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西藏不在西藏在(诗)

 

·嘎代才让

并不是一颗彗星的宿命
也不是一个集体的解散,剩余之下的
泪水多么无辜。日光破碎,我在泥泞的
雪域大地上呼唤:我生命的光
拉萨的光,我的西藏之光
神灵亦在,并不是怀抱荒凉的
心情在它的罪恶中打坐。此际,谁爱着
谁就说:“西藏不在,西藏在”
这不仅仅是今晚的书卷,也不是抵达心灵的
伤情。我这样的睁开双眼——
“未来呢,未来会怎么样”
周围的耳语和初始的呵护呢?
这是否预示着一个慈悲的时代将要结束
今晚,我和你如此相像
不容置疑的种子,我看见了它粗糙的阴影
看见了它的奔跑与泪水
是不是内心的文字将要生锈
当我心中再度浮现喇嘛的容颜之时
突如其来的吟唱戛然而止
从此,我热烈于最后的结局
并不是纪念,并不是对个人的清算
凭着内心最初的辞藻
我回到了金属的西藏,如此的天命
或比死亡更高尚的囚禁和嘶鸣
我怎样坚持一种鲜血止渴的举念
在一捧沉重的高土之上
泪流满面,我和同胞在互相追问
“西藏不在西藏在,在哪里?”
我们拥抱,我们预备了众神的相助
当我再次掉转头去
对它说:“请驻步,我是你最疼爱的人”
——这个心态就这样叙述
是谁在我的心脏上点燃最寒冷的酥油灯
那是我无法言表的一败涂地

2008-2-25,安多甘南

http://blog.sina.com.cn/gadaicairang
西藏,或最后的天空之后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5.98 K
尺寸: 400 x 294
浏览: 4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8条记录访客评论

v2fk4a  <a href="http://lyjscaiixiet.com/">lyjscaiixiet</a>, [url=http://nbnrteyhglwt.com/]nbnrteyhglwt[/url], [link=http://bbuhoiiaiskj.com/]bbuhoiiaiskj[/link], http://hmpybpxbnbvi.com/

Post by vfphahkbnlc on 2008, March 2, 3: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安重根暗杀伊藤博文和韩日合并:

  朝鲜沦为日本殖民地的过程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日本在日俄战争中获胜,与朝鲜签署了《乙巳条约》,剥夺了朝鲜的外交权。第二是日本以高宗派遣密使至海牙参加和平会议为借口,与朝鲜签署了《丁未条约》,迫使高宗让位。第三个阶段是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后,日本完全合并了朝鲜。

1909年10月26日清晨9点,朝鲜首任统监伊藤博文前往中国东北地区视察,他乘坐火车抵达哈尔滨火车站。

这时,有个汉子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朝着从火车下来的伊藤博文开了枪。

伊藤博文中了3枪,倒在冰冷的哈尔滨火车站的月台上,随即死亡。这名枪杀伊藤博文的汉子高呼:“我是安重根!大韩独立万岁!”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韩国沦为日本的殖民地以后,日本开始积极推行对韩国的同化政策,他们不准韩国人说韩国话,并歪曲和改变韩国的历史、文化和生活习惯。朝鲜总督府的总督在行政、司法和立法等方面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压迫韩国人民,并掠夺这片土地上的物资,作为加强殖民统治的力量。韩国人民忍无可忍,开始对日帝展开了斗争。

