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王力雄:上帝不再寂寞?

 

到圣湖拉姆拉措的路上要翻布丹拉山,到达山口的时候,远远就能看见随风飘扬的五彩经幡。在山口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登高远望的雪山和美景,而是画在石崖上的一个十字架,以及“神爱世人,基督永生”的字样。基督教已经如此深入西藏腹地,登上了达赖喇嘛观相湖附近5088米高的山口,我当时的感觉可以用震惊形容。

藏区过去也有基督教,但是只在边缘,如维西、盐井、康定等地,人数很少,基督教一直无法进入藏区腹地。我认识的一位电影制作人,甚至想拍一个名为“上帝的寂寞”的影片来讨论这个问题,结论是西藏深厚的本土文化和宗教具有抵挡基督教攻势的能力。

但是现在,上帝至少在拉萨已经不那么寂寞。不少外国人以教外语、留学、办慈善事业等方式,对藏人进行传教。那种传教并不公开,而是先用潜移默化的方式,如在英语教学中包含基督教内容,采用跟基督教有关的读物,当引起学生的兴趣后再选择具体对象加以发展;或是先用慈善行为进行感化,把孤儿院、福利院等当作宣示基督教仁慈的窗口,再把被感化的人逐步引向基督教。拉萨近年圣诞节气氛越来越浓,虽然主要不是出于宗教,而是商家借机推销,但是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孩子,接受基督教的可能性就会比他们的长辈增加很多。

有些拉萨藏人抱怨洋人做好事总是带着目的,而因为佛教相信因果,不求回报,淡泊物质,那些重视物质利益的人,就会被从基督教那里可以直接得到的好处所吸引。而从另一个角度,也有藏人认为,佛教在这一点上应该向基督教学习,不要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应该与现实生活相结合,尽可能地为民众谋福,在修来世的同时也注重现世。

不过,对那种认为基督教会危及佛教的恐慌,我认为是不必要的。基督教在西藏腹地的活动虽然有所增加,但如果去维西茨中那种传统的藏族基督教地区去看,当地的老人也在忧心忡忡,因为参加基督教礼拜和宗教活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基督教似乎也一样面对危机。其实这是随着开放,社会进入多元化出现的现象,只要人们的选择更多了,发生不同的变化就不可避免。因此,西藏腹地出现基督教,是社会多样化和世俗化的表现,而不是佛教的危机。在这个过程中,佛教和基督教各自都会遇到问题。但是社会不管怎么变,应该相信人们对宗教的需要都不会丧失,只是将对宗教提出更高要求,去调整自身和适应社会的变化。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2005年11月,在今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境内的茨中天主教堂所摄(王力雄/唯色)。

图片附件:
大小: 59.85 K
尺寸: 373 x 280
浏览: 4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50.62 K
尺寸: 280 x 368
浏览: 1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8条记录访客评论

在这里跟帖的信息中透露出这样一种看法:基督教进入西藏是可怕的。
   事实没有这么严重吧,在我看来有宗教信仰的人才知道什么叫神圣,才知道这个世界有某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价值存在。曾经有朋友问我:“作为基督徒的你怎么看待西藏呢(佛教)?”我告诉他:“这个世界应该也注定存在着永恒、善良和某种无限,我们只能去寻求,但却永远到达不了。所以宗教的信徒都会按照各自不同的道路去追求存在着的永恒、善良、无限。”
    所以,很多时候,有信仰的人能够很容易理解并尊重其他信仰的人群。相反,真正可怕的是大多数没有任何信仰的人。因为在那些没有信仰的人心中,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他们便可以毫无敬畏,毫无顾忌的干出任何泯灭人性的事情。

Post by 21 on 2008, November 8, 1: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正法常住!
摧毁一切邪魔外道!
                         啊噶萨马热杂夏大热萨马惹呀呸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1, 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北极 说过的话:
如果是一个自然的,阳光的传播我们西藏也欢迎,但现在问题是他们觉得非基督教徒就会下地狱,我们尊重他们而他们不尊重我们的信仰。他们破斥不了佛学,他们破毁的是西藏传统的生存环境。
我们非常欢迎切磋交流,辩论和分享。


确实如此,基督教的教义中很明确:只有皈依耶稣基督才能上天堂,这是唯一的道路。其他人都是异教徒,都的下地狱。

小布什本身是很虔诚的基督徒,他出兵伊拉克除了石油利益外,另外一个原因也有仿效从前的“十字军东征”的故事,要在信仰伊斯兰教的中东打入一个基督的十字架。

Post by leo on 2007, December 27, 10: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er 说过的话:
不必这么恐惧吧! 佛教要是真正有生命力,自然会在交流中提升。要是没有生命力了,自然会消失。


