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时间之外 西藏影展及其它


时间之外 西藏影展及其它  

2007-11-01自由电子报

陈思娴

「妳以后可不可以帮我写一本书,书名就叫做《来自世界屋脊的男孩》?」12岁就在拉萨街头拿着棍棒加入抗争中共的行列、而后流亡印度的西藏朋友洛桑加参,认真地问我。这群来自世界屋脊(西藏),年纪和我相仿的年轻西藏朋友们,总是期待自己或其它西藏人的流亡故事被书写下来。他们争相分享七年前刚来到台湾读书时,学校同学们发问的怪问题:「你在西藏都骑马上学吗?」「西藏有没有麦当劳?」「你的家人在尼泊尔住什么样的房子?」「你是如何来到台湾读书的?爬山吗?游泳吗?」……他们哭笑不得,因为,其中有些人,什么都没有,即使回到印度或尼泊尔过境换签证,只能暂住旅馆,直到钱花光为止,准备流落街头了,还不见得拿得到签证。他们一出生就注定受苦,独自翻越雪山或者跟着家人流亡在外,长大之后拍拍单薄的羽翼,像候鸟般,从印度或尼泊尔的西藏流亡小区启程,飞到其它国家寻求身分认同。一辈子的财产,或许就是放在口袋里的难民证和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照片。

我像一位瞎眼的摸骨师父,从他们讲述的故事中,描摹西藏的命运;幻境中西藏仅剩残败的寺庙、街上充斥着中国的便衣警察、汉人独占了所有的工作机会、学生在学校只能读写中文……我的食指沁出血滴,沿着一条方向明确的石子路走到尽头,那是西藏的背脊,也是唯一通往西藏的路径。后来,那条背脊被建设成青藏铁路,半数以上的铁路施工者,据说是近年来,为了呼吸自由的空气,企图逃出西藏,在边界被中国解放军抓回来的西藏「犯人」。

西藏美景被血、雪反复刷洗

2007年西藏影展,题为《让心。与世界的屋脊相遇》。属于小众的西藏影展,这几年开始在台湾流行,加上青藏铁路开通之后,前往西藏旅游的人数逐年遽增,大家对于西藏特别感到好奇,观赏西藏影展的人次,虽然无法和大型影展相提并论,但每一场次的观众几近爆满,去年的观众总人数高达4700多人。如果观众打算在影展中猎取西藏的美景,除了《西藏的天空》一片,恐怕会大失所望。许多外国导演,包括流亡的西藏人导演,为了深入西藏拍摄藏人受到迫害的真相,不惜假藉旅游的名义,拉长摄影镜头,逼近藏人在狱中遭受凌虐的伤口,以及深藏于潜意识底层,无法言说的苦痛,例如,耗时十年拍摄而成的《雪狮之泣》。

西藏影展所播映的影片内容和我所听到西藏境内的故事,是不谋而合的,它们之间没有时差。西藏的美景已经被血水和雨雪反复刷洗得更白净了,有些尚未被彻底破坏的美景,还躲在西藏僧侣绛红色的袈裟里;但在西藏境内,西藏人共同信仰的藏传佛教,也受到中共的监控,可从《冲击信仰》窥见一斑。影展选片的调性,难免被冠上「政治正确」的偏名,但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愿意呈现自身衰败的面貌,这是不得已的,在时间的轴在线,他们的过去和现状就是如此。以西藏之名的影展,如果像旅游节目那般,在片中掩盖事实,尽是介绍西藏风光,未免太过矫情。长期接受好莱坞商业电影和日韩爱情电影洗礼的台湾观众,可能无法立刻跳脱到世界屋脊的时区。

出生于1043年的西藏诗人、幻术师和大成就者密勒日巴,在这次的西藏影展,一跃而成观众心目中,最能代表西藏的魔幻形象。《密勒日巴》是西藏人从小耳熟能详的故事,西藏朋友洛桑旦曾告诉我:「我小时后读《密勒日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密勒日巴吃叶子维生,吃到身体都变绿了。」「绿色树人」密勒日巴,是最难拍摄的电影题材,一不小心就会落入说教的窠臼。影展播映的《密勒日巴》首部曲,让观众误以为身在《魔戒》的场景。

世界屋脊还存在我们时间之外

另一部影片《看见西藏的双眼》,记录美国眼科医师李伯曼,带着医疗器具和团队,到达西藏偏远地区,和当地医院里,官僚的汉人院长展开一场拉锯战,免费为贫穷藏人治疗白内障,恢复他们的视力。一位瞎眼的老妇坐在马背上,由孙子牵着马,走了几天几夜,才到达医疗据点;一位失去视力的牧民,在开刀前,满怀希望地说:「我告诉我的侄子,如果我可以重见光明,我想要到拉摩拉措湖去,当你往湖水里看时,便能见到你的前世与今生。」李伯曼医生这项「西藏视觉计划」仍持续进行,如果观众不希望看见西藏影展的悲情,至少能以李伯曼医生的视界,关怀西藏人的处境。

在山的另一边,始终有个流亡藏人无法返回的家,《重返西藏》中的索南,难耐乡愁,毅然地回到西藏,而为了保存西藏文化,将下一代再送回山的另一边,于印度的西藏流亡小区接受完整的西藏教育。《我们不是和尚》则呈现了年轻流亡藏人的迷思。

