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藏人为何要抗议?——也谈西藏问题

 

朱瑞

 

中国人总是声嘶力竭、不厌其烦地大谈列强入侵,比如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可是,他们反省过吗?当这个民族入侵周边其他民族和国家的时候,更加残无人道。以下是2001年以前,我亲眼所见中共在西藏实施强权统治的事实:

 

 

1)“崇州基地”与数之万计的西藏乞丐

 

1997年,自治区政府耗资一个亿以上,在成都建立了“崇州基地”,公开的理由是作为“第二办公区”。事实上官员们都嫌远,并没有在此办公的真正打算,到2001年为止,仍是一座空城。糟蹋了亿万巨资后,自治区政府更加肆无忌惮一一在成都又兴建了一座“基地”,目前(2001年)即将完工。

 

然而,很多农区和牧区的人民,却陷于贫穷的深渊。在拉萨的帕廓街(环绕大昭寺的转经路)、林廓路(环绕拉萨的转经路)上,黎明时,乞丐们就成行地坐在冰冷的石头路中间,为了一块糌粑,一口酥油茶。在各个藏餐馆,乞丐们络绎不绝地把顾客吃剩的米饭敛起来,晒干,作为过冬的口粮,在萨迦,这个曾经为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达百年之久的地方,几乎多数人成了乞丐。

 

2)“江么林卡”变成了一座“垃圾城”

 

1994年,以土地入股的投资方式(投资数目为西藏自治区政府绝密),毁掉了拉萨河边有名的林园一一“江么林卡”,建起了与西藏建筑风格迴异的“太阳岛”。近年来,“太阳岛”配备了与形式相应的内容一一成了赌博、嫖娼的公开场所,广大的藏、汉群众把这里叫做“垃圾城”。

 

被毁灭的不仅仅“江么林卡”。60年代以前,拉萨河边(自东向西)覆盖着苍郁的冲吉林卡、尼雪林卡、多洛林卡、强措林卡、涅章林卡、孜仲林卡、朗敦林卡、察绒林卡、夏札林卡、钦密林卡……直到文化大革命,乃至80年代初,有的林卡仍然枝繁叶茂,野餐人们的歌声在林间飞舞。现在,林卡都被蚕食、吞没了,代之而起的是千篇一律的古怪房屋,像四川境内的县城一夜之间搬进了拉萨。人们称做“包工文化”。

 

3)急剧缩减和沙化的拉鲁湿地

 

拉鲁湿地,指从拉鲁庄园到根培乌孜山下的一片自古以来的沼泽地。究竟多少面积,解放前没有人计算,现公布的数字为1960年以前超过10平方公里,到2000年为6.2平方公里。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天然湿地(离布达拉宫仅3公里),拉萨人喻为城市空调一一具有调节气候、调节蓄水量、降解水污染物、维持城市生态平衡等功能。

 

过去,拉鲁湿地是嘎夏政府的草场,由两位马草官专门管理。牧草高度为25米,狐、野兔、鼠、鹰、野鸭、班头雁、棕头鸥等几十种兽禽在此越冬和繁殖,还是濒危动物黑颈鹤的重要栖息地。

 

但是,1964——1965年,军队在湿地开挖排水渠和修筑道路,70年代,在湿地边沿围耕、建房(建房单位有:居委会、征稽、高炮连、16团……);80年代,在巴尔库兴建采石场,石块和沙砾阻塞了娘热沟与夺底沟的来水和输沙,使湿地北面以每年1020亩的速度被覆盖而沙化:90年代,“3357”工程之一的干渠建设,严重地破坏了湿地水文状况:中干渠只能排水,不能灌溉,每年直接将湿地70%的水量排入拉萨河,使地下水位严重下降,加速了湿地自然植被的减少和荒漠化,使优良牧草由80年代初的13种下降为现在的34种,优质牧草产量由846.3公斤/亩,锐减到631公斤/亩。以芦苇为主的建群种正在逐渐消失,回游鱼类、野生动物、水禽基本绝迹,边沿的草皮、泥炭己被挖光呈风化裸露状态,整个湿地一片厄运。

 

4)亚东、林芝一带森林被砍伐

 

亚东县地处中印边境,海拔较低,千年古树覆盖着起伏连绵的群山,气候湿润,冬暖夏凉。如今,县政府所在地下司马四周的山脉,都可怜地患了斑秃症(据说当地官员所为)。森林的破坏,使亚东的气候明显地改变了。10月,曾是亚东最好的季节——温暖而舒适,现在,盖着两条被子睡觉,还冷得发抖。失去了绿色保护的动物们都跑进了印度一一那一边,生长着无边的丛林。

 

林芝地区,是西藏有名的小江南。得天独厚的森林资源,都是在几百年的自然状态中长成的,是西藏的珍宝,是林芝人的生命!可是,同亚东的森林一样,也遭到了无情地砍伐。据说,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等2人前去调查,发现毁林主谋竟是原自治区书记陈奎元之妻。由此、陈奎元把这位自治区副主席调至“人大”工作了事。目前,在林芝、八一一带,连小孩子都会详细地告诉你,那片印证着陈奎元之妻罪孽的山林。

 

5)“救救德中温泉”

 

德中温泉位于拉萨以东墨竹工卡县境内,距拉萨约150公里,是西藏有名的风景胜地(包括自然风景和人文风景)。原属德中寺管理,后来县政府在温泉旁盖了一座招待所,德中温泉便由德中寺和县政府共同管理了。去年(2000年)墨竹工卡县政府以最低廉的价格把德中温泉租给了自治区副书记一一被西藏人民讽为“藏王”、“红太阳”的热地之子,租期40年。承租人在德中温泉盖起了铁皮屋顶的招待所,价格之昂贵,形式之丑陋,和德中寺的阿尼石屋形成鲜明对比。不仅如此,承租人还任意捕杀德中山谷的各种珍奇动物。西藏作家唯色目睹这个令人震惊的场景,愤怒地写下了《记一次杀生之行》。

 

藏人不停地喊出“救救德中温泉”的呼声!人们担忧着德中温泉一一这块聚宝之地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垃圾城”?!

 

6)肆意拆毁古老的建筑

 

古老的西藏建筑,有着甚深的文化积淀,是我们研究西藏建筑史、西藏历史、人类学、美学、乃至西藏文学史的宝贵资料。可是,90年代以来,在“以房养房”政策的鼓动下,许多老建筑被列为“危房”毫不犹豫地拆除了。如:帕廓街周围旧贵族、僧人、商人等住房,原有300多座,都是上百年,甚至五、六百年的历史,只剩下了93座(2001年以前)一一住户们仍在任意地扒门扒窗,兼并地盘,也面目全非了。

 

新盖的“现代”楼房,与原来古朴厚重的平顶藏房截然不同,大都瓷砖贴面,深蓝色铝合金玻璃窗,像描眉画眼的女人:轻佻而浮躁。这些层出不穷的破坏性建筑,导致了拉萨出现强烈的怀旧情绪,人们纷纷抢购两位德国人绘制的帕廓街旧貌图册。

 

遭到拆毁的不止古老的帕廓街建筑,还有西藏各地吐蕃时期的碉堡式建筑。残垣断壁,在西藏的山川之间随处可见。

 

7)忽视藏语

 

拉萨流传一句话:藏语是形式,汉语是饭碗。甚至在人们的意识里讲汉语是进步,讲藏语为落后。一个稍懂藏语的人,可以在拉萨的大街小巷处处发现藏文错别字。甚至医院、宾馆的招牌也不能幸免。

 

    其最主要原因之一,在公开场合,即使90%以上是藏人,甚至100%都是藏人时,也要求说汉语。比如20012月在拉萨召开的西藏自治区药品监督管理局主办的“全区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医院制剂换证工作会议”上,《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换证验收细则全部为汉文。那些只懂藏文的藏药制剂师叫苦不叠,他们说,至少应该有汉、藏文对照呀。当然,这样的事情俯拾即是。

 

8)性病迅速蔓延

 

90年代以来,拉萨的林廓路上出现了一家挨一家的“饮厅”、“美容美发店”,这些肮脏的店铺又沿着林廓路包围了整个拉萨及西藏各中、小城镇。人们看见,里面不时地钻出一些妖俗的四川女人拽住男人们不放,连僧人也不例外。

 

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男性病皮肤科,平均每天20几个患者中,就有78个性病患者,有时还达到10几个。性病种类繁多,有淋病、梅毒、生殖器泡疹、尖锐湿尤……

 

自治区人民医院男性病皮肤科主任说,1978年,在11081人中调查,没有一例性病患者(此信息登在《医药卫生治疗》杂志78年第2期)。如今,在78月份的高峰期,每月都有300多个性病患者。并且数字还在上升。

 

可以想象,这支妓女的大军,侵犯、污染的不仅仅是这一代人的身体和精神,而是几代人,甚至在使一个民族走向毁灭!

 

9)民俗与宗教问题

 

一份官方材料记载:

 

19983月,利用一个月的时间,对扎耶巴(位于西藏达孜县境内的古老修行地)进行了清洗。共清退29人,拆除新建的经堂和僧舍49间。

 

20009月召开的全区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再次提出必须彻底清除封建农奴制度的残余,对束缚人民思想、阻碍进步的旧思想、旧习俗进行批判、斗争和淘汰,彻底铲除封建农奴制度残余滋生的土壤,拉萨市清除了市区长期堆积的“玛尼堆”,1999年和2000年制止和取缔了每年一度的有数万人参加的“冲拉亚岁”。限制了藏历新年在拉萨河大桥及宝瓶山的祭山神活动。撤消了甘露大法会,修改《四部医典》,没收了国家职工家庭供奉的佛像。

 

以上是中国共产党强权统治西藏的沧海一粟,但以此看西藏,今天的大规模抗议,不过是一种必然。正像王力雄所说的,从量变到质变。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6.67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9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9条记录访客评论

说来半天都看不出一个强有力的论据。比如说热地的儿子破坏温泉的事情。他难道不是藏人吗?怎么把这笔帐算到汉族身上了?

Post by rt on 2008, April 6, 3: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请你摆事实
而不是说一些笼统的事情

不过西藏破坏的事情也在祖国大地时刻的发生
但是请不要伤害无辜的百姓

Post by 李锐 on 2008, March 27, 10: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你就是一个想制造矛盾的人
你和达赖一个性质 表面一样背后一样
达赖根本不算一个正中的佛家子弟
佛祖如果知道有这样的一个活佛 我认为他都要哭泣

你门的丑恶嘴脸 昭然若揭

Post by zaojia... on 2008, March 25, 7: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孔捷生杂文:天国的阶梯

「大会没有不成功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虽说西陲雪域之乱并无妨两会胜利闭幕,但拾黄华华省长的牙慧,「不出事就是本事,出了事就是大事」。如此说来,终究是出大事了。

西藏问题非一篇短文所能尽述,要正本清源,请读王力雄的《天葬》。总之,三月十五日是共产党撕毁十七条协议,进藏「平叛」的纪念日。那年(一九五九)藏传佛教四大教派黄教、白教、花教、红教的宗教领袖全部出走──此为西藏宗教史上绝无仅有的纪录。

任何教宗都诞生于苦难,世界屋脊是离天国最近的所在,在那高寒雪域,人生下来就是受苦,如无宗教归宿,他们就成了天国的弃民。然而,共产党入藏五十七年来,始终领悟不了甚么是「西藏文化」。在毛时代是用共产意识形态取代佛,并于文革中臻达极致,藏区寺院尽付断壁残垣,僧侣悉数还俗去「农业学大寨」……

及至胡赵新政时期,胡耀邦的民族政策最为开明,达赖喇嘛也是在这个时候和北京恢复了联络,他把邓小平称为「老朋友」,并对胡赵印象殊佳。双方关系已接近突破,惜乎胡耀邦下野(民族政策正是他的「罪状」之一)使谈判有了挫顿,还好,负责和达赖喇嘛沟通的统战部长阎明复,还有新任总书记赵紫阳都是开明之人。殊不知,八九年拉萨藏变和北京六四屠杀,令谈判前功尽弃。

江泽民的时代,是一个人欲物欲大涨潮的镀金时代。别的不论,单说拉萨西藏军区面前的餐馆、卡拉OK、夜总会、游戏机房如雨后春笋,这被藏民称为「红灯区」和「党政军妓一条街」。据《天葬》一书披露,中共树立的「先进典型」孔繁森,生前也是拉萨歌舞厅的常客。

最能代表拜物和纵欲的镀金价值,可数江时代曾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他到甘孜藏区说:「你们藏胞为甚么只顾来世不顾今生?」他力劝藏人,不要捐献那么多财物给寺院,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在周永康看来,人人都应为致富而活,试问他对藏文化可有一丝一毫的理解和尊重?

就算「发展是硬道理」吧。中央政府与各地援藏的资金,以及青藏铁路创造的商机,绝大部份还是被入藏汉人赚走了;给憨直敦厚的藏人留下的,却是环境的破坏和文化的创伤。

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之白教,接掌门者是在西藏转世的灵童,他就是唯一被北京和达赖喇嘛双方都承认的噶玛巴活佛。他从小受过江泽民的接见,并有统战部指派教师栽培育,然而连他都秘密逃亡了。

○一年我在印度见过噶玛巴活佛。他对我说的一段话,谨抄录于此──「西藏有过宗教兴盛和非常和平的既往历史,这四十多年来,无论是从宗教还是世俗的角度来说,西藏佛教和百姓生活都受到很大挫折,这令我很痛苦和产生了深深的悲悯。」诚哉斯言!

Post by SkinGO on 2008, March 22, 12: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谁是制造动乱的真正的黑手
共产党的谎言和卑鄙无耻,是全世界人民都非常清楚的事情。就那这次整个藏区的抗暴来说,50年的水深火热和高压政策咱们暂时不谈,就从去年四川甘孜州理塘县的荣杰阿扎喊出所有藏族人的心声----让达赖喇嘛回来吧。之后,我们甘肃甘南所谓的藏族自治州在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七县一市组织庞大的工作组,派遣到各县.各乡镇.一直到大队一级,包括州内所有的寺院,在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集会期间,他们拿出政府惯用的伎俩,给僧尼们说:“真正学习佛经人举手”,给民众们的说法各乡镇.各不一样;有的说“没有违背计划生育的人举手”.有的说“想买牛羊的人举手”等等,说政府要发放巨额现金。之后照下民众举手的照片,到处宣扬安多人不原意-让达赖喇嘛回来.还领上各乡镇的大队书记和大队长去内地旅游,在旅游期间给这些人每人三万元奖金,让他们签字.画押反对达赖喇嘛回家。其中大多数大队书记和大队长未拿一分钱,也无签字.画押悄悄逃回家乡,揭穿了政府卑鄙无耻的做法。整个藏族人民日日夜夜无限思念的最高领袖,岂能不让回来呢!天大的笑话呀!这也再一次深深地伤害了藏族人民的心里。这才是甘南藏区打砸各级政府.基层乡镇的真正原因。所有,共产党政府是这次制造动乱的真正的幕后黑手。无耻的中共自有史以来,只会栽赃陷害来血腥镇压手无村铁的百姓!有种把事情真相告诉全世界吧!告诉中国那些愚人吧?愚人是没有发言权的!记忆中只有CCTV的话语!

Post by 雪域浪人 on 2008, March 20, 4: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谁是制造动乱的真正的黑手
共产党的谎言和卑鄙无耻,是全世界人民都非常清楚的事情。就那这次整个藏区的抗暴来说,50年的水深火热和高压政策咱们暂时不谈,就从去年四川甘孜州理塘县的荣杰阿扎喊出所有藏族人的心声----让达赖喇嘛回来吧。之后,我们甘肃甘南所谓的藏族自治州在州委.州政府的正确领导下,七县一市组织庞大的工作组,派遣到各县.各乡镇.一直到大队一级,包括州内所有的寺院,在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集会期间,他们拿出政府惯用的伎俩,给僧尼们说:“真正学习佛经人举手”,给民众们的说法各乡镇.各不一样;有的说“没有违背计划生育的人举手”.有的说“想买牛羊的人举手”等等,说政府要发放巨额现金。之后照下民众举手的照片,到处宣扬安多人不原意-让达赖喇嘛回来.还领上各乡镇的大队书记和大队长去内地旅游,在旅游期间给这些人每人三万元奖金,让他们签字.画押反对达赖喇嘛回家。其中大多数大队书记和大队长未拿一分钱,也无签字.画押悄悄逃回家乡,揭穿了政府卑鄙无耻的做法。整个藏族人民日日夜夜无限思念的最高领袖,岂能不让回来呢!天大的笑话呀!这也再一次深深地伤害了藏族人民的心里。这才是甘南藏区打砸各级政府.基层乡镇的真正原因。所有,共产党政府是这次制造动乱的真正的幕后黑手。无耻的中共自有史以来,只会栽赃陷害来血腥镇压手无村铁的百姓!有种把事情真相告诉全世界吧!告诉中国那些愚人吧?愚人是没有发言权的!记忆中只有CCTV的话语!

Post by 无主的子民 on 2008, March 20, 3: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这是对北京试图主宰藏传佛教也激怒许多藏人。北京自称是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唯一的认可者,任何转世活佛都必须获得北京政府批准才算数。2005年11月中国共产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上任后,采取一连串强硬政策,包括禁止藏人学生和政府职员到寺庙参拜或进行任何藏传佛教仪式,西藏政府员工也不时面临上级要求要写书面声明否认达赖喇嘛的正当性;2006年张庆黎重新发起反达赖喇嘛运动,加强西藏寺庙的爱国教育,西藏僧侣必须上课听中国官方版的西藏历史,也被迫否认达赖喇嘛。




这是对整个汉藏佛教的践踏,我作为一个汉族佛教徒,为自己有这样的同胞感到耻辱!!!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0, 3: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这是对北京试图主宰藏传佛教也激怒许多藏人。北京自称是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唯一的认可者,任何转世活佛都必须获得北京政府批准才算数。2005年11月中国共产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上任后,采取一连串强硬政策,包括禁止藏人学生和政府职员到寺庙参拜或进行任何藏传佛教仪式,西藏政府员工也不时面临上级要求要写书面声明否认达赖喇嘛的正当性;2006年张庆黎重新发起反达赖喇嘛运动,加强西藏寺庙的爱国教育,西藏僧侣必须上课听中国官方版的西藏历史,也被迫否认达赖喇嘛。




整个汉藏佛教的践踏,我作为一个汉族佛教徒,为自己有这样的同胞感到耻辱!!!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0, 3: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这只是共产党的行为,作为汉人我还是很崇敬藏民族的,希望你们不要把对共产党的不满转变为整个汉藏民族间的仇恨,这样对我们两个民族都没有好处。
  我再此对那些我们汉民族中的败类的所作所为表示深深的忏悔!
                                      嗡班杂萨埵吽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0, 2: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别的都不说,性病是不是外来的人强暴了本地的人后传染的呢?

