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离开体制的自由


去年回拉萨过藏历新年时,我去拜访了一位老先生。他是一位藏语作家。多年来,我和他在一个单位——西藏自治区文联共事,虽然不是一个部门,但每周的政治学习、不定期的集体劳动等等,都会聚在一起。如今不同的是,他将要退休,而我已被逐出体制,成了一个自由写作者。我们之间交谊深厚,提及我的现状,老先生说,他愿意为我重返单位去说情。

我知道所谓的单位意味着每月几千元的薪水,意味着房子、各种保险和退休金,一句话,意味着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可是,也意味着若要保住这些好处,须得“瑟瑟其”——这是拉萨人最常说的口头禅,意思是“小心,注意,谨慎”。在“稳定高于一切”的拉萨,连普通饭馆的墙上都写着:“关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办好自己的事”,何况任何一个企事业单位?!

在西藏,除了僧侣阶层这批传统知识分子之外,大多数接受过教育的藏人基本上被囊括在体制之内。多少年来,西藏的文化空间几乎全被体制掌控,西藏自身的文化市场又非常狭小,因此西藏知识分子的各种表述是备受限制的。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写着允许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等,然而谁真敢自由地、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和信念,众所周知,不但不被允许,甚至会遭到惩治的。这是专制社会的特点,也正是我们所属的这个国家的特点。

身陷如此不自由的环境,人人心怀恐惧实乃十分普遍,所以人人都对自己说“瑟瑟其”也对别人说“瑟瑟其”,在一片警告声中越发地依赖体制、顺从体制,如同这个体制的寄生虫。的确,强权者的大棒就悬挂在我们的头顶,时刻可能劈头盖脑地砸下来,然而,因为恐惧我们就不敢任何作为吗?因为恐惧我们就只有保持沉默吗?其实勇气是需要自我提升的,而天赋人权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如果每个人都因为恐惧而放弃自己的权利,那只会使强权者的压制越发肆无忌惮。

为了获得自由表述的权利,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摆脱体制的钳制。一旦放弃了体制附加的眼前好处,尽管生存不如以前轻松,却会获得精神上的自由,而这恰是我今天的状态。也许在包括好心的老先生在内的不少人眼中,失去了强悍体制的庇护,至少失去了每个月旱涝保收的薪水,个人生活显得不稳定,可是对我而言,由此带来的却是精神的自由,而这比什么都重要!为此,面对大半生不得不依附体制的老先生,我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当然我们之间的区别,只是因为我比他年轻,经得起面对体制外生存的艰辛。

2007-9-27,北京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图为拉萨饭馆里的标语。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1 K
尺寸: 400 x 301
浏览: 38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3条记录访客评论

说的真TMD好啊,有离开体制的自由,也有进入体制的自由.加入反华阵营,拿中央情报局的钱比那几个人民币实惠的多.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18, 8: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所以呀,他要灭我们传统,灭我们的文化,灭我们的语言,还口口声声说在照顾我们的“权利和利益”。我觉得,老在他人屋檐下,还老说给了我们多少钱(实际上是给了他们自己的政府)。还不如自己盖一个适合房子,就是土了一点,也是自己的。自己照顾自己,自己振新自己,心里也好受一点。也勉的别人老说“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从古到今,老让人保护,就算他们开的是一个镖局也要收压镖钱的。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7, 1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李白的仇恨,可能描写了当时汉胡历史的真实


是的,这可能就是当时游牧人与农耕汉人之间的历史真实。但是,李白的仇恨太变态了,太丧心病狂了。如果他仅仅说在战场上杀死他们的宿敌,也许在当时无可非议。而他却要特意去踩踏人家的肠子,把人家的尸体高高挂起来,可见他的病态心理多么严重。
另外,“胡无人,汉道昌”,这一点现今的中国政府也是一样的。他们的目的是最终灭绝胡人,振兴中华。只是,现在他们不是用肉体消灭的方式,而是通过慢慢同化的方式实现中华一统。也就是说,他们振兴中华的目的,是通过消灭蒙藏维来实现的。每当蒙藏维抵抗同化,并寻求与中华并驾齐驱,共同发展的时候,他们总是把苗族壮族等等对同化欣然接受的所谓“少数民族”拿出来和我们说事。
他们愤然训斥我们说:------既然人家吴三贵自愿欣然接受剃头留发,你们凭什么那么极端狭隘民族主义?慢慢剃掉头发留起辫子有什么不好?大家都一样嘛,都是自家兄弟,别乱闹了!
我就真的搞不懂,一个民族的发展,为什么非得以灭绝他族为代价呢?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6, 9: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李白的仇恨,可能描写了当时汉胡历史的真实.看来民族之间除了独立,那就是战争和纠纷.没有其它选择的可能。除非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五体投地.或实力悬殊太大而不得不服服帖帖。所以,只要有自尊的民族,争取独立自主只是一个时间长短和等待历史机遇的问题了。据说,共产党打台湾是一个机遇,不知道是不是?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6, 4:2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谢谢为色拉的鼓励.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6, 4: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元:八月十五杀鞑子,复汉。
清:杀尽满人,复汉。

