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等待达赖喇嘛回家的日子

 

专访达赖喇嘛二哥嘉乐顿珠:等待达赖喇嘛回家的日子

    来源:亚洲周刊/纪硕鸣
    
    为了追访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亚洲周刊记者从香港远赴印度,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乘内陆机到巴哥多拉(Bagdogra),再搭出租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前往印度西孟加拉邦北部的噶伦堡。噶伦堡是著名旅游城市大吉岭属下的小镇,由于大雨令山路崩塌,两个半小时的山路,要绕道行走四个多小时,至傍晚时分才来到嘉乐顿珠的住处。自邓小平邀请嘉乐顿珠赴京、向达赖喇嘛提出放弃西藏独立、欢迎达赖喇嘛回国的主张后,嘉乐顿珠很多时候都在噶伦堡,在他的美式小屋等待达赖喇嘛回家的日子。
   
    入屋的门口外摆著一张小桌、几把椅子,这是嘉乐顿珠常坐著喝咖啡的小天地。处事低调的嘉乐顿珠在这里再次接受亚洲周刊的独家访问(按:首次访谈见今年第九期亚洲周刊)。言语间,嘉乐顿珠最关心的是汉藏间的团结,最担心的是被西方国家利用,“中了人家的离间计”,担心对立、对抗开始浮现。他期望达赖喇嘛可以早日回去,“只要回去了,和国家领导人有沟通,我相信一切隔阂都容易解决。北京领导人和达赖喇嘛是有智慧化解矛盾的”。嘉乐顿珠说,已经多次口头或书面向统战部、香港中联办提出,想见国家主席胡锦涛,但至今没有任何回应,不知道是信息没有传递到,还是胡锦涛不愿见他。
   
    印度和中国的时差是两个半小时,但自从到北京见过邓小平以后,嘉乐顿珠手上戴了几十年的老式手表,时针就一直与喜玛拉雅山那边的中国时间同步。嘉乐顿珠看看手表说,自邓小平敞开大门,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新思维,已经期待了二十八年,“难道还要再等二十八年吗?”他说:“我计算的是中国时间,如果达赖喇嘛可以回中国,我是一定会回去的,我不贪念这里,这里不是我的家。”
   
    住在印度心在家乡
   
    嘉乐顿珠在噶伦堡的住处占地二亩,花园、车库、工人房都一应俱全,花园草坪的尽头有一张椅子,坐在那儿可以遥望远方,山的那边就是嘉乐顿珠的家乡西藏亚东。他还依照藏人的传统习惯建了一座香炉,对著家乡的方向。很长一段时间,陪伴嘉乐顿珠的是八只纯种的藏獒,成为嘉乐顿珠在噶伦堡最忠实的保镳。最近年纪大了,才请了一二个工人帮著照顾生活。
   
    一九五二年,嘉乐顿珠从西藏出走来到印度,他说,当时连毛泽东要他带领西藏青年代表团进京都不去,与弟弟和母亲商量后就经属于西藏山南地区的错那县的达旺出走印度,事实上这也为了达赖喇嘛留一条后路。一九五九年,达赖喇嘛离开西藏,走的也是达旺这条通道。为了避嫌,嘉乐顿珠出走时随身仅携带二千卢比,先在大吉岭住了七年,达赖喇嘛来到印度后,搬到新德里居住,负责同印度政府联络,后来才来到噶伦堡。
   
    早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份,十六岁的嘉乐顿珠随西藏政府派出的一个抗战胜利祝贺团去南京,嘉乐顿珠应邀去南京读书,当时经印度来到锡金的噶伦堡,坐美国的军用飞机,从加尔各答到昆明,再从昆明转飞南京,那时对噶伦堡就有一个美好印象。一九六二年中印边境发生战事,有钱人出走,嘉乐顿珠花了七千二百卢比买下这块地,当年仅相当一百美元。在美国的时候,他曾花了一百美元买了一份美式小别墅的设计图纸,一九六六年按图盖起了这幢复式建筑。
   
    这幢美式建筑,楼上楼下约有十来间房,房间里都挂有家庭成员的照片,最多的当然是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在他的心中有著崇高的位置。嘉乐顿珠走南闯北,曾经与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和知名人士合照,但在他挂出的照片中只见到一张多年前和中共原统战部长王兆国见面时的照片。嘉乐顿珠说:“王兆国当统战部长那几年,我每年都能见他,一起吃饭。他平易近人、善听意见,二零零二年北京开始与达赖喇嘛的代表对话,就是采纳了我的建议。他很不错的。”
   
