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软禁僧人9天,至今仍被监控—来自拉萨哲蚌寺僧人的口述


软禁僧人9天,至今仍被监控——来自拉萨哲蚌寺僧人的口述

   (原文藏文,汉文译者:AXI,由唯色提供)
  
   我们的寺院——哲蚌寺一直受到中国政府的强压,最近的事件并非因反对中国政府而起,只因基于争取中国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益,却被大扣“政治帽子”。
  
   2007年10月17日,当美国国会向达赖喇嘛颁发金质奖章时,与中国政府对西藏所有地区进行严格管制一样,当局下令禁止哲蚌寺僧人举行日常法会,禁止各地信徒前来寺院朝觐。
  
   这天早上,我们僧人为了表示庆祝,打算用白粉浆粉刷寺院拉康(佛殿)和扎夏(僧舍)外墙。正在准备涂料和容器时,被警察包围,其中一位僧人刚拿到搅拌涂料的工具,立刻遭到一个警察打来的耳光,紧接着又遭到拳打脚踢的毒打。
  
   由于我们僧人一哄而上,警察退到了角落。于是我们开始搅拌涂料,热热闹闹地粉刷墙壁。但没过多久,大约上千人的武警部队闯入寺院,占领了哲蚌寺里里外外的所有区域。此后,大约有500余名武警,在哲蚌寺的停车场上,手持枪械进行军事演练。
  
   当日,不仅禁止了信徒和游客朝觐、参观寺院,而且禁止我们僧人走出寺院。就连晚上上厕所时,都有军人用手电照着我们的脸押送我们到厕所。虽然自来水龙头就在每个康村(寺院僧侣建制中的单位,一般按僧人家乡的区域划分)门口,但打水时仍被军人跟踪。也就是说,从早到晚,24小时,我们都被军人监控着。甚至有三天,禁止我们僧人去寺院自己开的食堂吃饭。这种情况如果再继续几天,寺院内的僧人将面临饥饿的危险。于是,三天以后,我们才被允许前往食堂吃饭。在此期间,一些僧人甚至连开水都没办法烧。
  
   针对来自西藏偏远地区的朝觐者和从内地来的游客,当局对他们用“僧人们都放假回家了”的谎言阻止了他们。而且通向寺院的路口被红白相间的锥行塑料封着,还立了“前方施工,车辆绕行”的牌子,穿交警制服的人在守着,外人来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无奈的信徒们只好在山下,面朝寺院磕完若干等身长头便回去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九天。
  
   目前,大规模的武警部队已经撤离寺院。但寺院的每个角落都有监视者,明暗无处不在的监控着。如寺院周围的树林和果园中,到处可见三三两两的武警士兵在监视僧人是否准备外出。从26日下午开始,寺院内开始出现了一些少量的远地来的朝觐者。但路口和寺院门口还是有便衣在盘问。总的来说,我们的寺院仍处于高度控制状态之中。(2007年10月27日)

【博闻社 北京时间:2007年10月30日23时03分 发布】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3.69 K
尺寸: 400 x 297
浏览: 69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21条记录访客评论

"西藏的富裕是从哪来的?"

No answer?

Post by ni on 2008, March 10, 7: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西藏的富裕是从哪来的?

Post by lala on 2007, November 4, 9: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恐怖又一次席卷着我们可爱的家乡-西藏大地。一个美国国会的金制奖章就那么可怕吗?用的着出动军警吗?不要太蠢了,现在的世界不是上一世纪50年代,现在的人民也不是上一世纪50年代的人民,见的多了。


是的,现在的西藏人民绝不是上一世纪50年代以前的农奴了,绝不会受任何国家、任何人的奴役了,现在的西藏更加富裕美丽可爱了。

Post by 雀帮 on 2007, November 4, 2: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恩,想问问各位藏族人士,嘉瓦仁波切近日在美国的发言以及这两年来的各种讲话,无不显示了他老人家想和中共妥善解决西藏问题的倾向。可是情况是这样,每当仁波切他老人家访问一个地方之后,因为这样的事情是比较被人所关注的,当地的媒体就开始“关注”西藏人权问题。而通常西方媒体所用的词汇是“黑暗,没有人权”。
抛开西藏自治区的真实不说,这样的报道和形容,是否会给中共造成仁波切对他们说一套,对西方媒体说另一套的错觉呢?

