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在北京看到这两位台湾艺术家的作品

 

连着三天,去北京最大的“艺术部落”——宋庄看画。
宋庄美术馆有个“两岸当代·对照阅读”展,附近还有“十年一觉”展、“底层人文”展,等等。
贴两位台湾艺术家的作品:陈界仁和梅丁衍(答应过苏姗要贴的,抱歉,现场拍的照片,有些反光)。
陈界仁的是电脑影像制作照片,见图1-图5,很震撼,分别名为疯癫城、恍惚相、本生图、自残图、失声图。
梅丁衍的也是影像输出于相纸上,见图6-图13,很有意思,前面5幅名为“哀敦砥锑”,本来不知道什么意思,下面还有一个英文词identity,身份认同?后面两幅忘记是不是这个名字了。对了,最后一幅(不是我拍的),网上查到,叫“子不语”。

(另,补贴两张朋友发来的当年在北京街头的凌迟酷刑实录照片。看得出,陈界仁的作品源于此)。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1.7 K
尺寸: 400 x 315
浏览: 13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8.23 K
尺寸: 400 x 317
浏览: 6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2.81 K
尺寸: 400 x 309
浏览: 2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7.73 K
尺寸: 400 x 303
浏览: 26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1.19 K
尺寸: 400 x 299
浏览: 2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8.21 K
尺寸: 264 x 400
浏览: 2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0.94 K
尺寸: 258 x 400
浏览: 1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2.21 K
尺寸: 258 x 400
浏览: 1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1.02 K
尺寸: 400 x 315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3.55 K
尺寸: 400 x 236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1.83 K
尺寸: 400 x 301
浏览: 1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3.01 K
尺寸: 313 x 400
浏览: 1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2.54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4.38 K
尺寸: 400 x 281
浏览: 2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25.09 K
尺寸: 353 x 300
浏览: 3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1条记录访客评论

一个民族的动力来源于自省的力量,当我们有勇气把丑陋的东西拿出来审视的时候,我们才能找到前进的路。

Post by 规划 on 2007, November 29, 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据一位知情者透露,多名信徒在达赖喇嘛诞生地进行正常的法事活动遭到政府严重阻拦并强迫送回各自家乡。

藏历10月13(公历11月22日)日, 青海省黄南州一位活佛随18位僧人赴达赖喇嘛诞生地从事千供宗教仪轨,旨在为新建竣工的达赖喇嘛诞生地佛堂及该佛堂内供奉的千手观音造像进行开光仪式。不料在藏历14日晚12点多,政府相关部门赶赴现场阻拦正在进行的宗教仪式并要求在场的活佛及僧人当即离开该地。随之信徒和政府工作人员间发生争执,然而计划好三天的宗教仪式无法进行到藏历15号,无奈之下活佛及和尚只有连夜念完经做完法事,因为国安人员准备在藏历15号早晨将把他们所有人送回各自家乡且要求他们必须在早晨7点钟做好出发准备。鉴于时间很紧张,有些宗教仪轨如点燃一千盏酥油灯都未能按照仪轨完成。 赴此现场的有青海省公安厅及国家安全部门的公安干警,数名武警以及州县统战和宗教单位相关人士,约70余辆警车布置在整个芒崖乡山沟至黄南的各个主要路段。
最后,活佛及和尚们被迫离开了那里,也未能完成正常的宗教仪轨。达赖喇嘛的亲属们两眼含泪不得不送走他们。 一些和尚用手机拍摄了现场,但是被公安人员抢去每个人的手机删除了其内容。
  
   政府在80年代初期对达赖喇嘛的诞生地做过一项小规模的修缮工程,自此从未进行过任何改造。今年年初开始由数百名信徒自愿捐赠钱款新建了佛堂和千手观音像。

Post by eee on 2007, November 26, 9: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加拿大游客”,既然你对民族看得很淡,那西藏独立不独立对你有什么关系呢?你为何要在战场上与人兵刃相见呢?我是一个汉人,可是我为你这种中国人感到羞耻。我为自己出身于这样一个欺软怕硬、己所不欲却施之于人的可怜又可恶的族群感到可悲。

Post by 朋友 on 2007, November 26, 1: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我在西藏旅游,发现藏族都好有钱。

Post by 你好 on 2007, November 25, 3: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加拿大游客“:人活在国外,思想还是大陆型,正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里没有人从中国分裂,不要乱扣帽子,不要制造分裂,不要牵强附会。

