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中国学者献计献策,谈如何对外宣传西藏

 

对外宣传西藏 “真实”一定能胜于谎言
——专家学者谈真实性在对外宣传西藏中的作用
 
(时间: 2005年10月28日   来源: 对外大传播)

主持人:王丕君博士 国务院新闻办七局西藏处处长

嘉宾:胡岩博士 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民族与宗教理论教研室主任

   杜永彬博士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张植荣博士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西藏研究小组

 
  《对外大传播》:谢谢各位专家的光临。这两年大家都感觉到了“西藏问题”国际化的趋势。就我们的了解和分析,这和达赖集团在国外长期公关和歪曲性宣传有很大关系。各位专家对此有专门的研究,也有在国外做访问学者的阅历,请就这个问题谈一谈它的来龙去脉。

  张植荣:应该说,达赖集团的海外公关工作比较成功,也为他本人获取了不少政治和宗教的光环,例如“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西藏的“最高宗教领袖”、“西藏人权卫士”等。达赖貌似巨胜的成功,有许多因素综合的结果。就本人的研究与接触,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于西方和达赖集团利用北京“六四”风波推动了“西藏问题”的国际化。那年10月达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20世纪90年代以来,达赖集团在美国展开了草根公关游说,美国因此出现了许多同情达赖的游说集团和非政府组织。事实上达赖集团的成员也在NGO组织中任职,或以国际人权组织的成员身份出现在各种场合。例如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会议,其有53个正式的政府成员国,而外围有1000多个NGO组织登记,其中很多是在“西藏问题”上攻击我们的。1990年,所谓的首届国际西藏支持者联席会上,有来自26个国家的200多人参加。2000年在柏林召开的西藏支持者会议上,与会的有来自52个国家的300名代表。

  第二,美国本土还有很多同情达赖集团的NGO,极大地推动了“西藏问题”的“国际化”和“大众化”。如“Milarepa基金会”,纽约市“西藏之家”(Tibet House),西藏委员会等,我都去参观过,他们是达赖集团的坚定的支持者,主要任务就是搞公关。西藏委员会将涉藏的反华宣传材料制成了明信片,要求接受者捐资或邮寄给世界各国政要包括中国政府各级涉藏领导人,和美国国会参议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美国驻联合国和中国大使,以及慈善团体。而“西藏之家”的共同倡议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瑟曼(Robert Thurman)和好莱坞明星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 则将达赖的所谓“西藏事业”推向了大众化和国际化。他们的宣传策略是尽量迎合西方大众文化的口味。

  第三,从宏观的社会文化角度来看,还有西方人对西藏的“香格里拉情结”特别值得注意。“香格里拉”(shanggri-la)英文原意指世外桃源。而在西方特定的社会文化中指西藏。认为这个“世界屋脊”是没有受到现代化和现代文明的影响,较为完整地保存了古代文明和古代宗教的一块“活化石”。而所谓“香格里拉情结”则指美国人在对印第安人推行种族灭绝后美国学术界对美国政府种族政策的批判,和对其他国家包括中国搞西藏现代化的批评。于是,一部分天真的西方人想在西藏寻找一种精神的寄托,而另外一些带着有色眼镜的西方人拿“神化”了的西藏来“妖魔化”中国,以达到其“以藏制华”或“以藏反共”的政治目的。

  杜永彬:“西藏问题”国际化的现实原因,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

  一是政治原因。实际上是由于东西方不同的国家观、民族观以及东西方在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异造成的。正是由于存在这种差异,决定了西方人的西藏观与中国人的西藏观存在着本质的区别,所以西方人在看待西藏和“西藏问题”时,不可避免地带着西方政治、意识形态和西方价值观的眼光,往往忽视中国历史和中国国情,不是把西藏和“西藏问题”置于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的大环境下去看待和认识。西方人以对“西藏问题”的这种态度去支持和声援“藏独”势力及其活动,形成西方反华势力与“藏独”势力的互动,从而推动了“西藏问题”的国际化。

  二是文化原因。西藏的神秘感和文化上的诱惑力,使西方人对西藏这块土地情有独钟,将西藏视为“香格里拉”和“最后一片净土”,从而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西藏热”和“西藏文化热”,形成“西藏问题”国际化的文化土壤。

  三是宗教因素。发源于印度的佛教,传到中国的藏区和中原以及东南亚等地,形成不同的支系,虽然都奉释迦牟尼为佛祖,但是各有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佛教西藏化形成的藏传佛教,与佛教的其他支系,如汉传佛教、南传佛教等,就形成鲜明的对照,藏传佛教的密宗修炼和活佛转世制度,藏传佛教的这种独特性和神秘色彩,更增添了东方文化的魅力,对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的西方人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纷纷改宗或认同藏传佛教,加上作为藏传佛教的大活佛的达赖在西方的频繁活动,以藏传佛教为媒介,影响西方人的西藏观,其结果,一方面,藏传佛教西化并在西方广泛传播,另一方面,西方人受那些歪曲反映西藏的言论迷惑,担心藏传佛教会消亡,从而由信仰和认同藏传佛教,变为支持和声援“藏独”活动,这是“西藏问题”国际化的宗教动因。

  需要指出的是,要遏止“西藏问题”国际化的势头,需要智力、权力和财力形成合力,要充分发挥藏学家和“民间外交”的作用。事实证明,在对外宣传西藏工作中,学者能够发挥独特的作用,西方人相信学者,对学者的话容易听进去。西藏外宣事业需要专家学者充当顾问,中国学者应当明确自身的定位,在向西方的受众阐述观点时让事实说活,强化学术性,不要“打官腔”,这样才更有针对性,使其更易于接受。同时应当看到,中国研究“西藏问题”的学者屈指可数,全国藏学界能够用英文写作和发表论著的学者很少,在英语作为国际主流语言的国际社会,在“西藏问题”上目前还难以占领国际舆论阵地,这应当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加大力度提高中国知名藏学家和具有良好学术功底的年轻藏学研究人员的英语水平。

