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藏历新年与农历春节

 
曾经,我有很多个新年是在藏东康地度过的。在我的记忆中,那些新年没有一个是“博洛萨”(藏历新年),都是农历春节。我亦习以为常,很开心地穿新衣、放鞭炮、吃团圆饭、领压岁钱。我记得,在“达折多”(今四川省甘孜州康定),从初一到十五,亲友们相互拜年,轮流安排聚餐,但这样的新年不是藏历新年。
 
回到拉萨后,才开始过“博洛萨”,才知道为了迎接“博洛萨”,在这之前就得培育青稞苗、做青稞酒、炸“卡赛”和“桑冈帕勒”(用酥油炸制的各种点心)、准备“竹素切玛”(五谷斗)和“鲁过”(以酥油花雕塑的羊头)。

藏历新年的种种习俗

藏历1月29日的晚上,家里要做很美味的“古突”(面疙瘩汤),还要很好玩地察看每个人喝的“古突”里包的是石头、辣椒还是羊毛、木炭(我竟然连续几年吃到的都是盐,据说这意味着懒惰),然后要进行驱鬼的仪式。每次驱鬼,我都要被家里派去倒掉那象征鬼的东西。那其实是一些糌粑捏的块儿,我们把它在身上摩娑几回,嘴里要说,所有的晦气啊霉气啊病气啊都快快离开吧,不要再来了。然后扔在一个盆子或盒子里,在火把的指引下,一路放着鞭炮,一口气冲出家门,径直奔向一个十字路口扔掉它。

藏历1月30日的晚上,要在家里的佛龛跟前供放层层叠叠的“德嘎”(油炸面供品)以及茶叶、酥油、糖果、盐巴、“鲁过”、人参果、青稞酒、青稞苗等等,要给佛龛和所有的唐卡换上崭新的哈达,而我会穿上拉萨式样的藏装、带上哈达和酥油灯,代表全家去大昭寺,在初一的零点时分,面向金壁辉煌的释迦牟尼佛像伏拜三个等身长头,然后朝拜每一座佛殿。对于我来说,这渐渐成了属于我自己的习俗。对了,初三是要登上房顶换“塔觉”(经幡旗杆)的,如果能请到穿绛红袈裟的僧侣来家里诵经祈祷更是幸运不过,然后去城东的朋巴日(宝瓶山)或者城中的夹波日(药王山)顶上挂经幡……

过去,还要在大昭寺举行整整21天的祈愿大法会——“默朗钦莫”,拉萨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以及其它寺院的数万僧人云集于此,举行修法、辩经、驱魔、酥油花灯会、迎请未来强巴佛等盛大活动,但文革发生那年被当作“四旧”给取消了,1986年恢复,1989年又被取消,至今再不举行。

藏历、中国农历两套文化系统

西藏的历算简称藏历,中国的历算通称农历。且不说藏历、农历与现今世界通用的公历并不相同,就藏历与农历相对照也不一样,所体现的是两种独特而完整的文化,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民俗。

对于习惯用公历来表示时间的现代人,在日常生活中,无论藏历还是农历,其作用远不如公历重要,因此藏历与农历的明显区别往往表现在年节上。藏历新年和农历春节在时间与仪式上,其实有着各自不同的推算方法和传统习俗,其中蕴含的是由此得以凝聚和延续的民族认同等意识。

然而,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藏族学者所调查到的:“藏民族传统的藏历年,已经在广大青海藏区渐渐衰落乃至废弃,藏族民众日益转向了、并开始注重起春节的庆贺。”他还说,“随着汉文化势力逐渐向更西部蔓延,作为国家统一文化思想标志的春节庆典……日益影响并取代了青海其它各族相当于年终庆典的民俗活动。由此,春节逐渐下渗进民众的日常生活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化霸权’。”

2006年藏历新年期间,我曾在我的博客上讨论过有关年节错位的话题,一位安多(今甘肃、青海、四川的大部分藏地)学子的看法是,“其实藏族的民俗力量还是很伟大的,甘青的安多、康巴藏区的年节错位是历史环境、地理环境、气候环境造成的,但其中的年庆氛围是纯藏化的”。话虽这么说,然而毕竟在这些藏地,藏历新年被农历春节替代已是事实。既然明白这是错位,为何就不能逐渐复位呢?

