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关于胡佳被刑事拘留的声明(中英文)

关于胡佳被刑事拘留的声明(中英文)  2008年1月7日
 
2007年12月27日下午三时,北京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刑事拘留。
 
长期以来,胡佳在环境保护、爱滋病预防及权益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后因从事维权活动而遭受政治压力,被迫离开爱滋病权益保护领域,同时也失去了正常收入来源。作为一个人权活动者和自由写作者,胡佳虽然频频发言,对外发布中国人权状况的信息,批评政府和有关官员,因此遭受长期软禁,但其言行均在中国宪法明示的权利保护范围之内,毫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具体表现。有鉴于此,我们认为,北京市公安局对于胡佳的刑事拘留是不可接受的。
 
2008年,既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奥运会的年份,也是中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三十周年。适逢其时,中国民间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格外关注,特别关注中国政府是否兑现其申奥时改善人权的承诺,关注中国政府能否拿出更实质性的具体措施,以证明其在改善人权方面做出了切实的努力。
 
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善用契机,使奥运真正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件盛事,在国内开启社会和解之门,在国际上让中国的崛起不再成为世界的疑虑。而抓住奥运契机、推动政治进步和人权改善的最好方式,就是中国政府珍视改革开放留下的思想解放传统,信守承诺并用实际行动兑现承诺,忠实于中国宪法有关人权与法治的基本理念,以最大的诚意和勇气落实《世界人权宣言》及相关国际文件关于人权保护的条款,向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展现开明的政治姿态。
 
基于此,首先,我们敦促行政当局立即释放胡佳,还其作为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在胡佳尚未恢复自由之前,必须依法保障他在监禁中的各项权利,包括身体保健的权利、合法申诉的权利、聘请律师的权利和亲属探视的权利。
 
其次,我们呼吁国内外各界关注胡佳的身体健康状况,胡佳是一个肝硬化病患者,监禁生活将对其身体造成严重伤害,长期监禁更可能意味着人道灾难的发生。
 
再次,我们也呼吁国内外各界关注胡佳家人的困境。在胡佳失去自由之时,他的身后,是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一个时常遭受监控的家庭。我们敦促行政当局解除对胡佳家人的行动限制,让他的妻儿能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
 
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最后,我们呼吁自由国家的政府、国际人权组织、国际舆论关注胡佳先生的命运,共同敦促中国政府回到尊重人权、恪守法治、兑现承诺的轨道上来。
 
签名人(共62人):
 
刘晓波(北京 独立作家)
张祖桦(北京 宪政学者)
于浩成(北京 法学者)
张显扬(北京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高  瑜(北京 记者)
刘  荻(北京 自由撰稿人)
陈子明(北京 学者)
赵达功(深圳 自由撰稿人)
廖亦武(成都 作家)
徐  晓(北京 作家)
唯  色(西藏 作家)
王力雄(北京 作家)
蒋亶文(上海 作家)
秦  耕(海南 作家)
余  杰(北京 作家)
张耀杰,(北京 文史学者 传记作家)
艾晓明(广州 教授)
孙文广(济南 教授)
夏业良(北京 经济学家)
卢雪松(长春 学者)
张博树(北京,哲学学者)
王  怡(成都 宪政学者)
焦国标(北京 作家)
梁晓燕(北京  编辑)
王小平(北京  编辑)
许医农(北京  编辑)
刘飞跃(湖北 维权人士)
刘逸明(湖北 自由撰稿人)
昝爱宗(杭州,中国交通报记者)
李元龙(贵州,自由撰稿人)
王德邦(北京,自由撰稿人)
李  健(北京 人权工作者)
腾  彪(北京 律师)
江天勇(北京 律师)
黎雄兵(北京 律师)
韩一村(北京 律师)
温海波(北京 律师)
李苏滨(北京 律师)
李和平(北京 律师)
孙建峰(河南 爱滋病维权人士)
李喜阁(河南 爱滋病维权人士)
妙觉慈智(广东 法师)
李  海(北京 自由撰稿人)
姜力钧(辽宁 独立作家)
温克坚(杭州 自由职业)
刘京生(北京,自由职业)
王  飞(北京,自由职业)
欧阳小戎(云南 自由撰稿人)
刘  柠(北京 自由作家)
杜导斌(湖北 自由撰稿人)
李剑虹(上海 自由撰稿人)
赵  诚(山西 学者)
杨宽兴(济南 自由撰稿人)
姜福祯(青岛 自由职业)
陈  西(贵州 自由撰稿人)
邢建深(山东 农民维权者)
桓  江(河北 农民维权者)
胡俊雄(湖北 民主人士)
田永德(内蒙 维权人士)
刘德军(湖北 无业)
吴  伟(广州 维权人士)
莫之许(北京 自由撰稿人)
 
签名规则如下:
1,开放签名。
2、只接受本名签名或常用笔名。
3、姓名、当前所在省份、职业。
4、把签名发送到下面两个信箱:
forhujia@gmail.comforhujia2008@gmail.com
 
Statement on the Criminal Detention of Hu Jia
 
2008-1-7
 
At 3:00 on the afternoon of December 27, the Beijing Municipal Public Security Bureau placed well-known Beijing-based rights defender Hu Jia under criminal detention on "suspicion of incitement to subvert state power."
 
