全力以赴,亲自靠上,指挥在第一线,战斗在第一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全力做好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忠于职守、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经受住这场血与火的考验。

  最后,张庆黎说,社会稳定是人民群众的共同心愿,是改革发展的重要前提。我们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指导,有强大的人民民主专政,有几十万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有强大的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武装力量,有280多万各族人民包括工人、农牧民、知识分子和宗教界爱国人士的支持,只要我们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共同打击敌人,维护社会稳定,就一定能够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西藏的天永远也变不了!

  张庆黎书记讲话结束时,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郝鹏在主持会议时要求全区上下一定要认真学习、深入贯彻此次维护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切实把思想认识和具体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指示精神上来,统一到区党委、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统一到张庆黎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上来,紧密结合实际,采取有效措施,充分发动群众,动员一切力量,调动积极因素,切实做好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最后胜利。

  出席拉萨主会场会议的还有自治区人大、政府、政协、西藏军区、区高法、区高检、武警西藏总队、武警西藏边防总队的省军级领导同志。区直、中直部门和空军拉萨指挥所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拉萨主会场会议,全区各地市、县区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了分会场会议。(高玉洁)


拉萨市旅游局的干部职工给执勤的武警士兵送来了水果和矿泉水。西藏商报记者 赵国礼 摄

执勤的武警士兵

面积1660平方米的两幢教学楼、底层近1000米的商品房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责任编辑:杨乐)

Post by 体无完肤 on 2008, March 21, 3: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xizang bixu duli

Post by Bodrantsen on 2008, March 21, 2: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我作为一个汉族佛教徒真为自己的民族感到悲哀!
痛心!
好了不说了,大家跟我一起祈祷吧!
                                      嗡班杂萨埵吽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1, 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前一段恰好拜读过王先生的《天葬》。吃惊地发现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比巴以问题还难解的结。我为自己过往因为信息闭塞而对高原同胞的误解而抱歉,也不禁为国家未来的安定担忧。
同时我也突然间发现:利益,情感,思想认识这诸方面的距离正在汉藏两族间不断拉远。原本头脑里那个“少数分裂分子”自以为是的幻想正仿佛成为明天的景象。为掌权者五十年的失误痛惜,也为局势的不断激化忧虑。

Post by 刘翼宣 on 2008, March 21, 1: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引用 497976 说过的话:
甘肃玛曲县城及各乡镇被60多辆武装人员车包围,从昨天开始,开始抓捕行动,30多民无辜人员被抓,政府下发通缉令,让所谓的罪犯自首,说不自首就严惩!


打、砸、抢、烧是无辜???
杀害普通百姓是无辜???

Post by leo_ on 2008, March 21, 1: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幸存者讲述: 5个女孩生命最后一刻

中国西藏新闻网

2008年3月20日

唯一从“以纯专卖店”火场中逃出来的卓玛姑娘到目前还是神情恍惚,含着眼泪向记者
回忆了5位同事生命的最后一刻。

“以纯专卖店”已经被彻底烧毁,沿着破碎的楼梯上到二楼,记者见到了5位女孩遇难地
方——仓库内的那张小木床。根据幸存者卓玛的回忆,14日下午2时多,见到情况不妙,
店老板要求包括店长在内的13名店员立即关门。大约半小时过去了,形势还是没有好转
,大街上开始有人砸店。当时是店长的卓玛告诉被困的14名女孩:“能走的赶紧走。”
随后,8名店员被亲友接走,只剩下了6名店员,她们就是卓玛、次仁卓嘎、杨东梅、陈
佳、何欣欣和刘燕。

6个女孩没有地方可去,全躲进了一楼收银台后面。此时,卓玛清晰地听到了暴徒砸隔壁
商店传来的哗啦声。“不好,他们肯定要砸我们这里!”卓玛带着女孩们跑到了二楼。
6个女孩在极度恐慌中挤到了放在仓库里的一张小木床底下,由于床底只能容下5个人
,卓玛的半个身子都露在了外面。一楼,暴徒们疯狂地砸电脑和抢衣物,声音震天响。
6个女孩在床底下吓得浑身发抖,大气都不敢出。