    以后,嘉乐顿珠又将住处旁的二亩地买下来,种一些蔬菜,养了八头奶牛、十八只鸡,还雇了十多人开了一家小挂面厂。这是他一直的梦想,一九五二年来到印度,他的住房每月房租是二百五十卢比,他就同太太商量,最好可以买地种菜自给自足。如今,嘉乐顿珠就是过著自给自足的生活,每天挤出的牛奶还供应给附近的学校;母鸡下的蛋吃不完;自制的挂面可以在镇上卖。嘉乐顿珠笑著说:“做面条赚不了很多钱,但可以维持生活,我用这些收入支付工人的工钱以及水电费、电话费。我常开玩笑对工人说,你们都有工资,就我一个人没有工资。”据悉,面厂工人每天收入约二点五美元。嘉乐顿珠自食其力、自给自足,和常人所理解的藏族贵族完全不一样。
   
    养牛养鸡种菜开面厂
   
    达赖喇嘛在定居达兰萨拉后,曾再返噶伦堡,看望在噶伦堡的藏人。在嘉乐顿珠的美式小屋住了一个星期,还在花园内种下一棵小树,如今长得挺拔、翠绿。嘉乐顿珠说,那次还来了一大堆保安、秘书,要在养牛处搭帐篷安顿。
   
    当年跟随达赖喇嘛出逃后定居在噶伦堡的藏人有四千多人,现在生活都不错,有些人做小买卖、开小店;这里有小西藏之称,藏人用土豆做的粉丝一直流传到新德里。这里到锡金五十英里,到西藏那多拉山口有六十英里。据嘉乐顿珠介绍,噶伦堡是旅游圣地大吉岭的一个镇,人口近十万,原居民都是藏族,有些是追随十三世达赖喇嘛来的。五九年以前,很多西藏人来来去去,有做生意的马队,把羊毛卖给印度人,又将印度的土产品、布料、砂糖等运回西藏。但噶伦堡是禁区,印度人不允许西藏人随便进入,需要居留证,每年要换一次。
   
    噶伦堡距嘉乐顿珠曾经居住过的大吉岭三十多英里,分别处于两座不同的山上,直线距离仅八英里。印度语中“大吉岭”是“喇嘛教雷神”之意,该地区居住著许多来自相邻国家和地区的世族或部落。在这几千米高的山上,一八八一年就开通了高山火车,如今这条仍然行驶于西里古里到大吉岭之间的铁路,全长三百公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大吉岭出名的物产还有茶叶,大吉岭茶被誉为红茶中的“香槟”。
   
    鲜为人知的是,大吉岭、噶伦堡一度有“东方卡萨布兰卡”之称,谍影幢幢。嘉乐顿珠说,据传这里有很多间谍。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军进西藏时,很多情报机构人员蜂拥至大吉岭,台湾来的都有,了解解放军进藏的事。“我五二年来时,有俄国、英国、希腊的,还有美国、日本的。有基督教的神父,也有尼姑,他们以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等名义出现在这里,其实都是调查解放军的动向。当时的印度总理尼赫鲁批评噶伦堡是特务的窝”。这一切都跟西藏的变化有关系。
   
    如今,大吉岭、噶伦堡平静了,留下更多的是美丽风光和充满印度特色的风土人情。印度喜剧片《穿越大吉岭》在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举行了首映式,这部充满温情的影片入围本届电影节竞赛单元,受到媒体广泛关注。但嘉乐顿珠无心留恋这些秀丽景色,看著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间仍然难有突破,他难以平静,一直心系的还是藏汉之间的团结,以及达赖喇嘛可以早日回国。
   
    军方怀疑藏人当特务
   
    过去,嘉乐顿珠是两边劝。他说,常劝军代表张国华要忍耐、慢慢来,把藏族当作一个小弟弟。“我说汉族是我们的老大哥,虽然这个小弟弟不听话,但中央政府应该忍耐些,不要激动。但他怀疑每一个人都是特务”。那时,张国华常跟嘉乐顿珠说,摄政王(为达赖喇嘛主理工作的老头)是美国人的特务,嘉乐劝说,绝对不是,并称可以打赌去问他,美国在什么地方?在西藏的哪个方向?他一定搞不清楚。
   
    当年嘉乐顿珠也劝达赖喇嘛要进行土地改革,但达赖喇嘛愿意,他周围的人不赞成。令嘉乐顿珠左右为难,就从南部的达旺逃出来了。嘉乐顿珠五二年来到达旺时,老百姓来看望他,“他们说,印度人派人来占领了我们的领地,把我们的县长赶走了,你是不是来解决我们的问题?我说不是,我是逃难来的。他们都很失望,我也是落难者”。
   