Hu Jia has long contributed great effort to the causes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IDS prevention and rights protection, and more recently has come under political pressure for his rights defense activities, as a result of which he was forced to discontinue his work in the AIDS field and lost his source of regular income.
Although as a human rights activist and freelance writer Hu Jia has been subjected to long-term house arrest because of his repeated issuing of statements and reports regarding China's human rights situation and his criticism of the government and its officials, all of his statements and his actions have remained within the boundaries of the rights protected under the PRC Constitution, and have not in any instance constituted an incitement to subvert state power. For this reason, we feel that the Beij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s criminal detention of Hu Jia is unacceptable.
 
2008 marks the first year that China will act as host to the Olympic Games, and it is also the 30th anniversary of China's launching of the reform and opening policy. It is at this very time that China's human rights situation has become a matter of particular concern domestically and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especially in regards to wheth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honor the promises to improve human rights that it made at the time it submitted its bid to host the Olympics, and whether it will produce substantial concrete measures to prove that it has made practical efforts to improve human rights, in order to open the door to social reconciliation within China and dispel misgivings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regarding China's rise. The best way to seize the critical juncture of the Olympics to promote political advancement and improvement of human rights is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cherish the tradition of ideological liberation under reform and opening, stand by its promises and implement these promises in practice, be true to the basic tenets of the PRC Constitution in regard to human rights and rule of law, and with sincerity and courage implement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Human Rights and the related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and provisions regarding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to demonstrate a posture of political enlightenment to the people of China and the world.
 
We therefore first of all urge the executive authorities to immediately release Hu Jia and restore his personal liberty as a citizen. Until Hu Jia's freedom is restored, all of his rights in detention must be protected in accordance with law, including his right to physical care, his right to legal appeal, his right to engage legal counsel and his right to receive family visits.
 
Secondly, we call on everyone within China and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closely monitor Hu Jia's physical well-being. Hu Jia suffers from cirrhosis of the liver, and life in custody has taken a heavy toll on his health; long-term custody could result in a health crisis.
 
We also call on all concerned persons within China and abroad to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predicament of Hu Jia's family. When Hu Jia lost his freedom, he left behind an infant barely a month old and a family subjected to frequent house arrest. We urge the executive authorities to remove all restriction on the movements of Hu Jia's family members, and to allow his wife and child to resume a normal living environment.
As the Beijing Olympics approach, whether it is from the angle of universal concepts of morality and justice and China's own laws, or from the angle of basic humanitarianis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no reason to disregard justice, trample the law, abandon its promises, and violate human decency by depriving Mr. Hu Jia of his basic human rights and limiting the basic rights of his family members.
 
Finally, we call on the governments of th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and international public opinion to take an interest in the fate of Mr. Hu Jia, and at the same time we urg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return to the path of respecting human rights, abiding by law and honoring its promises.
 
Signatories (62):
 
Liu Xiaobo (Beijing, Freelance writer)
Zhang Zuhua (Beijing, political theorist)
Yu Haocheng, (Beijing, law scholar )
Zhang Xianyang (Bejing, research fellow of Chin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
Gao Yu (Beijing, journalist)
Liu Di (Bejing, freelance writer)
Chen Ziming (Beijing, scholar)
Zhao Dagong (Shenzhen, freelance writer)
Liao Yiwu (Chengdu, writer)
Xu Xiao (Bejing, writer)
Woeser (Tibet, Writer)
Wang Lixiong (Beijing, Writer)
Jiang Danwen (Shanghai, writer)
Qin Geng (Hainan, writer)
Yu Jie (Beijing, Writer)
Zhang Yaojie (Bejing, historian, writer)
Ai Xiaoming (Guangzhou, professor)
Sun Wenguang (Jinan, professor)
Xia Yeliang (Beijing, economist)
Lu Xuesong (Jilin, scholar)
Wang Yi (Chengdu, Political theorist )
Jiao Guobiao (Beijing, writer)
Liang Xiaoyan (Bejing, editor)
Wang Xiaoping (Beijing, editor)
Xu Yinong (Beijing, Editor)
Liu Feiyue (Hubei,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Liu Yiming (Hubei, freelance writer)
Zan Aizong (Hangzhou, journalist)
Li Yuanlong (Guizhou, freelance writer)
Wang Debang (Beijing, freelance writer)
Li Jian (Beijing,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Teng Biao (Beijing, lawyer)
Jiang Tianyong (Bejing, lawyer)
Li Xiongbing (Beijing, lawyer)
Han Yicun (Beijing, lawyer)
Wen haibo (Beijing, lawyer)
Li Subin (Beijing, lawyer)
Li Heping (Beijing, lawyer)
Sun Jianfeng (Henan,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Li Xige (Henan,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Miaojue Cizhi (Guangdong, Buddhist)
Li Hai (Beijing, freelance writer)
Jiang Lijun (Liaoning, independent writer)
Wen Kejian (Hangzhou, self-employed)
Liu Jingsheng (Bejing, self-employed)
Wang Fei (Beijing, self-employed)
Ouyang Xiaorong (Yunnan, freelance writer)
Liu Ning (Beijing, writer)
Du Daobin (Hubei, freelance writer)
Li Jianhong (Shanghai, freelance writer)
Zhao Cheng (Shanxi, scholar)
Yang Kuanxing (Jinan, freelance writer)
Wang Zhijing (Wang Debang) (Beijing, freelance writer)
He Yongqin (Wen Kejian) (Hangzhou)
Jiang Fuzhen (Qingdao, self-employed)
Chen Xi (Guizhou, freelance writer)
Xing Jianshen (Shandong, peasant rights defender)
Heng Jiang (Hebei, peasant rights defender)
Hu Junxiong (Hubei,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Tian Yongde (Inner Mogolia,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Liu Dejun  (Hubei, jobless)
Wu Wei (Guangzhou, civil rights campaigner)
Zhzang Boshu(Beijing, scholar)
Mo Zhixu(Beijing, freelance writer)
 