在中国活动的基督教会都有很强的西方背景,传教士们手中有很多的物质(包括金钱)资源。再加上基督教本身是一个很“强势”的宗教,一旦被打开口子,藏传佛教真会有灭顶之灾。

我记得有一位蒙古族的网友贴过蒙古国的情况:基督教在短短的15年内就由无到有地将总人口的10%转化为基督教徒。

蒙古传统上信仰跟西藏一样,都是藏传佛教。如果西藏的佛教徒们不采取一定的措施,很快的,也会步蒙古的后尘。

Post by leo on 2007, December 27, 10: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西藏人的处境世人皆知,我们没有学习自己语言文字继承西藏传统的权利,我们没有基督教会似的统战皈依异地教徒的目的和经济资源。

我们的唯一优势就是文化比较丰富,哲学思辨比较超前,有自己成体系的文化思想。

Post by 北极 on 2007, December 26, 10: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如果是一个自然的,阳光的传播我们西藏也欢迎,但现在问题是他们觉得非基督教徒就会下地狱,我们尊重他们而他们不尊重我们的信仰。他们破斥不了佛学,他们破毁的是西藏传统的生存环境。

我们非常欢迎切磋交流,辩论和分享。

Post by 北极 on 2007, December 26, 10: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而不是把传统,文化放在一个真空中,希望它永远保持不变。这叫文化活化石。我们能做的是希望它能吸取优良的一面,往好处转变。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6, 4:5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不必这么恐惧吧! 佛教要是真正有生命力,自然会在交流中提升。要是没有生命力了,自然会消失。

引用 tokok 说过的话:
某些基督教会在西藏的行为会让西藏濒危的传统雪上加霜。
中共和某些基督教会都是由预谋的利用政治和经济为手段企图颠覆西藏文明和佛教传统。
中共是用武力和政策明显的手段来实现的,某些基督教会用诱导交易的方式暗处完成的,中共和某些基督教会共同的部分就是在西藏培养自己的势力。
从教育入手,从小孩抓起,使西藏内部产生裂变后,就会从暗处走出来,公开挑战。会不惜诉诸武力来分庭抗礼。
西藏人要努力弘扬佛教传统,发挥优势,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入手,同时要争取政治权权力为环境前提。
基督教不可怕,共产主义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无论是佛教徒还是其他主义教徒,当人心发展出自私贪婪,就会演变成邪恶、愤怒,终会走向制造人为痛苦,走向灾难忧愁的无明大海。
我们可以礼尚往来,使这世界最终是走向光明的。共享人类精神与物质成果。不要相互占领和摧残。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6, 4: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某些基督教会在西藏的行为会让西藏濒危的传统雪上加霜。

中共和某些基督教会都是由预谋的利用政治和经济为手段企图颠覆西藏文明和佛教传统。

中共是用武力和政策明显的手段来实现的,某些基督教会用诱导交易的方式暗处完成的,中共和某些基督教会共同的部分就是在西藏培养自己的势力。

从教育入手,从小孩抓起,使西藏内部产生裂变后,就会从暗处走出来,公开挑战。会不惜诉诸武力来分庭抗礼。

西藏人要努力弘扬佛教传统,发挥优势,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入手,同时要争取政治权权力为环境前提。

基督教不可怕,共产主义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无论是佛教徒还是其他主义教徒,当人心发展出自私贪婪,就会演变成邪恶、愤怒,终会走向制造人为痛苦,走向灾难忧愁的无明大海。

我们可以礼尚往来,使这世界最终是走向光明的。共享人类精神与物质成果。不要相互占领和摧残。

Post by tokok on 2007, December 26, 11: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Ulzei,你推荐的三个视频都看了,前两个不知何故,只能看个三分之一,可能是信号的问题。第三个全看了,真是开了眼界。

tseringdongdrup,你的留言让我想起刚刚看到的这个视频,是介绍如今在美国的阿嘉活佛的视频,他的学生中有许多是西方人。还有一个传教士是他的朋友,说自己是“信佛的天主教神父”,呵呵,这句话好有意思。对了,Ulzei,也推荐你看这个视频啊:http://www.youtube.com/watch?v=1JE50fWz9tE&eurl=http://tenli.tibetcul.com/41140.html

