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一个美国人拍摄的拉萨之夜

 

Lhasa Nights

by Kabir Mansingh Heimsath

                    (click on the small image for full screen image with captions.)

This short series reflects my reaction to a standard photographic representation of Tibet as something static and objectively distant. By focussing on Lhasa I mean to emphasise the contemporary urban nature of a city that is too-often associated with a mysterious past. As with other cities, Lhasa provides constant and sometimes intimate contact with strangers – people who we may or may not see tomorrow – and these photos, all taken in public spaces or accessible venues, deal with that specifically urban experience. Whether tourists at the Potala (Lhasa Nights #10) or pilgrims at the Jokhang (# 11), eating dinner (# 8) or visiting night clubs (#5), life in Lhasa involves a series of interactions with people whom we do not know, and who do not know each other. The anonymity of urban interaction creates a dynamic that can be jarring for tourists who expect a postcard easiness, but it is the way of life for Tibetans in Lhasa.

Likewise, the sequence of night images intends to subvert the simplicity with which we judge a foreign place and explicitly uses darkness as a metaphor for uncertainty.New cars (#3) or an applique hat (#16) mark a visitor to the city almost as much as a fancy camera. These lives converge on the Barkhor, but each embodies a history, a culture, memories and experience that remain mutually unknown. Other lives pass discreetly (#15), intersect coincidentally for a time (# 4), separate into isolation (# 12), or perhaps even build an ongoing connection (# 13); artificial light creates a point of contact while the future recedes into darkness. Night remains indicative of the ambiguous nature of interactions in Lhasa today.

This is a visual essay and I have not included titles or captions so as not to “define” a specific image or attempt to explain the situation. The pictures certainly reflect my own experience of Lhasa, but I hope they will also serve to raise questions for others.

 (http://www.asianart.com/exhibitions/lhasanights/index.html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19.75 K
尺寸: 400 x 264
浏览: 3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7.25 K
尺寸: 400 x 257
浏览: 14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9.84 K
尺寸: 400 x 261
浏览: 1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6.78 K
尺寸: 400 x 265
浏览: 1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4.44 K
尺寸: 400 x 225
浏览: 1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05.1 K
尺寸: 400 x 260
浏览: 13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9.68 K
尺寸: 400 x 256
浏览: 1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4.83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99.88 K
尺寸: 400 x 263
浏览: 1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0.78 K
尺寸: 400 x 277
浏览: 2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57.23 K
尺寸: 400 x 304
浏览: 1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9.06 K
尺寸: 400 x 269
浏览: 1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9.7 K
尺寸: 400 x 300
浏览: 1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86.26 K
尺寸: 400 x 267
浏览: 17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130.23 K
尺寸: 400 x 269
浏览: 1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70.17 K
尺寸: 400 x 262
浏览: 1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55.97 K
尺寸: 274 x 400
浏览: 1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0条记录访客评论

哈!一篇不是图片说明的说明。
我喜欢里面所有的博日,想拥抱他们,又怕有些唐突。特别是第四张,觉得就仿佛自己的兄弟。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October 11, 8: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感觉从汉族传统文化保存完整的角度来说,台湾要比大陆强很多。至少他们大学中文系学生的文言文功底都很好,听说毕业要用文言做论文。不懂古文对于汉族传统文化的理解和传承就差不少,就好像如果不会藏文,学起藏传佛教还是会有不便。

语言可惜了。

Post by 过客 on 2007, October 11, 5:0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过客的译文很有水准啊。有意思的是,读上去如台湾那边的译文,而不同于大陆这边的译文。这两天,读奈保尔的《抵达之谜》,两个版本轮流阅读了几页,比较起台湾译本的典雅,大陆译本实在差矣,干脆放下不再看。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11, 1:2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唯色姐太客气了,很高兴能做点什么。对Kabir那种略带伤感的隐喻有些感触。
希望自己能学好外语,以便更好的翻译。

Post by 过客 on 2007, October 10, 4: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过客,抱歉啊。我以为的译者mail说:“……译者决不是我。无功不居呵!”

