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我们还剩下什么》——西藏电影获挪威特隆姆瑟国际电影节最高赞誉

 

特隆姆瑟国际电影节于上周二15日到上周日20日在挪威北部城市特隆姆瑟举行。西藏纪实影片What Remains of Us(我们还剩下什么)之前入围挪威和平电影奖11部被提名影片之一。这个奖颁发给直接突出电影主题、构造鲜明、反映文化暴力,并通过创作之路为保护和减少暴力与战争具有贡献的最佳影片。

What Remains of Us(我们还剩下什么)由加拿大电影公司(NFB)赞助拍摄而成。由雨果·拉图利普(Hugo Latulippe)和法杭斯瓦·普和沃(Francois Prévost)共同执导。影片从1996到2004年历时8年拍摄,长达77分。内容主要讲述:自从出走印度,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五十年来都未曾返回西藏拉萨,也未能与那些留在西藏的藏人面对面对话。因此一名流亡加拿大的西藏女子格桑卓玛携带一卷录有达赖喇嘛要传达给藏人讯息的录像带,穿越喜马拉雅山来到西藏偷偷播放。片中除了当地藏人在克难艰难环境下偷偷观看该录像带的感人反应外,同时反映了西藏生活的许多真实层面。

特隆姆瑟国际电影节负责人马达·奥特表示,当宣布西藏纪实影片What Remains of Us(我们还剩下什么)入选特隆姆瑟国际电影节影展之一时,中共当局希望主办单位取消这部影片,因为该影片充分反映了藏人对他们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西藏自由的渴望。据介绍,虽然这部西藏影片在最后评选中没有成为本届挪威和平奖得主,但主办单位宣布在入围的11部影片中,这部西藏纪实影片获得本届电影节的最高赞誉。

图为What Remains of Us(我们还剩下什么)中的镜头。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7.44 K
尺寸: 267 x 400
浏览: 5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0.62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2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8.14 K
尺寸: 400 x 256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6.82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9.36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4.95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21.59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4.15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6.83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8.54 K
尺寸: 400 x 218
浏览: 2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9.93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3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99条记录访客评论

你们这些脏(藏)狗,只会在这里意淫,动不动就会删和你们意见不同的帖子,难为还有那么多善良的汉人把你们当人看,苦口婆心的和你们交流,你们啊,真的像魏京生他母亲说的那样------半人半畜生啊。

Post by 达赖他亲爹 on 2008, February 11, 9: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你们这些脏(藏)狗,只会在这里意淫,动不动就会删和你们意见不同的帖子,难为还有那么多善良的汉人把你们当人看,苦口婆心的和你们交流,你们啊,真的像魏京生他母亲说的那样------半人半畜生啊。

Post by 普通汉人 on 2008, February 11, 9: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Cye 说过的话:
有人解释现在西藏的悲惨现状时,显得异常的从容不迫,好像事情就应该如此的发展,不要忘记了,汉人不是先进文明的代言人传播者,而是西方糟粕中走样的斗争你们这些脏(藏)狗,只会在这里意淫,动不动就会删和你们意见不同的帖子,难为还有那么多善良的汉人把你们当人看,苦口婆心的和你们交流,你们啊,真的像魏京生他母亲说的那样------半人半畜生啊。思想加中国封建思想的杂交产物,凶残的侵略者,野蛮横行的殖民主义者,
中国灿烂的文明已经被这种杂交精神所取代,有人把西方数百年前的野蛮相比,从而找到合理的解释。这都没有可比性,不可同日而语甚至风马牛不相及。西藏是一个国家不是一个无政府的地区,一个完整的社会系统和文明。
西藏的仁慈和无能导致如此的悲惨的境况,强盗和刽子手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的,有时还会用天意来解释。不过弥天大谎是无法瞒天过海下去的,久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一天会结束西藏的苦难拨云见日,让很多事情重见天日,大白于天下。

Post by 普通汉人 on 2008, February 11, 9: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redfeather 说过的话:
http://www.burgud.com/mongol/music/mtv_player.asp?id=343
namserai burhenai magtal


歌曲的链接打不开,听这个链接的吧: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pMCzd7DAOs/

Post by choibalsan on 2008, February 1, 10: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中国网络视频控制升级

去年底中国政府公布了一项互联网控制的新措施,规定所有网络视频节目和信息的提供者,必须是国有国营的企业。这个新规定,将于一月三十一日,即本周四正式实施。一些专家认为,新规定在操作上存在巨大的难度,并且会严重影响中国互联网和通信产业的发展。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信息产业部出台新规定,从2008年1月31日起,开始对互联网视频节目进行严格管理,不仅要求从事网上视频节目和信息服务的公司必须向广电主管部门申请许可证,而且要求这类公司必须是国有控股或者国有独资企业。

网络视频,是目前互联网产业增长最快的项目。美联社报道说,新的规定导致许多原本计划向中国互联网进行投资的海外投资企业却步。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位互联网专家贺先生表示,最近两年以来网络多媒体的增长速度极快,远远超过传统的互联网媒体,成为网络经济增长的最新热点。

“未来整个网站的发展,包括传统的文字的网站,都在往多媒体上发展。其实很多国外网站,包括大陆自己的网站过去都是文字,现在都是图像、多媒体。”

他介绍说,互联网最发达的美国,2007年和视频和音频有关的项目,占了互联网增长的六到七成。专门从事突破网络封锁的美国花园网络技术总裁何杰克分析说,中国政府对网络视频服务的控制,明显是因为信息封锁的需要。

“视频现在非常受欢迎,因为有一些娱乐节目、电影,还有自己拍的视频。其实它是传播新闻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就像现在人们看电视远远多于看报纸一样。他们很紧张,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很难检查视频的内容。文字的东西很容易用一些软件过滤掉。国营单位实际上就是好管理,比较容易用各种压力和政策去管。”

何杰克表示,事实上网络视频控制并不容易,大量海外互联网企业开始提供中文服务,包括世界网络视频的最大企业youtube,都在开始设立专门的中文平台,使中国政府的控制非常困难。

互联网专家贺先生则表示,由于技术的发展,目前互联网、个人电脑和个人无线电话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新型通讯和信息流动的新方式,而中国政府的管理和控制方法完全落后于技术和市场发展的趋势。

“经济发展,互联网是它的一部分,特别是网速现在是越来越快,也越来越便宜。图像是必然的,都是大家喜欢看。现在手机、手提电脑和互联网是一体的。手机越来越象电脑,而电脑也越来越象手机。世界越来越全球化了,这就是一个必然趋势。Web2.0 就是交互式的,大家都参与的。整个这套模式跟中国新闻管制是不一样的。而中共又不能够完全放弃互联网,他要依赖它、控制它。这对整个互联网发展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外国通讯社报道说,目前中国几个最大的网络视频企业,包括土豆网、56.com等,都是私人投资的企业,他们目前都仍在和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进行艰难的谈判。报道说,虽然近期内很难达成结果,但这些企业似乎都不准备在1月31日之后停止他们的网络服务。

贺先生表示,中国政府如果强行推行新的管理规定,将对中国互联网和信息产业的发展造成极大障碍,使得中国近年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互联网产业和市场再次大幅度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Post by Norbu on 2008, February 1, 8: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某党要挂的,我有什么办法?你有意见,跟某党申诉去吧!

我从来不承认孙文是什么国父。他只不过是被国民党吹成这样的。实际上是一个无论从个人道德上而言,还是实际贡献上而言,都是非常糟糕的一个人。

引用 蒙藏维满 说过的话:
既然是死人,那么,把毛泽东的像挂在天安门城楼作啥,挂活人的才对,应该挂江泽民的.既然是死人,挂马恩列斯孙中山的像作啥?应该挂葫芦的才对.
孙中山说的作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什么?
民国首领徐锡麟说的作的:杀尽满人。以杀尽满人为宗。
还有民国首领们的光复汉族,为汉人复仇。他们不是汉人?孙大炮是你的国父呐!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30, 10: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上世纪30年代,印度出现了一股席卷全国的抗议浪潮,而甘地则是这一运动的领军人物。1930年,很多参加示威的群众效仿甘地徒步走到海边取盐,以打破英国对盐的垄断,反抗运动达到了高潮。另外,甘地还组织人们抵制英国产品,例如曼彻斯特生产的服装。拉哈·巴特表示:“不合作运动的一项内容是焚烧进口服装。人们将自己所有的进口服装都投入火中烧毁。甘地以这种方式告诉大家,我们要拥有自己的国家、独立的国家,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不需要依赖外国的产品或者帮助。”



甘地一再被英国人投入监狱,也一再重新投入争取独立的斗争。与此同时,他还努力从内部改变印度社会森严的种姓制度,帮助贱民获取尊严。历史学家达拉帕尔-弗利克表示,这让甘地受到了全世界的敬仰。他说:“他唤醒了英国人的良心,同时也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好感。当时出现了‘以道德对抗帝国主义政权’的说法。甘地告诉人们,受到殖民统治的农民有能力向拥有军队的殖民者发起反抗。”



1947年8月15日,印度宣布独立,甘地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不过甘地和平基金会的巴特表示,印度的独立同时也标志了甘地的失败。因为甘地希望按照自己的梦想塑造印度,希望印度社会的发展能够符合他的理念。但是他对印度发展的设想与印度独立后的真正发展完全不同。



甘地原本希望建立一个由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共同组成的完整国家,但是最后,他接受了印度与巴基斯坦分别独立的方案。在印巴冲突中,有数千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印度独立后几个月,也就是1948年初,甘地被一名印度狂热分子枪杀。


Ana Lehmann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3096866,00.html

Post by dw on 2008, January 30, 7: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圣雄甘地--自由与反抗的象征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圣雄甘地是一位正直、坚持道德原则的政治家:他主张以非暴力方式反抗英国殖民统治,并最终领导印度获得了独立。圣雄甘地被印度人视为自由与反抗的象征。60年前的今天(1月30日)圣雄甘地遭到印度教狂热分子枪杀。

当年轻的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前往南非时,他相信公正与法律,这是他在伦敦学到的内容。但是在南非,甘地看到的却是英国殖民者对印度移民的歧视。

当有一天甘地仅仅因为自己是印度人而被一位白人列车员赶下火车后,他感到极其愤慨,决定以和平方式向这种不公平的种族歧视发起反抗。海德堡大学南亚研究所的历史学家吉塔·达拉帕尔-弗利克表示:“甘地非常重视个人道德上的完美,他将其称为真理。认为人们应该追求一种真正的生活,一种与他人以及周围环境和谐相处的生活。而政治则应该为这样的生活提供支持。”

为了坚持这种真理,甘地提出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甘地坚定地遵守了自己的精神原则,而且还将“禁欲”作为了个人净化的一部分。在南非,甘地从一位矜持的年轻律师变成了一位反抗英国殖民者、反对歧视的积极分子。

当甘地20年后回到印度时,他的非暴力抵抗思想早已形成。甘地很快成了印度国大党的领袖。达拉帕尔-弗利克表示:“印度1915年的情况非常令人沮丧。在 1915年以前,印度国大党只是一个讨论俱乐部。1920年,甘地领导国大党展开了民众运动。在甘地的倡议和支持下,国大党成为了一个受民众拥护的党派。”

