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有关改革藏传佛教活佛制度的一些讨论

 

下面是在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生效之际,对“唯色的博客”(http://woeser.middle-way.net)上三篇文章:1、《由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联合认证转世活佛的建议是否可行?》(唯色)2、《如何应对“活佛证”》(王力雄)3、《西藏宗教众领袖呼吁境内藏人不认可中共认定转世活佛》有关评论的综合纪要,由唯色整理。

一、对唯色建议的讨论

有人认为:活佛和僧侣再堕落下去,自己不做努力整肃假活佛泛滥的问题,当局就会在这个旗号下动手,打着民众愿望的旗号,对藏传佛教开刀。其实这次实施活佛转世的新法规出台,已经把活佛乱象当成口实之一。佛教界不主动改革,落到任人宰割时,可能连同情都得不到。因此,建立由海外宗教领袖对活佛进行公示的制度,至少可以走出第一步,比什么都不做好。在目前条件下寄希望于一次性解决方案,结果会是什么都做不成,只能无所作为地等待,而且自己也搞不清楚等的是什么。

活佛公示制度最重要的制约,不在承认哪个活佛,而在于不承认哪个活佛。最开始的公示出台时,肯定对境内现有的数千活佛重新审核,虽然现有大部分活佛都会在公示名单中重新得到承认,但只要有少数活佛没被列上名单,也等于是进行了一次清理。那些不在名单的活佛一旦因此被信众抛弃,公示制度起到的震慑作用就会带来效果,既会对活佛认定产生制约,也对活佛本身产生制约。

有人担心公示是否会导致被公示的活佛遇到麻烦,使当局更容易控制境内藏传佛教的核心人员;而要求转世活佛符合仪轨,海外各派各教的领袖或宗教人士就要介入,这样一来中国政府肯定不会批准,结果就重现两个班禅的情况。

对此有人认为:公示制度并非是要另搞一套,完全不承认中国政府批准的活佛。目前已经存在的大部分活佛,海外宗教领袖已经都承认,中国政府也是认可的,因此海外对这些活佛再进行公示应该不会对他们造成麻烦。当局总不会因为海外进行了公示,就把自己已经承认的活佛罢免。而且当局无法怪罪到被公示的活佛,因为并不是活佛自己要求海外公示的。

至于以后的转世活佛,海外宗教领袖可以先按原有方式私下认定,不必急于公示,等到政府批准的转世活佛出台,如果和宗教领袖认定的一致,再在海外网站公示承认。政府那时也不会仅仅因为海外表示承认,就罢免自己刚批准的活佛。而如果政府批准的活佛和宗教领袖认定的不一致,那时公示出来也已经不怕,因为反正政府有了自己选的活佛,怎么也不会再批准海外领袖选定的活佛。这时就需要坚持宗教原则,不能怕出现“双胞案”。可以乐观的是,“双胞案”中的政府活佛,得不到民众的承认。

对有人提出上网查证活佛对基层信徒是否方便的问题,回答者认为藏族民众对不好的活佛比较容易分辨,假活佛招摇撞骗的市场主要是在内地和港台,那里最需要进行查证。那些地方上网方便,也有突破封锁的软件,所以不必担心。

二、进行宗教改革的必要

支持进行活佛制度改革的意见认为: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绝对的权力就是不受制约的权力。活佛有权力,却没有制约,这是腐败的根源。建立制约是清除腐败的当务之急。

认为活佛制度应该废除的意见大概出自汉人,提出佛教领袖应该在佛教徒中民主自由地竞选产生。竞选方式可参考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总统竞选方式,再加入可行性论证和增减。在竞选会上,选手们进行佛经自由辩论。众佛教徒可以从中判断谁的佛法修养最高深,为自由投票做好准备。这样推举出来的佛教领袖,最有威信,最令人心服口服。中共否定也只能出丑。顺便佛教还能为中国政治民主化辟途开路。岂非功德无量?

而有人引用流亡政府人士的表态回应:活佛这个名词本身就不是一个职位名称或官位称谓,因此既不能由政治需要来上面指定,也不能以民主方式由普通民众选举。

一个帖子这样反省:人家的《藏传活佛转世管理办法》都出来了,从寺院手里开始夺权了,也开始向最高的活佛要权,不让达赖喇嘛参与活佛转世,用心险恶,我们还要放任自流到何时?这已不是几十年的问题了。如果宗教也是民主的范畴。达热穆萨拉早就该动了,因为四大宗教的领袖全在那里。至今,自己还没有一个有效的管理办法,我不知道怎么说。看来认命吧。

也有人希望中国当局实行《藏传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可以刺激宗教领袖背水一战,说不定反而可能打开一条出路。

三、活佛制度是否存在弊病

有人说:活佛转世本身的弊病,不是共产党制造出来的新产品,而是藏传佛教自身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毛病,就和中国的皇权,外国的王权一样。活佛转世并不是佛祖的精神,尤其是活佛转世中的子承佛位的现象。假的活佛的产生,共产党也可以制定活佛转世等等,都是对佛祖精神的极大诬蔑。利用活佛转世来控制西藏人民的事不是今天开始的,在西藏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早就有这种政治和宗教的交易。今天颁发活佛转世证只是比颁发金印金册更低级了而已。

目前,活佛在国内国外可以说是乱成一锅粥,一些大寺院的转世制度还比较严格的,反而在国外的转世更混乱。尤其是嘠玛巴、宁玛巴等,连达赖喇嘛也很难控制。为什么?我觉得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一个真正的政府,没有一个在佛教教义之上的政府,说白了就是没有产生一个真正能够控制佛教的政府所至。看来西藏独立是不能放弃的

另一种意见认为转世制度其实并不重要,政府承认与否只影响一些名位和寺产的继承,真正意义上的转世者可以因应因缘,挑选不同方式利益众生。一般人只看到有名位的,但佛菩萨其实更多的是以其名位身份以外的方式救度众生。第二世噶玛巴之前虽然有转世,但没有作为一种制度。前一世卡卢仁波切的父亲当时坚决不让儿子坐床成为蒋贡康楚的转世,但无碍卡卢仁波切的极高成就和广大事业。麦彭仁波切也没有转世名位。钦哲、康楚、秋林三位利美大师虽然都被认为是一些转世者,但他们早期的修证和事业都跟那些没什么关系。这说明转世制度并非藏传佛教的命脉或不可或缺的元素。打乱这种制度的结果只不过令行菩萨道者换一种形式而已。当政者目前的做法只是以世俗的眼光和政治考虑出发,对藏传佛教认识肤浅。

四、佛教乱象问题在僧侣还是在信众

有人认为问题更多的在于选择上师的盲目。最大的危机不在于真正转世者的位子“被占”了(因为他们其实没有实质固定的位子),而在于此种制度的转变期里,很多人还是用追星或崇拜名号的表面方式择师,现在的西藏三区人民信佛不学佛的局面很严重,藏民不但很多是文盲,也是佛盲。有此等“市场需求”就会有相应的“供应”,所以假活佛才会屡出不绝。但是对真正的转世来说,有没有活佛的名位不是最重要的,黄金还是黄金

反驳意见认为如果高僧大德这么想问题,对打着活佛名义制造的乱象轻蔑地不看,也不置评,乱象会不断扩大。即使对佛盲,也不能放弃开示和超度的那里,而不是任凭他们在俗世拜狗屎。

对能不能改变佛盲产生了争论。一种意见认为世上人并非都有正知正见,狗屎的追随者是坚定的,你告诉佛盲他拜的是狗屎他不会相信,他还要“护法”,和你打架,拆你的房。学习智慧只是嘴上讲。何况狗屎也不是简单货色。骗子不会说自己是骗子,而反咬对方是骗子。俗人总是更喜欢人情,世俗上的东西,世间法,那些狗屎有名气又多金又多女人……还可能又年轻又帅嘴甜又能骗……真正的黄金不会和狗屎打架。末法时代众生是听骗不听劝!他更相信的是骗子,这是他们强大的共业,因此不如教人认识什么是真正的黄金,让狗屎在智慧照妖镜下原形毕露。

对立意见认为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负有指点迷津和普渡众生使命的宗教领袖与高僧大德采取行动。庸众是执迷的,可最糟的不是庸众,是那些不如法的活佛僧侣——释迦牟尼所说“穿我衣服的人”。既然狗屎和黄金穿的是同样衣服,宗教界内部如果不挺身而出拨乱反正,如何去怪末法时代的信众糊涂,把狗屎和黄金混为一谈呢?退一步,就算是信众糊涂可恶,也应该用“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精神教化他们。如果只是以“黄金不跟狗屎打架”为由,躲进个人自在的清净中,“智慧照妖镜”会在哪里发光?

