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石渠的贫困根源是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吗?

 

首都爱心人士资助“生命禁区”藏族儿童重返校园

(时间:2007-12-29 19:2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当地的藏民相信他们是离太阳最近的子民,自称为“太阳部落”。但与此同时,那里也成为了“生命禁区”,海拔4500米,资源贫乏,气候恶劣,冬季漫长而严寒,最低气温零下40多度,年平均气温只有零下8到5摄氏度,“两年一小灾,三年一大灾”,不断的自然灾害冻死、冻伤牲畜不计其数。那里的很多人没见过汽车,更吃不到蔬菜和水果。由于缺乏棉衣和医药,孩子的手上、脸上是溃烂的冻疮,许多人的骨骼扭曲变型。

  这是记者在网上查阅资料时所看到的四川省贫困县石渠。2005年,石渠又逢河水暴涨,冲毁了各界爱心人士捐资修建的“希望小学”和慈善敬老院。近日,石渠县洛绒活佛一行来到首都北京,希望获得爱心人士的资助,重建“希望小学”,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在首都爱心人士的热心帮助下,“温暖生命禁区,聚火太阳部落”公益救助活动28日晚间在京举行。

  救助失学儿童 大爱无疆

  当晚,五十余位爱心人士自发来到位于朝阳区的摹捐场所。记者了解到,其中大部分人是通过网络上震撼的图片了解到石渠县的现状,专程赶来为这些贫困失学儿童献爱心。经了解,他们之中除了少数几个人相对富裕,大多是工薪阶层,虽然捐款从几百元到几千元和上万元不等,但是他们对失学儿童的关爱同样令人感动。

  一位现场捐助2000元的爱心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没去过石渠,但是我对当地的艰苦情况早有关注,也知道他们受灾失去了学校,我虽然也不富有,但是我们应当尽可能的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帮助这些地区的孩子,让孩子有机会学习,有一个好的未来,是比任何捐助都有意义的事情”。

  一位去过石渠的女士含泪告诉我们:“那里一颗vc银翘片都是很难见到的,孩子们翻看的课本都非常破旧。但是,尽管饱受磨难,我看到淳朴的藏民们却会给每一个外来的人一个微笑,他们看到外来的车辆会停下脚步深深鞠躬,直至我们远去,因为他们对捐资给自己筹建学校和敬老院的汉族同胞非常感激,他们不知道是谁捐助的,就把每一个到这里来的外地人当作恩人来尊敬和感激,那份无比的真挚,让人十分的感动。”

  中华文化发展基金会的张淼女士告诉记者,他们基金会是以做文化交流为主,但是今年6月,当得知石渠所面临的困境时,基金会破例举办了一次慈善活动,在网上发出救助倡议,没想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有一千多人以各种方式捐款。“最令我感动的是北师大附属小学的小学生专门为此发起了捐款活动,孩子们捐出了自己的零用钱、衣服,还有文具。”据张女士介绍,基金会募捐所得款项为石渠贫困藏民购得的1000余件棉衣已于7月份寄给石渠,应该已经在为1000余个牧民御寒了。得知最近石渠有人来京为重建“希望小学”寻求帮助,张女士又以个人身份热诚帮忙,与几位爱心人士一起帮助募捐者策划、发起了今天的活动。

  与朋友一起凑了一万元捐款的苗利娟女士告诉记者,她去过石渠一次,目睹了那里孩子的生存现状,非常痛心,她希望通过自己的援助和呼吁,让更多的爱心人士来救助失学藏族儿童,帮他们重建校园,用知识改变这些孩子祖祖辈辈靠游牧生存的观念,走出贫困,走出“生命的禁区”。

  重建“希望小学” 不畏艰辛

  为重建希望小学,来自石渠的洛绒活佛已经在全国奔走了两年,他告诉记者,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学校重建的经费已经筹到三分之二,但是因为石渠恶劣的气候条件,一年只有几个月适合盖房子,再加上海拔高,道路遥远难行,物资运输艰难,学校要到2009年才能建成。

  据同来的益西活佛分析:“石渠的贫困根源是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祖祖辈辈的观念仍然是靠草原吃饭,这一代孩子不接受教育,将来他们的孩子仍然会在贫困中生活。石渠藏民要走出恶劣的生活环境,不能永远靠政府和爱心人士的帮助,而是要通过让这一代孩子接受知识和教育,放弃原始的游牧生活和不重视知识的观念,学习到离开草原生存的本领。”益西期盼道:“草原上的孩子,有了知识,可以出去打工,去干什么都可以,他们的下一代也就不再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中求生存了。”

