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春天

春天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萨啊
每天下午,荒芜的河谷
都会刮起沙暴
觉康的酥油灯啊
每天在我们的手中点燃

春天到了
春天的拉萨啊
每天几次,周围的兵营
都会吹响军号
我苍老的母亲啊
每天绕着孜布达拉转经

啊,拉萨的春天
拉萨的春天……
就这样,一个个春天过去了

      2004,藏历新年,拉萨

图为2007年10月17日的哲蚌寺,今天也如此……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8.34 K
尺寸: 400 x 251
浏览: 18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57条记录访客评论

开始复习藏语了,爸妈觉得这样的水平不可思议,是,一直这么努力地去考上内地的学校,一直到大学都很顺利,会很感谢能给我这一切的人们,有时候好好想想,会感谢共产党。甚至会感谢想独立的人们,很偏激吧。可是,得到跟失去是等对的。
在校内网上看到很多自己不了解的历史,还有自己不太同意的观点,不喜欢同学在不丹的电影下写着“我藏族自己的电影”我羡慕不丹所有藏式的街道,不免跟拉萨街道相比,会很遗憾,会有些胜过理智的冲动,但我不盲目。我不喜欢自己在成绩上跟汉族的认输,可是做不到,习惯了这种“待遇”。我不喜欢我们藏族的大学生们整天的逃课,整天的花天酒地搞聚会,能说一口流利的藏语的很少,包括在区内学习的孩子。高中生沉醉与非主流,那大学生呢?当然,都是自己的想法,也许会有些偏激,科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景。

Post by 2008.11.2 on 2008, November 2, 8: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引用 yamaraza 说过的话:
hallo aja woeser la
您好嘛
我但心


图吉且,一切都好!

Post by woeser_weise on 2008, October 11, 10: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hallo aja woeser la
您好嘛
我但心

Post by yamaraza on 2008, October 11, 6: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今天意外地看到了这个美丽的blog, 我会经常(也许每天)都来看一看. 我这个周末要到附近的世界书局去买唯色的书籍. 谢谢

Post by jazz on 2008, April 18, 10: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Let your evil Dalai Lama to be killed by USA!
Why does USA send its army to Tibet?

Post by Weosier on 2008, April 18, 2: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为什么这也可以叫诗?拜托文字不好不要强行写诗,读者看了很痛苦的说。

Post by cnn on 2008, April 5, 3: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2008.03.28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图片:3月27日,达赖喇嘛在印度新德里回答记者的提问(法新社)

今天我首先向全球华人同胞,尤其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所有汉族同胞们,表示真诚,友好的问候!同时,针对近期在西藏发生的事件,以及相关的汉藏民族关系等问题发表我的想法,并以我个人的身份对大家做出一些呼吁。

这次在西藏发生的不幸事件造成许多人员的死伤是极其不幸的,得知其中有少数汉人也丧生。为此,我感到万分的同情和悲伤。在这里,我要向所有的死难者及其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和慰问,同时也为死难者的亡灵进行做法祈祷。

这次事件不仅表明了西藏境内的紧张局势,同时也表明了通过和谈寻求实现和解的紧迫性.为了扭转目前这一情势继续恶化的局势。我已向中国领导人表达了为实现和平与稳定而愿共同配合的意愿。

在这里,我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是在汉藏民族间制造矛盾的图谋.相反地,我时常为寻求西藏问题在汉藏民族长久互利的基础获得解决而进行努力.正如我多次阐明的那样,我关注的是西藏民族独特的文化,语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并使之得以延续与保护的问题。做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

今天我要呼吁中国领导人,重新审视你们对我的评价,实事求是地解决存在的问题。并希望能够运用智慧与藏人展开有实质意义的和谈。为了促使国内实现稳定与和谐,避免在民族之间制造矛盾.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这次事件时,采用编造和歪曲事实真相的宣传方式,其可能引发的难于预测的后果,乃至给未来的民族冲突埋下祸根等现象。对此,我感到万分的焦虑。例如,为了在我和汉族同胞之间制造矛盾,中国政府不顾我一直支持北京举办奥运会的事实,居然宣称我在破坏北京举办奥运会。然而,有部分汉族有识之士和学者对中国领导人的行为,以及由此可能导致未来民族关系难于逆转的恶果等现象表现出极大的关注,这令人鼓舞。

藏汉两个民族自古以来毗邻而居,在两千多年的历史岁月中,我们之间曾有过联姻的亲密,也有过战争的硝烟。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的时间早于西藏,因此,汉族被藏人视为兄长而受到尊敬,在海外,与我有过接触的汉人,包括从大陆来的朝圣者都了解这一点.这一切鼓舞着我,并使我相信这将有助于藏汉人民的相互理解和信任。

在二十世纪,整个世界发生了一系列的巨变,西藏也未能例外。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人民解放军就进入西藏,最终于1951年5月签订了"十七条协议",尤其是我在 1954,55年间参加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认识了以毛主席为首的大多数中央领导人并成为朋友。特别是在很多问题上得到毛主席的许多教导,并就西藏的未来得到他本人的许多承诺,由于受到这些承诺的鼓舞,加上受当时大部分中国革命领导人的决心和激情的影响,我满怀期望和信心地返回了西藏。一些藏族的共产党领导人也抱有相同的期望。返回拉萨后,我竭尽全力地为雪域西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庭中实现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而进行了努力,我坚信这是实现藏汉两个民族长远共同利益的最好途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大约从1956年起,西藏局势开始动荡不安,到1959年3月10日拉萨发生和平起义,我本人也被迫流亡他国。在以后的岁月里,诚如前世班禅喇嘛与1989年1月份的讲话中指出的那样:“在西藏虽然有许多建设和发展,但同时也遭受巨大的破坏和镇压”从根本而言,西藏人民处于惟恐不安之中,中国政府对藏人处在疑惧与提防的状态中,即使如此,我在1960年写的祷词中祈求:"愿愚顽群体能识取合 ,共具慈爱友好之福泽"。其中我并没有将刚刚残酷无情地镇压的西藏人民的中国政府视为敌人而是祈祷能够化敌为友,友好相处,现在,这篇祈祷词已经成为在校学生为主的藏人每天必诵的功课。

1974年,我与噶厦,议会的正.副议长等经过深入思考和讨论之后,决定寻求一个汉藏共同和平发展,而不需要分裂的解决途径,当时中国还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中,我们与中国政府之间也没有任何联系渠道,但我们认为,西藏问题迟早要通过和谈得到解决,西藏留在中国,至少在经济发展和现代化建设方面可以受惠。因为西藏尽管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明,但经济建设落后,西藏高原是亚洲诸大河流的发源地,因此保护西藏高原的生态环境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最焦虑的是如何保护以慈悲为核心之藏传佛教文化,以及如何保护和延续西藏的语言文字和民族特性等,因此,我们非常真诚地为整个藏民族寻求名副其实的民族区域自治,关于西藏等各民族的这些权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已有明确规定。

1979 年,当时的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对我的代表提出:“只要不谈独立,西藏的其他问题是可以协商解决的。”由于我们已经对西藏问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范围内寻求解决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因此,我们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其后,我的代表们曾多次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人员接触,从2002年恢复接触以后,至今虽已进行了六轮会谈,却均无实质突破。虽然如此,正如我已多次声明的那样,我要再次重申:我对中间道路的立场没有任何的改变,并愿继续保持接触与商谈,今年将在北京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是中国人民期待已久的盛会,我从一开始就支持给予中国主办奥运会的机会,现在仍然坚持这一立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且具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正在日益凸显其大国的气魄,这是值得欢迎的,但与此同时为了赢得国际社会的重视和尊敬,必须要创造出透明,自由,法制,宽容与和谐的社会:例如因为对天安门事件没有得到合理公正的处理,致使很多汉人遭受痛苦,当前,在一些乡村腐败的地方干部对成千上万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平民百姓的依法诉求要么不予理睬,要么采取各种强制手段来压制,我对这一切的感受是基于作为人类的一员。

同时作为愿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家庭一员的,我认同和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先生提倡的“和谐”政策,但“和谐社会”需要言论自由,法制以及在对个人自由得到保障的基础才能产生,如果实现这一切,我坚信,包括西藏,新疆和内蒙等许多的重大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虽然内蒙的蒙古族之战内蒙古自治区总人口 2400万的20%不到,最近,听胡锦涛先生说西藏的稳定关系到全国的稳定之讲话后,我对开启一个解决西藏问题的新时代充满了期待,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不论我如何诚心实意的为避免汉藏分离而进行努力,有些中国领导人仍继续对我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和批判,尤其是从今年的3月10以来,为发泄长期积累的怨恨和不满,在以拉萨为主的西藏三区许多地方爆发了民众自发的和平抗议示威,而中国政府则竟然马上就指责是我挑动制造了这些事件。对此,我呼吁组成具有公信力的独立调查组织,对事件进行彻底的调查,澄清事实,查明真相,在此我要呼吁全球所有的汉族同胞们,不论你们身处何地,请关心我们两个民族间存在的问题,尽心尽力的去消除彼此间没有必要的疑虑和猜忌。为了促成和谈,在宽容理解的基础上解决西藏问题而做出贡献。

祈愿世界和平安乐!
释迦比丘 十四世达赖喇嘛 丹增嘉措
于西元2008年3月28日

Post by RFA on 2008, March 30, 1: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New Protests Erupt in Lhasa
2008.03.29

Chinese soldiers patrol the streets of the Tibetan capital Lhasa on March 27, 2008. Photo: AFP

KATHMANDU—Witnesses in the Tibetan capital, Lhasa, say fresh protests erupted there on Saturday afternoon despite a massive Chinese police and paramilitary presence there.