五、民众对宗教改革能否有推动作用

一种意见认为不懂佛教的人还是少参与佛教界的事情为好,西藏人祖祖辈辈就是这样过来的。如果他们不说话,如果活佛没有改革的意识,靠几个简单的网页去担此大任恐怕很难代表众人。虽然佛教是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但只有喇嘛们才真正的有改革宗教的权力,最重要的呼声需要来自修行者自身,那可能更有力量。从各个教派自己的内部提出改革才是改革的关键。应该走喇嘛有愿望,民众有提议,领袖有指示。做到这一点对于格鲁巴可能不是很难的,因为如果比较大一点的寺院,按传统的寺规,它们的财富是寺院的财富。各个大活佛的财产也是他们各自曩干的。就这样也有弟兄几个都成为活佛先例。但是,嘠玛巴和萨迦巴从历史上就是王室和私人的。这个就牵扯到具体的个人利益。

活佛转世是一个西藏人民的大事,只有像尊者达赖喇嘛才应该有权威提出一些或做出改革的举动,只要他老人家和其它宗派进行商量提出任何的办法。广大的西藏三区人民是会接受的,关键是既得利益者们很难说服。尤其是现在这样复杂的国际环境。阿弥佗佛!希望尊者达赖喇嘛找到一个好的办法。

对应的意见认为,虽然“达赖喇嘛才有权威改革”说得没错,但是达赖喇嘛也许正在等着民众发出呼吁呢,否则他有什么理由去触动“既得利益者们”?

即使同意“最重要的呼声需要来自修行者自身”,但民众,尤其是知识分子也不能因此放弃责任。佛教是每一个人的,因此都是广义的修行者。 这种意见认为藏传佛教宗教领袖达成共识的可能性是有的,因为噶玛巴对达赖喇嘛无条件支持,而宁玛巴的晋美彭错法王对佛教乱象批评最多,包括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几大堪布现在也继承他的衣钵。虽然“既得利益者”们会有阻力,甚至可能以制造分裂、背叛民族来对抗,但他们是少数,不会得人心。

有人认为目前藏传佛教的利益和藏族的利益已经没有共同基础。尤其是在国外,藏传佛教是独立于藏族民众存在的。他们最重要的是要考虑布教和传教。他们在藏区和藏区之外的传教方式截然不同。在藏区,他们只要求藏族人信他们,在国外他们需要传播佛教精神,用宗教哲学来降服信众,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广受布施。所以,现在的藏传佛教不仅仅是西藏人民的,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共同财富。所以,对西藏人民而言,不如走争取全世界人民都在争取的民主和自由之路,才是西藏人民乃至中国人民的希望,是人间正道。佛走佛路人走人路。对藏传佛教而言,应该独立与民族国家之外,就像梵蒂冈一样,是世界教民的中心,地点在拉萨。

回应意见提问,当面临民族为重还是宗教为重的问题时,如果二者基础已经不一致,该怎么选择?宗教界接受不接受民间的批评是一回事,民间说不说是另一回事。就好像你批评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时,前提也不是他们会接受。即使国外藏传佛教的基础已经脱离了民族,也不意味藏族民众因此就不能说话。佛是属于世界的,却不等于只属于外国,藏传佛教有一个藏字,当然更不能和藏族分开。如果藏传佛教的利益和藏民族的利益背道而驰了,那不是藏民族的错,只能是喇嘛的错。争取民主和自由是具体的,包括对宗教进行改革也是民主的一部分,还有民众对事务的发言权利也在内。何况争取民主和自由应该从脚下做起,空洞地说民主和自由,实在是等于没说。

对是否等到西藏有了自己的政府时才能解决问题,反驳意见是,那个日子太远了,在那个日子到来之前,不能什么都不做。即使有了西藏自己的政府,如何做到“在佛教教义之上”和“真正能够控制佛教”,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同样离不开宗教自身的改革,离不开政教之间的宪政关系,否则那政府说不定就是一个“朗达玛”政府。因此现在就应该开始研究。

六、不乐观的理由

悲观者对藏传佛教的改革不抱希望,就像不抱希望共产中国的政治能改革一样,甚至认为藏传佛教的改革难于共产党中国的改革。尽管不能说藏人民众无权对宗教改革说话,但是说了不起作用。

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懂得佛教是需要智慧的,而一般人却总是受诸多的局限。以往虽然总是有人为捍卫佛教而斗争,力图清除腐败,结果却鲜有建设性,反而是在自我毁坏,造成佛教内部的互斗,问题却没有减少。

反驳者说:在清除腐败的过程中出现内斗和分裂,不能成为腐败不该清除的理由。内斗和分裂的根源在于宗教界没有建立清除腐败的机制,谁都可以自封正确,却没有权威裁判或民主选择,这恰恰显示了改革的必要。因此由几大宗教领袖联合认定活佛的公示制度,至少可以在制度化轨道上走出一步。在谈论智慧时,要记住制度建设正是智慧之一。

一个帖子担心:境内境外的政界和民间改革藏传佛教的呼声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的发布,开始对藏传佛教产生威胁。尽管揭露假活佛看来势不可当,却可能随着《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开始实施,借此打击藏传佛教。因此,任何与神职人员无关的人最好不要插手此事,包括政府也不要插手。我们只有积极的、善意的建议藏传佛教进行改革。因为,民众还在沉睡,唤醒他们才是我们的职责。到底我们不能代表藏传佛教。如果,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强行管制藏传佛教,后果就是藏传佛教和西藏形成脱钩的局面。

对这个帖子回应是:你把“境内境外的政界”、“民间改革藏传佛教的呼声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混为一谈,认为都“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威胁”,实在是一种混淆。说“个人或团体、或政府强行管制藏传佛教”也比较离谱。应该有起码的区分——是政府要“借此打击藏传佛教”,民间却是希望藏传佛教更好;只有政府有能力“强行管制”,个人或团体没有那种可能。你要求“任何与神职人员无关的人最好不要插手此事,包括政府也不要插手”,是要求中国政府吗?恐怕要求不上。是要求流亡政府吗?流亡政府的大政方针服从达赖喇嘛,总理本人也是僧侣,应该不会是“借此打击藏传佛教”吧。你开的药方是“我们只有积极的、善意的建议藏传佛教进行改革”,而现在的民间呼声不正是在进行这种建议?宗教不是仅属于宗教界,僧侣是佛法与民众之间的桥梁,如果桥偏离了佛法,民众难道不可以说话?你说“民众还在沉睡”,真是精英主义。民众有时比你我看得还清楚。问题不在民众,而是在“既得利益者”。你以为没有外界的压力和舆论,那些人会自行改革掉他们的既得利益吗?回顾一下宗喀巴大师的改革!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9.32 K
尺寸: 400 x 329
浏览: 30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41条记录访客评论

謝謝唯色和大家的發言. 很好的帖.唯色的blog很珍貴!辛苦了!!