  洛绒活佛还告诉我们:“石渠有许多孩子上不起学,目前我们筹得的善款,已经能够救助150多个孩子了,虽然过程非常艰难,但是我们要继续下去,要让更多当地的孩子接受教育,改变命运。”

  赠人玫瑰 手留余香

  参加本次活动的采访,记者发现捐赠者的爱心观比较成熟,他们多半不是心血来潮,也并不认为自己是单向的赠予和付出者,而是认为帮助弱者是应有的社会责任,也是自身的精神收获。

  对于捐助的付出与收获,一位男士表示:“人生需要多元的体验,可能我付出的是物质,但是收获的却是精神上的珍贵感受,体会到的是自己在履行社会责任与拓展人生价值,相对于物质付出,收获的精神感受对我而言更有价值。”

  一位女士感慨道,虽然我并不富有,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爱心的,我认为没有什么比通过自己的帮助,让一个贫困的孩子改变命运,让他和下一代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和人生更有价值了,如果每个人都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这一切就会成真。是否富裕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行动。我觉得我做的事非常有意义,能够帮助需要我帮助的人,这种内心的收获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云辉)

图1,石渠的孩子们。
图2,益西活佛接受记者采访,认为藏人贫困的根源“是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
图3,歌手“阿佳组合”的卓玛说:“我们也是藏区出来的孩子,希望自己能为藏区贫困的地方多做些什么”。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8.86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6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0.3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0.65 K
尺寸: 244 x 400
浏览: 1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8条记录访客评论

ESSE,你那说法早就被徐明旭等驳过了,不足为据。

Post by sssss on 2008, March 24, 2: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好奇怪!这则新闻居然是“中国台湾网”报道的,真让人值得玩味。

Post by 万里 on 2008, February 28, 10: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藏民族的人口包括多卫康等藏地的藏人及境外藏人,为六百万。1950年以后,多卫康藏地的藏人非正常死亡(如所谓“平叛”、“平息反革命骚乱”等,被中共所杀)达一百多万。

Post by ESSE on 2008, January 27, 1: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按这些人的观点,还要世界红十字会、红新月会、以及各种各样的人道主义救援组织干什么?

不管益西活佛或阿佳组合的身份是什么、他(她)们个人观点怎样, 他们是实实在在帮助当地人民,我觉得他们比我们绝大部分在这里的人都至少要高尚许多。

Post by 德华 on 2008, January 26, 10: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说实话,实在不能苟同Changtangherder的评论。 某些人似乎到了只要“汉人支持的,我们都要反对”的地步。 (摇头中...)

是的, “西藏羌塘高原海拔5000米以上藏族牧民的生命已经延续了至少几个千年“。问题是这种的延续的代价是什么? 一直到1950年,西藏的人均寿命才不到40岁, 延续了上千的民族人口到1949年才只有2百万左右。 难道要让西藏下一个千年还这样延续吗?

石渠人民生活苦不苦,要让当地人民自己说话。 如果他们自己觉得不苦,如果他们觉得上学不重要,我想他们也不会“把每一个到这里来的外地人当作恩人来尊敬和感激“。 我真为某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感到害臊和羞耻。

Post by 德华 on 2008, January 26, 10: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说得好啊! 取这么垃圾的名字的人,可见他的内心也是变态和充满仇恨的。

引用 帕克 说过的话:
杀尽满人,从你的名字上看的出你不是与我同类的人,你似乎是在生活在几个世纪之前的古怪人,所以我也不想和你这样的野蛮人纠缠了。我相信,和我一样比较了解藏族文化,感受藏人文化,热爱藏人文化的人们至少不会厌恶我说的话的。而你说我胡语,是的,我可以理解你,当然象你这样的无头苍蝇听见的都是胡语,因为你已经失去了洞察现实社会的双眼。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3, 1: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杀尽满人,从你的名字上看的出你不是与我同类的人,你似乎是在生活在几个世纪之前的古怪人,所以我也不想和你这样的野蛮人纠缠了。我相信,和我一样比较了解藏族文化,感受藏人文化,热爱藏人文化的人们至少不会厌恶我说的话的。而你说我胡语,是的,我可以理解你,当然象你这样的无头苍蝇听见的都是胡语,因为你已经失去了洞察现实社会的双眼。

Post by 帕克 on 2008, January 23, 10: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帕克是一个永远没有准确性向的东西,所以它才这样胡语。