  胡岩:我的专业是历史。讲到西藏,要澄清几个概念,有没有“西藏问题”?有没有“西藏问题”的国际化?答案是肯定的。从历史上说,西藏问题的要害就是“西藏独立”问题。1998年江泽民主席和美国副总统戈尔会谈时说,“所谓西藏独立问题,从根本上说是历史上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产物。某些国际反华势力企图利用达赖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用心是很清楚的。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应采取明智的、有远见的政策。恪守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不支持西藏独立的立场。”这就定义了“西藏问题”的由来。其实问题本不存在,西藏自元朝开始就是中央政府有效统治的边疆地区,是近代以来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分裂西藏的阴谋活动,是他们培植的少数西藏分裂势力,造成了西藏问题。在这一点上,西方的政府实行了双重标准。林肯是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他在历史上的最大功绩就是反对南方实行奴隶制的各州的独立,维护了美国的统一。但是在西藏问题上,美国却阻挠和破坏中国的统一。

  西方人对于1959年西藏反动上层发动武装叛乱的普遍看法是,共产党没有搞好,逼走了达赖,造成了“西藏问题”。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美国政府采取了敌视和遏制中国的政策,把“西藏问题”与冷战进一步联系起来。美国官方立场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却屡屡插手西藏事务。美国政府曾经企图否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鼓动英国和印度与其合作,阻止西藏的和平解放。1959年前后,美国支持藏区/西藏的叛乱和达赖的分裂国家的活动,鼓动达赖流亡国外。尤其是中央情报局出钱出枪出人,在美国本土训练叛乱分子,把他们空投回西藏,袭击我在藏干部和驻藏部队,实施了很多今天看来就是恐怖主义性质的活动。中央情报局不是NGO。后来解密的文件和当事人的著述证明,在鼓动达赖出逃、制造所谓“西藏问题”的过程中,美国扮演了卑劣的角色。中央情报局在西藏的阴谋活动,已成铁案,是否认不了的。当时的美国政府仇视中国新生的人民政权,炮制了“台湾问题”、“西藏问题”。上述事实,我们必须让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知道。我们反对美国政府支持达赖分裂祖国的活动,要求美国政府恪守不支持西藏独立的承诺。

  《对外大传播》:西方媒体涉及西藏的报道大多是负面的,有的说中国“限制了宗教自由”,有的认为西藏文化在“灭绝”,还有报道指责中国搞西部大开发会对西藏的自然和生态环境造成破坏。面对国际社会对西藏的种种误解,我们应当如何予以有效的应对?

  胡岩:西方人虽然关注西藏,但绝大多数人对西藏的历史和现实并不清楚。我去英国访问过两次,曾经和关心西藏的各色人等聊起西藏。他们有的人来过西藏,有的没有。我发现很多人对西藏的关注是没有恶意的,但其认识却被达赖和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宣传误导了。我们应当让更多西藏的喇嘛、研究西藏的学者等“走出去”,把关心西藏的外国游客、商人、议员、记者等“请进来”,让我们的声音多一些,让更多的西方世界各个阶层的人了解西藏历史和现实的真相。真实是最大的宣传艺术。

  有一点我们还需继续努力。那就是如何正确而又简明扼要地以西方大众易于理解的方式介绍西藏。宣传材料要写给老外看,就得琢磨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和语言习惯,进入到他们的话语系统中,来说我们自己想说的话。我上学时,有一件事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我用英文写了一篇关于西藏的文章,开篇第一句就是“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的外教对我说:“你的文章是写给可能持不同观点的西方读者看的。你是不是想让他看下去呢?你这样写法,许多读者可能看了第一句话就不再读下去了。”在他的建议下,我把开头改成了“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问题在一些西方人中还有争论……”下文的内容不变,但是开头的形式变了。这就照顾了西方读者的阅读习惯,有可能收到更好的成效。

  不澄清西藏的历史归属问题,我们的西藏工作做得再好,建医院、修铁路……西方的一些人都会认为是应该受到指责的。因为在他们眼中,西藏已被妖魔化了。

  张植荣:刚才胡岩教授从历史研究的角度分析了西藏问题。我觉得从传播学的角度看也蛮有新意。从国际传播学而言,传播方式的到位、传播手法的巧妙,很需要探索。汉语说事实胜于雄辩。西方则说“眼见为实”(Seeing is believing)。

  例如,美国国务院的年度人权报告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的指责大都是一面之词,道听途说。我们研究其材料来源发现,不外乎是达赖集团与西方人权团体散布或国外某些反华势力提供的。对此,我们如果用事实说话,邀请海外相关人权团体到西藏参观访问。他们眼见为实,就可以无言地驳倒他们的谬论。再如在计划生育问题上,如今西方对中国的计划生育不像以前那样关注,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学者与西方学者的对话。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马戎教授,用英文发表了关于西藏人口的论文,与西方的学术接轨,对西方的观点产生了很大影响。

  中国对海外的西藏宣传工作,现在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但是,在工作的具体细节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应当注意传播观点的市场化和大众化运作,用西方地道的语言表达我们的观点。比如在我们一本宣传西藏的英文小册子目录中,看到这样一些标题:“从奴隶到今天社会的主人”、“中国西藏”。我们中国人完全理解其立意。但是,西方人认为西藏过去是中国的奴隶现在才是主人;而China’s Tibet“中国西藏”,在所属关系上在某些西方人心目中可能会更加突出了西藏的所谓“被占领”、“被统治”的地位。其实,这些文字翻译方面的工作,大可改进。例如可以改为“一个藏人的成长”或传奇,用文学的语言讲述,通过个案故事来展示西藏人民生活的改善,社会地位的提高,特别是其宗教生活的自由。因为在西方崇尚个人主义和个人奋斗的故事,而对西藏更关心西藏的宗教自由问题。而宣传西藏的发展上更多地展示西藏的文化与宗教事业的进步。还有像“寻找香格里拉”这样的标题在西方也是流行的标题形式,我们以此为由头再出书,相信也能引起读者的兴趣。

  胡岩除了讲述西藏藏胞故事的书之外,我认为还应出版一些书,介绍在西藏工作、生活的汉人。在达赖长期歪曲宣传的影响下,一些西方人并不了解事实真相,他们以为所有汉族人到西藏去都是为了赚钱、当官;也有一些西方人想知道却无从知道。实际上,从20世纪50年代西藏和平解放时起,一批又一批进藏的汉族干部、战士、工程技术人员、教师为了帮助西藏人民和建设社会主义新西藏,“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有的就长眠在那片高原。他们当中许多人的事迹都是非常感人的。我们有理由让西方人逐渐认识到,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共产党人和内地各兄弟民族就是诚心诚意为了帮助西藏人民,建设西藏而到西藏去的。

  《对外大传播》:在向世界说明西藏方面,中国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为何现在国际涉藏舆论还是给人“一边倒”的感觉呢?