2007年《让心。与世界的屋脊相遇》影展在台湾播映的同时,西藏女诗人茨仁唯色入围了美国纽斯塔国际文学奖,不畏强权敢于发言的茨仁唯色,在中国境内所设,放置文学作品的博客(blog),去年莫名地被中共当局关闭。这个月以内,同样被关闭藏文文学网站和博客(blog)的西藏作家与诗人,还有佳卜庆.德卓、嘎代才让等人……不管是身在何处的西藏人,都尝试以各种方式表达心声,西藏影展也是提供台湾观众认识西藏的一种方式。正如茨仁唯色所写的诗:「往昔,啊,往昔就在我的怀中/我悄悄回头/不禁暗暗心惊/……西藏竟在时间之外」,世界屋脊还存在于我们的时间之外。●

 

2007【从镜头看西藏影展】


西藏电影七部

1、Milarepa 密勒日巴【见图1】
导演:涅琼•秋令仁波切Neten Chokling Rinpoche
/美国 /2006 /96分钟 /剧情片 /35mm

本片描述密勒日巴死后九百年,这位睿智者、神通师、圣人和诗人,仍是西藏最伟大的灵性导师。然而,他年轻时的瞋怒和巫术施展,却曾为自己的家带来死亡和毁灭。这是他的故事:一个关于世仇、魔鬼、谋杀和赎罪的诉说。

2、Visioning Tibet 看见西藏的双眼【见图2】
导演:艾萨克 所拉得夫 Isaac Solotaroff
/美国 /2005 /56分钟 /纪录片

本片纪录了西藏视觉计划创立者,眼科医师李伯曼(Marc Lieberman)的热情。他的任务:在2020年前,终结西藏可预防的眼盲症,西藏拥有世界上最高白内障眼盲的比率。为众多曾经黑暗的生命带来光明,李伯曼的作为获得美国眼科学院认可,在2003年授与该学院人道关怀奖。本片讲述两位西藏人:卡马(Karma)和拉桑(Lhasang)迈向光明的艰巨旅程。卡马,52岁,是来自西藏北方村落的农民,他在家中世代传承的土地工作。他只曾离开家中至邻村进行贸易或宗教朝圣。两年来,卡马逐渐失去他的视力,无法在田野间工作。拉桑,56岁,是游牧家庭的族长。

他和他的祖先一样,在藏北平原放牧牦牛和羊群。拉桑的眼盲使他无法负担家计,使他心境变得黑暗。卡马和拉桑前往乡间诊所求诊,期待复原视力,执业该诊所的西藏医生,曾接受李伯曼医师西藏视觉计划的人才培训。影片涵盖时间几乎长达3年,本片说明一个人如何能创造不同,以其财富、专业、热情,为世界上最偏远角落的人们延续生命。

3、Devotion and Defiance 冲击信仰【见图3】
导演:Kunga Palmo官卡•拍姆
/2004 /美国 /35 min /Betacam SP

本片主要描述近年中国政府在西藏境内如何对待佛教,并检视这些不分男女的僧侣们如何在挣扎中仍坚定信仰。透过他们及其它人的故事,这部纪录片揭露了僧侣们如何在现今的西藏社会中处理、面对每天的真实生活。

4、We are No Monks 我们不是和尚【见图4】
导演:贝玛顿珠Pema Dhondup
/2004 /印度 /129分钟 /剧情片

McLeodGanj,塞在西马拉雅山麓,北印度的达兰莎拉(dharamshala),是藏人活动聚集处,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其中包括流亡政府的办公室、所属机构组织,居住其中流亡的难民梦想有朝一日回到西藏。然而,新世代的藏人已改变,他们的梦想、期待也产生变化,影片讲述关于他们的故事。4个年轻人在一家远离McLeodGanj的咖啡馆找到慰藉,在这里他们不再被家庭和社会期待压迫,这是是失业青年分享、发泄心绪的完美天地。湿婆咖啡馆(Shiva cafe)由当地印度人开设,但镇上的居民蔑视它,他们认为那里是达兰莎拉犯罪者的温床。丹度(Damdul)是不会说话的孤儿,过着满足的生活,身分卑微却观察力敏锐的的他,老是让人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坦仁(Tenzin),失业青年,想去美国寻找他所有人生难题的解答。但他身为流亡政府的父亲却期待儿子继承衣钵,两者的冲突使他们父子渐行渐远。索忍(Tsering)是自由自在的人,他生命中的际遇使得他远离妻子,但现在他也因为岳父被迫远离他的女儿,索忍将尽全力阻止岳父。琶山(Pasang),从西藏加入的新成员,有一段充满痛苦与仇恨的过往。同样来自故乡的表兄,为他带来他难以想象的伤痛消息。有写作习惯的他,写了一出戏,戏里表达他对藏人争取自由的看法。他也为即将到来的戏剧比赛写了出戏,并正进行排演。琶山对戏的内容保密,说它「敏感」。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在他们小小的世界中,世事无法尽如人意。

但一宗镇上的窃案改变了一切……。当面临困境时,4 个朋友仍然互相帮助。他们举行了一场派对,为琶山才抵达此地的胞妹募款,她急需医疗救助。然而,派对后酒醉的家伙以及滥权勒索的警察,促使坦仁为了西藏自由,投身暴力抗议者的阵营。若藏人为争取自由,放弃非暴力武装道路,那会是人性怎样的损失?