一楼砸了5分钟后,突然安静了下来,静得可怕。卓玛想下去看看情况。却被次仁卓嘎
死死拖住:“别去呀,他们都有刀,要杀死我们的。”卓玛安慰好5个女孩的情绪,还
是下到了一楼。刚到一楼的卓玛被眼前一幕惊呆了:一楼已经是火光冲天……暴徒们撤
走前,洒上汽油焚烧了店子。“快逃命啊,他们放火啦!”卓玛已经被吓傻了,用尽力
气吼出了这句话。而此时,卷闸门已经被暴徒重新拉下,只留下很小的空隙。

留下,只能活活被烧死,冲出去,又可能被暴徒活活砍死。

6个女孩在极度矛盾中挣扎了几秒钟。卓玛已经完全崩溃了,告诉5个女孩跟着她一起
冲出去,也许还有一条生路。卓玛钻出了卷闸门,低着头没命的狂奔,随着逃命的人群
躲进了娘热南路二所大院。这时,她才发现5个女孩并没有跟着她跑过来。“当时我以
为她们逃出来了,只是在路上跑散了。”抱着美好愿望的卓玛在15日听到了噩耗:她的
5个同事全部遇难。14日晚上 6时左右,大火基本被扑灭时已经整整烧了2个多小时。没
能逃出去的5个女孩全都死在了二楼仓库内床沿边,有的躺着,有的坐着,有些脸上还带
着血迹,她们的手互相紧扣,掰都掰不开。

(责任编辑 普穷)


死者次仁卓嘎 :4年只回过一次老家日喀则


被活活烧死、熏死的5个女孩中,次仁卓嘎来自日喀则地区谢通门县。19日,她的哥哥旦
木真扶着姨妈来到店门口,姨妈转身过去,泪水沿着满是皱纹的脸流了下来。旦木真说
,姨妈18日中午来过一趟,当场昏倒过去,被好心人救了过来。次仁卓嘎一家13口人,
她是唯一来拉萨打工的。“每个月拿的1000多元的工资,除了自己很少的开销,几乎全
部寄回了家。为了节省路费,她来拉萨4年,只回了一趟家。”旦木真告诉记者,在众
多兄妹中,次仁卓嘎最聪明、最懂事。

“太惨了,太惨了,没人性啊,我们安安分分生活,不招谁惹谁,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发生……想都想不到啊!”旦木真抬起头,向着天空长叹,在场的人悄然落泪。

Post by youarelier on 2008, March 21, 1: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对于事实真相,在纷乱的信息面前,我只知道最简单的道理:1、这世界上资源有限;2、大家都想生存;3、生存就需要资源;4、别人占了资源自己就没有;5、没有资源就没法生存;6、想要生存就要夺到资源;7、别人是别人,自己是自己;8、别人再关注自己别人还是别人
    来自西方的奖励?呵呵。

Post by 刘翼宣 on 2008, March 21, 1: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对于事实真相,在混乱的信息面前,我只知道最简单的道理:1、这世界上资源有限;2、大家都想生存;3、生存就需要资源;4、别人占了资源自己就没有;5、没有资源就没法生存;6、想要生存就要夺到资源;7、别人是别人,自己是自己;8、别人再关注自己别人还是别人
    来自西方的奖励?呵呵。

Post by 刘翼宣 on 2008, March 21, 1: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现在的中国还不是完全民主的国家。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统治者面临国家利益和政党利益的选择。现在中国的统治者优先考虑的是政党利益,国家利益被甩在次位。于是就给了其他竞争国家很多可以利用的机会,我现在担心的是藏族人成为别人的工具,最后藏人、汉人都吃亏。很多事情确实让人愤怒,汉人自己内部也有很多事让人发指。我认为激进的行动不可取,要用智慧,而且藏人不能到最后逃了虎口又进狼窝!!

