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西藏的艾滋病数字

 

去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西藏自治区的官员说,西藏自1994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人以来,截至2006年已发现艾滋病感染者40例,其中艾滋病病人5例,死亡2例;承诺要采取一系列措施严控艾滋病的流行和蔓延,到2010年,力争把西藏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控制在300人以内。

这个承诺无疑是良好的愿望,切实地履行这个承诺更是当务之急。据悉,至2007年世界艾滋病日,西藏自治区的艾滋病感染者是54例。与同时公布的全国感染人数约80多万相比,连零头都算不上。若按照每年增加十几例来计算,那么显然大可放心,三年后怎么增长也不会突破300。但愿习惯报喜不报忧的官员们,不会为了这个计划内的数字而压低实际上的数字,因为有关专家在两年前的调研得出的结论是:西藏已具备艾滋病广泛流行的条件。更有人士警告:艾滋病在西藏,如不定时炸弹。

前不久,《凤凰周刊》一篇关于开矿破坏西藏生态的文章,就日益沉沦的拉萨写到:“以拉萨市中心的太阳岛为核心,色情经营场所遍布全市。一位走南闯北多年的矿老板认真地说:‘我觉得拉萨才是中国真正的性都。’”在西藏最偏远的西部阿里,满街妓女让一位援藏干部惊叹,观光游客的游记也说“那儿对妓女根本就不抓”、是“完全公开合法”的“妓女和流氓的乐园”。这些消息都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可是,西藏官员面对外国记者采访时,却把妓院说成是“洗脚”、“洗头”的第三产业。

大多数性工作者来自中国内地,为此被称作“19军”,得名于当年进军西藏的解放军主要部队18军。性产业深入各地城乡,四川妓女在那曲乡下跟牧民用两三根虫草进行一次性交易,一根虫草在当地卖四、五十元。也有来自西藏农村和牧区的女子卖淫,她们属于最低档的妓女,据说甚至是一碗两块钱藏面的价格。从事艾滋病防治的基层官员谨慎地承认,艾滋病感染者分布不仅仅在城市社区,在农牧区也有发现,而且男性所占的比例高于女性。

去年,西藏自治区据报有吸毒者1700多人,使用药丸较针管注射更为普遍。从青藏铁路开来的火车又使毒品运输防不胜防。在吸毒者中有卖淫者,而在吸毒兼卖淫者中已发现艾滋病患者,为此西藏的禁毒警察开始进行预防艾滋病的培训。另外,西藏的采供血液、血浆的机构也存在相当隐患,因为贫穷、吸毒而卖血的人员既有汉地来的打工者和性工作者,也有藏人。

然而,西藏民众普遍对艾滋病所知甚少,更谈不上如何预防,整个社会基本上处于“艾滋盲”的状态。虽然相关部门以及非政府组织也在进行普及艾滋病知识、预防艾滋病传播的工作,但力度不够,或者说力不从心。以“稳定高于一切”为宗旨的当局,为了维护“和谐西藏”的形象,既然连西藏遍地娼妓的事实都敢否认,隐瞒西藏的艾滋病实况,按照计划编制西藏的艾滋病数字,更不是没有可能。

2007-12-19,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照片,拍的是一个在拉萨的内地妓女。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2.71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7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7条记录访客评论

引用 s 说过的话:
引用 阿甚 说过的话:
娼妓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目前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无法杜绝此现象。中国政府的决策人明知此现象是难以消除的,但是偏偏又不像很多国家那样使娼妓合法化。如果娼妓合法化将会使政府对这一人群的管理更有力度,从业人员也将会接收定期的身体检查以及得到更全面的防病相关知识的教育。但是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对当地的色情产业的经营者和从业者以及嫖客的罚款可是地方公安部门的重要收入来源呢,他们既不会真正的取缔,也更不想让色情产业合法化,都合法了还到哪里收那么多的罚款呢?都合法了那那些经营者也不必对有关部门行那么多的贿了。
就内地来说,自古以来在皇权的社会对公职人员流连于声色场所便有严格的管制以及道德上的约束,但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对此的态度反倒比古代更宽容了。国家政府军队的公职人员在这方面都如此的堕落,那在法规与道德层界上又如何的去对百姓进行约束呢?!
除去这些通过性途经或是吸毒注射途经感染艾滋病的人群外,最无辜最可怜的就是通过血液途经感染的人群了。但是,对于西藏地区的血站的血液来源以及具体采血状况我没多少了解,但是对内地的农村相关状况公开报道中可以推测出,在西藏绝对会有着跟内地同样的情况的。中国的HIV携带者的人群跟很多国家不同的一点是,其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通过输血而感染病毒的。在西藏进行性安全宣传的同时,更应该关注这种通过输血感染病毒的现象,这种危害波及的面积将是巨大的,而受害的人群也是最无辜与无奈的。当然,母婴传播的途径也应该引起关注。在西藏绝大部分妇女尤其是牧区妇女都没有接受过详细的孕前产前检查,如果母亲感染病毒,将势必影响到胎儿,这将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存亡!
在毛泽东时代就没有这种烂事儿.