Witnesses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that several hundred Tibetans rallied around 2 p.m. on March 29, beginning in the area near Center Beijing Road. Shops near the central post ofice on Lhasa Youth Road were closed, as security forces surrrounded the Tibetan residenitial areas in Barkhor and Kama Kunsang, Ramoche, and the Jokhang temple.

\"People were running in every direction,\" one witness said. \"It was a huge protest and people were shouting.\"

Another source who also declined to be identified reported seeing \"fistfights\" but she didn\'t give details.

The protest continued for several hours but no further details were immediately available.

\"The local government is now sending mass text messages using local cell phone companies to spread the word that the situation is now under control and people shouldn\'t be influenced by divisive-sounding news and gossip,\" another source said.

The March 29 protest coincided with a day-long visit to lhasa by foreign diplomats, who came at the invitation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t also follows a closely scripted visit by foreign reporters.

Original reporting by RFA\'s Tibetan service. Translation Kalden Lodoe. Tibetan service director: Jigme Ngapo. Written by Sarah Jackson-Han.

Post by RFA on 2008, March 30, 1: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世界各大媒体都陆续地在对中共镇压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的西藏僧侣进行报道.西藏目前的的局势相当紧张,中共正到处搜索,到每家每户去抓僧侣. 全世界人民的眼光都关注着西藏,尤其是西藏拉萨僧侣们的命运. 下面传载一条最新相关报道

Tibetan Monks in Critical Condition After Slitting Wrists as Anti-China
Protests Mount

Go to www.rfa.org for more

KATHMANDU—Two Tibetan Buddhist monks are in critical condition after slitting
their wrists amid mounting anti-Chinese protests in the Tibetan capital, Lhasa,
Radio Free Asia (RFA) reports.

Authoritative sources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on Thursday that two monks
from Drepung monastery on the outskirts of Lhasa attempted suicide and were
hospitalized in critical condition. No further details were immediately
available.

Monks at another major Lhasa monastery have meanwhile launched a hunger strike
aimed at pressuring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s protests against China's heavy-
handed presence in the region spread to other Tibetan Buddhist convents and
monasteries, according to sources who declined to be identified.

“The monks in Sera monastery are observing a hunger strike inside the premises
of Sera," one source said. "They vowed not to eat and sleep unless their
demands are met." The monks are demanding the withdrawal of paramilitary
People's Armed Police (PAP) forces from the monastery compound and the release
of monks detained during an earlier protest on March 10, the source said.

Other sources, all of whom declined to be identified, reported additional
protests at Reting monastery, north of Lhasa, and at Gaden monastery.
Authorities in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have also warned Tibetans employed
as civil servants to stay away from monasteries and convents.

On Tuesday, armed Chinese police fired tear-gas to disperse a crowd of several
hundred protesting monks near Lhasa. The protests began March 10 when hundreds
of monks taged a rare demonstration on the 49th anniversary of a 1959 uprising
crushed by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The Dalai Lama, now 72,
subsequently fled into exile in northern India.

“There were probably a couple of thousand armed police, PSB personnel, wearing
different uniforms. Police fired tear-gas into the crowd,” one witness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PSB denotes the China’s Public Security Bureau.

Lhasa neighborhood committees have mobilized to inspect every household in
predominantly Tibetan areas of the city, searching for unregistered monks or
nuns sheltering illicitly in private homes, sources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Monks in two more monasteries in Qinghai province—Lutsang monastery in Mangra
(in Chinese, Guinan) county, and Ditsa monastery in Bayan (in Chinese, Hualong)
county—also staged protests Monday, sources said. Armed police surrounded Ditsa
monastery during the protest but neither intervened nor detained anyone there,
the sources said.

Tensions have been escalating in recent years in traditionally Tibetan areas of
what is now western China, with Chinese authorities taking a tougher line
against what they regard as ethnic “splittism,” or resistance to Chinese rule.

The Dalai Lama is regarded by China as a dangerous figure seeking independence
for his homeland, although he says he wants only autonomy and for Chinese
repression of Tibetans to end.

Original reporting in Uke, Amdo, and Kham by RFA’s Tibetan service. Tibetan
service director: Jigme Ngapo. Translated by Jigme Ngapo. Written and produced
in English by Sarah Jackson-Han.

Post by 卓玛 on 2008, March 14, 1: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引用 一一 说过的话:
火山,发生什么也不会比你们野蛮。

  阿弥陀佛,我只不过说了一句实话,有必要那么激动嗎!!您一定要多休息!!!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rch 12, 11: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引用 ann 说过的话:
http://www.cna.com.tw/
國際組織譴責中國使館人員干預西藏抗爭活動 2008/03/970312
能否请火山等人士介绍一下国际援藏组织的背景情况,记忆中这些非政府组织,既有绿色和平组织这样的影响大,历史久的正派团体,也有类似“迫害法轮功追查国际”这样的拉大旗作虎皮的蒙事儿团伙,以前不知道原来所谓的“追查国际”其实就是法轮功自己下属的几个骨干加上一两个大卫 乔高之类的洋人,他们的话大概只有大纪元会相信,我还以为真的是什么国际著名的广泛组织,可笑!

Post by 直言 on 2008, March 12, 11: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特殊 说过的话:
一句话送给虎作伥专横跋扈沆瀣一气的人们:谁在痴迷中?
杀人犯们,强盗们,贪婪成性的饿鬼们,谁能满足你们的贪欲,这个地球肯定是负荷不了你们了,你们量多如鼠。你们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不幸。你们的奴性十足中共的马屁精们,不辨是非盲目参罪恶行径,压榨底层社会的血汗钱,得意接受中共邪说洗礼。
无言了,唉,是什么使你对13亿人如此仇恨!

Post by 直言 on 2008, March 12, 1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雪域藏人 说过的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5-8ucnBTuE
非常不错的视频!!!
全球各地的藏人 08年3月10日这一天 共同以各种方式纪念Tibet特殊的日子.


真的粉讚 !!! very great !

Post by ann on 2008, March 12, 11: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一句话送给虎作伥专横跋扈沆瀣一气的人们:谁在痴迷中?

杀人犯们,强盗们,贪婪成性的饿鬼们,谁能满足你们的贪欲,这个地球肯定是负荷不了你们了,你们量多如鼠。你们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不幸。你们的奴性十足中共的马屁精们,不辨是非盲目参罪恶行径,压榨底层社会的血汗钱,得意接受中共邪说洗礼。

Post by 特殊 on 2008, March 12, 9: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yak 说过的话:
祥林嫂是个悲剧人物,她命运多舛,死了男人改嫁,改嫁后男人又病故,留下个儿子还被狼叼走。她喋喋不休地向人诉说自己的不幸,有时代的色彩,有阶级地位的烙印,有妇女在封建社会中的必然遭遇.
她的形象怎么能跟西藏的相提并论呢???
真是牛头不对马嘴>


倒塌,这个都看不懂~~~~唉,哭笑不得中~~~~

流亡藏人政府为了博取世界舆论支持,长期扮演受害者形象,其中说了很多谎话,就如同“狼来了”,一开始还八分真掺二分假,后来知道国际社会都在反共,于是就开始越说越离谱。那个时候中国也封闭,外界也不能完全了解中国,自然说什么是什么。而且他们也需要妖魔化中国。这才让西藏流亡政府在国际事务中找到空间,才得以生存。

