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觉得自己真可耻”!


看到我博客上Tenzin写的留言,愣坐在电脑跟前。不是我悲情,也不是Tenzin悲情,再多的悲情又有何用?但悲伤是事实,席卷身心。为了纾解,我一句句地读出声来,似乎这么做就可以解决问题。我不知道Tenzin是谁,但就像早已认识,都是远离西藏的人,生活在西藏之外的异乡,我也如此:——“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焦急的感觉,让人想相信这是生活的真面貌也不行。都是假象。不是在说佛家的观点,而是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

海外的报道说,嘉瓦仁波切“公投决定活佛存废”是“惊人提议”。对于他们是惊人,对于我们是惊心。完全体察得到那种被步步紧逼之后的决绝,就像48年(快49年了)前那个寒冷的冬夜,兵临城下,生死存亡,只有在黑夜中踏上流亡之路,才能保存和延续那珍贵的薪火。但还是紧张,无措。急切地问自己的佛学老师,老师整理了一下袈裟,安详地说,传统上有过的,一些大德鉴于特殊的原因,在世时就有了转世,这是佛的意图,注定不该绝。而且生为“朱古”,就有能力决定何时转世,在哪转世,让我们祈愿生生世世相随依持!

但我是俗人,我的修行很不够,我深切地渴望有亲眼见到这一世根本上师的福报。我每天的祈祷,我们每天的祈祷,有时候是不是自己安慰自己的一种托辞?以为真的会如绵延的雪山那样长存,可是全球变暖,生态被毁,每座雪山都在渐渐融化了。当然信佛就要明白无常,而且还要借每件事来观修无常,老师的一个汉人弟子巧笑倩兮地说,要随缘嘛。我却如当胸挨了一拳,愣愣地无语,“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我怎能如你一般轻轻松松地“随缘”啊……

于是把Tenzin的留言放在这里,因为我也想问:“我们没有争取,哪来得到?我们是温和的佛教徒,还是太过懦弱?”眼看着72岁的嘉瓦仁波切这么奋力,我也深感:“今天下午(其实是每一天),觉得自己真可耻。”(以下是Tenzin在昨晚11点51分时的留言)

上一次这样哭,是十几年前的一个下午,突然从电视上听到班禅仁波切去世的消息,惊呆了,跑到外边找阿妈要给她说,说了一句就抱着走廊的柱子大哭起来,十五六岁的年纪,不能确切表达那种惊慌无措的感觉,哭着说不出话来,那个我们崇敬、依赖的身影消失了,父母突然离世时幼儿就是这样的吧。

今天中午,朋友发来一则消息,说72岁高龄的嘉瓦仁波切可能会在在世时指定继承人。我心里火烧火燎的,无奈,又恨,又难过,不是一个藏人,恐怕不会体会这种伤痛。眼泪和哭声都是迸出来的,压都压不住。我们在干什么?

窗外的海面在下午的阳光下反着光,船一直停在那里,嘈杂的车声,这个世界忙忙碌碌。 我也装模做样,学习工作喝下午茶,心底深处总有一丝焦急的感觉,让人想相信这是生活的真面貌也不行。都是假象。不是在说佛家的观点,而是作为一个藏人,我有另一个世界:出来两个灵童,我沉默;会上批斗达赖是如何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我沉默;甘孜的仁波切被抓,色达的僧舍被毁,拉卜楞的僧人因放了鞭炮被抓,我们窃窃私语,偷偷摸摸的发短消息,在自己家里压低声音说话。

我们已经学会保护自己,自我清理,敏感的话题,词语一概不说。能说的不能说的,能做的不能做的,没有标准,但我们心里最清楚。看网络上各色消息评论,我闭紧嘴巴,不做评论,就怕会落个把柄,落到时时监控着的,无处不在的国家的手里。

但是他就逼你到墙角。在甘孜,人人要表态,“各乡村牧场受到严密监控,要求民众开会洗脑,批判和揭发。凡是敢于表达不满的人一概逮捕”。下一步,是我的家乡吗?要我表态,我怎么说?违背良心、学识、人格,违背崇敬的上师吗?我的父母会怎么说?他们比我全心全意向佛,更视上师如宝,更藏人。他们会被捕吗?那在别的地方被捕的人和我们没有关系吗?他们受到呵斥、羞辱、监禁时,不是我们也正在受到呵斥、羞辱、监禁吗?2008年奥运,有人雀跃欢呼,我禁不住担心,铁盒会更缩小,我们只能会更沉默。或者,他就是要你爆发吧!