一位朋友发来mail说:“在中国,藏人和维吾尔的民族主义者大都是在民族学院学习过、在中国的政治体系里工作过的;离开他们的文化,土地很久的人”,这句话让我警觉并且反省自己。

对于如我这样一个其实基本上离开“文化,土地很久的人”,需要的是回到“文化,土地”之中,去切实地经历和体验每一个日子,当然如果能够像每一个靠天吃饭的农人和牧人那样去切实地经历和体验每一个日子,那才可以对“文化,土地”发言,但我深知这是非常困难的,毕竟我今生今世已经不可能化身为一个靠天吃饭的农人和牧人了,只能是、今后也必须时时注意的是,——换位思考的角度。这应该是起码的。

不过,之所以纠缠于“节日”这个话题,朋友信中的这句话可谓道出了我的用意:“现代人庆祝节日的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确实是这样。换句话说,每个民族以及民族的文化之所以存在,都必然与自己所生存的土壤相适应,正如农历在东亚不限于中国,就安多和康而言,如果农历春节比藏历新年更适合自己的土壤,倒也不存在错位或者复位之说。就像如今在境外的藏人流亡社会,每年的雪顿节已不是传统藏历上的雪顿节,而有了重新的调整与安排,这表明新的雪顿节更适合自己所在的新土壤。

自己选择非強加就合情合理

但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此。那么,问题在哪里呢?我想我应该把这句话说出来,——只要是自己决定的,只要是自己内部的民众决定的,就是无可非议的,就是合情合理的。换句话说,当包括卫藏(今西藏自治区的主要藏地)、安多和康(今四川、云南和西藏自治区的藏地或部分藏地)在内的西藏实现了高度自治,无论是过藏历新年也罢,还是过农历春节也罢,甚至以西方人过圣诞节的方式来迎接新年也罢,那都毫无任何不妥,反而呈现出多样化的丰富意义。可是,在如今这样一种并非真正自治的体制下,西藏民族的文化不断被侵袭、被污染、被改变,会体现在每一个具体的细节上,比如年节的错位就是十分明显的例证,而这样的细节随着年年月月的堆砌,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

是像来自安多热贡的年轻藏人在朝拜大昭寺时,因为被拉萨人视为来自“卡切隆巴”(回族居住的地方)而“没有支配能力地哭了”?还是像达赖喇嘛给一个海外华人讲的寓言:“佛祖释迦牟尼诞生后,有一个婆罗门会看相。他看出释迦牟尼未来会成为拯救人类的导师。但他自己却哭了。他说:佛祖会完成他的伟大事业,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没有。

记得2006年的藏历新年和农历春节相差一个月,可是在拉萨的春节除夕之夜,满耳是全城的爆竹频传,满目是全城的火树银花,当时我心里只有这样的疑问:“有多少分布于城中各处的人们正在齐辞旧岁?他们是拉萨本地人,还是五湖四海人?”

在这个农历春节的除夕之夜,难道,在拉萨,已经有这么多、这么多的,过春节的移民或短期移民吗?那天晚上,央视春节晚会上零点时分的钟声尚未敲响,拉萨全城的鞭炮声已经震天响。我奔上屋顶四周观望,啊,一道道飞腾的焰火照亮星月无多的拉萨夜空,使得宛如舞台布景的孜布达拉闪闪灭灭。

这着实令人惊诧!

居住在华盛顿的好友卓嘎告诉我,每当藏历新年来临,周围的藏人们都会按照传统的西藏习俗度过新年,培育青稞苗、做青稞酒、炸“卡赛”和“桑冈帕勒”、准备“竹素切玛”和“鲁过”……而这一切,过去她在拉萨的家里并不擅长,那都是属于长辈的家务,但如今她和周围的并不年长的藏人们个个都会。“博洛萨”期间,他们挨家聚会,品尝着卫藏、安多和康的饮食,吟唱着卫藏、安多和康的歌曲,交谈着卫藏、安多和康的方言……在“博洛萨”的日子里,就这样度过了“博洛萨”。
 
二○○八年北京
——《开放》

图片附件:
大小: 32.54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5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1.11 K
尺寸: 336 x 235
浏览: 3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6条记录访客评论