印度很多受压迫民众都将甘地视为自由与反抗的化身。他们从甘地那里获得了自信。位于德里的甘地和平基金会主席拉哈·巴特表示:“之前印度人没有那么勇敢。但是‘追求真理’的信条让他们变得无所畏惧。他们知道,我们要战斗,但我们不是用武器进行战斗,而是用精神的力量,使用真理。他们变得无所畏惧,即便因追寻真理而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上世纪30年代,印度出现了一股席卷全国的抗议浪潮,而甘地则是这一运动的领军人物。1930年,很多参加示威的群众效仿甘地徒步走到海边取盐,以打破英国对盐的垄断,反抗运动达到了高潮。另外,甘地还组织人们抵制英国产品,例如曼彻斯特生产的服装。拉哈·巴特表示:“不合作运动的一项内容是焚烧进口服装。人们将自己所有的进口服装都投入火中烧毁。甘地以这种方式告诉大家,我们要拥有自己的国家、独立的国家,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不需要依赖外国的产品或者帮助。”

甘地一再被英国人投入监狱,也一再重新投入争取独立的斗争。与此同时,他还努力从内部改变印度社会森严的种姓制度,帮助贱民获取尊严。历史学家达拉帕尔-弗利克表示,这让甘地受到了全世界的敬仰。他说:“他唤醒了英国人的良心,同时也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好感。当时出现了‘以道德对抗帝国主义政权’的说法。甘地告诉人们,受到殖民统治的农民有能力向拥有军队的殖民者发起反抗。”

1947年8月15日,印度宣布独立,甘地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不过甘地和平基金会的巴特表示,印度的独立同时也标志了甘地的失败。因为甘地希望按照自己的梦想塑造印度,希望印度社会的发展能够符合他的理念。但是他对印度发展的设想与印度独立后的真正发展完全不同。

甘地原本希望建立一个由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共同组成的完整国家,但是最后,他接受了印度与巴基斯坦分别独立的方案。在印巴冲突中,有数千人丧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印度独立后几个月,也就是1948年初,甘地被一名印度狂热分子枪杀。
Ana Lehmann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3096866,00.html

Post by dw on 2008, January 30, 7: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既然是死人,那么,把毛泽东的像挂在天安门城楼作啥,挂活人的才对,应该挂江泽民的.既然是死人,挂马恩列斯孙中山的像作啥?应该挂葫芦的才对.
孙中山说的作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什么?
民国首领徐锡麟说的作的:杀尽满人。以杀尽满人为宗。
还有民国首领们的光复汉族,为汉人复仇。他们不是汉人?孙大炮是你的国父呐!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30, 9: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你跟死人较什么劲啊!满人抓住反抗的汉人还不照样处死?

关键的问题是,现在的汉人,至少是大多数汉人,不支持这种口号。

引用 蒙藏维满 说过的话:
孙中山说的作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什么?
民国首领徐锡麟说的作的:杀尽满人。以杀尽满人为宗。
还有民国首领们的光复汉族,为汉人复仇。。。。。。是啥?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30, 6: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三藩市出现日本人写的标语:杀光中国人。

引用 好听 说过的话:
汉人看藏人,像日本人看中国人。 蛮子!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30, 5: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汉人看藏人,根日本人看中国人一样。 蛮子!

Post by 好听 on 2008, January 30, 5: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汉人看藏人,像日本人看中国人。 蛮子!

Post by 好听 on 2008, January 30, 5: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孙中山说的作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是什么?
民国首领徐锡麟说的作的:杀尽满人。以杀尽满人为宗。
还有民国首领们的光复汉族,为汉人复仇。。。。。。是啥?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30, 4: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我倒是觉得这么干不是共产党的最大利益所在,共产党的最优选择就是天下太平,大家都忙着赚钱,别想什么其他的。除非是觉得威胁它的统治的话,大多是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汉人反而抱怨共产党袒护其他民族。共产党大多是即得利益团体,怎么会搞这种让社会可能动荡的举动呢?

宣扬“杀光汉人”的应该是处于社会边缘的人士,有可能是汉族也可能是其他民族,或者是国外一些唯恐中国不乱的人士或者势力,因为这么一闹,然后社会可能陷入动乱,然后可以乘机捞上一羹。绝不可能是当权派,当权派也许骨子里轻蔑其他民族,但是台面上依然要做民族团结的样子的。

当然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共产党制造镇压的借口了。“杀光汉人”和“驱离汉人”这种口号一喊,立马把几亿汉人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围。因为如果不团结在共产党周围,汉人四分五裂,就要被其他民族一个个的从肉体上消灭了,或者一个个地赶走。所以如果你真是其他民族的人士,喊这种口号只是给共产党帮忙而已。在某种意义上,共产党和汉民族主义者是最喜欢这种口号的,这种口号给了严厉镇压以强有力的借口。

所以,请持极端立场的人士自省。当然,你们要是拿了工资来发帖上网,呵呵,无论是共产党的,还是其他势力的,那么就不在此劝说之内了。

引用 Leo 说过的话:
激起民族间矛盾是共产党一贯手法,如果有共产党背景的人冒充藏人大叫 "杀光每一个汉人"这类言语,我一点都不惊奇,大概80年代中期的所谓排汉大潮最初就是这么来的。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30,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激起民族间矛盾是共产党一贯手法,如果有共产党背景的人冒充藏人大叫 "杀光每一个汉人"这类言语,我一点都不惊奇,大概80年代中期的所谓排汉大潮最初就是这么来的。

Post by Leo on 2008, January 30, 1: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http://www.burgud.com/mongol/music/mtv_player.asp?id=343

namserai burhenai magtal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8, January 29, 10: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要天灭中共的人很多很多,是世界潮流了。但是,蒙藏维满没有说过要天灭中共,中共不是我们的党,是外来货,我们要驱除,它是一部分汉人的党。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28, 11: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是统治方式发生改变了,普通人有了很大权利和空间,这个是谁都承认的现实。这个权利和空间再一步步扩展,就有可能在将来实现目标。

引用 族人说 说过的话:

不是共产党良心发现,是国际形式发生变化了,共产党收敛是迫不得已的,不是共产党有人性了!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8,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引用 er 说过的话:
唉,你对共产党的历史还是了解太少了,王先生和唯色女士放在57年早就是大右派了,甚至是反革命分子了。看看林昭,看看57年那些右派的言论,基本上上现在论坛上到处都是了。现在还有一定的活动空间,不能不说共产党还是有点进步的,当然也是它控制能力变弱的结果。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er先生,我欣赏您对藏人的好感,但您为什么总是发表一些让人捧腹大笑的评论?你们的当权者学会了用法律作幌子,王力雄先生和唯色女士有机会能在海外发表文章,建博客,这些哪里是中共的恩德和赐予呢?这些又怎么能谈得上是进步呢?唯色女士是中国公民,可政府把她办护照的权利都剥夺了,她至今只能流亡北京。他们二位至今还活着,也不是中共的恩赐,是因为他们是国际知名的独立思想者,作家,中共至今还不好对他们下手。
    他们身上,有宝贵的人性,那就是独立的思想,不屈的人格,表达的勇气。

不是共产党良心发现,是国际形式发生变化了,共产党收敛是迫不得已的,不是共产党有人性了!

Post by 族人说 on 2008, January 28, 1: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独立不现实,那么整个藏民族被中共葬送就现实了吗?利用现有空间求中共给我们自治的空间,无异于与虎谋皮,是根本做不到的。藏人的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得来,哪里会是从中共施舍来的。
汉人老百姓的态度靠的是他们自己的觉悟和良心,老百姓愿意团结在中共周围或者是无所谓,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中共控制不了,藏人同样也控制不了。
汉藏杂居之边界之地自然会有解决办法,不会有流血冲突的。如果藏人有能力自治,这个事情更会处理的很好。
如果藏人独立了,谁会对汉人统统驱逐,没收他们的不动产?这不是藏人的做事风格。藏人是佛教徒,不是法西斯。
同意!

Post by 族人说 on 2008, January 28, 1: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族人说,说得好!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8, 12: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被拍摄者征求意见了后,还致意要参与这部电影!说明这些同胞没有你们想象的懦夫!你们怎么肯定他(她)们不是为了民族,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子孙后代的自由发出真实的西藏声音呢?任何争取自由民族何常不是在被统治者或殖民者的掌控之下呢?我们的同胞也不例外!但是我们的同胞为自己民族作出积极的表现时总是认为被利用了呢?!

Post by 族人说 on 2008, January 28, 12: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很抱歉,作为这个博客主人的我,在这里需要表示的是,类似于以赶走汉人、驱除汉人、驱逐鞑虏、兴汉灭满等等诸如此类为名的留言,我是要删除的。因为我赞同lhatse的意见:“这是个网络世界,除了少数一两个人外每个人的真实身份不得而知,没人敢肯定赶走汉人一定是藏人。但如果是的话,我表示遗憾和歉意。”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8, 11: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依据现代法理精神,起名赶走汉人或驱除汉人是不合适的。举个例子,假设在加拿大,包括总理,说了赶走汉人,赶走黑人这样的话会立即下台,并被起诉,遭受司法处理。
这是个网络世界,除了少数一两个人外每个人的真实身份不得而知,没人敢肯定赶走汉人一定是藏人。但如果是的话,我表示遗憾和歉意。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8, 8: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汉人要杀尽满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汉人能做,我们不能做.
我们不杀汉人,我们要求汉人离开藏区.目前所有汉人是违法居住.

Post by 驱除汉人 on 2008, January 28, 7: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看有人取名叫“赶走汉人”,然后蒙古独立时候基本上把汉人都赶走了。还有一位留言说要在黄河长江的上游投毒来毒死汉人。我相信你还是稳健的,但是激进的民族主义势力可能也会失控。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独立不现实,那么整个藏民族被中共葬送就现实了吗?利用现有空间求中共给我们自治的空间,无异于与虎谋皮,是根本做不到的。藏人的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得来,哪里会是从中共施舍来的。
汉人老百姓的态度靠的是他们自己的觉悟和良心,老百姓愿意团结在中共周围或者是无所谓,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中共控制不了,藏人同样也控制不了。
汉藏杂居之边界之地自然会有解决办法,不会有流血冲突的。如果藏人有能力自治,这个事情更会处理的很好。
如果藏人独立了,谁会对汉人统统驱逐,没收他们的不动产?这不是藏人的做事风格。藏人是佛教徒,不是法西斯。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8, 5: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唉,你对共产党的历史还是了解太少了,王先生和唯色女士放在57年早就是大右派了,甚至是反革命分子了。看看林昭,看看57年那些右派的言论,基本上上现在论坛上到处都是了。现在还有一定的活动空间,不能不说共产党还是有点进步的,当然也是它控制能力变弱的结果。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er先生,我欣赏您对藏人的好感,但您为什么总是发表一些让人捧腹大笑的评论?你们的当权者学会了用法律作幌子,王力雄先生和唯色女士有机会能在海外发表文章,建博客,这些哪里是中共的恩德和赐予呢?这些又怎么能谈得上是进步呢?唯色女士是中国公民,可政府把她办护照的权利都剥夺了,她至今只能流亡北京。他们二位至今还活着,也不是中共的恩赐,是因为他们是国际知名的独立思想者,作家,中共至今还不好对他们下手。
    他们身上,有宝贵的人性,那就是独立的思想,不屈的人格,表达的勇气。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8, 5: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有人解释现在西藏的悲惨现状时,显得异常的从容不迫,好像事情就应该如此的发展,不要忘记了,汉人不是先进文明的代言人传播者,而是西方糟粕中走样的斗争思想加中国封建思想的杂交产物,凶残的侵略者,野蛮横行的殖民主义者,