孤陋寡闻这种事毛泽东时代也有只不过不敢公开罢了。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1, 2: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唯色,你怎么就不舍得给这个照片里的女孩做一点点技术处理,她即使真是个妓女(何况你也仅仅是从网上找来的照片,并不能证实),也有人权吧,没有想过万一弄错了会给她造成什么伤害吗?还有,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内地的,你们这些自由民主的人权卫士的良知在那里?如果恼羞成怒就快删我的帖子啊!

Post by 华夏小民 on 2008, February 12, 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How to eliminate AIDS?
Two solutions: legalizing prostitute; set up clinics.

In order to control or completely eradicating the disease commonly known AIDS, you
(the government)  must first consider  to legalize prostitute and let them have register in a various local government. In this way, you can not only track them, but also  you can check thier health status periodically, for  instance, once in a month, if anyone found infected with HIV, then is it you are  responsibility to treat them in a quarantine facility. In the meantime, set up clinics in a major cities like Lhasa, Chamdo or Rekong to conduct drug test for all ages based on volunteer basis. And if anyone found infected they all have to treat in a quarantine facility. In this way, you can at least reduce the number of HIV diagnosis if not completely eradicating the whole disease.  

The Communist Party--the only party often saying that they are transparent on all issues that related with thier fellow citizens but not on this particular issue. They often hiding the umber but many experts disagree. In a recent study show that in Washington, DC alone there were twenty five thousands people infected with HIV—one person infected among 12 people.  India in on the raise but how about Tibet? Think twice.

Post by norbu on 2008, February 4, 5:0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norbu 说过的话:
RE: er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translation. Good job and Happy New Year!
I may need your assistance in order to get the massage cross that I like to share my opinion.
I heard Woeser's story a lot but never seen her in person. I wish I could.
It seams to me she is courageous women who can peak out under a tight-lipped society.
I admire her and her writings that posted on her blog. Stay in touch.
norbu 啦,谢谢你的留言和鼓励。这个博客显然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众多的网友慷慨地用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构建的。我们互相敞开心扉,让彼此了解属于自己却别人不知的世界;这是一种难得的互补,由这个窗口感受人间温暖。比如er主动相助,翻译norbu 的留言,虽不相识,却胜似相识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8, January 31, 11: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Well, I thank you are talking to me. I live in the West Hampshire for so long and since I got the Woeser's blog through a popular web site, I started to having look all kinds of personal opinions that posted on her blog. And I should say that her blog helped me to understand more facts and realities of Today's Tibet. Even though, I have hard time to read Chinese.

Post by norbu on 2008, January 31, 6: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wo xiang xin ni neng kan de dong pin ying .ni neng gao su wo ni zai na ge guo jia ma?

can't you tall me wear you live ? I'M Looking for Lha sa frind.
ying wei wo zai zhao liou jiu ja na da de la sa peng you
         wo

Post by Tesring on 2008, January 31, 5: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今天我们知道艾滋病(获得性免疫缺乏综合症)是一种疾病,而不是一种综合症。一种综合症通常是指一系列的症状,但是没有一个容易确定的原因。综合症这个名字在13年前是合适的,因为那个时候医生只知道这个疾病的最后阶段,但是并不了解它的机制。所以,这种病除了被称为艾滋病外,更合适的名字是HIV病。HIV病这个名字更加准确是因为它指出了导致艾滋病的病原体,并包含了症状的所有阶段:从感染,到免疫系统的恶化,到诱发疾病的开始。但是艾滋病依然被大多数人用于命名这种由HIV病毒带来的免疫缺乏症。

