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流亡诗人丹增尊珠的诗

 

丹增尊珠,又译为丹真宗智 ( Tenzin Tsundue ),生于印度,在孟买大学攻读英国文学,获文学硕士学位,有英文诗集《穿越边界》( Crossing the Border,1999) 和诗文集《转圣地:一个故事和11首诗》( Kora A story and Eleven Poems,2002)。

译者:傅正明

My Tibetanness
我的西藏特色

三十九年流亡。
没有哪个民族支持我们。
没有一个有血性的民族!

我们是这里的难民。
一群失去祖国的人们。
不属于哪个国家的公民。

西藏:世界同情的库存品。
虔诚的僧伽和多泡沫的传统主义者,
十万卢比和几千个零头
混合得好,浸泡在
各种同化的文化霸权中。

在每一个检查哨所岗口,
我是一个”印度藏人“。
我的身份证,
每年换一次,鞠躬一次。
一个在印度出生的外国人。
我不止是一个印度人。
除了我的多皱褶的藏人面孔。
“尼泊尔人?”“泰国人?”“日本人?”
“中国人?”“那加人?”“曼尼普尔人?”
但从来没有人问我:“你是西藏人?”

我是西藏人。
但我并非来自西藏。
从来没去过那里。
我却梦见
死在那里。

Space-bar: A Proposal
间隔键:一个建议

把你的天花板拉一半下来吧
帮我在中间弄一层落脚的地方。

你的碗柜镶嵌在墙壁里--
还有个空格子留给我吗?

让我在你的庭园里
随玫瑰和刺黎一起生长。

我要睡在你的床底下
从镜子里反看电视。

在你的阳台上能听到吗?
我正在你的窗口歌唱。

开门,
让我进来。

我正靠在你的台阶上休息
你醒来后请叫醒我。

Exile House
流亡之家

我们的瓦屋漏雨,
四壁摇摇欲坠,
但我们很快就要回家。
我们在屋前
种植番木瓜,
在园子里种辣椒
四周筑起篱笆
南瓜滚到牛棚顶上
牛犊跑着抖落了癣疥,
屋顶上长草,
豆子抽芽,
葡萄藤爬下来
从窗口爬进屋里
屋子好象变成了树根
昔日篱笆已变成丛林,
此刻,我怎好告诉孩子
哪里是我们的老家。

A Personal Reconnaissance
私人侦探

从拉达克 
只能远眺西藏。
他们说:
看那杜泽(Dumtse)黑色的小山
那就是西藏。
第一次,我看到
我的祖国  西藏。

在一次匆匆的隐蔽的旅途中,
我在那里,在那小土丘上。

我嗅着泥土
抓一把土,
聆听那干燥的风
和苍老的野鹤。
望不见边界,
我诅咒那里没有任何
不同的东西,没有。
我不知道
我是在那里还是在这里。
他们说,野驴
每年冬天来到这里
每年夏天又走了。

The Ruining Bud
废墟上的蓓蕾

假如爱是一个苏醒的黎明,
我就是最后一个淡化的梦。
假如爱是个清醒的启程的旅人,
我就是他遗忘在旅店里的头巾。
假如爱是一条漫长曲折的路,
我就是路边一块迷恋阳光的卵石。
假如爱是一条静静流淌的溪流,
我就是溪边一株枯萎的草。
假如爱是死后的再生,
我就是上帝忘却的 147岁的老人。
假如爱是一朵绽开的玫瑰,
我就是开花时消失的蓓蕾。
假如爱是人生光顾的加持,
我就是人生白眼相看的人。

巨雷震动大地
从地平线的一端到另一端。
在屋顶上,我想稳住
走到地上。然后
轻轻地,飞机掠过。
在夜空中闪光
一闪而过,
曲线
如鱼钩。
闪烁的双眼成为一点
如闪烁的星。
闪烁。
闪烁。
闪烁。
消失。
在干冷的凝视中
我的泪水凝固。
我无法闪烁。

绿茵茵的原野
从这儿到地平线
点染着小圆点
三个小圆点
差不多在中间,
一个小的朝左--
三个塑料袋。
一个血红色,
一个肝褐色,
一个白骨色。
一阵风吹过
闪光的浅绿色翻波澜,
塑料袋在漂流,
膨胀。
铺展在绿茵茵的原野。

我在一艘纸船上
贴上邮票
冲到岸边。
咕噜咕噜
它载动了许多故事;
它们搁浅在伤疤上,
一阵阵泡沫形形色色的眼睛
我用我自己的眼睛观察
诘问我自己的出路。
那些眼睛瞬息一闪便不见踪影。
          