再次致谢啊!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9, 10:0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过客的翻译真是绝妙。全然是一篇美文,而且地道、专业。似乎是给我送过《去帝国——亚洲作为方法》和《另一种影像叙事》这两本书的朋友所译啊。

无论如何,对过客感激备至!让我们领略到拍摄者Kabir的想法,让我回忆起曾经与Kabir的长谈,——其实通过译文再看这些照片,仔细体会,虽然如与萨义德合作《最后的天空之后》的摄影师尚·摩尔所说: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用舌头拍照的,而且Kabir也不是喋喋不休的人,但他看见的或者说他身在的,永远是一个“有距离的西藏”。

Kabir说,他希望这些照片“也能向其他人提出问题”,事实上,我已察觉到作为拍摄者内心略带伤感的同情,即使“有距离”,依然掩饰不住。所以作为我个人来说,特别偏爱这组照片中的第12张(“分离乃至相隔”)。但我也由此知道自己与拍摄者的不同,这是因为彼此各自的历史、文化、记忆和经历吗?当然,所以西藏之于我的距离,与西藏之于他的距离,是不一样的。在于我,宛如心脏之于舌头,就这么点距离,所以常常痛彻肺腑。

对了,还要补充一句,Kabir说:“莫可名状的城市接触创造了一种动态——可能对那些希望得到一种明信片式惬意的旅行者来说是刺耳的,但这就是在拉萨的西藏人的生活”。是的,是这样的。但在他的这组照片里,我们看见的不仅仅有“在拉萨的西藏人的生活”,还有愈来愈多的外来移民在拉萨的生活,如穿裙子的推车女子(#9)、布达拉宫的游客(#10)、夜总会的浓妆女子(#14)、扛着铺盖卷的民工(#15),等等。我想,他说“这就是如今在拉萨的人们——不仅仅只是西藏人——的生活”,或才是比较全面的。其实,他也在做一种记录的工作。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9, 10:2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试译,贻笑大方。

拉萨的夜晚
by Kabir Mansingh Heimsath


这组不多的照片反映了我以照相方式表达的印象,一个静态的、有距离的西藏。聚焦于拉萨,我试图强调出它作为一个短暂的现代城市的特征,而这个城市又太多的和神秘的过去联结在一起。和其他城市一样,拉萨和过客——这些人在第二天我们可能见到或者可能见不到——有着一贯不变的有时又太密切的联系。这些照片都是在公共场所或者可以前往的地方拍摄的,内容是关于城市的特定体验。不管是布达拉宫的游客(#10),还是大昭寺的朝圣者(11),晚饭(#8)或者在夜间的酒吧(#5),在拉萨的生活被卷入了一个不断接触我们不认识且他们彼此也不认识的人的过程中。莫可名状的城市接触创造了一种动态——可能对那些希望得到一种明信片式惬意的旅行者来说是刺耳的,但这就是在拉萨的西藏人的生活。

同样的,一系列的夜景可能会颠覆我们判断一个外地的简单方式,并且明确的使用了黑暗作为一种不确定性的隐喻。新的汽车(#3)或者是嵌花的帽子(#16),标志着一个访客对城市的意义——几乎和它们对于猎奇的相机的意义一样。这些生命在八廓会聚,然而每一个都蕴含着彼此不知道的一段历史,一种文化,一些记忆和经历。其他的生命在小心的经过(#15),不经意间相交(#4),分离乃至相隔(#12),有时甚至又在营造一个联系(#13)。人造的灯光制造了接触的机会,当未来向黑暗中隐退。在今天的拉萨,夜仍然表现着相互交流的模糊本性。