唯色拉你说的没错。在西藏的东半部,很久没有过藏历新年了,不知道是历史的原因还是文化的原因。各大寺院的宗教节日也是按农历计算已经习惯了。在我的记忆中从班禅大师在安多康巴地区进行了为时几年的深入调查。那里的人们有一种追根的愿望。从考古学家的西藏民族的起源为本土、推翻了是以羌族为族源的说法。因此,首先在干部群众中,开始自己筹款的方式庆祝藏历新年逐渐成为一种时尚。在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一般干部从1978年就开始自娱性的庆祝藏历新年的活动了,从而使得各个自治州政府不得不参与其中,而今天各个自治州开始了庆祝藏历新年的活动从乡、县、自治州,到甘肃、青海、四川等省,得以公开化。但是,奇怪的是,各寺院的宗教节日反而没有回复藏历。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大的动静。这就是藏东地区藏历新年的基本情况。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February 12, 4: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祝各位2135藏历土鼠年扎西德勒、吉祥如意。祝在这里经常见面的汉族朋友新春愉快,恭喜发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February 12, 4: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谢谢万里!也祝福你吉祥如意!

Post by 唯色 on 2008, February 11, 9: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这些“藏族”职工怎么穿着在布达拉宫广场照相的服装?
http://info.tibet.cn/news/xzxw/shjj/t20080209_296727.htm

Post by Changtangherder on 2008, February 9, 2: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同意!取名为“和谐西藏”,其政治用意不攻自破(这不足为奇)。可是,在细节上都不能照顾藏人感受。既然西藏是“藏族自治区”,为何偏要为“春节、藏历新年晚会”,而不是“藏历新年、春节晚会”!


引用 ESSE 说过的话:
引用 格瓦拉 说过的话:
五味杂陈http://www.youtube.com/watch?v=ig3dIVDynW4
西藏电视台的这个晚会垃圾不如!

Post by Changtangherder on 2008, February 9, 2: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祝唯色姐、王大哥、及各位朋友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平安幸福!也祈愿雪域不要变成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很黄很暴力”的“和谐社会”(应该说是“喝血社会”)。

Post by 万里 on 2008, February 9, 10: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格瓦拉 说过的话:
五味杂陈http://www.youtube.com/watch?v=ig3dIVDynW4
西藏电视台的这个晚会垃圾不如!

Post by ESSE on 2008, February 8, 11: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五味杂陈http://www.youtube.com/watch?v=ig3dIVDynW4

Post by 格瓦拉 on 2008, February 8, 11: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Losar sang  

今天过年不想多说了,自己去拉萨这些地方看看就明白了。

Post by diiliy on 2008, February 8, 3:5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这样说就不公正了,索马里,西藏的党委,人大,政府,政协,武警和工青妇,文联,歌舞团等人民团体以及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有百分之多少是藏人?财政拨款哪里会用到了汉人移民身上(当然好看你对移民的定义)?交通,教育,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建设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8, 1: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中国政府养了一个傀儡和官僚的所谓中共西藏党委、政府、军队、移民,把这些镇压西藏的工具所花的费用不要算在西藏人民的头上。

西藏佛教在中国内地遭到限制是公开的秘密,已经有很多例子了,恐怕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官方有意误导引起的民众普遍偏见一时半会儿不能消除。

Post by 索马里 on 2008, February 7, 4: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robert,想驳就驳了,没关系,你的高见一定会使我们受益匪浅,不会是浪费口水。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3: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真是一唱一和,相互捧场,很有意思啊。
真是懒得一驳,不想浪费口沫。

Post by robert on 2008, February 7, 3: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另外,可能还有经济。中国搞得改革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化,我不知道没有经商的传统的藏人,如何在自己宗教的基础上,适应这种资本主义化的转变?

我建议你们多多重视教育,多多向藏人农牧民宣传教育的重要性,朝鲜族就非常重视教育,他们的大学生率是中国各民族最高的。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er,西方对臧多年来有些援助项目,比如医疗卫生,水灌溉工程,教育等。我觉得藏人最需要的是:全民基础教育,工程科学,医疗,政治法律。首先,中国是个穷国,西藏是吃饭的财政,绝大多数的资金来源靠中央财政拨款和内地各对口省市的援助,对西藏的基础教育投入远远不够,藏人文盲率很高。再者,藏人应大大重视理工农医,说句实话,文学艺术毕竟不能当饭吃。还有,对世界各种政治体系和法律有了系统,清晰的认识,才能和中共抗衡,形成藏人自己的政治势力。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1: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你的三点总结很好。