Post by heihei on 2007, November 4, 8: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那些愚民最可怜

Post by redfeather on 2007, November 2, 10: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多維新聞網
明報/昨天是藏歷9月22日﹐即西藏傳統的宗教節日“降神節”﹐大批藏人到寺廟轉經和燃香。鑒于最近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剌嘛在國外展開連串活動﹐有藏民以隱晦的宗教方式表達慶祝﹐當局為防止發生意外事件加強保安措施。(chinesenewsnet.com)

昨天﹐天還沒有亮﹐就有大批藏人到拉薩的大昭寺轉經和燃香﹐今年朝拜的人數特別多。當地消息稱﹐由于不久前達賴喇嘛接受美國國會頒發的金質勛章﹐並會晤了加拿大總理哈珀﹐受到很高的禮遇﹐藏民為之感到驕傲。由于不可以公開慶祝﹐藏人只可以用這種隱晦的宗教方式來表達。

Post by TNews on 2007, November 2, 10:0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完全支持「可怜」的說法

Post by 金剛 on 2007, November 2, 9:3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是啊,说得没错,藏人是很可怜,遭受一个邻居大国的专制压制,连庆祝一个不值得庆祝的奖都要付出人身的代价;只是,这个专制者更可怜,对这样一个不值得庆祝的奖如此看重,可怜的藏人要庆祝一下,都让专制者气得暴跳如雷,大动干戈。王红啊,你说到底谁更可怜?!

Post by 可怜 on 2007, November 2, 12: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其實蠻可憐,達賴喇嘛獲得美國一個獎,有什么好值得慶祝的。

Post by 王紅 on 2007, November 2, 12: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The Voice of Taiwan
關心西藏前途 西方領袖相繼公開會達賴    

時間: 2007/11/01
撰稿‧編輯:季 平         新聞引據:採訪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日前訪問加拿大,加拿大總理哈柏展現了將人權問題置於貿易事項之上的立場,公開會見達賴喇嘛,為加拿大政府官員和達賴喇嘛之間的互動創下先例。西方國家領袖最近不約而同地抗拒北京的壓力,公開會晤到訪的達賴喇嘛,顯示達賴喇嘛和平追求西藏自治的主張,贏得世界大國的堅定支持,西藏當前所面臨的困境,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和關心。 ◎ 無視北京抗議 外國領袖相繼公開會達賴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10月28日到達加拿大訪問,加拿大總理哈柏隨即在10月29日公開會晤達賴喇嘛,就人權、西藏的歷史以及西藏人民的困境等議題,廣泛而且坦誠地交換意見。這是加拿大總理首次公開會晤達賴喇嘛。

  哈柏的舉動引起北京方面的強烈不滿,而在哈柏之前,澳大利亞總理郝爾德、德國總理梅克爾和美國總統布希,已經在今年先後公開會晤了達賴喇嘛,美國國會並且頒發象徵民間人士最高榮譽的「國會金質獎章」,表彰達賴喇嘛多年來對和平、非暴力、人權以及宗教理解,所作出的持久和傑出的貢獻。

  ◎ 北京利誘策略失敗 西方關心人類文明

  達賴喇嘛過去出訪時,也曾經和一些外國領導人有過近距離的互動,但礙於北京的干預,這些會見通常僅屬於私人性質;然而,最近幾個月來,西方國家領袖不再理會中國政府的抗議,和到訪的達賴喇嘛進行公開會晤。這些西方大國領袖何以改變作法?這種轉變又有何深意?