  胡岩:西方涉藏舆论和我们保持一致才是不正常的。我们与西方在文化传统和价值观上都存在很大的差异,加之达赖集团在国外游说快半个世纪了,他们了解冷战条件下西方媒体的需求,投其所好,又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支持。这些都造成了当今西方世界的涉藏舆论对我不利的局面。因此现在我们需要研究西方受众的思维习惯,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传播我们正确的观点。要有能力在各个层次上与西方社会对话,官方的、学者的、大众的……如果我们不对话,西方人就会倾向于认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无话可说,无理可讲,有些人就会信口开河,欺蒙世人。

  张植荣:胡岩博士所言,我完全赞同。西方媒体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以“第四权力”监督社会和政府,他们习惯于“揭丑”。我国的新闻事业也在改革之中。因此,对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的某些宣传不要太在意。“闻过则喜”、“兼听则明”。要用国际传媒通用的手法传播我们的声音。此外,我们还要善于运用国际化的传媒市场操作。事实胜于雄辩。但是,我们不必把外国记者免费地“请”进西藏。而可以用精心包装的旅游线路,吸引他们自掏腰包到西藏旅游参访。否则,西方记者会认为,我们是有政治目的请他们来的。

  总之,在西藏问题的对外宣传上,我们要争取主动,“以我为主”,把正面的传播工作做在前面。“以事实为主”,只要我们把日新月异的西藏真实地介绍给国际社会,人们自然会得出结论,谁在说真话,谁在制造谎言。

  杜永彬:应当看到,近年来,“西藏问题”有所降温,西方在“西藏问题”上“舆论一边倒”的局面发生了一些变化,我认为其原因有三:首先,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高,国家形象日益改善,西藏经济发展,社会稳定,藏族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西藏问题”的炒作点减少。其次,中国官方和民间相互配合,在涉藏统一战线工作、外交工作和对外宣传上,既坚持原则,又灵活务实,逐步掌握了解决“西藏问题”的主动权。第三,中国官方和民间的涉藏工作将国家利益和藏族人民的利益放在首要地位,中外涉藏学术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和有效,从各个层面对外国人尤其是西方人的“西藏观”产生了一些积极的影响。

  最近5年,我6次应邀前往美国进行实地考察和学术交流,以《美国人的西藏观研究》为课题,致力于西方人的西藏观研究,对此有亲身的体会。以藏学研究为例,至少在5年前,由于西方藏学界对中国藏学界了解不多等原因,往往忽视甚至轻视中国藏学家的研究成果。近年来,随着中外学术交流的增多和深入,这种局面有了明显的改变,例如,美国学术界在从事西藏研究项目、召开西藏研讨会时,都非常希望中国学者参加,听取中国学者的观点,参考中国学者的研究成果,以增强其西藏研究的客观性和权威性。美国藏学家史伯林教授在美国国会就“西藏问题”作证时说,不懂汉文,不了解中国的国情和历史,就不可能吸收和借鉴中国藏学家的研究成果,也就不能准确地理解和认识中国的西藏政策,就可能导致美国官方在“西藏问题”的认识和西藏政策方面出现偏差。

(本文刊于《对外大传播》2005.11)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05-11/25/content_3834520.htm

图1,胡锦涛访美,中方工作人员假扮藏人载歌载舞作欢迎状,此乃对外宣传西藏的“真实”手法之一。
图2,2007年10月17日,达赖喇嘛获美国国会颁发金质奖章,拉萨哲蚌寺用传统习俗表示庆贺,数千军警进驻寺院,进行威慑和监控。这张照片是哲蚌寺的僧人所拍。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86.01 K
尺寸: 400 x 289
浏览: 3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8.34 K
尺寸: 400 x 251
浏览: 4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5条记录访客评论

我非常赞同当局对唯色采取必要的措施 她在给国家的长治久安制造混乱

Post by 中国 on 2008, February 21, 9: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中国荒漠化土地占国土面积1/3
2008.01.25
中国官员表示,中国是世界上受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荒漠化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沙漠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大心腹之患。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中国国家林业局副局长祝列克星期四在北京举行的“防治荒漠化国际会议”闭幕式上表示,中国是世界上荒漠化面积大、分布广、受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达263万多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沙化土地将近174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五分之一。而目前,中国一些地区沙化土地仍在扩展,因土地沙化每年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500多亿元人民币,全国有近四亿人受到荒漠化沙化的威胁,贫困人口的一半生活在这些地区。中国国家林业局副局长祝列克表示,土地荒漠化已成为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之一。 旅居法国的中国环保活动人士王维洛先生就中国目前的沙漠化状况表示:

“中国的沙漠化已经到北京门口了。但是中国最近几年来专门抓的几个点的样板还是能拿出一些让新闻媒体能够报道的一些正面的消息。但是,普遍的根本就看不到什么整体上的改观。中国沙漠化很大的一部分是由于汉人的农耕制作以及中国政府最先重视粮食生产,推广汉人的耕作模式,特别是在西部地区。最近几年来,由于西部大开发,对比较脆弱的生态环境的大肆破坏,他认为是一种经济发展,实际上那是一种破坏。比如说像黄河和长江开发,还有开发什么矿藏、野花野草等等。在西部地区的煤炭的大量开发等也造成了很严重的沙漠化。”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民间机构“威尔逊中心”中国生态环境论坛的主任简尼佛-特那尔女士就中国的荒漠化问题表示:

“沙漠化不是一个容易的问题,中国造成沙漠化有历史原因。从50年代起,中国在内蒙古和其他地区的草原地带大搞农业和其他经济开发项目,而这些草原地区不适于支撑如此大量的农业和经济开发活动。然后从90年代后期开始,作为开发西部的一部分,中国西部的草原地区又经历了新一轮的经济开发,在这些草原地区大建工厂和大搞矿藏资源开发。这些工厂和矿场污染当地的水源,这不仅使当地的牧群失去水源,还导致草本植物大批死去,这样就开始了中国大幅度沙漠化的进程。”

