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旧文重贴:在哲蚌寺

 


在哲蚌寺

1、
又到哲蚌寺了。寺院的每一处都让我欢喜。那种气味。那种折射的光线。那种红颜色。让我随时都生起与前世相关的感情。

格列的小屋是在一个院子里。很干净。很安静。有一点点绿的草坪上长着两棵大树。两棵小树。大树上有鸟巢。麻雀在唧唧喳喳地飞来飞去。小树是桃树。开着八九朵桃花。格列说到时候就会结桃的。我不敢相信。那么细、那么矮的树枝上竟会结桃?真是奇迹。

暖暖的阳光洒在这个院子里。不高的土墙外就是夏天展佛的山。那时候会是怎样的激动人心啊。无比美丽的唐卡。在清晨的阳光中缓缓打开。绽放淡淡的、静静的微笑。拈花一笑。有一次,就在喇嘛们的齐声祷告间歇,响起了另一个宗教的颂歌。另一种悠扬。另一种清凉。那是另一种天籁。寻声走去,看见几个金发碧眼的异国人,低头接受喇嘛献上的哈达。
 
此时坐在有鸟巢的树下喝茶。不想离开。但寺院不会留下女人。想起记忆中的那些寺院。喃喃地说起。八邦寺。白玉寺。噶陀寺。还有不知名的小寺院。唉,天宇噶陀。它在高山上,云雾里,往昔成就者披着红袈裟飞翔的传说中。莲花生的金刚座。修行地。被说成是空行母的康珠玛。我是世间的,还是出世间的?

“啪”一下。什么东西落在头上?伸手一摸。鸟的稀屎。绿的。但不臭。问格列有什么寓意。孩子似的格列很调皮,说这就是加持。谁加持我?是不是在提醒我,从前也像鸟一样,终日在寺院的上空盘桓?

2、
朱瑞突然生起一念。她要从昌都搭车去德格。然后是甘孜。炉霍。道孚。康定。二郎山。那是我走过的路线。一路的无法形容的美啊。这个担心再不走一回就老了的汉族女人。她很想赶在从此一别之前这么走一回。哈尔滨,她的家。往后就是加拿大了。她难过地说,可我很想住在这里啊。为何天文历算所的卦,说我不适宜留下呢?她几乎要哭了。

3、
去一个刻经版的小扎仓。长长的、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两边耸立着石头垒成的僧房。顶上夹杂着和袈裟一样红的贝玛草。每走一步时间减缓一分。更像是后退着。退到很早以前。朱瑞说,有本书上讲,我每次去哲蚌寺,都觉得回到了一千年以前。格列不解。一千年?我们寺院明明只有五百年嘛。

小扎仓也是一派寂静。涂满了酥油的门紧闭。小心翼翼地上楼。那似乎通天的梯子让我叹息。我走过多少这样的梯子?这样高,这样结实,这样没有止境。为什么永远走不完?

绘满天女和吉祥八宝的长廊。壁画之间涂着黑边的窗户和飘着“镶布”(一种装饰布帘)的门扇。狭窄的天井。明与暗。有一瞬间,我的心一阵紧缩。因为我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几个月前,那身影与我相伴,走过卫藏和东藏的多少这样的长廊。我们如影随形。我们如胶似膝。可我现在已经不想再看见。不想再见却还要看见,这该有多么无奈啊。

于是离开扎仓。随意走。不是曲径通幽,就是豁然开朗。甚至是柳暗花明。真的是这样。那辩经院里开满了一树树的桃花。桃花盛开的辩经院。粉白的花朵。绛红的喇嘛。青石板。当微风拂来,花瓣飞扬,不在世俗中的人儿舞动念珠,双手击节,口若悬河。显然我们需要眼前幻现如此美景。

4、
洛桑云丹,这个清清秀秀的喇嘛竟然令我有点心慌。不。不是这样。怎么可以说心慌?最多有一点点异样而已。

清秀尚在其次。那种眉宇之间的沉静。那种举止之间的优雅。沉静和优雅。为此可以让我在一百个人里面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也仅仅是吸引。然后加以稍微多一点的关注。因为他是一个受了比丘戒律的喇嘛。所以那次在辩经法会上给他拍的照片最多。

