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尼木事件”亲历者的回忆


从当时的派性角度,尼木县的大多数乡村都属于“造总”。两个“翻身农奴”——单增朗结和热群就是尼木“造总”的头头。不过轰动一时的“尼木事件”的领导人主要不是他俩,而是一位名叫赤列曲珍的尼姑。起初,尼木县也像别的地方一样陷入武斗之中,县政府的领导干部成为造反派攻击的对象,但是,据说在单增朗结和热群两人去找赤列曲珍占卦以后,“斗争的性质变了”——这是一位在“文革”后离开西藏去了印度的尼木县农民德朗的话,他目睹了“尼木事件”的整个过程:

“刚开始时我不相信他们有民族的动机,后来就变成了一个民族的运动。我不知道如何准确地描述这个过程。如果说他们是为了藏民族也不完全准确,也许是为了他们自身的自由吧。最后他们喊出了‘西藏独立’的口号。”(摘自“美国之音”藏语部对德朗的采访,下同。)

何以这么说呢?德朗的说法是:

“他们的思想基础非常奇特。一方面他们说是要把汉人赶出西藏,但同时他们也搞阶级斗争,像我们这样家庭成份不好的人是不准参加他们的组织的,甚至他们中的积极分子也不会跟我们说话。现在想起来很奇怪,我想可能是他们的思想水平太低。他们去哪里的话,一般由各村的代表从村里选人跟去。这些代表都是最早时候的造反派。我们村有尼玛次仁和格桑普卜。他们两个是我们村红卫兵的正副队长,都是‘文革’中的积极分子。但后来斗争的性质变了以后也很积极,加上很多人在没有人动员下自动参加了这个运动。我们也很想参加,但他们不收成份不好的人。”

赤列曲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德朗这样描述:“阿尼(藏人对尼姑的称呼)赤列曲珍是普松村人,是一个贫穷人家的女儿。她受戒的寺院是塔斯寺,也在普松村里。她当时好像是30多岁的人,我自己没有见过阿尼。听说1959年之前她就是尼姑,1962年组织学习班时,把很多僧人包括这个阿尼都招去了,天天讲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之类,她开始心理不正常,从学习班回来后变得疯疯癫癫的,经常跑到山上一个人唱歌。那时玛朗苍的一个咒师把这个阿尼带到两个喇嘛那里,这两个喇嘛给她开了气脉,于是阿尼开始降神。但那时候已经在批评封建迷信,只有阿尼周围的一小部分人知道她会降神。当时尼木各地传说,普松的阿尼能算命,会说预言。很多人见了她后都说她能讲一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事,所以很多人开始信她。传说桑日村的一对夫妻去见阿尼,在去之前,那个丈夫说应该带一个整茶砖送给阿尼,但妻子说只需带半个茶砖,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带一个整茶砖。但见了阿尼之后,阿尼把茶砖切成一半让他们把另一半拿回去。”

在尼木“造总”头头单增朗结和热群找赤列曲珍占卦后,赤列曲珍成了实际上的领导人。德朗回忆:

“他们去尼木县攻击政府的时候,还准备了一面西藏的国旗,但没有人知道西藏的国旗是什么样的,结果做了一个两刀交叉的,就是‘四水六岗’(1959年由藏东康巴人组织的反抗中共的游击队伍)那样的旗帜。他们去尼木县之前,举起旗帜,煨桑,喊口号。听说他们喊了‘西藏独立’、‘达赖喇嘛万岁’等。反正那天他们冲进了县武装部。他们向县政府和武装部攻击了两次,第一天就是这么发生的。是先在尼木区政府里开会,然后去县政府的。其实那天煨桑也是一件大事,因为‘文革’中很长时间谁也不敢煨桑,那是搞封建迷信。

“在这之前,两派武斗时,造反派攻击过县政府一次,那时他们获胜了。但这次打着民族的旗帜向县政府进攻,后果大不一样。当时参加这个运动的都是农民,其中没有一个成份不好的。后来汉政府说这是在反动阶级的操纵下搞起来的,但这不是真的。他们的头头热群等人都是‘翻身农奴’,甚至还有一个党员,是确布村的人。