中国国家林业局的官员说,中国政府重视土地荒漠化治理,将防沙治沙作为一项重要战略任务。力争到2010年,荒漠化地区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基本遏制,重点治理地区的生态状况得到明显改善;到2020年,完善生态防护体系,使全国一半以上可治理的荒漠化土地基本得到治理,荒漠化地区生态状况得到较大改善;到本世纪中叶,全国可治理的沙漠化土地基本得到治理,建立比较完备的生态防护体系、比较发达的沙产业体系和比较繁荣的生态文化体系,使荒漠化地区的生态系统有明显改善。

本届在北京召开的防治荒漠化国际会议,重点研讨荒漠化成因、防治荒漠化中遇到的困难和取得的成功经验等问题。

Post by youtu on 2008, January 26, 9: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赶走中国殖民主义者

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导援引批评人士的话说,中国对非洲日益增长的兴趣基于为本国经济成长寻求原料。约翰内斯堡的金山(Witwatersrand)大学商学院教授劳伦斯•施奈摩(Laurence Schlemmer)说:“实际上,中国正在强迫非洲回到原材料供应地的角色,例如以进口像棉花等原材料来打压非洲本土的纺织业。”

《泰晤士报》的报导说,最近访问非洲的胡锦涛也对此提出担忧。但是,就目前来看,最大的顾虑就是不断涌入的中国资金。一名南非经济学家分析说:“虽然,中国人宣称他们与其他殖民国家不同,但是,非洲人并不是傻瓜。中国人比英国人更无情得多。”

不过,至少在不少非洲政治家和民众心目中,中国仍然是值得彷效的“老大哥”。据“美国之音“报导,”乔治•梅森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教授万明认为,中国和非洲之间发展贸易主要是为了增长互补的经济关系。他说:“中国和非洲之间的经济关系基本上是互补的。非洲有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所需要的原料和能源,而中国的制造业产品价格较低,对非洲市场非常适合。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当然这里也有政治原因,中国希望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关系,非洲国家的支持对中国说来非常重要,特别在联合国里面。”

对人权团体所批评的,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万明教授认为,这是一个是非难断的复杂问题。他说:“因为很多的批评是说:中国现在与非洲国家的关系象以前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也就是说,中国出口制造业制造产品,而进口主要是原料和能源。一方面,你可以说中国的因素帮助非洲经济的增长,但是另一方面,主要是原料和能源会加大这些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从出口能源和原料上受益。另外,中国制造业大量出口到非洲也会对当地的制造业构成压力。所以实际上在非洲我们开始听到有很多不满的声音。”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6, 5: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中国产品名声不佳

《泰晤士报》的报导指出,在非洲民间,这种趋势非常不受欢迎。送往非洲的中国商品以质量糟糕而恶名远扬。送往津巴布韦的50辆中国造的巴士中,没有任何一辆仍然在工作,因此,另外一单250辆巴士的订购也已经被暂停。

中国送给穆加贝的3架MA60民用喷气机中,有一架从未能起飞,一架在维多利亚大瀑布紧急降落时,导致多名乘客受伤,第三架于上周从哈拉雷的机场起飞时着火。现在3架都无法使用。

另外,哈拉雷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艾尔卓德•马瑟南格里(Eldred Masunungure)说:“对中国人的反感,不仅在大面积扩散,而是已经根深蒂固的深入到人们心中。”

非洲对中国人的看法通常是:讲话大声、粗鲁、爱吐痰、而且公开的歧视非洲人。更糟糕的是,他们在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开的铜矿都以低薪、苛严的劳工纪律和高事故率而闻名。一名津巴布韦工程师说:“毕竟,这就是他们在家乡的经营方式,而且,他们歧视黑人。”

就如像牙商一样,许多中国技术专家开发了其他赚钱的路子。在哈拉雷,一些中国人已经是药品贸易的龙头。在博茨瓦纳,中国工人带来的建筑公司已经在首都哈博罗内(Gaborone)拥有数百家店铺。但是,最令人担心的是中国进口货取代非洲本土工业的情况。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6, 5: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中国投资者罔置人权

《泰晤士报》的报导说,由于不愿涉及人权问题上的麻烦,许多西方投资商都对像津巴布韦和苏丹这样的军政府敬而远之,相比之下,北京这种为追求金钱利益而罔置人道主义的做法,确实使不少人权活跃份子感到不满。“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非洲部主任彼得•泰克兰波德(Peter Takirambudde)说:“哪里有资源,中国人就会去哪里。他们眼里没有罪恶,对罪恶装聋作哑。对非洲人来说,这非常糟糕。”

确实,中国人有意的迎合像穆加贝这样的独裁者,捐献蓝色瓷砖给他在首都哈拉雷(Harare)新建的700万英镑宫殿。他们还决定出资为纳米比亚总统在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建造大型宫殿。

说起来,中国和非洲关系是不同寻常的,中国自称是第三世界国家的领袖,向非洲国家提出,将帮助他们减少对西方八国集团(G8)的依赖。

他们善于做一些提高自己形象的表面动作,例如,向津巴布韦捐献4只濒危西伯利亚白虎,来换取一个被捕获动物的圈养方案。

他们还成功的让非洲国家接受大批中国专家和劳工做为他们向非洲投资的一部分:例如在非洲不同国家,共设立了28个“保定村”,每个村内都住有多达2,000名以上的中国工人。

在尼日利亚,中国移民已经有5万多名,以至要出版一份中文报刊来满足他们的要求。就算在英国殖民期间,居住在尼日利亚的英国人也没有那么多。津巴布韦的一名反对派人物据此观察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英国人是我们昨日的主人,中国人现在已经取代了他们的地位。”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6, 5: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黑心中国人:
依据控制全球象牙贸易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有可以出售价值低于270英镑象牙的特殊专利。这是一个大漏洞,使得象牙贸易越做越大。中国的资金现在推动了非洲大范围屠杀大象的趋势。两个月前,津巴布韦警方抓住几名带着7吨象牙的中国商人,其中有4吨象牙来路不明。

