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唐卡是文成公主发明的吗?

 

前几天,中国大报《南方都市报》上有一则消息,介绍一位新近出名的女演员下一部参演的电影,可能是武侠新片《唐卡》里的文成公主。对这个女演员的消息我并不关心,但关于唐卡的说法吸引了我。是这么说的:“作为藏族文化中独特的绘画方式,唐卡兴起于松赞干布时期,也有传说是文成公主发明的:文成公主进藏之时,怕在高原不易携带佛像,于是用含有矿物质的颜料在画布上绘制佛像。电影《唐卡》就是以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传播中原文化为故事脉络的一部武侠电影。”

唐卡会是文成公主发明的吗?若真如此,至少应该在中国古代的绘画史上留下证据,可是为何没有?不知是那个记者胡说八道,还是这部电影的编剧胡编乱造,但这么堂而皇之地以讹传讹,有必要予以澄清。

几年前,为了写有关唐卡的文章,我在拉萨采访过诸多唐卡画师,有的是传授唐卡绘画的大学教授。回顾唐卡的历史,他们认为可追溯到佛陀释迦牟尼时代,画师们为了给世俗人间留下度化众生的佛陀形象,对着佛陀在水中映下的倒影进行描摹,然后制成画卷。西藏每个受过传统训练的画师都会如数家珍一般讲述这美好的传说,包括西藏的第一幅唐卡是图博国王松赞干布用自己的鼻血画的护法女神白拉姆。也有说法认为唐卡源于图博时代的文告和僧人讲经说法时随处悬挂的布画,历史长达1400多年。还有说法认为唐卡早在更为久远的象雄古国便已出现,用以传播最早的宗教——苯教。不论何时,唐卡的形式必定与游牧部族的生活经验相关。西藏人赶着牲畜在辽阔而荒凉的高地上逐水草而居,裹成一卷的唐卡成为漫漫长途中随身携带的庙宇。

关于唐朝皇帝把宗室之女当成公主嫁往西藏,中国作家王力雄在他关于西藏研究的著作《天葬——西藏的命运》中说得很精辟:“很多中国人都是通过文成公主的神话认识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似乎中国把公主嫁到哪,哪就从此属于中国了。这是一种有些可笑的逻辑……固然,正经从事史学研究的人还不至于把嫁公主当成国家主权的证明,但是过份夸大文成公主对西藏的重要性,却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似乎是因为文成公主进藏才使西藏有了文明,包括医疗知识、技术工艺、烹调知识、蔬菜种子,甚至西藏的佛教都是文成公主带去的。就算这中间有若干真实,然而过份强调,就成了一种民族自大的倾向,似乎只要汉民族嫁出去一个女儿,就能改变另外一个民族的文明和历史,并且成为两个民族世世代代不可分割的根据。事实已经证明这不过是一相情愿的神话。”

然而这个神话从来没有消停过,现在看来又要变成电影了。对此,一位藏人在网上幽默地笑说:“唐卡又成汉人发明的了,过一阵,藏人也会成为汉人创造的,哈哈。”但我认为光是幽默无济于事,我们更应该直截了当地说:“你们错了。历史不是你们修改的那样。”

2007-11-30,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藏人唐卡画家在绘制唐卡。

图片附件:
大小: 55.16 K
尺寸: 300 x 400
浏览: 4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7条记录访客评论

高丽棒子滚出去!

引用 gesar 说过的话:
想想韩国人在频繁文化申遗后,中国人上窜下跳 ,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太好玩了...

Post by w on 2008, March 21, 2: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在人民中制造傻瓜和在官吏中培养骗子

单少杰《毛泽东执政春秋》连载(86)
就政治统治方式来看﹐毛泽东执政二十余年﹐可以说是一个不断清除异己﹑不断集权于己的过程﹐即由多党联盟到一党专政﹑再到一人专政的过程。

起先﹐毛与其党人﹐通过大规模的国内战争以及战后大张旗鼓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基本清除了中国大陆上的敌对党派﹐从而使自身成了没有政敌的执政党﹐实现了以我为主的单一同盟专政﹐即所谓“人民民主专政”。

在此“人民民主专政”内﹐有以毛泽东为领袖的共产党﹐也有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民主党派。虽然前者实为说一不二的哥老大﹐后者仅为侧立一旁的小老弟﹐但这个专政仍有多党联盟的形式﹐仍有七嘴八舌的声音。

