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在格尔木见到“生态移民”

近年来,青海省开始实施“生态移民”政策,因为官方认为世代以游牧为生的藏人的生活方式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威胁。至2007年底,已有6万游牧藏人搬迁到由政府开发的新城镇。曲麻莱县是黄河源头,那里的游牧藏人被分批迁移出来,安置在格尔木市南郊的沙滩上。他们卖掉了牛羊,每户每月可以领到政府发的500元,期限是10年。

2007年8月的一天,我去了格尔木的一个有着三百多户的移民新村,正遇上从康地来的一位活佛传播佛法。建成三年的移民新村,既没有可供老年人和信徒转经的佛塔或“嘛呢拉康”,也没有一个僧人。许多人都聚集在小小的屋子里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聚集在寺院中听闻佛法,以老人和女人为多。

一些年轻人在新村里转悠,也有人在打台球。开设打台球的都是女人,守一个台球桌等客人来打球。我找到几个男人问:觉得这里好,还是老家好?他们说:当然是老家好,这里连根草都没有,一刮风全是沙尘。我又问:你们搬到这里,家乡的山神也跟着搬过来吗?他们低下头说:怎么会?我们把我们的神灵抛弃了,我们把我们的牛羊抛弃了,就为了每个月的500元。我又问:全家500元,够吗?他们说:你知道这城市里什么东西都贵得很,我们肉不敢多吃,酥油也不敢多吃。我又问:十年后,政府不给那500元了,怎么办?他们中有人说:那就回老家呗。另一个人说:牛羊都卖了,草场也没了,回老家也不知该怎么办。我至今忘不了他们眼神中的茫然和任凭摆布的那份无奈。

据了解,孩子们在另一个移民新村的小学里上学,汉语教学,学习条件比原来在牧区的学习条件要好。但是他们的父母,因为不会汉语,打工和做生意都有困难,无法融入城市生活中,找到的也只是类似挖沟填土的工作,一天才20元。

他们还告诉我,虽然每户住房都有院子,有厨房和卫生间,看上去不错,可是因为没有生活来源,所以家里空荡荡的,买家具也只敢买旧货,质量很差。旧家具市场被回族控制,价格越来越高。住在城市的房子里,一切都很陌生,煤气有毒不知道,煤气坏了也不懂得怎么修。因为水资源缺少,每天只有两个小时有水,所以即使每家每户都修了厕所,但还是习惯到外面去解决。以前牧区的人是很少吃蔬菜的,现在常常吃,但是看到市场上很多菜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些卖菜的回族和汉人会哄抬卖给藏人的菜价。

我去了一对年轻夫妇的家里。男人属于聪明人,他把牛羊交给亲戚照管,和妻子搬迁到这里。他说,如果这边呆不下去了,我们还可以回老家;老家的亲人要进城,也可以住在我们这里。他的妻子新买了个二手货的手机,让我教她怎么用。当我离开时,刚认识的女人突然拉着我的手落泪,让我很无措。

回酒店的路上,汉族司机说,2006年冬天,两个藏人移民在西大滩杀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还抢了车,后来被抓。所以现在格尔木的出租车都不肯搭载藏人。

2008-1-28,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1,安置在格尔木的“生态移民”新村。
图2,挤在小屋里听闻活佛讲授佛法的藏人们。
图3,简陋的佛堂。
图4,打台球的藏人。
图5,新村安置在格尔木南郊的沙滩上,没有树也没有草。
图6,我去了这对年轻夫妇的新家,当我离开时,刚认识的女人突然拉着我的手落泪。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5.14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5.46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6.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4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0.14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8.85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8.89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4条记录访客评论

我是在多伦多的大陆移民. 我不赞成藏独, 虽然我不认识一个藏人, 但是我深信每一个尚有头脑的藏人其实也不是想独立的. 大家要的只是宗教自由. 但是, 我坚决坚决坚决反对政府如此这般的对待这件事. 我简直是痛恨. 我写博克, 在msn上跟人辩论, 得到的是一片反对, 说在大事大非面前要站在政府一边. 政府, 现在我看他们就是想煽动情绪, 拖延和平解决的希望直到达赖过去. 接下来的是什么? 我知道海外藏人是有人主张暴力的. 这正是政府想要的. 我害怕, 害怕到要流泪. 我真高兴能在这里说这个话而没有人骂我. 也真高兴还是有人冷静的在看这件事. 党的宣传机器真是太吓人了.

