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王力雄:穆合塔尔的罪

 

 

【王力雄 《我的西域,你的东土》摘录】

穆合塔尔从小在南疆上「民族学校」。「民族」是「少数民族」的简称。新疆有两个独特的术语,一个是「民考民」,意思是民族学生考用民族语言教学的学校;另一个是「民考汉」, 意思是民族学生考用汉语教学的学校。穆合塔尔是「民考民」。「民考民」学生汉语一般不太好。不过穆合塔尔后来到中国内地上大学,必须用汉语,因此他虽然口音重,用词不是很准,却不妨碍交流,他要表达的意思我都能明白。比如他经常说起「我的罪」,完整意思应该是「他们加给我的罪」。

穆合塔尔入狱的罪名,是他企图组织维吾尔人在北京进行一次请愿,抗议对维吾尔人的歧视。其实那不过是一个想法,口头上做过一些讨论,并没有实施,而且已经决定不做,因此即使按照不允许人民表达意见的专制法律,也不该算有罪。但我在监狱见到他时,他已经被关了一年。他在法庭上虽然坚持自己无罪,却不指望法庭真会判他无罪,顶多是希望少判一些。

穆合塔尔要进行的请愿,正是维吾尔族与汉族关系不断恶化的一种反映。历史上,两个民族的关系多数时间都不能算好,现在应该算最坏的时期之一。即使是毛泽东时代对新疆当地民族进行残酷镇压,但由于有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以「阶级」取代了「民族」,民族矛盾也没那么突出,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被掩盖。很多中国人都知道维族农民库尔班骑毛驴到北京感谢毛泽东的故事,也许那是宣传,但我的确听过老辈维吾尔人讲述当年的民族融洽和他们对汉人的好感。那时公共汽车上的汉人见到少数民族会主动让座,中国内地更是到处把少数民族当作欢迎对象。他们当时把汉人当成老大哥,认为汉人到新疆真是为了帮助当地民族发展。然而在最近十几年,民族关系恶化速度惊人,程度也特别严重。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汉族和当地民族的隔阂越来越深。甚至在同一住宅区里,小孩子都以民族分团伙,互相之间除了打架没有其它来往。

导致民族关系恶化的,主要是当局政策,与汉人行为也有关。新疆汉人总是以统治者眼光看待当地民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九九七年新疆出过爆炸事件后,为了防止炸弹,政府曾要求在公共场所对人们携带的包进行检查。但是检查者对汉人的包只是走形式地扫一眼,对当地民族人士的包却百般细查。这种明显的民族歧视很快蔓延到整个中国,无论在哪个城市,看见新疆当地民族模样的人,警察动辄拦住盘问;新疆面孔的人拦出租车,到处都不停车;住旅馆也常遭拒绝。

我见过一位乌孜别克族的大学教授,一副学者形象,很有风度。他讲去上海出差时,火车晚点,深夜下车正赶上大雨滂沱,雷电交加。他没带雨伞,冒雨跑进车站附近一家小旅店,已是全身湿透。旅店值班的是个老太太,只因见他长着新疆人的面孔,便一口拒绝他住宿,说是按上海市政府规定,新疆人只能去一家指定的回民旅店。他当时实在按捺不住,大发雷霆,说你们上海当年来新疆几十万人,我们给你们吃和住,什么都不要,今天我到你们上海住一夜,是给钱的,你们都不让,你们上海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他从此发誓再不去上海!

中国内地城市对新疆人的歧视伤了很多新疆人的心。仅仅这种歧视就足以把很多少数民族推到汉人对立面。既然你们像防贼一样防我们,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个国家?罪犯哪里都有,怎么能因为新疆出了恐怖分子就把所有新疆本地民族都当成罪犯。汉人犯罪的更多,为什么不对汉人采取对同样的措施?西方社会有种族歧视,但要隐蔽得多,至少不敢像上海那样赤裸裸地实行种族隔离,都让那么多去过西方的中国人变成民族主义者,新疆当地民族的人为此憎恨汉人又有什么值得奇怪?