The Third side of the Coin
硬币的第三面

头 --- 尾---环
是一枚硬币的三面

很难
坐上这枚硬币的
环面
(第三面)

无法站立于
环面。
假如站起来了,
你就无法坐在它上面。

假如你想方设法
这样做,
你就不能
同时看到
硬币的
两面。

在盯视时
你很快就确切地
跌落到
硬币的一面上。

好与坏,真与假,
爱国者与叛乱,
往往形成
硬币的两面。

可第三面呢?
无人知道,
无人想知道。

至于我,我看不到
地平线圈之内我的领域之外
更多的东西。

现在别告诉我
如何看透
另一面。
即使在我自己的领域里
我也高度近视。

我根本没有办法
让一枚硬币站在它自己的环面,
可你却要求我
骑着它跑!

—— 选自《西藏流亡诗选》(傅正明、桑杰嘉编/译 2006,倾向出版社)

图中,手捧蜡烛、头系红布条的,就是丹增尊珠。

图片附件:
大小: 116.35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8条记录访客评论

做人应要自信,要不然的话,就像如今的中共政府里的那些官方人员一样。赖着不仁不义的面貌去欺骗世界人民。反抗事实的真相,难道你们不知觉吗?

Post by 老神 on 2008, March 20, 8: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他是我们的骄傲!是追求自由和正义的使者!向他致以内心深切的敬意!!

Post by tibet_gang on 2008, March 2, 5: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到yutoube找。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1, 11: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好诗呀,他让我们思索呀!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March 1, 11: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光顾这个博克有一段时间了,总体感觉就是压抑,谩骂还是谩骂,仇恨然后还是仇恨。。。。以至于写帖子的时候总要想是不是这句话又要伤害了什么人,但是一些话还是控制不住要说出来。


“典型的汉人价值观和视野下的西藏牧区”,这个观点我不敢苟同!记得去年有机会和一位美国著名藏学家闲聊时候,我们为此有过交锋,记得这里有个网友说过叫“REPRESENTATION”。我当时大概不是很客气,我就说那你怎么不去5000多米高的地方住住看,你有作牧民的生活体验吗?你作为人类学家当然可以做做研究,用那些高深的学术语言,把这些事情弄到美学层次上面去。也许他不屑于和我这层次的辩论吧,耸耸肩而已。。。。。也无结果。再者说一些网友你不能因为你是藏族你就可以替藏族牧民说话,这也是一种REPRESENTATION。只要你没有这个生活经历,没有作实际生活比较,你说得就缺乏说服力,况且对贫困的定义国际上也有公认的尺度来衡量,这也不是什么汉人的专利。

我的观点是我们看西藏问题的时候,要把她放到中国的大背景下和大环境下去分析,因为至少来讲目前她是中国的领土范围,所以中国内地出的形形色色的问题都会在西藏或多或少表现出来,这谈不上中国政府对西藏的另类处理。比如说西藏牧民的贫困问题,只是解决手法有待商榷,但并不是说有意识的对草原文化的摧毁,因为整个中国的体制就是那样,内地汉人又有多少说话权利呢?比如房子拆迁问题等等,只是汉人的维权意识近年逐渐提高,甚至也敢于抗争了,英国去年电视上也报道了,其中一个画面是周围房子都拆了,唯独那“孤岛”一样的房子立在中间,主人居然在房子上插了一面国旗。

有时候谈论的出发点不同,得出的观点完全是南辕北辙,比如有网友的出发点是完全没有把西藏放到中国范围内考虑,结果就是“被压迫,被摧残,被毁灭,被侵略”尽管从这个立场出发,你的观点没问题,但是却忽略了事实情况是目前西藏还是中国领土,中国政府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治理自己的地方,只是治理好坏问题。(这里不涉及中国政府和流亡政府对西藏历史地位的不同表述)

网友说到中国政府的帮助,也谈到难道他们是真的那么无私吗?我还是那句老话,在西藏还没有成为独立一个国家之前,这些政府行为谈不上什么无私不无私,因为作为国家的一部分她投资也好,开矿也好,修铁路也好,是在自己领土内进行,其他人不便多说。除非是一个国家对另外一个国家的行为,才谈得上无私不无私。换句话说,如果西藏独立,流亡政府当政,她就有权决定自己的矿藏开采权,修路权,等等,那么作为中国政府也就无权干涉。问题是目前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那么你说再多,你再不愿意,你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我们所做的就是怎么样可以在当前的政治生态下更好的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在这个架构下你的观点才是现实的,值得考虑的,否则除了过嘴瘾,丝毫解决不了问题。




