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推荐:NHK《激流中国—第6集 西藏·圣地寻富》

 

  

长度:49

简介:连接以北京为代表的中国大城市和西藏自治区拉萨的“青藏铁路”通车一年。“密境”西藏一下子被人所熟悉。铁路仅通车半年多,游客数和收入就比去年猛增40%。预计今年的来访者将超过自治区300万的人口总数。在拉萨,由于铁路的浪潮,宾馆建设持续处于高峰期。可是随着外来资金和文化的大量流入,怀着都市憧憬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怎样去保护西藏的传统文化也成了新的课题。

 

在夏天,西藏铁路输送大量旅客的旅游旺季,NHK节目组在一家刚刚开业的豪华宾馆安置了摄像机。宾馆的拥有者是把西藏文化作为商品,并在大量客流上取得成功的四川省汉族大资本家。他雇佣西藏本地的年轻人,推出名为传统民族文化的舞蹈表演,又开始了古董导购生意。都市文化和资本逻辑,让每天从虔诚的佛教信徒地区出来打工的年轻人充满了惊奇和困惑。梦之铁路将给西藏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和大型宾馆相关的各种各样的人物,正描画着变化中的西藏。

 

片头:【中国西藏自治区 某个农村寺院】

 

张老板(普通话):“这个鞋子是怎么回事?”

僧人(藏语)和翻译:“这是第五世达赖喇嘛的,是寺里最老的东西。”

张老板(普通话):“哦,就这一件东西”。

 

旁白(男):为收购西藏古董,某著名宾馆老板来寺内觅宝。

 

张老板(普通话):”好吧,就这两样给他买掉吧。多少钱,你问他。”

翻译:“他(指的是僧人)说他也不知道多少钱。”

张老板(普通话):“我们见过这样。再给他五百块钱看行吗,五百。”

僧人(藏语):“我们寺里的东西都是人家送给本寺的,从来没有卖过……”

 

旁白(男):随后他们又来到附近的农家。

 

村民和翻译:“这是释迦牟尼……”

张老板(四川话):“这是什么东西哦?”

翻译:“这是藏传佛教的金翅鸟……”

 

旁白(男):佛龛上的祭品全都成了宾馆的展品。出售佛像的是这一家的年轻人。

 

这家老人(藏语):“很早以前的东西了,菩萨啊菩萨……”

 

旁白(男):售价10円(相当于人民币6600元),是农户年收入的数倍。

 

张老板(对记者,普通话):“都是旧东西吧,不是很有价值。知道吧。”

翻译:“刚才在寺院里,寺院的东西他们不肯卖。”

酒店经理(普通话):“他看到有记者吧。”

张老板(普通话):“当然,有记者,好吧,回去吧。”

 

片名:西藏 圣地寻富

 

旁白(女):离夙愿的北京奥林匹克还有一年,试图从经济优先朝着真正大国转向的中国,如今种种矛盾汇集成激流汹涌而至。铁道的开通为西藏带来前所未有的观光热潮。以一家宾馆为舞台,审视佛教圣地陆离纷呈的各民族人间百态。

 

旁白(男):奔驰于中国西藏自治区的青海西藏铁路,去年七月开通。西藏的海拔平均在四千米以上。在长期来被视为秘境的这个地区,中国政府投入四千五百亿元建设铁路,终点是西藏自治区的中心城市拉萨。铁道开通后观光客激增,今年一年,有三百万人涌入西藏自治区。最大的观光资源是西藏独特的佛教文化。

 

导游(普通话):“这个前头,我们看见的寺庙就是大昭寺,是公元七世纪的建筑。”

 

旁白(男):西藏佛教信徒虔诚祷告的寺院如今也已成为观光热点,观光的经济效益预计今年将超过五百亿元。商业设施也在不断兴建,去年一年就有八十余家宾馆诞生。在客源争夺日趋激烈的拉萨,现在人气数一数二的是这家宾馆。

 

(西藏歌舞锣鼓喧天的声音)

 

旁白(男):与去年铁道通车同时开业,此后来客盈门,客人几乎都是欧美和日本游客。宾馆的掌门人张晓宏社长(44岁),是位在四川省开设了两百家超市的实业家,为进军西藏,经营战略别具一格。

 

张老板(普通话):“总台这个设计的时候整个都是博物架。博物架上大量陈列了佛像,让游客瞬间地了解到我们酒店的特色,是博物馆吗还是酒店。”

 

旁白(男):宾馆内展示的有浓郁西藏文化特色的古董、日用器具品和佛具等共达约一万四千件,展品也供出售(一尊佛像8万元,120)。从西藏各地民间和寺院搜集来的各种传统物品都标有售价(一尊佛像6万,90)。

 

导购小姐(指着一张唐卡,普通话):“全西藏也就只有那么一张……”

 

旁白(男):西藏的宗教画-唐卡也有出售,很多售价是收购价的十倍。

 

顾客(普通话):“这两个呢?”

导购小姐:“这两个?你看,加起来是13万元。这两幅如果他们要的话,就是9万元。”

顾客:“只能降一点点?”

导购小姐:“对,你看它本来的标价都是很高的。”

 

张老板(普通话):“就是说市场需要什么,这点我还是知道的。任何一个游客,他到任何一个地方,他都想体验经济,体验文化。他疯了他到拉萨来干什么?如果说这个拉萨没有佛教文化,你会到拉萨来吗?你不会来。就必须要让他体验这一点,从这个观点上看……”

 

旁白(男):在四川的年营业额高达一百多亿元的张社长,向尚不熟谙市场经济的当地员工传授自己的经营哲学。

 

穿藏装的员工齐声:“张总,早上好。”

张老板(四川话):“大家早上好”。

一女(普通话):“请大家举起右手宣誓:团结,服从,高效发展。”

众人念诵三遍。

一女:“红艳企业的经营原则是……(众人齐声)”

 

旁白(男):开业一年,为在竞争中胜出,张社长决定进一步降低成本。

 

张老板(四川话):“说下这个餐饮部的毛利问题,我问过了,成都那些一般情况的宾馆餐厅的毛利,一般都不得低于百分之六十五,你们要给我低于百分之六十五的话,该是厨师的责任就是厨师的责任,该是采购的责任就是采购的责任。你必须得拿话来给我说。反正低一个点子,就给他扣个三五百块钱摆起再说,希望大家在本职工作中尽心尽责。”

 

旁白(男):“在此工作的员工有一半是藏族,为获得现金收入,从农村和牧区来到这里,深受游客欢迎的民乐演奏能带来高额收入。

 

西藏自治区文联原副主席阿克(舞蹈家):“节奏倒是很统一,不是说他们要很多弹六弦琴的,雇他们应该没有问题。(对跳舞者说,藏语)你们都会说汉语吗?”

跳舞的藏人(藏语):“会一点。”

阿克副主席(藏语):“会藏文吗?”