格列说,后来喇嘛们都要问,为什么把你拍的那么好?他们指的是有一张照片,蓝天白云下,一条苍黄的转经路上,沉静而优雅的洛桑云丹如玉树临风。

我知道洛桑云丹喜欢我。但这种喜欢绝对不是那种喜欢。一丝一毫也不是。换句话说,是一种由衷的欢喜。他看见我就欢喜。但神情没有一点异样。我深信他的心里也没有。所以应声开门的他一脸静静的喜悦,一手展开绛红的僧衣静静地说,请到屋里坐。

喇嘛的家都很简单。只有经书。唐卡。上师的相片。酥油灯。净水碗。藏式的小床和方桌很适宜静思冥想。不过洛桑云丹还多一样。在他的袈裟里还裹着一只沉睡的小猫。当他说起小猫,我看见了我见过的喜欢和欢喜。在特意添上的新鲜的牛奶茶里,我也看见了。

朱瑞问他现在学什么。学完了这个学哪个。学哪个又要学多久。等等。他一一回答。最后笑道,一直学到死,一直学到觉悟,一直学到解脱。在他的笑容里,我明白了沉静和优雅从何而来。
 
洛桑云丹的屋外是片平缓的山坡。山坡上一棵桃树此时桃花绚烂之极。鸟的叫声依稀可闻。在与他告别时,他指着山坡说,夏天来吧,我们去那里过林卡。当然。当然要来的。我对这个沉静的优雅的喇嘛说。

2001年3月于拉萨

图为六年前冬季辨经法会上的哲蚌寺僧人。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65.54 K
尺寸: 400 x 288
浏览: 6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0.02 K
尺寸: 400 x 310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7.19 K
尺寸: 400 x 305
浏览: 1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25.27 K
尺寸: 400 x 187
浏览: 2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6条记录访客评论

为西藏发生的事件悲哀,更为火炬传递中发生的事情悲哀。
那些议论西藏、议论中国的人,真的了解并且有资格议论吗?
如果奥林匹克都成了政治的角力场所,如果试图用毁坏奥运来达到似乎是正义的目的,这样的行动还有正义吗?世界上还有什么,是需要尊重、是不可用作手段来达到某个特定目的?

Post by 游客 on 2008, April 12, 1:0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redfeather ,你看,我博客上来了不少不速之客,声色俱厉的,让我差点,没看到你的留言。你爷爷的父亲娶的那个堪布的女儿是藏人吗?如果是,那你也有藏人的血统了。
不知道现在的哲蚌寺还有没有布里亚特的殿,但听说有内蒙来的蒙古人在学习。
你爷爷的父亲也是一代奇人啊,他陪同的那个俄罗斯的喇嘛是不是就是写《佛教香客在圣地西藏》的蒙古人崔比科夫?不过都把他说成是俄国学者,似乎也有书中把他说成是俄国特务。当然他自己也自称是为俄国地理学会工作。以前和你说过,或许你爷爷的父亲也是随后与他一块儿到拉萨的……很有意思的经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21, 1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贝加尔湖以西的----更正,以东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November 21, 12: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好几天没来这里看了,很想念唯色姐姐。

这次回家乡见到了大爷给我讲了一些我爷爷的父亲的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1887年他出生在俄罗斯贝加尔湖以西的浩日地方。幼年出家,后来在1910年左右在藏地和布里亚特之间从事贸易。以俄罗斯的快枪换取佛教用品回去兴建庙宇。来往多次。
在拉萨娶了一个堪布的女儿,生养有两个儿子。

我还听说现在的哲蚌寺还有布里亚特的dasan(殿的意思).

关于去日本的事情是我记错了,他不是跟达赖喇嘛去的,而是在1927年陪一位俄罗斯的喇嘛扎萨克(官职),经蒙古、甘肃、青海、到西藏,从那里去了尼泊尔,印度,坐船到了斯里兰卡,到新加坡,菲律宾,台湾,杭州,日本的好像是广岛到的海参崴。这在俄罗斯的档案里有。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November 21, 12: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1.在前几年CNN的一个节目里,主持人问达赖说别人把你当活着的神你自己怎么看(大意),面对西方观众,达赖说那种想法是荒唐的,我是一个普通的佛教和尚。但是这个普通佛教和尚,在班禅转世灵童的寻找上却成了西藏人心目中具有神性的活佛。所以现在有两个转世的班禅,一个是老班禅的人马找的被中国政府认可的,另外一个是达赖喇嘛找的。达赖在他的追随者和在具有现代观念的西方观众面前有两副面孔,这是俺第一次发现达赖是个不诚实的人。