1919年1月21日,高宗抱着亡国的恨与世长辞,然而朝鲜总督府却并未立即宣布高宗去世的消息。很多人怀疑这里面有阴谋,有人认为高宗是被日本人毒害的。高宗被毒害的传闻,很快的传到了民间,韩国人民感到了极大的失望、灰心和愤怒。1919年3月1日,几万人聚集在位于首尔锺路的塔公园,向日本表示抗议。有一名学生在台子上,开始高声宣读《独立宣言》。他说:“我们向世界万邦宣布我们朝鲜是独立国,朝鲜人是自由人,人类是平等的,我们要告诉子孙后代,我们永远拥有民族自尊的政权。”这个时候,聚集在塔公园的众多民众高呼万岁,呼声震天动地。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最为重要的是,非洲自己培养的学者已经出现,他们的博士论文系列成为这一时期的亮点。其中以美国西北大学与人文出版社联合发行的“伊巴丹历史系列”丛书影响最大。这一丛书以出版非洲学者博士论文为主,其中涉及民族主义的专著有十多种。有的论及基督教对现代知识分子的影响,如阿贾伊和阿扬德拉的精典著作被收入这一系列。有的是对非洲近代王国的兴起及对西方殖民入侵的抵抗,如库柏的《祖鲁的后果》、拉斯特的《索科托哈里发王国》和奥罗伦蒂梅亨的《塞古的图库洛尔帝国》等。有的是关于殖民主义入侵后非洲社会的演变,如伊凯姆的《尼日尔三角洲的竞争》、阿德勒耶的《尼日利亚北部的权力和外交,1804-1906》、阿肯托耶的《约鲁巴兰的革命与权力政治,1840-1893》和阿坦达的《新奥约帝国》。由奥罗伦索拉主编的《非洲的文化次民族主义政治》(1972)是一部较有份量的著作,分别论及了尼日利亚、乌干达、塞拉利昂、刚果(金)、肯尼亚等国存在的民族问题。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民族独立呼唤文化的复兴。在1970年代,非洲民族主义史学已经开始在国际学术界产生影响。较为突出的是尼日利亚的伊巴丹学派和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学派。[24] 尼日利亚历史学会成立于1955年;次年,《尼日利亚历史学会杂志》开始发行。从1965年开始,由戴克教授主持的“伊巴丹历史系列”丛书开始出版。在“导言”中,戴克教授批判了将文字档案等同于历史的欧洲史学传统,批判了将非洲史写成在非洲的欧洲人的历史的殖民史学传统,明确地提出要继承古代及19世纪以来的非洲史学传统,将口头传说和多学科方法引入非洲史学。虽然“达累斯萨拉姆学派”(简称为“达尔学派”)的称呼出现较早,但这一学派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重视则是在1970年。当时,两位在乌干达任教的南非学者在《非洲事务》上发表文章,对达累斯萨拉姆学院历史系学者们的研究进行了评价和批判。他们在批评文章中认为,达尔学派共同关心五种课题:恢复被殖民主义者歪曲的前殖民地非洲的历史;殖民统治时期的初始抵抗;救世主运动和非洲独立教会史;新的受教育者的形成与发展;民族主义运动的根源。[25] 可以看出,这两个学派的研究重点集中在非洲民族主义。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概而言之,民族主义有多个层次,对民族主义也有多种理解。马克思曾对黑格尔将民族主义看作一种独立力量的观点进行过批判,列宁亦不赞成强化民族主义的做法,我国学术界曾一度对民族主义持否定态度。[1] 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各个国家不同时期出现的民族主义思想和实践作出客观的分析和评价。惟将各个事件置于具体发展阶段的框架中,我们才能比较客观地认识其历史意义。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反对殖民主义和种族隔离制的任务赋予非洲民族主义以进步的内核,决定了这种理论和实践的积极作用。--李安山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国家的一个基本任务是保护每个公民的生存条件。一旦这种保护不存在,人们失去了安全感,其直接后果是公民对国家失去信任。为了保护自己,他们有的依靠宗教或巫术(不稳定的非洲国家往往存在着复杂的宗教或巫术活动),有的借助民间社会组织(如非政府组织),有的依靠现代组织(如专业团体),更多的则借助在规模上仅次于国家、在文化传统上更易于置身其间的地方民族势力。地方民族主义应运而生。由于一些国家政权被滥用,或未得到合理的利用,地方民族主义意识得以加强。虽然殖民统治时期确定的人为边界是独立后各种民族矛盾和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他的内部因素(如经济不发达、知识分子的作用)和外部因素(外国势力的干涉)对地方民族主义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容否认的是,国家领导人的政策失误和国家政权不稳定为地方民族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土壤和条件。

最后, 我要再次强调一下国非洲学研究中的方法论。[43] 第一,切忌对经典作家的有关论述抱教条主义态度。第二,在研究中要特别注意消除“欧洲中心论”的影响。[44] 第三,在研究非洲民族问题时应该注意用历史方法来进行分析。第四,要充分认识我国非洲学研究与国外学术界的差距。我国的非洲学研究与国际学术界存在着较大差距,这是不争的事实。[45] 以民族学为例。这是一个实证性要求极强的学科。英、法、德、美和前苏联均有人类学家或民族学家到非洲进行过长期的实地考察,由此产生了各种学派和观点。然而,我国从未有专门的民族学家就非洲各民族的形成过程进行过实地考察或个案研究。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可能“创造”出中国学者关于非洲民族形成的理论呢?