其后﹐毛又与其党人﹐通过一系列的思想改造运动和政治批判运动﹐尤其是“反右”运动﹐基本清除了“人民民主专政”内的爱提不同意见的民主人士﹐进而使自身成了这样一个执政党﹐既没有敢与之作对的政敌﹐又没有敢与之争论的诤友﹐实现了单一政党专政﹐即所谓“无产阶级专政”。

然而﹐在此一党专政内﹐仍能听到不同的声音﹐甚至能听到批评党主席的声音。毛每做一件大事﹐总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甚至采取不同措施。

再后﹐毛又与其追随者﹐通过制造党内路线斗争﹐尤其是制造“反右倾机会主义运动”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进一步清除了执政党内的不同意见者﹐将一大批开国元勋打落台下。致使自己身边不存在任何能够分庭抗礼的人﹐最终实现了单一个人专政。

就思想统治方式来看﹐毛泽东执政二十余年﹐可以说是一个大搞愚昧主义﹑大行愚民政策的过程﹐即不断在人民中制造傻瓜﹑在官吏中培养骗子的过程。

所有专制统治者对于被统治者都有一个最根本要求﹐就是“服从”﹐就是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然而﹐人是有思想的﹐人的服从行为是受人的服从思想支配的。人的服从思想大体说来有两种类型﹕

一是出于恐惧﹔

二是出于信服。

对于统治者来说﹐前者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被迫性意识﹐它所支配的服从行为是低质量的或低效能的﹔后者则是一种心悦诚服的主动性意识﹐它所支配的服从行为则是高质量的或高效能的。因此﹐任何雄心勃勃的统治者都希望能够获得后一种服从。

同时﹐这些统治者也清楚地知道﹐要想获得后一种服从﹐就不能只是训练被统治者的行为﹐还要驯化他们的思想﹐为此﹐就要对其大搞愚昧主义﹕

一﹐尽可能地贬损其个人作用﹐以增强其依附感﹐使其不想表达独立见识─无此主观愿望﹔

二﹐尽可能地限制其获得真实信息﹐以增加其盲目性﹐使其不能表达独立见识─无此客观条件。

当服从者一旦失去自己的独立见识﹐也就成了一种工具性动物。当统治者一旦将其治下臣民塑造成这种工具性动物﹐也就把本应是劳心伤神的治国之道变成了陶然自得的牧民之道﹐只要吹吹牧笛﹑甩甩响鞭﹐就能把自己所拥有的大队畜群驱赶到任何地方﹐包括没有草的地方。

由于愚昧主义政策是以大多数人为对象的﹐因而实行起来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会工程﹐就需要有一支相应的干部队伍来做“群众工作”。

这支干部队伍能够帮助广大群众明确“适合于”他们身份的社会角色意识﹕在伟大领袖面前﹐在社会整体之中﹐个人是微不足道的﹔为了伟大领袖﹐为了社会整体﹐个人的一切包括生命﹑财产和自由都可以抛弃。

这支干部队伍还能够帮助广大群众筛选“适合于”他们口味的社会政治信息﹕有的可告之﹐有的不可告之﹔有的虽可告之﹐但需作一番加工处理﹐或增之﹐或减之﹐或改之。

长此以往﹐这支干部队伍便逐渐养成了讲假话的习惯以及讲假话的技巧。做假已成为他们性格中的一部份。他们常常能够摆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架式﹐把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说得信誓旦旦﹐他们还常常能够作出一种心中有数的样子﹐把他们自己并不清楚的事情说得头头是道。

在人民中制造傻瓜和在官吏中培养骗子﹐是一个统一过程的两个不同方面﹐也是任何愚昧主义施政方式所共同具有的两个基本方面。老人家在思想文化方面搞专制统治也不例外﹐一方面塑造出千百万可当枪使﹑当炮用的“革命群众”﹐另一方面又培养了一批批会说假话﹑说大话﹑说空话的“政治思想工作者”。