可是20年前的动荡没把中国弄垮,倒反而开始高速发展了。中国国门大开,开放程度日益提高。国际社会来个几次,就知道西藏流亡政府的控诉水分是多少。

骗人同情心是件很造孽的事。看看国际社会这几年对达兰萨拉的评估吧,直线下降趋势。

“狼来了”不能玩了,现在也只能靠唯色的文革照片再来做回“祥林嫂”。人世间就是这么残酷无情,我也很同情藏文化在文革中的遭遇。不过整个中国遭受文革创伤最重的恰恰还是汉族本身,汉族文化自己。

不知道“祥林嫂”策略,还有多少国际空间。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2, 7: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想想也是很感慨的,当年土蕃时代很强大,甚至还占领过长安,把唐朝皇帝都给吓跑了。虽然汉族政权后来也是上坡路少下坡路多,可也不至于如西藏几个世纪没怎么变化。

虽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然而正义也是需要力量来捍卫的。也不知道未来中国是不是还会继续配合你们,扮演大坏蛋的角色,或者世界舆论是否还愿意配合这样的角色分配。

看历史的浪花继续翻腾。

Post by haya on 2008, March 12, 7: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引用 一一 说过的话:
火山,发生什么也不会比你们野蛮。



野蛮不野蛮,如果你从来只听到中共是怎么镇压西藏,而从未听说藏人是怎样杀害解放军的。那么你本身已经没有资格来评判谁比谁更野蛮。

人类没有什么谁比谁野蛮,人类的一切优点和缺点,汉人有,藏人也有。

哈尼族怎么会从四川消失,藏彝为了争夺西凉坝子,争斗无数,翻翻历史书,藏人和所有人类一样,有着极其残忍和恶毒的一面。你们那些“英雄”事迹直到今天还在彝族的诗歌中传唱。

人类行为不加约束,就会滋生各种邪孽。关键问题在这里。

Post by haya on 2008, March 12, 6: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5-8ucnBTuE
非常不错的视频!!!
全球各地的藏人 08年3月10日这一天 共同以各种方式纪念Tibet特殊的日子.

Post by 雪域藏人 on 2008, March 12, 5: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火山,发生什么也不会比你们野蛮。

Post by 一一 on 2008, March 12, 4: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补一句,跟西藏问题很像的!!!!!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rch 12, 4: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ann 说过的话:
http://www.vot.org/text_trad.html
印度民主大國企圖阻止流亡藏人和平返藏運動
【挪威西藏之聲3月11日報導】活動參與者,西藏詩人兼知名西藏獨立活動人士丹增尊珠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印度政府的行為不值一提,他們活動也不會因此而遭到影響。他說,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們反而更加增加了信心;印度是個自由國家,我們在這個國度上展開徒步遊行活動期間會遇到一些困難,但這些都是些很小的問題,我們決不會在意。
據了解,目前活動者已經出發試圖跨出岡熱地區,雖然這次活動不時受到印度方面的干擾,但是活動者意志堅定,紛紛表示不會因為被阻擋而停止前行。

  这位詩人先生可能不知道,印度这个民主大国中两个地区克什米尔,阿纳贾发生的一些事情!!!!!^_^

Post by 火山 on 2008, March 12, 4: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比利时抗暴游行实录
http://cultibelge.spaces.live.com/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12, 3: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引用 美丽的拉萨 说过的话: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mClYTf80No

少年出英雄!!!
圖博加油!!!

Post by zoe on 2008, March 12, 1: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多倫多兩藏人在中國大使館樓頂懸挂西藏國旗

【挪威西藏之聲3月11日報導】昨天3月10日,正當全球流亡藏人和支持者展開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49周年紀念活動之際,位于加拿大多倫多的兩名藏人爬到多倫多中國大使館樓頂降下中國國旗,懸挂起西藏國旗引起當地民眾與媒體的極大關注。

加拿大多倫多地方西藏青年會會長索朗多吉今天向本台介紹說,昨天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49周年之際,位于加拿大多倫多的地方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會、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和西藏四水六崗衛教組織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發起抗議活動共同成立的聯盟運動小組召集當地藏人和支持者在加拿大奧委會前舉行了紀念集會,並向奧委會呈交了一份請願書。之后約1000名活動人士從加拿大奧委會前往中國駐多倫多大使館展開遊行示威活動。示威者一路高呼[西藏獨立、停止踐踏西藏人權]等口號聚集在中國大使館舉行集會。當時兩名叫丹增德勒和阿旺扎巴的西藏男青年突然從中國大使館樓房背面直爬到樓頂,公然降下中國國旗,將西藏國旗高高懸挂后,用隨身攜帶的麥克風從中國大使館樓頂高呼[西藏獨立、西藏獨立],樓下所有藏人示威者也隨著高呼口號,使示威活動進入高潮。

索朗多吉繼續介紹說,他們兩人的活動立即招來了部分中國保安人員,並將他們強行拘捕。藏人示威者要求中國大使館釋放兩名活動人士,但中國大使館方面則提出警告,要求所有示威者自行解散,否則將不予釋放。之後, 示威者被迫離開。

據介紹,兩名藏人被中國大使館扣留三個小時期間,對他們進行了審訊。之後中國大使館方面將他們轉交給加拿大中央警署。西藏聯盟運動小組的部分成員立即趕到加拿大警署要求放人,其中阿旺扎巴因年僅17,警署方面以未成年人為名立即釋放了他。而丹增德勒已年滿18,被加拿大當局扣留一個小時后才得以釋放。兩人都沒有被定罪。

此外,昨天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49周年紀念日之際,位于印度、尼泊爾、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和臺灣等地流亡藏人及支持西藏人士,都以不同方式紀念著這一抗暴日活動,同時在各自的中國大使館前展開抗議中國侵犯西藏人權的示威集會,並呼籲中國政府示出誠意同達賴喇嘛舉行和談來儘早解決西藏問題。

Post by zoe on 2008, March 12, 1: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被誉为美声弘法典?的活佛贝玛千贝仁波切,昨晨竟在精舍与一名还有婚姻关系的比丘
尼通奸,当场被女方丈夫捉奸在床,送警究办。这名比丘尼在警局跪求丈夫放过活佛,
「让他去弘法!」盛怒的丈夫则指着沾满活佛精液的床单证物,大骂:「饶他?难道我
还要再让他去骗吃骗喝,搞人家老婆?」

警方昨讯后依妨害家庭罪嫌将贝玛千贝仁波切(Lamabawa.psering,35岁,尼泊尔人)
,和比丘尼(藏传佛教正式称谓是「阿尼」)黄采茵(36岁,法号「贝玛央金」)送办
。两人昨晚移送台北地检署侦办后,坦承发生性关系,检察官谕令贝玛千贝仁波切5万
元、黄采茵3万元交保候传,另将贝玛千贝仁波切限制出境。律师蔡瑞麟表示,两人通
奸若属实,得处1年以下徒刑。

贝玛千贝仁波切是藏传佛教红教宁玛派活佛,2001年时以《遥唤根本上师》专辑,入围
第12届金曲奖传统暨艺术音乐作品类最佳演唱人,该专辑则获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奖。他
曾在台出过5张专辑,被网友封为梵咒、藏咒诵念国际巨星。

夫亲送妻到精舍修行

抓到妻子与活佛通奸的赵姓男子向警方表示,他与妻子结婚7年多,育有一女,两人曾
离婚又再婚。妻子早年是杂志社记者,后来从事文字工作,出版过《我们都要女朋友》
、《会说话的女人受人欢迎》等作品,5年前到贝玛千贝仁波切的精舍习佛,随后以「
贝玛央金」为店名开业贩售能量石、水晶等。他在妻子影响下,也跟随贝玛千贝仁波切
修行。

赵先生表示,贝玛千贝仁波切每次来台,妻子都去接机。今年初妻子远赴印度找贝玛千
贝仁波切,「她回来时,却顶着光头告诉我她剃度了。」为了支持妻子的信仰,他虽感
惊愕,仍同意这项决定。

赵先生表示,前晚妻子向他表示已是出家人,不能履行夫妻同居义务,双方须分开一段
时间,她要去住仁波切的精舍。他很不舍,但仍将妻子载到北市桃源街精舍,「当时我
还和老婆、仁波切聊了一下,才开车离开。」



手机传出呻吟声

赵先生说,他在回家途中,因为想再听听妻子的声音,便拨打妻子手机,「本来没人接
,但可能(妻子)不小心按到(接听键),突然接通了。」没想到手机那端竟传来妻子
的呻吟声,他一听,当下了解发生了什麽事,立刻折返精舍开门进入,并且报警,结果
眼前果然看到残酷丑陋的事实。