Post by 闷头瞎走 on 2008, April 18, 3: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1,牧民的新居要比我想像的好的多,可见国家还是投入很大的,这一点不容抹煞;
2,每户500元显少,每人500元还差不多;
3,由游牧到定居,这是一贯的国家政策,从鄂温克人到蒙古族到藏族都有,并非针对藏人的。
4,当然,这种政策能否真正保护草原,以及当地人是否满意等等,是由争议的;具体执行时不该一刀切,二应该视具体情况灵活掌握,以提倡、导向为主,而不能采取强制手段;

亲戚老家农村的老太太不习惯住城里的楼房,对上下楼梯有恐惧感,是同样的道理。总之,定居牧民对新居的不适应感是和其他水库移民、进城移民等一样的,不应夸大、偏重于一面。

ps:久闻唯色大名,来此一看,不过如此。唯色也许是太过专业了,让人看不出什么新内容。

Post by 燃灯 on 2008, March 24, 3: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我很想知道在这里发言的到底是藏人还是汉人呢,藏人的话为什么不用藏文呢

Post by kuku on 2008, March 17, 10: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这不是理由。看看三峡的几百万移民,还有在其他地方的问题——这不是民族矛盾,只是社会矛盾而已。

Post by 东海 on 2008, March 16, 11: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唯色提出这个问题是好的,游牧的传统应该维持,但是随着人口的增加必须有人离开牧场。同时,全球变暖冰川消融,现有的生态已经发生变化,几千年的传统不一定是对的。
内蒙和西藏沙化原因在于放弃游牧而承包草原。而减少放牧实施圈养(草料需要外来而不是本地剪草)一点没有错误。这些是建立在生态学家的研究和西方发达的牧业国家的经验之上。

Post by Mike on 2008, March 16, 1: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话说回来,你写的关于西藏的文字,的确很动人。

如果没有那么多政治和偏见,那该多好~~~

Post by haya on 2008, March 13, 3: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禁牧圈养的问题,惊诧了一下。

唯色女士是否准备再批评一下东海的休鱼政策?

不过那是汉人的事情,所以唯色女士你也就不会关心。你关心的不是生态环境,而是民族矛盾。那位巴尔雅特也是如此。整篇文章用意不是生态问题。

禁牧圈养明明是有利草场植被的,连这个都要否定,全世界的生态学家都可以下课了。

Post by haya on 2008, March 13, 3: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引用 ESSE 说过的话:
引用 usak1 说过的话:
唯色有啥解决办法呀?
唯色在这个博客里已经对此有回答。那就是:让藏人作主,让藏人自己作自己的主,而不是由闯入家里的外人喧宾夺主,反倒替藏人作藏人的主。用政治术语来说,那就是还给藏地真正的自治权,如今的西藏自治区、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等等,所谓自治皆名不副实,形同虚设而已。

--------------------------------------
在尼泊尔的夏尔巴人也是藏人后裔,也信仰着藏传佛教
建议“西藏流亡政权”也向尼泊尔提出领土要求
还有,印度不是也有部分争议领土吗,别忘记,达兰萨卡的政权一定要向印度当局提出领土要求
-------------------------------------

历史已经过去,以后能作朋友最好
看到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前后,就会敬佩曼德拉和德克勒克

Post by gaga on 2008, March 12, 10: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内蒙古“禁牧圈养”政策与草原生态现状

作者:巴雅古特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这是过去内蒙古当地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草原在内蒙古,内蒙古在草原”,这是一般人们对内蒙古的印象。

而今,这些说法都错了,这些都已成为过去。今天的现实是:内蒙古草原生态环境已经走向全面崩溃,荒漠化以排山倒海之势正在吞没内蒙古,往日美丽草原在内蒙古已经不复存在。如果说,内蒙古草原今天还在支撑着草原风景旅游业的话,那它只是草原的一小片断,是局部,大面积草原在内蒙古已经消失,它已经成为历史存在。