去听一个仰慕已久的作家的讲座,她温情地谈到和年迈的父母,年轻的儿子之间的关系,“quota”-——份额,我们相处的时间都是有份额的,花完了,就没有了,时间是有限的。我在下边想念父亲,也想到,对我们藏人来说,和崇敬的这一世上师的份额,快没有了。关爱我们的,我们依赖的上师。父亲有一次充满信心地对我说:嘉瓦仁波切说过,我还会住很久,到了80岁,拿斧头劈我的头都没事。可是,我什么都没做,看着时间消失。怕我们在最后一刻才醒悟,才开口,才行动,已经太迟。

这几年越来越喜欢去家乡,去各地藏人的家乡,夏天绿草蓝天时美,冬天草枯积雪时也美。虽然有很多变化,但大家的信仰更坚定。知道崇敬的上师虽然不分彼此,但益西诺布他也从心底里喜欢盘腿坐在草地上,家乡的微风拂面,看远处的雪山吧。

我们没有争取,哪来得到?我们是温和的佛教徒,还是太过懦弱?今天下午,觉得自己真可耻。

(“嘉瓦仁波切”和“益西诺布”都是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朱古”即化身,转世活佛。)

2007-11-29

图为西藏画家罗布次仁的作品。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1.42 K
尺寸: 326 x 400
浏览: 3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2条记录访客评论

良心啊

Post by 积极 on 2007, December 22, 10: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说得好啊我们汉人是有罪的我们应集体向藏族人民诚心认错,上帝宽恕认罪者!

Post by 圾蝗 on 2007, December 22, 7: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文明地讲"哈哈装做公允你们汉人进入藏区"解放"藏人是如何的文明,58年安多死了多少人你们用现代化的利器使多少生灵涂炭,制造了多少人间惨剧啊1我记得小时候回老家每次都有百姓哭诉58年失踪的亲人,每次都是泣不成声的样子,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之后"落实政策"时我也接触过一些资料,汉人士兵武装到牙齿,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阶级分析的,只是"打老藏"!你们的温柔敦厚你们的内圣外王的虚伪在文革不是登峰造极暴露无遗吗!哼,双手沾满了杀人的血还谈什么文化!不知人间之为羞耻为何物!

Post by 青唐城游子 on 2007, December 22, 7: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愿你们一切顺利!

Post by 学生 on 2007, December 6, 7: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佛祖保佑您们

Post by 的谔谔 on 2007, December 6, 3: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感谢胡佳夫妇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在此向您们致敬并祝贵体安康!佛祖保佑您们!我下次去大昭寺,一定在释迦牟尼前祈祷您们平安无事,心想事成!
也向您们学习! 若有可能,很想经常和您们取得联系, 我是一名在藏朋友。

Post by black on 2007, December 6, 11: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胡佳、曾金燕获无国界记者组织特别奖
2007.12.05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和曾金燕夫妇5号被“无国界记者”组织授予特别奖,奖励他们在北京奥运会到来之前,为争取更多的自由以及曝光中国政府的侵权行为而作出的不懈努力。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申铧的采访报道

    * 听报道
    * 下载声音文件

图片:2007年1月胡佳和妻子曾金燕在被软禁的北京寓所内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法新社)