Post by 平等博爱 on 2007, November 25, 1: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引用 加拿大游客 说过的话:
王力雄的黄祸写的不错。
其实我不知道达赖跟中共谈判的筹码是什么,难道仅靠“西藏人对达赖的热爱”这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就能跟中共讨价还价吗?
历史上的文明太多了,消失的也太多了。50年过去了,藏族还在苦苦支撑。再过50年呢?再过100年呢?前几天看报道说现在会说满族话的人只剩下了六七个,古稀老人。当年统治中国数百年的满族落的是这个下场,西藏会如何呢也可以想象。
第一次来你这个博客,翻了翻你以前写的那些东西。有很多图片是第一次看到,很开眼。只不过看你帖出些西藏被破坏的照片似乎很是触目惊心。问题是文革是整个民族的灾难,并不是仅仅针对藏族。汉族死了多少人,汉族的多少历史古迹都被砸了?去北京看看,多少佛龛的头像都没了,当然这都是被八国联军那些民主国家抢走的。你当然不会提起。
我在国外很多年了,各方面看的资料都很多。我发现很多藏独,疆独的都是一面的强调悲情,一面的强调历史。岂不知在国际关系中悲情是最没用的,车臣不比你们更悲情。至于历史就很可笑了。加州当年还是墨西哥的呢。现在不照样不让墨西哥移民随便进。
我对民族看的很淡,我本身就有满族的血统,我女朋友是蒙古族的人。经过5000年的民族大融合,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不支持西藏独立。如果西藏要暴力独立的话,那就走着瞧。如果国家有用我之地,我义不容辞。我们可在战场上见。当然,我并不希望见到这一天。
有机会我会买来王力雄的那本书看看的。


Post by 匿名 on 2007, November 25, 1: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王力雄的黄祸写的不错。
其实我不知道达赖跟中共谈判的筹码是什么,难道仅靠“西藏人对达赖的热爱”这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就能跟中共讨价还价吗?

历史上的文明太多了,消失的也太多了。50年过去了,藏族还在苦苦支撑。再过50年呢?再过100年呢?前几天看报道说现在会说满族话的人只剩下了六七个,古稀老人。当年统治中国数百年的满族落的是这个下场,西藏会如何呢也可以想象。

第一次来你这个博客,翻了翻你以前写的那些东西。有很多图片是第一次看到,很开眼。只不过看你帖出些西藏被破坏的照片似乎很是触目惊心。问题是文革是整个民族的灾难,并不是仅仅针对藏族。汉族死了多少人,汉族的多少历史古迹都被砸了?去北京看看,多少佛龛的头像都没了,当然这都是被八国联军那些民主国家抢走的。你当然不会提起。

我在国外很多年了,各方面看的资料都很多。我发现很多藏独,疆独的都是一面的强调悲情,一面的强调历史。岂不知在国际关系中悲情是最没用的,车臣不比你们更悲情。至于历史就很可笑了。加州当年还是墨西哥的呢。现在不照样不让墨西哥移民随便进。

我对民族看的很淡,我本身就有满族的血统,我女朋友是蒙古族的人。经过5000年的民族大融合,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不支持西藏独立。如果西藏要暴力独立的话,那就走着瞧。如果国家有用我之地,我义不容辞。我们可在战场上见。当然,我并不希望见到这一天。

有机会我会买来王力雄的那本书看看的。

Post by 加拿大游客 on 2007, November 25, 12: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唯色啦﹐貼出來的畫 ( 照片) 都看見了﹐謝謝呵。都是讓人不舒服﹐ 但是又有批判力道的視覺經驗呵! 比方說我在想因時因地 ( 北京﹐紐約﹐台北﹐東京。。。。) 人們會如何理解陳的那些處理過 的歷史影象﹖我自己這個觀者該同情誰呢﹖影象里受害者所承受的暴力﹖還是施暴者的無知無明﹖

Post by 蘇姍 on 2007, November 25, 12: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在网上搜索艺术家陈界仁的资料,其中有篇文章在谈到他的第二幅作品《恍惚相》时写道:

“这张作品的原图是法国士兵乔治•度马(Georges Dumas)在19O5的北京所拍摄的老照片。酷刑一直是中国一种奇观,当然这也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这种酷刑叫做凌迟,是一种必须对时间和身体加以经营的酷刑。行刑者必须把受刑人切成碎片,却又不能使他过快地死去(有些文件提到至少要切一千刀)。受凌迟的人,被喂食鸦片,因而使恍惚与痛楚被延长……”

而对照西藏的“旧社会”,即使被中共妖魔化得连过去仅有的两个监狱也要重新装修拿出来做洗脑教育的标本,但西藏的历史上并没有中国街头如此可怕的凌迟酷刑!

Post by ESSE on 2007, November 24, 1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你要好好学习下藏话(康巴话也好),你的汉语四川发音(有点象电影里国民党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声音),你自己听听自己的录音?!让人感觉不舒服。因为你是藏族,自己都不说藏语,写东西底气就不足了吗,对不对?!我下会听到你的广播声音,起码说个干净利索的普通话。好不好?

Post by 地热叔叔 on 2007, November 24, 2: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喜欢!好看!

Post by 牛 on 2007, November 24, 8: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