Post by 蒙维藏 on 2007, October 5, 11:2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tseringdhondrup的留言越发精彩了,多少次为之叫绝!图几切!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5, 10:4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记不得当年中文系时有没有读过李白的这首诗。可是此番读到真的是令人发指——“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就为的是“胡无人,汉道昌”。在听内人党冤案的报道时,那些酷刑不忍卒听,但那不是酷刑的残酷,而是人心人性甚至……的残酷——也许必须要承认这一点。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5, 10:3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又错了,“和西藏人民一起建设好有学生毕业的,新西藏。”改为“和西藏人民一起建设好有“学生”毕业的新寺院和新西藏。”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5, 8: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维色拉说的基本上“囊括了”的西藏人,肯定是大学生有了汉语底子。以前大学生藏族人就可以分配,汉族人说藏语在拉萨很吃香,如今,藏族自己都感觉汉语就够了。因为,接触的一切和藏文藏语无关。了解西藏的历史,只要懂英语和汉语,尽管在网上搜索。(封杀的当然看不到,可是它有)西藏的现实,只要你懂英语和汉语,全世界西藏人的消息都在网上,而且比藏语得快。懂英语和汉语的人的信息比只懂藏语的人来的快。求职和升学就更不用说了,不懂汉语根本没门。西藏人在拉萨比在国外还难应付工作。现在的西藏大学生不是用汉语来学其它学科的专业,用藏语,不大可能学到你要学的专业。就是在印度,达热穆萨拉也是不懂英语,靠藏语藏文也是没有可能学到一个专业。所以,西藏的语言看来很难保得住。西藏的前途,只有一个,西藏人自己靠自己,用自己的语言培养出自己的人才,这才是西藏自己永久的人才,才是西藏人应该争取的。就像现在汉文水平好的才可以拿入“体制”之内,或英语水平好的纳入体制之内。那么,西藏将会变色。是的,全世界的藏人都变色了。已经很难认识,很难辨别那就是西藏人。在外国,成了外国人,在中国成了中国人,就是藏族最后的堡垒-寺院,也在变色。在世界上,包括中国。就在西藏三区本地,都变了。在西藏三区铜塑的伟人们手里都拿着人民币,在降红色的袈裟旁边越来越多的轿车和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招摇。本来西藏的一座座寺院是一座座大学,如果,那里的学生有毕业的话,西藏几千年的文明,早就把西藏建设好了。可惜呀,西藏的寺院体制是没有毕业的学生。寺院成了西藏人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让我改革,我就让他们这些“学生”毕业。哈哈,我知道我不可能做到。可是,藏族地区学藏语的越来越少,学汉语的越来越多。我们写汉语的人教育那些孩子好好学习藏文藏语的时候都感觉没有足够的底气。我们鼓足勇气,呼吁改革,也是很有必要的。尽管我说了,这是宗教职业者的事,我也对此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可是,西藏是西藏人民的,西藏人民有责任敦促他们行动了,和西藏人民一起建设好有学生毕业的,新西藏。要不然那些希望不要藏文化的,西藏人(现在有很多不是西藏人)感到特别得意而将拉萨变成第二个北京。因此而真正的西藏人民将会成为“瑟瑟西”的下里巴人了。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5, 8: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我们西藏人给中国统治者从古到今几个世纪叫了万岁。我们不可能一辈子叫他们万岁。你越是叫万岁,他们越不让你活,今天他们把刀架在我们西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的脖子上,逼着让我们藏人、蒙古人、维吾尔人说:中国啊!我的母亲。这就是现实。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5, 3: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Ulzei 说过的话:
读了aurora的帖子,按照我的阅读理解能力,可以这样概括:
1. 无论是将来的民主中国,还是现今的专制中国,其政府都不会允许西藏独立。
2.汉人民众,无论将来还是现在,都不会同意藏人独立建国。而且,民主化之重要内容是,人口占多数的汉人有权决定人口占少数的藏人之命运(即,否认自我决定权==否认民族自决权)。
3.现在的专制中国认为自治是仅仅是独立的第一步而已,因此不会允许(虽然没有说将来的民主政府是否也会持此种观点)。
结果是:
藏人既不可能独立,也不可能自治。
以上是我对这篇帖子的内容的理解。如果我分析理解的正确,显然aurora的观点不符合民主与自由的精神。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例上都很容易驳倒他。