穆合塔尔想请愿,是指望政府能出面改变这种歧视,应该还是对政府抱有希望,把政府当成解决矛盾的仲裁者。如果政府能够接纳请愿,调整政策,纠正汉人对新疆当地民族的歧视,本来可以把矛盾消除在萌芽,避免民族关系出现敌对。然而,仅仅因为一个维吾尔青年想为本民族受到的不公正对待进行请愿,这个政府就把他关进监狱,而且处心积虑把他判刑。那么,维吾尔人还能用什么方法表达自己的不平呢?这个政府又还有什么权利谴责那些要用炸弹来说话的人呢?

王力雄:《我的西域,你的东土》 2007年10月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
购买此书,可上大块网站:
www.locuspublishing.com
此书信息
http://www.locuspublishing.com/searching.asp
或可写mail至locus@locuspublishing.com询问
大块文化电话服务专线 0800-322-220;服务时间:星期一到星期五 9:00-12:00,13:30-18:00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7.68 K
尺寸: 400 x 299
浏览: 7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2条记录访客评论

王力雄从写《天葬》以来,脾气渐长,习惯于把自己当作三界的主宰去品评天下苍生。恰如徐克拍摄的《青蛇》,一开始那个法海和尚一样,人、妖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1、“旅店值班的是个老太太,只因见他长着新疆人的面孔,便一口拒绝他住宿,说是按上海市政府规定,新疆人只能去一家指定的回民旅店。他当时实在按捺不住,大发雷霆”

请问:
有规定,为什么不执行?向老太太发脾气,很英勇嘛!民主人士是不是都认为法律、法规都是给平头老百姓准备的,而他们就不行?国家还规定非涉外饭店不能接待外宾,请问,这是歧视嘛?再说,普通的上海小旅店又不是清真的,万一人家老太太晚上煮个肉丝面,冒犯了维族大人,又怎么办?

2、“一九九七年新疆出过爆炸事件后,为了防止炸弹,政府曾要求在公共场所对人们携带的包进行检查。但是检查者对汉人的包只是走形式地扫一眼,对当地民族人士的包却百般细查。这种明显的民族歧视很快蔓延到整个中国……”
类似的事情在美国发生过,一个非洲裔曾经抗议说警察为什么不查白人,就查他。警察回答说:接到总部通知,抢劫的是一个非洲裔男子,你说谁的嫌疑大?我查谁?
这件事情也告诉维族的朋友,反恐不只是政府的责任,恐怖伤害的也不止是外族人,你们也深受其害。要骂,骂恐怖分子去。

Post by 匆匆 on 2008, March 30, 4: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我在北美住了三年。我没有看到少数民族比主要民族有更多的权利。可是,在中国少数民族比汉族有更多的权利,他们可以胜两个孩子,高考加分。可他们还不满意。看看印第安人吧。汉人比西方人仁慈多了,西方人把印第安人关在保留地里。汉人可没有实行种族隔离呀。
我最痛恨煽动民族情绪的人。这种人不管是少数民族还是多数民族,都要被鄙视。前段时间还有一黑人因种族言论被判罪。"
  过123 :  你丫就是一个蠢猪加傻逼,根本不配在 这里发言!

Post by beijingren on 2008, March 18, 10:3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我在北美住了三年。我没有看到少数民族比主要民族有更多的权利。可是,在中国少数民族比汉族有更多的权利,他们可以胜两个孩子,高考加分。可他们还不满意。看看印第安人吧。汉人比西方人仁慈多了,西方人把印第安人关在保留地里。汉人可没有实行种族隔离呀。
我最痛恨煽动民族情绪的人。这种人不管是少数民族还是多数民族,都要被鄙视。前段时间还有一黑人因种族言论被判罪。

Post by 过123 on 2007, December 25, 12: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we need dialogue not barking at eachother, hey, we are all victims and  paying undue price for the CPC's failing rule.  creating a harmonious society
rhetoric is not enough, we need tangible action
through forming a united force, hand in hand with
the peoples of China.

Post by ihope on 2007, November 22, 8: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2006 发表主题: 哭泣的蒙古文化 >moon的帖子,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表达什么?蒙古语言和文化应该保护和光大,但那种马背上的生活方式嘛,朋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世界是发展的,城市化的进程使原来的牧民改变祖辈的生活方式是正常的,在全世界都差不多,阿拉伯的牧民现在也住在带空调的别墅内,用手提电脑,对他们来说豪华轿车更使用,骆驼只是在某些场合代表一种民族传统的象征符号,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可不会天天骑骆驼到高级写字楼上班啊.中国人不是也放弃了祖祖辈辈的守着几亩土地,靠天吃饭的生活方式吗?所有的民族都不可避免地卷入这个进程中.和蒙古族语言保护根本是两回事,毕竟靠成吉思汗的铁骑横扫欧亚的时代是一去不回了,民族的发展应该体现在别的方面.