Post by Plan on 2008, March 20, 2: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西方游客目睹藏人残忍袭击汉人 有人被活活打死
新闻来源: 多维社 于March 19, 2008 04:56:18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藏人和支持者3月18日在全球掀起抗议中国镇压拉萨抗议事件之际,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西方媒体发表了数名刚刚离开西藏的西方游客的所见所闻。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18日晚发表题为《拉萨游客说,藏人攻击汉人》文章,介绍了数名西方游客在拉萨所目睹的骚扰过程。 www.6park.com

文章说,这批西方游客刚刚从已被封锁的拉萨“逃”出来,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他们说,他们在上周五(3月14日)亲眼看见愤怒的西藏僧人攻击汉人的过程。 www.6park.com

来自瑞士的25岁的巴尔西格(Claude Balsiger)说,他看到了在拉萨大昭寺附近的巴廓街广场(Barkhor Square)所发生的暴力事件过程。 www.6park.com

“年轻人实施行动,老人们尖叫着提供支持。他们发出的声音就象狼叫一样,这是他们(老年藏人)如何向他们(年轻藏人)提供支持的,”巴尔西格回忆说。 www.6park.com

“(我)所看到好象都是汉人在遭到攻击。我看到至少七八个汉人遭到石块和拳头的袭击,”巴尔西格说。他还看到一些老藏人从僧人手中解救一名老年汉人,据信有一名加拿大游客进行了干预,才解救了另一名汉人的生命。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说,来自加拿大的19岁游客肯伍德(John Kenwood)确信,他看到一名汉人被藏人袭击后死去。“他们把路过的骑着摩托车的人打下来,”肯伍德说,“一名男子的头部被人用路边的大石块击打了数次。”当这些袭击者离开后,他没有再动弹过。 www.6park.com

肯伍德还看到数个装满石块的箱子,被提供给藏人投掷者,用以向汉人发动攻击。“我认为这好象是有计划的行动,”肯伍德说。两名游客还说,当天有谣言称一伙当天被逮捕的僧人遭到汉人杀害,这个谣言刺激了他们的情绪。 www.6park.com

肯伍德回忆说,当天的暴力活动结束后,“拉萨的建筑物都升起了巨大火光,遍地地都是浓烟,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僧人参加过这样的暴力。”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指出,据西方游客介绍,暴力事件发生的周末,坦克和军队进入拉萨城。西方游客局限于自己所住的酒店,但他们听到的枪击和爆炸声,以及使用催泪瓦斯的声音。 www.6park.com

3月17日,清洁人员开始清理拉萨街道的碎片。“讽刺的是,那些清洁工都头上戴着带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字样的帽子。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3月19日发表题为《游客目睹汉人遭到残忍殴打》的长篇文章说,据刚刚从喜马拉雅山地区出现的西方游客介绍,在拉萨发生骚乱的当天,狂暴的藏族青年向汉人投掷石块,殴打汉人,焚烧他们的商店,但现在在军队进行打击后,局势已经恢复平静。 www.6park.com

3月18日,乘飞机抵达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加拿大游客肯伍德和其他西方游客,则目睹了这场在上周五达到高潮的动荡。肯伍德说,“这一场针藏人针对汉人和穆斯林人的愤怒爆炸”,这场暴力袭击席卷整个拉萨城。 www.6park.com

这些西方游客描述说,暴徒们毫不留情地对汉人进行拳打脚踢。藏人指责这些涌入西藏地区的汉人正改变其独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肯伍德说,他看到数名藏人用石头和脚殴打一名骑着摩托车的汉人,“最后他们把他打倒在地,然后又用石头击打他的头部,直到他失去知觉。” www.6park.com

肯伍德说,“我相信这名年轻汉人被打死了”,不过他又补充说,还无法肯定。但肯伍德肯定地说,他在拉萨没有看到任何藏人死亡。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西藏流亡政府3月18日“证实”称,在过去一个多星期的骚乱中,共有99名藏人被打死。但中国政府强调说,共有“13名平民”在这场骚乱中死亡,而且在平息这场骚扰时也没有使用致命武器。 www.6park.com

肯伍德描述说,在藏人所经过的地方,他们向眼前的所有一切投掷石块。“他们攻击一名骑着自行车的老年汉人,他们用石块击打他,一些老年藏人冲进人群去阻止他们,”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这名来自加拿大的游客还回忆了另一场勇敢的解救行动,当时一名汉人正向挥动石块的藏人求情。“他们用脚踢他的肋骨,他满脸是血,但这时一名白人走过来…… 帮他从地上站起来。四周有一群手拿石头的藏人,他紧紧抚着这名汉人,向人群挥着手,最后他们才让他把这名汉人带到安全地方。” www.6park.com

针对西方游客所描述的现场目击,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Thubten Samphel称这起暴力“非常悲惨”。他说,西藏人“一直被要求进行非暴力抗争”。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在拉萨爆发骚乱事件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15日,中国安全力量封锁了拉萨地区。中国军方要求游客呆在自己的酒店里。3月17日,游客们已被允许外出活动,但必须经常在检查站出示他们的护照。 www.6park.com

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游客拉查派利(Serge Lachapelle)回忆说,拉萨的“商店都被烧毁了,街上所有的店铺都被放了火,许多建筑物都遭到毁坏。” www.6park.com

肯伍德回忆说,拉萨市的“穆斯林区全部遭到毁坏,所有商店全被摧毁了”。“昨天(3月17日)上午,我可以走出酒店到外面去吃饭。西藏人的脸上也不再面带微笑了。” www.6park.com

多伦多星报的长篇文章对加拿大游客现场目击西藏人暴力的事件进行了详细报导。19岁的肯伍德来自卑诗省维多利亚市,他亲眼目睹了藏人袭击和殴打汉人的过程,其中包括一名骑摩托的年轻人可能被活活打死的过程。 www.6park.com

来自温哥华的40岁的辛克莱尔(Alex Sinclair)说,骚扰发生那天,他躲藏在一家邮局的楼梯间,四周传来枪声和爆炸声。他说,这是他经历的令人痛苦的时刻,“老实说,我当时很担心自己的生命。” www.6park.com

不过,来自安大略省伦敦市的59岁的韦特莫尔(Susan Wetmore),却没有准备好详细描述她所经历的最糟糕时刻。“这么说吧,我正在挣扎着面对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有些的确太丑陋了……太丑陋了,”韦特莫尔说。 www.6park.com

韦特莫尔是八名经历了西藏20多年最严重暴力事件的加拿大游客之一,“这里一直发生着一些杀戮,我认为还将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韦特莫尔接着说,“对我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快点离开这里” www.6park.com

在骚乱发生后,中国军队进入了拉萨地区。至少四名加拿大目击者表示,他们看到几十辆接近上百辆的军事车辆,其中包括坦克出现拉萨街头,载着约二三千名士兵。 www.6park.com

韦特莫尔在接受多伦多星报电话采访时,她一再表示对汉人司机的感谢,称这名司机“冒着生命危险”最后把她送到了拉萨机场。“我们通过了10个警方检查站,每一站我都要出示一下信件,解释我的情况,这封信件是我的导游帮忙译成汉语的。” www.6park.com

“没有这些,我可能还出不来,”韦特莫尔说。在总部设在多伦多的一家非赢利组织担任咨询顾问的韦特莫尔,并不是一个旅游新手,由于该组织一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志愿咨询,她以前曾去过一些热点地区,但从不是去那里旅游。 www.6park.com

不过,此次拉萨之行则是韦特莫尔在60岁生日前自己奖给自己的一份礼物。“这可不象是我当初所计划的旅行,”韦特莫尔说。 www.6park.com

前文介绍过的加拿大游客肯伍德在没有离开拉萨前,就接受了多伦多星报的电话采访。肯伍德当时描述说,他被允许离开酒店后,看到拉萨的主要街道北京路上仍然堆满了拉圾,几辆被烧毁的汽车还在街上。 www.6park.com

“这里变成了一座鬼城,很多商店都被放火焚烧了。我相信有很多人在火灾中丧生,”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肯伍德还回忆说,骚乱发生的当天,他就在市中心大昭寺附近。他看到,当公交车和摩托车驶过时,就会被藏人拦截下来,凡是带有汉字标志的都成为他们袭击的目标,不是被烧毁,就是被砸烂或抢劫。 www.6park.com

这时,肯伍德所看到的最坏场面出现了:一名骑着一台很靓摩托车的汉人青年被投掷石块的藏人强行拦截。“他似乎还不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他头上戴着金色的头盔,离开摩托车,举起双手,他不知如何是好,”肯伍德描述说。 www.6park.com

随后一伙手拿两米多长的金属棍棒的暴徒,开始殴打起这名汉人,他们约有15人。在把这名汉人青年打倒在地时,这些暴徒继续进行拳打脚踢。“然后,他们把他头盔弄下来,继续击打他的头部,”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虽然我无法确认这名汉人是否被打死,但我确信他被打死了,现场到处是血迹,他满脸是血,已无法辩认,”肯伍德对多伦多星报说。 www.6park.com

目前居住在英国的辛克莱尔是一所大学的讲师,他认为自己在拉萨所经历的一切,给人的感觉是,双方都已经为这场骚扰作好了准备。在骚扰的头一天,3月13日,他乘坐巴士前往桑耶寺旅游,半路上就有警察登车检查。 www.6park.com

“警察没有查看护照,”辛尔莱尔说,“他们只是把僧人和尼姑请下车,而不是外国游客。现在回头看看,它给我的暗示是,中国官方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一些骚乱。” www.6park.com

多伦多星报的长篇报导最后指出,尽管这几位加拿大游客在拉萨经历了可以理解的恐惧和磨难,但韦特莫尔、肯伍德和辛克莱尔都谈到了一点,那就是他们在中国和西藏受到了中国官方和西藏人的很好款待。 www.6park.com

“虽然我们看到了一些很令人悲伤和很可怕的东西,”韦特莫尔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令人非常惊异的东西,但我们一直被接待得非常非常好,我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Post by q on 2008, March 20, 1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西方游客目睹藏人残忍袭击汉人 有人被活活打死
新闻来源: 多维社 于March 19, 2008 04:56:18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藏人和支持者3月18日在全球掀起抗议中国镇压拉萨抗议事件之际,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西方媒体发表了数名刚刚离开西藏的西方游客的所见所闻。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18日晚发表题为《拉萨游客说,藏人攻击汉人》文章,介绍了数名西方游客在拉萨所目睹的骚扰过程。 www.6park.com

文章说,这批西方游客刚刚从已被封锁的拉萨“逃”出来,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他们说,他们在上周五(3月14日)亲眼看见愤怒的西藏僧人攻击汉人的过程。 www.6park.com

来自瑞士的25岁的巴尔西格(Claude Balsiger)说,他看到了在拉萨大昭寺附近的巴廓街广场(Barkhor Square)所发生的暴力事件过程。 www.6park.com

“年轻人实施行动,老人们尖叫着提供支持。他们发出的声音就象狼叫一样,这是他们(老年藏人)如何向他们(年轻藏人)提供支持的,”巴尔西格回忆说。 www.6park.com

“(我)所看到好象都是汉人在遭到攻击。我看到至少七八个汉人遭到石块和拳头的袭击,”巴尔西格说。他还看到一些老藏人从僧人手中解救一名老年汉人,据信有一名加拿大游客进行了干预,才解救了另一名汉人的生命。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说,来自加拿大的19岁游客肯伍德(John Kenwood)确信,他看到一名汉人被藏人袭击后死去。“他们把路过的骑着摩托车的人打下来,”肯伍德说,“一名男子的头部被人用路边的大石块击打了数次。”当这些袭击者离开后,他没有再动弹过。 www.6park.com

肯伍德还看到数个装满石块的箱子,被提供给藏人投掷者,用以向汉人发动攻击。“我认为这好象是有计划的行动,”肯伍德说。两名游客还说,当天有谣言称一伙当天被逮捕的僧人遭到汉人杀害,这个谣言刺激了他们的情绪。 www.6park.com

肯伍德回忆说,当天的暴力活动结束后,“拉萨的建筑物都升起了巨大火光,遍地地都是浓烟,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僧人参加过这样的暴力。”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指出,据西方游客介绍,暴力事件发生的周末,坦克和军队进入拉萨城。西方游客局限于自己所住的酒店,但他们听到的枪击和爆炸声,以及使用催泪瓦斯的声音。 www.6park.com

3月17日,清洁人员开始清理拉萨街道的碎片。“讽刺的是,那些清洁工都头上戴着带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字样的帽子。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3月19日发表题为《游客目睹汉人遭到残忍殴打》的长篇文章说,据刚刚从喜马拉雅山地区出现的西方游客介绍,在拉萨发生骚乱的当天,狂暴的藏族青年向汉人投掷石块,殴打汉人,焚烧他们的商店,但现在在军队进行打击后,局势已经恢复平静。 www.6park.com

3月18日,乘飞机抵达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加拿大游客肯伍德和其他西方游客,则目睹了这场在上周五达到高潮的动荡。肯伍德说,“这一场针藏人针对汉人和穆斯林人的愤怒爆炸”,这场暴力袭击席卷整个拉萨城。 www.6park.com

这些西方游客描述说,暴徒们毫不留情地对汉人进行拳打脚踢。藏人指责这些涌入西藏地区的汉人正改变其独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肯伍德说,他看到数名藏人用石头和脚殴打一名骑着摩托车的汉人,“最后他们把他打倒在地,然后又用石头击打他的头部,直到他失去知觉。” www.6park.com

肯伍德说,“我相信这名年轻汉人被打死了”,不过他又补充说,还无法肯定。但肯伍德肯定地说,他在拉萨没有看到任何藏人死亡。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西藏流亡政府3月18日“证实”称,在过去一个多星期的骚乱中,共有99名藏人被打死。但中国政府强调说,共有“13名平民”在这场骚乱中死亡,而且在平息这场骚扰时也没有使用致命武器。 www.6park.com

肯伍德描述说,在藏人所经过的地方,他们向眼前的所有一切投掷石块。“他们攻击一名骑着自行车的老年汉人,他们用石块击打他,一些老年藏人冲进人群去阻止他们,”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这名来自加拿大的游客还回忆了另一场勇敢的解救行动,当时一名汉人正向挥动石块的藏人求情。“他们用脚踢他的肋骨,他满脸是血,但这时一名白人走过来…… 帮他从地上站起来。四周有一群手拿石头的藏人,他紧紧抚着这名汉人,向人群挥着手,最后他们才让他把这名汉人带到安全地方。” www.6park.com

针对西方游客所描述的现场目击,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Thubten Samphel称这起暴力“非常悲惨”。他说,西藏人“一直被要求进行非暴力抗争”。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在拉萨爆发骚乱事件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15日,中国安全力量封锁了拉萨地区。中国军方要求游客呆在自己的酒店里。3月17日,游客们已被允许外出活动,但必须经常在检查站出示他们的护照。 www.6park.com

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游客拉查派利(Serge Lachapelle)回忆说,拉萨的“商店都被烧毁了,街上所有的店铺都被放了火,许多建筑物都遭到毁坏。” www.6park.com

肯伍德回忆说,拉萨市的“穆斯林区全部遭到毁坏,所有商店全被摧毁了”。“昨天(3月17日)上午,我可以走出酒店到外面去吃饭。西藏人的脸上也不再面带微笑了。” www.6park.com

多伦多星报的长篇文章对加拿大游客现场目击西藏人暴力的事件进行了详细报导。19岁的肯伍德来自卑诗省维多利亚市,他亲眼目睹了藏人袭击和殴打汉人的过程,其中包括一名骑摩托的年轻人可能被活活打死的过程。 www.6park.com

来自温哥华的40岁的辛克莱尔(Alex Sinclair)说,骚扰发生那天,他躲藏在一家邮局的楼梯间,四周传来枪声和爆炸声。他说,这是他经历的令人痛苦的时刻,“老实说,我当时很担心自己的生命。” www.6park.com

不过,来自安大略省伦敦市的59岁的韦特莫尔(Susan Wetmore),却没有准备好详细描述她所经历的最糟糕时刻。“这么说吧,我正在挣扎着面对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有些的确太丑陋了……太丑陋了,”韦特莫尔说。 www.6park.com

韦特莫尔是八名经历了西藏20多年最严重暴力事件的加拿大游客之一,“这里一直发生着一些杀戮,我认为还将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韦特莫尔接着说,“对我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快点离开这里” www.6park.com

在骚乱发生后,中国军队进入了拉萨地区。至少四名加拿大目击者表示,他们看到几十辆接近上百辆的军事车辆,其中包括坦克出现拉萨街头,载着约二三千名士兵。 www.6park.com

韦特莫尔在接受多伦多星报电话采访时,她一再表示对汉人司机的感谢,称这名司机“冒着生命危险”最后把她送到了拉萨机场。“我们通过了10个警方检查站,每一站我都要出示一下信件,解释我的情况,这封信件是我的导游帮忙译成汉语的。” www.6park.com

“没有这些,我可能还出不来,”韦特莫尔说。在总部设在多伦多的一家非赢利组织担任咨询顾问的韦特莫尔,并不是一个旅游新手,由于该组织一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志愿咨询,她以前曾去过一些热点地区,但从不是去那里旅游。 www.6park.com

不过,此次拉萨之行则是韦特莫尔在60岁生日前自己奖给自己的一份礼物。“这可不象是我当初所计划的旅行,”韦特莫尔说。 www.6park.com

前文介绍过的加拿大游客肯伍德在没有离开拉萨前,就接受了多伦多星报的电话采访。肯伍德当时描述说,他被允许离开酒店后,看到拉萨的主要街道北京路上仍然堆满了拉圾,几辆被烧毁的汽车还在街上。 www.6park.com

“这里变成了一座鬼城,很多商店都被放火焚烧了。我相信有很多人在火灾中丧生,”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肯伍德还回忆说,骚乱发生的当天,他就在市中心大昭寺附近。他看到,当公交车和摩托车驶过时,就会被藏人拦截下来,凡是带有汉字标志的都成为他们袭击的目标,不是被烧毁,就是被砸烂或抢劫。 www.6park.com

这时,肯伍德所看到的最坏场面出现了:一名骑着一台很靓摩托车的汉人青年被投掷石块的藏人强行拦截。“他似乎还不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他头上戴着金色的头盔,离开摩托车,举起双手,他不知如何是好,”肯伍德描述说。 www.6park.com

随后一伙手拿两米多长的金属棍棒的暴徒,开始殴打起这名汉人,他们约有15人。在把这名汉人青年打倒在地时,这些暴徒继续进行拳打脚踢。“然后,他们把他头盔弄下来,继续击打他的头部,”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虽然我无法确认这名汉人是否被打死,但我确信他被打死了,现场到处是血迹,他满脸是血,已无法辩认,”肯伍德对多伦多星报说。 www.6park.com