“他们没有现代武器。‘文革’开始时,从拉萨来了一个造反派的演出队,他们给热群送了一把手枪,这是唯一的自动枪。还有几支打猎的火枪。另外,乡里的铁匠们打了很多长刀等原始的武器,看起来就像过去电影里的农民起义一样。听说他们到县里时,公安局的楼上架着一架机枪。后来汉人说是没有直接向人开枪,但当时打死了很多人。最后他们攻进去之后,我们达热村的一个叫次旺的人,他说是他爬上墙把这个机枪夺过来的,枪管很热,把他的手都烫伤了。这个人后来被抓了,本来是要枪毙的,但后来释放了,现在还活着,在达热村。

“后来有一次在普松,汉人的军人和基层干部加起来有12个人全被杀死了。听说当时武装部没有让他们带枪。”

如果德朗讲述的是事实,那么被当作“叛乱”而镇压是不可避免的。当时的镇压非常残酷,正如德朗所讲:

“这个以‘西藏独立’的名义爆发的运动,只有几个星期就被镇压了。各村来了很多部队,主要是在普松。部队开进那里后打了几次仗,听说又死了几个军人。当时在那里的主要人物中,只有一个人后来没枪毙,不知道是嘎单还是赤列。但到我们村时无人抵抗,因为那时敢于抵抗的人都已经死的死、抓的抓了。这之前我们村里有一个叫扎西次旦的人,大概20多岁,他平时胆子比较大,据说攻县政府时,他是冲着机枪撞过去的,因为身上带着护身符所以没中弹,但最后子弹击中了护身符,他就倒下了。

“他的妻子叫阿加玉珍,她在家里等了三天还不见人,以为扎西次旦受伤躺在什么地方,就在背兜里装了一点吃的去找他。她快走到县城时,县武装部的排长好像是姓高的,一个长着兔唇的汉人,他挡着玉珍不让走。阿加玉珍哭着吵着一定要进城去找她的丈夫。她硬是往前走了几步后,那个排长从她背后开了一枪把她打死了。这个女人被高排长打死的情景,很多人亲眼看见了。

“镇压之后,起先所有山顶的高处都被部队占领了,然后把群众都召集起来。他们怀疑是我们这些成份不好的人在背后操纵的,所以在群众中搞调查。但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找不到任何证据后,就把造反派的代表都抓起来了,在当地开会、批斗、揭发,然后在乡政府关了几个月,再从他们中选一部分人带到县里,又再从他们中选一部分人带到拉萨去枪毙。很多人是在尼木枪毙的。拉萨和尼木全加起来好像枪毙了36个人。第一批在尼木枪毙十几个人时,在拉萨枪毙的人数要少一点,但第二批在拉萨杀的时候,尼木好像要少几个。

“在尼木县召开大会时,我们的周围全被部队包围着,中间留了一条很宽的路。要枪毙的人都站在台上,大部分人都被打得认不出来了。年纪最小的只有18岁,年纪最大的就是当年照顾阿尼的那个咒师。他们的家人都被集中到台下的最前边。先在大会上讲话,用高音喇叭把他们的罪行公布后,从中间开来了几辆卡车,把要枪毙的人都带走了。这几辆卡车慢慢地开着,我们群众跟着车后面走。尼木县有一个叫劝衮巴唐的空地,我们到了那里后,让我们围着这个空地坐下来。当车停下来后,把这些要枪毙的人从车上像扔包裹一样推下来,再由两个军人把人拖到一边去。那些军人有说有笑地在准备着什么。大概等了十几分钟之后,让这些人跪在地上,一个接着一个朝后脑勺开枪。全部枪毙之后,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一手端着手枪,用脚踢这些尸体,看人死了没有,有些人身上又挨了一两枪。这些人的尸体都扔在那里,家人不准抬回家。村里的一些非常贫穷的人把衣服从尸体上剥下来,尸体光秃秃地就那么扔着。后来有些被狗吃了,有些腐烂了,但谁也不敢动。

“我们村里很多人都死了。有些人是攻击县武装部时死的,有些是被枪毙的,还有不少人是后来清查时自杀的。有些人从监狱里出来之后,不知是因为在监狱里受虐待的缘故还是什么原因很快就死了。