赵先生表示,由於精舍信众都有备用钥匙,可自由进出,所以他一走进仁波切的休息房
间,立刻录影、?集证物,并等警方抵达。他当时指着坐在床上、上身赤裸的仁波切,
大骂:「敛财骗色!修行佛法都是修假的!」他的妻子身着浴衣、神色惊恐地坐在地上
,房内散落着衣物和擦拭过精液的卫生纸。警方随即将当事人都带回警局。



女求谅解:让他弘法

赵先生在警局内,指着跪在地上求饶的赵妻激动大骂:「?不是出家了吗?为什麽一回
来就和他上床?」赵妻则哀求:「你饶了他好不好?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但是你放过
他,让他去弘法!」并解释是一时冲动,赵先生愈听愈愤怒,回说:「弘法?都搞到床
上去了,?要怎麽说?」赵妻说:「那是另外一回事啦!」赵先生气得立刻请警员翻开
床单证物,大吼:「精液!这床单中间就是老秃驴的精液呀!」

贝玛千贝仁波切坐在警局角落看着赵先生怒责妻子,不发一语。他稍后对检方辩称,不
知黄采茵后来又结婚,以为她是单身。

对於活佛奸淫比丘尼,达赖喇嘛基金会秘书长索朗多吉表示,若查证属实,犯下奸淫色
戒的活佛和比丘尼将不能再穿上袈裟,至於破戒的活佛还会受到什麽惩罚,则由当初替
他认证的寺庙决定。索朗多吉强调,部分宗教人士利用「双修」名义发生性行为,「严
格来说,藏传佛教不管什麽教派,出家人都不能做出奸淫之事。」

报你知

仁波切即转世活佛

藏传佛教有红教、白教、黄教和花教四大教派,红教正式名称是宁玛(藏语古、旧的意
思)派,因该派最早将大量经文译成藏文,所以被称为宁玛派(旧译派);该派僧人多
戴红帽,也被称红教或红派。至於「仁波切」,达赖喇嘛基金会指出,藏语直译是「人
中之宝」,意即其修行跟智慧对人类有大贡献,会经由再生转世传承来弘法,就是俗称
的转世活佛;真正的活佛普遍在幼时会通过认证,由经师教导佛法,25岁时自修密宗,
直至有一定修为后才出来传法。
--

Post by 海外 on 2008, March 12, 12: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不好意思,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发这文章的。。
这个不是就是那个时尚活佛?还上过康熙来了的那个?
有些时候我也很混乱。



朱继先、吕健豪、张嘉文台北报导/  被誉为美声弘法典范的活佛贝玛千贝仁波切,昨晨竟在精舍与一名还有婚姻关係的比丘尼通姦,当场被女方丈夫捉姦在床,送警究办。这名比丘尼在警局跪求丈夫放过活佛,「让他去弘法!」盛怒的丈夫则指着沾满活佛精液的床单证物,大骂:「饶他?难道我还要再让他去骗吃骗喝,搞人家老婆?」

  警方昨讯后依妨害家庭罪嫌将贝玛千贝仁波切(Lamabawa.psering,35岁,尼泊尔人),和比丘尼(藏传佛教正式称谓是「阿尼」)黄采茵(36岁,法号「贝玛央金」)送办。两人昨晚移送台北地检署侦办后,坦承发生性关係,检察官谕令贝玛千贝仁波切5万元、黄采茵3万元交保候传,另将贝玛千贝仁波切限制出境。律师蔡瑞麟表示,两人通姦若属实,得处1年以下徒刑。

  贝玛千贝仁波切是藏传佛教红教宁玛派活佛,2001年时以《遥唤根本上师》专辑,入围第12届金曲奖传统暨艺术音乐作品类最佳演唱人,该专辑则获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奖。他曾在台出过5张专辑,被网友封为梵咒、藏咒诵念国际巨星。

夫亲送妻到精舍修行

  抓到妻子与活佛通姦的赵姓男子向警方表示,他与妻子结婚7年多,育有一女,两人曾离婚又再婚。妻子早年是杂志社记者,后来从事文字工作,出版过《我们都要女朋友》、《会说话的女人受人欢迎》等作品,5年前到贝玛千贝仁波切的精舍习佛,随后以「贝玛央金」为店名开业贩售能量石、水晶等。他在妻子影响下,也跟随贝玛千贝仁波切修行。

  赵先生表示,贝玛千贝仁波切每次来台,妻子都去接机。今年初妻子远赴印度找贝玛千贝仁波切,「她回来时,却顶着光头告诉我她剃度了。」为了支持妻子的信仰,他虽感惊愕,仍同意这项决定。

  赵先生表示,前晚妻子向他表示已是出家人,不能履行夫妻同居义务,双方须分开一段时间,她要去住仁波切的精舍。他很不捨,但仍将妻子载到北市桃源街精舍,「当时我还和老婆、仁波切聊了一下,才开车离开。」

  手机传出呻吟声洩底

  赵先生说,他在回家途中,因为想再听听妻子的声音,便拨打妻子手机,「本来没人接,但可能(妻子)不小心按到(接听键),突然接通了。」没想到手机那端竟传来妻子的呻吟声,他一听,当下了解发生了什麽事,立刻折返精舍开门进入,并且报警,结果眼前果然看到残酷丑陋的事实。

  赵先生表示,由于精舍信众都有备用钥匙,可自由进出,所以他一走进仁波切的休息房间,立刻录影、蒐集证物,并等警方抵达。他当时指着坐在床上、上身赤裸的仁波切,大骂:「敛财骗色!修行佛法都是修假的!」他的妻子身着浴衣、神色惊恐地坐在地上,房内散落着衣物和擦拭过精液的卫生纸。警方随即将当事人都带回警局。

  女求谅解:让他弘法

  赵先生在警局内,指着跪在地上求饶的赵妻激动大骂:「妳不是出家了吗?为什麽一回来就和他上床?」赵妻则哀求:「你饶了他好不好?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但是你放过他,让他去弘法!」并解释是一时冲动,赵先生愈听愈愤怒,回说:「弘法?都搞到床上去了,妳要怎麽说?」赵妻说:「那是另外一回事啦!」赵先生气得立刻请警员翻开床单证物,大吼:「精液!这床单中间就是老秃驴的精液呀!」

  贝玛千贝仁波切坐在警局角落看着赵先生怒责妻子,不发一语。他稍后对检方辩称,不知黄采茵后来又结婚,以为她是单身。

  对于活佛姦淫比丘尼,达赖喇嘛基金会秘书长索朗多吉表示,若查证属实,犯下姦淫色戒的活佛和比丘尼将不能再穿上袈裟,至于破戒的活佛还会受到什麽惩罚,则由当初替他认证的寺庙决定。索朗多吉强调,部分宗教人士利用「双修」名义发生性行为,「严格来说,藏传佛教不管什麽教派,出家人都不能做出姦淫之事。」

  报你知

  仁波切即转世活佛

  藏传佛教有红教、白教、黄教和花教四大教派,红教正式名称是宁玛(藏语古、旧的意思)派,因该派最早将大量经文译成藏文,所以被称为宁玛派(旧译派);该派僧人多戴红帽,也被称红教或红派。至于「仁波切」,达赖喇嘛基金会指出,藏语直译是「人中之宝」,意即其修行跟智慧对人类有大贡献,会经由再生转世传承来弘法,就是俗称的转世活佛;真正的活佛普遍在幼时会通过认证,由经师教导佛法,25岁时自修密宗,直至有一定修为后才出来传法。

Post by rico on 2008, March 12, 11: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祥林嫂是个悲剧人物,她命运多舛,死了男人改嫁,改嫁后男人又病故,留下个儿子还被狼叼走。她喋喋不休地向人诉说自己的不幸,有时代的色彩,有阶级地位的烙印,有妇女在封建社会中的必然遭遇.
  她的形象怎么能跟西藏的相提并论呢???
  真是牛头不对马嘴>

Post by yak on 2008, March 12, 10: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最差的人品莫过于痴痴地盯着一个丑女看半晌,然后叹口气说:“靠,这个恐龙做得太像真的了……”

引用 游客 说过的话:
引用 yak 说过的话:
是呀!
  你的说话口气怎么很象中共党员呀.是呀你们把我们当小孩胡闹.小孩中有长大的时候.
都快50年了,半个世纪了啊!要是还没有长大,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孙中山17年推翻满清,毛太祖28年推翻国民政府。
你们也不是要推翻政府,就是要求自治或者独立,20年前就已经该长大了。
关键还是小孩子的“狼来了”用的太多了,祥林嫂好歹都说的是实话。

Post by yak on 2008, March 12, 10: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西藏自治区主席承认示威活动否认有人被拘

北京消息:据本台藏语部报道,星期二下午,西藏拉萨附近的色拉寺6百名僧人集体向拉萨城走去,呼吁当局释放日前被抓走的僧人。这些僧人在寺院附近的派出所被两千多军警阻拦,军警手持电棒和枪械,向僧人发射催泪瓦斯。僧人们静坐抗议,至晚上9点半才返回僧舍。据报道,星期一是1959年的拉萨事件49周年。西藏拉萨大昭寺前有14位僧人呼喊“西藏独立”的口号,结果被警方抓走。

另据美联社报道,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八平措星期二承认在拉萨出现喇嘛示威抗议活动,但是否认有人被拘捕。向八平措在北京参加人大会议时对美联社记者表示,参加示威的喇嘛在被短暂拘留、询问和劝告后获得释放。


Chinese Police Fire Tear-Gas at Protesting Tibetan Monks

RFA[Wednesday, March 12, 2008 00:24]
KATHMANDU - Armed Chinese police fired tear-gas Tuesday to disperse a crowd of several hundred protesting Tibetan Buddhist monks near the Tibetan capital, Lhasa, Radio Free Asia (RFA) reports.