(此文原载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编:《非洲:变革与发展》,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维吾尔人民,不能够爱自己的同胞,不能够爱自己的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民,忍受汉人无止境的制度 性暴力与压迫,这样的痛苦心情,真是情何以堪?事实上,维吾尔人民,是一个非常爱好和平的民族,如果不是汉 人长期地压迫与剥削,他们为什么要行使武装革命,来争取自己的尊严与人权?

维吾尔人民争取独立建国的活动,应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道义支持;汉人长期以来,对维吾尔人民的压迫与剥削, 实在是没有人性与道德的行为。基于历史事实与人类正义的原则,汉人应该向维吾尔人民真心道歉、忏悔与要求原 谅;汉人也应该主动地站出来,帮助维吾尔人民独立建国,如果汉人不这么做,那么汉人与禽兽,有 什么差别?

这个世界,应该还有公理与正义;全世界的人民,也应该还有良心与道德。如果这个世界的人民,还在消极漠视人 类各种专制与不公不义事件的存在;还不能够及时勇敢地站出来,主动帮助维吾尔人民,争取他们“ 人的自由与尊严”与“追求幸福与自治”的权利,那么这个世界的人,还 有什么值得令人称道的人性与道德可言?

让全世界的人民,一同站在道德与正义的立场,一同站在维吾尔人民的身边,一同为维吾尔人民争取人民自决的权 利,尽一份做人应有的道义与心力吧!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满清为了镇压维吾尔人与云南回民,竟然采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行动,例如,岑毓英与左宗棠,都是屠杀维吾尔人 与云南回民的刽子手。这个时期,维吾尔人与云南回民,被屠杀与残害的人数,超过五百万人,远远超过日本对南 京的大屠杀;左宗棠消灭了维吾尔人的抵抗势利后,满清取消维吾尔人的自治权,设立省县制,将新疆变成满清帝 国中央政权的直属管辖地。

1911年民国革命后,国民党继承了大汉沙文主义与仇视异族的意识,维吾尔人民受到外来军阀与国民党政客, 如杨增新、金树人、刘文龙、盛世才、马仲英、朱绍良、吴忠信、张治中、包尔汉、陶峙岳等人的统治,造成了新 疆地区人民没有自由与尊严、政治腐败、经济混乱、滥发纸币、物价昂贵、生产力不发达、民生困苦与民族矛盾的 各种问题;虽然,1933年南疆爆发了“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但是最终也没有成 功。

二战后,中共接着统治新疆,中共也采行大汉沙文主义的模式,实行高压、剥削与屠杀的手段,来巩固对新疆的统 治权;中共甚至以大规模军人屯田的方式,让汉人人口超过当地的维吾尔人数。

在这种长期“外来政权”与“大汉沙文主义”的双重压迫下 ,维吾尔人民的存在价值与地位,完全被工具化了;维吾尔人民,成为汉人帝国主义下的奴隶,成为汉人长期压迫 与剥削的牺牲品;维吾尔人民,彻底丧失了追求自由与幸福的目的性,也受到了各种非人与不公平的 对待。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汉人不应该将维吾尔人民居住的土地,称之为“新疆”,如果从亚洲大陆的地理位置而 言,他们比汉人更有资格,称之为“中国”;汉人称他们为新疆,完全是站在汉族中心 主义与大汉沙文主义的立场,来矮化与边陲化维吾尔人民的自然地理位置,这种不当行为,绝对是可 耻的。

历史上,维吾尔人从来就不应该是,属于汉人帝国的人民,无论历史、语言、文化、宗教、艺术或生活习惯,完全 与汉人不同;在历史事实与道德上,汉人有什么资格,称“疆独”为分裂 领土的活动?