引用 norbu 说过的话:
Today we know that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AIDS) is a disease and not a syndrome. A syndrome is commonly used to refer to collections of symptoms that do not have an easily identifiable cause. This name was more appropriate 13 years ago, when doctors were only aware of the late stages of the disease and did not fully understand its mechanisms. A more current name for the condition, regardless of an AIDS diagnosis, is HIV Disease. This name is more accurate because it refers to the pathogen that causes AIDS and encompasses all the condition’s stages, from infection to the deterioration of the immune system and the onset of opportunistic diseases. However, AIDS is still the name that most people use to refer to the immune deficiency caused by HIV.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31, 5: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Today we know that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AIDS) is a disease and not a syndrome. A syndrome is commonly used to refer to collections of symptoms that do not have an easily identifiable cause. This name was more appropriate 13 years ago, when doctors were only aware of the late stages of the disease and did not fully understand its mechanisms. A more current name for the condition, regardless of an AIDS diagnosis, is HIV Disease. This name is more accurate because it refers to the pathogen that causes AIDS and encompasses all the condition’s stages, from infection to the deterioration of the immune system and the onset of opportunistic diseases. However, AIDS is still the name that most people use to refer to the immune deficiency caused by HIV.

Post by norbu on 2008, January 31, 5: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RE: er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translation. Good job and Happy New Year!

I may need your assistance in order to get the massage cross that I like to share my opinion.
I heard Woeser's story a lot but never seen her in person. I wish I could.

It seams to me she is courageous women who can peak out under a tight-lipped society.
I admire her and her writings that posted on her blog. Stay in touch.

Post by norbu on 2008, January 31, 4: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I am going to translate it for you. 我来帮你翻译一下:
首先,我希望我能贴一些中文的评论,但是我离开西藏已经很久了,只能勉强读写中文。所以,我选择贴一些英文的评论。
一个最近的研究指出一个系列杀手:艾滋病正在藏人中传播。为什么呢? 性交易在西藏的每一个角落泛滥,特别是在拉萨。你知道每天在非洲大陆有多少人因为艾滋病死去吗?许多专家认为艾滋病的泛滥是由于不安全的性行为,也就是不使用避孕套的性行为引起的。请注意使用避孕套,否则你将可能会成为一个死人。

引用 norbu 说过的话:
First at all, I like to post any comment in Chinese
language. However, since I left Tibet so long ago, I barely can read and write in Chinese. So, I
choose to post my comment in English.
In a recent study indicate that the serious killer--
AIDS is spreading among Tibetans in a high
density of Tibet. Why? The sex trade is booming
in every conner of Tibet especially in Lhasa.  
Do you know how many people dying in each day
in African continent these days? Many experts
believe that the spread HIV/AIDS among mankind
is mainly cause unsafe sexual intercourse which
means sex without condom. Please be aware to
use condom, otherwise you will be soon a dead
person!

Post by er on 2008, January 31, 4: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First at all, I like to post any comment in Chinese
language. However, since I left Tibet so long ago, I barely can read and write in Chinese. So, I
choose to post my comment in English.
In a recent study indicate that the serious killer--
AIDS is spreading among Tibetans in a high
density of Tibet. Why? The sex trade is booming
in every conner of Tibet especially in Lhasa.  
Do you know how many people dying in each day
in African continent these days? Many experts
believe that the spread HIV/AIDS among mankind
is mainly cause unsafe sexual intercourse which
means sex without condom. Please be aware to
use condom, otherwise you will be soon a dead
person!