It was the second day of protests by monks around a key Tibetan anniversary, after hundreds of monks from a major monastery staged a rare demonstration March 10 that was stopped by police.

“There were probably a couple of thousand armed police, PSB personnel, wearing different uniforms. Police fired tear-gas into the crowd,” one witness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PSB denotes the China’s Public Security Bureau.

The monks, estimated at 500 to 600 people, had left Sera monastery around 3 p.m. March 11 to demand the release of fellow Sera monks detained for protesting a day earlier. They shouted slogans as they walked, witnesses said, including, "We want freedom!" "Free our people!" "We want an independent Tibet!" and "Free our people or we won't go back!"

“When they arrived at the police station near the monastery, they were stopped by armed police who had been dispatched to guard the area.” On Tuesday, “they didn’t return to the monastery until around 9:30 p.m.,” one witness said.

Authoritative sources in the area also described hearing gunshots overnight from the general direction of Drepung monastery, with all roads to the monastery blocked by police. Fifty to 60 monks from Drepung monastery outside Lhasa were detained Monday as they tried to walk the roughly 10-km (5-mile) route from Drepung to the city center.

They were marching in a group of some 300 Drepung monks on the 49th anniversary of an uprising crushed by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Sources said the monks planned to protest at the Potala Palace in the heart of Lhasa to demand the release of monks detained last October shortly after the exiled Tibetan leader, the Dalai Lama, received a Congressional Gold Medal in Washington.

Eyewitnesses meanwhile said 11 protesters, including the nine monks from Sera monastery whose detention prompted the protest on Tuesday, were severely beaten Monday when People’s Armed Police pushed through a crowd to detain them outside the Tsuklakhang cathedral in central Lhasa. Whether and where they remained in custody on Tuesday was unclear.

The 11 detainees were identified as: Lobsang Ngodrub, Lobsang Sherab, Lodroe, Sonam Lodroe, Lobsang, Tsultrim Palden, Geleg, Pema Karwang, Zoepa, Thubdron, and Phurdan. No further details were available.

Lhasa neighborhood committees meanwhile mobilized to inspect every household in predominantly Tibetan areas of the city, searching for unregistered monks or nuns sheltering illicitly in private homes, sources told RFA’s Tibetan service.

Monks in two more monasteries in Qinghai province—Lutsang monastery, in Mangra (in Chinese, Guinan) county, and Ditsa monastery in Bayan (in Chinese, Hualong) county—also staged protests on Monday, sources said. Armed police surrounded Ditsa monastery during the protest but neither intervened nor detained anyone there, the sources said.

March 10, 2008, marked the 49th anniversary of a 1959 uprising crushed by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The Dalai Lama, now 72, subsequently fled into exile in northern India. Drepung, founded in the 15th century, is one of largest monasteries in Tibet and ranks 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in the Gelukpa school of Tibetan Buddhism.

Tensions have been escalating in recent years in traditionally Tibetan areas of what is now western China, with Chinese authorities taking a tougher line against what they regard as ethnic “splittism,” or resistance to Chinese rule. The Dalai Lama is regarded by China as a dangerous figure seeking independence for his homeland, although he says he wants only autonomy and for Chinese repression of Tibetans to end.

China’s official news agency, Xinhua, Tuesday quoted a top official from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TAR) as saying the local government properly handled the monks’ protest, with everyone “persuaded to leave in peace.”

“More than 300 lamas entered the city proper of Lhasa in groups on March 10, but were later persuaded to leave in peace. No disturbance to social stability was caused,” Qiangba Puncog, chairman of the Tibet Autonomous Regional Government, was quoted say saying.

The lamas had entered Lhasa “under the instigation of certain individuals,” said the chairman. “To prevent unnecessary disturbances from happening, we did some persuasion and they all left in peace,” he added.

Original reporting in Uke, Amdo, and Kham by RFA’s Tibetan service. Tibetan service director: Jigme Ngapo. Translated by Jigme Ngapo. Written and produced in English by Sarah Jackson-Han. Copy-edited by Richard Finney.

Post by lhasa on 2008, March 12, 10: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http://www.vot.org/text_trad.html
印度民主大國企圖阻止流亡藏人和平返藏運動

【挪威西藏之聲3月11日報導】位于印度的五個西藏非官方性組織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會、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運動、西藏全國民主黨和自由西藏學生運動從昨天3月10日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正式展開了長達半年的[達蘭薩拉至拉薩長途徒步遊行活動],抗議中國政府長期統治西藏,並主辦2008年奧運會。但是印度警方在印度政府的指使下企圖阻止流亡藏人發動的這起和平運動。

西藏流亡政府中心地印度北部達蘭薩拉屬於印度喜馬歇爾邦岡熱縣管轄區,而印度政府下令禁止101位徒步遊行者離開岡熱縣。

活動主辦者之一西藏婦女會會長比次仁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一批印度警察昨晚來到活動者夜宿的地方——達蘭薩拉附近的薩熱西藏師範學院,並聲稱他們接到印度政府內政部發佈的限制令,要求所有活動人士不得離開岡熱縣,若有違令將採取必要措施。

比次仁繼續表示,印度政府的限制令是以目前共計101位西藏活動人士的名義發佈的。印方的理由是這起活動對環境造成不穩定因素,同時對活動者本身的安全構成威脅;並聲稱,印度政府方面決不允許任何藏人舉行反對北京奧運會的活動,因此要求藏人停止這個活動。

比次仁強調,我們的活動是以和平非暴力理念為宗旨舉辦的,並承諾在活動展開期間,決不會造成任何危害安全的行為,這些都已作過說明,對此印度政府方面的阻止行為是難以理解的,同時也無法接受。

活動參與者,西藏詩人兼知名西藏獨立活動人士丹增尊珠也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印度政府的行為不值一提,他們活動也不會因此而遭到影響。他說,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們反而更加增加了信心;印度是個自由國家,我們在這個國度上展開徒步遊行活動期間會遇到一些困難,但這些都是些很小的問題,我們決不會在意。

據了解,目前活動者已經出發試圖跨出岡熱地區,雖然這次活動不時受到印度方面的干擾,但是活動者意志堅定,紛紛表示不會因為被阻擋而停止前行。

Post by ann on 2008, March 12, 10: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http://www.cna.com.tw/
國際組織譴責中國使館人員干預西藏抗爭活動 2008/03/12 07:13:07

(中央社記者郭傳信新德里十二日專電)非政府組織「國際支援西藏運動」今天譴責說,在十日藏人紀念反抗中國的「西藏抗暴日」當天,中國駐尼泊爾和希臘的大使館人員,「前所未有」的出現在當地警察背後,指揮鎮壓和平示威的西藏流亡人士,導致警方與示威者衝突。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國際支援西藏運動」在聲明中表示,根據現場照片顯示,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中國大使館官員站在警察的後面,並且試圖阻擋一位美國觀察員對著他們拍照。聲明說,這位觀察員抱怨中國官員向他吐口水並且企圖搶奪相機。

  聲明又說,在尼泊爾已是眾所週知,由於中國對尼泊爾多黨政府的影響力極大,中國大使館甚至可以對尼泊爾內政部發號施令,指揮鎮壓西藏流亡人士的週年活動,但日前卻是首次見到中國大使館人員在街頭與尼泊爾警察公然站在一起。

  聲明引述現場一位資深觀察員的話說,中國官員「指揮、部署和告訴警察如何驅逐示威者」。

  據尼泊爾地方報導,估計有數千名藏人,十日聚集在加德滿都的一座佛寺前,舉行「西藏抗暴日」四十九週年紀念活動,揮舞著西藏雪山獅子旗,高呼親西藏口號,但當群眾走向中國大使館時,遭到警察使用棍棒阻擋,造成二十多人受傷,至少一百人被捕。

 「國際支援西藏運動」聲明又說,英國廣播公司在希臘也拍攝到中國大使館官員公然阻礙西藏流亡人士的和平示威活動。聲明說,西藏流亡人士在奧運發源地奧林比亞舉行象徵性的點燃西藏奧運火炬時,中國大使館人員以攝影機近距離拍攝存證,試圖嚇阻示威人士。

  聲明又說,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也對中國官員拍攝時,中國官員惱羞成怒,對著攝影機破口大罵,聲稱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並且斥罵英國廣播公司記者「愚蠢」。

 「國際支援西藏運動」副主席馬基在聲明中說:「在這兩個實例裡,中國都試圖在言論與集會自由受到法律保障的民主國家─而這是中國所沒有的─操控對和平示威者的威嚇,在在顯示了中國的影響力,並非如它在奧運年經常的吹噓,是從國際舞台上和平崛起。」 970312

Post by ann on 2008, March 12, 10: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引用 yak 说过的话:
是呀!
  你的说话口气怎么很象中共党员呀.是呀你们把我们当小孩胡闹.小孩中有长大的时候.