我觉得Ulzei对aurora的分析有道理,而且我要说的是,政府和人民就是有很大的区别。一个独裁的政府不是人民需要的,是强加在国家之上的专制。人民所说的民主和政府所说的民主也是不一样的。不过,Ulzei所列的那三条也是很多藏族人所担心的。是的,有很多人这样想。可是。我想,除非那个民主又是一个假民主,这就难说了。如果,按民主的真正意义,国家的公民有公决的权利。你们怎么看的Ulzei拉和aurora。真的西藏人没有自治和独立的可能?怎么做才有这个可能呢?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5, 3: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李白伟大,但是他的另一面却狰狞可怕的变态杀人狂。不知道中国那么多学者为什么要把他的这首诗隐藏起来。难道是担心毁坏了伟大诗人的光辉形象?不过,读了这首诗,就会理解内人党冤案里的各种酷刑了。


胡无人

李白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

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胡无人,汉道昌。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5, 12:4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于是,中国人被逼无奈,抱住最后一个理由,来证明他们对我们的统治权------暴力。他们说:我们人多嘛!我们手里有足够的武器嘛!你们能干过我们吗?
于是,我们想到了动物世界。在那里,没有道德,没有理性,没有文明。用袁洪冰的话说-----回归荒凉。然后,让我们这些蒙古人,藏人,维吾尔人一起和他们高唱:啊,伟大的中华!我爱你!!!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5, 12: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引用 aurora 说过的话:
很多时候民主变成了以多数人的名义对少数人进行迫害和专政.因此,没有对个人自由和博爱的价值追求,谈民主是没有意义的.


谢谢你的回复。你这个帖子最后这一句说地太精辟了,直接戳到了问题的实质。而且,更重要的是,给我们指明了通向独立的唯一可行的道路。如果说,独立----是我们内蒙古人和藏人以及维吾尔人的期望达到的一个终点。那么,这条路上必须要架三座桥来让我们走过----民主,自由,博爱。

1.第一座桥-------------“民主”还是“天主”
所谓民主,也许可以理解为,由人(多数人)来决定某些事情。就是说,是人说了算。一个人说了算,叫独裁;少数人说了算,叫专制;多数人说了算,叫民主。但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由人来决定的呢?是不是对所有的问题,人都有决定权呢?从欧洲启蒙时代开始,与民主共生的就是-----人权。当然,其中包括自由权。现今几乎所有的民主国家都主张,这种权利,不是由人来决定和赋予的,而是天赋的。所以,我们用保障这个词,人权由宪法来保障,而不是由宪法来赋予。因为它是天赋的,与生俱来的。民族自决权,是人权的自然延伸,也是天赋的。
如果有汉人说,上天赐给他们世界上最多的人口。那么,他万万不可以说,上天也赐给了他们替藏人来决定其民族命运的权利。现在他们对藏人的统治现状,对内蒙古人的统治现状,对维吾尔人的统治现状,是他们通过暴力侵害我们的权利而达到并维持的。可笑的是,中共既不用“民主”的理论也不用“天主”的理论来解释自己的统治权。他根本不去讲什么“天赋”和“人赋”,却搞出一个“史赋”理论。这就是他们天天叫嚷的所谓“自古以来”。遗憾的是,这个“史”也是假的,是他们胡编乱造的。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5, 12: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引用 Ulzei 说过的话:
一个政治学与法理学问题-------修电梯的费用该怎么出?
假设有一个住宅楼,共十层,每层仅一户人家。有一天电梯坏了,每户都派一个代表开会,通过民主的方式来决定修电梯的费用该怎么出。碰巧,一楼到九楼这九户都是亲戚。十楼这一户是外人。投票结果是,九票赞成一票反对------全部费用由十楼这一户出。
设问,如果政治程序与法律程序的目的是保障正义。那么,上边这个问题,它的毛病出在哪儿呢?
你提出的问题反映了一个人类社会自古存在,到了近现代更加普遍的问题,那就是民主的被滥用.很多时候民主变成了以多数人的名义对少数人进行迫害和专政.因此,没有对个人自由和博爱的价值追求,谈民主是没有意义的.