跳舞的藏人(藏语):“藏文都会,没问题,都学过的。”

阿克副主席(藏语):“那你们不允许再在外面卖唱乞讨了喔,如果不在这里好好干活的话,你们以后还是很困难的。”

 

旁白(男):拥有二十二名藏族青年的文娱组用民族音乐迎接客人,已在此工作三个月的曲列先生(23岁),从儿时起在故乡的村庄便对音乐耳熟能详。在这里,西藏各地各种的演奏都得精通,每天两小时的练习必不可少。从下月开始,遵照社长的指示,将导入新的能力工资制。可能力工资制是什么意思,曲列先生他们还有些蒙蒙然。晚上十一点,工作结束了,曲列先生月工资约两万(相当于人民币1300元),几乎全部汇给家人补贴生活。宿舍是宾馆分配的四人房间,与故乡的友人一起居住。一直游牧为生的曲列先生,在生疏的宾馆工作中有一个精神寄托:小小的西藏佛像。

 

曲列(藏语):“这是用钱买不到的东西。”

摄制组翻译:“为什么不随身佩带呢?”

曲列(藏语):“平时在宾馆里换穿各种衣服会玷污的,在村里的时候就这样挂在脖子上,现在我能做的只有祈祷,好好干,积攒一点钱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旁白(男):七月,寺院的僧侣来到宾馆,开业一周年的仪式。西藏长久以来,有请僧侣到家里或公司做法事祈祷菩萨保佑的习俗,为宾馆的平安和蓬勃发展而祈祷,用藏产麦粉掺水调揉准备名为朵玛的祭品,西藏法事必不可少的神圣的作业在进行之中,张社长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想法突然闪现。

 

张老板(四川话):“收钱让游客观看法事如何啊,价格就定为三四千吧,客人一定觉得很便宜,把法事的情形拍成照片。知道了吗?就这样去安排吧,赶快喊人来拍照片,要把这个项目推起来。日本人来了,他喜欢佛教的,说不定会要求做法事,做个法事收他个两三千、三四千很正常。”

 

旁白(男):把西藏佛教仪式作为宾馆新卖点的计划,对张社长来说一切皆为商机,法事的准备还在一旁进行,他又开始商讨另一个计划。

 

张老板(对藏族下属,四川话):“松茸,最大的啦。一个松茸蛋,一个松茸汤,一个烤松茸,做成一个套餐,三个。就这么大个碗,每个松茸蛋就放个三四片,松茸汤也有个三四片,烤的松茸有个五五五片,好吧,就卖两百,返导游五十。”

 

旁白(男):法事开始了,张社长另有工作。

 

旁白(女):占西藏自治区人口九成的藏族,保持着悠久的民族文化。约延续了四百年之久的唐卡晒佛仪式,为向每年展示一次的巨大唐卡顶礼膜拜,十二余万的各地信徒云集,人们为来世的幸福祈祷,寻求精神的充实。恪守佛教教义的苍穹的大地-西藏历经千余年,形成了独自的文化圈。建国伊始的中国,于一九五零年向其进军,在随后的混乱中,寺院等众多文化财产遭到破坏,引发激烈的抵抗运动。一九五九年,西藏政治和宗教的最高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亡命印度。半个世纪过去了,主人一去不归的布达拉宫,依然寄托了人们热切的信仰。而如今,布达拉宫又负起了与信仰无关的另一重要任务,作为观光资源的任务。

 

西藏自治区旅游局副局长孙永平(普通话):近几年,中央政府就投资了三个多亿,对布达拉宫,还有桑耶寺还是萨迦寺,反正就是,包括罗布林卡,就是这些,都在进行大规模的维修和保护。最大限度地即能保护文物,又能满足游客的需求。

 

旁白(女):铁道开通以来不断增多的观光客。历经历史磨难的西藏传统文化正面临新浪潮的冲击。

 

旁白(男):七月底,在宾馆工作的曲列先生,被张社长叫去了,为搜集员工老家的古董,要他做向导。

 

张老板(四川话):“明天就你们两个。这次目的呢,主要是收购些农民的生产工具。我们酒店也是民俗博物馆,所以需要这些东西。看看各家各户有些啥子东西。你们要哪家那户收啥子东西,价钱先要谈好。说好买啥子东西些,然后几个车子把它装了回来就完了。”

曲列(藏语):“我可以去看,主要有些什么东西。我可以介绍,可价格还是请你们和他们商量,卖主和老板你们说。”

一管理人员(藏人,普通话,对张):”哪些是有卖相的,哪些需要我们的东西。这是第一点……“

张老板(四川话):“那后天呢,千万记到,三万块钱就差不多了。就拿个三万块钱带起去。”

 

旁白(男):昔日的秘境已在几年前开通了道路,曲列先生的老家在拉萨以西约两百五十公里。离村子越近,道路状况越糟,于是改为骑马,沿海拔四千多米的山路前行。曲列先生的故乡-吉夏村,村民约八百人靠务农和放牧,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但近几年也开始习惯于用现金来购买米、麦等粮食。曲列先生进村,挨家挨户通知大家,可以把旧的用具拿来卖钱,收购旧的家具用品。

 

一村民(藏语):“箱子什么的也要吗?”

曲列(藏语):“要的,只要是旧的都要。”

 

旁白(男):这几年,老古董能卖高价的传言也开始传到了这个村子。

 

一村民(藏语):“这是用牦牛和山羊毛织的,这种的能卖钱吗?”

曲列(藏语):“这是酥油灯,以前用它来照明的,我看可以卖个好价钱。可以慢慢讨价还价嘛,开始先开个高价怎样?”

一村民(藏语):“全部能卖个1000元(一万五千円)吗?”

曲列(藏语):“难说啊。”

 

每月的现金收入约三千円(相当于人民币200元),希望能乘机卖个高价钱的村民们。张社长开始甄选。

张老板(指着酥油灯,普通话):“这个多少钱?”

一村民(藏语):“五百(七千五百円)。”

张老板(普通话):“这个两百。最多十多二十年,时间不长。已经有很多了。一个是价格高,一个是很多了。”

 

旁白(男):下一位村民拿来一把铜制的水罐。

 

一村民(藏语):“这个可是很早以前的。”

张老板(四川话):“这个可以。多少钱?”

曲列(藏语):“老奶奶出多少钱?”

一村民(藏语):“三百(四千五百円)怎么样?”

张老板(点头):“好嘛。”(然后一张一张地数了三张一百元)

 

旁白(男):相当于两头羊的价钱。

 

曲列(藏语):“不能再卖贵了,不能再贵了。他是我的老板。”

 

旁白(男):接着是牦牛皮的旧衣箱。

 

张老板(四川话):“这个多少钱?你问她。”

曲列(汉语):“她说要六百(九千円)。”

张老板(四川话):“五百(七千五百円)。”

曲列(藏语,对村民):“他说五百。就这个价卖了吧。他是老板,我们是给他干活的。这种玩意儿能卖七千五不错了,你再做一个也很容易的啊。”

一村民(藏语):“可我很珍爱这箱子呢。”

曲列(藏语):“就依他这个价钱算了,怎么样?就五百卖了吧。”

一村民(藏语):“好吧。”

曲列对张老板:“她说五百可以。”

张老板又是一张一张地数了五张一百。

 

旁白(男):曲列先生在拉萨城里目睹了这些搜集来的旧货将一跃而身价百倍。

 

曲列(藏语,对记者):“最近看到不少人做中介生意发财,我就想自己是不是也能行,可我是乡下人,又没有做生意的本钱,我打算好好干攒些钱,将来去做生意。我现在有这样的想法。”

 

旁白(男):张社长向曲列提出了一个要求。

 

张老板(普通话):“这个地方有没有佛像卖,还有唐卡?有没有?”