都快50年了,半个世纪了啊!要是还没有长大,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孙中山17年推翻满清,毛太祖28年推翻国民政府。

你们也不是要推翻政府,就是要求自治或者独立,20年前就已经该长大了。

关键还是小孩子的“狼来了”用的太多了,祥林嫂好歹都说的是实话。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2, 10: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是呀!

引用 游客 说过的话:
全世界的种族主义者都喜欢做的事情。
其实很想叹口气……
中国大陆的策略看来就是你抗议你们的,他们做他们的。
他把你们当小孩子胡闹,你们爱得意就得意,西藏就是在中国实际控制中。
你能奈何?就如美国出兵伊拉克,全世界反战,我们又能奈何?

  你的说话口气怎么很象中共党员呀.是呀你们把我们当小孩胡闹.小孩中有长大的时候.

Post by yak on 2008, March 12, 9: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英雄算不上,那几个徒步回藏的才是英雄。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2, 8: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全世界的种族主义者都喜欢做的事情。

其实很想叹口气……

中国大陆的策略看来就是你抗议你们的,他们做他们的。

他把你们当小孩子胡闹,你们爱得意就得意,西藏就是在中国实际控制中。

你能奈何?就如美国出兵伊拉克,全世界反战,我们又能奈何?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2, 8: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mClYTf80No
    标准的英雄

Post by 美丽的拉萨 on 2008, March 12, 7: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mClYTf80No

请大家看看这个.两个西藏的年轻英雄!

Post by 美丽的拉萨 on 2008, March 12, 7: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mClYTf80No

Post by 美丽的拉萨 on 2008, March 12, 6: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 在这世间, 谁有权利迫害他人呢?

美国人在关塔那摩迫害那些穆斯林正爽着呢,你唧唧歪歪啥呀。

Post by 海外 on 2008, March 12, 3: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3月10日一直是西藏人的黑暗的日子,不要忘记这个日子。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12, 3: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我去看过那部纪录片,
当年在中共疯狂抓人的时候, 许多藏人被抓进警局; 后来警局失火了, 许多人不顾火势冲进火场救人.

有张著名的照片, 一位救人出来的喇嘛被众人高举起来, 他也正振臂高声大喊着, 在这同时, 他的手臂衣服早已被烧得皮开肉绽
即使那张是黑白照, 你也清晰可见那伤势的严重.

这喇嘛后来没有死于这场伤势. 也没有死于多年的监禁.
但后来他还是死了, 死于他的处所.
我也看到他死状的照片.
他的嘴张开, 即使是黑白照, 你也可以看到血自他口中汨汨流出.....

他是死于被电击棒塞入口中. 这样的死法是非常普遍的.


不论是不是藏人, 信不信佛, 迷不迷藏族文化,
都恳请你祈祷.
为这个到现在都还很悲哀, 而且越来越悲哀的民族祈祷....

---- 在这世间, 谁有权利迫害他人呢?

Post by chodmaya on 2008, March 12, 3: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Lhasa, march 10
Today we see how the real situation is in Tibet.
The day seems to be silent and peacefull, even boring. Until 6 o´clock. then 100s of Tibetans gather together on the Bakhor Square. They form a strong, silent, peacefull circle around the police who keep the middle of the square open. Soon they call for backup. Undercoveragents, not so difficult to recognize film the whole happening. Especially the faces. This is one method to create fear.  Suddenly there is panic. 6 or 7 monks are arrested and driven away. Tibetans are very scared because of the stories about the prisons and tortures. In the mean while big numbers of policemen arrive. They drive everybody apart. But until sunset small groups of people stay around. There are tourists, Tibetans and Tibetan resembling spies. Apparently we stick around to long because some Tibetans start to warn us to be careful about the undercoverpolice who are watching us closely. We even get a note that says we are being followed and have to be carefull about what we say. The whole evening misty figures keep following us, even to the restaurant and the bar.

The Chinese police almost manages to give the impression that it´s just a small manifestation that they can easily control. From our Portugees friends, Miguel and Clara, who visit one of the biggest monasteries (Drepung) nearby, we learn that the Chinese approach (away from touristic eyes) is much harder. When they walk together with lots of monks towards Lhasa to join the manifestation, they are brutely blocked by armed police and military. Miguel and Clara are picked out of the crowd (they were the only tourists at that time) and chased away. All the shop have to close and all the people around are obliged to leave the scene. They get no information and cannot ask or see anything. It is impossible to take pictures, unfortunately.
Later that day, Miguel returns and tries to get in, being very concerned about the monks. He can get very close to the monastery and sees how army trucks and ambulances go and come back from the scene. Then he is caught, questionned and dropped back at his hotel. We are very concerned what happened or still happens there, behind the scenes. Nobody will know.

Lhasa goes to sleep with a sad and uncomfortable feeling. Maybe it is hard to imagine how bad this feels. We can see now how fortunate we are, having freedom of speach, freedom of going where we like. Everybody is afraid to speak. Even us, free born people, not for our sake but for that of the Tibetans who can get in trouble just by speaking with us. It´s also very spooky to notice that we are being followed and approached by men who really try their best to look like tibetans, being unhandy with their mala. They ask us what is happening, what we have seen and if we have taken pictures.

Steve and Ulrike
11/03/2008 - 10:55

http://steve.ulrike.stivi.be/english/list.php?LijstNr=2&Item=55

附有照片和一段录像。

Post by 3月10日 on 2008, March 12, 1: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UyHUoC  <a href="http://sgacjoevswze.com/">sgacjoevswze</a>, [url=http://sbnensbctpim.com/]sbnensbctpim[/url], [link=http://ugcnwgsujzam.com/]ugcnwgsujzam[/link], http://sjksyjtcvlbb.com/

Post by lbrhqcjstst on 2008, March 12, 1: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引用 民主自由 说过的话:
不用你担心啦!你们管好你们的问题吧!
引用 游客 说过的话:
这许多年游行主体始终是喇嘛尼姑,也可见一些问题了。


我也觉得没必要太担心,如今也只能披上宗教的外衣。

其实如果能发动民众更好,可如今……民众“麻木不仁”啊!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2, 1: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V2LDgB  <a href="http://rgcuwlmgjoyv.com/">rgcuwlmgjoyv</a>, [url=http://xnywnkslnsmq.com/]xnywnkslnsmq[/url], [link=http://jgkbgrarzvuv.com/]jgkbgrarzvuv[/link], http://awyncczrqnrj.com/

Post by bodtwqa on 2008, March 12, 1: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不用你担心啦!你们管好你们的问题吧!

引用 游客 说过的话:
这许多年游行主体始终是喇嘛尼姑,也可见一些问题了。

Post by 民主自由 on 2008, March 12, 12: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这许多年游行主体始终是喇嘛尼姑,也可见一些问题了。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1, 1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新的涉藏网页:www.tibet.org.tw 有很多信息可供参考

Post by 藏人之友 on 2008, March 11, 10: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2001年九月十一日是中东人民的独立日,那一天在美国世贸大厦上点燃了两个巨大的圣火。

Post by 海外 on 2008, March 11, 10: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国际声援西藏(ICT)"组织的负责人凯-穆勒表示,在距北京2008奥运会召开5个月之际,西藏的人权以及政治状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北京开往拉萨的"天路"列车开通后,大量的内地廉价劳动力涌向西藏寻找工作机会,更使得藏人就业困难,生活艰难。"国际声援西藏"呼吁中国政府利用举办奥运的机会,邀请流亡海外的藏人宗教及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进行"严肃郑重的对话"。并呼吁德国联邦政府要在西藏问题上支持达赖喇嘛和平解决问题的努力。 ”

前面比目鱼不还说西藏高寒缺氧,汉人不能适应,80%的藏民能够保持西藏的传统,而那些被汉化的不过百分之十几,不足以影响西藏独立大局么?