Post by norbu on 2008, January 31, 2: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有管理的性交易,相比之下在很多国家都是允许的。可是,没有管理的,在政府条文原则上不允许的国家,实际上比公开的性交易还糟糕。因为,对感染病毒没有办法控制。也没有办法对他们的收入进行评估。从而,实际上暗娼泛滥使洗黑钱、吸毒、黑社会更加猖獗有着直接的关系。说到底,共产党的流氓行为的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的心理暴露无疑。他们才是开暗娼的罪魁。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December 27, 6: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阿甚 说过的话:
娼妓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目前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无法杜绝此现象。中国政府的决策人明知此现象是难以消除的,但是偏偏又不像很多国家那样使娼妓合法化。如果娼妓合法化将会使政府对这一人群的管理更有力度,从业人员也将会接收定期的身体检查以及得到更全面的防病相关知识的教育。但是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对当地的色情产业的经营者和从业者以及嫖客的罚款可是地方公安部门的重要收入来源呢,他们既不会真正的取缔,也更不想让色情产业合法化,都合法了还到哪里收那么多的罚款呢?都合法了那那些经营者也不必对有关部门行那么多的贿了。
就内地来说,自古以来在皇权的社会对公职人员流连于声色场所便有严格的管制以及道德上的约束,但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对此的态度反倒比古代更宽容了。国家政府军队的公职人员在这方面都如此的堕落,那在法规与道德层界上又如何的去对百姓进行约束呢?!
除去这些通过性途经或是吸毒注射途经感染艾滋病的人群外,最无辜最可怜的就是通过血液途经感染的人群了。但是,对于西藏地区的血站的血液来源以及具体采血状况我没多少了解,但是对内地的农村相关状况公开报道中可以推测出,在西藏绝对会有着跟内地同样的情况的。中国的HIV携带者的人群跟很多国家不同的一点是,其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通过输血而感染病毒的。在西藏进行性安全宣传的同时,更应该关注这种通过输血感染病毒的现象,这种危害波及的面积将是巨大的,而受害的人群也是最无辜与无奈的。当然,母婴传播的途径也应该引起关注。在西藏绝大部分妇女尤其是牧区妇女都没有接受过详细的孕前产前检查,如果母亲感染病毒,将势必影响到胎儿,这将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存亡!

在毛泽东时代就没有这种烂事儿.

Post by s on 2007, December 27, 4: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娼妓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之一,目前世界上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无法杜绝此现象。中国政府的决策人明知此现象是难以消除的,但是偏偏又不像很多国家那样使娼妓合法化。如果娼妓合法化将会使政府对这一人群的管理更有力度,从业人员也将会接收定期的身体检查以及得到更全面的防病相关知识的教育。但是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对当地的色情产业的经营者和从业者以及嫖客的罚款可是地方公安部门的重要收入来源呢,他们既不会真正的取缔,也更不想让色情产业合法化,都合法了还到哪里收那么多的罚款呢?都合法了那那些经营者也不必对有关部门行那么多的贿了。

就内地来说,自古以来在皇权的社会对公职人员流连于声色场所便有严格的管制以及道德上的约束,但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对此的态度反倒比古代更宽容了。国家政府军队的公职人员在这方面都如此的堕落,那在法规与道德层界上又如何的去对百姓进行约束呢?!

除去这些通过性途经或是吸毒注射途经感染艾滋病的人群外,最无辜最可怜的就是通过血液途经感染的人群了。但是,对于西藏地区的血站的血液来源以及具体采血状况我没多少了解,但是对内地的农村相关状况公开报道中可以推测出,在西藏绝对会有着跟内地同样的情况的。中国的HIV携带者的人群跟很多国家不同的一点是,其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通过输血而感染病毒的。在西藏进行性安全宣传的同时,更应该关注这种通过输血感染病毒的现象,这种危害波及的面积将是巨大的,而受害的人群也是最无辜与无奈的。当然,母婴传播的途径也应该引起关注。在西藏绝大部分妇女尤其是牧区妇女都没有接受过详细的孕前产前检查,如果母亲感染病毒,将势必影响到胎儿,这将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存亡!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7, 1: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按照阿甚的分析, 藏区性交易活动中的需求方涉及的人群面很大, 大部分是汉人, 也有小部分藏人, 有"官方"的, 有商人, 打工的, 有司机等等, 很大一部分人流动性也很强. 如此说来, 似乎从性交易活动的供给方, 即女性性工作者, 开始进行预防教育更可行. 而且, 这些性工作者大多为汉人, 这也避免了如果直接大面积的面向藏区社会宣传, 在文化上和宗教上会有一些敏感性.

但我觉得, 从长远来看, 面向藏区社会宣传还是要慢慢做起来. 因为, 从全国的统计数字来看, 感染者的配偶和普通人群性行为是第三大艾滋病传播途径! 嫖娼占19.6%, 而配偶和普通人群不安全性行为也占了16.7% !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7, 12: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既然埋下了炸药,它就要爆炸的。这个炸药是中国共产党西藏自治区委员会和人民政府正确英明领导下的伟业,是西藏历史上的跨越式的发展,是我叔叔经常强调的“从黑暗走向了光明,从愚昧走向了文明,从没有实现了有,从很小达到了越来越多”。也是历届(至少从1986年以后)自治区各级领导艰苦奋斗,发扬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够吃苦、特别能够——”作风的结果。
天是要下雨的,HIV \AIDS是要爆炸的,这是西藏前进的历史改变不料的事实。建议中央电视台和联合国给自治区典型领导和地区颁发“特别感动奖”,给援藏干部特别是拉萨和林芝、日喀则的援藏干部颁发“特别贡献奖”,建议西藏人民追授陈奎元、热地、郭金龙、列确、向巴平措“感动世界”奖。他们当之无愧,他们理直气壮的应该接受这个奖励。另外,在布达拉宫广场纪念碑上应该刻上他们高贵的大名。如果同意,请你呼应。谢谢!