曲列(摇头,汉语):“没有。”

张老板(普通话):“没有?这里的人家里都不摆佛像吗?”

曲列(藏语)翻译:“有是有的,有佛像但是不想卖。”

张老板(四川话):“哦,有佛像但是不愿意卖啊。”

曲列点头。

 

旁白(男):要卖肯定能卖高价的佛像和唐卡。近来西藏各地也开始出现脱手的人,但这个村子的人对此依然有抗拒心。

 

一翻译(藏语):“旧的佛像不卖吗?”

一村民:“有佛像,但不卖。拍照不能,买卖也不能。只要是西藏人对买卖佛像都会很介意,做这种事的人被认为很坏的。

一翻译(藏语):“即使生活再艰苦也不卖吗?”

一村民(藏语):“那都是自己父母传下来的东西,不能卖的。”

另一村民(藏语):“我是不会卖的。”

另一村民(藏语):“那就跟小偷偷东西一样。”

 

旁白(男):曲列先生虽对做中介生意很有兴趣,但此时也不再多言。

 

曲列(藏语):“就我来说,我也是西藏人,要人家出卖佛像和唐卡,我也说不出口,帮不上忙。”

 

旁白(男):但求来生幸福的西藏佛教严格规诫物质和金钱上的迷恋,恪守传统的愿望和对富裕生活的追求,在人们心中摇摆不定。张社长在这个村子买到的是旧箱子和几件铜制品。

 

翻译:“那张总,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

张老板(手一摊,摇头,四川话):“人来了很多,但是拿来的都是不很好的东西,这里的老百姓对商品经济的意识还是不太重的村民的。”

 

旁白(男):收购结束,曲列先生与阔别的家人团聚。曲列先生一家靠五百头牛羊维持生计,五个兄弟和父亲夏季出外放牧,只留下他的妻儿以及老母亲在家。以前一家全年的收入只有靠出售家畜所得的三万円(相当于人民币2000元)曲列先生为替家人盖建新屋,寻求富裕生活而去城里打工。

 

曲列母亲(56岁,藏语):“工资?”

曲列(藏语):“工资一个月1300元(两万円),以后可能有1700或者1800吧。我想在那里干个两三年,然后做中介生意。家里能同意吗?”

妻子(藏语):“可以反对吗?”

母亲(藏语):“我不希望你去做生意,那种事太难,你不行的。”

曲列(藏语):“什么工作都难啊,我做了生意就能改善生活,还可以盖大房子,对孩子对家里都会好的。”

 

旁白(男):长年笃信佛教教义的家人,对曲列试图涉足商业世界心存忧虑。

 

母亲(藏语):“我日日夜夜都在祈祷,祈求菩萨保佑我儿子。你可不要听信坏人的话,去做不好的事情啊,生意什么的我完全不懂。”

 

旁白(女):西藏自治区的铁道开通一年,经济发展速度愈发加快。今年八月在拉萨市举行了众多企业的共同签约仪式,由拉萨市牵头,积极吸引国内外的商贸和投资,北京、重庆等地的大企业和外资企业纷纷进藏。

 

官员讲话(普通话):“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把招商引资工作作为全市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我们对、得益于青藏铁路通车运营给拉萨发展带来的巨大的商机。”

 

旁白(女):这次签约仪式中,共达成一千一百亿(相当于人民币730多万)的协议。铁路的开通,带来了中国各地的人和资本,流入西藏的新潮流。

 

一老外(英文):“我来自夏威夷火奴鲁鲁,在全世界建有宾馆,这次是难得的机遇。”

一汉人(健康食品业者,普通话):“主要是我们看到着个项目。这里的资源。拉萨这个地方它有它独特的资源。像虫草和红景天。”

一汉人(畜产业者,普通话):“跟广大的农牧民一起发家致富嘛,这样我们也可以跟他们共同致富。因为我们这个项目是跟广大的农牧民养殖户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旁白(女):为在圣地寻求致富之路,全国各地的人们蜂拥而至,相对于拉萨市十五万藏族人口,如今汉族已达二十万人。

 

旁白(男):八月初,张社长的宾馆里为日本游客策划的松茸料理套餐开始了。还有另一个计划,经理被叫来了,西藏出生的汉族人,精通当地情况。

 

张老板(四川话):“喇嘛这些诵经啊,看哈这里有些啥子说法。”

经理(普通话):“这个呢,我想谈谈我的看法。第一个,你请喇嘛来。西藏呢,宗教很敏感。我们是个经营场所,它不是一个慈善机构,也不是一个喇嘛庙。这些喇嘛做这些念经他有专门的场所。”

张老板(四川话):“从这个我自身的信念来看,做这个也不符合。但是经营啊,要体验经济嘛,从这个基础上讲呢,可能还是有点必要。我历来经营企业都是以经营为中心,对我们自己的经营嘛,一个也有美好的愿望嘛。策划一下。”

经理(普通话):“这个呢,我考是可以考虑。主要是这个内容,是吧?”

张老板(四川话):“针对团队。专门针对团队。好好策划一下。团队来了之后,利用他们晚上,回来休息时间,给他们做一下(法事)。”

 

旁白(男):张社长带着部下前往拉萨市内的寺院,建于两百多年前的功德林寺,现有僧人58人在严格的戒律下修行。张社长与寺主会面,提出要在宾馆内做法事。

 

住持(74岁,藏语):“法事还是在寺院内做,对你们也方便,交给我们办就没有问题。主要是你们对我们要有信任。”

藏人翻译(对张,汉语):“各方面你信任他的话,他绝对帮你这个忙。”

张老板(四川话)“就是,因为呢,我有这个想法,为什么一定要去呢,游客要看得见,对不对,我们员工也要看得见。”

翻译与主持商量之后,翻译(汉语):“这样吧,大型的法事在寺院里面做,小型的法事在酒店里面做……”

张老板(四川话):“不过春节前要做一次大的,在酒店里头做。”

翻译(对主持,藏语):“一般的法事就请在酒店里面做吧。明天会来很多外国游客和各种各样的人,做法事的话,一方面也可以让他们看见藏民族对佛教的信仰,加深他们对西藏佛教的尊敬。”

主持(频频点头,藏语):“不过马上做不成法事的。后天或者大后天,如果你们想做法事的话,请事先和我们联系吧,我们会设法准备,能去的话就去。”

与寺主的协商结束了(张老板双手合十告别,并且留下一摞钱)。

张老板(对记者,四川话):“每个月我们都会请这个寺院不超过十人的喇嘛到酒店做法事,主要是联系这么一个事情。具体时间也谈妥了。他们都表示很大的愿意,很大的支持。美好的祝愿吧。”

 

旁白(男):在宾馆餐厅。表演民族音乐的曲列先生,旅游旺季到来每天工作非常忙碌。八月十五日,这天将按照新制度发薪。

 