5、Vajra sky over Tibet 西藏的天空【见图5】
导演:约翰‧布什 John Bush
/2006.10 /美国 /89分钟 /纪录片

本影片在西藏拍摄,以拉萨、江孜和日喀则为主要拍摄地。这部电影是John Bush佛法三部曲的最后一部,这一次John Bush把关注的焦点以东南亚的小乘佛教转移到了西藏的佛法。

本影片用优美的面向,展现了西藏著名寺院,例如:大昭寺、甘丹寺、白居寺等。影片特别拍摄了独具特色的西藏八廓街,其中包括访问一个知名的画廊,这家画廊的作品曾经在纽约鲁宾艺术馆 ( New York’s Rubin Museum of Art) 展出。本影片用平静的画面展示了一个美丽的西藏以及一种独具特色的西藏佛法。

6、Home to Tibet 重返西藏【见图6】
导演:艾伦和莉萨 Alan Dater and Lisa Merton
/美国 /56分钟 /纪录片

本片叙述一名流亡的西藏石匠索南喇嘛(Sonam Lama),自十二年前逃离美国麻省家中至现居地的旅程。影片内容交织了人物访问、家庭成员间亲密户动等场景。在前往西藏前,索南喇嘛因应进入西藏的不确定性,以及在西藏可能面临的危险,他拜访佛教徒位在印度及尼泊尔的圣地,私下与流亡的西藏领袖达赖喇嘛会晤,之后他终于抵达拉萨,与胞妹相逢。西藏在占领下的生活荒凉而压抑,这震惊了索南,并促使他采取行动。谨记着达赖喇嘛的话语,索南的胞妹等亲人决定将他们年幼的女儿送往位于印度的西藏流亡小区接受教育。他们的决定是一则希望的故事--西藏人民为后代保留所属文化、生活的希望。

7、Tibet:Cry of the Snow Lion 雪狮之泣【见图7】
导演:汤姆Tom Poizet
/2002  /美国  /104分钟  /35mm  /纪录片
 
导演 Tom Peizet 花了十年时间、九次进出西藏、印度及尼泊尔拍摄此部长篇记录片。雪狮之泣带领观众了解长期被禁锢的世界屋脊,并且史无前例的拍摄寺院里罕见的仪式,赛马与喀新风的竞逐、在拉萨的妓院和贫民窟以及壮丽宏伟的喜玛拉雅山脉跟游牧民族,该片暗中的搜集了藏胞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入侵西藏并大举破坏寺庙后,对西藏当地生活环境及文化上的影响,并且汇集许多秘密档案和图像在电影之中;一个探索的决定造就了一个传奇性的题材,雪狮之泣是一部属于英勇与怜悯的史诗故事。

■由蒙藏委员会主办的「让心。与世界的屋脊相遇」西藏影展,11月3日和4日于高雄市立社会教育馆,11月10日和11日于台北市立儿童育乐中心举行。免费入场。详情可上网:www.tibet.url.tw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0.6 K
尺寸: 283 x 400
浏览: 2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
大小: 31.81 K
尺寸: 398 x 331
浏览: 1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4.45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2.57 K
尺寸: 400 x 286
浏览: 1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1.13 K
尺寸: 400 x 225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4.72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4.9 K
尺寸: 400 x 306
浏览: 3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7条记录访客评论

《我们不是僧人》(We are No Monks )正在進行翻譯,我過不久就可以拿到完整的DVD,到時候再想想可以用什麼方式,讓大家看到這部片和翻譯成果。

很多西藏片可以在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買到,他們服務很不錯喔,片子寄丟了還會再寄一次。

關於密勒日巴首部曲的中文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serenalotus-blog(請點選'佛法與電影'文章分類);相關中文網站http://milarepamovie.com/chinese/news.htm

這次西藏影展每一部片都有附上中文字幕。而且都是策展人找人翻譯的。

Post by 旦曾卓瑪 on 2007, November 24, 4: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西藏的瑜伽士】(珍貴電影─前所未見)

---------------------------------------------------------------

本片蒙:嘉瓦仁波切(尊者法王達賴喇嘛)以及直貢澈贊法王特別開許而拍攝。

所謂的瑜伽士,是指多年隱居閉關密修,做自我身心轉化修持,藉此令身心得以自在的出家或在家修行者。

本片中所見的諸瑜伽士,都冒著前所未有的危險,因為他們都曾發下誓願,極秘密地維持所修教法的純淨,他們之所以同意接受本片採訪,並做各種動作示範,乃是為了要保存他們即將消失的珍貴文化,以利益有情眾生。

僅以製作此片之功德,迴向一切真實修行者!

---------------------------------------------------------------

【西藏的瑜伽士(全)】http://posts.5d6d.com/thread-308-1-1.html
【西藏的瑜伽士(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CVmnDZkAqY/
【西藏的瑜伽士(二)】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FQFLt35PI8/

---------------------------------------------------------------

【西藏瑜伽士】(影片簡介)

---------------------------------------------------------------

一部可以傳世的珍貴影片,為您揭開千年不傳的修行訣要─「西藏瑜伽士」。

「西藏瑜伽士」是美國藏傳佛教影音與平面書籍專業─雪獅出版社,有始以來最轟動、暢銷的西藏影片,感人至深。內容傳達的是實修的真理,以及成就者的現身說法;超越宗教,告訴您自我提昇的終極目的,深入開展心靈的正知正見。

本片在達賴喇嘛、直貢法王、及尊貴的噶千仁波切慈悲允諾下所拍攝,有無盡的加持與祝福力。祈願所有看到的人都心生正見,事事圓滿,並結下永離痛苦的殊勝善因緣。

若您想了解西藏的歷史文化及藏傳佛教的由來,本片為您簡要的娓娓道來;
若您不懂閉關修行的目的是什麼,本片將會解答您的疑惑;
若您對神通有興趣,來聽聽這些大成就者的經歷;
若您對身體的氣脈明點與拙火的修法很好奇,本片始無前例的做了部份的示範;
若您想得到成就者的言語以及證量的加持,好好地聽他們說的話;
透過本片,您將可以得到有關日常生活與修行並行的啟發。