那名巡逻员说:“那些中国人故意把合法和非法的货物混装在一起,想鱼目混珠、瞒天过海。当然,由于穆加贝总统的“望东方”(look east)政策,以及他的亲中国心态,这个案子还没有进到法院,多半永远都不会了。”近来几个月里,穆加贝一直在热心的劝告津巴布韦人学普通话,契中国菜。

过去几年里,为了维持快速成长的经济,北京政府对原材料的需求量越来越高,中国贸易和投资商也纷纷把目光转向尚未开放的非洲大陆。2003年间,中非贸易总额为66亿英镑。而到2005年时,就猛增到了220亿英镑。这多半同中国从非洲增加进口大量石油和其他原材料有关。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6, 5: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中国人比非洲老殖民者还坏

多维社记者陈湘编译报导/近年来,中国与非洲国家的总贸易额迅速增长,如2005年就比上一年度跃升了35-40%以上,西方国家媒体报导说,与此同时,中国人在非洲国家的形象却在直线下跌,因为来自东方的“经济新强”中国人越来越像殖民主义者,甚至比西方老殖民者更坏。

中国就像贪婪的野兽

据英国《泰晤士报》记者约翰逊(Johnson)报导说,过去7个月里,中国商人共向津巴布韦的官员和野生动物管理局(Parks and Wildlife Management Authority)购买了30吨象牙,这意味着有2,250多头大象被杀死取其牙齿。

一名集导游、驾驶、安全护卫角色于一身的当地巡逻员(game ranger)说:“这是一种非常赚钱的贸易。他们不仅仅把公园里的存货全部卖光了,而且,现在还在全国各地以及邻国捕杀大象,来满足那些中国人看来无止境的需求。”

《泰晤士报》的报导说,这种大手笔的采购方式,是中国人在非洲常见的贸易手法,中国就像一只贪婪的野兽一般,要把非洲的原油、矿产和所有原材料都一滴不剩的吸干。非洲本地人也抓住机会,从中牟利,有时甚至对给自己的非洲大地带来负面影响的交易也在所不惜。

黑心中国人

依据控制全球象牙贸易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有可以出售价值低于270英镑象牙的特殊专利。这是一个大漏洞,使得象牙贸易越做越大。中国的资金现在推动了非洲大范围屠杀大象的趋势。两个月前,津巴布韦警方抓住几名带着7吨象牙的中国商人,其中有4吨象牙来路不明。

那名巡逻员说:“那些中国人故意把合法和非法的货物混装在一起,想鱼目混珠、瞒天过海。当然,由于穆加贝总统的“望东方”(look east)政策,以及他的亲中国心态,这个案子还没有进到法院,多半永远都不会了。”近来几个月里,穆加贝一直在热心的劝告津巴布韦人学普通话,契中国菜。

过去几年里,为了维持快速成长的经济,北京政府对原材料的需求量越来越高,中国贸易和投资商也纷纷把目光转向尚未开放的非洲大陆。2003年间,中非贸易总额为66亿英镑。而到2005年时,就猛增到了220亿英镑。这多半同中国从非洲增加进口大量石油和其他原材料有关。

中国投资者罔置人权

《泰晤士报》的报导说,由于不愿涉及人权问题上的麻烦,许多西方投资商都对像津巴布韦和苏丹这样的军政府敬而远之,相比之下,北京这种为追求金钱利益而罔置人道主义的做法,确实使不少人权活跃份子感到不满。“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组织非洲部主任彼得•泰克兰波德(Peter Takirambudde)说:“哪里有资源,中国人就会去哪里。他们眼里没有罪恶,对罪恶装聋作哑。对非洲人来说,这非常糟糕。”

确实,中国人有意的迎合像穆加贝这样的独裁者,捐献蓝色瓷砖给他在首都哈拉雷(Harare)新建的700万英镑宫殿。他们还决定出资为纳米比亚总统在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建造大型宫殿。

说起来,中国和非洲关系是不同寻常的,中国自称是第三世界国家的领袖,向非洲国家提出,将帮助他们减少对西方八国集团(G8)的依赖。

他们善于做一些提高自己形象的表面动作,例如,向津巴布韦捐献4只濒危西伯利亚白虎,来换取一个被捕获动物的圈养方案。

他们还成功的让非洲国家接受大批中国专家和劳工做为他们向非洲投资的一部分:例如在非洲不同国家,共设立了28个“保定村”,每个村内都住有多达2,000名以上的中国工人。

在尼日利亚,中国移民已经有5万多名,以至要出版一份中文报刊来满足他们的要求。就算在英国殖民期间,居住在尼日利亚的英国人也没有那么多。津巴布韦的一名反对派人物据此观察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英国人是我们昨日的主人,中国人现在已经取代了他们的地位。”

中国产品名声不佳

《泰晤士报》的报导指出,在非洲民间,这种趋势非常不受欢迎。送往非洲的中国商品以质量糟糕而恶名远扬。送往津巴布韦的50辆中国造的巴士中,没有任何一辆仍然在工作,因此,另外一单250辆巴士的订购也已经被暂停。

中国送给穆加贝的3架MA60民用喷气机中,有一架从未能起飞,一架在维多利亚大瀑布紧急降落时,导致多名乘客受伤,第三架于上周从哈拉雷的机场起飞时着火。现在3架都无法使用。

另外,哈拉雷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艾尔卓德•马瑟南格里(Eldred Masunungure)说:“对中国人的反感,不仅在大面积扩散,而是已经根深蒂固的深入到人们心中。”

非洲对中国人的看法通常是:讲话大声、粗鲁、爱吐痰、而且公开的歧视非洲人。更糟糕的是,他们在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开的铜矿都以低薪、苛严的劳工纪律和高事故率而闻名。一名津巴布韦工程师说:“毕竟,这就是他们在家乡的经营方式,而且,他们歧视黑人。”

就如像牙商一样,许多中国技术专家开发了其他赚钱的路子。在哈拉雷,一些中国人已经是药品贸易的龙头。在博茨瓦纳,中国工人带来的建筑公司已经在首都哈博罗内(Gaborone)拥有数百家店铺。但是,最令人担心的是中国进口货取代非洲本土工业的情况。

赶走中国殖民主义者

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导援引批评人士的话说,中国对非洲日益增长的兴趣基于为本国经济成长寻求原料。约翰内斯堡的金山(Witwatersrand)大学商学院教授劳伦斯•施奈摩(Laurence Schlemmer)说:“实际上,中国正在强迫非洲回到原材料供应地的角色,例如以进口像棉花等原材料来打压非洲本土的纺织业。”