在戊子年初春佳节,笔者前往内蒙古牧区走访了几处,已经被“破相”了的草原给我留下了沉痛的刺激,使我感慨万份。

九十年代末以来,内蒙古各级政府以保护草原生态为理由,不管牧民和有识之士的反对,大力推进“禁牧圈养”政策,其结果是导致蒙古人传统游牧方式的根本改变。这些政策施行了十来年,今天堪称“效果显著”。结论是:政府政策不但没有保护住草原生态,反而加深了生态危机。因为“禁牧圈养”政策从结构上破坏了草畜互存互惠关系(这在生物学上叫做共生现象),因而加快了草原的退化。当然,“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草原生态恶化还有很多其它原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禁牧圈养”政策对草原生态的恶化起了关键性作用,正是这个政策给草原以最后的、致命的一击。
“禁牧圈养”政策开始实施时,蒙古牧民对这种不顾现实而“一刀切”的政策是普遍持反对态度的。牧民不是生态学家,但传统和经验很自然地告诉他们,在内蒙古这种干旱自然条件下不允许这样养畜。但是,政府采取强制性措施,强迫牧民搞“圈养”。旗政府和苏木(乡)政府还设置了强制禁牧的专门机构,即“禁牧队”。所谓的“禁牧队”,其性质犹如臭名卓著的“城管”一样,牧民称之为“草原警察”。但他们不穿警察制服,训练无素,没有纪律,动不动就大打出手,蛮横如土匪。他们是由政府组织的编外“武装力量”,是准警察。配备有吉普车和摩托车的“禁牧队”所对付的是被逼得连马都养不起来的势薄力单的个体蒙古牧民。 “草原警察”不保护草原,而用以暴力来禁止牧民在草场放牧。

“禁牧圈养”政策有很多名目繁多的细则,有叫做“休牧”的、有叫做“常年禁牧”和“季节性禁牧”的,一般情况下采取后者。“季节性禁牧”是从三月份开始禁牧,至7月才开禁。禁牧期间,牧民牲畜不能在草场上放养,如果谁放养而被巡逻的禁牧队发现,大牲畜(牛)每头罚款50-80元,小牲畜(羊)每头罚款10-20元。而这些罚款数额,只是书面上的规定,实际上罚多少也没有定数,禁牧队说罚几百就是几百了。他们一说你态度不好,一句话就可以实施随心所欲的罚款。

在没有具备交通道路设施,没有资金购买草料和运草车辆的情况下,让牧民“圈养”牲畜是很难做到的。“圈养”也好,“放养”也好,牛羊总要吃草料,因此牧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偷偷地在夜间去放牧。但禁牧队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有时夜间开着吉普车出来搞突然袭击,牧民们是防不胜防,如果被他们抓住,最好是乖乖地交罚款。不然禁牧队赶走牧民牛羊,那时你想交罚款也还得托人情说好话才成。如果被赶走的牛羊饿了死了,遭损失的还是牧民,政府是一概不负责的。

牧民怕禁牧队,到了胆战心惊的地步,有时把骑摩托车的过路人当成禁牧队进村而落荒而逃,在黑暗和慌忙中跌倒在沙沟内等事情也经常发生。

因为禁牧队经常采取这样的刁难行动,政府“禁牧圈养”的目的好像就是为了专门罚款,而不是保护草原,“草原警察”成了罚款机构。至于每年罚了多少,罚款用途是什么等,谁也说不清。各地各级政府总来没有给予说明,被罚者和牧民大众是连这点知情权都没有的。

按目前政府法规规定,草场已经承包给每户牧民,草场使用权和经营权归牧民,牧民手里都持有80年代初政府所颁发的草场使用证等有效证件,其有效期应为30年不变。按法规规定,牧民有权按自己的意愿决定草场的使用方式,在自家的草场上放养还是不放,都是牧民的权利。因此,政府出面禁牧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中国去年颁发了物权法,根据无权法,更不能允许政府或禁牧队干涉蒙古牧民自家土地使用权。

然而,政府政策和法规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擅自干涉牧民合法权益。但是在“人治大于法治”的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牧民无处上诉,告天无应,告地无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牧民反对“圈养”,因为当时草场还长草,可以放牧。而今,经过十来年,草场退化沙化而成为荒漠,加之干旱,草场基本不长草。这样,政府不用实施禁牧政策也牧民还是“主动地”把牛羊圈起来养了。因为他们的草场都成了沙场,饿得骨瘦如柴的牛羊不赶回,它们就自动跑地回家,图的是想吃那一点点仅能够为其维命的可怜的果腹草料。

牧民的“主动”和牛羊的“自动”,宣告了政府“禁牧圈养”政策在内蒙古的彻底“胜利”。

历史上曾被称之为“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内蒙古草原,今天变得破相百露、荒凉满目的荒原了。和草原的命运紧紧相连的蒙古牧民的生计和未来的确令人堪忧甚矣!