    如今,嘉乐顿珠还是两边劝。“我真的担心会很麻烦,我跑了二十八年,辛辛苦苦的,我一方面劝中央政府,一方面劝达赖喇嘛。心里很累,很辛苦。看到现在这个情形很可怕。将来有冲突的话,要死很多西藏人,也要死很多印度人,也要死很多国内的人。为什么我们这样糊涂呢?为什么我们一直这样糊涂下去呢?我也许是杞人忧天。我们藏人有句谚语,叫做‘兔子睡觉时不闭眼睛,它怕蓝天会掉下来’;我变成一只兔子,总怕天会掉下来。”看得出,历经过各种磨难的老人,有一种汉藏团结的情怀。他说:“说这样的话是相当痛心的,因为亲身领略过几十年的悲怆,而真真能理解的人又不多。”
   
    邓公愿望至今未实现
   
    嘉乐顿珠说,从一九七九年开始,二十多年与北京中央政府接触,邓小平在世时,中央政府邀请达赖喇嘛到国内访问、提议与达赖喇嘛的代表对谈。“但我们这儿没有做好,失去了很多机会。邓小平过世后的十多年,中央政府没有积极的行动,达赖喇嘛这方面倒是积极很多”。
   
    嘉乐顿珠一心想做的事,是促成达赖喇嘛可以早日回到中国。他从王兆国当统战部长时就提出,“应当邀请达赖喇嘛到国内看看,另方面也让达赖喇嘛与中央领导人面对面的对对话,让他也听听中央领导人的意见,中央领导人需要他做什么;同样的,也让中央领导人听听达赖喇嘛想说什么、做什么。零二年时,王兆国部长说,我们会让达赖喇嘛的代表来沟通,至今去了六次”。嘉乐顿珠同达赖喇嘛的代表说了,你们去,不用说太多的事情,主要的是怎样促成达赖喇嘛去看看国家领导人,另方面也让达赖喇嘛去看看国内的汉族同胞。嘉乐顿珠说:“我始终认为达赖喇嘛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他的中间路线不左也不右,是一个温和的路线,他能同中央领导见面,能共同商量来解决一些问题。”
   
    邓小平在世时,主理统战部的是丁关根,曾有一个构想,希望达赖喇嘛能回到中国领导藏区的宗教活动,丁关根还写了一封信给嘉乐顿珠,希望达赖喇嘛回国后,领导藏区的宗教。嘉乐顿珠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青海的藏族信仰佛教,甘南藏族自治州也信佛教,还有云南、四川的藏区藏民都信佛教。达赖喇嘛可以从宗教、文化上先开始统一藏区。嘉乐顿珠说:“行政上有困难,要马上从行政上改变几十年来的现状是不现实的,但可以从一个宗教、西藏文化上的大藏区开始。大藏区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我想达赖喇嘛不会坚持的,这是我的想法吧。总之见面谈最重要,达赖喇嘛回去有做不完的事。对藏族有贡献,对汉藏团结有好处。”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2日 转载)
  

图为达赖喇嘛与母亲和兄弟姊妹(1956/7,右三是达赖喇嘛,左四是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46.59 K
尺寸: 400 x 261
浏览: 92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32条记录访客评论

your words fully demonstrate the necessity of fully integrate tibet into china's main stream by commercialization/industrialization/westernization.

Post by noti on 2008, March 10, 6:5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we will not give up an inch to you ti-minded fellows.

Post by noti on 2008, March 10, 6:5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再补充一点,即使在大藏区问题上让步,结局也是一样的。
赞同。所以,——决不放弃,多卫康!
看起来中国政府真的很渺小啊,连你这样赤裸裸的分裂分子都容许住在北京,达赖的走狗!

Post by 比目鱼 on 2008, February 18, 8:4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如是我闻 说过的话:
更有甚者,广大汉族因备受中共的伤害和对信仰的需求也会视昆顿为精神领袖。
--------------------
您放心,这事绝不会发生,您的昆顿在汉族中名声并不咋样,信班禅额尔德尼也不会信达赖的,您上天涯看看就知道,没有人说班禅不好,几乎没人说达赖的好话


Your words fully demonstrate the necessity of Tibet Independence. By the way, the "Panchen" you mentioned is the faked one. Tibetan do not admit him.