Rules for signing this petition:
1) No anonymous signings
2) Sign with real name, or if using a pen name, include your real name after it
3) Following the name, provide your location and occupation
4) Send your name to the following email addresses:
forhujia@gmail.comforhujia2008@gmail.com
Translation by China Information Center

图片附件:
大小: 38.74 K
尺寸: 314 x 400
浏览: 3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1条记录访客评论

测试

Post by fffes on 2008, April 14, 1: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测试

Post by 阿萨飒飒萨 on 2008, April 14, 1: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一百多全国各地的访民星期天自发到被捕异议人士胡佳的住所--北京通州区bobo自由城,准备探望他被软禁在家的妻子和女儿,被警察和保安拦在了楼下。其中走在前面的中石油维权代表肖懿珊当天告诉本台:“今天我们有一百多访民去胡佳他们家,带着奶粉和水果,主要是想看看他的爱人和孩子。从侧门进了小区,但是在他家楼下那个院子就不让进了。说是他们在执行公务,我们不能见人(曾金燕)也不能递东西。警察问我们怎么会来?你们是哪儿的。我们说是来自全国各地都是受过胡佳捐助,而且他是好人为大家说话,为什么要抓他。警察就把我叫进去问怎么知道今天过来的?我说不知道,大家互相都不认识。问我名字,写下来了,问我电话和地址,我拒绝给他。还要我们的身份证,我说我们来看曾金燕女士,没有必要给你们看身份证,我们都是中国公民。”

访民离去时有警车跟踪到车站,肖女士说:“询问我们的应该是国保局的便衣,八九个人,后来又来了几个制服警察。小区保安的头头也带着几个人来了。我们走的时候是从小区前门,前后有两辆警车跟着。”

另一位湖北的访民杨女士告诉记者, 新年了,他们只是想去看看:“我们都在胡佳小区(小院)的门口,都是访民,跟着别人一起说去看看胡佳他家人,没别的意思,这大过年的。”

据了解同样被阻拦的还有几名外国记者,当天虽然无法采访胡佳的妻子曾金燕,但在楼下收集了很多访民的申诉材料。而警察登记了他们的证件以及检查拍摄器材。

杨女士说:“不能进,记者照了相收了些材料。很多保安,检查了记者的工作证。后来我们访民就退去了。”

有志愿者将当天访民往胡佳家的片段发给了本台。

数周前互联网上就流传一个 “奔向自由”的帖子,呼吁大家在一月二十号各自前往胡佳住所探望以及声援。然而当天有带着奶粉前去的网民被羁押盘查数小时,几十名上访人士更是在小区附近就被阻拦,有人被直接带到了马家楼收容遣送站。

一直关注各方面基层民生的人权活动者胡佳去年年底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上周三被正式批准逮捕。由于当局以案件涉密拒绝律师会见,胡佳在看守所内的健康和待遇引起诸多揣测。上周四,当局破例允许胡佳的父亲前往会见。

记者致电胡佳的母亲,她表示不方便说:“ 这事情,不大好讲。”

而曾与胡佳家人沟通的北京法学博士滕彪告诉本台,会面全程有警察在场,虽然胡佳表面没有没有受虐的伤痕,但他的身体状况和待遇到底如何暂时不能确定:“胡佳和他爸爸见面的时候,表现有点。。和他平时说话的方式不太一样。而且关键的话也没说,所以现在还很难判断。即使没有受到虐待,其他的情况也很难判断。 ”

胡佳夫妇的朋友,前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星期天在海外博讯新闻网发表了文章\x{2014}对胡佳案的三个请求,对当局允许其家人会见表示谨慎的认同,同时提出数个疑问和请求。除了问到身患肝硬化的胡佳在被押期间有否得到定时适当的医疗之外,更对当局至今软禁胡佳妻子曾金燕和婴儿,并阻止律师前往、朋友探望以及媒体采访的做法表示质疑。翟名磊同时呼吁当局停止封杀公众对事件的讨论,他透露自己在国内网站博克大巴上开设未满一个月的博客一月底被上海市政府新闻办以上面有胡佳等敏感内容勒令服务商封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Post by 雪灾人情 on 2008, February 4, 6: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Tesringlhamu.
   canada .