Post by aurora on 2007, November 16, 3: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moon ,谢谢你贴的文章,等会就看(现在在看一个蒙古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_ehPq8e4-1A&feature=related)。这篇文章因为长,被博客自动“隐藏”了,我刚打开。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6, 12:5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哭泣的蒙古文化

    2006 发表主题: 哭泣的蒙古文化

    每当人们提起草原,便会想到生活和主宰草原的——蒙古人。草原用宽阔的胸怀和迷人的景色赋予他们矫健的身躯,和明朗的个性。他们热爱草原,热爱绿色,热爱这方土,热爱草原给他们所带来的每一份的快乐。他们骑着马在草原上驰骋,他们放开嗓子在草原上高唱。马背是他们永远割不下的爱,而马头琴便是他们生活的节奏,马的文化是蒙古人生活的一个主题。我不知道有一天马没有了,马的文化没有了,而只剩下马头琴悠扬的声音时,蒙古人会不会还会是现在这样:最爱喝的是烈属烈性的酒,最爱唱的是蒙古的长调!但可能多得是忧伤,多的是伤痛。蒙古人离不开马背,一旦离开了,他们的歌声,他们的豪爽都将失去本色,更不会是现在这样的高昂,至少不会有奔放了,而蒙古人也不会是一个完整的蒙古人,因为我们常说,不会骑马就不是的蒙古人,最起码不是完整意义上的蒙古人。而我们现在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一个现实,草场在退化,而更具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限的草场也在分割,而蒙古人所热爱的骏马再也没有让它奔跑的草原了——而只能在围着勒勒车忧伤的嘶鸣。热爱骏马的蒙古人也不得不考虑减少所养的马群的头数,仅仅这二年里内蒙古大草原上的群马数量已经减少了近一半,而这不是最终的数字,随着草原的进一步的退化,也随着草场的进一步的分割,马群的数量还会减少,甚至是消失。看着这些数字,蒙古人的心都开始哭泣。因为他们在失去的不仅仅是多少多少头的马,而是正在失去整个民族的灵魂。赛马是蒙古族传统那达慕中的三大项之一,而没有马了,不知道大家还会不会去看那达慕?!到那时我们可能就象今天这样虚拟的网络中或者是简陋的陈列室里看看马的身影,讲述其历史。到那时,我想蒙古族的后代会怎么去评价我们这些人?每每说起这些,或者说是听到这些,我不知道热爱草原的人们都会不会为草原为那个民族,还会为他们所热爱的骏马,所牵动?会不会有一点占的伤感?!
    一个民族之所以完整,很大程度上他的民族文化的保留是否完整。蒙古族的语言文字也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而现在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蒙古人的语言文字也正在逐步的失去更多的主人,城市中虽然教育发达但民族教育的落后已经是这些从草原来到都市的准都市一“族”心痛,为了孩子的未来,更为了孩子的生存不得不选择了其他民族的语言,而蒙古族的传统的语言文字,对他们的孩子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意义。而这些不会说自己的语言,不会写自己的语言的都市蒙古人,再也不会体会到草原的文化,更对自己的民族的历史一片的茫然和无奈,我不知道一个不知道自己的民族历史的人会怎么去热爱自己的民族?而这些人的出现已经是蒙古族的一个终点了,他们再也不会为蒙古人传递这个民族的任何一个信息,只会在以后的各种登记栏里象征性的写上“民族:蒙古族”。我便是其中的一个无奈的一个父亲,我的女儿也是这个不幸的蒙古族一个后代,我每天看着自己的女儿在慢慢的长大,也每天都在为她的教育问题而伤尽了脑筋,虽然我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成为象征性的蒙古人的开始,但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除了每天一如既往的跟她说蒙语,讲一讲民族语言中的一些故事和草原歌曲外,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所生活的这座小城镇人口不到20万,蒙古族大概也有一万多,但其店铺的牌匾却没有几个标准蒙语的,每每看到这些所谓的蒙语的牌匾堂而煌之的挂上店铺上,我心里却酸酸的,今年五一起实行“内蒙古自己蒙古语言文字条例”后我也找过几家店铺要求他们更换牌匾上的蒙语使用正确的蒙语,可我遭到了拒绝,无奈,我买了部数码相机走街串巷拍摄那些不合格的牌匾,然后在这里的论坛上发布,我的呼吁引起了当地的新闻媒体的关注,有个记者采访了我,我说了很多……而那个记者的话却给我很大的提醒:你为什么非要把蒙语使用标准而这样努力,这里有多少人能认识呢?我不知道大家遇到这样的问题会怎么样回答,我告诉那个记者:我们要保护一个民族文化的纯洁情,那么当然包括文字……为了我的民族的文字我应该为它而努力,也做为一个蒙古人我应该为自己的民族权益而努力,更主要的是民族的尊严问题!!那个记者说:是呀!我们应该保护每个民族的文化……更重要的是民族的尊严!而现在还有多少蒙古人为此而努力呢?我想大部分蒙古人会说:我一个人努力有能怎么样呢?而恰恰是这一个人的努力才是我们的民族凝聚力和团结力的开始呀!如果我们连自己的民族尊严都放弃了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呢?
    前些日子看“我的鄂尔多斯”其中看到蒙古人为了承陵而舍身保护的情景,尤其迁陵时的不舍与痛哭流涕的样子,我想的在想现在的还有多少蒙古人把成陵当成自己的精神寄托与民族的象征我想不会太多了吧……时代在变迁我们在失去这个民族最优秀的一面,而很多的不该的思想境界却深深的扎在我们的心中,让我们不能走出来!