Post by 唯色 on 2008, February 27, 11: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同意你的看法!

Post by 扎西闹布 on 2008, February 26, 5: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还富于民!

Post by 名优及 on 2008, February 25, 4: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国家政府的主人是国民,但国民却不拥有国土,而是党代表国家的名义下拥有一切权力,成为党产。

Post by 名优及 on 2008, February 25, 4: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打土豪,分田地。”這是半個多世紀前中共“土改”的口號,也是中共造反起家的法寶。這一口號,蠱惑了成千上萬的農民。中共派出工作組,深入農村,強制劃分階級,強行奪取私產,併發動群眾斗地主。隨後,在“革命”的名義下,對地主予以公審和槍殺。為此,每到一處,中共必鼓動一些人編故事、作偽證、假訴苦,無中生有,人為地挑起矛盾和製造仇恨,製造恐怖和血腥,以期鞏固其基層專制政權。

圍繞土地,中國具有沿襲千百年、自然而和諧的農耕結構與僱主關係。中共的血腥“土改”,破壞了農業關係,打亂了農村秩序,中斷了正常的歷史進程。原本相處和諧、互為扶持的僱農與地主,被迫反目成仇。農民分到土地,沒有高興幾天,卻又被中共的“公社化”席捲一空。中共一紙令下,農民被迫交出全部土地,甚至交出耕牛和農具。

這一分一收,所有的土地和資源,都收歸共產黨一黨所有,中國農民,從此變得兩手空空、一貧如洗。所謂“土改”,十足一場騙局。隨後,農業大滑坡,大饑荒接踵而至,被餓死的三千至四千萬民眾中,絕大多數都是當年訴苦分地斗地主的“貧下中農”。時至今日,中共仍然規定土地為“公有”(即“黨有”),而拒絕交還農民,僅以“租賃”方式,讓農民耕種。一旦需要拿土地牟取更大暴利時,就強行圈占,甚至不惜暴力拆遷,並美其名曰“收歸國有” (實為“黨有”)。

Post by pokong on 2008, February 25, 4: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这让我想起内蒙古。一些汉人总是强调内蒙古还在用传统蒙古文(维吾尔蒙古文),总是贬斥蒙古国用了新蒙古文(基里尔蒙古文)。他们甚至干脆撒谎说那就是俄文。也许,有人还要说,民主化的蒙古国国会议员都穿西装,而来自内蒙古的人大代表都穿蒙古袍。看来,这就是中国民族政策的本质。一切都是在做戏。

Post by Ulzei on 2008, February 24, 6: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什么时候藏语成了藏族地区的官方语言,西藏也就真正自治了。


我们需要捍卫什么?

有人介绍了蒙古著名评论家B.Tsenddoo(此人反对放弃基里尔文的运动)的一篇文章,转载一下。很有意思:

蒙古就是蒙古
主权并不是由文字或者服装来捍卫的,而是由人来捍卫的,是由穿着长袍或者西装的人们捍卫的。也许是为了追忆曾经在乡下草原上度过的孩提时代的灿烂,我们在节假日总是穿着蒙古式长袍。而在政治仪式和工作场合,我们却总是着用“蒙古式”西装和领带。休闲的时候,我们的脚上穿着“蒙古式”的阿迪达斯和耐克。而出游草原的时候,我们却穿上“蒙古式”的“鳄鱼”长靴。与朋友上网聊天时,我们用“蒙古式”的拉丁文。读书看报时,我们用“蒙古式”的基里尔文。我们是蒙古人。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在为“蒙古”服务。

Post by Ulzei on 2008, February 24, 6: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引用 usak1 说过的话:
唯色有啥解决办法呀?


跟你一样当五毛吧

Post by usak1 on 2008, February 23, 9: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什么时候藏语成了藏族地区的官方语言,西藏也就真正自治了。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February 23, 10: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When I read this article, I can\\\\\\\'t help but sob in side me, but a subtle voice always encouge and whispereme from the deep inside of me saying it will take time ,but we will win.
Thank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le world know that we decent people and we ar enot yet lost.