Post by 美丽的拉萨 on 2008, February 2, 6: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胡佳:为达赖喇嘛而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的感谢信

尊敬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理安哥拉•默克尔女士:  
   作为一名中国公民和虔诚的佛教徒,我非常感激您和贵国政府对和平主义者达赖喇嘛的支持。
   中国是国际上人权状况最恶劣的国家之一,联邦德国对推动改进中国人权状况非常重视。我认识贵国政府在北京的人权官员舒海云女士,她及她所在的机构对中国人权捍卫者非常关注并给予了许多帮助。最近获悉中国政府因对您会见达赖喇嘛一事不满,而取消两项中德间的政府活动,其中包括中德人权对话。这令人非常遗憾,但我们认为您会见达赖喇嘛已经是一项最有价值的人权表达。
   达赖喇嘛是世界广受尊敬的宗教领袖,也是我们中国佛教徒最敬仰的老师之一。尽管中国政府用近50年的时间诋毁达赖喇嘛,但我确信,迎接达赖喇嘛回中国的意愿,不仅仅包含在600万国内藏人心中,也包含在几亿中国佛教信徒和其他公众当中。这远远超过7000多万中共党员的意愿。
   在我的国家,执政党是用谎言、恐怖和暴力来维持统治,像您曾经生活过的民主德国那样。所以在中国国内敢于公开表达对达赖喇嘛支持的人还很少。中共十七大召开,当局对民众的镇压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我和妻子也被非法限制离境,并被拘禁在北京家里5个月了。而北京是明年要举办奥运会的城市。但我们还是幸运的,比那些远在青藏高原的藏族佛教信徒要幸运得多。他们如果公开表达对达赖喇嘛的尊敬,就会被威胁、压制、殴打,大部分人被投入监狱。达赖喇嘛曾经选定的班禅喇嘛,年幼时就成为宗教政治犯,现在依然不知下落。佛教是和平的宗教,达赖喇嘛是和平与和解的倡导者,所以受到压迫的藏民族以非暴力的方式生存着,努力争取尊严和自由。
    正如达赖喇嘛倡导的,西藏及大藏区属于中国,但这块土地首先属于藏民族。只有达赖喇嘛回来,才能保护好藏区的自然、文化和信仰,而这些在过去50 年中已经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只有达赖喇嘛回来,才能带来藏族和汉族的民族和解。现在中国信仰藏传佛教的汉族人越来越多,我妻子曾金燕也是达赖喇嘛的信徒,她曾经前往印度拜见尊敬的达赖喇嘛。越来越多的汉族人热切地期望达赖喇嘛回到中国。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30, 1: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tenor,谢谢你的签名,我会转交。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30, 1: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Tenor
toronto Canada,

Post by tenor on 2008, January 30, 12: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2007/12/31
     綜合報導,據報導支持西藏人士,上海人權活動人士李國濤今年十一月遭到警方抄家,隨後被切斷對外聯絡並被軟禁,前不久他外出的時候還遭到上海警方的毆打。警方在沒有告知理由也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檔的情況下,禁止李國濤離開上海嘉定區。

   支持西藏人士,中國異議人士,民間主辦的上海人權協會會長李國濤,最近遭到上海警方的長期軟禁,至今已有一個多月時間。海外博訊網報導說,上海警方是從十一月十五日開始對李國濤實施軟禁的。

  2007年10月17日西藏政教達賴喇嘛榮獲美國最高金獎不久,李國濤先生在他的《博訊》個人博客:《異端日記》發表了支持西藏自由的文章《達賴的偉大和中共的渺小》表達了中國知識份子對藏人提出的解決西藏問題正義性的肯定。並讚揚了達賴喇嘛的偉大,批評中共的無知和渺小。受到西藏人的極大歡迎而翻譯成西藏文各種刊物紛紛刊登。

  另外,2007年8月8日流亡藏人在印度新德里舉行大規模的人民運動和絕食時,李國濤先生在他的《博訊》個人博客:《異端日記》發表了《支持藏人要求 呼籲北京西藏和談》文章。他在文章結尾時指出:強烈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強烈呼籲北京當局誠意回應藏民們捨命提出的以上3點正義要求。強烈呼籲北京當局誠意回應達賴喇嘛提出的通過對話解決中藏問題的和平主張。強烈呼籲北京當局珍惜並把握好這一對話及和解的歷史性機遇,在尊重和儘量滿足藏人意願的基礎上、力爭在達賴喇嘛尚健在的時期內,借助他的巨大威望,借助他的有利於藏漢雙方、有利於中華穩定發展大局的“中間道路”構想,圓滿地和平解決好西藏問題,努力化解仇恨,和解族群,造福藏漢,造福中華。

  李國濤先生這樣公開支持西藏問題的中國知識份子非常少,特別,在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更是少而少。像李國濤這樣正視西藏問題的中國知識份子是解決藏中問題的必不可少的力量。但是,中共一貫打壓支持西藏問題的中國知識份子,對此,藏人深表遺憾。
  