饭店主管(普通话):“今天我们把大家的工资给结一下。而且我还要再次重申一下,我们发的是七月份的工资,关于我们七月份的工资情况,上次已经给大家基本上念了一下,我们现在是实行了ABC的评选,A本月只产生了一个,是丹增平措,1510元。在这签个字。”

 

旁白:工资根据工作能力被分为ABC三个等级,并制定了严密的工作细则,对迟到等处以罚金。

 

饭店主管(普通话):“曲列。这个月你是C级,请假扣掉37块钱,800减去27763元……”

 

曲列(听不懂,对一同伴,藏语):“你给我翻译一下吧。”

 

旁白(男):曲列先生被认为演奏技能不足,评价为C级,工资几乎减至之前的一半。

 

曲列(藏语):“这个工资有问题啊,我不接受,就放在这里吧。请告诉他们,以前给的是1300啊,怎么可能变成只有800呢?已经跟张总他们说好了,那几天的工资不扣的。(用汉语)签字?不要不要。”

 

一员工(女,汉语,帮着翻译):“他说的是,已经说好了的,那几天的工资不扣的。”

 

饭店主管(汉语):“好心给你工资。好吧,你先坐下吧,待会再说。”

 

曲列(藏语,自言自语):“真不能相信,太奇怪了。”

 

旁白(男):这天被定为C级的共十二人,文娱部门一半以上的员工被减薪了,人事费用的削减得以实现。

 

另一女主管(藏人,汉语):“他们给评了ABC,说一下。”

 

旁白(男):向来以务农和放牧为生的他们像这样面对企业制度还是第一次。

 

另一女主管(对一女员工,汉语):“那你为什么要签字?为什么签字?我给你说,你不同意到楼下去说。谁让你签字的?你是傻瓜你签字啊。(吵起来)”

饭店主管(汉语):“你迟到过,上面写得很清楚。”

一女主管(对一女员工,汉语):“你还跟我动手,你还。不服气的话到下面去说。”

 

旁白(男):无法接受新制度,有人当场就辞职了。

 

一女主管(对一男员工,藏语):“现在去那边要一个表格,去签字。”

饭店主管(对一男员工,汉语):“八月份的工资明天给你们发。”

男员工(藏语):“在哪里签字啊?我看不懂那些字。”

一女主管(对一男员工,藏语):“看不懂没有关系,写个名字就好了。辞职信上,那些头也会写名字的。”

 

旁白(男):被减薪的青年们给家人的生活补贴也受到影响,曲列先生经过思考向上司提出了辞职。

 

一负责人(藏人,藏语):“为什么要走呢?”

曲列(藏语):“这里呆不下去了,先生,工资减少了一半。”

一负责人(藏人,藏语):“以后怎么办呢?”

曲列(藏语):“去其他地方做啊。”

一负责人(藏人,藏语):“有地方叫你了吗?”

曲列(藏语):“有一家刚建好的,那里肯定不会乱改工资的。不会像你们这样子的,一开始说好给多少就会给多少的。”

 

旁白(男):对于流入西藏的新做法的反抗,但已无后路可退。

 

曲列(藏语):“我在这里工作是为了一家人,不是为了我自己有吃有穿。”

翻译(藏语):“今后能使家人致富吗?”

曲列(藏语):“反正是自己的希望吧。会实现的。”

翻译(藏语):“对于能不能实现,你有自信吗?”

曲列(藏语):“这是我的心愿。”

 

旁白(男):尝到了现金收入生活滋味的曲列先生,决意在拉萨城生存下去。

 

张老板:“我们天天朝夕相处,在一个锅里舀饭吃,还不和谐?藏族有藏族很多的优良传统和优良思想,对不对?内地的员工对于接受现代经济这个体制下,思维方式有些先进。作为一个军队要求的就是高度服从,永远是上级说了算,永远是企业说了算,你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有这样,才能逐步走向团结。”

 

旁白(男):夏夜的布达拉宫。来访西藏的游客预计三年后将会倍增。市场经济的浪潮,将越来越深入到西藏的腹地。孕育财富的西藏神圣的大地,面对急速的变化,人们的心在摇曳。

 

图片附件:
大小: 10.59 K
尺寸: 251 x 264
浏览: 4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3条记录访客评论

奉劝来这里的人,这里就是一个反华大本营。充满了谣言和偏见。在这里,你根本看不见完整、公正、客观的信息,因为唯色这个女人会把对它不利的一切言论统统删掉。

当然,如果你只是出于好奇或猎取信息,建议你要有一定的分辨能力,最好是把这些藏独份子的言论逐一分解,或者反过来看,就能看透事情的真相。例如,它们炒作的那曲白嘎乡事情:

………………今年11月20日上午,白嘎乡白嘎寺的三个僧人去乡里一家汉族人开的商店买东西,发生争执,汉族老板先动手(1:3,汉人会先动手?),造成打斗。事情是汉族人引起(谁看见了?),但乡派出所只抓走了三个僧人(西藏基层派出所有几个汉人民警?他们会偏袒汉人?)。偏袒汉人的事情在当地经常发生。于是约六百多名白嘎乡牧民,闻讯赶到乡政府请求释放三个僧人,乡政府不予理睬,愤怒的牧民于是砸了乡里的五六个汉人商店(果然是暴徒,不分青红皂白)之后还涌入乡政府(冲击政府机关),打了两个抓走僧人的派出所警察(袭警),并砸了乡政府的房子和汽车的灯泡(暴乱)。当天晚上,从县里赶来八百多名武装警察相继逮捕了上百名当地僧俗民众(其实,大部份暴处徒很快就放了,便宜了它们)。…………………………

Post by 小工阿蒙 on 2007, December 14, 11: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Ulzei ,呵呵,我贴出来了,期盼诸位高见!
你说的是啊,一天不看回复,就有读不过来的感觉,感谢大家!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14, 10:1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唯色,辛苦了。拭目以待你的计划,我们听你的,因为这里是你的地方,而且它吸引了我们来到这里。尤其是你打扫客厅以后,访客急剧增加,评论也越来越多,一天不看,就有读不过来的感觉了。

阿甚建议非常不错。一个是如合理性面对现实的问题,而另一个是如何理性应对未来的问题。过去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我们可以设法改变现在和未来。我个人认为,这两点同样重要。

Post by Ulzei on 2007, December 14, 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Ulzei,就你的提议,我已经写了一篇文字,晚上贴出。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14, 12: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谢谢阿甚建议。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让我们“保持足够的理性运用各种‘工具’才能维护和争取更多的本应属于我们的权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14, 12: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唯色,如果你有在法律界的朋友,可以针对中国政府最新颁布的“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条例”这个法案向他们进行咨询,共同研究一下雅鲁藏布酒店是否在相关方面违反了这项法律法规以及是否违反了中国政府的宗教方面的法规。同时再通过详细的调查,来考证雅鲁藏布酒店的一些行为是否得到合法的批文或者他们是否与某些管理部门相勾结钻法律漏洞。

藏地日益出现的很多不良现象由于中国政府立法的不健全或者不同民族国家之间的价值观相异,我们只能进行谴责和呼吁,但是如果一些现象行为真的违反了中国政府制定的法律法规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法律法规进行有理有据的还击!