《泰晤士报》的报导说,最近访问非洲的胡锦涛也对此提出担忧。但是,就目前来看,最大的顾虑就是不断涌入的中国资金。一名南非经济学家分析说:“虽然,中国人宣称他们与其他殖民国家不同,但是,非洲人并不是傻瓜。中国人比英国人更无情得多。”

不过,至少在不少非洲政治家和民众心目中,中国仍然是值得彷效的“老大哥”。据“美国之音“报导,”乔治•梅森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教授万明认为,中国和非洲之间发展贸易主要是为了增长互补的经济关系。他说:“中国和非洲之间的经济关系基本上是互补的。非洲有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所需要的原料和能源,而中国的制造业产品价格较低,对非洲市场非常适合。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当然这里也有政治原因,中国希望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关系,非洲国家的支持对中国说来非常重要,特别在联合国里面。”

对人权团体所批评的,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万明教授认为,这是一个是非难断的复杂问题。他说:“因为很多的批评是说:中国现在与非洲国家的关系象以前西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也就是说,中国出口制造业制造产品,而进口主要是原料和能源。一方面,你可以说中国的因素帮助非洲经济的增长,但是另一方面,主要是原料和能源会加大这些国家之间的贫富差距,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从出口能源和原料上受益。另外,中国制造业大量出口到非洲也会对当地的制造业构成压力。所以实际上在非洲我们开始听到有很多不满的声音。”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6, 5: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与达赖喇嘛展开殊死斗争

诡异的事情即将发生,中国驻外机构驻瑞士、美国、加拿大、尼泊尔、英国、法国大使馆准备过西藏新年,中共一向使用武力、强制和恐吓来打压违反所谓中国法律的微薄的异议声音;中国驻外大使馆也企图利用巨大财力展开一个决定性的思想斗争来削弱藏人在自由国家的西藏自由活动。

Post by 回味无穷 on 2008, January 25, 10: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伴隨新勞動法及稅務環保等七大新政的實施,春節前後,預計珠三角密集型工業將進入新一輪倒閉高峰期。據筆者從一些台企高層瞭解,從去年初至今,已有上千家鞋廠倒閉、萬餘港台企業先後關閉;再加上為數龐大的中小企業計劃遷離珠三角,現時當地集群鏈條上的20萬家小廠已受到影響。珠三角“倒閉衝擊波”形成的 “多米諾效應”越見凸顯。

Post by www on 2008, January 25, 10: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中国离婚率在去年增长了20%。政府官员说,2007年有140万对夫妻申请离婚。在形容中国股市22日大跌情况,万钧总经理首先表示,这是他"有记忆做投资以来比较惨烈的一天"。

Post by www on 2008, January 25, 9: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从1949年到今天,我们藏人到北京,上海,河南等等26个省杀过汉人吗?开过矿吗?砍伐森林,挖药,建核工厂吗?
抓人吗?。。。。汉人天天在我们藏区杀人,抓人,开矿,
天天在破坏我们美丽的家乡。占领我们的土地是犯法的,是罪恶。我们不会跑到河南等等地方杀人,抓人,赶人。我们要求汉人离开我们的土地,要求表现的是人道。不走就赶。

引用 er 说过的话:
怎么还? 通过屠杀无辜的对方民族的平民? 继续欠下孽债? 在轮回里面继续?
引用 驱逐鞑虏 说过的话:
雪债要用血来还

Post by 驱逐鞑虏 on 2008, January 24, 3: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怎么还? 通过屠杀无辜的对方民族的平民? 继续欠下孽债? 在轮回里面继续?

引用 驱逐鞑虏 说过的话:
雪债要用血来还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3, 11: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雪债要用血来还

引用 红雪 说过的话:
我的雪域西藏的同胞们,不要去围攻神圣的寺院,不要去欺压手无寸铁的僧人,我们不想看到你们在西藏这块神圣的土地上撒野,丢尽我们中国人的脸。看来你们的行为才是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分裂,扰乱正常的西藏社会文化的秩序,终于明白你们才是祸教祸民的罪魁祸首。要想使我们的祖国统一和强大,各民族和睦相处,请你们回到中印边界线上,安心戍边卫国吧,不要把枪口对准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民藏族同胞--一个在十八军军官的后代。

Post by 驱逐鞑虏 on 2008, January 23, 10: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现代化的灾难。

引用 杀尽满人 说过的话:
中国媒体披露,目前中国电煤库存2032万吨,每日电煤缺口达33万吨,已经有部分机组发生缺煤停机,相当数量机组存煤低于警戒线。由于电煤供应不足,中国全国电力缺口达6963万千瓦,已经有13个省级电网出现不同程度的拉闸限电。

Post by 驱逐鞑虏 on 2008, January 23, 10: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中国媒体披露,目前中国电煤库存2032万吨,每日电煤缺口达33万吨,已经有部分机组发生缺煤停机,相当数量机组存煤低于警戒线。由于电煤供应不足,中国全国电力缺口达6963万千瓦,已经有13个省级电网出现不同程度的拉闸限电。

Post by 杀尽满人 on 2008, January 23, 10: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不管各位专家学者站在什么立场,既然你们认为西藏问题是政治,文化,宗教的问题,那么你们已经认同了西藏问题并非是独立的问题。.........
很抱歉上面打字错了

Post by 雪女 on 2008, January 23, 7: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人權組織:西藏人權狀況惡化
  

2008/01/23

自由亞洲電臺1月22日報導,總部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星期一發表2007年度西藏人權報告,指出去年西藏的人權出現極度惡化的趨勢。
這份報告對西藏現實狀況分五大領域進行了分析,包括西藏公民和政治權利、宗教信仰權利、藏族人生存和發展權,教育問題以及逃亡藏人處境等。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負責人吾堅單增,在報告發表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從各個方面綜合來看,西藏的人權狀況去年明顯出現惡化的趨勢。


總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際支援西藏運動組織成員仁青次仁,基本同意吾堅單增的判斷,他認為,尤其是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去年西藏的情況非常不好。