“……有意思的是尼木反抗运动的总头子热群没有被抓住。镇压时,热群和几个人跑到山上去了。其中有一个跟我一起上过学,叫伦珠旺杰。还有江扎尼康家的两个人和从牧区来的四个人。听说有一个人在逃跑的时候被击中受伤了,但据追击他们的军人说,热群他们把这个受伤的人放在马上带走了,一去不复返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开会时,政府还告诉我们他们是逃脱不了的。他们还逼着热群的老婆背着小孩在山上去找他。她在前面喊着热群的名字,部队在暗里跟着她,天天在山上寻找,但连一点踪影也没有。后来我到印度后,到西藏政府的安全部门打听过热群他们的下落,可是那边也只听说过他的名字,看来他们没有逃到印度。我一直想知道他们的下落。”

图为1970年2月,在拉萨公审大会上被公审处决的尼木藏人。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3.16 K
尺寸: 380 x 400
浏览: 6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1.28 K
尺寸: 359 x 400
浏览: 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9.33 K
尺寸: 171 x 400
浏览: 4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2.85 K
尺寸: 400 x 272
浏览: 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4.91 K
尺寸: 400 x 303
浏览: 8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1.07 K
尺寸: 268 x 400
浏览: 4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6条记录访客评论

这种事在当时的中国到处都是,但一涉及藏人似乎就更麻烦了。

Post by a on 2008, November 26, 6: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美丽的唯色:你好!请问在国内怎么才可以买到你的作品?谢谢.

Post by L.M on 2008, March 2, 10: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美丽的拉萨 说过的话:
请问啊嘉 唯色啦!
     您的书能不能翻译成英文呀!如果这样的话,外面的世界可以更清楚的看到西藏的真实情况.
扎西德勒,美丽的拉萨。应该说,有些文章翻译成英文了,也有一本与王力雄合著的英文书《Unlocking Tibet》于2005年在瑞士出版。目前,关于西藏文革的图文书《杀劫》已翻译藏文版,关于西藏文革的口述书《西藏记忆》已翻译法文版,都将在今年出版。并且还在翻译日文版。另外,其他散文书,如《名为西藏的诗》已翻译藏文版出版,并且在翻译德文版。另外,这些书的英文版也在翻译和联系中。

Post by 唯色 on 2008, February 14, 3: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g42871

引用 美丽的拉萨 说过的话:
引用 中國人 说过的话:
引用 美丽的拉萨 说过的话:
我也在近全力来介绍安家唯色啦的博客.但是我身边的人他们不懂中文.


將來會有英文版.藏文版的.我想

Post by 中國人 on 2008, February 14, 1: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中國人 说过的话:
引用 美丽的拉萨 说过的话:
请问啊嘉 唯色啦!
     您的书能不能翻译成英文呀!如果这样的话,外面的世界可以更清楚的看到西藏的真实情况.
可以多把阿嘉拉的blog介紹給朋友們.介紹給世界.


我也在近全力来介绍安家唯色啦的博客.但是我身边的人他们不懂中文.

Post by 美丽的拉萨 on 2008, February 14, 12: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引用 美丽的拉萨 说过的话:
请问啊嘉 唯色啦!
     您的书能不能翻译成英文呀!如果这样的话,外面的世界可以更清楚的看到西藏的真实情况.



可以多把阿嘉拉的blog介紹給朋友們.介紹給世界.

Post by 中國人 on 2008, February 14, 12: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请问啊嘉 唯色啦!
     您的书能不能翻译成英文呀!如果这样的话,外面的世界可以更清楚的看到西藏的真实情况.

Post by 美丽的拉萨 on 2008, February 14, 11: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英国6岁男童存有前世记忆
      英国格拉斯哥市6岁小男孩卡梅伦-兰姆经常谈论他的母亲和家庭,并在纸上画他的家--一座海滨白房子。但是令卡梅伦42岁的母亲诺玛寒到脊梁骨的是,卡梅伦谈的母亲不是她,而是另一个40年前的姓罗伯逊的“妈妈”;卡梅伦画的房子也不是他们现在的家,而是“前世”的他位于英国巴拉岛的住宅。

  回忆“前世”生活--“我曾在巴拉岛住过”

  据悉,自卡梅伦会讲话时起,他就经常向母亲和家人谈论自己以前在巴拉岛的生活,让家人困惑万分。42岁的母亲诺玛回忆说:“当他还是个婴儿时,就会喊爸爸妈妈,可他嘴中冒出的第3个词,却是‘巴拉岛’。当他长大一点后,他经常会说:‘我曾是一个巴拉岛