Post by TS on 2007, November 7, 12:5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更有甚者,广大汉族因备受中共的伤害和对信仰的需求也会视昆顿为精神领袖。

--------------------

您放心,这事绝不会发生,您的昆顿在汉族中名声并不咋样,信班禅额尔德尼也不会信达赖的,您上天涯看看就知道,没有人说班禅不好,几乎没人说达赖的好话

Post by 如是我闻 on 2007, November 7, 12: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我想谈谈很多中国朋友的一个错误认识,有些人讲了:“达赖喇嘛的转世需要清朝的皇帝的册封,中央政府认可”。

达赖喇嘛在西藏历史上的地位,1642年西藏噶厦政府成立,第五世达赖喇嘛成为西藏政教最高领袖,西藏是观世音菩萨所化的土地,达赖喇嘛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化身, 当时清朝还不存在。

早在公元1621年,五世达赖喇嘛派西藏僧人干禄打儿罕囊素和蒙古王爷及随从从科尔沁到达后金,努尔哈赤亲自接见并设宴招待。达赖喇嘛预言将来是满人得天下,并称努尔哈赤所统辖的范围为文殊菩萨教化的土地,满洲的称呼由此而来,是佛教当中的文书师利,干禄打儿罕囊素于同年圆寂,努尔哈赤下令为其建塔。此塔现存于辽阳旧城大南门外。这是藏传佛教与满族统治者接触的最早记载。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一系列来往,1644年(顺治元年)正月,清朝派遣官员和伊拉古克三一起进藏迎请达赖喇嘛并写信通知固始汗。顺治皇帝向天三扣九拜以示顺应天意弘扬佛法,出城迎接达赖喇嘛。

并互赠赞美称呼,达赖喇嘛赠名顺治“拯济众生”、“光扶佛法”文殊大皇帝。

西藏佛教成为满清王朝的国教。西藏和清朝并没有所属关系,只是走得比较近而已!