---------------------------------------------------------------

【相關資訊】http://tw.myblog.yahoo.com/gadegadepalagade/article?mid=618&prev=638&next=612&l=f&fid=17
【相關資訊】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dispbbs.asp?boardID=2&ID=9388&page=1

Post by 旦曾卓瑪 on 2007, November 24, 4: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在Youtube上有这部电影《我们不是僧人》(We are No Monks )近7分钟的介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Lp4C4tDfmo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20, 11: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美议员称中国间谍活动为对美威胁
记者: 张佩芝
国会

针对最近有报告指出,中国对美国的间谍活动是对美国科技发展的最大威胁。美国国会中国事务议员团主席福布斯表示,这份报告显示中国的间谍活动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切实的威胁。福布斯议员在此之前提出法案,希望加强美国监测外国间谍活动的能力,并打击类似活动对美国的威胁。

*报告:中国技术间谍威胁美国科技发展*

美中安全及经济审查委员会最近发表提交国会的2007年年度报告。报告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技术间谍活动是对美国科技发展的最大威胁。这个委员会还说,中国间谍购买美国技术来加强中国的军事发展,美国技术对中国军事现代化起了重大作用。

委员会建议国会应该敦促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全面评估美国对中国军事情报搜集能力的弱点。委员会并建议国会对美国出口管制的能力进行评估,在必要情况下对加强出口管制及反情报工作的努力提供更多资金。

*议员:切实的威胁*

美国国会中国事务议员团创办人及主席,共和党人兰迪.福布斯发表声明表示,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公布的这份报告显示,中国的间谍活动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切实的威胁。他说,这份报告清楚表明,中国对美国进行间谍及情报搜集活动,目的希望从美国政府及私有产业那里获取国家安全、科技及商业机密等信息。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及司法委员会资深成员福布斯说,中国利用由普通老百姓、学者、及学生组成的复杂网络在美国社会里进行情报活动,积极寻求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技术甚至还没有全面发展完成。他说,除此之外,据估计,大约有2千到3千家在美国运营的中国企业其真正目的在于搜集美国政府及企业的秘密信息。福布斯议员表示,美国不能让外国继续窃取美国的国家安全信息、知识产权以及先进技术而不用担负任何后果。

福布斯议员于10月份和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首席共和党人拉马尔.史密斯议员共同提出议案,目的在于加强美国监测外国对美国间谍活动的能力,并打击外国间谍活动对美国的威胁。该法案将给予美国执法及情报人员更好的工具来打击外国对美国的间谍活动。

*中国:否认在美国进行技术间谍活动*

针对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报告,中国政府对这项指控予以否认,表示中国没有在美国从事技术间谍活动,不过,中国外交部没有对中国在美国从事军事间谍活动的指责做出评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方曾多次做出严正声明,中国不做危害其他国家利益的事情,我们主张在公平公正、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开展国与国之间各领域的合作。

Post by voa on 2007, November 20, 10: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引用 中国人 说过的话:
唯色你说的是好来坞吧,什么西藏七年什么的,我不认为目前的中国电影有你所说的有洗脑的魅力,甚至在某些方面是知识分子分子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表达个人观点,抨击现实的武器,正如你所写的文字的效果一样.什么时候你不用双重标准对待美国和中国,你才能学会客观.
我不同意你这样批评唯色和她的作品,她并没有用双重标准对待美国和中国.但是在这个论坛上,我的确看到很多藏族的年轻人和学生对美国和西方太天真迷信了,可悲.我想到很多年前,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不也是那样吗?当年我们曾天真地相信过美国真实自由民主的捍卫者,代表国际正义,是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解放者.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啊,里面搀杂了太多的私货...藏族青年的认识水平,也就跟那个时候的我们差不多啊!但是这与唯色无关,她并没有在文字中表现对美国的盲目崇信啊!

Post by aurora on 2007, November 17, 7:3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哎呀,人家说的是《农奴》、《金沙江畔》(这个没看过)和《丫丫》之类,那都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电影,足够把全中国人民一遍又一遍地洗了又洗。哈!

你这个中国人不看清楚别胡扣帽子呀。唯色说的她喜欢的电影都不是好莱坞拍的。

再说,今日中国许多电影也够媚俗的,什么云水谣之类,琼瑶版的政治正确电影,纯粹胡编乱造。有一些好电影,三峡好人,鬼子来了,不也挨批了?放个色戒,剪掉10多分钟,真怕色情吗?只需州官放火,几乎百分百的官员都包二奶,还要做出掩耳盗铃的样子,切!

Post by ESSE on 2007, November 17, 6: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唯色你说的是好来坞吧,什么西藏七年什么的,我不认为目前的中国电影有你所说的有洗脑的魅力,甚至在某些方面是知识分子分子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表达个人观点,抨击现实的武器,正如你所写的文字的效果一样.什么时候你不用双重标准对待美国和中国,你才能学会客观.

Post by 中国人 on 2007, November 17, 5: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刚在网上读到,在此做个转摘(林贤治:一个女人和一个时代)