活佛轉世是藏傳佛教傳承的一個特點,也是藏傳佛教的重心。如果把這個控制了,以後要控制藏傳佛教的信仰就很容易了。所以,他們想進一步完全控制西藏。”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的報告指出,除了宗教信仰受到嚴厲控制之外,藏族人的言論自由也遭到了粗暴的剝奪。藏區一些人因呼籲當局允許達賴喇嘛回西藏而遭到判刑。

“去年夏天在康區的理塘舉行賽馬會的時候,一個牧民要求中國政府准許達賴喇嘛回來,結果他和他的一個親戚已經被判處徒刑。在安多夏河也出現過同樣的事情。”

仁青紮西表示,中國政府在西藏推動的新農村建設,強迫牧民定居在城鎮和農業地區,對藏文化有很大損害。有關的報告透露,去年西藏共有2238人逃往印度,其中近一半是不到十八歲的未成年人。

總部在紐約的海外藏漢協會秘書長紮西頓珠分析說,藏族少年兒童逃亡印度,可能有兩個主要原因。

“這應該是跟教育有直接的關係。現在的小孩在幼稚園就開始由漢人阿姨教。藏人就沒有文化環境,小孩子回到家以後不喜歡講藏語。在印度小孩們所受的教育是完全不一樣的,整個藏人社區的教育是全免費的。再一個就是達賴喇嘛在印度,不管是成年人還是小孩子大家都希望能去印度。”

紮西頓珠認為西藏的人權狀況惡化,這可能是與北京奧運會有關,中國政府認為應該在舉行奧運會之前加強對西藏的控制。他希望在奧運會舉辦之後,西藏的情況能夠有所好轉,但他本人對這一點也並不樂觀。

Post by 旦曾卓瑪 on 2008, January 23, 7: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又有數名安多藏人被中共判刑
  
【挪威西藏之聲1月22日報導】中國政府近來在藏區加大對藏人的非法拘捕行動,近期在西藏安多果洛境內又有數名藏人被中共指控涉嫌政治罪名分別判處一到八年不等有期徒刑。
  一位近期從西藏流亡抵達尼泊爾西藏難民接待站的安多藏人向本台透露,上月17日在果洛境內,六名安多甘德藏人被中共判刑,其中包括一名僧人。


消息人士介紹說,由於大量外來移民不斷湧入西藏各地,導致近來在整個藏區頻繁發生[藏漢衝突]和[藏回衝突]等事件,但是當局處理事件時,總會偏袒外來移民,而對當地藏人採取嚴厲的法律懲治。
  消息人士繼續指出, 去年藏曆7月,一家回教寺院在當地發生的藏回衝突事件中遭到破壞,當時多名藏人被當局逮捕。去年12月17日,所謂的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對涉嫌這起事件遭捕的六名藏人以破壞社會治安罪、破壞宗教事務和煽動分裂民族罪為名分別判處一年到八年不等有期徒刑;其中,安多果洛甘德縣東傑寺僧人尼衛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甘德藏人先傑布被判處兩年零六個月有期徒刑;次曲和貢珠兩人被判處一年零六個月有期徒刑;桑日和貢多兩人被判處一年有期徒刑。目前他們被關押在果洛州甘德縣監獄中。

  此外,2007年在安多果洛舉行年度賽馬節之際,再度發生當地藏人與回人之間的肢體衝突事件,大批藏人當即被中共當局逮捕;其中袞紮、白姆和丹嘉等部分藏人被中共判處了一到三年有期徒刑。

Post by 旦曾卓瑪 on 2008, January 23, 7: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中国学者献计献策网上有人已经出了一副超级对联:

    作者:佚名

    中行、建行、农行,行行出事;
    A股、B股、H股,股股下流;
    昨天、今天、明天,天天下跌;
    主板、小板、三板,板板完蛋;
    农民,市民,股民,家家难民;
    股市,楼市,车市,市市伤心;
    股票,钞票,彩票,票票害人。

    横批:平安不平安

去年听了一年“2008奥运结束前一切OK”的话,意思是股市楼市在奥运结束前都能维持牛市。似乎这已经成为了一种公论,人人都承认这一点。但是,中国是多么狡猾的族群啊?犹太人没有遇见中国人,那是他们命好。说是等奥运结束,谁不是提前撤离啊?新年一过,楼市就开始吹冷风,现在股市又开始伤风了。说实话,我看着绿色的屏幕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方面是因为投进去的钱都是闲钱,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事情根本不意外。我的一双小手把股市当成ATM,就不能让一双大手也提一点?反正是比手快的游戏,大家伸手快抓,上面的大手等着圈里的人齐了就来玩瓮中捉鳖。说一声“出手”,一把全关了进去。哪一个山头上没有人站岗?

CPI在涨,工资不涨,那么股市也起码应该分点红吧?以前看国外的报纸和书,经常看到“红利”、“股息”一类的话。看起来好像一个人可以从持股公司里获得投资回报,甚至分红本身比炒股还可观,但是在A股市场里却看不到。有的只是暴涨一头,然后暴跌一头,蒸发掉几万亿人民币。我的问题是,如果楼市垮了,股市又不分红,银行利率还赶不上CPI,那么一个奉法公民在一个社会里除了劳动之外,究竟还有什么方法和手段实现资产的增值?如果答案是根本否定的,那么还要金融系统干什么呢?这和以物易物又有什么分别?

税金一年比一年多,交易费每天都在上着,统计报表上都是红色箭头。但是,普通人得到了什么好处?只出不进,那是黑洞,而黑洞并非是稳定的天体。说实话,我根本感觉到不到生活质量的改善。从我口袋里掏出一分钱硬币,立即就有看不见的牙齿咬去了一大半。所以,我很想找到一个叫GDP的先生,我想敲敲他的门,问他一句:你都肥成这个样子了,可属于我的那一部分呢?