目前居住在英国的辛克莱尔是一所大学的讲师,他认为自己在拉萨所经历的一切,给人的感觉是,双方都已经为这场骚扰作好了准备。在骚扰的头一天,3月13日,他乘坐巴士前往桑耶寺旅游,半路上就有警察登车检查。 www.6park.com

“警察没有查看护照,”辛尔莱尔说,“他们只是把僧人和尼姑请下车,而不是外国游客。现在回头看看,它给我的暗示是,中国官方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一些骚乱。” www.6park.com

多伦多星报的长篇报导最后指出,尽管这几位加拿大游客在拉萨经历了可以理解的恐惧和磨难,但韦特莫尔、肯伍德和辛克莱尔都谈到了一点,那就是他们在中国和西藏受到了中国官方和西藏人的很好款待。 www.6park.com

“虽然我们看到了一些很令人悲伤和很可怕的东西,”韦特莫尔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令人非常惊异的东西,但我们一直被接待得非常非常好,我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Post by quo on 2008, March 19, 1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西方游客目睹藏人残忍袭击汉人 有人被活活打死
新闻来源: 多维社 于March 19, 2008 04:56:18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藏人和支持者3月18日在全球掀起抗议中国镇压拉萨抗议事件之际,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西方媒体发表了数名刚刚离开西藏的西方游客的所见所闻。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18日晚发表题为《拉萨游客说,藏人攻击汉人》文章,介绍了数名西方游客在拉萨所目睹的骚扰过程。 www.6park.com

文章说,这批西方游客刚刚从已被封锁的拉萨“逃”出来,抵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他们说,他们在上周五(3月14日)亲眼看见愤怒的西藏僧人攻击汉人的过程。 www.6park.com

来自瑞士的25岁的巴尔西格(Claude Balsiger)说,他看到了在拉萨大昭寺附近的巴廓街广场(Barkhor Square)所发生的暴力事件过程。 www.6park.com

“年轻人实施行动,老人们尖叫着提供支持。他们发出的声音就象狼叫一样,这是他们(老年藏人)如何向他们(年轻藏人)提供支持的,”巴尔西格回忆说。 www.6park.com

“(我)所看到好象都是汉人在遭到攻击。我看到至少七八个汉人遭到石块和拳头的袭击,”巴尔西格说。他还看到一些老藏人从僧人手中解救一名老年汉人,据信有一名加拿大游客进行了干预,才解救了另一名汉人的生命。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报说,来自加拿大的19岁游客肯伍德(John Kenwood)确信,他看到一名汉人被藏人袭击后死去。“他们把路过的骑着摩托车的人打下来,”肯伍德说,“一名男子的头部被人用路边的大石块击打了数次。”当这些袭击者离开后,他没有再动弹过。 www.6park.com

肯伍德还看到数个装满石块的箱子,被提供给藏人投掷者,用以向汉人发动攻击。“我认为这好象是有计划的行动,”肯伍德说。两名游客还说,当天有谣言称一伙当天被逮捕的僧人遭到汉人杀害,这个谣言刺激了他们的情绪。 www.6park.com

肯伍德回忆说,当天的暴力活动结束后,“拉萨的建筑物都升起了巨大火光,遍地地都是浓烟,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僧人参加过这样的暴力。” www.6park.com

英国每日电讯指出,据西方游客介绍,暴力事件发生的周末,坦克和军队进入拉萨城。西方游客局限于自己所住的酒店,但他们听到的枪击和爆炸声,以及使用催泪瓦斯的声音。 www.6park.com

3月17日,清洁人员开始清理拉萨街道的碎片。“讽刺的是,那些清洁工都头上戴着带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字样的帽子。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3月19日发表题为《游客目睹汉人遭到残忍殴打》的长篇文章说,据刚刚从喜马拉雅山地区出现的西方游客介绍,在拉萨发生骚乱的当天,狂暴的藏族青年向汉人投掷石块,殴打汉人,焚烧他们的商店,但现在在军队进行打击后,局势已经恢复平静。 www.6park.com

3月18日,乘飞机抵达尼泊尔加德满都的加拿大游客肯伍德和其他西方游客,则目睹了这场在上周五达到高潮的动荡。肯伍德说,“这一场针藏人针对汉人和穆斯林人的愤怒爆炸”,这场暴力袭击席卷整个拉萨城。 www.6park.com

这些西方游客描述说,暴徒们毫不留情地对汉人进行拳打脚踢。藏人指责这些涌入西藏地区的汉人正改变其独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肯伍德说,他看到数名藏人用石头和脚殴打一名骑着摩托车的汉人,“最后他们把他打倒在地,然后又用石头击打他的头部,直到他失去知觉。” www.6park.com

肯伍德说,“我相信这名年轻汉人被打死了”,不过他又补充说,还无法肯定。但肯伍德肯定地说,他在拉萨没有看到任何藏人死亡。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西藏流亡政府3月18日“证实”称,在过去一个多星期的骚乱中,共有99名藏人被打死。但中国政府强调说,共有“13名平民”在这场骚乱中死亡,而且在平息这场骚扰时也没有使用致命武器。 www.6park.com

肯伍德描述说,在藏人所经过的地方,他们向眼前的所有一切投掷石块。“他们攻击一名骑着自行车的老年汉人,他们用石块击打他,一些老年藏人冲进人群去阻止他们,”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这名来自加拿大的游客还回忆了另一场勇敢的解救行动,当时一名汉人正向挥动石块的藏人求情。“他们用脚踢他的肋骨,他满脸是血,但这时一名白人走过来…… 帮他从地上站起来。四周有一群手拿石头的藏人,他紧紧抚着这名汉人,向人群挥着手,最后他们才让他把这名汉人带到安全地方。” www.6park.com

针对西方游客所描述的现场目击,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Thubten Samphel称这起暴力“非常悲惨”。他说,西藏人“一直被要求进行非暴力抗争”。 www.6park.com

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在拉萨爆发骚乱事件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15日,中国安全力量封锁了拉萨地区。中国军方要求游客呆在自己的酒店里。3月17日,游客们已被允许外出活动,但必须经常在检查站出示他们的护照。 www.6park.com

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游客拉查派利(Serge Lachapelle)回忆说,拉萨的“商店都被烧毁了,街上所有的店铺都被放了火,许多建筑物都遭到毁坏。” www.6park.com

肯伍德回忆说,拉萨市的“穆斯林区全部遭到毁坏,所有商店全被摧毁了”。“昨天(3月17日)上午,我可以走出酒店到外面去吃饭。西藏人的脸上也不再面带微笑了。” www.6park.com

多伦多星报的长篇文章对加拿大游客现场目击西藏人暴力的事件进行了详细报导。19岁的肯伍德来自卑诗省维多利亚市,他亲眼目睹了藏人袭击和殴打汉人的过程,其中包括一名骑摩托的年轻人可能被活活打死的过程。 www.6park.com

来自温哥华的40岁的辛克莱尔(Alex Sinclair)说,骚扰发生那天,他躲藏在一家邮局的楼梯间,四周传来枪声和爆炸声。他说,这是他经历的令人痛苦的时刻,“老实说,我当时很担心自己的生命。” www.6park.com

不过,来自安大略省伦敦市的59岁的韦特莫尔(Susan Wetmore),却没有准备好详细描述她所经历的最糟糕时刻。“这么说吧,我正在挣扎着面对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有些的确太丑陋了……太丑陋了,”韦特莫尔说。 www.6park.com

韦特莫尔是八名经历了西藏20多年最严重暴力事件的加拿大游客之一,“这里一直发生着一些杀戮,我认为还将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韦特莫尔接着说,“对我来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快点离开这里” www.6park.com

在骚乱发生后,中国军队进入了拉萨地区。至少四名加拿大目击者表示,他们看到几十辆接近上百辆的军事车辆,其中包括坦克出现拉萨街头,载着约二三千名士兵。 www.6park.com

韦特莫尔在接受多伦多星报电话采访时,她一再表示对汉人司机的感谢,称这名司机“冒着生命危险”最后把她送到了拉萨机场。“我们通过了10个警方检查站,每一站我都要出示一下信件,解释我的情况,这封信件是我的导游帮忙译成汉语的。” www.6park.com

“没有这些,我可能还出不来,”韦特莫尔说。在总部设在多伦多的一家非赢利组织担任咨询顾问的韦特莫尔,并不是一个旅游新手,由于该组织一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志愿咨询,她以前曾去过一些热点地区,但从不是去那里旅游。 www.6park.com

不过,此次拉萨之行则是韦特莫尔在60岁生日前自己奖给自己的一份礼物。“这可不象是我当初所计划的旅行,”韦特莫尔说。 www.6park.com

前文介绍过的加拿大游客肯伍德在没有离开拉萨前,就接受了多伦多星报的电话采访。肯伍德当时描述说,他被允许离开酒店后,看到拉萨的主要街道北京路上仍然堆满了拉圾,几辆被烧毁的汽车还在街上。 www.6park.com

“这里变成了一座鬼城,很多商店都被放火焚烧了。我相信有很多人在火灾中丧生,”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肯伍德还回忆说,骚乱发生的当天,他就在市中心大昭寺附近。他看到,当公交车和摩托车驶过时,就会被藏人拦截下来,凡是带有汉字标志的都成为他们袭击的目标,不是被烧毁,就是被砸烂或抢劫。 www.6park.com

这时,肯伍德所看到的最坏场面出现了:一名骑着一台很靓摩托车的汉人青年被投掷石块的藏人强行拦截。“他似乎还不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他头上戴着金色的头盔,离开摩托车,举起双手,他不知如何是好,”肯伍德描述说。 www.6park.com

随后一伙手拿两米多长的金属棍棒的暴徒,开始殴打起这名汉人,他们约有15人。在把这名汉人青年打倒在地时,这些暴徒继续进行拳打脚踢。“然后,他们把他头盔弄下来,继续击打他的头部,”肯伍德说。 www.6park.com

“虽然我无法确认这名汉人是否被打死,但我确信他被打死了,现场到处是血迹,他满脸是血,已无法辩认,”肯伍德对多伦多星报说。 www.6park.com

目前居住在英国的辛克莱尔是一所大学的讲师,他认为自己在拉萨所经历的一切,给人的感觉是,双方都已经为这场骚扰作好了准备。在骚扰的头一天,3月13日,他乘坐巴士前往桑耶寺旅游,半路上就有警察登车检查。 www.6park.com

“警察没有查看护照,”辛尔莱尔说,“他们只是把僧人和尼姑请下车,而不是外国游客。现在回头看看,它给我的暗示是,中国官方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一些骚乱。” www.6park.com

多伦多星报的长篇报导最后指出,尽管这几位加拿大游客在拉萨经历了可以理解的恐惧和磨难,但韦特莫尔、肯伍德和辛克莱尔都谈到了一点,那就是他们在中国和西藏受到了中国官方和西藏人的很好款待。 www.6park.com

“虽然我们看到了一些很令人悲伤和很可怕的东西,”韦特莫尔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令人非常惊异的东西,但我们一直被接待得非常非常好,我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Post by ai on 2008, March 19, 1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511.65] 全美学自联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发布者:大纪元 - 3月19日
全美学自联关于西藏局势的声明

【大纪元3月19日讯】三月中旬以来,中国西藏地区发生僧侣及市民的和平请愿游行示威活动,后演化为中共政权与藏民的流血对抗事件。全美学自联对此表示严重关切。

全美学自联认为,藏传佛教是人类文化的宝贵遗产,藏族人民有权选择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应该享有高度的自治权,他们宗教自由及文化权利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而在上述权利和自由得不到尊重和保障时,藏族人民有权利选择以游行示威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和诉求。

全美学自联强烈谴责中共政权对西藏人民正当要求的冷漠,对中共政权继而采取的暴力镇压表示强烈抗议。我们认为,任何企图利用激化藏汉民族矛盾来掩饰军事镇压实质的政治企图和误导人们对真相的了解都是掩人耳目的拙劣伎俩。我们要求中共政权释放被拘押的僧侣,开放外国媒体进入西藏进行采访,并允许国际社会对此次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一个开放的、尊重和保护人权的中国才符合奥运精神、并与其举办国的身份相匹配。

人权是普世价值。全美学自联对于西藏同胞的诉求感同身受。我们坚决支持西藏同胞长期以来对正当权利和自由的诉求,并对一贯坚持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抗争的达赖喇嘛表示崇高的敬意。我们希望民主自由能在包括西藏在内中华大地早日实现。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Post by 快訊 on 2008, March 19, 2: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513.65] 西藏镇压事件德国大多数民众认为应该抵制北京奥运
发布者:自由亚洲 - 3月19日
西藏镇压事件德国大多数民众认为应该抵制北京奥运

2008.03.18
对于西藏发生的事件,德国绝大多数民众认为应该抵制北京奥运。人权组织认为应该进一步观察决定。反对党和政府认为这是一个国际问题,应该慎重考虑。以下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自从西藏拉萨发生最近二十年来中国政府最大规模的一次镇压民众事件以来,来自西藏的消息一直是德国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电视上已经广泛播出了被各国记者悄悄拍摄到的坦克上街,逮捕民众,以及动乱前后的混乱场面。现在是否应该地址北京的奥运会问题,已经成了德国社会的重要问题。

星期一,十七号,国际支援西藏组织和人权团体,在柏林的中国使馆前举行了静坐示威活动。该组织的德国负责人凯-米勒对记者说,,“在现在来看,我们认为在北京和平顺利地举行奥林匹克运动会仍然是可能的。但是西藏正在发生的事情无疑已经使这个运动会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对于新闻报道中所说的,西藏的监狱和拘留所中目前已经关押满了逮捕的民众,他说,

“现在我们不仅担心逮捕的数量是否会进一步增加,而且还担心被逮捕的人是否将受到的酷刑折磨。”

据记者了解,关于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抵制北京奥运会,德国专门报到新闻的电视台,公开举行民意调查,调查结果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民众认为应该抵制北京奥运会。德国政府的人权委员会负责人诺科认为,是否抵制北京奥运会不是德国一个国家的事情,尽管如此,他认为,对北京的这种暴行国际间应该给予更强类的谴责和批评。与此同时,德国政府也宣布暂时不会考虑抵制北京奥运会问题。反对自由民主党认为,不采取抵制行动,是因为抵制不一定会有效,因为莫斯科奥运,三十五个国家抵制,但是当年并没有迫使苏联从阿富汗撤退一个士兵。应该考虑更有效的办法。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Post by 快訊 on 2008, March 19, 2: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516.65] 纽约时报:化解藏人积怨 有赖中国停止妖魔化达赖
发布者:多维新闻网 - 3月19日
纽约时报:化解藏人积怨 有赖中国停止妖魔化达赖

DWNEWS.COM-- 2008年3月19日1:5:33(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东森新闻记者管淑平编译/持续一周的西藏示威冲突挑起国际关注,也在北京奥运前冲击着中国形象。纽约时报认为,这次示威反映出藏人对中国政府日积月累的怨恨,唯一令人意外之处,就是中国能维持西藏情势稳定那麽多年。

中国政府领导人称这次西藏示威是流亡的达赖喇嘛为首的「分裂分子」策动,并选在今年夏天北京举办奥运前,在国际间打击中国共产党。但是对多数西藏人和同情西藏处境的人来说,这次在拉萨掀起历时一周对抗中国统治的行动,反映出他们对北京干涉藏人佛教信仰、加强政治控制,以及破坏被西藏视为圣地的喜马拉雅地区等作为日积月累的怨恨。

纽约时报说,如果这次冲突有令人意外之处,或许就是北京能让西藏维持稳定那麽多年。

分析家指出,20年前西藏大规模反抗中国统治运动后,北京就试图藉由经济开发、介入藏传佛教等方式缓和西藏的分离运动,但是汉人涌入西藏,以及西藏人越来越认为中国正以无法挽回的方式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挑起了这波在北京最需要西藏稳定的时刻爆发的藏人反抗行动。

北京自由派政治学者刘军宁说:「为何会挑起骚动?我认为与中央政府长期政策的失败有关,他们未能赢得那里人民的尊敬。」

这次冲突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来说尤其是一次打击,1989年藏人反抗中国统治的拉萨事件,就是由当时担任西藏党委书记的胡锦涛亲自下令镇压。这次要如何在不影响筹备多年的北京奥运下恢复西藏稳定,也有赖胡锦涛想出因应之道。

但是纽约时报认为,即使这次示威很快就被控制住,中国领导人面对的也是一个破碎的西藏。一名在拉萨的外国人说,当地人已经以白色卫生纸取代传统欢迎客人时使用的白色丝巾哈达,意味着中国人在那里已经不再受欢迎。

北京2002年与达赖喇嘛特使会谈,试图软化对西藏的形象,换来达赖表示只想争取西藏更大自治权,无意独立。但是部分分析人士认为,胡锦涛不可能做任何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的让步,中国的算盘是,一直谈到现年72岁达赖喇嘛过世,届时就能对西藏有更稳固的控制权。

北京试图主宰藏传佛教也激怒许多藏人。北京自称是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唯一的认可者,任何转世活佛都必须获得北京政府批准才算数。2005年11月中国共产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上任后,采取一连串强硬政策,包括禁止藏人学生和政府职员到寺庙参拜或进行任何藏传佛教仪式,西藏政府员工也不时面临上级要求要写书面声明否认达赖喇嘛的正当性;2006年张庆黎重新发起反达赖喇嘛运动,加强西藏寺庙的爱国教育,西藏僧侣必须上课听中国官方版的西藏历史,也被迫否认达赖喇嘛。

加拿大卑诗大学西藏问题专家侧玲旺杜夏迦说,最近的拉萨抗议肯定让北京领导人震惊,因为在张庆黎的铁腕下,北京一直以为西藏太平了。2006年西藏铁路通车,北京寄望藉由这条铁路打开孤立於喜马拉雅山区的拉萨,带动西藏经济发展增加收入,能赢得年轻一代西藏人的人心。但是西藏铁路也带来许多汉人移民,威胁了西藏的主体性。夏迦认为,「这是最大的仇恨来源之一。」

经济开发也造成环境破坏。西藏铁路让中国能更大肆开采西藏地区的丰富矿藏,但是却引来藏人对破坏圣山的不满,去年四川甘孜县就有藏人抗议在垭拉神山采矿。

数名分析家认为,中国如果持续把达赖喇嘛妖魔化,就无法赢得藏人人心。但是从北京政府在这波拉萨示威中对达赖喇嘛的批评言词显示,北京对达赖的态度正日趋强硬。

关键字: 达赖喇嘛 西藏暴动

Post by 快訊 on 2008, March 19, 2: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中国人被日本侵略屠杀之幕正在西藏上演!六.四正在西藏!想那中华民族被日本欺压时的悲惨,我们西藏人流泪了!可五十年了,到今天红色政党还是一样野蛮,想镇住所有弱小西藏人民的魂!锁住所有来自西藏人民的声音!西藏人不会用暴力,但会用生命,用生命换取西藏文化的延续!用生命对准红色政党的枪炮,保护正在慢慢消失的西藏!所有的西藏同胞站起来吧,让我们共同的面对民族的苦难,西藏人同甘共苦!