Post by 沉思 on 2008, March 7, 6:4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管制活佛轉世的前因後果
茉莉
2007/10/25

  最近,西藏問題變得愈發詭譎。中藏談判瀕臨破裂的邊緣,中共在國際上進一步封殺達賴喇嘛的活動空間。與此同時,北京出臺了一個管制活佛轉世的新法規,它標誌著中共對西藏和佛教的嚴厲管治,進入了新的階段。


◎ 新法規為何在此時出臺?
  由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發佈的《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已經在今年9月1日生效。在這個規定裏,活佛轉世靈童需經過政府多重審批,包括達賴喇嘛在內的重要人物更需中南海作最後定案。一直主張“政教分離”的中共,這次赤裸裸地以政治權力,干涉宗教內部事務。

  這個荒謬可笑的新法規,既違背聯合國《人權宣言》精神,也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有關規定,這是對全體藏傳佛教徒的人權侵犯。我所感興趣的是,中共統治西藏已經57年,為什麼偏偏在此時出臺一個明明是開歷史倒車的法規?這個問題,需要我們從歷史和現實的各種角度去認識。

  回顧1950年元旦前後,原計劃先進攻臺灣、把西藏問題留到最後解決的毛澤東,在史達林的勸告下改變主意,從蘇聯發回了《關於由西南局籌畫進軍及經營西藏問題的電報》。由於當時需面對朝鮮戰爭以及臺灣“蔣匪幫”等諸多麻煩,中共在佔領西藏後力所不及,只能匆匆地和拉薩政府簽訂了一個“十七條協定”。這個協議規定:西藏原有政治制度不變;達賴喇嘛固有地位的職權不變,各級官員照常供職;不強迫西藏改革;保證宗教自由。

  當時尚未適應高原異域環境的漢族政權,還來不及干涉活佛轉世等宗教具體事務。到1959年達賴喇嘛被逼逃亡之後,主張無神論的中共就乾脆取消了活佛轉世制度,許多藏族僧侶被強迫還俗,活佛轉世被嚴格禁止,一度斷絕了西藏活佛的重生。

  然而,活佛轉世是藏傳佛教中的一個重要制度,它具有信仰的神聖性。藏族佛教徒深信:活佛肉身死後會投胎重返人間,繼續普度眾生。那些年,一代一代的活佛圓寂後,在境內被禁止轉世的他們,便轉世到自由的境外去了。於是我們看到,藏傳佛教這支蓮花在海外越來越豔麗,大大小小的西藏活佛自印度奔走世界各地。

  到了八十年代胡耀邦執政時,開始撥亂反正,提出了尊重宗教自由,對西藏的政策變得較為寬鬆。於是藏傳佛教在境內開始復興。在海外轉世的活佛,紛紛被境內的藏民所信奉。中共這才發現事情不妙,他們把這樣重要的宗教領導權,拱手讓給海外流亡藏人了。

  於是他們開始亡羊補牢。在八十年代後期,特別是1989年六四之後,中共介入活佛轉世制度,到新法規出臺之前。就有上千名藏族靈童在中共控制下被認證為新活佛,其中眾所皆知的,有原在境內的十七世噶瑪巴和假班禪。


◎ 針對法輪功復興本土宗教
  前不久,筆者在臺灣參加蒙藏委員會舉辦的《西藏人權問題國際研討會》時,曾聽一位學養深厚的教授談到,中共出臺的這個干涉藏傳佛教的新法規,和法輪功的興起也有點關係。

  據說,想要建設“和諧社會”的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在全世界的盛行感到恐懼,他們因此有點後悔,由於長期壓制中國的傳統宗教——佛教與道教,導致需要安慰的人心轉向法輪功,令法輪功應運而生。於是,當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召開諸如“世界佛教大會”之類的宗教會議,希望復興本土宗教,自己扮演起世界宗教領導人的角色。

  想要復興本土宗教,卻不肯給宗教以自由,身為無神論者的中共,其角色無疑是尷尬和矛盾的。無論怎樣被國際社會嘲笑和指責,在以權力為本的中共領導人看來,不抓宗教領導權是不行的。因為,復興了的中國佛教以及藏傳佛教,是一支很大的安撫人心的民間力量,他們絕不能讓這種力量置於其管轄之外。於是新法規就必須出臺,活佛轉世的程式和結局必須置於當局的控制之下。

  平心而論,中共的這個新法規除了明顯針對達賴喇嘛、企圖控制達賴喇嘛未來的轉世之外,多少也有一點整頓佛教界次序的考慮。近年來,藏傳佛教流傳到漢人地區,一些商人甚至政府官員都信仰了藏傳佛教。由於中國境內普遍的金錢至上和道德淪喪,導致一些不倫不類的假活佛到處坑瞞拐騙,令社會各界尤其是佛教界非常擔憂。中共因此也想通過控制活佛轉世,來規範並制止活佛亂象的問題。

  其實,活佛亂象這類問題,應該由宗教內部的人自己去管,而不應由共產黨政府去管。藏傳佛教人士最怕假活佛敗壞他們的名聲,自然會認真對待這類問題。而且,由自己的宗教領袖來清理內部糟粕,會令廣大藏人信服,比共產黨政府出面管治的效果要好得多。


◎ 中共徒勞培養自己的反抗者
  這個新法規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這也是我很感興趣的一個問題。

  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及本教之宗教領袖,以及西藏流亡政府宗教與文化部發表共同聲明,表示絕不接受中國政府的這個法令。流亡藏人普遍認為,新規定對挑選下任達賴喇嘛沒有影響。

  唯色和王力雄則認為:本來沒有資格認定活佛的世俗政權,憑著發放一紙所謂的“活佛證”而成了活佛的主宰,迫使多數活佛不得不聽命,也造就了一批“披著袈裟的狼”。

  在筆者看來,活佛認可手續掌握在政府手裏,中共自然要利用這個制度來培養他們自己的人,藏傳佛教因此有可能被污染、被奴化。例如,唯色曾提及一個中國名字叫龍安志的美國人,此人為英文報刊撰寫類似《人民日報》觀點的文章,獲准在西藏開酒店賺錢,他的美國兒子居然也成了藏傳佛教的轉世活佛。

  但是,事情還有另外一面。藏傳佛教作為一個偉大的宗教,它有自己的一套博大精深的哲學思想體系,與世俗的共產黨觀念是格格不入的。由中共認可或者一手培養的活佛,只要他們深入鑽研佛教經典,就不可避免地要在精神上與共產黨分道揚鑣。此外還有民族因素,大多數藏族活佛最終會認同自己的民族,他們未來所選擇的道路,就不是中國當局可以控制的了。

  例如第十七世噶瑪巴‧伍金赤列多吉活佛,他于1992年經國務院宗教局批准坐床,曾受到包括江澤民在內的中央高層領導的接見。按照中共的說法,這位小活佛是在党和政府的關懷下“健康成長”起來的。然而,這位“健康成長”的少年法王剛滿十六歲,就立即逃離中共的控制投奔印度,以行動證明中共教育的失敗。

  又如已故的十世班禪喇嘛,半個世紀前中共佔領西藏時,他還是一個12歲的小孩子。中共極其重視他,費盡心機抬高他的地位,讓他和達賴喇嘛平起平坐,並給他人大副委員長的高位。然而,那位可敬的班禪仍然和共產黨離心離德,他在《七萬言書》憤怒控訴中共毀滅宗教和毀滅藏民族的罪惡政策。最後他甚至圓寂在西藏,不再回中共安排他居住的北京。

  由此看來,企圖用管制活佛轉世的方法,培養親共的活佛,以此來馴服藏民族,中共註定是徒勞一場,其結果往往是在為他們自己製造反抗者。

---原載香港《開放》雜誌2007年十月號

Post by 哲柏 on 2007, October 31, 1:3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支持云龙!不管是四川话,还是普通话,谁能说出像唯色女士这么负责任的话,如今真的寥寥无几了。她的话是我们藏人,特别是有良知的藏人最想听的。如果西藏多有几个像她那样的[代言人],我们这个民族就有救了。

还有,为什么说话的口音要像王先生一样?我们的阿佳又不是地道的汉人。

Post by Dekyi on 2007, September 18, 1: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引用 美丽生活 说过的话:
唯色女士:今日有机会听你在广播中接受记者的采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总之,能够再次聆听你的声音,感到非常荣幸.你关于西藏文化商品化的现象观点,我有认同的内容.可是对年的四川话,我仍然感到非常难受.你是个藏族,藏语不好是文化大革命害的,不能怪你.汉语是你专业,你是不是可以说的标准点,起码能够像王先生一样.