阿伦特经研究指出:极权主义首先注意掌握两样东西,一是群众,二是宣传。在纳粹党掌权之后,尤其在战争期间,宣传变成了灌输。著名的谎言家、宣传部长戈培尔公开说:“我想开拓电影,使它成为一种宣传工具”;又说:“电影是最有影响的获得广大观众的一种手段。”这样,电影从大众的戏子变做了权力的宠儿。在纳粹的管治下,固然它逃不掉政府权力的操控,相反,乐于充当服务生的角色,为极权主义政治服务。这些影片,表面上可以分为两类,除了赤裸裸的宣传片,如宣传反犹主义、美妙的农村生活、英雄战争等等之外,便是大量的五花八门的娱乐片。所谓娱乐片,在人权遭到肆意蹂躏的恐怖的现实生活中,源源不断地提供一种虚幻的、无忧无虑的、完美无缺的图景,提供笑料、鸦片,实际上在讴歌现政权,仍然脱不掉宣传,只不过手段隐匿一点罢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7, 11: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呵呵,小孩子的脑是一张白纸,用老毛的话来说,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7, 11: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是啊,顶果钦哲仁波切是我非常非常尊敬的大师,我的电脑里也收集了他的大量照片。雪谦寺的官网上也有他的不少资料照片。尤其是他执花微笑的照片,看到的人可以从心底里感受到他从内至外散发出的佛光!
说起来洗脑,我一贯的说法就是:如果你的脑中是淤泥,那稍有微风或外流就可以将脑海搅得一片混浊,很长时间也难以得到沉淀;但如果你的脑中是金沙,那它会将外来的污水过滤,使水更加的清澈!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7, 2: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顶礼顶果钦哲仁波切!他就像,不,他就是菩萨降世!我取下书架上的《顶果钦哲法王传》,每一幅照片都是绝美。1959年,顶果钦哲仁波切也不得不和嘉瓦仁波切一样,从康地逃到不丹,从此成为流亡藏人中的一员。在流亡他乡的岁月中,他写下这首诗(容我把这首诗抄在这里):

美丽之土,如梦幻般,
执着于彼,毫无意义。
倘无法降己内在负面情绪之力,
和外敌之争,永不止息。

谢谢阿甚,我也保留了几部好的西藏电影。将来有可能见面时,再看你收藏的电影。

对了,我还专门在前不久从网上邮购了妖魔化西藏的“伟大”电影《农奴》和《金沙江畔》,朋友给我传来了《丫丫》,当我重看童年时的这些洗脑电影,形容不出的啼笑皆非、黑色幽默。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7, 12: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唯色,
“高山上的世界杯”我一直是有些当作带有宗萨钦哲仁波切自传的影片看的,所以影片里的堪布出现的时候,我就立即觉得他实在太像顶果仁波切了。每次看到影片里的堪布收拾箱子的情节心里总是酸酸的,莫名的感动。
好多涉藏的影片我也是看过很多遍,我也曾把我电脑里的不少相关的影片带回寺里跟大家一起分享,大家也都是看过几次还是喜欢看的。
如果你再找不回你的被朋友借走的“旅行者与魔法师”的碟,等以后在拉萨有机会我可以把我电脑里的再给你,对了,如果你现在想看的话,我在拉萨朋友那里也有,可以让他给你。我新买的这些影碟等我回去也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的。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6, 11: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阿甚,不好意思,是我自己弄错了,把电影里的铁棒喇嘛和堪布当成同一人了。

给你看一段我写的曾经见到演堪布那位仁波切的经过:

我站在“巴巴拉”对面,从数码相机里看见两分钟之内走过了形形色色的人。那位红色的抓绒衣裹着僧裙的喇嘛让我觉得很面熟,等他走过,才想起他是电影《高山上的世界杯》中扮演堪布的喇嘛。嗯,那是一部很有意思的电影,导演是一位活佛——萨迦教派的宗萨钦哲仁波切,他让我们见到了流亡在喜马拉雅山麓那边的西藏僧侣。忘记是哪位朋友把电影刻在光盘上送给我了。我看了两遍,又转送给拉萨一个寺院的僧人们。我跟他们还分享过为之感动的细节。我最难忘的是,那个思念家乡的老喇嘛在思念家乡的日子里,总是不停地整理要带回家乡的箱子,箱子里装满了可以给亲人们介绍外边世界的物件,如花花绿绿的明信片。扮演堪布的喇嘛高大又威严,听说他其实也是一位仁波切,电影就是在他的寺院里拍摄的,难怪所有演员演得那么自然、生动,因为那本来就是他们的生活。宗萨钦哲仁波切还拍过《旅行者与魔法师》。还是在拉萨那个寺院,与我心有灵犀的僧人送给我这部有着不丹风景和传说的电影,可惜我后来带到康地达折多被朋友借走至今未还。望着扮演堪布的喇嘛渐渐走远,我为回到拉萨的他实现了电影里老喇嘛的愿望而高兴,又为自己的犹豫惋惜,应该上前告诉他,我们有多么喜欢藏人自己的电影……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6, 9: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唯色,你说的那个博客我没有看到过,网上的东西周期性很短,如果能正好碰到能下载的时候就少之又少了。故事片还好说,一般只要公开上映几个月后基本都能出DVD,但是很多记录片是买不到碟的,它们也很少被大量宣传,像是“冲击信仰”我是在“The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组织那里才买到的。
之所以说“密勒日巴”那里有那个铁棒喇嘛是因为当初看“The Cup”的时候对他的样貌印象很深,所以在看宣传片里一下子就认出他了。同样,那位堪布我的印象也很深,因为他长得确实很像顶果仁波切。“Travellers&Magicians”是我最喜欢的涉藏影片之一,无论是现实的故事还是魔法的故事我都很喜欢,从那部片子开始,我就爱上了不丹这个国家,可惜至今还没有时间过去看看。
有个朋友最近在拍一部涉藏影片,是故事片,听他说了大概内容,感觉应该不错,希望能尽快看到这部电影。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6, 7: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美洲大陆的原住民是印第安人,在那里的白人应该滚回欧洲,黑人应该回到非洲去!白人侵犯了Indian的土地和文化。美洲大陆真正的主人是印第安人,应当由印第安人来自治。印第安人不需要欧洲人的民主、自由,也不需要他们所谓的现代化。印第安人只要有酋长和弓箭就很好。