Post by 杀尽满人 on 2008, January 23, 2: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唯色好像从来没有讲过她是在继承和弘扬藏族文化吧? 听说她在努力学习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而且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成绩。为自己民族做贡献,有很多路子,可以从小做起。而不在于你投了多少钱,有多大规模,关键是在所谓继承发扬藏文化上,不能做“挂羊头买狗肉的”的事。我说的话就这么简单,不存在什么仇富的心态,再说了,他们也并不是什么富人,同样是雾中景象,哪天说没就没有了。我的意思是说,藏人文化网似乎就是一个永远生育不出藏文化后代的大姑娘了,总有一天只能嫁给一个仅能热一热被窝的汉地农夫了。

Post by 帕克 on 2008, January 23, 1: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这个几百万的数字是从那里来的,是谁的?请教。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2, 5: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藏文化当然是自己的文字和文化作为基础的,这点没错。用汉文写的任何东西都是在韩文化的范畴。我们在这里用汉语写,是为了让他们弄清楚,藏人是怎样想的,怎样做的,维色的这里也是,藏人网也是。【国际歌】再翻译成汉文,他是欧仁鲍迪埃写的。那是法国文化。【唱只山歌给党听】再有西藏味那也是被汉族人改过的。他不能算藏族文化。有些人认为文字只不过是一个载体的说法也是片面的。藏人没有了藏文这个载体还算的上是藏文化吗?
当然,藏人用汉文的理由只有这几条:1.汉文是政府的官方语言,没有办法不用汉语。2.上网看汉文的人比上网看藏文的人多,它的政治效益和经济效益比藏文丰厚。3.让汉族人了解藏族文化和西藏概况。如果,搞好了,有为西藏人出力的可能。4.让政府了解西藏人的文化和概况,不能排除间接的帮助消灭西藏人的语言文化出谋划策的作用。主要是看,是谁在看,看得人是谁,他想干什么?是不是呀?但是有一点,绝对不是藏文化范畴。及就是里面有很多藏传佛教的东西,那也不能叫藏族文化。只是汉化了藏传佛教。当然欧化乐的藏传佛教也从在。藏人网开一个藏文网就好了,那就更能显示藏文化的特点。我想快了吧?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2, 5: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不管网站再怎么烂, 人家最起码投了几百万办了个文化网旅游网用来介绍藏地风土人情,您呢,为西藏做了什么?
  看问题还是不要有一种仇富的心态,不要老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2, 4: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帕克您的理解,藏人文化网用汉语就是消灭藏文化,那请问,唯色女士的博客用的就是汉语,那那那算不算是唯色女士带头消灭西藏文化!!!!!!!!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2, 3: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阿佳组合歌不错!!!挺好听!!!!!

Post by 火山 on 2008, January 22, 3: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感谢大家精彩讨论。请继续!
然后将整理出一篇纪要,发在其他网站上。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2, 1: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益西活佛和阿佳组合的事不清楚,不敢妄加评论。不过目前多人明理打着救助藏族儿童,弘扬民族文化等名目繁多的旗号,实际上搞的都是图财敛财,亵渎藏族文化,强占藏族文化地盘,混淆藏汉文化概念,本末倒置的勾当是事实。这里特别想提一提很早以前想说的一些话,是针对藏人文化网的。

我想你们这些所谓的藏人文化“大哥大”们应该知道什么叫藏族文化,我在这里不必赘述了。我就长话短说了。请问诸君,没有民族语言,看不到民族文字,看不到真正的民族精英用自己民族语言文字写出来任何东西,哪来的民族文化?哪来的继承和发扬?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一个汉人在北京开一家使用藏文的网占,并宣称他是在继承和弘扬汉族文化,北京人不把他当成傻毕才怪呢!这一例子足够说明我想表达的意思。所以说老兄们,不要把藏族文化当儿戏了,如果真正想继承民族文化,弘扬民族文化,应该从藏文藏语下手。目前要求你们这样做,当然对你们这群人来讲有相当的难度,会遇到很多困难,不必勉强。不过只有这样,虽然你的点击量不一定一下子很多,但是你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你们是在继承和弘扬民族文化了”。现在你们搞你们的中文网站完全可以,它已经成了你们的产业。但我们奉劝你们不要打着弘扬藏人文化的旗号,这样下去你们不但弘扬不了藏人文化,反而加速藏人文化的死亡,助长那些恶人消买藏族文化的嚣张气焰。深思吧!!!