  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發言人達瓦次仁表示,西方國家對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但是6次直接對話都沒有突破,他相信,這是導致西方國家領導人改變作法的重要因素之一。他們以公開接見達賴喇嘛,展現對達賴喇嘛和平解決西藏問題主張的支持。

  達瓦次仁說:『明眼人可以看得出來,中共說達賴喇嘛要搞獨立等等,所有的這些都是由於中共為了要統治西藏,需要樹立一個敵人,所以,不管達賴喇嘛怎麼做,當中共需要把達賴喇嘛作一個敵人的時候,不是你做得好不好、或者你是不是表達清楚了,而是因為對方的需要,這個全世界應該基本上可以看到,所以,我認為,這個表現了世界上的一些國家對,(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的一種支持,以及對達賴喇嘛的和平、非暴力以及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的支持。』

  達瓦次仁又說,西方國家領袖的舉動反映了,他們仍然高度重視自由和人權等價值,也讓西藏流亡政府受到很大的鼓舞:『這些人的行為就表明了,中國政府像以前那種通過經濟發展、以及通過給予經濟上的一些特別的政策、或者特別的一些利益,來誘惑西方國家,放棄對中國境內或民族的一些侵犯人權、侵犯民族的一些正義的議題,對這些的關注,試圖迫使西方國家放棄這些努力,肯定證明已經失敗了。也就是說,西方國家作為整個人類現代文明的人權、自由等這些觀念的發源地,西方社會對於人類這一切的推動,還是不遺餘力的。』

  ◎ 藏獨糾葛 北京與達賴心結難解

  達賴喇嘛在國外受到高規格接待,西藏人民十分振奮,北京當局則是高分貝地抗議。達賴喇嘛雖然不斷強調「無意尋求西藏獨立」的立場,北京方面仍舊認定他是分離主義分子,其中的癥結令人不解。

  台灣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榮譽教授李本京指出,達賴喇嘛一再表明,他沒有獨立的想法,也絕無獨立的立場,他希望西藏能夠和香港一樣、實施一國兩制,但北京方面始終認為,達賴喇嘛並非是真正地擁護一國兩制。

   李本京說:『對北京來講,他們一直懷疑,達賴喇嘛這樣講是真心的或假意,因為藏獨這個團體跟達賴喇嘛是連在一起的,很難把它切割的,所以,假如達賴喇嘛不能把他自己跟藏獨之間的關係,做一個明白的切割,總是沒有辦法得到北京政府的誠意。』

  至於中國政府持續指控達賴喇嘛煽動反中情緒一事,李本京認為,這也和藏獨有關,因為,藏獨的一些舉動在北京和達賴喇嘛之間形成了障礙:『我想,就是因為他(達賴喇嘛)到很多地方去的時候,藏獨一方面表示歡迎他,另外一方面,就藉著達賴喇嘛來的時候,對北京政府做出非常激烈的一種抗議、或者是負面的一種說法,所以,讓北京覺得,他到任何地方去,就會引起一部份藏族同胞對北京政府的不滿,所以,這個心結我相信很難切斷,對雙方都相當不利的一種作法。』

  ◎ 根據中國憲法 追求民族區域自治

  10月17日,達賴喇嘛在美國國會的頒獎儀式上表示,他沒有所謂的「隱藏議程」,不會追求西藏獨立,西藏人民要求的只是「有意義的自治」。達賴喇嘛同時強調,中國是一個多元族裔國家,要促進社會和諧,就必須平等對待各族人民,肯定各族群的自我認同。

  對此,達瓦次仁提出了進一步的說明。他指出,有關民族區域自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白皮書都有明確規定,西藏所要求的是,根據中國憲法的規定進行自治。

   達瓦次仁表示:『從西藏民族的角度來講,西藏民族更注重的是,維護自己民族的特性,我們要維護自己的民族,以及我們要繼承和發揚或者是傳承我們自己的民族、宗教、文化、語言、文字,那麼,對於從這樣的一種目的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規定的、給予的一些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等等,如果真正能夠落實的話,顯然可以滿足我們的要求。』