Post by mang on 2008, January 23, 6: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中国互联网扫黄运动,关闭44000个网站

中国网民人数两年内将超越美国

中国当局表示,在互联网扫黄运动中,四万四千多网站被关闭,八百多人被逮捕。

国家媒体说,在这场扫黄运动中,还有将近两千多人受到了惩罚。这场运动将持续到北京奥林匹克运动结束之后。

中国经常封锁它认为有政治敏感性的网上讯息。人权活跃分子指责中国当局以扫黄运动为借口,在更大的范围内压制异议活动。

中国网民人数达1.37亿人,预计两年内将超越美国。据官方数字,截至去年底,中国网民人数达1.37亿人,占中国人口总数的10.5%。

Post by mang on 2008, January 23, 6: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人权组织:西藏人权状况恶化

总部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星期一发表2007年度西藏人权报告,指出去年西藏的人权出现极度恶化的趋势。

这份报告对西藏现实状况分五大领域进行了分析,包括西藏公民和政治权利、宗教信仰权利、藏族人生存和发展权,教育问题以及逃亡藏人处境等。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负责人吾坚单增,在报告发表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各个方面综合来看,西藏的人权状况去年明显出现恶化的趋势。

总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支援西藏运动组织成员仁青次仁,基本同意吾坚单增的判断,他认为,尤其是在宗教信仰自由方面,去年西藏的情况非常不好。

活佛转世是藏传佛教传承的一个特点,也是藏传佛教的重心。如果把这个控制了,以后要控制藏传佛教的信仰就很容易了。所以,他们想进一步完全控制西藏。”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的报告指出,除了宗教信仰受到严厉控制之外,藏族人的言论自由也遭到了粗暴的剥夺。藏区一些人因呼吁当局允许达赖喇嘛回西藏而遭到判刑。

“去年夏天在康区的理塘举行赛马会的时候,一个牧民要求中国政府准许达赖喇嘛回来,结果他和他的一个亲戚已经被判处徒刑。在安多夏河也出现过同样的事情。”

仁青扎西表示,中国政府在西藏推动的新农村建设,强迫牧民定居在城镇和农业地区,对藏文化有很大损害。有关的报告透露,去年西藏共有2238人逃往印度,其中近一半是不到十八岁的未成年人。

总部在纽约的海外藏汉协会秘书长扎西顿珠分析说,藏族少年儿童逃亡印度,可能有两个主要原因。

“这应该是跟教育有直接的关系。现在的小孩在幼儿园就开始由汉人阿姨教。藏人就没有文化环境,小孩子回到家以后不喜欢讲藏语。在印度小孩们所受的教育是完全不一样的,整个藏人社区的教育是全免费的。再一个就是达赖喇嘛在印度,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小孩子大家都希望能去印度。”

扎西顿珠认为西藏的人权状况恶化,这可能是与北京奥运会有关,中国政府认为应该在举行奥运会之前加强对西藏的控制。他希望在奥运会举办之后,西藏的情况能够有所好转,但他本人对这一点也并不乐观。

Post by mang on 2008, January 23, 6: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我的雪域西藏的同胞们,不要去围攻神圣的寺院,不要去欺压手无寸铁的僧人,我们不想看到你们在西藏这块神圣的土地上撒野,丢尽我们中国人的脸。看来你们的行为才是破坏民族团结,制造民族分裂,扰乱正常的西藏社会文化的秩序,终于明白你们才是祸教祸民的罪魁祸首。要想使我们的祖国统一和强大,各民族和睦相处,请你们回到中印边界线上,安心戍边卫国吧,不要把枪口对准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民藏族同胞--一个在十八军军官的后代。

Post by 红雪 on 2008, January 23, 4: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亡痞龟,狐颜,毒蛹病,獐蜘蝾,都是王八蛋。

Post by 算命先生 on 2008, January 23, 2: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不管各位专家学者站在什么立场,既然你们认为西藏问题是政治,文化,宗教的问题,那么你们已经否认了西藏问题并非是独立的问题。既然你们承认西藏问题的国际化那么你们已经认同了西藏问题存在的严重性。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任何问题的解决学者能够发挥独特的作用, 可是我认为学者应该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要懂的正义,不能被灌输的思想来涂改事实,更不能把挖空心思着如何向统治集团献媚.所以你们的最大责任要致力如何才能得来西藏问题的解决,而不能把宣传事业视为解决问题的根本.否则你们已经违背了学者的良知和本性, 成为别人的利用品,
 你们是为了满足人类永恒的需要而存在的.

Post by 雪女 on 2008, January 23, 12: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胡岩还知道,历史上是西藏是独立的呀,真不简单。既然知道西藏是独立的问题。那人家不独立了,为什么硬要说人家要独立为借口,不和人家讲和呢?把历史上就有的问题摆平呢?他还知道“以为所有汉族人到西藏去都是为了赚钱、当官;”知道的倒还不少?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3, 3: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骗人必须要打官腔,这是他们的本钱,也是本性。

Post by 恢复中华 on 2008, January 23, 1: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最近发生的真实的事:中国人搞庇护,到移民局应试。
移民官员问一个福建人,既然你是基督徒,我问你,耶稣基督是谁害死的?这个福建人想都没想,马上回答说,是共产党害死的。

Post by 驱逐鞑虏 on 2008, January 23, 1: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龙腾四海" Made in China

Post by hehe on 2008, January 23, 1:3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龙腾四海,你还没死啊?

Post by 党员 on 2008, January 23, 1: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哈哈,爽!!虽然老子也不喜欢这些狗屁专家学者,但是能让你们这些西藏土著气急败坏,老子就顶!!!

Post by 龙腾四海 on 2008, January 23, 1: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四个剥屎。
四个贱智。

Post by 世人骗不了 on 2008, January 22, 10: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中国共产党不一定就听他们的,只是放出一点风。西藏问题说到底还是独裁和民主之间的问题。国家是党的国家,还是人民的国家。国家的主人是党。那么西藏就得听党的话,不能听其他人的话。国家的主人是人民,就有可能听人民的民声。所以,砸烂一党专制,恢复国家的权力可能是中国问题的上策,也是对解决西藏问题也是有利的。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2, 7: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四个博士只会站在官方立场上、只用自己的文化价值观念研究和谈论西藏问题,依靠这样的智囊团西藏问题有望得到解决吗?连“香格里拉”都没搞清楚,可怜可悲呀!

Post by 游客 on 2008, January 22, 6: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哈哈,好主意,西藏问题的更本是政治、文化、宗教。可是使用“智力、权力和财力”对付.有意思。更本不想从政治和文化、宗教的政策上进行改善。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2, 5: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一帮无耻之徒,睁眼瞎们议论着骇人听闻的勾当。

Post by 中国制造 on 2008, January 22, 5: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