Post by 帕克 on 2008, January 22, 1: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这个文章提到的藏民生存问题不是藏族喜欢过原始生活方式也不是牧业为主的原因更不是有信仰的问题,而是中国人文化和政治双重殖民统治下无法按着藏人自己的愿望那样藏文明为基石的发展现代化或着说藏文化为主的现代化!(现代化都不应该是一个模式,应该不同文明文化根基上的发展过程)因此藏人尤其是牧民的生活只能停留在五十年前的水平上(五十年多么慢长,五十年前新加坡还是一个鱼村而已,韩国还是一个贫穷国家)把一个民族不让自然发展压制五十年!有今天的现状不奇怪。

Post by 族人说 on 2008, January 22, 1: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这个报道本身就为了渲染汉人怎么关心藏族的文章,应该可以说是老套的救世主式的汉人宣传。这里面比较奇怪的是所谓的益西活佛说的话!一所村小学重建需要多少钱?他需要奔跑中国各地两年多?这个活佛怎么可以在中国各地去自由的筹集资金?最不能理解的是这个活佛居然希望把藏人的后代变成汉人或者说自由生活的牧民希望变成汉人所谓的牧民工呢?还有上学的目的就是离开广阔的草原去汉地打工?简直就是笑掉牙报道!!!

Post by 族人说 on 2008, January 22, 12: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我参加过一次会议,有个县委书记直说,今天大家谈到下岗的问题,依我看,在我们地方的汉人都走了,就不存在下岗的问题. 使的那个北京的特殊人物无话可说.
汉人走了,啥都好办.胡耀帮总书记都要求汉人撤离藏区.

Post by 赶走汉人 on 2008, January 22, 7: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找了一篇文章!总体来讲“官话“太多,但对与藏地草原一些数据,概况,和政策走向可以看看!!

落实草场承包责任制改造和提升传统畜牧业

索朗罗布   巴桑旺堆

http://tastis.taaas.org/ebook/editor/UploadFile/200691916552613.pdf

Post by sol on 2008, January 22, 5: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定居工程
曾与一位青海藏人关于这个问题有简短的交谈,他说政府给他们盖了房子,但他们家就冬天天冷的时候才住进去,其他季节都在外面放牧。不知道这个个例有没有什么代表性。

草场承包责任制
我对藏地牧区具体情况不了解,这能讲我对这个政策知道的一些最最粗浅的东西。

70年代末改革开放在农村搞家庭承包责任制有了成效,所以80年代开始在草原地区也搞草场承包责任制。刚开始只是将牲畜承包到户,后来慢慢把草场承包到组。这种政策造成的问题是,牲畜“私有“了,牲畜的收益也归个人所有,而草场还是“公有”。所以造成了牲畜数量增长,过度放牧,草场退化等问题。从90年代中期开始,政府又搞草场承包到户,认为这种形式的草场“私有“可以刺激牧民保护草原的积极性和对草原的投入,缓解草原危机。

但问题是草场“私有“怎么划界啊,有的地方有水源,有的地方没有;有的地方有牧道可以走牲口,有的不行;有的地方草质好,有的不好。怎么样才能保证公平,这公平又是谁说了算?还有,是不是“私有“要围个栏儿啊,要不然这“私有“永远是名义上的,草原那么大,我怎么知道我家的牲口吃了你家的草啊。再者,这种政策会不会对那些牲口多的富裕牧民更有利,而一些贫困的少牲口的牧民会不会最后被迫出租牲口和草场呢?最后,这种草场“私有“到底能不能即增加牧民收入又保护草原啊??

我这里只是纸上谈兵,如果有人对藏区的具体情况了解,我急切的想知道!这个草场承包责任制恐怕对藏地牧民生活影响最大,但感觉海外媒体大多谴责,没有实地调查,而国内恐怕只报喜不报忧。如果有人对藏区牧区具体情况了解就好了!

Post by sol on 2008, January 22, 5: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我觉得你的分析还是比较到位的。

政治上,你从一些网友身上的愤怒就可以看出来了。政治高压必然导致分离倾向加强,而分离倾向的加强,必然又会导致政治高压的加剧。这个问题的解决,还是需要双方政治精英的智慧来解决。