  達瓦次仁又說,中國政府以分而治之的方式統治西藏,將原本連成一片的西藏民族地域,分割在不同的省份裡,西藏民族在中國各省成為絕對的少數,無法維護自己的權利、文化和利益。

   因此,達瓦次仁批評北京的西藏政策帶有歧視色彩:『這種政策的落實,顯然是以民族不平等,以及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征服為前提、為基礎的,所以,從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的角度而言,就要求改變這一切。那麼,這一切不管是從共產主義的理論也好、從憲法的角度也好,或者從一般的人之常情或民族對民族平等的角度、從任何的角度來講,都是無可非議的、是最基本的一些要求,這些問題,如果中國政府很不能夠接受,那就說明,它對於民族平等也好、對西藏民族的權利的尊重也好,都肯定是沒有誠意的。』

  ◎ 零和及雙輸皆不智 互利互補創造雙贏

  2002年9月,西藏流亡政府和北京當局恢復了雙方之間中斷將近10年的直接對話,到今年中期為止,每年舉行一次,但經過6次對話,西藏問題遲遲未獲實質進展。

  儘管如此,達瓦次仁依然堅信,所有的西藏人民終將回到他們原本應該居住的地區。他表示,一般而言,世人大都是選擇零和遊戲,企圖征服對方,或是採取雙輸的作法,例如自殺炸彈,這些都是本能的、條件反射性的行為,結果都是缺乏智慧的。

  達瓦次仁認為,人類應該採行能夠讓雙方互利、互補的雙贏策略來處理問題:『從這樣的角度來講,達賴喇嘛所提出的中間道路,以及解決西藏問題的方案,對中國也是一個贏、對西藏也是贏,是一種雙贏的、對雙方有利的,所以,我們再怎麼考慮,我們都認為,這種政策對中國、對西藏都是有好處的,為什麼中國政府不執行?我們認為,也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等這些思想在作怪,或者一些意識形態的原因;如果克服了這一切,如果他們明確的意識到這對雙方有利的話,它沒有理由不做這一切,所以,我們還是滿懷信心。』

  在中國政府的漢化及開發政策下,西藏民族的語言、文化和宗教等面臨了嚴重的存續危機,也引發外界高度憂心。達賴喇嘛正在世界各地積極奔走,凝聚支持的力量,希望利用國際社會聚焦2008北京奧運的機會,促成西藏自治、化解民族危機。然而,達賴喇嘛的和平訴求,還有賴胡溫政權作出善意回應,西藏問題才能獲得真正的解決。

Post by TNews on 2007, November 1, 11:1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看样子要逼上梁山才罢休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November 1, 8: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藏人逃离西藏越境入尼泊尔遭枪击

--------------------------------------------------------------------------------

【大纪元11月1日讯】(美国之音记者:张蓉湘2007年10月31日华盛顿报导)关注西藏议题的团体表示,中国边防人员10月18号向46位逃离西藏、试图跨越边境前往尼泊尔的西藏人射击,包括妇女和儿童,不过无人伤亡。46人当中有35人安全抵达尼泊尔。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以及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表示,10月早些时候,中国边防人员对离开拉萨、跨越边境逃到尼泊尔的一群西藏人开枪,这些西藏人当中有僧侣、妇女和儿童。
*三人被抓九人下落不明*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副主任江白木浪说:“10月18号,有46个西藏难民偷偷经过西藏和尼泊尔边境,就在去年发生囊帕拉枪杀事件的地方,中国军警开枪,但西藏人没有伤亡,46人当中,3名被中国边防警察抓去,9名现在下落不明,35个难民到达尼泊尔的接待站。”