另外有网友指责ER 说话象总书记,然后说难道中国人都有教育别人的习惯吗?我觉得这里他的观点算很理性的了,换个汉人“愤青”你试试看,到时候唯色姐只有时间去删帖子,没时间照顾这里的朋友,所以请你把中国人这三个字去掉,如果你有什么不同观点,请称呼我为“戴先生”,我是中国人,但是我代表不了所有中国人的观点,这样说不是很礼貌,你有仇恨那是你的事情,但是在这里交流还是互相尊重为好!其实很多普通的汉族人只是因为不了解西藏,但是如果他们明白了西藏,都会爱上这块地方。连我这个从小在拉萨出生长大的汉人也都谈不上了解。比如说西藏人不怎么洗澡,老百姓没有去厕所的习惯,这个观念对我来说一直持续到2008年2月份,后来看了“天葬”,才知道原来环境因素和人天合一的特点,才发现过去完全不懂这些,也没用心去思考为什么是这样。所以我告诉你正面积极交流有多重要,可能你不屑一顾,因为你思维里完全是把西藏作为一个对等的政治实体和中国及其这里汉人朋友交流。当然我不能不考虑你的成长经历决定了这些表达。


你也谈到目前流亡政府采纳了最先进或者说最进步的政治体系,比如说民主体制,也希望有一天中国可以在这点上赶上其他国家,尊重人权,最后中国人真正象人一样生活。我感谢你的祝福,我也希望我的国家可以做到这点,但是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我当然不赞成目前的一党专政,可是我希望可以平稳转型。

我从2005年开始就把西藏之页设为我的电脑浏览主页,一直到2007年,后来就是定期去看看,主要看新闻,三年来我从来没有看到有关中国政府的一条正面新闻,总之做什么都是负面的,时间久了也没胃口了,所以我说海外长大的藏人不说独立都不可能,说中间道路就算便宜中国政府了,所以在那种环境长大的人脑子也是一样被洗得很干净,流亡政府采纳民主体制,我个人看法是一种公关策略,在这点上流亡政府作的很成功,尤其公共关系,院外活动,加之网友TS 说:English should be the obvious no.1 choice, Hindi is also not bad, if someone what to learn Chinese, I guess Tibetans would also agree, any way Tibetans understand that everyone is entitled to the rights of choice. (英文作为首选而且用OBVIOUS 做强调,印第语次之,如果还有人愿意念中文也可以),所以和西方打交道密切,感情上也是亲近一些。至于中国人都是些道德层次很低的一类,可是前面说了你真正要打交道的还就是这些道德水准有待提升的中国人。只要达赖还健在,那么藏人就可以不听他的?他的神性摆在那里,民主在目前的流亡政府包装意义大于实际功能。


网友提及到在目前中国的殖民统治下,并不抱什么幻想,依我说我们都要怪当初上帝为什么非要把这两块地方安排到一起,如果做英国或者美国的殖民地可能会好些。当然这个推断是成立的,看看大英帝国最辉煌的时候一度统治地球陆地面积的1/4。不但猎取了大量的财富,同时也给殖民地带去了民主体制,完善的司法体系甚至世界通用语言英文。但是也留下了动乱的火种,比如印巴克什米尔问题,现在中印的麦克马,都是英国人留下来的烂摊子。国际上也早有人提出”肢解中国“,诸如”七块论“。所以也就印证了人类的自私和无情。说到底大家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至于说文化本身谈不上竞赛,我注意到你用FAIR GAME 。文化只有交流和补充,你的语气充满了对藏文化优于汉文化的自信,按照你的思维逻辑,那么”“藏文明”也可以和“大和文明”,“英格兰文明”,“俄罗斯文明”同场竞技,因为他们都没有对臧文明用暴力作支撑。可是我不这么看,我觉得藏文明作为人类世界文明的一块宝石,只能在和其他文明交流和互补中发展。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平等,除非这地球由圣人组成,我还真就不相信西藏独立建国后实力在达到相当程度不对外扩张,不同化其他民族,那我也告诉你如果真是那样,这也是一个笑话。纵观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征服和被征服的历史,也是一部充满血腥的战争史。只是实力此消彼长,你说了你等得了,犹太人2000年后才回到家,我是真心希望西藏有一天可以自己作主,但是在能做主之前,靠的是实力,如同以色列一样面对周围那么多阿拉伯国家,照样日子过得有声有色。那是需要强大的科技实力,军事实力,经济实力。也就是通俗说的“力量投射”。而这里我也对中国满怀信心,只要中国政治体制有了根本改善,藏汉文明互补,和谐相处,整个中国挑战全球也非不可能,单靠汉文化我不觉得有这个实力,它的缺陷恰恰是藏文化需要提供的。