语言上其实也是很大的问题,因为同时学习二种语言,其实压力是很大的。我感觉朝鲜族做的还不错,基本上很多人都掌握了二种语言。而且,藏人没有做生意的文化和历史传统,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自然条件确实也是很大问题,藏区的生存环境是非常恶劣,甚至基本谋生也是困难的,因此追求进一步提高,就不会成为人们的第一选择。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我记得西藏的儿童的就学,从来就没有正规过,从来都有问题,一直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在这些孩子面前。缺教师、(教师待遇差)缺教室、(没有定居点)没人上学、(不愿学汉语或没有经费)上不起学。(家中劳动力不够或生活贫困。只要是社会发生了错误,首当其冲的就是孩子们。社会对孩子们的关心应该受到欢迎。也应该感谢他们。可是,对一时一事的问题的解决将会起到什么作用呢?到底是什么问题?是西藏人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成才吗?还是更本他们就不愿上学。还是国家政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合适?从组织上查找原因,我觉得是当务之急。我想,是因为两个因素所造成。那就是政治和经济两方面。
政治方面:西藏人比内地人多一个犯罪形式。那就是“西藏独立”。内地人就是把警车砸了,把人打了,就是个防碍执行公务。也可能是扰乱社会次序,最多也就是一个刑事犯罪分子。西藏放鞭炮的时机、穿新衣的时间和唱歌的时机、穿什么,甚至,刷墙都和政治有关。如果,打了解放军那肯定是“藏独”,就是在西藏大街上滋事,也要查是不是和“藏独”有关。对于那一个喇嘛该信任或那一个喇嘛不该信任,都会牵扯到政治立场问题,这是肯定的。这样对西藏人造成的精神压力是难于估量的。对于长期以来造成的精神压力,形成了一个自我抗暴的内在力量。任何一个民族和地区,不公平占据了他的生命的全过程,都会有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反抗心理。大部分内地人看到的是西藏的贫穷。政府看到的是西藏干部和那些干部家属的内心活动,始终为他们着想,也就是说,谁听他们的话,包括喇嘛。而且,还要看是不是他们值得话本钱,他们才肯化本钱。而对,牧民、农民、喇嘛基本上是不在他们的责任范围之内。所以从政治上对孩子的潜移默化是很大的。
经济方面:因为,西藏的地理位置,原理大海,西南面是高山峻岭,西北部荒原沙漠,海拔世界第一。恶劣气候也算的着最恶劣。发展缓慢是可想而知的。但,关键问题仍然是在不合理的竞争。这种竞争首先从语言上给了很大的压力。只要你不动汉语,你就寸步难行,你不能做买卖(可以,但是市场被汉人占了)因为你不会说汉语。你不能工作,因为你不会说汉语。你不能上学,因为你不会汉语。(有人说拉萨藏文考试不及格不能上学,可是必须要有一个汉文成绩优秀的前提条件下才可以,如果,藏语很优秀,不懂汉语那是不行的吧?)在西藏,藏语处于无用武之地。西藏的商业实际上是被内地人垄断的。西藏的藏人,如果,只说藏语。就有三种职业可以选择:即喇嘛、牧民、农民。没有其他职业可以选择。这就是西藏经济不发展的原因。而这三种职业的人数占西藏人口的百分之80多。他们又没有像浙江青田人那样全县的男人都到外国打工的那种能力,也没有那种向心力。就是挑最近的山那面,还常被解放军打死。所以,西藏人的孩子们不受苦还会谁受苦呢?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2, 4: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贫困”的理解
我觉得按照这篇报道的描述,两位来自石渠县的活佛实际上有两种对“贫困”的理解。一是他们用语言表示的,即“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二是他们用行动表达的,即“贫困”意味着没有学校,没有基本的医疗,没有御寒的衣物,这也是他们奔走的原因。

第一种对“贫困”的理解我不同意,生活方式与贫困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不一定作牧民就贫困了,内地农民和打工者贫困的也很多。我认为两位活佛用行动表达的的对“贫困”的第二中理解是问题的关键。也就是说“贫困”意味着人的最基本的社会权利的丧失,即缺乏最基本的教育,医疗,和衣食温饱。

接下来的问题是,是不是把藏地牧民变成打工者或商人就能解决基本的社会权利缺乏的问题?感觉Changtangherder 的回答是否定的,tseringdhondrup 认为还是要发展商业。(不知有没有误会你们的意思了啊!)