当大清帝国初期统治东亚大陆时,满族对各民族,尚采取若干尊重的政策,并且对各民族,依其不同的文化与客观 条件,采行不同的政治制度。例如,对蒙古采取盟旗制,对中国采取省县制,对西藏采取驻藏大臣和喇嘛共治制; 官方文书,也采行双语并行制,如满蒙、满汉、满藏文并列制;雍正,还特别对回民的文化与宗教习俗,采行包容 与尊重的态度。

然而,自从乾隆接受汉人教育之后,他中了汉人沙文主义与大一统意识的病毒,开始改变对其他民族自由与宽容的 政策,例如,对维吾尔族与回教徒,采行严法与高压的政策;在这种不合理的严法与高压环境下,维吾尔人与云南 回民,为了获得自由与独立建国,于是与满清政府展开长期的血战。

这就是为什么,满清自乾隆之后,国内战争一直无法停止;国内大量消耗了财力与物力,最后导致满清政权的衰微 与朝廷倾覆的结果;这些都是汉人沙文主义与汉人大一统意识,所惹的祸端。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汉人不应该将维吾尔人民居住的土地,称之为“新疆”,如果从亚洲大陆的地理位置而 言,他们比汉人更有资格,称之为“中国”;汉人称他们为新疆,完全是站在汉族中心 主义与大汉沙文主义的立场,来矮化与边陲化维吾尔人民的自然地理位置,这种不当行为,绝对是可 耻的。

历史上,维吾尔人从来就不应该是,属于汉人帝国的人民,无论历史、语言、文化、宗教、艺术或生活习惯,完全 与汉人不同;在历史事实与道德上,汉人有什么资格,称“疆独”为分裂 领土的活动?

当大清帝国初期统治东亚大陆时,满族对各民族,尚采取若干尊重的政策,并且对各民族,依其不同的文化与客观 条件,采行不同的政治制度。例如,对蒙古采取盟旗制,对中国采取省县制,对西藏采取驻藏大臣和喇嘛共治制; 官方文书,也采行双语并行制,如满蒙、满汉、满藏文并列制;雍正,还特别对回民的文化与宗教习俗,采行包容 与尊重的态度。

然而,自从乾隆接受汉人教育之后,他中了汉人沙文主义与大一统意识的病毒,开始改变对其他民族自由与宽容的 政策,例如,对维吾尔族与回教徒,采行严法与高压的政策;在这种不合理的严法与高压环境下,维吾尔人与云南 回民,为了获得自由与独立建国,于是与满清政府展开长期的血战。

这就是为什么,满清自乾隆之后,国内战争一直无法停止;国内大量消耗了财力与物力,最后导致满清政权的衰微 与朝廷倾覆的结果;这些都是汉人沙文主义与汉人大一统意识,所惹的祸端。

满清为了镇压维吾尔人与云南回民,竟然采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行动,例如,岑毓英与左宗棠,都是屠杀维吾尔人 与云南回民的刽子手。这个时期,维吾尔人与云南回民,被屠杀与残害的人数,超过五百万人,远远超过日本对南 京的大屠杀;左宗棠消灭了维吾尔人的抵抗势利后,满清取消维吾尔人的自治权,设立省县制,将新疆变成满清帝 国中央政权的直属管辖地。

1911年民国革命后,国民党继承了大汉沙文主义与仇视异族的意识,维吾尔人民受到外来军阀与国民党政客, 如杨增新、金树人、刘文龙、盛世才、马仲英、朱绍良、吴忠信、张治中、包尔汉、陶峙岳等人的统治,造成了新 疆地区人民没有自由与尊严、政治腐败、经济混乱、滥发纸币、物价昂贵、生产力不发达、民生困苦与民族矛盾的 各种问题;虽然,1933年南疆爆发了“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但是最终也没有成 功。

二战后,中共接着统治新疆,中共也采行大汉沙文主义的模式,实行高压、剥削与屠杀的手段,来巩固对新疆的统 治权;中共甚至以大规模军人屯田的方式,让汉人人口超过当地的维吾尔人数。

在这种长期“外来政权”与“大汉沙文主义”的双重压迫下 ,维吾尔人民的存在价值与地位,完全被工具化了;维吾尔人民,成为汉人帝国主义下的奴隶,成为汉人长期压迫 与剥削的牺牲品;维吾尔人民,彻底丧失了追求自由与幸福的目的性,也受到了各种非人与不公平的 对待。

维吾尔人民,不能够爱自己的同胞,不能够爱自己的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民,忍受汉人无止境的制度 性暴力与压迫,这样的痛苦心情,真是情何以堪?事实上,维吾尔人民,是一个非常爱好和平的民族,如果不是汉 人长期地压迫与剥削,他们为什么要行使武装革命,来争取自己的尊严与人权?