执政之初﹐毛泽东或许没有这种意识﹑没有这种十分阴暗的动机﹔执政末了﹐老人家确已造成这种事实﹑造成这种极为丑陋的后果。

注解

(1)中华人民共和国农牧鱼业部计划司《农业经济资料》(1949─1983)﹐第109页。

(2)引自﹕同(1)﹐第46﹑142─143页。

(3)吴慧《中国历代粮食亩产研究》﹐农业出版社1985年版﹐第68页。

(4)引自﹕同(3)﹐第43页。

(5)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生产年鉴》﹐罗马﹐1971年﹑1980年﹑1981年﹔转引自马尔科姆﹑吉利斯等《发展经济学》﹐经济科学出版社1989年中译本﹐第645页。

(6)引自﹕同(1)﹐第109页。

(7)引自﹕同(1)﹐中国大陆1956年社会总产值为1639亿元人民币(第48页)﹐当年总人口为62828万人(第34页)﹐故人均产值为260.87元人民币﹔1976年社会总产值为5433亿元人民币(第48页)﹐当年总人口为93717万人(第34页)﹐故人均产值为579.72元人民币。

(8)引自高希均﹑李诚主编《台湾经济发展》附表1(A)﹐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2年版﹐第274页。

(9)引自﹕“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 1993“﹐Funk & Wagnalls Corporation﹐1994。

(10)引自马洪﹑孙尚清主编《经济白皮书1992─1993中国经济形势与展望》附录﹐中国发展出版社1993年版﹔中国大陆1992年国内生产总值为23938亿元人民币(第342页)﹐当年年底人口总数为117171万人(第359页)﹐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2043元人民币。

(11)引自李锐《庐山会议实录》﹐第128页.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7, December 25, 11: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藏族的什么都是汉人创造的.现在又是,汉族的什么都是韩国人创造的,不知汉人怎么办.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7, December 21, 8:3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达赖喇嘛谴责中共对藏人进行“文化大屠杀”

【挪威西藏之声12月19日报导】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接受德国柏林政治杂志“西塞罗”的专访时,谴责中国政府对藏人进行着“文化大屠杀”。

据德国之声消息,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对因德国总理梅克尔会见他而相继引发的争议以及受到中国方面的报复表示难过。达赖喇嘛接受在柏林出版的政治杂志"西塞罗"的专访时表示,因为邀请他,梅克尔总理由此经历不愉快的事,对此感到很是悲伤。

达赖喇嘛说,中国政府的反应总是这样,抗议之后不会带来严重后果也纯属正常。达赖喇嘛强调,他决不争取西藏独立,只寻求在中国宪法范围内的西藏高度自治。

达赖喇嘛同时谴责中国政府对藏人进行着“文化大屠杀”,并强调,北京奥运会将是一个良好契机,重新让人们关注西藏问题。

今年9月,德国总理梅克尔在柏林总理府会晤了达赖喇嘛。此举招致中国政府的愤慨和抗议,并相继取消了接下来的两国高层政治家会晤进行政治报复。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不久前访问中国时也异乎寻常地批评了梅克尔总理接见达赖喇嘛。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7, December 21, 8: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搞清楚,我觉得传满清官衣者何许人也?可能是照着玩的翻译官之类的。

Post by 俗语 on 2007, December 21, 12: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应该是官员吧!应该是西藏领导阶层的愚昧和堕落,导致西藏处在一个落后的状态。另外,达赖喇嘛都是清朝政府帮忙,赶走反对势力,才在西藏占据领导地位,因此穿清朝官员的服装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有些事全不能怪他人,怎么样把小昭寺的释迦牟祢移到大昭寺的?西藏的噶厦政府的官员穿的清朝官员的服装,也不会是有人强迫的吧?总之,西藏的人民很可怜.越说越有气.算了,不说了还是现在该怎么办吧?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0, 11: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这些都是私人事务,你姐姐只要嫁给一个不错的人,民族是次要的。同时也会有汉人嫁给藏人,随着交通方式的发展,将来异族通婚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甚至可以设想,再过上千年,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混血,身上混了好几个民族的血液。