    我们应该怎么样才能走出这些中呢?我的朋友们,我的同胞们,你会怎么想这些,我们即将要失去的东西呢?

Post by moon on 2007, November 16, 3: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比如“很可怕的民族“之类)。
”民族“就是那个可怕的留言者的名字网名啊,看清了.

Post by jiojo on 2007, November 15, 6:3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我就来自新疆。说实话, 出国以后,我才真正理解了在以汉族为主体的社会里,象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的感受。 政府的很多政策确实造成了维汉之间隔阂的加深。

我希望这里的人们在批评的时候,认清对象,不要动不动就攻击整个民族。 (比如“很可怕的民族“之类)。

Post by 德华 on 2007, November 15, 6:1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呵呵,外媒你看,虽然中国政府说2008奥运之前,外国记者可以在中国采访,可是也会有人威吓呢。所以我也就不便留电话之类了,见谅。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4, 7: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神鹰教 "


记者采访是天职,触犯了你家那条家规?倒是可以告你威胁别人的人身安全和诽谤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把你抓起来。

Post by falu on 2007, November 14, 6: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外媒 说过的话:
唯色,你好!我是外国媒体北京办事处的,想联系你做个采访,请问你方便留个电话之类的联系方式吗?非常感谢。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里通卖国罪了?建设有关部门要严密监视~~如果触犯法律,就把它们一网打进,把狄夷赶回去,把唯色抓起来!

Post by 神鹰教 on 2007, November 14, 3: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引用 民族 说过的话:
作为一个大汉族主义者,我承认王先生说的事情基本属实!
但是还是有一些片面,比如这位穆合塔尔先生的这种请愿的方式是和平的,不能代表他们那个民族(维吾尔)也是和平的,拿来和藏族比一比差距就非常明显。歧视不是玩炸弹的理由!为什么搞圣战就维吾尔,那回回,哈萨克他们为什么就不搞内? 想起前天毙的那三个他们的确死有余辜!
当然汉族人确实应该调整一下心态,人人生而平等!
但是那些搞圣战的,他们的心态是不是也该调整调整了(这里还牵扯到历史宗教因素),中国的民族关系应该是互动而不是零和。
上面讲到的上海的那个事情,我要替汉人喊冤那,上海人瞧得起谁呀?我们这些外地的汉人他们同样瞧不起,这种事大家都知道,不要把帽子扣在所有汉族人的头上吗!
还有请王先生关心一下维吾尔小偷的问题,那些人实在是太猖狂了,掏别人的包还不说,被发现了就和别人动刀子,那警察看到了也不敢管,诶哟害死人那!!!!!!!!!