几十年前是白人的歧视,例如排华法案。

我觉得现在主要原因是在一个专制政权,专制文化下成长起来,并不知道如何应用民主这种工具为自己谋求利益。当官的习惯为民做主,做民习惯于有人为他做主。不过,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从政的人慢慢多起来。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是的,汉人在海外最好的也不过是干一般的技术工作,er说的没错。加拿大前总督伍冰枝是香港难民,广东血统的汉人,几岁时来加,其实她完全西化了,她的英语肯定比汉语好得多。还有一些省督也是香港华人。总督,省督是名分极高的象征性职务,不能说明汉人有多大的政治实力。汉人政治实力弱我觉得是否因为:
1,汉文化里没有诸如天赋人权,平等博爱,奉献,契约等西方文明的精髓价值观,也就是说,汉文明本身没有成熟的政治理念。
2,西方从政收入相对较低,但从政的压力很大,而且没有中国特有的特权,所以从政对汉人不具备吸引力。举个例子,西方一个普通技工的收入能达到或超过市长的水平。
3,汉文化总体比较内捻,其性格基础不太适合从政。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er,西方对臧多年来有些援助项目,比如医疗卫生,水灌溉工程,教育等。我觉得藏人最需要的是:全民基础教育,工程科学,医疗,政治法律。首先,中国是个穷国,西藏是吃饭的财政,绝大多数的资金来源靠中央财政拨款和内地各对口省市的援助,对西藏的基础教育投入远远不够,藏人文盲率很高。再者,藏人应大大重视理工农医,说句实话,文学艺术毕竟不能当饭吃。还有,对世界各种政治体系和法律有了系统,清晰的认识,才能和中共抗衡,形成藏人自己的政治势力。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9: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是的,汉人在海外最好的也不过是干一般的技术工作,er说的没错。加拿大前总督伍冰枝是香港难民,广东血统的汉人,几岁时来加,其实她完全西化了,她的英语肯定比汉语好得多。还有一些省督也是香港华人。总督,省督是名分极高的象征性职务,不能说明汉人有多大的政治实力。汉人政治实力弱我觉得是否因为:
1,汉文化里没有诸如天赋人权,平等博爱,奉献,契约等西方文明的精髓价值观,也就是说,汉文明本身没有成熟的政治理念。
2,西方从政收入相对较低,但从政的压力很大,而且没有中国特有的特权,所以从政对汉人不具备吸引力。举个例子,西方一个普通技工的收入能达到或超过市长的水平。
3,汉文化总体比较内捻,其性格基础不太适合从政。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9: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我想在空旷的青藏高原上,遥望蓝天,白云,雪山,碧水,人是很容易进入宗教的陈思状态中。而,汉人是处在一个人口非常密集的区域,彼此的交往很多,所以,很注重现世的利益,而缺乏彼岸的关怀。

藏传佛教很高深,但是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学一门新的语言可能是很难的。我想藏人能对世界的贡献之一,就是把这些东西如何翻译出来,贡献给世界。

西方大国在口头上谴责中国其实就是动动嘴皮子,然后把自己放在一个政治正确性的位置上。回过头来,还不是照样和中国该来往就来往,该做生意就做生意。我想是不是可能从西方引入一些资金,在西藏做一些例如环境保护啊之类免得触及共产党敏感神经的事情。只是在做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给共产党留下把柄。另外,共产党还是高唱民族团结和民族区域自治的,管他真的还是假的,这个口号还是要利用来想法子为藏民谋好处的。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藏人的特点你总结的不错,藏传佛教很高深,其中90%以上的宗教词汇,特别是密宗,汉语或其他语言根本没有相应的词汇。从这个角度讲,藏人心性很高的。文学也极其发达。可以说,学佛只能用藏语。这就是为什么藏人以宗教征服了蒙古和满人。但科学,工程的确太落后,包括医学。
西方对西藏的支持我感觉多多少少像对一个非常珍奇而弱小事物的态度,充满了好奇和怜悯。记得这个博客里有人提到:海外的一个藏人说,藏人在西方像大熊猫,人见人爱,后面怎么说的我忘了。说的好精辟。所以我觉得,独特是好事,但太独特了就不一定是多么好的事情了。
你对藏人的建议我个人十分赞同,就算是独立不了,甚至自治不了,我们也不能泄气,除了多宣传自己外,还应踏踏实实地做些事情。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9: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藏人的特点你总结的不错,藏传佛教很高深,其中90%以上的宗教词汇,特别是密宗,汉语或其他语言根本没有相应的词汇。从这个角度讲,藏人心性很高的。文学也极其发达。可以说,学佛只能用藏语。这就是为什么藏人以宗教征服了蒙古和满人。但科学,工程的确太落后,包括医学。
西方对西藏的支持我感觉多多少少像对一个非常珍奇而弱小事物的态度,充满了好奇和怜悯。记得这个博客里有人提到:海外的一个藏人说,藏人在西方像大熊猫,人见人爱,后面怎么说的我忘了。说的好精辟。所以我觉得,独特是好事,但太独特了就不一定是多么好的事情了。
你对藏人的建议我个人十分赞同,就算是独立不了,甚至自治不了,我们也不能泄气,除了多宣传自己外,还应踏踏实实地做些事情。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8: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汉人可能在国内都忙着内耗了,即使你不想耗着别人,别人也在想法子耗着你。不过,在国外,大多数汉人也就是干一般的技术性工作,其他方面是很落后的,尤其政治上基本上是处于和人口不匹配的地位,远远落后于南亚裔。你想,技术性的东西有啥好内耗的。