Post by o on 2008, February 23, 4: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楼上的,西藏是中国的西藏;藏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政府自然会保护,用不着人权组织来指指点点。

Post by 恭喜 on 2008, February 22, 7: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人權組織稱中國有意破壞西藏文化
2008/02/22


藏語面臨嚴重威脅Photo/桑傑嘉

  美國之音2月21日報導, 關注西藏問題的人權組織在“國際母語日”當天發表報告指出, 中國政府忽視或故意破壞藏語在西藏的傳播,以進一步侵蝕西藏文化。

*藏語面臨嚴重威脅*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定2月21日為“國際母語日”,以促進世界語言和文化的多樣性。英國的人權團體自由西藏運動在今年的“國際母語日”這一天指出,藏人的母語正面臨來自中國政府的嚴重威脅。

  這份名為“謊言:受到攻擊的藏語”的報告說,中國政府口頭上說保護藏語的傳承,在西藏實行漢語和藏語並行的雙語制,但實際上似乎在有意破壞藏語的流傳,並最終達到消滅這種語言的目的。

*不懂漢語藏人無法立足*

  報告說,中國政府通過了一系列法律,將學校中的藏語教育大幅減少,並強迫學生儘早開始學習漢語,還在公共生活的許多領域用漢語取代藏語。報告說,接受藏語教育的學生無法取得大學文憑,而不掌握漢語的藏人不但不能找到好工作,就連在社會上立足都有困難。

  自由西藏運動的代理主席霍姆斯對美國之音說,報告的內容主要是來自於生活在西藏和流亡到海外的藏人的親身經歷。她說,這種“惟漢獨尊”的趨勢使許多家長不再教孩子藏語。

  她說:“這使藏族家長們處在一個十分糟糕的處境中,他們不得不在西藏文化和自己孩子的未來之間作出選擇。結果,許多家長現在選擇儘早開始對孩子進行漢語教育,這意味著,這些孩子在失去說自己母語的能力。”

  美國之音記者幾年前在西藏採訪時,曾在拉薩郊區的一所小學看到,雖然學生全都是藏族孩子,但教師完全用漢語授課。此外,一些學生還說,老師勸學生不要跟家長到寺廟中去參加佛教儀式,因為那是迷信。

*霍姆斯:中國政府試圖將西藏漢化*

  自由西藏運動的霍姆斯認為,這些做法說明中國政府試圖將西藏漢化。

  她說:“中國政府意識到,西藏人民不會甘心接受中央的佔領,所以中央就想同化他們,把他們吸收到漢族文化中去。”

  霍姆斯還說,同化政策的一個做法就是將大批漢人遷移到西藏。許多西藏活動人士也認為,內地漢族移民的湧入和西藏旅遊業的發展可能吞噬西藏獨特的佛教文化。

*北京反駁自由西藏運動報告*

  不過,中國政府說,這些政策是為了發展西藏的經濟,改善當地藏民的生活。而對於自由西藏運動的報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反駁說,藏語不僅在西藏被廣泛使用,而且得到了應有的尊重。他說,報告的內容是虛假的,而且“這種無恥謊言不能欺騙任何人”。

Post by CT on 2008, February 22, 7: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藏人直接从原始社会过渡到了社会主义新社会,恭喜!恭喜!

Post by 恭喜 on 2008, February 22, 7: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引用 usak1 说过的话:
唯色有啥解决办法呀?
唯色在这个博客里已经对此有回答。那就是:让藏人作主,让藏人自己作自己的主,而不是由闯入家里的外人喧宾夺主,反倒替藏人作藏人的主。用政治术语来说,那就是还给藏地真正的自治权,如今的西藏自治区、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南藏族自治州等等,所谓自治皆名不副实,形同虚设而已。

Post by ESSE on 2008, February 22, 1: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就是,维色全面地将西藏的真实一面展现给了世界,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了不起,很不容易了。但每篇现状发出后如果能有大家针对这些现状积极地出谋划策,提出可行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博客就会更上一层楼了。期盼。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22, 9: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唯色有啥解决办法呀?

Post by usak1 on 2008, February 22, 9: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