Post by tashi on 2007, October 3, 1: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再补充一点,即使在大藏区问题上让步,结局也是一样的。
赞同。所以,——决不放弃,多卫康!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30, 3:4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引用 seisei 说过的话:
达赖喇嘛,慈悲与智慧的化身,历史上有谁在世界上有如此广受世人尊敬的伟人,在中西方跨越种族、信仰与文化,播撒友爱、信任与宇宙责任,一献身演讲就有数以万计或数以十万计的民众自愿参与。著作丰富涉及哲学、科学、人生的方方面面,相信达赖喇嘛的感召力和影响历史上前无古人。
珍惜与如此神圣的达赖喇嘛同生在一个时代的福分吧!
中国政府碍于面子放不下那个架子,那个世人皆知而丑陋的架子,国内搞愚民政策,用假象和暴力维持生计。可怜生活在乌烟瘴气环境里的国民,那些勤肯的普通中国百姓。
即将来临的是民主自由的世界。暴力和谎言会瓦解,人性光辉旭日东升,渴望和平和幸福的人们要自己主动挪开这一步!
seisei,被你的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珍惜与如此神圣的达赖喇嘛同生在一个时代的福分吧!”
格外宝贵的一句话,铭刻在心啊。
哪天,当他们高抬贵手,允准我出去,我最先要做的是,向我的根本上师,伏地长拜!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30, 3:4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引用 雪红雪白 说过的话:
阿佳啦,囊帕拉山口,转眼就一周年了。如果您可以写点什么。。。
正好在这个时候,缅甸爆发了佛教僧侣主导的抗议示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3YjMj5Cq2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4eBE_avJGE
看到绛红色的僧袍,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西藏,想到拉萨,想到3月10日。。。
这绛红色,太熟悉了
结果,迎接他们的,依旧是军人的子弹。。。
难道,这就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宿命(昂山素姬是1991年获奖者)???
雪红雪白,很久不见!这几天,想到“囊帕拉事件”一周年迫近,就想到去年在康区旅行路上与你的通信,焦急地等着你告诉我“囊帕拉事件”的情况……是的,是应该写点文字的,——为了忘却的纪念。可是我要如何才能说出内心里的一个很真实的想法呢?有时候,或者说,不是有时候,而是太多太多的时候,文字实在太苍白了,太无力了……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30, 3: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引用 達瓦 说过的话: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这篇文章中,嘉乐顿珠老先生的这句话无疑很重要:“行政上有困难,要马上从行政上改变几十年来的现状是不现实的,但可以从一个宗教、西藏文化上的大藏区开始。大藏区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我想达赖喇嘛不会坚持的,这是我的想法吧。”
这句话传达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这个信息是嘉乐顿珠老先生的想法,还是即将产生的一个新的变化呢?
我的一位在印度的安多朋友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多少年来的努力和坚持岂不是白费了?那我们还不如像其他藏人那样,移居到西方国家,为自己和家人有一份好的生活忙碌算了。”
很想知道诸位朋友的看法。
我同意那位安多朋友的話,那應該是加洛先生他自己的想法,否則,達賴喇嘛回去究竟算是為那樣事情?
我也是这样的想法。还是那句老话:无论任何时候,无论在任何境遇之下,永远都是多卫康,而不是什么大西藏、小西藏。因为我们是一个身体,一个灵魂,即使已被分割,总有一天会重新连在一起!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30, 3:2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引用 里内诶 说过的话:
德国之声发布的内容有达赖喇嘛被称为"达赖"的很多内容,这对西藏人是一种的亵渎。 你说达赖,在西藏认为是中国敌对的一种口气,所以恳请使用人的全名。达赖喇嘛的历史有约五百年。其中在西藏当国王的历史有300多年,没有任何的历史时期被称为"达赖"。
是啊,对尊者达赖喇嘛的称呼,如果只是称呼“达赖”而不是“达赖喇嘛”,的确会让藏人听来很不入耳。如果心中无敌意或者只是显得有礼貌,还是请称呼“达赖喇嘛”的好。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30, 3:0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我知道中国和西藏之间的谈判卡住了。关键问题就在大西藏自治。中国政府觉得那是独立的先兆。不过,这个说法他们中国自己的老百姓也都感到可笑,因为在强大的中国,西藏人靠佛教,决不会达到独立的可能。西藏人之所以提出一个大西藏的构思完全是为了文化,只是想延续先人留给他们的文化而已。这点是毫无疑义。如果,为了达不到大西藏自治的目的,迎合谈判的进程而退一步为,文化大西藏圈是没有必要的。宁肯谈判可以停止。
如果,非要讨价还价,有两个值得一提:
一,在全国藏区(卫、藏、多、康)的各级政府(包括,区、州、地区、县)把藏语藏文作为所有藏区的第一官方语言、把汉语作为官方第二位语言。把藏语变成主流语言。和各大、中、小学把藏语藏文作为第一学习语言,而把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在政府和机关马上实行藏语第一,可能需要一个改变的过程,可是,各学校可以立即实行。我觉得这在西藏大区是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二,宗教已经是一个大藏区了(只要不跟嘉瓦仁布切)。现在的问题看来是活佛转世这一个的问题,和达赖喇嘛是不是西藏的宗教领袖。这两个问题上了。我总觉这个问题不要任何政府插手解决,再也不要出现新的中国朗达玛。是的,宗教需要改革,不过,这个改革最终也是宗教职业者自己的事。
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时代缔造和信仰的西藏人民的一个领袖。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没有人不欢迎他。不过,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佛教界领袖。中国政府也大可不必因为没有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或在世界上没有一个领袖拥有像达赖喇嘛那样的威望而为之吃醋。


这番话倒是有理,不过如果依旧像过去一样,简单由某些人来定,而不是由民选的议会来定,就不过仍是专制而已。 共产专制,宗教专制,精英专制统统都要打倒,民主主义才是根本。

Post by Human on 2007, September 30, 7: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五天可占领大半个中国.
到处都是武器,用都用不完.

Post by 藏蒙维...... on 2007, September 30, 6:5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昆顿是信仰藏传佛教的各民族心目中的观音菩萨,在信徒中具有神的地位和影响,同时,昆顿的慈悲和对和平的热爱在西方社会也被广泛认同和推崇。在历史上,在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人的影响能与之比拟。 而当今中共只代表以其庞大的官僚阶层为代表的自己集团的利益,利用所有国家机器残酷压榨其他阶层,维护自己的统治。在历史上,中国也从来没有经历这样一个黑暗的时期,政治腐败,统治残酷,人民怨声载道,整个大陆汉族的道德水平和信仰滑坡到了底线。
    众所周知,昆顿代表的是慈悲,被关怀是每个人情感深处最基本的需要。也就是说,如果昆顿回家,对于中共来说,可怕的不仅仅是几百万藏族,几百万蒙古族等信仰藏传佛教的民族像婴儿找到了慈母一样将信仰和热爱全部投向昆顿,更有甚者,广大汉族因备受中共的伤害和对信仰的需求也会视昆顿为精神领袖。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中共在整个中国的统治基础都会被迅速动摇。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在中共治下,昆顿绝对回不了家。对于这一点,善良的人们要有清醒地认识,不能抱一点点昆顿能回家的幻想。
    昆顿回不了家,大藏区的问题在中共治下更是永远不会被列入议事日程。对于这一点,善良的人们也要有清醒地认识。
    目前中共虽然民心和信任基础薄弱,但其军事力量强大,行政有效,维持统治没有问题。当今各国早已一致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西藏在中国的地位仅仅是一个地区而已,这是目前没有争议的既成事实。
    目前的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所以,考虑任何关于西藏和昆顿的问题,情绪化和理想化都是徒劳无益的。