藏人因为人少,如果不团结起来,内心始终有危机感。而汉人多,他反而无所谓团结不团结。其实汉人之间还有地域矛盾,各个地方人经常对别的地方的人有可笑的偏见和歧视。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er,有一个问题你没有回答,就是为什么汉人离开中国才有发展?
总结一下我们的对话,我的结论是汉人的主要敌人是汉人自己,汉人内耗太厉害。作为个人,汉人能力和素质并不差,有时还很优秀,作为民族,经常是一盘散沙,有时人越多力量反而越弱,这也是我不能理解汉人的一个主要方面。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8: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唉,你的总结可能是比较贴切的。纯属个人意见,我只批评汉人,因为我只比较了解汉人。我觉得汉人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要了解汉人的通俗文化,看二本书就够了。一本是三国演义,一本是水浒。前者让我觉得汉人中阴谋诡计太多,彼此间都是钩心斗角,内斗盛行。后者是不遵守社会规范和法律。所以,汉人有许多小聪明,但却没有处理问题的大智慧。这些都向现代社会转轨的挑战。

我在想这种民族气质的形成,可能是和宋末以来汉人拥有的残酷的生存环境有关。异族的长期统治,拥挤的人口,紧张的生存资源,时常的战乱,可能汉人唯一考虑的就是如何活下去了,只要能活下去,什么都可以忍受了。我想,如果你了解了这点,可能内心只有同情和怜悯了。许多人只是想习惯性地活下来而已,却不知道除了活下来,其实还有更尊严的东西。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非常感谢er的回复,让我有茅塞顿开之感。总体来讲我同意你的观点。加拿大汉人了不起,今天我上街,很多地方都展示出春节愉快的标语,电视节目也有春节的专场,总理和政党领袖也向华人拜年,着重感谢华人为加拿大所作的贡献云云。至少在加拿大,华人比较受尊重和欢迎。总结一下,华人的优点是:勤快,上进心强,和其他民族相处时注重求同存异,不易和他人产生摩擦,相处较融洽。
想再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华人在中国很难有好的形象,出国后反而能有好的发展,树立好的形象呢?
我不同意你的是我感觉汉人能为这个世界作的最大贡献是劳动力和技能,但是作为一种文化,除中餐和武术外,能让其他民族借鉴和欣赏的东西不多,还是以西藏为例,没接触过汉人的藏人对汉人本能地能接受,但真正接触多了以后发现汉人人性的东西好像不太多,功利心太重,物质欲望特别强,比如谈婚论嫁,先是看存折,收入,地位,不太考虑双方感情,而且汉人特别自以为是,表里不一的现象很严重。所以越接触越让人不喜欢。不知你是否同意我的观点,或者有所补充。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8: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er,有一个问题你没有回答,就是为什么汉人离开中国才有发展?
总结一下我们的对话,我的结论是汉人的主要敌人是汉人自己,汉人内耗太厉害。作为个人,汉人能力和素质并不差,有时还很优秀,作为民族,经常是一盘散沙,有时人越多力量反而越弱,这也是我不能理解汉人的一个主要方面。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8: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汉人也是一个复杂的群体,也有不大度,不宽容,天天在那里骂别人的汉人。

其实所有的东亚民族在二百年前处于一种静止平衡的状态,但是西方文化的进入引起了巨变。整个民族其实面临着如何适应这个西方化的过程。西方文化基本上现在是这个地球上的主导文化,我们这些文化如何吸取西方文化,如何让自己的文化重生,这是一个东亚所有民族都要面临的挑战。我感觉日本人可能是做得最成功的。