Post by sol on 2008, January 22, 4: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我记得西藏的儿童的就学,从来就没有正规过,从来都有问题,一直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在这些孩子面前。缺教师、(教师待遇差)缺教室、(没有定居点)没人上学、(不愿学汉语或没有经费)上不起学。(家中劳动力不够或生活贫困。只要是社会发生了错误,首当其冲的就是孩子们。社会对孩子们的关心应该受到欢迎。也应该感谢他们。可是,对一时一事的问题的解决将会起到什么作用呢?到底是什么问题?是西藏人不喜欢自己的孩子成才吗?还是更本他们就不愿上学。还是国家政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合适?从组织上查找原因,我觉得是当务之急。我想,是因为两个因素所造成。那就是政治和经济两方面。
政治方面:西藏人比内地人多一个犯罪形式。那就是“西藏独立”。内地人就是把警车砸了,把人打了,就是个防碍执行公务。也可能是扰乱社会次序,最多也就是一个刑事犯罪分子。西藏放鞭炮的时机、穿新衣的时间和唱歌的时机、穿什么,甚至,刷墙都和政治有关。如果,打了解放军那肯定是“藏独”,就是在西藏大街上滋事,也要查是不是和“藏独”有关。对于那一个喇嘛该信任或那一个喇嘛不该信任,都会牵扯到政治立场问题,这是肯定的。这样对西藏人造成的精神压力是难于估量的。对于长期以来造成的精神压力,形成了一个自我抗暴的内在力量。任何一个民族和地区,不公平占据了他的生命的全过程,都会有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反抗心理。大部分内地人看到的是西藏的贫穷。政府看到的是西藏干部和那些干部家属的内心活动,始终为他们着想,也就是说,谁听他们的话,包括喇嘛。而且,还要看是不是他们值得话本钱,他们才肯化本钱。而对,牧民、农民、喇嘛基本上是不在他们的责任范围之内。所以从政治上对孩子的潜移默化是很大的。
经济方面:因为,西藏的地理位置,原理大海,西南面是高山峻岭,西北部荒原沙漠,海拔世界第一。恶劣气候也算的着最恶劣。发展缓慢是可想而知的。但,关键问题仍然是在不合理的竞争。这种竞争首先从语言上给了很大的压力。只要你不动汉语,你就寸步难行,你不能做买卖(可以,但是市场被汉人占了)因为你不会说汉语。你不能工作,因为你不会说汉语。你不能上学,因为你不会汉语。(有人说拉萨藏文考试不及格不能上学,可是必须要有一个汉文成绩优秀的前提条件下才可以,如果,藏语很优秀,不懂汉语那是不行的吧?)在西藏,藏语处于无用武之地。西藏的商业实际上是被内地人垄断的。西藏的藏人,如果,只说藏语。就有三种职业可以选择:即喇嘛、牧民、农民。没有其他职业可以选择。这就是西藏经济不发展的原因。而这三种职业的人数占西藏人口的百分之80多。他们又没有像浙江青田人那样全县的男人都到外国打工的那种能力,也没有那种向心力。就是挑最近的山那面,还常被解放军打死。所以,西藏人的孩子们不受苦还会谁受苦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8, January 22, 2: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如果石渠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治县,那么就不会是现状,那么西藏也一样.

Post by 党员 on 2008, January 21, 7: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送这首歌给所有关心西藏牧人生活的人。

Post by 咪咪 on 2008, January 21, 5: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JA69C6SlRk

Post by 咪咪 on 2008, January 21, 4: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我们特别热爱我们自然,小时候看到的景色听到诗歌都是西藏人对自然的赞美,对生活的热爱的启示,我们对生活的环境没有排斥感更没更恐惧感。

Post by 咪咪 on 2008, January 21, 4: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西藏的文明都来自于“原始”的话,我甘愿原始。西藏历来是一个尊重知识的民族。就在世界知识宝库中我们也留下瑰宝。我也不同意益西活佛说言“放弃不重视知识的观念“。

要放弃贫穷,要主张自治权,要重视知识就要尊重西藏文化,拒绝文化殖民才是出路。建学校好,但是他们的理由找错了。可能这样来钱快吧?

Post by 咪咪 on 2008, January 21, 4: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网友Changtangherder评论说:
这是典型的汉人价值观和视野下的西藏牧区。倘若真是这样,这个地方该早就没有人类居住。事实恰恰相反,不光是此地,西藏羌塘高原海拔5000米以上藏族牧民的生命已经延续了至少几个千年。西藏安多县(县城海拔4800米)有四个乡所在地海拔超过5000米,最高的扎曲乡为5080米。牧民活动的地方就更高。西藏和藏人在政治和历史上,被官方及其媒体严重扭曲;而藏人的生活方式和地理环境又被汉族知识分子和文人按其价值取向和逻辑思维任意扭曲。可悲的是,一些藏族青年(比如这里的这位“益西活佛”和“阿佳组合”}也跟着这些外人人云亦云。
这就是英文里讲的典型的外人对其他族群的"representation".

我觉得你应当到这么高的地方去定居一段时间。

Post by quo on 2008, January 21, 4: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我同意你的部分论点。人口对西藏牧区可持续发展的威胁肯定存在,但应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是否为关键或决定因素有待研究。不过目前倘若过分强调人口因素,有陷入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Thomas Robert Malthus)的“人口学原理”的预言:人口增长超越食物供应,会导致人均占有食物的减少之嫌。






引用 er 说过的话:
我们老家,父母一辈大多有四五个兄弟姐妹,一般会夭折一个。我们这一代就基本上没有夭折的了。不知道藏区的情况怎么样? 请大家赐教。我觉得这个算共产党带来的贡献。
可能刚才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由于人口增长了,因此游牧方式就无法支撑这么多人口了,因此需要有一部分人从游牧生活中转移出来,从事其他行业,例如旅游业,餐饮业啊之类的。我觉得这是这位活佛全面的意思。
引用 er 说过的话:
生活应该总体上比59年前好吧?
一些指标,如婴儿死亡率,文盲率,还有平均寿命,应该还是有改善吧!当然一些很多都是科技进步的结果,但是也要实事求是的评价。

Post by Changtangherder on 2008, January 21, 3: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益西活佛“和阿加红们开玩笑的吧?