中国灿烂的文明已经被这种杂交精神所取代,有人把西方数百年前的野蛮相比,从而找到合理的解释。这都没有可比性,不可同日而语甚至风马牛不相及。西藏是一个国家不是一个无政府的地区,一个完整的社会系统和文明。

西藏的仁慈和无能导致如此的悲惨的境况,强盗和刽子手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的,有时还会用天意来解释。不过弥天大谎是无法瞒天过海下去的,久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一天会结束西藏的苦难拨云见日,让很多事情重见天日,大白于天下。

Post by Cye on 2008, January 28, 1: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er先生,我欣赏您对藏人的好感,但您为什么总是发表一些让人捧腹大笑的评论?你们的当权者学会了用法律作幌子,王力雄先生和唯色女士有机会能在海外发表文章,建博客,这些哪里是中共的恩德和赐予呢?这些又怎么能谈得上是进步呢?唯色女士是中国公民,可政府把她办护照的权利都剥夺了,她至今只能流亡北京。他们二位至今还活着,也不是中共的恩赐,是因为他们是国际知名的独立思想者,作家,中共至今还不好对他们下手。
    他们身上,有宝贵的人性,那就是独立的思想,不屈的人格,表达的勇气。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7, 7: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引用 Ulzei 说过的话:
引用 火山 说过的话:
  关键是藏人必需放弃独立
向你介绍一首歌,歌名是-----心爱的祖国
说实话,确实很好听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k_OxLnOs60&feature=related

  这歌我一年前就听过了,你怎么现在才知道这歌呀!!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7, 7: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独立不现实,那么整个藏民族被中共葬送就现实了吗?利用现有空间求中共给我们自治的空间,无异于与虎谋皮,是根本做不到的。藏人的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得来,哪里会是从中共施舍来的。
汉人老百姓的态度靠的是他们自己的觉悟和良心,老百姓愿意团结在中共周围或者是无所谓,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中共控制不了,藏人同样也控制不了。
汉藏杂居之边界之地自然会有解决办法,不会有流血冲突的。如果藏人有能力自治,这个事情更会处理的很好。
如果藏人独立了,谁会对汉人统统驱逐,没收他们的不动产?这不是藏人的做事风格。藏人是佛教徒,不是法西斯。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7, 6: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你说的很对,我们中国的政治文明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是非常落后的。但是你也要看到,我们也是在进步。从法也没有,开始发展到当权者至少要用法律做幌子了。包括王力雄先生和唯色女士有机会能在海外发文章,建博客,这些都是进步。而这一步就发生在过去的三十年以内,至于以后的三十年,六十年会怎么样? 我想有步骤快慢的问题,但是总是会向前走的。

西方国家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五十年前,美国南方种族主义猖獗,八十年前,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为了“白化”土著居民,把土著居民的小孩强制带走,送入基督教寄宿学校,接受白人化教育,几百年前,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是屠杀政策。对其他民族采取残酷的政策,甚至是灭绝的政策,是我们人类阴暗的自私面的表现,我们作为现代人,是要努力自己跨越这个阴暗面的。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er先生提到中国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和中国公民,真实让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中国宪法,区域自治法都是法律,但中国并不是法治国家,也没有依法治国,而是一党独裁,权大于法,在中国,制定法律的是当权者,能够违反法律的也是当权者,您对这点应该比藏人还清楚吧。
什么是中国公民?他们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被法律保护的权利吗?中国社会公正吗?刘少奇是中国公民,国家主席,他死的像公民吗?远的不说,赵紫阳,胡耀邦是什么结局?不谈中国的领导人,民间人士胡佳,连说句真话都有牢狱之灾,杀身之祸。您告诉我,我们藏人对这样的当权者,统治者能指望些什么?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7, 6: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非暴力恰恰是我非常尊重藏民族的原因,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民族,我希望汉人们能够学会这种非暴力的方式。

我本人也是出身于佛教徒家庭,绝对反对一切杀戮的。但是整个国家机器是非常残忍的,我之所以如上那么说,恰恰是希望你们避开这个国家机器,不要给这个国家机器任何机会伤害你们。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藏人自治或独立的诉求一定是非暴力的。我们只有几百万人口,说句老实话,我们死不起人。无论是我们民族的信仰,价值观,还是我们的精神领袖嘉瓦仁布钦的倡导,藏人是热爱和平的。藏人不会打人,更别说拿起武器杀人。如果我们以和平的方式要求我们基本的民族权力时会被成千上万地屠杀,那我无话可说。我觉得中共在面临全体藏人一致以和平的方式要求自主的天赋权利时,面对手无寸铁的我们,军队或其他国家暴力机关是软柔和苍白无力的。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7, 6: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其实我的意思是独立根本是一个不现实的问题,嚷嚷这个除了让共产党有借口下手以外,没啥好处的。不如实际点,努力利用现有的空间为藏民族争取自治的权利。我觉得达赖喇嘛其实就很清楚这个事情,这应该就是他改变立场的主要原因。

嘿嘿,我也同意野心家就在中共合作者中,就如当年的苏联青年干部是现在俄罗斯的统治者一样,就算民主派也都是苏共的干部出身。就算藏人独立,统治者也很可能是这么一小部分拥有各项资源,然后反戈一击的人士。

非常同意我们汉人中大多数人的落后,真是因为大多数人的落后和愚昧,所以很容易被汉民族主义分子所煽动,尤其是当藏区的汉人沦为少数而被驱逐的时候,估计这个火一点就着的。要知道当年中国发动对越南战争的缘由或者借口之一就是华侨被驱逐。如果我们是一个发达理性民主的国家或者民族的话,反而能让人家理性的决定独立与否。恰恰是因为大多数人愚昧,非常容易为民族主义分子所煽动。说实在的,我们二个民族最大的悲剧就将是二个民族都沦入民族主义分子之手的时候。有人在这里说,血债血还,如果血债血还的话,恰恰意味著二个民族之间的孽债越结越深,和解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看看人家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吧!这真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汉人老百姓对你们的态度其实是非常关键的,你们可能觉得独立与否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其实恰恰相反,汉人老百姓的态度决定了你们能否独立成功的。要是全体汉人团结在共产党周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你们很难成功的。要是汉人中的大多数觉得无所谓,共产党即使下命令,执行也是打折扣的,那么你们就很容易成功了。

有人取名叫赶走汉人,其实我想大多数汉人在西藏也就是通过辛勤劳动谋生而已,可能辛辛苦苦赚下几个钱,买了几间房子。如果藏人独立了,这些汉人就要被通通驱离,带不走的财产可能要通通被没收,我在想对这些汉人未必公平。

引用 lhatse 说过的话:
中国民主化,西藏能够实行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当然是件好事情,不仅藏人或其他国家,汉人自己也会很高兴。但问题是中国实际的执政者中共的性质决定了,在中共的实际统治区域内从来没有过民主,你们汉人对这点应该比我们藏人更清楚吧?
藏人自治或独立得诉求不是藏人少数野心家想借藏汉两族人民的人头当建国元勋,这是每个藏人的天赋人权。少数藏人的野心家正在西藏的中共政府里当官呢。
虽然国际社会对藏人自己管理自己的诉求抱道义上支持的态度,藏人要独立或自治靠的是自己,不可能靠印度或美国。藏人自治是基本人权诉求,不是和中共或汉人之间的利益之争。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7, 5: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er先生提到中国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和中国公民,真实让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中国宪法,区域自治法都是法律,但中国并不是法治国家,也没有依法治国,而是一党独裁,权大于法,在中国,制定法律的是当权者,能够违反法律的也是当权者,您对这点应该比藏人还清楚吧。
什么是中国公民?他们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和被法律保护的权利吗?中国社会公正吗?刘少奇是中国公民,国家主席,他死的像公民吗?远的不说,赵紫阳,胡耀邦是什么结局?不谈中国的领导人,民间人士胡佳,连说句真话都有牢狱之灾,杀身之祸。您告诉我,我们藏人对这样的当权者,统治者能指望些什么?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7, 5: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藏人自治或独立的诉求一定是非暴力的。我们只有几百万人口,说句老实话,我们死不起人。无论是我们民族的信仰,价值观,还是我们的精神领袖嘉瓦仁布钦的倡导,藏人是热爱和平的。藏人不会打人,更别说拿起武器杀人。如果我们以和平的方式要求我们基本的民族权力时会被成千上万地屠杀,那我无话可说。我觉得中共在面临全体藏人一致以和平的方式要求自主的天赋权利时,面对手无寸铁的我们,军队或其他国家暴力机关是软柔和苍白无力的。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7, 5: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现代强国有两个共同点,经济发达和文化输出。中国虽然人口众多,经济总量全球第三,但平均到人头,中国仍然是个经济,政治,文化都非常落后的国家,全民素质也不高,大多数汉人根本不了解西藏,甚至经常把新疆和西藏搞混,不知道这是两个不同的区域。藏人从来没有指望过汉人会投票支持藏人自己管理自己的合理要求,因为无论是汉人的自身素质,还是中共的制度也不会允许汉人这样做。所以,所谓的汉人老百姓对我们支持与否,没有实际上的意义。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7, 5: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中国民主化,西藏能够实行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当然是件好事情,不仅藏人或其他国家,汉人自己也会很高兴。但问题是中国实际的执政者中共的性质决定了,在中共的实际统治区域内从来没有过民主,你们汉人对这点应该比我们藏人更清楚吧?
藏人自治或独立得诉求不是藏人少数野心家想借藏汉两族人民的人头当建国元勋,这是每个藏人的天赋人权。少数藏人的野心家正在西藏的中共政府里当官呢。
虽然国际社会对藏人自己管理自己的诉求抱道义上支持的态度,藏人要独立或自治靠的是自己,不可能靠印度或美国。藏人自治是基本人权诉求,不是和中共或汉人之间的利益之争。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7, 4: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这里有国制上的不同,苏联是加盟共和国,好像原来苏联的宪法里面就规定各加盟共和国有权退出苏联的。你看看车臣想独立吧? 俄罗斯基本上是全民反对,于是车臣搞恐怖活动,于是反对更多,俄罗斯继续派兵镇压。这个代价基本上是不菲的,二个民族基本上是双输。

南斯拉夫也是联邦制的国家,而且是经过内战和种族屠杀,让后北约插手强迫南斯拉夫屈服,现在塞尔维亚连科索沃也要失去了,我估计在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分子的仇恨估计很难消除了。估计美国也好,北约也好,都不太可能有这个能力迫使现在的中国政府屈服的。

从地缘政治上说,类似于苏联把蒙古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我前几天看见资料,乔巴山向斯大林请求要求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呢,把斯大林拒绝。),有可能帮助藏人独立的只有印度,但是印度本身民族矛盾就很深,很多邦都有独立势力运动,甚至还有毛派游击队在活动,还有很庞大的穆斯林势力,所以印度基本上上是只顾不暇,所以只有和中国做交易。另外,不要忘记印度和英国是要把麦克马洪线强加给藏人的,即使印度帮助了藏人,估计藏人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最终的结果会不会是引入一个恶狼也很难说。

各位要独立的人士,独立基本上是没戏的,要避免流血和冲突的独立更是可能性为零,为了生灵不至于涂炭,谋求自治的权利基本上是唯一的出路。

引用 驱除汉人 说过的话:
南斯拉夫一分为五,如今各方面发展都很好.这不是交易,这是人民奋战出来的.苏联一分为十五,人民才走上康壮大道.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7, 2: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南斯拉夫一分为五,如今各方面发展都很好.这不是交易,这是人民奋战出来的.苏联一分为十五,人民才走上康壮大道.