保持足够的理性运用各种“工具”才能维护和争取更多的本应属于我们的权益,如果只是凭着血气方刚的激进言辞来做事,很多时候只能得到相反的结果。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14, 5: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Ulzei ,你说的是一个好主意啊,让我想想怎么做。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13, 6: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唯色,我也发现这里聚集了很多“文化精英”,主要是唯色为这个博克服出了太多的心血,充分保证了其很高的质量,呵呵。我突然有个念头,是不是可以从这里的蒙藏满维各族访客中各自推选出一两个代表,组成一个网上研究机构(类似那种自发的非官方研究团体)。我们可以把“中国民主化与民族问题”作为研究对象。可以分几个题目,比如说-------1,自治及其可行性; 2,独立诉求的强度与方法; 3,国语多元化与民族语言文化保护。等等。当然,我们可以研究任何大家感兴趣的问题。每期定一个研究题目,大家可以分头查资料发表自己的分析见解,最后由唯色女士总结成一部论文。研究成果为研究机构集体所有。这样日积月累,我们总会为民族找到一条理性而可行的出路的。
呵呵,抱歉,只是突发奇想

Post by Ulzei on 2007, December 13, 4: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sol,你说的是,我的博客上确实“凝聚了一些很有见地的人”,我为此也充满感激,因为我也获益很多!我刚才还在想,为了避免许多精彩的回复沉下去,我应该抽时间专门整理回复,做一个类似于纪要的东东,贴在博客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13, 3: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阿甚,你对这个纪录片的回复太重要了。我这几天来不及回复,此时再看,很有感触。是的,政府颁发的“文物保护条例”虽然条条款款不少,但往往形同虚设。但不论是否形同虚设,总是立法依据。谢谢你,我想根据这一点再写一篇文章。

另外,就像你注意到的,我也注意到影片中那个细节——张老板到寺院中与堪布交涉,最后桌上留了一沓的钱。是的,正如你所说:“这钱代表什么?是贿赂?是定金?是给做法事的人的工资?不管是什么,总是肯定不会是信徒出于虔诚与尊敬而对寺院的供养!”而且,还有着张老板财大气粗的炫耀和得意。对于另一方来说,怎么说呢,真的有点难堪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13, 3: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谢谢!在国内以及香港(好像台湾也是)都是推崇孙中山为国父,伟人,还真没注意他政治诉求中的民族主义倾向。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13, 9: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清朝末年,全国有各种形式的反抗清朝统治的群众运动,包括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孙中山反抗活动的口号随着形势变化而变化。刚开始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意思是把满洲人赶回东北。当然,藏族和蒙古族等民族也不是辛亥革命的组成部分。孙中山于1911年建立中华民国到1925年逝世并没有掌握中国的命运,一直处于与袁世凯以及各地军阀的斗争中。这期间西藏也从没被中国完全控制。

·反滿思潮

滿漢問題,在清初長期的盛世、文字獄的壓抑以及薙髮制度的影響之下,到了清中葉的思想中,已經幾乎不成問題,絕大多數的漢人對於統治者為滿人一事已不甚在意。但隨著清朝統治的日漸衰弱,首先在太平天國革命中,開始再度引出了漢滿問題。到了1890年代以後,排滿思想更是再度大興,明末遺老的著作成為當時人的重要思想資源,例如原本並不著名的王夫之的著作在清末重新被發現,成為當時知識分子們的重要讀物。許多革命人士更是藉反滿思潮來鼓吹革命,最著名的反滿宣傳著作如鄒容的《革命軍》等,對於年輕的革命參與者們造成很大的影響。雖然一些革命家如孫中山在種族革命之外,所強調的是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改革,但清末革命最主要源動力仍是排滿反滿的思潮。但過分利用和煽動民族矛盾,為辛亥革命日后的步履為艱,也埋下了伏筆。

但在推翻滿清後,口號也迅速地從「打倒韃虜」改為「五族共和」,以求統一分崩離析的中國。

·政治主張

革命者的主要政治主張有推翻滿清統治,恢復漢人江山,建立共和體制等。成立于1894年11月24日的興中會的宗旨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眾政府」。成立于1904年2月15日的華興會的政治主張是“驱逐鞑虏,复兴中华”。1905年8月20日成立的中国同盟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权”的纲领,其中“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被认为是民族主义,“创立民国”被认为是民权主义,“平均地权”被认为是民生主义。

但是革命党在宣传政治主张时,更多地是宣传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内容,这样能够煽动起民众的反满情绪,更重要地是能最大程度上的团结各种力量。至于清朝覆灭后,采取什么样的政治制度,进行什么样的社会改革,当时的人都认为等取得成功以后再考虑。

·会党群众

在清朝末期,许多秘密会党,包括洪门、哥老会、致公堂、三合会、洪江会是领导群众进行反清斗争的主要力量。会党的会众包括地主士绅,农民,手工业工人,小商贩,士兵,城市平民和无业游民等。会党的上层为地主士绅所把持,会党向来提倡“反清复明”的思想。

华兴会與哥老会,光復會與青幫,興中會與三合會皆有密切關係;而孫中山亦為洪门致公堂的會員。1908年前,革命党人着眼于联系和利用会党,准备通过会党会众发动反清起义,充当推翻清朝的重要力量。

辛亥革命以后,孙中山回忆当初寻找革命力量时说“士大夫方醉心功名利禄,唯所称下流社会,反有三合会的组织,寓反清复明之思想于其中。”

·新军士兵

1908年起,革命党人将发动群众起义的重点转向新军。革命党人在新军内进行秘密的革命活动,向士兵进行革命的宣传。由于科举制度被废除,许多青年知识分子投入当时兴办的新军当兵,成为新军中的有生力量。文学社社长蒋翊武和许多骨干如刘尧澄(刘复基)、詹大悲、王宪章、张廷辅、蔡大辅、王文锦都是投营当兵的青年。

后来组织武昌起义的文学社、共进会很早就同新军建立了联系。

·海外华侨

在辛亥革命中,海外华侨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们在侨居地积极参加和支持同盟会,提供经费支援革命活动,还回到家乡建立革命组织,多次参加武装起义。1894年11月,孙中山在檀香山兴中会,首批加入兴中会的20余人都是华侨。

辛亥革命的成功,海外华侨功不可没,在黄花岗起义中遇难的黄花岗72烈士中,华侨就占了29人。

·革命的準備

從1895年至1911年間,興中會以及後來的同盟會先後發動了十次的起義,而另一革命组织光復會亦發動多次起義。這十多次的起義雖僅曇花一現,但卻在全中國種下了革命的種子。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7, December 13, 9: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解决的唯一之道是,结束一党专制.恢复胡耀帮政策.

Post by 蒙藏维满 on 2007, December 13, 9: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谢谢唯色提供NHK纪录片的资料,还有凤凰周刊关于藏区开矿的文章,谢谢!看了后万分焦急和心痛!

想说两点。一是曲列的遭遇跟内地的农民工真的很像。媒体里经常有报道农民工被拖欠工资,有一些比曲列的遭遇还要悲惨,比如工伤残疾(断肢或中毒)没有补偿,女工被火烧死(深圳)。所以我觉得可以把曲列的遭遇放在一个大背景下看,从某种程度上,这不是孤立的西藏问题,这是在资本主义发展中,如何保护处于劣势的劳工与资本对抗的问题!