引用 Yakman 说过的话:
(一位藏人在网上幽默地笑说:“唐卡又成汉人发明的了,过一阵,藏人也会成为汉人创造的,哈哈。”)
过去的历史, 是过去了,属于昨天的历史博物馆, 复活也无用. 可是, 这幽默, 有道理, 也有事实真相. 汉人难以变成藏人祖先...但从我的大姐姐, 也是同母异父的姐姐身上, 看到了, 过一阵, 汉人会成为藏人后代的"爸爸". 道理, 问题和怀疑来原:因我很小的时候, 我的姐姐被一个来访汉人看上了, 也许,爱情是消毒, 毒化了一个民族, 那是我的姐姐, 如今, 她的孩子们, 性王,名力.也许, 当时, 我的姐姐太"盲目",因为她只上了小学, 然后, 和那个汉人成亲.
这种事,发生在我的家庭成员中, 现在, 我很遗憾...当时我未能阻止我姐姐, 也无法阻止她的感情....后来, 我长大了, 我发觉...我的姐姐被汉人利用...消除藏人的后代...变成汉人的后代!
在异国他乡, 为民族,为自由....生活..完完没想到...我的爱人拉姆跟着(James)走了, 定居美国, 生了孩子叫(James tenzin), 天啊! 将来的西藏人....谁是真..谁是假....西藏人?   谁能告诉我????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0, 11: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关键是言论的多元话,只要有各种言论的自由,谎言出现的可能性就会降到最低。

引用 阿甚 说过的话:
引用 美国美国 说过的话:
任何一个政府都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美化”自己的历史。比如日本,比如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历史)等等。
根本不奇怪。一厢情愿的想像着“公正”而“没有任何偏见”的阐述历史根本就是幼稚。
人类幼儿时期的吹牛是因为孩子的思维没有发展成熟,没有办法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完善的认知,所以要通过他人对自己的正面认知来增强自信心并且获得他人的认可。而说谎则是为了避免由于自己做错事而被大人惩罚以及曾经树立的他人对自己的正面认可遭到瓦解。
如果成年之后还不能够客观认识自身,需要借由他人的认可才能明确自己存在的意义,那就说明这个人的人格还是出于不独立的阶段,尽管生理上成熟了,但是心理上仍然出于幼儿或者青少年阶段。
对于一个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不能客观审视自身,需要通过美化自身的历史甚至篡改历史来得到国民及其它国家的认可,从而加强自身的统治地位,那这个国家这个政权也是不成熟的。
近代的启蒙运动已经进行了几百年了,一部分国家和其国民已经摆脱幼儿期逐步的走向成熟,但是还是有很多国家很多人仍出于急需被启蒙的阶段,无论是国格还是人格都是不独立的。
能够客观的认识面对自身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真正的自信,是一种心理上的独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一厢情愿的“不公正”而“带有极大偏见”的阐述历史才真的是一种幼稚!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20, 11: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有些事全不能怪他人,怎么样把小昭寺的释迦牟祢移到大昭寺的?西藏的噶厦政府的官员穿的清朝官员的服装,也不会是有人强迫的吧?总之,西藏的人民很可怜.越说越有气.算了,不说了还是现在该怎么办吧?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December 20, 6: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一位藏人在网上幽默地笑说:“唐卡又成汉人发明的了,过一阵,藏人也会成为汉人创造的,哈哈。”)

过去的历史, 是过去了,属于昨天的历史博物馆, 复活也无用. 可是, 这幽默, 有道理, 也有事实真相. 汉人难以变成藏人祖先...但从我的大姐姐, 也是同母异父的姐姐身上, 看到了, 过一阵, 汉人会成为藏人后代的"爸爸". 道理, 问题和怀疑来原:因我很小的时候, 我的姐姐被一个来访汉人看上了, 也许,爱情是消毒, 毒化了一个民族, 那是我的姐姐, 如今, 她的孩子们, 性王,名力.也许, 当时, 我的姐姐太"盲目",因为她只上了小学, 然后, 和那个汉人成亲.
这种事,发生在我的家庭成员中, 现在, 我很遗憾...当时我未能阻止我姐姐, 也无法阻止她的感情....后来, 我长大了, 我发觉...我的姐姐被汉人利用...消除藏人的后代...变成汉人的后代!

在异国他乡, 为民族,为自由....生活..完完没想到...我的爱人拉姆跟着(James)走了, 定居美国, 生了孩子叫(James tenzin), 天啊! 将来的西藏人....谁是真..谁是假....西藏人?   谁能告诉我????