Post by 不息的魂 on 2008, March 19, 2: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如果透过强奸就可建立亲属关系,屠杀就可以宣称获得领土,
那为何不说中国是日本、英国、法国.....的领土?
为何不说台湾岛是日本人的领土?
为什么不说中国是世界的妓女?
如果这样就伤害到汉人的民族情感,为甚么不去想想藏人会怎么想?

我们汉人凭什么统治西藏?
靠枪杆子?靠坦克车?靠大把银子?靠社会主义思想?
为甚么藏人需要这些东西?
假若今天日本人又有兵了、有权了、有钱了、帝国主意思想再度炽盛,
难道就可以因为这样再度侵华?
难道因为这样,汉人就该被日本人统治?

一方面高喊反日反美反帝国主义,一方面却又侵略西藏、干帝国主义的勾当

我以有这样的汉人同胞为耻
我以有这样的屠夫朋友为耻

Post by 罗刹道 on 2008, March 19, 1: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全世界的同胞和有心者看看以下的网址吧!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236555.html

Post by 良心 on 2008, March 19, 12: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中共本来犯的错误就不少。
难道外蒙古独立了,就没有土地荒漠化,就没有环境污染,就没有腐败与文化消亡??

中共在80年代之前,确实有很多问题,但是把一切罪责都归给中共,难道就是你们追求真善美的能力?

西藏在清朝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无可否认的。达赖政府签署的17条符合一切国际法准则。你现在可以说是民族主义的复苏,说中共占领,未免有点强词夺利。

最后,说独立。独立之后,藏人就真的能实现独立自主?就真的能维护生态,保持文化?就不会成为东西方对抗的一枚棋子,炮灰?

喇嘛的特权能够得到限制,普通藏民的生活能得到改善?民主不是贵族的民主,而是人民的民主?

大叫一声独立很容易,理智的做出自己的选择,很难。

破坏总比建设容易,如果破坏就是你们的民族自决的话。

祝好。

Post by gofly on 2008, March 19, 12: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前天我陪亲戚去看天安门城楼,已经买好了票,但按规定那里是不能带包的。只好又排队去存包,费用是小包2元。

正在这时我所讲的故事开始跟西藏发生联系。一个看上去40岁左右的矮个子中国女人边给我的包贴标签,边对旁边的一个年轻中国人讲听说西藏发生骚乱了,那人还没表示什么,那女人就已经很积极得表示就应该镇压。话里似乎还有点幸灾乐祸兴奋还有那么一点点地恐惧。

那天北京的天气很好,不过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北京有沙尘暴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8, March 19, 12: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關懷西藏之前,我想應該正確自己的觀念,藏民並不是我們的同胞,在歷史的洪流,藏族與漢民族的角色大部分都是籓屬關係,可用Tibet搜索一下西方觀點,如果真要說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真的應驗強姦確立的親屬關係,那在成吉思汗時代,被元朝所征服跨足歐亞非三大洲皆是中國領土了嗎?那北京政府先得派遣解放軍向俄羅斯談一談維護中國主權嚕,如果不能從教育的遺毒盲思中跳脫,怎麼談關懷西藏,相信西藏人民也不能感受夾帶著大漢民族主義的關懷心唄

Post by acoldice on 2008, March 19, 11: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懂英语的朋友可以看看这个纪实短片,是外国媒体拍摄的,(链接在文末)叫做“Lost treasures of Tibet”,里面反映了藏族独特文化的流失与边缘化。很现实,很真实。
我是汉人,我和我的姐姐都非常尊重藏传佛教在内的藏族文明,也被深深地吸引。真的希望我们两个民族之间可以友好相处,首先我们汉人要自我反省,也希望你们的谅解和和解。
我一生最景仰的人,也是我的一位老师,就是祖籍阿坝县的藏族人。
他告诉我纪伯伦的一句话,在这里写给所有的人:
昨天,我们对君主顺从,向帝王低首;今天,我们只向真理屈膝,追随美,服从爱。
Yesterday we obeyed kings and bent our knees
before emperors.Today we kneel only to truth,follow only beauty, and obey only love.
                                                          
http://www.pbs.org/wgbh/nova/tibet/program.html

Post by SV on 2008, March 19, 11: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Protests expose rifts among Tibetans
By GAVIN RABINOWITZ, Associated Press Writer
Tue Mar 18, 3:53 PM ET

DHARMSALA, India - Tibetan exiles saw a chance to put China on the spot ahead of the Beijing Olympics, but never expected their protests to spread to Tibet and turn violent. Now the Dalai Lama is threatening to quit if his people don't return to peaceful resistance.

It's a warning he has used before — telling Tibetans to return to peaceful protests during 1989 unrest — but this time it comes amid deep divisions within the Tibetan community between those who back his pacifist approach and an angry young generation that demands action.

While the situation inside Tibet remains unclear, much of the violence last week appears to have been committed by Tibetans against Han Chinese — a fact that troubles the 72-year-old Dalai Lama, who has long called for Tibetans to have significant autonomy within China

"Whether we like it or not, we have to live together side by side," the Dalai Lama told reporters Tuesday in the northern Indian hill town of Dharmsala, seat of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We must oppose Chinese policy but not the Chinese. Not on a racist basis."

Though fearful of a Chinese crackdown — he compared the plight of Tibetans to that of "a young deer in a tiger's hands" — the Dalai Lama insisted he could not abide violence by his own people. Peaceful protest is the only way, he said.

He said that if the situation gets out of control, his "only option is to completely resign."

An aide later clarified that the Dalai Lama meant he would step down as the political leader of the exile government — not as the supreme religious leader of Tibetan Buddhists.

Regardless, his call for Tibetans to work with the Chinese stands in stark contrast to the "Free Tibet" chants of thousands of Tibetan youths, Buddhist monks and nuns who have marched the steep paths of Dharmsala in recent days, angry faces painted with Tibetan flags and chests smeared with blood-red paint.

They want action not diplomacy, independence not autonomy.

"There is growing frustration among the younger generations. They have been talking for 20 years and nothing came out of it," said Tsewang Rigzin, head of the Tibetan Youth Congress.

He urged "the protesters in Tibet to continue in their protests until China gets out of Tibet."

While hesitant to directly criticize the Dalai Lama — who is deeply revered by Tibetans — and careful not to endorse violence, the younger activists warn that patience with his approach is running thin.

"I certainly hope the middle way approach will be reviewed. The Tibetan nation and Tibetan culture are on the verge of extinction," Rigzin said.

Another activist, Tenzin Choedon, a 28-year-old student, said: "It is time for a change in Tibet and the Tibetan movement."

The activists argue that the Dalai Lama is squandering a golden opportunity by not opposing China hosting the Olympics.

"We have to seize the opportunity of the Olympics," said Rigzin. "We have to shift the spotlight while 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 to show the true color of China."

The Youth Congress and other exile groups began a Dharmsala-to-Tibet walk on March 10 — just before Beijing was to kick off its Olympic celebrations with a torch run through Tibet. It was also the anniversary of a failed 1959 uprising in Tibet that forced the Dalai Lama to flee to India.

When Indian authorities stopped the first march just days after it began, the exiles embarked on a second attempt.

It's a far more antagonistic approach than the Dalai Lama prefers. On Tuesday, he urged the marchers to abandon the project, saying it would only spark confrontation with Chinese troops at the border. "Will you get independence? What's the use?" he asked.

Yet even the Dalai Lama understands the anger of the young.

"In recent years our approach has had no concrete improvement inside Tibet, so naturally (there are) more and more signs of restlessness, even inside Tibet," he said.

The turmoil in Tibet also has laid bare the inability of Tibetans to capitalize on the intense exposure to their cause and extract concessions from China.

"We are helpless," said Samdhong Rinpoche, prime minister of the Tibetan exile government, echoing comments by the Dalai Lama.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Monday that it was setting up a committee to coordinate the actions of Tibetan groups during the crisis. But word has not reached every group.

"So far we have not heard from them," said B. Tsering, head of the Tibetan Women's Association, which is taking part in the march to Tibet.

Despite China's charge that the Dalai Lama and his supporters planned the uprising, the protests in Tibet and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were spontaneous — organized by local Tibetan groups and their sympathizers, B. Tsering said.

"If this continues I'm afraid the Tibetan people might lose control. It could get difficult," she said. "Lots of demonstrations are decided on by the young people and we can't control them.

The Dalai Lama insists pacifism is the only path to saving Tibet from the "cultural genocide" that he sees being inflicted by Han Chinese migration to Tibet and the communist regime's religious restrictions.

"Our only strengths are justice and truth," he said. "Force is immediate, but the effects of truth sometimes take longer."

Post by Tashi on 2008, March 19, 11: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看到藏汉人民都在流血真的感到很心痛。
归根到底,如果不是入藏策略有偏失,守着自己一方乐土的藏人又为什么要抗议呢。。。

Post by SV on 2008, March 19, 10: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发信人: commandant (司令), 信区: NewExpress
标 题: 让我们听听另一种声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19 04:34:28 2008), 站内

一个对岸的女子写的。
向blog的主人表示歉意,未经同意就转载。
链接地址:http://www.wretch.cc/blog/shiaolin&article_id=25761047



No Blind-Free, but Safe and Sound.(上)



我是一個不懂政治(或許,某程度甚至算是厭惡政治的吧)的人,但我真的衷心希望萬
里之外的一些人平安。
去年此時,在北京認識的那女子,張莉。那個散盡家財,在拉薩默默開著學校、教育著
近百個藏族孩子的漢人女子。她的學校叫做攀德達杰,在藏語裡“攀德”是指福利﹐“
達傑”是宏揚的意思。(張莉與她的孩子們,請見:http://www.wretch.cc/blog/shiaolin&article_id=16779574)

從前天夜半得知所謂西藏暴動的消息,我擔心她的安危到凌晨五點。

到現在,電視上還在播著西藏暴動的新聞。

標題聳動,鏡頭播的卻不是第一手的畫面,說是中國政府封鎖,但我早上九點起床,仍
是打了通越洋電話,試圖聯絡她。

幸運地,她手機通了。聽了整整一小時雖然疲倦,但是難掩氣憤與些許驚慌的張莉講述
,我聽見的,是更為令人驚愕的故事。

(我沒有要偏袒中國政府的意思,當年在北京生活時,也被念完民族大學的西藏人追過
,有點了解藏人等少數民族並不是那麼弱勢,加上累積的一些得知或是經驗,少了一些
浪漫的想像而多了一些試圖理解;而今天我跟張莉只是好朋友,現在我也並沒有記者的
身分,而所有她告訴我的事情,無論寫不寫出來,對我對她都沒有任何好處,我只是想
要記下她告訴我的,讓在那個土地發生的事情,能以更多不同角度與方式地被描述。)



電視上說,這似乎是近年來最大的暴動,在大選的敏感期,隨著一中市場的爭辯,在沒
有任何一手消息的狀態之下,台灣的媒體幾乎是一面倒地引述或是延用CNN等西方媒體
觀點,再次把中國說成是野蠻鎖國、血腥鎮壓藏族的壞人;但從張莉描述的慌亂與驚愕
中聽來,似乎更像是拉薩版的洛城暴動。

長久以來,漢藏之間有著太多太久的矛盾了,就跟早期原住民與平地人的那種情結一樣
,而西藏這塊太有話題的土地,被外資等有心人士介入操弄的仇恨再次被作用,這次的
爆發,早在十號,當地很多藏人就都知道會出事了,然後前天,有人去鼓動當地很多十
多歲的藏族青少年,說漢人殺人(但根本沒有證據也沒有備案),所以超過千個左右的
藏族青少年跑上街頭,跑到大昭寺附近,殺了很多漢人,漢人開的店都被砸,連漢人開
的出租車,師傅都只能棄車而逃,跑得慢的被打死打傷,跑得快的,車子留在街上,就
被焚被砸。

張莉有一個二十八歲的女生朋友,在街區最熱鬧的地方,本來開了家小食店,事發後桌
椅都被拿到街上燒了,而那女孩,周末都會去當地最有名(但也是有著最多黑暗內幕)
的彩泉福利學校當義工,默默協助照顧被虐藏族孩子的女孩,暴動開始以後只能躲在家
裡,張莉說,跟那女孩通電話時,那女孩還平靜地說,「沒事,我家還有可以吃半個月
的糌粑。不過是考驗的時刻到了。」

台灣電視螢幕上的主播一臉嚴肅(甚至有點哀戚地)說什麼武力鎮壓,而拉薩那兒,被
困得留在家裡的漢人,如那女孩,卻看見有武警被一堆血氣方剛的藏族孩子,打得眼珠
子都爆出來了;昨天一堆漢人躲困在家裡,還沒人救,武警低調地一家家偷偷慢慢找,
帶出來,連警車都不敢用。

張莉說,她悲憤地給她在北京的中央電視台朋友發消息,「問,到底政府去哪了?死了
那麼多漢人都沒人救嗎?」白天就開始有人燒車,到晚上,消防車才安安靜靜地來偷偷
滅火,連警笛都不敢鳴,就是怕被CNN等外資媒體拍到可以說故事的畫面。

本來張莉自己想爬上屋頂,拍照紀錄,卻被她的八十多個藏族孩子死活攔了下來,說菜
市場(他們本來是每天自己買菜)上的漢人都跑光了,現在漢人特危險,還是別被看到
的好;後來她的學生自己上樓去照,下來進屋後,驚慌地跟張莉說,老師,到處都是火!