Post by Indian on 2007, November 16, 6: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韩国当局拒发签证 达赖喇嘛访韩计划再“流产”

(2007-11-03 9:50 am)

  (首尔讯)由韩国宗教界,学界和市民团体人士重点推进的达赖喇嘛访韩邀请,由于其政府当局拒绝发放签证而再度“流产”。

  韩联社报道,民间团体“参与佛教在家联合会”2日表示:“继2000年和2001年后,再度推进世界和平的象征——达赖喇嘛的韩国访问,但却遭到外交通商部拒发签证。”

  “参与佛教在家联合会”负责人表示:“陷入僵局的朝核问题出现曙光、南北举行第二次首脑会谈等,韩半岛正在形成和平氛围之际,推进达赖喇嘛的访韩计划,但却遭到外交部的阻碍。”

  报道指出,据悉,韩国外交部表示,因考虑到在脱北者和国军战俘等问题上需要中国方面的外交合作,所以很难向达赖喇嘛发放访韩签证。

联合早报网 
(编辑:黄爱莲)

Post by 联合早报 on 2007, November 16, 4: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quote]tseringdhondrup:这里有的人说的奴隶。汉族没有过吗?应该把你放到刘文才的天牢里,体验体验,你就知道中国的奴隶是怎样诞生的。[/quote]

傻必tseringdhondrup吃共产党屎长大的。刘文彩只是个地主,就算是奴隶主,也是汉人自己赶跑的。大部分藏人在农奴制下被奴役了千年,做了千年的低贱奴隶,最后还得靠共产党来解放,共产党其实是藏奴的恩人,按理藏人应该乐意为共产党效劳,就象热地,甘心吃香喝辣作走狗。就算共产党养大了你tseringdhondrup,你tseringdhondrup却还反咬主子。真白眼狼都不如。就你这藏粪的素质,还口口声声民主,自由,我看你还不如接着吃共产党的屎。。。

Post by bakebakebabake on 2007, November 16, 2: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阿甚,从前年开始吧,一位年轻藏人一直在做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他把境内外所有涉藏电影,包括剧情片纪录片等等,做了一个归档。记不清楚有多少部,相当多。我记得他当时是连载的形式发在他的博客上,我都下载了,可惜的是此刻一时找不到了。

我也看了《密勒日巴》的宣传片,扮演成年密勒日巴的演员应该是宗萨钦哲仁波切导演的《高山上的世界杯》的堪布(呵呵,不是铁棒喇嘛啊),是啊,我也看了《旅行者与魔法师》,很喜欢不丹的风光和那个魔法故事。

一些很有名的众所周知的涉藏电影看过了,如《西藏七年》和《衮顿》。但还是更难忘多年前看过的一部关于木斯塘的纪录片,不是四水六岗那部,而是一位宁玛仁波切受嘉瓦仁波切派遣,去木斯塘传播佛法并接两个木斯塘小孩子去达萨学习。

很羡慕在自由社会里举办的西藏电影展。我们很少看到,只有在网上看看介绍和剧照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6, 11: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哭泣的蒙古文化