Post by Yakman on 2007, December 20, 1: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引用 美国美国 说过的话:
任何一个政府都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美化”自己的历史。比如日本,比如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历史)等等。
根本不奇怪。一厢情愿的想像着“公正”而“没有任何偏见”的阐述历史根本就是幼稚。


人类幼儿时期的吹牛是因为孩子的思维没有发展成熟,没有办法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完善的认知,所以要通过他人对自己的正面认知来增强自信心并且获得他人的认可。而说谎则是为了避免由于自己做错事而被大人惩罚以及曾经树立的他人对自己的正面认可遭到瓦解。

如果成年之后还不能够客观认识自身,需要借由他人的认可才能明确自己存在的意义,那就说明这个人的人格还是出于不独立的阶段,尽管生理上成熟了,但是心理上仍然出于幼儿或者青少年阶段。

对于一个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不能客观审视自身,需要通过美化自身的历史甚至篡改历史来得到国民及其它国家的认可,从而加强自身的统治地位,那这个国家这个政权也是不成熟的。

近代的启蒙运动已经进行了几百年了,一部分国家和其国民已经摆脱幼儿期逐步的走向成熟,但是还是有很多国家很多人仍出于急需被启蒙的阶段,无论是国格还是人格都是不独立的。

能够客观的认识面对自身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真正的自信,是一种心理上的独立。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一厢情愿的“不公正”而“带有极大偏见”的阐述历史才真的是一种幼稚!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20, 9: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任何一个政府都会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美化”自己的历史。比如日本,比如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历史)等等。

根本不奇怪。一厢情愿的想像着“公正”而“没有任何偏见”的阐述历史根本就是幼稚。

Post by 美国美国 on 2007, December 20, 8: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阿甚、扎西所言极是,获益多多。尤其阿甚千字回复,道出被改写的历史概貌,与人与己都有关系。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题目——被改写的历史,当然还有被改写的现实。而修正或者说尽量地如实地修正,很不容易。正如阿甚所说:“用一种求真的精神去研究了解我们民族的真实历史”,才是重要。

问候aki。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20, 1: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中国媒体说,中国国家预防腐败局网站(yfj.mos.gov.cn)在刚刚开通一天后由于访问量太大而暂时瘫痪。

Post by 党员 on 2007, December 20, 12: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说的不错,不过藏人就五官结构上而言,看上去和汉人的近似程度非常高的,是典型的蒙古人种。据现在的人类起源研究,人类度来自非洲,然后分散到各地再独自演化。藏人和汉人,蒙古人的分化,应该是发生比较晚了。