這是昨天下午,我們再次在MSN上碰上時(講了一小時,電話斷了,再重撥就都不通,
害我緊張了好一下子),張莉自己告訴我的:

~~~~~~~~~~~~~~~~~~~~~~~~~~~~~

小令說:

早上後來我打過去都不通

沒事就好

留點痕跡給人類(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說:
不是沒事,只是有事的人不是我
央視新聞的朋友剛發短信給我,說他們正在看西藏送來的資料帶,都是藏人那大斧子大
刀砍漢人的事情
所以,他請我和孩子千萬別出門
現在我的兩學生還在我身邊呢

小令說:
電視說說是解放軍入藏鎮壓

留點痕跡給人類(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說:
我們孩子昨天出去看情況時還阻止了一個爆炸
我們學生看到有個孩子特傻冒,連煤氣都要點燃,他趕快過去說你這樣也會炸到藏族人
的,所以這孩子就趕快放一邊去了
太傻了
都別說別人,你把煤氣點爆炸,你自己也會受傷啊
他們把大超市砸開搶東西燒東西

小令說:
台灣這邊的報導都一面倒,只說是鎮壓獨立,都說是藏人被殺還有自焚等

留點痕跡給人類(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說:
我們孩子說他們把超市的啤酒整廂拿路邊邊喝邊砸
你想啊,青少年喝了酒,少男少女激動得不行了,都愛現

我認識一個老師,是第一個進藏援藏的幹部,89年時她在現場,她說當兵的當時真的很
可憐,有槍但是沒子彈,傻乎乎的被殺害,有無寸鐵,可是誰說過藏族人殺人的事情?
他們很變態,就89年那年瘋狂的民眾將被他們控制的軍人割頭,整個頭皮掀下來,可是
他們說過嗎?
你們真的應該看看這樣的暴行
我們政府雖說有千萬般不是,但是起碼他們尊敬藏族人們,他們從不把這些資料片公開
,我們始終認為家醜不可外揚,所以他們從未為自己辯解過
關於這一點,我非常為擁有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國自豪
我早上那個昨晚被困的好友說,她看到軍人一直非常有耐心的教育民眾,可是他們根本
不聽對軍人態度非常惡劣,所以,她跟我說他們真實不識好人心
我覺得人類都一樣,他們擁有共同的特點唯恐天下不亂,拜託你的朋友如果真的愛自由
熱愛和平,那麼拿出勇氣來,為這麼多年飽受戰爭之苦的伊拉克人民說句話,他們連罵
美國的勇氣都沒有,他們憑什麼這麼武斷!他們沒有任何證據他們沒有來過西藏他們怎
麼可以這麼做?!!!!要掀起人類內心更大的嗔恨
人人都可以是壞人,人人也都可以是好人,只要冷靜分析問題,不要被沒有親在現場的
人忽悠!怎麼不聽當事人的呢?!太奇怪
我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總之現在我非常為那幾千個孩子擔心
他們的未來被毀了,我已經發願,如果可以請讓我跟他們結緣,請給我這樣種福田的機

Post by 中国公民 on 2008, March 19, 10: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西藏局势的突变,使得本来处于低谷的关于民族关系的讨论突然激化。北大

的朋友们如果这两天关注未名BBS三角地的讨论,一定会发现很多这样的帖子

。北大嘛,从来都是有这种敢言的风气的,这是一件好事情。

   本来是一件全国人民万众一心谴责民族分裂分子的事情,却因为一些人不

负责任的言论,而演变成民族之间的相互攻击。昨夜看贴看到深夜两点。我

竟然不相信这样的言论会是从一个个21世纪的堂堂北大学子的口中笔下制造

出来的。某位现场记者发来的报道,引起了许多同学的讨论。某君说:西藏

问题都是因为中央政府对他们太软弱,如果采取高压政策会好许多。另一君

道:对待愚昧又野蛮的人,只能采取强制手段。第三君言:应该加快新藏铁

路、川藏铁路的建设,以便于天朝调军入藏。更有一位来自南京大学的朋友

通过代理在未名上发帖,指责藏民对汉民不友好,胡说什么“问题关键就在于

给他们宗教信仰的自由给的太过度了”。一位来自新疆塔城地区的朋友更是直

言不讳:对少数民族,就是要同化、融合加武力威慑。不少人回帖时也称:“

杀之,杀之,再杀之!”

   看到满篇的“进军”、“杀之”,我的心里紧紧的。不仅因为我也是一个少数

民族同学,更在于这些都是国家高等学府的学子们的言论,而这些同学们,

多多少少都是这个国家的精英,将来或多或少都要走向这个国家的各个岗位

。我真的不敢想象,一个礼仪之邦的最高学府的学子,面对这样的局势时,

竟然想到的都是采取强制手段、武力震慑、同化兄弟民族,甚至……

   有几位比较客观与中和的同学,谈论此事时会考虑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民

族团结,但比起通篇的“强制”、“武力”、“同化”甚至“××”,显然有些微不足

道。我只能乐观的看待这件事情,也许,上BBS讨论的同学都是一些比较激进

比较大汉族主义的同学,而更多客观、爱好和平的同学也许还没有注意到此

事。但,这种想法不过是我在聊以自慰罢了。

   我没有去别的高校的同学们之间了解情况,但北大如此,估计其他高校也

差不多。这真的就是当代接受高等教育的精英一代处理民族问题时的思考模

式吗?

   也许,在我们广为提倡理解与尊重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注意到了自己与身

边人的互相理解与尊重。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国家,的确就是一个大家

庭,而我们的这个大中国,是有着56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每个民族之间,

都需要理解和尊重。这个家庭,他不属于其中的哪一个人,即使是大哥。我

们55个弟弟妹妹,都承认了大哥的主体民族地位。我们国家的官方语言是汉

语,我们的CCTV在用汉语播音在用汉字出字幕,我们把某些少数民族并不过

的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定为了全国的法定节日,我们所有56个民族都承

认了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也都以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

国的公民而骄傲与自豪。所有这些,都是经过我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

通过的,而全国人大的代表,是由来自56个民族的群众组成的,这也就充分

说明了我们对主体民族地位的承认与尊重。我们都在努力的学习汉语,接受

汉文化的熏陶,因为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主体,是更为先进的文化,我们敬

仰,我们学习。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大多是内容都是老大哥民族的历史,我

们把岳飞、文天祥当作民族英雄来记忆。可以说,我们在学习对方文化方面

,做得的确很努力。我们尊重汉民族的传统习惯,我们尊重汉民族的圣人,

说句公道话,汉民族的文化与习俗中,只要不是与我们自身的文化与习俗相

互违背的,我们一般都会全盘接受,并且理解与尊重汉民族的民族感情。

   但是,那些在未名BBS上发表如上言论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换个角度去

思考问题?我们少数民族的文化与风俗习惯,在你们看来,除了奇特与好奇

之外,你们有没有潜心的去理解我们的民族文化、民族心理?我想,对于你

们中的很多人来说,也许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甚至从来也就没有这样想过

吧?我们每个民族的历史呢?我们的民族感情呢?我们的语言文字呢?是,

我们只是少数民族,我们的人口少,我们的文化可能有些落后,但民族没有

贵贱之分,文化也没有优劣之别。千百年来,我们就是在各自独立的文化体

系中生存下来的,我们的思维习惯、生活方式,处处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文

化建构的。如果你对少数民族事务完全不感兴趣,你大可不必了解我们的文

化;但只要你有所接触,就应该在了解、理解与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思维与处

事,否则,你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考虑别人的问题,这就是大汉族主义。

就好比你是家里的大哥,但你总以你的想法左右你的弟弟妹妹,早晚有一天

,弟弟妹妹会反感你,会觉得你这位大哥太武断。好好的家庭,不就要闹矛

盾了吗?

   我们文化中的许多方面,都有汉民族的痕迹;而汉民族的文化中,多多少

少也有着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这充分说明了我们的祖先在文化交流方面做

得很好。但一个民族的文化完全同化另一个民族,不是做不到,至少也是很

难做到。那么在平日里,你们谈论少数民族事务的时候,有多少时候是在充

分理解了对方文化、历史、民族感情与心理特征的情况下去思考、说话与处

事的呢?藏民对活佛的信仰,那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千百年来谁也无法改

变的,更不是某位同学所说的“我们给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有你没你,人

家都会虔诚的信仰,信不信教、信什么教、信到什么程度,这是宪法赋予每

一个公民的自由,不是你或者哪一个民族给他们的自由,而这部宪法,是整

个国家的宪法,是56个民族的宪法,不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民族的宪法。因

而你无权利把别人对宗教的虔诚指责说是愚昧。一步一伏一叩头,是藏民的

习惯,你不理解可以不做评论,但如果你要评论,就请先了解、理解与尊重

别人的信仰。穆斯林不吃猪肉,这是神圣的《古兰经》上的明文规定,你要

想了解,可以去查阅资料,也可以在尊重的前提下询问穆斯林朋友,你猜也

可以,但不要大鸣大放的说出来什么“猪是穆斯林的祖先”之类的侮辱别人的

话来。假如有一天有人说你们的祖先是某种动物而不是炎黄,你要是不反抗

,你还真是炎黄的不孝子孙。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共处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就懂得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因

为谁也不愿意看到流血与牺牲。而维护民族团结,最重要的就是互相理解对

方的文化,继而互相尊重。在那里,我们懂得尊重对方的习惯。汉族朋友不

会在穆斯林朋友面前吃猪肉甚至谈猪肉,少数民族朋友也会在清明节那天主

动取消歌舞聚会。这才是尊重,大家也才都能过祥和稳定的日子。

   只有无知的人,才是自大的,才是狂妄的,也才是不计后果的。西藏出现

了一些进行打砸抢的暴徒,但上至中央新闻联播下至西藏自治区公检法的通

告,都明确指明这是极少数破坏分子所为。以上诸君却大言讨伐、武力震慑

、民族同化,请问你们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吗?请问你们家的家门口成天停着

几辆警车你舒服吗?请问让你放弃自己的祖宗放弃自己的信仰,你愿意吗?

我们都是年轻人,至少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如果武

力能解决问题,历朝历代早该解决了。何至于拖到今日?冤家易解不易结,

埋下仇恨的种子容易,但想要解开,不是一代两代人的问题。但我们都看过

新闻,看到加沙地区的民族冲突、看到波黑战争,你心里舒服吗?更何况你

所提倡的讨伐与震慑,对象都是我们这个大家庭中的同胞啊!你不觉得残忍

了一点吗?虎毒不食子,你们一个个都是礼仪之邦的子民,难道不觉得这样

的言论有些伤人心吗?一个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的人,不要狂妄的谈什么

以战争解决一切。一切战争,到最后不都是百姓遭殃吗?既然是极少数人在

动乱,对他们毫不姑息的打击,就达到了惩治违法犯罪、维护祖国统一的目

的了,何必还要在你们的言论中牵扯到对整个民族的讨伐、震慑与同化呢?

民族强制同化便是民族之间的强奸,你想看到这丑恶的一幕出现在中华礼仪

之邦吗?!

   朋友们,要知道这个国家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属于民族自治性质的,也就

是说,这些领土在历史上都是各民族的前辈共同开拓出来的,每一寸每一步

,都浸透了各民族祖先的鲜血和热汗。这不是属于某一个民族或者某几个民

族的。一位北大的同学说得好:我们九州的汉族人,自古就有开疆辟土的热

情与决心。我们承认你们的主体地位,但并不代表着这个国家就是你们自己

的,这是我们56个民族共同的财富。弟弟妹妹有些错误,你就可以在人家祖

先开辟的土地上大肆讨伐吗?你就可以不顾一切的想去同化人家吗?你答应

,更多理智的汉族朋友不会答应,中央不会答应,历史更不会答应!


   民族矛盾就是民族矛盾,民族之间出于文化差异出现一定的矛盾是正常的

。两个普通人都会产生矛盾,何况两个民族?但民族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

盾,除了极少数分裂分子外,大多数百姓都是渴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矛盾的

。汉民族和少数民族间有矛盾是正常的,各少数民族之间有矛盾也是正常的

。但不能因为一些少数民族与汉民族之间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就把分裂国家

的大帽子戴在少数民族兄弟头上。这个家是我们共同的家,不是某一个人的

,你爱家,我也爱家,弟弟和哥哥都爱家,但为什么只要弟弟和哥哥之间有

些矛盾,就一定要把分家的罪名扣在弟弟头上呢?中国是我的家,是我们56

个兄弟姐妹的家,我为什么要离开?!


   国家出现动荡,地区出现动乱,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那些妄想分

裂国家的人,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严厉的谴责。但什么事情都不能过过分,这

个道理也是你们的老祖宗在《中庸》里所想表达的。物极必反。用你的脑子

去想问题,而不是用上天赐予你走路的部位。我们是少数民族,在这个国家

里人口只占极少数,经济也并不发达,请不要成天用杀呀、震慑呀这样的词

汇来对我们这些想要踏实生活的人说话,总有一天你要把我们吓坏的,总有

一天我们会离心离德的。当你有一天一个人坐在一大群壮汉中间,而他们时

不时的吓唬吓唬你时,你就能理解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的心理了。


   别大声,别严肃,别敏感,别像对待那些犯了错误的人一样的对待我们,

好吗?我们是好兄弟好同胞,不是吗?

   如果好,如果是,那请你真正把我们当作兄弟与同胞吧!适当的时候,适

当的去了解我们的历史文化民族感情,适当的试着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考虑民

族间的问题,别再因为你的无知伤害到我们的心灵,大哥,好不好?

   民族问题本没有那么复杂,试着把我们当作真正的兄弟姐妹来理 解来尊重

,就够了。谁家又没有个姊妹呢?谁又对兄弟姐妹没有些关怀与同情呢?

   噢,对了,80后的孩子可能还真的无法领会了。

   或许,独生子女政策真的应该改一改了。

                                                       海雪鑫于2008

年3月16日

Post by Peace on 2008, March 19, 10: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在日本东京要进行反对中共武力镇压藏人的游行(至中国大使馆)

日時:2008年3月22日(土)午後1時~
集合場所:東京都港区「三河台公園」(港区六本木4-2-27)
集合時間:午後1時
集会:午後1時半~2時
行進:午後2時~
解散地点:三河台公園
主催:TSNJ
その他:「チベット問題を考える議員連盟」が参加します。
http://tsnj2001.blogspot.com/

Post by sinpenzakki on 2008, March 19, 9: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

Post by Rico on 2008, March 19, 7: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唯色们心虚了!?这里彻底变成你们这里杂碎放毒的场地了,哈哈,面具终于剥去了。还TMD民主,狗屁!!!!!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19, 7: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唯色们心虚了!?这里彻底变成你们这里杂碎放毒的场地了,哈哈,面具终于剥去了。还TMD民主,狗屁!!!!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19, 7: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唯色们心虚了!?这里彻底变成你们这里杂碎放毒的场地了,哈哈,面具终于剥去了。还TMD民主,狗屁!!!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19, 7: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唯色们心虚了!?这里彻底变成你们这里杂碎放毒的场地了,哈哈,面具终于剥去了。还TMD民主,狗屁!!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19, 7: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唯色们心虚了!?这里彻底变成你们这里杂碎放毒的场地了,哈哈,面具终于剥去了。还TMD民主,狗屁!

Post by 汉人 on 2008, March 19, 7: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西藏局势的突变,使得本来处于低谷的关于民族关系的讨论突然激化。北大

的朋友们如果这两天关注未名BBS三角地的讨论,一定会发现很多这样的帖子

。北大嘛,从来都是有这种敢言的风气的,这是一件好事情。

   本来是一件全国人民万众一心谴责民族分裂分子的事情,却因为一些人不

负责任的言论,而演变成民族之间的相互攻击。昨夜看贴看到深夜两点。我

竟然不相信这样的言论会是从一个个21世纪的堂堂北大学子的口中笔下制造

出来的。某位现场记者发来的报道,引起了许多同学的讨论。某君说:西藏

问题都是因为中央政府对他们太软弱,如果采取高压政策会好许多。另一君

道:对待愚昧又野蛮的人,只能采取强制手段。第三君言:应该加快新藏铁

路、川藏铁路的建设,以便于天朝调军入藏。更有一位来自南京大学的朋友

通过代理在未名上发帖,指责藏民对汉民不友好,胡说什么“问题关键就在于

给他们宗教信仰的自由给的太过度了”。一位来自新疆塔城地区的朋友更是直

言不讳:对少数民族,就是要同化、融合加武力威慑。不少人回帖时也称:“

杀之,杀之,再杀之!”

   看到满篇的“进军”、“杀之”,我的心里紧紧的。不仅因为我也是一个少数

民族同学,更在于这些都是国家高等学府的学子们的言论,而这些同学们,

多多少少都是这个国家的精英,将来或多或少都要走向这个国家的各个岗位

。我真的不敢想象,一个礼仪之邦的最高学府的学子,面对这样的局势时,

竟然想到的都是采取强制手段、武力震慑、同化兄弟民族,甚至……

   有几位比较客观与中和的同学,谈论此事时会考虑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民

族团结,但比起通篇的“强制”、“武力”、“同化”甚至“××”,显然有些微不足

道。我只能乐观的看待这件事情,也许,上BBS讨论的同学都是一些比较激进

比较大汉族主义的同学,而更多客观、爱好和平的同学也许还没有注意到此

事。但,这种想法不过是我在聊以自慰罢了。

   我没有去别的高校的同学们之间了解情况,但北大如此,估计其他高校也

差不多。这真的就是当代接受高等教育的精英一代处理民族问题时的思考模

式吗?

   也许,在我们广为提倡理解与尊重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注意到了自己与身

边人的互相理解与尊重。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国家,的确就是一个大家

庭,而我们的这个大中国,是有着56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每个民族之间,

都需要理解和尊重。这个家庭,他不属于其中的哪一个人,即使是大哥。我

们55个弟弟妹妹,都承认了大哥的主体民族地位。我们国家的官方语言是汉

语,我们的CCTV在用汉语播音在用汉字出字幕,我们把某些少数民族并不过

的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定为了全国的法定节日,我们所有56个民族都承

认了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也都以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

国的公民而骄傲与自豪。所有这些,都是经过我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

通过的,而全国人大的代表,是由来自56个民族的群众组成的,这也就充分

说明了我们对主体民族地位的承认与尊重。我们都在努力的学习汉语,接受

汉文化的熏陶,因为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主体,是更为先进的文化,我们敬

仰,我们学习。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大多是内容都是老大哥民族的历史,我

们把岳飞、文天祥当作民族英雄来记忆。可以说,我们在学习对方文化方面

,做得的确很努力。我们尊重汉民族的传统习惯,我们尊重汉民族的圣人,

说句公道话,汉民族的文化与习俗中,只要不是与我们自身的文化与习俗相

互违背的,我们一般都会全盘接受,并且理解与尊重汉民族的民族感情。

   但是,那些在未名BBS上发表如上言论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换个角度去

思考问题?我们少数民族的文化与风俗习惯,在你们看来,除了奇特与好奇

之外,你们有没有潜心的去理解我们的民族文化、民族心理?我想,对于你

们中的很多人来说,也许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甚至从来也就没有这样想过

吧?我们每个民族的历史呢?我们的民族感情呢?我们的语言文字呢?是,

我们只是少数民族,我们的人口少,我们的文化可能有些落后,但民族没有

贵贱之分,文化也没有优劣之别。千百年来,我们就是在各自独立的文化体

系中生存下来的,我们的思维习惯、生活方式,处处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文

化建构的。如果你对少数民族事务完全不感兴趣,你大可不必了解我们的文

化;但只要你有所接触,就应该在了解、理解与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思维与处

事,否则,你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考虑别人的问题,这就是大汉族主义。

就好比你是家里的大哥,但你总以你的想法左右你的弟弟妹妹,早晚有一天

,弟弟妹妹会反感你,会觉得你这位大哥太武断。好好的家庭,不就要闹矛

盾了吗?

   我们文化中的许多方面,都有汉民族的痕迹;而汉民族的文化中,多多少

少也有着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这充分说明了我们的祖先在文化交流方面做

得很好。但一个民族的文化完全同化另一个民族,不是做不到,至少也是很

难做到。那么在平日里,你们谈论少数民族事务的时候,有多少时候是在充

分理解了对方文化、历史、民族感情与心理特征的情况下去思考、说话与处

事的呢?藏民对活佛的信仰,那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千百年来谁也无法改

变的,更不是某位同学所说的“我们给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有你没你,人

家都会虔诚的信仰,信不信教、信什么教、信到什么程度,这是宪法赋予每

一个公民的自由,不是你或者哪一个民族给他们的自由,而这部宪法,是整

个国家的宪法,是56个民族的宪法,不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民族的宪法。因

而你无权利把别人对宗教的虔诚指责说是愚昧。一步一伏一叩头,是藏民的

习惯,你不理解可以不做评论,但如果你要评论,就请先了解、理解与尊重

别人的信仰。穆斯林不吃猪肉,这是神圣的《古兰经》上的明文规定,你要

想了解,可以去查阅资料,也可以在尊重的前提下询问穆斯林朋友,你猜也

可以,但不要大鸣大放的说出来什么“猪是穆斯林的祖先”之类的侮辱别人的

话来。假如有一天有人说你们的祖先是某种动物而不是炎黄,你要是不反抗

,你还真是炎黄的不孝子孙。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共处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就懂得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因

为谁也不愿意看到流血与牺牲。而维护民族团结,最重要的就是互相理解对

方的文化,继而互相尊重。在那里,我们懂得尊重对方的习惯。汉族朋友不

会在穆斯林朋友面前吃猪肉甚至谈猪肉,少数民族朋友也会在清明节那天主

动取消歌舞聚会。这才是尊重,大家也才都能过祥和稳定的日子。

   只有无知的人,才是自大的,才是狂妄的,也才是不计后果的。西藏出现

了一些进行打砸抢的暴徒,但上至中央新闻联播下至西藏自治区公检法的通

告,都明确指明这是极少数破坏分子所为。以上诸君却大言讨伐、武力震慑

、民族同化,请问你们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吗?请问你们家的家门口成天停着

几辆警车你舒服吗?请问让你放弃自己的祖宗放弃自己的信仰,你愿意吗?

我们都是年轻人,至少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如果武

力能解决问题,历朝历代早该解决了。何至于拖到今日?冤家易解不易结,

埋下仇恨的种子容易,但想要解开,不是一代两代人的问题。但我们都看过

新闻,看到加沙地区的民族冲突、看到波黑战争,你心里舒服吗?更何况你

所提倡的讨伐与震慑,对象都是我们这个大家庭中的同胞啊!你不觉得残忍

了一点吗?虎毒不食子,你们一个个都是礼仪之邦的子民,难道不觉得这样

的言论有些伤人心吗?一个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的人,不要狂妄的谈什么

以战争解决一切。一切战争,到最后不都是百姓遭殃吗?既然是极少数人在

动乱,对他们毫不姑息的打击,就达到了惩治违法犯罪、维护祖国统一的目

的了,何必还要在你们的言论中牵扯到对整个民族的讨伐、震慑与同化呢?

民族强制同化便是民族之间的强奸,你想看到这丑恶的一幕出现在中华礼仪

之邦吗?!

   朋友们,要知道这个国家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属于民族自治性质的,也就

是说,这些领土在历史上都是各民族的前辈共同开拓出来的,每一寸每一步

,都浸透了各民族祖先的鲜血和热汗。这不是属于某一个民族或者某几个民

族的。一位北大的同学说得好:我们九州的汉族人,自古就有开疆辟土的热

情与决心。我们承认你们的主体地位,但并不代表着这个国家就是你们自己

的,这是我们56个民族共同的财富。弟弟妹妹有些错误,你就可以在人家祖

先开辟的土地上大肆讨伐吗?你就可以不顾一切的想去同化人家吗?你答应

,更多理智的汉族朋友不会答应,中央不会答应,历史更不会答应!


   民族矛盾就是民族矛盾,民族之间出于文化差异出现一定的矛盾是正常的

。两个普通人都会产生矛盾,何况两个民族?但民族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

盾,除了极少数分裂分子外,大多数百姓都是渴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矛盾的

。汉民族和少数民族间有矛盾是正常的,各少数民族之间有矛盾也是正常的

。但不能因为一些少数民族与汉民族之间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就把分裂国家

的大帽子戴在少数民族兄弟头上。这个家是我们共同的家,不是某一个人的

,你爱家,我也爱家,弟弟和哥哥都爱家,但为什么只要弟弟和哥哥之间有

些矛盾,就一定要把分家的罪名扣在弟弟头上呢?中国是我的家,是我们56

个兄弟姐妹的家,我为什么要离开?!


   国家出现动荡,地区出现动乱,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那些妄想分

裂国家的人,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严厉的谴责。但什么事情都不能过过分,这

个道理也是你们的老祖宗在《中庸》里所想表达的。物极必反。用你的脑子

去想问题,而不是用上天赐予你走路的部位。我们是少数民族,在这个国家

里人口只占极少数,经济也并不发达,请不要成天用杀呀、震慑呀这样的词

汇来对我们这些想要踏实生活的人说话,总有一天你要把我们吓坏的,总有

一天我们会离心离德的。当你有一天一个人坐在一大群壮汉中间,而他们时

不时的吓唬吓唬你时,你就能理解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的心理了。


   别大声,别严肃,别敏感,别像对待那些犯了错误的人一样的对待我们,

好吗?我们是好兄弟好同胞,不是吗?

   如果好,如果是,那请你真正把我们当作兄弟与同胞吧!适当的时候,适