设在法国的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以及法国基金会从1992年开始,每年都要奖励一些在新闻媒体行业为争取更多的自由,为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传送自由新闻的组织和个人。今年得奖的有“缅甸民主之声”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还有埃及的一个网络博客作者,厄立特里亚的一位记者等。今年,无国界记者和法国基金会还首次设立了一个特别奖,奖给中国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和曾金燕夫妇。无国界记者组织负责亚洲事务的文森特-布鲁索尔告诉本台说,设立这个特别奖主要是因为北京奥运会不久就要召开,胡佳和曾金燕在暴露奥运会筹备过程中政府的侵权行为以及为争取更多的自由方面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他们从来不会放弃。尽管他们一天24小时受到警察的监控,被殴打、不被允许离开家,他们仍然在为其他受到政府不公待遇的人到处呼吁,为他们争取更多的自由。比如他们为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他的家属就作了很多事情。”

胡佳在接受本台专访的时候表示,他对获奖感到很吃惊。他说他们获奖并不仅仅是对他们夫妇所作工作的承认:

“这个与其说是颁发给我和金燕的,不如说是表达无国界记者作为人权机构、言论自由的机构,它对中国的关注。那么我们是代表着许多的公民记者、许多在中国大陆发出声音的普通公众。”

胡佳原来一直活跃在艾滋病患者救助以及维权领域,是“爱源社”和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由于他在关注艾滋病领域的同时,也参加一些其他的维权活动,遭到政府的打压,使艾滋病救助事业受到影响。于是他在去年初辞去了爱源社负责人的职位,专门从事维权活动。一段时间以来,他和妻子曾金燕是海外媒体和中国维权领域的一座桥梁,是海外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窗口。他们因此长期受到公安的软禁。他家门口长期有多达十几名警察把守,不经允许不得离家一步。有好几次胡佳还被公安殴打,甚至被公安绑架下落不明40多天。我问胡佳,他在如此大的压力下,怎么还能够做到坚持不懈地为民主自由的理想而工作?

“中国的政法部门往往爱用谎言、恐怖和暴力来进行统治,他们觉得这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但是我觉得,恰好在我和金燕身上这种方法行不通,就是当给我们压力的时候,在我们的心头会升起那种反向的动力。他给我们的压力越大,我们会越坚定地表达我们的反抗。”

胡佳还特别提到他很幸运,有海内外很多朋友支持他,有互联网技术使他能够不出家门也能成就事业,另外他还有一位与他志同道合的妻子曾金燕。胡佳和曾金燕是在从事艾滋病救助工作时相识。起初曾金燕很不理解胡佳除了活跃在艾滋病领域外,还要从事其他方面的维权和民主活动。胡佳说,去年2月份,他被公安绑架失踪之后,曾金燕为了寻找丈夫,接触和了解到了中国司法体制的黑暗,开始理解为什么胡佳执着地为争取人权而工作。从此,曾金燕和胡佳一道走上了维权的不归路。

Post by bb on 2007, December 6, 10: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引用 西藏之友 说过的话:
你認為中共政權是金剛不壞身嗎?


宇宙间有开始的事物都有结束,世上也无不亡之国。但朝代的寿命却很值得讨论。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有长有短。不少短寿的朝代早早夭折,长寿的朝代则可持续数百年。但是有一个大致的规律,一个统一中国的朝代,一般熬过了前三代和前50年就能持续180-300年。我觉得180-300年是一个统一中国的大政权自然衰朽的时间。好比一个人如果没有幼年早夭,正常能活60-100岁。(元代统治中国仅90余年,但元代是蒙古人的朝代,从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到捕鱼儿海之战被蓝玉消灭也大约有200年)

每一个朝代最危险的就是第二代君主时期,盖因开国雄主身后留下的权力真空太大,且建国时日尚短,规矩未成,民心未附,变乱由此而生。周有管蔡之叛,秦有二世之亡,汉有吕氏之祸,晋有八王之乱,隋有炀帝丧国,唐有玄武门之变,宋有光义夺位,明有靖难之役,清有三藩之乱,民国亦仅历二世(孙,蒋)即远遁海岛。本朝邓公英明神武,尚前有四人帮作乱,后有89之危。可见当第二代领袖之难。而过了前三代和前50年的坎之后,规矩渐成,民心渐附,前朝遗民或老或死,新朝的正统观念已经完全建立,一般的风雨已经不能把它彻底击垮。直至政权随着时间自然衰朽,这个朝代才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或者是一个新的政权继续打着这个朝代的旗号把它延续下去(如东汉)。