维吾尔人民争取独立建国的活动,应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道义支持;汉人长期以来,对维吾尔人民的压迫与剥削, 实在是没有人性与道德的行为。基于历史事实与人类正义的原则,汉人应该向维吾尔人民真心道歉、忏悔与要求原 谅;汉人也应该主动地站出来,帮助维吾尔人民独立建国,如果汉人不这么做,那么汉人与禽兽,有 什么差别?

这个世界,应该还有公理与正义;全世界的人民,也应该还有良心与道德。如果这个世界的人民,还在消极漠视人 类各种专制与不公不义事件的存在;还不能够及时勇敢地站出来,主动帮助维吾尔人民,争取他们“ 人的自由与尊严”与“追求幸福与自治”的权利,那么这个世界的人,还 有什么值得令人称道的人性与道德可言?

让全世界的人民,一同站在道德与正义的立场,一同站在维吾尔人民的身边,一同为维吾尔人民争取人民自决的权 利,尽一份做人应有的道义与心力吧!

--刘宗正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汉人不应该将维吾尔人民居住的土地,称之为“新疆”,如果从亚洲大陆的地理位置而 言,他们比汉人更有资格,称之为“中国”;汉人称他们为新疆,完全是站在汉族中心 主义与大汉沙文主义的立场,来矮化与边陲化维吾尔人民的自然地理位置,这种不当行为,绝对是可 耻的。

历史上,维吾尔人从来就不应该是,属于汉人帝国的人民,无论历史、语言、文化、宗教、艺术或生活习惯,完全 与汉人不同;在历史事实与道德上,汉人有什么资格,称“疆独”为分裂 领土的活动?

当大清帝国初期统治东亚大陆时,满族对各民族,尚采取若干尊重的政策,并且对各民族,依其不同的文化与客观 条件,采行不同的政治制度。例如,对蒙古采取盟旗制,对中国采取省县制,对西藏采取驻藏大臣和喇嘛共治制; 官方文书,也采行双语并行制,如满蒙、满汉、满藏文并列制;雍正,还特别对回民的文化与宗教习俗,采行包容 与尊重的态度。

然而,自从乾隆接受汉人教育之后,他中了汉人沙文主义与大一统意识的病毒,开始改变对其他民族自由与宽容的 政策,例如,对维吾尔族与回教徒,采行严法与高压的政策;在这种不合理的严法与高压环境下,维吾尔人与云南 回民,为了获得自由与独立建国,于是与满清政府展开长期的血战。

这就是为什么,满清自乾隆之后,国内战争一直无法停止;国内大量消耗了财力与物力,最后导致满清政权的衰微 与朝廷倾覆的结果;这些都是汉人沙文主义与汉人大一统意识,所惹的祸端。

满清为了镇压维吾尔人与云南回民,竟然采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行动,例如,岑毓英与左宗棠,都是屠杀维吾尔人 与云南回民的刽子手。这个时期,维吾尔人与云南回民,被屠杀与残害的人数,超过五百万人,远远超过日本对南 京的大屠杀;左宗棠消灭了维吾尔人的抵抗势利后,满清取消维吾尔人的自治权,设立省县制,将新疆变成满清帝 国中央政权的直属管辖地。

1911年民国革命后,国民党继承了大汉沙文主义与仇视异族的意识,维吾尔人民受到外来军阀与国民党政客, 如杨增新、金树人、刘文龙、盛世才、马仲英、朱绍良、吴忠信、张治中、包尔汉、陶峙岳等人的统治,造成了新 疆地区人民没有自由与尊严、政治腐败、经济混乱、滥发纸币、物价昂贵、生产力不发达、民生困苦与民族矛盾的 各种问题;虽然,1933年南疆爆发了“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但是最终也没有成 功。

二战后,中共接着统治新疆,中共也采行大汉沙文主义的模式,实行高压、剥削与屠杀的手段,来巩固对新疆的统 治权;中共甚至以大规模军人屯田的方式,让汉人人口超过当地的维吾尔人数。

在这种长期“外来政权”与“大汉沙文主义”的双重压迫下 ,维吾尔人民的存在价值与地位,完全被工具化了;维吾尔人民,成为汉人帝国主义下的奴隶,成为汉人长期压迫 与剥削的牺牲品;维吾尔人民,彻底丧失了追求自由与幸福的目的性,也受到了各种非人与不公平的 对待。

维吾尔人民,不能够爱自己的同胞,不能够爱自己的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民,忍受汉人无止境的制度 性暴力与压迫,这样的痛苦心情,真是情何以堪?事实上,维吾尔人民,是一个非常爱好和平的民族,如果不是汉 人长期地压迫与剥削,他们为什么要行使武装革命,来争取自己的尊严与人权?