这里怎么又搬出青藏铁路带来大量汉族,藏人就业更加困难。这是什么古怪的逻辑?

Post by 游客 on 2008, March 11, 9: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西藏抗暴事件49周年 309台灣遊行聲援
更新日期:2008/03/08 11:39 詹婉如
今年3月10日是「西藏抗暴事件」49周年,為紀念這個日子,在台藏人與許多關心西藏問題的團體,發起「西藏抗暴49週年紀念遊行」,呼籲同為受中國威脅的台灣民眾站出來,關懷西藏自由與人權。


1959年3月10日,中國解放軍鎮壓抗暴西藏民眾,迫使達賴喇嘛與將近8萬藏人流亡到印度達蘭薩拉,史稱「西藏抗暴事件」。每年3月10日,流亡各國的藏人紛紛舉行示威遊行、絕食抗議等活動紀念。


台灣也都會舉辦遊行,聲援西藏,今年台灣圖博之友會(TaiwanFriendsofTibet)號召民眾,一同在9日下午從國父紀念館遊行到台北101,圖博之友會會長周美里說:『台灣正是在中國威脅下的一個國家,我們希望台灣人民也能站出來聲援西藏人爭取他們的自由,也讓全世界知道,在爭取西藏自由的情況下,台灣是不會缺席的!』


周美里說,中國入侵西藏前,就是告訴西藏政府要「一國兩制」、要簽和平協定;但事實上,這些都是戰爭和佔領的前奏曲,西藏的歷史傷痛恰巧是台灣的一面鏡子,中國現在也用相同的手法對付台灣,值得台灣人民好好思考。


目前就讀台灣淡江大學的藏人頓珠給波(DhundupGyalpo)表示,雖然現在西藏的生活看起來很平靜,但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仍被剝奪,仍無言論、宗教及集會的自由;尤其北京政府刻意稀釋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認同,已經嚴重威脅到西藏的生存,北京政府應該認識到漢化西藏的政策,並無法解決西藏問題;北京政府要和平解決西藏問題,唯有和達賴喇嘛進行對話。


「FreeTibet,BoycottBeijingOlympics(西藏自由、抵制北京奧運)」在台藏人與許多關心西藏問題的團體都高呼口號,呼籲所有關心西藏處境的台灣民眾,9日都能加入這場遊行的行列。

Post by dorjee on 2008, March 11, 9: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同一天,约50名西藏人在希腊奥运会历史性体育场外点燃了自己的“奥运圣火”。由于国际奥委会不同意西藏派队参加北京奥运会,西藏人决定自己把奥运“圣火”从希腊送去,在北京奥运开幕的前一天送达印度与中国西藏接壤的地方。

"国际声援西藏(ICT)"组织的负责人凯-穆勒表示,在距北京2008奥运会召开5个月之际,西藏的人权以及政治状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北京开往拉萨的"天路"列车开通后,大量的内地廉价劳动力涌向西藏寻找工作机会,更使得藏人就业困难,生活艰难。"国际声援西藏"呼吁中国政府利用举办奥运的机会,邀请流亡海外的藏人宗教及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进行"严肃郑重的对话"。并呼吁德国联邦政府要在西藏问题上支持达赖喇嘛和平解决问题的努力。

除了德国,法国,美国等国家也有相应的纪念西藏人民起义活动举行。在印度,由近100名流亡藏人组成的示威队伍打算从西藏在印度北部的流亡政府,徒步越过中印边境,最终进入西藏。原本计划的长达数月的游行活动,刚刚开始就被印度安全力量强行阻止,被迫中断。在印度邻国尼泊尔也发生了警方与西藏示威者发生冲突的事件。据称,西藏示威者试图强行进入中国驻尼泊尔使馆,遭到警方阻拦。双方发生冲突,并导致多人受伤。

西藏当地也发起了纪念西藏人民起义日的活动。据美国一家广播电台报道,有近300名僧侣计划从哲蚌寺徒步前往拉萨布达拉宫,以此表达对中国政府西藏政策的强烈抗议,并要求释放去年十月被中国逮捕关押的多名僧侣。僧侣的抗议游行遭到警方阻止,据称,有9名僧侣和2名藏民被捕。

西藏问题一直是对中国政府来说一个棘手的问题。由于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特别是西方国家享有盛誉,更使得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备受外界批评。去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引起中国政府强烈抗议,并引发中德关系进入长达4个月的冰冻期。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Post by dw on 2008, March 11, 9: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2

1959年3月10日,西藏起义者与中国解放军在拉萨发生武装冲突。藏人称这一天为"西藏人民起义日",中国政府则称之为"武装叛乱"。每年3月10日,全世界流亡藏人都会组织各种纪念活动。德国今年有920个城市和村庄在3月10日这天举行了示威活动,支持西藏自由运动,反对中国的西藏政策。西藏当地也有僧侣举行抗议活动,遭到中国警方制止,多名僧侣被捕。

3月10日,全世界各地上万名民众组织参与了示威活动,为纪念49年前发生的西藏人民起义,反对中国政府的现行西藏政策。10几年来,流亡各地的藏人每年都会在3月10日这一天发起"亮出旗帜"活动,在各个城市挂起象征西藏的旗帜,表达对西藏自由运动的支持。今年,据"德国支持西藏组织(TID)"提供的信息,德国共有900多所大小城市参与了"亮出旗帜"活动,在当地的市政厅以及政府部门建筑上挂起了藏旗。这体现了,不仅是普通民众对西藏人民争取独立和自由表示理解,连政界也给予支持。

此前,600万藏人的宗教及精神领袖,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曾对中国政府的现行西藏政策表示了强烈的指责。中国政府在西藏实行的"难以想象"的强硬政策以及严重的侵犯人权现象丝毫没有改善。西藏人的宗教信仰的自由遭到限制,中国政府还将宗教问题政治化以方便自己的统治。

为了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西藏令人担忧的人权状况,3月10日,西藏自由运动的支持者在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前进行了示威抗议活动。据警方提供的消息,共有约70名游行者在中国使馆门前抗议中国在西藏侵犯人权的行径,支持西藏独立。并用50多条藏袍包裹在使馆附近的亚诺维茨桥上,引人注目。中国使馆对示威活动没有正面做出反应。

Post by dw on 2008, March 11, 9: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3

中国证实拉萨发生藏人抗议活动
拉萨
据报参加抗议活动的10多名藏族人被拉萨武警拘捕。

中国政府周二(11日)说,当局平息了一些藏人在西藏首府拉萨举行的抗议事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北京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昨天下午,拉萨的一些喇嘛和一小撮人做了一些妨碍社会稳定的违法事件。"

他说:"至于说到当局将如何对待这些被捕藏人,当局会依法办事。"

在记者会上,有记者向他提及自由亚洲电台有关拉萨发生藏人抗议事件的报道。他是在回答此问题时做出上述表示的。

美国政府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早些时候说,拉萨哲蚌寺的300多名喇嘛周一打算游行到市中心抗议,但在拉萨市西边的公路检查哨所遭到武警拦阻,有50至60名喇嘛被逮捕。

设在华盛顿的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说,中国当局此外还在西藏首府拉萨拘捕了10多名在市中心大昭寺门前举行抗议的藏人。

该电台引述一名没有透露姓名的目击者的话说,抗议者主要是喇嘛和尼姑,并有很多人围观。

目击者

目击者说,"有9个喇嘛和两个尼姑,11个人都是藏族人。他们挥舞着西藏旗,并在周围散发传单。"

他说:"当时在场的派出所警察没有采取行动,后来武警来了,他们拘捕和殴打了抗议的人,很多围观者在哭喊。"

除此之外,自由亚洲电台还报道说,拉萨哲蚌寺的300多名喇嘛打算游行到市中心抗议,但在拉萨市西边的公路检查哨所遭到武警拦阻,有50至60名喇嘛被逮捕。

新华社报道引述西藏一位高级官员的话说,确实有300名喇嘛进入拉萨试图示威,但在当局的“劝说下”都已离开。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称,目击者在检查哨看到当局派出了10辆军方车辆、10辆警车和几部救护车。