阿甚,我也正好写了一篇相关的短文,是给RFA写的,等广播之后我再贴出吧。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26, 10: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引用 Ulzei 说过的话:
这种现象好像不只是发生在藏人中。昨天,我问了一个蒙古国的学者-----蒙古国的宗教信仰状况怎么样?他说,民主化以后,人们首先努力恢复了传统的藏传佛教,接着被恢复的是萨满教。后来,大量的西方传教者们把基督教带入蒙古,蒙古政府也为此大开绿灯。
1  基督徒从零开始,在15年之内上升到人口的百分之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YDvxGJFFcQ&feature=related
2 从这个Prayer for Mongolia可以看出(英文字幕),在蒙古的每个宗教都被注入了明显的民族主义色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o74IPIRlv0
3 而且,信仰的强度非同寻常,从这个影响中可见一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cK3_qnEHc
尽管都基督教进入蒙古人们持不同看法。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国家的建设在三个方面同时发展,我个人认为未来是辉煌的。一,民主化;二,经济建设;三,精神建设(宗教)。如此全面的均衡的发展,与中国的拜金主义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中国在专制主义和道德颓丧的单行道越走越远的时候,蒙古人却在稳步地建设着一个真正意义的现代文明国家。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看到这两个国家截然相反的面貌。

  哈哈,蒙古国的拜金主义不比中国差到哪里去!本人有一位在那做生意的朋友回来说,在中国走关系那一套在蒙古国同样适用!!!

Post by 火山 on 2007, December 26, 3: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Ulzei 说过的话:
这种现象好像不只是发生在藏人中。昨天,我问了一个蒙古国的学者-----蒙古国的宗教信仰状况怎么样?他说,民主化以后,人们首先努力恢复了传统的藏传佛教,接着被恢复的是萨满教。后来,大量的西方传教者们把基督教带入蒙古,蒙古政府也为此大开绿灯。
1  基督徒从零开始,在15年之内上升到人口的百分之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YDvxGJFFcQ&feature=related
2 从这个Prayer for Mongolia可以看出(英文字幕),在蒙古的每个宗教都被注入了明显的民族主义色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o74IPIRlv0
3 而且,信仰的强度非同寻常,从这个影响中可见一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cK3_qnEHc
尽管都基督教进入蒙古人们持不同看法。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国家的建设在三个方面同时发展,我个人认为未来是辉煌的。一,民主化;二,经济建设;三,精神建设(宗教)。如此全面的均衡的发展,与中国的拜金主义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中国在专制主义和道德颓丧的单行道越走越远的时候,蒙古人却在稳步地建设着一个真正意义的现代文明国家。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看到这两个国家截然相反的面貌。

   哈哈,蒙古国的拜金主义不比中国差到哪里去!本人有一位在那做生意的朋友回来说,在中国走关系那一套在蒙古国同样适用!!!

Post by 火山 on 2007, December 26, 3: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今天跟一个朋友聊起藏人信仰基督教的现象时,朋友说他认识一个藏族女人就是基督徒。他当初也问过这个女人为什么会选择信仰基督教时,那个女人说她对藏传佛教没有什么真正的了解,她也是个文盲(非常抱歉,朋友在这里用“文盲”这个词没有什么鄙视的意思,这是很正常的,很多藏族牧区的女人确实受教育的程度比较低,这是种无奈),即使那个女人现在信仰了基督教,但是她对基督教也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她说她信仰基督教有很复杂的个人原因,然而没有对此谈太多,但是她隐约透露出是因为可以从基督教得到某些援助。

这里,我不敢说信仰基督教的藏人都是为了得到某些或许是经济等方面的援助,但是很大部分信仰基督教的藏人确实是基于此的。当然,这也是基督教的一种传教方式,某些虔诚的基督徒在藏地用此方式来传教确实也是为了弘扬和贯彻基督教中的普世的爱的精神,但是真正的基督教难道真的希望它的信徒只是为了享受某种援助而加入它的教派么?