维吾尔人民争取独立建国的活动,应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道义支持;汉人长期以来,对维吾尔人民的压迫与剥削, 实在是没有人性与道德的行为。基于历史事实与人类正义的原则,汉人应该向维吾尔人民真心道歉、忏悔与要求原 谅;汉人也应该主动地站出来,帮助维吾尔人民独立建国,如果汉人不这么做,那么汉人与禽兽,有 什么差别?

这个世界,应该还有公理与正义;全世界的人民,也应该还有良心与道德。如果这个世界的人民,还在消极漠视人 类各种专制与不公不义事件的存在;还不能够及时勇敢地站出来,主动帮助维吾尔人民,争取他们“ 人的自由与尊严”与“追求幸福与自治”的权利,那么这个世界的人,还 有什么值得令人称道的人性与道德可言?

让全世界的人民,一同站在道德与正义的立场,一同站在维吾尔人民的身边,一同为维吾尔人民争取人民自决的权 利,尽一份做人应有的道义与心力吧!
--刘宗正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支持维吾尔人的独立建国运动

刘宗正



2005 年9月29日,英国BBC中文网站报导,鼓吹中国新疆独立的“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ETLO) ”,近日对外宣布,将使用一切手段向中国政府发动武装战争。

该声明,号召维吾尔族人,抵制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的庆祝活动,这是新疆分离组织,首次 公开宣布,采用武装斗争形式争取独立。

疆独人士表示,“中国大陆在解决新疆民族独立问题上,采取不妥协的“严打â�� �政策,长期漠视疆独温和派的和平共存呼吁;甚至藉国际反恐名义,将追求民族自决的疆独运动与恐怖主义 划上等号,招致了疆独强硬派激进分子的不满与反弹。其中派系之一,在日前罕见的向中共政权宣战,声言将采取 武装斗争形式争取独立。”

新闻报道说,争取新疆独立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发言人迪里夏提3 0日表示,“维吾尔大会不支持、不鼓励、不行使武装战争来争取新疆独立,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一 直提倡以非暴力抗争。”,对于东突的宣布向中国政府展开武装战争,迪里夏提拒绝发 表任何评论。

10月1日,WUC在中共统治新疆五十周年前夕,发表声明,指出“新疆在中国统治之前,被称为 东土耳其斯坦”;WUC又提出:“政治压迫、文化同化、经济剥削、生态破坏、种族 歧视等政策,已逐渐把东土耳其斯坦变成一颗定时炸弹。因此,整个东土耳其斯坦弥漫着强烈反中国情绪。â� ��

虽然维吾尔人民,受到中共极为不合理与公平的对待,但是基于人类道德与正义的原则,希望维吾尔人民,千万不 要使用“恐怖、谋杀、爆炸”等不正当的手段,对付无辜的人民;基于人权的理念,你 们有权使用武装进行革命,但是希望你们能够减少对无辜人民的伤害,如此才能够得到全世界人民的 道义支持。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只要还有基本人性与人权理念,那么就应该勇敢地站起来,大声支持维吾尔人民独立 建国的运动,这是维吾尔人民“选择的权利”,这是维吾尔“人民自决� �€的运动,这也是维吾尔人民争取人的自由与尊严的权利。

Post by 推翻中共 on 2008, March 2, 12: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引用 台灣人 说过的话:
西藏99%的寺廟都被中共摧毀了.
現在想摧毀的是藏人心中的信仰文化文字.

I understand your feeling, but tell lie will of no help at all!

Post by me on 2008, March 1, 6: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yes, Tseringdhondrup la, Tibet lives in our hearts, always pure and  forever beautiful!!!

Post by jamphun on 2008, March 1, 2: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西藏99%的寺廟都被中共摧毀了.
現在想摧毀的是藏人心中的信仰文化文字.

Post by 台灣人 on 2008, March 1, 11: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西藏99%都被中共摧毀了.

Post by 台灣人 on 2008, March 1, 11: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拉萨不在拉萨在,拉萨就在海里面;西藏不在西藏在,西藏就在心里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1, 11: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