上学到内地打工挣钱,看了激流中国了吧,现在中国有多少人 多少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我要说我们这些母语不同的人。受教育部意味着要办到所谓县城,上学时要付出代价的,如果家人没有收入谁付学费?

可以学习澳大利亚的,学要改变的不是游牧生活,而是没有自由和管理自己的权利。

Post by 秘密 on 2008, January 21, 3: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谢谢,唯色拉!英雄所见略同(当然,我不是英雄!)
这句话和“由于缺乏棉衣和醫藥,孩子的手上、臉上是潰爛的凍瘡,許多人的骨骼扭曲變型”正式吸引我的兴趣所在。

首先,我们应对何为“贫困”下一定论。请各位各抒己见。我所知道是不同区域的人们对其的认识和价值取向迥异。记得,一次从藏北到拉萨的公交车上,当车开到堆龙德庆县境内时,听到车上的牧民看到正在耕作的农民时说,“好可怜的农民啊,他们太辛苦了!还是咱们牧民幸福。”同样,在山南农村,我听到农民说,藏北的牧民太苦了,他们所住房子还不如他们的畜圈。因此,从中我们了解到既使在同一个民族内,不同地理区域内的人们对幸福和贫困存在不同的认识。何况,异族之间对此的认识相异呢?这应该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不足为奇。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某些异族和外人往往想把其价值观和幸福观强加给其他(哪怕是出于善意)族群。这就使得问题的性质从根本上发生了转变。

其次,西藏的牧民在其生活的平均海拔4500米上的高原上已经生活了至少4000年,说明他们的生存和生活方式是可持续的(虽然他们可能不像经常把“可持续发展”挂在嘴边的知识分子和官员们那样懂得何为可持续发展,但他们的实践证明了他们是最懂得可持续发展的。) 。现在官方在西藏牧区推行的发展政策和实践(比如草场承包责任制、定居工程、退牧还草等等)可能会使几代牧民(比较乐观地讲比如一两百年)过上主流群体(比如汉族)认为的“幸福”生活。但之后,藏族牧民的传统生活方式和外部生存环境(草原)可能就会彻底毁灭了。难道我们想用未来几千年的生活作为200年的“幸福”生活的代价吗,况且这个“幸福”生活不是藏族牧民最初所追求的?其实,藏族牧民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们的逻辑是:人靠畜,畜靠草。没有了草原,也就没有了人们生活的源泉。而西藏高原的海拔高度决定了“逐水草而居”是最为可行的生活和生存方式 (国外和国内的一些专家已经警告过西藏高原的牧业生产不能以西方农场式的方式运作;倘若真要如此,其结果将是前面谈到的只是一两百年内的“幸福”生活)。

再次,我想藏族牧民的贫困根源肯定不是“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要不,无法解释我在西藏安多县时牧民和政府官员所讲的事实。在安多县,当问到哪边的牧民的生活比较富裕时,得到的回答是县城和当拉(唐古拉山) 以北的牧民比较富裕。而当拉以北的大部分地方是荒漠草原,更加需要“靠天养畜”、“逐水草而居”。但是,由于地广人稀,传统的转场放牧方式一直在延续,牧民可以养到更多的牛羊。而安多南部,由于人多地少,加之草场承包责任制实施更加严厉,导致许多牧民不得不“原地踏步”。牧民风趣地说,“农民的田地是静态的,而牧民的牛羊是动态的,一旦牛羊不能动,也就表明离  “格瓦”(福分:skal ba)结束不远了。

现在,国内外一些学者指出,在西藏牧区比较可行的发展理念应该是政府在决策过程中充分尊重和吸收牧民的丰富的乡土知识,在尊重和保持牧民传统的生活和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加强牧区的基础和职业教育,实现各家均有“一牧一工(指非牧业)”的局面,而不是现在官方和一些组织倡导的彻底改变传统的生活方式。

Post by Changtangherder on 2008, January 21, 3: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我们老家,父母一辈大多有四五个兄弟姐妹,一般会夭折一个。我们这一代就基本上没有夭折的了。不知道藏区的情况怎么样? 请大家赐教。我觉得这个算共产党带来的贡献。