对于那些虔诚的基督徒我也十分欣赏,基督教中对世人无私的爱也是种伟大的精神,我也真诚的希望基督教徒在传教中是以爱感人,而不是以利诱人,否则它就失去它真正的宗教精神了。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5, 1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王力雄在写书阶段给自己定的准则之一是不参与网络讨论,他说因为讨论是多轮互动,如果自己不能持续讨论下去,要么就显得自己输了(他比较可笑),要么就是一种不礼貌,而他既然没有足够时间精力持续参与讨论,就不如一言不发。

就这篇文章中的跟帖所提的质疑,我还是问了王力雄的意见。对sol所提“多了一种宗教信仰为什么是是"世俗化"的表现”,他回答他比较倾向阿甚的“现在越来越重的基督教气氛基本只是建立在世俗文化方面”(见1#跟帖)的判断。

对台湾Morpheus的帖子(14#),王力雄表示他本人没有否定基督教的意思,他的文章是在归纳和转述一些藏族朋友的看法(也许有些不明确)。他写这篇文章,目的是指出西藏正在发生的变迁和人们反应,不包含价值判断。不过从教外人的眼光,他并不认为任何宗教的所作所为可以都用“爱”解释,历史对每个宗教都有过相反的记载。在社会意义上,他同样尊重基督教和佛教。对基督教的“宣教使命”他有过感受,而他比较适应佛教的“随缘”,他说二者对他也许只有这点区别。

他赞同tseringdongdrup所说“各种教的为人心善是大同小异,各种教的治愈心病的功能作用也大同小异”(7#),以及地热叔叔所说“藏传佛教到了西方,别的宗教哪天到了西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11#)。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25, 7: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你好,我是一個在台灣生長和居住的基督教徒。我看完了王先生的文章之後,覺得文章當中可能有些對基督教的誤會和曲解。

「用慈善行为进行感化,把孤儿院、福利院等当作宣示基督教仁慈的窗口。」。這句話,我個人的了解應該是要倒過來的。不是蓋孤兒院、福利院來宣示基督教仁慈。而是因為基督教的教義:「神愛世人」,所以要來蓋孤兒院、福利院,是因為愛的緣故,而不是蓋這些東西去「表現」愛。

「有些拉萨藏人抱怨洋人做好事总是带着目的」,對不起我對西藏文化並不了解,雖然在中學的課本中多少有學過,所以我不能夠很確定地去回答這句話所指的是否正確。只不過洋人們或許真有其目的,那個目的就是希望人們可以接觸和了解基督教文化吧。其實這也是基督教義的一部份,我們有宣教的使命。

「那些重视物质利益的人,就会被从基督教那里可以直接得到的好处所吸引」,我覺得這句話也是有點倒因為果,好像說基督教很利益很世俗化的感覺。如果我身為教會的牧師或神父,我有能力幫助1、2位子弟出國深造,我難道不會想為他們做嗎?會的,如果我愛他們的話。所以是因為愛,不是因為想要從中獲得什麼利益才是。

說到這裡,我想,或許最基本的差異是對「愛」的認知的不同吧。藏人有藏人認為的「愛一個人」的方法,但是洋人認為的方法和藏人可能並不相同,所以才會有這様的落差。但是或許我們可以用更寬大的心胸去體驗和包容,讓不同的東西在交流中找到或許可能的相似或相。不好意思,最後這個觀點可能就有背於你們所想的了。

如有失敬,還祈原諒。

Morpheus

Post by Morpheus on 2007, December 25, 5: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但是现在,上帝至少在拉萨已经不那么寂寞。不少外国人以教外语、留学、办慈善事业等方式,对藏人进行传教。.....但是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孩子,接受基督教的可能性就会比他们的长辈增加很多。"

王先生的推理...我觉得"兔死狐悲",虽然你多年, 为西藏写作, 但文档资料替代"党" .

"基督教"对藏族的信仰和"党宗教" 对藏教的信仰来对比, 我看出, "党宗教" 政策是毁灭西藏的信仰佛教, 但"基督教" 是发扬他们的教在藏区, 目的不是毁灭"佛教". 另一方面, 在流亡西藏, 不论在印度,在奥洲,美洲…大部分地区是信仰” "基督教",西藏人, 年青人学习在” 基督学校” (Christian College or university ), 但他们依旧忠诚信仰佛教,

所以” 不少外国人以教外语、留学、办慈善事业等方式,对藏人进行传教” 这话有不足之处, 也不印象西藏的信仰佛教和宗教, 反过来, 汉人穿藏胞拜访基督教教堂事常见病,还有“党宗教” “党的喇嘛” “党的作家”来进行毁灭藏族的文化和信仰…不是吗?

Post by Yakman on 2007, December 25, 4: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呵呵, 曾在图片中的茨中村张老师家住过一宿, 印像中是树上挂着黄灿灿的橘子, 天上闪着亮晶晶的星星. 不过,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这个村子独特宽容的文化.

