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新博客“看不见的西藏”http://woeser.middle-way.net,需要代理服务器才能打开 注册 | 登陆

王力雄:不能自毁与汉人之间的纽带

 

中国当局对藏传佛教的毁坏,我相信藏人是可以抵抗的。因为藏人始终保持着一个内心彼岸,就是达赖喇嘛代表的西藏,那是他们心目中的光明和真理,是获得新生的希望。不管藏传佛教被破坏得多严重,他们都相信只要此岸能和彼岸搭起桥梁,达赖喇嘛回到西藏,断裂就将修复,腐败必定清除,藏传佛教也将重新光大。

但是汉人内心却没有这种彼岸,他们只能接触到西藏境内的藏传佛教,甚至只能接触常年混迹于中国内地的西藏僧侣,把他们当作藏传佛教的化身。

数年前,当我听说达赖喇嘛对汉地出现的藏传佛教热表示担忧时,我不能理解,现在才看出问题所在——藏传佛教本应该成为藏人和汉人之间最好的纽带,但是如果当汉人对藏传佛教产生了兴趣,却难辨真假,只能接触到“假冒伪劣”时,就会把可贵的资源和最好的时机白白浪费,而且难以重新挽回。

一位常居拉萨的诗人亲耳听见某活佛介绍他手下一个汉人是蒋介石上师的转世。蒋介石是基督徒,怎么会有佛教上师?但这种既无知又胆大的撒谎并非个别现象,在汉地到处能看见这样的活佛喇嘛招摇撞骗。诗人感慨说:“现在的假活佛、假喇嘛、坏活佛、坏喇嘛太多了,他们干的是直接伤害西藏的事,是藏传佛教最大的祸害。看上去藏传佛教在汉地传播很广,可那就像水一样向四方漫溢,很快就会消失,或是像一串念珠,念珠断了,珠子滚得到处都是,再也串不起来了。藏传佛教很有可能会被这些披着袈裟的狼毁掉,当局也是在利用这些披着袈裟的狼渗透宗教和寺院,进而控制寺院乃至藏地,这太可怕了。”

西藏境内不乏高僧大德,不是不知道这些危害宗教的人和事,可是多数却保持着沉默,顶多用“依法不依人”安抚上当受骗的信众。“依法不依人”的说法对心有彼岸的藏人可以接受,对生性怀疑的汉人却没有说服力。汉人会把所接触的假冒伪劣当作藏传佛教本身,从此远离,甚至心生厌恶。先不说宗教本身由此造成的损失,对于解决西藏问题,也会使西藏失去最有价值的资源。这对缺乏资源的西藏,无疑等于“自废武功”。

 

(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

 

 

图片附件(缩略图):
大小: 38.64 K
尺寸: 301 x 400
浏览: 41 次
点击打开新窗口浏览全图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1条记录访客评论

中國彰顯支持佛教事業的發展,與其西藏政策也不無關係。上面提到的那位印度外交部官員說,“北京破壞了藏傳佛教,並用受國家控制的佛教取而代之。如今,它又擺出支持佛教的姿態。中國想軟化自己在東亞和東南亞,更重要的是在西藏的形象,因此北京正在加強與佛教的關係。”

他又說,杭州的首屆世界佛教論壇,就是旨在向全世界表明,中國是一個睦鄰友好的國家。更重要的是,它為中國提供一個國際平臺,向全世界展示北京在1995 年任命的班禪額爾德尼喇嘛堅贊諾布(Gyaltsen Norbu),以及展示它支持佛教發展的姿態。班禪喇嘛是西藏的二號精神領袖;頭號精神領袖是達賴喇嘛。1959年北京出兵鎮壓西藏獨立運動後,達賴逃亡至印度。他沒有獲邀參加這次盛會。