哈哈

Post by FROMLOSELING on 2007, November 14, 1:1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我们已经给您寄信了,请您过目。

Post by FROMLOSELING on 2007, November 14, 1: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唯色,你好!我是外国媒体北京办事处的,想联系你做个采访,请问你方便留个电话之类的联系方式吗?非常感谢。

Post by 外媒 on 2007, November 14, 12: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汉人的民族主义思想没有很多西藏人想的强烈. 当我在国外无数次被问到我的身份时,我头脑里的印象总是:我是中国人.从来没有想过我是汉人.请注意,这是本质的区别.

Post by aurora on 2007, November 13, 1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引用 ESSE 说过的话:

去你的大汉族主义者,大言不惭说出这话,人人当而唾之!别提上海人排外的事情,一来排外非上海人专利,大汉族对少数民族皆如此;二来上海人排斥外地汉人跟排斥少数民族有着有着根本区别,排斥外地汉人,是把你当成乡巴佬看了;排斥少数民族,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种。乡巴佬的你跟上海人的心是一样的,只是多一些让上海人瞧不上的乡巴佬的习性而已。
你说话太难听了吧!上海人瞧不起非上海人,这是事实,跟民族问题没什么关系.关你什么民族,你不是上海人,他们就拿脸色给你看.但你如果是外国人,那就另当别论了.上海人这种崇洋媚外的德行,早就被全国人民鄙视,你以为我们看得起上海人吗?网上常有这样的帖子,说上海女的婊子多,喜欢被老外干,什么什么的...告诉你,我在这儿,如果遇到中国来的人,如果有西藏来的,我不一定把他或她当异类,但如果是上海来的,我会很提防的...

Post by aurora on 2007, November 13, 11:2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引用 民族 说过的话:
作为一个大汉族主义者……上面讲到的上海的那个事情,我要替汉人喊冤那,上海人瞧得起谁呀?我们这些外地的汉人他们同样瞧不起,这种事大家都知道,不要把帽子扣在所有汉族人的头上吗!
去你的大汉族主义者,大言不惭说出这话,人人当而唾之!别提上海人排外的事情,一来排外非上海人专利,大汉族对少数民族皆如此;二来上海人排斥外地汉人跟排斥少数民族有着有着根本区别,排斥外地汉人,是把你当成乡巴佬看了;排斥少数民族,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种。乡巴佬的你跟上海人的心是一样的,只是多一些让上海人瞧不上的乡巴佬的习性而已。

Post by ESSE on 2007, November 13, 11: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though i am Han, i reckon the first commentor is an absolute racist. Totally a victim of the CPC propaganda.

Post by JT on 2007, November 13, 9: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大言不惭,愚昧思想,很可怕的民族。(校正)

Post by jiojo on 2007, November 13, 6: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上海人至少会让你们住旅馆,区别就在这里。还有个别人玩炸弹不能嫁祸于一个民族,如你说指维吾尔1000多万人口都十万炸弹的咯?

就是因为你这种人,破坏和民族的团结。鼠目寸光,一只老鼠害了一锅汤。还自命“一个大汉主义者”,说不客气,像是希特勒的弟弟。大言不惭,没有愚昧思想,很可怕的民族。

Post by jiojo on 2007, November 13, 6:2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作为一个大汉族主义者,我承认王先生说的事情基本属实!
但是还是有一些片面,比如这位穆合塔尔先生的这种请愿的方式是和平的,不能代表他们那个民族(维吾尔)也是和平的,拿来和藏族比一比差距就非常明显。歧视不是玩炸弹的理由!为什么搞圣战就维吾尔,那回回,哈萨克他们为什么就不搞内? 想起前天毙的那三个他们的确死有余辜!
当然汉族人确实应该调整一下心态,人人生而平等!
但是那些搞圣战的,他们的心态是不是也该调整调整了(这里还牵扯到历史宗教因素),中国的民族关系应该是互动而不是零和。
上面讲到的上海的那个事情,我要替汉人喊冤那,上海人瞧得起谁呀?我们这些外地的汉人他们同样瞧不起,这种事大家都知道,不要把帽子扣在所有汉族人的头上吗!
还有请王先生关心一下维吾尔小偷的问题,那些人实在是太猖狂了,掏别人的包还不说,被发现了就和别人动刀子,那警察看到了也不敢管,诶哟害死人那!!!!!!!!!

Post by 民族 on 2007, November 13, 4:4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