2. 日本恐怖分子、邪教奥姆真理教头子麻原彰晃是希特勒的崇拜者,又属于达赖密友的圈子,是达赖在印度营盘的座上宾。达赖曾给他书写了随身携带的两份文件——至为庄重的推荐书。达赖在文件中推崇“麻原大师”是“有资格的宗教导师”,要求“日本政府给奥姆真理教应得的免税地位和恰如其分的认可”。对于麻原彰晃及其邪教的罪行,达赖至今缄口不谈。

在一个讨论邪教的专题节目中(不记得是那个台),放到日本“奥姆真理教”部分,提到教主麻原彰晃曾到印度会见过达赖喇嘛。达赖否认有这回事,但是他们的会见被录了象,电视上反映了一遍。

http://www.american-buddha.com/atrimond47a.jpg

希望各位施主不要说这个相片是电脑合成的。。哈哈

3) 达赖与纳粹的关系

  纳粹对西藏有特殊的兴趣,以为心目中的纯种亚利安人王国与西藏有特殊的联系。纳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曾于1938年派遣了以恩斯特·塞弗尔(Ernst Schafer)和布鲁诺·贝尔格(Bruno Berger)为首的“党卫军塞弗尔考察团”赴西藏考察。1939年8月,考察团回到德国受到希姆莱隆重的欢迎,希姆莱向塞弗尔颁发“党卫军骷髅戒指”和“党卫军荣誉剑”。1943年1月16日,纳粹在慕尼黑大学设立了斯文·赫定学院落成,塞弗尔被任命为院长。同天,赛弗尔1939年在考察中拍摄的影片《西藏秘密》首映。与塞弗尔一道赴藏的纳粹骨干分子贝尔格后被提升为党卫军冲锋队大队长,1971年作为纳粹战犯受审,1998年死去。在1980年、1990年,贝尔格还两次会见达赖,二人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交谈。期间达赖曾经致函智利总统皮诺切特,要求赦免贝尔格的罪行。

  达赖与奥地利的海因里希·哈勒关系密切。特里蒙迪夫妇说,哈勒是证据确凿的纳粹分子。其50年代从西藏回奥后至今,一直利用各种手段美化达赖和攻击中国政府。这在西方几乎人所共知。达赖至今和哈勒保持密切交往。面对人们的质疑,达赖在1997年的一次答记者问中辩护说:“我当然知道,海因里希·哈勒的德国背景,而且是在那个时期,当德国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作为忏悔人站在全世界面前的时候。但是我们西藏人由于传统的关系总是为咬输了的狗(Hunderdogs Parter)所感动,并因此认为,德国人在40年代末已经受到盟军的足够惩罚和屈辱。”

  达赖在周游世界的旅途中曾多次在智利和其他地方会见米格尔·谢拉诺(Mignel Serrano)。谢拉诺是智利纳粹党的头子,曾任智利驻奥地利大使。当达赖出逃到印度时,谢拉诺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外交官到印度边界去迎接达赖。达赖为此还赠给他一只名为“它拉”的藏獒。这个谢拉诺是个狂热的希特勒分子,他在1978年还著书把希特勒称为神的化身并宣称,希特勒没有死,仍在南极的一个地下基地靠飞碟上的巨大舰艇夺取对全世界的统治权。

4)1998年,当印度核试验加剧了印巴紧张局势时,达赖说:“认为少数国家可以据有中子武器而世界的另一些国家不可以的观点,是不民主的。”达赖还称赞美国政府攻打阿富汗的合法性。他说:“我在此刻很惊讶也很赞赏,比起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比起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来不同”,他说美国方面,“在选择打击目标时,非常非常小心。”这位所谓的“和平”人士,真令人极为陌生。事实上,“藏传佛教也好,藏人的历史也好,达赖喇嘛这位和平亲王也好,还是流亡藏人的政策也好,从原则上讲都不是和平的。”

5)不丹70年叛乱:达赖派人谋杀不丹国王,其亲兄直接参与

令人发笑的是,达赖的民主却不用在僧侣内部不同派别间的矛盾(Shugden反对达赖、班禅派)。这种内部的矛盾肯定有利于汉人政治上的利用,但却不是由他们而是由达赖引起的,达赖流亡在外仍然残酷镇压Shugden的追随者。

所以我认为:
要是达赖只是作为一个政治领袖,那样这些下流手段都是可以理解并接受的,世界上的政客都这么干,但这也否定了他称神的权利或者那些西藏喇嘛拜他为神的迷思,因为我不认为一个所谓的圣人会做这些不当的行为。