    2006 发表主题: 哭泣的蒙古文化

    每当人们提起草原,便会想到生活和主宰草原的——蒙古人。草原用宽阔的胸怀和迷人的景色赋予他们矫健的身躯,和明朗的个性。他们热爱草原,热爱绿色,热爱这方土,热爱草原给他们所带来的每一份的快乐。他们骑着马在草原上驰骋,他们放开嗓子在草原上高唱。马背是他们永远割不下的爱,而马头琴便是他们生活的节奏,马的文化是蒙古人生活的一个主题。我不知道有一天马没有了,马的文化没有了,而只剩下马头琴悠扬的声音时,蒙古人会不会还会是现在这样:最爱喝的是烈属烈性的酒,最爱唱的是蒙古的长调!但可能多得是忧伤,多的是伤痛。蒙古人离不开马背,一旦离开了,他们的歌声,他们的豪爽都将失去本色,更不会是现在这样的高昂,至少不会有奔放了,而蒙古人也不会是一个完整的蒙古人,因为我们常说,不会骑马就不是的蒙古人,最起码不是完整意义上的蒙古人。而我们现在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一个现实,草场在退化,而更具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限的草场也在分割,而蒙古人所热爱的骏马再也没有让它奔跑的草原了——而只能在围着勒勒车忧伤的嘶鸣。热爱骏马的蒙古人也不得不考虑减少所养的马群的头数,仅仅这二年里内蒙古大草原上的群马数量已经减少了近一半,而这不是最终的数字,随着草原的进一步的退化,也随着草场的进一步的分割,马群的数量还会减少,甚至是消失。看着这些数字,蒙古人的心都开始哭泣。因为他们在失去的不仅仅是多少多少头的马,而是正在失去整个民族的灵魂。赛马是蒙古族传统那达慕中的三大项之一,而没有马了,不知道大家还会不会去看那达慕?!到那时我们可能就象今天这样虚拟的网络中或者是简陋的陈列室里看看马的身影,讲述其历史。到那时,我想蒙古族的后代会怎么去评价我们这些人?每每说起这些,或者说是听到这些,我不知道热爱草原的人们都会不会为草原为那个民族,还会为他们所热爱的骏马,所牵动?会不会有一点占的伤感?!
    一个民族之所以完整,很大程度上他的民族文化的保留是否完整。蒙古族的语言文字也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而现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蒙古人的语言文字也正在逐步的失去更多的主人,城市中虽然教育发达但民族教育的落后已经是这些从草原来到都市的准都市一“族”心痛,为了孩子的未来,更为了孩子的生存不得不选择了其他民族的语言,而蒙古族的传统的语言文字,对他们的孩子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意义。而这些不会说自己的语言,不会写自己的语言的都市蒙古人,再也不会体会到草原的文化,更对自己的民族的历史一片的茫然和无奈,我不知道一个不知道自己的民族历史的人会怎么去热爱自己的民族?而这些人的出现已经是蒙古族的一个终点了,他们再也不会为蒙古人传递这个民族的任何一个信息,只会在以后的各种登记栏里象征性的写上“民族:蒙古族”。我便是其中的一个无奈的一个父亲,我的女儿也是这个不幸的蒙古族一个后代,我每天看着自己的女儿在慢慢的长大,也每天都在为她的教育问题而伤尽了脑筋,虽然我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成为象征性的蒙古人的开始,但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除了每天一如既往的跟她说蒙语,讲一讲民族语言中的一些故事和草原歌曲外,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所生活的这座小城镇人口不到20万,蒙古族大概也有一万多,但其店铺的牌匾却没有几个标准蒙语的,每每看到这些所谓的蒙语的牌匾堂而煌之的挂上店铺上,我心里却酸酸的,今年五一起实行“内蒙古自己蒙古语言文字条例”后我也找过几家店铺要求他们更换牌匾上的蒙语使用正确的蒙语,可我遭到了拒绝,无奈,我买了部数码相机走街串巷拍摄那些不合格的牌匾,然后在这里的论坛上发布,我的呼吁引起了当地的新闻媒体的关注,有个记者采访了我,我说了很多……而那个记者的话却给我很大的提醒:你为什么非要把蒙语使用标准而这样努力,这里有多少人能认识呢?我不知道大家遇到这样的问题会怎么样回答,我告诉那个记者:我们要保护一个民族文化的纯洁情,那么当然包括文字……为了我的民族的文字我应该为它而努力,也做为一个蒙古人我应该为自己的民族权益而努力,更主要的是民族的尊严问题!!那个记者说:是呀!我们应该保护每个民族的文化……更重要的是民族的尊严!而现在还有多少蒙古人为此而努力呢?我想大部分蒙古人会说:我一个人努力有能怎么样呢?而恰恰是这一个人的努力才是我们的民族凝聚力和团结力的开始呀!如果我们连自己的民族尊严都放弃了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呢?
    前些日子看“我的鄂尔多斯”其中看到蒙古人为了承陵而舍身保护的情景,尤其迁陵时的不舍与痛哭流涕的样子,我想的在想现在的还有多少蒙古人把成陵当成自己的精神寄托与民族的象征我想不会太多了吧……时代在变迁我们在失去这个民族最优秀的一面,而很多的不该的思想境界却深深的扎在我们的心中,让我们不能走出来!

    我们应该怎么样才能走出这些中呢?我的朋友们,我的同胞们,你会怎么想这些,我们即将要失去的东西呢?

Post by moon on 2007, November 16, 3: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达赖喇嘛抵达日本访问一星期

2007年11月15日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星期四抵达日本,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他将发表一次公开演讲,但是日本政府禁止他从事任何政治活动。达赖喇嘛将访问日本西部伊势的古老神社,并在东京附近的横滨召开的一个宗教论坛上发表演讲。

日本官员允许达赖喇嘛访问日本,但条件是他不得参与任何政治活动,希望以此来避免惹怒中国。达赖喇嘛最近对德国、加拿大和美国的访问使中国官员感到愤怒。中国自从1950年派出驻军以来一直统治着西藏,并指责达赖喇嘛寻求西藏独立。

Post by 结伴而行 on 2007, November 15, 11: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中国间谍是美国技术的最大威胁"

中美间谍案
报告说中国工业间谍帮助该国军事现代化
美国国会一个委员会周四表示,中国在美国的间谍活动是美国技术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并建议美国国会拨款给反间谍工作,以阻止中国盗取美国的工业技术。

美中经济评估委员会的报告说,中国的工业间谍允许中国的公司在"不需要投资时间与金钱进行调查的情况下"获得新技术。

据说,这些中国间谍对美国的反情报官员进行采取应变措施,并帮助中国的军事现代化。

不公平贸易

美中经济评估委员会还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目前代表一半以上美国制造业工人的中小制造业,正在面临着来自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这其中还包括人民币的贬值和对中国出口业的补贴。

该委员会将就其42项建议与美国国会议员进行商讨。

该委员会还说,中国的经济预测造成了对中国有利的"非常不平衡"的贸易关系。美国国会在2000年设立该委员会来调查美中问题并做出报告。

另外报告还说,中国故意贬低货币价值,这样中国的货物在美国就很便宜,而美国的货物在中国则显昂贵。

该委员会还在报告中指出,台湾和中国目前的局势,如果不得到很好的控制,双方有冲突危险,而这可能会涉及美国。

中国驻美大使馆还没有马上就此做出回应。中国官员过去对此类报告的反应通常是警告说不要干涉中国的内政。

报告还指出,中国对信息的控制使北京当局通过提倡爱国主义与敌视国外的情绪左右了中国人的观点。

这个报告的做出正值美国大选前一年。总统候选人都对中国没有承担世界强国应有的责任持批评态度。

美国官员还意识到,美国需要中国来帮助制裁伊朗的核项目以及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之一。

Post by 园地 on 2007, November 15, 9: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汉民族是伟大的,就如同世界上其他的民族一样,蒙古人图伯特人也同样是,都是伟大的民族,\

现在是欲望与专蛮横行的时代,想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这样的政权是邪恶的.会带来黑暗的痛苦,最终将导致厄运.留下历史的恶名.遗臭万年遗臭万年.