Post by unifolie on 2007, September 30, 4:3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再补充一点,即使在大藏区问题上让步,结局也是一样的。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September 29, 10: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引用 davidpeng 说过的话:
也许我是太悲观了一点。总的来讲,即使藏人能够在大藏区的问题上让步,目前,北京也不可能让藏人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自治框架实现高度自治。


完全正确。如果把“目前”的限定词去掉就更完备了。

我想再一次重复,谈判的铁律是,任何一方都不可能从谈判桌上拿到比战场上有可能拿到的更多的东西。

但藏人继续谈判是正确的。不谈,怎么会知道对方没有诚意?只有通过谈,才能知道,并向全世界证明。你不做化学实验,就不能确定材料的化学性质,一样的道理。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September 29, 10:1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北京在等着,如果有一天仁宝切走了,他们早已准备好的方案就会出台.这就是北京的打算.
看嘉乐顿珠的提议如何了,能不能成文下达?会有个打算的.
难道再等二十年?

Post by 二十八年了 on 2007, September 29, 9: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这篇文章中,嘉乐顿珠老先生的这句话无疑很重要:“行政上有困难,要马上从行政上改变几十年来的现状是不现实的,但可以从一个宗教、西藏文化上的大藏区开始。大藏区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我想达赖喇嘛不会坚持的,这是我的想法吧。”
这句话传达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这个信息是嘉乐顿珠老先生的想法,还是即将产生的一个新的变化呢?
我的一位在印度的安多朋友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多少年来的努力和坚持岂不是白费了?那我们还不如像其他藏人那样,移居到西方国家,为自己和家人有一份好的生活忙碌算了。”
很想知道诸位朋友的看法。


大藏区问题在流亡社区有着高度敏感性。看看流亡议会中来自康、多的人数统计即一目了然。这位安多朋友“为何而战”的理由很有代表性。

也许我是太悲观了一点。总的来讲,即使藏人能够在大藏区的问题上让步,目前,北京也不可能让藏人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自治框架实现高度自治。

关键原因是,北京目前还不处在政治放松的周期。观察胡锦涛主席执政几年,在言论、媒体,政治气氛上,几乎都是退步。与江泽民前主席对比,胡温政府在经济民生政策上有所调整,改变了GDP优先的发展政策。在这种情况下,政治民主议题优先级较低,西藏等民族问题也一样。历史上看,北京对西藏民族问题的认识变软,发生于政治上最清明的胡耀邦时期,这不仅仅是一个巧合。如果乐观的看这个问题,等到中国这一拨民生议题解决好,开始进行政治制度政策讨论的时候,西藏问题将会逐渐解套。

但是,从藏人观点看,他们对目前的西藏情况很不满意,他们能等多久?达赖喇嘛年事已高,他又能等多久?

应该承认,北京在大西藏问题上的立场有一定的合理性。这一点,很多西方的西藏政治观察者有同样的意见。我认为,嘉乐顿珠老先生的这一提法,甚至是流亡政府内部部分人也有此提法,应该认为是策略性的。正因为是策略性的,所以嘉乐的提法也相当模糊。如果策略上提出此宣示,在这个议题上摆出灵活姿态,就会更加凸显北京不同意藏人在中国宪法框架内进行高度自治的尴尬境地。而在这一点软肋上,北京完全无法自圆其说。

事实上,当今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和他的哥哥嘉乐顿珠并非来自TAR。他们对这个问题有着切身体会,更没有任何理由轻易牺牲部分藏人的利益。对藏人社区认为,任何谈判都意味着妥协,让步更需要藏人社区的团结。

Post by davidpeng on 2007, September 29, 3:0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X9MUa8XY9Q&mode=related&search=

Post by jukees on 2007, September 29, 1: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这需要问中国政府,达赖喇嘛一直都爱和关怀着所有人和动物,而中国政府说它是分裂祖国,我认为不存在分裂,因为我们不不是一个国家,藏人的祖国是西藏而不是中国。