现在达赖和中共之间就像:原来森林有一个老虎,众等弱小都受它的胁迫。一个狮子来了把老虎赶跑,继续压迫弱小的动物。。 于是小动物们说:还是老虎好呀,至少人家脑门上有一个“王”字,那证明上帝决定只有老虎能压迫我们(因为老虎是神),而没有狮子的份儿(因为狮子不是神)。

Post by 海和老人 on 2007, November 4, 9: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引用 redfeather 说过的话:
几年前的事情了,几年时间其实不长,可人却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不知道唯色姐和各位朋友有没有这样的心境!?
欢迎大家去我们的布里亚特论坛看看!借唯色姐的地方打个广告,想来她也不会怪罪!嘿嘿
www.buryat.org
redfeather ,好久不见,如隔千秋(其实前不久见你留言过,呵呵)。嗯,是啊,都两年了,变化是与日俱增的,就像勇气一样。看到布里亚特论坛了,很精彩,保存了,会常常去的。。。

    咳!这个布里亚特论坛哪天要是不复存在了怪不得任何人,是布里亚特人自己毁了这个论坛。还打个广告!无语咯!

Post by 民族 on 2007, November 3, 8:4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redfeather 说过的话:
几年前的事情了,几年时间其实不长,可人却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不知道唯色姐和各位朋友有没有这样的心境!?
欢迎大家去我们的布里亚特论坛看看!借唯色姐的地方打个广告,想来她也不会怪罪!嘿嘿
www.buryat.org
redfeather ,好久不见,如隔千秋(其实前不久见你留言过,呵呵)。嗯,是啊,都两年了,变化是与日俱增的,就像勇气一样。看到布里亚特论坛了,很精彩,保存了,会常常去的。。。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2, 11: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问好 jamyang !扎西德勒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2, 11:4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喇嘛终于来这里了,还修理东部人呢吗?现在你们锡公社的老乡也成了中共的文化玩偶了,至少我以前在内坛也预言过,得,enjoy it!

Post by choibalsan on 2007, November 2, 10: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几年前的事情了,几年时间其实不长,可人却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不知道唯色姐和各位朋友有没有这样的心境!?

欢迎大家去我们的布里亚特论坛看看!借唯色姐的地方打个广告,想来她也不会怪罪!嘿嘿
www.buryat.org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November 2, 8: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中共強行拆毀西藏阿裏蓮花生大師佛像
西藏之聲
2007/10/31
------------------------------------------------------------------------

(博訊北京時間2007年10月30日 轉載)

挪威西藏之聲10月30日報導:中共當局於今年九月份強行拆毀了位於西藏阿裏地區普蘭縣拉青鄉的一尊大型蓮花生佛像。在拆毀這尊佛像之前,中共當局嚴密控制外國遊客和當地藏人的行動自由。

近期從西藏流亡抵達尼泊爾西藏難民接待站的一名西藏婦女向挪威西藏之聲透露,中共當局在拆毀佛像的前一天,在拉青鄉部署大量的武警人員,嚴密控制當地藏人和外國遊客的行動自由,並強行要求外國遊客刪除所拍攝的有關蓮花生大師佛像的照片。

消息人士還表示,拆毀佛像的當天,大約有三百多名中共武警和公安人員到現場進行巡邏,當局利用推土機推倒最新塑造的蓮花生大師佛像,並取出佛像內裝藏的各種被加持過的珍貴佛物後,將拆毀後的佛像殘餘就地挖坑,埋在地低下。

消息人士繼續表示,塑造這尊佛像曾花費了三十多萬元中國人民幣。中國政府在口頭上宣稱西藏人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但實際上剝奪藏人的信仰權利,並摧毀西藏宗教建築物和佛像等,這種行動卻引起當地很多藏人的強烈不滿和反對。

Post by jamyang on 2007, November 2, 8:4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看著喇嘛們無辜的眼神,我心就痛,為什麼連好好的修學佛法都變成不可能,這裏可曾是佛教聖地啊!
到現在為止,我還無法想像「西藏」怎麼會變成中國的一部份。「西藏人」活得像狗一樣,滿街都是醜死的簡體字,藏文到那裏去了。為了修學佛法我千里迢迢到印度學藏文,拜藏人為師,我心中的「藏人」可是無比的神聖,但到了西藏,漢人卻如此渺視藏人,我心中無比憤慨。就算「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也應該尊重藏人的文化、語言、文字,尊重藏人的人權,你們不是說過五族共和嗎?漢、滿、蒙、回、藏如同弟一樣嗎?你們看看唯色的部落格,每天有中國人化許多名字留言搗亂,就知道漢人多麼不尊藏人了。

Post by jamyang on 2007, November 2, 7: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美国知音藏语电视将把美国国会金奖授予仪式的实况及有关节目制作成 DVD 免费赠送给观众。如果您想得到一个免费DVD 的话请寄给我们你的地址。
电子邮件可传到:
Tibetan@voanews.com 或
kunlengvoa@gmail.com.