第二是藏区开矿破坏环境的问题。环境问题在内地也很严重。比如经济发展对水资源的破坏,最近媒体报道的太湖,云南滇池,还有厦门PX(有毒化学物质)项目。这么看来,藏区开矿破坏环境的问题也可以放在大的背景中来考量。

虽然我对这两个问题很关心(即资本主义发展下如何保护劳工和环境),但也不知道怎样才是解决之道,我现在的想法是要加强媒体和民间团体(如环保组织)的监督。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是怎么做的呢?

最后,感谢一下唯色,你这里凝聚了一些很有见地的人(但有些人的观点我不同意,这是其次,主要是觉得有些人还是应该改改阐述观点的口气和对待异见者的态度),我学了很多东西,谢谢!

Post by sol on 2007, December 13, 5: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我非常反感这个张老板

尤其是他到寺庙里买东西,说话都缺乏最基本的尊重,令人厌恶

Post by 神鹰教 on 2007, December 9, 10:3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非政府组织“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 宣布,获得该组织本年度奖项的国家分别是中国、缅甸和欧盟成员国斯洛文尼亚。

该组织的这一奖项每年颁发一次,而获奖者都不会感到荣幸,因为这个奖项的名称是“破坏住房权利奖”。

“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是一个国际非政府组织,成立于1994年。该组织关注的范畴主要是世界范围内民众的住房权利,以及强制拆迁的行为。2002年以来,该组织每年颁发一次“破坏住房权利奖”,对侵犯住房权利的行为予以谴责。今年的得奖人分别是实质上控制政权的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斯洛文尼亚政府以及中国北京市政府和北京奥组委。

该组织表示,尽管每年全世界都有大量侵犯住房权益及强行拆迁的行为,但以上这三个国家里的情况特别严重,因此决定将这一不光荣的奖项颁发给有关责任机构。

缅甸自 1962年以来驱逐100多万民众,少数民族土地被军政府没收,“住房权利与驱逐住客问题中心”认为,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对此应负主要责任。而欧盟成员国斯洛文尼亚政府则是因为对少数族群吉卜赛人实行歧视性政策,从而成为谴责的对象。这两国上榜的原因都与历史问题有。

而与缅甸和斯洛文尼亚的情况稍有不同的是,中国这次榜上有名,其最主要原因是围绕北京奥运所进行的拆迁行动。今年2007年6月,该组织曾公布了一份名为“公平的住房权利”的报告,对在大型活动过程中保护和促进住房权利的问题进行了分析,在该份报告中特别指出了中国北京在筹办奥运会过程中发生的强行迁移现象。该报告指出,到奥运开幕之前,将有总共150万人因为奥运相关工程而迁居,其中不少人被强行迁移。“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负责人普莱西斯指出,“令人非常遗憾的是,强行拆迁现象在中国非常普遍。中国政府总是强调要进行城市发展,以次显示拆迁的合法性,因此这些城市居民早晚都会被搬迁。但自从北京申办奥运成功之后,类似的拆迁事件增加了一倍以上,我们对于那里的情况非常担忧。”

在中国城市发展过程中,为了进行旧区改造而搬迁居民是普遍存在的现象,那么外界又如何对一般城市改造过程中的拆迁现象和围绕奥运而发生的拆迁事件进行区分呢?普莱西斯表示,必须强调,这两种现象都不应该发生。一般拆迁和奥运拆迁之间确实存在重要的差别,但这仅仅限于学术层面。民众不应该成为发展过程的牺牲品。在中国发生的强行拆迁行为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不仅仅是北京,也包括其他地方,比如上海。

普莱斯西批评说,自从北京开始筹备奥运之后,大量搬迁工程都以此作为理由,而在此过程中,大量搬迁户都没有得到或者得到很少的赔偿金,这正是该组织将本年度“破坏住房权利奖”授予北京市政府和奥组委的重要原因之一。

石涛

Share this article

Post by zhuhe on 2007, December 9, 2: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Post by 海蛇 on 2007, December 9, 2:1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唯色是中国人吗?

Post by 海蛇 on 2007, December 9, 1: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引用 quo 说过的话:
你要不喜欢青藏铁路,你就把他炸了。去挑唆岗巴博(高原藏人)干什么?难道要他们去为你的理想去流血!

动不动就极端化一个问题不好吧?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December 8, 9: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你要不喜欢青藏铁路,你就把他炸了。去挑唆岗巴博(高原藏人)干什么?难道要他们去为你的理想去流血!

Post by quo on 2007, December 8, 9: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岗巴博(高原藏人)要抵抗青藏铁路带来的冲击,确实无可奈何。张老板和他的博物馆只不过是个例子。很多有形无形的灭藏危机实在太多了。
岗巴博最珍惜的、最丰富的财宝只有佛法。如果我们能够出口这种智慧,即能拯救十几亿人口的大汉民族,又能保护自己及文化。 正是我们研究市场经济的关键时刻。人类需要解决内心烦恼的商品。我们正好有千年积累的智慧商品。不过我们不会研究市场的需要。如张老板说的,我们要知道物质比较发展的大汉民族的心灵烦恼是什么。从法轮功发展的事实看,我们的市场不可思议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像张老板那样的纯商机的人形动物。我们有崇高的慈悲,普渡众生的无量精神。
为了岗巴博,为了十几亿汉族同胞,为了全人类,我们的高僧大德、知识分子们应该从这点出发。

Post by 热贡才多 on 2007, December 8, 7: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大纪元12月7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广阔的天地、巍峨的雪山、藏族姑娘纯朴的歌声、西藏古董和珍宝等收藏……无不展现着壮美而神奇的西藏风土人情。这就是正在美国多个城市陆续上映的电影《密勒日巴传》上集出现的场景。这是一部关于西藏密勒日巴佛超凡入圣的传记影片。该片下集预计于2009年上映藏族女作家唯色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对于该部影片在美国上映感到非常高兴。密勒日巴苦修成佛的故事,对西藏人有很大的启示和鼓舞的作用。这部电影可以帮助西方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敬神、向善的内涵,以及善恶有报、邪不胜正等天理。
该片的拍摄地点是印藏边境偏远而美丽的思比堤(Spiti)山谷。导演是西藏喇嘛涅涅琼·秋令(Neten Chokling),由印度西藏社区所挑出的一群非专业演员担纲演出,工作人员是由来自澳洲、印度和美国的专业电影人士,再加上超过50名来自北印度佩玛艾旺秋嘎菊美林寺院(Pema Ewam Chogar Gyurme Ling Monastery)的僧侣组合而成。

密勒日巴的故事家喻户晓

密勒日巴的故事是众多佛教故事中最动人的史诗之一。唯色说,“他的故事特别多,西藏人从小就是听他的故事长大的。密勒日巴是一个普通的西藏农家人,由于家庭的原因,造下了杀生恶业,但是内心深处向往美好,最后受尽很多磨难,通过修行成佛。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苦行僧,他的经历很有感召力,对西藏人有很大的启示和鼓舞的作用。”