Post by 孙叔 on 2007, December 3, 9: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leo,谢谢你写这么长的留言给我。你说得是,藏汉人民是可以友好相处的。你若看“西藏之页”这个网站,你会在主页看到达赖喇嘛在1995年所说的:“多少世纪以来,西藏人和中国人相邻而居,多数时间和平友好相处,偶尔也有战争和冲突 的时候。今后,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毗邻而居。 ……如果我们选择与中国呆在一 起,我们应像兄弟姐妹一样一起生活。如果我们选择分手,我们应该做一个好邻居。无论如何,与中国持长久的友好关系应该是西藏一项根本的原则。”

我并无藏汉两族对立的思想。从个人来说,我的许多很好的朋友都是汉人;许多良师益友,关爱我的几位老人,我的先生,都是汉人。事实上,受苦的不止是藏人,不止是维族人、蒙古人等等,也有汉人,因为这么多的民族的人民,都是被一党专政、一党专制。我们全都是它的人质。无论“民改”和“土改”、“反右”、“大跃进”、(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四清”、“文革”、西藏的“八七”和“八九”、北京的“八九‘六四’”以及西藏的今天,等等,等等,我们都是有难同当,因为都在同一个天空下面……

看到davidpeng 的留言,默默感谢。作为一个写作者也是记录者的我,不求全盘赞同和同情,惟愿当我转述西藏的过去和现在时,且看且听,有时换位想想,仅此而已。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30, 9: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我很理解Leo网友的一些感觉。因为我也有过……

晋惠帝执政的时候,天下大乱,百姓民不聊生,很多人就这样活活饿死。晋惠帝说,何不食肉糜?你的很多言论在藏人耳里听起来可能就是这种感觉。事实上,目前藏区和内地非常地不同(当然,内地也说不上多好)。就在这篇文章中,唯色写道:

但是他就逼你到墙角。在甘孜,人人要表态,“各乡村牧场受到严密监控,要求民众开会洗脑,批判和揭发。凡是敢于表达不满的人一概逮捕”。

你写道文革给藏区人民带来的痛苦;你知道吗,现在藏区的很多做法和文革也差不了多少。普通民众的痛苦可能会少一些,越是藏族精英越能感受到这种政治和文化压迫。

我曾经不愿意看唯色写的这些东西,太丑恶了。把这些丑恶揭开给藏族精英看,很容易让他们产生对中国、对汉族的仇恨。但是我随即释然,这些是事实;虽然丑恶,也是事实。你不能把别人强奸了还不让别人呻吟。强奸不破坏和谐,呻吟倒是破坏了,这是什么逻辑?

我并不是说唯色千好万好,在很多方面我跟她有不同观点。在我看来,她更女性化,更情感化,不那么理性。不过,在目前这个找不到答案地迷局中,她又能怎么样?你我又能怎么样?读读她的文字,感动的,我流泪;不同意的,写下我的意见;提出问题的,让我沉思。仅此而已。

唯色和很多藏人在经历着藏族的悲情;我在观察着更大的悲情,从历史到今天,一个民族的崛起总是以另一个民族的苦难为代价,真的是这样吗?真的只能这样吗?

Post by davidpeng on 2007, November 30, 8: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如果您讲的是达赖喇嘛,就请用达赖喇嘛,对西藏人而言是起码的尊重。

“达赖“是谁我们不知道,西藏没有你说的这个名字。中国人有个怪习惯,就是说“小日本”“鬼佬”“老美” “阿扁”“阿三”“小布什“。难道这就是上下五千年的教养吗?