Post by 地热叔叔 on 2007, December 27, 12: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除去妓女之外,我个人认为在藏地传播性疾病的主要人群是:驻藏部队的官兵,内地在藏的援藏人士,(这两个人群来自于官方,但是由于所谓”高原工作辛苦“的原因,所以在这方面的管制很放松。)在西藏经商的部分汉人;在藏人中则主要是流动性很大的藏族商人,其他流动性工作的藏人,如长途客货车司机等,以及从农牧区孤身来城镇打工的藏人,另外就是藏族的从事性工作的女性。

从以上说明可以看出,西藏的性疾病传播人群主要是些流动人口,这些人的大量增加,从而加大了色情产业的需求度,而这些人的流动性,又加快了性疾病传播的速度扩大了性疾病传播的范围。不过,这里流动性更大的游客们反倒很少涉及这个领域,一是因为入藏的游客多是团队行动,而且入藏时间很短再加上人生地不熟的,所以鲜有涉入色情场所的,或者与本地人发生性关系。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7, 11: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西藏的人口流动性大,以目前的普查方式,根本没有办法作出真正的感染艾滋病人数的数据统计。被公布的数字更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总体来说,在西藏由吸毒注射的途经感染艾滋病毒所占的比例还是很小的,而通过输血感染或者母婴传播的方式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在防治上又有些力不从心。所以,对民众来说能够产生效果的防治就只能从在“性”传播的防治来入手。

由于藏族文化上的某种保守性,所以历来在藏地对性知识的普及难以公开宣传。而对藏地文化具有指导性的宗教界又不便于开展此方面的宣传,对于普通民众界来说,除非是关系特别亲近的家人或朋友,不然很少公开谈论关于性的话题,所以对于性知识尤其是性疾病的知识,藏人了解甚少。

且不说艾滋病,即便是普通的性病,藏人对此的概念也很空白。这点通过藏人在安全套上的购买率使用率就可以看出。安全套的使用是防治性疾病传播的最简单的措施,但是很多藏人都不愿使用它或是想不到要使用它,当然,这其中也有部分的价格因素,对于普通藏人来说,一盒安全套的价格也并不便宜。相比较内地而言,在藏地的性工作者自身的性疾病的防治意识也很淡薄,可以说是“缺乏职业素质”,而政府对这部分人群的管理又很消极。电视中拉萨的地方台治性病的广告倒是铺天盖地的,但是对于如何防性疾病的宣传却几乎没有。

以前我就考虑过藏地的性知识以及性疾病防治的宣传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同于文化环保教育等问题的宣传,所以一直没想出一个有效可行的宣传方案来,也希望大家都能考虑一下如何在藏地开展这方面的宣传。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7, 11: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er 你讲的对, 根据唯色女士补充的这些新闻报道, 40, 54人这样的数字很有可能是太少了, 而且也不知采样的过程和标准. 这也说明问题的严重, 如果我们一不知道藏区确切感染人数, 二不知道人群特征, 三不只到确切感染途径, 怎么预防?! 再加上如果政府部门为了"大局", 为了"社会和谐", 不采取行动, 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7, 11: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再转贴一篇两年前的报道:

是第三产业? 法新社:西藏娼妓泛滥 已非净土

来源: 中国时报 发布时间:(2005-09-01 17:28:32)

据中国时报引述「法新社」报导,爱咪·李没想到,她当初到西藏找工作的仓卒决定,最终使她自己沦为娼妓。

这个来自湖南的辍学女孩,现年十九岁。初到西藏第二大城日喀则不久,她就已经发现,对她这样没有一技之长的女孩来说,在这个城市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工作了。她说:「我很后悔当时辍学,但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

虽然中国官方矢口否认,但西藏娼妓问题严重已经是一个众目所睹的事实,娼妓总数估计达数千人甚至上万人。根据美国的人权报告书,光是拉萨一地的娼妓,可能就超过一万人。根据海外西藏组织的估计,拉萨目前约有一千家妓院。