Post by jiojo on 2007, November 15, 6:4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希望能看到这些影片

Post by 德华 on 2007, November 15, 6: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To 唯色,
看了Milarepa (密勒日巴)的宣传片,惊喜的发现里面出现了“The Cup”里的铁棒喇嘛,原来他们用的是“The Cup”的原班人马,而且是“Travellers & Magicians”的制作,这部影片也是我非常喜欢的。
上面文章中说的影片中我已经买了其中几部的DVD,我这里也有一些其它不太常见的涉藏影片的DVD(常见的那些估计大家手头都有,比如“Seven Years......”什么的),等再回拉萨了跟大家分享一下,咱们可以悄悄的内部搞个小影展。
难得买些正版的DVD,没办法,涉藏影片太小众了,很难找呀!嘿嘿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5, 6: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肚子里只有菜,而脑子里全是屎渣子。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November 15, 1: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这里有的人说的奴隶。汉族没有过吗?应该把你放到刘文才的天牢里,体验体验,你就知道中国的奴隶是怎样诞生的。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November 15, 1: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这些给西藏人民光明的志愿者不远千里来到藏区免费摘取到场的农民、牧民群众白内障患者的白内障。从人员到设备,没有收一分钱,都是捐献的。可是,尽在甘南藏族自治洲医院,乘机收取挂号费、治疗费、住院费等名义每人收取一千元左右。当时,很多群众怨声载道。没有人不骂的。都说;人家外国人处于人道主义精神,从国外来到西藏,毫无代价的无偿服务,可是,中国医院把它看成是赚钱的机会,要钱不要命,钱比人重要。将心比心,在这些捐献这面前,中国医院显得实在是渺小而毫无人道立场。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November 15, 12: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英國國際廣播電視駐地,西藏真正的情況論壇。
http://newsforums.bbc.co.uk/ws/thread.jspa?forumID=4153&start=0&zh=simp

Post by 家園 on 2007, November 15, 12: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奴隶衣不蔽体,连饭都没有吃的。" 这些可以入选《天方夜譚》,中國自創的版本。

脚注:《一千零一夜》(阿拉伯語:كتاب ألف ليلة وليلة,波斯語:هزار و یک شب,又稱《天方夜譚》),一部源於東方口頭文學傳統、於9世紀左右以阿拉伯文成書的故事集。

Post by 鸡尾酒 on 2007, November 15, 12: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引用 bakebakebabake 说过的话:
共产党要么就残忍些,这些世代农奴出身的家伙,现在好像一下子完全明白了自由民主了似的,完全忘记了做奴隶时的凄惨,那时怎么不见你们囔囔?哦,连饭都没有吃的。衣不蔽体,

不要胡说八道,在这里囔囔的绝不是过去的农奴,也不是他们的后裔。也不存在你所说的“连饭都没有吃的。衣不蔽体。” ,他们是过去欺压农奴的农奴主的后裔。

Post by quobang on 2007, November 14, 10: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宇拓路的那个影院,如今更多地在放美国大片。
说到拉萨的小酒吧,想起一个叫“……”的酒吧,跟朋友聚会时听到葛萨雀吉的歌,从北京来的藏漂老板介绍说,这张碟中本来还有那首歌(kyl lo),唱得很好听,他常常放,一天他的一个藏人朋友拍着桌子说,快关掉,再放这歌你不想开酒吧了呀。把他吓出一声冷汗,重新做了录音,单单没了那首。
《雪狮之泣》有壮丽的西藏风光,有壮烈的西藏人生,也有拉萨的世俗化惨象……

介绍这个网址,可以听到《密勒日巴》的电影里三首优美的西藏歌谣。
http://www.milarepafilm.com/chinese/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4, 10:0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共产党要么就残忍些,这些世代农奴出身的家伙,现在好像一下子完全明白了自由民主了似的,完全忘记了做奴隶时的凄惨,那时怎么不见你们囔囔?哦,连饭都没有吃的。衣不蔽体,

Post by bakebakebabake on 2007, November 14, 9: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是啊,这七部西藏电影中,我也只看过《雪狮之泣》一部,又名《哭泣的雪山狮子》,翻录的,看过多遍……
在台湾举办的影展,不知有无字幕?
-----------------------
应该至少在半年以前了吧,忘了在美国还是加拿大举行的涉藏影片展,当中有故事片也有记录片,光看着海报我就喜欢的不得了,不过找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找到影碟。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4, 9: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当然不能和商业片相比,但相对世界民族记录片和小电影,这又算是大众了,有一天你一定能在首都拉萨的影院看所有的涉藏片!

----------------------------------------------------
拉萨的影院比较萧条,去看的人很少,我也只去过宇拓路的那个。不过要等到拉萨影院能够播映大部分涉藏影片的时候,不知要什么时候了,希望我有生之年能赶上那一天!
不过拉萨的一些小酒吧有时会放一些记录片,虽然不涉及政治,但是也是很好看的,带电脑过去,跟那里服务人员商量一下,也可以直接下载到你自己电脑存盘的。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4, 9: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是啊,这七部西藏电影中,我也只看过《雪狮之泣》一部,又名《哭泣的雪山狮子》,翻录的,看过多遍……
在台湾举办的影展,不知有无字幕?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4, 7: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当然不能和商业片相比,但相对世界民族记录片和小电影,这又算是大众了,有一天你一定能在首都拉萨的影院看所有的涉藏片!

Post by 学生 on 2007, November 14, 7:1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因为涉藏影片大部分都很小众,所以每次听说有新的影片和记录片出炉的时候,都不知道怎样才能买到影碟或者在网上下载到。

Post by 阿甚 on 2007, November 14, 6: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