有消息说,46个西藏人在中国边防人员开枪之后分散奔跑,其中9个下落不明的可能已经被抓获。

囊帕拉山口位于西藏与尼泊尔的边境,2006年9月30号,75名西藏人在试图穿越囊帕拉山口的时候受到中国边防武警枪击,发生流血事件,其中至少2人被打死。

据西藏人权组织估计,每年有两三千西藏难民跨越中国边境来到尼泊尔,接受联合国难民署的协助,并且办理登记,在停留几个月之后,会有车辆把他们送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的印度达兰萨拉。这些难民主要包括僧侣、曾因政治原因被关押过的人、不愿接受中国爱国主义教育的人以及18岁以下的学童。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副主任江白木浪说,他们来到流亡社区之后大多继续上学接受教育。他说:“尼泊尔有一个难民署的分院,他们为西藏难民提供住宿、未来去向的协助,每年有两到三千新的难民从尼泊尔边境偷渡过来。”

*分析:北京在西藏问题上维持现状*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亚洲研究所荣誉教授强.提拉育表示,一般来说难民是个很微妙、敏感的议题,不只对中国,对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尤其对一个自认国家安全遭到威胁的国家来说,执法者的态度将更为强硬。

强.提拉育也对西藏议题的未来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说:“西藏问题将继续拖延下去,我认为北京的政策将是等待达赖喇嘛去世,我并不预期北京政府跟达赖喇嘛特使之间会达成任何协议,而维持现状是实际的做法,中国将继续监控边境不让情势恶化,这就足以应付目前的局势。”

另一方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星期二表示,中方一贯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任何人利用达赖喇嘛问题干涉中国内政。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西藏事务纯属中国内政。

(http://www.dajiyuan.com)

11/1/2007 1:43:13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7/11/1/n1886451.htm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November 1, 8: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对了,地热叔叔, 敝人很想和你联系交流交流, 了解西藏的整体情况。 请您发个邮件给我好吗? 我目前在德国留学。 (邮箱: azamat_nico@yahoo.de)

Post by 德华 on 2007, November 1, 8: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国内政界现在最大问题就是没有眼光、也没有敢于解决问题的魄力。 想当年周总理到印度开会的时候,还专门会见达赖,争取达赖回国。 现在倒好,只搞了几次不疼不痒的会谈,而且还一个劲地把别人往绝地里赶。

Post by 德华 on 2007, November 1, 8:2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恐怖又一次席卷着我们可爱的家乡-西藏大地。一个美国国会的金制奖章就那么可怕吗?用的着出动军警吗?不要太蠢了,现在的世界不是上一世纪50年代,现在的人民也不是上一世纪50年代的人民,见的多了。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31, 7: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地热叔叔,是个好人,但就是对汉族人误解太深太深了!老是觉得汉人如何,如何,如何!!!哎!也不想多说什么。
  我只想说,汉族人和藏人一样都是人,同样两只胳膊两条腿,血管里流的是同样温度同样颜色的血液,和你们一样我们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地热叔叔真想喊您一声同胞,但估计这只能是一种奢望罗。。。

Post by et on 2007, October 31, 1: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國際特赦要求中共釋放
四名被捕西藏學生
2007/10/17

  挪威西藏之聲10月16日報導:設立在英國首都倫敦的國際特赦組織於10月15日星期一發表新聞聲明,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因[支持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而遭到夏河縣公安逮捕的4名西藏中學生。

  國際特赦組織在聲明中指出,目前被關押在西藏安多甘南州夏河縣看守所中的四名西藏中學生有可能遭到當地公安人員的毆打與酷刑折磨。

  聲明強調,中共公安利用電棒毒打被捕的西藏學生喬巴傑,因此,這名西藏學生的身心遭受了殘酷折磨,當局還要求這些西藏學生的家長,只要每人上交兩萬到兩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處罰金,就可以把孩子帶回家,但是這些西藏農牧民無法上交如此高額的處罰金。