英国对苏格兰,加拿大对魁北克,你举的例子都是西方国家,这里我想说的是这是典型的文化差异,中国人的大一统情节和西方的文化包容。你可以看中国的建筑,用词,文化特点均体现这点,我前面说了因为现在西藏还在中国领土内,所以根本没办法做到西方那种包容性。东西方文化在这点上是有区别的,当然我个人还是喜欢西方这种文化包容性,大家各有特点,又各自遵重彼此的文化,又能组成一个国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是中国就是这种特点,你让她做文化上的大转弯是需要时间的。我注意到你使用intentionally pushing policies amounts to culture extermination。这里关键是intentionally就是说中国政府有意识的,或者说有策略的推行文化灭绝。我是完全不赞同的,至少从政府层面不会这么做,犹如西方国家法律层面已经没有种族歧视,但是实际生活中是完全存在的。

这里最突出的是藏语文的使用,因为中国现在几乎全部精力用在经济发展上,藏语文的使用是随市场调节而出现的问题。因为现在西藏经济联系都是和内地,加之铁路开通,大量的信息流,各色人员交流频繁,你不用汉语都不行,你让政府怎么保护?就算她出台政策规定双语使用,但是藏语文使用市场就是那么窄,最后普通人为了工作,为了交流顺畅,为了生意机会,还是会自己去学汉语。也许你会说修铁路就是一个有意识的策略,可是我前面说了她在自己领土上修路,其他人没办法说三道四。问题的症结归纳到底就是要保存一个藏族风格明显的西藏还是要建立自己的国家,问题是现阶段看来可能性不大,至于2000年以后,那就交给上帝吧。藏语文的使用单靠政府的作用是有限的,也要靠藏人自己的内在动力。我这次就参加了伦敦藏族新年晚会,令人高兴的是虽然在异国它乡,那些藏族小孩子都一口藏语在会场里跑来跑去。。。这显然是父母教育的结果,想想英国使用藏语的机会比中国低很多,所以你为人父母,传承自己的文化,你是有责任的。

西藏问题终究到底还是藏汉两个民族的事情,不管你心里多么不愿意,我不认为西方人在这个问题能起多大的作用。你再不愿意你还是要和汉人政府打交道。如果海外的藏人能和普通中国人多交流,我觉得那才是上策。

回头说这里一些网友,只要没有完全“站”在藏人这边说话,反正不论什么观点只要不批中国政府,就被称之为五毛,这是不对的,难道中国政府就没有对你做过一件好事吗?你升学加分,一些少数民族照顾政策等等,说得难听点你也曾是吃中国政府奶长大的。一甩脸就是”汉化“,就是”民族压迫“。或者你说文革你毁了多少?那时候不光藏族,其他民族没有不倒霉的。我要说的是这里人很多几乎没有经历过文革,也没有经历过民族政策最严酷的年代,不知道起恨的根源在哪里?连满人也要在这里谈独立建国!

我的观点就是中国政府在西藏政策上绝不完美,但是因为国家政治体制的缺陷很多问题没有办法现在解决,不要动不动就是汉人怎么着怎么着。。。。。。那我还有其他很多汉人老百姓又招谁惹谁了?

Post by oudai on 2008, February 28, 1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诗很好,是民族英雄.

另外有没有中文涉藏视屏网站(记录片,电影,访谈)有知道的请
告诉一下.

Post by 博博博 on 2008, February 28, 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这是近七年来,我看到的最好的诗。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从内容上,都不可挑剔。我看见了西藏的黎明。

Post by 朱瑞 on 2008, February 28, 1: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没错,丹增尊珠的诗写得真好。这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不知道有无他的原文?听说他是英语写作。

现在别告诉我
如何看透
另一面。
即使在我自己的领域里
我也高度近视。

我根本没有办法
让一枚硬币站在它自己的环面,
可你却要求我
骑着它跑!

Post by ESSE on 2008, February 28, 10: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