中国军队在一九五○年入侵西藏,如今,在西藏致力维系自己传统的同时,大量汉族移民使此一工作益显困难。

根据当地人的说法,西藏的娼妓主要为汉族女性,但也有越来越多的藏族女性参与。根据西藏海外组织的说法,西藏娼妓六○%来自四川农村的妇女。

西藏娼妓泛滥的情形,从日喀则就可以看出端倪。这个西藏第二大城的总人口超过八万人,夜色中一片灯红酒绿,在大饭店周遭的主要街道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是「洗浴」、「按摩」的霓虹灯招牌,招牌下站的是穿着入时、笑脸迎人的年轻女子。不消说,任何人都猜得出这些行业的底细。

此外,拉萨机场大厅的各种宣传海报中,包含有醒目的鼓励使用保险套、防止爱滋病巨幅广告;以及日喀则许多饭店提供「休息」服务等现象,都说明了西藏娼妓问题的严重性。

但西藏地方官员在受访时,则完全否认,当地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边巴次仁说:「我们现在是改革开放,不是妓院,那些都是第三产业,洗脚啦、洗头啦,就是这样。」

事实上,西藏的「娼」盛,已经迫使一些业者因竞争过于激烈而考虑退出。现年廿六岁的陈莉(音)说:「我经营这个行业两年了,现在越来越难做」,「太多人参加竞争了」。陈莉是在十几岁时,随着在解放军任职的父亲来到西藏。

根据西藏海外组织的说法,西藏娼妓问题的恶化,是观光业造成的,但最原始的原因,可能是中共解放军的进驻,多数妓院都设在中共解放军军营附近。西藏流亡政府估计,中共在西藏的驻军约有三十万人。

在否认西藏存在娼妓的同时,对于西藏的爱滋病问题,中国也不愿承认。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吴英杰先前在受访时就说:「我们已经发现了一些爱滋病感染者,虽然数目不是很多,但我们非常注意」。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27, 11: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很坦率地讲sol可能不知道,只有样本比较大的情况下,这些平均值等指标才有比较的意义。现在样本很小,你的这种比较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引用 sol 说过的话:
我想比较一下艾滋病在西藏和在全国的传播, 说一下我的想法.
概况
根据2006.1.24卫生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报告《2005年中国艾滋病疫情与防治工作进展》:
截止2005年年底,中国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发病者约65万人,其中病人约7.5万人(占11.5%),并有2.5万人死于艾滋病(占3.8%)。
根据唯色女士提供的数据,西藏截止2006年,艾滋病病人占12.5%(5/40),死于艾滋病占5%(2/40),西藏艾滋病发病所占比例和死亡率均略高于全国水平。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7, 10: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转贴一篇四年前的报道。

爱滋病在西藏

台湾中国时报2003年11月23日
林照真/专题报导

在西藏有两个禁忌的话题;第一首推「西藏独立」,第二恐怕是随时可能引爆的「爱滋病」隐忧了。

西藏一向被推崇为地平线底端的人间净土,很难让人与世纪恶疾爱滋病产生联想。然而,在「西部大开发」号角吹响后,西藏已成为内地汉人打工的天堂。第一大城拉萨被汉人戏称为「四川省拉萨市」,城里四处可见四川人,就连北方的新疆人也会到西藏做小买卖。

以前人们或许还可以想象西藏为人烟罕至,但现在搭飞机很快就可来到西藏,西藏成为旅游热门景点,热钱在这里滚动,就连青康藏高原上被封存千年的古老藏族,也被迫在迷乱的现金世界中追逐明天。

北京爱滋病社会工作者胡佳五年前为了面临生态浩劫的藏羚羊来到青海,他看到修建中的青藏公路提供许多工作机会,从西宁到拉萨绵延三千公里的公路,常见大型卡车来回奔驰。在孤独的旅程中,卡车司机可以在「西大滩」短暂休息。胡佳说,现在「西大滩」私下被改名为「鸡大滩」,因为这里从事色情行业的女子实在太多了。

性产业的快速发展是西部大开发的意外伤害,色情行业深入卖酒、卖茶、歌唱等娱乐事业中,这些商店家家提供性交易的房间设备。一名藏人估计在拉萨约有两千名性工作者,多数来自四川,另有数百为来自康区和安多的西藏女子。随着西藏的快速发展,除拉萨城外,其它地区包括昌都、日喀则、泽当、那曲、林芝,都可见从事性交易的年轻女孩。