引用 阿甚 说过的话:
藏地被误解的又何止“唐卡”呢?!在宗教民俗方面,大量的污蔑与曲解在汉地众多涉藏话题中比比皆是。这些还仅仅是中国政府官方和民间的看法而已。而在所谓学术界很多正统的资料也存在着大量的对藏族的误解或者曲解。
历史历来都是为了政治而服务的,这点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集权化的国家更是如此。而中国的学术界的人多数只挖空心思的寻思着如何向统治集团献媚,纵有少量有着求真精神的学者也因为种种政策限制和长期以来被灌输的偏见难以跳出多年被洗脑的漩涡。
就藏地的历史考古课题而言,由于本身从事这方面研究的藏人数量极少,而大量的研究人员多是汉地学者以及一小部分欧美及日本学者,这就使研究的成果难免会带有一定程度的主观偏见。就汉地学者而言,除去那些政治因素,他们在对藏地历史考古研究方面存在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带有一定的汉族沙文主义或者是所谓的中原文化辐射论思想。这点可以从对所谓的“文成公主入藏”的大量刻意的宣传便可以看出。从宣传中可以看出,仿佛在文成公主入藏之前藏地顶多是松散的原始的部落联盟,其蛮荒程度比穴居采集的原始人强不了多少。
学者们的研究资料多数只局限于对汉地历史资料的考证,而从历史角度来说,藏地与汉地关系的密切程度远远不如藏地与中亚地区的关系,基于很大一部分的政治原因,汉地学者并不想把对藏地的研究归入大中亚体系中,另外一部分学者跳不出传统的思维定式,也常常把藏地的文化历史研究过多的与南亚次大陆联系在一起。而在国际学术界中,对中亚地区的历史考古研究又存在许多盲点,这就使得中国官方对藏地历史的宣传几乎畅通无阻,可以长期的以此宣传来固化他人对藏地的认知。
就藏地本身而言,也由于很多原因造成了藏人对本民族历史认识的缺乏与误解。因为地理的原因,藏人难以形成一个以农耕为主的拥有固定领土的国家,所以长期的游牧生活也使得关于真正历史的记载少之又少。而又由于某些宗教教派之争,使得很多历史的记载最后演变成为宗教服务。比如曾经的佛本之争便使得大量的藏地的历史被删除或者更改,原本可以从中找出很多藏地历史资料的本波教如今也躲在佛教的阴影中,很少被学者所关注。对绝大多数的汉人而言,对藏地历史的了解也仅仅从松赞干布王之后的历史开始(尽管这段历史被曲解的地方有不少),对这之前的上至聂赤赞普的吐蕃历史以及象雄的历史鲜有了解,而对在藏地以及整个中亚地区曾经强盛过的部落或国家的横向纵向历史更是一无所知。
对于藏人本身,我们都应该抛去头脑中所有的偏见,客观的研究本民族的历史,或许我们的民族曾经强盛过,或许我们的文明是外来文明的植入与融合,但不管如何,我们民族的历史是应该与所谓官方宣传的历史有着很大的差异。我们也并不需要刻意增强所谓的民族荣誉感,这样容易反弹成为藏族沙文主义,我们只是要用一种求真的精神去研究了解我们民族的真实历史,这是一种人类求知的本能!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19, 3: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谢谢唯色和扎西对唐卡的解释. 我今天是第一次来这个博客. 我没有来过西藏, 雪域高原, 牦牛藏獒, 布达拉宫, 虔诚的喇嘛, 友善的牧民, 我对西藏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这里. 对于我不是很了解的西藏, 我没有资格多加评论. 我知道的仅仅是, 对于历史抱着一个科学的态度是很重要的, 事实上, 百度百科和维基百科中, 对于唐卡都有很详尽的解释. 抱着科学态度的人, 是不会听信小道消息或者是电视剧的. 事实上, 并不是所有的人对于历史和文化都抱着科学的态度, 在每个民族中都会有不仔细调查研究就随意发表言论的人. 制度吃人, 吃的不是一个民族的人. 经过红色的浸泡和物欲的洗刷, 不仅仅是藏族的文化, 汉族的传统文化和其他各个民族的文化都面临着消亡. 兄弟阋墙, 甚为不值, 我们应该应该团结起来去保护自己家乡, 自己民族的文化. 贫贱不能移, 富贵不能淫, 威武不能屈, 最后一条尤为可贵. 我很尊敬唯色和其他在压力之下为了保护人权和文化奋斗的人, 你们是我学习的对象. 希望在这里可以结识更多的朋友.

Post by aki on 2007, December 19, 2: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想想韩国人在频繁文化申遗后,中国人上窜下跳 ,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太好玩了...

Post by gesar on 2007, December 19, 12: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引用 随便问问 说过的话:
藏族是起源于魔女与猕猴的吗?


  这不符合达尔文相对论!

Post by 火山 on 2007, December 19, 12: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引用 随便问问 说过的话:
藏族是起源于魔女与猕猴的吗?


这个只是关于藏族起源的其中一个说法而已,由于很多原因,这种说法被刻意的强化宣传。
关于藏族起源的说法还有卵生说,天人说,以及在世界众多民族中都有的洪水说和存在与其它古文明(主要指两河流域及古埃及)的宗教文化中的相似的世界起源说等等很多不同的说法。
就我个人观点而言,猕猴魔女说占主导地位主要应该是为了宣传藏族的一种民族特点而已,不过是追求所谓的特色,所以挑出这个有别于其它民族起源的说法来强调。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19, 11: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藏地被误解的又何止“唐卡”呢?!在宗教民俗方面,大量的污蔑与曲解在汉地众多涉藏话题中比比皆是。这些还仅仅是中国政府官方和民间的看法而已。而在所谓学术界很多正统的资料也存在着大量的对藏族的误解或者曲解。

历史历来都是为了政治而服务的,这点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集权化的国家更是如此。而中国的学术界的人多数只挖空心思的寻思着如何向统治集团献媚,纵有少量有着求真精神的学者也因为种种政策限制和长期以来被灌输的偏见难以跳出多年被洗脑的漩涡。

就藏地的历史考古课题而言,由于本身从事这方面研究的藏人数量极少,而大量的研究人员多是汉地学者以及一小部分欧美及日本学者,这就使研究的成果难免会带有一定程度的主观偏见。就汉地学者而言,除去那些政治因素,他们在对藏地历史考古研究方面存在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带有一定的汉族沙文主义或者是所谓的中原文化辐射论思想。这点可以从对所谓的“文成公主入藏”的大量刻意的宣传便可以看出。从宣传中可以看出,仿佛在文成公主入藏之前藏地顶多是松散的原始的部落联盟,其蛮荒程度比穴居采集的原始人强不了多少。