唯色表示,密勒日巴也是西藏最伟大的诗人,他天生有着诗人的艺术天赋和一副好嗓子。他将自己的修行心得写成了道歌。在西藏固有的游吟习俗的背景下,他的诗歌都是唱出来的,在抒情中蕴含着由浅入深的佛法的道理。他的诗歌通过描绘农村的田园风光、自然界中动物甚至植物的生长过程和季节替换时的景象之变,揭示出人世间无处不在的因果和无常。

“密勒日巴的门徒不计其数,或隐居于深山野岭,或漫游在辽阔大地,在隐居和漫游的时候外穿粗服,内怀绝技。”唯色说,“这些绝技除了密勒日巴式的歌唱,还有高明的医术、深藏玄机的舞蹈和卜算之术,以及五花八门的手工技艺,像金的熔炼、银的锻造、木的雕刻、纸或布的绘画,等等。这些绝技,在别人是谋生糊口的手段,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修行的方法,伴之以代代口耳相传的秘密。”

向西方世界传播中国文化和修佛内涵

唯色表示,通过这么一个久远的故事,可以帮助西方人了解纯朴真实的西藏风土人情和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很多民族传统文化中最精髓的部份就是对神的信仰和道德内涵,而信仰最核心的部份就是教人敬神、向善,以及传达善恶有报、邪不胜正等天理。

她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不管是佛家还是道家的,都有这些基本的共同的道理,向善和向往光明是人类的共性,这是各个民族传统文化普世的价值观。”

信奉藏传佛教的唯色表示,“现代社会的很多人都有心灵方面的需要。有宗教信仰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有信仰的人不仅自己可以得到解脱,而且可以使社会道德维持在一定水平上,使社会整体会更和谐、和善。”

她说,“无神论会造成很多恶果,使社会道德败坏。没有对神明的敬畏心,就会不断做坏事。我现在基本生活在北京,对中国社会道德水平急剧下滑有特别切身的感受。中国文化过去有很多很好的传统,但是这半个世纪以来,都被破坏得差不多了。道德沦丧,不是几个人的、一群人的现象,而是很普遍的。这些都是因为没有对神的信仰造成的。”

帮助西方世界了解真正的西藏

唯色表示,中共当局这些年来有很多负面宣传,总是要把佛教妖魔化,扣上“巫术”等帽子。藏民要求宗教信仰自由就会被扣上“民族分裂”的政治帽子而受打压。她说,“特别荒唐,有时候到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地步”。

唯色表示,“这个政党它实际上什么都不信,只有实用,任何信仰都没有。没有任何敬畏心的人,包括没有任何敬畏的政权都是非常可怕的。所以他对待有宗教信仰的,不止是对西藏,而且是对所有有宗教信仰的人群都是一种防备和压制的手段。这些极端的做法都是很可怕的。”

她说,“当局对有宗教信仰的人群和地区的打压,包括在西藏,不遗余力的做很多事情,目的也是把这些地方变成像内地一样的普遍的道德下滑的社会。打压信仰,让人没有善念,没有正邪善恶的标准,这样整个社会都乱了,就不显得它坏了。这是出于对信仰和中国传统文化内在力量的惧怕。”

对于这部影片的播映,唯色认为,有助于让人们了解真正的西藏文化和信仰。她说,“了解西藏的传统和文化,也有助于国际社会认清中共当局的说词,对西藏人权等问题也会有更深入的了解。”

Post by 西扎 on 2007, December 8, 7: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你们真正的苦日子还没来呢。

Post by 海蛇 on 2007, December 8, 4: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其实你们藏人心理也清楚!

Post by 海蛇 on 2007, December 8, 4: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别人在进入资本时代的时候,你们藏人在干嘛呀!
  都落到今天这地部,要怪别人还不如重自己身上找原因!

Post by 海蛇 on 2007, December 8, 4: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藏传佛教毁了两个民族(藏族和蒙族),历史证明这个宗教是误人子弟!
  要想复兴就要改变信仰,基督教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Post by 太平天国 on 2007, December 8, 3: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高原圣地在巨大金钱力量的冲击下,藏人们长久以来的价值观有所动摇有所变化,这都是难以避免的,我们不能强制性的规定人们不能怎样怎样做,只能进行呼吁,让人们不要在金钱的漩涡中堕入太深。但是一些东西现在已经触及了信仰的底线了。文物可以拿来缅怀祖先,可以拿来祭拜,可以进行考古研究,可以进行艺术展示,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文物并不是为了上述的目的而保存交流,它们只是作为商品而流动着,藏人们已经开始变卖着祖宗的家当了!也难怪,连寺庙的宗教法事活动都能变成商品了,文物又算得了什么呢?!藏地的人们对寺院的供养,是出于对信仰的虔诚,是出于对寺院僧人的尊敬。记录片中其中有一段是张老板到寺院中与堪布进行交涉,最后桌上留了一沓的钱,这钱代表什么?是贿赂?是定金?是给做法事的人的工资?不管是什么,总是肯定不会是信徒出于虔诚与尊敬而对寺院的供养!

如果,有一天,信徒去寺院点盏酥油灯都要交钱的话,将不会再有“西藏圣地”这个词了,圣地已经变成狱地了!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8, 3: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刚看完这部记录片,谢谢唯色的推荐。

针对这部记录片,需要讲的问题太多了。首先,想说的是这家酒店收购西藏文物的事情。根据最新颁布的“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条例”上第六章有关“民间收藏文物”的相关规定,引用当中总条例第四十一条的条款:
第四十一条 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可以收藏通过以下方式取得的文物:

      (一)依法继承或者接受赠与;

      (二)从文物商店购买;

      (三)从经营文物拍卖企业购买;

      (四)公民个人合法所有的文物相互交换或者依法转让;

      (五)国家规定的其他合法方式。

      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合法收藏的文物应当向当地文物行政部门备案并可以依法流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无偿占有。

根据上面的条款中可以看出,酒店是属于私人企业,酒店在民间收购文物应该是以当中第四款来进行,但是上面条例的第五款写得非常模糊,如果想做什么手脚的话,肯定会针对第五款下手的。

再贴一些第六章中其它条例的内容:
第四十二条 文物商店应当由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或自治区文物行政部门批准设立,并依法取得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后,方可进行文物销售。文物商店不得从事文物拍卖经营活动,不得设立经营文物拍卖的企业。

      第四十三条 依法设立的拍卖企业经营文物拍卖的,应当经自治区文物行政部门审核同意后,向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申请,并取得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颁发的文物拍卖许可证。

      经营文物拍卖的拍卖企业不得从事文物购销经营活动,不得设立文物商店。

      第四十四条 除经批准的文物商店、经营文物拍卖的企业外,其他单位和个人不得进行文物的销售、拍卖或文物商业经营活动。

      第四十五条 在文物商店销售文物、拍卖企业拍卖文物之前,经自治区文物行政部门审核,拍卖的文物报国务院文物行政部门备案。
允许销售的文物,自治区文物行政部门应当作出标识。文物商店和文物拍卖企业不得剥除、更换、挪用、损毁或者伪造该标识。

      第四十六条 流通市场内涉及文物的由文物行政部门会同公安、工商部门统一管理,发现非法从事文物商业经营活动的,应当对涉案文物予以依法没收,取缔场所;从事文物走私活动的,由文物行政部门会同公安、海关部门严厉打击。

以上是有关西藏自治区民间文物交易的相关规定,从法规中可以看出,所有在西藏自治区的文物交易都应该依法上报,并且在上级文物单位甚至国务院进行备案后才能进行合法收购以及交易,现在想讨论的就是,雅鲁藏布大酒店在它一直以来进行文物收购过程中是否进行依法上报,是否具有合法交易的相关批文?
另外,我没有太多精力去研究中国政府相关的宗教法规,不知是否在宗教管理方面的法规中有规定,可以允许宗教法事活动在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场所中进行。也就是说记录片中所说的张老板要在其酒店中进行面向游客的宗教法事活动是否得到上级部门的批准,是否此行为是合法的?