你这是从何说起啊。。。四川话怎么了,为什么一定要讲普通话,我十分不赞同国家的强制推广普通话。普通话作为一个不同地方之间的交流语言已经足够了。各地方话都有自己独特的发展历史,承载着独特的文化内容,岂能是说废除就废除的。 当年七国并立天下的时候,书不同文,语不同音,更有着各自不同的文化,这也是目前各地方文化的原始基础。如果连这个都去掉了,那什么才能叫中国人?  人,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是某个乡村或者城市的人,再后是某个文化区域的人,再后是某个民族的人,最后才是某个国家的人。这个顺序是不能颠倒的,否则,这个人就是一个机器人了。没有历史,没有思想,只有被定义,被灌输的概念,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啊。

文革虽然过去很多年,但是它对民族文化的伤害,对人民思想的禁锢依旧是余威不绝啊。 中国很有必要在全民范围内对文革进行全面的检讨和反思。

Post by 云龙 on 2007, September 18, 9: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又看了一遍Ulze的帖子,发现他提到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民族自决权。所谓民族自决权,应该建立在普选的基础上,而绝非某些人的意志。应该由全民族来决定是否独立,而不是某些政治人物。

如果所有民族都必须有自己的国家。那么英国至少要分裂成4个国家,上个世纪北爱共和军的暴力斗争就以被强烈镇压无果而终。到现在,北爱尔兰也没有立法议会; 但是苏格兰却通过制度内的努力,最早建立了独立于英格兰之外的立法议会。

就目前西藏的形势而言,独立问题太早提出来,有害无益,人权和民主,以及民生问题才是目前最关键的问题,当然这也是全中国目前最关键的问题。 只有建立了有效的民主制度,有了民众表达意愿的法律保障,独立与否才能成为一个可成立的课题。

Post by 云龙 on 2007, September 18, 9:0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看了Ulzei的帖子,深受感动,虽身为汉人,但心受震撼,恳切的希望,无论是藏,蒙,维吾尔,汉,还是朝鲜,日本等,这些数千年来一直生活在东亚这片大陆上的人民,能够抛弃前怨,和平共处,一起为更好的生活而奋斗。

我曾经跟一个韩国友人在一起讨论问题,他一直抱怨中国历史上一直侵略朝鲜族国家。我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土地的反复得失,人口的频繁迁移,已经很难定义因果,就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一切得道理不过是化为超市街头人体炸弹爆炸的火光,和难民营里濒死幼儿的哭泣。我们可以选择很多东西,但是有些东西,我们无法选择,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肤色,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历史,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邻居,我们更无法选择我们脚下的土地。 但是 战争与和平,却掌握在人民的手中。 我真心希望,东亚这片土地上不再有战争,不再有征服,有的只是独立,自由的人民和平安幸福的家庭。

另外,我坚决不同意某些人所说的 精英政治的说法。历史不断证明不受民众通过民主制度约束的精英政治早晚要转化为毒害民族的毒药。所以,在民主化制度尚未建立之前,妄谈精英政治,是可怕的。

Post by 云龙 on 2007, September 18, 8:5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Ulzei
  thank you  so nice....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September 18, 5: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因为没有置顶功能所以,没有见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7, 7: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谢谢维色女士和unifolie。我在末尾加了几句,又发出去了,可能还在后台隐藏着,呵呵。我很荣幸能在这里和藏人讨论Tibet问题。

Post by Ulzei on 2007, September 17, 1:3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维色女士,谢谢你对我的回帖所做的评价。我想,如果单独发出去,我稍微加了点内容,以免来这个网站的汉人过分反感。我家了几句歌词,如果可以,题目就叫---------我想有个家。你看怎么样?要不你给起个题目也无妨,呵呵。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后来的政教和一,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在联合国注册的国家。可是,蒙古好歹有一个自己的国家,而西藏没有。惭愧呀。

其实,你说羡慕能够理解。但是你说惭愧,却有些言过了。这个国家的建立过程,包含着惭愧,包含着肮脏,包含着不择手段。蒙古的独立成功,有好多原因,包括国际环境与时代背景的外因,也包括独立运动领袖们的经验与才能之内因。如果说内因,那就是当时的蒙古精英们与藏人精英根本不同。他们虽然也大都是佛教徒,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是政治家和军事家以及外交家。满清的统治基础是满蒙联盟,蒙古王公们一直在参与或者直接目睹满清的政治与外交。比如说早先的僧格林沁与后来的海森等等。他们有机会获得足够的政治经验以及详尽的外交信息。还有,更重要的是,在你提到的“宗教重要还是民族重要”之问题上,他们与当时的藏人精英以及维吾尔精英相比,做出了截然不同的残酷抉择。在众多的民族文化因素中,在无法全部捍卫的情况下,海森提出了选择捍卫最基本的也是唯一不可放弃的东西-----语言。达姆丁苏荣是个军人,被蒙古皇帝哲布尊丹巴(活佛,藏人)册封为国家英雄。而这个最后站立着死在中国人的牢房里的人,却在事实上最先放弃了宗教。由于他作战勇猛,杀敌无数。笃信佛教的母亲对他说:“你走南闯北,杀了那么多人,已犯下罪孽,赶快到寺庙赎罪吧。” 然而,他却一次也不去寺庙。也不让他的士兵们去寺庙。甚至,为了把他手下这些笃信佛教的年轻人变成残酷的士兵,他经常在士兵面前举行一个残忍的仪式。把俘虏的中国士兵的心脏活着挖出,祭拜军旗。
后来,蒙古的其他领袖也开始放弃宗教,组建共产主义政党。原因仅仅是,俄罗斯变成了共产国家。他们派代表到莫斯科说服列宁与斯大林:“我们要在这个地球上建立第二个社会主义国家。” 他们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捣毁寺庙,枪毙抵制共产主义的僧侣。接着,他们又放弃了自己的祖宗,不准把成吉思汗称为民族英雄,而称作封建帝王。甚至在蒙古的教科书里批判成吉思汗的侵略罪行。原因仅仅是,俄罗斯曾经被蒙古帝国统治过两个半世纪。最后,在放弃祖宗之后,他们又放弃了同胞兄弟。二战以后,他们把手拿十万人签名要求并入蒙古国的内蒙古领袖打发回中国,虽然这些领袖也是共产主义者。至于不是共产主义者的德王,他们更干脆,直接把他绑起来遣送给中国政府。仅仅是为了获得毛泽东的信任和中共对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承认。因为,承认了蒙古独立的中华民国已经退守台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承认蒙古,成了至关重要的问题。记得在一次酒会上,一个内蒙古青年突然指责一个外蒙古人:你们怎么能把我们的德王送给中国人?那个外蒙古人平静地说:你不要只看到德王。在那个时代,我们还增经把十来个主张宣扬成吉思汗以及复兴佛教的外蒙古领导人送到莫斯科,让布尔什维克把他们枪毙掉。其中职位最高者,是副总理。我们不得不舍弃一切来保住这个国家。
最后,他们甚至放弃了文字(注:不是放弃语言)。他们改用基利尔字母拼写蒙古语,原因仅仅是因为俄文也用这种字母。
在蒙古民主化之后,宗教得以恢复,成吉思汗得到重新颂扬,学校里开始教授传统蒙古文字等等。
你看看,这些蒙古人,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羡慕的美德。他们残忍,他们狡诈,他们肮脏。可是,这是他们的错吗?当时就是一个暴力与阴谋决定一切的时代,你无法用干净的手段去摆脱中国人的殖民统治。相比之下,藏人善良,藏人纯净。但是,我们谁都知道中国人有一句至理名言-------人善被人欺。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对手。蒙古人的独立,充满了苦难也充满了屈辱。
当然,共产暴力的时代已经过去,民主与人权(包括民族自决权)的大潮必将席卷中国大地,和平的政权交替方式以及和平的独立模式已经在前苏联以及东欧被验证。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临之前,我们需要做好足够的准备。藏人不必羡慕蒙古人有一个国家。因为藏人会有更好的机会------用比较干净的方式来建立自己的国家(当然,独立与否要藏人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我只是外族人)。这是一个维色女士提供给我们的网络世界。作为一个蒙古人,我只是期盼,在将来,在某一天,在这个世界的某个机场,如果我们在现实中更够相遇,也许我能惊奇地看到你手里拿着一本护照,上边清清楚楚地印着------Tibet。这将是一个多莫美好的世界。那时的你,没有对中国的愤恨,没有喋喋不休的抱怨。也许,你会微笑着对我说:“你看,我不再是孤儿了,我有自己的祖国。” 我相信,我会为你脸上的微笑而流泪,为世界的美丽而心动。一群多么善良而寡欲的人们。仅仅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普普通通的家,就满足成这样,满脸堆笑。 正如一首歌所唱:

我想有个家
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
在我疲倦的时候
我会想到它

我想有个家
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在我受惊吓的时候
我才不会害怕

谁不会想要家
可是就有人没有它
脸上流著眼泪
只能自己轻轻擦
・    ・・・・・
・    ・・・・・

Post by Ulzei on 2007, September 17, 1:2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虽然我每天都定时浏览唯色啦的博客,但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很精彩的评论了。西藏问题这样艰难,藏民族太善良,太纯真,根本没有办法去面对,更不用说挑战和改变目前残酷的民族危机。于是,唯色以一个藏族人的身份,仅仅是因为敢于在公共传媒上发出了一个藏族应该发出的呼声,就被公认为是藏族的民族英雄了。
  唯色现象可喜,因为只要有唯色的存在,藏族就有希望;但唯色现象也同时可悲,因为唯色太少了,太势单力薄了。
  刚才看了Ultsei的帖心里非常兴奋,在我看来,这个帖子对解决西藏问题,的确有很大的启发。Ultsei对西藏问题和藏族的认识,可以说是入木三分。
  早在十几年前,我就常想到由印度圣雄甘地所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独立运动,最终获得了成功。我不知道这个模式对西藏问题有没有借鉴作用。现在对唯色啦有个小小的建议,能不能在您的主持下,对这个问题进行一次系统的回顾和进行一些讨论?
    最后,祝唯色,Usei和各位网友好。

Post by unifolie on 2007, September 16, 2: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Ulzei ,你在14日的跟帖非常精彩,可是因为比较长,一直被后台自动给隐藏了,而我刚才检查后台时才发现,很抱歉。能不能将你的这个回复以一篇帖子的方式贴出来,题目你来定吧?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16, 9:1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2

美国国会决议,10月17日将使用国会大厦圆形大厅举行颁奖仪式,授予西藏政教领袖达赖喇嘛一枚代表美国民间最高荣誉的国会金质奖章。

——西藏之页

在此次APEC会议上,布什总统通知胡锦涛主席,他计划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达赖喇嘛的颁奖仪式。

White House aides said Bush also informed Hu that he planned to attend an awards ceremony in Washington for the Dalai Lama, whose status as leader of Tibetan Buddhism is not recognized by China.

http://www.sfgate.com/cgi-bin/article.cgi?f=/c/a/2007/09/07/MNE1S0SDR.DTL

预料就是国会的这个。

Post by davidpeng on 2007, September 15, 11:3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3

柏林

默克尔有可能成为第一位在总理府接见达赖喇嘛的德国总理。政府发言人乌里希·威廉姆本周五表示,总理默克尔准备于9月23日与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交换个人意见。威廉姆称,达赖喇嘛是默克尔会见的一系列宗教领袖中的一位。他还指出,西藏的人权状况是德国必须经常向中国政府提到的问题。

Post by 西藏之音 on 2007, September 15, 4:09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4

今天我收到一个朋友的礼物,是三只猴子串在一条线上,一只捂着耳朵,一只捂着嘴巴,一只捂着眼睛.什么意思很明确。就是:不让听的别听, 不让说的别说,不让看的别看的,三不的新六字经。据说要挂到们背后避邪。我非常吃惊的感到,现在的迷信也和共产党的宣传结合的那么天衣无缝。有人还以为这就是佛教呢。
    可惜了这里我不能贴图,要不然让大家也开开眼界。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4, 6:2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5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后来的政教和一,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在联合国注册的国家。可是,蒙古好歹有一个自己的国家,而西藏没有。惭愧呀。

其实,你说羡慕能够理解。但是你说惭愧,却有些言过了。这个国家的建立过程,包含着惭愧,包含着肮脏,包含着不择手段。蒙古的独立成功,有好多原因,包括国际环境与时代背景的外因,也包括独立运动领袖们的经验与才能之内因。如果说内因,那就是当时的蒙古精英们与藏人精英根本不同。他们虽然也大都是佛教徒,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是政治家和军事家以及外交家。满清的统治基础是满蒙联盟,蒙古王公们一直在参与或者直接目睹满清的政治与外交。比如说早先的僧格林沁与后来的海森等等。他们有机会获得足够的政治经验以及详尽的外交信息。还有,更重要的是,在你提到的“宗教重要还是民族重要”之问题上,他们与当时的藏人精英以及维吾尔精英相比,做出了截然不同的残酷抉择。在众多的民族文化因素中,在无法全部捍卫的情况下,海森提出了选择捍卫最基本的也是唯一不可放弃的东西-----语言。达姆丁苏荣是个军人,被蒙古皇帝哲布尊丹巴(活佛,藏人)册封为国家英雄。而这个最后站立着死在中国人的牢房里的人,却在事实上最先放弃了宗教。由于他作战勇猛,杀敌无数。笃信佛教的母亲对他说:“你走南闯北,杀了那么多人,已犯下罪孽,赶快到寺庙赎罪吧。” 然而,他却一次也不去寺庙。也不让他的士兵们去寺庙。甚至,为了把他手下这些笃信佛教的年轻人变成残酷的士兵,他经常在士兵面前举行一个残忍的仪式。把俘虏的中国士兵的心脏活着挖出,祭拜军旗。
后来,蒙古的其他领袖也开始放弃宗教,组建共产主义政党。原因仅仅是,俄罗斯变成了公产国家。他们派代表到莫斯科说服列宁与斯大林:“我们要在这个地球上建立第二个社会主义国家。” 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捣毁寺庙,枪毙僧侣。接着,他们又放弃了自己的祖宗,不准把成吉思汗称为民族英雄,而称作封建帝王。甚至在蒙古的教科书里批判成吉思汗的侵略罪行。原因仅仅是,俄罗斯曾经被蒙古帝国统治过两个半世纪。最后,在放弃祖宗之后,他们又放弃了同胞兄弟。二战以后,他们把手拿十万人签名要求并入蒙古国的内蒙古领袖打发回中国,虽然这些领袖也是共产主义者。至于不是共产主义者的德王,他们更干脆,直接把他绑起来遣送给中国政府。仅仅是为了获得毛泽东的信任和中共对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承认。因为,承认了蒙古独立的中华民国已经退守台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承认蒙古,成了至关重要的问题。记得在一次酒会上,一个内蒙古青年突然指责一个外蒙古人:你们怎么能把我们的德王送给中国人?那个外蒙古人平静地说:你不要只看到德王。在那个时代,我们还增经把十来个主张宣扬成吉思汗以及复兴佛教的外蒙古领导人送到莫斯科,让布尔什维克把他们枪毙掉。其中职位最高者,是副总理。我们不得不舍弃一切来保住这个国家。
最后,他们甚至放弃了文字(注:不是放弃语言)。他们改用基利尔字母拼写蒙古语,原因仅仅是因为俄文也用这种字母。
在蒙古民主化之后,宗教得以恢复,成吉思汗得到重新颂扬,学校里开始教授传统蒙古文字等等。
你看看,这些蒙古人,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让人羡慕的美德。他们残忍,他们狡诈,他们肮脏。可是,这是他们的错吗?当时就是一个暴力与阴谋决定一切的时代,你无法用干净的手段去摆脱中国人的殖民统治。相比之下,藏人善良,藏人纯净。但是,我们谁都知道中国人有一句至理名言-------人善被人欺。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对手。蒙古人的独立,充满了苦难也充满了屈辱。
当然,共产暴力的时代已经过去,民主与人权(包括民族自决权)的大潮必将席卷中国大地,和平的政权交替方式以及和平的独立模式已经在前苏联以及东欧被验证。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临之前,我们需要做好足够的准备。藏人不必羡慕蒙古人有一个国家。因为藏人会有更好的机会------用比较干净的方式来建立自己的国家(当然,独立与否要藏人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我只是外族人)。这是一个维色女士提供给我们的网络世界。作为一个蒙古人,我只是期盼,在将来,在某一天,在这个世界的某个机场,如果我们在现实中更够相遇,也许我能惊奇地看到你手里拿着一本护照,上边清清楚楚地印着------Tibet。这将是一个多莫美好的世界。那时的你,没有对中国的愤恨,没有喋喋不休的抱怨。也许,你会微笑着对我说:“你看,我不再是孤儿了,我有自己的祖国。” 我相信,我会为你脸上的微笑而流泪,为世界的美丽而心动。
赫尔曼・黑塞:人,需要拥有梦想,使旅途的脚步变得轻盈。