Post by aurora on 2007, October 5, 1:2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一个政治学与法理学问题-------修电梯的费用该怎么出?

假设有一个住宅楼,共十层,每层仅一户人家。有一天电梯坏了,每户都派一个代表开会,通过民主的方式来决定修电梯的费用该怎么出。碰巧,一楼到九楼这九户都是亲戚。十楼这一户是外人。投票结果是,九票赞成一票反对------全部费用由十楼这一户出。
设问,如果政治程序与法律程序的目的是保障正义。那么,上边这个问题,它的毛病出在哪儿呢?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5, 12: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引用 aurora 说过的话:
引用 pawpaw 说过的话:
我的朋友和同事有苗族,有白族,有满族,都是受过很高教育的知识分子,平时都和汉人一样以中华文明的传人自居,但说起藏族至于西藏独立的诉求,更是想都不可想象的.中国任何时候都不会失去这片国土,想想如果把藏区划掉,中国的版图缩小至少四分之一,腹地四川将成为边境地区.这对国家的安全意味着什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不管是专制的,还是民主的政府,都不可能答应的.我个人认为这是北京政府和达赖喇嘛前前后后接触谈判几十年,始终没有根本进展的原因.因为北京政府认定达赖喇嘛所追求的哪怕是高度自治,仍然是寻求独立的第一步.

读了aurora的帖子,按照我的阅读理解能力,可以这样概括:
1. 无论是将来的民主中国,还是现今的专制中国,其政府都不会允许西藏独立。
2.汉人民众,无论将来还是现在,都不会同意藏人独立建国。而且,民主化之重要内容是,人口占多数的汉人有权决定人口占少数的藏人之命运(即,否认自我决定权==否认民族自决权)。
3.现在的专制中国认为自治是仅仅是独立的第一步而已,因此不会允许(虽然没有说将来的民主政府是否也会持此种观点)。

结果是:
藏人既不可能独立,也不可能自治。

以上是我对这篇帖子的内容的理解。如果我分析理解的正确,显然aurora的观点不符合民主与自由的精神。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例上都很容易驳倒他。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4, 11: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割裂开普通的老百姓而说政府是不容易分辨清问题的,政府肯定是要受民众意愿影响的,同时一般民众又会受政府的宣传和政策影响,这两方面是相互的。所以就像aurora所言,不仅仅是一个“政府”的问题。把一个抽象的所谓”政府“拿出来当靶子容易,但是要真正根除造成苦难的源头就难多了。
我想包括唯色女士在内的众多独立思考的人发出很多声音,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是要让许许多多的不分民族的普通人看到问题,思考问题,”为什么?“,”怎么办?“看到问题的存在容易,但比之艰难多倍的是清晰的梳理出问题中错综复杂的原因并提出有效的办法。
我想尊者以”toward inner peace“为题的教授绝不是无足轻重的。