49年前的1959年3月10日,藏人大规模抗议中国统治的行动失败,达赖喇嘛逃出西藏开始流亡。达赖喇嘛周一曾在印度达兰萨拉发表讲话,纪念这个发生在49年前的事件。

Post by BBC on 2008, March 11, 8: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4

西藏人在全世界示威抗议要把奥运火炬送到西藏
斯图加特升起西藏旗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斯图加特升起西藏旗

1959年3月10日,西藏起义者与中国解放军在拉萨发生武装冲突。藏人称这一天为"西藏人民起义日",中国政府则称之为"武装叛乱"。每年3月10日,全世界流亡藏人都会组织各种纪念活动。德国今年有920个城市和村庄在3月10日这天举行了示威活动,支持西藏自由运动,反对中国的西藏政策。西藏当地也有僧侣举行抗议活动,遭到中国警方制止,多名僧侣被捕。

3月10日,全世界各地上万名民众组织参与了示威活动,为纪念49年前发生的西藏人民起义,反对中国政府的现行西藏政策。10几年来,流亡各地的藏人每年都会在3月10日这一天发起"亮出旗帜"活动,在各个城市挂起象征西藏的旗帜,表达对西藏自由运动的支持。今年,据"德国支持西藏组织(TID)"提供的信息,德国共有900多所大小城市参与了"亮出旗帜"活动,在当地的市政厅以及政府部门建筑上挂起了藏旗。这体现了,不仅是普通民众对西藏人民争取独立和自由表示理解,连政界也给予支持。

此前,600万藏人的宗教及精神领袖,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曾对中国政府的现行西藏政策表示了强烈的指责。中国政府在西藏实行的"难以想象"的强硬政策以及严重的侵犯人权现象丝毫没有改善。西藏人的宗教信仰的自由遭到限制,中国政府还将宗教问题政治化以方便自己的统治。

为了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西藏令人担忧的人权状况,3月10日,西藏自由运动的支持者在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前进行了示威抗议活动。据警方提供的消息,共有约70名游行者在中国使馆门前抗议中国在西藏侵犯人权的行径,支持西藏独立。并用50多条藏袍包裹在使馆附近的亚诺维茨桥上,引人注目。中国使馆对示威活动没有正面做出反应。

同一天,约50名西藏人在希腊奥运会历史性体育场外点燃了自己的“奥运圣火”。由于国际奥委会不同意西藏派队参加北京奥运会,西藏人决定自己把奥运“圣火”从希腊送去,在北京奥运开幕的前一天送达印度与中国西藏接壤的地方。

"国际声援西藏(ICT)"组织的负责人凯-穆勒表示,在距北京2008奥运会召开5个月之际,西藏的人权以及政治状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北京开往拉萨的"天路"列车开通后,大量的内地廉价劳动力涌向西藏寻找工作机会,更使得藏人就业困难,生活艰难。"国际声援西藏"呼吁中国政府利用举办奥运的机会,邀请流亡海外的藏人宗教及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进行"严肃郑重的对话"。并呼吁德国联邦政府要在西藏问题上支持达赖喇嘛和平解决问题的努力。

除了德国,法国,美国等国家也有相应的纪念西藏人民起义活动举行。在印度,由近100名流亡藏人组成的示威队伍打算从西藏在印度北部的流亡政府,徒步越过中印边境,最终进入西藏。原本计划的长达数月的游行活动,刚刚开始就被印度安全力量强行阻止,被迫中断。在印度邻国尼泊尔也发生了警方与西藏示威者发生冲突的事件。据称,西藏示威者试图强行进入中国驻尼泊尔使馆,遭到警方阻拦。双方发生冲突,并导致多人受伤。

西藏当地也发起了纪念西藏人民起义日的活动。据美国一家广播电台报道,有近300名僧侣计划从哲蚌寺徒步前往拉萨布达拉宫,以此表达对中国政府西藏政策的强烈抗议,并要求释放去年十月被中国逮捕关押的多名僧侣。僧侣的抗议游行遭到警方阻止,据称,有9名僧侣和2名藏民被捕。

西藏问题一直是对中国政府来说一个棘手的问题。由于达赖喇嘛在国际上,特别是西方国家享有盛誉,更使得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备受外界批评。去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引起中国政府强烈抗议,并引发中德关系进入长达4个月的冰冻期。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Post by DW on 2008, March 11, 8: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5

拉萨藏人抗议多人被捕
2008.03.10


星期一,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发生多起抗议事件。拉萨警方在市中心大昭寺附近的八廓街拘捕了十多名抗议者,并拦截了从哲蚌寺游行到拉萨市中心的数百名喇嘛。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3月10日,是1959年西藏暴力事件的四十九周年纪念日。中国政府称这个事件为西藏平暴,而流亡西藏人则称之为抗暴起义,事件中有数以万人丧生。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得到的消息说,星期一,十多名藏族人聚集在拉萨市中心的大昭寺门前进行了短暂的抗议活动,他们随后被到场的武装警察拘捕。

拉萨的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目击者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抗议者主要是喇嘛和尼姑,并有很多人围观。

“有九个和尚和两个尼姑,十一个人都是藏族人,他们挥舞西藏的旗帜,并且在周围散发传单。当时在场的派出所警察没有采取行动,后来武装警察来了,他们拘捕和殴打了抗议的人,很多围观的人都在哭和喊叫。”消息说,事件发生之后,拉萨市中心的八廓街市场已经被关闭。

本台藏语部另外获得的消息说,拉萨哲蚌寺的大约三百多名喇嘛,计划游行到市中心抗议,但在拉萨市西边距离市中心十公里的公路上遭到武装警察阻拦。报道说,警方出动了二十多辆大型警车,并逮捕了五六十名喇嘛,目前不知道这些喇嘛被关押在何处。

记者致电拉萨市公安局,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一位警官表示,对事件无可奉告。 “无可奉告。”

西藏自治区政府值班室官员和拉萨市政府的值班人员都表示不知道这些事件。 “现在还没有这个消息。不知道,没有报过来,我们是值班的,不清楚。”

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萨发生了大规模武装冲突,中国军队镇压了起义的藏人,达赖喇嘛和十多万藏族人流亡印度。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星期一发表讲话,纪念这个发生在四十九年前的事件。他表示过去几年和中国政府的谈判没有产生任何有实质意义的成果,中国对境内藏人的残酷镇压反而变本加厉。他表示支持中国举办奥运会,但也会在未来继续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推动包括藏族在内的各个少数民族,争取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的合法权益。

外电报道说,流亡海外的西藏人组织和支持者将在北京奥运会举办之前展开一系列的全球抗议活动,以抗议中国政府在西藏的政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Post by lhasa on 2008, March 11, 8: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6

3月10日的拉萨 
从堆龙回拉萨的路上,约16时左右,交警在显得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封锁了由拉萨通往哲蚌寺的道路之一——八一路与北京西路的三岔路口,车辆只准驶向拉萨方向。  
以东的鲁定路与北京西路的十字路口也在用同样的方式在封锁。  
随后发现北京西路拉萨海关到拉萨饭店段,约十余辆军、警小车或鸣警笛、或打开双闪灯并急速地驶向了哲蚌寺方向。这些汽车分别挂有军、警车牌,个别车辆无牌照。  
二环路上,7辆用帆布遮蔽密实的平头大型军用卡车在一辆顶上安有锅盖状设备的面包车开头下,急速驶向相同方向。约十分钟后,又有7辆同类卡车驶向西郊,而第二支车队由一辆军用救护IVICE汽车收尾。  
下午17时左右,拉萨海关十字路口等通往哲蚌寺的道路被军队完全封锁,若干交警在疏导交通,近二十名身着武装带,腰夸军包的士兵横立在十字路口的西侧,分别交叉面向东西两侧,汽车、行人一律禁止通行。  
约6时左右,允许行人通过,但此时八一路与北京西路的三岔路口的情况不详,据说仍有军警封锁。  
晚21时34分,在拉萨海关附近听到从哲蚌寺方向传来的三声枪响,枪声间隔很短。  
此时,拉萨海关附近除行人允许通行外,状况与下午相同,不同的是附近停放有四辆崭新的公交大巴车,大约在22时前,这些大巴又通过封锁线驶向了哲蚌寺方向。  
此间仍陆续有这种军、警车驶向哲蚌寺方向,其中包括满载士兵的卡车。  
凌晨2时30左右,又从西面传来了5、60余次速度均匀的疑似枪声。  
3月11日早上发现海关十字路口的道路已解除封锁。  
城里有零星警车鸣笛巡逻,但比平时要多。 
11日11点仍能听到警车鸣笛声,比昨天少,但比平时多

Post by lhasa on 2008, March 11, 7: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