  李國濤向外界透露:“這兩三年以來,他對我進行過20多次抄家,今年以來就已經是第四次抄走了。我個人的看法,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在網上表達了這樣的觀點:中國必須要搞兩黨政治,不妨從共產黨開始,它可以把共產黨內部兩翼分出兩個政黨,準備一個進行大選,然後實行多黨制。這也是我最後一篇文章。這樣的觀點,他們就對我採取了這個行動。”

  李國濤是1989年六四事件時候的上海學生領袖,89年之後被關押一年時間,出獄之後繼續從事民主運動活動,並於1994年再度被捕入獄。三年之後,李國濤離開勞教所,參予中國民主黨籌辦,並再次遭到逮捕關押,于2004年刑滿獲釋。

Post by 旦曾卓瑪 on 2008, January 14, 9: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强烈反对 中国政府释放一个违反中国法律的捣乱分子
坚决支持拥护公开公正的审判,让人民看看他和唯色茨仁一样拿了多少所谓的稿费,编了多少个谎言!
在北京你听说过一个所谓的人权豆丝,没有任何收入还生民主豆丝新一代,还开车,还有房子住。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
他们和茨仁以及达赖都是穿一条裤子的。

一个身在加州理工的大法练习者

Post by 汉人来了 on 2008, January 13, 3: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Yakman ,明白你的意思了。是啊,十一世班禅喇嘛根登曲基尼玛、恰智(恰察)仁波切、丹增德勒仁波切、卓玛加等等,他们也失去了自由,不知身陷何处……明白你是在为他们呼吁。藏人更多一层苦,被殖民的苦。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12, 11: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谢谢各位,我已把你们的签名转交了。

夏佐尼玛(美国,大学教师)Shakdzod Nyima (America,University teachers)
达瓦尖措(西藏,作家) Dawa Gyaltsen(Tibet,Buddhist monk and writer))
阿旺布强(西藏,作家) Ven Ngawang Phulchung (Tibet,Buddhist monk and writer)
任切桑布(西藏,作家,编辑) Rich Sang po(Tibet,writer and editor)
尼玛(西藏学生,在湖北大学学习)nima(Tibet University student,In Hubei University )
叶单(加拿大,技术员) Unifolie( Canada, Technician)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12, 11: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nima  ( tibet University student)
In Hubei University
尼玛  (西藏学生 , 在湖北大学学习)

Post by luoga on 2008, January 11, 8: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阿佳唯色拉! 你的问使我懂得, 在这里 我想为替代无自由的西藏人们...但你提醒我, 没有他们个人的同意! 的确是个问题, 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为得知消息, 在这里写出他们的名字. 很抱歉! 无人能代替他们 签名! 你的提问, 使我懂得了...学到一些道理...非常感激你!

Post by Yakman on 2008, January 10, 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连牲畜都不如的汉人.我不是针对所有汉人,我是针对那八万个汉人.获得六四绿卡的汉人有八万多人,八万之外的几千汉人中,绝大多数也是禽兽不如.连年为维护民主自由而奔走的人也就是那几百个人,他们散布在全世界.
人们把那八万多个连牲畜都不如的汉人叫作吃人血馒头者.
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为那些死难者说话,哪怕是一句.剩下的几百人在寒风中露宿野外,抗议中共,
那八万多人,竟然不闻不问,视若无睹.难道每年来一次不不能吗?


引用 穆斯林 说过的话:
为什么不见那些汉人出来说话了?!胡佳可是真正的汉人!
鄙视大汉族主义。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10, 6: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抱歉,Yakman,你写的这些名字是准备在这个声明上签名吗?我不明白的是,怎么能代表他们——“班禅喇嘛 根登曲基尼玛(西藏, 精神领袖) 恰智任波切(西藏, 佛教领袖) 丹增德勒任波切(西藏, 佛教领袖) 卓玛加 (西藏, 作家,教师) ”——签名呢?另外,“达瓦尖措(西藏, 作家) 阿旺布强(西藏,作家) 任切桑布(西藏, 作家,编辑) ”的签名,是征求到了他们本人的同意吗?或者,你是其中之一呢?烦请告诉我,以便于转交。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9, 10: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達賴喇嘛與藏民公投之議
作者:茉莉
2008/01/09
  最近令中國政府大為光火的是,無論他們怎樣竭力阻擾,“達賴旋風”仍然從西方各國刮到東方,熱潮未減。這位被稱為“喜馬拉雅山瑰寶” 的大活佛,身著絳紅色袈裟一路走來,談笑風生之中,就他自己的轉世問題,提出種種大膽的設想。這就使那邊廂的北京當局如坐針氈,雷霆大發。

  惱怒之中,中國當局忘記了自己無神論者的身份。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居然說:“達賴的表態顯然違反了藏傳佛教的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儼然以佛教中人的口氣來說話,這就令我們不得不深究一下:到底達賴喇嘛對他的轉世問題是如何表態的?為什麼他要提出這些設想?這些設想是否符合西藏的傳統以及現代化的趨勢?