Post by 驱除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2: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其实就我的理解,政治的核心是一种交易,只要给了自治的权利,很多人应该是会放弃独立的要求。

独立只能是嚷嚷而已的,二战后任何一个国家边界的变动都是需要大流血的,科索沃现在都在联合国的托管下了,离独立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是俄罗斯一反对,基本上就没戏,国际上根本无人敢承认。

就算独立,划界也是一个大问题,划在藏区内的汉人和其他民族也要求从藏区里面分出来怎么办?没有划到藏区里面的藏人也要求加入藏区,怎么办? 像印巴分治一样,搞一次各民族的大迁移? 就是能迁移,各民族对对方地区下积累的财富怎么办?全部没收?其过程爆发的民族仇杀差不多是不可避免的。

就算我是中国政府的第一把手,就算我再同情藏族,都不可能给藏人独立建国的机会。因为,这么一作,意味着立马失去汉人的支持,不是内部的军事政变推翻,就是民主选举,也是立马会被选下台。

藏人要独立,还得找外国支持者吧? 找印度? 找美国? 这意味着这二个国家的势力进入青藏高原,中国的内陆彻底暴露。这在地缘政治上将对中国造成极大的伤害。当年蒙古找的是苏联,从此意味着北京离苏军只有几百公里的距离。

唯一的机会是汉人内斗,中国爆发内战,无暇他顾。类似于清末的情形。这个是以我们汉人陷入阿鼻地狱作为代价的,我们汉人是要坚决加以避免的。

其实大多数藏人,除了少数野心家,想借普通藏人和汉人的人头园建国元勋的美梦以外,大多数人只是想要自治的权利。其实只要真正落实好中国宪法和区域自治法的内容,把他们当作真正的中国公民,他们是会满意,而不会选择残酷的独立之路,因为这基本上是一个二输的选择。而如果我们能真正把自治的权利给落实好,这又可能是双赢的选择。

要是让普通汉人投票,是否让藏人独立,估计支持率绝对不会高于5%,但是是否给予藏人真正自治的权利,以放弃他们选择独立的要求,我估计汉人里面的支持率应该会高出很多的。

这里面的政治制度的选择和设置,则要有双方的政治家通过智慧来选择,我们这些普罗大众,估计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了。

引用 火山 说过的话:

  关键是藏人必需放弃独立,你们以为鸽派上台就会让你们独立???
汉人再鸽派他还是汉人,藏人再信佛还是藏族人,都是不会出卖自己民族利益的!!别忘了共产党上台前还支持内蒙独立呢!!!!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7, 2: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2

Ulzei,谢谢你介绍的歌,看见那么多年轻的蒙古人自由地抒发情感,看到旗帜上那么多杰出的蒙古人频繁地闪现,能够想像得到这是如何地让内蒙古的蒙古人自豪、伤悲但还是自豪,说实话,有一个祖国并且能够大声地为祖国歌唱,是多么地幸运、幸福。。。。。。如果能知道歌词的含义就更好了。谢谢你!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7, 10: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3

你有本事,有勇气,就像王力雄先生那样写出书来,你才能算火山啦.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7: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4

Mongolia Mong De Thai!
Bod Chen Po Khri Lor Shog!
O Log Da Ye East Thurkeystan!
汉人要驱除靼虏,光复中华,汉人要杀尽满人,汉人要反清复明,汉人说为我汉人复仇,汉人要光复汉族,汉人说光复汉族,还我山河......我们光复,我们要夺回山河就不行?汉人搞广西独立,
湖南独立,山东独立,山西独立,汉族独立,我们就不行?
听听这首歌.

向你介绍一首歌,歌名是-----心爱的祖国
说实话,确实很好听!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k_OxLnOs60&feature=related[/quote]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6: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5

惠州农民:共产党使我们生活人不如狗
记者冯长乐、李玲采访报导中共各级官员开发商横征暴敛农地土地的新圈地运动把原本贫穷的农民逼到死亡线上。一位主动打电话退党的广东惠州农民告诉记者:“赖以为生的土地被政府抢占了,房子没有了,我们现在的生活真是到了人不如狗,生不如死的地步。退党,我们百分之百赞成。”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6: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6

引用 火山 说过的话:
  关键是藏人必需放弃独立


向你介绍一首歌,歌名是-----心爱的祖国
说实话,确实很好听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k_OxLnOs60&feature=related

Post by Ulzei on 2008, January 27, 6: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7

达赖喇嘛与藏民公投之议
茉莉  

“达赖旋风”仍然从西方各国刮到东方,热潮未减。这位被称为“喜马拉雅山瑰宝”的大活佛,身着绛红色袈裟一路走来,谈笑风生之中,就他自己的转世问题,提出种种大胆的设想。这就使那边厢的北京当局如坐针毡,雷霆大发。

恼怒之中,中国当局忘记了自己无神论者的身分。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居然说:“达赖的表态显然违反了藏传佛教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俨然以佛教中人的口气来说话。这就令我们不得不深究一下:到底达赖喇嘛对他的转世问题是如何表态的?为什么他要提出这些设想?这些设想是否符合西藏的传统以及现代化的趋势?

自由派活佛的开放性思维

引发中共激烈反弹的,是达赖喇嘛于11月27日在印度北部的锡克教圣城阿穆瑞沙的一番话:在他圆寂前,藏民将举办公投,以决定是否需要新的领导体系;若藏民决定仍要沿袭达赖喇嘛制度,他将于中国境外转世,或在圆寂前选定新达赖,而继任者“将继续我开始的任务”。

达赖喇嘛的一系列言论表明:藏民公投将决定一个问题──选择什么样的“领导体系”,即还要不要传统的达赖喇嘛制度。如果还要这个制度,他将有两种选择:一是灵童在西藏境外转世,理由是他本人几十年来一直在境外流亡,按照逻辑自然应转世在境外;二是在生前选择继承者,如从高僧之中选出,或从他心目中的人选中选定。此外达赖喇嘛还有更多的设想,诸如下任达赖喇嘛可能是女性。

其实上述主张,达赖喇嘛曾在以往不同场合的谈话中都阐述过,不过没有引起中国当局及世人的重视而已。而这一次,同样的言论却被媒体热炒,舆论普遍认为,这些言论是为了抗衡中共今年出笼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人们如此分析,不能不说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中共新法规明显针对年事已高的达赖喇嘛,企图控制达赖喇嘛未来的转世,那么,即使达赖喇嘛最近的言论是一种重复,也就很正常地给赋予了抵制中共法规的新的意义。

殷鉴不远,“两个班禅”的出现是西藏人心中的痛。据达赖喇嘛的侄子凯度顿珠透露,中共统战部官员曾在会谈过程当着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团的面说:“你们有班禅喇嘛,我们也有班禅喇嘛。”因此,西藏人毫不怀疑中共将在未来搞“两个达赖”的险恶居心。现在西藏人能够做的,是想出一些对策,将中共施加给藏民族及其宗教的危害尽可能地降低。

但是,我们在看到达赖言论在抵制中共干预方面的现实作用的同时,也要看到,达赖喇嘛流亡印度近50年了,他周游世界,接受了西方自由民主观念,和基督教等世界各大宗教进行过对话交流,其思想之现代,已经不同于传统的西藏僧侣。早在60年代末,达赖喇嘛就学习西方的民主议会制度,坚持让西藏流亡政府通过新宪法,其中规定:只要人民议会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同意,便可废除达赖喇嘛的所有职权。

这位胸襟开放的自由化活佛早就意识到,西藏民族处于危急存亡之中,过去那种寻找转世灵童的方式已经不适合了。传统的达赖喇嘛制度具有一些弊病,例如,找到的年幼灵童无法直接亲政,往往形成近20年的权力真空期,造成摄政者及政敌之间的恶斗。因此达赖喇嘛早就萌生不再转世的念头,但为了保持西藏民族的凝聚力,目前仍需要一个精神核心,而且不能让北京来操纵这个精神核心,因此,达赖喇嘛不得不考虑在境外转世,或者在生前选定继承人。

藏传佛教传承方式的多样性

如果我们细察一下藏传佛教的传统,就可发现,中共指责达赖喇嘛“违反了藏传佛教的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是如何的不懂与不通。

活佛转世制度具有一种神秘的色彩,是藏传佛教有别于其他宗教最为独特的方面之一。但这个创始于公元七世纪中叶的大宗教,并不是一开始就有活佛转世,而是直到公元13世纪,才由噶举派首创活佛转世,以后到明清两代,藏传佛教各派才纷纷采取这一传承方式,从此形成习俗。

在此之前,藏传佛教各派的继承方式比较多样化,大致有师徒衣钵相传、父子家族世袭传承以及选贤继承等几种。即使在“活佛转世”这一制度确立之后,传统的继承方式也还没有完全消失。例如,班禅喇嘛的扎什伦布寺等寺院,其法座持有者由转世化身继承,但同是黄教(格鲁派)系统的甘丹寺,其教主甘丹墀巴(代表宗喀巴大师,为全黄教在宗教事务上的领导者),却一直由推选出任,很有民主化的味道。

因此,如果达赖喇嘛现在使用选拔的方式来挑选继承人,这不仅仅是如他自己所说,是学习罗马教廷选择教皇的方式,同时也是他继承本宗教传统中“选贤继承”的结果。

在西藏,也曾有上师在圆寂之前,就寻找自已的继承人的先例。这种方式不是很普遍,必须是德高望重之人才能这样做。例如六世达赖喇嘛和七世达赖喇嘛之间的传承,就是这种方式。当时是蒙古人把持西藏军政,年轻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被废黜,传言说他在青海湖边圆寂,实际上他云游各地弘法利生去了。后来,藏人根据六世达赖出走前留下的一首预言诗,寻访到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

上面的例子说明,在发生重大变故面临危机的情况下,西藏人可以采取一种变通的方式来解决继承问题。这一切可以用宗教义理来解释,一位有证悟的高僧可以使用“破瓦”(其意为迁移)之法,自主灵魂出入,在圆寂前找到自己的继承者。这些宗教思维,世俗的人们是无法理解的。

藏民公投的意义与可行性

因此可以说,达赖喇嘛关于未来继承者的种种设想,都不违背西藏传统。其中最令笔者欣赏的一个计划是:实行藏民公决,把选择领导方式的权力交给人民。这种设想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它是对传统的达赖喇嘛制度的一次改革,使这个制度走向公开透明,走向现代化和民主化。