男孩。’或‘妈妈,在我来这儿之前,我曾在巴拉岛住过。’”

  “老家”是海滨白房子 “父亲”名叫罗伯逊

  诺玛称,他们一家从未去过巴拉岛,也从未在电视上看到过。可是卡梅伦却经常谈论他在巴拉岛的“家”,描述那是一座海滨白房子。他还抱怨现在的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而巴拉岛的家却有3个。卡梅伦说:“我和爸爸妈妈、3个哥哥姐姐和一只狗住在那儿,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海滩。”卡梅伦口中的“巴拉岛父亲”是个名叫谢恩-罗伯逊的男子;卡梅伦称记不起巴拉岛母亲的名字,但记得她拥有一头漂亮的黑发。

  “荒唐回忆”惊呆家人 母亲决定一探究竟

  诺玛对6岁儿子心中还有“另一个母亲”感到非常震撼,她无法接受这个荒唐的事实。诺玛承认说:“我十月怀胎生下了他,他是我的儿子,可他却感到自己属于另一个女人。一天我问他更爱我还是更爱他的巴拉岛妈妈,他竟然说两个都爱……一天,卡梅伦竟要求让他的‘巴拉岛妈妈’来幼儿园接他!他哭着说: ‘我必须去巴拉岛。我的家人想念我!’”

  诺玛向教育心理学家卡伦-梅杰斯求助,卡伦也认为这一病例相当罕见。卡伦称,卡梅伦描述巴拉岛家庭的方式,和其他孩子描述想像中的朋友并不完全相似。

  由于卡梅伦坚持要回“巴拉岛的家”,几个月前,诺玛终于订了去巴拉岛的机票,她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儿童研究专家杰姆-塔科博士的陪同下,带着卡梅伦一起飞往了这座从未去过的小岛。

  海滨的确有白房子 前主人名叫罗伯逊

  卡梅伦来到巴拉岛后,就真像的回到“家”一样兴高采烈,他们第一站来到了巴拉遗产保护中心,询问当地是否有一家姓罗伯逊的人,住在一个可以俯瞰海滨的白房子里。然而,当地文献记录中却没有任何关于罗伯逊家庭的记录。诺玛只好带着卡梅伦坐车沿岛边寻找。就在他们快放弃希望时,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称当地历史学家发现,以前有一个姓罗伯逊的外地人家庭,曾在巴拉岛拥有一座度假屋,而那座度假屋就在考克莱希尔湾海边。

  诺玛说:“我们没有告诉卡梅伦,而是直接带他去那座房子,看他什么反应。当他看到那座白房子时,他兴奋极了,说:‘我没骗你们吧,快进去和我一起玩玩具!’”然而当他们靠近那座房子时,兴奋的神采从卡梅伦的脸上褪了下去,原来那只是一座空房子。卡梅伦的眼中含了泪水,和母亲一起参观了这座空房子,令诺玛震惊的是,那座房子中果然有3个卫生间,从房间中能够看到海景。

  “离奇故事”拍成片,“记忆”真的能传递?

  随后,一些研究者追寻到了曾在上世纪60年代到巴拉岛度假的罗伯逊家庭的一个成员--吉莉安-罗伯逊,但吉莉安无法回答他们提出的任何问题,也记不得家庭中有个叫谢恩-罗伯逊的人。

  卡梅伦的离奇经历已经被英国电视五台拍成了纪录片《这个男孩以前活过》,对于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目前科学家无法做出解释--研究人员无法确定,卡梅伦的“巴拉岛记忆”真的是从“一个人”身上传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还是这些“记忆”都是他幻想出来的。

  不过,卡梅伦的母亲诺玛已经不再关心这些了,因为巴拉岛之行已经让卡梅伦获得了心灵的平静。
http://qi.daqi.com/bbs/00/1800318.html

Post by 德基里 on 2008, January 10, 4: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坚决惩罚假宗教人员。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8, 1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当然了,当局试图制造藏人反对达赖喇嘛返乡的舆论来欺骗世人。谈判完全是假的,一边谈一边加紧同化,分化,以消灭藏族文化和藏人。我觉得西藏流亡政府应该去谈,看看他们再怎么骗。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8, January 8, 1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尼木事件”亲历者的回忆