学者们的研究资料多数只局限于对汉地历史资料的考证,而从历史角度来说,藏地与汉地关系的密切程度远远不如藏地与中亚地区的关系,基于很大一部分的政治原因,汉地学者并不想把对藏地的研究归入大中亚体系中,另外一部分学者跳不出传统的思维定式,也常常把藏地的文化历史研究过多的与南亚次大陆联系在一起。而在国际学术界中,对中亚地区的历史考古研究又存在许多盲点,这就使得中国官方对藏地历史的宣传几乎畅通无阻,可以长期的以此宣传来固化他人对藏地的认知。

就藏地本身而言,也由于很多原因造成了藏人对本民族历史认识的缺乏与误解。因为地理的原因,藏人难以形成一个以农耕为主的拥有固定领土的国家,所以长期的游牧生活也使得关于真正历史的记载少之又少。而又由于某些宗教教派之争,使得很多历史的记载最后演变成为宗教服务。比如曾经的佛本之争便使得大量的藏地的历史被删除或者更改,原本可以从中找出很多藏地历史资料的本波教如今也躲在佛教的阴影中,很少被学者所关注。对绝大多数的汉人而言,对藏地历史的了解也仅仅从松赞干布王之后的历史开始(尽管这段历史被曲解的地方有不少),对这之前的上至聂赤赞普的吐蕃历史以及象雄的历史鲜有了解,而对在藏地以及整个中亚地区曾经强盛过的部落或国家的横向纵向历史更是一无所知。

对于藏人本身,我们都应该抛去头脑中所有的偏见,客观的研究本民族的历史,或许我们的民族曾经强盛过,或许我们的文明是外来文明的植入与融合,但不管如何,我们民族的历史是应该与所谓官方宣传的历史有着很大的差异。我们也并不需要刻意增强所谓的民族荣誉感,这样容易反弹成为藏族沙文主义,我们只是要用一种求真的精神去研究了解我们民族的真实历史,这是一种人类求知的本能!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19, 10: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呵呵,西藏以前是韩国的一部分,是万恶的中国人把它给占领了。哈哈!!!

引用 redfeather 说过的话:
不对,唐卡应该是韩国人发明的!哈哈

Post by er on 2007, December 19, 9:4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藏族是起源于魔女与猕猴的吗?

Post by 随便问问 on 2007, December 19, 12: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引用 redfeather 说过的话:
不对,唐卡应该是韩国人发明的!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_^  redfeather 你忒um。哈哈哈!!!!
  哎呀,平常心平常心!只是一部商业电影!一部商业电影!!

Post by 火山 on 2007, December 18, 11: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看了几篇,发现篓主也只是个女粪粪而已,不忍卒闻。。

Post by bangdalink on 2007, December 18, 11:0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藏人及所有藏传佛教徒日供夜拜的神圣唐卡,现在又要被一些俗气的电影制作人,和武侠片交到一起,更不敢想象电影里会出现多少畸形的剧情,像西藏武僧什么的,,,,,,,

Post by 学生 on 2007, December 18, 11: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我还曾经看到国有中国记者写道:大昭寺是文成公主建成的。
文成公主公主带来的就是看风水命相的方法还有赌博甩筛子。

Thangka,古代西藏语Thang 有意为“传递“或已传达,ka 为“命令”“旨意”。 唐卡据我所知是古代西藏图博王朝时期,四处征战时西藏赞普们用于传达军事指令的布书令,在敦煌又发现非常精美的彩色布书令。后来由于佛法的出入, 西藏人为了庄严佛法表像,结合北印度发达的佛像雕塑和绘画艺术,逐渐地称为具有西藏特色的有几个不同流派的西藏唐卡艺术。

不要望文生义,虽然中文现在用“唐卡“,但是跟唐朝没有关系的。从整个佛陀的塑像在世界上来看,有学者指出,古印度时期有可能受到波斯绘画的一些影响。

Post by 扎西 on 2007, December 18, 10: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不对,唐卡应该是韩国人发明的!哈哈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December 18, 9: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