Post by Ulzei on 2007, September 14, 2:3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6

云龙:"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对西藏广大教民有过类似的做法,难道西藏人民就天生愚昧吗?难道西藏人民就只配去盲目的信仰吗"我看你不仅不了解或不懂藏传佛教,对达赖喇嘛的认识也停留在表面或中国官方教育,信息内容层面上!
藏传佛教之所以弘扬到西方,不是你说的靠着巫术深入人心的,而是有他的哲学价值和佛学本质!能真正弘扬藏传佛教的地方没有迷信的老百姓,只有被封锁或限制藏传佛教的地方才有迷信成风气,巫祭成主流!你所说的汉地佛教几乎是书架上的佛教,连汉人和尚自己都不懂解释(失传)。和尚自己都说不出佛教的真谛,当然迷信成群!藏传佛教的主流是以学习研究为目的,在印度流亡的各大寺庙那一个不是以学习为根本,藏传佛教有严密的佛学学习研究程序制度。不是穿上袈纱就是喇嘛,也不是你说的喇嘛就是巫师!你所说的达赖喇嘛对西方人强调佛法的根本慈悲与快乐思想!这个方面你孤陋寡闻达赖喇嘛对佛教的理解和研究的深入自然得出了佛法的根本根本的重要性和众生的需要,首先对藏民强调了这一点,让藏民淡化佛法根本以外的迷信或表面的宗教活动!我希望你以事实为依据的评论藏传佛教或达赖喇嘛是好的!藏传佛教在西藏没有发挥的空间!只有搞迷信的空间!所以当今在西藏的佛教是中国政府需要的迷信变质的宗教!不是藏传佛教!!

Post by 屋脊之声 on 2007, September 14, 12:29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7

hallo tbt
phyi yi snod bcud skra ser spre 'us bzas.
nag gi snod bcud ri skyang dmar po bzas.
phyi nag snod bcud shor pa'i srub ka na.
byams ldan ri bong dkar mo snying re rje.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September 13, 12: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8

藏人必须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无论是联邦还是独立,将来都需要一批民族主义政治家来完成。佛是救世界的,是救宇宙的。藏人,需要自救。!!!
    这句话说的是啊!!!

Post by tbt on 2007, September 12, 8:3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9

政教必须分离,宗教界必须服从宪法,服从政府.
宗教界要配合政府,治理国家.
治理我们国家的三大法宝:
宪法,政府,宗教.

Post by 雪山泪 on 2007, September 12, 11: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0

唯色的藏语讲的很好,我听过对她的采访,全都听懂了.
唯色的汉语讲的也很好.

大陆其它地方不说,单就福建省而言,就有四百多中土语方言,
"隔山听不懂,十里以外打比划."

Post by 雪山泪 on 2007, September 12, 11:2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1

引用 美丽生活 说过的话:
唯色女士:今日有机会听你在广播中接受记者的采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总之,能够再次聆听你的声音,感到非常荣幸.你关于西藏文化商品化的现象观点,我有认同的内容.可是对年的四川话,我仍然感到非常难受.你是个藏族,藏语不好是文化大革命害的,不能怪你.汉语是你专业,你是不是可以说的标准点,起码能够像王先生一样.
呵呵我说的不是四川话,是带有四川口音的普通话。从小入川,以后虽然在康地多年,但因在今四川境内,那边藏人说的汉语都是四川话。其实对于我来说,四川话、普通话、四川口音的普通话,性质都是一样的,都是……的语言。不过我尽量说得标准吧,最近在拉萨各小学门口贴着横幅标语,要求小学生学好普通话,因为那才是“现代化”和“文明”的标准。呵呵,真的是这么写着的,我还拍了不少照片呢。

Post by 唯色 on 2007, September 12, 9:18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2

社会极其复杂,只有精英能够治理;宗教同样极其复杂,同样只有佛门龙象能够经管。但是要保证一个前提,这样的长才必须心地纯正,有坚守佛法的至诚。

Post by 淡烟流水 on 2007, September 12, 9: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3

唯色女士:今日有机会听你在广播中接受记者的采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总之,能够再次聆听你的声音,感到非常荣幸.你关于西藏文化商品化的现象观点,我有认同的内容.可是对年的四川话,我仍然感到非常难受.你是个藏族,藏语不好是文化大革命害的,不能怪你.汉语是你专业,你是不是可以说的标准点,起码能够像王先生一样.

Post by 美丽生活 on 2007, September 12, 6:0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4

蒙古兄弟谢谢你,西藏人和蒙古人始终都是以宗教作为纽带都是信藏传佛教的民族。可以说西藏的喇嘛是受蒙古王室和清王室的施舍和支配。只到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之后有所改观,也不是很彻底。朗达玛之后的200多年,宗卡巴的宗教改革,也没有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权。后来的政教和一,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在联合国注册的国家。可是,蒙古好歹有一个自己的国家,而西藏没有。惭愧呀。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2, 1:01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5

引用 tseringdhondrup 说过的话:
我对政教分离,越来越感到有它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认真分析过,从200多年的无政府状太的西藏历史和西藏宗教界同蒙古王室和清王室的交往的历史分析。一个真正的政府,包括各教派在内的,不再是宗教单独所左右的政府(不是形式上的)势在必行。我还要继续我的观点。


tseringdhondrup,我是蒙古人,但对于你以上的观点是完全彻底地赞同的。说实话,最近看到很多藏人的观点,我稍微有些沮丧。就像你在另外一个帖子上所言-----宗教重要还是民族重要。我觉得,政教必须分离,藏人需要一批能够领导藏人的世俗政治家。说真的,有时候我觉得达赖喇嘛既令人尊敬又令人怜悯。他是圣人,他的心灵太洁净,他的精神太高远,因而无法只站在藏人的角度。他站的太高了,他站在普度众生的角度,包括藏人也包括汉人。而政治不是百分之百洁净和高远的东西。政治,必须由世俗政治家来完成。
藏人高僧们投靠蒙古王室与清王室,碰巧这两个民族是敬仰藏传佛教的。而当年达赖喇嘛与班禅进北京拜会毛泽东,却引来了半个世纪的悲剧。
藏人必须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无论是联邦还是独立,将来都需要一批民族主义政治家来完成。佛是救世界的,是救宇宙的。藏人,需要自救。

Post by Ulzei on 2007, September 11, 3:2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6

引用 HMT 说过的话:
难道西藏人民就天生愚昧吗?难道西藏人民就只配去盲目的信仰吗?我看不是,某些人,甚至可以说包括达赖喇嘛在内,都很难舍弃传统宗法带给他自己或者说他所属集团的利益和好处,而倾向于保守主义,这与佛祖的教诲恐怕是背道而驰吧。
是的是真的,很多人把转世视为汉人的升官发才一样对待。所以一个喇嘛集团的即得利益很难被改革。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1, 2:1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7

可观的说,奴性的养成是多方面的因素,没有内因石头是变不了鸡蛋。如果,有人不喜欢金印金册和身着马蹄袖的清服,今天的活佛也许不被汉国政府管理。还是要征服自己,要自我完善。“收布施主意”不实用于国家,只使用用于宗教。不要指望有人帮你建立国家。那怕是民主国家在内。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1, 1:5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8

不敢恭维云龙的佛学程度,哈哈~

Post by 学生 on 2007, September 11, 1:54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9

tseringdhondrup 藏族被汉族欺压得像个奴才了。还要怎么征服自己?

