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贴首旧诗:生日


我可以代替你
亲近这匹变得稀罕的马吗?

这蹄子尚未磨砺的马
这终究长得出一对翅膀的马
这时紧紧地跟着
毛色越来越黑
何时腾空而飞,一定会惊世骇俗

而那个本命年
那一条通往外省的路上
谁的一击,使这匹马轰然倒下
使你落尽乌发
挑选一座寺院,等待复活的奇迹

我可以代替你
亲近这匹变得稀罕的马吗?

风云变幻,难以测算
你哪一邦失散的女子
只顾饮泣而走,虽然留住口音
却留不住一件额外的、增色的首饰
是否为了骏马,已在屈辱中换掉?
是否为了这匹马,扑上心灵的尘土
也被当作了不起的恩赐?

你把这唯有我看见的
你从来不骑的牲口
爱得多痛!

1996-7-21,拉萨

图为在美国的藏人画家Losang Gyatso的画(我喜爱的画)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3.91 K
尺寸: 400 x 265
浏览: 45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条记录访客评论

嗯,看了这个clip。喜欢男人女人骑马的姿势,那么轻松,那么自然,就跟一下子坐在草地上一样。歌手反身坐在马背上,与爱人紧贴着骑马飞驰,实在心旷神怡。

唉,纵使如此爱马,我对马的热爱也只停留在形而上的层次了。细细想想,我跟一匹真实的马从未有过比一米更近的接触。但又细细想想,我的祖辈,那可是在马背上度过了一生。人在异化,马在消遁啊……

(啊,哈哈,我居然失忆了,我曾经在日喀则、在康南的雅江、在囊谦是骑过马的。而且在雅江是整整骑了三天的马,我居然已经全盘忘记了,对不起啊,马们!)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7, 10: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马----这幅画太棒了。马,对于游牧者来说,可能是天底下最完美的动物。这里有一个蒙古国的clip,是一首从满清时代传唱至今的蒙古民歌。和所有其他民族的大多数民歌一样,它也是歌唱爱情悲剧的凄美的。从未被开垦过的翠绿旷野以及这所孕育的独特乐器----马头琴;从未被污染过的蓝色天空以及与天空同样豁达的特殊唱法-----蒙古长调;纯朴无助的蒙古牧民,飞扬跋扈的蒙古贵族,以及承载他们的所有快乐与所有悲哀的蒙古马。是的,世界并不完美,然而,这个clip的,却给我们提供了唯一完美的动感画面------驰骋在旷野上的马,以及顺着马的韵律摇摆起伏的游牧者。(加一句,这个歌手Myagmarsuren,我也特别喜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k1VEEMb4Z4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7, 12:0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哈,真渴望一睹Losang Gyatso画的马啊,非常喜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5, 10:5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Losang Gyatso的画很美。他好像很喜欢画马。

Post by 呵呵 on 2007, October 3, 9: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