自由派活佛的開放性思維

  引發中共激烈反彈的,是達賴喇嘛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印度北部的錫克教聖城阿穆瑞沙的一番話:在他圓寂前,藏民將舉辦公投,以決定是否需要新的領導體系;若藏民決定仍要沿襲達賴喇嘛制度,他將於中國境外轉世,或在圓寂前選定新達賴,而繼任者“將繼續我開始的任務”。

  達賴喇嘛的一系列言論表明:藏民公投將決定一個問題--選擇什麼樣的“領導體系”,即還要不要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如果還要這個制度,他將有兩種選擇:一是靈童在西藏境外轉世,理由是他本人幾十年來一直在境外流亡,按照邏輯自然應轉世在境外;二是在生前選擇繼承者,如從高僧之中選出,或從他心目中的人選中選定。此外達賴喇嘛還有更多的設想,諸如下任達賴喇嘛可能是女性。

  其實上述主張,達賴喇嘛曾在以往不同場合的談話中都闡述過,不過沒有引起中國當局及世人的重視而已。而這一次,同樣的言論卻被媒體熱炒,輿論普遍認為,這些言論是為了抗衡中共今年出籠的《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人們如此分析,不能不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中共新法規明顯針對年事已高的達賴喇嘛,企圖控制達賴喇嘛未來的轉世,那麼,即使達賴喇嘛最近的言論是一種重複,也就很正常地賦予了抵制中共法規的新的意義。

  殷鑒不遠,“兩個班禪”的出現是西藏人心中的痛。據達賴喇嘛的侄子凱度頓珠透露,中共統戰部官員曾在會談過程當著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團的面說:“你們有班禪喇嘛,我們也有班禪喇嘛。”因此,西藏人毫不懷疑中共將在未來搞“兩個達賴”的險惡居心。現在西藏人能夠做的,是想出一些對策,將中共施加給藏民族及其宗教的危害盡可能地降低。

  但是,我們在看到達賴言論在抵制中共干預方面的現實作用的同時,也要看到,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近五十年了,他周遊世界,接受了西方自由民主觀念,和基督教等世界各大宗教進行過對話交流,其思想之現代化,已經不同于傳統的西藏僧侶。早在六十年代末,達賴喇嘛就學習西方的民主議會制度,堅持讓西藏流亡政府通過新憲法,其中規定:只要人民議會三分之二的議員投票同意,便可廢除達賴喇嘛的所有職權。

  這位胸襟開放的自由化活佛早就意識到,西藏民族處於危急存亡之中,過去那種尋找轉世靈童的方式已經不適合了。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具有一些弊病,例如,找到的年幼靈童無法直接親政,往往形成近二十年的權力真空期,造成攝政者及政敵之間的惡鬥。因此達賴喇嘛早就萌生不再轉世的念頭,但為了保持西藏民族的凝聚力,目前仍需要一個精神核心,而且不能讓北京來操縱這個精神核心,因此,達賴喇嘛不得不考慮在境外轉世,或者在生前選定繼承人。

藏民公投的意義與可行性

  達賴喇嘛關於未來繼承者的種種設想,都不違背西藏傳統。其中最令筆者欣賞的一個計畫是:實行藏民公決,把選擇領導方式的權力交給人民。這種設想具有不同尋常的意義,它是對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的一次改革,使這個制度走向公開透明,走向現代化和民主化。

  那麼,這個設想是否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呢?就技術上來看,是有相當的難度。因為目前西藏民族被人為地隔絕,以喜馬拉雅山為界,分為境內西藏和流亡西藏,境內西藏仍然在中共的統治之下。但是,對西藏人來說,達賴喇嘛是他們最為崇敬的精神領袖,他們相信,達賴喇嘛所做的一切決定,都是為了全體西藏人的利益,因此,境內外西藏人會盡最大的努力排除困難,參與投票。

  筆者預測,如果藏民公決能夠實行,其結果可能是:全民信佛的西藏人仍然會主張保留達賴喇嘛制度。但是,這個制度畢竟是“政教合一”的產物,應該對之進行改革。

  作為一個民主主義者,達賴喇嘛早就在政治責任的繼承問題上,提出過一些不同于傳統的看法。筆者估計,廣大藏民會希望達賴喇嘛繼續轉世,希望下一屆達賴喇嘛仍然是西藏的宗教領袖,但原本附在達賴喇嘛名下的政治地位,卻可能會與其宗教身份分開。

  現在倒是中共想不通了,如果被他們視為“迷信落後”的老藏民實行民主公投,他們這些N個“先進的代表”卻還是在搞專制統治,令廣大漢人情何以堪?他們又如何設法去控制達賴喇嘛的轉世?於是,曾經以反對迷信為名,倚仗武力強行取消西藏靈童轉世制度的中共,現在反過來聲嘶力竭地維護這個制度了。

  為了對抗達賴喇嘛的改革性設想,中共堅持守舊復古,強調要按照宗教儀軌、歷史定制、金瓶掣簽和中央政府批准這四大程式來確定轉世靈童。其實至今為止,西藏有過的十四位達賴喇嘛,只有十世、十一世達賴兩位轉世靈童,是清政府通過金瓶掣簽選擇的,其他大多數靈童都沒有經過什麼“中央政府批准”。如果中共要繼承清制,為什麼只單單繼承針對西藏的金瓶掣簽,而不連清朝的皇位制度、八旗制度也給繼承下來?