Post by 123tibet on 2007, September 11, 4:4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0

毁掉我们西藏的不是别人,往往是我们自己,征服我们自己才是一个很大的任务。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1, 12:0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1

我迫切希望有一个真正属于西藏人民自己的政府。我对政教分离,越来越感到有它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我认真分析过,从200多年的无政府状太的西藏历史和西藏宗教界同蒙古王室和清王室的交往的历史分析。一个真正的政府,包括各教派在内的,不再是宗教单独所左右的政府(不是形式上的)势在必行。我还要继续我的观点。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0, 11:32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2

我能不能说说我的真实感受? 如有得罪,还望见谅。
我个人对佛学很感兴趣,尤其是对禅宗的东西,但是对佛教没有兴趣,同时,我对基督神学也有兴趣,但是对基督教就没什么兴趣了,这是我的宗教观。

我不明白什么是活佛转世,也不知道活佛怎么转世,也没有在一些普通的佛教经典上看过佛可以转世,当然佛菩萨是可以现身的,但没见过转世的说法。藏传密宗,究竟是讲什么的,和佛教其他宗派有什么区别,我不清楚,但是我在汉地看到的所谓活佛做的事情和神汉巫婆差不多,无非是驱鬼祈福,镇宅驱妖,汉地现在道教日趋没落,这些本来是道士们做的事情,反倒被西藏来的活佛们代替了。

我就看不出来这些事情和佛学有什么关系。汉地的方丈大德们虽然也有为钱财而做法事的,但还没有沦落到驱鬼捉妖这个地步来,这个传统上是道教的地盘。而道教是从哪儿学的这个?是先秦方士们的遗学,方士们又不过是继承了上古巫祭们的本领。所以我很怀疑所谓的藏传佛教是不是佛教和藏族原始巫祭的混合体?至少说有巫祭的成份在里面。

这个不是问题的关键,任何宗教在传播过程中都有本地化的趋势,禅宗就是佛教汉化以后的结果。但是,如果藏传佛教仅仅用这种类似巫祭的方式和类似活佛转世等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存在,并且传播自己。 我便有两点怀疑,1,这是不是佛祖的衣钵?2,在现代社会里,这样的方式会不会导致自己的灭亡?

佛教界人士应该都知道,汉地佛教,包括台湾香港,甚至韩国佛教界很早就提出了“人间佛教”的说法,最早是在五四时期,由弘一法师提出的,其主导思想就是去除佛教里面过于迷信和不合理化的东西,来适应现代以科技文明为主体的社会系统,也可以说是为了适应末法时代。而去弘扬佛法里修身处己调整道德关系的特征。这样做下来,我们可以看到,经过历代佛教界的努力,虽然经历了文革的大灾难,但是佛教在汉人圈里的复兴是很醒目的事实。 这其实和世界宗教动态是一致的,基督教各教派也早就走上了这条道路,很难想象还有那个基督教会坚持要求教众遵守中世纪的严格教规。

但是,我看到了很有趣的现象,达赖喇嘛明显是很清楚这个道理的,我人在欧洲,可以经常看到他的讲话,如果我愿意的话,他的传教很明显和汉地佛教所谓的“人间佛教”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淡化了宗教的神秘色彩,而努力让佛法里面的道德规范作用得以发展。但是很遗憾,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对西藏广大教民有过类似的做法,难道西藏人民就天生愚昧吗?难道西藏人民就只配去盲目的信仰吗?我看不是,某些人,甚至可以说包括达赖喇嘛在内,都很难舍弃传统宗法带给他自己或者说他所属集团的利益和好处,而倾向于保守主义,这与佛祖的教诲恐怕是背道而驰吧。

我这里讨论的是宗教改革,与任何政治民族无关,而且我个人强烈反对,把藏传佛教理解为藏族佛教,佛法无边,又怎么能用这些世俗的民族国家概念来约束呢? 如果,这里的诸位有真正的释迦牟尼的信徒,就应该去寻真智慧,破除魔障,去传播藏传佛教的真谛,而不是拘泥于这些宗法教规,而迷失在巫祭之道里。

我之所以心仪于佛法,就在于她的博大精深,和诸情平等的概念,这不同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以及道教。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汉地的僧侣有说过汉族佛教这种说法,历代高僧总是以一己之肩,负传法之重任,才有了佛教今天不分种族国家的局面。如果,藏传佛教背弃了佛祖的教诲,而封闭自己的心灵,那恐怕会走向衰败的末路。

Post by HMT on 2007, September 10, 10: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3

sha dang khrag gi ri bo rtse gsum dkab.
bre ser 'brong mo mi yul bye thang nyul.
ri spyang dmar po'i mche ba gangs rir bgrad.
skyo gdung lo rgyus ming chu chad thab med
(sus rgyur thup na thung rje che)

Post by yamaraza on 2007, September 10, 5:31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4

神秘与未知,乃是宗教威慑众生最深层最根本的力量。

Post by 淡烟流水 on 2007, September 10, 11:1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5

倘若有一名工匠,所修建的桥梁偷减工料,屡发事故,三番两次之后,经过广而告之,民众将会彻底失去对他的信心。就算今后这位工匠改进了技巧,端正了态度,建造出来了优质桥梁,可是有几人还会去由他的桥坦然行走呢?

Post by 淡烟流水 on 2007, September 10, 11:1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6

一方面要树立僧侣的权威,一方面又要信众对其进行制约,这是悖论,实行的结果只能是淡化与削弱宗教。宗教一旦可以被自由质疑,僧侣一旦可以被自由批评,那就不再会具有神圣性,而神圣性正是宗教赖以立足的根基,宗教正是凭借着神圣性对众生进行教化。
信众与佛法之间的桥梁出了问题,如若信众不知,仍然会照路前行,只不过最终到达的是魔境;如若信众知晓,多数人根本就不会上桥,超度也就无从谈起。
民主与威权之间,究竟能不能找到共存之法?
渡桥要修缮,可是负责修缮的究竟应当是谁?

Post by 淡烟流水 on 2007, September 10, 10:53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7

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其间的关系玄奥微妙,这是一个永恒的难题。

Post by 淡烟流水 on 2007, September 10, 10:2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8

所谓假活佛就是中国政府一手造成的风气,党和政府来认定菩萨的转世,例如:北京十一世班禅喇嘛坚参诺布。

无论如何,都同意博主希望,西藏传承领袖们为西藏的未来,提出解决目前的种种问题的方法,绕益众生。

但是,不同意“佛教乱象”的说法,佛教怎么会乱?自始至终清净,乱的是人心,末法时代的人心乱了。还有“宗教改革“,好像可以理解成要对世尊的教法和证法进行改革,这样就不是佛法了,可能是新开辟的觉悟道路。这些说法很多都是中国大陆的政治用语。什么宗喀巴的宗教改革等等。

应该对具体“完善西藏佛教转世认定习俗的规范化”,怎样避免转世传统对社会的不良后果。佛教徒的不如法行为的蔓延,基本上与西藏宗教、文化衰败有直接的关系。也是中国政府努力创造削弱“西藏意识”环境的结果。

真正的要净化学佛环境,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就是大力弘扬正法,恢复目前几近断裂西藏各传承中自成体系一脉相承的的清静法流。恢复几近瘫痪的各佛学院,寺庙,佛教团体内部行政。取消寺院管理委员会这样的内嵌毒剂,尊重西藏人从小学起学习本民族文化宗教的权利。就能很大程度上提升人的素质,从而对任何社会的带来正面的影响。

知道什么是真,才能避免伪。西藏的这些问题是根植于西藏没有自立的社会体系,一盘散沙。感谢博主!恳请西藏大德们加被!