那么,这个设想是否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呢?就技术上来看,是有相当的难度。因为目前西藏民族被人为地隔绝,以喜马拉雅山为界,分为境内西藏和流亡西藏,境内西藏仍然在中共的统治之下。但是,对西藏人来说,达赖喇嘛是他们最为崇敬的精神领袖,他们相信,达赖喇嘛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全体西藏人的利益,因此,境内外西藏人会尽最大的努力排除困难,参与投票。

笔者预测,如果藏民公决能够实行,其结果可能是:“全民信佛”的西藏人仍然会主张保留达赖喇嘛制度。即使在笔者这个不信佛的汉人眼里,这种具有东方神秘色彩的独特制度,也是值得保留的,消失了会很可惜。但是,这个制度毕竟是“政教合一”的产物,应该对之进行改革。

在“达赖喇嘛”这个名号下,负载着广泛而沉重的内容,他既是政治领袖也是宗教领袖。作为一个民主主义者,达赖喇嘛早就在政治责任的继承问题上,提出过一些不同于传统的看法。笔者估计,广大藏民会希望达赖喇嘛继续转世,希望下一届达赖喇嘛仍然是西藏的宗教领袖,但原本附在达赖喇嘛名下的政治地位,却可能会与其宗教身分分
开。

现在倒是中共想不通了,如果被他们视为“迷信落后”的老藏民实行民主公投,他们这些N个“先进的代表”却还是在搞专制统治,令广大汉人情何以堪?他们又如何设法去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于是,曾经以反对迷信为名,倚仗武力强行取消西藏灵童转世制度的中共,现在反过来声嘶力竭地维护这个制度了。

为了对抗达赖喇嘛的改革性设想,中共坚持守旧复古,强调要按照宗教仪轨、历史定制、金瓶掣签和中央政府批准这四大程序来确定转世灵童。其实至今为止,西藏有过的14位达赖喇嘛,只有十世、十一世达赖两位转世灵童,是清政府通过金瓶掣签选择的,其他大多数灵童都没有经过什么“中央政府批准”。如果中共要继承清制,为什么只单单继承针对西藏的金瓶掣签,而不连清朝的皇位制度、八旗制度也给继承下来?

一个没有理念的世俗政权,不管它在物质上、军事上占有多么大的优势,也无法击败具有精神号召力的达赖喇嘛。如果达赖喇嘛真能发起藏民公投并获得成功,那么,这种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改革,将是这位“莲花座上的先生”能够给藏民族留下的最好的遗产。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6: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8

李远哲:应由代表台湾利益者对中谈判


〔《自由时报》驻日特派员张茂森/东京22日报导〕台湾前中研院院
长李远哲22日抵达东京接受台湾媒体记者访问时并未直接表明“支
持”谢长廷,但是他强调,“我不会否认在《产经新闻》上所说的
话”,他认为下届总统必须是一位“应变能力很强而且可以解决问题
的人”,在未来无法避免与中国谈判的现状下,应该由“能够代表台
湾人民利益”的人和中国谈。

李远哲今天晚间是以说明日本《产经新闻》刊登他的专访稿内容的方
式回答台湾记者的问题。

李远哲说,不管愿不愿意,台湾和中国谈是不可避免的,而到底谁来
代表谈?必须是“能代表大多数台湾人利益”的人来谈。

有记者提问,台湾各方面的解读是“李远哲支持谢长廷”,对此,李
远哲表示,怎么样解读他在《产经新闻》的发言“是他们的自由”,
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听到谢与马的辩论。

记者又问他是否中立,李远哲表示,作为社会知识分子要凭良知做
事,“没有所谓的中立”,他的发言是对将来新总统的一种期许。

至于为什么对谢的整合力有期许?李远哲说,谢曾找他谈能源问题,
他觉得谢的整合力很好。他也表示欢迎马英九找他讨论,但他在见谢
后的第二天,马就对外表示“不想跟进”。

李远哲重申他绝不后悔当年支持陈水扁,“因为没有政党轮替,就不
会有民主社会”,对做不好的,就用选票把他换掉,他又说,国民党
在国会大赢并不表示也会选赢总统,因为很多台湾人担心国民党的大
赢会失衡,“很多人会有新的思考”。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6: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9

从“天门城管杀人事件”看党性问题
胡胜华  



1月7日,湖北天门市竟陵镇湾坝村附近,城管与村民发生冲突。路人
随即用手机拍下城管野蛮执法的恶态与丑态,城管见状,竟将其活活
围殴致死,纵然路人举手交出相机后,他们仍然继续拳打脚踢,这简
直是“杀人灭口”!(2008年1月8日《楚天都市报》)这一事件表
明,在城管看来,他们的作为,也是见不得光的,否则不会杀之而后
快。

十天后,《南方周末》刊登了郭光东的一篇文章──《取消城管,是
时候了!》,一时广为转贴,足见城管之不得人心,早已深入人心。
郭光东说:“一个无明确法律依据又无社会公义支撑的机构,为什么
不该取消呢?”我很同意。但他同时却又指出:“城管凶猛早已不是
新闻。城管打死、致残摊贩,打得孕妇流产之类的新闻,总是隔段时
间就来一起。有城管队员还透露,他一年要打500多人,平均一天打
两人,打输了就要受处分。一个几乎以打人为业的群体,到底还该不
该保留?”既然如此,则取消城管的理由,其实早就存在,并不自今
日始也。所以,“取消城管,是时候了!”之说,是颇有语病的。事
实上,城管作恶多端,罄竹难书,行径上,从打人到砸物,无役不
与;对象上,从妇人到老人,一应俱全,天门“杀人事件”,只不过
是我们见怪不怪的一例而已、只不过是以往类似事例演变的逻辑结果
而已。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6: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0

千万别学钱学森──2008年1月19日在接受国家领导人慰问时,还在
互致谎言,丝毫没有对1958年多次发表《亩产94万斤完全有科学根
据》的欺人之谈进行反省与道歉。如此坚持将谎言进行到底,必将再
陷亿万人民于“大跃进”惨痛悲剧之中!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5: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1

沙叶新先生近日有一名篇──《粪土当年郭沫若》,说得实在到位:

  “我们常常以白毛女为例,自诩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常常以溥仪
  为例,赞美新社会把皇帝变为公民。但也切莫忘记,这个体制一
  段时期内也曾把一般百姓、普通良民变成地富反环右、牛鬼蛇
  神。把知识分子、骨鲠之士变成应声虫、哈巴犬,这才是更可怕
  的,因为它摧毁的是精英,打断的是脊梁,败坏的是民族,后患
  无穷!郭沫若已经去世四分之一世纪,我们可以抚背自问:脊梁
  呢?”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7, 5: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2

引用 er 说过的话: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加了声音和图像处理并不会影响其目的。
我觉得有的人可能是唯恐不流血,流血了,就可以激起更多的愤怒了,激发更大的矛盾了,他们的目的就更容易实现了。只不过,这个目的要一部分人的流血,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血。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的柴玲,要把自己的成功建立在别人的鲜血上。
引用 诺 说过的话:
是呀, 也许我们需要这样的人为民族利益作出牺牲, 可是这真的就那么简单吗? 拍摄的人以外国人身份进入, 不管怎样最多就是驱逐出境; 可是到常驻的藏人来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们的命运完全掌控在别人的手里, 没有一定的知名度, 没有基本向外发出声音的能力, 一旦出事外面的呼吁能帮上多大的忙? 完全是一个人也就好说了, 可是他们都是家有老小的人, 一个人的命运完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一家或是这一村的人。 真的, 这样公平吗?  他们大多是牧民, 他们的生活已经很困难了, 还一味的利用这些善良的人,真的, 这样说不过去;不公平呀!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 这不是唯一的一个办法。  另外, 这些牧民很大程度上有没对自己很好的保护意识,所以这样做真是有些不妥当。 ! 还是和之前说的一样, 希望大家多为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多考虑考虑! 为谢!

  王力雄先生有一篇文章,好像说民族主义只是一小撮自私精英玩的东西!!!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7, 4: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3

引用 mara 说过的话:
er"我想说的共产党也好,汉人也好也不是铁杆一块,希望大家能帮助鸽派,而不是帮助鹰派。 "说得很对啊。

  关键是藏人必需放弃独立,你们以为鸽派上台就会让你们独立???
汉人再鸽派他还是汉人,藏人再信佛还是藏族人,都是不会出卖自己民族利益的!!别忘了共产党上台前还支持内蒙独立呢!!!!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7, 3: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4

如果他们清楚自己的处境, 还自愿参与, 我无话可说!              

菩萨保佑他们!

Post by 诺 on 2008, January 26, 1:1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5

很为你的 牺牲精神所感动。 是呀, 我们需要这样的人。 可是, 那些被采访人知道他们的处境吗? 如果他们清楚自己的处境, 还自愿参与, 我无话可说!菩萨保佑他们!

Post by 诺 on 2008, January 26, 1: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6

我们藏人是个连苍蝇都不去杀死的民族,是全世界最爱好和平的民族,整个民族一让再让,退到今天的地步,可是结果呢?我们失去了一切,文化,语言,自治,矿产,宗教。。。。。。按照现在的趋势恶化下去,不出一,两代,藏族和臧文化将不再存在。
我们藏族是和平主义者,不会以任何理由,对任何人去打,去杀,我们仅仅要保护自己的民族和文化。
在西藏,包括在中国,藏人因为说了盼望嘉瓦仁布钦能回家这样的话都会被关监狱,被拷打甚至被杀害,那么,我愿意放弃一切,飞到中国,告诉中国当局我盼望嘉瓦仁布钦回家,就算是他们把我关进监狱,拷打我,处死我,我在中国人面前,死都要站着死。
一味退让,全民族都会灭亡,全民族都站起来,不使用暴力地维护自己的应有权利,藏民族的生存才有希望。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6, 10: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7

er, can't agree more, thumbs up!!! Demunizing the entire Han nation for the unjust act of an oppressive regime is tantamount to repeating the exact act we are trying to appeal against. said otherwise, how could we justify such a collective incrimantion of over a billion people? I have reasons to suggest that, there are more disenfranchised and disadvantaged Han in China than all the suffering minorities put together. They are a powerful political force to be reckoned with, therefore, joining hands with this giant army is wiser than antagonising them wholesale. I just want to reitirate that, the source of all evil is not the Han people per se, but the totalitarian, patronising communist regime. collective denigration creates hatred, and beleive me, hatret hurts.

Post by ihope on 2008, January 26, 10: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8

We need to fight for our basic rights for sure, but we also need to protect our people! HH said that every life is precious, so we must  make sure that our people, especially those underprivileged people , are safe. We need to do it in a fair way!

Post by 诺 on 2008, January 26, 9: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9

是呀, 阿佳唯色啦” 哭泣和诉说都会惹来横祸,应该指责的是制造横祸的那个令藏人痛苦汉人也不好过的一党专政者!“  可是谁又能位置   为这些藏人的安危负责呢?   我们试药做一些事情以告知世人家里所发生的一一切   , 可是我们我们因该在策略上有所考虑。   非常抱歉, 中文输入有问题!