我感觉藏人可能是把所有的精英都投身于宗教,在原来封闭的社会里面,由于青藏高原的保护,因此能够很好的自给自足,因此在其他方面可能发育不足。在现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可能很难关起门来,只研究宗教,不管其他事务。我觉得还是得有很多藏人投身于科学,工程,文学,政治等等,否则你们就算将来自治也好,独立也好,整个民族将远远地被甩在后面。

我知道共产党政府和还有汉人对西藏独立防备很深,但是除此以外,其实有很多事情是可以干的,甚至可以利用共产党和汉人的资源来干,因为我觉得很多方面并非是百分百对立的。例如,藏人小孩的扫盲,藏人的健康水平的提高,藏语的保护,藏区旅游资源的利用,西藏环境的保护等等。坐下来埋怨,不如起而行事。大事情可能做不了,但是每个人能做一些小事情。共产党和汉人也许有一天会退出西藏,但是Tibet却是你们永远的Tibet。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还有,你说我们的文化有所不足,首先,我用了将近十天时间仔细阅读了这个博客几乎所有的内容,发现很多人对汉人攻击挺多的,汉人自我批评也不少,但别的民族对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批评。仅从这一点来讲,汉人比较大度,宽容。
至于我们藏人,千百年来和其他国家,民族接触太少,共产党打进来至今我们一下子变得很被动,真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和面对现实。作为一个只有几百万人口的民族,其实我们在世界上相当有影响的,连加拿大一般的大学里面都有自由西藏办公室。但是我感觉我们虽然外交很强,但真正的实力很弱,外交和实力现在还不相称。每次看到达赖喇嘛获奖,会见西方各国元首等等,藏人很骄傲,但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因为我觉得一个民族的强大不可能靠一个人或少数人,全民素质和共同信念很重要。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8: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唉,最不尚武的民族不敢讲,应该是相当不尚武的民族。宋以前,是唐朝崩溃以后的军阀割据,为了防止军阀割据的重演,采取了重文轻武的态度,于是对外防御能力明显下降。这是其一。其二,是骑兵对于步兵是有优势的,北方游牧民族的骑术和马匹都比中央农耕民族的优良许多。其三,是腐败和内讧。在游牧民族入主中原之前,中原王朝基本上已经内部的结果已经崩溃,其实主要轻轻一推就到了。其实是许多投降的汉人部队帮忙征服汉人王朝的,古代中国尚且没有民族概念,只有忠君概念。认为各大其他民族也都是什么尧舜的后代,也就是说是一家子,改朝换代只是皇帝一家子的事情。蒙古灭南宋,最后就是汉人张宏范最后灭南宋于南海一带。清兵入关则是吴三桂等人的作品。