Post by pawpaw on 2007, October 4, 8:0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不完全是这样,至于汉族人尊重不尊重西藏人的问题,不是我们批评的对象。那是他们自己民族的素质。我们批评的对象是他们的政府,就是那个共产政府。它们就像聚光的电筒,照到哪里,哪里亮。照不到的地方就暗。它把那个亮光就不想给达赖喇嘛照,所以,他们看达赖喇嘛始终是黑的,中国的绝大多数人民,看达赖喇嘛也是黑的。因为,他们压根就不愿承认藏族还有亮的地方。共产党怕变色,始终坚持不变色,以为,达赖喇嘛也没有变,实际上他自己变得一塌糊涂,已经变成黑色了,它还对外界说他是红色的。至于,外族人怎么看藏族,有时候就跟局外人干涉别人的婚姻一样。有考虑接受和不考虑接受的两种。我们看人家的文化也从喜好出发的现象多一点,别人也一样,这样看我们的文化。何况自己都有时搞不清自己的文明价值所在。什么人,人和人、家和家、国和国。只要有接触、想接触就有尊重的可能。没有接触、不想接触就不会有尊重你的可能。所以共产党绝对看不起西藏人,他们想奴役西藏人,这是真的。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4, 6: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引用 pawpaw 说过的话:
个人感觉很多汉族普通老百姓从内心里还是不尊重藏族,不尊重藏文化。不尊重就谈不上理解。
我记得几年前一个安多的藏胞跟我说他在北大参加一个研讨会时讲汉藏要互相学习的话时,有人就发笑,言外之意是说向藏族学习什么呢?这样的心态是要“双赢”最大的障碍吧。
我认为确实是这样的,我是汉族,实际上绝大多数汉族,包括其他很多汉化程度很高的少数民族,都表现很强烈的文化上的民族主义.具体说就表现为认可和热爱中华文明,总认为中国的文化是最灿烂,最悠久的,但有时就对其他的有别于自己文化的东西有轻视和排斥的思想.不可否认所谓的中华文化就是基本以汉文化为主要特征的,而西藏的文化因其不同于汉文明的异质特征,往往被汉族和别的完全认同汉文化的少数民族排斥.我的朋友和同事有苗族,有白族,有满族,都是受过很高教育的知识分子,平时都和汉人一样以中华文明的传人自居,但说起藏族,总觉得有点另类的感觉.这是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真正的去了解藏文明,到西藏也是带着旅游者的观光心态去猎奇.
几年前拜读过王力雄先生的大作<天葬:西藏的命运>,我私下认为递进民主制就算有一天在中国实现,对解决西藏问题也不会有任何帮助的,民主制就要尊重主流民意,而因为强烈的中华民族主义就是汉人的主流思想,那时递进选举出的代表主流民意的政府只怕对西藏的政策会更加苛刻.至于西藏独立的诉求,更是想都不可想象的.中国任何时候都不会失去这片国土,想想如果把藏区划掉,中国的版图缩小至少四分之一,腹地四川将成为边境地区.这对国家的安全意味着什么?这是任何一个中国政府,不管是专制的,还是民主的政府,都不可能答应的.我个人认为这是北京政府和达赖喇嘛前前后后接触谈判几十年,始终没有根本进展的原因.因为北京政府认定达赖喇嘛所追求的哪怕是高度自治,仍然是寻求独立的第一步.

Post by aurora on 2007, October 3, 7: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个人感觉很多汉族普通老百姓从内心里还是不尊重藏族,不尊重藏文化。不尊重就谈不上理解。
我记得几年前一个安多的藏胞跟我说他在北大参加一个研讨会时讲汉藏要互相学习的话时,有人就发笑,言外之意是说向藏族学习什么呢?这样的心态是要“双赢”最大的障碍吧。虽然说完全站在为对方考虑的角度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能够多一点自省意识总不是很难。
在现在这个时候,这样的状态是很危险的。心中的烦恼和错误的观念完全可能化成不讲理的行动。

Post by pawpaw on 2007, October 3, 4: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双赢?tseringdhondrup说双赢就像梦,要我说的话我也很想这么说。斯皮尔伯格的六集电影《西部风云》(《Into The West》)里,一个黑女人有句话:“作为黑人怎么就没有自知之明呢?”还有一句话,是一个印第安人说的:“如果我们变成了白人,就可以用锅煮东西,(可)我们会失去我们的传统”。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2, 11: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fasdfe,看了你提供的网址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2802155,00.html,我要转贴其中一个留言在这里,也正是我想说的:“Sanmo:真高兴西方世界能看到西藏的现况,失去国家的情况。中国政府永远不懂什么叫人性、人行、人权和民主自由。 向西方学学吧,看看网上论坛上的留言就知道集权统治下的人民是怎样的素质,怎样的非理性。怪不得骑在这些人头上的是个专横独裁的政府。真有点儿马鞍相配。”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2, 10:33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Ulzei ,谢谢你!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2, 10: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引用 雪山泪 说过的话:
给'Od Zer:
退休金,到了退休年龄,您要取得您应该有的,您工作了,交了税。……
呵呵,退休金就不想了,懒得跟他们交涉,就送给他们吧,算是再交一次税。

Post by 唯色 on 2007, October 2, 10: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2802155,00.html

Post by fasdfe on 2007, October 2, 9: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双赢是个幻想,这种幻想越发的明显!!