  今年9月6日,西藏安多甘南州夏河縣尼瑪鄉中學和派出所的圍牆上發現[西藏獨立]和[支持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以及[要求北京政府給予西藏真正自治]的標語後,中共公安在夏河縣展開了大規模抓捕行動,並拘捕了7名西藏中學生,其中一名叫拉姆才旦的學生因遭受中共公安的毒打,導致身體狀況極度惡化,所以,當局於近期被迫釋放了拉姆才旦和卓瑪傑、才讓頓珠等3名學生。但是截至今天,仍然有4名西藏中學生被關押在夏河縣看守所中,因此,國際特赦組織要求中國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其餘的四名西藏中學生,並要求北京政府要嚴肅處置毆打西藏學生的公安人員。

  目前被關押在夏河縣看守所中的4名西藏中學生分別是:喬巴傑、度嘎紮西、旦正傑和萬科。

Post by 哲柏 on 2007, October 31, 1: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數名藏人因慶祝
達賴喇嘛獲獎被中共拘捕
2007/10/25

  挪威西藏之聲10月24日報導:上週三17日,美國國會正式向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頒發國會金質獎之際,西藏各地相繼出現各種形式的慶祝活動,數名藏人遭到中共當局的逮捕。

  據設立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西藏民主與人權促進中心消息,現被劃入四川省分的西藏甘孜地區,因在上週三17日美國國會正式向達賴喇嘛頒發國會金質獎時,通過煒桑、朝山拜佛和放鞭炮等方式舉行慶祝活動,中共當局逮捕了其中進行慶祝的2名藏人。當天在位於西藏安多夏河縣的拉蔔楞寺境內,也因為以放鞭炮等方式舉行達賴喇嘛獲獎慶祝活動,當局拘捕了5名藏人,其中包括一名僧人。目前,這批遭捕藏人的真實姓名以及近況等方面還沒有確切的消息。

  此外,位於英國首都倫敦的自由西藏運動10月24日星期三表示,美國國向達賴喇嘛頒發國會金質獎當天,在中共統治下的整個藏區都先後舉行了慶祝活動,這表明,儘管中國政府佔領西藏長達57年,但是藏人仍然心向達賴喇嘛,而中國政府在這一爭取西藏人心方面是完全失敗的。

  自由西藏運動還指出,中國政府在這次境內藏人和平舉行慶祝達賴喇嘛獲頒美國國會金質獎活動上進行打壓,顯示中國政府在北京奧運前夕仍然對西藏採取高壓手段。

Post by 哲柏 on 2007, October 31, 1: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拉薩墨竹工卡縣邦薩寺暫被中共關閉
2007/10/30

  挪威西藏之聲10月29日報導,位於西藏首都拉薩市墨竹工卡縣境內的邦薩寺,目前被中國政府暫時關閉,並禁止民眾前去朝拜。

  根據設立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10月29日星期一發佈的新聞聲明中指出,邦薩寺,位於西藏拉薩市附近墨竹工卡縣紮西崗鄉瓊巴村境內,是薩迦派的一座寺院,由嘉塘‧尼瑪旺久創建。主殿內供有薩迦‧班智達鎏金銅像,以及多木旦嘉貝嘉措的靈塔。另外在寺院南面有一座寶瓶塔,裏面供有一尊釋迦牟尼鎏金鑄像,塔左邊供有泥塑未來佛彌勒和現在佛釋迦牟尼以及過去佛迎吐等三世佛像,右邊供有宗喀巴和甲曹達瑪仁欽、克珠格勒貝桑等三世徒的泥塑像。

  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曾表示,“邦薩寺是一個在西藏非常神聖和珍貴的寺院之一,能夠朝聖可以獲得殊勝的加持”。達賴喇嘛的開示在拉薩各地傳開後,大批僧俗民眾每年不斷地到薩邦寺朝聖,特別是今年8月和9月,每天約有40多輛車的信眾到邦薩寺朝佛,引起當地中共有關部門的注意。正當目前在拉薩進行嚴格控制的同時,當局借此機會宣佈暫時關閉邦薩寺,並禁止僧俗民眾前往寺院朝佛。