当的去了解我们的历史文化民族感情,适当的试着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考虑民

族间的问题,别再因为你的无知伤害到我们的心灵,大哥,好不好?

   民族问题本没有那么复杂,试着把我们当作真正的兄弟姐妹来理解来尊重

,就够了。谁家又没有个姊妹呢?谁又对兄弟姐妹没有些关怀与同情呢?

   噢,对了,80后的孩子可能还真的无法领会了。

   或许,独生子女政策真的应该改一改了。

                                                       海雪鑫于2008

年3月16日

Post by 一民为本 on 2008, March 19, 6: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西藏局势的突变,使得本来处于低谷的关于民族关系的讨论突然激化。北大的朋友们如果这两天关注未名BBS三角地的讨论,一定会发现很多这样的帖子。北大嘛,从来都是有这种敢言的风气的,这是一件好事情。

   本来是一件全国人民万众一心谴责民族分裂分子的事情,却因为一些人不负责任的言论,而演变成民族之间的相互攻击。昨夜看贴看到深夜两点。我竟然不相信这样的言论会是从一个个21世纪的堂堂北大学子的口中笔下制造出来的。某位现场记者发来的报道,引起了许多同学的讨论。某君说:西藏问题都是因为中央政府对他们太软弱,如果采取高压政策会好许多。另一君道:对待愚昧又野蛮的人,只能采取强制手段。第三君言:应该加快新藏铁路、川藏铁路的建设,以便于天朝调军入藏。更有一位来自南京大学的朋友通过代理在未名上发帖,指责藏民对汉民不友好,胡说什么“问题关键就在于给他们宗教信仰的自由给的太过度了”。一位来自新疆塔城地区的朋友更是直言不讳:对少数民族,就是要同化、融合加武力威慑。不少人回帖时也称:“杀之,杀之,再杀之!”

   看到满篇的“进军”、“杀之”,我的心里紧紧的。不仅因为我也是一个少数民族同学,更在于这些都是国家高等学府的学子们的言论,而这些同学们,多多少少都是这个国家的精英,将来或多或少都要走向这个国家的各个岗位。我真的不敢想象,一个礼仪之邦的最高学府的学子,面对这样的局势时,竟然想到的都是采取强制手段、武力震慑、同化兄弟民族,甚至……

   有几位比较客观与中和的同学,谈论此事时会考虑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民族团结,但比起通篇的“强制”、“武力”、“同化”甚至“××”,显然有些微不足道。我只能乐观的看待这件事情,也许,上BBS讨论的同学都是一些比较激进比较大汉族主义的同学,而更多客观、爱好和平的同学也许还没有注意到此事。但,这种想法不过是我在聊以自慰罢了。

   我没有去别的高校的同学们之间了解情况,但北大如此,估计其他高校也差不多。这真的就是当代接受高等教育的精英一代处理民族问题时的思考模式吗?

   也许,在我们广为提倡理解与尊重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注意到了自己与身边人的互相理解与尊重。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国家,的确就是一个大家庭,而我们的这个大中国,是有着56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每个民族之间,都需要理解和尊重。这个家庭,他不属于其中的哪一个人,即使是大哥。我们55个弟弟妹妹,都承认了大哥的主体民族地位。我们国家的官方语言是汉语,我们的CCTV在用汉语播音在用汉字出字幕,我们把某些少数民族并不过的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定为了全国的法定节日,我们所有56个民族都承认了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也都以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而骄傲与自豪。所有这些,都是经过我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而全国人大的代表,是由来自56个民族的群众组成的,这也就充分说明了我们对主体民族地位的承认与尊重。我们都在努力的学习汉语,接受汉文化的熏陶,因为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主体,是更为先进的文化,我们敬仰,我们学习。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大多是内容都是老大哥民族的历史,我们把岳飞、文天祥当作民族英雄来记忆。可以说,我们在学习对方文化方面,做得的确很努力。我们尊重汉民族的传统习惯,我们尊重汉民族的圣人,说句公道话,汉民族的文化与习俗中,只要不是与我们自身的文化与习俗相互违背的,我们一般都会全盘接受,并且理解与尊重汉民族的民族感情。

   但是,那些在未名BBS上发表如上言论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换个角度去思考问题?我们少数民族的文化与风俗习惯,在你们看来,除了奇特与好奇之外,你们有没有潜心的去理解我们的民族文化、民族心理?我想,对于你们中的很多人来说,也许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甚至从来也就没有这样想过吧?我们每个民族的历史呢?我们的民族感情呢?我们的语言文字呢?是,我们只是少数民族,我们的人口少,我们的文化可能有些落后,但民族没有贵贱之分,文化也没有优劣之别。千百年来,我们就是在各自独立的文化体系中生存下来的,我们的思维习惯、生活方式,处处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文化建构的。如果你对少数民族事务完全不感兴趣,你大可不必了解我们的文化;但只要你有所接触,就应该在了解、理解与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思维与处事,否则,你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考虑别人的问题,这就是大汉族主义。就好比你是家里的大哥,但你总以你的想法左右你的弟弟妹妹,早晚有一天,弟弟妹妹会反感你,会觉得你这位大哥太武断。好好的家庭,不就要闹矛盾了吗?

   我们文化中的许多方面,都有汉民族的痕迹;而汉民族的文化中,多多少少也有着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这充分说明了我们的祖先在文化交流方面做得很好。但一个民族的文化完全同化另一个民族,不是做不到,至少也是很难做到。那么在平日里,你们谈论少数民族事务的时候,有多少时候是在充分理解了对方文化、历史、民族感情与心理特征的情况下去思考、说话与处事的呢?藏民对活佛的信仰,那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千百年来谁也无法改变的,更不是某位同学所说的“我们给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有你没你,人家都会虔诚的信仰,信不信教、信什么教、信到什么程度,这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自由,不是你或者哪一个民族给他们的自由,而这部宪法,是整个国家的宪法,是56个民族的宪法,不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民族的宪法。因而你无权利把别人对宗教的虔诚指责说是愚昧。一步一伏一叩头,是藏民的习惯,你不理解可以不做评论,但如果你要评论,就请先了解、理解与尊重别人的信仰。穆斯林不吃猪肉,这是神圣的《古兰经》上的明文规定,你要想了解,可以去查阅资料,也可以在尊重的前提下询问穆斯林朋友,你猜也可以,但不要大鸣大放的说出来什么“猪是穆斯林的祖先”之类的侮辱别人的话来。假如有一天有人说你们的祖先是某种动物而不是炎黄,你要是不反抗,你还真是炎黄的不孝子孙。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共处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就懂得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因为谁也不愿意看到流血与牺牲。而维护民族团结,最重要的就是互相理解对方的文化,继而互相尊重。在那里,我们懂得尊重对方的习惯。汉族朋友不会在穆斯林朋友面前吃猪肉甚至谈猪肉,少数民族朋友也会在清明节那天主动取消歌舞聚会。这才是尊重,大家也才都能过祥和稳定的日子。

   只有无知的人,才是自大的,才是狂妄的,也才是不计后果的。西藏出现了一些进行打砸抢的暴徒,但上至中央新闻联播下至西藏自治区公检法的通告,都明确指明这是极少数破坏分子所为。以上诸君却大言讨伐、武力震慑、民族同化,请问你们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吗?请问你们家的家门口成天停着几辆警车你舒服吗?请问让你放弃自己的祖宗放弃自己的信仰,你愿意吗?我们都是年轻人,至少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如果武力能解决问题,历朝历代早该解决了。何至于拖到今日?冤家易解不易结,埋下仇恨的种子容易,但想要解开,不是一代两代人的问题。但我们都看过新闻,看到加沙地区的民族冲突、看到波黑战争,你心里舒服吗?更何况你所提倡的讨伐与震慑,对象都是我们这个大家庭中的同胞啊!你不觉得残忍了一点吗?虎毒不食子,你们一个个都是礼仪之邦的子民,难道不觉得这样的言论有些伤人心吗?一个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的人,不要狂妄的谈什么以战争解决一切。一切战争,到最后不都是百姓遭殃吗?既然是极少数人在动乱,对他们毫不姑息的打击,就达到了惩治违法犯罪、维护祖国统一的目的了,何必还要在你们的言论中牵扯到对整个民族的讨伐、震慑与同化呢?民族强制同化便是民族之间的强奸,你想看到这丑恶的一幕出现在中华礼仪之邦吗?!

   朋友们,要知道这个国家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属于民族自治性质的,也就是说,这些领土在历史上都是各民族的前辈共同开拓出来的,每一寸每一步,都浸透了各民族祖先的鲜血和热汗。这不是属于某一个民族或者某几个民族的。一位北大的同学说得好:我们九州的汉族人,自古就有开疆辟土的热情与决心。我们承认你们的主体地位,但并不代表着这个国家就是你们自己的,这是我们56个民族共同的财富。弟弟妹妹有些错误,你就可以在人家祖先开辟的土地上大肆讨伐吗?你就可以不顾一切的想去同化人家吗?你答应,更多理智的汉族朋友不会答应,中央不会答应,历史更不会答应!


   民族矛盾就是民族矛盾,民族之间出于文化差异出现一定的矛盾是正常的。两个普通人都会产生矛盾,何况两个民族?但民族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除了极少数分裂分子外,大多数百姓都是渴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矛盾的。汉民族和少数民族间有矛盾是正常的,各少数民族之间有矛盾也是正常的。但不能因为一些少数民族与汉民族之间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就把分裂国家的大帽子戴在少数民族兄弟头上。这个家是我们共同的家,不是某一个人的,你爱家,我也爱家,弟弟和哥哥都爱家,但为什么只要弟弟和哥哥之间有些矛盾,就一定要把分家的罪名扣在弟弟头上呢?中国是我的家,是我们56个兄弟姐妹的家,我为什么要离开?!


   国家出现动荡,地区出现动乱,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那些妄想分裂国家的人,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严厉的谴责。但什么事情都不能过过分,这个道理也是你们的老祖宗在《中庸》里所想表达的。物极必反。用你的脑子去想问题,而不是用上天赐予你走路的部位。我们是少数民族,在这个国家里人口只占极少数,经济也并不发达,请不要成天用杀呀、震慑呀这样的词汇来对我们这些想要踏实生活的人说话,总有一天你要把我们吓坏的,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心离德的。当你有一天一个人坐在一大群壮汉中间,而他们时不时的吓唬吓唬你时,你就能理解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的心理了。


   别大声,别严肃,别敏感,别像对待那些犯了错误的人一样的对待我们,好吗?我们是好兄弟好同胞,不是吗?

   如果好,如果是,那请你真正把我们当作兄弟与同胞吧!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去了解我们的历史文化民族感情,适当的试着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考虑民族间的问题,别再因为你的无知伤害到我们的心灵,大哥,好不好?

   民族问题本没有那么复杂,试着把我们当作真正的兄弟姐妹来理解来尊重,就够了。谁家又没有个姊妹呢?谁又对兄弟姐妹没有些关怀与同情呢?

   噢,对了,80后的孩子可能还真的无法领会了。

   或许,独生子女政策真的应该改一改了。

                                                       海雪鑫于2008年3月16日

Post by 一民为本 on 2008, March 19, 6: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西藏局势的突变,使得本来处于低谷的关于民族关系的讨论突然激化。北大的朋友们如果这两天关注未名BBS三角地的讨论,一定会发现很多这样的帖子。北大嘛,从来都是有这种敢言的风气的,这是一件好事情。

   本来是一件全国人民万众一心谴责民族分裂分子的事情,却因为一些人不负责任的言论,而演变成民族之间的相互攻击。昨夜看贴看到深夜两点。我竟然不相信这样的言论会是从一个个21世纪的堂堂北大学子的口中笔下制造出来的。某位现场记者发来的报道,引起了许多同学的讨论。某君说:西藏问题都是因为中央政府对他们太软弱,如果采取高压政策会好许多。另一君道:对待愚昧又野蛮的人,只能采取强制手段。第三君言:应该加快新藏铁路、川藏铁路的建设,以便于天朝调军入藏。更有一位来自南京大学的朋友通过代理在未名上发帖,指责藏民对汉民不友好,胡说什么“问题关键就在于给他们宗教信仰的自由给的太过度了”。一位来自新疆塔城地区的朋友更是直言不讳:对少数民族,就是要同化、融合加武力威慑。不少人回帖时也称:“杀之,杀之,再杀之!”

   看到满篇的“进军”、“杀之”,我的心里紧紧的。不仅因为我也是一个少数民族同学,更在于这些都是国家高等学府的学子们的言论,而这些同学们,多多少少都是这个国家的精英,将来或多或少都要走向这个国家的各个岗位。我真的不敢想象,一个礼仪之邦的最高学府的学子,面对这样的局势时,竟然想到的都是采取强制手段、武力震慑、同化兄弟民族,甚至……

   有几位比较客观与中和的同学,谈论此事时会考虑到国家的长治久安、民族团结,但比起通篇的“强制”、“武力”、“同化”甚至“××”,显然有些微不足道。我只能乐观的看待这件事情,也许,上BBS讨论的同学都是一些比较激进比较大汉族主义的同学,而更多客观、爱好和平的同学也许还没有注意到此事。但,这种想法不过是我在聊以自慰罢了。

   我没有去别的高校的同学们之间了解情况,但北大如此,估计其他高校也差不多。这真的就是当代接受高等教育的精英一代处理民族问题时的思考模式吗?

   也许,在我们广为提倡理解与尊重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注意到了自己与身边人的互相理解与尊重。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国家,的确就是一个大家庭,而我们的这个大中国,是有着56个兄弟姐妹的大家庭。每个民族之间,都需要理解和尊重。这个家庭,他不属于其中的哪一个人,即使是大哥。我们55个弟弟妹妹,都承认了大哥的主体民族地位。我们国家的官方语言是汉语,我们的CCTV在用汉语播音在用汉字出字幕,我们把某些少数民族并不过的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定为了全国的法定节日,我们所有56个民族都承认了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也都以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而骄傲与自豪。所有这些,都是经过我们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而全国人大的代表,是由来自56个民族的群众组成的,这也就充分说明了我们对主体民族地位的承认与尊重。我们都在努力的学习汉语,接受汉文化的熏陶,因为汉文化是中华文明的主体,是更为先进的文化,我们敬仰,我们学习。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大多是内容都是老大哥民族的历史,我们把岳飞、文天祥当作民族英雄来记忆。可以说,我们在学习对方文化方面,做得的确很努力。我们尊重汉民族的传统习惯,我们尊重汉民族的圣人,说句公道话,汉民族的文化与习俗中,只要不是与我们自身的文化与习俗相互违背的,我们一般都会全盘接受,并且理解与尊重汉民族的民族感情。

   但是,那些在未名BBS上发表如上言论的朋友们,你们有没有换个角度去思考问题?我们少数民族的文化与风俗习惯,在你们看来,除了奇特与好奇之外,你们有没有潜心的去理解我们的民族文化、民族心理?我想,对于你们中的很多人来说,也许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甚至从来也就没有这样想过吧?我们每个民族的历史呢?我们的民族感情呢?我们的语言文字呢?是,我们只是少数民族,我们的人口少,我们的文化可能有些落后,但民族没有贵贱之分,文化也没有优劣之别。千百年来,我们就是在各自独立的文化体系中生存下来的,我们的思维习惯、生活方式,处处都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文化建构的。如果你对少数民族事务完全不感兴趣,你大可不必了解我们的文化;但只要你有所接触,就应该在了解、理解与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思维与处事,否则,你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考虑别人的问题,这就是大汉族主义。就好比你是家里的大哥,但你总以你的想法左右你的弟弟妹妹,早晚有一天,弟弟妹妹会反感你,会觉得你这位大哥太武断。好好的家庭,不就要闹矛盾了吗?

   我们文化中的许多方面,都有汉民族的痕迹;而汉民族的文化中,多多少少也有着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这充分说明了我们的祖先在文化交流方面做得很好。但一个民族的文化完全同化另一个民族,不是做不到,至少也是很难做到。那么在平日里,你们谈论少数民族事务的时候,有多少时候是在充分理解了对方文化、历史、民族感情与心理特征的情况下去思考、说话与处事的呢?藏民对活佛的信仰,那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是千百年来谁也无法改变的,更不是某位同学所说的“我们给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有你没你,人家都会虔诚的信仰,信不信教、信什么教、信到什么程度,这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自由,不是你或者哪一个民族给他们的自由,而这部宪法,是整个国家的宪法,是56个民族的宪法,不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民族的宪法。因而你无权利把别人对宗教的虔诚指责说是愚昧。一步一伏一叩头,是藏民的习惯,你不理解可以不做评论,但如果你要评论,就请先了解、理解与尊重别人的信仰。穆斯林不吃猪肉,这是神圣的《古兰经》上的明文规定,你要想了解,可以去查阅资料,也可以在尊重的前提下询问穆斯林朋友,你猜也可以,但不要大鸣大放的说出来什么“猪是穆斯林的祖先”之类的侮辱别人的话来。假如有一天有人说你们的祖先是某种动物而不是炎黄,你要是不反抗,你还真是炎黄的不孝子孙。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共处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就懂得民族团结的重要性,因为谁也不愿意看到流血与牺牲。而维护民族团结,最重要的就是互相理解对方的文化,继而互相尊重。在那里,我们懂得尊重对方的习惯。汉族朋友不会在穆斯林朋友面前吃猪肉甚至谈猪肉,少数民族朋友也会在清明节那天主动取消歌舞聚会。这才是尊重,大家也才都能过祥和稳定的日子。

   只有无知的人,才是自大的,才是狂妄的,也才是不计后果的。西藏出现了一些进行打砸抢的暴徒,但上至中央新闻联播下至西藏自治区公检法的通告,都明确指明这是极少数破坏分子所为。以上诸君却大言讨伐、武力震慑、民族同化,请问你们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吗?请问你们家的家门口成天停着几辆警车你舒服吗?请问让你放弃自己的祖宗放弃自己的信仰,你愿意吗?我们都是年轻人,至少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如果武力能解决问题,历朝历代早该解决了。何至于拖到今日?冤家易解不易结,埋下仇恨的种子容易,但想要解开,不是一代两代人的问题。但我们都看过新闻,看到加沙地区的民族冲突、看到波黑战争,你心里舒服吗?更何况你所提倡的讨伐与震慑,对象都是我们这个大家庭中的同胞啊!你不觉得残忍了一点吗?虎毒不食子,你们一个个都是礼仪之邦的子民,难道不觉得这样的言论有些伤人心吗?一个没有经历过流血与战争的人,不要狂妄的谈什么以战争解决一切。一切战争,到最后不都是百姓遭殃吗?既然是极少数人在动乱,对他们毫不姑息的打击,就达到了惩治违法犯罪、维护祖国统一的目的了,何必还要在你们的言论中牵扯到对整个民族的讨伐、震慑与同化呢?民族强制同化便是民族之间的强奸,你想看到这丑恶的一幕出现在中华礼仪之邦吗?!

   朋友们,要知道这个国家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属于民族自治性质的,也就是说,这些领土在历史上都是各民族的前辈共同开拓出来的,每一寸每一步,都浸透了各民族祖先的鲜血和热汗。这不是属于某一个民族或者某几个民族的。一位北大的同学说得好:我们九州的汉族人,自古就有开疆辟土的热情与决心。我们承认你们的主体地位,但并不代表着这个国家就是你们自己的,这是我们56个民族共同的财富。弟弟妹妹有些错误,你就可以在人家祖先开辟的土地上大肆讨伐吗?你就可以不顾一切的想去同化人家吗?你答应,更多理智的汉族朋友不会答应,中央不会答应,历史更不会答应!


   民族矛盾就是民族矛盾,民族之间出于文化差异出现一定的矛盾是正常的。两个普通人都会产生矛盾,何况两个民族?但民族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除了极少数分裂分子外,大多数百姓都是渴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矛盾的。汉民族和少数民族间有矛盾是正常的,各少数民族之间有矛盾也是正常的。但不能因为一些少数民族与汉民族之间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就把分裂国家的大帽子戴在少数民族兄弟头上。这个家是我们共同的家,不是某一个人的,你爱家,我也爱家,弟弟和哥哥都爱家,但为什么只要弟弟和哥哥之间有些矛盾,就一定要把分家的罪名扣在弟弟头上呢?中国是我的家,是我们56个兄弟姐妹的家,我为什么要离开?!


   国家出现动荡,地区出现动乱,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于那些妄想分裂国家的人,每一个公民都应该严厉的谴责。但什么事情都不能过过分,这个道理也是你们的老祖宗在《中庸》里所想表达的。物极必反。用你的脑子去想问题,而不是用上天赐予你走路的部位。我们是少数民族,在这个国家里人口只占极少数,经济也并不发达,请不要成天用杀呀、震慑呀这样的词汇来对我们这些想要踏实生活的人说话,总有一天你要把我们吓坏的,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心离德的。当你有一天一个人坐在一大群壮汉中间,而他们时不时的吓唬吓唬你时,你就能理解我们这些少数民族的心理了。


   别大声,别严肃,别敏感,别像对待那些犯了错误的人一样的对待我们,好吗?我们是好兄弟好同胞,不是吗?

   如果好,如果是,那请你真正把我们当作兄弟与同胞吧!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去了解我们的历史文化民族感情,适当的试着站在我们的角度来考虑民族间的问题,别再因为你的无知伤害到我们的心灵,大哥,好不好?

   民族问题本没有那么复杂,试着把我们当作真正的兄弟姐妹来理解来尊重,就够了。谁家又没有个姊妹呢?谁又对兄弟姐妹没有些关怀与同情呢?

   噢,对了,80后的孩子可能还真的无法领会了。

   或许,独生子女政策真的应该改一改了。

                                                       海雪鑫于2008年3月16日

Post by 以民为本 on 2008, March 19, 6: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Re: 让我们听听另一种声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19 04:51:28 2008), 站内

No Blind-Free, but Safe and Sound.(下)



我選擇相信張莉,是因為她為了那塊土地,默默地做了那麼多。那麼多靜靜的、獨自承擔的、不求回報的。

關於她的付出,去年記述她的文章中,已經寫了很多。

在西藏,當地很多福利機構,都是長期美國金援,動機純不純粹我沒有立場評斷,但光是那個最著名的彩泉福利學校,裡邊很多所謂的孤兒,都是校方去鄉下或是偏遠藏區找不識字、也沒幫孩子辦戶口的,跟父母一說可以幫他們養孩子教孩子,都樂意把孩子送過去;送到學校,除了皮點的會被打罵之外(那週末會去當義工的女孩親眼見到孩子背上的手指粗傷疤),孩子最大的功能,就是展示給老外或是支教的大學生(參考http://october23echo.blogcn.com/index.shtml)看,那學校中教孩子技藝,都不教全的,孩子放了幾年,可能還是只會畫唐卡的頭等等部份,這個畫手,那個畫腳,卻不會完整的一個人,不教全,是怕孩子學全了,就跑了。


張莉的學校,就算知道容易動搖、過於單純的藏族孩子學了點全皮毛,就有離開的可能,她也還是堅持要教會孩子一套套完整的東西,她說,她的孩子從一百五十個到八十幾個上上下下,來來去去的她也能夠接受,就在大前天,還有三個女孩不當一回事地跟她說,「老師,我們學會了,我們要走。」

堅持不販賣孩子作品、也不讓觀光客去消費孩子的張莉平靜地說,「我的學校是想要培養出菩薩的,如果沒有緣份留下來,那就算了。」

而即使再怎樣拮据艱難,菩薩之路仍然困難重重。

西藏當地很多國外的基金會,幹部都是去那唸書的大學生,無意深耕也不想久留,張莉自己就接到過好些邀約,說一個月給她的學校一定的金額(譬如人民幣十萬之譜),但橫豎賠錢,讓她學校開二十萬,剩下的幹部自己拿走,直爽到執拗的張莉當然拒絕;當地政府民政廳本也可以申請補助,張莉準備了一堆資料,連學生完整的成長紀錄都給了,卻遲無動靜,想當然耳,是得塞錢的,有人勸張莉,「給他們幾千塊可以換幾萬塊來,這生意還是做得!」,張莉又拒絕了。

即使再捨不得,張莉只好回到北京上海,繼續接案子賺錢來養學校;在自己開公司時代,張莉穿的是一條人民幣兩千塊的褲子,現在為了養學校,她穿的是在北京動物園附近的服裝批發市場清早去擠著買來的二十塊格子襯衫,「還是有挺好看的哪!」她笑著說。

她也知道,如果能有重量級的媒體採訪,境內外的資金應該不愁,張莉自己甚至有不少名人朋友,如中國有名的歌手朴樹等,都是她的朋友,也都去她的學校免費當上幾個月的音樂老師,這些,要在台灣,早就被有線台做成爛梗了,張莉卻從來不張揚,境內外的媒體要去拉薩採訪,請她協助連絡,她卻都熱心地幫忙,卻從來不要求媒體報導她的學校,從鳳凰衛視,甚至前陣子台灣導演吳米森拿公視資金要拍一個跟西藏奧運有關的紀錄片,在他們還不知道要不要入拉薩採訪時,我都請張莉幫忙聯絡照顧,張莉還在MSN上告訴我狀況,雖然最後因為兩會與台灣大選,藏區政府沒能批准吳米森他們入境,但是張莉的熱心(那又不是我的案子!),卻再次證實。

她的低調,讓我想到另外一個與西藏有關的極端。

前陣子,碧玉在上海開演唱會,結果安可曲後卻大喊西藏獨立,很有趣,這件事情台灣的朋友視之為英雄,覺得她很帶種(http://blog.yam.com/modernhippie/article/14115905),卻也有人,如三聯生活週刊的王三表老大持相反意見(http://www.wangxiaofeng.net/?p=1909)(或是我在網路上找到的http://blog.pixnet.net/satanstw/post/15191870),我某程度覺得後者更有道理且能感同身受,碧玉爽快這一喊,喊完她開心了拍拍屁股回冰島,結果上海的演出商就慘了,在商言商,妳就是拿人家錢來演出的,而事情,不是這樣做的。
(連我都被掃到颱風尾,去北京劇場,經理拿著我們想做的音樂劇場作品資料,說,你們歌手不會像那個比約克(碧玉的中國譯名)一樣亂來吧?拿雷光夏跟碧玉類比,我是要怎樣答啊?)

很多事情,不是爽完就好的,甚至越是張揚,越見淺薄。越複雜,越沉重,越難為的事情尤其如是。

尤其是美其名曰愛的事情。

而在事件還是羅生門的當下,我在張莉的描述中,對媒體不明究裡與證據還不完備的責難格外反感。

起碼,這是一個現在還身陷險境的人,透過國際電話親口告訴我的事情。

(呆過著名媒體,對於怎樣講出與型塑一個他們要的故事,我太了解了。)


而張莉,我希望妳平安。

在對話的最後,張莉告訴我:

「我這幾天找到車就出發去西康藏區的亞青,那裏有三十個可愛的小孩子在等我去接他們呢,崔健樂隊的劉元,我叫元哥說你要小心,我說沒有什麼可小心的我希望路上遇見這些逃亡的孩子,這樣可以用我的智慧來幫助他們
我今天杭州師兄來電話了,他是大款,我已經請求他幫我花錢,請他認識的所有出家人念經給西藏所有的人們,希望能把這些瘋狂的人類的嗔恨心降到最低

傷害人類,傷害同胞,這一切都是我的同胞在做的,我們學校的教育一向是不要只尊敬人類,要尊敬生命

我本來要走了,現在我想還是先去亞青接那些孩子,然後再到北京工作,讓他們接受正確的教育太重要了,這次看我們孩子的表現我就知道了,我為他們自豪

發給你看,我以為自己就要去北京了,所以前天寫了給他們的交代,我希望他們不要忘記的事情」

看完我哭了。我想不光是她的孩子應該知道,大家都應該不要忘記。

徵得她的同意,我把她給我的文件發在下邊,作為結尾。

那是我看過,最能形容愛的一頁篇章。


希望傷害就此打住,大家平安,也懂得愛。命若都沒了,或是變得冷硬,獨立不獨立,又有什麼意義?