哪怕是自己的所谓敌人,也要用文明的语言。

Post by 疑惑 on 2007, November 30, 5: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我对唯色的建议

    读了唯色的博客,总体来说我很欣赏她的文字和她见之于字里行间的对藏民族的热爱。藏族是一个有很独特文化和习俗的民族,她的神秘的宗教传统和喜马拉雅山的雪域一样令人着迷。

    只是我不能赞同的是唯色处处把藏汉两族对立起来的思想。不可否认,政府在历史上确实有不少的不当之处。正如达赖批评共产党政府所说的,政府的政策中有太多的恨而缺少了爱和宽容。文革期间这种“阶级斗争”的恨到了顶峰,寺庙和僧侣都遭到了很大的破坏。传统文化遭到的破坏是悲剧性的,至今那种在人们心中埋下的伤痕还未痊愈。当代中国社会的普遍缺乏信仰跟这场浩劫有很大的关系。这不仅仅是西藏的悲剧,也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剧,政府在对这场悲剧的反思方面确实是做的很不够的。

     另外,我要谈谈对歧视问题的看法。歧视问题其实是一个普遍现象,特别是在一些古老的东方文明当中,印度和中国这方面都是很严重的。印度的种姓制度我们暂时不谈,中国人的歧视确实是很明显的。有钱的看不起没钱的,城市人看不起农村人,大城市来的看不起小城市的,简直无所不在和无处不在。这不仅仅是藏族人面对的问题,就是我这个汉族人,因为来自广西的一个小镇,在上海读书工作时就经常会碰到这个问题。我本人的感觉,越是社会层次低的人歧视问题越严重,比如说商店里的售货员、公交车的售票员等。因为他们其实内心自卑,只能通过对别人的歧视来换取可怜的心灵平衡。大学里的同学就很少有这种现象。我觉得,对于别人怎么看你并不重要,关键的是要自己看得起自己。社会中不如意的事有很多,自己的心态很重要。

     另外,我想谈谈对烧藏族皮衣的看法。达赖呼吁藏民不要穿珍稀动物的毛皮衣服的建议很好,也符合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思想,应该得到大家的支持。我只是对于“烧”皮衣的方式有不同看法。藏族的服饰,很有特点和美感,如果大家觉得穿皮衣不妥,是不是可以把这些皮衣捐给寺庙或博物馆,保留下去,作为藏族传统服饰的一种展示?服饰也是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一部分。把这些珍稀动物制成的藏衣付之一炬,确实可惜,且不说在皮革的烧毁的过程中也会产生烟尘和刺鼻的气温,何尝不是对环境的一种污染?我觉得,达赖呼吁的只是希望藏民不要穿珍稀动物的毛皮衣服,而不是要把这些毛皮衣服烧毁。把这样一个问题政治化,我觉得是欠妥的。做一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当年红卫兵的破四旧就是把很多美好的东西给销毁了,很是可惜。

     我还是觉得藏汉人民还是可以友好相处的,既然上天让我们为邻,他应该也是希望我们互相友好而不是仇视吧。所以,我希望在唯色的博客里也能读到藏汉人民相互友好的故事。佛教讲究的是慈悲心肠,达赖更是观世音的化身,爱的力量,虽然柔软,却是持之永恒的。

Post by leo on 2007, November 30, 2: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鲁坤:默克尔重申从不后悔见达赖喇嘛
一个与己不同思想的人,也要客人对‘他’仇敌相待,这是什么大国崛起,和谐社会?怪不得大陆中国的国民为奴不但止,还要承受邪恶统治者的虐奴恶意,对待客人如此苛求客人与己仇视异己,可叹治下的国民有冤难平。
默克尔!一个德国纯种民族的骨气,给大陆中国做出了和谐社会,真正大国崛起的领导者风度和行动,一个西方人的女子心胸豁达与东方人七尺男儿的劣质狭隘思维,鲜明的对比,也显现了两个不同文明的人种,值得人类思考——西方人与东方人。
客人到访热情款待,客人自由不得超越主人的视线范围,这一场请客不应该出现,那么你发骚请客为自己臭脸抹糖干什么。