但是,达赖喇嘛把这一切都放弃了,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实行自治,名副其实的自治,但中国以种种口实,闪烁其词,或干脆对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进行人生攻击,完全蔑视西藏人的感情和宗教信仰。把西藏6,000,000推向中国的对立面。

这都是中国极左派,文革残留思想所导致的,没有依照西藏的实际情况办事。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失败的举动,非常僵硬的决定,把中国的有利处境地位转向了负面和破裂的方向。

这样永远失去了中国对西藏合法地位的确立契机。西藏现在看上去没有军队的抵抗,但对中国的影响远超台湾对中国的影响,世界上支持西藏的草根阶层部队发展壮大,欧美西藏佛教徒直线上升,如在德国达赖喇嘛的影响力超过了出生在德国的天主教教皇成为普通民众最尊崇的人物。

中国的发展,以牺牲人权、环境,将来会因为透支破坏地球系统而自食恶果,虽然中国特权阶层口袋里有些钱财,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中抬不起头来,视为暴政和刁民的形象难以挥之不去。 就连自己人的香港、台湾人都瞧不起大陆人,这是很平常的现象,不是因为大陆人没有钱,而是质疑大陆人的精神素养和非理性的极端保守思想。

如果一个人看都看不到自己的短处,怎么能够改善呢?

Post by 西藏之声 on 2007, September 29, 11: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无论获得国际上如何的成功和金奖,达赖喇嘛不能回藏是最大的失败。中国在西藏取得如何的跨越和成功,失去人心留下历史的隐患是最大的失败。为什么达赖喇嘛和中国政府不能运用智慧和耐心解决这个谁也不会根本赢的结局,而实现最大的双赢呢?

Post by 美丽生活 on 2007, September 29, 10: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槍炮在手上.大西藏只是美夢.殘忍的現實.冷酷的像人嗎.是恐怖.

Post by 活脫脫 on 2007, September 28, 9:4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活脫脫搞文化滅絕.種族滅絕.藏人啊藏人.太慈悲太善良.讓人心疼流血.

Post by 活脫脫 on 2007, September 28, 9:4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达赖喇嘛,慈悲与智慧的化身,历史上有谁在世界上有如此广受世人尊敬的伟人,在中西方跨越种族、信仰与文化,播撒友爱、信任与宇宙责任,一献身演讲就有数以万计或数以十万计的民众自愿参与。著作丰富涉及哲学、科学、人生的方方面面,相信达赖喇嘛的感召力和影响历史上前无古人。

珍惜与如此神圣的达赖喇嘛同生在一个时代的福分吧!

中国政府碍于面子放不下那个架子,那个世人皆知而丑陋的架子,国内搞愚民政策,用假象和暴力维持生计。可怜生活在乌烟瘴气环境里的国民,那些勤肯的普通中国百姓。

即将来临的是民主自由的世界。暴力和谎言会瓦解,人性光辉旭日东升,渴望和平和幸福的人们要自己主动挪开这一步!

Post by seisei on 2007, September 28, 9: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阿佳啦,囊帕拉山口,转眼就一周年了。如果您可以写点什么。。。

正好在这个时候,缅甸爆发了佛教僧侣主导的抗议示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3YjMj5Cq2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4eBE_avJGE

看到绛红色的僧袍,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西藏,想到拉萨,想到3月10日。。。
这绛红色,太熟悉了
结果,迎接他们的,依旧是军人的子弹。。。
难道,这就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宿命(昂山素姬是1991年获奖者)???

Post by 雪红雪白 on 2007, September 28, 9:3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我知道中国和西藏之间的谈判卡住了。关键问题就在大西藏自治。中国政府觉得那是独立的先兆。不过,这个说法他们中国自己的老百姓也都感到可笑,因为在强大的中国,西藏人靠佛教,决不会达到独立的可能。西藏人之所以提出一个大西藏的构思完全是为了文化,只是想延续先人留给他们的文化而已。这点是毫无疑义。如果,为了达不到大西藏自治的目的,迎合谈判的进程而退一步为,文化大西藏圈是没有必要的。宁肯谈判可以停止。
如果,非要讨价还价,有两个值得一提:
一,在全国藏区(卫、藏、多、康)的各级政府(包括,区、州、地区、县)把藏语藏文作为所有藏区的第一官方语言、把汉语作为官方第二位语言。把藏语变成主流语言。和各大、中、小学把藏语藏文作为第一学习语言,而把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在政府和机关马上实行藏语第一,可能需要一个改变的过程,可是,各学校可以立即实行。我觉得这在西藏大区是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二,宗教已经是一个大藏区了(只要不跟嘉瓦仁布切)。现在的问题看来是活佛转世这一个的问题,和达赖喇嘛是不是西藏的宗教领袖。这两个问题上了。我总觉这个问题不要任何政府插手解决,再也不要出现新的中国朗达玛。是的,宗教需要改革,不过,这个改革最终也是宗教职业者自己的事。
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时代缔造和信仰的西藏人民的一个领袖。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没有人不欢迎他。不过,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佛教界领袖。中国政府也大可不必因为没有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或在世界上没有一个领袖拥有像达赖喇嘛那样的威望而为之吃醋。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28, 6: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我也很同意那位安多朋友的话,那是是加洛先生他自己的想法.不是全西藏人民的想法,我想也更不是仁泊切的想法.否则,他这几十年来的流亡算什么?