  當地民眾認為,這是西藏僧俗民眾尊從至尊達賴喇嘛的開示,紛紛前往邦薩寺朝聖,中共當局就立即採取壓制措施,不僅關閉寺院,還禁止藏人前去朝聖,嚴重剝奪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權。

Post by 哲柏 on 2007, October 31, 1: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这在西藏自治区的专业术语里叫“震慑”和“控制”局面,因为政府有关部门和人物预料会有“不测”。哲蚌寺在册的僧人大约在800左右,其余大约200-300左右都是不在册和云游僧人,包括来自其他藏区、蒙古的僧人。事实上,1988年,达赖喇嘛在斯特拉斯堡提出”五点建议“后,该寺部分学经的年轻僧人秘密成立了“独立”措巴(小组、协会之类的),并且首先带头走上了街头,引发了轰动的事件,这是共产党执政西藏以后第一次发生的事件,这是我要说的事情的一方面。另一方面,自那时至今,派出和开展了不知多少次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没有解决根本问题。问题的核心在于僧人坚决不同意批判达赖喇嘛是分裂主义分子。为此,撤换了几拨“无能”的工作组,那些都是作为共产党的藏族精英干部派到寺庙。他们也用三寸不烂之舌,从历史到现在,从农奴到主人、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从自古到元朝,从元朝到国民党,从美国特务到藏族分裂分子,苦口婆心、威逼利诱、骂骂咧咧、动手动脚,最后在去年闹到互相僵持的局面,结果是撤掉了所有过去的寺庙管理委员会成员,旧工作组也离开了寺庙。今天新的工作组尴尬的到各僧舍,请僧人参加学习会议,僧人以各种借口就是不参加。

共产党在西藏犯了一个非常简单和弱智的错误,那就是它以为能够把寺庙这个堡垒铲除,以为彻底搞臭达赖喇嘛就可以取得长治久安,大错!特错!!!共产党1950年代治理西藏是靠实事求是,今天是靠一帮拿屁股当脑袋的蠢货。其实,这些蠢货也不是因为理论上真的理解到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实现西藏的长治久安,他们唯一最关心和计较的就是个人的利益,其实,他们是共产党屡遭失败的内因,也就是它几巴上的梅毒,早点治,打个青霉素就解决了,晚了就会变成致命的坏细胞。

我们不要忘记那些给共产党出各种馊主意的家伙们,那些人大多数是汉族,他们的嘴脸就是癞皮狗的样子。我们不要忘记戴着有色眼镜,嘴里说的是以人为本、维护国家、民族团结,干的是混账之事的那些无耻官僚,因为,历史要清算,请把那些可恶的家伙的名单列在历史耻辱的记录上,放在布达拉宫边上的厕所里!

西藏的长治久安需要达赖喇嘛,西藏人民的信仰需要达赖喇嘛,达赖喇嘛不是分裂分子,他是维护西藏是中国一部分的历史缔造者,他是促进中国和谐社会的一个动力,请达赖喇嘛尽快回去吧!这样,中国可以赢得世界的尊重,中国的和平崛起需要世界的承认和尊重,北京的奥运会有达赖喇嘛的祝贺是中国最大的幸事!停止民族沙文主义和大民族主义思想对少数民族的统治吧!西藏人是善良的民族,不要逼迫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Post by 地热叔叔 on 2007, October 31, 11: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说实在话,自古以来喇嘛们就不是省油的灯。西藏三大寺的喇嘛们原来都对西藏的政治有影响力,而且享有特权。老西藏时期喇嘛们,行为不检点的人大有人在。可以看看 TASHI TSERING 的英文自传小说  a struggle for modern tibet.