于是,藏人气惯地说,当西藏自治区干部大声夸耀拉萨是全世界手机使用频率最高的城市时,却不愿承认拉萨同时也是妓女高度集中区。已在西藏拉萨等地从事社会工作六年的澳洲籍社工丹缅.摩根(Damien Morgan)提到,西藏只有私人诊所提供性病治疗,却很少说明病情就开处方,民众并不知道爱滋病的可怕。摩根说,有些女孩虽知道使用保险套,但当客人宁可多付五十元人民币而拒用保险套时,这些来自贫穷农村的女孩为了多赚些钱,就将自己暴露在不安全的性行为中。而西藏女孩从未使用保险套,更形成爱滋病高风险隐忧。

泛滥的不安全性行为是造成西藏爱滋病可能蔓延的一大原因,但类似话题很难在传统藏人社区被谈论。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藏人记者卓嘎在她的广播节目中讨论爱滋病议题时,曾经接到一名西藏男子说他得了这「不好的病」,连「爱滋病」三个字都说不出口,而且他的朋友也得了病,但是他们都不敢去医院。卓嘎说,西藏人个性保守害羞,很难公开讨论性的议题,这种情况更令人担心。

另一状况是,贫穷的藏人有人以卖血为生,在医院门口常见等待卖血的藏人,但西藏任何的捐血行为均未经过HIV病毒的筛检,卖血很容易造成爱滋病的扩散。在卖血引发爱滋病蔓延问题上,胡佳以河南省为例指出,九○年代中国大陆全面追求经济创收,河南省决定发展血液制品便大搞卖血产业,当时地方政府还提出「要想奔小康,就去卖血浆」的说法,许多人因而在政府号召下卖血。

胡佳说,卖血者一次须抽出八百cc血液,先用离心剂进行分离,并抽取浮在上面之各种所需成分去制造血液制剂,然后再将剩下的血液以生理食盐水混和后,再打入捐血者体内。胡佳以抗议的语气说,因为以上过程均缺乏消毒措施,不同人的血液不小心混在一起后又被分别打入各自体内,这些人日后又继续卖血,使得爱滋病毒在河南省形成百万人感染的严重后果。在贫苦的农村里,每天都有人死亡,曾经一天有九户人家出殡的景象。

根据胡佳统计,在中国大陆,共有廿三个省份因为卖血而成为感染爱滋病的危险省份,其中就包括也是藏人家乡的青海省。卓嘎补充说,目前多数人只注意到西藏自治区可能有爱滋病传染,却忽略云南藏区、青海藏区也有同样问题存在。

而在性泛滥、卖血等可能为爱滋病感染途径外,毒品之不当注射也已成为另一爱滋感染源,这四个危险省份包括云南、广西、四川与新疆,要注意的是,这些省份除广西外,其它三省均与西藏相连。此外,邻近西藏南方的尼泊尔与印度北部同样毒品注射问题严重。摩根说,围绕在西藏四周的国家与中国省份,几乎都有严重的毒品泛滥等问题,而西藏与这些危险地区间均可自由流动,情况令人堪忧。

许多人因此相信爱滋病毒已在西藏蔓延,但是却无法提出正确的数字。摩根曾在西藏自治区内推动为期三年的爱滋病防治计划,经费则是来自澳洲政府。摩根说,西藏从未进行全面的爱滋病毒测试,只有入境西藏者才可能接受测试,目前只知有十个案例确定为HIV阳性反应,其中有二、三个本地藏人。摩根认为,爱滋病在西藏是一已经点燃的炸弹,虽然烧得很慢,但随时会引爆。摩根强调,如果没有常态性的测试,就很难知道真实的状况。明年三月澳洲政府与北京政府有一个大型计划展开,其中一项就是爱滋病毒的常态性检测。就他所知,西藏是中国第二个采取策略来预防爱滋病散播的地区。

但是胡佳知道中国政府曾把新疆列为爱滋病特别严重区,却从未提到西藏,因而令他对西藏的处境感到悲观。胡佳说,中国政府经常宣传爱滋病是「资本主义国家腐败堕落的生活方式的结果」,爱滋病疫情被认为是国家机密,到现在没有一个部门能全盘掌握正确数字。湖北省胆子大些承认有五、六万的爱滋病感染者,但公认问题最严重的河南省却只有两千多人。西藏相对下被关注的力度很低,问题仍未曝露出来。