儘管中國努力彰顯自己的佛教淵源,但有關西藏的爭議,仍對其努力蒙上了一層陰影。那名印度官員說,只要達賴和數百萬西藏佛教難民仍留在印度,中國有關支持佛教發展的說法就易受質疑。他又道,北京過去曾血腥鎮壓過西藏佛教徒,如今對佛教展現出的友好姿態是值得懷疑的;相比下,印度的紀錄卻是無可挑剔,因為印度為逃離中國迫害的數百萬藏民提供了庇護。這名印度官員稱,在保護佛教發展方面,中國不可能與印度媲美。

印度官員承認,印度過去沒有好好強調它在佛教界及佛教遺產中的重要作用。上文提及的那名官員說:“從前,印度將佛教遺產監護人的身份和在佛教界的領導地位拱手相讓,並迅速被日本和中國等國家挪用了。”

現在,印度正在糾正這一政策。巴格奇(Indrani Bagchi)在《印度時報》撰文說,“過去5年來,印度一直努力奪回印度應有的名銜──那就是,印度是亞洲文明的中心。從很多方面來看,印度是亞洲地區的文化潮流引領者。”

去年,印度出資在中國洛陽修建了一座佛教寺廟。這所廟宇建在白馬寺裏面。2000年前,中國一帝王曾在白馬寺,迎接遠從天竺而來的佛僧。那名官員說,“洛陽那座寺廟是按照印度風格修建的,它是要向世人表明,佛教是從印度傳到中國的。”這是為了說明,中國的佛教是來自印度的舶來品。

印度把佛教置於它在亞洲的軟實力外交的中心位置。新德里這樣做,不僅是要提醒區內國家與它的長期聯繫,而且還要提醒這些國家,它們的文化根基在印度。

外界都知道,印度和中國之間存在領土紛爭,而且它們還在軍事和經濟方面激烈競爭。在這些紛爭中,誰贏了誰,就能在未來幾十年主導亞洲乃至全世界。中印兩國就佛教承傳所有權的角力,雖然遠不及其他方面的角力明顯,但卻同樣地重要。這場有關佛教的激烈角力,關乎了中印兩國中誰是亞洲的“文明發祥地”。

編譯:楊柳

Post by fefei on 2007, September 9, 8:1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

班加羅爾 --- 隨著中印爭奪在東亞和東南亞影響力的拉據戰愈演愈烈,印度正訴諸軟實力的手段,來支持它的政治和經濟外交。中國以印度是“局外人”為由,試圖把它排斥在東亞和東南亞地區事務之外,印度為了抗衡這個論調,遂竭力強調其淵源綿長的佛教文化。

佛教發源於公元前5世紀的古印度。不過在印度盛行數百年之後,佛教卻在其發祥地衰敗。後來,佛教傳遍整個亞洲,在斯里蘭卡、尼泊爾、不丹、緬甸、泰國、越南、老撾、柬埔寨、日本、南韓、西藏、蒙古和中國等遍地開花。

為了弘揚佛法,曾有不少佛教僧侶遠行。一些學者更特別來到印度的佛教學府,學佛取經。從古時開始,印度與外國的思想、哲學、宗教和文化傳統的交流就很密切。這種交流所產生的影響,至今在整個亞洲也可以看到、感覺到。新德里如今強調它與東亞和東南亞之間的聯繫紐帶,正是這種共同的佛教遺產。

印度外交部一名官員說,“中國試圖通過把印度描繪成局外人,將其排斥在東南亞事務之外。但印度強調,幾千年來正是佛教把它與這些地區緊密聯繫起來,由此不動聲色地澄清了它並非局外人。”

儘管佛教的創始人、後來被尊稱為佛陀的悉達多·喬達摩(Siddhartha Gautama)降生在尼泊爾而非印度,但他一生的重要生平事蹟,包括他的啟蒙、第一次佈道或涅槃,都是在印度。全球重要的佛教遺址,也大多數都在印度。

印度數十年來,一直強調它與東亞和東南亞的文化和文明聯繫。最近,泛亞地區攜手推動復興那爛陀大學(Nalanda University)的倡議,正好為印度這種軟實力外交增添了新的動力。