如果写信话我们的通讯地址是:
北京邮政信箱9171号,
邮政编码是100600

Post by 知音 on 2007, November 2, 12:5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看你的旧作,想起自己的一首旧作。写于大学二年级!

我们最好点上所有的酥油灯
最好忘记所有的痛苦

因为今天早晨
我看见了哲蚌寺的阳光

走在这些阳光的中间
我会发现自己的灵魂
像一朵天空中飘来飘去的云

2001-9-14

Post by 黑人 on 2007, November 1, 11: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傳教宗打算十二月在教廷會晤達賴喇嘛
中央社

     義大利的通訊社今天報導,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打算十二月在梵蒂岡正式會晤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此一會面可能使教廷與中國的關係更加冷淡。

     達賴喇嘛最近與德國總理梅克爾和美國總統布希的會晤,曾招致北京抨擊。

     「美聯商業新聞社」和「義大利新聞社」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的話說,教宗打算十二月十三日會見達賴喇嘛。

     本篤十六世一年前曾會晤達賴喇嘛,但是梵蒂岡堅持那是一項「私人」訪問。

Post by TNews on 2007, November 1, 10:5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当时在博客上贴这篇散文时,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回复。下载保存了,此时再贴出……

redfeath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5-8-21 7:00:00
我们到达是在7月间,每天下午的拉萨都会下一场急骤明快的雨----就象那牧羊姑娘的脾气,把天空荡涤成一块蓝宝石。

听说以前蒙古各部落的办事处(现代的说法)就在那里,我们布里亚特人在哲蚌寺也有自己的佛殿。从遥远的贝加尔湖畔到达这里的人们就聚集在那里。先来的和后到的,述说着家乡和亲人,打算着旅程的种种细小。那是一个多么温馨的回忆啊,而现在我们只能住在市区的招待所,然后坐小巴到山下,去朝拜那现存的,或恢复了的众神殿堂,去凭吊那根据记忆追寻的遗迹。山势蟠延,风旗招列,记忆也随着山风和拉萨的白云吹散,似乎不愿意留下一点痕迹。想来让人遗憾,这个地方以前同我们是那么的亲密,那个zanabazar的坐骑骆驼下羔的大石头还在,听说拉萨南面那块刻有他咒语的山崖也依旧。

但我们这些后人却已经成了游客。依然是来自遥远的蒙古。

oser发表评论于2005-8-21 23:28:00
红羽毛,这段文字真美,契合我意啊。是的,曾经从书上也从拉萨老人的口中,听闻过布里亚特人在拉萨许多佛殿留下的踪迹。我现在想不起来哲蚌寺那位“索波”(蒙古)喇嘛的名字了。事实上,蒙古人和图伯特人早已经有了一种类似血缘的亲密,超过其他民族。这是宗教带来的。

前不久,我的一位好友去外蒙旅行,给我带回一本经书,做得和西藏传统经书一模一样,只是更小,袖珍版的。好友说,外蒙的寺院很多,几乎村村都有寺院,而每座寺院里据说都供奉着达赖喇嘛的照片。蒙古人的家中也一样。当他们听说我的好友是藏人时,都分外亲切。

redefeath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5-8-22 0:41:00
传说中我爷爷的父亲曾经是个喇嘛,他使用驼队往来与俄罗斯和西藏之间。用俄罗斯的武器换回所需要的宗教用品。在现在俄罗斯的布利亚特地区建起了一座佛寺------ivolgin dasan。几乎是以一个人之力。上次我父亲去那里见到了他爷爷从拉萨带回来的一件宝衣,用人骨,象牙和宝石串成。当时这件物品刚刚从莫斯科的博物馆里被还了回来。而另外那些精美珍贵的佛像早已被融化用来制造了子弹。所幸,佛殿作为博物馆而留了下来。听说当时这个寺庙的建筑设计是在拉萨完成的,作好模型,我的太爷爷把它用骆驼驮回了故乡。父亲赞叹于这其中所花费的工夫。