这是一篇意象的随笔,我没有写题目或说明,为的是不局限在特定的景象或者试图解释现状。照片当然反映了我对于拉萨的印象,但是我希望它们也能向其他人提出问题。

Post by 过客 on 2007, October 8, 9: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为了团结岗坚 <藏族同胞> 翻开覆盖在内心上的红布我们要团结一致把说不出来的话在这里交流,今天我们几个网友共同商量搞了一个QQ群号为:17783424 方便我们同胞交流内心.  图解切
进入群的身份验证是: FREE TIBET
以防侵略者

Post by 偶鈊无誨 on 2007, October 8, 3: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以上文章摘自美国之音

Post by 仙人掌 on 2007, October 8, 3: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学者谈中国西部大开发和少数民族 记者: 容易
洛杉矶
2007年10月8日
  


中国进行西部大开发已经八年,美国学者认为开发经济的同时也应兼顾少数民族的文化认同。

各种文化交汇的中亚地区是近年来许多西方学者进行研究的重点,中国进行西部大开发更引起洛杉矶波莫那大学的杜磊教授(Dru C. Gladney)等许多美国学者的关注。

*处理好少数民族问题*

杜磊写过多本有关新疆和中国回民的书,他指出河西走廊在中国历代版图上都有重要的地位,中国想向西部开发并不是最近才开始,但是因为石油能源和水资源的需求,西部地区变得越来越重要。到新疆和西藏的铁路网已陆续建成,汉族移民日渐增多,对当地信奉回教的众多少数民族的生活也造成巨大影响,发生各种抗争甚至独立运动。

杜磊说中国的回民爱好和平、不参与政治,与暴力的塔利班大不相同,但是他们长期被误解和侮辱,仍不免反抗。

关于中苏等国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杜磊说:“上海合作组织既不在上海,也不是要合作,更不是很有组织。其实主要讨论的是反恐的安全策略问题。如何处理好少数民族的问题,是中国开发大西北最大的挑战。”

南加大地理系教授卡迪亚(Carolyn Cartier)研究新疆和中亚多年,她指出:“中国政府知道这些地区的复杂性,但只用简单的语言来说,我们要帮助你们发展经济,其实也有很多政治目的。”

*中共用钱培养支持者*

科罗拉多大学副教授叶亭以西藏为例说,西藏自治区成立40年,青藏铁路也已通车,但是藏民仍希望更好地保存他们的文化宗教和生活方式。

美国西北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史宗瀚更指出,五十多年来中国政府曾给少数民族不必进行土地改革、不必废除宗教迷信等特殊待遇,但是文革以及强迫回民吃猪肉等事件也引起抗争并导致血腥镇压。汉人地区天天有各种抗议,但是少数民族抗争在中共眼中就有特殊的意义。

史宗瀚说中共用钱来培养一批支持者:“中共用经费补助一些少数民族组织、学校、教堂,让一些领导人说些爱国的话。接受爱国教育的人才能进政府高层,例如警察局、水利局官员,或是参与政府的大工程。”

*西部开发的重点和思路*

中国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白永秀则把目光放在西安和陕西、山西等地的经济发展上,他指出西部开发八年以来已经取得一些成就,包括基础建设初具规模、农民生活水平提高、开发了70个重大建设工程、新增高速公路、铁路、机场、西电东送、西气东输、退耕地还林、退牧还草、实施生态自然修复等。

白永秀认为西部开发的问题在于缺乏重点,应该明确规定哪些地区是禁止开发、限制开发、或优化、或重点开发,再依据重点来考核、分配经费。

对于开发的下一步,白永秀提出八个思路:第一是要塑造环境,建设西部的基础设施,尤其是要解决山西、陕西、内蒙古的用水问题,要南水北调。

白永秀还建议:要注重生态发展、优先培养非公企业、载体建设要特色产业和富民产业并重、中央政策要创新、改革体制、建设次经济区、以西安为中心建设城市群等等。

华盛顿大学历史系教授库克( James Cook )也指出:“西部开发要成功,除了经济考量,也要兼顾少数民族和女性的需求。解决办法要从底层下面提出要求,制定满足他们需求的政策。”

Post by 仙人掌 on 2007, October 8, 3: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