位於印度的那爛陀大學,是古代的一間高等學府,原本是佛教研究中心,後來也傳授藝術、天文、政治和語言方面的知識;後來在大約公元12世紀開始衰落消失。如今,印度、日本、新加坡和中國等多個國家正攜手合作,在那爛陀興建一所國際性大學,讓這所聞名遐邇的高等學府重現昔日風采。

復興那爛陀大學計劃的指導組織由諾貝爾獎得主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領導。雖然印度是復興計劃的核心,但中國也力求令世人勿忘它與這所大學的聯繫。中國不僅是指導組織成員,還捐贈資金在這所大學修建玄奘紀念堂。那名印度官員說,“它確保世人注意它與佛教的聯繫。”

玄奘是公元7世紀的中國佛教學者,曾在那爛陀呆了兩年。玄奘對佛教的貢獻很大。在印度期間,他把印度佛教經文翻譯成中文。後來,學者們也是在他翻譯成中文的經文裏,找到印度佛教失傳的文獻。

佛教雖然在印度誕生幾個世紀之後才傳到中國,不過如今中國的佛教徒,卻比印度的多。據統計,中國的佛教徒多達1億,是全球佛教徒最多的國家。

近年來,中國一直努力樹立支持佛教發展的形象,吸引世人對其佛教遺產的注意。據說在文革期間被搗毀的寺廟已被重新修繕。去年,中國在杭州舉辦首屆世界佛教論壇,來自37個國家的佛教和尚和學者出席了這次盛會。

Post by fefei on 2007, September 9, 8:1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2

中港互動系列(十五)猛批西藏政策過左 陰法唐借古諷今?      
撰文 馮良    
2004/08/23, 週一  
在鄧小平百歲冥辰前夕,一份由中國全國政協辦公廳主管的雜誌,刊登了一篇由前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陰法唐親自撰寫的文章,力指鄧小平曾批評五十年代西藏工委曾推行的極左政策,又指鄧贊成西藏等民族地區進行改革。由於香港問題上也有類似的討論,陰法唐的文章不免引發了外界的聯想。


在最新一期的《縱橫導讀》雜誌中,在黨政軍的威望都極高的陰法唐,特別撰文回顧了鄧小平在西藏問題上的處理手法。


文章指出,1950年5月11日,鄧小平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以西南局的名義向中央報告了和平解放西藏談判的四條方針和策略:其中兩條就表明:“有關西藏改革問題將來根據西藏人民的意志協商解決。”“實行宗教自由,保護喇嘛廟,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


又據指出,鄧小平的建議為中央所贊同,之後鄧小平親自主持起草了解決西藏問題的十項政策,其中第二條就是“實行西藏民族的區域自治”,第三條是“西藏的現行的各種政治制度維持原狀概不變更”,第八條是“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業,完全根據西藏人民的願望,由西藏人民和西藏領導人採取協商方式解決”;第九條則是“對於過去親英美和親國民黨的關係,只要他們脫離與英美帝國主義和國民黨的關係,不進行破壞和反抗,一律繼續任職,不究既往”。


81歲高齡的陰法唐,在黨政軍的威望都極高。上世紀80年代初,陰法唐擔任過西藏自治區第一書記,1985年任第二炮兵副政委,1988年被授予中將軍銜。1999年,陰法唐從老幹部中間得悉程維高的腐敗情節,並將之上達中央反映,最終扳倒程維高的其中一個關鍵人物。


這篇文章,說的都是五十多年前的歷史,但巧合的是,其中的部份內容跟今天的香港問題,竟有雷同的地方。


可圈可點的是,鄧小平在1951年曾在歡迎中央民族訪問團的大會上說:“現在我們民族工作的中心任務是搞好團結,消除隔閡。只要不出亂子,能夠開始消除隔閡,搞好團結,就是工作做得好,就是成績”。