~~~~~~~~~~~~~~~~~~~~~~~~~

(張莉給孩子的,"我不在的時候"。)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切記要做的事:
關於衛生:
1.整理好自己的床位和物品,除了每天早晚的洗漱外,切記每星期將自己大清潔一次(特別要刷洗耳朵後、脖子及後背)。
2.保持宿舍衛生,特別是門窗。如果有我的照片,請觀想我正訝異你的進步:)。
3.你們吃飯前、如廁後,切記要洗手。
4.除了自己的個人衛生,宿舍和教室衛生,最重要的是保證廚房的衛生,要養成習慣,如果你想偷懶的時候,請想想我得知你們因不衛生導致生病後的心疼和難過。

關心他人:
5.飯前定要先想想沒有到這學校前的你們,以及世界上所有饑餓的人們,這樣你們就能把米飯變成慈悲和幫助他人的動力。
6.照顧好學弟學妹讓他們冬天的時候不冷,夏天的時候也不要感冒,四季感受著被關懷被愛,並且讓他們也學會像你們一樣也去愛別人。
7.切記要多抱抱比你小的小朋友,多親親他們,定期咬上幾口。(我的經驗是他們很喜歡被咬,咬的時候切記不要直接用牙齒,而要用嘴唇包著的牙齒)。
8.過馬路時大同學記住要看好小同學,大家手拉著手不分開,過完馬路數一數,千萬別拉下調皮的小同學。
9.小朋友在夜裏做惡夢,或生病的時候,踢被子的時候切忌要放棄自己的睡眠,照顧好他們。
10.如果在外面,天氣忽然變冷,要讓穿著單薄的同學穿上你的衣服。
11.學做更多可口的菜,讓同學們吃得更有營養。
12.一星期要吃兩次黃豆,每天早上一定記住服用綜合維生素,因為它們會讓你們身體強壯,貌美如花:),保持良好的狀況去幫助他人。
13.照顧好老師,老師累或不累的時候,都要記得給老師泡好茶添上熱開水,幫老師做宿舍衛生、洗衣服。(你們這點做得不夠好,從老師宿舍的走道可以看出來)
14.在關心他人的同時記住照顧好自己的父母,特別是在情感上,請有電話聯繫的同學多打電話回家。 15.當你們為他人服務而感受到累了,餓了的時候,記住把這種喜悅和功德回向給六道眾生。

切記感恩
16.記住每一個新老同學的名字,老師的名字,當你們都還是羊羔的時候,他們是你們的牧羊人。
18.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保持感恩的心,發自內心地感謝父母,感謝老師,感謝被你們幫助照顧的人,他們是你的福田。感謝一切人類,特別要感謝傷害自己的人,因為他們都是你們的恩人及導師。
19.早上醒來時,記住感謝自己還活著,有這麼多同學在身邊,讓你能生活在關心和愛護裏,要祈禱明天還能這樣,時時刻刻要感恩。
20.打電話的時候記得感謝鐵通公司提供的免費電話,穿衣服的時候多想想給我們衣服和鞋子的好心人,吃飯的時候要感謝送我們糧食的人,包括曾經賣給我們便宜糧油的西藏軍區,感謝所有幫助過我們的好心人以及給予我們知識的所有老師們。

注意事項:
21.讓所有看見你的人,都看見你在微笑,每天都那麼乾淨精神,還有你內心祥和散發出來的美麗表情(切記,一個人美麗與否不在於五官而在表情)。
22.每週都抽時間排練或運動,這樣你的體積才不會因為心寬而越來越體胖。
23.同學間討論問題要心平氣和,即使生氣了也警告自己不能超過五分鐘,有一天連這五分鐘都要擯棄,讓它消失(這點我也一直在努力)。
24.洗頭髮的時候,不讓洗髮水刺到你的眼睛,洗澡的時候不要滑倒。
25.廚房值日生在點火、添柴的時候記得要跟火保持距離,切菜時手指要跟菜刀保持距離。
26.搬柴片、樹木、劈柴的時侯定要注意安全,不要讓斧子和硬物傷害到你。
27.造像班和雕刻班的同學要切記注意安全,不要讓氧氣、煤氣、煤炭及燒熱的銅片等傷害到你們。

我的希望(看起來似乎有點貪心)
21. 當我在遠方時,非常希望能夠讀到你們的來信以及你們的作文,之前當我得知你們將已經寫完正反兩面的作業本再利用的時候(拿去延續快用盡的木柴),我的內心深感疼痛,仿佛失去了你們成長的一部分(但是不怪你們,因為我總是要你們節約,廢物利用等),如果可以,請將藏文、漢文的作業保留。
22.很希望能在春天裏帶你們一起給植物貧瘠的土地種上花草樹木,給它們起名字,讓以後的人類愛它們、延續它們的生命。夏天帶你們去薩迦、去阿裏看看文明的力量,好讓你們對延續人類的文明更加堅定。秋天帶你們去看那木措的優雅,好讓你們知道山川和湖泊的感情,它們的堅持使得世界更美麗,所以,人類要愛護環境,不要讓它們獨自戰鬥。冬天去幫助在寒風裏挨餓受凍的人們,一起去轉經朝拜(總是怕你們忘記觀想,轉經或朝拜的時候切記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而是和六道眾生一起,如果我們習慣愛惜任何一個生命體,就不會狹隘的分別民族或人群)。當然想帶你們在冬季做的事其實四季都希望帶著你們做,一直到你們養成習慣為止。
23.我會始終帶著我們大家一起的照片,希望你們也一樣,並請常來電告訴我拉薩的天氣和你們學習、生活。
24.希望在你們的照顧下,每一個小孩子能夠像你們一樣思想健康地成長,讓這個世界又增加一位有文化、有修養、有愛心、講文明、講禮貌的人。你們要記住在我回來的時候,希望聽你們給我講你們做的每一件幫助別人的事,希望聽到小朋友比如吉拉、旦晉大聲念書給我聽。
25.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帶著你們一起去北京、上海以及歐洲等地普及西藏藝術的博大、教會別人欣賞西藏藝術,用自己的行為告訴他人珍惜生命、愛護他人的重要性及價值。
26.希望在你們學會將他人利益放第一,勇敢地面對自己和他人缺點時能帶你們去到任何一個需要幫助的地方,實踐我們所學習的一切。
27.你們一點一滴的進步都是給我的驚喜。
28.好好學習漢語和英語,多學習一門語言多一雙眼睛看世界。
29.千萬不要有分別心,能身為人類實屬不易,多珍惜時間珍惜周圍的每一個人,學會檢討自己,勇敢面對自己所有的缺點並且告訴自己:“由於悉達多,我知道我有能力改掉它。
30.希望你們能讓我看到你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學習一天比一天進步,幫助他人一天比一天自然,一天比一天更平和更快樂。
31.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看到你們有能力照顧你們的家人和自己親愛的學弟學妹及一切大眾。
32.希望在我的生日裏收到的禮物是你們每個人寫的在這一年裏自己的收穫和感想。
33.希望有一天教給我更多知識的人是你們。
34.萬一我有意外,希望你們在我去世的七天裏多跟我說話,讓我放心的離開,你們要記住時間很長,我們還會再相見。

2008年3月13晚23:09

Post by 另一种声音 on 2008, March 19, 5: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让我们听听另一种声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19 04:34:28 2008), 站内

一个对岸的女子写的。
向blog的主人表示歉意,未经同意就转载。
链接地址:http://www.wretch.cc/blog/shiaolin&article_id=25761047



No Blind-Free, but Safe and Sound.(上)



我是一個不懂政治(或許,某程度甚至算是厭惡政治的吧)的人,但我真的衷心希望萬里之外的一些人平安。
去年此時,在北京認識的那女子,張莉。那個散盡家財,在拉薩默默開著學校、教育著近百個藏族孩子的漢人女子。她的學校叫做攀德達杰,在藏語裡“攀德”是指福利﹐“達傑”是宏揚的意思。(張莉與她的孩子們,請見:http://www.wretch.cc/blog/shiaolin&article_id=16779574)