一名在无政府组织工作的藏族青年说,爱滋病在西藏是一个严峻的议题,政府在「稳定第一」的前提下,从两年前才开始宣传,宣传不久便结束,多数藏人还是不了解爱滋病。这个议题也被国际非政府组织认为异常敏感,因为一旦搞砸杂就会影响其它工作。虽然中国爱滋病议题逐渐引起国际关注,但因为中国很多地方均未实施监测,官方提出全国共一百万的感染人数被认为可能过于保守。即使意识到事态严重,许多人仍未与西藏产生联想。

「这是西藏为什幺风险更高的原因。」摩根指出,人们从未想到爱滋病会在西藏发生,但西藏和其它地方没有什幺不同,而且爱滋病已经在西藏发生了。胡佳最后也表示,SARS让中国理解一个公共卫生议题也可以影响国家形象,爱滋病已引发比SARS更严重的民族危机,唯有增强信息的透明度才能破除目前虚假的稳定。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27, 10: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最后,恳请大家不要在道德上和语言上歧视女性性工作者,她们也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其一,她们绝大部分来自农村,家庭贫困,受教育低;直接后果是,其二,她们在城市里工作选择小,也不可能像男性一样在工地上干体力活,所以她们大多集中在娱乐消费行业;第三,由于是受教育低的女性,大多很年轻,她们很多是受到老板的欺骗和剥削的;第四,在性交易中,女性大多处于劣势,就算她们知道性病和艾滋病的危害,很多时候如果客人拒绝,也不可能采取保护措施。这样,很多女性性工作即是疾病的传播者,也是受害者啊!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7, 10: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传播途径
就传播途径来看,全国的情况时这样的:
一 注射吸毒人群中的感染者和病人占44.3%(约28.8万);
二 经性接触传播的占43.6%(约28.8万),性接触传播包括:
1.暗娼及其嫖客占19.6%(12.7万);
2.感染者的配偶和普通 人群是10.9万(占16.7%);
3.男男性接触人群4.7万(占7.3%);
三 既往有偿采供血、输血或使用血制品人群占10.7%,约6.9万(其中既往有偿采供血感染者为占8.5%,5.5万,);
四 母婴传播占1.4%.

可见,从全国范围来看,三大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是:第一,注射吸毒44.3%;其次,嫖娼19.6%;第三,配偶和普通 人群性行为16.7%

对比一下西藏,根据唯色女士的文章,得出以下结论:第一,嫖娼似乎是西藏艾滋病传播主要途径;第二,如果西藏“药丸较针管注射更为普遍”,那么暂时来看吸毒不会成为艾滋病在西藏的主要传播途径。当然,像唯色分析的那样,以后很可能有变化。从全国的数据看,注射吸毒是传播艾滋病的罪魁祸首!第三,西藏艾滋病通过血液传播。

虽然从总数上看,西藏艾滋病人数很小,但2006到2007一年间人数就增加了35%!(从40到54人)。如有可能,应对那已知的54位艾滋病人进行详细调查,如年龄,性别,职业,感染途径。特别是感染途径,不知道感染途径,怎么采取预防措施啊!根据上面的分析,艾滋病在西藏的感染途径很有可能与全国的趋势不同。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7, 10: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我想比较一下艾滋病在西藏和在全国的传播, 说一下我的想法.

概况
根据2006.1.24卫生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报告《2005年中国艾滋病疫情与防治工作进展》:

截止2005年年底,中国有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发病者约65万人,其中病人约7.5万人(占11.5%),并有2.5万人死于艾滋病(占3.8%)。

根据唯色女士提供的数据,西藏截止2006年,艾滋病病人占12.5%(5/40),死于艾滋病占5%(2/40),西藏艾滋病发病所占比例和死亡率均略高于全国水平。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7, 10: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网友之大片启示录:
  
   《色•戒》:女人靠不住
   《投名状》:兄弟也靠不住!
   《集结号》:组织更靠不住!!

Post by tokok on 2007, December 27, 4:4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中国的鸡没有办法控制了,各地的火车占和宾馆内的所有的理发店都是鸡,从青海开始所有的宾馆夜晚都有骚扰电话。阿里、林芝、山南地区的鸡是“军鸡”,拉萨的鸡是“商鸡”,我看拉萨快要从拉萨,变为“姆萨”了。这全是那些包括军人在内的几十万单身汉子所带去的垃圾。这也算是对西藏的最大的精神污染之一吧。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December 27, 3: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