Post by 诺 on 2008, January 26, 9: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0

er"我想说的共产党也好,汉人也好也不是铁杆一块,希望大家能帮助鸽派,而不是帮助鹰派。 "说得很对啊。

Post by mara on 2008, January 26, 8: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1

清朝皇帝好像就是没有处理好和回族的关系,有回民暴动。

一句“明修长城,清修庙”清晰地描述出清朝对蒙藏二族的成功统治。

我感觉达赖喇嘛和共产党之间互相缺乏信任。80年代在胡耀邦治下,采取了一些缓和的措施,但最终导致89年拉萨的骚乱,于是缓和的政策反而在党内遭到攻击。所以,党内的鸽派反而因此受攻击,鹰派从此占据主导地位。问题是这种压迫政策是无法解决民族问题的,最终能解决问题的还是给予真正民族自治和解的方案。达赖喇嘛宣布班禅喇嘛继承人在宗教上是无可争议的,但是这件事情上缺乏和共产党的一个沟通和协商过程,其实共产党想要的是一个最终的金瓶掣签过程,最终导致双方彻底反目,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悲剧。我想说的共产党也好,汉人也好也不是铁杆一块,希望大家能帮助鸽派,而不是帮助鹰派。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中国共产党对民族的政策比清朝的康熙皇帝相差很多,康熙皇帝还知道怎样利用达赖喇嘛统治蒙古及其中国周边国家的稳定。如今的达赖喇嘛比起清朝时期的6、7、8世达赖喇嘛还包括相当利害的5.9世达赖喇嘛在世界上的印象。那没得比。清朝时期藏传佛教,只传到蒙古民族所在地,现在藏传佛教传遍世界各个国家,就一个法国和荷兰、比利时的寺院来讲就三四个西藏喇嘛主持的寺院,每个寺院可以出30-40本书籍。其中索嘉仁波切的【西藏生于死】以英文写作而驰名中外。藏传佛教的发展也是不可低估的。如今,达赖喇嘛收回独立运动,提出走中间道路,及就是中国政府对有些条件难以达成谅解,可是,也应该尊重一个民族的要求,认真的听取各方呼声。中国出现了一个这样难得利用的机会,反而不利用这些有利于中国和西藏的因素,还加害于达赖喇嘛。是不是在搞独立,都要千篇一律,口一个独立的帽子。这对中国人民对西藏人民都将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过。这一点将会被历史得到证明。一定会有报应。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6, 8: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2

我倒是真想看看,可惜没有渠道可以看到,不知道唯色能不能跟制片人联系出一个公开发售的DVD。图像声音可以处理,然后加上字幕。

我是汉人,虽然我从来没有去过藏区,但是估计藏人们都对我有怀疑,我也不会藏语,估计藏人不会说出真正内心的话。看这样的DVD是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今天看了NHK拍的关于库尔德人和土耳其之间的冲突,看了以后,叹息不已。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如果看过这部电影,就会知道对图像和声音进行处理是比较困难的。比如就像我贴的这组照片,如这位老妇人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镜头在电影中比比皆是。如果连普通藏人百姓的眼泪都会激怒统治者,这说明的是统治者在统治这块土地时的莫大虚弱——连泪水都惧怕?还是表明的是普通藏人百姓的真实状况——连泪水都不能流?
我看了这部电影,虽然效果不算好。但我知道,这部电影没有多么大的愤怒可能激发流血和牺牲,所有的人们只是在称述真实的境况、真实的愿望、真实的哀伤,有些藏人——年老的、年轻的,男人、女人,市民、僧尼和牧人——实在难以自禁,也没有说一句要复仇或者要独立的话,只是放声哭出了所有的痛苦。
连哭泣和诉说都会惹来横祸,应该指责的是制造横祸的那个令藏人痛苦汉人也不好过的一党专政者!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6, 7: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3

中国共产党对民族的政策比清朝的康熙皇帝相差很多,康熙皇帝还知道怎样利用达赖喇嘛统治蒙古及其中国周边国家的稳定。如今的达赖喇嘛比起清朝时期的6、7、8世达赖喇嘛还包括相当利害的5.9世达赖喇嘛在世界上的印象。那没得比。清朝时期藏传佛教,只传到蒙古民族所在地,现在藏传佛教传遍世界各个国家,就一个法国和荷兰、比利时的寺院来讲就三四个西藏喇嘛主持的寺院,每个寺院可以出30-40本书籍。其中索嘉仁波切的【西藏生于死】以英文写作而驰名中外。藏传佛教的发展也是不可低估的。如今,达赖喇嘛收回独立运动,提出走中间道路,即使中国政府对有些条件难以达成谅解,可是,也应该尊重一个民族的要求,认真的听取各方呼声。中国出现了一个这样难得利用的机会,反而不利用这些有利于中国和西藏的因素,还加害于达赖喇嘛。是不是在搞独立,都要千篇一律, 扣一个独立的帽子。这对中国人民对西藏人民都将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过。这一点将会被历史得到证明。一定会有报应。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6, 7: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4

我觉得这个电影用老百姓的语言和行动表达了他们每天都在表现的实际情况。并没有什么政治动机,唯一的政治动机就是,让政府看看,或听听西藏人是怎样对待达赖喇嘛这个他们时代塑造的精神领袖的。在他们心中的现实地位是怎样的。如果说这是政治,它也是,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以来留下来的政治。如果,人都没有到麻木不仁的地步的话,应该对西藏人民和达赖喇嘛的关系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判断。就是说西藏的民意是什么的这个问题上不会犹豫,可是问题是执迷不悟,以西藏人民的感情而不顾,铤而走险,那也没有办法的事。西藏人民和中国人民一起承受这些现实。非得走敌对的道路,那么我们应该勇敢的接收这些事实。顽强的面对现实,尽管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也可以选择我们力所能及的办法,大的范围不行,从小的范围着手。从印甘地开始世界上使用和平方式战胜荷枪实弹的例子举不胜举,只要组织得力,德才兼备,一切都可能是对我们有利的因素。从外交、文化、宗教、教育各个方面我们也不是没有强项。就是在经济上和军事上,我们一片空白。(可是就这一点,我们永远也不要,)其它的我们也可以拼一拼。现在不是等待的时候,我们等待时间太久了,我们让步的时间也太久了。宽容是佛教教会我们的,可是没有教我们如何应对想消灭我们文化的技巧。在中国开始对西藏实行文化群体灭绝。我们的家园被警察和军警包围,整个西藏在中国军队每时每刻的严厉监视之下,随时都有可能宰割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母亲们和孩子们。在这么多的国家和这么多国家的人民的支持下,我们也应该相对的有所反应。对年轻人们的热情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如对徒步到拉萨的和平示威和他们提出的“第一,邀請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第二,所有漢人必須離開西藏;第三,釋放所有西藏政治犯;第四,在西藏問題未獲解決前,中國沒有資格舉辦奧運會。”等给予热情支持。不要忘了,我们在铁蹄之下死去的人,和寒窗之中煎熬的那些人。还我母语!!!!还我兄弟!!!!停止用“藏独”这个莫须有的罪名,迫害西藏人民!!!!停止用藏独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加罪于达赖喇嘛的自由!!!!为了西藏和中国的友好相处,向达赖喇嘛学习!!!!谁拒绝达赖喇嘛谁就是历史地罪人。就应该打到谁!!!!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6, 7: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5

ann,谢谢,看到你的地址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6, 12: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6

oudai,在这里见到你意外又高兴。不过在你家的影集上早就见过你。
感谢你的留言,以后见面再聊,不过希望你常来这里,说说你的见解。

布达拉宫后面是自治区政协,呵呵,不是市政协。我家在二号院对面的雪新村,你不会有印象,因为你家离开拉萨时,那里还是一片湿地。
龙王潭公园,虽然又恢复旧名叫宗角禄康,除了小湖中心的小寺院,完全是内地公园的翻版了,过去密密麻麻的左旋柳,很粗的,弯弯曲曲的,几乎伏在地面生长的,长长的柳叶垂到湖面上……只剩下数得出的几棵了,其他的都被从内地移植来的“万年青”之类的灌木丛替代了。

我想你以后会去拉萨看看的,没错,那可是“旧貌换新颜”了,——一个克隆版。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6, 12: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7

发言人称达赖喇嘛支持中国办奥运
记者: 杜林
华盛顿
2008年1月25日
    

中国对国际社会以苏丹和西藏问题为由来抗议北京奥运会的作法提出强烈批评,并抨击达赖喇嘛有关在北京奥运期间举行和平抗议的呼吁。在另一方面,西藏流亡政府说,他们支持中国举办奥运。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四说,人权组织正试图把北京奥运会政治化,这与奥运精神不符。英国媒体报导说,达赖喇嘛上星期在接受一家英国电视台采访时,要求在北京举办奥运期间发动和平示威,姜瑜也对此强烈抨击了达赖的“分裂”立场。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发言人丹图桑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澄清,有关报导并不准确。他说,达赖喇嘛事实上支持中国举办奥运会:

图丹桑培说:“他(达赖喇嘛)说,中国举办奥运对中国是好事,因为这可以把中国纳入国际主流。所以说报导并没有正确引用他的话。他在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之前,就支持中国举办奥运。”

图丹桑培借此机会向美国之音重申,西藏流亡政府支持北京举办奥运会:

“我们支持中国举办奥运。中国举办奥运,是国际社会就不同议题接触中国的良机。我们相信,中国举办奥运会让中国社会更加开放。”

*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功过*

姜瑜在记者会上还批评国际间有人将北京奥运与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行为挂钩。美国“纽约时报”前驻北京记者纪思道星期四在“纽约时报”上发表评论说,中国向苏丹出售武器,苏丹政府能够肆无忌惮,就是因为有中国撑腰。他认为,国际社会应该利用北京奥运会来让中国在苏丹行为上更加负责。

有专家指出,应该看到中国在苏丹问题上还有积极的一面。英国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包凯瑞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回应国际社会在苏丹问题上提出的要求,他不赞成就苏丹问题来抵制北京奥运。

包凯瑞说:“中国已经任命了苏丹达尔富尔问题的特使,也对非政府组织提出的要求做出了回应。中国对达尔富尔问题的陈述也在改进。这些都是积极的。所以我认为抵制奥运完全适得其反”。

中国苏丹问题特使刘贵今也说,西方社会对中国在苏丹问题上进行批评,是用有色眼睛看中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对记者说,中国是第一个答应,并向达尔富尔地区派兵参加维和行动的国家。

包凯瑞说,中国在非洲的行为是有不妥,但整体来看,中国在非洲还是发挥了一些建设性的作用:

包凯瑞说:“伦敦金融时报昨天发表文章说,中国对非洲基础设施的很多投资给当地人带来了不少好处。塞内加尔总统说,中国投资给当地人带来的繁荣,要超过西方过去几年提供援助所带来的繁荣。所以说,中国在非洲也做了好事。”

Post by lama on 2008, January 26, 12: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8

引用 jamyang 说过的话:
……真正信仰藏傳佛教的人,都非常關心藏人的現况,畢竟藏族是藏傳佛教的根,藏族過得不好,這表示藏傳佛教仍處在劫難中。
jamyang,这句话令人动容,感谢你!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6, 1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9

如果看过这部电影,就会知道对图像和声音进行处理是比较困难的。比如就像我贴的这组照片,如这位老妇人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镜头在电影中比比皆是。如果连普通藏人百姓的眼泪都会激怒统治者,这说明的是统治者在统治这块土地时的莫大虚弱——连泪水都惧怕?还是表明的是普通藏人百姓的真实状况——连泪水都不能流?