Post by 扎西 on 2007, November 30, 9: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看到你们痛苦,我的心也一样悲伤;看到那些施加给你们的伤害,我的愤怒也无以言表;看到“历史的经验,现实的教训,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们,没有中央政府的承认,就没有人能坐稳西藏的宝座”这种言论,我为自己是一个汉人感到羞辱;对我来说,所见到的甚至不仅仅是西藏遭到蹂躏,而是西藏像一面镜子,她照出的是这样一个可悲而令人绝望的现实世界:在这个世界,慈悲和善良这些对人类来说至关重要的价值观,是如何被“权力”、“征服”这些人性中的黑暗欲望所吞噬的。

Post by 朋友 on 2007, November 30, 1: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今天下午(其实是每一天),觉得自己真可耻。
-----------------------------------------------------------
这就是西藏人的希望!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November 30, 12: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唯色,生气了!呵呵,删了我那么多的言论,说你是为了你好,知道"当头棒喝"这个成语吧,我就是这个意思让你悬崖勒马,你自己体会吧.

Post by 中国人 on 2007, November 29, 5: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换个政权也一样

都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但共产党并没有因为国民党反对藏独就去支持,所以问题不在中共,只要中国有政府,达赖就没戏

Post by 孙叔 on 2007, November 29, 4: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对,就象你们藏独分子认为美国是你们永远的救世主和金刚不坏身一样,即使美国被中国制造,人民币汇率,次级债和伊拉克游击队搞的狼狈不堪的今天.

Post by 中国人 on 2007, November 29, 4: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你認為中共政權是金剛不壞身嗎?

Post by 西藏之友 on 2007, November 29, 4: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中共不会去找的,只会否决

历史的经验,现实的教训,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们,没有中央政府的承认,就没有人能坐稳西藏的宝座

六世达赖死了,十三世和十四世达赖只能流亡印度,再转世一个也一样,中国不承认,他一辈子也见不到布达拉

Post by 孙叔 on 2007, November 29, 3: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tulku-化身之意,就是表示自己有能力決定投生在那個地方,決定父母是誰,決定什麼時候出生。如果沒這個能力,就不叫「轉世」。所以如果有需要,tulku可以事先告訴他人,他下輩子要在那裏出世,名字叫什麼。這是常識。

達賴喇嘛當然可以決定下輩子出生在那個地方,不出生在那個地方,甚至可以決定中共找到的一定不是真的達賴喇嘛,只有西藏政府找到的才是真的達賴喇嘛。如果達賴喇嘛沒有這個能力,「轉世」就沒有意義,因為代表「轉世者」沒有成就。

Post by 西藏之友 on 2007, November 29, 3: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唯色拉
     看到你为HHDL感到难过觉得很不舍,不管怎么样,如果我们中国人口口声声的说热爱藏族同胞,但同时让他们热爱的HHDL不能回到自己的故乡,这是一件非常残忍而且不人道的事情。四十八年岁月,弹指已过,有什么样的恩怨都应该让它过去了。我在美国,说实话,我觉得西方国家非常虚伪,任何时候都是口惠而实不致。嘴里说怎样支持HHDL,但是一到关键时刻,想的还是自己的利益。美国又如何,当年屠杀印第安人和种族灭绝差不多,直到今天,连个道歉也没有。我和我的美国同事谈起此事他们只是一笑置之,毫无愧疚之意。我觉得嘉乐顿珠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过去五十年汉人,藏人互相指责,其实我们是最大的傻瓜。使得西藏问题迟迟的旋而未决。说到底,汉人是大的一方,大就应该有大的胸怀和大的智慧。更何况当年是汉人是理亏的一方。这里面当然还有很多棘手的政治问题需要解套。比如说大藏区怎么划分,北京的班禅怎么办,这一切都需要智慧去解决。情绪化的方式恐怕难以解决问题

Post by kenny on 2007, November 29, 2:5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