我没有听说过这个满人的故事,但是我听说过日本人故事。我老家来了几个日本人,老百姓都跑到山里躲起来了,我问为什么不出来一起把这几个日本人给杀了呢? 回答是怕报复。主要是被屠杀怕了,杀人家一个,人家回过头来要杀一百个,一千个做为报复。主要是这屠杀政策给人的心理带来的巨大冲击力。我想这个满人的例子也是如此吧!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汉人历史上的几次被征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元朝时蒙古人的人数比汉人少得多,并且宋朝科技在当时世界上是领先的,包括军事科技,怎么轻易地被征服了?特别是清朝,满洲族人才20万,征服了人口上亿的汉人。满人上万,天下无敌的说法由此而来。听一个东北的汉人同事告诉我,在征服的过程中,几个满人军人进入一个有几百,上千人口的汉人村寨时,汉人绝对不敢抵抗,大家乖乖地来到路边,伸出脑袋,等着满人士兵来砍头,这样的话,20万人征服几亿人亦在情理之中。由此看来,汉人应该是世界上最不尚武的民族了。我的看法是,汉人的人数是汉人得以延续的最重要因素,不是这个看法是否偏颇。
现在到了信息时代,民族崛起的方式靠的是经济强大和文化输出。我觉得亚洲各民族还有相当艰难的道路要走。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7: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汉人历史上的几次被征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元朝时蒙古人的人数比汉人少得多,并且宋朝科技在当时世界上是领先的,包括军事科技,怎么轻易地被征服了?特别是清朝,满洲族人才20万,征服了人口上亿的汉人。满人上万,天下无敌的说法由此而来。听一个东北的汉人同事告诉我,在征服的过程中,几个满人军人进入一个有几百,上千人口的汉人村寨时,汉人绝对不敢抵抗,大家乖乖地来到路边,伸出脑袋,等着满人士兵来砍头,这样的话,20万人征服几亿人亦在情理之中。由此看来,汉人应该是世界上最不尚武的民族了。我的看法是,汉人的人数是汉人得以延续的最重要因素,不是这个看法是否偏颇。
现在到了信息时代,民族崛起的方式靠的是经济强大和文化输出。我觉得亚洲各民族还有相当艰难的道路要走。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6: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还有,你说我们的文化有所不足,首先,我用了将近十天时间仔细阅读了这个博客几乎所有的内容,发现很多人对汉人攻击挺多的,汉人自我批评也不少,但别的民族对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批评。仅从这一点来讲,汉人比较大度,宽容。
至于我们藏人,千百年来和其他国家,民族接触太少,共产党打进来至今我们一下子变得很被动,真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和面对现实。作为一个只有几百万人口的民族,其实我们在世界上相当有影响的,连加拿大一般的大学里面都有自由西藏办公室。但是我感觉我们虽然外交很强,但真正的实力很弱,外交和实力现在还不相称。每次看到达赖喇嘛获奖,会见西方各国元首等等,藏人很骄傲,但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因为我觉得一个民族的强大不可能靠一个人或少数人,全民素质和共同信念很重要。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5: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非常感谢er的回复,让我有茅塞顿开之感。总体来讲我同意你的观点。加拿大汉人了不起,今天我上街,很多地方都展示出春节愉快的标语,电视节目也有春节的专场,总理和政党领袖也向华人拜年,着重感谢华人为加拿大所作的贡献云云。至少在加拿大,华人比较受尊重和欢迎。总结一下,华人的优点是:勤快,上进心强,和其他民族相处时注重求同存异,不易和他人产生摩擦,相处较融洽。
想再请教一个问题,为什么华人在中国很难有好的形象,出国后反而能有好的发展,树立好的形象呢?
我不同意你的是我感觉汉人能为这个世界作的最大贡献是劳动力和技能,但是作为一种文化,除中餐和武术外,能让其他民族借鉴和欣赏的东西不多,还是以西藏为例,没接触过汉人的藏人对汉人本能地能接受,但真正接触多了以后发现汉人人性的东西好像不太多,功利心太重,物质欲望特别强,比如谈婚论嫁,先是看存折,收入,地位,不太考虑双方感情,而且汉人特别自以为是,表里不一的现象很严重。所以越接触越让人不喜欢。不知你是否同意我的观点,或者有所补充。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5: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我来尝试回答一下,第一个问题,跟有些汉人的大民族主义有关,对其他民族和其他文化没有宽容和尊重的意识。坦率地讲,这样的人不在少数,这其实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危险之一。另外讲受过教育以后,民族意识都比较强,民族意识都是启蒙出来的。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人民,可能满足于日常生活不受干扰就满足了,不会去关心整个民族的大事。不过,这个世界上能够有意识尊重别人的文化的人还是少数,这个教育得由国家来加强。

第二个问题,可能跟其他民族比,汉民族和外国交流的时间更长,交流的深度更深,由此产生内心对于落后的焦虑更大,因此产生对自己的母文化的批评,这种批评是类似于唉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基础上的。我觉得柏杨和鲁迅之类的批评就是属于此类的。在某种意义上,大多数这种批评是基于对母文化的爱的基础上的。

另外,汉民族由于人数众多,对于自己被西化之类的危险感觉比较自信。去年不是有博士反对过圣诞节,而被大家嘲笑。新儒家之类也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市场。对于藏传佛教在内地传播也没有什么感觉要被藏化的危险。而其他民族由于处于一个弱势的地位,对于自己被汉化的危险感觉强烈,内心始终有这种焦虑,因此出来强调自己的文化优秀来反对这种汉化。但是可以肯定的说,你们的文化也肯定有所不足的。

我觉得盲目自大和盲目自卑可能都是有错误的,汉文化有他优秀的地方,也有他不足的地方。不能一概抹黑,也不能一味粉饰。极其热爱和极其厌倦的应该都是少数。现在最大的好处是大家可以讨论汉文化的优点和缺点。我觉得汉文化可能包容性比较强,其文化内涵不仅仅包括儒家文化,其实也包括不少过去融合与汉族的其他民族的文化,或者从国外传进来的文化,例如佛教。现在也不排斥吸取其他文化。另外,汉文化很芜杂,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也有很大的区域差异性,一概论之很难。我觉得汉文化复兴的过程,只能建立在传统和现代的基础上的,完全排斥传统,将是无源之水,完全排斥其他文化,又将是一滩死水。