  一個沒有理念的世俗政權,不管它在物質上、軍事上佔有多麼大的優勢,也無法擊敗具有精神號召力的達賴喇嘛。如果達賴喇嘛真能發起藏民公投並獲得成功,那麼,這種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改革,將是這位“蓮花座上的先生”能夠給藏民族留下的最好的遺產。

二○○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轉自《爭鳴》2008年1月號

Post by n on 2008, January 9, 8: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達賴喇嘛與藏民公投之議
作者:茉莉
2008/01/09
  最近令中國政府大為光火的是,無論他們怎樣竭力阻擾,“達賴旋風”仍然從西方各國刮到東方,熱潮未減。這位被稱為“喜馬拉雅山瑰寶” 的大活佛,身著絳紅色袈裟一路走來,談笑風生之中,就他自己的轉世問題,提出種種大膽的設想。這就使那邊廂的北京當局如坐針氈,雷霆大發。

  惱怒之中,中國當局忘記了自己無神論者的身份。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居然說:“達賴的表態顯然違反了藏傳佛教的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儼然以佛教中人的口氣來說話,這就令我們不得不深究一下:到底達賴喇嘛對他的轉世問題是如何表態的?為什麼他要提出這些設想?這些設想是否符合西藏的傳統以及現代化的趨勢?

自由派活佛的開放性思維

  引發中共激烈反彈的,是達賴喇嘛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印度北部的錫克教聖城阿穆瑞沙的一番話:在他圓寂前,藏民將舉辦公投,以決定是否需要新的領導體系;若藏民決定仍要沿襲達賴喇嘛制度,他將於中國境外轉世,或在圓寂前選定新達賴,而繼任者“將繼續我開始的任務”。

  達賴喇嘛的一系列言論表明:藏民公投將決定一個問題--選擇什麼樣的“領導體系”,即還要不要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如果還要這個制度,他將有兩種選擇:一是靈童在西藏境外轉世,理由是他本人幾十年來一直在境外流亡,按照邏輯自然應轉世在境外;二是在生前選擇繼承者,如從高僧之中選出,或從他心目中的人選中選定。此外達賴喇嘛還有更多的設想,諸如下任達賴喇嘛可能是女性。

  其實上述主張,達賴喇嘛曾在以往不同場合的談話中都闡述過,不過沒有引起中國當局及世人的重視而已。而這一次,同樣的言論卻被媒體熱炒,輿論普遍認為,這些言論是為了抗衡中共今年出籠的《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人們如此分析,不能不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中共新法規明顯針對年事已高的達賴喇嘛,企圖控制達賴喇嘛未來的轉世,那麼,即使達賴喇嘛最近的言論是一種重複,也就很正常地賦予了抵制中共法規的新的意義。

  殷鑒不遠,“兩個班禪”的出現是西藏人心中的痛。據達賴喇嘛的侄子凱度頓珠透露,中共統戰部官員曾在會談過程當著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團的面說:“你們有班禪喇嘛,我們也有班禪喇嘛。”因此,西藏人毫不懷疑中共將在未來搞“兩個達賴”的險惡居心。現在西藏人能夠做的,是想出一些對策,將中共施加給藏民族及其宗教的危害盡可能地降低。

  但是,我們在看到達賴言論在抵制中共干預方面的現實作用的同時,也要看到,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近五十年了,他周遊世界,接受了西方自由民主觀念,和基督教等世界各大宗教進行過對話交流,其思想之現代化,已經不同于傳統的西藏僧侶。早在六十年代末,達賴喇嘛就學習西方的民主議會制度,堅持讓西藏流亡政府通過新憲法,其中規定:只要人民議會三分之二的議員投票同意,便可廢除達賴喇嘛的所有職權。

  這位胸襟開放的自由化活佛早就意識到,西藏民族處於危急存亡之中,過去那種尋找轉世靈童的方式已經不適合了。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具有一些弊病,例如,找到的年幼靈童無法直接親政,往往形成近二十年的權力真空期,造成攝政者及政敵之間的惡鬥。因此達賴喇嘛早就萌生不再轉世的念頭,但為了保持西藏民族的凝聚力,目前仍需要一個精神核心,而且不能讓北京來操縱這個精神核心,因此,達賴喇嘛不得不考慮在境外轉世,或者在生前選定繼承人。

藏民公投的意義與可行性

  達賴喇嘛關於未來繼承者的種種設想,都不違背西藏傳統。其中最令筆者欣賞的一個計畫是:實行藏民公決,把選擇領導方式的權力交給人民。這種設想具有不同尋常的意義,它是對傳統的達賴喇嘛制度的一次改革,使這個制度走向公開透明,走向現代化和民主化。

  那麼,這個設想是否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呢?就技術上來看,是有相當的難度。因為目前西藏民族被人為地隔絕,以喜馬拉雅山為界,分為境內西藏和流亡西藏,境內西藏仍然在中共的統治之下。但是,對西藏人來說,達賴喇嘛是他們最為崇敬的精神領袖,他們相信,達賴喇嘛所做的一切決定,都是為了全體西藏人的利益,因此,境內外西藏人會盡最大的努力排除困難,參與投票。