Post by 自由人 on 2007, September 28, 4:5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引用 唯色 说过的话:
这篇文章中,嘉乐顿珠老先生的这句话无疑很重要:“行政上有困难,要马上从行政上改变几十年来的现状是不现实的,但可以从一个宗教、西藏文化上的大藏区开始。大藏区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我想达赖喇嘛不会坚持的,这是我的想法吧。”
这句话传达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这个信息是嘉乐顿珠老先生的想法,还是即将产生的一个新的变化呢?
我的一位在印度的安多朋友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多少年来的努力和坚持岂不是白费了?那我们还不如像其他藏人那样,移居到西方国家,为自己和家人有一份好的生活忙碌算了。”
很想知道诸位朋友的看法。



我同意那位安多朋友的話,那應該是加洛先生他自己的想法,否則,達賴喇嘛回去究竟算是為那樣事情?

Post by 達瓦 on 2007, September 28, 3: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Ghooooohoooooooooohoooooooooo!
Lha gyal loo ...........

Post by 西藏之声 on 2007, September 28, 12: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布什将出席达赖喇嘛获授勋仪式


达赖喇嘛将获得美国国会金质勋章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星期四(9月27日)透露,美国总统布什下月将参加向达赖喇嘛颁发美国国会金质勋章的仪式。

美国国会在去年通过授予达赖喇嘛国会金质勋章,授勋仪式10月17日将在华盛顿国会山举行。

推动西藏独立的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发表声明指出,布什将成为首位与达赖喇嘛共同出席公开活动的美国在任总统。

布什此前曾不止一次在白宫以私人身份会晤达赖喇嘛。

中国指责达赖喇嘛企图分裂西藏,但达赖本人多次否认这一说法,并辩解说自己只是希望为西藏人争取更多的自治权。

虽然达赖喇嘛作为西藏重要精神领袖在国际上普遍受到尊重,但中国始终对他的国际活动持反对态度,对任何国家邀请他访问或安排领导人会晤都提出抗议。

德国总理默克尔星期日(9月23日)在德国总理官邸接见达赖喇嘛,中国也提出抗议并指责默克尔损害了中德关系。

去年美国国会投票决定授予达赖喇嘛国会金质勋章时,中国政府已经提出过抗议。

美国国会金质勋章是美国授予平民的最高荣誉,历史上第一位勋章获得者是美国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其余知名度较高的获得者包括著名发明家爱迪生、沃尔特·迪斯尼、二战期间的英国首相丘吉尔、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以及前任英国首相布莱尔等。

Post by 西藏之声 on 2007, September 28, 12:0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德国之声发布的内容有达赖喇嘛被称为"达赖"的很多内容,这对西藏人是一种的亵渎。 你说达赖,在西藏认为是中国敌对的一种口气,所以恳请使用人的全名。达赖喇嘛的历史有约五百年。其中在西藏当国王的历史有300多年,没有任何的历史时期被称为"达赖"。

Post by 里内诶 on 2007, September 28, 11:5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这篇文章中,嘉乐顿珠老先生的这句话无疑很重要:“行政上有困难,要马上从行政上改变几十年来的现状是不现实的,但可以从一个宗教、西藏文化上的大藏区开始。大藏区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我想达赖喇嘛不会坚持的,这是我的想法吧。”

这句话传达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这个信息是嘉乐顿珠老先生的想法,还是即将产生的一个新的变化呢?

我的一位在印度的安多朋友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多少年来的努力和坚持岂不是白费了?那我们还不如像其他藏人那样,移居到西方国家,为自己和家人有一份好的生活忙碌算了。”

很想知道诸位朋友的看法。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28, 11:2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