我看了这部电影,虽然效果不算好。但我知道,这部电影没有多么大的愤怒可能激发流血和牺牲,所有的人们只是在称述真实的境况、真实的愿望、真实的哀伤,有些藏人——年老的、年轻的,男人、女人,市民、僧尼和牧人——实在难以自禁,也没有说一句要复仇或者要独立的话,只是放声哭出了所有的痛苦。

连哭泣和诉说都会惹来横祸,应该指责的是制造横祸的那个令藏人痛苦汉人也不好过的一党专政者!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6, 12: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0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的,加了声音和图像处理并不会影响其目的。

我觉得有的人可能是唯恐不流血,流血了,就可以激起更多的愤怒了,激发更大的矛盾了,他们的目的就更容易实现了。只不过,这个目的要一部分人的流血,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血。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的柴玲,要把自己的成功建立在别人的鲜血上。

引用 诺 说过的话:
是呀, 也许我们需要这样的人为民族利益作出牺牲, 可是这真的就那么简单吗? 拍摄的人以外国人身份进入, 不管怎样最多就是驱逐出境; 可是到常驻的藏人来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们的命运完全掌控在别人的手里, 没有一定的知名度, 没有基本向外发出声音的能力, 一旦出事外面的呼吁能帮上多大的忙? 完全是一个人也就好说了, 可是他们都是家有老小的人, 一个人的命运完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一家或是这一村的人。 真的, 这样公平吗?  他们大多是牧民, 他们的生活已经很困难了, 还一味的利用这些善良的人,真的, 这样说不过去;不公平呀!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 这不是唯一的一个办法。  另外, 这些牧民很大程度上有没对自己很好的保护意识,所以这样做真是有些不妥当。 ! 还是和之前说的一样, 希望大家多为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多考虑考虑! 为谢!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5, 11: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1

是呀, 也许我们需要这样的人为民族利益作出牺牲, 可是这真的就那么简单吗? 拍摄的人以外国人身份进入, 不管怎样最多就是驱逐出境; 可是到常驻的藏人来说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们的命运完全掌控在别人的手里, 没有一定的知名度, 没有基本向外发出声音的能力, 一旦出事外面的呼吁能帮上多大的忙? 完全是一个人也就好说了, 可是他们都是家有老小的人, 一个人的命运完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一家或是这一村的人。 真的, 这样公平吗?  他们大多是牧民, 他们的生活已经很困难了, 还一味的利用这些善良的人,真的, 这样说不过去;不公平呀!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 这不是唯一的一个办法。  另外, 这些牧民很大程度上有没对自己很好的保护意识,所以这样做真是有些不妥当。 ! 还是和之前说的一样, 希望大家多为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多考虑考虑! 为谢!

Post by 诺 on 2008, January 25, 10: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2

不知道你們是否有看到這個消息 貼給你們參考 流亡在外的藏人 很努力的把西藏狀況告訴世界

五個西藏非官方性組織宣布在今年3月10日流亡藏人舉行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紀念活動之際,組織民眾展開達蘭薩拉至拉薩徒步游行活動,抗議北京舉辦象征世界和平的奧運會。

http://www.vot.org/text_trad.html

達蘭薩拉至拉薩徒步游行活動即將展開

【挪威西藏之聲1月5日報導】設立在印度的五個西藏非官方性組織計划在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展開達蘭薩拉至拉薩長途徒步游行活動,抗議中國政府長期統治西藏,并主辦2008年奧運會。
一向主張西藏獨立的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會、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運動、西藏全國民主黨和自由西藏學生運動五個非官方性組織昨天(4日)在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印度記者俱樂部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將于今年3月10日流亡藏人舉行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49周年紀念活動之際,展開從印度北部達蘭薩拉至西藏首都拉薩徒步游行活動,并呼吁流亡藏人積極參加抗議活動。

活動組織者之一、西藏前政治犯九十三運動主席阿旺唯巴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國政府對藏人長期進行慘不忍睹的壓迫,特別是從2002年恢復藏中會談后,盡管西藏流亡政府方面極力營造對話環境,但是中國政府始終沒有示出善意,反而變本加厲地實施更大范圍的批評達賴喇嘛、削弱西藏文化、剝奪宗教信仰權、踐踏西藏人民基本權利、控制藏傳佛事活動、濫采濫挖西藏資源等政策,導致目前西藏已處于非常嚴峻和緊張的局勢。

阿旺唯巴代表五個非官方性組織提出四點要求后,宣布2008年為西藏活動年,并將在3月10日流亡藏人紀念西藏三十自由抗暴日49周年之際,正式舉行西藏人民起義活動,展開達蘭薩拉至拉薩長途徒步游行,抗議長期踐踏西藏人權的中國政府在2008年舉辦象征世界和平的奧運會。

阿旺唯巴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次展開達蘭薩拉至拉薩徒步游行活動的目的是結束中共在西藏的統治歷史。他說,雖然這次活動將會受到印度方面的干擾,或者在試圖跨越中共嚴密駐守的西藏邊境時會被中方阻止,但是活動者意志堅定,絕不會因為被阻擋而停止前行。

據介紹,五個西藏非官方性組織提出的四點要求分別是:第一,邀請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第二,所有漢人必須離開西藏;第三,釋放所有西藏政治犯;第四,在西藏問題未獲解決前,中國沒有資格舉辦奧運會。

各組織聯合成立了一個活動籌備小組,計划在剩下的兩個月里,前往印度全國流亡藏人社區展開西藏人民起義宣傳活動,并通過舉辦培訓會和演講會以及召開記者會等方式迎接活動的順利舉行。組織方面表示,在今年8月8日北京正式舉辦奧運會的兩周期間,移居世界各地的各組織成員每天將會展開聲勢浩大的抗議示威活動為北京奧運會抗衡。

Post by ann on 2008, January 25, 9: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3

对了,Kundan我也看过,是嘉瓦仁布钦的自传,是在国际上很有影响。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5, 7: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4

我看过许多关于西藏的影片其中Martin Scorcese’s <Kundan>
西藏精神上师达赖喇嘛的自传,我想有历史纪录.

<the cup> <杯>是导演是西藏人,是关于流亡西藏僧人的生活条件,他们怎样观看<世界足球赛>, 这部影片在全世成名.

Post by yakman on 2008, January 25, 7: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5

赞同族人的评论。与其像兔子似的活百日,不如像雄鹰一样活一天。人都会死,老死,病死,意外死亡。挺着胸膛,为藏民族而活,挺着胸膛,为藏民族而死。我们藏人,越是勇敢才越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性。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5, 4: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6

从人权的角度看18楼说的很有道理!在国外放映后每次讨论时候很多人的问题就是这个,甚至一些人权组织在批评这部记事片。不过另一种角度,从民族争取自由斗争的角度看,只要完全是处于民族利益考虑话,一些人牺牲是难免的,我觉得也值得!任何民族自由和独立都要付出代价的,我看过这部电影,真的很震撼人心,而且很真实!如果被采访人镜头特殊处理了我相信会影响片子的真伪。至少效果大大折扣!
藏族人不是懦夫,只不过没有机会遇到值得为民族牺牲事情,有这样的为自己民族牺牲很多人都愿意。最重要的我问过这部电影的策划者,他说:“这里(电影)被采访的所有人知道他们在制作电影,而且拍片前争取了每个人的意见,他们都同意了的,电影里也被采访了女主角在家乡的亲人,根本不存在被采访者不知道的问题”
这个策划者还说:“这部电影里被采访的人跟制片组也有联系,一旦出了事情他们有通过人权组织全力营救的计划!他也说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出过事情!”

Post by 族人说 on 2008, January 25, 4: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7

谢谢 博博博,找到了讯雷。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5, 3: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8

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 《小活佛〉
little Buddha, 等由西方拍摄的西藏题材影片每部都在国际上影响巨大,获得一致好评,藏文化的魅力可见一斑。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4, 6:06 PM  #7
对了,刚才忘了告诉大家,以上两部片子在中国都还是禁片,买不到的。
在迅雷看得到

Post by 博博博 on 2008, January 25, 3: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9

哦,请教下原因?可否说得详细点...谢谢
'前面ann所說上《廣論》班的人,並不是真正信仰藏傳佛教。《廣論》班的導師釋日常法師,我認識他將近三十年,雖然他去過達蘭沙拉,但不能算是修學藏傳佛教的出家人。詳細的情况,我就不多說了。真正信仰藏傳佛教的人,都非常關心藏人的現况,畢竟藏族是藏傳佛教的根,藏族過得不好,這表示藏傳佛教仍處在劫難中。'

Post by Cactus on 2008, January 25, 2: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0

驱逐汉人,恢复西藏
仁波且啦嘉颂且.

Post by 博博博 on 2008, January 25, 1: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1

其实做图像,声音处理是很普通的技术,不知道为什么不用?

我看过关于北朝鲜难民在东北的纪录片,里面就对图像和声音进行了处理。

用了以后就可以发售和放在youtube上了。


引用 诺 说过的话:
非常为这部电影里被采访的人感到担忧。 难道不让带相机就安全了吗? 这样的片子的确能够说明一些事实, 可是要让当地人冒这样的生命危险(也许他们当时不一定知道这会拍成电影), 我想请问值吗? 为什么就不把被采访人镜头特殊处理了呢? 恩。。。。真是担心呀!!! 真的很悬!  
希望今后人们在做相似的事情时, 考虑到当地人, 常驻居民的生命安危。
谢!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5, 12: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2

为什么是中国和西藏,不是已经放弃独立了吗??达赖喇嘛不已经承认自己中国公民了吗?用词不准确吧?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5, 12: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3

非常为这部电影里被采访的人感到担忧。 难道不让带相机就安全了吗? 这样的片子的确能够说明一些事实, 可是要让当地人冒这样的生命危险(也许他们当时不一定知道这会拍成电影), 我想请问值吗? 为什么就不把被采访人镜头特殊处理了呢? 恩。。。。真是担心呀!!! 真的很悬!  

希望今后人们在做相似的事情时, 考虑到当地人, 常驻居民的生命安危。

谢!

Post by 诺 on 2008, January 25, 11: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4

ann

you are right

Post by i on 2008, January 25, 1: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5

俄,这位是穿越时空来的鬼魂?还是在做梦?

引用 兴汉灭满 说过的话: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为我汉人复仇。
杀尽满人,恢复中华。
排满复明。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4, 11: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6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为我汉人复仇。
杀尽满人,恢复中华。
排满复明。

Post by 兴汉灭满 on 2008, January 24, 10: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7

就是這樣才難過ㄚ!  一般無宗教信仰的人看到別人的痛苦都會不忍心, 想要幫忙,可是怎麼學了佛法,反而視若未睹, 還有一堆似是而非的說法  宗教與政治上的愚民  真是害人匪淺

想台灣藏傳佛教徒的情況會很難過,  是覺得台灣有民主. 有自由 , 我們可以自由的上網.看書.聽新聞 ,去真實瞭解世界發生的事, 也可以幫受迫害的人們發聲,可是由於1.過去政治對宗教上的影響 ( 其實現在還一直存在 , 如很多宗教上有影響力的法師, 會說不要管政治 ,可是法師自己卻與親中國的政治人物有良好的關係 .... ) 以及2.過去不民主時代以經濟麻痹人民 3. 現在中國透過台灣媒體與親中政治.宗教人士 影響,   結果跟中國被訊息封鎖的群眾表現無兩樣 , 也比關心社會.國家.世界的無信仰者還不如.