  筆者預測,如果藏民公決能夠實行,其結果可能是:全民信佛的西藏人仍然會主張保留達賴喇嘛制度。但是,這個制度畢竟是“政教合一”的產物,應該對之進行改革。

  作為一個民主主義者,達賴喇嘛早就在政治責任的繼承問題上,提出過一些不同于傳統的看法。筆者估計,廣大藏民會希望達賴喇嘛繼續轉世,希望下一屆達賴喇嘛仍然是西藏的宗教領袖,但原本附在達賴喇嘛名下的政治地位,卻可能會與其宗教身份分開。

  現在倒是中共想不通了,如果被他們視為“迷信落後”的老藏民實行民主公投,他們這些N個“先進的代表”卻還是在搞專制統治,令廣大漢人情何以堪?他們又如何設法去控制達賴喇嘛的轉世?於是,曾經以反對迷信為名,倚仗武力強行取消西藏靈童轉世制度的中共,現在反過來聲嘶力竭地維護這個制度了。

  為了對抗達賴喇嘛的改革性設想,中共堅持守舊復古,強調要按照宗教儀軌、歷史定制、金瓶掣簽和中央政府批准這四大程式來確定轉世靈童。其實至今為止,西藏有過的十四位達賴喇嘛,只有十世、十一世達賴兩位轉世靈童,是清政府通過金瓶掣簽選擇的,其他大多數靈童都沒有經過什麼“中央政府批准”。如果中共要繼承清制,為什麼只單單繼承針對西藏的金瓶掣簽,而不連清朝的皇位制度、八旗制度也給繼承下來?

  一個沒有理念的世俗政權,不管它在物質上、軍事上佔有多麼大的優勢,也無法擊敗具有精神號召力的達賴喇嘛。如果達賴喇嘛真能發起藏民公投並獲得成功,那麼,這種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改革,將是這位“蓮花座上的先生”能夠給藏民族留下的最好的遺產。

二○○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轉自《爭鳴》2008年1月號

Post by 仙人掌 on 2008, January 9, 8: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阿佳唯色! 非常感谢你! 我能记住的名字如下:

班禅喇嘛 根登曲基尼玛(西藏, 精神领袖)
恰智任波切(西藏, 佛教领袖)
丹增德勒任波切(西藏, 佛教领袖)

卓玛加 (西藏, 作家,教师)
达瓦尖措(西藏, 作家)

阿旺布强(西藏,作家)
任切桑布(西藏, 作家,编辑)

in English

the young Panchen Lama Gendun Chokyi Nyima(Tibet, spiritual  leader)
Chadrel Rinpoche( Tibet, Buddhist  leader)
Trulku Tenzin Delek,( Tibet, Buddhist leader)
Dolma Kyab ( Tibet, teacher and writer)
Dawa Gyaltsen( Tibet, Buddhist monk and writer)
Ven Ngawang Phulchung ( Tibet, Buddhist monk and writer)
Rich Sang po( Tibet, writer and editor)

Post by Yakman on 2008, January 9, 1: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可以自己寄信的,没必要在这里留言的。

引用 穆斯林 说过的话:
为什么不见那些汉人出来说话了?!胡佳可是真正的汉人!
鄙视大汉族主义。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9, 9: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对不起,法文拼写错了,是:
Unifolie, Canada, Technician

Post by unifolie on 2008, January 9, 9: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为什么不见那些汉人出来说话了?!胡佳可是真正的汉人!
鄙视大汉族主义。

Post by 穆斯林 on 2008, January 9, 9: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Shakdzod Nyima
夏佐尼玛   美国     大学教师
网名:透明

Post by 透明 on 2008, January 9, 8: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叶单,加拿大,技术员

Post by unifolie on 2008, January 9, 3:5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好的,晚安!

Post by sol on 2008, January 9, 1: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sol,可以直接发给声明中说的两个信箱里的:forhujia@gmail.com;forhujia2008@gmail.com。谢谢,也。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9, 1: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唯色女士,问一下,这上面好像是说发到他们的信箱中,需要你转发吗?如果不用,我就不发在这里,直接写给他们了。谢谢。

Post by sol on 2008, January 9, 1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们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善用契机,使奥运真正成为中华民族的一件盛事”
-------------------------------------------------

1,无中华民族这个民族
2,基于人道主义同情胡佳的状况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8, January 8, 11: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引用 unifolie 说过的话:
Ulifolie, Canada, Technician
Ulifolie,能不能写个中文的?图几切!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8, 8: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Ulifolie, Canada, Technician

Post by unifolie on 2008, January 8, 6: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Yakman,我把你们的签名转交了。不过,因为“声明”本身是中英文,你们的英文签名有了,能不能翻译成中文?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8, 6: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Dolma Kyab (Tibet, writer)
Dawa Gyaltsen(Tibet, Monk and writer)
Ven NGaWang Phulchung( Tibetan. Monk and writer)

Post by Yakman on 2008, January 8, 6: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