这个村子的人主要是藏族和纳西族, 大部分人信天主教, 但是, 也有一部分人是信藏传佛教的. 以张老师家为例, 张老师是藏人, 但是个天主教徒(这里应证一下地热叔叔的话, 他们的"圣经"是藏文的). 张老师的媳妇儿是纳西族的, 本来信藏传佛教, 但嫁给张老师后就随着丈夫信天主教了. 更有意思的是, 那么这个家庭就应该是个天主教家庭了吧, 可不完全是, 他们客厅里供奉着活佛像. 原来, 张老师的丈母娘(纳西人), 信佛教, 和他们住一起生活, 所以就出现这种情况了. 还有, 张老师的媳妇虽是纳西人, 我走的时候却以藏人的礼节待我, 送了我哈达.

我想, 张老师的家庭也许可以回答一下阿甚的问题. 为什么有的人会从佛教转到基督教了呢? 我无法探究他们的心灵, 但看一下张老师媳妇的例子, 她也就是随着自己最亲近的人转了另一种信仰. 所以我想宗教信仰很多时候也许是随着我们最信任最亲近的人传播的, 我们会受亲人或密友的影响.

另外, 我想说的最重要的一点是, 我喜欢茨中村的原因是(除了橘子和星星以外)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告诉我们不同民族和不同宗教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它就发生在茨中村, 它就在张老师家.

对宗教自由最大的干扰和威胁来自于政府. (例子就不举了)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5, 3: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宗教信仰自由。圣诞中午去了教堂,只有十几个人。神甫祈祷结束后给了我一个小白片,不知道是什么,含在嘴里是个爆米花之类的东西。面对基督和诸神,我深刻的反省自己的罪过,悔过自己,感谢上苍的眷顾。当然,这没有削弱我基因中的信仰。我们需要理解各种宗教,特别是伊斯兰教,因为它就在我们生长的地方,不仅是口头的尊重,而是内心的了解和理解。甚至,能够交流。也许,我们彼此可以学习到许多东西。天主教在西藏和藏区偷偷的传教,已经听到了许多,追溯到西藏历史也很早了,并不新鲜,藏文的《圣经》也有了许多种版本了。
藏传佛教到了西方,别的宗教那天到了西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关键是不要愚昧的想像,愚昧的想像会产生冲突。当下最急的事情,还是乘我们的喇嘛还在把自己的宗教好好的学习下,老埋怨别人和世界是没有任何用的,这就是我的观点,供你们参考。

Post by 地热叔叔 on 2007, December 25, 1: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对王老师文章有一点疑问: "因此,西藏腹地出现基督教,是社会多样化和世俗化的表现,而不是佛教的危机."

为什么是"世俗化"的表现? 基督教也是一种宗教, 是增加了藏地宗教的多样性. 我觉得一个社会要是人们更少的信仰宗教了,才叫"世俗化"了. 多了一种宗教信仰为什么是是"世俗化"的表现? 有些不解.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25, 1: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引用 tseringdongdrup 说过的话:
现在的教不应该是控制政府的权利机构,而应该是净化人心调节心理的清洁作用。如果任何教搀杂了政治色彩,未必是一个好事,尤其是在一个正常的国度。想西藏一样的国家现在世界上很少了。西藏由于知识分子就是神职人员的特殊历史环境的作用。他们不得不担负起为西藏人民说话的责任。不得不造就一个象达赖喇嘛一样的人来为西藏人民讲话。而学校毕业的大部是为了在危害西藏文化的政府里就职为目的的。他们也可以为藏族人民做一点事。可是,不可能继承真正的藏族文化。说不定将来他们是破坏西藏文化的引线呢。就跟我一样整天在这里写着汉文。心里正不好受。

写藏呀!可以从头学起!

Post by s on 2007, December 25, 12: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现在的教不应该是控制政府的权利机构,而应该是净化人心调节心理的清洁作用。如果任何教搀杂了政治色彩,未必是一个好事,尤其是在一个正常的国度。想西藏一样的国家现在世界上很少了。西藏由于知识分子就是神职人员的特殊历史环境的作用。他们不得不担负起为西藏人民说话的责任。不得不造就一个象达赖喇嘛一样的人来为西藏人民讲话。而学校毕业的大部是为了在危害西藏文化的政府里就职为目的的。他们也可以为藏族人民做一点事。可是,不可能继承真正的藏族文化。说不定将来他们是破坏西藏文化的引线呢。就跟我一样整天在这里写着汉文。心里正不好受。