Post by 阿甚 on 2007, December 8, 2: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引用 Ulzei 说过的话:
前几天,几个在日本的朋友对我谈起过唯色的这个博克,大家都为唯色为此付出的心血而感慨。有人谈到,唯色为这个博克平均每天工作多少小时呢?精力太充沛了。这个记录做得太有意义了。辛苦了,唯色……
Ulzei ,谢谢你和你的朋友们的鼓励。其实我的这个博客得到许多朋友的支持(包括你)。比如这篇记录,原稿是一位维族朋友发给我的。然后我对照电影做了修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December 8, 2: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太多的布局让人感到心寒胸颤!!
太多的画面让人悄然泪下!!

Post by tibet_gang on 2007, December 7, 7: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前几天,几个在日本的朋友对我谈起过唯色的这个博克,大家都为唯色为此付出的心血而感慨。有人谈到,唯色为这个博克平均每天工作多少小时呢?精力太充沛了。
这个记录做得太有意义了。辛苦了,唯色。日本人拍的这个片子,反映了许多非常深刻的本质性问题。看过此片后,每个人都会有一种明确的感觉-----中国政府缜密计划,汉人民众积极协助,一场官民携手共同剿灭藏文化的大规模战役,随着铁路的开通而拉开了序幕。这让人想起国共内战时期的三大战役,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顷刻间一败涂地。现在,他们展开了逐步消灭藏文化,消灭藏语,消灭藏人社区的另一次没有硝烟的宏大战役,对手是六百万手无寸铁的佛教徒。通过倒卖佛像和唐卡等无道德规范也无法律约束的所谓市场经济的导入,可以让藏人在钞票收入成倍增长的诱惑下,逐步放弃自古传承下来的精神主义文化。要知道,随着资本和奸商的大量流入,周围的人们都富起来的时候,人是无法洁身自傲地忍受物质贫穷的。曲列也一样,他在“坏人”(酒店老板)以及坏人的钞票的诱惑下,做出了违反藏文化传统道德的“坏事”,因此也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和自己良心的谴责。一个涉世不深的可怜的青年,他的心在摇曳,摇曳于两种价值观之间-----唯利是图的拜金主义和藏传佛教的精神主义。片尾,酒店老板如一个社会学教授般慷慨陈词,对这两种价值观打了分-----“藏族有藏族很多的优良传统和优良思想,但是我们带来的现代经济体制下的思维方式是先进的。” 其实,他那前半句对藏文化的赞美仅仅是铺垫而已,他的结论很明确也很霸道-----我们是先进的。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在商业道德与法制健全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他这中半黑社会式的经商方式,也许早就被绳之以法了。井底之蛙总是以为自己头顶那块天是最大的。他居然一点都不脸红说自己是先进的。说真的,我看了这部片子,酒店老板那张脸给我的印象,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妖魔。而且,这个妖魔最后还有一句话,具有极其巧合的象征意义------“我要求的就是高度服从,永远是上级说了算,永远是企业说了算,你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只有这样,才能逐步走向团结。”这句话道出了他与员工之间的关系,也道出了现今中国政府与西藏的关系,它也是现今汉人与藏人这两个民族的关系。
延伸到西藏的铁路以及和它一起延伸进来的资本和奸商们,给纯朴而贫穷的藏人们脚下铺了一条拜金主义的金光大道,条件是你必须轻装上阵,要把自己的传统文化逐步扔掉。路上的行走规则也完全由他们来定,藏人只有绝对服从,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接着,他们此次宏伟战役的第二个攻击目标也被有力地动摇了-----藏语。当充满好奇地藏人青年们成群结队地走上这条金光大道后,他们发现了自己的第一个不便之处------我看不懂那些字。原来,这条金光大道上的快行车道布满了汉语标示,不会汉语你只能靠边慢行。于是,所谓市场经济的竞争原理替那个酒店老板给这两种语言打了分------汉语优越论和藏语无用论。天!原来早在计划铺设铁路的时候,中国政府早就算计好这一切了。
最后,顺着铁路大量涌入的汉人移民们,会慢慢稀释藏人社区,过不了多久,藏人在自己的故乡会成为少数。
三大战役,三个打击与消灭的目标。只要你直视中国人的眼睛,不到两秒钟你就会看到他们眼里的杀气。然后,即百年之后,他们的后代会把这段历史写进他们的历史教科书,把藏人与北魏的鲜卑人相提并论,来夸夸其谈汉文的强大同化力。

Post by Ulzei on 2007, December 7, 12: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曲列的经历是拉萨现今藏族人生活的缩影。
香巴拉在经济的侵略中正在消失。

Post by 西扎 on 2007, December 7, 9: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向次仁琼达(Tsering Chungtak)女士致敬

西藏小姐次仁琼达拒绝以中国-西藏的名义参加国际旅游小姐选美后,被赛会取消参赛资格。

次仁琼达(Tsering Chungtak)去年在印度北部山区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举行的西藏小姐选美中摘取后冠。

她获邀参加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国际旅游小姐选美大赛,不过,组织者要求她以中国-西藏的名义参赛,但遭到了拒绝。

赛会随即取消了她的参选资格。

次仁琼达表示,这次选美的组织者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就是以中国-西藏的名义参赛,否则就要退出比赛。

她声称,组织者对她说,"赛会受到了中国的压力,迫使她以中国-西藏的名义参赛"。

这位2006年度西藏小姐说,她拒绝屈服,因为西藏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次仁琼达说,她对这次事件感到悲伤流泪,并不希望再次发生同样的事件。

西藏问题争议

国际旅游小姐选美大赛在11月24日开始,决赛将在周五举行,来自30个国家的佳丽将角逐这项荣誉。

在达兰萨拉举行的2007年西藏小姐选美
另外,总部设在挪威的支持西藏独立组织西藏之声报道,五个支持西藏的海外组织,周二起一连两日,举行一系列活动,呼吁中国政府停止打压藏人,和释放所有的藏人政治犯。

不过,据信在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并未参与这些抗议活动。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1959年离开西藏,逃到印度的达兰萨拉,并在当地组织流亡政府。

这位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主张进行非暴力斗争,争取西藏更大自治,不过,越来越多的西藏年轻人认为达赖的努力做得不够,同时希望国际社会向中国施加更大压力,加快中国政府和达赖的谈判。

── 原载 BBC
Thursday, December 06, 2007

Post by AW on 2007, December 7, 3: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