巧合的是,一些處理香港事務的中國中央領導,對鄧小平的政治智慧卻並無甚麼體會。部份香港及中國中央官員,甚至以一些讓外界聯想到“文革”的話語刺激香港人。中國全國政協委員李祖澤就曾於3月8日聲稱,已提案要求治港人士參加基本法學習班,並成立“基本法宣講團”宣傳基本法,並稱已獲約50名政協成員聯署支持。當時就有學者指出,一些人仍然迷信於文革時代的“宣講團”,不免讓人更聯想到香港的左派思維是否仍然停留在文革時代;更有評論認為,香港如走回中國文革的舊路,將衝擊特區的繁榮穩定。


今年二月,中國中央一度宣傳要以“愛國標準”來審查香港治港班子的資格問題。這個“愛國者”的爭論讓香港陷入了分化的危機之中: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中學同學,港澳研究所所長朱育誠5月15日甚至指控:“民主派”企圖“把香港變成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結果,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 6月7日出版的《時代周刊》發表文章,公開和一些中國官員唱對台戲。這篇題為《信任我們,香港只想好的管治,而非自治》的文章指出,希望中央相信港人不是搞港獨,港人愛言論自由,不代表他們不愛自己的國家,市民不希望把香港推向獨立,更不希望影響中央穩定。


後來中央有領導有意把有關爭議降溫,份屬“團派”的中共統戰部部長劉延東5月就曾經到香港訪問,期間多次發表 “降溫” 講話。不過,有份負責香港事務的中國國務委員唐家璇,8月12日又再次“提醒”港人,必須以愛國愛港的人來治理香港。


很明顯,雖然中國中央領導層中有人極力希望香港出現分化,但仍有頭腦清醒者明白到團結對於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由於香港問題跟西藏也十分不一樣,陰法唐是否借古諷今難以証實,但肯定的是,他一定要深深體會到鄧小平當年的政治智慧。

Post by fefei on 2007, September 9, 8:15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3

忘了补充,对于那些恶劣商家,我们应该要抵制他们,不要去那些地方消费。

Post by 万里 on 2007, September 5, 7:10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4

请各位朋友注意这则新闻,"在拉萨民族歧视越来越严重"
简体版:http://www.xizang-zhiye.org/gb/xzxinwen/0709/index.html
繁体版:http://www.xizang-zhiye.org/b5/xzxinwen/0709/index.html
身为汉人,对于这些汉人店家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的不耻,想想,不到一百年的时间,由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被害者变成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加害者,这是多么可恶的一件事,也不怕报应,不要以为不相信就代表没有,今天那些人所作的恶事,说不定明天会报在自己的身上,就象从前“比狗好不到那去”那样。

Post by 万里 on 2007, September 5, 7:0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5

学生,你不要骂人.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你以为你是谁呀,跳什么?你不高兴的理由是什么?可笑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September 1, 7:20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6

都是金钱惹得祸

Post by 云龙 on 2007, August 31, 10:25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7

tseringdhondrup十足的小丑!

Post by 学生 on 2007, August 30, 8:5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8

非常谢谢王力雄哥哥善意&理性的分析,这将会对我们的帮助很大。愿诸菩萨保佑你和唯色姐平安健康!

Post by 学生 on 2007, August 30, 8:57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9

不要自毁与汉人之间的纽带,也不要自毁与藏人之间的纽带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August 30, 8:28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0

说得好,自达赖喇嘛的称号始于1578年以来,藏区就以达赖喇嘛为领袖已经习惯了,也习惯于打造一个像达赖喇嘛,班禅喇嘛这样的领袖来充实自己的内心世界。每一个藏人心中都有一个神。那个神可是碰不得。那个神比法轮大法要结实不知道有多少倍。只不过它的韧性好。人们没有一定的造诣察觉不到而已。

Post by tseringdhondrup on 2007, August 30, 8:26 P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11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