Post by 西藏之声 on 2007, September 10, 9:02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9

我能不能说说我的真实感受? 如有得罪,还望见谅。
我个人对佛学很感兴趣,尤其是对禅宗的东西,但是对佛教没有兴趣,同时,我对基督神学也有兴趣,但是对基督教就没什么兴趣了,这是我的宗教观。

我不明白什么是活佛转世,也不知道活佛怎么转世,也没有在一些普通的佛教经典上看过佛可以转世,当然佛菩萨是可以现身的,但没见过转世的说法。藏传密宗,究竟是讲什么的,和佛教其他宗派有什么区别,我不清楚,但是我在汉地看到的所谓活佛做的事情和神汉巫婆差不多,无非是驱鬼祈福,镇宅驱妖,汉地现在道教日趋没落,这些本来是道士们做的事情,反倒被西藏来的活佛们代替了。

我就看不出来这些事情和佛学有什么关系。汉地的方丈大德们虽然也有为钱财而做法事的,但还没有沦落到驱鬼捉妖这个地步来,这个传统上是道教的地盘。而道教是从哪儿学的这个?是先秦方士们的遗学,方士们又不过是继承了上古巫祭们的本领。所以我很怀疑所谓的藏传佛教是不是佛教和藏族原始巫祭的混合体?至少说有巫祭的成份在里面。

这个不是问题的关键,任何宗教在传播过程中都有本地化的趋势,禅宗就是佛教汉化以后的结果。但是,如果藏传佛教仅仅用这种类似巫祭的方式和类似活佛转世等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存在,并且传播自己。 我便有两点怀疑,1,这是不是佛祖的衣钵?2,在现代社会里,这样的方式会不会导致自己的灭亡?

佛教界人士应该都知道,汉地佛教,包括台湾香港,甚至韩国佛教界很早就提出了“人间佛教”的说法,最早是在五四时期,由弘一法师提出的,其主导思想就是去除佛教里面过于迷信和不合理化的东西,来适应现代以科技文明为主体的社会系统,也可以说是为了适应末法时代。而去弘扬佛法里修身处己调整道德关系的特征。这样做下来,我们可以看到,经过历代佛教界的努力,虽然经历了文革的大灾难,但是佛教在汉人圈里的复兴是很醒目的事实。 这其实和世界宗教动态是一致的,基督教各教派也早就走上了这条道路,很难想象还有那个基督教会坚持要求教众遵守中世纪的严格教规。

但是,我看到了很有趣的现象,达赖喇嘛明显是很清楚这个道理的,我人在欧洲,可以经常看到他的讲话,如果我愿意的话,他的传教很明显和汉地佛教所谓的“人间佛教”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淡化了宗教的神秘色彩,而努力让佛法里面的道德规范作用得以发展。但是很遗憾,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对西藏广大教民有过类似的做法,难道西藏人民就天生愚昧吗?难道西藏人民就只配去盲目的信仰吗?我看不是,某些人,甚至可以说包括达赖喇嘛在内,都很难舍弃传统宗法带给他自己或者说他所属集团的利益和好处,而倾向于保守主义,这与佛祖的教诲恐怕是背道而驰吧。

我这里讨论的是宗教改革,与任何政治民族无关,而且我个人强烈反对,把藏传佛教理解为藏族佛教,佛法无边,又怎么能用这些世俗的民族国家概念来约束呢? 如果,这里的诸位有真正的释迦牟尼的信徒,就应该去寻真智慧,破除魔障,去传播藏传佛教的真谛,而不是拘泥于这些宗法教规,而迷失在巫祭之道里。

我之所以心仪于佛法,就在于她的博大精深,和诸情平等的概念,这不同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以及道教。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汉地的僧侣有说过汉族佛教这种说法,历代高僧总是以一己之肩,负传法之重任,才有了佛教今天不分种族国家的局面。如果,藏传佛教背弃了佛祖的教诲,而封闭自己的心灵,那恐怕会走向衰败的末路。

Post by 云龙 on 2007, September 10, 6:17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0

我能不能说说我的真实感受? 如有得罪,还望见谅。
我个人对佛学很感兴趣,尤其是对禅宗的东西,但是对佛教没有兴趣,同时,我对基督神学也有兴趣,但是对基督教就没什么兴趣了,这是我的宗教观。

我不明白什么是活佛转世,也不知道活佛怎么转世,也没有在一些普通的佛教经典上看过佛可以转世,当然佛菩萨是可以现身的,但没见过转世的说法。藏传密宗,究竟是讲什么的,和佛教其他宗派有什么区别,我不清楚,但是我在汉地看到的所谓活佛做的事情和神汉巫婆差不多,无非是驱鬼祈福,镇宅驱妖,汉地现在道教日趋没落,这些本来是道士们做的事情,反倒被西藏来的活佛们代替了。

我就看不出来这些事情和佛学有什么关系。汉地的方丈大德们虽然也有为钱财而做法事的,但还没有沦落到驱鬼捉妖这个地步来,这个传统上是道教的地盘。而道教是从哪儿学的这个?是先秦方士们的遗学,方士们又不过是继承了上古巫祭们的本领。所以我很怀疑所谓的藏传佛教是不是佛教和藏族原始巫祭的混合体?至少说有巫祭的成份在里面。

这个不是问题的关键,任何宗教在传播过程中都有本地化的趋势,禅宗就是佛教汉化以后的结果。但是,如果藏传佛教仅仅用这种类似巫祭的方式和类似活佛转世等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存在,并且传播自己。 我便有两点怀疑,1,这是不是佛祖的衣钵?2,在现代社会里,这样的方式会不会导致自己的灭亡?

佛教界人士应该都知道,汉地佛教,包括台湾香港,甚至韩国佛教界很早就提出了“人间佛教”的说法,最早是在五四时期,由弘一法师提出的,其主导思想就是去除佛教里面过于迷信和不合理化的东西,来适应现代以科技文明为主体的社会系统,也可以说是为了适应末法时代。而去弘扬佛法里修身处己调整道德关系的特征。这样做下来,我们可以看到,经过历代佛教界的努力,虽然经历了文革的大灾难,但是佛教在汉人圈里的复兴是很醒目的事实。 这其实和世界宗教动态是一致的,基督教各教派也早就走上了这条道路,很难想象还有那个基督教会坚持要求教众遵守中世纪的严格教规。

但是,我看到了很有趣的现象,达赖喇嘛明显是很清楚这个道理的,我人在欧洲,可以经常看到他的讲话,如果我愿意的话,他的传教很明显和汉地佛教所谓的“人间佛教”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淡化了宗教的神秘色彩,而努力让佛法里面的道德规范作用得以发展。但是很遗憾,我从来没有看到他对西藏广大教民有过类似的做法,难道西藏人民就天生愚昧吗?难道西藏人民就只配去盲目的信仰吗?我看不是,某些人,甚至可以说包括达赖喇嘛在内,都很难舍弃传统宗法带给他自己或者说他所属集团的利益和好处,而倾向于保守主义,这与佛祖的教诲恐怕是背道而驰吧。

我这里讨论的是宗教改革,与任何政治民族无关,而且我个人强烈反对,把藏传佛教理解为藏族佛教,佛法无边,又怎么能用这些世俗的民族国家概念来约束呢? 如果,这里的诸位有真正的释迦牟尼的信徒,就应该去寻真智慧,破除魔障,去传播藏传佛教的真谛,而不是拘泥于这些宗法教规,而迷失在巫祭之道里。

我之所以心仪于佛法,就在于她的博大精深,和诸情平等的概念,这不同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以及道教。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汉地的僧侣有说过汉族佛教这种说法,历代高僧总是以一己之肩,负传法之重任,才有了佛教今天不分种族国家的局面。如果,藏传佛教背弃了佛祖的教诲,而封闭自己的心灵,那恐怕会走向衰败的末路。

Post by 云龙 on 2007, September 10, 6:14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