再看看西方的藏傳佛教徒幫助流亡政府建學校 醫院...  讓西藏問題在世界上發聲  跟中國 或台灣的藏傳佛教徒是不太一樣

達蘭薩拉有妳的書嗎 若沒有 今年2.19~3.5我與朋友們會到印度達蘭薩拉 假如在達蘭薩拉妳有朋友需要妳的書 我可以幫他們帶到達蘭薩拉

Post by ann on 2008, January 24, 8: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8

唯色姐,你好!

去年你在我北京家的时候我和你在电话里聊过几句,这边生活不易,忙学业,忙生活。但是一直都在博讯和西藏之页网站看到你的文章,都会仔细阅读。

今天从博讯了解到你出了新书,首先表示祝贺!然后我用搜索引擎找到了你的博客,注册之后也写一些自己的感受吧!


我来英国之后一直都很关注西藏。毕竟那里是我出生成长十几年的地方。幸运的是这里给我提供了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西藏的平台,所以呢平时从图书馆借了很多有关西藏的书籍来读,也看了很多反映西藏的影视作品。总体来说,还是满震惊的!加上在英国生活了五年,比较中英的情况,在这个背景下去理解西藏,思路也就清晰许多。

有些观点,我想等我有时间了再具体阐述。这段时间也从网络上下载了拉萨的最新街景,因为我90年离开之后再也没回去,很想看看有什么变化,结果还是震惊!哈哈。。。。我记得我们在拉萨的第一个家是在农垦厅,网络上有张照片和我父亲当年拍的角度一模一样。山还是那山,但是景象早已不熟悉了。还有就是那时候我上学通常会骑车沿着拉萨河走,那是一段比较破旧的马路,然后要到一个纪念碑(不记得具体名字),那是一个丁字路口,往左拐是一条主干道,长途汽车站应该就在那个拐角。马路左侧是罗布林卡和拉萨饭店,右侧是一个政府大楼什么的,现在已经是很宽的马路了,街道也很整洁漂亮!毕竟已经快20年了!后来我家搬到布达拉宫后面的市政协,那里离龙王潭公园很近,以前那边都是土路,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好想回去看看!

去年有机会和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巴内特在我一个姐姐家见面,一起吃饭说起了你,那时候他问我什么时候离开西藏的,我说90年,然后他说目前的状况比那时候还要严峻,当时我也没有特别感觉,那么些年没回去也没办法做比较!吃饭的时候也和他争论了一些问题。也计划近期去参加本地西藏社区的一些文化活动,认识一些这边的藏族朋友。

Post by oudai on 2008, January 24, 7: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9

前面ann所說上《廣論》班的人,並不是真正信仰藏傳佛教。《廣論》班的導師釋日常法師,我認識他將近三十年,雖然他去過達蘭沙拉,但不能算是修學藏傳佛教的出家人。詳細的情况,我就不多說了。真正信仰藏傳佛教的人,都非常關心藏人的現况,畢竟藏族是藏傳佛教的根,藏族過得不好,這表示藏傳佛教仍處在劫難中。

Post by jamyang on 2008, January 24, 7: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0

ann,在台湾举办的这个西藏电影节,我也曾在我的博客上介绍过。我只看过其中一部《雪狮之泣》,但看过很多遍,每看一遍仍然会落泪……
你所说的台湾学习藏传佛教的状况,其实也和中国一样。是的,中国也有很多汉人对藏传佛教有兴趣,我见过很多,有些看上去特别虔诚,对活佛上师比西藏人还恭敬的样子,我指的是姿势。但是同样如你所说,看不到西藏人的痛苦。我记得一个汉族信徒在看了一部关于西藏真实现状的电影之后,很轻松地说:西藏人,要随缘……这句刺耳的话,我无法忘怀。
然而,台湾人毕竟不同于中国人与西藏有那么深那么复杂的因缘。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4, 6: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1

对了,刚才忘了告诉大家,以上两部片子在中国都还是禁片,买不到的。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4, 6: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2

《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 《小活佛〉
little Buddha, 等由西方拍摄的西藏题材影片每部都在国际上影响巨大,获得一致好评,藏文化的魅力可见一斑。

Post by lhatse on 2008, January 24, 6: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3

引用 襄邑博客 说过的话:
唯色啦
那里可以找到这部电影?
襄邑博客,这部电影应该只能在中国之外的国家看到了。这部电影有许多的访谈,都是各地藏人真实的表达,因此在放映这部电影时会有许多防范措施,诸如不能带进相机等,为的是保护被采访者的安全。所以,要在中国看这部电影,会非常难。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4, 5: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4

【挪威西藏之声1月22日报导】……挪威西藏协会会长琼达郭仁女士今天(22日)接受本台采访时介绍说,特隆姆瑟国际电影节于上周二15日到上周日20日在挪威北部城市特隆姆瑟举行。西藏纪实影片[What Remains of Us](我们还剩下什么)之前入围挪威和平电影奖11部被提名影片之一。这个奖颁发给直接突出电影主题、构造鲜明、反映文化暴力,并通过创作之路为保护和减少暴力与战争具有贡献的最佳影片。
    
    琼达郭仁女士说,这部西藏影片是在上周五18日到上周六19日利用两天播放,每场观众爆满,座无虚席,而且不同于其它影展,在播放西藏影片时还特别加强了保安措施,观众入场也需要通过搜身检查后才可入内。
    
    琼达郭仁继续表示,在西藏纪实影片[我们还剩下什么]开幕前,特隆姆瑟国际电影节负责人马达·奥特发表讲话时就影片内容和到场的该影片女主角格桑卓玛向观众作了详细介绍。电影结束后,还举行了问答式讨论会,同时挪威西藏协会方面在现场举行一系列宣传西藏问题活动。各项活动受到民众的极大关注与支持。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4, 5: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5

达赖喇嘛在西藏人的心理位置,谁也替代不了。这是一个铁的实事。从59年到08,50年了。人们没有见到达赖喇嘛。如果,中国在达赖喇嘛回来还是不是来这个问题上,让西藏人投票表决的话,那就会特别丢人的。一个被中国“解放”了的,他们自认为给钱严助的西藏人民,难道就那么容易上当受骗。谁不知道西藏解放到它的版图了,谁不知道他给钱给他的西藏政府了。以这些小小的政治把戏,引诱西藏人。西藏人会吗?历史在那里摆着的,西藏几千年的文化不是吃素的噢。我可知道藏族人,他们就是傻也能傻出一个样自来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4, 4: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6

2007年台灣也有舉辦西藏影展 片單如下 http://www.tibet.url.tw/D-film.htm 我與朋友們去看了 雪獅之泣 重返西藏
西藏的天空 看見西藏的雙眼  影像給人的衝擊實在很大 之前看西藏之聲 或自由亞洲網站 的報導 知道中國對西藏的迫害
但透過影片(如雪獅之泣)看到還是蠻震撼的 也 看到西藏人為了學習自己的文化 小小年紀就離開爸媽家人 內心真的覺得很心酸    在台灣喜歡與學習西藏佛法的佛教徒很多  學習宗喀巴大師的菩堤道次第廣論的人也很多  更別提每年到印度達蘭薩拉聽達賴喇嘛講經的人  可是由於受到過去政治利用宗教的影響  所以大家學習佛教與佛陀本懷已經背離  比較注意自己現世的利益    政治上的事也不甚關注  對西藏人的政治現況不甚了解  對流亡藏人的幫忙 覺得蓋寺院.供養僧眾為要 (當然在台僧眾由於個人私慾故 也鼓吹信眾求福報 做法會消災解厄 不想也無能力提升信眾的智慧與善心 唉) 沒想過在政治上影響中國民主化  讓西藏人真正自由  我覺得實在可惜  有時候覺得大家學習藏傳佛教  學習利他菩提心  卻看不到西藏人民的痛苦  是件挺諷刺的事  也滿難過的

Post by ann on 2008, January 24, 3: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7

Tibetan film nominated for Norwegian Peace Film Award
Phayul[Tuesday, January 08, 2008 18:37]

Oslo, January 7: A Tibetan documentary film “What Remains of us” by Francois Prevost and Hugo Latulippe has been selected for 18th Tromsø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TIFF), to be held from January 15-20, and also nominated for its Norwegian Film Peace Award.

A still from the film "What Remains of Us"
A still from the film "What Remains of Us"
What Remains of Us is one the many documentaries about the invasion and subsequent ethnic cleansing of Tibet by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film, Kalsang Dolma, a young Tibetan woman who has found refuge in Quebec, smuggled into Tibet a videotaped message from the Dalai Lama calling for continuing peaceful resistance. The filmmakers taped Tibetans' reactions before, during and after playing the message back on a portable video recorder allowing ordinary people in Tibet to talk to the outside world about their struggle and hopes and leaving a powerful effect on viewers.

The movie has been put on halt from public release for safety concerns of the Tibetan characters portrayed in it although it has been screened widely taking necessary security measures since 2004. In fact Francois Prevost recently traveled to Dharamsala, the exile home the Dalai Lama and the Tibet’s Government-in Exile, to hold closed-door screening to a section of selected Tibetan audience to find ways for the possible commercial release of the film.

The movie has won several awards, including Best Canadian Feature Film Award (2004), Award for Best Documentary by Hollywood Film Festival (2004) and was named one of the One of the Top 10 Canadian Films of 2004 at 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TIFF is the biggest film festival held in Northern Norway. It is a popular film festival, and at the same time an important meeting point for Norwegian and International film industry.

TIFF 2008 will be Tromsø's 18th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They screen challenging quality films for local,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audience. Tromsø is the largest Norwegian town north of the Arctic Circle, the gateway to the Arctic and boasts the world's northernmost university. The city enjoys midnight sun from May 18 to July 26.

“When we go to a clandestine screening of a film tha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wish it didn’t exist because it documents the painful longing of Tibetan people for their leader and their independence,” says Martha Otte, Festival Director.

”What Remains of Us” documentary film is one of the 11 nominees for the Norwegian Peace Film Award. This award is given to a film spotlighting direct, structural or cultural violence, and which, in a creative way, contributes to the prevention or reduction of violence and war.

Tromsø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together with Centre for Peace Studies (CPS) at the University of Tromsø, and the Student Network for Peace (SNF), has established this prize because of the power in film and storytelling. “We believe that films focusing on oppression and abuse of power can make a difference,” the website of the Norwegian Peace Film Award committee notes.

Casting and narrator Miss Kalsang Dolma is invited for the festival. “The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will use this opportunity to highlight Tibetan issue as well as our ongoing 2008 Beijing Olympic campaign during the festival,” says Mr Tord Eriksen, board member of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from Tromsø.


Based on report by Chungdak Koren of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info@tibet.no /0047 95024443).

Post by yakman on 2008, January 24, 2: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8

唯色啦
那里可以找到这部电影?

Post by 襄邑博客 on 2008, January 24, 2: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9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