这个题目似乎不准确,人家明明说赤列曲珍的队伍是不接受他们的,这个被采访者在当时也只是耳闻,虽然聊胜于无,但题目毕竟还是留下了遗憾。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找到当时事件的参与者呢?看来是希望渺茫了。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8, January 8, 11: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认琴 说过的话:
唯色:在汉地骗人的假活佛华尔丹。他吃了很多施主的钱,在成都买了房子、车子,原来他是一名普通干部(阿坝州文化局),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富翁,他以我寺的名义在山东济南、北京等地行骗,希望您们能多了解一下,我们草登寺不希望这样。华尔丹: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草登乡尕秋里人。

--------------------------------------
这样骗人的事情 我在拉萨北京中路遇到过两次。第一次被骗了前,第二次还是同样两个“喇嘛”,多亏当时有藏族朋友在场。他们才没得逞

Post by 襄邑博客 on 2008, January 8, 10: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唯色姐;你好
 你是我们民族英雄,我们永远支持你.

Post by 博博博 on 2008, January 8, 3: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认琴,你说的这位华尔丹,从来没听说过,哪里可以了解到?草登寺的情况也不知道,网上有介绍吗?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8, 2:4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唯色:在汉地骗人的假活佛华尔丹。他吃了很多施主的钱,在成都买了房子、车子,原来他是一名普通干部(阿坝州文化局),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富翁,他以我寺的名义在山东济南、北京等地行骗,希望您们能多了解一下,我们草登寺不希望这样。华尔丹: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草登乡尕秋里人。

Post by 认琴 on 2008, January 8, 2: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当局试图制造藏人反对达赖喇嘛返乡的舆论
2008.01.07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据伦敦西藏自由运动的消息,在甘肃省一藏人聚居地,当局以不正当手段制造藏人反对达赖喇嘛返乡的舆论,并殴打一位拒绝在反对达赖喇嘛返乡的请愿书上署名的藏民。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西藏自由运动代理主任霍姆斯星期一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试图制造这样一个舆论:藏人不要达赖喇嘛回到藏区: “我们上个星期获悉,中国人千方百计地试图制造这样一个舆论:藏人不欢迎达赖喇嘛返乡。举例来说,在12月的一次大会上,当局让反对达赖喇嘛返乡者举手,结果无人举手,会议主持者接着又问,‘家里没有窝藏火器的人举手’,大伙儿都举了手。这张大伙儿都举手的照片后来在媒体上发表时,被说成是与会藏民举手表决、反对达赖喇嘛返乡。在另外一次甘肃藏人聚居地的乡党委书记会议上,与会者被要求在反对达赖喇嘛返乡的请愿书上署名,有一位老人拒绝署名,就遭到殴打、并被关进监牢。”

霍姆斯表示,中国当局有关达赖喇嘛谋求藏独的宣传与事实不符: “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说,他们不谋求独立,只要求自治。这个立场受到许多国家政府的支持;这些国家的政府没有说西藏应当独立,但都表示应当允许达赖喇嘛返乡,应当允许藏人管理自己的事务。北京当局不愿意向世界舆论靠拢,因为如果允许西藏获得真正的自治,还会有别的地方提出同样要求,那将是北京所不能容许的。”

藏族作家唯色分析了达赖喇嘛迄今不能返乡的阻力所在: “最高权力层他们一直坚持的就是反对达赖喇嘛的路线,虽然知道达赖喇嘛的主张是不独立了。他现在要求的是一个中间道路,这样一个非暴力的合作的路线。中国实际上了解这个,但他就是坚决不予回应,也不予承认,反而在国内一直制造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一直是这样一个说法。另外,当地的各地各级的官员来说,他们也愿意把达赖喇嘛塑造成所谓制造西藏独立的这样一个分裂分子的形象,他们非常愿意这样做。这些各地各级的官员出于保住自己政治上的权力的需要,他需要把达赖喇嘛制造成这样的形象,然后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甚至让自己在权力层中有不断上升的可能性。所以他们就是一个最高权力层和地方上的各级官员之间的共谋。他们不愿意出现有对达赖喇嘛的这种信仰,他们是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要千方百计做各种对达赖喇嘛在藏族人心目中的诋毁的事情。他们一直是这样,这些年越演越烈。”

这位作家表示,在中国现行制度下,她觉得达赖喇嘛返乡的希望十分渺茫。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Post by kankan on 2008, January 8, 11: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