有时候,我在想,文化可能根本就不能用一个标准来判断优劣。其实任何判断都是用了自己内心的标准,而自己的内心的标准则是永远片面的,永远是把自己摆在中心地位,而把对方放在一个被评判的地位。

引用 比目鱼 说过的话:
为什么中国的其他民族和汉人打交道越多就越讨厌汉人?以西藏为例,越是受过正规汉式教育,长期和汉人共事的藏人民族意识就越强烈,而县,乡一级平时不太接触汉人的藏人对汉人内心就很宽容。我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一般说来人都为本民族说好话,但是我见过相当一部分汉人知识分子对汉文化极其厌倦,对自己的民族文化充满攻击性。我提这个问题没有侮辱的意识,只是觉得这里的汉人知识丰富,也很大度,我问这个问题只是好奇。
今天是汉人大年初一,祝各位汉人朋友好!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3: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为什么中国的其他民族和汉人打交道越多就越讨厌汉人?以西藏为例,越是受过正规汉式教育,长期和汉人共事的藏人民族意识就越强烈,而县,乡一级平时不太接触汉人的藏人对汉人内心就很宽容。我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一般说来人都为本民族说好话,但是我见过相当一部分汉人知识分子对汉文化极其厌倦,对自己的民族文化充满攻击性。我提这个问题没有侮辱的意识,只是觉得这里的汉人知识丰富,也很大度,我问这个问题只是好奇。
今天是汉人大年初一,祝各位汉人朋友好!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7, 2: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我的核心意思是恰恰是大汉族主义造就了民族分裂力量,要是汉人都很尊重其他民族,其他民族不至于离心离德,千方百计谋求分离。恰恰是某些汉人的不尊重其他民族的行为,大大伤害了其他民族,才导致民族分裂力量的发展。

引用 er 说过的话:
我想很多人正因为受过汉语教育,才会受大汉族主义的伤害,汉文化中心论的伤害,从而逆反而起来反抗,强调自己文化的特殊,甚至优越。因为一旦接受这种伤害的话,立马在心理上就沦为弱势,甚至会推演出自己的民族是劣等野蛮民族的结论。所以,宣传各民族的文化优越性,让各民族学会互相尊重是很重要的。
“在中国,藏人和维吾尔的民族主义者大都是在民族学院学习过、在中国的政治体系里工作过的;离开他们的文化,土地很久的人”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7, 1: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是大汉族主义(立马在心理上就沦为弱势,甚至会推演出自己的民族是劣等野蛮民族的结论。)

HAHAHA...

Post by NEWYORK on 2008, February 7, 1: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美国宗教自由组织发报告批评中国
记者: 齐之丰
华盛顿
2008年2月6日
    

总部设在美国的宗教自由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发表2007年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遭受政府迫害的年度报告。报告说,2007年中国家庭教会遭受迫害的有记录的案例发生60件,比2006年上升30%以上,涉及18个省和自治区。

批评者指出,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政府历来对宗教力量抱有敌意。但是,中国政府坚持表示,中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政府取缔镇压只是打著宗教的名义进行违法活动的组织和个人。

Post by fesaes on 2008, February 7, 12: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劣等野蛮=Chinese

Post by fesaes on 2008, February 7, 12: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我想很多人正因为受过汉语教育,才会受大汉族主义的伤害,汉文化中心论的伤害,从而逆反而起来反抗,强调自己文化的特殊,甚至优越。因为一旦接受这种伤害的话,立马在心理上就沦为弱势,甚至会推演出自己的民族是劣等野蛮民族的结论。所以,宣传各民族的文化优越性,让各民族学会互相尊重是很重要的。


“在中国,藏人和维吾尔的民族主义者大都是在民族学院学习过、在中国的政治体系里工作过的;离开他们的文化,土地很久的人”

Post by er on 2008, February 6, 11: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祝愿藏汉朋友洛萨扎西德勒,新年好!
祝愿藏文化繁荣昌盛!
祝愿唯色身体健康!
祝愿这个博客越办越好!

Post by 失落的羊羔 on 2008, February 6, 5: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祝愿 珍惜生命
       与佛同道
       新年吉祥
       健康快乐

Post by 扎西 on 2008, February 6, 5: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