從前天夜半得知所謂西藏暴動的消息,我擔心她的安危到凌晨五點。

到現在,電視上還在播著西藏暴動的新聞。

標題聳動,鏡頭播的卻不是第一手的畫面,說是中國政府封鎖,但我早上九點起床,仍是打了通越洋電話,試圖聯絡她。

幸運地,她手機通了。聽了整整一小時雖然疲倦,但是難掩氣憤與些許驚慌的張莉講述,我聽見的,是更為令人驚愕的故事。

(我沒有要偏袒中國政府的意思,當年在北京生活時,也被念完民族大學的西藏人追過,有點了解藏人等少數民族並不是那麼弱勢,加上累積的一些得知或是經驗,少了一些浪漫的想像而多了一些試圖理解;而今天我跟張莉只是好朋友,現在我也並沒有記者的身分,而所有她告訴我的事情,無論寫不寫出來,對我對她都沒有任何好處,我只是想要記下她告訴我的,讓在那個土地發生的事情,能以更多不同角度與方式地被描述。)



電視上說,這似乎是近年來最大的暴動,在大選的敏感期,隨著一中市場的爭辯,在沒有任何一手消息的狀態之下,台灣的媒體幾乎是一面倒地引述或是延用CNN等西方媒體觀點,再次把中國說成是野蠻鎖國、血腥鎮壓藏族的壞人;但從張莉描述的慌亂與驚愕中聽來,似乎更像是拉薩版的洛城暴動。

長久以來,漢藏之間有著太多太久的矛盾了,就跟早期原住民與平地人的那種情結一樣,而西藏這塊太有話題的土地,被外資等有心人士介入操弄的仇恨再次被作用,這次的爆發,早在十號,當地很多藏人就都知道會出事了,然後前天,有人去鼓動當地很多十多歲的藏族青少年,說漢人殺人(但根本沒有證據也沒有備案),所以超過千個左右的藏族青少年跑上街頭,跑到大昭寺附近,殺了很多漢人,漢人開的店都被砸,連漢人開的出租車,師傅都只能棄車而逃,跑得慢的被打死打傷,跑得快的,車子留在街上,就被焚被砸。

張莉有一個二十八歲的女生朋友,在街區最熱鬧的地方,本來開了家小食店,事發後桌椅都被拿到街上燒了,而那女孩,周末都會去當地最有名(但也是有著最多黑暗內幕)的彩泉福利學校當義工,默默協助照顧被虐藏族孩子的女孩,暴動開始以後只能躲在家裡,張莉說,跟那女孩通電話時,那女孩還平靜地說,「沒事,我家還有可以吃半個月的糌粑。不過是考驗的時刻到了。」

台灣電視螢幕上的主播一臉嚴肅(甚至有點哀戚地)說什麼武力鎮壓,而拉薩那兒,被困得留在家裡的漢人,如那女孩,卻看見有武警被一堆血氣方剛的藏族孩子,打得眼珠子都爆出來了;昨天一堆漢人躲困在家裡,還沒人救,武警低調地一家家偷偷慢慢找,帶出來,連警車都不敢用。

張莉說,她悲憤地給她在北京的中央電視台朋友發消息,「問,到底政府去哪了?死了那麼多漢人都沒人救嗎?」白天就開始有人燒車,到晚上,消防車才安安靜靜地來偷偷滅火,連警笛都不敢鳴,就是怕被CNN等外資媒體拍到可以說故事的畫面。

本來張莉自己想爬上屋頂,拍照紀錄,卻被她的八十多個藏族孩子死活攔了下來,說菜市場(他們本來是每天自己買菜)上的漢人都跑光了,現在漢人特危險,還是別被看到的好;後來她的學生自己上樓去照,下來進屋後,驚慌地跟張莉說,老師,到處都是火!

這是昨天下午,我們再次在MSN上碰上時(講了一小時,電話斷了,再重撥就都不通,害我緊張了好一下子),張莉自己告訴我的:

~~~~~~~~~~~~~~~~~~~~~~~~~~~~~

小令說:

早上後來我打過去都不通

沒事就好

留點痕跡給人類(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說:
不是沒事,只是有事的人不是我
央視新聞的朋友剛發短信給我,說他們正在看西藏送來的資料帶,都是藏人那大斧子大刀砍漢人的事情
所以,他請我和孩子千萬別出門
現在我的兩學生還在我身邊呢

小令說:
電視說說是解放軍入藏鎮壓

留點痕跡給人類(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說:
我們孩子昨天出去看情況時還阻止了一個爆炸
我們學生看到有個孩子特傻冒,連煤氣都要點燃,他趕快過去說你這樣也會炸到藏族人的,所以這孩子就趕快放一邊去了
太傻了
都別說別人,你把煤氣點爆炸,你自己也會受傷啊
他們把大超市砸開搶東西燒東西

小令說:
台灣這邊的報導都一面倒,只說是鎮壓獨立,都說是藏人被殺還有自焚等

留點痕跡給人類(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說:
我們孩子說他們把超市的啤酒整廂拿路邊邊喝邊砸
你想啊,青少年喝了酒,少男少女激動得不行了,都愛現

我認識一個老師,是第一個進藏援藏的幹部,89年時她在現場,她說當兵的當時真的很可憐,有槍但是沒子彈,傻乎乎的被殺害,有無寸鐵,可是誰說過藏族人殺人的事情?他們很變態,就89年那年瘋狂的民眾將被他們控制的軍人割頭,整個頭皮掀下來,可是他們說過嗎?
你們真的應該看看這樣的暴行
我們政府雖說有千萬般不是,但是起碼他們尊敬藏族人們,他們從不把這些資料片公開,我們始終認為家醜不可外揚,所以他們從未為自己辯解過
關於這一點,我非常為擁有五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國自豪
我早上那個昨晚被困的好友說,她看到軍人一直非常有耐心的教育民眾,可是他們根本不聽對軍人態度非常惡劣,所以,她跟我說他們真實不識好人心
我覺得人類都一樣,他們擁有共同的特點唯恐天下不亂,拜託你的朋友如果真的愛自由熱愛和平,那麼拿出勇氣來,為這麼多年飽受戰爭之苦的伊拉克人民說句話,他們連罵美國的勇氣都沒有,他們憑什麼這麼武斷!他們沒有任何證據他們沒有來過西藏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做?!!!!要掀起人類內心更大的嗔恨
人人都可以是壞人,人人也都可以是好人,只要冷靜分析問題,不要被沒有親在現場的人忽悠!怎麼不聽當事人的呢?!太奇怪
我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總之現在我非常為那幾千個孩子擔心
他們的未來被毀了,我已經發願,如果可以請讓我跟他們結緣,請給我這樣種福田的機會

Post by 另一种声音 on 2008, March 19, 5: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法新社加德滿都十八日電) 來自西藏地區的旅客今天說,憤怒的西藏青年在首府拉薩扔擲石塊並毆打漢人,同時也縱火焚燒店家,但經過軍方鎮壓後,當地已恢復平靜。


十九歲的加拿大旅客肯伍德向法新社敘述拉薩的暴亂情景,他說:「藏人對漢人與回教徒大肆發洩怒氣。」


肯伍德與其他旅客今天搭機抵達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他們目擊了當地的動亂,這起暴動至十四日達到最高峰,他們指出,當時漢人與回教徒成為攻擊的目標。


他們說,暴民殘酷毆打與踢踹漢人。藏人將西藏地區獨特文化與生活方式的改變,怪罪於漢人大舉入藏。


肯伍德說,他看見四、五名西藏男人,「無情的」朝著一名漢人機車騎士扔擲石塊,並且又踢又踹。


他說:「最後他們將他打倒在地,用石頭砸他的頭,直到他失去知覺。」


肯伍德告訴法新社:「我相信這名年輕男性已經死了。」但他稱,他並不確定。他說,他並沒有看見藏人死亡。


西藏流亡政府今天說,在超過一週以來的動亂中,「證實」已經死亡的西藏人達到九十九人。中國方面則說,「十三名無辜民眾」死亡,政府並未使用「致命」武器鎮壓暴動。


肯伍德說,藏人「朝任何經過的車輛扔擲石塊」。


二十五歲的瑞士旅客巴希格說:「年輕人參與暴行,老年人則大聲吼叫助陣,就像狼一樣大叫。只要長得像漢人,都會遭到攻擊。」


他說:「他們攻擊一個騎腳踏車的年老漢人。他用石頭痛毆他的頭部,(但)一些年老藏人走入群眾阻止他們。」


肯伍德敘述另一個救人事件,一群西藏人持石塊攻擊一名漢人男子,這名漢人求饒,這時有人挺身而出勇敢伸出援手。


他說:「他們踢他的肋骨,他滿臉是血。這時一名白人男性走出來,幫助他站起來。一群西藏人手持石頭團團圍住,他緊抓住這名漢人,向群眾揮手,最後他們讓他帶著這名男子走開。」


針對旅客的說法,西藏流亡政府發言人圖桑波在印度北部山坡城鎮達蘭薩拉做出回應,稱這些暴力事件「非常不幸」。

Post by 法新社 on 2008, March 19, 5: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别再这样了

够了,要引起世界的关注,目的已经达到了,进一步的流血实在没有意义

难道藏族剩下的文化,只剩当街对无辜百姓剥皮点天灯了么

Post by 不是现在 on 2008, March 19, 5: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袈娑革命” 燒到西藏        列印         E-mail
撰文 羅少蘭  
2008/03/18, 週二

北京最不願見的“袈娑革命”終於燒到西藏,與緬甸不同的是,參與示威者並沒有採用和平手段,甫上街就放火搶奪,似是自發性騷亂多於有組織行動。類似的暴亂對北京而言更加危險,顯示藏民的不滿隨時會藉機爆發,不受任何人控制。北京應該趁屬於溫和派的達賴喇嘛仍然健在,把握機會進行談判,以防西藏的反對力量激進化。

北京將達賴形容為分離主意者,卻原來達賴所爭取的是港澳式的“一國兩制”,早就放棄要求西藏獨立。可惜北京在2004年發表“西藏政策白皮書”,以西藏不存在恢復行使主權的問題,不存在重搞另一種社會制度的可能,斷然拒絕了達賴的“一國兩制”的要求。

從北京的立場推敲,她如此決斷拒絕給予西藏“一國兩制”,原因之一相信是對藏民不信任,懷疑他們從未順從於中國的統治,達賴雖說爭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北京心裡始終懷疑,他骨子裡希望的是西藏獨立。其次是中國除西藏之外,還有數以百計的民族自治區,倘若讓已在中國統治下的西藏實行“一國兩制”,北京恐怕尤如打開水閘,當其他民族自治區也提出相同要求時,將很難處理。

但仔細研究中共“解放”西藏的歷史,不難發現北京早在1951年入藏時,就承諾過在西藏實施“一國兩制”。當時西藏與北京簽署了《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定》,亦稱為“十七條協定”,內容主要是北京擁有西藏主權、軍事和外交權力;藏民則擁有西藏的治權,現行政治及宗教制度不變,達賴及班禪喇嘛與及各級官員的地位職權予以維持;社會制度的改革由西藏政府自決,中央不加強迫。

“十七條協定”被視為是北京首次開出的“一國兩制”承諾,但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在沒有領袖監督北京實現這些承諾的情況下,使得“十七條協定” 流為空談,藏民喪失對西藏的實質統治權。西藏於是被視為“一國兩制”的失敗先例,更經常被台灣反對統一人士引用,作為不應接受“一國兩制”的理據。

回顧中共“解放”西藏的原因,表面上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這說法其實很牽強,反而立國初期,西方圍堵共產主義的政策,才是迫使中共揮軍西藏的最大原因。西藏是中國的西部大後院,中共立國之初,新疆與內蒙已屬中國領土,但西藏不在中國版圖之內,由於西藏與當時剛由英國獨立的印度接壤,對中共構成極大威脅,控制西藏高原等於掌握保護中原的天然屏障,“解放”西藏其實是中共立國之初,鞏固國家疆土的軍事行動。

西藏“解放”後,北京一面嚴厲統治,一面大搞經濟發展,藏民失去主權與自由,但生活卻得到改善,然而反對聲音並沒有完全消失,在今次騷亂之前,在1959及1989年,都曾經爆發過藏民反抗活動。

從今次騷亂可見,年輕藏民之間不乏激進份子,達賴喇嘛接受BBC訪問時也表示,不一定能叫停這些反對者,反映流亡39年的達賴,與西藏境內人民的連繫,可能遠不如想像般密切。以溫和見稱的達賴仍然健在,尚且如此,日後他離開以後,一眾流亡海外與仍在西藏的藏民群龍無首,將更容易受激進主義影響,或會對中國的安全構成更嚴重的威脅。

作為海外華人,筆者認為達賴流亡政府所要求的“一國兩制”安排,其實合情合理,不但符合毛澤東“十七條協定”的承諾,也符合鄧小平所說的“只要不談獨立,甚麼都可以談”的要求,更有可能對台灣發揮示範作用,阻止中共只會食言的言論。

現時中國已是世界大國,冷戰也結束了近20 年,立國初期所面對的國土威脅大減,對西藏的控制應可以稍為放鬆,北京大可發揮泱泱大國的風範,把握時機與達賴展開和談,達至一個雙贏方案,更有效地長遠解決西藏問題。

Post by mihwia on 2008, March 19, 4: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藏族同胞们 成为乞丐是谁的错?成天想着救济吗?学习汉语不对吗?不学习怎么沟通?现在连美国人都在学习汉语!还有最可笑的就是妓女一说 你不嫖 难不成妓女强奸你?无耻!!

Post by 中国的心! on 2008, March 19, 4: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q2FtxH  <a href="http://fvmczqbiuwfj.com/">fvmczqbiuwfj</a>, [url=http://kmxvjgrdevjy.com/]kmxvjgrdevjy[/url], [link=http://uiwnzcndlstg.com/]uiwnzcndlstg[/link], http://ykhwixgtclen.com/

Post by lqppnk on 2008, March 19, 3: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是的. 朱瑞之言完全屬實. 當年踏入藏傳佛教大聖地之一的德中溫泉時, 對那醜陋髒污的鐵皮處所嚇得不禁咋舌, 看了此篇方才知: 一切只因魔掌伸入之故. :( 看著藏地處處山頭上矗立著寺院殘址, 看著四處髒污不堪的環境.... 以及淪為次等生物的藏民....

漢人口口聲聲說那裡屬於他們, 卻不知他們到底為了藏地做了什麼呢?

好, 不說漢藏之分. 說了要吃子彈. 但問題是: 漢人又做了什麼事, 讓人願意跟他們合一呢? ---- 垃圾嗎?

Post by chodmaya on 2008, March 19, 3: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狗日的藏独敢独立,统统杀光!杀得好,自取死路的藏独狗!

Post by 杀光藏独狗 on 2008, March 19, 2: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痛心啊,我的教城市规划的瑞士教授80年代去过拉萨,认为现在的拉萨规划破坏了拉萨老城古老的回字形传统,我没有去过拉萨,但是听他这么讲真是很伤心。至于汉地的规划更不用说了,一条条大而无当的街道早把城市彻底的破坏了。哎。。。。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9, 1: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RoyWcP  <a href="http://fduionvmuwfv.com/">fduionvmuwfv</a>, [url=http://btxbqxtfsmmc.com/]btxbqxtfsmmc[/url], [link=http://vuduuugsuzln.com/]vuduuugsuzln[/link], http://kxxkyvzexjrt.com/

Post by wsrvhbt on 2008, March 19, 1: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三笔会呼吁中国:让自由新闻讲西藏真相

    [日期:2008-03-18]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作者:笔会
    (纽约—多伦多—斯德哥尔摩2008年3月17日讯)加拿大、美国和中国作家今天加入谴责对来自西藏的新闻和信息流的“封闭限制”。据报道,在拉萨和其它藏区城市的一周抗议及镇压,已经导致死亡达百人之多。加拿大笔会、美国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的代表警告说:新闻封锁、通讯干扰和审查,除掉了对人权侵犯的关键阻碍,增加了官方犯错的嫌疑;他们要求中国政府:向国际新闻工作者提供立即不受妨碍的途径,使他们得以进入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的传统藏区;恢复电话和国际互联网通讯;终止其当地审查来自藏区的国际新闻供应和国际互联网报道。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就阻止国际新闻工作者自由报导来自西藏的消息。例如,CNN报导说,在过去十年中,其工作人员仅两次获准进入藏区,而且对交谈和采访从未不受紧控。自上周佛教喇嘛举行和平示威、抗议继续限制西藏宗教和文化以来,没有任何国际新闻工作者获准入藏,或获准从那里发出报道。自那时以来,拉萨及其它藏区的电话和互联网服务据报明显受干扰,当暴力扩散和死亡人数上升时,阻碍了第一手报道及其它信息的传播。同时,重视上周拉萨事件的卫星广播,据报在北京及中国其它城市中受到干扰,美国《洛杉矶时报》、英国《卫报》等全部新闻网站被封闭,使中国公民对此正在扩散的悲剧一团漆黑。
    
    “这正使我们想起,十九年前三月份在拉萨和六月份在北京所发生一切。”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博士回忆说:“由于政府对新闻的限制,当1989年拉萨事件的血腥真相在该地区外罕为人知时,中国人民毫无准备,无法防止几个月后在北京及各地复制类似流血事件。当全世界如今再次因中国许诺新闻自由和开放而注视着北京时,容许这样的历史重演是不可原谅的。”
    
    加拿大笔会会长纳鲁法·柏兹拉强调:“‘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会的主题口号,但是对藏人的持续粗暴的压迫,拒绝他们的人权,以及现在对骚乱的暴力镇压,表明不给藏人如此梦想,而且还不许世界其他人知情。”
    
    美国笔会会长弗朗辛·普罗斯说:“中国政府曾向世界承诺,直到奥运期间对媒体报道和记者行动都没有限制──一个以它在西藏的行径完全破坏了的承诺。即使根据从西藏传出的有限信息也很清楚,中国政府对最初明显是和平示威的活动反应过度。中国政府对新闻报道的封闭限制,只会引人怀疑其行动超出了保护公共安全的必要,而集聚对自由言论和异议的再次暴力镇压。”
    
    美国笔会、加拿大笔会和独立中文笔会,属于国际笔会在全世界的145个分会。国际笔会致力推进世界各地作家间的友谊和理性合作,为言论自由奋斗,代表世界文学的良知。2007年12月10日,三笔会启动了“我们为言论自由准备好了”的奥运会倒计时行动,抗议中国监禁包括三位藏人在内的至少38名作家和新闻工作者,寻求终止在该国的互联网审查以及对自由写作的其它限制。更多信息请参阅:www.pen.org ,www.pencanada.ca和www.chinesepen.org。
    
    联系人:
    加拿大笔会伊莎贝尔·哈里(Isobel Harry),(416) 703-8448 ext. 22, iharry@pencanada.ca
    美国笔会拉里·赛姆斯(Larry Siems),(212) 334-1660 ext. 111, lsiems@pen.org
    独立中文笔会张裕, +46-8-50022792, wipc@penchinese.net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Post by 笔会 on 2008, March 19, 1: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