可能刚才没有说清楚,我的意思是由于人口增长了,因此游牧方式就无法支撑这么多人口了,因此需要有一部分人从游牧生活中转移出来,从事其他行业,例如旅游业,餐饮业啊之类的。我觉得这是这位活佛全面的意思。

引用 er 说过的话:
生活应该总体上比59年前好吧?
一些指标,如婴儿死亡率,文盲率,还有平均寿命,应该还是有改善吧!当然一些很多都是科技进步的结果,但是也要实事求是的评价。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1, 2: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我在想青藏高原的婴儿死亡率应该比平原地区更高一些吧!藏人的孩子的成活率是多少?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兄弟姐妹从小夭折的? 或者现在家里兄弟姐妹有几个?

我在想青藏高原之所以在历史人口稀少,原因之一就是环境承载能力低,也就是一亩地种青稞,或者养的动物无法支撑大量的人口。所以,我猜西藏的人口出生模式是高出生率,高死亡率。随着医疗水平的持续改善,死亡率会减低,人口高速增长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环境的支持能力是有限,这个时候可能要产业转移。

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不是这么理解? 历史上,人口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因此能够维持和环境的平衡,但是现在人口增长,环境自然受到威胁。

还有一个情况很特殊,就是会有比较多的出家,而不结婚,这个现象对于人口增长的变化的影响也是这个地区特有的。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网友Changtangherder评论说:
这是典型的汉人价值观和视野下的西藏牧区。倘若真是这样,这个地方该早就没有人类居住。事实恰恰相反,不光是此地,西藏羌塘高原海拔5000米以上藏族牧民的生命已经延续了至少几个千年。西藏安多县(县城海拔4800米)有四个乡所在地海拔超过5000米,最高的扎曲乡为5080米。牧民活动的地方就更高。西藏和藏人在政治和历史上,被官方及其媒体严重扭曲;而藏人的生活方式和地理环境又被汉族知识分子和文人按其价值取向和逻辑思维任意扭曲。可悲的是,一些藏族青年(比如这里的这位“益西活佛”和“阿佳组合”}也跟着这些外人人云亦云。
这就是英文里讲的典型的外人对其他族群的"representation".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1, 2: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生活应该总体上比59年前好吧?

一些指标,如婴儿死亡率,文盲率,还有平均寿命,应该还是有改善吧!当然一些很多都是科技进步的结果,但是也要实事求是的评价。

引用 帕克 说过的话:
如今的藏族人变的这么贫穷与无助是汉人占领藏区,全面打破了藏人依据自然环境,生态法则和规律而打造并延续了千年之久的和谐之生活方式,生产模式,自然资源的分配,文化精神家园所带来的结果。认为藏人贫困的根源“是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是别有用心的骗局。说白了如今汉人在藏区所做的一切就”猴子抓住人类并讥笑人类没有尾巴“的道理一样,自做聪明。不要忘记,当今在世界上人人敬仰的雪域文明恰恰是在这一无数善良,真诚和文明的人们所向往的土地上创建的。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21, 2: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如今的藏族人变的这么贫穷与无助是汉人占领藏区,全面打破了藏人依据自然环境,生态法则和规律而打造并延续了千年之久的和谐之生活方式,生产模式,自然资源的分配,文化精神家园所带来的结果。认为藏人贫困的根源“是藏民还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是别有用心的骗局。说白了如今汉人在藏区所做的一切就”猴子抓住人类并讥笑人类没有尾巴“的道理一样,自做聪明。不要忘记,当今在世界上人人敬仰的雪域文明恰恰是在这一无数善良,真诚和文明的人们所向往的土地上创建的。

Post by 帕克 on 2008, January 21, 1: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网友Changtangherder评论说:

这是典型的汉人价值观和视野下的西藏牧区。倘若真是这样,这个地方该早就没有人类居住。事实恰恰相反,不光是此地,西藏羌塘高原海拔5000米以上藏族牧民的生命已经延续了至少几个千年。西藏安多县(县城海拔4800米)有四个乡所在地海拔超过5000米,最高的扎曲乡为5080米。牧民活动的地方就更高。西藏和藏人在政治和历史上,被官方及其媒体严重扭曲;而藏人的生活方式和地理环境又被汉族知识分子和文人按其价值取向和逻辑思维任意扭曲。可悲的是,一些藏族青年(比如这里的这位“益西活佛”和“阿佳组合”}也跟着这些外人人云亦云。

这就是英文里讲的典型的外人对其他族群的"representation".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21, 12: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