Post by tseringdongdrup on 2007, December 25, 11: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如果是用汉语写着“神爱世人,基督永生”的字样。那也是内地人传的吧?在藏族历史上有基督教传入,那些传教士,藏语都很好,他们既尊重民族风俗,能够和地方打成一片。我觉得宗教信仰自由,就要在全世界范围内造成各种宗教可以自由竞争环境大有必要。西藏也不列外。西藏人民应该享受宗教自由得权利。包括,笨教在内的信仰自由。在欧洲还要给藏族寺院发放和本地学院教育的津贴呢。我觉得各种教的为人心善是大同小异,各种教的治愈心病的功能作用也大同小异。只不过有时被教主利用作一些不应该做的事罢了。

Post by tseringdongdrup on 2007, December 25, 11: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引用 er 说过的话:
这个很正常的,西方不是也有信仰藏传佛教的吗?
宗教只是非常个人化的一种选择而已。


正常?我不觉得这是正常的。因为藏人信仰基督教跟西方人信仰藏传佛教是不同的概念的,这点你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出的。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5, 10: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王先生看到的只是天主教,但据听说早在十多年前内地地下教会的新教徒就已经盯上西藏了,他们的传教方式是秘密进行的。
王先生看到的只是教堂里面的,为什么不调查一下西藏家庭教会呢?他们隐藏的很深。您在北京,北京的那些家庭教会的情况想比您一定很熟悉!藏人要警惕呀!!!

Post by 火山 on 2007, December 25, 3: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这个很正常的,西方不是也有信仰藏传佛教的吗?

宗教只是非常个人化的一种选择而已。

引用 阿甚 说过的话:
藏族浓重的文化和宗教的底蕴绝不会被基督教所轻易冲淡的,现在的越来越重基督教气氛基本只是建立在世俗文化方面,至于信仰的深层次中,藏人依旧保留着传统的宗教信仰。
至于各个教派的传教方式各有特点,也各有它的好处,没有什么教派好还是不好,也不必刻意抵制其它教派的传播,只要它们的根本思想是导人向善的就可以了。
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藏人会选择信仰基督教呢?这里没有贬低基督教的意思,只是奇怪这是与东方思想不同的体系,属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为什么本来就有着浓重宗教背景的藏人不选择本土宗教,而去信仰基督教呢?我身边的藏人绝大部分都是信仰本土宗教,只有少数没有什么宗教观念,但是还没有还没人选择基督教。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4, 11: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信仰出现真空的时候往往就会有某个新面孔的宗教出现.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December 24, 10: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这种现象好像不只是发生在藏人中。昨天,我问了一个蒙古国的学者-----蒙古国的宗教信仰状况怎么样?他说,民主化以后,人们首先努力恢复了传统的藏传佛教,接着被恢复的是萨满教。后来,大量的西方传教者们把基督教带入蒙古,蒙古政府也为此大开绿灯。

1  基督徒从零开始,在15年之内上升到人口的百分之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YDvxGJFFcQ&feature=related

2 从这个Prayer for Mongolia可以看出(英文字幕),在蒙古的每个宗教都被注入了明显的民族主义色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o74IPIRlv0

3 而且,信仰的强度非同寻常,从这个影响中可见一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McK3_qnEHc


尽管都基督教进入蒙古人们持不同看法。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国家的建设在三个方面同时发展,我个人认为未来是辉煌的。一,民主化;二,经济建设;三,精神建设(宗教)。如此全面的均衡的发展,与中国的拜金主义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中国在专制主义和道德颓丧的单行道越走越远的时候,蒙古人却在稳步地建设着一个真正意义的现代文明国家。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看到这两个国家截然相反的面貌。

Post by Ulzei on 2007, December 24, 10: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藏族浓重的文化和宗教的底蕴绝不会被基督教所轻易冲淡的,现在的越来越重基督教气氛基本只是建立在世俗文化方面,至于信仰的深层次中,藏人依旧保留着传统的宗教信仰。
至于各个教派的传教方式各有特点,也各有它的好处,没有什么教派好还是不好,也不必刻意抵制其它教派的传播,只要它们的根本思想是导人向善的就可以了。
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藏人会选择信仰基督教呢?这里没有贬低基督教的意思,只是奇怪这是与东方思想不同的体系,属于不同的文化背景,为什么本来就有着浓重宗教背景的藏人不选择本土宗教,而去信仰基督教呢?我身边的藏人绝大部分都是信仰本土宗教,只有少数没有什么宗教观念,但是还没有还没人选择基督教。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4, 3: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