娈童不算犯忌,至少西藏的僧人这么认为。这是我读《西藏是我家》的意外发现。

本书的作者扎西次仁有着和西藏一样传奇的经历。他年幼时被选去为达赖喇嘛跳舞,后来辗转印度去了美国念书,六十年代不顾老师朋友的劝阻回到中国。回到中国后,扎西次仁参加西藏教育普及工作的愿望落空,反被认为是美国特务而差点丧命。改革开放以后,他在西藏开办了七十多所学校,总算了却了心愿。

我不想多谈扎西次仁的那些苦难,因为那个时代的中国人都是受害者,包括我的父母双亲。出于对西藏的热爱,我曾经无条件地接受西藏的一切。因为这个,我的同学甚至故作神秘地问我是不是支持西藏独立。我读关于西藏的书,总有点猎奇的想法。就是在资讯发达的今天,对西藏的阅读仍受困于局限,难窥全豹。所以,我的猎奇想法无可指责,我对一个完整而清晰的西藏总是那样的如饥似渴。

对不起扎西次仁老人家,我在他催人泪下的书里竟然对他的脔童经历倍感兴趣。在西方,修道院里的僧人不乏同性情人,但我从未想过西藏的寺庙里也会发生同样的故事。扎西次仁把这段隐秘岁月告诉我们,是因为西藏的宗教文化认同这种现象。这一点尤其令我诧异。

在西藏历史上,政府官员有僧俗之分。僧官后来蜕变成象征性的出家人,不住在寺庙里,也不参加宗教仪式,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遵守出家人的独身戒律。在传统的西藏社会里,独身戒特指不许和女性发生性行为。从广义角度来讲,进入任何一个体孔的色欲都算违禁。所以,和男性肛交和与女性阴交,都是严格禁止的。违反条例者会被逐出寺庙。

然而,僧人也是人。一些僧人根据多年的经验,竟然摸索出了绕过严格戒律自娱自乐的计策。既然寺庙的规矩里没有论及其他形式的性行为,他们就采用不进入体孔的方式跟成年或未成年的男子进行性事。他们采用类似男上女下的体位,主动者把阴茎在对方交叉的两腿之间抽动以获取快感。在理论上,他们并没有违反戒律。

扎西次仁认为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只是规避戒律的传统做法,是由文化因素决定的。这种现象多发生在僧官和僧侣之间。扎西次仁是年轻的舞蹈演员,更容易受到亲睐。他也觉得有利可图,就同意做僧官的情人。于是,扎西次仁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学习机会。扎西次仁还成为了更多僧人的性幻想目标。色拉寺的武僧在拉萨的街头抢夺男童,扎西次仁曾经数度被掳走。这让他产生很多疑惑,穿袈裟的僧人为何这般歹毒?但是他在书中没有提到,他跟僧官的性关系是不是也属于一种不平等的交易。在书里,可以看出扎西次仁对这段关系正面的的描述。他对僧官没有性欲上的兴趣,却感激他的关怀。他们甚至分担了彼此的痛苦经验。他们的结合牢不可破,直到对方辞世。

扎西次仁坦陈谈论这些事情的不易,不仅仅是因为性观念不同,更多的是传统和文化差异。人们很难理解西藏当时生存环境的严酷和艰巨。扎西次仁家境虽然富裕,但他不是贵族。无论他有多出色,根本无法得到基本的认同。这样的痛苦伴随了扎西次仁的一生。可以说,脔童生涯改变了他的生活,而那些改变无疑是富有积极意义的。

后来,扎西次仁结过两次婚。同样令我惊讶的是他没有避讳地提到第二个媳妇曾经迫于生计做过妓女。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命运是何曾相似啊!

这本书是由扎西次仁口述,梅尔文·戈尔斯坦执笔。戈尔斯坦是著名的藏学家,他最著名的著作是《喇嘛王国的覆灭》。有书评说,如果你这一辈子只打算读一本关于西藏的书,那就读《喇嘛王国的覆灭》吧。《西藏是我家》的原始版本是英文,The Struggle For Modern Tibet是其英文书名。我会在Amazon上订购一本,主要是想比较一下中英版本的异同。

Post by 小刚 on 2007, October 31, 10: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