Post by 小米 on 2008, March 21, 1: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如果有人直接暴力攻击政府,在任何法治国家都会遭到镇压。我在美国,如果我打警察,警察可以一枪把我毙了。希望藏族人民能冷静一点,土共如果真的混起来,最后受伤的还是藏人自己。

Post by 阿米 on 2008, March 21, 1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作者是我的安多阿吾!他还好么。。。一直想联系来着,一定要保重啊!... ...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8, March 21, 12: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甘肃玛曲县城及各乡镇被60多辆武装人员车包围,从昨天开始,开始抓捕行动,30多民无辜人员被抓,政府下发通缉令,让所谓的罪犯自首,说不自首就严惩!

Post by 497976 on 2008, March 20, 1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见证西藏3月网
(报道 图库  评论 简要 境外 国际 博客)
http://xizang3yue.goodaddress.eu/index.htm
镜像网:
http://xizang3yue.googlepages.com

Post by 西藏3月网 on 2008, March 20, 11: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藏人示威抗暴╱川甘毙90藏人 铁证曝光
2008年03月20日 05:46 中国日报

  妇人婴儿都不放过

  (拉萨十九日电)中国西藏周边地区藏民抗议愈演愈烈,四川与甘肃两省藏区更成为仅次于拉萨市之后,藏民死伤最惨重之地。甘肃玛曲县昨新一波的藏人示威中,有19人被警方枪杀致死。四川则已有包括10名小学生在内的70多名藏人遭射杀,总计西藏以外地区的藏人暴动,已至少造成近90人死亡。

  上百抗议者自首

  西藏流亡政府昨表示,甘肃玛曲县目前已证实有19名藏人遭警方枪杀,当地政府已出动80名警察在当地巡逻并实施宵禁。本月16日起四川省藏区则陆续发生多起藏人暴动,昨天国际媒体首度曝光取得的现场照片,阿坝县尸体遍地,尸体上有明显弹孔,戳破中国「未开任何一枪」的谎言。阿坝县遭武警开枪击毙的40多人中,包括一名年仅17岁的中学生,以及一名5岁小孩和一名怀抱婴儿的母亲。

  四川省红原县也有上千名学生和藏人集体上街抗议,10名红原县民族完全小学学生遭枪杀。另外在红原县附近的唐古拉地区也有20多名示威藏人遭到武装军警开枪击毙。中国已将成都设置为西藏平乱指挥中心。

  中国当局规定参与拉萨抗议人士自首时间已过,由拉萨的西藏人和非西藏人组成的「西藏讯息网」说,当地笼罩着一种「几乎令人不安的宁静,当地的商店仍然紧闭」。中国官方媒体公布,至少有上百名参与抗议的人士自首。

  中国封锁达赖喇嘛的出生地

  中国武力镇压西藏骚乱引起国际瞩目,北京当局将矛头指向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并指控「达赖」是这次西藏动乱的幕后黑手,英国国家广播电台BBC报导,中国已经封锁「达赖」的出生地「塔泽」。

  达赖喇嘛会晤激进派人士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幕僚说,达赖喇嘛昨天扬言若西藏的暴力冲突恶化他将退隐后,他今天会晤立场激进的西藏流亡人士。

  达赖喇嘛的亲信塔克尔哈告诉法新社记者说,他已会见西藏青年大会的领导人芮格辛,及其它数名激进派人士,不过详情仍不得而知。

Post by 藏人之友 on 2008, March 20, 10: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老姐,先对获奖表示祝贺!其他也没啥可说了,脑子有点乱,各方面消息太多,实在不知道哪边是真那边又是假,似乎都是真,又似乎都是假。89年还在拉萨,年纪尚小,时隔19年,居然再次爆发,但一点不惊讶,看到消息以后,就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唉。。。。。。

Post by oudai on 2008, March 20, 10: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