Post by tbt on 2007, October 2, 5:4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别做什么双赢的梦,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好梦,要么接受专制,要么反对专制,要么,要西藏文化在西藏繁延,要么让汉族文化吃掉西藏文化.中国政府已经做了很严密的部署.开始从西藏的文化根据地(寺院)下手了,那些“臭”和尚你别看,有很多毛病。可是他们和我们比起来,说来他们是正宗的西藏文化的代表。由于,寺院体制的原因,他们早就摆脱了专制体制的牵制,就是因为这样他们的基地,也就是我们的基地(寺院)早在1957年开始首先在安多、康区遭到了在西藏历史上最惨酷的前所未有的关闭寺院的地毯式的文化灭绝,大量的骑兵抢占僧舍、囊谦、经堂长达6年。文化大革命又拆毁了很多卫藏地区的寺院和古堡。今天他们只不过是改变了花样。采取了青海亲王和清王朝购买和布施相结合的老办法。政治压力和商业并购的办法。从文化到组织都进行了破坏。人人都知道西藏的僧人没有足够的钱,西藏人也没有足够的钱,西藏的富人就是有钱,个人也不敢投资给寺院建设,就是西藏人民用集资的办法投资给寺院的这个特点。有大量的有钱的汉人和外国人知道寺院怎样生财的,所以,大量投资修建在西藏藏区的那些小的寺院,尼姑寺。使有些喇嘛就范。而他们自己成了寺主,住进了寺院。在国外,西藏寺院已经是一个文化企业的性质和学院集体经营的,盈利的“公司”性质。安中国政府制定的【活佛转世制度】,以后在中国的这些小寺院的主持和外国的喇嘛就会在他们寺院和“公司”内完成转世活佛了。就没有任何制约。不过,信好达赖喇嘛和其它西藏四大派别的仁布切在国外还是很有组织能力和威信。如果对于这些没有足够认识,摆脱不了专制。西藏人将来没有任何的选择。还要幻想什么双赢,不大可能。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October 2, 4: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唯色女士所做的选择,对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本来都应该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维持个体的最基本尊严。然而,在人格普遍扭曲,奴性等同于智慧的现今中国,这种选择却如此艰难。让人想起帕奇诺主演的奥斯卡获奖影片“闻香识女人(scent of woman)”里的一句著名台词:“每一次站在人生的岔路口时,我从来没有迷惑过。每一次我都清清楚楚地知道,哪一条路才是正确的。但是,我没有一次去选择那条正确的道路。因为,我和你们大家一样,都清楚一个事实,通向人格与正义之路,实在是太艰难了。”

从个人主义角度来说,唯色女士在岔路口选择的,是一条充满荆棘的人格之路。从民族主义角度来说,她选择成为专制体制下藏人的代言人。从佛教徒的角度来说,她没有扭曲自己的信仰,哪怕仅仅是一点点。因为,她是一个性格太倔强的女子,在她的词典里从来没有“低头”这个词。

想起尼采的一句话:
把你的宫殿建造在维苏威火山脚下!
把你的航船驶向风浪冲天的海洋!

我想,这两句话,送给唯色最合适了,虽然她是女士。这个女士,激励着众多的富有正义感的男人和女人。

祝,永远平安

Post by Ulzei on 2007, October 2, 10:3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给'Od Zer:
退休金,到了退休年龄,您要取得您应该有的,您工作了,交了税。
几十年来藏人都是生活在“瑟瑟其”的环境下,看领导的举动,看周围人的表情,真是恐怖无比。我到拉萨,我到安多,我到成都,到北京,到南京,到处都有人劝,威胁我,说话要小心!
西藏的文化空间几乎全被体制掌控,每个部门都有特工。军队,特工,警察控制全社会。你省长,州长,书记算是么,照样录你。

Post by 雪山泪 on 2007, October 2, 1:0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给雪红雪白:
“ 他可以反对独立,但是为什么要一开口,就把藏人比作是家畜!实在太气人了。”
不但是藏人啦,汉人把一切外族称为畜生,由来已久了,请您看看汉人的宋唐明史就知道了。去年不是有千千万万的有知识的汉人把日本首相小泉叫小犬吗?

Post by 雪山泪 on 2007, October 2, 12:4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我觉得有些汉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对话很困难。
今天我说到最好要争取双赢时,一个四川人回答说:

“西藏人要追求独立,汉族人同样要追求民族独立,双赢并不一定是最佳答案,否则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和家畜们搞双赢呢?因为实力太悬殊了,家畜们没有和人双赢的资格。”

他可以反对独立,但是为什么要一开口,就把藏人比作是家畜!实在太气人了。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October 1, 7: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