“事实上,蒙古人和图伯特人早已经有了一种类似血缘的亲密”---------对我来说就是这样。当时听说他在拉萨取了一个西藏女人。他最后一个人回到了蒙古自己的家乡。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别人不得而知。后来的情况是,50年代的时候别的布里亚特喇嘛曾经看见过他的儿子,当时是两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经常来哲蚌寺的布里亚特佛殿作佛事。后来布里亚特喇嘛们都被送回了原籍。之后又是一段混乱的时代。他们到底有没有躲过那场灾难,最后都怎么了也就没人知道了。爷爷在世的时候曾经试图联系,但一直没有成功。可能他们本人早已不在了,但他们的后代必定还在,在拉萨或西藏的某个地方,是否还记挂着我们,想起那曾经的故乡。

我在拉萨时时能想起,这里的某个地方可能就有我的亲人在生活着。住在藏楼里,喝着酥油茶,善良祥和的对待着我们这样的外地游客。

oser发表评论于2005-8-23 9:59:00
你的记述让我在脑海里寻找已经变得模糊的那个布里亚特喇嘛,终于想起来了,是那个写《佛教香客在圣地西藏》的蒙古人崔比科夫。不过都把他说成是俄国学者,似乎也有书中把他说成是俄国特务。当然他自己也自称是为俄国地理学会工作。重又打开这本书,崔比科夫开篇即说:“1899年11月25日。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前往喇嘛教圣地朝圣的布里亚特喇嘛香客,雇了四峰骆驼,和一帮来库伦出售大米和稷的阿拉善蒙古人一起动身离开了库伦。”或许你爷爷的父亲也是随后与他一块儿到拉萨的,或者他俩在拉萨时结识……有趣啊。

我要重新看一遍这本书。这是因为你讲述的故事,似乎已经使这本书变得不遥远、不隔膜了。

听你说起在俄罗斯幸存的布里亚特佛寺和那些被熔化成子弹的佛像,这里面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啊。而你爷爷的父亲,他又是怎样一个人呢?那简直是一部长篇小说了。

达赖喇嘛的兄长当采仁波切在《西藏:历史·宗教·人民》中写过一段话,容我转录于此:“土登嘉措(指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前不久发出预言,外蒙古一座寺院的高级活佛被GCD杀害,寺院被关闭,禁止人的祈祷,喇嘛们被迫参军。十三世达赖喇嘛说这一切不久就要降临到西藏,我们对此应做好准备。他告诉我们,将来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西藏没有达赖喇嘛,没有班禅活佛,所有其他活佛都将死去,不允许任何人寻找他们的继承人。我们远古的一切记忆都将被湮没,土地和财产将从拥有者的手中被掠走。将出现饥馑,将出现一段恐怖时期。为防止这即将来临的时期,我们应该做好充分准备,增强物质抵抗能力,增强精神力量,纯净我们的精神生活。这是土登嘉措于1933年五十八岁圆寂时所作的预言,二十年后,这个预言变成了现实。”

redfeath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5-8-23 22:52:00
据说我爷爷的父亲曾经当过达赖喇嘛的卫兵,当时他由一队布里亚特喇嘛卫队保护离开了拉萨踏上逃亡之路.他据说曾跟着达赖喇嘛到过日本等很多地方.

他是喇嘛专业是"昭赤",好象就是比较注意咒语法术之类的那个专业吧.

他还娶老婆, 也不知道这在当时允不允许?

redfeath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5-8-23 22:59:00
当时达赖喇嘛的老师是个布里亚特人,所以他身边当时很多布里亚特。

据说达赖喇嘛90年代去布里亚特的时候曾经去看过他老师的故居。那里到现在还有他的纪念碑。

redfeather(游客)发表评论于2005-8-23 23:11:00
 
当时时事混乱,在用驼队来往与俄罗斯和西藏之间难免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那里有很多关于他的故事。说他怎么制服了对他有企图的土匪,怎么在一个树林里生的篝火,吃完了手把肉,把剔干净的骨头仍向天空,又怎么抬手就是一枪,把骨头打断了。那藏在阴暗处的土匪看到这里怎么悄然退走的等。

故事听起来很有西部色彩。

oser发表评论于2005-8-24 0:10:00
唉,真的是好故事啊。是写成小说的好故事。不过,十三世达赖喇嘛没去过日本,两次逃亡,一次逃到北京,一次逃到印度。或许你爷爷的父亲都有随行过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November 1, 11:4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